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88 | 浏览:8925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布衣锦华》作者:木雨相(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零章 悦己者容

    华锦照例端了茶水上来,看到厨房里才做好的点心,便让赵二丫用白色瓷蝶儿装了几个,清透的糯米里面包含着碧绿的馅儿,圆饼上还印着豆子的花纹,精致漂亮。
    看到华锘在一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糕点,华锦笑着说道“你端了到房间去吃,但不能多吃,这个不好消化的!”
    华锘小包子得了姐姐的应承,马上欢呼着答应了。华锦看着他慢慢的有了这个年纪的男孩该有的状况,也抿着嘴笑着去应酬这位知县夫人了。
    从这李氏一进门,华锦就看出来这个妇人心气儿很高,自然心胸也算不上多么宽厚了。她前世见得人多了,看人至少也有七八分准的。又想到这位夫人是这通兆县最有权势的妇人了,打定主意要好好的招待,不要出什么问题才好。
    “让夫人**久等了!”华锦把茶水端过来给每一个人,然后又将才做好的小点心放在他们的桌子旁边“这是家里刚刚才做的绿豆糯米点心,夫人**不嫌弃就尝尝!”
    华锦说的客气,但刘玲玲见到这样精致漂亮的点心,却很惊讶“好漂亮的糕点啊!”这通兆县地处北方,自然不像是江南地区的人那样讲究饮食的精细,所以华锦做的这点心,居然引得刘玲玲这样的评价。
    刘夫人已经对自己的女儿无语了,这心大的,就不能顾及一下场合,不过是一个点心,也值得这样赞叹么?
    “华锦姑娘果然聪慧,不仅会做花露,还能做这样精致的点心啊!”刘夫人赶忙夸奖,给自己没出息的女儿打圆场。
    华锦笑着摇头“夫人谬赞,我不过是闲来无事,喜欢研究罢了,不过是小道,不足挂齿。”
    李氏一进门就看到了堂上的书画,虽然只是乡野农家,竟然也透着不尽的风雅之气。再看这华锦言行婉约有度,不由得也稍微收起自己的轻视之心“听闻华锦姑娘心灵手巧,能做香薰蜡烛和花露这样风雅的东西,今日一见果真不同一般啊!”
    华锦欠身“山野人家,当不得夫人如此称赞的!”
    “华锦姑娘就不用客气了,今日我来,是来问一下,那玫瑰精华,何时才能有呢?”刘夫人可不是带着知县大人的夫人过来闲聊的,所以故意询问道正题。
    刘夫人问完,还担心华锦会揭穿她,毕竟之前华锦亲口说过,那玫瑰精华要再得需要下个月了,但华锦却好像她真的是第一次问一样“夫人来的不巧了,那玫瑰精华十分难得,要下个月才有了,不如您看看其他的精华,对您也是有效的。”
    话题到了这里,李氏也顺着询问“不知道这精华,都有什么功能呢?”
    华锦一听,马上知道生意来了“夫人有所不知,我们女孩子不同的年纪,皮肤的状态是不同的,小的时候肌肤水水嫩嫩的,自然好看,到一定年纪就不再如从前那样水嫩了,就需要补水了,所以补水是护肤的关键,其次就是美白,有句话说得好,一白遮三丑,就是这个意思了,我研究过,有些花提炼出来的精华,有的能够补水保湿,有的可以美白,还有可以祛除细纹的,功能都不相同,针对不同人的肌肤,要用不同的护肤品。”
    华锦看了李氏的脸几眼,然后继续说道“比如夫人您的皮肤,您的年纪不大,整体状态还很年轻,但似乎是睡眠不好,所以眼睛里有红血丝,也有黑眼圈,您本身皮肤很白皙,注意休息,然后补水,淡化脸上的细纹,就可以让您的肌肤焕发光彩了。”华锦小小的拍了个马屁。
    李氏的年纪不算太大,但在古代已经是很成熟的妇人了。一看她之前就很注重保养,最近似乎是休息不好,状态才会变差的。
    “是吗?”听到华锦对自己皮肤的评价说的头头是道,李氏不由得抚摸自己的脸,她还年轻吗?
    “当然是的,其实每个年龄的女人,都有自己的魅力和风华,要自信才是最好的,夫人您这么美,如果注意保养,一定会更美的!”华锦奉承道。
    李氏摇头“我这个年纪,哪里比得上年轻的女孩子呢?”想到那样水葱一样的女孩子,心中刺痛。
    华锦一看就知道这李氏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也明白这种**的事情,不便多说,所以也只是劝说“夫人何必妄自菲薄,您的好,跟我这样青涩的小丫头比起来,可不是很明显嘛!”
    听到华锦这样打趣的一句话,李氏也被逗笑了“你这小丫头倒是会说话,那你跟我说说,我适合用什么精华呢?”
    华锦听到李氏这么说自己,也呵呵笑着,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白色瓷瓶,上面是彩绘的**图案“这**纯露就很适合夫人使用,夫人的气质清幽淡雅,跟着**最是相和的。”
    李氏很惊喜,因她名字中有茉字,在闺中便极爱**的,只嫁人后便不如从前那样总赏玩了,听华锦说是**的纯露,眼底里都是笑意。
    华锦倒了一点纯露在手上,然后再李氏的手上按摩,然后让皮肤吸收纯露的营养“夫人您看看,是不是比不用纯露的手更滋润细嫩了呢?”
    华锦的这些东西都是空间泉水做的,品质自然不一般,效果也很好,所以李氏很明显就看到手上的肌肤变好了,心中惊呼这纯露的神奇“果然好,难怪刘氏和吴氏都推荐你呢!”
    华锦笑笑“夫人谬赞,小女就是爱研究罢了,这还有**的精华,每次洗澡的时候,滴到洗澡水中两滴,泡上一刻钟就可以放松精神,环节疲劳,而且可以滋润皮肤,刘夫人和吴太太就是用的这个,效果是很好的,您可以试试。”
    有了吴太太和刘氏做广告,华锦卖的这些东西,效果不用多说,李氏也听说是让刘氏和吴氏变年轻的神秘精华,完全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这精华一月只能得一瓶十滴,夫人若用着好,下个月我制成了,给您通知,您打发人来取就好了。”对于官夫人,华锦也多了几分客气。
    李氏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试用这让人变美的秘方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一章 常家**

    “哥哥,你就带我去嘛!”通兆县南城的大宅子里,穿着粉嫩娇俏的妙龄女子拉着一身青衣的男人的衣袖撒娇。
    常玉磊被晃的看不进眼前的账本,不得不放下,看着妹妹“你到底要去哪里,也跟我说清楚啊!”对于自己的妹妹,他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常玉娆听到哥哥问自己,于是也坐下来“还不是去年认识的吴姐姐,跟我说最近县里很多**都用一种花露来擦脸,还问我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华锦姑娘家去看看,挑选一款最适合自己的花露来用呢!”
    常玉磊一听是吴彩环提出来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着一团孩子气,还懵懵懂懂的妹妹,常玉磊叹息,他家这个妹妹,哪天就是被卖了,估计还要帮着人家数银子吧,想到每次吴彩环她们那些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常玉磊打了个冷战,太可怕了。
    “既然知道这姑娘的姓名,你如果想去,咱们打听到了在哪里,哥哥带你去就好了,何必劳烦人家吴**?”常玉磊伸手按了按妹妹的脑袋,笑着说道。
    常玉娆低头想了想,然后看着哥哥“哥哥你不喜欢吴姐姐吗?”
    常玉磊笑了笑“傻丫头!”
    常玉娆一看哥哥这样,就知道了,于是也不强求“那哥哥你打听一下,然后再带我一起去吧!据说那个华锦姑娘身处乡野,但却是个雅人,如果那花露好用,我们买一些回去送给母亲,必定能让她开心的。”
    听到,妹妹提起他们的母亲,常玉磊的眼睛里浮现温情,想到母亲越来越形容枯槁的样子,又皱了皱眉“妹妹回家多陪陪母亲啊!”
