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369 | 浏览:525340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凤回巢》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章 “兄妹”
“好端端地,**怎么会召府里的侍卫过来?”珍珠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璎珞也是满心不解:“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呢!那个叫季同的,已经在里面待了半天了。也不知道**和他都说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竟连琳琅和玲珑两个都支出来了。

平日里,**有什么事可是从不瞒着她们两个的。

琉璃略一思忖,压低了声音道:“依我看,**一定是有桩重要又隐秘的事差遣季同,所以才不让我们待在屋子里。”

三个丫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珊瑚不喜多言,站在一旁默默听着,并未插嘴。

当玲珑送了李山回来,珍珠等人立刻将她围住了:“玲珑,**为何要见季同?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吩咐他?”

玲珑无辜地摊摊手:“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顿了顿,又看向琳琅:“琳琅,你和**素来最亲近。**有事也从不瞒着你。你可知道其中的缘故?”

琳琅无奈地一笑:“**什么也没对我说过。”

**到底是要做什么?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琳琅打起精神道:“你们别总嘀嘀咕咕地胡乱猜疑了。**没说,就当做没这回事。别在**面前多嘴,听到了么?”

众丫鬟里,琳琅年龄不是最大,性子却最沉稳仔细,又最得顾莞宁的信任器重。丫鬟们以她为首,就连同为一等丫鬟的玲珑,也习惯性听她的吩咐。

琳琅一发话,众人立刻点头应了。

不便议论主子,话题很自然地扯到了刚走不久的李山身上。

“玲珑,你送你的李大哥,怎么也不趁机多聊会儿,这么快就回来了。”璎珞冲玲珑挤眉弄眼。

玲珑脸颊微红,瞪了璎珞一眼:“什么我的李大哥!再乱嚼舌头,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璎珞一脸无辜地喊冤:“诶哟,我的好玲珑,我就是随口开开玩笑罢了,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再说了,你和李山一起长大,张口就是李大哥。你叫都叫了,还不准我们听见不成?”

“就是就是,”珍珠还记着那天被玲珑捉弄的事,立刻张口附和:“你一口一个李大哥,喊的这么亲热。我们就是想装着听不见,也不可能啊!”

素来伶牙俐齿的玲珑,此时竟哑口无言,无力回击。

琉璃也促狭地张口打趣:“你们两个可别再说了。没见玲珑的脸已经像块红布了么?要是她恼羞成怒动了手,你们两个可没好果子吃。”

璎珞和珍珠一起捂着胸口,装出害怕的神情,眼中却都是笑意。

琳琅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其他人也都绷不住了,一起咯咯笑出了声。

她们几个都是府里的家生子,自小就相识,如今又同在依柳院里当差,彼此十分熟稔。

玲珑和李山这对青梅竹马,分明彼此有意,却一直没有说穿,就这么含糊不清地做着“兄妹”。一个个看在眼中,俱都觉得有趣。时不时地总要打趣几句。

玲珑羞也不是,气也不是,索性厚着脸默认了。

……

一片清脆如银铃的笑声中,身材修长高大英俊的青衣少年推门而出。

几张笑意盈盈各有特色的俏脸一起看了过去。

季同几乎没进过内宅,更未曾见过这么多俏丽水灵的丫鬟,心里慌乱局促,面上倒还算镇定。

季同冲众丫鬟略一点头,大步走了过去。

身后响起丫鬟们的低笑和私语声。很显然正在议论他……直到走出了依柳院,季同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手心不知何时冒了汗。

想到二**那张美丽明艳的脸庞,季同的心不由自主地漏跳了一拍。

他低下头,看着身上的青色武服,唇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然后,他用力地摇摇头,将不该有的念头赶出脑海。

她是身份尊贵的侯府二**,是顾家嫡女,如今更是他的主子。

她对他如此器重,他一定要完成她交代的任务,不辜负她的信任。

……

“你们几个在笑什么?”顾莞宁不知何时出了屋子,心情颇佳的她弯着眉眼,唇角笑意盈盈。

珍珠一本正经地应道:“回**的话,奴婢们刚才正在讨论李山……”

“珍珠!”玲珑大窘,顾不得在主子前失仪,忙出言阻止:“你别乱说。”

珍珠故作讶然:“我说的都是实话,怎么是乱说?罢了,你不准我提李山,我不说就是了嘛!”

说完,冲顾莞宁歉然一笑:“**,真是对不住了。玲珑不让奴婢说她和李山的事,奴婢不敢说了。”

玲珑:“……”

玲珑就是再厚的脸皮,也羞窘得说不出话来。

常被玲珑欺负的珍珠,今天可算是出了一口闷气,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顾莞宁忍俊不禁地扬起了唇角。

玲珑和李山这对青梅竹马,对彼此有意,在侯府里也不算什么秘密。

顾家对下人素来宽厚。丫鬟小厮或是侍卫们到了婚嫁之龄,主子们总要过问一声再行婚配。也免得胡乱牵了红线。

前世玲珑做了陪嫁丫鬟,随她一起进了太子府。待玲珑到了二十岁,她便做主让玲珑和李山成了亲。

只可惜,两人成亲之后,一直聚少离多。

几年后,玲珑随着她一起逃出京城。

与此同时,顾海被人刺杀,李山拼死保护顾海,最终不敌刺客人多,主仆一起身亡。

玲珑知道这个噩耗后,整整哭了一夜。天亮之后,将眼泪擦的干干净净,继续待在她身边,守护她的安危。

之后数年,玲珑再也没提过李山的名字。

可她知道,从李山死的那一天开始,玲珑的心也跟着死了。

如果不是为了她这个主子,或许玲珑早在知道李山死讯的那一天就追随李山而去了……

想及往事,顾莞宁心中有些难言的酸涩。

前世,她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玲珑活得最久,也只活到了三十岁,而且活的麻木痛苦。

这一生,她要让她们所有人都高高兴兴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一章 安排
隔了几日,季同悄然来了依柳院。

“……奴才这几日一直命人日夜盯着院子里的动静,沈五舅爷在京城没什么相识的人,一直深居简出,平日几乎从不出门,也没客人登门。”

季同说到这儿,停顿了片刻,神色忽然有些微妙:“不过,昨日下午,夫人去了沈五舅爷那里探望。”

在外人看来,沈氏和沈谦是堂兄妹。沈氏去探望沈谦是理所当然的事。

季同神色异样,显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顾莞宁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母亲去探望五舅舅了么?”

“是。”季同低声禀报:“夫人去了院子之后,沈五舅爷既高兴又激动。特意将夫人迎进了内室说话。”

“奴才派去盯梢的暗卫,不便潜入院子里,夫人和沈五舅爷在内室里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夫人在屋子里待了一个时辰左右。郑妈妈亲自在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丫鬟小厮靠近。”

“夫人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眼眶微红,显然是哭过了一场。”

……虽说是堂兄妹,无需太过拘礼,可见面总该在厅堂里,身边有下人伺候,这才是侯府夫人应该有的排场。

独自进一个男子的内室,一待就是一个时辰。出来的时候还是哭过的模样。

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季同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并未多嘴饶舌。只将此事一五一十地禀报了一遍。然后便垂手束立,静候吩咐。

季同没有抬头,也因此错过了顾莞宁眼中一闪而逝的冰冷。

“继续盯着沈五舅爷。”半晌,顾莞宁才张口吩咐:“想办法让人混进他的院子里。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季同毫不迟疑地领命。

顾莞宁默然片刻,又淡淡吩咐:“沈五舅爷一个人独住在院子里,一定颇为冷清孤寂。你去安排一下,找个有功名的读书人和他结交。记着,这个人必须有真才实学。还有,家中有一个美貌待嫁的妹妹。”

最后一句,说的意味深长,值得琢磨。

季同:“……”

顾莞宁略一挑眉,声音依旧淡然:“怎么,我说的话很难懂吗?”

