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88 | 浏览:9178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布衣锦华》作者:木雨相(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零章 赏花会

    通兆县内,城南有一座大园子,名叫卉园,里面种了许多不同品种的花卉,到了夏天,百花绽放,芬芳吐蕊,县城里的人家就会在过来赏花,年轻的**和公子们也会过来聚会,很是热闹。
    知县夫人跟着夫君来到这里也有几年的时间,每年夏天,也都会组织这么一回,都是一些跟她相熟的女眷。今年因为认识了华锦,便多请了她来。
    一大早园子外面就开始热闹起来,各家的夫人**乘坐马车过来,华锦的马车来的比较晚,原本他们家是没有车的,后来容嬷嬷觉得以后总是有用的,跟华锦提了一下,反正也不差这点钱,华锦便让冬青买了马车回来,交给他来照看。
    青色的马车缓缓停到门口,待马车停下,车夫从车上下来,将脚凳放下,然后一个梳着双螺髻的丫环从车上下来,丫环年纪约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灰色短襦,黑色裙子,十分朴素。
    芙蓉从车上下来之后,便站在一边,华锦这才下车,在门口迎接的小厮看到芙蓉的花容月貌,已经在猜测这是谁家的**和丫鬟了,看到华锦下车,还觉得有些陌生。
    华锦今天穿了一件雪白四合如意云纹上襦,黛蓝马面裙,裙摆处绣苍色兰花,脚上则是一双白色梅花云纹绣鞋。容嬷嬷亲自给她梳了垂鬟分肖髻,两侧分别戴着月白色绒花,不施粉黛,没有一点首饰的增色,但面如白玉,唇不点而朱,身量虽未长成,却优容大气。
    那小厮慌忙过来要迎华锦入门,却看到后面又停下一辆马车,身旁还有一男子骑马在一边,看到华锦,男子下马,车上的女孩子也蹦跳的下了车“华锦妹妹!”
    华锦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果然看到了常玉娆和常玉磊兄妹,双手在虚握,上下放在腹部,微微屈膝问候“常公子,玉娆姐姐!”
    常玉磊还礼,常玉娆也匆促的还礼,就拉着她的手不放了。看到自家妹妹这样性急的模样,常玉磊心中感叹,多日不见,华锦的礼仪越发规矩,竟然比起他家小妹更像是大家**一般了。
    这都是最近一段日子,容嬷嬷特训的成就了,华锦其实也不喜欢这些个规矩,只不过她更明白,要在一个社会上混得好,就要懂规矩,甚至要把规矩弄的更分明,这样才能在守规矩的同时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以她学的分外认真,成果也很不错,至少常玉磊比起之前那次,对她的态度就更加尊重了。
    “我还想着明天去你家里找你呢,没想到王李氏竟然也邀请你了!”常玉娆拉着华锦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着话。
    华锦听到她说找自己,便问她“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吗,上次你不是说要去永平府,然后就回京城了,要明年才能回来吗,怎么又回来了?”华锦还挺喜欢常玉娆的,然后仔细看常玉娆的脸“看来你用的挺勤快的,感觉你的皮肤似乎比上次离开的时候,白皙了一点呢!”
    常玉娆听到华锦说自己皮肤白了,很惊喜的样子“真的吗,我自己倒不大看得出来,你说是就是了!这次我回来就是想找你再买一些花露回去,我母亲用了那个精华,感觉很好,正好还有两个月我哥哥就要大婚了,我想买些回去,让他送给我未来嫂嫂,省的他每天就知道读书忙事情,让人受委屈。”
    华锦扬扬眉毛“你未来嫂子受委屈了吗?”
    常玉娆听到她这么问,马上就倒苦水了“也没有了,只不过我跟莹姐姐从小便认识的,她的贴身丫鬟梅儿上次气冲冲的跟我说的,要不我哪里知道这些啊!”
    华锦心里面直摇头,也不知道什么家庭才养出来常玉娆这样单纯无邪的性格来,回头看了常玉磊一眼,依然是温润如玉的君子样,这样精明的人,想来是极其疼爱妹妹,才会这么溺爱的吧!
    “好好好,那你就买回去送给你的莹姐姐,她肯定就开心了。”华锦拍着她的手,哄着她说道。
    常玉娆也跟着点头,嗯嗯嗯的,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常玉磊听到华锦说话的语气,倒是察觉到了什么,但看到华锦脸上的笑容,眼睛里也都是善意和清明,叹息自己草木皆兵之后,便不说什么了。九岁就能分家,还支撑起一个家的女子,当然不是个笨的,只要对妹妹没有坏心思,就够了。
    跟着丫环到了香雪海,里面李氏还有许多**夫人已经到了,因为男子被安排到别处,常玉磊便跟她们分开了。
    常玉娆跟华锦才来,就听到刘夫人夸张的声音“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刚夫人还问华锦姑娘什么时候来,这不就来了吗?”说完,看到华锦竟然是跟常玉娆一起来的,一**人全都站起来,跟常玉娆行礼问好。
    常玉娆也都好好的回礼,但并不亲切,只拉着华锦坐到一边“你们刚刚说华锦妹妹什么话了啊?要是说我妹妹的坏话,我可是不依的!”
    李氏是知道常玉娆的身份的,虽则他们兄妹不想表明,但她心中有数,对常玉娆自然客气“我们都在说,咱们通兆县有了华锦姑娘,我们这些女子可有福气了。”
    “对啊,上次我回娘家的时候,娘家妹妹还问我用了什么变美了呢!”有个穿着大红色襦裙的妇人这样说道。
    华锦听李氏这么说,马上站起来,谦虚的说道“当不得夫人谬赞,小女子不过是喜欢研究罢了,各位夫人**用得好,也是我的福气呢!”
    李氏对华锦的应对很满意,华锦对人的态度永远是这样的,不卑不亢,虽然是依靠这些赚钱生活,却不会像那些商人一样的讨好,看到华锦把自己送的料子做了衣服穿,心中更觉得华锦亲近。
    华锦前世做的是心理师的工作,想要跟谁拉近关系,都不是难事,自然就会表现出对方喜欢和亲近的气质,常玉娆会喜欢她,也是如此,这已经是她深入骨髓的职业病了,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是表象,真正的她还是原来那个有个性的人就是了。
    看着时辰差不多,人也到齐了,李氏便宣布赏花活动正式开始,一行人进入园子,赏花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一章 文斗

    “这些花,就是你做的那些花露的原料吗?”常玉娆拉着华锦不放,吴彩环还有刘玲玲跟华锦比较熟识,也过来凑趣。
    有些没见过华锦的,知道她手里有能让她们变美的东西,也都想凑过来,可惜常玉娆护的很,不让人亲近,对于常玉娆这样幼稚的行动,华锦也只是觉得好玩罢了。
    “也不见得了,你看这个玫瑰花,就是做玫瑰精华的原料了,其实玫瑰的种类也有很多种,比如说这种是红玫瑰,它做出来的精华,美白,抗皱的效果是最好的,相对来说,就比较适合年纪大一点的人来用,十几岁的女孩子,用着就有些早了。”华锦开始普及知识。
    “其实什么年纪用什么保养打尽,她一个文科生,这辈子还能搞研究,也真是没谁了,偏偏她自己还挺喜欢研究的。
    “哼,不愧是商人,嘴皮子就是不一般啊!”华锦说着说着,好多年轻的女孩子,甚至还有一些小媳妇都停下来听华锦说话了。
    看到华锦这样受到推崇,自然有看不过眼的,这不是就说话了嘛!