    “每次我去找母亲,没一会儿母亲就累了。”常玉娆撅嘴,她也好想一直陪着母亲的,只是母亲最近精神没有以前好了。
    常玉磊听到妹妹的话,突然心中一惊,面上却不露声色,送妹妹回房之后便派人回家去探查去了。
    “不要停,继续打!”纯露和精油都有了市场,又新盖了房子,华锦的生活变得富足起来,虽然每天还是弄精油和花露,但也有了空闲来研究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现在“二丫姐,努力啊!”
    这一时空的饮食文化也算是发展的不错了,但也比较简单,生活稳定了,华锦就开始研究前世的一些食物来吃,比如这次,她想要做一些口感绵密的蛋糕来吃。华锦前世就极爱吃甜食,每次工作完之后感觉精神很累的时候,都会买一块蛋糕来吃,放松和调节心情。
    她虽然会吃,但却不一定会做,还好现在她也不用为了生活奔波,可以在家研究这些东西,赵二丫按照华锦的指挥,将蛋白打到完全没有水渍的碗里,然后不停按照一个方向搅拌。
    虽然不知道华锦要做什么,但她还是尽责的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白色的蛋清慢慢的被打发成膨胀的白色。
    “哈哈,二丫姐,好棒,这样就好了!”华锦又指挥了赵二丫将蛋黄,糖还有面粉牛奶一起放进去搅拌,然后再把整个面糊放进大碗里,隔水蒸上。
    “这样就好了吗?”赵二丫擦了擦汗,问华锦。
    华锦笑呵呵的点点头“二丫姐姐辛苦了!”
    赵二丫看到她这样,马上摆手“没什么的。”现在华锦每个月给她九十文钱的工钱,比起很多壮劳力去县城做工赚的还多,她做这些也是很正常的。
    华锘小包子写完大字,又跑到华锦身边“姐姐,做什么好吃的呀?”自从他们分了家,华锦没事就会做些好吃的,小包子已经习惯自己的姐姐总能做出好吃的来了。
    摸摸小包子的头发“一会儿就能吃了,大字写完了吗,那去院子里跑几圈再过来吧!”华锦对华锘的要求很严格,每天除了要读书识字,还要锻炼身体,她可不想教出一个柔弱书生来。
    华锘听到姐姐的话,二话不说就出去跑圈了,一边跑一边还背华锦叫他的弟子规,童音朗朗,十分悦耳。
    常玉磊打探到了那华锦姑娘就住在李家村,便让车夫驾车带着妹妹赶来,一路颠簸,没吃过什么苦的常玉娆快被颠的散了架,才进入了李家村的地界。
    一直走,就看到一座建在山脚下的农家院映入眼帘,青砖瓦房,玄色的木门,门前种着两颗杏树,初夏时节绿叶繁茂,映出一片阴影来。
    常玉磊下车,又扶着妹妹也下车,待走的更近,便听到院中传来小童读书的声音,声音清脆。
    “这地方还有这样的人家啊!”常玉娆一下车看到眼前的小院就惊叹了,在这李家村,如鹤立鸡**一般,虽然是山野,却带着与众不同的意趣来。
    常玉磊却是听着华锘读的弟子规,若有所思,这竟然是一篇极好的蒙学文章,却不是他们市面上曾经听说的,这样的人家,怎么会有这样的文章?
    慢慢的感觉到读书的声音渐渐变远,常玉磊对这华锦姑娘,升起了好奇心。
    既然下了车,常玉娆的丫环秋儿上前敲门,咚咚咚,敲响门环的声音。
    “谁啊?”华锘小朋友才跑了一圈过来,听见有人呢敲门就询问道。
    “请问是华锦姑娘家吗?”常玉磊回道。
    华锘听见是男人的声音,也没有找华锦,而是自己打开了门“你们有什么事?”
    常玉磊听见内里应门的男童声音正是刚才读书的,待门打开,就看见一个约莫三四岁的男孩子,只有短短的头发,似乎是开始留头发的样子。一件蓝色的上衣和灰色的裤子,蓝色的布鞋,虽是粗布麻衣,却没有补丁,十分干净。男孩皮肤白净细嫩,脸颊还带着健康的红润,圆圆的脸蛋十分招人喜欢,是个极眉清目秀的孩子。
    “这是华锦姑娘家吗,舍妹仰慕华锦姑娘大名,特前来拜访!”常玉磊一看这个男孩,就知道必然是华锦的那位幼弟了,知道现在这姐弟俩是相依为命,所以虽然华锘年纪小,却很恭敬。
    华锘看到常玉磊身边的常玉娆,才确认是找他姐姐的,正要请人进来,就听见身后华锦的声音“小锘,是有客人来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二章 君子端方

    常玉磊只感觉这声音如钟灵毓秀,十分悦耳,然后,玄色的大门打开,年岁尚小的女孩子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一件浅蓝色的上襦,白色的裙,白色的绣鞋上随着她的移动,露出上面刺绣的青色翠竹,头发梳成总角,系着浅蓝色的发带,随着女孩的走路,在她的两侧缓缓飘动,没有多么华丽的服装,却端是清雅。
    随着华锦的走近,一阵清淡的花香就传入他们的口鼻中,原来华锦整日与花打交道,身上也就带着这花香的味道,自然芬芳,不浓郁而清远。
    “不知道公子和**为何到访?”华锦慢慢走近,询问。
    常玉磊看着眼前这女孩子不过才九岁的年纪,已经是肤如凝玉,虽还未张开,却已经有着一番不同的风华,不由得对华锦另眼相看“这位一定是华锦姑娘吧,小生常玉磊,是通兆县上铭钰阁的东家,这是我妹妹,听闻华锦姑娘大名,特来拜访。”
    华锦意外这样一个公子哥对自己的礼遇,因是外出拜访,常玉磊穿着一件深蓝色刺绣直身,腰系一条碧玉腰带,一侧挂着青色玉佩,发髻上为一尊玉冠。更衬着常玉磊面如冠玉,谦谦君子。
    “公子有礼!”华锦行礼,然后请他们一起进门。
    常玉娆看到华锦,就觉得这女孩长得十分漂亮,心中喜欢,见她引他们进门,便迫不及待的跟着哥哥一起进门,等到进门之后,才发现这样一个简单的小院子,布置的十分整齐,两侧种植着红色的玫瑰花,正是开的绚烂的季节,满院的玫瑰芬芳。
    小院还专门用青石铺了小径,环绕正房,以及从正门到正堂,说是乡野山村,却并不是印象中的家禽家畜与人混居的脏乱,反而是清新优雅。
    “常公子,常**请进!”华锦引着两个人进入正堂,华锘小朋友看到有男人在,也跟了进来,就坐在主位上,小小的孩子,一脸的正经。
    华锦却没有阻止,他们这样的家里,有些事情,还真的不能没男人,即使是才四岁的华锘,也是需要的,毕竟不是之前接待女眷的时候了。
    华锦客气了一句,留下华锘跟常家兄妹在正堂,自己去厨房端茶水。等到华锦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正堂气氛十分尴尬。
    “常公子常**请喝茶!”照样的茶包冲出来的绿茶,茶汤清澈。然后又把刚才做好的蛋糕切了一小盘端上来“这是家里自己做的点心,常公子常**不嫌弃的话,可以尝尝。”
    常玉娆看白色的瓷盘上是金黄色的点心,每一个都切成刚好入口的大小,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忍不住拿了一块放进口中,那点心竟然十分松软,好味道让她眯起眼睛“好吃!”
    华锦看到常玉娆这样,眼睛里闪过笑意,看来这个常**,跟自己一样是个吃货呀!