季同瞬间回过神来,立刻低头领命:“奴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主子的吩咐,再匪夷所思,做奴才的也不能多嘴多问。

顾莞宁嗯了一声:“凡事要循序渐进,不宜过急。此事徐徐图之,千万不能惹来沈五舅爷的疑心。”

“是,奴才领命。”季同敛容应了。

……

季同很快退下。

顾莞宁静静地坐着,唇角扬起一抹冷笑。

沈谦和沈氏年少相恋,半夜私逃,之后隐姓埋名隐居一年,生下沈青岚之后,两人便分开了。之后数年,只短短相聚过一回。

两人之间的感情热烈,毋庸置疑。

前世直到沈氏死的那一刻,沈谦一直陪在她身边。

这一生,如果有一个美貌如花温柔可人的女子对沈谦钟情,沈谦对沈氏的心意还会那样坚如磐石吗?

如果沈谦移情别恋,对沈氏来说一定是致命的打击。

退一步说,就算沈谦不曾动摇,给沈氏添添堵也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琳琅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轻声道:“你一直坐着不说话,也没召人进来伺候,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季同走了之后,**一直独自坐着,眉目冷凝。

这样的**,有些陌生,也令人敬畏。

珍珠琉璃几个丫鬟,根本没勇气靠近。琳琅索性独自进来了。

顾莞宁回过神来,冲一脸关切的琳琅微微一笑:“这倒不是。我刚才想起了一件事,一时失了神。”

琳琅最是善解人意知情识趣,顾莞宁没有细说,她绝不会多嘴询问,笑着扯开话题:“珍珠今日特意做了些糕点,奴婢让她端上来给**尝尝如何?”

顾莞宁含笑点头。

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各有所长,琳琅女红极佳,玲珑身手过人,璎珞善于梳妆,琉璃擅用算盘,珊瑚会医术,珍珠厨艺高妙。

依柳院特意设了小厨房,顾莞宁的一日三餐,都是出自珍珠之手。除了三餐之外,珍珠还时常做些美味可口的糕点。

片刻过后,珍珠笑盈盈地端着一盘糕点来了:“**,奴婢今日在花园里采了些鲜花瓣回来做了这些糕点。闻着清香扑鼻。**尝尝看味道如何?”

那一盘糕点做的小巧精致,每一块都做成了鲜花模样,栩栩如生,只这么看着,便能勾起人的食欲。

这些糕点,可不是用那些千篇一律的模子,是手巧的珍珠亲自动手做出来的。

顾莞宁拿起一块,轻轻咬了一口,慢慢品尝。

入口绵软清甜,淡淡的花香充盈口中。

珍珠一脸期待地看着顾莞宁:“**,这些糕点味道还过得去么?”

顾莞宁自小锦衣玉食,最是挑嘴。色香味差了哪一样都不肯入口。珍珠虽然对自己的手艺颇有信心,此时也有些紧张起来。

顾莞宁瞄了珍珠一眼,没有说话,慢悠悠地将手中的糕点吃完了,才点了点头:“尚可!”

短短两个字,珍珠却十分欢喜,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能入**的口就好。”

顾莞宁随口笑道:“你将糕点装进食盒,送到正和堂。就说这是我孝敬祖母的。”

珍珠忙笑着应了。

**有什么好吃的,总不会忘了太夫人。也怪不得太夫人格外疼爱**呢!至于夫人那边……**没提,看来是不打算送了。

琳琅略一犹豫,低声提醒道:“**,是不是再送一份到听风居?”

**和夫人的关系素来冷淡。这几日表面看来缓和了一些,可私下里**从不提起夫人半个字。夫人那边不送也就罢了!

不过,**一直都很疼四少爷。以前有什么好吃好用的,都不忘让人送去听风居。这些日子,**对四少爷的态度却冷漠多了……

“不必了。”顾莞宁的声音平静无波,听不出喜怒:“母亲对四弟的衣食起居一直很上心,听风居里也不缺这些糕点。”

琳琅和珍珠对视一眼,不再多言。

此时,玲珑快步走了进来,笑着禀报:“**,夫人身边的碧玉来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二章 嫉恨(一)
沈氏身边共有四个大丫鬟,分别是碧彤、碧玉、碧环、碧容。

碧彤碧环碧容都是家生子。这个碧玉,是几年前被牙婆子卖进府的。短短几年就成了沈氏身边的大丫鬟,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奴婢见过**。”碧玉笑着行礼:“夫人打发奴婢过来,请**到荣德堂用晚饭。”

顾莞宁没有立刻应下,淡淡地问了句:“夫人还请了谁?”

碧玉恭敬地答道:“回**的话,还请了少爷和表**。”

不出所料!

如果可以,沈氏根本就不想看见她吧!现在为了哄她,不得不做做样子。也免得太过冷淡了祖母心中不喜。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本想拒绝,话到嘴边又改了主意:“好,我这就过去。”

碧玉听顾莞宁应下了,心里暗暗松口气,忙笑着说道:“奴婢先回去复命。”

待碧玉退下后,琳琅立刻喊了璎珞进来:“璎珞,替**重新更衣梳妆。”

顾莞宁哑然失笑:“不过是吃顿晚饭罢了,哪里还用更衣梳妆这么麻烦。”

“表**也会去,**当然要仔细梳妆。”琳琅的神色格外认真:“不论何时何地,**都是最美丽出挑的。总不能让表**抢了风头。”

顾莞宁听了这番话,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倒也没再拒绝琳琅的提议。

沈青岚不是一直暗暗嫉恨她么?那就让毫不客气地盛装一回,让沈青岚羡慕嫉妒恨去吧!

……

果然,当顾莞宁出现在荣德堂时,提前到了一步的沈青岚先是眼睛一亮,然后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艳羡嫉恨。

这些日子,沈氏为沈青岚添置了不少新衣和首饰。除了明面上的,私下里还悄悄给了不少好东西。

譬如,沈青岚脸上敷的脂粉,光滑细腻,显得皮肤格外白嫩红润。这种脂粉,小小的一盒就要上百两银子。

再譬如沈青岚手上戴的那对玉镯。是上好的和田玉,圆润光亮,一看就不是凡品。

再再譬如,沈青岚头上戴的那支金钗,上面镶着红宝石。那红宝石色泽艳丽,像鸽子血一般红得耀目。

当日初到侯府,沈青岚还是个穿戴寒酸得可怜的少女。短短时日,全身穿戴已经截然不同。

人靠衣装,此话半点不假。

沈青岚本就生的纤弱貌美,如今穿戴一新,心里的自卑娇怯渐渐褪去,神色间多了几分自信。

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已。

当顾莞宁神色淡然地缓步走来时,那份从容自若的优雅,那份迎面而来的贵气,立刻将沈青岚的信心打消得所剩无几。

和田玉镯已经够名贵了,顾莞宁手腕上戴的却是价值连城的羊脂玉镯。

鸽子血一般的红宝石十分昂贵,金钗上镶嵌的小小一颗,便值数百两银子。可顾莞宁却戴了一个项圈,上面明晃晃地镶嵌着数十颗这样的红宝石。光华四射,耀目至极。

这样的项圈,换了别人来戴,只怕压不住那份光华。

顾莞宁戴着却十分合宜。本就明媚照人的脸庞,被映衬得艳色夺人。

沈青岚咬了咬嘴唇,很快扬起笑容迎了上来:“莞宁表妹,你又来迟了一步。姑姑正念叨着你呢!”

顾莞宁漫不经心地应道:“哦?是么?不知母亲念叨我什么?”