    “牛小花,别看人受欢迎就拈酸啊,你家也之前不也是经商的吗,供出个读书人就把自己当回事了呀?”吴彩环不客气的指着一个约十五六岁的粉衣女孩说道。
    “华锦会作诗,会画画,比你这大字不识的强多了,最重要的是,华锦她一个人撑起一家,还要供弟弟读书,还见识广博,你嫉妒就直说嘛!”刘玲玲也看这个牛小花不顺眼。
    原来这牛小花之前父亲也是开铺子的,赚了些小钱就买了地,做了个地主,收收租子,然后供着牛小花的哥哥读书,三年前秋闱的时候,考了个童生回来,就觉得自己是耕读世家了,看不起吴彩环和刘玲玲这样的商户女。
    “谁嫉妒了,就她,还会这些,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要真有本事,就比一比啊!”牛小花身边是一个秀才老爷的女儿,家境贫寒,考中秀才之后一直寒窗苦读也没有中举,但觉得自己是秀才的女儿,很自视甚高。她读书作画都是会的,才说要比一比这样的话来。
    以前大家都追着牛小花还有章蕙兰,因为他们家里有读书人,这次看大家都追着华锦了,当然不忿。
    常玉娆是知道华锦家里的匾额,还有正堂中的画都是她自己做的,要说华锦的字画多么优秀,倒也不至于,但自成一派,很有自己的风格,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常玉娆很喜欢华锦,觉得她很亲切,跟亲姐妹一样,虽然年纪比她小很多,但跟她姐姐一样,绝对不允许别人这么说华锦,直接就代替华锦应了“比就比,没有彩头可不好吧!”说完,还看了章秀才的女儿一眼。
    章蕙兰看到她这么看自己,哪里不知道是笑她没钱呀,一生气,就把头上簪着的一直银钗子拿出来了“我就拿这个做彩头,不知道华锦姑娘拿什么呢?”
    章李氏看到女儿把仅有的钗子都拿出来了,脸色一变,想要过去阻止,却没想到知县夫人李氏也看到了“你们几个小丫头,要切磋也没什么,我拿出十两银子出来做彩头,谁赢了就拿走?也不要只两个人参加了,大家都来试试,以这个园子里的花为题目,作诗作画如何?”
    章李氏的表情好一些了,自己的女儿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说不定还能赚了彩头,有了才名,以后说亲也容易些。
    “好,咱们就看看,到底谁更有才华。”常玉娆答应了。
    华锦整个人被架上去,下不来了,从头到尾,她一句话不说,就要比试了,还好知县夫人出来,让所有人一起参加,这样她也不会太过显眼了。
    华锦一点也不想出名,她只想做一个被女人们知道的美妆达人,她不想做才女啊!
    “既然如此,小女子就试试吧!”常玉娆话都说了,她连怂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上啊!
    “不错,既然都答应了,咱们就换个地方吧!”吩咐了下人把香雪海布置了桌椅和文墨,一**人又回去了。
    常玉磊和几个年轻公子正在赏花喝酒,就听说女眷那边要比试了,虽然这个时候有男女大防,但这样一**人出来玩儿,其实也还好,而且有大人和长辈在,于是年轻公子哥们也都过去凑热闹了。
    当然,男子们还是隔了一段空间,因为觉得这也是一个雅事,也准备一起写诗作画,一起热闹热闹。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二章 可耻的抄袭了

    一会儿的功夫,香雪海已经放了好几张桌子,每个桌子都相隔同样的距离,避免互相干扰和作弊,华锦带着芙蓉随便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已经备好了笔墨纸砚。
    看到华锦不怯场的找了位置,章蕙兰也找了个位置,至于其他的年轻**,大多也都识得字,做些打油诗总是会的,知县夫人说了要她们一起参加,她们也不敢拒绝,便都赶鸭子上架了,其中最心虚的就是牛小花了,正如吴彩环所说,她是真的大字不识几个呀!
    “既然要比,总不能没有时间限制吧,就以一炷香为限,不限韵,就以这园中的鲜花为题吧,外面的公子们若有兴趣,也可以做了,让大家赏鉴一下,若做得好,我家大人也有十两银子的彩头!”
    倒不是为了赢得这几个钱的彩头,整个通兆县最大的官就是知县大人了,读书人能再他那里露个脸,那可是很有用的,原本只是玩玩,一**公子哥们却正经了起来。
    常玉磊想到华锦家里正堂上的字,都说字如其人,华锦的字很放肆,没错,就是放肆,带着一种完全不受控制的狂狷,狂草这种字体,只有那些真正的狂人,才能写的好,华锦写的不错,常玉磊看到她的字就知道,这个小女子,无论外表多么的规矩,内里都是一个张扬肆意的人,只不过现实不允许她这样自在,才会压抑在外在的表象之中。
    他很好奇,华锦到底能写出什么诗出来。
    华锦如果知道常玉磊把她看的这么准,大概会非常建议他去现代做个咨询师了,至于诗,华锦倒是想做,但她没有那么全能的,作诗神马的,打油诗勉强,正经的诗,她还不会做的。不过她有作弊神器,前世给她干女儿买的唐诗三百首,还没来得及送呢,仍在空间里,她前段时间还拿出来念叨了一下,这一次,华锦的良心稍微不安了一下,她要抄袭了,对不起,原来空间的大师们!
    一炷香已经烧开,每个人都在冥思苦想,华锦也做出思考状,实际上是在选择那首诗,芙蓉对自己的**那是百分百的崇拜和信任,她也曾经看过华锦写字,虽然她不认字,但看到那种挥毫的样子,就觉得自家**特别厉害。
    一炷香过了一半的时间,章蕙兰开始写了,华锦依然没有动,还站着在思考,等到又过了好一会儿,香烧了大半,华锦才提笔,蘸了墨,准备动笔。
    芙蓉看到华锦用左手拿笔,有些不解“**!”
    华锦看了她一眼,芙蓉马上安静下来,不再说话,既然**要用左手,总是有道理的。
    华锦不是左撇子,她是右利手,但她不想那么出风头,让她做打油诗,她做不出来,只能抄袭,她诗做的不行,但字写得好啊,不能认输,必须写,那就只能扬短避长了,左手写一首诗,诗一定会惊艳的,然后用字的丑陋,综合一下,就好了,至于作画,到时候再看吧,认输也没什么,差不多就好了,扬名神马的,她不想呀!
    从来没用左手写字的人,用毛笔写出来的字会怎么样,华锦用现实告诉了人们,那就是四个字,惨不忍睹啊,四句诗,每一行的字的大小不一,扭扭曲曲,除了没有错字,也没有什么优点了。
    知县夫人也看过华锦的字的,这次看到华锦故意这样,有些意外华锦的做法,一般女孩子都是爱出风头,爱受关注的,哪怕是她自己的小女儿,才几岁就喜欢被人称赞,被人关注了。但华锦偏偏就能反其道而行,不知道该说华锦什么。
    名声这种事情,要跟相应的背景搭配,才有好的功效,什么王爷家的郡主,宰相家的**啊,这种背景的女子才名出来,才会受人推崇,嫁入个好人家。但一届平民还有才名,生怕没有人想让她做禁脔,做小妾吗?
    不管华锦为什么故意这样,大家看到了以后都松了口气,说实话,但凡去过华锦家的人,都知道她的字画是什么水平,自己家的女孩子什么本事,他们也清楚,华锦如果真的把自己的孩子都比下去了,他们也不舒服,但她这样一来,大家都舒服了。虽然诗没写好,但字还是不错的,总能算个平手嘛,不丢人呀!
    “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知县夫人念着华锦的诗“好一首紫薇花!”
