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99 | 浏览:4661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家女》作者:两颗虎牙(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八十九章人家的嫁妆

    皇上听了这话,有那么一个瞬间,什么也没说。而朝堂之上,众人竟然也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沉默着,沉默着。大家都明白,这是要占人家林家的便宜,心中也觉得不对,更害怕自家的便宜也给人顺便占了。他们其实是反对的,不赞同的。

    但是,这个时候皇上不吱声了,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或许啊,皇上是动了这个心思的。要知道,一座金山,那可是不少的金子,甚至能充盈国库呢。此前,他们知道林家出了金山,真心话,还挺羡慕嫉妒的。

    见到皇上不说话,林锋着急了,他真心想站出来说这金山林家不要了,捐献给朝廷了。按照林峰的想法,金山虽然能获得财富,但是如今被朝廷盯上了,如果不主动交出来,早晚要为林家招惹上祸事。宁愿不要这金山,也要保住林家大小平安,这是林峰的想法。

    可是林峰也深知二哥林钧的脾气,如今金山在他的手中,岂能轻易交出来?自己倒是能为他做主,皇上一道圣旨下去,二哥也不得不服从。但是,此后兄弟感情便是一点儿也没有了,恐怕还要结仇,哪怕他是为了对方好,对方不能体谅,又能如何呢!

    可以说,如今整个朝堂之上最受煎熬的便是林锋,毕竟只有他才是林家人,就是那韩家和姜家,也只想着这件事情是否会牵扯到林汐,别的倒是未曾多想。

    “皇上,臣认为董大人说的是,如今正是朝廷困难的时候,林家作为臣子,多年受皇上宠爱,自然应为皇上分忧。不仅是林家,我等大臣,均应为皇上分忧,为百姓分忧,为朝廷分忧。臣愿意捐出成一年的俸禄,紧随林家的脚步。”突然一位礼部的官员站出来如此说道,一脸的诚恳,甚至跪地恳求皇上答应此事,众人看了十分无语。

    你这分明就是耍流氓啊,人家林家捐献一座金山出来,那是几百万两白银,你捐一年的俸禄能有多少?他们一年才不过千两银子,你能有多少?用几百两银子换人家一座金山,你这打的好算盘。

    “皇上,臣也认为,董大人说的是,臣也愿意捐献一年的俸禄,此外还有良田十亩。”另外一位户部的官员也站出来如此说道。

    “哦,你们两个都赞同?那剩下的人呢,可是还有人赞同?”皇上看看底下的人如此问道。

    众人知道这是该表态的时候了,捐俸禄倒是没什么,只是他们不想这么不要脸。可是眼看着皇上的意思是想要推动此事,他们不站出来似乎也不太好。

    众人看看林锋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下定决心,也纷纷跪在地上说道:“皇上,臣等也愿意捐出一年的俸禄来。”

    其实诸位大人是心疼的,别说是一年的俸禄,便是一个月的,他们也不想捐出来。这京城物价可高了,这些有家族庇护的官员还好些,没有家族支持的,他们就指着俸禄银子过日子呢。如今捐出一年的俸禄银子来,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清贫的官员们心中如此想着,便有些痛恨那三个起头的官员。

    “看到诸位如此,朕心甚慰。不过这件事情朕却是不能答应你们的。”皇上摇头晃脑的说道,颇有些遗憾的感觉。

    “皇上,这林家捐献金山是为皇上尽忠,为百姓谋福祉,想来不会有人说闲话的。相信林家也不会有怨言的,不信您可以问问林大人。”那位最先说话的礼部董大人如此说道,奸猾狡诈的让人倍感无耻。

    “皇上,虽然微臣并不知道这金山的事情,但是,臣愿意替林家捐出这座金山来。”眼看着被逼迫了到如此地步,林锋不得不如此说道。哪怕以后林钧恨他,他也必须先保全林家。

    “你还不知道?也对,估计林家的消息还没有送到京城。只是不知道怎么了,这小道消息倒是这么快就传到京城中来了。”皇上似笑非笑的说道,林锋心中不明白,皇上这话说的是他还是李御史。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别说林家的金山不能要,就是你们的俸禄也不能要,断然没有为了朝廷,让朝臣们饿肚子的道理。”皇上笑着说道,一副我是明君,怎么可能要你们的私房钱的样子。众位朝臣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这下不用担心害怕了。

    “而且,谁说那金山是林家的?是朝臣的了?”皇上笑眯眯的说道,一句话让众人震惊了一下,不是林家的那是谁家的?