……沈氏刚才正和她说起父亲的近况,根本就没提起过顾莞宁。她也就是随口说那么一句,谁能想到顾莞宁会追根问底。

沈青岚顿时笑的有几分尴尬。

沈氏忙帮着打圆场:“是啊,我刚才确实在和岚儿说起你呢!你每天多练武半个时辰,如今也有一个月了吧!到底练的如何了?”

顾莞宁轻描淡写地答道:“才练一个月而已。总得练上一年半载的,才能看出进益。”

……

正说着话,顾谨言也来了。

顾谨言亲热地喊了声姐姐,又亲热地喊了声青岚表姐。

血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哪怕他们并不知道彼此是亲姐弟,这么短的时日,已经迅速熟稔亲近起来。

沈氏看着姐弟和睦的一幕,眼中盛满了笑意:“荣德堂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以后你们每天都到荣德堂来用饭吧!多些时间相处,姐弟感情也会更深些。”

她口中的姐弟,指的是沈青岚和顾谨言吧!

顾莞宁心中哂然,面上却不露声色,随口笑道:“这些年,我早已习惯在正和堂里陪祖母了。还是让弟弟和青岚表姐常来吧!”

虽然是拒绝,听着也委婉多了。

沈氏心里不快,脸上却满是笑容:“你这般孝顺体贴,怪不得你祖母最疼你。连这么好的羊脂玉镯和红宝石项圈也给了你。”

顾莞宁笑了一笑,抬起手摸了摸项圈,玉镯项圈的光芒交相辉映,闪得一旁的沈青岚眼都快花了:“是啊,祖母一直都很疼我。祖母私下还说过,她私库里的东西日后都留给我。”

沈青岚听得直冒酸水。

顾莞宁怎么能这般好命?

她身上能见人的东西,都是姑姑给的。可姑姑的私房远及不上太夫人,也不会全给她……姑姑待她再好,她毕竟姓沈,不是顾家的女儿。

沈氏的语气也微微含酸:“你祖母的私库可丰厚的很。公中的库房也有所不及。都给了你,就不怕其他人眼热吗?”

这个老太婆,真是偏心到家了。

这么多的好东西,怎么也该留一半给顾谨言才是。

顾莞宁笑了笑,若有所指地说道:“我是祖母唯一的嫡亲孙女,她的私房不留给我,难道要给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成?”

沈氏笑容微微一僵。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顾莞宁口中说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说的不正是顾谨言么?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沈氏很快又镇定下来。

顾谨言的身世秘密,只有她和郑妈妈知晓。沈谦来京城之前不敢确定,直到昨日两人私下见面的时候才得知真相。

这样算来,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三个人,绝没有第四个。

顾莞宁刚才只是随口说说,她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三章 嫉恨(二)
顾莞宁冷眼看着沈氏眼底闪过心虚慌乱,然后迅疾恢复如常。

“莞宁,你祖母对你这么好,你以后可得多多孝顺她才是。”沈氏用笑容掩饰心虚。

顾莞宁抿了抿唇角:“这是当然。如果谁胆敢做半分对不起祖母的事,我就是拼出这条性命,也饶不了她。”

……听到这样的话,沈氏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她恨顾湛,对肖似父亲的顾莞宁也生不出怜惜疼爱之情,一直颇为冷淡。

可不管怎么说,她是顾莞宁的亲娘。顾莞宁理当尊敬孝顺她才对。事实却是,顾莞宁对那个半截入土的老太婆比对她好多了。

这样的心情颇为微妙。总结起来就是:我可以对你冷淡,你怎么可以对我疏远?

“母亲,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顾莞宁唇角似笑非笑,定定地看着沈氏:“莫非是觉得我和祖母比你更亲近?”

沈氏:“……”

那双明亮锐利的眼眸,仿佛能洞悉一切。所有阴暗的心思都无损遁形。

这种被看穿的感觉,实在算不上美妙。

沈氏不自然地咳嗽一声:“这怎么会。你和祖母情意深厚,我只有高兴的份。”忙扯开话题:“对了,明天就是傅老夫人的寿辰。你的衣物首饰都挑好了么?”

顾莞宁漫不经心地应道:“今年新做的衣裙还有不少没上过身,挑一件颜色鲜亮些的,看着也喜庆。至于首饰,祖母早就为我准备好了。”

沈青岚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太夫人给你的首饰,一定是极好的。”

这么珍贵的羊脂玉镯和红宝石项圈,顾莞宁随随便便日常就戴了。明天出府做客,太夫人一定会为顾莞宁准备更名贵的头面首饰吧!

顾莞宁瞄了一脸艳羡的沈青岚一眼,随口道:“那是当然。”

却并未细说。

沈青岚不便再追问,心里却忍不住想着,如果她也是顾家的女儿多好!

不必自小过得这么清苦,无需寄人篱下,不用小心翼翼地看别人的脸色说话行事。她也会有数不清的华服美裳,会有许多华美珍贵的首饰,会像顾莞宁那样举手投足间透着从容的贵气……

顾莞宁看着沈青岚眼底的嫉恨不甘,唇角扯出讥讽的弧度。

沈青岚心里在想什么,并不难猜。

无非是自怨自艾身世凄苦生活清贫。到了侯府,被荣华富贵迷了眼,生出了可鄙可耻的贪念,幻想着抢走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一切……

呵呵!

真是痴心妄想!

沈青岚不过是沈氏的私生女,和顾家没半点关系,凭什么来图谋顾家的一切?

就算是前世,齐王世子移情别恋于沈青岚,也没打算娶沈青岚做正室,而是打着“两全其美”的主意。

沈青岚只能做世子侧妃而已。世子正妃的位置,还是她的。

齐王世子以为这是对她最好的安排。可惜,高傲又倔强的她,根本忍受不了这份屈辱,毅然和齐王世子翻脸决裂。

算了!都是遥远的往事了,多想无益。

顾莞宁定定神,说道:“时候不早了,让丫鬟摆饭吧!明天要早起,今晚得早些歇着才是。”

沈氏笑着点点头,转身吩咐丫鬟们摆饭。旋即又想起什么似的,亲昵地对顾莞宁笑道:“今天我特意吩咐厨房准备了你爱吃的红烧海参,待会儿你记得多吃些。”

顾莞宁看着沈氏,声音很平静:“红烧海参阿言一向爱吃,我是从来不吃的。”

就连方氏都知道她爱吃鱼。

沈氏这个母亲,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可见平日对她有多疏忽。

沈氏面上有些尴尬:“对不起,阿言一直很喜欢这道菜肴,我还以为你也喜欢……”这话自己说着都觉得难以为继。

顾谨言不忍见沈氏难堪,忙接口道:“我记得姐姐最爱吃鱼了。”

沈氏松口气,忙笑着说道:“瞧瞧我这记性,你明明最爱吃鱼,我怎么会记成了海参。莞宁,你可别生我的气。下一次,我一定让厨房准备你爱吃的鱼。”

顾莞宁淡淡一笑:“母亲放心,我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

为沈氏生气,根本就不值得!

沈氏见一向骄傲难缠的顾莞宁这般好说话,不由得暗暗松口气。

看来,这些日子她的低头示好颇有成效啊!