    李氏虽是庶女,在京中也是大户人家,从小就是读书识字的,学问也还可以,品鉴能力还是不错的,华锦的这首诗,简直好的惊人,即使是用那么差的字写出来,也读得让人齿颊留香。
    章蕙兰的字还是不错的,诗却做的一般,肯定是比不上华锦抄袭的大诗人杜牧这首了,知县夫人有些为难“若轮诗的质量,自然是华锦胜出了,但若论书法,却是章姑娘胜了!”
    “既然这样,算平局吧!”原本看到华锦故意写的不好,还觉得华锦太谨慎了,后来看到华锦一身朴素,联系她的家世还有经历,也明白华锦的不得已之处,常玉娆没有点名,而是这样提议。
    “好!”华锦欣然答应,章蕙兰在母亲的指示下,也点了头,明显知县夫人想要这个结果,干嘛对着干?
    常玉磊正百无聊赖的看着一**人品评做出来的诗,这里地处偏僻,学问做得好的也不多,自然,做出来的诗也一般,他很关心的是,华锦那小姑娘,到底会做出什么诗来。
    知道他们也关心,知县夫人便命人把华锦和章蕙兰的诗端出去给他们看,当然,女子的作品不能流出去,两个人的字,还是要拿回去的。
    “可惜可惜,如此好诗,竟然没有相应的好字,太可惜了。”看到华锦的字和诗,一**人叹息。
    常玉磊看到那一堆狗爬,笑了,这个华锦姑娘,还真是个妙人啊,能够煞风景到这种程度的,也真是太难得了。
    华锦很得意,平局这个结果,她很满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三章 一首诗人

    有了好诗,打了个平局,知县夫人就没有再让华锦她们比了,章蕙兰的画学的不精,比起华锦的画差很远,但看到华锦的字那么差,就想比一下,章李氏却是看到华锦用的是左手的,知道华锦这是故意让的自己女儿,见好就收,平局的结果大家都好看,这作画,就没有比。
    最后只有一个平局的结果,知县夫人也很大方的各自给了华锦和章蕙兰十两银子,皆大欢喜的结局。
    “**,为什么你要故意写的那么差呢?”回家的路上,芙蓉坐在马车里,问华锦。她虽然不认字,但是华锦写的字,她见过,虽然看不懂,但看着就很好看,像画儿一样。
    华锦轻轻的靠在马车上“芙蓉,人活着,有两件事,一定要弄明白,第一件事,是自己是谁,第二件事,是别人是谁?我只是一个农家村姑,做点护肤品赚银钱,然后让小锘读书出仕,改变命运,才名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有可能是累赘,我没有保护自己这些才名的身份,那么就不要让自己有这个才名。这就是认清自己,就好像你,如果你没有那么美,自然也不会引来别人觊觎,把你卖了做妾,就是这个道理,怀璧其罪啊!”
    听到华锦举出她自己的例子,芙蓉才明白过来,却心中酸楚,**明明那么有本事,却只能这样委屈自己,才华也不敢展现。
    华锦也只是这么说说,实际上,她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她本就不是一个权力**很强的,反而她是个灵魂极端自由的人,她追求的从来都是自由,而不是权利。没有才名,她觉得很舒服,做个在家卖些保养品的简单的人,挺好的,每天研究一下吃什么,喝什么,舒服安逸,这样就很好了。
    华锦的诗,还是被人抄了出去,被人传阅,华锦这个名字,也被一些当地的文人所知,有人来打听,甚至一段时间有人过来求诗,都被华锦拒绝了,慢慢的,只有这样一首诗的华锦,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后来她迁居江南,便更无人提起,至于那首诗,倒是被人记录下来,只是那诗人华锦到底是谁,却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了。
    赏花回来之后,华锦洗洗澡就睡了,容嬷嬷询问芙蓉在园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华锦是怎么做的之后,对华锦的聪慧,有了更深的认识,才名这种事情,绝对是双刃剑,她以前服侍的兰昭仪,就是平民出身,因为聪慧有才而闻名,就被招入宫中,成为妃嫔,皇宫那样一个吃人的地方,外人看着繁花似锦,其实跟地府一样,冰冷寂寞,折磨着人。
    华锦选择了蛰伏,选择了不绽放自己的光芒,这是太大的智慧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幸福,通常都很平凡,是平凡的人才能拥有的,华锦能看明白这一点,在这个年纪,真是妖孽级的聪慧了。又想到华锦那些神神秘秘的水果,容嬷嬷觉得华锦有这份智慧,也很正常。
    赏花会之后,华锦还得了一个好处,就是有更多女眷认识华锦了,来找华锦买花露的人,也更多了。
    赏花会的第二日,常玉娆和常玉磊又来家里拜访。
    “你来的可巧,我前几日新做了一下水果茶,美容养颜又好喝,马上端上来你尝尝!”华锦拉着常玉娆进门,常玉磊就在后面跟着。
    进门看到容嬷嬷的时候,常玉磊的眼神一闪,有些意外看到她。容嬷嬷也是一惊,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山野村家,能遇到这样的贵人。
    刚要行礼,就看到常玉磊摆摆手,看华锦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常玉磊的身份的,便没说什么,去厨房端茶了。
    “你这里总有好东西,不管,你自己会做,这么好的东西,你得匀给我!”常玉娆不客气的找华锦要蜂蜜柚子茶。
    华锦笑了“你还没尝过呢,怎么就要啊!”
    常玉娆才不管呢“你这里的东西,哪有不好的,你说好,我肯定要的,而且,你都说了好喝了,我是信你的!”
    华锦没办法的摇头“我这是做了自己喝,还有招待客人用的,也没有多少,不过才一小坛子而已,你要是喜欢,我就都给你了,你拿回去喝,要是喜欢,就打发人过来拿,我做了让人带给你去!”
    “你对我最好了!”常玉娆跳过来跟华锦说道。
    华锦的眼里,嘴角都是高兴的笑意“那你有什么好东西送我没有,我都这么想着你了!”