    “那买金山的人可是林家大小姐,一个女子给自己买了一座山做陪嫁,你们也好意思让人家捐出来。”皇上一副瞧不起底下朝臣的表情,一点儿也不想承认刚才那个瞬间,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动心的。

    底下跪着的几个人脸色瞬间就变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皇上竟然对这件事情了解的这么详细。没错,这座金山不是林家的,是林家大小姐的,说什么忠君爱国朝臣该为皇上分忧的话不过是忽悠皇上的,是站不住脚的。

    他们想着先把皇上给糊弄住了,到时候圣旨下了,便是知道山为林家大小姐所有,皇上也不可能打自己的脸,而林家也只能吃下这个亏。一切想的都很好,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虎风城的贺知州竟然将这么详细的消息,传递给了皇上,让皇上知道了一切。

    而底下的诸位朝臣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他们争来争去,结果这金山还不是林家的吗?不是二老爷林钧的,也不是三老爷林锋的,而是人家林家大小姐的。

    皇上说的没有错,一个女子给自己花钱买点陪嫁,结果发现了一座金山,他们还惦记着别人,弄过来,实在是有些,丢人了。

    “原来如此,真是多亏了皇上对这件事情清楚明白,知之甚详,不然我等岂不是枉做小人了?”那魏兴旺如此说的一句话,让朝臣们更加无地自容,实话是这样,但是你有必要非得说出来了。

    “皇上恕罪,这件事情微臣真的不知道。”林锋也是愣了一下,才赶忙如此说道,他一直以为那买山的是自家的二哥林钧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章 旧事

    “哈哈,你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巧了,你这个侄女运气不错,才买了山,就发现是一座金山,动手开采还没两日呢,想来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皇上笑着如此说,将奏折从桌子上拿了起来。

    “而且,这林家大小姐可比你们想的大气的多。去年虎峰城的雨水不足,今年粮食税收不足,林家大小姐主动提出来,将她名下的一条金河的三年产金量献给朝廷,抵当年百姓的税收,让百姓休养生息。那个时候,林家还没发现金山呢。”

    皇上如此说着,众人的脸色又变了变,怎么也不敢相信,林家的大小姐竟然这么的大气,三年的产金量啊。

    “所以说,这座金山应该是上天看到林家大小姐的善念,补偿给她的。你们不要惦记,不然,会受到惩罚的。”皇上看看跪着的李御史,如此说道,冷冷一笑。

    “皇上所言甚至啊,林家大小姐品行端庄,心底纯善。微臣还要谢皇上将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赐给我们韩家。”此刻,文轩侯站了出来,如此说道,笑容满面。

    众人看看文轩侯,心中很不齿,刚才人家冤枉你儿媳妇儿的时候也没见你站出来说一句话,如今皇上夸赞了两句,你赶紧出来刷存在感,太过分了吧?而且这个笑容很刺眼,非常刺眼。

    众位大臣一点儿也不承认,他们忌妒啊,忌妒人家不仅有皇上赐婚,更重要的是竟然娶到一个这么‘贵重’的儿媳妇,带着一座金山嫁过来,能不贵重吗?皇上刚才说的清楚明白,这座金山是林家大小姐的,不是林家的,那以后林家大小姐出嫁,这金山就是陪嫁,妥妥的跑不了的嫁妆,韩家作为最终的受益者岂能不高兴?现在估计林家人都快哭晕了。

    满朝文武上至皇上下至百官,恐怕没有一个能想到,林汐那金沙当初捐献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可能会面对今天这种情况。

    他们号称王朝最精明的人,却还是被林汐给算计了进去,当时林汐的想法是有备无患,反正不心疼,准备了,总比没准备要好。这杨家大小姐果真没有让她失望,竟然真的拉开了这一幕大戏。

    “呵呵,是你韩家运气好。与其感谢朕不如感谢感谢人家林家人,教养了好的一个姑娘嫁入你们韩家。”皇上笑着说道,一脸的打趣,此刻众人心中所想,都是这样的林家亏大了,一座金山嫁出去了。

    林锋也笑,却什么也没说,韩家占了大便宜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也不想说什么。不过,对他来说,有没有这座金山都一样,林锋也并未觉得亏了。

    “皇上,微臣还有一事要禀报,正是关于林家大小姐了。”那魏兴旺突然如此说道,惹得众人齐齐看下他,还有什么事情?