    “华锦姑娘,这个点心真好吃。”常玉娆看着华锦,一脸的期待。
    华锦笑眯眯“常**喜欢就好。”
    常玉娆点点头,虽然性格单纯,但她也知道有些东西不能问的,比如说,这样从没见过的点心方子是如何的。
    “华锦姑娘,冒昧叨扰,我们兄妹听说姑娘这里有很好的花露,便带了妹妹来拜访姑娘了。”常玉磊喝了一口茶水,也拿了一颗点心吃掉,动作优雅从容。
    华锦看着常玉娆“恕我直言,常**您的肤色要暗一些,所以美白应该是您最需要的。”
    刚刚还笑呵呵的常玉娆听到华锦的话,脸色黯然下来,她年华正好,最自卑的就是她的皮肤比起别的姑娘都要黑,每天都要多涂几层粉才敢出门,只是没想到华锦眼睛这么精,一下子就看出来她的问题所在。
    常玉磊看到华锦和自己的妹妹说话,自己再坐在这里,就有些尴尬了,于是起身跟华锘说道“为兄看到外面的玫瑰开的正好,不知道华锘小友是否愿意陪我观赏?”
    华锘看华锦,见到她点头,才从座位上起来“自然愿意,请!”
    常玉磊跟华锘一起出去院子里赏花去了,只留下华锦跟常**还有她的贴身丫鬟在正堂里。
    “你怎么看出来我皮肤黑的?”常玉娆看着华锦莹白如玉的小脸,十分羡慕的询问。
    华锦淡淡的说道“**虽然打了粉,但脖子处的肌肤还是能看出来的。”华锦都想吐槽了,既然人黑,还把脸涂那么白,这样也罢了,如果把脖子和手一样涂白了,也可以,偏偏只有一个大白脸,简直不能忍好吗?
    常玉娆听到华锦这么说,才知道是别处的肤色露馅了,满怀希望的看着华锦“我这样的黑,还有机会变白吗?”
    华锦却摇头“**最好把脸上的粉都洗去了,我看清楚您的皮肤状态才好判断。”
    原本看到华锦摇头,常玉娆很绝望,又听说华锦让她洗脸,便二话不说的点头“我马上洗掉。”
    华锦点头,常玉娆的丫环出去打了一盆水过来,让她洗干净了脸。
    洗完脸华锦才发现,因为常年涂粉,常玉娆脸上的肤色比起其他部分,要白皙许多,只是不太明显。常玉娆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豆蔻年华,皮肤状态很好,只是不够白皙罢了。
    华锦仔细看了一下,华锦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拿了一个瓷瓶出来“论起美白效果最好的精华,也只有玫瑰精华了。”华锦说道,其实还有柠檬精油,但柠檬精油的提炼却非常困难,比起从花中提炼,要难多了,华锦目前还没弄。
    常玉娆没想到真有能够美白的东西,眼睛简直不能再亮了“只要能让我白,不管多少钱,我都要,有多少要多少。”
    华锦苦笑“常**有所不知,这精华极其珍贵,我每个月也只能得两瓶,每瓶也不过才十滴,为了保证冬天的存货,我对外都是宣称一个月一种只有一瓶的……”她既然说了每个月限量一瓶,现在再卖给常**,总是不好的。
    常玉娆听到她这么说“华锦妹妹,我可以这么叫你吧,你卖给我,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就好了。”知道有东西可以让她变白,常玉娆可不允许错过。
    华锦听到常玉娆这么说,才勉强点头说道“我自然是相信常**的,既然是**迫切需要的,我便把这瓶存货给您了,您如果需要,下个月还可以派人过来拿新做的。”
    常玉娆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三章 先生

    “常**您听好,这个精华的用法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来做。”将玫瑰精华放到常玉娆的手里,华锦跟她说道。
    常玉娆打开印着玫瑰花的瓷瓶,一打开就是浓郁的玫瑰芬芳,心中对这精华更是觉得神奇“哎呀,你别跟我这么客气了,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姐姐吧,我就叫你妹妹。”常玉娆最是个开朗大方的性格,喜欢华锦,就这样亲近了起来。
    华锦从善如流“常姐姐,之所以叫精华,是因为集中了无数鲜花的营养,因为很浓稠,所以绝对不能直接使用,这个精华你每次洗澡的时候滴两滴,然后泡澡,不能泡太久,一刻钟即可。”
    常玉娆点头记忆,她身后的丫环秋儿也跟着记住了,这些都是她要管的。
    “这个精华数量有限,如果姐姐家里方便,可以用玫瑰花瓣洗干净以后一起泡澡,也有一点作用的。”华锦十分用心的说道。
    常玉娆表示记住了“玫瑰花我们家花园子里就有,我知道了。”
    华锦又拿了一瓶纯露,是玫瑰纯露“这是纯露,这个是可以直接用的,早晚洁面之后涂抹在脸上,姐姐想全身美白,就全身涂抹,每天坚持,坚持一段时间,肤色就会改观,当然效果不会太快,这是需要长久努力的功夫,但只要坚持,一两年的时间,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华锦也给常玉娆打预防针,精油虽然神奇,但却不是含有激素的特效药,见效不会太快是很正常的,需要的是长久的功夫,毕竟原本就是黑皮的底子,要后天努力改变,并不容易。
    常玉娆却已经十分感激了“姐姐我都黑了那么多年了,这一两年哪里忍不得了。”
    华锦点点头“姐姐有这份坚持,还有什么事做不到的,只要坚持,一定会好的。”
    常玉娆全部好好记下了,决定以后半点也不违反,只要能白起来,付出这点代价算什么呢?
    “对了,华锦妹妹,你这些精华,有没有适合我母亲使用的啊?”常玉娆还记得要给母亲带礼物呢!
    “不知道夫人的皮肤状态如何呢?”没有见面,华锦也不敢说什么的。
    “母亲皮肤很白”常玉娆说道,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像父亲,才会黑的。但母亲最近几年心情不好,总不开心,脸上也都是皱纹,还很没精神,我希望这些精华能让母亲开怀一点。”
    华锦一听是这样,想了一下,从一旁的柜子里拿了一个小瓶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用这个天竺葵的精华,这个精华应该可以缓解夫人的情绪问题。”这个天竺葵的精油,华锦做出来之后就没有卖过,主要这个精油,对症的是更年期的女性,可以缓解沮丧,放松心情的,也能够让皮肤红润有活力。倒是正对常家夫人的症状了。
    “这个用法跟玫瑰精华是一样的吗?”常玉娆接过来精华,询问。
    华锦点点头“这个精华我这里存货比较多,您如果需要,可以多拿些。”
    常玉娆欣然答应,又在华锦的推荐下,给她母亲要了一瓶橙花精油和橙花纯露,看到一篮子的瓶瓶罐罐,恨不得马上回家就试用呢!
    看到常玉娆满意了,华锦松了口气,就算是面对知县夫人,她都没有如此用心,因为那知县夫人一看就心胸狭窄,并不是随意就愿意给她帮忙的,但常家兄妹的性格和身份,却正好能帮她的忙。
    常玉磊原本借口跟华锘出来赏花,但没想到真的出来,却发现这个才四岁的男孩,却有些不同,也读书,却不像是很多先生教出来的迂腐,反而观点很新颖,听华锘说现在都是姐姐教他读书,对于这个华锦姑娘,也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可以养出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呢?
