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369 | 浏览:525325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凤回巢》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158可算是到啦
沈娇他们三人是在六月底离开的农场,来时大包小包的行李,去的时候只剩下三个行李包了,只带了被子和衣服,以及一些碗碟,多余的都让沈家兴留给钱文良了,包括粮食。

而那些兔子沈娇却送给了马杏花,石广山喜欢吃肉,有了这些兔子,马杏花只要勤快点,就能时不时杀兔子给石广山吃了。

马喜喜早已套好了马车,静静地等着沈娇他们三人,沈家兴同钱文良王会计他们几人道别,沈娇朱四丫两人则被马杏花抱着,眼泪鼻涕直流。

“杏花姐,你别哭啦,丑死人了!”沈娇哽咽着,又是伤心又是嫌弃,马杏花的鼻涕都快擦到她衣服上了。

一旁也在抹眼泪的朱四丫噗地笑了,离别的愁绪一下子就驱散了许多。

马杏花忙拿出帕子擦了脸,没好气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谁哭哩!”

沈娇呵呵地笑了,再次强调道:“杏花姐可要记住我的话啊!”

“记得真真的哩,你们就等着瞧吧,我肯定能飞出这个山窝窝的。”马杏花信心满满。

即算是再舍不得,该走的还是得走,强留也留不住,沈娇他们的马车得得地驶往了前方,扬起一片黄沙,马杏花追了马车一路,哭着招手。

“一路平安啊!”

“记得写信啊!”

……

隔得老远沈娇都还能听见马杏花的声音,尽管已经看不到了她的身影,可当马车拐过一道弯时,马杏花的声音又在头顶上响了起来。

沈娇和朱四丫抬头看去,却见马杏花站在上头的一个小土坡上,不住地冲他们扬手,穿着小碎花罩衫的少女亭亭玉立,比坡边盛开的野菊花还要美丽。

“杏花姐快回去啊,我会给你写信的。”

沈娇没想到马杏花竟跑了这么远的路,起码得有五六里地了吧,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又钻出来了,嘴里直发苦。

离别怎么就那么难受呢!

沈家兴也十分动容,看着三个痛哭不已的女孩,一个在坡上哭,两个在车上哭,她们之间的友谊比雪山上的白莲花还要纯洁,也更打动人心。

只愿她们仨的友谊之花永远不会凋零呢!

马喜喜却不能理解这种伤感,冲坡上的马杏花嚷道:“赶紧回去哩!”

说完他甩出一鞭,马儿吃痛下跑得更快了,很快就将马杏花甩在了后面,这回是真的再也看不见了,只有漫漫黄沙,以及不起眼的野花。

马喜喜将他们送到了场部,临去时,他从怀里掏出了几双精致美丽的鞋垫,不好意思道:“这是我婆娘绣的鞋垫,沈先生别嫌弃。”

沈家兴双手接过鞋垫,赞道:“这么漂亮的鞋垫我怎会嫌弃?你媳妇心灵手巧,是个能干的好女子,你好福气啊!”

马喜喜嘿嘿地笑了,脸上身上都洋溢着幸福。

这回并没有人送沈家兴他们去n省,只有个红袖章打着官腔同沈家兴说了一通话,先是表扬了沈家兴这段时间在农场的表现,然后又让沈家兴继续保持发扬下去,认真改造,重新做人。

沈家兴一脸恭敬地佝着腰,时不时点头应是,表现出来的真诚让红袖章特别满意,提前结束了长篇大论,将去n首的公文以及火车票给了沈家兴,并让场部派拖拉机送他们去火车站了。

n省是位于z国的中部,长江中游,自古就有‘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之誉,古时候就不说了,沈娇听沈家兴说起过,光是近百年来,n省就出了不少名将,对革命战争的胜利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而且今朝的领袖就是n省人呢!

那是个特别伟大的领袖,是个可以与前世的太祖皇帝媲美的一代伟人!

“爷爷,我觉得n省一定是个人杰地灵风水极好的地方,要不然怎么会出那么多人才呢!”沈娇看着火车窗外的风景感慨不已。

第二次坐火车,沈娇已经淡定了许多,不像头一回还会问出火车吃啥的幼稚问题了,想到第一回在海市火车站的情形,沈娇又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四叔和顾尘两人如何了?

有没有顺利到港城呢?

澳城

赵四自茶餐厅走了出来,衣着整洁,中产阶级的装扮,看起来他的情况很不错,走到门口时,赵四拿出一张纸币,向餐厅门口卖香烟的阿婆买了包烟,这是他来到澳城后养成的习惯。

“阿四又要去赌场啦?我同你说,赌场不好去的,去了那里连内裤都要输掉的呢!”阿婆似乎是个热心人,絮絮叨叨地让赵四不要去赌钱。

赵四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阿婆,同情这位阿婆而每日买一包香烟,可不代表她能够对他的指手划脚。

阿婆看着赵四慢慢踱进了赌场,不住叹息摇头,在赌场对面卖香烟,人间惨剧她已经看得麻木了,今日赢钱了笑嘻嘻,明日输钱了就要跳楼!

人人都想靠赌钱发财,又有几个是真正能够赢钱的哦!

赵四照例来到了赌大小处,不动声色地摸出了钱,押在了‘大’上,不多时,他便赢钱了,面前的筹码堆成了小山,周围的人都羡慕地看着他,跟着他一道下注。

这个人已经在赌场连赢十五天了,跟着他一起下肯定能赢钱!

果然,荷官一打开碗盅,聚集在赵四周围的人都欢呼出声,开心得不行。

赵四只赢二注后便不再下注,收起赢来的筹码就准备离开,有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过来拦住了他,彬彬有礼道:“这位先生,我们老板有请!”

“前头带路!”

赵四轻吁了口气,这赌场的老板耐性还真不错,足足观察了他十五天呢!

赵四跟着西装男人上了楼梯,朝大厅里熙熙攘攘众生百态的人们看了眼,心里默默道:“赵光华,这里便是你重新开始的地方了,加油,早日与娇娇团聚!”

同样思念着赵四的沈娇百无聊赖地缩回了座椅上,旁边的朱四丫却一点也不知疲倦,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还会问出一些古怪的问题,逗得沈家兴不住地笑。

“华新站还有十分钟进站,准备下车的旅客可以收拾行李了……”

甜美的女声在车厢响起,沈娇身子一震,冲朱四丫嚷道:“我们到啦!”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章 闺秀(一)
沈氏一张口,顾莞宁便对她的盘算了然于心。

拒绝?

当然不。

沈氏这些日子放低了身段来哄她,为的不就是这一天么?既是如此,她当然要让沈氏“如愿以偿”。

“好。”顾莞宁答应得干脆利落,主动说道:“让青岚表姐也跟着我一起去吧!”

沈氏见顾莞宁这般“体贴”“懂事”,顿时喜出望外,忙柔声叮嘱:“岚儿胆小怯弱,又初到京城,对什么都不熟悉。你多多照顾她一些。”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她。”

沈氏没听出顾莞宁的话中之意,兀自为了顾莞宁肯照顾沈青暗暗欢喜,特意转头叮嘱沈青岚道:“岚儿,今日你就跟着莞宁,多结识一些京城闺秀,若能结交到几个好友就最好不过了。”

沈青岚咬咬嘴唇。

之前在马车上的冷落难堪还历历在目。顾莞宁对她的不善,只在沈氏面前稍有收敛,一旦离了沈氏眼前,就毕露无疑。

可是……这么好的结识京城闺秀的机会就摆在眼前,错过了这一回,下一次还不知是多久以后的事。

姑姑语重心长的叮嘱她一直牢牢记着:“岚儿,你相貌才情都是极为出挑的,只可惜出身稍差了些。想谋一门好亲事,着实不易。姑娘家矜持些当然好,不过,若有机会结识名门闺秀,可万万不能错过。说不定,就能为你带来一桩好姻缘……”

“青岚表姐,”顾莞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一直不说话,是不是不愿和我一起去?”