    常玉娆马上数了“当然有了,我从永平府给你带的素色料子,给你做衣服穿,还给你带了一匣子珠花,都交给你家下人了,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送来,你现在守孝,好多东西也不能用,等你出了孝,我再送你。哎,你住在京城就好了,我找你就方便了。”说完还觉得遗憾,京城里的闺秀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各种规矩,她喜欢跟华锦这样的相处,无论她怎么样,都不会被指指点点的。
    “京城居大不易,我还是不去了,不过以后我可能会去江南,到时候你也可以找我玩儿,我如果有空,也去京城找你啊!”华锦真心喜欢这个性格干脆的女孩子,没什么心机,相处起来不累。
    “那说好的哦!”常玉娆跟华锦约定。
    华锦点头,容嬷嬷端了三杯蜂蜜柚子茶上来,给常家兄妹还有华锦各自放在桌子上,常玉娆闻着香甜的味道,马上端起来,喝了一口“好喝!”柚子的果香加上柠檬的清香,混着蜂蜜的清甜,这款在现代十分受欢迎的果茶,瞬间征服了常玉娆的味蕾。
    常玉磊也喝了一口,清甜的口感让他眉头舒展,明显是女孩子的口味,但不得不说,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让容嬷嬷给你把剩下的装好了,你带回去喝吧,不过这个一定要冷藏的放着,这里面有蜂蜜,你喝的时候记得不能用热水冲,一定要用冷水,否则里面蜂蜜的养分都没了,就没有作用了哦!”华锦很大方的送给常玉娆。虽然她对赚钱很有兴趣,但对朋友,她还是很大方的。
    常玉娆不客气的收下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哪里有客气的意思啊?”华锦忒直接的说道。
    常玉娆嘿嘿一笑,拉着华锦不放。
    “你今天来不是专门找我要茶水喝的吧?”闲事扯完,华锦问正事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四章 分销

    常玉娆听到华锦这么问,看着常玉磊,她本来是想要找华锦买一些纯露和精华回去,送给她未来嫂子的,结果常玉磊知道了,戳了戳她脑袋,不让她买。说今天他会亲自跟华锦谈,她才会看常玉磊的。
    华锦也看着常玉磊,常玉磊被华锦黑白分明的丹凤眼一看,莫名的脸一红,低头掩饰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今天来找姑娘,是想问一下姑娘有没有兴趣,把这些花露卖到京城去。”
    自从知道华锦的这些东西有作用之后,常玉磊就想到了,母亲和妹妹以后也要用,京城的官家女眷那么多,既然都要派人来买了,不如直接多弄一些到京城里,还能赚钱,两不耽误。
    常玉磊虽然读书考功名,但却不是不通庶务,看到了,就想到了,这才过来询问。
    “这里距离京城路远,运送过去的花费并不低,常公子想要在京城销售我的产品,不知道是打算怎么算呢?”能卖到更大的市场,意味着赚的更多,华锦当然愿意,但是如果说常玉磊想要买了再转卖高价,那是不行的。
    “家母有几家脂粉铺子,姑娘的这些东西,可以放到铺子中寄卖,我们家抽去三成红利,剩下的归姑娘您,不知道这样如何?”常玉磊询问华锦。
    华锦想了一下“夫人的脂粉铺子想来做的都是高端市场吧?”华锦看的出来,常玉磊身上穿的,并不是普通的料子,又有功名,家世应该不一般,他的母亲,应该也不会只开一家脂粉铺子,最重要的是,华锦可是知道,那铭钰阁就是他母亲的铺子。
    常玉磊觉得华锦用的词很有意思,虽然没有听说过,但也懂得是什么意思了“高端市场?应该是的!”
    华锦听他这么说,便笑了“既然如此,我有其他的建议,公子可否听听?”
    常玉磊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还能给他带来什么惊喜,便点点头“请姑娘讲!”
    华锦喝了一口柚子茶,然后说道“我做的这些保养品,效果想来公子也是看到了的,目前为止,我这里主要出产几种产品,精油蜡烛,香皂,纯露,还有精华,原材料都是香花,我可以把这四种甚至是以后我自己研发的所有产品都跟夫人的铺子合作,但公子也知道,其实这些东西,我一直想做的,就是高端市场,价格方面肯定不能按照现在的价格了。”华锦的意思很简单,合作可以,但也要提价,不能按照现在的价格来买。
    常玉磊觉得华锦说的有道理,京城最普通的一盒香粉,也要一两银子,华锦做的这些东西,效果那么好,卖的贵一些很正常的。
    “姑娘说的有理,家母目前有四家脂粉铺子,可以寄卖姑娘的东西,但是,我也想姑娘能够多提供一些,每个月只有一瓶精华,这样的量,太低了。”市场大了,这样限量,就尴尬了。
    华锦也很无奈,她就算不眠不休的在空间做,精油的量也是有限的,分离精油并不是可以简化的工作“说实话,精华的确不止每个月出产一瓶,按照一瓶十滴的量来说,一个月我最多也不过出十几瓶的样子,还是在鲜花供应充足的情况下,否则根本不行,这边夏天短,花季也短,我也只能保证尽量供应量了。”
    华锦喜欢钱,但她不会为了赚钱牺牲自己的生活质量,那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纯露的产量最大,其他的产品,都只能限量,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香皂可以做的小一点,换一下包装,至于精华,公子也可以做拍卖,每个月多少瓶,限量购买,价高者得,这样的利润也不低。”
    华锦的建议跟常玉磊的想法不谋而合,便跟华锦商量起合作的细节来。最后,按照常玉磊说的分成进行,华锦要保证四家铺子每家每个月至少每种精华都要有一瓶,一视同仁,至于开发新品,也要一式四份,四家铺子均摊。
    华锦也要求,她做的这些东西,必须统一包装,外面的盒子和里面的瓶子上必须标注‘容色’二字,甚至标明最佳的使用期限,同时也要保证卖这些东西的时候,必须问清楚,没有对某种花过敏的情况才可以,因为是天然的东西,有的人可能会过敏,这一点也必须告知客户。
    每一个细节都讨论的很详细,华锦也决定,运往京城的所有产品,都会换包装,跟通兆县的包装并不相同,这边也很偏僻,短时间不会影响京城的销售,未来华锦会迁居江南,江南鸟语花香,更适合华锦做这些东西。
    “姑娘既然打算迁居江南,为何不趁着现在水路方便的时候走呢?”常玉磊比华锦还着急让她去江南。
    华锦笑了笑“孝期未满一年,不好离开的,而且路引不易得到!”
    常玉磊听华锦说孝期的事情,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才失去至亲没有多久,不到一年的时间,的确不好迁居的,至于路引“既然如此,姑娘何时要去江南,便派人去铭钰阁说一声,我来帮姑娘弄路引和引荐信!”
    华锦听他说能弄来路引和引荐信,很惊喜,站起来跟他行礼“华锦谢谢公子高义!”
    常公子还礼“姑娘客气,既然以后要一起合作,免不了打交道,不若叫我一声哥哥吧!”
    华锦从善如流“那我就不客气了,磊哥哥!”华锦心中一边冷汗,一边叫道,偏生一个三十几岁的灵魂,托生个小萝莉,她能说,她前世要是结婚的早,都能生他们这么大的孩子了么?
    华锦安慰自己,返老还童,又有了青春,还是好事的。
    正事儿谈完,常家兄妹也算是华锦的合伙人了,华锦留下兄妹两个在家吃了一顿便饭,芙蓉十分用心,做好好几道华锦之前指导她做的餐点上来,让见过不少市面的常家兄妹也觉得很特别,很满意。
    饭后不就,华锦送了常家兄妹离开,容嬷嬷看到华锦跟他们如此交流,有些担心的看着华锦,但想到那位公子马上就要成亲,自家**还是个小白菜,便收起了所有的担心。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五章 意外来客

    常家兄妹从华锦家回来的第二天就赶回京城,他已经跟华锦约定好了什么时间来拿货,到时候自然有铭钰阁的伙计过来拿,到时候运送到四个脂粉铺子里,至于到了京城如何给她的这些东西造势,就不是她关心的了。
    因为有了销售渠道,华锦比起往常,也要更花时间一些,之前到了空间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休息睡觉,吃水果之类的,现在则是大部分时间用来做精油了。
    索性华锦一开始对精油的定位就是非常难得,按照她的产出量,目前的供应量还是可以承担的。
    这天她把摘来的鲜花和泉水放入蒸馏器里面来提取精油,然后就又晃到了湖边,发现岸边都已经堆砌了不少的贝壳,鱼虾蟹更是随手就可以抓到,完全不会避着她,因为她是空间的主人,这个空间的生物对华锦有着天性的恐惧,见到华锦过来,都老老实实的待着,等着被抓。
    华锦眼馋这些河鲜许久,但还是忍住了,占了人家孩子的身体,虽然知道那两人不时她的父母,但至少坚持守孝,也算是弥补吧!
    “这个能产珍珠吗?”华锦看到这些贝壳,就想到了美容圣品,珍珠粉了,她最近在研究新的保养品,珍珠可是好东西呢!
