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88 | 浏览:8925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布衣锦华》作者:木雨相(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零章 新包装

    “这个我知道,之前华锦妹妹就说过,其实香薰蜡烛的用途跟其他的蜡烛是不同的,其他的蜡烛是用来照明的,香薰蜡烛则是用来闻味道的,鲜花的精华和味道通过点燃蜡烛散发在空气中,人通过呼吸来闻到这个味道,达到放松心情的作用,这个晚上的是后点一会儿,闻着味道入睡,整个梦境都是花香,会很舒服的。”常玉娆对华锦说的话十分的信任,记得比读的学问都要牢靠很多。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样一弄,的确跟普通的蜡烛有差别了。”侯夫人管着那么多的铺子,眼光还是有的,觉得华锦这样的改变,很有作用。
    常玉磊对于女人的想法,并不太了解,只是觉得不同罢了。
    之后又打开一个大的盒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四块香皂“这是香皂吗?”常玉娆看到一个个圆形的小饼,说道。
    之前华锦卖的精油皂,统一都是做成正方形的,里面会有一些花瓣,后来她发现这种做法并不好,花瓣在香皂里面,使用的时候因为它不熔化,带来的使用体验不算很好,这次她就改了一下。
    另外一个大盒子里,则是方形的香皂,两种香皂都只是在一侧边上贴着几片干的花瓣,剩下的地方都是纯粹的香皂颜色,不像是香薰蜡烛一样做了大的调整,但也有了些许变化。
    “咦,这盒子上有字!”有个小丫鬟看着盒子正面的图案,然后说道。
    这句话马上吸引了常玉磊他们看,常玉磊是最快发现的,原来华锦专门为盒子设计了图案,暗合了‘容色’二字,这种对字的艺术加工来自现代,常玉磊他们没第一时间发现也十分正常。
    最后一个大盒子打开以后,放着五个青色小瓶,上面统一用红色的拴塞住,每一只瓶子上面都烧制了一种鲜花的图案,上面是黑色的‘容色’二字。
    侯夫人仔细看了一眼瓶身的字,抬眼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这小姑娘的字果然疏阔,即使是京中大家闺秀,也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所谓字如其人,京城中的闺秀都长在这样封闭的环境里,即使读书,也不过是伤春悲秋的,反而华锦的字,因为见识广阔,自然有一番自由的风骨,这是京中闺秀所没有的。
    “这姑娘恐怕不是拘于闺阁之中的人吧!”侯夫人隐隐的竟然有种对华锦的羡慕,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出这样的女子?
    “华锦姑娘的确不一般!”这是常玉磊的原话,说完这个,就又看了其他几个盒子,不同规格的盒子里面,装着不同的纯露,都是换了新的包装的。
    华锦为了换包装,也是费了许多心思,现代的商家宣传自己的品牌,自己的特色,华锦心中也有这样的打算,只要品牌打出去了,现在的寄卖,不过是帮她来铺市场而已,未来她自己开铺子,这些前期的市场,都是一个铺垫。
    之前华锦用的大多数白色瓷瓶,还有一些是青色的,这次统一改包装,她特意拜访了孙老板,在他那里定做的青色瓷瓶,并且每一个瓷瓶都是薄入蝉翼,能够透光,不仅如此,瓷瓶下面,还有专门的红色落款,上面写着精确的日期,这是华锦专门定的使用期限,现代没有防腐剂,虽然空间出产能多用一段日子,但毕竟不能确认,华锦便决定了三个月内使用的期限,要是太长了,还影响下次购买,三个月挺合适的。
    实际上,因为她弄的量不多,买得起的很少会用三个月的,基本上天天用的,一个月就用完了。
    “这个应该就是她说的礼盒装了!”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分别装了一块玫瑰精油皂,一瓶玫瑰纯露还有一瓶玫瑰精油,统一放在一个红色的盒子里,这是华锦借鉴前世的化妆品套装设计的。很适合送礼,一个味道的,一个系列的,一起购买,也算促进销售。
    金桔柠檬茶冲好了送上来,侯夫人一边看着华锦送来的这些东西,一边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冲入她的味蕾,让她觉得这样的热都好像冲散了不少“这个果茶的味道不错。”
    常玉娆喝着也不错“这个东西也很好,华锦妹妹怎么不做了出来卖啊,肯定有很多人买!”
    “馋嘴猫!”侯夫人笑着说她“不过这个东西的确不错,你当时没问问她,一起寄卖多好?”显然她也很喜欢这果茶的味道。
    常玉磊笑着说道“我当时也问了,华锦姑娘跟我说,这果茶的材料不易得,做不到量产,原本她做了就是为了招待客人的,当做礼物送送人也罢了,要卖却是不行的!”
    看着芙蓉做金桔柠檬的华锦突然打了个喷嚏,容嬷嬷马上担心的看着她“**是否受风寒了?”
    华锦摇摇头“没事,鼻子有点痒而已。”说完,继续盯着芙蓉做果茶,完全没想到远在京城,自己成为了三个母子讨论话题的对象。
    至于果茶为什么不拿出来量产,华锦有话说了,空间的蜂蜜出产量就那么多,而且偶尔从空间拿出来一点水果做果茶也罢了,要是真都拿出来,别人不疯,她都要疯了,反正卖精油皂之类的已经赚钱了,差不多就好。
    要说华锦这个人真的不是太有事业心的,否则前世也不会玩这个弄那个的,享受生活比赚钱对她重要多了。
    “把东西都收起来吧!”安国候夫人看的差不多了,便让人把东西收起来“那个圆的肥皂盒子,明天给莫家**送去!”有婆子过来应了,把东西给拿下来。
    听到母亲说起自己未来的妻子,常玉磊的表情不变,像是听到陌生人一样,转而看着侯夫人“娘,儿子还要回去读书,就先下去了!”
    侯夫人叹息一声,答应了下来“读书虽然要紧,但也别累着,别太晚了!”
    常玉磊答应了,然后离开。
    “娘,圆的那个是新的,我也想要,你把方形的送给莹姐姐吧!”单纯的常玉娆不关心别的,只想要那圆润可爱的香皂。
    侯夫人却不答应“你要是喜欢,想来铭钰阁那里还有的,到时候给你拿一套来,这圆的香皂寓意好,送她更合适。”
    常玉娆听说自己也有,就不关心别的了,乐滋滋的捧着坛子也告退离开了,看着一派天真的女儿,她的眼中升起一股担心,这样的性格,未来嫁人该如何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一章 讲故事

    冬青的确是个全才,华锦跟他说了想要一个捉鱼的网子,没几日冬青就做了一只出来,长长的把,圆形的网子,十分的趁手轻便。有了这样的利器,华锦可这劲儿的在空间的湖水里捞了一些珠贝上来,然后交给冬青拆珍珠。
    冬青他们看到华锦拿出来这些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已经都麻木了,反正自家的主子肯定是奇人,他们跟着华锦,也没什么坏处,反而经常有好吃的东西,他们也挺满足的。
    因为华锦弄珍珠,冬青他们几个已经连续几天吃贝肉了,虽然的确是很好吃,但这样吃下去,显然是要死人的。华锦一看这样不行,做主拆了贝肉都晒干了,到了冬天之前,倒是积攒了好多干的贝肉,装在礼盒里面送人,还挺受欢迎的。毕竟通兆县地处偏僻,不见大海,这种肥厚的河鲜,也是不多见的。
    华锦弄了几天的珍珠,积攒了好多,大的有弹珠那么大,小的也有黑豆大小,都是顶级的珍珠,原本华锦想说是弄些珍珠粉直接当做粉来用,结果她才说出要弄珍珠粉的时候,容嬷嬷和冬青都来劝说她“**,这样好成色的珍珠价值不菲,珍珠粉不用这样好的珍珠的。”
    华锦又仔细看了看那些圆润漂亮的珍珠,也承认,这些珍珠的成色的确不错,但空间产的珍珠就没有差的啊!