唇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嘲弄,清楚地映入沈青岚的眼中。

姑姑为了她煞费苦心。

她怎么能临阵退缩?

再者,今日是在傅家做客。顾莞宁总得顾及侯府名声,总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让她这个表姐难堪。

沈青岚定定神,轻声应道:“莞宁表妹肯领着我结识朋友,我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岂会不愿意。”

沈青岚的反应,俱在顾莞宁意料之中。

明知她来意不善,沈青岚还是舍不得出头露脸的好机会。既然如此,她可不能辜负了沈青岚的“忍辱负重”!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青岚表姐随我一起走吧!”

……

进了傅府之后,罗芷萱便随在罗夫人身边。

罗夫人年约三十四,容貌生的颇为秀丽,罗霆兄妹的好相貌都来自于罗夫人。明朗爽利的性子,也像足了八分。

顾莞宁对罗夫人一直颇为尊敬,走上前,笑着行了一礼:“莞宁见过罗伯母。”

罗夫人笑着打量顾莞宁一眼,夸赞道:“月余未见,你不但长高了些,也愈发标致了。”然后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和阿萱一起出去?这里人多气闷,出去转转也好。”

罗芷萱精神一振,连连拍马屁:“娘,你真是太好了!真是生我者亲娘,知我者亦亲娘也。”

“这么大的姑娘了,还这般淘气!”罗夫人笑着嗔怪:“也不怕莞宁看了笑话。”

顾莞宁微微一笑:“伯母这么说可就严重了。我最喜罗姐姐性情率直,她若是忽然变得端庄矜持起来,我才是真的不习惯呢!”

罗芷萱先是点点头,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出言抗议:“喂喂喂,我哪里不端庄不矜持了?”

不等顾莞宁说话,罗夫人便不客气地揭了罗芷萱的老底:“整日风风火火的像个猴子似的,没个定性。像你这样‘端庄矜持’的大家闺秀,满京城大概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罗芷萱:“……”

这还是亲娘吗?!

有这么说自己亲闺女的吗?!

顾莞宁忍俊不禁地弯起了唇角,心中不自觉地生出一丝羡慕。

这才是母女之间应该有的样子。

得了罗夫人首肯,罗芷萱满心欢喜地挽了顾莞宁的胳膊往外走。眼睛余光瞄到顾莞宁身后的少女身影,不由得一怔。

这位表姑娘怎么也跟着来了?

罗芷萱冲顾莞宁努努嘴,目光中流露出询问之意。

顾莞宁略一耸肩,脸上流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神情。又冲沈氏的方向看了一眼。

罗芷萱顿时心领神会。

看来,顾莞宁是听了沈氏的吩咐,才勉强将这位表姑娘也一并带上了……这位定北侯夫人,对娘家侄女倒是好的很。还想着让顾莞宁将她带进最顶尖的闺秀圈里。

那位沈姑娘一副弱不禁风娇娇怯怯的模样,这副做派,和京城闺秀们的落落大方大相径庭。

碍着沈青岚就在后面,罗芷萱不便多说,只压低了声音,含糊了问了句:“顾妹妹,待会儿你打算怎么办?”

真的要替这位沈姑娘‘铺路搭桥’不成?

顾莞宁显然听懂了罗芷萱想问什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

罗芷萱见她神色淡然,显然早有成算,也就不再多问了。

出了内堂后,顾莞宁低声吩咐琳琅一句。

琳琅立刻去寻了附近的丫鬟,笑着问起了傅大**等人的行踪。那丫鬟立刻笑道:“大**和另外几位**正在花厅里呢!奴婢这就在前带路。”

连一个普通的丫鬟都这般伶俐,傅家委实治家有方。

……

花厅就在内堂后不远处,从游廊穿过去,经过一个小小的园子就到了。

还没进花厅,就听到一阵轻快的少女笑声。

罗芷萱凝神一听,然后笑道:“这定是崔四姐姐的笑声。”

顾莞宁笑着点点头:“我听着也是她。笑声小一些的那个,一定是林姐姐了。”

崔四姐姐是谁?林姐姐又是何方神圣?

沈青岚在后面听的一头雾水,忍不住低声问道:“莞宁表妹,你说的崔四姐姐和林家姐姐,不知是何身份?”

顾莞宁漫不经心地应道:“崔四姐姐的父亲是吏部侍郎崔大人,林家姐姐的父亲是国子监祭酒林大人。林大人还在上书房里教导各位皇孙读书。”

顿了顿,又加了句:“她们两个都是家中的嫡女。”

吏部侍郎,国子监祭酒,还有这个罗芷萱,父亲是礼部尚书。

沈青岚心里默默记着,很自然地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沈谦。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一章 闺秀(二)
往日在西京,父女两个住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相依为命。

在她眼中,父亲沈谦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面容清俊,举止斯文,满腹诗书,才学出众,细心教导她长大。

可现在,她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天真可笑。

沈谦只有举人功名,右腿又有腿疾,注定了与仕途无缘。和崔侍郎林祭酒罗尚书相比,简直堪称落魄。

更不用说,沈谦连份像样的家业也没有。眼看着她到了说亲的年龄,只能带着她到京城来投奔姑姑。

有这样一个父亲,那些高门大户官宦勋贵的女眷们,怎么会相中她做儿媳?

沈青岚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世生出了遗憾和不甘。

幸好还有姑姑。

姑姑是定北侯夫人,执掌侯府中馈,私房丰厚。只要姑姑肯为她尽心谋划,用私房为她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以她出众的才貌,一定会有一门好亲事。

她一无所有,所依靠的只有姑姑。

而顾莞宁,有太夫人千娇百宠着,阖府上下人人捧着,还有身为齐王世子的表哥……顾莞宁拥有的太多太多了。将姑姑分给她一些,也没什么要紧。

沈青岚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随着顾莞宁一起进了花厅。

……

坐在花厅里的,约有五六个少女。

这些少女,最大的约有十五六岁。最小的,也有十二岁左右。

年龄太小的,一般不会被带出门做客。年龄大了,便嫁人做了媳妇,交际圈又自不同了。

坐在正当中的少女,穿着一袭紫色罗裙,皮肤十分白皙,一双眼睛灵动有神,顾盼间极有神采。

见了顾莞宁一行人,紫衣少女立刻笑着起身:“顾妹妹,罗妹妹,我正打算让人去叫你们两个过来说话。没想到你们就到了。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我们两个这是自己找了过来,傅姐姐才会这么说。”罗芷萱俏皮地应了回去:“傅姐姐的闺名和性子正相宜呢!”