    “有什么事情,说吧!”皇上此刻心情好如此问道。

    “皇上,林家大小姐不仅心地善良,而且据臣所知,医术高超,她所研制的冻疮膏效果显著,三日便可治疗手上得冻疮。而且林家大小姐自己出钱雇佣商队,要在整个王朝的范围内免费发放冻疮膏。此行此举,微臣实在是佩服林家大小姐的高义。”

    魏兴旺如此说道,心中有些酸酸的,没想到韩玉辰竟然找到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妻子。他也想要一个,就是不知道自家老爹有没有这个眼力,也给他寻一个来了。

    原来今日这位魏兴旺肯为林汐仗义执言,也是受了韩玉辰所托。玉辰人不在京中,但是影响力却还在,这魏家公子和韩玉辰是不打不相识的关系,两人打打闹闹的长大,比亲兄弟也差不了多少。

    韩玉辰曾休书要魏兴旺在朝堂上随时注意林家的动静,尤其是事关林汐的事情,要想办法帮持一把。因此,魏兴旺才肯出来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

    而且韩玉辰生怕冻疮膏的事情无人提及,早就给魏兴旺打了招呼,让他在合适的时候将这个事情说出来。当然除了魏兴旺,他还吩咐了别的人,而这件事情也并非韩玉辰一个人在努力。

    “冻疮膏三日便可治疗手上的冻疮,你所言属实?”皇上问魏兴旺,这件事情他倒是第一次听说。

    这冻疮他是知道的,每当冬天时候手上开裂,不仅百姓受罪,而且十分难看。没想到竟然有人会研制这种膏药还免费发放。

    “皇上您不知道,那冻疮膏早就在京城中免费发放过了,想来各位大人家中的小厮丫鬟们都用过。”魏兴旺如此说道,回头看了看朝堂上站着的诸位大人。

    “臣可以作证,这冻疮膏的确管用!臣曾经亲自见识过。”另外一位大臣站出来如此说道,一脸的肯定。此刻,李御史的脸色已经变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汐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微臣也能作证,这冻疮膏微臣还亲自用过呢,效果可好了。”又站出来一位为林汐作证。

    “皇上,你要想问具体情况可以问姜大人,这林家大小姐是他的外甥女,而且此次冻疮膏的运送是姜家商队做的,他们肯定知道。”最后一位大人站出来,这么说,也为姜家大老爷的出现铺平了道路。

    “哦?姜大人,这样重要的事情,朕怎么从未听你说过呢!”皇上怀疑地看了姜家大老爷一眼。

    “回皇上的话,这件事情是微臣的三弟和外甥女儿一起做的,微臣认为这是他们的一片善心,并没想过要禀报给皇上知道。本就是小事一件,如果不是今日被诸位大人说出来,臣也不敢将这样的事情拿出来放在朝堂之上说。”姜家大老爷一脸诚恳,诚惶诚恐的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这冻疮膏如果真的这么有效,就应该给百姓使用。可是这冻疮膏的成本怎么能让林家大小姐独自承担呢,该国库出钱才是。”皇上如此说道,表情十分大气,虽然有些心疼钱,但也明白断然没有让人家继续出钱的道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一章 封赏

    “回皇上的话,姜家愿意为皇上分忧,愿意出这份钱。”姜家大老爷如此说道,表情更加诚恳了一些。

    “你姜家有心就好了,不必真的如此。”皇上笑着说道,心里话,多少钱呢,你姜家出的起吗?