……

和三房用饭时的热闹不同,沈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上几乎悄然无声。在这样的情况下,沈青岚发出的碗筷声和细微的咀嚼声,在安静的饭桌上显得格外醒目。

沈青岚有些窘迫地看了顾莞宁和顾谨言一眼。

顾莞宁的动作不疾不徐,安静中不失优雅。顾谨言虽是男孩子,吃饭时的动作也格外斯文。

姐弟两个,一看就知道经过严格的礼仪教导。

她坐在这儿,简直格格不入,自行惭愧。

沈青岚咬咬嘴唇,正想悄悄放下筷子,就听沈氏温和地说道:“岚儿,这里没有外人,你无需觉得不好意思。”

“往日你在西京,和你父亲住在一起,没正经地学过礼仪。以后慢慢学就是了。以你的聪慧,一定会很快学会各种礼仪。”

这番话,如同温热的暖流,注入沈青岚脆弱的心田。

“多谢姑姑安慰。”沈青岚感激又感动地看着一脸温柔的沈氏。

沈氏和颜悦色地笑道:“你这丫头,整日里谢来谢去的。我之前不是就和你说过么?只管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无需拘谨。”

那亲昵温柔的神色,就连顾谨言看了,也有些微吃味,忍不住插嘴道:“母亲,你对青岚表姐真好。”

沈氏立刻笑着安抚:“母亲最疼的还是你。”

在她心里,顾谨言当然是最重要的。可沈青岚自出生起就被抱走,母女一别就是十几年。如今终于相聚,她难免多疼惜沈青岚一些。

顾莞宁神色淡然,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依旧不疾不徐地进食。

委屈难过受伤,是因为还在乎。

什么都不在意了,沈氏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四章 虚荣
隔日清晨。

顾家所有人齐聚在正和堂里。

穿戴一新的太夫人,今日也显得格外精神。吴氏早已殷勤地站到了太夫人身侧,亲热地搀扶着太夫人的胳膊笑道:“婆婆今日看着格外年轻精神。”

太夫人闻言笑了起来:“我一个老婆子,看着年不年轻精不精神无妨。你们一个个穿戴得精神,我心中才高兴。”

今日前去傅府赴宴,三个儿媳和庶子顾海自是都要去。长房的四个儿女年龄都不小了,此次都要带上,顾莞宁当然是一定要去的,还有十一岁的顾莞琪,也该带出去见见世面。

几个表姑娘,也都一并随行。

二房的顾谨言三房的顾谨礼顾莞月年龄小一些,只能留在府里。

顾家人都生的好相貌。顾谨行顾谨知俱是相貌俊秀的少年郎,顾家的几个孙女,更是钟灵毓秀,或端庄秀丽或俏丽可人或明媚无双。

太夫人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顾莞宁含笑的俏脸上。

看着最疼爱的孙女言笑晏晏,太夫人的心情愈发好了,笑着赞道:“宁姐儿今天真是标致。”

顾莞宁俏皮地一笑:“祖母连压箱底的好东西也给了我,我怎么着也得艳压**芳,才对得住祖母的一片心意。”

太夫人被哄得乐呵呵的,将顾莞宁叫到身边,握着顾莞宁的手低声闲话。

顾莞宁和太夫人素来亲近,亲昵地依偎在太夫人的身侧。

……

站在沈氏身侧的沈青岚,和站在吴氏身后的吴莲香,不约而同地一起看着顾莞宁头上的金钗。

那支金钗,雕工极致精巧,更引人瞩目的,是金钗上镶嵌的那颗夜明珠。

夜明珠硕大圆润,闪着令人惑目的光泽。映衬得顾莞宁那张未施脂粉的俏脸光洁如玉,容色照人,明艳不可方物。

夜明珠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大多被郑而重之地收藏在库房里不见天日。

太夫人却让工匠将这颗堪做传家之宝的夜明珠镶嵌在了金钗上,给了顾莞宁。

顾莞宁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戴在了头上。

吴莲香艳羡嫉妒不已,看了一眼又一眼。

顾莞华轻轻咳了一声,吴莲香这才念念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一转头,却见沈青岚依旧直直地盯着顾莞宁,吴莲香顿时忘了自己的失态,低声嘲弄:“沈表妹要是实在喜欢这支金钗,等过了今日,找莞宁表妹借来戴上一两日就是了。二婶这般疼你,就是看在她的颜面上,料想莞宁表妹也不会拒绝你。”

这么明显的讥笑,沈青岚岂能听不出来?

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她不便反驳。也不愿和吴莲香就此翻脸。

沈青岚勉强按捺住了心里的不快,挤出一丝笑容:“吴表姐说笑了。这支金钗是太夫人特意给莞宁表妹的,贵重无比。我怎么好张口向莞宁表妹借来戴。”

吴莲香瞄了沈青岚头上的白玉莲花簪一眼,酸溜溜地说道:“你头上的白玉簪,也是极好的。是二婶给你的吧!”

前些日子珍宝阁送来的首饰里,可没有成色这么好的莲花簪。

想也知道,这样的好东西,肯定是沈氏私下里给沈青岚的。

沈青岚眼中闪过一丝自得,故作淡然地嗯了一声:“这白玉簪确实不是凡品。姑姑说我初次出门做客,得戴些贵重的首饰,免得被人小瞧了去。姑姑一番心意,我却之不恭,只得收下了。”

“等回来之后,我就还给姑姑。”

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已经到了手的好东西,怎么可能再还回去?

沈青岚还真是好运气。沈氏是定北侯府的嫡媳,执掌中馈。沈氏的私房不知有多丰厚,稍微贴补一些,也足够沈青岚吃穿不尽了。

相较之下,吴氏就差远了。再者,吴氏最疼的是顾莞华,手里有什么好东西,自是先紧着女儿。然后才能轮到她。

她平日再奉承讨好吴氏,也从没得过这样好的玉簪。

吴莲香的语气更酸了:“得了,在我面前就别矫情了。二婶给你的东西,怎么可能再要回去。你就安心收着吧!”

吴莲香语气里的酸意如此明显,沈青岚看在眼里,心里只觉得十分快意。

以前在西京的日子,孤寂而清苦。

现在这样才叫生活。

爹带着她来投奔姑姑,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

定北侯府离傅府只隔了两条街,步行只要盏茶功夫。不过,出门做客,讲究的是身份体面。距离再近,也得坐马车去。

顾海和顾谨行顾谨知分别骑着骏马,女眷们分坐了三辆马车。

太夫人领着三个儿媳坐了第一辆马车,长房的顾莞华顾莞敏和吴莲香坐了一辆马车,顾莞琪随着顾莞宁坐了最后一辆马车。姚若竹和顾莞宁要好,自然和顾莞宁同乘一辆。

沈青岚略一犹豫,也跟着上了马车。

她在顾莞宁的身侧坐下,正要搭话,顾莞宁已经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沈表姐和吴表姐一直相谈甚欢,我还以为,你会和她坐一辆马车。”

语气中透着冷淡和不善。

这些日子,顾莞宁对她的态度已经稍有缓和。今日怎么忽然又开始针对她了?

沈青岚有些惴惴不安,更多的是心虚。

她刚才和吴莲香窃窃私语了许久,顾莞宁该不会听到了什么吧……还是顾莞宁在为姑姑给她白玉簪不高兴?

“莞宁表妹,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沈青岚怯生生地张了口:“吴表姐主动和我说话,我总不好不理她。”

物以**分,人以类聚。

贪慕虚荣自私自利的沈青岚,和小鸡肚肠无事生非的吴莲香凑到一起,也是理所当然。

顾莞宁一语双关地说道:“沈表姐和吴表姐相处得融洽,我看着也高兴,怎么会生气。”

不是为了吴莲香,那一定是为白玉簪了。

姑姑将私房里的好东西给了她,顾莞宁岂会不介怀?

沈青岚推己及人,自以为猜到了顾莞宁的心思,歉然地说道:“莞宁表妹,这支白玉簪,是姑姑借给我戴的。过了今日,我一定还给姑姑。”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五章 玉簪
沈青岚以为她在为区区一个白玉簪耿耿于怀?

真是可笑!