    “如果**想用珍珠粉,不如用这些珍珠换成色差的,也不让这些珍珠蒙尘,如何?”容嬷嬷最后提议。
    华锦想了一下,接受了容嬷嬷的意见,珍珠粉现在市面上就有卖的,她就算做了,也不算什么特色,她选了一些大小一致的珍珠,交给铭钰阁给她做些首饰出来,这珍珠颜色素淡,她喜欢用,守孝期间,小小的戴一点,也不违制。
    珍珠粉的计划破产了,天气也热起来了,华锦没有了做事的心情,人也懒了,华锘倒是每日很勤快的读书,出去玩的时间也少了。华锦觉得在这样不好,每天倒是都催着他出去玩玩,甚至是出来帮着做点什么活,不要总关在房间里读书,但似乎没什么用。
    后来华锦才知道弟弟是想要好好读书,早早的有了功名,这样就能让她不被欺负了,华锦知道了之后,心里那个感动啊,没办法用言语表明。她不好阻止孩子用功,说合理安排时间这种,华锘不会理解,不能理解的何止是华锘,容嬷嬷都觉得华锘这样是上进,不明白为什么华锦反而让弟弟多玩儿。
    华锦觉得古代的孩子也挺苦逼的,早早就要读书,没有童年啊没有童年,十来岁就考科举,然后结婚,一辈子过的没滋没味的。
    没心情传播现代的素质教育理念,华锦决定直接行动,正好她闲的没事,这一天才吃过晚饭,华锦就拿着一本书,把人都带到后院的葡萄藤下面的石桌石凳坐下。
    “来来来,今天给大家讲故事!”华锦脸还一团孩子气,倒是老气横秋的说这样的话,容嬷嬷看着就觉得好笑,但还是安静的看着华锦。
    “什么故事啊,是孔融让梨的故事吗?”华锘好奇的看着华锦,自从分家,华锦就经常讲故事给他,都是这种有教育意义的故事,他听着很有意思。
    华锦摇摇头“我这次要讲的是很长很长的故事。”说完,把手里的书拿出来,封面上是现代工艺印的西游记三个字,华锦前世是个文化人,书读的不少,基本上国内外的爱情小说都看过了,这四大名著她也存了一套,可惜只看过红楼梦,其他的三个都没有看过。
    因为看到弟弟这样读书,她觉得不好,便拿出来一本,让孩子不要总那么累的读书。
    “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华锦看着书上的简体字,很亲切的读起来。
    容嬷嬷在看到华锦手中的书的时候已经惊呆了,这个时代的书都是宣纸,印刷术还没有发明出来,要读书都是书生自己抄写,华锦手中的书,每一页的纸张都薄而平滑,上面的字迹更是完全相同,整齐的吓人,这根本不是容嬷嬷他们这些人能够理解的存在。
    看到华锦居然可以拿着这样的书,流畅的读出上面的文字,就觉得自己的主人一听是天外飞仙,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神奇之处。
    不过这种惊讶和好奇,很快就被华锦讲的故事吸引住了,待听到猴王说自己以后就叫孙悟空的时候,华锦宣布今天的故事结束。
    这样精彩的故事,这个时空当然是没有的了,现在看到华锦手中的书还有那么厚呢,华锦却不不读了,华锘小包子马上睁着大眼睛恳求华锦“姐姐,姐姐,再读一回吧,就一回,那猴王真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吗?他以后拜师就要成为神仙了吗?”
    银桦也眼巴巴的看着华锦,容嬷嬷和冬青是大人,要好些,芙蓉站在华锦身后,连忙过来给华锦添水,盼着她再讲一回才好。
    看到他们这样,对于四大名著的魅力华锦更加佩服,却还是摇头拒绝“今天结束,明天继续。”
    自这日起,华锦每天都会讲一回故事,从一开始当做神仙传说一般的看,慢慢的,有人也多了不同的体悟,四大名著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即使西游记这样好像神仙传说一样的故事,内核也并不简单。
    华锘四岁的时候读第一遍,后来再华锦的指导之下,将整本书抄写出来,又多了不同的认识,一条取经路,哪里不是代表着人性的百态呢!
    有了这个故事分散华锘的注意力,华锘也不像之前那样逼着自己一定要读书了,有功夫就跟银桦在一起玩孙悟空的游戏,要不是记得华锦交代不要把这个故事外传,怕是出去找小伙伴们讲故事了。
    容嬷嬷对于华锦想办法也要让弟弟玩的心态不算十分明白,若说华锦很溺爱华锘,其实也还好,每天的习武还有写大字,华锦的要求都很严格,但同时对华锘每天的时间安排也抓的很紧,保证每天固定的学习和休息时间。
    虽然不能理解,华锘的学问,也是一点点的见长的,容嬷嬷是亲眼看着华锦教弟弟读书的,并不是死记硬背,即使是三字经,每天只有那么几个字,也都细细的讲明白了,让华锘懂得许多道理,虽然还没有正式读书,但已经有了不错的底子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二章 珍珠

    “秦掌柜,这是我们**最近才得的珍珠,您看看帮我们镶嵌起来,做一些头面吧!”这天秦立正在铭钰阁看着小伙计收拾柜台,才开门没多久,就见到华锦身边的婆子上门了。
    秦立马上过来说道“原来是容嬷嬷,华锦**最近可好?”
    容嬷嬷行礼“秦掌柜好,**一切安好,我来之前还交代说问秦掌柜的好,也想问问第一批货是否已经送到了,开始贩卖了吗?”
    秦立算了一下“从咱们通兆县到京城约有十几日的功夫,应该是已经到了,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
    容嬷嬷也只是问问,京城路远,消息也传递的慢“麻烦秦掌柜了,对了,这是我们**的珍珠,想找铭钰阁的师傅给打一些首饰头面。”一边说着,把手里的小盒子递给秦立。
    秦立做铭钰阁的掌柜,每日都是跟这些珠宝首饰打交道,听说是要用珍珠做首饰,倒是不稀奇,华锦卖的那些东西,都价值不菲,给自己置办点珍珠头面,还是负担得起了。但他打开的时候,却震惊了。
    盒子里的珍珠每一个都几乎是一般大小,烛光粉嫩漂亮,竟然是最顶级的珍珠了,这样的珍珠,就算是京城里的贵妇人,也不是轻易能得到的,珍珠虽然算不上是多么顶级的材料,但成色好的珍珠,却是价值不菲的。
    “老夫竟然还能见到这样好的珍珠!”秦立感叹的拿出一颗珍珠仔细打量,自从被发配到这样的地方,就见不到什么好东西了,没想到华锦居然会拿出这样好的珍珠来,不免想起他还在京城时候的风光场景了。
    容嬷嬷也是在京中生活的,还是在公主府这样奇珍异宝常见的地方,她都觉得这样的珍珠难得,否则也不会阻止华锦做珍珠粉了。
    “不知道能否请师傅出来一见?”容嬷嬷要亲自跟师傅沟通做出什么样的首饰才可以。
    秦立却摇头了“这家铭钰阁的师傅水平一般,若是他动手,怕是糟蹋了这么好的珍珠,华锦**若是相信我,便把珍珠交给我,我送到京城给最好的师傅,定会做出最好的首饰头面出来。”
    容嬷嬷自然知道京城的师傅手艺是最好的,但首饰这种东西,也不是很随便的,什么肤色,什么气质,什么脸型,适合什么材质的首饰,都是不一样的,她很怕做出来的不适合华锦,未免遗憾。
    秦立也看出来她的犹豫,便信誓旦旦的保证“到时候让我们家郡主亲自看着,保证适合华锦**的。”
    想到那个对华锦各种喜欢的常玉娆,容嬷嬷放下心来,其实这珍珠放在一般人那里真是贵不可言,但对华锦来说,还真没觉得珍贵,空间里那么大的湖里面,都是珍珠贝,比这个好的都很多,容嬷嬷便放心的交给了秦立,让他来给华锦做首饰。
    秦立得了珍珠,马上包装的好好的,请了伙计连夜赶往京城,十五日之后,伙计骑着马,风尘仆仆的到了安国侯府。
    “这礼服总要公子亲自试试才好的!”侯府的绣娘捧着大红色的喜服,无奈的看着常玉磊的小厮。
    “我的身材跟公子的差不多,公子说了,我试试就可以了。马上就要到秋闱了,公子忙着读书,这点小事,就不用劳动他了。”绣娘听到他这么说,也只好让他来试,虽然说读书重要,但成亲这样的大事,公子却好像跟自己无关一样,无论是什么事情,全部都交给别人来办,根本没有一点积极和高兴的表现。马上成亲了,却好像没这个事情一样。
    这边绣娘找常玉磊都找不到,另一边常玉磊却在书房里面画画,常玉娆听说礼服做好了,到哥哥的房间找他,却发现试礼服的居然是小厮,便带着丫鬟去书房找常玉磊,她还想亲眼看着哥哥穿喜服呢,没想到哥哥居然不自己试。
    等到走近了,原本以为哥哥是读书很忙的,却发现他居然在画紫薇花,红色的紫薇花在纸上开的绚烂,又孤高**,一边还提着一首诗词,等她一看,就知道正是华锦做的那首紫薇花了。
    常玉娆虽然单纯,但并不笨,就算一开始没感受到,但现在,还是有些感觉的“哥哥,你是不是不想跟莹姐姐成亲?”