    “皇上圣明,这冻疮膏可以在百姓中使用,更重要的是,能否用在军营中使用。要知道一到冬天兵将的手上总是有冻疮,如此对行军打仗不利。如果有了这冻疮膏是不是会好一些?”魏兴旺如此说道。

    既然已经闹了,索性闹大。魏兴旺心中这么想着,便将冻疮膏在军营中使用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这想法甚好,果然英雄出少年,这年轻人脑子就是灵活。如此说来,这冻疮膏我更不能让林家人免费给做了。”皇上笑眯眯的说道,真没想到这林家大小姐竟然有这么多的本事,还会医术。

    “皇上圣明。”众人齐齐的说道,觉得今日这事情,林家恐怕要占个大便宜。

    “户部尚书,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去做吧,冻疮膏的采办,该给多少银子就给多少银子,不许占人家的便宜。”皇上如此说道,户部自然不敢违抗,户部尚书赶忙站出来点头称是。

    “此外,这冻疮膏除了发放给百姓,更要保证军营的供应,要分得清轻重。”皇上接着如此说道,众人又点头称是。

    “还有这林家大小姐心地善良,不求回报,两次三分地做下如此大好事,为我王朝谋福利,朕怎么也不能亏待了她。朕决定要好好赏赐林家大小姐,诸位可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吗?”皇上笑着说道,这么一个人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做好事不留名,他怎么也不能让人家委屈了。

    奖赏,终于还是说到了奖赏上面。众人有些羡慕的看着林家人,要知道这朝堂之上能让皇上金口玉言说奖赏的都是有功之臣,而女子更是少数。如今林家大小姐将成为其中的一个。

    不过给女子什么奖赏好呢?一般情况下来说是赐婚,如今林家大小姐已经被皇上赐婚过了,还是给了韩家那样的人家,所以他们必须想个别的赏赐。

    既然赐婚这条路走过了,那剩下的便是提高身份地位了。林家本身身份不高,林钖拼了命也就得了个将军的职务,如果想要奖赏林家大小姐,最实际的做法自然就是册封。

    官员子女被册封的是少数,如今,能被拿出来册封的也只有县主和郡主两个品级了。林汐所做的贡献虽然大,但是直接封个郡主也有些过了。

    “礼部尚书你怎么看?”皇上见无人敢吱声,便主动点名礼部尚书说话。

    “微臣认为林家大小姐品行端庄,堪为天下女子典范,心怀王朝,为皇上分忧,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品行,既然如此,何皇上何不封她为县主?”礼部尚书如此说道。

    “封个县主,那该叫个什么名号呢!”皇上用手指敲击着书案如此说道,底下的诸位大臣愣了。

    众人以为皇上嘉奖林汐不过是为了情面,因为林汐此次贡献巨大。哪里想到皇上竟然是动真格的,要知道这有封号的县主和没有封号的县主完全是两个等级。

    “对了,如今这林家大小姐住在金平城内,皇上何不直接封为金平县主?”礼部尚书如此说道,为自己的聪慧默默的点了一把赞。

    “金平县主?寓意不太好。索性就借这平字一用吧,安平县主好了。”皇上接着说道,一句话便将林汐的封号给定了下来。

    诸位大臣如今已经完全呆愣了,皇上封人做县主还要给封号,礼部尚书说了封号,还嫌寓意不好?亲自定下的安平县主,这样的封号可不是谁都能用的。难道皇上就这么看好林家大小姐?

    众人猛地想起来皇上对韩家的公子韩玉辰也是宠爱有加,如今又亲自封了人家媳妇儿做安平县主,这夫妻俩以后岂不是贵不可言?这么想着,众人对林汐便看重了几分?

    “谢皇上封赏。”林锋跪下来如此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家的侄女儿,他谢恩是应该的。

    “微臣谢皇上封赏。”姜家大老爷也跪了下来如此说道,也是他家的外甥女儿,他的身份和林锋差不了多少。

    “那就这么定了。”皇上笑眯眯的说道,好似今天总算完结了一件大事,而诸位大臣也纷纷和林锋和姜家大老爷道喜,整个朝堂上弥漫着一股喜庆热烈的氛围。

    如今这件事情看起来是林汐占了大便宜,不过在此之前,又有谁知道为了走到这一步,林汐铺垫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呢!

    “对了,你们说这个冻疮膏是姜家的商队负责运送的?”皇上突然反应过来,还有一件事没解决呢,姜家的功劳还没结算呢!