    “哥哥!”正想着,就听见妹妹叫自己的声音,回头,就看到自家的小妹不像之前那样抹了厚厚的粉,虽然不那么白,却很自然的漂亮。
    常玉娆看到哥哥这么看自己,也很开心,她刚洗了脸,要出门自然要重新化妆,华锦这里没有市面上卖的那些化妆品,倒是有她自己没事的时候拿猪油做出来的一个试用品,但还不算成功,反正也没有别的,常玉娆也没挑,用了却发现比市面上的粉要好许多,却听华锦说还不够她想要的效果,马上跟华锦说了,做好了成品一定通知她,她来买。
    华锦对于这样的客户,自然是愉快的答应了。
    跟着华锦从正堂出来,看到常玉娆蹦跳到常玉磊面前,炫耀自己的新妆容以及买来的花露,脸上带着微笑。
    常玉磊看着明明粗衣布衫的华锦却比起自己的妹妹更加沉稳,心中叹息,这样的女子,却只是这样的出身,未免可惜。
    华锦却不知道自己在常玉磊那里有这么高的评价,她现在年龄小,要让人尊重,就更要注意沉稳,实际上,当华锦长大之后,嫁人之后,她反而更加张扬一些了,跟很多女人相比,是完全相反的节奏。
    听着妹妹说自己从华锦这里得到了多少承诺和帮助,常玉磊脸上都是笑意,心中却多了几分警惕,无事献殷勤,他可是知道,华锦做的那些东西,全部价格不菲,而且还搞什么限量,抬高自己的产品的价格,这样的人如果让利,一定是有所求的,
    果然,华锦慢慢走到常玉磊旁边,行礼“常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常玉磊点点头“姑娘请说。”
    华锦笑了笑“常公子,能否跟我介绍一下,当朝有名的大儒呢?小女子和弟弟生活在这山村野居,身边也无读书名仕,并不了解,看公子的打扮,应该有进学,能否介绍一下好的夫子都有哪些呢?”
    常玉磊听到华锦问这个,兴味的看着她“姑娘以为知道有哪些大儒,就可以拜师了吗?”
    很刺耳的质问,华锦却毫不在意“无论如何,不试试,怎么知道成不成呢?”小小年纪,一张没张开的小脸上却全是自信。
    华锦没有打算在这李家村定居,当年孟母三迁,她跟弟弟两个人,迁居别处有什么困难,只要她有技术,在哪儿都能过得好,反而在这里,有华家那**人,更麻烦。至于路引,想来知县夫人这点事儿还是愿意帮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四章 皂

    常玉磊听到华锦的话,心中难掩震撼,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够说出这句话来,对自己要多么自信,才有如此胆魄。至少在他九岁的时候,还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说实话,如果华锦让他帮华锘介绍先生,他反而为难,他本身就师从当代大儒魏延,但魏延收徒很严格,又是世家出身,肯定不会收华锦这样家世的弟子,他也只能介绍差不多的先生而已。但华锦如果只是想了解当朝的大儒,他却是可以介绍的,于是将当朝有名的六个大儒,分别出自什么家庭,在什么区域,甚至是风格,好处坏处,介绍的很详细。
    华锦也算是歪打正着,这常玉磊虽然是铭钰阁的东家,却不是普通人家,而是世家常家的嫡子,铭钰阁是他娘的陪嫁,他也只是过来看看而已,但他掌握的信息,却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即使华锦求到知县那里,恐怕也得不到那么详细的资料。
    “小女子谢谢常公子!”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华锦道谢。
    常玉磊摇头“举手之劳而已。”却对这个小姑娘更加好奇,想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有什么本事,送她弟弟到哪个名师教导。
    华锦感觉到常玉磊对自己的审视,却好像没看到一样,前世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工作室,她不是女汉子,反而过的精致随心,但有一点,却深深印刻在她的心底,那就是,能够自己搞定的事情,就不要求人,因为不见得能达到目的,还要欠下人情。她一直以来,最相信的,就是自己的能力和努力。
    送走了常家兄妹,华锦小院的门再次关上,村里的人又看到豪华的马车从华锦的小院离开,满眼的羡慕,眼看着姐弟两个日子越过越好,打交道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要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跟华锦关系最好的桂花婶和兰香婶两家,被华锦带携着,日子也过的好很多了。
    华锦却没有心情管外面人对自己的看法,她现在要做更重要的事情,特意跟柱子叔说了,让他从县里买了一些猪油回来,还有一些碱面。
    华锦家的厨房,在已经过了做饭时间后依然炊烟袅袅,赵二丫把猪大油熬出来,然后全部都盛在一个大的陶瓷盆里。
    “二丫姐姐你一定要小心注意,不要触碰。”华锦让赵二丫溶解碱水。
    前几天的时候,华锦无意间知道了燕朝竟然已经开采了天然碱,也用于食用,华锦很惊喜,她现在洗脸洗澡都是用前世放在空间里的香皂和沐浴露,但那个东西毕竟有用完的那天,她早就有心自己做精油皂,但缺少材料,这次知道有碱了,当然毫不犹豫的要做了。
    碱液调配好了,等到两个液体的温度都降下来了,把碱液倒入油中,然后不断的搅拌,慢慢的搅拌成了粘稠状的**黄色液体,像黄油一样,华锦看到搅拌的差不多了,将早就清洗干净的红玫瑰花瓣放入液体中继续搅拌,然后又拿出一瓶玫瑰精油,一点点的滴入这皂液当中,直到整个搅拌均匀。
    “好了!”华锦说道,赵二丫马上停下搅拌的手,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汗液。
    华锦拿来一个方块形状的木质盒子,只是没有盖,然后让赵二丫把所有的液体倒入这个容器当中,**黄色的液体混合着红色的玫瑰花瓣,散发着浓郁的玫瑰花香味,慢慢的倒入。
    等到全部的液体都倒入了,华锦把这个容器放在一边,等待它自然放凉凝固。
    “华锦,你这是做的什么啊?”赵二丫闻着浓郁的玫瑰花香味,看到华锦做这个竟然放了一整瓶卖一两金子的精华,心中咋舌,对华锦做的这个东西,好奇了。
    华锦笑着说道“做些香皂来用?”
    赵二丫惊讶“你说这个是皂荚吗?”这里的人洗衣服都用皂荚或者石灰,只有一些富贵人家才能买肥皂用的。
    华锦摇头“这个不是皂荚的,是洗脸洗澡的时候用的,不过也能洗衣服。”只要舍得就行了。
    赵二丫摇头“那么金贵的精华,哪舍得洗衣服呀!”
    华锦哈哈一笑“洗脸洗澡还是可以的,等做好了送给姐姐一块用啊!”
    赵二丫哪里会应承啊,这么金贵的东西,她可用不起,而且要是用习惯了,以后没有了,该怎么说呢!
    其实有时候不能小瞧人的,如赵二丫这样的女娃子,心思却是很清明的,眼看着华锦的日子越来越好,也知道华锦未来跟自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对华锦更多是像对老板一样的尊重。华锦有所感觉,却没有阻止,也许这样反而会是更舒服的相处方式吧!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整块精油皂已经凝固,华锦小心的将木匣子拆开,这木匣子是华锦专门定做的,就是为了做精油皂,每一块模板衔接处都是楔子链接,稍微用力,就可以把几块模板全部拆下来了。
    然后,**黄色镶嵌着玫瑰花瓣的精油皂整个被取出来,比起玫瑰精油,味道要清淡许多,但清清爽爽的玫瑰花香味,也十分好闻和舒服。
    华锦为了切香皂,还专门买了一把刀,让赵二丫切成大致相同的大小,一片一片的切好之后,最后数了一下,这次一共切了二十一块小的玫瑰精油皂。
    拿了一块在手里仔细观察,又闻了闻,满意的点头“做的不错!”也多亏华锦的玫瑰精油比起现代的玫瑰精油更加浓郁,才会整个遮掩住猪油的味道,做出这样柔滑的香皂出来。
    拿了一块送给赵二丫,不顾她的反对,硬塞给她,然后华锦给了赵二丫几瓶不同的精油,让赵二丫继续做精油皂出来,然后就把做好的精油皂拿到房间里,她要算一下,这香皂要卖多少钱才好啊!虽然精油含量不多,但这种纯天然的精油皂,也是有美白抗老的功效的呢!