    想到就去做,华锦弯腰捡起来一直大的贝壳,然后用刀子掰开,在蚌壳里面仔细翻找了一下,然后就找出来一直大约玉米粒大小的白色珍珠。
    “我这什么运气吧,随便买的小贝壳都能产珍珠!”华锦对自己的运气十分的感叹,当初因为看到有这么大一片湖水,才萌生了弄些鱼虾蟹之类的放进空间湖水里的,才到集市上花了十几文钱,买了几桶,都是附近河水里的常见品种,华锦也不挑,全倒湖水里了,结果居然有珍珠贝,绝对是运气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这个空间太神奇了。
    有了珍珠,还是这样高质量的天然珍珠,还愁珍珠粉么,珍珠粉可是好东西,磨碎了之后可以直接代替香粉使用,天然又保养,比起什么铅粉强多了。
    一时心情愉快,华锦便卷起裤腿,开始捡贝壳,这湖水里的贝壳多的吓人,简直要泛滥了,华锦专挑大的来拿,又看到湖水广大,想来那深水里面肯定有更大的,正想着呢,不知道为什么,就看到一只巨大的贝壳从湖水中出来,直接落在了华锦的脚下。
    “哇塞,这是升级的节奏,那是不是鲜花我也不用自己摘了呀?”华锦感叹空间的神奇。
    要说她也是被前世的经验所影响,前世的空间太废柴,只能当储物柜来用,现在功能变强大了,她也没想到说有什么方便的地方,几个月了都在硬干。
    她才想着收玫瑰花,就看到玫瑰花全部都从自动落下,到了华锦的脚边“好吧,是我低估了你的神奇!”有了这样的方便,她做精油的效率会更高的。
    正满心高兴着呢,就听见空间外面有人敲门,是芙蓉在叫她,听起来很着急的样子,华锦也着急出来,没注意,直接抱着那只巨大的贝壳就出来了。
    芙蓉正着急呢,来人一看就不好相处,容嬷嬷在那边应付着,虽然小姐年纪不大,但没有她,好像就没有主心骨一样了。
    “芙蓉,什么事这么着急?”华锦开门出来,询问道。
    芙蓉看到门开了,正高兴的,结果抬头就看到自家小姐手里捧着一只巨大的贝壳,差点尖叫“小姐,这是什么?”
    华锦看了看手上的蚌壳有点方,现在放回去也晚了吧,然后一脸的淡定,把蚌壳递给芙蓉“抱着,拿过去让冬青打开。”
    芙蓉傻傻的接过来,沉甸甸的重量让她的手一沉,都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但总算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小姐,刚才有个自称是吴掌柜的人到访,说是找小姐有事!”想了一下,芙蓉还是补充了一句“这个人一直在发脾气!”
    吴掌柜乃是永平府知府夫人家的下人,因为表现的不错,现在掌管着一家脂粉铺子,原本在永平府,他铺子里的脂粉是最好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官家夫人小姐都在传说通兆县有特别好的护肤品,云云,他了解情况之后,便看到了这个孤女做的东西的巨大商机,于是跟夫人说了一声,便亲自过来,想要从这个华锦手里,买到方子。
    华锦听说有人到自己家里来发脾气,就很不爽了,她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欺负呢“给我更衣,我看看是谁!”
    华锦的房间跟工作室是连在一起的,华锦到房间换了一件衣服,然后才慢悠悠的晃到正堂“不知是哪位突然来访,真是有失远迎啊!”
    这话才说出口,吴掌柜脸色就不好了,这华锦是说他不请自来呢。要说华锦这边的客户,大多也不会特意问了才到访,但因为她做的是女人的生意,目前来说,除了常玉磊,走动的都是女人,这吴掌柜三十几岁的年纪,这样贸然到访,显然是不把她看在眼中的。常玉磊是带着妹妹来的,性质不一样。
    “你就是华锦?”吴掌柜看到一团孩气的华锦,眼中带着不屑“我是永平府知府夫人家的管家,听说你自己弄了些花露来,不知道这方子是怎么卖的。”不过是外面铺子的掌柜,吴掌柜也腆着脸往自己身上贴金说是管家。
    看到这人得意洋洋的觉得摆出知府夫人的身份来,她就会乖乖就范一样,华锦安然自得的坐在主位上,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柚子茶,恩,刚才捞贝壳捞的有点累了,喝点水果茶果然心情舒爽啊,放下茶杯“管家有礼,不知道是从何得知我要卖方子的?”
    吴掌柜被憋了一下“何必说这些,你就说多少钱卖吧!”
    华锦笑看着他“还望管家告知,我定要找那造谣的算账去,我全家都指望着这点手艺赚钱过活,什么时候说要卖了,要是知道谁造我的谣,看我不撕烂她的嘴。她造谣也罢了,偏还连累管家你大老远的白跑一趟,果真是罪大恶极。”从从容容间,就指桑骂槐的把吴掌柜给讽刺了。
    容嬷嬷听到华锦说这话,眼睛里都是笑意,自己现在的这个小主人,可真不是吃亏的性格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六章 灰头土脸

    “你什么意思?”吴管家也不是傻子,华锦这么说了,马上就知道是讽刺他呢!
    华锦眼睛里全是笑容“吴管家这是怎么了,我是真的替您生气,永平府过来也不容易,都是那小贼散布这样不合理的信息,要不然也不能劳您跑一趟啊!”
    吴管家看到华锦这样,怎么不知道华锦这是变着法的拒绝自己,他啪的一下手掌拍到桌子上,站起来瞪着华锦“知府夫人要买你的方子,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啧啧,华锦一脸同情的看着吴掌柜的手掌,这得是多有自虐倾向才会拍桌子啊?她都替他疼呀!
    华锦一双丹凤眼会说话一样,虽然没有真的出声,吴掌柜却轻易的读出了华锦表达的意思,不由得心中气闷,怎么遇到这样混不吝的小姑娘呢!
    “吴掌柜这话说的,咱们燕国在圣上的治理之下,夜不闭户,丰衣足食,圣上言明官吏不与民争利,知府夫人既然是知府大人的妻室,怎么会强迫小民争利呢?若真是如此,知府大人也不会成为人人称颂的好官了!”华锦一本正经的说瞎话,当朝皇帝在位了三十几年了,他自己不厌烦,他那些儿子都已经烦了,否则兰昭仪的儿子也不会挑着旗子闹革命嘛!
    皇帝当久了,糊涂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原本刚刚即位的时候的一些规定,现在也都变成了一张白纸而已,什么与民争利,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家女眷都会经营一些产业,这个也是大家都习惯了的。至于华锦说什么知府大人是什么好官,那就更是胡扯,永平府知府大人贪得无厌,搜刮民脂民膏,通兆县的人都知道,也亏得华锦脸皮厚,居然能够把这么不靠谱的话说的如此理所应当。
    吴掌柜原本还以为华锦年纪小,不懂事的迂腐,现在听到华锦说这个话,就知道自己小瞧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子了,也是了,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既然敢自己分家了搞出现在的名声和家业来,当然不是普通人了。
    吴掌柜想到他来之前跟知府夫人打了包票,一定能把华锦搞定,拿回那赚钱的方子,现在居然被这么拒绝了,当然不会甘愿“小姑娘不懂外面事情,夫人的产业是她自己的,跟知府大人有什么关系?我劝你还是乖乖卖了方子,这里有一千两,够你吃喝一辈子享福的了!”