    “是的,皇上。”那魏兴旺如此说道。

    “皇上,为皇上尽心,为百姓尽责,是姜家该做的。”姜家大老爷也赶忙跪在地上,真诚的说道。

    “好!好一个忠君爱国!你姜家做出的贡献,朕不会忘的。”皇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给什么封赏,便暂时将这事情放下来。

    “姜家何德何能得,让皇上如此,臣谢主隆恩。”皇上一句不会忘记,等于对姜家的一个承诺,姜家大老爷自然感动,赶忙叩头。

    早朝之上,众人心思各异,知道今日最大的赢家便是林家大小姐和姜家,韩家和林家都跟着沾了光。可怜,就可怜在那李御史了,本想要参人一本,没想到反而帮了人家一把。

    所以这朝堂之上的事情有谁能说得准呢?如今皇上许诺了姜家,记住他们的贡献,估计不久之后姜家的赏赐就下来了。

    果然没出三天,姜家的赏赐便下来了。还是皇上身边的小太监提醒的,当年姜家也曾争夺过皇商,不过败了。如今正是皇上还人情的好时候,一个皇商的名额而已,皇上还不会吝啬,御笔一挥,就把姜家御赐皇商的身份定了下来。

    与此同时,封林汐为县主的圣旨也送了出去,只不过,早就有人将消息通过秘密渠道,送往金平城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二章 暗潮

    县主?还是有封号的安平县主!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京城内的大家闺秀全部都开始咬手绢了。凭什么啊,就凭她研制出了个抹手用的药膏子?

    众人不相信,要是这么说,比她贡献大的多了去了。还记得那一年,北方旱灾,还是人家杨家的大小姐求来的雨水,才缓解了大旱,让百姓那年能有粮食吃。那么大的功劳,皇上不过给了个大祭司当当,让杨家老爷进了内阁而已。

    那这个药膏有那么的神奇?让皇上都给了个县主,还是有封号的!她们不肯相信,如果这样行,她们也可以弄个县主当当。

    “父亲!您倒是说说,能行不能行啊!凭什么好处都让林家给占了啊!”兵部尚书家的大小姐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此问道。

    “胡闹!纯属胡闹!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你给我说来听听!”兵部尚书一张方正的脸,前两天才在朝堂上受气了,这两天,自家女儿闹腾起来了。要不是从小疼到大的,要是庶出的,他蒲扇大的巴掌早就扇过去了。

    “什么谁给出的主意?父亲,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那兵部尚书家的千金一边晃悠着兵部尚书的胳膊,一边如此说道。

    “你?你那脑子能想出来这个主意?呵呵。”兵部尚书很不给自家女儿面子,一句呵呵呵,足以表明一切。

    “父亲!您不用多说别的,您就说说,能不能帮我吧。不就是个药膏嘛,您让郎中给配置一个更厉害的出来,我也免费送那些穷人,咱们也让皇上赏赐一番。父亲,我可是您的女儿,我当了县主,您脸上也有光彩啊!”兵部尚书家的小姐如此说道。

    “呵呵,你想的倒是简单,你以为皇上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赏赐林家大小姐的?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那林家大小姐要只是林家大小姐,她做的这些,圣上最多给点口头奖赏,赐下一些金银珠宝,宫中的物件罢了。那林家大小姐能弄个县主当当,也是因为韩家,因为韩玉辰!皇上多宠韩玉辰你不是不知道,要不然,你也嫁入韩家,或许还有希望。”兵部尚书如此说道,一脸的调笑。

    “父亲!您胡说什么!谁要嫁给那个家伙!”兵部尚书家的千金一下子跳了起来,赶忙往后退,一副害怕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想嫁也不行了,皇上赐婚了,哪里还有你们的机会。好了,别给我惹麻烦,自己后院玩去吧。”兵部尚书一脸正经的说道。

    “哼!”

    一声冷哼,粉色的背影总算是走了,兵部尚书的神色一冷,问身边的管家:“小姐这两天见了什么人!”