    赵二丫得了华锦的令,自然继续,心中却有些惴惴,她后来也打听过,那在杂货铺里面卖的肥皂,一块就要三百文钱,只有那些及其富贵的人家才会买回去用,但也是用来洗澡洗脸的,这样的方子华锦好不在乎就告诉她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五章 惠及

    华锦给每块精油皂定价八百文一块,这个东西比较容易量产,但关键原料精油还是掌握在她自己的手里,自然随她漫天要价,谁都那她没办法。
    赵二丫又做了好几种不同种类的精油皂出来,华锦拿着精致的木盒子包装了,想着送给几个到她这里消费过的贵妇,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可以用的人,想到以后少不了这些交际,觉得买人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华锦也懒得自己上门送货,便都好好的收了,遇到有来买精油和纯露的,就推荐一下,也有人买回去用了。
    精油皂制作好了,趁着这天有空,春耕也已经过去,李家村家家户户都过了农忙时刻,华锦吃过早饭之后,带着华锘出了门,两个人虽然也穿着粗布衣裳,但脸色红润健康,衣服也是整洁干净,路上有村人看到了,都笑呵呵的跟他们凑近乎,想着也能够步入桂花婶和兰香婶之后,一起发财。
    对于这种亲近,华锦礼貌的回应,不会让人觉得她高高在上,却也不过度亲热,姐弟两个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李家村北边的一座青砖瓦房门口。
    华锦上前敲门,不一会儿,门打开了,是村长李贵的小儿媳妇“是锦丫头和锘小子啊!”看到是华锦和华锘,马上开门让他们进来,心中却疑惑这姐弟两个来的目的。
    “嫂子好,我跟弟弟来找村长伯伯的,伯伯在吗?”村长李贵今年略有四十岁,跟华锦的父亲算是一辈。
    李贵也听说是找自己的了,马上从正房出来“是锦丫头和锘小子呀,找伯伯什么事呢?”脸上带着很慈善的笑容。
    李贵作为村长,还是很公正的,她分家之后,分家文书也都很好的在衙门里面登记,对于这位伯伯,华锦心中是感激的。
    实际上,李家村虽然大多数人家都是匠人,但民风还是很淳朴的,当然,也是有不靠谱的人家,比如华家这样的就是了。
    “伯伯您好,方便进去谈吗?”华锦给李贵行了个礼,然后说道。
    李贵没想到华锦小小年纪却这样正经的样子,于是点点头,把华锦姐弟迎进正厅,有让儿媳妇给他们冲了两碗糖水端上来,这样的招待已经是很好了,华锘最近跟着姐姐一起吃过不少好的糖果点心,对这种红糖水,并不感兴趣,只是端坐着,脊背挺直。
    李贵看到华锘这样子,觉得这个孩子年纪不大,但却有与众不同的气质,其实不仅仅是华锘,华锦本人也是,根本不像是村子力长大的孩子,只能说,经过分家之后,浴火重生了吧!
    “村长伯伯,我们姐弟分家之后,受到村里人不少的照顾,我们有心报答,但也没有什么能力,最近我发现了一桩不错的生意,想要传授给村里的人,让大家都能日子过的好一些。”华锦把此行的目的说出口。
    村长也知道华锦最近几个月跟县城的贵妇人做生意,赚了不少银钱,心里也是赞叹她小小年纪就有这份本事,但今天他才看明白,这个叫华锦的小姑娘,要谋的,恐怕不是那一点点的蝇头小利吧!
    李贵能坐到村长的位置上,肯定不会是个笨蛋,实际上,他作为村里面少有的读过书识字的人,懂的道理还是很多的,至少他知道,读书人要科举入世,名声是极其重要的。华锦现在有钱有条件供弟弟读书,自然是要走科举的路子,那么分家这件事,就很容易被攻讦,被做文章。
    虽然分家是华锦提出的,不是华锘的注意,但政治可不是问缘由的地方,华锦会这么做,肯定是要给他们姐弟争取一个好名声。李家村民风淳朴,人心大多是好的,得了华锦姐弟的好处,有了好日子,便轻易不会随便乱说话,就算有那坏心思的,他们姐弟带领一个村致富,却是谁也抹不去的功绩,这样一来,至少也能抹平一些了。
    当然,其实华锦这么做,也是两好的事情,他们得名,村里人得利。
    “不知道是什么生意呢?”李贵声音有些紧张,华锦可是个财神,这才分家几天就赚了那么大的家业,她说的生意,怎么也不会简单。
    果然,华锦说出口的话让李贵脑子嗡的一下子“是这样的,最近我研究出来怎么做肥皂,我想要把这个技术传授给村里人,以后咱们村便是依靠这个技术,也会有不小的收入。”
    “锦丫头你再说一遍,是肥皂吗?”李贵的声音都变了,这肥皂可是稀有货,县城里面的杂货铺有卖的,价格不菲,但很多大户人家也会定期购买使用。
    华锦点头“没错,是肥皂,我研究了一下怎么制作,技术并不难,留在家里的妇人孩子就能制作,我会把基础的教给大家,至于个人还能做出什么花样来,就看大家的发挥了。”做肥皂的技术其实算不上什么,只是很普通的化学作用,华锦觉得没什么,但对李家村的人来说,却很难得,甚至可以改变整个村里人的命运。
    “锦丫头,你确定要把这方子教给村里人吗?”李贵很难想象有人会把这样一块肥肉随便就送人了。
    华锦点头“我确定,村长伯伯,我们姐弟分家之后,如果没有邻里乡亲的照顾,我哪里撑得过来,怕是早就去见我父母了,我没有其他的能力,就想要这样帮助大家脱贫致富。”一不小心,把前世的话说出来了。
    李贵看着华锦,几乎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有魄力的女孩,未来不可限量,有了这个举动,村里人也不会有太多的闲言碎语,看似牺牲了,其实却得到了她想要的,得失之间,算计的分明清楚啊!
    “好一句脱贫致富,既然锦丫头你有这样的心思,我也代替大伙儿,先谢谢你了!”李贵说道。
    华锦笑着说道“村长伯伯客气了!”并未拒绝这份感谢,她虽然觉得这方子没什么,但她如果就是不说,谁也没奈何,既然做了,她当然要收获感激,不会太谦虚,反而让人觉得理所应当。
    李贵却没有在意“既然这样,锦丫头你就在伯伯家等着,我马上召集村里的人来开会。”
    华锦抬手阻止“村长伯伯莫急,这个时辰村里的叔伯们都去县里了,不若等傍晚他们回来了再说。”
    李贵暗笑自己糊涂,送华锦姐弟回了家,心中却涌起万种豪情来。李家村要在他的带领家,从谁都不愿意嫁过来的贫困村,变成富村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六章 方子

    待傍晚时分,华锦和华锘一起吃过晚饭,便慢慢的朝村长家走,快到的时候遇到也去村长家的华大伯他们,看到他们姐弟穿的那么齐整,满眼嫉妒,华钢恶狠狠的看着他们,做出要揍他们的动作,华锦不说话,华锘却直接正视华钢“大哥是要打我们吗?”
    村里人都要到村长家开会,几乎人都在,听到华锘这么说,看着华钢来不起收起来的表情和拳头,都议论纷纷起来。
    桂花婶跟她男人赵铁柱身后跟着赵二丫和赵虎子,看到华钢这样,也仗义执言“谁敢欺负锦丫头和锘小子?”
    华钢最是欺软怕硬,马上收起拳头,瞬间就怂了。华锦的大伯娘要说什么,被一旁的华大伯拉住了,看到这么多人看着,到底没惹出什么笑话来。
    村长家门口有一块空地,一般村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就会把村里的人都召集过来,李家村还有几位年迈的族老,今天也都请了过来,村里人看到这些老人家也来了,心中对今天的聚会,有了更多的担心和猜测。
    李贵正躬身和一位族老说话,看到华锦来了,马上招呼“锦丫头和锘小子来了,快过来!”