    见到吴掌柜居然只拿出一千两的银票就要买方子,对于这位知府和夫人的贪婪,她有了深刻的认识,不说别的,现在她做的这些个产品,每个月的盈利都要上百两的银子,一千两,几个月就赚来了,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这吴掌柜也是贪心,原本知府夫人给了他三千两银子,他一路走来,见到华锦只住在这样偏偏的小村落,以为只是每见识的小村姑,自己硬生生的留下了两千两,只想用一千两打发了。
    “哼……”华锦冷哼一声“吴管家上门来,要买什么产品,我自然是不会不卖的,但这方子,我本来也没打算卖过,这一千两,管家还是收回去吧!”华锦最后懒得虚与委蛇,直接拒绝。
    一边拒绝,一边心中觉得憋闷,这个时空,这个时代,就因为她只是一个平民百姓,面对这样一个仗势欺人的狗,即使她心中气愤,却不敢说一句硬话,因为她没有背景,因为她不是官,即使他们家有一个秀才,甚至是童生,这个管家也不敢欺上门来,不过是看她一个孤女,势单力孤罢了。
    容嬷嬷当年虽然不受宠,但作为公主府的下人,出去的时候也是被人敬着几分的,现在却被一个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这样,看到华锦的眼光里也多了几分担心,有才华而没有保护这些的能力,未来会面对什么呢?
    华锘站在门外听到有人这么威胁姐姐,就要进去理论,却被冬青整个抱起来了,冬青原本是在厨房搞那只大贝壳的,拆来了里面除了肉,还有一颗硕大的珍珠,收好了想一会儿告诉**呢,就撞上了这件事。
    “冬青,你为什么拦着我!”生活富足,有了下人的伺候,读书识字的华锘已经不是那个姐姐病了就出去挖野菜的野小子了。
    冬青把华锘放在凳子上,然后就跪下了“少爷不要生气,这吴管家既然是知府家的下人,代表的就是知府,无论少爷多么生气,这人都是不能得罪的。”
    “但他对我姐姐发火!”在华锘的心中,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就是姐姐,他说会保护姐姐的。
    冬青也很动容华锦姐弟的感情,但还是劝说“少爷恕我多嘴,少爷若是想要保护**,唯一的办法就是读好书,早早的有了功名,这样便是谁也不敢欺负你们的了!”冬青没有随着善于钻营的父亲,倒是随了容嬷嬷性格的善良与随和,细心劝说。
    华锘被劝住了,他现在读书了,知道的事情也多了,也明白考学当官是怎么回事,眼见着因为自己没有功名,姐姐就这样被欺负,心中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当大官,让谁也不敢欺负姐姐才行。
    华锘没有进去添乱,但正堂里面的空气却整个凝固下来,华锦说完了拒绝的话之后,吴掌柜看着华锦的眼神就十分不善,冷冷的“姑娘这是宁可死也不卖方子了?”
    说道死这个字的时候,吴掌柜的声音恶狠狠的,好像随时就能要了华锦的命一样。
    若华锦真的只是一个九岁的女孩子,面对这样的情况,一定会吓到,但华锦身体里住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她相信这个人要是愿意,绝对能要了她的命,她怕死吗,死过一次之后,也还好,但她上辈子生的伟大,死的憋屈,这辈子咋也不能憋屈死了,一个穿越人士,还有空间,居然被一个本地土著,还是个下人给neng死了,她都没脸去地府报道好吗?
    华锦正要说什么呢,院门居然再次被敲响了,铭钰阁的伙计把马车停在门口,跟冬青笑着说道“掌柜的让我过来找你家**来拿这个月的货!”
    容嬷嬷听到是他来了,马上松了口气,不管对常玉磊有多少担心,但有这个人在,就没有人敢打华锦这些生意的主意了。
    “吴管家您请吧,方子我们不卖,还有,我家姑娘目前已经跟安国候夫人合作了,如果知府夫人也有兴趣合作,等我们问过安国候夫人再说吧!”容嬷嬷上前说道。
    吴掌柜听到容嬷嬷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也知道今天不会拿到方子了,便悻悻然的离开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七章 惩戒

    冬青恭恭敬敬的送了吴掌柜离开,华锦在正堂招待铭钰阁的伙计,将已经准备好的货都放到马车上,让他运送至京城。
    伙计是个干活很麻利的人,好好的把东西都记下了,又拿到了礼单子,便行礼之后离开了,对于刚才跟吴掌柜的当面遇到,只字未提。
    等到把人全部送走了,华锦才皱眉询问容嬷嬷“常玉磊的母亲是安国候夫人?”
    容嬷嬷从华锦身后匆匆走到正堂下面跪下“请**赎罪,常公子的确是安国候嫡子,至于常**,是圣上亲封的郡主。奴婢一开始就认识出来的,但常公子和常**没有表露身份,便没有告知**。”
    华锦看着容嬷嬷,好久都没有说话,一直看的容嬷嬷的脸上由诚惶诚恐,变成惊慌,汗水点点的在脸上,华锦才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恐怕容嬷嬷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表露身份,还是怕我有什么心思吧?”
    华锦的话才说完,容嬷嬷跪的更低,不断的开始磕头“奴婢不敢!”心中却对华锦的敏感十分叹服。自从跟了华锦回来,她就发现华锦的不凡来,即使还没有长成,却已经能看出秀色姿容,加上才华,这样的女子,有攀高枝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甚至,她也相信,如果华锦愿意,她绝对能做到的。
    华锦没有阻止她磕头,一直等着她磕了好几个头之后,才淡淡的让容嬷嬷起来“嬷嬷是老人了,原本我以为,有些事情,就是我不说,嬷嬷自己也是明白的,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嬷嬷了!”
    容嬷嬷哪里敢起来,一直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华锦从座位上起来“容嬷嬷在那皇宫大宅里生活的久了,见惯了攀高枝的,便觉得但凡有点姿色才华的,就要有那不甘心的追求了。但嬷嬷也记得,我只说一次,我华锦宁可终身不嫁,也绝对不会给人当续弦,妾还有后妈,别说只是侯府公子,就是那金色宝座上的那位,也一样!”华锦这话说的掷地有声。
    容嬷嬷也不是不知道,接触过一段时间了,她就发现华锦并不是那愿意出风头,那样虚荣的女子,反而是聪慧又安之若素的性格,但之所以还会这样防备,也不过是看那常玉磊相貌英俊,家世过人,又对自家**态度十分特别。她在京城的时候就听过,安国候的嫡子品貌俊秀,是京城**们追逐的青年才俊,名声极好,却十分自律,这样的贵族少爷,肯定不一般,也很容易被一些无知少女追求,特别是常玉磊跟华锦相处的时候,明显的不一般,别人不知道,她还是看出来的。
    “奴婢记住了!”容嬷嬷深深的磕头,说道。华锦既然能说出这番话来,就不是那种没有远见的少女,那他也就不用担心了。
    华锦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慢慢往门外走“我记得常公子的婚期就要到了,嬷嬷最近考虑一下送什么贺礼吧!”说完,自顾自的开门走了。
    容嬷嬷一个人留下跪在地上,叩首答应“是,**!”
    华锦出门,见到冬青和银桦也跪在门口,容嬷嬷受罚,他们作为子孙,也这样请罪“都起来吧,冬青,我让你弄的贝壳,弄好了吗?”
    冬青叩首,然后站起来“回禀**,小的打开了以后,发现了一颗珍珠。”说完,芙蓉把一颗约莫弹珠大小的圆晕珍珠交给华锦。
    华锦想到里面会有珍珠的了,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一颗,两只手指捻起来“这么大的天然珍珠啊!”后世的珍珠的确也算不得什么高昂的材质了,养殖的珍珠十分常见,但天然的珍珠还是很昂贵的了,华锦手中这么大的,怕是更加难得。
    容嬷嬷在银桦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解了腿部的酸麻,出来看到华锦手中的珍珠,便说道“所谓七分珠八分宝,这样大小的珍珠,怕是无价之宝,若是叫卖,至少能有两千两以上。”容嬷嬷亲眼见到过皇后冠上的珍珠,也大概有华锦手中这么大,这样大的珍珠,已经不能称作珠了,而应该称作宝,无价之宝。
    “我去,那这个我还是收起来吧!”所谓怀璧有罪,珍珠大了也不容易啊,这样的东西,还是好好放在空间吧!