前世她送给沈青岚的东西,比这个白玉簪好的不知有多少。那个时候,她是真心真意地对沈青岚好。以为这样就能讨得沈氏的欢心。

她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身外之物。

顾莞宁的目光在沈青岚的头上打了个转,并未说话。

沈青岚心里一紧。

顾莞宁不会是真的想将白玉簪要回去吧!

她刚才那么说,只是为了哄顾莞宁高兴而已。这么好的白玉簪,她这辈子第一次戴,哪里舍得还回去?

沈青岚将姿态放得更低了一些,轻声道:“你若是不喜欢看我戴着白玉簪,我现在就拿下来可好?”

顾莞宁挑了挑眉,干脆利落地应道:“好,你把玉簪取下来吧!”

沈青岚:“……”

沈青岚略略涨红了脸,眼底流露出一丝委屈。

她就是随口一说,顾莞宁怎么可以当真?分明是看姑姑不在,故意用言语挤兑欺负她……

姚若竹看不惯沈青岚动辄露出被欺负的模样,插嘴道:“沈表姐刚才不是说要将白玉簪拿下来吗?怎么又不动手了?”

“就是,”顾莞琪迅速地接口:“如果沈表姐担心弄乱了头发,我来帮忙好了。”

说着,作势凑到沈青岚面前就要动手。

沈青岚一惊,顾不得“委屈”了,下意识地挪开一些:“不必劳烦莞琪表妹了。”

顾莞琪也只是吓吓她而已。

身为顾家的女儿,怎么会将这么一个白玉簪放在眼里?

虽然她是庶出三房的女儿,比不得顾莞宁出身尊贵得祖母欢心,可顾海和方氏都是极为疼爱她的。平日的穿戴也都样样出挑。

看着沈青岚这副紧张模样,顾莞琪忍不住笑了起来:“沈表姐放心,我就是和你开开玩笑。没打算抢你的东西。”

姚若竹掩着嘴轻笑不已。

顾莞宁也被精灵古怪的顾莞琪逗乐了。

至于羞愤交加的沈青岚……呵呵!谁还有心思理她在想什么。

……

经过这么一出,沈青岚顿时消停了。之后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没再张口说话。

少了沈青岚的声音,顾莞宁耳根清净多了,心情也稍稍好转,耐心地应付起姚若竹和顾莞琪的询问。

“二姐,傅家今日的客人会很多吗?”

顾莞琪长这么大了,出门的次数寥寥可数。像这般正式登门做客,还是第一回,分外雀跃。

顾莞宁含笑点头:“当然不会少。傅阁老是当朝次辅,深得帝心。首辅李阁老已经年近七旬,身体又多病,或许很快就要致仕荣休。下一任首辅,十有*是傅阁老。满朝官员,谁不想和傅阁老亲近些?”

“傅老夫人八十寿辰,傅府送出去的请帖虽然不多,今天前去道贺的客人一定不少。”

到了年底,李阁老就会致仕。接任首辅之位的,正是傅阁老。

傅阁老一生忠君爱国,在首辅的位置上兢兢业业,为朝事殚精竭虑,在朝野声名颇佳。

傅阁老为人方正,支持的当然是东宫太子。

野心勃勃的齐王暗中拉拢傅阁老不成,一怒之下,指使某个御史上奏折弹劾傅阁老家风不正。御史素有闻风而奏的特权,一通捕风捉影胡乱攀咬,令傅阁老颜面扫地。

傅阁老无奈之下,主动上奏折请辞,以示清白。元佑帝不允,傅阁老依旧还做着首辅,声望却大受影响。

再后来,宫变之后,齐王登基称帝。傅阁老痛骂齐王一顿,拒不上朝。齐王盛怒,将傅阁老关押进大牢。

可怜的傅阁老,年老力衰,禁不起折腾,很快在牢里丧了命。

傅家也因此一落千丈,门庭冷落。

想起往事,顾莞宁心中不无唏嘘。面上却依旧笑意盈盈。

顾莞琪听的神往不已,忍不住叹道:“傅阁老也算是位极人臣了吧!”

顾莞宁笑了一笑,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现在风光一时,不代表将来荣华一世。”

顾莞琪认真地想了片刻,然后挠头:“二姐,你是在暗示什么吗?我怎么没听懂?”

姚若竹也是一脸懵了的神情。

都是闺阁少女,平日关注谈论的无非是些衣食住行的琐事。说到朝廷官员之类的事,俱是一片茫然。

顾莞宁抿唇一笑,扯开了话题:“我也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今天傅府客人众多,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大多会登门道贺。你们两个认识的人不多,记着跟在我身边,也免得心中生怯。”

两人齐齐点头应了。

沈青岚鼓起勇气插嘴:“莞宁表妹,我初到京城,什么都不熟悉。待会儿你多提点提点我好么?也免得我在贵人面前出丑丢人。”

唯恐顾莞宁不肯,又补了一句:“姑姑之前就叮嘱过你的。”

顾莞宁目光微闪,竟一口应下了:“好,你跟着我就是了。”

沈青岚没料到顾莞宁如此好说话,不由得大喜过望,连连笑道:“是是是,我一定信步不离地跟着你。没有你的示意,绝不乱说半个字。”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没再说话。

……

马车拐了第二个弯,到了傅府所在的街道上。

离傅府还有数百米远,马车就已经被堵住了。

“怎么回事?马车怎么停下了。”顾莞琪一边嘀咕着,一边掀开车帘往外看。这一看,忍不住哇地惊叹一声。

“好多马车!”

放眼看去,俱是马车。马车大小规格不一,将宽敞的街道挤的严严实实。傅家负责迎接客人的十几个管事正忙着疏通街道。

姚若竹和沈青岚也忍不住探头张望。

姚若竹长期住在京城,还算见过世面。沈青岚自小到大却从未见过这等盛况,一时看得呆住了。

顾莞宁对此情景,早有心理准备,倒也不急,颇有闲情逸致地凑到车窗边,随意地看了几眼。

这一眼,就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马车标记。

这辆是崔家的马车,那辆是林家的……

一个略带惊喜的少年声音骤然响起:“顾二妹妹!”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六章 故人(一)
顾莞宁迅速转头看了过去。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匹高大的骏马,骏马通体黑亮,只有四只马蹄是白色的。这匹宝马叫乌云踏雪,血统纯正,耐力速度极佳。

大秦尚武风气浓厚,勋贵子弟大多习武练箭,骑马几乎人人都会。

这样一匹神骏的乌云踏雪,是所有少年梦寐以求的宝马。

坐在骏马上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袭石青色的锦袍,身材修长,面容俊朗。浓黑的剑眉,黑亮的双眼,挺直的鼻梁下,唇角高高地扬起。

笑容干净又爽朗,令人望之便生出好感。

鲜衣怒马,少年风流。

这个少年,是礼部罗尚书的嫡子罗霆。

罗家和顾家只一墙之隔。顾莞宁和罗霆自小便相识,一个喊着罗大哥,一个喊着顾二妹妹,亲如兄妹,感情颇佳。

男女有别,过了十岁后,顾莞宁就很少出府了,和罗霆接触的也渐渐少了许多。

谁能想到,这个爽朗明快的少年,在十五年后会成为手段凌厉狠辣人人敬畏的刑部尚书?