    华锦看他招呼,马上加快脚步,走近前来“村长伯伯,三爷爷,五爷爷,六爷爷!”
    几个族老看着华锦的表情也是很欣慰“锦丫头是好样的,你有这样的心思,是很好的。”
    “爷爷您夸奖了。”华锦笑着说道。
    等到人聚集的差不多了,李贵仔细看了一下,每户人家都有派人过来,才站在前面开始说话“各位乡亲,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宣布,锦丫头,你亲自说吧!”
    华锦没想到李贵会让她自己说,但也并不怯场,站直了身子,一只手还牵着华锘“各位叔伯兄弟,婶子姐妹,今天让大家聚集起来,是又一桩生意想要让大家一起发财。”
    大家听说是发财的生意,都很激动“锦丫头就别卖关子了,赶快说是什么生意吧?”
    “对啊,是不是把你做的那些花露的生意跟大家一起做啊?”有个三十几岁的妇人调侃的说道。
    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华锦觉得李家村最大的好处就是这点,虽然相对贫苦,但人都很淳善。
    “那花露很难量产,又很难做,并不适合咱们村一起做。”华锦先回答一句“我最近在家研究,然后找到一种做肥皂的方法,现在想要把这个技术分享给大家,当初分家之后,多亏村里人的照料,我有了发财的方法,自然也要跟村里人一起分享,有财,大家一起发,到时候我们一起脱贫致富,都过上好日子。”跟村里人说话,文绉绉的没用,华锦说的很接地气。
    华锦才说完,就听见村里人全都很惊喜,他们村里的人很多都在县城打工,眼光自然跟那些只侍弄庄稼的人家不同,这肥皂,可是很珍贵的东西。其实现在杂货铺里面卖的肥皂,都是皂角和面粉还有油制成的,跟华锦做的还是不同的,用皂角做材料,就会有一些限制,而且材料的比例也不同,才会卖那么贵的。
    李家村的人连皂角都没得用,都是用石灰洗衣服,至于洗脸,就是清水了。但这不妨碍她们知道肥皂值钱。
    “你会这么好心,把这么赚钱的生意给别人做吗?”华大伯阴阳怪气的说道。
    大家也疑惑的看着华锦,这么赚钱的生意,为什么华锦不自己做呢?
    “大家也不用怀疑,我自己也会做来卖,但不是肥皂,而是香皂,我做的是高级市场,大家可以包揽低层次的市场,大家都不耽误,还是那句话,有钱大家一起赚。我也不求大家对我们感恩戴德,但对于怀疑我的心意的人,我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方子教给他们。”真当她没脾气呢?
    华锦才说完,就冷眼瞪着华大伯一家,看到华锦这个眼神,突然就想起来她之前在家里跟华老爷子对峙的时候,心中一寒,没再说什么。
    “锦丫头,什么是高级市场,什么是低层次市场啊?”村里的人大多不认识几个大字,对华锦说的新鲜词汇,不太理解。
    华锦解释“我做的那个,叫香皂,也是利用我自己现在弄的那个花露,这花露的成本很高,做起来自然贵,价格也贵,不是一般人消费起的,所以只有有钱人家才会购买,但大家做的普通肥皂,成本要低很多,而且面对的是咱们这样的普通人家,虽然价格要便宜些,但需求量更大,也是很赚钱的。”
    “原来是这样啊!”一**村人点头表示理解“那行啊,你们这小身板,也做不了那么多,这样咱们也不影响的。”匠人的脑子还是很活络的。
    “既然要做这个,我看与其做了到别人家寄卖,不如咱们自己开个铺子,专门卖咱们村里的肥皂,而且如果以后有外地的货商来上货,也能找到地方。”有在杂货铺做伙计的人献策。
    “没错没错!”村里人都同意。
    “既然咱们要做,保密工作也是要做好的,这手艺只能咱们自己家传,不能传给外人,以后咱们李家村,就会是咱们燕国最大的肥皂生产地,而且,我提议咱们村自己做的肥皂,最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和包装,最好是朗朗上口的,这样大家都会认识我们的品牌,名声打出去了,才能卖的更好。”华锦也提议。
    村里人多,总有激灵活跃的,**策**力,很快就有了一个章程,然后一起看着华锦“锦丫头,那这个方子,你打算怎么给我们呢?”
    这个事情华锦跟李贵提前说过,于是李贵上前说道“有想要学的,每家派一个代表出来学习,最好的女人,这东西并不需要什么力气,而且需要心细,女人来做最合适,华锦会用一天的时间集中培训,等派来的代表学会了,再回去教给家里的其他人就可以了。”
    听说是派代表,村里人开始排队找李贵报名,看到华大伯一家也来报名,华锦也没故意针对,只要他们老老实实,别找他们姐弟的麻烦,她不介意给他们一点好处,但是,如果找麻烦,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七章 买人

    第二日,一**女人早早的赶到华锦家里,然后,在赵二丫的指导之下学习肥皂的制作,单纯的肥皂制作本钱其实不高,猪油和碱面加起来不过才不到一百文钱,做好的肥皂一块就能卖至少一百文钱,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华锦教给他们的,就是最基本的,但是相信劳动人民的智慧,一定会发展出来不同的分支出来。她只给了种子,至于会长出什么幼苗,就是另外的事情的。
    赵二丫心中高兴,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这个方子,她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这回好了,他们家也可以跟着做肥皂,这样就能赚更多银钱了,可惜她姐姐已经嫁人,按照规定不能再传授给她了。
    不过才半日的时间,一**妇人姑娘就记住了比例和制作工序,说起来是再简单不过的,只不过发现起来却并不容易,晌午时间,一**人都散去了。赵二丫给华锦姐弟做好饭,然后就要回家,被华锦给拉住了。
    “今天做的多,姐姐把婶子和虎子哥哥一起叫来吃吧!”华锦说道,赵二丫连忙拒绝,华锦家的伙食,虽然都是素菜,但饭是纯粹的粳米,鸡蛋和豆腐,新鲜的蔬菜就有好多种,放的油也多,这样好的菜,他们还是算了。
    “姐姐别客气,我是跟婶子有话说,你要是不愿意跑一趟,妹妹可就自己跑去请婶子了啊!”华锦到底劝服了赵二丫去请人。
    桂花婶一会儿就来了“锦丫头叫我来什么事啊?”但却是一个人来的,打定主意不跟华锦姐弟一起吃饭了。
    看着人家这么有骨气,华锦也不强求“是想跟婶子商量一下做香皂的事情。”
    “怎么了,是你二丫姐哪里做的不好吗?”桂花婶说道。
    华锦马上摇头“婶子想哪儿去了,二丫姐姐做的当然是最好的了。”说完,才继续说道“是这样的,现在村里的人都一起做肥皂,二丫姐再在我这里帮忙,就不如在家忙赚的多了,所以我想着,以后就不用二丫姐来帮忙了。现在村里人都做肥皂,我和小锘年纪小,也没有多少力气,所以我是想问问婶子,我想把做香皂的活包给您家和兰香婶子家来做,不知道您愿意吗?其实这香皂跟肥皂的制作工艺差不多,只不过多了我这里的花露而已,二丫姐就会做的。”
    华锦算不上是多么勤快的人,这香皂的受众要广很多,就像是香薰蜡烛一样,现在已经从通兆县传到别的县里,还有人专门从州府过来购买,所以这香皂以后肯定需求量也很大,她自己不愿意专心做这个力气活,就想要包给别人,她呢,还是专心做精油和纯露,以及研发其他的化妆品,女人的钱还是很好赚的,加上贵妇人大多有丰厚的嫁妆,只要她做的东西好,就一定会有市场。
    桂花婶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要给他们更大的生意,虽然华锦说做肥皂,什么低端市场,但那时村里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华锦做的那些花露,价格贵的吓人,赚的很多的。
    华锦给他们的价格是,一块香皂,给他们二百文的加工费,当然了,猪油和碱面是他们自己准备,华锦只提供花露。实际上,后来李家村做的肥皂,最后定价在一百文钱到两百文钱不等,也是按照大小来定的,但华锦每一块都给他们二百文,他们的确比其他村里人赚的更多,只不过大家都是闷声发大财,并没有说出去。
    因为华锦这份散财的善举,华锦之前分家造成的不好名声,也很快扭转,对能够让他们发财的财神爷华锦同学,村里人都很感激,背后都说她的好话,当然,也有一些觉得华锦太蠢的,这么赚钱的生意,说送就送。
    华锦本人却不太在意,反正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已经满意了。李家村的人开始筹备他们的肥皂生意,而华锦本人,则是到了县城里。将精油皂包装在精致的木盒子里,每一个盒子都是三块不同香味的肥皂,并且在盒子里用纸条注明作用和用法,华锦并不入门,给几家在她那里买精油的人家,送到了门上。至于送到主子手里要什么时候,就不是她操心的了。
    处理好这件事,华锦带着华锘到了县城的一个牙行,在这个时空,要办成什么事,但是又没有认识人,去牙行是最好的选择,收了钱,他们会介绍很靠谱的去处,这牙行受到官府辖制,介绍的人都十分靠谱。
    见到华锦姐弟过来是要买仆从的,便介绍了好几个不同的牙婆,找到一个专门做富贵人家生意的牙婆,然后请了马车去拜访。
    “请**安,不知道**怎么称呼呢?”华锦才进门,长相富态的牙婆就上来问好。
    “你是李婆子吧,你这里有什么不错的人吗?”华锦询问。
    “**您来的巧了,前两天才来了一批贬谪的官家罪奴,规矩都是极好的,只是流落在咱们这小县城,有些毛病,如果**有兴趣,我就带他们来看看。”李婆子说道。
    华锦听说是官家罪奴,并不相信,要知道这官家罪奴,因为规矩都是极好的,很受欢迎,很快就会被买走,怎么也不会流落在这样的小县城里。但听李婆子这么说,心中就有了几分相信“你带来给我看看!”