    听到妹妹如此直白的询问,常玉磊的动作一顿,才抬头看着她“胡说什么呢,哥哥马上就要成亲了!”
    “但你不开心,你对成亲的事一点而已不关心,也不爱试礼服!”常玉娆跟莫莹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莫莹莹比她大一岁,在**的圈子里很受欢迎,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总是亲近不起来。
    常玉磊笑着捏捏她的脸蛋“哥哥是男人,哪能把时间都用在这种事情上,读书做官立业才是哥哥应该做的事情呢,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每天就想着吃吃喝喝的?”
    “才不是呢,你之前还关心华锦妹妹跟小锘的事情呢,但你却从不跟莹姐姐说那么多的话!”常玉娆看着哥哥,越看越觉得,哥哥并不喜欢这个婚姻。
    常玉磊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妹妹虽然单纯,却不笨,也是,他表现的这么明显,要是看不出来也奇怪了。
    听到妹妹提起华锦,便想起那个似乎隐藏了很多秘密的女孩子来,才九岁的年纪,若是,若是再大一点,是不是,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即使华锦的年纪合适,也配不上他这个身份啊,虽然,他心中知道,也许对华锦来说,所谓的身份,是她嗤之以鼻的,那样一个自由的,自在的灵魂,怎么会愿意被束缚在这样的深宅大院,这个家里,耗了母亲一辈子,也够了,何必再囚禁一个呢?
    “既然你不喜欢,为什么不说呢,你如果不同意,父亲和母亲也不会逼你的!”常玉娆不明白,为什么不喜欢,还同意这桩婚事。
    看着常玉磊,又看着那幅画,紫薇花,紫薇花“哥哥,你不会喜欢华锦妹妹吧,不可能啊,华锦妹妹还是个小孩子呢!”
    听到这句话,常玉磊的心一震,眼神也有了动摇,但很快就恢复了“你也说她是小孩子呢,哥哥只是欣赏她这样的女子而已,好了,别想这些了,跟莫莹莹成亲,是哥哥愿意的,因为她跟别人也没什么不同,她会是个好的妻子,这样就够了。”
    但是,常玉娆看着哥哥,如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难道会幸福吗?她也疑惑了,是不是未来她也会面对这样的婚姻呢?因为她的身份?她茫然了……
    兄妹一时沉默起来,常玉磊的小厮突然敲门了“公子,**,通兆县秦掌柜派人来求见!”
    听到是通兆县的人,两个人异口同声“快让人进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三章 头面

    “给公子**请安!”伙计匆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进门给常玉磊兄妹请安了。
    常玉磊兄妹马上说道“快起来,是华锦姑娘有什么事吗?”通兆县的铺子开了也不是一天了,不是有事也不会专门派人过来。
    伙计把一盒子的珍珠双手交给常玉磊的小厮“启禀公子,这是华锦姑娘送来的珍珠,说想要做一些首饰出来,秦掌柜觉得这样好的珍珠送到京城打造才不浪费,就打发小的送过来了。”
    常玉娆听说是华锦要做首饰的珍珠,马上坐不住的,在帘子后面急忙要看“她总算想着做首饰戴了,快拿来给我看看!”
    常玉娆的贴身丫鬟出来,拿来珍珠给常玉娆看,常玉娆打开盒子,看到这样好成色的珍珠,也惊呼“她哪里得来这么好的珍珠啊?”
    常玉磊还没来得及看,又仔细询问了一下是怎么回事,才放人离开“你先下去吧,休息两日,正好把一些东西送给华锦**。”
    伙计跑一趟早就累的不行,现在珍珠和话都已经带到了,完成了任务,正想休息呢,于是就退下了。
    伙计离开之后,常玉娆便从帘子里出来了,捧着珍珠给常玉磊看“哥哥快看,也不知道华锦妹妹从哪里得来这样好的珍珠,可惜少了些,否则做个珍珠衫出来,华锦妹妹穿着一定合适!”说到这里,想到华锦年纪还小,便自我否定“也罢了,她年纪也小,还长个子呢,做了也穿不了几天的。”
    常玉磊看到刚才还为了他成亲的事情烦恼的妹妹瞬间就被这一盒子珍珠给吸引了注意力,心中松了口气,有些事情,解释不清,对于单纯的妹妹来说,他面对的这个世界的残酷,他不愿意让她沾染。
    “的确是很不错的珍珠,既然华锦**相信你,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跟她关系好,做的估计她才会喜欢,至于首饰师傅,让铭钰阁的孙师傅到府里来一趟,你交代他做就行了!”谁说常玉磊不同俗务呢,无论是外面还是内宅,他都可以弄的清清楚楚,关键在他是否愿意上心,这样而已。
    “当然了,可惜要弄好需要不少时间,否则这次一气儿给她带回去才好!”有人来了,既然要回去,总要送东西回去,华锦送她的那些东西,她很喜欢,这次她也正好把在京城给华锦买的那些小东西一起送过去。
    常玉磊看着妹妹跟华锦这样来往的样子,满脸都是幸福,常玉娆在京城也有一些小伙伴,平时也会有些往来,但她性格单纯,身份也高,没有其他**的弯弯绕绕,大家跟她玩儿都是各种讨好,久而久之,她也不喜欢跟这些人玩了。
    华锦却不同,跟常玉娆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没有身份的顾虑,有什么说什么,而且还像知心姐姐一样,常玉娆自然就喜欢跟华锦交往了。
    华锦前世学的心理学,更是做了很多年的心理师,原本刚来这个时代的时候,她还吐槽这样的职业在古代有什么作用呢,还不如学的农学,改良种植技术之类的呢,但她多年与人相处的积累下来,给她带来的好处就是,她若是愿意,很容易博取别人的好感和喜欢,这一点,比起很多技术,都要有用的多。
    “你呀,那伙计在京城休息两天就会回去,你不是有很多要给华锦**带的东西吗,都整理了好好的一起带走吧!”常玉磊提醒妹妹。
    常玉娆想到自己已经给华锦买的,还有一些计划给买还没弄的,居然还有好多要准备的,把珍珠交给丫环,匆匆忙忙就跟哥哥告辞,做准备去了。
    常玉磊想了一下,把华锦拿珍珠来的事情,告诉了安国候夫人,华锦既然送礼过来了,虽然是不知道他们兄妹的身份,但收了礼,不回礼似乎有些不好。
    安国候夫人最近一直在忙活儿子的婚事,还有即将科举考试的事情,知道了以后也没空打点,还是交给了常玉磊,结果对自己的婚事各种无所谓的常玉磊,对这份回礼是相当的用心。
    安国候夫人看到他这样,也只能叹息了,倒没觉得常玉磊对华锦怎么样,毕竟听说过也见过华锦的字之后,对这个年仅九岁的女孩子,她倒是欣赏的感觉多一些,而且也才是个小孩子,根本不会往那个方向想。
    常家兄妹忙着给她准备这些回礼,华锦在李家村却不知道,天气越发热了,李家村的肥皂做成了产业,小小的铺子生产的肥皂销售到了很远的地方,经常有外地的商户过来上货,走货到更远的地方贩售。
    村里人的日子终于是富足了起来了,以前几个月吃不上一顿肉,现在就算天天吃也是可以的了,对于华锦,村子里的人,都十分感激,若不是华锦把方子分享出来,村里的人还过着苦日子,最明显的就是有即将要说亲的孩子的人家了,之前家里出不起聘礼,没有人愿意嫁到李家村来,现在有钱了,好多姑娘家都上杆子嫁过来。
    “嬷嬷,按照时间,那个伙计应该已经到京城了吧,不知道咱们那些东西,卖的如何?”这天下午,华锦在华锘的房间里教他读书,算了算时间,就问起这件事来了。
    容嬷嬷想了一下“到是到了,具体有什么消息,恐怕要等到那人回来才知道了。”
    华锦点点头“是啊,只能等着!”虽然对自己做的这些东西,空间的出产都很有信心,但只要没有确认的结果,总是觉得不安心的,华锦让自己放下悬着的心,继续投入到给华锘讲述百家姓的工作当中。
    “这华钢越来越过分了……”院门被打开,出去买菜蔬的冬青进门之后就没好气的数落华钢。
    芙蓉从他手里接过来菜蔬,马上阻止他“你一向最稳重的,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和少爷听到了怎么办?”