众少女闻言纷纷笑了起来。

这个紫衣少女,正是傅家大**傅妍。

傅妍,谐音就是敷衍。

傅妍笑着嗔道:“罗妹妹最是促狭,总爱拿我的闺名打趣。”

“这也怪不得罗姐姐。”顾莞宁和罗芷萱最要好,想也不想地帮腔:“你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叫‘敷衍’。名字叫的久了,打马虎眼的功夫也是越发纯熟了。”

傅妍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说来说去,还得怪我父亲。当年我出生的时候,他在书房里憋了三天,说要替我起一个好名字。结果,就取了妍字,盼着我长大后容貌妍丽。没曾想,我长相平平,辜负了父亲的期待不说,闺名还常被你们拿来逗乐。”

一番话说的诙谐风趣,众人被逗得笑声连连。

傅妍能得家中长辈们欢心,靠的不只是嫡出的身份,这份长袖善舞的圆滑伶俐,也功不可没。

穿着鹅黄衣裙的少女冲顾莞宁招手:“顾妹妹,我这儿还有位置,你和罗妹妹过来坐着说话。”

这个黄衣少女,容貌秀丽,举止娴雅,正是崔侍郎崔大人的嫡女崔珺瑶。

崔家和顾家相隔不远,顾莞宁和崔珺瑶也颇为熟悉。

坐在崔珺瑶身边的少女,身段窈窕,清秀斯文,唇角的笑意温柔含蓄。正是林祭酒的掌上明珠林茹雪。

林茹雪不喜多言,只冲顾莞宁笑了一笑。

顾莞宁含笑应了一声,和罗芷萱手挽手走了过去。

无人招呼沈青岚。

沈青岚咬咬牙,厚着脸皮跟在顾莞宁的身后。

……

崔珺瑶的身边,正好剩了三个空位。

顾莞宁和罗芷萱一起坐下,沈青岚便坐在了顾莞宁的身侧。

崔珺瑶和顾莞宁罗芷萱分别寒暄了几句,无非是“好久不见你们了心中甚是挂念”“你们近来都在忙些什么”之类的。

身为名门闺秀,每日待在内宅后院里,其实过的生活都差不多。无非是读书习字,学些琴棋书画之类的风雅事做消遣。

唯一例外的,大概就是顾莞宁了。

当顾莞宁轻描淡写地说着“我近来随着府里的陈夫子练箭”时,顿时惹来了众少女的惊叹。

“你竟然一直在练射箭?”第一个惊叹出声的,非罗芷萱莫属:“你母亲怎么肯点头同意?”

傅妍也好奇地接过话茬:“是啊!你就不担心练箭会伤了手么?”

对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们来说,别说磨伤手了,就算是断一根指甲也是了不得的大事!

顾莞宁不以为意地笑道:“我身边的丫鬟,替我配了药膏,每日涂抹在手上。这些日子,不但没伤手,还比往日更白嫩了一些。”

“哦?这药膏竟有这般功效么?”崔珺瑶听了顿时意动,笑着央求:“好妹妹,这么好的药膏送一盒给我如何?我近来练琴,手指都快磨出茧了。”

顾莞宁正要点头。

身边的沈青岚冷不丁地张口道:“药膏总有用完的时候。莞宁表妹不如让丫鬟直接写出方子,让崔姑娘带回去自己配药,岂不是更好?”

这个陌生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少女的注意。

事实上,从沈青岚一进花厅开始,众人就都留意到她了。

这里人人相熟。难得有一张陌生脸孔,自是惹人注目。那张和沈氏肖似至极的脸,也让众人不费什么力气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顾莞宁既是带了她来,就该向众人介绍她才是。可顾莞宁却绝口未提。

众少女都是心思灵透之辈。

顾莞宁已经摆明了态度,她们自然也无暇关心一个沈家表姑娘。

坐在这里的,都是家中嫡女,庶出的都没资格列席。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表**,实在不值得多留意。只要她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待着,也没人会在意她。

没想到,这位表**竟不知分寸地抢着说了话。而且,还说的这般冒失可笑。

沈青岚自以为这番话说的十分巧妙,正暗暗得意。

可她一说完,众少女都没接话茬。

就连那位崔**,也用微妙难言的眼神看了过来。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二章 委屈
沈青岚心里暗道不妙。

难道,她刚才说错了什么?

众人为什么都用那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顾莞宁目光一闪,似笑非笑地瞄了自作聪明的沈青岚一眼:“一张药方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这是我身边丫鬟珊瑚安身立命的本钱。岂能轻易就传出去?”

罗芷萱看不惯沈青岚抢着出风头的做派,立刻接了话茬:“崔姐姐要药膏,顾妹妹多送一些也无妨。这药方却是不便送的。就算送了,以崔姐姐的为人品性,又怎么肯收?”

崔珺瑶也笑着叹了口气:“是啊!我岂是那种眼皮子浅薄觊觎丫鬟手中药方的人!幸好顾妹妹是知道我脾气的,不然,我今日可真是解释不清了。”

“崔姐姐可别这么说。”顾莞宁的话语里多了几分歉意:“我绝没有怀疑崔姐姐的意思。”

顿了顿,又淡淡说道:“沈表姐初到京城,对一切都不熟悉,虽是一片好意,却难免造成他人误会。既是如此,还是多听少说话为好。”

沈青岚:“……”

沈青岚的脸上火辣辣的,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怎么能想到,只短短两句话就惹恼了崔家**,更让在座的人都小瞧了她?

更可恶的是,顾莞宁当着众人的面就让她难堪,丝毫不顾及她这个表姐的颜面,也不在意侯府会落下个刻薄亲戚的名声。

沈青岚没有勇气抬头看任何人,垂着头,声音里有些微哽咽:“是我不好,给表妹添麻烦了。”

众人:“……”

这才说了两句话,怎么就眼泪汪汪的了?

不知道的见了,指不定以为她们这些人是怎么欺负她的呢!

傅妍身为主人,不便多说什么。

性情直率的罗芷萱却忍不住了:“沈姑娘,顾妹妹刚才特意提点你几句,也是为了你好。你听进了,自然好。若是心中不乐意,只当没听见就是了。不管如何,也不必在这儿哭哭啼啼的吧!”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倒让大家都看了场热闹。

这个罗芷萱,和顾莞宁交好,简直是一个鼻孔出气。当众这么说,摆明了是帮着顾莞宁羞辱她。

沈青岚攥紧了手中的绣帕,挤出一个颤巍巍的笑容:“多谢罗妹妹提醒。”

她和自己很熟吗?这才见第一面,就叫上罗妹妹了。

罗芷萱撇撇嘴,碍着顾莞宁的面子,到底没将这伤人的话说出口。不过,不以为然的表情,还是让众人看了个明白。

傅妍同情地看了顾莞宁一眼。

她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表姐?这副娇弱可怜的做派,让人见了如鲠在喉。既是上不得台面,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待着就是了。何必出来丢人现眼?

顾莞宁冲傅妍回了个无奈的苦笑。

在场的闺秀们,都是心思灵透之辈。顾莞宁这个无奈的笑容落入眼中,众人心中自有一番琢磨。

不过,有一点却是肯定的。

这位沈家表姑娘,实在让人生不出好感来。

……

有了这个插曲,原本热络融洽的气氛,顿时冷凝了不少。

傅妍清了清嗓子,找了一个大家最感兴趣的话题:“听闻太子妃娘娘要在下个月初二设赏花宴,到时候会邀请一些待字闺中的少女登门做客呢!”

傅阁老和东宫关系良好,傅妍这么快就得知这个消息,不足为奇。

崔珺瑶显然也已得知了这个消息,抿唇笑道:“太子妃娘娘忽然有这等雅兴,委实令人诧异呢!”

说着,又抵了抵身边的林茹雪:“林姐姐可知道这其中的缘故?”

林茹雪笑了笑:“不瞒你说,我还是今日才知道此事,哪里知道其中缘故。”

“林妹妹真是过谦了。”傅妍笑吟吟地接过话茬:

“林祭酒兼任太傅,每隔几日就要去上书房里给皇孙们上课,消息最是灵通。太子妃要设宴的事怎么可能瞒得过林祭酒?这么大的事,林祭酒回到府中,总得和你说道几句。”

在座众少女,家世无一不显赫。

林茹雪在其中,算不上最出众。不过,其父是国子监祭酒,职位清贵,又兼任了上书房太傅,和众皇孙来往密切,也比朝中诸臣多了几分情份。

太子妃设赏花宴的用意,稍微一想就能明白。

林祭酒若有心让女儿嫁给太孙,必然会暗中提点。

傅妍话只说了三分,另外的七分意思,不必说众人自然意会。

众人看着林茹雪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微妙的探寻。

林茹雪神色未变,微笑应道:“若论消息灵通,家父岂能比得过傅阁老。也怪不得傅姐姐早早就得知此事了。”

软中带刺的回应,丝毫不落下风。

傅妍笑容微微一顿,旋即若无其事地笑道:“林妹妹说笑了。我也是昨日才听祖父提起过一句,觉得此事新奇有趣,这才和诸位姐妹闲话了几句。大家伙儿可别笑我心思浅薄藏不住话才好。”

这话里分明有话。

她是“心思浅薄藏不住话”,八风不动的林茹雪,岂不就成了“心思深沉守口如瓶”之人?