那时,她垂帘听政,执掌朝政,性情果决。

朝中有不少官员对她这个太后掌权颇有微词,觉得是后宫干政牝鸡司晨。明面上不显,心中不服气不以为然的比比皆是。

罗霆至始至终支持她,是坚定不移的“太后党”。

有些恶毒的小人,在背地里恶语中伤他。言语之间暗示他之所以年纪轻轻就居于高位执掌刑部,是因为太后提携。而他,暗中恋慕寡居深宫的太后。所以才一直孑然一人,不曾娶妻生子。

罗霆生性洒脱,听到这些谣言,哂然一笑,不予回应。

后来谣言越传越不堪,渐渐开始演变成“太后寡居多年春闺寂寞主动引~诱罗尚书”。

这些谣言,不知怎么地,竟传到了街头巷尾。就连普通百姓也有所耳闻,酒后闲谈之际,少不了要拿来嚼舌,说一说“顾太后和罗尚书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很显然,有人故意散播谣言,毁坏她的清名。

罗霆对自己的声名并不在意,听到有人在背后抹黑她,却勃然大怒。立刻派刑部密探和捕快追查此事,抓捕了许多人进大牢,因此事丧命的也不在少数。刑部大牢里的血腥味飘了多日都不曾散去。

在这份铁血的手腕下,谣言很快销声匿迹,无人敢再兴风作浪。

罗霆也因此落了个“罗阎王”的绰号。

原本还惦记着尚书夫人位置的官员们,也不敢再动这份心思。

谁家乐意将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不讲情面手段狠辣无情的男子?

她也曾暗示过想为他指一门婚事,被他断然拒绝:“微臣一心为朝廷出力做事,不想有家室之累。太后就不必为微臣这点小事操心了。”

他素来是个果决又固执的性子,既是说了不肯,她也只得无奈作罢。

她在四十三岁病逝。那一年,罗霆四十五岁,因为操心劳碌,他的双鬓已经渐生华发,依然不曾娶妻,独身一人。

临死前,她犹自不放心年轻的嘉佑皇帝,特意召了几位朝廷重臣进宫,殷切又诚恳地叮嘱:“……诸位都是股肱之臣,朝廷社稷百姓安稳少不得你们。哀家死后,还望你们用心辅佐皇帝,打理好朝政。哀家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几位重臣,都是她执政时提携重用的,也都是众人眼中的太后党。闻言俱都心酸不已,纷纷跪下。

罗霆也在其中。

他跪在凤塌三米之外,目中闪烁着点点水光,哽咽道:“请太后放心,微臣一定会尽心竭力死而后已。”

说完,深深地一跪到底。

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

闭眼前的最后一刻,她见到的是双鬓斑白沉稳坚定的刑部罗尚书。

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邻家兄长罗霆。

三十年的时光,在眼前如光影般回溯。

顾莞宁心中涌起和故人重逢的浓浓暖意,笑着应道:“罗大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那抹明媚灿烂的笑容,如鲜花初绽,美不胜收。

数月未见,记忆中那个骄傲倔强的小姑娘,已经出落得光华四射,美丽无双。

罗霆略略一愣,然后咧嘴一笑:“今日是傅老夫人的八十寿宴,我们罗家也接了请帖,自是要登门道贺。在这里遇上也不稀奇。”

“怎么就你一个人?罗姐姐人呢?”一看到罗霆,另一个熟悉的人影跃然于脑海。顾莞宁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张口询问。

罗尚书和罗夫人感情深厚,一生从未纳妾,膝下有一子一女。

顾莞宁口中的罗姐姐,闺名罗芷萱。和她同龄,只比她大了两个月。

顾罗两家就在隔邻,平日来往甚多。罗家兄妹俱都是利落爽快的性子,和顾莞宁性情相投,相处得十分融洽。

这两年碍于男女之别,顾莞宁和罗霆疏远了一些,和罗芷萱自是无这方面的困扰,来往密切,堪称闺中密友。

重生后的这些日子,她的心思被沈氏沈青岚占去了大半,又为齐王父子的事暗暗忧心,也没心思和闺阁好友来往。

此时见了罗霆,关于罗芷萱的记忆也迅速涌上心头。

罗霆笑道:“阿萱和爹娘坐在后面的马车上。我骑着马,不耐久等,索性就先行一步。看到这辆马车上有定北侯府的标记,料到你一定在车上,便特意来和你打个招呼。”

顿了顿又笑道:“这些日子你一直闷在府里,也没去找阿萱说话。她在家里待着气闷,已经念叨过几回了。如果不是我娘拦着,早就去侯府找你了。”

被他这么一说,顾莞宁心里颇为有些歉疚:“都是我的不是。这些天家里来了客人,忙碌起来,便疏忽了。罗姐姐人呢,我现在就去找她。”

话音刚落,就听一个欢快清脆的少女声音响了起来:“不用去找我了,我已经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站在马车外的少女,不是罗芷萱还能是谁?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七章 故人(二)
罗芷萱比顾莞宁还高了一些,身材窈窕。

一张鹅蛋脸,眉毛不浓不淡正合宜,一双眼眸清亮有神,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有一个俏皮的酒窝。

她穿着一袭杏色的衣裙,俏生生笑吟吟地站在马车边,宛如春日枝头的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俏丽动人。

和故人重逢,实在是世上最令人愉快的事。

顾莞宁冲罗芷萱笑了一笑:“罗姐姐!”

罗芷萱抿唇一笑,笑容明朗:“我刚才探头往车外看,见大哥一直待在这儿没动弹,就猜到他一定是见到你了。这才下马车过来。”

罗霆故意板着脸孔数落她:“阿萱,你也是闺秀千金,怎么随随便便就跑下马车。让人看见了,不知要怎么编排你。”

罗芷萱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这么多马车都堵在这儿,不下来透透气,难道要一直在马车上闷着不成?闺秀千金怎么了?难道连走几步路也不行么?”

“再说了,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什么我可管不着。我没听见就是没有。”

罗霆哑然失笑:“瞧瞧,我只说你两句,你却嘚吧嘚吧说个没完没了。罢了,我管不了你。你就等着回去的时候,被爹娘训斥数落吧!”

罗芷萱笑嘻嘻地眨眨眼:“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下马车之前,已经和娘说过了。我说要来找顾妹妹,到时候和她一起进傅府。娘已经应允了。”

得了!

算他白操心了!

罗霆翻了个白眼,揶揄道:“是是是,是我多嘴行了吧!就你这副样子,将来不知有谁敢娶你。”

罗芷萱性子再爽朗,毕竟还是个十三岁的少女。一听到嫁娶之类的字眼,顿时红了红脸,跺跺脚:“大哥,你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

罗霆哈哈一笑,潇洒地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好,我什么都不说了。”

兄妹两个亲密无间,感情深厚,在谈笑间毕露无疑。

顾莞宁微笑着注视着笑颜如花爽朗明媚的少女,想到的却是数年后的情景。

那一年的宫变,使得京城动荡不安。许多人选择明哲保身。罗芷萱却和丈夫毅然追随她一起逃出京城。在途中,罗芷萱重病了一场,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个幼女。

她心痛好友的病逝,将罗芷萱的女儿接到了膝下一起养大。

再后来,她的儿子长大了,娶了罗芷萱的女儿为妻。好友的女儿成了大秦的皇后,母仪天下,一世荣华。

只可惜,幼年丧母的皇后,性情并不像自己的母亲那样明快爽朗,反而因为常住宫中,渐渐养成了战战兢兢谨小甚微的性子。在她面前毕恭毕敬,从不敢大声说话。也因此和她并不甚亲近。

令她心中颇有些遗憾。

……

“顾妹妹,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直勾勾地看着我不说话?”

罗芷萱笑着靠近马车,冲顾莞宁眨眨眼:“还不快些让开,让我上马车。”

顾莞宁迅疾回过神来,笑着应了一声,打开了车门。

罗霆眼疾手快地走到马车边,伸手要扶罗芷萱一把。罗芷萱却不领情,自己拎着裙摆上了马车。

罗霆长叹一声,一脸惋惜地摇头。一副“我怎么有这样一个妹妹将来怎么可能嫁的出去”的架势!