    冬青也是气不过“多亏**和少爷分家了,否则那样的家人,真是折磨!”
    “你今天怎么了?是怎么回事?”芙蓉都好奇了,冬青一向稳重的,会被气成这样,也挺难的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四章 作死

    原来华锦家里没有种菜什么的,华锦的空间里倒是有,但她也没有自己拿出来,反正夏天菜也多,没必要都吃空间的,而且他们家总要出去走动的,所以每日冬青都会到村里的人家花几文钱买些新鲜的菜回来。
    既然出去,总会跟华家人会遇到,因为上次华锦不拿钱给华钢打点,两家是结了仇,华二伯还有华四叔跟华锦姐弟的关系相对没那么僵,加上又是那贪财的,看到华锦姐弟发达了,就想来占便宜,结果看到华锦这么坚决,对华锦能有好话才怪。
    眼见着夏日进入了尾声,秋日将至,三年一度的秋闱即将到来,秋闱翻过年去,就是一年一度的县试,华钢因为之前拿了五十两银子出来打点,说是能买到试题,虽然还没有过童生试,却已经开始在村子里拿着读书人的架子了。
    整个李家村,除了村长过了童生试之外,就没有人读书读的好了,华钢平时是四六不着调,整日的斗鸡走狗,现在更是把自己当回事,连村长都不看在眼睛里,每天在村子里欺负小孩子。
    自从分家,华锦姐弟跟华家的人就几乎不来往,除了按照月份给两位老人送孝敬的钱之外,也是紧守本分,在家给父母守孝。但冬青他们出来走动,却不得不跟华家的人接触。
    之前芙蓉出去找桂花婶的时候,那华钢居然对芙蓉动手动脚的,若不是柱子叔看到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村子里最近对华钢也是各种敢怒不敢言,毕竟他那么笃定自己一定会过童生试了,都怕真的得罪了读书人,未来的官老爷,到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
    华锦知道这件事之后,也说了以后出去走动就让冬青去做,让芙蓉不要出去了,摆出的是一副不争执,不相干的态度。
    冬青见到华锦这样,也知道华锦姐弟身份尴尬,对华家人也都是躲着,即使如此,那华钢见到他,都要找茬羞辱一番,冬青心中愤怒,也只是忍着不说话。
    今天是他买了菜蔬回来,又遇到了华钢,那华钢也是欺软怕硬的,之前他都忍了,便觉得冬青是好欺负的,更加过分:
    “丑娘生的下人儿子,就你还出来走动呢?哟,见了主子怎么还不跪下行礼?长辈在就分家的不孝子的下人就这样没规矩吗?”
    华钢一张嘴就拿着冬青的母亲,也就是容嬷嬷来说事,容嬷嬷的脸那道疤痕很深,华锦给她用了薰衣草精油,家里每天用的水里面也有空间的泉水,所以容嬷嬷的脸是在很缓慢的恢复当中、
    冬青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在那样的浩劫中活下来,是容嬷嬷用自己的命换来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也不会落下那么大的伤疤。
    不管别人怎么侮辱他,他都不在意,不过当被狗咬了一口这样,但华钢说容嬷嬷,那是绝对不行的。
    “华钢,你再说一遍!”冬青恶狠狠的盯着华钢,说道。
    华钢也吓了一跳,之前他不论说了什么,冬青都一副很安静的样子,这次居然完全跟之前不同。
    “你个下贱秧子,怎么的,我不能说你?丑娘生的下人,让你娘别出来丢人了!”华钢是得寸进尺,最近横行霸道也没人管,真是胆大包天的不怕了,当自己真有本事呢!
    冬青握紧拳头,恨不能直接打在这人的脸上,但想到之前芙蓉被调戏了,华锦也没有说什么,又怕真动手惹了麻烦“我警告你,华钢,你说我也就算了,你要是敢说我娘,我就到县衙里面告你偷窃,看你还怎么考童生!”
    “你敢,我要是被告了,你家少爷也考不了了!”华钢一点也不怕,要是骂的是华锦或者华锘,他那个无情的妹妹说不定会告,但她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奴才,就把自己弟弟的未来断送了。
    “我到底敢不敢,你可以试试!”冬青的拳头打过来,就停在华钢的面前,这样说完,就拿着菜走了。
    华钢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冬青已经走了,想要追上去,但想到华锦手里还有他的把柄,悻悻然的打算下次在见到这个冬青,一定要打一顿,好好的教训一下,然后就呼朋引伴的继续惹事去了。
    “嬷嬷,是怎么回事,让冬青过来见我!”华锦也听到外面这样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了,便让冬青进来。
    冬青听到华锦找他,把菜放下,进去跟华锦说明“**,没什么事,不过是在外面遇到了本家的大少爷,起了一些争执!”
    听说是跟华钢吵起来了,华锦放下手中的书本,伸手从一旁的桌子上端了茶杯,喝了一口,眼光微闪“自作孽不可活!”
    冷哼一声“以后他要是再说什么侮辱的话,你打过去就好了,不用客气,最好是找个袋子,盖着头大,别留下痕迹就行了,有事我给兜着!”华锦不客气的这样说道。
    冬青没想到华锦会这样说,当初芙蓉的事情没有任何动静,为什么这次又让他不客气的反击啊,他有点晕了。
    点头答应了推下去之后,容嬷嬷看着儿子这副啥样子,真是忍不住的过来教训“你是不是傻啊,在乡下待傻了?芙蓉的事情不能闹大了,否则说不定连累芙蓉的名声,甚至是**的名声,但你遇到这事儿,忍什么忍?”