林茹雪目光微微一闪,笑而不语。

崔珺瑶和林茹雪交好,见傅妍言辞锋利,不动声色地笑着说道:“傅姐姐何必自谦。我们素日里常来常往,谁不知道傅姐姐聪慧伶俐最得长辈们欢心?谁敢说你心思浅薄,我第一个就饶不了她。”

傅妍掩着嘴笑了起来:“崔妹妹这般盛赞,我可担待不起。我是傻人有傻福,长辈见我这般,便多疼我一些罢了。”

傅妍是傅阁老的嫡孙女,相貌出众,长袖善舞,为人圆滑。

林茹雪是林太傅的女儿,清秀斯文,满腹诗书,才情无双。

她们两个,都是顶尖出挑的京城贵女。也是竞争太孙妃之位的对手。在家中俱被长辈提点过了。

今日见了面,这番交锋也是少不了的。

其余众少女,也免不了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只不过,谁也不会傻得在脸上流露出来。反而就着刚才的话题,打趣起傅妍和林茹雪来。

太孙这两个字,在众人的舌尖上绕来绕去,愣是没人说出口。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三章 交锋
柔中带刚,绵里带刺。不管心里在想什么,都不露声色。言语上吃了暗亏,不软不硬地反击回去。

这才是名门闺秀们的做派。

顾莞宁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格外熟悉亲切。

她做了几年太后,身边人敬她怕她,言语中处处逢迎讨好。时间久了,也觉得乏味。此时重新领略闺阁少女们的言辞机锋,颇为有趣。

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太子妃要为太孙挑选合意的太孙妃,自恃有资格竞争太孙妃的名门闺秀们,岂能不动心思?

顾莞宁一直没说话。

不过,有些人,光芒四射,天生就是众人的焦点。就是一个字不说,也没人会忽略。

顾莞宁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傅妹妹,你怎么一直都没说话?”

傅妍笑着看了过来,话语中多了一丝戏谑:“莫非是在担心接不到请帖?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在座这么多人,漏了谁也不会漏了你。”

这般笑意盈盈的,不仔细琢磨,还真听不出话语中淡不可察的那一丝酸意。

身为傅阁老的嫡出孙女,才貌双全的傅妍自然有骄傲的资本。

可惜,这份骄傲到了顾莞宁面前,便显得苍白无力了。

论家世,顾家是大秦第一将门,手握重兵,深得圣心。论相貌,她就是再自信,也不敢说胜过娇艳夺目的顾莞宁。

更不用说,顾莞宁天生就有种令人自愧弗如的光华。安静地坐在那儿,依然令人瞩目。

林茹雪倒也罢了,顾莞宁才是她真正的劲敌。

顾莞宁不用细细琢磨,也能猜到傅妍在想什么,随口笑道:“傅姐姐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可见是推己及人,自己忧心忡忡,便以为别人也是同样的心思了。”

此言一出,众少女都掩嘴笑了起来。

一直占着上风的傅妍,难得的尴尬了一回,心里暗暗懊恼不已。

招惹谁不好,怎么一时忘形,招惹起顾莞宁来了?她可是出了名的犀利难缠!

再者,谁不知道顾莞宁和齐王世子是嫡亲的表兄妹,青梅竹马感情亲厚。顾莞宁十有*是要做齐王世子妃的。

太孙再尊贵再好,心有所属的顾莞宁也未必想嫁到太子府。

好在顾莞宁并无乘胜追击的意思,很快便扯开了话题:“傅姐姐,我们几个一直坐在这里说话,也没什么趣味。不如请傅姐姐带我们到园子里转转如何?”

罗芷萱早就不耐听众人你来我往地打机锋了,闻言连连点头附和:“就是就是,春日烂漫,鸟语花香,风景正好。去园子里转转也好。”

总比待在这儿听众人心口不一地口舌争锋有趣多了。

崔珺瑶等人也笑着附和几句。

傅妍笑着说道:“园子里的牡丹开的正好,我领着大家伙儿去瞧一瞧。”

这个提议正中顾莞宁下怀,立刻笑道:“早就听闻傅阁老喜欢牡丹,傅家特意聘了两个擅长种牡丹的花匠,种了不少名品。现在正是牡丹花开的季节,看来,我们今日要大饱眼福了。”

说笑间,众人各自起身。

……

被晾在一旁许久的沈青岚,忙跟着站了起来。

顾莞宁似笑非笑地瞄了沈青岚一眼:“沈表姐也打算一起去赏牡丹么?待会儿若是再受了什么委屈,可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鼻子抹眼泪的。”

沈青岚:“……”

眼圈又开始隐隐泛红了。

罗芷萱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咳嗽一声道:“沈姑娘若是不习惯,不如先回去好了。”

沈青岚深呼吸一口气,挤出笑容道:“我还从没见过名品牡丹是什么模样,想跟着开开眼界。”

罗芷萱彻底无语了。

见过厚脸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的。

顾莞宁已经摆明了厌恶她,她还是死乞白赖地非要跟着,宁愿被冷落被嘲笑受委屈……啧啧!好一个忍辱负重的沈**!

她到底图的是什么?

罗芷萱素来憋不住话,出了花厅后,特意拉着顾莞宁走快了几步,然后低声问道:“顾妹妹,这位沈姑娘为什么要一定要跟着你?”

顾莞宁笑了笑,简单地应了句:“想多结识一些朋友。”

罗芷萱顿时恍然大悟。

感情是想借着顾莞宁的身份,融入这个名门闺秀圈。

罗芷萱低声笑道:“她可真有‘上进心’。只可惜,刚才那副样子大家看着都觉得膈应,没人想理她。”

顾莞宁眸光一闪,微微一笑。

前世有她不遗余力地铺路,沈青岚才得以顺利地融入众人中。

这一世,她甚至无需推波助澜,只要袖手旁观,也足以让沈青岚出丑丢人了。

罗芷萱还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瞄到沈青岚已经快步跟了上来,只得扯开话题:“顾妹妹,你不是一直不喜欢花花草草吗?今天怎么忽然对牡丹感兴趣了?”

大概是承袭了顾家血脉中的好战和英勇,顾莞宁对女红厨艺之类的事都不甚感兴趣,也不喜赏花吟诗这类风雅的嗜好。反倒是对骑马射箭颇为钟情。

罗芷萱自幼和顾莞宁一起长大,一直是闺中好友,对她的性子自然熟悉的很。

顾莞宁挑了挑眉,冲罗芷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掐指一算,今日去赏牡丹,必有奇遇。”

罗芷萱扑哧一声笑了:“哟,你什么时候也会神神叨叨的来这一套了。什么奇遇?难道在牡丹园那边,会遇到你的世子表哥不成?”

这么愉快的时候,能不提那个令人扫兴的人吗?

顾莞宁瞪了笑嘻嘻的罗芷萱一眼:“当然不是。我算到了,你将会遇到命中良人。和他一见钟情,你非他不嫁,他非你不娶!”

罗芷萱性情舒朗,也没有女子一提婚嫁就忸怩的那一套,闻言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追问:“你说的都是真的么?那我今天倒要看看,在牡丹园里到底会遇到谁。先说好了啊,长得丑了可不行,我喜欢的少年郎,必须风度翩翩俊俏斯文满腹经纶才华无双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顾莞宁:“……”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四章 挑衅
顾莞宁难得也有哑然无语的时候。

罗芷萱见她被噎得说不出话,乐得一个劲儿地笑个不停。

让你笑!