    “回大人的话,去了钦天监,见了杨家大小姐。”那老管家神色内敛,如此说道。

    “杨家大小姐?她不是给关在钦天监里面吗?”兵部尚书的神色一变,如此问道。

    “这小人就不知道了,不过据说,杨家大小姐在钦天监中是能自由走动的,这几天,她不仅见了咱们家的人,还有好几家的人呢。”那老管家如此说道。

    “你给我盯着点,别让她去那里了,妖里妖气的人,不能多接触。”兵部尚书直接说道,对杨家,一点好印象也没有。

    “是,大人。”老管家尽职尽责的回答,转头下去吩咐门房和车马夫了,以后大小姐不许去钦天监了。

    “这个杨家大小姐,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本来老老实实的还不知道是你,没想到,竟然敢公然和皇上作对!”

    兵部尚书不是傻子,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也清楚,断然想不到这样的主意,也没这么大的胆子。这是有人指点了,没想到是杨家大小姐,她想要做什么,和皇上对着干吗?

    兵部尚书什么人啊,他可不傻,这个时候干这样的事情,那是给皇上添堵,他怎么可能去做呢。而且,话说回来,他总觉得,林家能得到这个封赏,那完全是因为韩家,因为韩玉辰。

    皇上对韩玉辰,比起对皇子来也不差啊!话说回来,好久没见到韩玉辰这个混世魔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正这么想着,兵部尚书狠狠的呸了一口。

    “呸,自己想他做什么!不回来才好呢!”

    而此刻,京城中正有一股暗潮在涌动,因为林汐被封为县主,京城中的各股势力都在动,他们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是被别的人利用,都在试探,都想从这次的封赏中获取些好处。兵部尚书家消停了,不等于别的人家也消停了,还是有人铤而走险的。

    儿于此同时,宫中也不寻常,一个县主的封赏,虽然不算是高,到底还是让这些后宫的女人们心中起了波动。

    林家,一个小家族,逐渐没落了,谁能想到,竟然出了个大小姐,被韩家给看中了。后宫的女人想的更多,她们不知道外面家族怎么争斗的,在她们看来,这争斗,从来都是在女人之间的。

    就比如这个林汐,名不见经传的,没什么才名,真的就有那么大的本事?众人不这么认为,她们觉得,林汐是沾光了,沾了韩家的光,沾了皇上宠韩玉辰的光。当然,这些恐怕也有韩贵妃的功劳吧。

    后宫中的妃嫔们都认为,是韩贵妃的荣宠让韩家人备受宠爱,正因为如此,林汐跟着沾光,毕竟是给韩家的长子长孙的媳妇,身份地位低了不合适。而林家人自己不争气,想要提升林汐的位份,就只能是依靠韩家。

    这冻疮膏,最后还给用在了军中,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好似是韩家的手笔啊!难道是韩家背后操控,给林汐脸上贴金?

    所以,不管是官宦人家,还是后宫的女人,都认为林汐是个好运气的,因为赐婚给了韩玉辰,韩家人为了补偿,才让她做了县主!反正是个没用的可怜女人罢了!这个瞬间,她们真的没想到,等到林汐进京,那巴掌打的有多响,她们的脸有多疼。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后宫

    后宫,从来都是杀人不见血的,奢华的房间,妆容精致的女人,看起来美的不切实际,然而真实的她们便是皇上看了,估计都心中发寒,睡不下去的。

    正殿中,头戴金冠的女子听了底下宫女的回话,淡淡一笑,不曾想到,自己还能继续传出盛宠不衰的话来。女子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虽然仍然美艳,却没了当年的精致,再多的脂粉,也挡不住岁月的痕迹。

    “你说,本宫是不是老了?”女子问身边的宫女。

    “贵妃娘娘,您的端庄和风采,岂是那些才入宫的女子能比的。”宫女嘴角微微的扯起来,如此说道。贵妃娘娘不喜欢人大笑,她们宫中的人都是如此笑的。

    “呵呵,到底还是老了。”韩贵妃从美人榻上下来,看看外面明媚的天。说皇上独宠她,可真的冤枉她了,男人哪个不是喜新厌旧的,何况在这后宫中,从来都不缺少各色的美人,娇媚的,柔弱的,美艳的,冷淡的,应有尽有。她年轻的时候是怎么在这么一群美人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的呢。

    “去吧,将消息传递出去,韩家的喜事,我怎么也得给些赏赐。”韩贵妃淡淡一笑,那宫女点出走了出去。

    “皇上宠爱韩玉辰?呵呵。”韩贵妃看着又是一顶小轿停在自己的宫门口,上面下来个身穿鹅黄色春衣的女子,十六七岁的年华,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最近皇上可是很喜欢这样的娇媚小美人呢。