    “芙蓉被那个混蛋动手动脚的,**知道了也没说什么,我以为她觉得身份尴尬,不好意思跟华家的人闹,才这样的,所以……”冬青越说越觉得不对。
    容嬷嬷冷哼一声“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咱家**可不是个软柿子,她不说,未必没有计划,至于华钢,现在这样嚣张,就是找死,他现在说自己一定能考上童生,还各处宣扬,这是往县太爷的身上扣屎盆子呢,**不说话,恐怕是心中有数了,你不用怕他,也不用躲着他,他要是敢再侮辱人,就跟**说的一样,直接动手就行了。”
    冬青这才反应过来,也是在这样的乡野,周围的邻居也都十分好相处,便让冬青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跟华锦时间久了,对自己的主子,冬青还是有所了解了,如果是怂的人,也不会那么坚决的分家了,而且华锦这个人,表面上看似直接爽朗,但却是个心机比较深的人,不会表现出来。
    华锦如何不知道他们母子会说什么,只不过她不会说,有人作死,她乐意成全,穿越才过来就被打了板子,当初就说了要报仇,这不是机会就来了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五章 拍卖

    华锦憋着劲要收拾当初给自己五十棍子的仇人的时候,京城嫣脂斋即将售卖新的护肤品的消息,已经透过不同的方式,传播了出去,鲜花制作而成,香薰蜡烛,香皂,纯露还有精华,安国候夫人在京城办了一次赏花会,这几样东西就彻底在上流的贵族**和夫人中传开了。之后嫣脂斋便将华锦送过来的纯露装进最小的瓷瓶中,作为试用装赠送使用。
    许多人到嫣脂斋买香粉的时候,拿回去使用,结果发现纯露的效果特别好,原本只是因为是安国夫人推荐而想要购买的一**女人,这回事真的有心要买了。
    嫣脂斋也提前说明了,这些东西在嫣脂斋的四家分铺有同等的量,每个月的初五还有二十五两日会在嫣脂斋进行拍卖,价高者得。
    七月五日,嫣脂斋开门之后,训练有素的丫环便迎接各家的夫人**进门,那些贵妇人和**全部带着围帽,陆陆续续的进入了嫣脂斋的二楼。
    “燕蓉姐姐来的好早,你前日还说今日许是有事,来不了的,怎么又来了?”穿着酱红色褙子的妇人对着一个约三十岁的妇人说道。
    曲燕蓉见到来人,心中闪过不忿,但总是收敛了表情,也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原本是来不了的,没想到原本安排的事情竟然提前做完了,这不是就来了吗?”
    不仅仅是她们,还有其他的妇人和少女各自形成一个圈子,互相寒暄着,这偌大的京城里,官员就多不胜数,不同的党羽,姻亲关系也是很复杂,几乎每次聚会都是这种情况,大家也都适应了。
    常玉娆带着丫环在后面看着这些女人虚与委蛇的说话,心中也是很厌恶,想到之前在那样朴素平凡的乡野之地,跟华锦交流的时候,那样的自在,完全不需要存着许多心思,不由得更加怀念,只可惜,站在她的位置上,有些事情,只能是奢望罢了。
    “**,时辰差不多了,咱们该下去了!”丫环看着时辰到了,便提醒道。
    常玉娆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宛如上战场一般,扶着丫环的手,下楼了。常玉娆才露面,一**年轻的小妇人还有**就凑了上来。
    “给郡主请安!”常玉娆是皇帝亲封的郡主,比起这些外命妇的品级要高,虽然只是安国候的嫡女,但安国候夫人是皇帝的亲妹妹,一国的公主,要不然也不会开了这么多家铺子,还没有被检举的。
    “都起来吧!”常玉娆懒懒的说道,然后坐到最上面的位置上,这一**的妇女**,她的品级是最高的,自然要坐在首位。
    见她坐下了,一**跟她走的稍微近些的女子便过来凑趣“郡主的脸色比起之前要好了许多,好似比以前白皙了呀!”
    常玉娆那是多喜欢华锦的人呀,听到这人说起这句话,马上就说了“多亏用了这纯露还有精华,才几个月的功夫,就比之前白了不少,你们仔细听着,不同的纯露和精华作用都是不同的,可惜这东西十分难得,每个月也就只有这点了!”
    常玉娆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连声附和,有些人跟常玉娆不熟悉,也都在一边暗自观察她的皮肤,早就听说常家的郡主娘娘皮肤很黑,还总喜欢把脸涂几层粉的涂白了,这次一见,虽然不白皙,却也是不黑的,脸上的粉也是恰到好处,倒是别有一番自己的美了。
    看到常玉娆用过的效果,想到之前试用的时候的效果,一**女人虽然还在寒暄着,注意力却都看着楼梯的位置,心中决心已定要买回去使用。
    京城里的这些女眷,特别是勋贵家的女人,都是不差钱的,手里的嫁妆就不少,还有庄子可以产出,为了美丽,付出些金银,她们是相当愿意的。
    不一会儿的功夫,又有一个女子缓缓的下楼来,正是这嫣脂斋的掌柜的,女子穿着一件青色的上衣,下面是红色的马面裙,回心髻上簪着一只木兰玉簪,肤色清透,面带恰到好处的微笑,这人是京城铭钰阁掌柜的夫人,因为嫣脂斋做的是胭脂香粉的生意,多数都是女子来,掌柜是女人的不说,就是伙计,也都是侯府中专门训练出来的丫环,也因为如此,才吸引了许多贵族的女眷来光顾!
    “小妇人给各位夫人**请安了!”妇人走到二楼之后,俯身给她们行礼。
    “三娘就别卖关子了,到底都有什么好东西,这拍卖又是怎么回事呢?”有那性急的妇人迫不及待的询问了。
    这名被称作三娘的女子听到她这么问,也笑着说道“今日我们嫣脂斋要拍卖的是容色的产品,有香薰蜡烛,香皂,纯露还有精华四种,香薰蜡烛是一种带有香味的蜡烛……”说到这里,三娘让一个丫鬟捧着一个点燃的香薰蜡烛上来。
    这个香薰蜡烛是一个五角星形状的,上面还点缀着红色的玫瑰花,点燃的蜡烛散发着玫瑰的芬芳,引得一**人都关注了“这个蜡烛是玫瑰味道的?”
    要说玫瑰露她们也是见过的,但这种蜡烛,却真是第一次见到。三娘继续说道“这是玫瑰香薰的蜡烛,点燃之后在睡房中,可以帮助放松心情,帮助睡眠,除了这玫瑰味道的,还有薰衣草的,橙花的,还有**等五种味道,各位夫人**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味道来选择。”
    香薰蜡烛的卖相的确很好,又很新奇,华锦空间里那套模具显然是很有作用的,虽然比起之前用一次性纸杯做出来的蜡烛小了许多,却更加受到这些贵族夫人和**的喜欢。
    起拍价是五两银子一只,香薰蜡烛华锦做的比较多,但分到四个铺子里,也每个铺子也不过才二十只,这还是因为华锦做的蜡烛比以前体积小了才能有这个产量,她已经寻摸着要把这个也交出去给其他人做,她一个人能力太有限了,只做精油就够了。
    三娘趁势又拿出五只蜡烛为一盒的礼盒装,这种礼盒装,每个月也只有两盒,价格也更高一点,但作为礼品是再好不过的。
    介绍完之后,就开始了拍卖,有时候拍卖的气氛是真的很容易被哄抬出来的,最后一个礼盒加上十只单独的香薰蜡烛,礼盒卖了一百二十三两银子,单独的香薰蜡烛更是一个比一个的高,单个蜡烛的价格就有二三十两,让最先拍到礼盒的人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有了香薰蜡烛打底,接下来的香皂,还有纯露和精华,都以极高的价格出售。当然了,因为这些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人还是比较保守的,想来用过之后,见到神奇的效果,这**女人会更加疯狂。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六章 京中来人

    京中的事情远在李家村的华锦并不知晓,外面华钢惹的天怒人怨,华锦却选择了裹足不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跟这家人计较,就是每个月的孝敬的钱,也都是让冬青送过去。
    也就是华家在李家村的名声不好,华锦本人对整个李家村也算是有恩,否则这样的动作,怎么也会引起一番议论的。
    后来冬青出门也遇到过华钢几次,华钢若是出言挑衅,冬青也不客气的动手,华钢第一次的时候还到华锦家里告状,华锦忒客气的说会惩罚冬青,不阴不阳的把他就给打发了,华钢一看华锦这态度,哪还不知道在冬青那里占不到什么便宜,心中却对华锦更加恨了,打定主意,以后考上功名之后,一定要让华锦把手里的方子都献出来,然后给他们做牛做马。
    自立了秋,李家村这里的温度便凉爽了起来,北方的夏日总是比较短,容嬷嬷最近便带着芙蓉给华锦和华锘做棉衣,他们下人的棉衣早早就做好了,反而是华锦姐弟的,容嬷嬷要求也多,要做的精致,更复杂一些,至于冬青,每天给华锘的教学也变成了到山中打猎,李家村三面环山,野味比较多,当然了,华锦姐弟在守孝,自然是不能吃的,两个人偶有斩获,也都送到了桂花婶家中,闹的桂花婶子觉得不好意思,给华锦家里做工赚钱也罢了,还总送这些东西,便每天摘些家里自己种的菜蔬过去,省去冬青出去买菜吃的麻烦了。
    “是大家瞧不起孙悟空,他才会大闹天宫的,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大闹天宫?”芙蓉坐在一边绣花,容嬷嬷则是在桌子上裁剪布料。
    华锦坐在书桌旁边,拿着笔在练字,写字这种事情,是要练的,天也凉快了,空间里毕竟只有她一个,最近她倒是愿意这样待着。
    “固然他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但这样闹,也是不好的,我看玉帝他们这样对他,也是知道他野性难驯。”容嬷嬷则是有不同的看法。
    华锦很喜欢这样的讨论,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嘛,理不辨不明,有些道理就是在这种讨论中,成为真理的。
    “容嬷嬷……”跟着华锦的时间久了,这个曾经总是畏畏缩缩的少女,也变得大方了许多,跟容嬷嬷撒娇的说了一句,然后就看着华锦“那让**评评理,咱们谁说的对!”