    容嬷嬷点头“的确,咱们这样的人家,这种好东西,还是不要有的比较好!”
    华锦便把珍珠收起来了“冬青,你会不会做捕鱼的网子?会的话给我做一个,不会就出去买个,我要用,芙蓉,那个大珠贝既然都拆了,中午便做疙瘩汤,你们几个吃了吧,否则扔了也可惜,至于我和少爷,给我们做点凉面吃,然后弄点小菜。”
    芙蓉也在苦恼那么大一个珠贝的肉要怎么弄呢,没想到华锦直接就告诉她做什么了,马上应了,就去厨房忙活了。
    银桦想到刚才看到那么大的珠贝,那细白的贝肉,就觉得唾液泛滥,以前在公主府的时候,就算伙食不错,但也都是常见的,但现在却经常吃到一些特殊的东西,感觉比起以往,要舒服多了。
    容嬷嬷和冬青自然也看到了他这小馋猫的模样,忙赶了他去陪着华锘读书,华锘听了冬青的劝,在房间里闭门苦读,甚至着急的想要马上让姐姐送他去私塾读书,尽快有功名来保护姐姐呢!
    “我去工作室待一会儿,午饭之前,没有什么事就不要叫我了!”说完,就一个人进入了工作室,把门也锁上了。
    华锘听到姐姐的说话声,才从房间里出来,就发现姐姐已经进工作室了,容嬷嬷看到他,行礼之后说道“少爷!**应该是累了,似乎心情也有些不好。”
    华锘稚嫩的脸上满是沉思“我知道了,容嬷嬷在门口守着,姐姐有什么事吩咐,就去帮忙,银桦,过来帮我磨墨,我要写字了!”
    当现实如此冰冷,对于两个年纪尚幼的孩子来说,没有享受童年的时间,也没有资格,努力奋斗,让自己不要成为食物链的最低端,拼尽全力来保证自己不被欺负,就是他们唯一的目的和意义。
    幸好,不管是有着三十几岁灵魂的华锦还是年幼就懂事的华锘,都是意志坚定之人,即使互相都明白各自的委屈,不会抱头哭泣,而是更加坚决的努力下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八章 果真是大腿

    华锦把工作室的门插上之后,便进入了空间,无论外面是阳光普照还是疾风骤雨,空间里依然是一片安逸,野蜂飞舞,花朵绽放,华锦一边往湖边走,一边脱衣服,一直到身无寸缕,然后一点点的踏入湖泊当中,她脚步落下的地方,虾蟹和鱼儿避走,就连那些贝壳也给她让出路来。
    华锦一头扎下湖水,在整个湖水里面游泳,见到吴掌柜的嚣张,她不是不觉得委屈难过,只是形势比人弱,她可以跟华家那**人发狠,因为她有能力对付这些人,只是一个吴掌柜,她并不害怕,但是这吴掌柜背后的人,却不是她能够得罪的了,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追求权势,因为只有权势,才能让人怕,让人敬,让人不敢欺负!
    在湖水里面游了好几圈,一直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疲乏,华锦才慢慢的走到岸边,拿了一只毛巾把自己擦干,还有就是常玉磊,以她的观察力,当然早就发现了常玉磊并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后来他说要跟她合作的时候,就更加明确了,只是即使猜测这人非同一般,她也没有想到通兆县这样小的地方,会有这样的大家公子过来。
    如果早知道这人是安国候的嫡子,未来的安国候,她也许不会这样轻易的答应与他的合作,因为这样实力强大的合作者,未来她想要自己出来干,就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会对容嬷嬷生气,也是在于此,如果容嬷嬷提前说了,她就不会跟常玉磊合伙,保护自己的产业和技术。但现在已经合作了,只希望当她想要**的那天,常玉磊能够跟现在一样好说话吧!
    一边这么想着,华锦一边找了一间宽松t恤套在身上,然后躺在了床上,闻着空间里清新的空气,不管怎么样,人有时候是被命运推着走的,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不管谁想要抢她的东西,她也会让人看看,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吴掌柜被华锦果断的拒绝了,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县城的客栈里面。才回来,就准备了一些礼品,想要去知县那里拜访,了解一下容嬷嬷说的是否属实。
    “小的到的时候,姑娘似乎正在跟人争执,来人看着像是哪里的掌柜,人我不认识,姑娘见我的时候没说什么,但看那个人,似乎是有什么麻烦的样子。”伙计也回到了铭钰阁,跟掌柜汇报在华锦那里看到的人。
    掌柜听到以后皱眉“这样吗,你出去打听一下,最近有什么人来通兆县,了解一下,来人是谁,我去拜访了一下王大人!”秦立原本也是很受到重视的掌柜,后来遭到小人陷害,被发配到这样偏僻的地方,这次常玉磊临走之前特意交代要好好照顾华锦,想来是对华锦十分重视的,加上华锦提供的这些商品,他能不能回去京城,机会,恐怕就在这一次了。
    这吴掌柜才准备行动呢,从华锦家里回来的当天傍晚,秦立就带着伙计上门了。
    “秦掌柜!”知道是铭钰阁的掌柜到访,吴掌柜这时候可没有在华锦家里的嚣张了。这铭钰阁是安国候夫人的产业,铭钰阁并不是一个铺子的名字,而是在燕国的北方几大州府,都有铭钰阁,通兆县这个铭钰阁,也是永平府的铭钰阁的分铺。
    “吴掌柜贵人到访,我怎么敢不来迎接啊!”比起吴掌柜的客气,秦立就不阴不阳的了。那知府夫人也不过是四品官家眷,四品恭人而已,比起安国候夫人的品级,差远了,别看在这永平府他官职最大,但怎么也比不上京中的皇亲国戚。虽则秦立只是偏远分铺的小掌柜,但也不用对吴掌柜客气就是了。
    吴掌柜一听秦立这语气,就觉得不对了,马上弯腰作揖“当不得秦掌柜如此,前段时间公子在永平府巡视,大人和夫人还想要邀请公子和**到家中坐坐,没想到公子和**竟然行程匆促,甚为憾事!”
    秦立淡淡的说道“公子和**回通兆拜访朋友而已。”
    “不知道公子拜访的朋友是?”吴掌柜也跟着询问,这秦立专门过来找他,绝对不是为了跟他闲哈拉的,既然说到这里,就是想跟他说的呀!
    秦立接着说道“是一位姑娘,侯夫人用了这姑娘做的产品觉得好,公子是至孝之人,便做主帮夫人多带些回去……”言尽于此,很多事情,不用全都说透,大家都是聪明人。
    吴掌柜心中一惊,也想到他从华锦家里出来的时候,撞到的一个伙计,再仔细一看,果然就是跟在秦立身后的伙计,哪里还不知道华锦身边的那个丑嬷嬷说的是真的啊!