    韩贵妃转头进了内殿,这样道喜的,今天见了好几个了,她还得接待下去。不为了韩家,只为了告诉皇上,她很高兴,皇上的恩赐,她很感激。想来,这一次,那两位也不能睡好觉了吧,随便就捡了个县主的外甥媳妇,皇后娘娘不知道要怎么恼怒呢。

    想到这里,韩贵妃淡淡一笑,挂上了得体的笑容,累了也得撑着,就为了让那位不好受,她也愿意。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边韩贵妃和皇后暗中交火,那边皇上摔了杯子,就因为暗卫送来消息。这杨家大小姐在钦天监见了好几家的女眷,而这些女眷回去,都有些不安分,还有那糊涂的,也跟着闹了起来。

    “皇上息怒。”心腹的太监总管跪在地上,不敢大声的呼吸,而他身边跪着一身黑衣的暗卫首领,神态冷峻,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好大的胆子,钦天监都能震慑的住,比朕还厉害呢!”皇上冷笑说道,脸色难看,太监总管将头给垂了下去,而那暗卫首领的眉毛皱了起来。

    “怎么,你有话说?”皇上看看那暗卫首领,如此问道。

    “皇上,我总觉得这杨家大小姐邪门,每次我们去她好似是知道的,但是,却并不当一回事,该做什么做什么,让我们看着。”暗卫首领说着身上有冷汗冒出来。

    “哼!她是不把你们当一回事,也是不把朕当一回事呢。挟民心威慑朕,真当朕不敢杀了她!”皇上冷冷的说道,言语中都是杀意。

    “皇上,奴才觉得,咱们暗卫是没有人能杀的了这位大小姐的。”暗卫首领一本正经的说道,听的身边跪着的太监很无语。

    首领大人啊,现在皇上明显在气头上呢好吗?就算咱们说的是真话,那你也没必要让皇上下不来台啊。现在皇上下不来台了,气不能撒出去了,一会倒霉的是谁?是谁!

    这么一想,倒霉的人……好似只有他这个贴身服侍的。

    老太监才想明白,瞬间心中一酸,首领大人,不来这样的。你点火完了拍拍屁股走了,留下我收拾烂摊子,你这太不仗义了。

    “哼!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如果不考虑这前后的对话环境,直接将这话拿出去给大臣们听,大臣们能吐血。皇上,您这调戏良家妇女不成反而冤枉手下的语调,怎么能不让人误会啊。

    “是,都是奴才们无能。”暗卫首领硬巴巴地说道,认错的态度可好了,如果忽略那张一点表情也没有的脸的话。

    “滚,滚滚滚!看到你朕就心烦。”皇上茶杯扔了过去,暗卫首领手脚飞快的接住,然后将那茶盏放了回去,才恭敬的行礼退下了。

    “哼!不省心的东西!跟他们生气做什么。朕就不相信了,这天下还没人能治得了她了!”皇上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皇上,其实,还是有一个人的。”那太监总管如此说着,看到皇上的神色一动,赶忙主动爬起来,在皇上的耳朵边上小声的说了几句。

    “胡说!韩玉辰,怎么能给那个妖女!”皇上听了这话,狠狠的训斥边上的太监总管。

    “是!是奴才想错了,皇上恕罪!恕罪!”太监总管什么也没想,瞬间又跪在地上了,没想到韩玉辰在皇上心中有这么重的地位,色诱一下都舍不得。话说,要不是他听到了些什么,还真不敢说这话,总觉得杨家大小姐能看上韩玉辰,真的是快瞎眼了。

    “别说这样的话了,韩玉辰朕已经给他赐婚了,就算是没赐婚,也轮不到那个杨懿!”皇上愤怒了,没想到,杨家大小姐这么好的眼光,看上了韩玉辰。她也配!