    华锦有种躺枪的感觉,她好好的写着字,怎么就烧到她身上了呢!
    “都不算错,不过是站在不同的立场来判断而已,有时候我们对一件事的评断,应该站在第三者的角度,那样反而会更清楚,玉帝有错,王母有错,但孙悟空也是有错的!”华锦说道,作为一个咨询师,最大的职业病就是,人会变的没有立场,所有人都能理解,都能接受,也意味着永远不会成为一方的人。
    “**每次都只会说这样的话!”他们早就发现了,这种要评理的事情,他们家**给的总是这种模糊的答案的。
    “诶,你要问我,我答了你们还不满意,那问我干吗?”华锦继续写字,然后说道。
    芙蓉撅撅嘴“以后不问了,哼!”
    不管如何,孙悟空是最近一家人中最热门的话题,也就华锦这种对西游记的故事都了解的人才觉得淡淡的,这个时空鲜少有这么有趣的故事,就算有,也都被听腻了的,华锦的这个故事,还真是让一家人的精神生活富足了许多呢!
    “芙蓉……”容嬷嬷听到芙蓉这么跟华锦说话,马上板着脸看着她。
    容嬷嬷既然做过教养嬷嬷,当然看不惯芙蓉跟**这样没大没小的,就算现在的华锦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姑娘都不行。
    也是华锦并不会要求这些,芙蓉才会这样,现在被容嬷嬷一训斥,马上给华锦行礼道歉“**对不起,奴婢错了,以后不敢了!”
    华锦继续写字“嗯,在家这样也没什么,在外面可不能这样了!”
    芙蓉心中记下了,然后继续绣花。
    冬青带着华锘还有银桦到后山的林子里打猎,捉了一只傻兔子,拎着给桂花婶家送去了,就看到一辆马车远远的过来,这条路,还是赶车的,不用想就知道是来找他们家的。
    “冬青大哥!”来人是铭钰阁的伙计,来过几次之后,跟冬青也熟悉了,见到他们在门口,大声喊道。
    冬青挥手“你怎么来了,这带的什么?”
    伙计赶车停到华锦家的门口,看到华锘也在,马上下车给华锘作揖问好“见过华锘少爷!”
    华锘点点头“起来吧!”
    伙计站起身来,然后说道“之前掌柜的派人送华**的珍珠去京中,这人今天回来了,这些是少爷和**给华**的回礼,那个伙计休息好之后,掌柜的让我赶快给送过来!”
    听说是回礼,华锘想起之前姐姐特意准备的礼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常大哥也太客气了,不过是一点小东西,怎么还这样郑重的回礼!”
    华锘跟着容嬷嬷学规矩,还是很有效果的,应对起来,也是很规矩的,小大人样儿。
    那伙计听到华锘这么说,嘿嘿笑了“说来不怕华少爷您见笑,虽说是回礼,大半还是我们家**给华**搜罗来的小东西!”
    华锘没说什么“既然是给姐姐的,那就先进去吧!”华锘说完,先进门了。
    冬青跟这伙计把车赶进院子里,然后华锘去找华锦“姐姐,常姐姐派人来给你送礼了!”
    华锦听到这句话,把最后一笔写完,才放下笔,然后看着他“出了不少汗吧,去洗洗换衣服,一会儿就吃晚饭了!”
    华锘傻笑一声,带着银桦去洗澡了。
    于是那伙计才进门,就被带着去见华锦“请华**的安!”伙计低头请安,然后交代“**的珍珠已经送到京城铭钰阁的铺子里了,我们家大**说必然做出让您满意的首饰出来,我们家少爷让我感谢**送来的礼物,我们家夫人很喜欢,便也让人带了一些京中的特产给**,还有一些是我们家大**专门给**带的。”
    这伙计说话很利落,很快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然后又从胸口掏出一个荷包出来“**您之前送的第一个月的货,已经买出去一部分了,这是第一次的银子,正好就给带回来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七章 好礼一大车

    容嬷嬷过去接过来荷包,然后说道“你们家大少爷和大**还好吧?我送去的果茶可喜欢,如果喜欢,我下次送货的时候,再给她带一些!”
    “谢**惦记,我们家大少爷即将要参加秋闱,又要准备成亲的事情,虽然忙碌,但气色很好,大**专门让我给您带话,说她的皮肤白皙了许多,让**再多弄些美白的护肤品给她用才好,果茶大**和夫人都很喜欢,这次大**还交代说有的话就带一些回去呢!”伙计说道。
    “这次四家铺子只拍卖了一半的货物,一共卖了五千六百两银子,这是**您的分成,四千两!”华锦的这些东西,因为是拍卖的形式,最后都卖了高价,虽说嫣脂斋做的就是高档化妆品的生意,但这样的利润还是非常惊人的,只要东西是好的,又是限量,想来未来每个月两次的拍卖,都会给华锦和嫣脂斋带来高昂的利润。
    “恩,跟你家掌柜的说一声,下个月的货,也可以来拿了,已经都准备好了!”华锦听到银子的数目的时候,心已经狂跳了,但表现上还一副很淡定的样子,说道。
    “掌柜的也想让我问**,如果都准备好了,明日就派人过来拿!”伙计笑着说道。
    “恩,你辛苦了,冬青,带着小哥出喝茶吃点心,休息一下!”华锦喊门口的冬青招待这个小伙计。
    小伙计连忙应了出去,对自己争着到华锦家跑腿的事情非常满意,要知道,华锦**家的点心和茶,那可是外面从没见过的,最重要的是,是他们家大少爷和大**都十分喜欢的,亏得他机灵,否则这样的活,还轮不到他呢!
    “你来的可巧了,今日中午才做好的炸牛奶,我去给你多拿几个,吃不了的路上带着吃,茶水给你弄点金桔柠檬,如何?”冬青领着他去自己的房间,这样说道。
    “谢谢冬青大哥了!”听到好吃的眼睛都亮了,作揖谢谢冬青。
    冬青笑着说客气,然后去厨房端了两盘子点心过来,一个就是刚才说的炸牛奶,还有一个,则是蒸蛋糕。
    “**,银票数目是对的!”容嬷嬷看过数量之后,跟华锦说道。
    华锦点点头“对的就好,哪天去县城的时候都兑换了吧,以后咱们去南方,这银票就没用了!”燕国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金融机构,银票也没办法全国通兑,这次给她的,就是北方最大的一个票号银票,到了南方是没用的。
    容嬷嬷答应了,看着华锦把银票好好的收起来“下个月的货都准备好了,明天一起让秦掌柜拿走,常少爷要考科举,还要成亲,这次咱们也把礼给送过去吧!”