    “原来如此,我们夫人最近也说这边做的花露很好用的,知道我来通兆县,还让我买一些过去,既然是侯夫人都喜欢的,我这次可要多买一些回去呢!”吴掌柜迅速的把买方子的事情变成了买东西。
    秦立也没打算把这人怎么样,只要他别再找华锦麻烦,不影响合作就可以了“你可来的不巧,那姑娘现在跟侯夫人的铺子合作,若是知府夫人需要,恐怕要等到我们铺子销售才能有的了。”
    看到秦立对自己这样严防死守,心中对华锦的重视程度有了加深,想到自己今天跟华锦发的脾气,不由得心中发寒了。
    秦立原本也是来警告吴掌柜,几句话达成目的,便带着人走了,留下吴掌柜匆匆的拍小厮去买了许多礼品,连夜驾车送到了华锦家中,低声下气的跟华锦道歉。
    前倨后恭,芙蓉看着一大堆的礼品有点方,上午来的时候还各种不客气,不过才几个时辰,就上门道歉,这世界未免变化太快吧!
    华锦看着满桌子的礼品,燕窝、皮毛等等“看来,我这是抱上一条大腿了啊!”虽然很轻松的语气,却并无喜色。
    容嬷嬷才被教训过,现在看华锦这样,心中也畏惧了,不敢说什么。芙蓉比容嬷嬷还差劲,华锦气场全开,她就得吓破胆子。
    “都收了吧,容嬷嬷,给常公子成亲的礼品,再多加两成!”这种被迫抱大腿的感觉,真特么不爽。
    容嬷嬷诺诺的应了,吴掌柜这只天外来客,就被常玉磊轻轻松松打发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四九章 安国侯府

    安国侯府就在宁安街的巷子里,单单他们一家就占了这一条巷子,正门朱红色的大门上纵横七颗金色的门钉,彰显着这个家族的身份,门前两个两米高的石狮子,镇守在门口。
    这一日傍晚,安国候夫人正在见铭钰阁的掌柜,就听见外面有俏丽的丫环匆匆掀开帘子进来“夫人,公子过来跟您请安了!”
    安国候夫人约莫四十岁的年纪,脸上妆容富贵,但遮掩不住脸上的暗黄,听到儿子回来了,笑着跟一边的常玉娆笑着“你哥哥倒是会挑时间。”
    常玉娆坐在下边,听到母亲的调侃,也笑嘻嘻的“哥哥肯定是知道华锦妹妹送的东西到了!”
    侯夫人听到她这么说,也只是笑笑,自从常玉娆回来,嘴边就都是这个华锦姑娘,弄的她都对这个女孩子很好奇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掀开帘子,一身蓝色直身的常玉磊进得门来,几步过来行礼“给母亲请安!”
    “嗯,我才跟你妹妹要看看华锦姑娘送的东西,你就来了,你是掐着点来的吗?”侯夫人跟常玉磊开玩笑。
    常玉磊也是进门看到了铭钰阁的掌柜,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是赶巧了,不是说拿来第一个月的货吗,怎么还送来这里了?”
    铭钰阁的掌柜被问了,马上过来躬身行礼,然后说道“华锦姑娘除了送了这个月的货,还有一些是送给**和夫人的礼品,小的就给送来了,这是礼单子!”说完,把青色的礼单交给了侯夫人身边的丫环。
    侯夫人从丫环手里拿过来礼单子,一眼就看到礼单上面的字迹“这字迹倒像是个男孩子的。”
    常玉磊接过来看,看到了以后笑了“这倒是工整了不少。”
    常玉娆也点头称是“华锦妹妹的字很疏阔,没想到这样工整的写也不错呢!”
    侯夫人对华锦的字也有兴趣了“这姑娘平时的字是什么样的呢?”
    常玉磊被这么问,就想起了华锦在赏花时候故意写的那手字了,至于常玉娆,则是想起华锦家中正堂中的对联还有字画了。
    “她写的是草书,平时都比较随意些,自成一派,未来许是咱们燕国要有以为女书大家了!”常玉磊对华锦的字不吝赞誉。
    侯夫人对书法不是很了解,见常玉磊提起华锦就轻松的表情,挥手让铭钰阁的掌柜离开了,又让常玉磊到自己面前“我的儿,娘多久没见你笑的这样开心了!”
    常玉磊坐在她的身边,摇摇头“娘,我挺好的!”他们这样的家庭,谁能够活的那么自在呢,不过是一场不被自己喜欢的婚姻,一个不喜欢的妻子而已,没关系,反正也没有真的喜欢的人,谁都一样。
    侯夫人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优秀,又想到这京城和侯府的形势,也只能叹息“总是听你们说起这个华锦,我都想要见见她了,你成亲的时候,要不就邀请她来?”
    “华锦妹妹还在孝期,没办法来的,不过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咱们快看看她送了什么吧!”常玉娆没有看出来母亲和哥哥之间的气氛,她的心思全被华锦送来的礼品给吸引住了。
    常玉磊跟侯夫人听到她清爽单纯的嗓音,会心一笑,不管多么辛苦,能够让玉娆这样单纯美好的生活,都是值得的。
    “你个小丫头,还是郡主呢,怎么就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一样呀?”侯夫人故意开她玩笑。
    常玉娆撅嘴“娘又不是不知道,她最会研究些好用的东西了,上次做的那个果茶都被我喝完了,说不定她会再送我一坛子呢!”
    “好好好,你有理,整天就念叨华锦妹妹,华锦妹妹,娘亲都要排到后面了啊!”侯夫人眨眨眼睛,开玩笑的说着,惹来常玉娆的一顿撒娇。
    常玉磊看到母亲心情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没有精神了,心中也松了口气,对于华锦,也由衷的感激起来,那些香薰,居然如此神奇的调节人的情绪。如果不是华锦,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这样的精神呢!
    华锦这次专门用了一个小的木箱子,装的都是送给侯夫人还有常玉娆的东西,才打开木箱子,常玉娆就见到了两个小坛子,跟华锦之前送给她的果茶是一个型号的坛子,她直接捧出来,打开一个坛子,蜂蜜柚子茶特有的味道就散发了出来。
    “真的有果茶,我就知道华锦妹妹会想着我的!”小吃货常玉娆很满意华锦送的礼物。
    常玉磊也很好奇华锦会送些什么,原本说建立了合作,当时他就打算回京城的时候带一些花露什么的回来,却被华锦拒绝了,说既然要进入更高端的市场,现在的包装肯定不行,她要重新设计包装之后,再送过来。
    但看到礼单子上,也只是简单的写了送的还是花露还有香薰蜡烛和香皂什么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只多了两坛子的果茶。常玉娆打开另外一只小坛子,发现是不同的味道,等不及的就要冲了尝尝。
    丫环们被她指挥着冲茶水,然后她才凑过来看华锦送的其他的东西。一个小箱子里,拿掉两只坛子,剩下的是一些木盒子,丫环一个一个的拿出来,都是一些大小不一的盒子,上面雕刻的精致的花纹,虽然不是什么好的木材,但也十分不错了。
    丫环打开了最大的一只,盒子打开之后,就是一阵浓郁的花香,等到香味稍微淡了些,再看,就看到里面居然是不同形状的香薰蜡烛,星星的,桃心的,苹果的,每一个都十分精致,很是漂亮。
    “好漂亮!”作为女孩子,对于这种精致可爱的东西,显然没有太大的抵抗力,常玉娆的眼睛里全是星星,伸手抓了两只香薰蜡烛出来。
    “这个就是你之前让人送来的香薰蜡烛吗?”侯夫人拿着一个星星样子的蜡烛,仔细的端详,又闻了闻味道,这样说道。
    常玉磊倒是觉得还好,只是觉得东西很特别,很新颖“看有点燃的烛心,应该是的!”
    侯夫人也觉得很可爱,那大支的蜡烛总看着有些粗苯,这样精致的小蜡烛,配合那香味,就感觉不同了许多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