到了牡丹园遇到傅家大少爷,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顾莞宁瞪了好友一眼。

奈何罗芷萱天生粗枝大叶,压根就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还促狭地打趣:“不过是月余没见,你如今连掐指算命都会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说完,又哈哈笑了起来。

顾莞宁面无表情地将头转到另一边。

罗芷萱欢快的笑声惹来了周围众少女的注意。

崔珺瑶好奇地笑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怎么笑得这般开心?”

罗芷萱一边摆手说着“没说什么”,一边继续咯咯笑着。

崔珺瑶:“……”

算了,她还是和温柔文静的林茹雪说话好了。

傅家的园子里种了许多珍贵的花木。众少女一路缓行,一边欣赏沿途花草,一边和知交好友低声闲聊。

如果不是身后还有碍眼的沈青岚,心情就更美妙了。

顾莞宁懒得回头看沈青岚,和罗芷萱手挽着手偶偶私语。

……

就在此刻,身后忽地传来一个少女声音:“诸位姐妹们,且等一等我。”

众少女俱是一怔,纷纷驻足,转身看了过去。

却见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少女笑吟吟地走上前来。

这个少女,约莫十四五岁,粉面桃腮,颇为娇艳。额间生了一颗红痣,格外增添了三分妩媚动人。

原来是她。

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孔,深藏在脑海深处的久远记忆瞬间涌上顾莞宁的心头。

这个红衣少女,是名门望族闵家的嫡女,闺名一个媛字。

闵家是太子妃的娘家,这个闵媛,是太子妃的娘家侄女,也是太孙的表妹。

男女大妨,八岁起就要分席。待字闺中的少女们,纵然出门做客,也是在内堂后院里打转,基本没有和男子接触见面的机会。

身为表亲的自然不受此约束。

就如她和齐王世子,身为表兄妹,时有见面的机会。少年人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彼此生出微妙的好感并不稀奇。

也因此,时下有不少姑表结亲的例子。

这个闵媛,和尊贵的太孙殿下是嫡亲的表兄妹。在外人看来,自然也是竞争太孙妃最热门的人选之一。

很显然,傅妍就是这么想的。

傅妍眸光一闪,面上露出亲热的笑容:“原来是闵家妹妹。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闵媛抿唇一笑:“我随母亲一起前来,母亲正和诸位长辈们说话,我待着没趣,便特意寻了出来。”

顿了顿,又笑着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园子里赏花么?”

罗芷萱抢着应道:“正是。傅家的园子里种了不少名品牡丹,傅姐姐正要领着我们去赏牡丹呢!”

闵媛含笑的眼眸看了过来:“哦?那我可得厚颜跟着,一起开开眼界才是。”

目光掠过罗芷萱,然后落在罗芷萱身侧的顾莞宁身上。

……

说来也巧。

顾莞宁今日穿的是绛色罗裙。色泽鲜艳,精致繁复。不管是颜色还是款式,都和闵媛身上的衣裙颇为肖似。

这么艳丽夺目的颜色,虽能衬出少女的娇媚,可若是气质压不住,就会显得艳俗。也因此,有胆量穿红色衣裙出门做客的少女并不多见。

顾莞宁和闵媛偏巧都爱红色。

既是爱好类似,免不了会被人拿在一起做比较。

顾莞宁容貌气质都更甚一筹,天生就有光华夺目的气场,穿上鲜艳的红色,便如一颗明珠,耀眼无比。

容貌娇艳的闵媛,穿着红衣也颇为好看。可和顾莞宁一比,顿时黯然失色。

有比较就有高下有“伤害”……

作为长期受“伤害”的闵家三**,看顾莞宁不顺眼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

“原来顾二**也在。”

闵媛一脸笑容,语气里却含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挑衅之意:“没想到顾二**也穿了红色蜀锦制成的衣裙出门做客,连衣裙的款式也和我差不多,实在是巧的很。顾二**该不是之前就打听到了我要穿什么,然后特意穿了差不多的衣裙来傅家吧!”

这番话,听的耿直的罗芷萱火气直冒。

这个闵媛,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

罗芷萱正要帮着好友还击,就见顾莞宁露出歉然的神情:“闵三**真是误会了。我若是提前就打听到了你穿什么,今日断然不会穿类似的衣裙到傅家来。”

看着骄傲的顾莞宁对自己低头示弱,实在是愉快至极。

闵媛眼中闪过一丝自得。

可惜,还没等这抹自得的笑意展开,就听顾莞宁慢悠悠地说了下去:“每次都压过闵三**的风头,我这心中也着实愧疚不安啊!”

闵媛:“……”

去你的愧疚不安!

什么叫每次都压过她的风头?明明只有那么一两次……三四五次罢了!

众少女对视一眼,努力忍住笑。免得刺激到闵媛脆弱骄傲又可怜的自尊。

看着眼里喷火星俏脸微微有些扭曲的闵媛,顾莞宁脸上的愧疚之色更浓了:“我刚才说话是不是太直接,惹得闵三**不高兴了?诶,我这人天生耿直,实话实说,总是管不住这张嘴。闵三**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闵媛气得脸都红了。

想回击,一时又想不出合适的话语。一肚子闷气,就这么憋在嗓子眼里,别提多憋闷难受了。

众少女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同情。

容貌气质输了也就罢了,更可怜的,是口舌远远不及。

顾莞宁不说话则已,一张口总能噎得人哑口无言。闵媛以前就吃过闷亏,偏偏不长记性,每次总忍不住前来挑衅……应该说是自取其辱才对。

沈青岚原本落在众人身后,此时转身,离闵媛最近,将闵媛憋屈又忿忿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的委屈不快,忽然散了几分。

就算对着这样的名门贵女,表妹也是毫不客气。

看来,表妹天生就是这等骄纵脾气,倒不是成心针对她……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五章 旧事
罗芷萱听的满心舒畅。

对这种人,就该毫不客气地碾压回去!

闵家虽是名门世家,可惜子孙不争气,到了这一辈,几乎挑不出有出息能撑起门户的。如果不是出了个太子妃,处处提携娘家,闵家怕是早就被踢出名门世家行列了。

傅妍看着也觉得解气。

顾莞宁的傲气和矜贵仿佛与生俱来,令人诚服。

这个闵媛可就差多了。明明不怎么样,却总自以为是,还总摆出京城第一贵女兼第一美人的架势。让人看着只觉得膈应。

可恼的是,闵媛是太子妃的娘家侄女,天生就比别人多了一份优势。想嫁给太孙,闵媛是个绕不过去的麻烦……

“顾妹妹说话真是风趣。”傅妍心念电转,面上却不露半点,笑着打起了圆场:“幸好我们相熟,都清楚你的脾气。也知道你和闵妹妹在说笑,不会伤了彼此的和气。”

崔珺瑶笑着接过话茬:“说的是呢!闵妹妹别在那儿傻站着了,快些过来。我们一起去赏牡丹。”

有人铺了台阶,闵媛总算没不知趣,顺着话音笑了起来:“瞧瞧我,只顾着傻站着发愣,耽搁大家伙儿的时间了。”

一边说着,一边笑吟吟地走过顾莞宁身侧。

到底没忍住,用力瞪了顾莞宁一眼,才走到了崔珺瑶身边。

还是那么小心眼爱记仇!

顾莞宁没将闵媛的挑衅放在心上,罗芷萱却有些忿忿不平,凑在顾莞宁耳边低声道:“瞧瞧她那副样子,好像人人都该捧着她似的。真可惜,投胎的时候没投准,有公主的心,却没那份命。”

顾莞宁失笑,低声应了回去:“你这张嘴,也够刻薄的。”

罗芷萱耸耸肩,露齿一笑。

这里人人家世都出众,谁在谁面前摆谱都不合适。也就闵媛这个没脑子的,整日那副张狂的样子。

不过,要说刻薄,她可比不上顾莞宁。

“顾妹妹,她以前冲你挑衅,你不是很少搭理她的么?”罗芷萱一边随着众人慢悠悠地前行,一边低声私语:“今儿个你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大展神威收拾她了?”