    李婆子马上应了,就去领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待了七八个人过来,华锦看着那个脸上带着伤疤的中年妇人,皱了皱眉,这个女人好强的气势!华锦前世自己做生意,接触的人也多,本身也不是随便就会受到影响的,但这个女人却让华锦感觉到了强烈的气场,肯定不是一般人了。
    “**,这三个就是官家的罪奴了!”李婆子指着那中年妇人,还有一个约二十岁的男人以及一个不过才六七岁大的小男孩说道。
    果然不出华锦的预料,那很有气势的中年妇人,果然不同,然后就听见李婆子说道“这三个人却是要一起卖身的,不能单卖。”
    一般这买仆人,年岁不大的孩子最不好卖,这三个人,中年女人毁了容,一张脸很是吓人,刚才她都感觉到了华锘被吓到了,至于那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却是满脸通红,浑身无力,一看就是生病了,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干吃饭的小男孩了。
    “多少钱,我买了。”以为华锦会犹豫,没想到李婆子才说完,华锦就发话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八章 容嬷嬷

    见华锦如此干脆,那李婆子却有些为难“**见谅,这个容嬷嬷还有要求,就是要她自己同意,才愿意被买回去。”
    听到这李婆子叫那中年妇人容嬷嬷,华锦的眼前没有任何意外的出现了某个擅长扎针,穿着褐色旗袍,顶着假兮兮的旗头的老太太“额,这位是容嬷嬷?”
    李婆子点头“是的,也是因为她要求多,才会一直没有找到主家。”李婆子虽然做的是这个行当,人却并不坏,也从不做那作恶的主意,都是花钱买了正经人家的孩子,教好了才卖出去“那个青年和男童是容嬷嬷的儿子和孙子。”
    华锦看长相也看出了几分,并不意外,这样一个气势十足的妇人,肯定是有本事的,华锦也不介意人才摆架子,她站起身到这个妇人面前“不知道容嬷嬷觉得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主人呢?”
    容嬷嬷打量着眼前这个容姿尚幼的女孩子,却惊讶的发现比起她之前伺候的主子年幼时候,更有风华一些“**觉得你有资格吗?”态度很狂傲。
    这样的态度,也难怪那些大家不愿意要她了,这副长相,是带不出去了,性格又是如此难相处,好的仆从不少,何必一定要她?
    “哈哈,好一个狂妇,配做我的奴才了!”华锦哈哈一笑,十分自信的说道。
    “李婆子,三个人的**拿来吧,一会儿我把银子一起给你。”华锦接着跟李婆子说道。
    李婆子看了一眼容嬷嬷,却看见刚才还气势凌厉的她福了福身“多谢**。”竟然如此轻易就答应跟华锦走,着实让李婆子惊讶。
    “这个青年名叫姓容,名叫挑云,这小童名叫玉墨。”李婆子把三个人的身契拿上来,说道“容嬷嬷二十两银子,挑云20两,小童5两银子。”因为小童虽然是官家罪奴,但年纪很小,故卖的便宜些。
    价格不菲,但华锦还是负担得起的,这段日子以来,她卖那些香薰蜡烛,还有纯露精油,积攒了也有将近百十两银子了。数了四十五两银子交给李婆子,她拿到了三个人的身契。
    容嬷嬷带着儿孙站在了一边,安静的等着。华锦继续挑选“你叫什么名字?”一眼就看到一个极其精致漂亮的女孩子,华锦询问。
    李婆子没想到华锦会挑选到这个女孩子,又看到华锦年纪不大已经有如此姿容,便觉得也没什么了。
    秋香被卖给李婆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每次那些大户人家选人,都不选她,因为她相貌太出挑了,这次知道是年轻的**选丫鬟,她心中希望能选中,这样跟着**,不管如何,以后也能体面的嫁人,做个正头娘子。
    “回禀**,奴婢叫秋香!”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行礼后回答。
    “会做饭吗?”对薄堇来说,贴身丫鬟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做饭,这可是决定她和弟弟生活质量的大事啊!
    “**放心,庄户人家的孩子,什么苦活累活都做得的。”李婆子是真心替这秋香打算,原来这个秋香是李婆子原来村里的女孩子,母亲早早没了,父亲又娶了新妇,生了儿子,她从小就是苦水里泡大的,什么活都做,就是这样,也是吃不饱,穿不好的,眼看着她长大了,竟出挑的不像是村里的女娃子,她后娘便撺掇着她父亲要把她卖给人家做妾。
    赶巧李婆子回去看到了,便做主给买下了,免去秋香被卖做妾的命运,但因为相貌太出挑,却没有什么人员愿意要她。其实这个秋香还真是一个极老实,没有什么花**肠的好孩子。
    华锦听说秋香会做饭,便点点头“就她了,我也一起要了。”能生火做饭,就可以了,至于相貌,当然要好的,她以后可是做美容事业的,要是丫鬟长的跟无盐一样,不是很煞风景嘛!
    李婆子一听,马上点头哈腰的应承“诶,**等着,我马上拿来。”
    华锦觉得这李婆子积极的莫名其妙,又看了秋香一眼,还是觉得不错,便没说什么,继续做着等待。
    容嬷嬷冷眼在一边看着,发现她的这位新主子,年纪不大,看人却十分准的,这个秋香虽然相貌漂亮,眼神却很清正,是个做丫头的好材料,不是那容易裹乱的女子。
    这容嬷嬷在那吃人的地方过了许多年,还被卷入那样大的事件当中,最明白不过的一个道理,祸国的,可未必是那真正的美人儿啊!