好在罗芷萱背对着兄长,并未看到这一幕。

顾莞琪姚若竹却看的清清楚楚,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顾莞宁也轻笑了一声。

罗芷萱顿时警醒,在顾莞宁身边坐下后,瞪了自家兄长一眼:“你在这儿赖着不走做什么?不怕别人说你的闲话么?”

顾罗两家再熟悉,毕竟是两家人。这辆马车上坐的都是顾家的**,罗霆一直待在旁边,确实容易惹来闲话。

罗霆取笑罗芷萱不成,反而被她数落了一通,不由得啼笑皆非:“你倒是教训起我来了。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此话半点不假。”

“罢了,我这就先走一步。免得你总在我耳边啰嗦。”

说完,便翻身上了马。

罗霆动作利落干净,十分帅气。他又生的俊朗不凡,坐在骏马上,颇惹人瞩目。

周围的马车里,不乏妙龄闺阁少女。一个个悄悄掀起车帘往这边张望。

就连清秀斯文的姚若竹,也忍不住悄悄瞥了骏马上的罗霆一眼。然后悄然红了红脸,垂下眼眸。

罗霆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只冲着顾莞宁笑了一笑:“顾二妹妹,我先走一步。劳烦你多多照应阿萱了。”

顾莞宁含笑应道:“罗大哥请放心,我会照顾好罗姐姐的。”

罗芷萱听到这话不乐意了:“我比顾妹妹还大一些,要照顾也该是我照顾她才对。”

罗霆毫不客气地揭了她的老底:“啧啧!亏你好意思说要照顾别人。”

“你天生路痴,在自己家的园子里都会迷路。今日傅家客人众多,你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迷了路,岂不是丢了我们罗家的人?”

罗芷萱:“……”

有他这样的兄长吗?

天生路痴又不是她的错,她也不想的好不好!

顾莞琪早已笑弯了腰。

顾莞宁为了顾全罗芷萱的颜面,硬是忍住了笑意,一本正经地应道:“有我在,罗姐姐怎么会迷路。罗大哥,你就放心走吧!”

再不走,罗芷萱可就要恼羞成怒了!

罗霆对自家妹妹的脾气也了解的很,咧嘴一笑,一踢马腹,麻溜地走了。

罗芷萱冲罗霆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又对顾莞宁说道:“大哥真是越来越讨厌了!整日就会欺负我!”

“他是逗你开心,哪里舍得欺负你。”顾莞宁笑着应了一句。

罗霆看着爽朗疏落大大咧咧,其实心思最是细腻。他对唯一的妹妹十分疼爱,只是表达的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罢了。

当年,罗霆和罗芷萱一起随她逃出京城。罗芷萱病逝的时候,罗霆伤心至极,哭了整整一夜。足可见兄妹情深。

罗芷萱对自家大哥的脾气又岂会不知?刚才不过是随口发发牢骚罢了。如果真有人在背后诋毁罗霆,她保准第一个跳出来反击。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八章 故人(三)
这一番动静,惹来了不少人的注目。

顾莞宁关了车门,又放了车帘,隔绝了众多窥视的目光,这才笑着看向罗芷萱:“罗姐姐,我们也有月余没见了吧!”

罗芷萱嗔道:“整整一个月零三日。”

“我们两家只隔了道墙院,串门子说话最是方便。你总不来找我,我便想着去找你。我娘却不让我登你们侯府的门,说是顾侯爷去世刚满三年,你刚出孝期,我不便登门。硬是将我拘在家中。”

顾莞宁歉然一笑:“是我不好。这些日子家中来了客人,一时便忘了去寻你说话。”

按理来说,既是提到了客人,就该顺便将沈青岚介绍给罗芷萱认识才对。

顾莞宁却只字未提,很快扯开了话题:“我这月余没出门,也不知道近来可有什么新鲜有趣的事?”

罗芷萱心里暗暗诧异。

顾莞琪和姚若竹她当然都熟悉,坐在对面的少女却是陌生脸孔。

那张纤弱美丽的脸孔,和定北侯夫人沈氏如出一辙。不用多想也能猜到这个少女的身份。肯定是沈氏的娘家侄女。

都说外甥女肖姑,可这位沈家表姑娘,和沈氏相似得简直过了头……

顾莞宁性子虽然高傲一些,却从不失礼数。今天故意掠过这位表姑娘不提,显然对这位表姑娘厌恶至极。

既然是这样,她也就当做没看到沈青岚好了。

一连串的念头从罗芷萱的脑海中闪过。

罗芷萱笑着说道:“说起来,还真有一桩新鲜热闹的事。听闻太子妃娘娘下个月初二要设赏花宴,邀请一些京城闺秀赴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闺秀能接到太子妃娘娘的请帖呢!”

赏花宴啊……

顾莞宁目光微闪,随口笑道:“太子妃娘娘怎么忽然想起要设赏花宴了?”

罗芷萱冲顾莞宁挤挤眼:“这还用问么?”

两人有默契地对视一笑。

坐在一旁的顾莞琪听的一头雾水,伸长了脖子追问:“到底是为了什么嘛!二姐,你和罗姐姐怎么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下去了?”

听得她都快急死了!

被忽略得很彻底的沈青岚原本心中颇为懊恼不平,此时也忍不住竖长了耳朵。

就听罗芷萱低声笑道:“太孙殿下今年已经十五,至今尚未定下亲事。太子妃娘娘这个时候设赏花宴,邀请待字闺中的名门千金去太子府,自是为了替太孙相看。”

顾莞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太子妃娘娘要挑儿媳啊!”

一个激动之下,声音不免大了一些。

姚若竹忙扯了扯顾莞琪的衣袖,低声提醒:“莞琪表妹,你声音小一些,我们在这儿议论贵人,可别被人听去了。”

顾莞琪自知冒失,立刻压低了声音:“照你们看,有谁能接到太子妃娘娘的请帖?”

既是变相地挑选太孙妃,有资格赴宴的京城闺秀就寥寥可数了。

年龄要合适,家世要堪配,才貌还要出挑。放眼京城,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名门闺秀,加起来也不过十数人。

顾莞琪年龄太小,又是庶出。姚若竹家世不显。两人显然都不在此列。

定北侯府有资格接到请帖的,也只有顾莞宁一人罢了。

而罗芷萱,其父是礼部尚书,堂堂正二品高官,名声清廉。罗芷萱本人相貌也颇为出挑,自是有资格赴宴。

罗芷萱心中了然,口中却不肯直言:“这个我可不敢胡乱猜测。”

又故意打趣顾莞宁:“不过,不管这赴宴的条件怎么苛刻,顾妹妹肯定是会接到请帖的。估摸着不出四五日,太子府的请帖就会送到侯府了。”

定北侯府是大秦最顶尖的将门,顾莞宁身为定北侯府的嫡女,当然有竞争太孙妃的资格。更何况,顾莞宁容色倾城娇艳夺目,一众名门闺秀到了她面前,只有黯然无光的份儿。

顾莞宁从不过分自谦,因为她有足够骄傲的资本。闻言淡淡笑道:“看来,到时候少不得要去太子府开开眼界了。”

听听这淡然的语气。

看看她从容的神色。

说到太子府,就像去自家后花园似的轻松。

自信如罗芷萱者,也只能在她面前甘拜下风:“顾妹妹,我生平没服过谁,不过,对你我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说着,一本正经地抱了抱拳。