顾莞宁目光微闪,随口应了句:“因为今天我心情不错。”

……好敷衍!

“好吧,以后你心情不错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可不敢随意招惹你。”此时此地不宜追根问底,罗芷萱也不多问,只笑着揶揄了两句。

顾莞宁笑而不语。

她今天张口收拾闵媛,当然是有原因的。

……

前世,太子妃设赏花宴,广邀名门贵女赴宴。凡是三品以上的官员家中嫡女,都收到了请帖。

闵媛当然也在其中。

她装病没去赴宴,不过,也从罗芷萱那儿听了不少小道消息。

譬如说,在赏花宴上,傅妍和林茹雪表现出色,颇得太子妃欢心。众人皆以为,太孙妃必然会是她们两人中的一个。

再譬如,闵媛恋慕太孙,一心想做太孙妃,见不得傅妍林茹雪出风头。当着众人的面出言讥讽两人,却被太子妃数落了几句,落了个灰头土脸。

再再譬如,闵媛颜面尽失,当众落泪痛哭。然后隔了几天,就做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震惊不已的事。

她假意去给太子妃请安,利用身份之便,悄悄潜进了太孙的院子里。幸好被内侍们及时拦住,不然,就要直接闯进太孙的内室里了。

饶是如此,此事也很快传的沸沸扬扬,成为众人口中的笑谈。

太子妃差点没被胆大妄为的娘家侄女气死。

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在光天白日偷偷溜进未婚男子的住处……这种话传出去,还能听吗?闵家的脸都让她丢尽了。连累的太孙也快成了笑话。

为了此事,就连太子也板起了脸孔。

可再生气,也不能不管不问。

闵媛闹了这么一出,闺誉被自己折腾得不剩多少了。如果太孙不肯娶她,这满京城的官宦勋贵,有哪家肯要这样的女子做儿媳?

得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门亲事。

太子妃费了不少力气,才说服了太子勉强点头。

可惜,太孙对这位闵家表妹似乎没多少兴趣,一直不肯点头。

这么一僵持,亲事一直拖延了下来。

再后来,到了年底,太孙忽然生了重病。过了一个年头,病情不但没有起色,反而愈发重了起来,一直卧榻不起。

外面纷纷传闻,太孙这一病,怕是活不久了。

闵家原本巴巴地盼着结下这门亲事,结果太孙这一病,闵家人又不乐意了。谁愿将一个好好的闺女嫁给一个病秧子,这不是成冲喜了吗?冲喜成功了还好,万一不成,就要一辈子守活寡。

于是,闵家大老爷也就是太子妃的亲大哥,直截了当地对太子妃回绝了这门亲事。

忧心儿子病情的太子妃,被娘家的无情无义气得病了一场。

闵家很快为闵媛另外挑了一门亲事,对方是赵阁老的嫡孙。那位赵五郎容貌平平才能平庸,身体倒是颇为康健——还未成亲,屋里就有几个通房丫鬟了。

据说,闵媛在出嫁前,特地写了封信给太孙。信上不但没有歉疚之词,反而庆幸两人未曾真正定亲,也省得还要再退婚约。

太孙看了信后,未置一词。太子妃却被气得又病了一场。

这封信的内容为何会被传出来,无人知晓。总之,当时人人都对病倒在床榻上的太孙报以无限同情。

摊上这样的表妹,真是够倒霉的。

可怜的太孙!

……

今日见了闵媛,这段过往顿时浮上心头。

顾莞宁对前世这个短命的丈夫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可毕竟夫妻一场。踩一踩闵媛,就当是为前世的太孙出口恶气好了。

说笑中,牡丹园到了。

姹紫嫣红,芳香扑鼻。

傅妍停下脚步,转身笑道:“这里种了百余种名品牡丹,大家伙儿不必拘泥,各自随意赏花。”

众少女纷纷笑着应了。

平日交好的,很自然地凑到了一起。

顾莞宁和罗芷萱并肩同行,沈青岚略一犹豫,便厚着脸跟在两人身后。

崔珺瑶和林茹雪手挽着手低声私语。

另外几个少女也各自结伴。唯有闵媛被剩了下来。

性子好强的闵媛,顿觉难堪,脸上也快笑不出来了。

傅妍这个主人,只得主动凑上前,笑着搭话:“闵妹妹喜欢牡丹么?”

闵媛面色稍霁,笑着应道:“牡丹天香国色,最是华贵美丽,也是百花之首。我怎能不喜欢。不瞒姐姐,我家的园子里也种了不少牡丹。只是品种不及贵府多罢了。”

少女们清脆悦耳的说笑声,随着和煦温柔的春风,传遍了牡丹园,也传进了缓步而来的少年们耳中。

顾莞宁耳力最佳,第一个听到了脚步声,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

几个身着华服锦袍气度出众的少年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六章 巧遇(一)
这一行共有五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这个少年,身量中等,身材略显瘦削。一袭月白色锦袍,同色的腰带,腰间系着一块羊脂玉佩。

长浓的眉,清亮的眼,鼻梁挺直,嘴唇厚薄适中,只唇色稍稍浅了一些。皮肤也格外白皙一些。

眉目温润,唇角含笑。

论相貌,这个少年不算特别英俊。至少,比不上齐王世子令人屏息的俊美。论气质,少年雍容温和,不似齐王世子那般冷凝锐利咄咄逼人。

可他的身上,自有一股笔墨难描的尊贵气度,令人心甘情愿地诚服追随。

纵然被几个神采飞扬各有特色的少年簇拥着,也无人能夺走他的风采。

脑海中本已模糊不清的脸孔,此时骤然映入眼帘,无比清晰。

大秦朝的太孙,她前世的丈夫。

萧诩!

……

顾莞宁再冷静镇定,在见到太孙的刹那,也不由得怔了一怔。目光不自觉地在他脸上停顿了片刻。

太孙似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也略略一愣,和她在空中对视。

短短刹那,却如沧海桑田。

顾莞宁的心中涌起微妙难言的滋味。

她和他夫妻四载,便天人永隔。

之后的二十多年,她忙着逃亡,忙着筹划攻回京城,忙着入主慈宁宫。再后来,她这个太后要忙的事情就更多了。收拢朝臣,处理政事,教导幼帝……忙的很少想起这个短命的前夫。

在她四十三年的生命中,他只停留了短暂的几年,宛如一个步履匆匆的过客。

可他在她的生命里,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他给了她太孙妃的名分,令她成为大秦朝身份最尊贵的女子。

她生下了他的儿子。

虽然他早早就亡故,他的儿子却成了大秦的皇帝。

和故人重逢,本是世上最幸福愉快的事。可是,这一刻,顾莞宁和前世的丈夫四目相对,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激动?欣喜?紧张?忐忑?彷徨?退却?

似乎不是。

又似乎都有一些……

一只手忽地紧紧拉住了她的右手,罗芷萱雀跃欣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失神:“顾妹妹,快看,大哥也在呢!”

顾莞宁回过神来,这才留意到,太孙身边的几个少年里,赫然就有罗霆。

除了罗霆之外,还有另外一张熟悉的脸孔。

太孙的另一侧,站着一个身着青色锦袍的少年。这个青衣少年,年约十六,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眉宇间尽显斯文儒雅。

他叫傅卓,是傅阁老的嫡长孙,是傅妍一母同胞的兄长。

也是罗芷萱前世的丈夫。

傅卓是太孙伴读,两人私交甚笃。太孙到傅府来道贺,然后随着傅卓前来牡丹园赏花,也在情理之中。

她怂恿罗芷萱到牡丹园里,是希望好友能像前世那样和傅卓“巧遇”。没曾想,她竟然也“巧遇”了自己前世的丈夫。

这次第,怎一个囧字了得!