    这是应该的,容嬷嬷自然点头答应“那我看看准备些什么吧!”
    “**,我们去看看常**送了什么吧!”到底还是个孩子,芙蓉早就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想知道常玉娆送了什么过来。
    华锦听她说这话,看了她一眼,把芙蓉弄的脸颊粉红了,才淡然的说道“恩,既然我们的芙蓉想看了,咱们就去看看!”
    实际上,这种礼都是有礼单子的,不用一件一件的看,但礼单子挺厚的,华锦刚才随意一翻,就看到了朱钗一只,绣帕十只这样的字眼,不用想就知道常玉娆肯定是把京城搜罗个遍,才弄了这些东西给她送来。
    等到华锦带着芙蓉和容嬷嬷去看,先是看回礼,这回礼就比较平常的,就是对华锦送的那些东西的回礼,有上好的笔墨纸砚两套,是给华锦姐弟的,还有料子几匹,都是很素淡的颜色,却是极好的料子,想来是知道华锦姐弟正在守着孝。
    然后就是常玉娆送来的那些了,倒是占了大半车,一匣子纱堆的头花,都是很清淡的颜色,显然是专门给华锦选的颜色。然后还有京中最近正在流行的一个白色兔毛的披风,两套衣裙,甚至还有两双绣鞋,都是十分精致的样子,芙蓉和容嬷嬷做出来的衣服,完全被比下去了。
    “是纤秀坊的作品!”容嬷嬷在京城生活中,自然更了解一些,这纤秀坊是京城最好的裁缝铺子,因为手艺极其精致,成衣的定制都是要提前预约的,这两件衣服和两双绣鞋,就价值不菲了。
    华锦只觉得十分精致,虽然颜色很素淡,却有着低调的华丽,华锦很喜欢“都收起来了,去县里的时候可以穿着!”
    之后,还有一些小玩意,什么阿福娃娃,还有面具之类的,反正不拘是什么价格的,零零碎碎的都装了给华锦送来了。
    说实话,这些东西真的要比那些所谓昂贵的礼品要让华锦感动的多,这些明显就不是一个铺子能买到的东西,都证明是常玉娆用心挑选的,给她送来,这份心意,才是最难得的,常玉娆那样的身份,出钱并不算什么,难得的是这份用心。
    “这个阿福娃娃摆在我的房间里,还有这个面具也一起,这些香粉都放在我的梳妆台上,我做研究用,衣服和首饰都收起来吧!”零零碎碎的,华锦看完了,就让芙蓉整理出来。
    芙蓉俯身行礼,答应了,开始整理,显然对于整理这些东西,她是非常有兴趣的。
    “容嬷嬷,常少爷的婚礼,咱们不好参加,但礼品还是要到的,我没记错的话,婚礼的时间应该是科举揭榜之后,大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看除了咱们自己弄的精华什么的,咱们再加一匣子珍珠,还有那些贝肉,嬷嬷看看有没有盒子,也装两盒子送过去,这珠贝肉是很不错的东西,京城应该少见,送礼也不丢人。送两种果茶各六坛,然后果酱各六坛,嬷嬷你看这样差不多了吧?”
    嬷嬷仔细一算,别看这些东西大多都是自己家做的,但都是价值不菲的,特别是那些珠贝和肉,京城里就算是见,也没见过那样肥硕的,送出去绝对可以。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容嬷嬷说道,其实送一些甜点也不错,可惜路途太远,没办法保存那么久,只能算了,这样的礼品,作为结婚贺礼,绝对够了,想来那位未来的常家少夫人,也会满意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八章 月饼

    把给常家的中秋节的节礼,还有常玉磊成婚的礼品好好的准备好了,这常玉磊结婚的日子就在八月十五,倒是撞在一起了。
    之后铭钰阁每隔十几天,就会给华锦送来分成的银子,货还是那么多,银子倒是越来越多了,之前每个月不过百十两银子的收入已经让华锦觉得满足了,现在每个月就有上万两银子的收入,见得多了,华锦都麻木了。
    立秋之后不久,天气就开始变冷了,李家村虽然耕地不多,但还是有地的,村里的人做肥皂之余,把地里的庄稼收了,才收了庄稼没多久,衙门就过来收粮税了,华锦姐弟分家的时候,没有分到一块地,后来华锦有钱了,就买了一小块,毕竟有耕地才算是农户呢!这地她给桂花婶家种了,要说桂花婶也是个很勤劳的人,虽然家里现在做着香皂,种地的活儿,也没落下。
    交完粮税,李家村的温度也见天的冷了下来,中秋节到了。
    “**,咱们今年在哪儿过中秋节?”容嬷嬷眼看着马上过节了,便过来询问,正经即使是分家了,这样的节日还是要一起过的,但华锦姐弟跟华家关系闹的并不好看,只不过是面上过得去而已,自从上次借钱没借到,那华老太太总在外面说华锦姐弟的坏话,村里的人不跟她一般见识,但也有那臭味相投的,对华锦这样有本事很嫉妒,也跟着一起。
    索性这样的人不算多,对华锦姐弟的名声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且两个人都还小,大多数人对姐弟俩怜爱更多些。
    听到容嬷嬷这么问,华锦皱眉了一下“你们准备一下礼品,还有一贯钱,我带着小锘早晨过去一下,晚上咱们自己过节!”
    眼看着冬天就要来了,华锦手里的钱已经足够了,原本就打算来年开春暖和之后,就要离开了,不过还有半年的时间,华锦也懒得叨叨,那家人最是贪得无厌,就算他们真的想留下过节,人家还不欢迎呢!
    “是,**!”一向最重规矩的容嬷嬷都没有劝说姐弟两个到华家过节,也是不想华锦姐弟受委屈了。
    “就这样吧,反正也没多少时间了,过了我爹娘的周年祭,咱们就准备出发吧,小锘的基础打的差不多了,搬到江南之后,就给他找一个夫子,让他正经读书吧!”转过年去,华锘就五周岁了,正常现代的孩子也差不多上小学了,肯定不能继续这么放养了。
    容嬷嬷点点头,对迁居到江南,更加期待,没有这样的苦寒,更没有难缠的亲戚,到了那里,一切才真的重新开始呢!
    “**,面和好了,您看看可以吗?”要中秋了,芙蓉被赋予重任,就是要做月饼,这个时代也是有月饼的,但做法不像是现代那样精致。
    华锦之前还想做个冰皮月饼,结果才说完,就看到芙蓉一脸疑惑,那跟之前做的绿豆糯米糕有什么区别呢?
    华锦仔细想了一下,好像除了馅不同,也没啥差别,但华锦说要做了,芙蓉也就听话,做了一些出来,倒是熟门熟路的,但普通的月饼芙蓉是不会的,华锦更是没啥经验,还好容嬷嬷之前知道一点,钻研着,也弄出个差不离的方子出来,今天让芙蓉试做一下。
    “这个我也不懂,容嬷嬷,你去看看,要是做不出来,就买一些好了!”因为月饼皮是要放油的,所以这月饼还真不是普通人家吃得起的,要是桂花婶还有兰香婶会做,他们也不用自己研究。
    容嬷嬷跑过去看了看芙蓉和的面,伸手按了按“应该差不多,做来试试吧!”
    也不知道是容嬷嬷记忆好还是怎么的,芙蓉最后做出来的月饼竟然是像模像样的,芙蓉将月饼切了小块给华锦,华锦吃了一口,味道也不错“不错,芙蓉再做一点吧,估计过两天村里的人又要送礼,咱们包两块月饼作为回礼吧!”