众人都被逗乐了。

顾莞宁也抿唇笑了起来。

……

前世的赏花宴,她也接到了请帖。不过,当时的她心系齐王世子,根本不愿去参加太子妃别有用意的宴会。

在宴会前两天,她“病”了一场。正好错过了这场宴会。

有关赏花宴的各种小道消息,她后来也听闻了不少。

此时的太孙,虽然身体稍微弱一些,却无大碍。

不说太孙天生聪慧过目不忘,只冲着他显贵无比的身份,想嫁给他的闺秀千金就如过江之卿。

只可惜,这一年年底,太孙忽然生了一场重病,之后一直卧榻不起。原本有意要做太孙妃的少女们,也纷纷退缩。

太孙妃的身份再尊贵,也不能嫁给一个不知能活多久的病秧子吧!万一太孙没熬过去一命归西,就得守寡一辈子。

当然了,就算太孙只剩一口气,也不愁娶不到媳妇。高门勋贵的闺秀不愿嫁,官位低一些的人家,为了和太子府攀上关系,还是很乐意舍出一个女儿的。

太子妃为了给太孙冲喜,也顾不得家世之类的,只想着挑一个身体康健容貌出色的就行了。

太孙却坚决不愿成亲。对着太孙妃说道:“我不知还能活多久,何必耽搁一位姑娘的终身幸福。母妃若真心疼我,就让我安心养病。如果我的病能好,我自会娶妻。若是我好不了了,孑然一身走了也罢。不然,我就是到了黄泉之下,也会愧疚不安。”

太子妃听了这番话,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之后,太子妃便歇了这份心思,再也不提。

这番话,也不知被谁传了出来。一时间,倒是为病弱的太孙在闺阁少女心中博了个好名声。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18 
财富
3594022  
积分
1169587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7 
第四十九章 故人(四)
顾莞宁和罗芷萱有说有笑,姚若竹顾莞琪也不时插言,马车里一片热闹。

这份热闹,却和沈青岚无关。

沈青岚孤零零地坐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众人说笑嬉闹。

没有人看她,也没有人理睬她。明明她就坐在这儿,却毫无存在感,被众人忽视地彻彻底底。

这种被排斥的感觉,既难受又难堪。

前些日子,顾莞宁的态度已经稍稍缓和了。今天出门做客,却又恢复了原来的冰冷疏离……

不,比之前还要更过分。

以前就算是讥讽嘲弄,好赖还肯理她。现在却是完全地无视她。

她有心想加入闲谈。

可她们正在闲聊的话题,她一无所知,想插嘴也无从说起。

沈青岚暗暗咬牙,对顾莞宁也生出了怨怼。

顾莞宁现在这样对她!迟早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地还回去。她要让骄傲的顾莞宁为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莫及。

……

“马车总算动了。”顾莞琪掀起车帘往外看了一眼,欢快不已地回头笑道:“很快就轮到我们进府了。”

姚若竹笑着接过话茬:“今天出门做客可真是不易。光是在门口就等了这么久。”

顾莞宁笑道:“待会儿进去,还有的是热闹。”

说着,又打趣罗芷萱:“罗姐姐,进了傅家你可别乱跑。万一在傅家迷了路,我可没办法向罗大哥交代。”

前一世,罗芷萱在傅家的园子里迷了路,也因此遇到了命中良人。如果这一世将罗芷萱看得紧紧的,不让她去傅家的园子,一切会不会有变化?

算了吧!这个险还是别冒了。

万一因此拆散了这桩好姻缘,可就实在对不住好友了。

“顾妹妹,你刚才在想什么,怎么笑的那么奇怪?”罗芷萱好奇的声音打断了顾莞宁的思绪。

顾莞宁自然不会说实话,随口敷衍道:“我在想,今日来道贺的客人这么多,不知道傅府能不能安置得下。”

罗芷萱不以为意地笑道:“这你就不必操心了。傅家肯定早有准备。”

……

傅府今日熙熙攘攘,客似云来。

傅家对此确实早有准备。光是招呼客人的管事就有十几个,男客从正门进了正堂。女眷被引着走了侧门。

太夫人领着儿媳孙女,在管事妈妈的引领下到了内堂。

满头花白的傅老夫人端坐在椅子上,一身华贵。脸上额头上满是皱纹,面色还算红润。

太夫人亲自上前行了一礼:“傅老夫人八旬高寿,老身特意前来恭贺道喜。望老夫人福寿延绵,身体康健。”

傅老夫人年已八旬,耳力远不如前,听不真切,笑呵呵地点了点头。

出面招呼太夫人的,是傅阁老的妻子郁氏。

郁氏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只比太夫人小了两岁,一张口,就将顾家的孙女们通通夸了一遍:“……太夫人真是好福气,孙女一个比一个标致水灵。”

太夫人笑道:“孙女们一个个大了,总不能一直拘在家里。今日特意带出来见见世面,让夫人见笑了。”

四个孙女,外加三个表姑娘。七个妙龄少女齐整整地站在太夫人身后,一眼看去,真是赏心悦目。

尤其是靠太夫人最近的绯衣少女,容色明艳无方,气质出众。在满堂的少女中,犹如一颗耀目的明珠。

郁氏仔细打量两眼,笑着说道:“这一位穿着绯色衣裙的姑娘,就是莞宁吧!”

顾莞宁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对郁氏行了一礼:“莞宁见过夫人。”

郁氏见顾莞宁落落大方毫不忸怩,心中更是喜欢:“我早就听妍姐儿提起过你,今日一见,果然如妍姐儿说的那般美丽出众。”

郁氏口中的妍姐儿,是傅家长房嫡女,闺名傅妍。傅府这一辈的孙女中,傅妍最为出挑,也最得祖母郁氏疼爱。

顾莞宁和傅妍平日时有往来,算得上有些交情。

“多谢夫人夸赞。”顾莞宁笑着应道:“待会儿见了傅姐姐,我可得好好谢一谢她。这么着力地四处夸我。”

郁氏被逗乐了,对着太夫人笑道:“瞧瞧这孩子,相貌生的好,说话又讨人喜欢。我以前总觉得妍姐儿颇为出挑,今日才知道,还有比妍姐儿更出众的姑娘。”

太夫人听得笑声连连:“可不敢当你这般盛赞。贵府的妍姐儿,饱读诗书才学无双兰心蕙质,样样都是顶顶尖的。我家宁姐儿哪里及得上妍姐儿。”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将彼此最喜欢的孙女狠狠地夸了一通。

顾莞宁含笑退回太夫人身侧。

满堂女眷,时不时地看过来,不乏有人窃窃私语暗中探听顾莞宁的。

这样的场合,女眷们携带家中适龄的少女前来,显然都有同样的打算。

儿女亲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总得先相看一二,看到有合意的,将对方的情况打探清楚了,再登门提亲才是正理。

这位顾二**,相貌出挑,家世显赫,样样都没的挑剔。只不过,这么优秀出色的少女,自己家的儿子未必能配得上。想登门提亲,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家的分量……

眼看着顾莞宁出尽风头,沈氏不由得心疼起站在角落里低头不语无人过问的沈青岚来。

论相貌,沈青岚虽不及顾莞宁明艳夺目,却也风姿楚楚美丽动人。

不过,此时结亲,最重门当户对。

顾莞宁是侯府嫡女,亲爹顾湛是堂堂定北侯。虽然顾湛已经战死,却无损顾莞宁出身的高贵。

而沈青岚,自小在西京长大,初到京城,父亲沈谦只是个身患腿疾的落魄举人。

两相一对比……

单看家世,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想为沈青岚谋一门好亲事,绝不是易事。好在沈青岚才十四岁,十六岁定下亲事也不算迟。

还有两年时间,可以慢慢谋划……

沈氏思忖片刻,轻声对顾莞宁说道:“莞宁,长辈们在这里说话。你们几个,不如去寻妍姐儿她们说话。”

傅妍是傅家嫡女,身边来往的也都是名门闺秀。

顾莞宁和傅妍素有来往,若是能将沈青岚也带进这个闺秀圈里,是再好不过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