……

此时,傅妍等人也留意到了缓缓而来的一行少年。

原本还在低声说笑的少女们,立刻收敛了笑声,做出一副矜持的样子来。眼角余光却悄悄打量了过去。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人的天性,和出身尊贵与否无关。

“那个青衣少年是傅大少爷,他生的好俊。”

“我倒是觉得罗大少爷更好看些。”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是谁?出身定然不凡。”

少女们竭力压低了声音。

罗芷萱和闵媛却是例外。

罗芷萱天性率直,从不忸怩作态,冲着罗霆的方向挥了挥手,扬声喊道:“大哥,我在这里。”

闵媛也是满脸激动,冲太孙挥舞着丝帕:“表哥,我在这里。”

众少女:“……”

什么表哥?

闵家的亲戚着实不少,能被闵媛喊做表哥也有几个。不过,看闵媛这副兴奋雀跃的样子,这位表哥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是太孙殿下!”

第一个出声的,竟是文静少言的林茹雪:“父亲曾和我说过,太孙殿下天生体弱些,肤色比同龄人白皙一些。这个领先的少年,一定是太孙殿下。”

傅妍点头附和:“我猜也是。前几日,我就听大哥说起,太孙殿下会代太子太子妃前来给曾祖母贺寿。”

沈青岚竖长了耳朵,将众人的低声议论听进耳中,心里莫名地激动起来。

厚着脸皮跟到牡丹园来,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能见到太孙殿下,是何等的荣幸?何况,除了太孙之外,其余的几个少年也俱是出身不凡。说不定,日后其中一个就会是她的良人夫婿。

……想到这儿,沈青岚不由得红了红脸,脑海中陡然又出现了齐王世子那张冷漠高傲的俊脸。

只可惜,齐王世子和顾莞宁是青梅竹马,彼此有意。太夫人和齐王妃都有意结下这门亲事。

齐王世子是顾莞宁的。

她不该多想,也不能多想。

想到齐王世子,沈青岚心里涌起的些许雀跃,很快又暗淡下来。

……

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太孙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牡丹园里。

闵媛第一个迎了上去,亲热地喊了声:“表哥,没想到你今日也会到傅府来,真是巧的很呢!”

闵媛正值青春妙龄,容貌颇为娇艳,此时扬着灿烂明媚的笑容,更为动人。

哪个少年能拒绝这样的热情?

太孙的笑容似顿了一顿,然后微笑应道:“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闵表妹。说来,我们也有数日未见了。闵表妹近来可好?”

他的声音温润悦耳,像溪声淙淙,又似春风拂面,令人舒心。

闵媛被太孙一看,一张俏脸顿时泛起了动人的红晕,娇羞地答道:“我好的很。多谢表哥关心。”

春天来了,少女的心也像春天里的鲜花一般悄然绽放。

在心仪的少年面前,骄傲的闵媛收敛了所有的棱角,多了几分温驯乖巧,看着倒是顺眼了几分。

对前世一无所知的太孙殿下,不知是否会被打动。

顾莞宁漫不经心地想着,目光随意地飘了过去。

太孙也在此时看了过来。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七章 巧遇(二)
春日漫漫,春光正好。

牡丹园里的各色名品牡丹,竞相开放。

硕大的花朵,或是浅浅的粉色,或是娇艳的红色,或是乳白湛蓝浅紫,还有少见的墨绿色。色彩缤纷,美丽妖娆。

几个妙龄少女,站在花丛间,含羞带怯,笑容清浅。和这满园的牡丹相得益彰,花娇人美,赏心悦目。

穿着绛色罗裙的少女,站在一丛盛开的牡丹旁。

皮肤如白玉般精致无暇,眉毛细长秀美,眼眸又黑又亮,就像两颗宝石,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小巧的鼻子下,红唇柔嫩可人。

唇角噙着淡淡的浅笑,神色悠然而从容。

在这份灼灼其华的明艳下,所有少女都黯然失色。

太孙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微笑着问道:“这位姑娘,可是定北侯府的二**?”

顾莞宁心里涌起一丝异样。

……

前世她和太孙第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后。

那时的太孙,已经病重,既苍白又消瘦。见到她的时候,第一句话也正是这一句:“这位姑娘,可是定北侯府的二**?”

那时的她,已经决意要嫁给病重的太孙,为他冲喜。

面对他的询问,她没有半点女儿家的羞怯,坦然应了句:“是,我的闺名是莞宁。殿下可以叫我阿宁。”

那个瘦弱病重的少年,温和的笑容里多了一丝无奈和包容:“顾二**,姑娘家的闺名是不该轻易告诉别人的。我们两个初次见面,我怎么可以唐突冒失,直呼你的闺名?”

她直视着太孙,声音依旧淡然镇定:“太子妃娘娘允我来此见你,心意可见。很快就会到顾家下聘定亲。我们两个即将是未婚夫妻,殿下称呼我闺名,也不算失礼。”

少年哑然无语。

过了片刻,他又低声道:“顾二**,我这副样子你也看见了。谁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皇祖父派了太医院里最好的御医给我诊治,却一直没什么起色。”

“或许一两年,或许一两个月,也或许今天晚上,我就撑不下去了。”

“我不想拖累任何人,也不想成亲。”

“顾二**,你正值大好青春年华,一辈子还长的很,何必将时间浪费在我这个病重不治的人身上?”

“而且,我知道阿睿一直钟情于你。你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听到萧睿的名讳,她心里苦苦压抑着的怨怼愤怒和憎恶顿时翻涌而出,一张俏脸染上愤怒的红晕,想也不想地打断了他:“殿下,我和萧睿只是表兄妹,并无婚约。什么天造地设,不过是外人胡乱谣传。”

“就如殿下和闵三**一样。当时也是人人称道,可后来,闵三**还不是嫁给了赵家五公子?”

待这番话说完,顾莞宁才后悔自己的失言。

她因为萧睿的辜负背叛而伤心,因为知道了沈青岚真正的身世而震惊,因为沈氏的偏心刻薄而绝望。

她想嫁给太孙,是因为她需要太孙妃的位置。

病重的太孙并没有丝毫对不起她的地方。相反,他谦和有礼,不肯以一己病躯拖累他人,是世间难寻的君子。

她怎么能因为自己的愤怒,故意提起闵媛毁约他嫁一事刺伤太孙?

“对不起。”

顾莞宁迅速道歉:“刚才是我失言了。我不是成心要提起闵三**一事。”

他神色未变,淡淡一笑:“无妨。我从未介意过此事,闵表妹能嫁得如意郎君,我这个做表哥的,心中只为她高兴。”

两人无言沉默了片刻。

半晌,他才张口说道:“顾二**,我不知道你和阿睿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由衷地劝你一句,不要一时冲动意气用事。有些事,踏出一步,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顾莞宁深呼吸一口气,毅然道:“我顾莞宁,从不为做过的决定后悔。”

他再次哑然,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

她毫不怯弱地回视,声音镇定:“殿下,我和你的亲事,太子妃娘娘已经首肯了。你同意与否,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所以,请殿下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嫁给你,我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

四目对视的这一刻,当年初见时的情景鬼使神差地涌上了脑海。

饶是顾莞宁再平静镇定,也有些无法面对眼前这个还算康健的太孙,清了清嗓子应道:“是,我在家中排行第二。”

然后,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见过太孙殿下。”

太孙凝视着顾莞宁,唇角的笑意稍稍淡了一些:“顾二**不必多礼。”

顿了顿又道:“齐王世子和顾二**是表兄妹,本王曾听齐王世子提起过顾二**。今日见面,果然如齐王世子所说的那般美丽出众兰心蕙质。”