    经过端午节,华锦也知道李家村的人会怎么做,这次就提前准备一些。果然,距离中秋节还有两三天的时候,华锦和华锘的小院里就陆续响起敲门声,村里的人送了许多节礼过来,比起端午节的时候,倒是贵重了些许,想来村里的人日子也都过的好了。
    “许大嫂送了两双缎子绣鞋过来,不说手工如何,这料子确实不错,村里人的日子过得越发好起来了啊!”芙蓉仔细看着刚刚收到的节礼,这样说道。
    “可不是这么说的,前几天我出去,还听说村里好几户人家想要趁着冬日来之前盖新房呢,要不是**分享方子给他们,他们哪有现在的好日子,对**自然感激了。”冬青也笑着说道。
    华锦瞪了两人一眼“话真多,这话可别到外面说去,我们姐弟最落魄的时候,要不是村里人接济,还过来照顾,哪里能撑过去,人家对咱们有恩,咱们要报!”华锦算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对自己好的人,她都会报答。
    “嘿嘿,小的谨记**教训,再不敢了!”冬青只是随口一说,跟着华锦的时间久了,人也不像之前总收着,虽然只是住在这样的小院子里,却是前所未有的舒心。
    别人给华锦送礼,华锦自然也是礼尚往来,每家都准备了两块月饼,一块香皂,至于兰香婶和桂花婶,因为走的最近,又帮着华锦做香皂,便把香皂换成了纯露,收到的人都很满意。
    到了中秋节这日,华锦和华锘亲自到华家送礼,因为是过节,家里的人一个都不少,见到他们两个,开门的李氏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还记得自己姓华啊!”
    “大伯娘这话说的奇怪,我和小锘自然是姓华的,否则也不见每个月送来的孝敬的钱,爷奶不收啊!”华锦不客气的说道,也不知道讽刺谁呢,真不把他们姐弟当一家人,就别要他们送来的钱,搞不懂为什么总有人当了表字还想立牌坊,骗的过谁啊!
    “你……”李氏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心中还记恨华锦不借钱的事情,抬手就要打华锦……
    ps一下:说一下货币兑换比例哈,一两金子=十两银子,一两银子=一贯钱或者一吊钱=一千个铜板。看到有询问精油到底多少钱的,才想起没说这个。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九章 中秋

    眼看着李氏的手落下来了,华锦及时的退后一步,躲了过去“大伯娘莫不是忘了,我们已经分家了,还以为我们姐弟是之前那样随便你**的不成?”华锦皱眉的看着李氏。
    要说话大伯这人也不算笨,要不也不会自己藏下华锦爹娘的那个走商的路子赚钱,这么久了还没有被发现,但偏偏取了个媳妇蠢在明面上,就是那华钢,也是一样的愚蠢。
    “干什么呢,在门口站着让人看笑话吗?”华玞的声音阴阴冷冷的,在李氏的背后传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华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颤,她不会忘记,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时间,就是这个冰冷的声音,宣告着自己跟华家的分裂,她身上的那些伤,也都出自这个人的手中。有时候身体也是有记忆力的,就像是现在,她的身体在这个位置,听到这个声音,记忆的如此清晰。
    李氏听到自个男人的话,哪敢再说什么,不甘心的让开,在周围观望的人见没什么热闹可以看了,便缩回脑袋。华锦心中冷哼,虽然她做了许多,但华家在李家村的名声,已经是败了,如果还继续不知悔改,将来肯定是要惹祸端的。
    华锦对眼前这对折磨他们姐弟的主力,还有害得她失去生命的两个人,恨之入骨,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华锦,如果华锦不死,她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也许是男人,或者是下人,但这不代表她可以轻易的原谅这个狠毒的害死一条年轻的生命的侩子手。
    对于这个大伯,华锦的心中多有思量,当初他们姐弟的父母没了,原本他们姐弟的就不太受宠,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伯却是恨不得他们死了才好,那华老头和华老太对这个大儿子十分信任,不知道被怎么给忽悠的,原本只是不待见,后来也跟着不把他们当人看了。华锦直觉这个华玞心中藏着什么秘密,才会这样狠心的置他们于死地。
    心中自有思量,华锦表面上当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见到李氏让开,华锦牵着华锘的手进门,华家的院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因为是中秋节,除了已经嫁人的华家大姑,还有去世的华锦父母,全部都在家,李氏原本带着小姑在打扫,而华锦的二伯母和三婶子则是在厨房忙活着卤肉。
    当初华锦公开方子的时候,并没有特意针对华家,不给他们,毕竟华锦和华锘想要个善良的好名声,中和一下老人在堂分家这样的坏名声,虽然跟华家已经十分不和了,表面上跟华家却还是有来往的,每个月给两位老人的孝敬钱,更是恨不得敲锣打鼓的送去,表现自己跟华锘的孝心。
    原本华锦父母去世之后就过的越来越紧吧的华家,因为做肥皂的手艺,赚的不少,日子也好了,当然,对于华锦的帮助,他们不觉得感激,还觉得华锦不帮自己家人,居然就把方子这么给送出去了,如果只是他们自己家赚的更多。华老头和华老太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女们什么心思,他们一门心思就是想看着华钢考学,以后当大官,他们就是官家了。
    “你们怎么来了?”华锦跟华锘才进门,原本是想一起进去给两位老人请安问好,打发几句,把礼和钱送了就回家的,没想到才走几步路,就看到西屋里出来一个女孩子,穿着一件藕色上衣,绿色裙子,梳着双丫髻,这正是华锦二伯家的大女儿,华锦和华锘的大姐,华钰了。
    华钰知道是他们来了,从房里出来,一脸厌恶的看着他们,这华钰比华锦大一岁,是家里的大孙女,从来是嘴甜的,虽然是女儿,但很会讨好华老头和华老太,也很受宠,不像是华锦总是很倔强的样子,不懂得说好话,性格不讨喜,自然没人疼爱了。
    “过节了,我们过来看看爷奶,怎么姐姐觉得我们不该来吗?”华锦对华钰也不客气,记忆中这个华钰跟华钢两个人合伙欺负他们,把什么活都扔给他们姐弟做不说,还打他们,亏得原来的华锦性子倔强,每次都拼命的打回去,这两个看到他们不那么容易欺负,就换别的方式折腾罢了。
    “哼,就会装孝敬,爷奶看到你们,还不够生气的呢,真把自己当华家的人,哥哥当初需要的时候,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这华钰整日跟在华老头和华老太身边,倒是很为爷奶着想。
    “你这是干嘛呢!你弟弟妹妹回来了,还不请进去,在这拦着成什么样子?”一直在厨房忙着做饭的二伯母出来拉着自己的女儿离开,离开之前还讨好的对着华锦笑了笑。
    华锦看到她这个表情,皱眉了,这二伯母之前也是大伯母的帮凶,现在怎么做出这副态度出来,仔细看了看华家的样子,总觉得这样一**自私的人家,恐怕也不会那么团结。
    算了,就算如此,又关他们什么事呢,过了冬就要走了的人,这家人,她实在是不耐心应付了。
    没人拦路,华锦带着华锘进门,隐约看到两侧的屋里还有人探头探脑,都是她的弟弟妹妹之类的,华锦就当没看到,带着华锘进去跟华老头和华老太问安。
    “爷奶,中秋节安乐!”不管多瞧不起这对年过半百的老人,在礼数上,华锦和华锘永远不会出错,进门之后很恭敬的磕头问好。
    “哼……”华老头端着架子,好像之前那些争执没有过一样。
    华老太就没那些矜持了,见到华锦身后的冬青拿着的盒子眼睛亮的很“给我们带了什么,还不拿上来!”
    整日的说自己是什么大户人家的旁支,就看华老太这做事风格,就算真的有子孙当了官,到时候也是只有丢人的份儿吧!
    华锦带着华锘站起来,冲着冬青点点头,冬青便把盒子递给了华老太,华老太也不客气,迫不及待的拿过来,直接就打开,坐在她旁边的华老头也很好奇,只不过装着不看罢了。
    华老太打开盒子看到只有几块月饼,就不乐意了“你们姐弟就送这点东西?”
    华锦和华锘不说话,就像没听到一样,反正他们除非把自己那些家当全送了,能换来一声好,否则是得不着好的,既然如此,就别浪费口舌了。
    华老太仔细一翻,就翻到了钱袋子,打开看到是一贯钱,才撇撇嘴“才一贯钱……”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