    华锦看人则是看眼睛,作为一个咨询师,她看的不紧紧是外表,更多是人性,这个秋香眼神清正,她也是看的很分明的。
    十两银子花出去,华锦有了一个贴身丫鬟,看到自己这**人老的老小的小,华锦雇了一辆车,全都上车之后“先去一趟医馆。”
    容挑云听到华锦的话,马上行礼拒绝,带着儿子离开华锦远远的,谨守礼节。
    “你也别急着拒绝,你病好了,才能更好的伺候主子呢!”华锦笑着说道“我们家只有姐弟两个,人不多,地方也不大,所以活也不多,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规矩不算太多,对你们,我只要求,守礼,忠心,以及保密。”
    “不准将家里的事情说给外人听,这一点,你们都记好了。”华锦说这个的时候,神色非常严肃。
    她有空间,只有他们姐弟的时候,华锦都会把空间里的水果拿出来吃,当然,都是切好的,华锘年纪不大,也没多注意,姐姐说是买的,他也就相信了。
    但这些下人却不是没有常识的小孩子,华锦的这些不凡,肯定会被发现,特别是容嬷嬷一看就是精明的人,知道是早晚的事情,这些人都是死契,命都在她手上,她不担心,她只怕这些人会传出去。
    “**不用担心!”容嬷嬷最先说道,她既然认了华锦做主子,自然会做好下人应该做的事情,口舌这种事情,可是很要命的,她早就学会了只说该说的话了。
    “嗯,我提前警告过了,如果有人犯了错,就别怪我心狠了!”华锦警告的说道。
    从头到尾,华锘小包子都牢牢的牵住华锦的手,并不放开,即使华锦满身冰寒的警告,也没有让他有那么一点的害怕,因为他知道,姐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和他们的家。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九章 容嬷嬷的过去

    一下子买回来四个人,华锦家里干活的人瞬间就够了,照例给几个人改名字,挑云就改名叫冬青,玉墨就改名叫银桦,至于秋香,华锦做主,改名叫了芙蓉。都是香草植物的名字,正好合了华锦做香薰的生意。
    了解过冬青会一些拳脚功夫,正好华锦也想要让华锘好好锻炼身体,读书也是耗费体力的活,没有好的身体是不行的,就让冬青每天都带着华锘学习打拳什么的,小包子对这件事倒是很有劲头,憋着劲练好了可以保护姐姐。
    至于银桦,年纪正好合适,华锦就给了华锘当做书童,伺候笔墨什么的,也当是一个玩伴。芙蓉相貌出挑,做活也很利索,做饭也好,针线活也好,都做的很好,华锦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助手,非常顺利就接替了赵二丫的工作。
    容嬷嬷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到了华锦家里之后,虽然是粗布衣衫,但表情却好像从容了许多。家里也只有一些简单的活,她便买了一些料子回来,张罗着给华锦和华锘做衣服。
    “既然要做,不如多买一些料子,索性把冬青银桦,芙蓉还有嬷嬷您的四季衣裳一起做了吧,至于我和少爷,还守着孝,俭省些就好了。”华锦最后决定,下人买回来了,总不能不给衣服吧!
    眼看着芙蓉还穿着以前在村里的衣服,华锦也看着别扭,既然要做,不如一起做了。
    “谢**赏!”容嬷嬷行礼,答应了下来。然后就要出去叫着芙蓉一起去县城买料子。
    “嬷嬷您等一下!”华锦对容嬷嬷还是很尊重的,这容嬷嬷虽然答应了她跟她回家,但对她并没有完全的忠心,倒不是存什么坏心思,只不过在容嬷嬷的心底,还无法真的特别尊重她。
    华锦也不生气,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时间证明的,时间久了,自然都会有的。
    “**?”容嬷嬷回头疑惑的看着华锦。
    华锦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上面还印着紫色的薰衣草图案“我看嬷嬷脸上的疤痕是新伤,这里是我做的薰衣草精油,可以去除疤痕的,嬷嬷回去涂在脸上试试。”看着横贯容嬷嬷整个脸颊的伤疤,华锦说道。
    其实容嬷嬷年纪不算大,大约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模样也是不错的,看得出来之前生活的好,保养的不错,虽然现在落魄,但底子还在。华锦看到她这样的伤疤,想到她跟自己前世的年纪也差不多大,容貌就毁了,心中肯定难过。
    哪里有不爱美的女人呢,她之前用空间里面的薰衣草做了许多精油出来,但没有卖,准备过两个月做新品推荐的,这次看容嬷嬷脸上的疤痕,才想到薰衣草精油有祛疤的功效,便拿了出来。
    容嬷嬷从没听说什么精油,打开红色的塞子,一股子特别的香味就散发出来,凭她的经验,也只能判断出这是一种花香,应该是鲜花制作的,除此之外,再分辨不出什么了。
    “**是说这个可以祛疤吗?”那场****中她勉强才保命下来,却被毁了容,男人也死了,心中也是愤懑的,只不过还有儿孙要照顾,才撑了下来。对于这张脸,她以往多要好的人,现在竟然连铜镜都不敢照了。
    “是的,嬷嬷尽管用,虽然见效的慢些,但坚持会有改善的。”都是女人,她也想让容嬷嬷能够好好的。
    “奴婢谢过主子!”她不是那没有见识的妇人,她见识过太多精贵的物件,即使在那最高贵的地方,祛疤的灵药也是极其珍贵的,华锦却能够这样轻易的给她治疗脸上的伤疤,如果不是真心替她着想,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在那吃人的地方久了,这样单纯的关心,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也只有在这一刻,她才感受到,原来她已经离了那吃人的地方了,以后再也不用每天惴惴不安,怕犯错活不到明天了。
    想到这里,憋了许久的眼泪,竟然忍不住的留下来。华锦早就看出来容嬷嬷有非同一般的过去,又是官家罪奴,虽然她表现的很平凡,但处事和动作,却能看出不凡来。前世她做的是劝人的工作,也许天生就有容易让人倾诉的气质吧,才会让容嬷嬷就这么散发出来了。
    “嬷嬷别哭了,无论过去如何,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只是一个乡野村姑的仆人,既然我买了你们回来,自然会护你们的周全,大家在一处,好好的把日子过好,就够了,什么都不用想,放下所有,虽然我们这里是乡野,但随心自在,未来都是好的了。”华锦劝道。
    容嬷嬷哭了一会儿,才停了下来,然后才跟华锦说了,她之前的经历。原来容嬷嬷当年是京城一户富户家里的**,因为继母不慈,便被送入皇宫做宫女,她小小年纪就进入那吃人的地方,谨言慎行,各种小心,后来成为了兰昭仪身边的女官,算是心腹吧,在那样吃人的地方,能够混到她这个职位的,手底下都有着不少的阴私,甚至人命,她心中不忍,后来趁着也没沾人命的时候,就跟兰昭仪的女儿,蕊公主拉关系。
    果不其然,蕊公主出嫁的时候,她就是随行的女官之一,虽然还在公主身边伺候,但离开了皇宫,总算不至于轻易就丢了性命。
    到了公主府之后,她有意识的犯了几个不太要紧的错误,便慢慢的不再受到公主的看重,被安排的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日子过的就不太好了,但她也还知足,并且在公主府,就算再差,她作为一个有品阶的女官,待遇也还不错。
    后来她就认识了丈夫,是公主府的一个小管家,也不太受重视,原本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这人踏实,并不贪慕虚荣,没想到结婚后丈夫却想办法往上攀,最后又称为公主信重的仆从。
    她心中不喜,但也只能旁敲侧击的劝说,最后还让丈夫不喜,引得丈夫在外面找女人,要不是她有手段,说不得妾就进门了。
    “后来,蕊公主和兰昭仪联合十王爷造反,结果失败,和府的人全折了进去,我拼了命,才保下了儿孙,但我那可怜的儿媳妇,却为了银桦去了!”容嬷嬷最后哭着说道。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