顾莞宁淡淡一笑:“不敢当殿下如此盛赞。”

一旁的傅妍暗暗懊恼不已。

大哥前几天就暗示过她,太孙殿下会在今日到傅家来。

为了给她创造机会和太孙殿下见面,大哥还特意叮嘱过让她来牡丹园。

现在倒好,见是见到了。太孙的注意力却被闵媛和顾莞宁吸引了过去。她傻乎乎地站在这儿,竟连怎么说话都忘了。

枉平日别人都夸她机灵。

傅妍忍不住冲兄长使了个眼色。

傅卓咳嗽一声笑道:“殿下,这是舍妹,闺名一个妍字。”

在身份尊贵的太孙面前,少女们自然要矜持些。如果不是太孙主动相询,谁也不好意思自报姓名。

在众少女暗暗艳羡的目光下,傅妍微微含笑,迈着优雅的步伐上前行礼:“傅妍给殿下请安。”

“傅**请平身。”

太孙不愧是人人称道的谦和君子,对着闺阁少女格外温和,令人如沐春风:“令兄是本王伴读,也是本王好友。你是傅卓的妹妹,本王也当视你为妹才对。”

傅妍脸颊微热,落落大方地应道:“殿下对兄长厚爱,我这个做妹妹的,也感同身受。谢过殿下了。”

有了傅妍在先,其余的少女也蠢蠢欲动。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五十八章 巧遇(三)
太孙极有风度,没等少女们自我介绍,便一一询问起了各人的姓氏。

到了林茹雪的时候,太孙笑得颇为亲切:“原来是林太傅的爱女。林太傅博学多才,令本王受益良多。想来,林**也一定饱读诗书极有才学。”

林茹雪俏脸微红,羞涩地应道:“在殿下面前,小女子岂敢言饱读诗书四个字。”

原来,没病重的时候,他这般受欢迎。

顾莞宁忍不住瞄了太孙一眼。

这一次,太孙并未看过来,依旧温和地和众人说话。

看来,之前他主动相询姓名,只是出于礼貌和风度,并不是对她格外关注留心。

顾莞宁释然,暗暗松了口气。

前世的夫妻情分已了。这一生,她和他桥归桥路归路,不该再有半点牵扯。现在这样,正合她的心意。

……

有太孙这等身份贵重的贵客,其余几个少年也是芝兰玉树各有风采。众少女俱都比平日矜持了许多。

相较之下,罗芷萱就显得大大咧咧。她快步走到罗霆面前,笑嘻嘻地问道:“大哥,你怎么也跑到牡丹园来了?”

罗霆习惯性地和她耍贫嘴:“我猜到你会来,特意来寻你。免得你在傅家园子里迷路。”

罗芷萱瞪圆了眼,轻哼一声。

俏丽可人的脸庞表情颇为生动,令人情不自禁地展颜。

傅卓含笑问罗霆:“罗兄,这就是令妹吗?”目光忍不住落在那张生气勃勃的俏颜上。

罗霆笑着应道:“正是舍妹。她自小就是风风火火的脾气,不像姑娘家,倒像个假小子,让傅兄见笑了。”

傅卓笑道:“罗**生性爽朗活泼,既不忸怩也不小家子气。正是大家闺秀的风范。罗兄口口声声说什么不像姑娘家像个假小子,实在不妥。”

说完,冲罗芷萱笑了一笑:“我觉得罗**的性子极好。”

俊逸的脸孔上,那抹灿烂的笑容令人目眩。

罗芷萱对上那双诚恳真挚的眼眸,心里陡然漏跳了一拍,脸颊也微微发热。不过,她从不忸怩作态,笑吟吟地应道:“傅大少爷这般夸我,我就厚颜领受了。”

罗霆揶揄道:“人家是日行一善,你可别当真。”

罗芷萱俏皮地皱了皱小巧的鼻子:“那我今日也得日行一善。大哥,你今日穿着这身新衣,真是风度翩翩英俊不凡。”

罗霆不客气地点头:“总算你摸着良心,说了回实话。”

众人被兄妹两个的诙谐风趣逗得直乐。

傅卓眼中含笑,目光在罗芷萱的俏脸上流连,眼中闪着异彩。

顾莞宁看在眼中,不由得暗暗快慰。

巧遇太孙是个意外,不过,能亲眼见到闺中好友和前世的丈夫相遇,这一趟牡丹园也算来得值得了。

……

傅卓身为太孙伴读,和太孙关系素来密切。

太孙死后不久,傅阁老也在狱中病逝。傅家一落千丈,傅大老爷性子懦弱平庸,意欲向新皇低头示好。被傅卓执意拦了下来。

再后来,她逃出京城,傅卓和罗芷萱夫妇毅然随她一起出逃。罗芷萱重病不治身亡,留下丈夫和幼女。

因为途中匆忙,甚至没能好好办一场丧事,只能将罗芷萱匆匆下葬。

那一天,阴雨绵绵,冷风测测。

傅卓抱着年幼的女儿傅瑶,站在罗芷萱的坟前,整整半日都未动弹。苍白的俊脸上满是哀恸和悲戚,泪水悄然无声不停滑落。

她同样站在坟前默默垂泪,为好友的香消玉殒悲痛难过。

她主动将傅瑶接到膝下一起抚养,亲口对傅卓说道:“罗姐姐病逝,你还年轻,过上几年,少不得要续娶。瑶儿这么小就没了亲娘,着实可怜。从今天开始,我会将瑶儿视若己出,将她抚养成人。”

傅卓沉默片刻,才张口道:“谢过娘娘恩典。娘娘愿意抚养瑶儿,是瑶儿的福气。阿萱在九泉之下,也一定会十分欣慰。”

“不过,有一点娘娘怕是误会了。我并无续娶的打算。”

“我这一生,只有阿萱一个妻子,不会再娶别的女子。”

她听了这番话,虽然微微动容,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

傅卓是傅家长孙,肩负着振兴家业的重任。有朝一日他成了朝廷重臣,就算是为了传承子嗣,傅家人也会劝他另娶。

几年后,年少的儿子登基为帝,她成了慈宁宫太后。

当年追随她的罗霆傅卓等人,都成了朝廷重臣。

罗霆做了刑部尚书,掌管大秦断案刑名之责。

而傅卓,则做了吏部尚书,掌管百官升迁。位高权重,在朝中声望极隆,丝毫不弱于当年的傅阁老。

因为傅卓携妻女私逃出京城一事,本就凋零的傅府更不为齐王父子所喜,短短几年间,傅家所有男丁都被除了官职,一个个只能低头夹着尾巴做人。

傅卓做了吏部尚书后,提携了不少傅家人,傅家终于又渐渐恢复了当年的荣光。

不出所料,傅家人很快就张罗着要为傅卓续娶。

傅卓虽年过三旬,却俊逸不凡,妻子早早亡故,只留下一个女儿被养在宫中。说起来,嫁给傅卓做继室,与初婚也没什么区别。只要生下儿子,便是傅卓的嫡长子,可以继承傅家家业。

傅家一放出风声,京城不知有多少名门闺秀心思浮动。

傅卓却坚决不肯续娶,对着父母等一众长辈冷然说道:“我这辈子只有阿萱一个妻子,绝不另娶他人。”

“续娶的事,谁都不准再提。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便拂袖而去。

之后,另置了住处,再不肯回傅家。

傅卓态度如此决绝,傅家人只得无奈作罢。

至此,傅卓和罗霆并列成了京城最有名气的老光棍。直到她临死的那一年,傅卓依然信守着当年的承诺,孑然一人。

这样痴情的男子,实在世间少有。

只可惜罗芷萱前世命薄,没能和傅卓携手白头。

希望这一生,他们两个能再结为夫妻,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吧!

顾莞宁由衷地想着,唇角微微扬起。

就在此时,不远处又出现了几个身影。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