    “是,皇上。”太监总管赶忙磕头如此说。皇上这护犊子的性子,哎,就韩玉辰那长相,能娶上媳妇就不错了。想什么呢,皇上也太护短了。

    “林家的荣耀是朕给的,不要也得要。朕不想给的,他们想要也拿不到!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皇上冷冷的说着,太监总管心中叹口气,那些跟着闹事的大人们啊,估计早晚要倒霉了。

    “对了,韩玉辰回金平城也不少日子了,是不是该回来了?”皇上问身边的太监总管。

    “奴才估计快了,这段时间,文轩侯一直往北地送书信呢。”太监总管心里话,那样能淘气的主,您还想他了吗?呵呵,您儿子被打的轻了是吧?

    “那就好。”皇上淡淡的说了一声,便将思绪转移了。他得想想,这些和杨家关系密切的人家,该怎么处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四章 问归期

    与此同时,林家也不平静,林锋真的没想到,圣旨直接送到了金平城,会让自己的父亲有这么大的反应,后院都不呆了,整日的来他书房闹腾。

    “你说说,那圣旨怎么就送到了金平城里去了呢!那是奖赏我林家人的圣旨,那是我们林家的,应该送到这边来才是啊!”林家老太爷如此说道。

    “圣上让人送去的,林汐在金平城。”林锋淡淡的一句话,瞬间让林家老太爷哑口无言。

    “哼,都怪你母亲,非得要让两个孩子留下金平城,那里有什么,不过有个空了的府邸,不赶紧把人带回来,做什么的!”说到蒋氏,林家老太爷更加的恼怒。

    “母亲想来是觉得那里清净吧。”林锋以无所谓的态度说道,顺手拿起了书桌上的折子,一边看,一边说。

    “哼!我还没死呢,让他们赶快滚回来。”林家老太爷如此说道。

    “那父亲何不自己修书一封,给母亲,让她赶快回来呢。”林锋的眼神没有从书上离开,十分淡然的说道,那语气,弄的林家老太爷不上不下的难受。

    “你是要气死我吗?!”林家老太爷震怒的问道,林锋叹了口气,才将手中的书册放下。

    “父亲说的是哪里话,儿子怎么敢气死您呢!”林锋无语的说道,这话要是让御史听到,估计自己要倒霉,孝道,孝道,一座大山压在身啊。

    “那你是什么态度,你父亲和你说话,你在看书是什么意思!”林家老太爷愤怒的说道。

    “父亲,儿子身为朝廷的官员,怎么敢不勤奋,不办好差事,儿子就是玩忽职守啊。孝道重要,可是,忠孝不能两全,还请父亲体量。”林锋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你!我说不过你!反正,你现在就给你母亲去书信,让她回来。她要是不回来,我就将姨娘放到她院子里去住着,我看丢人的是谁!”林家老太爷说完,很有气势的走了,留下皱着眉头脑瓜子疼的林锋。

    他就好奇了,这样丢人的事情,这样对林家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情,父亲是怎么好意思做的出来的?而且,还是用来威胁自己的儿子,好似这林家是他林锋的一样。

    林锋揉揉自己的鬓角,头疼,快四十的人了,还得给他父亲收拾烂摊子,真是操心。不过,母亲也该回来了,那金平城不呆着也罢。而且,这林汐眼看着及笄了,是不是也该准备及笄之礼了?

    “来人,研墨!”林锋想想如今北边的局势,又想想林家的金山,觉得林汐回来好一些。别林钧眼红,再作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回来也有问题,那金山,父亲那边还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自己的身边,他总能帮上些,这金山是林汐的,皇上亲口说的,谁也别想夺走!

    一封书信,快马加鞭的往北地而去,而此刻,林汐才看到顾峰派人送来的小道消息,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竟然捞了一个县主当。对这古代的称谓,林汐不是很能理解,总而言之,县主和郡主和公主,都是带主字的,估计品级不会太低。

    不过,林汐倒是很意外,本以为皇上会赏赐林家,最可能的是赏赐弟弟林源或者是三叔林锋,却不曾想到,直接赏赐了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是说,女子的功劳很多是给家族平分的吗?

    姜家的赏赐她倒是想到了,三舅舅上次曾经说过,姜家想要借她的光要个皇商的身份,既然姜家有这个打算,不管人家有什么手段,目前看来,这皇商的身份是定下来了。

    “小姐,您成了县主了?安平县主?!”樱桃愣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

    “现在还不是,等圣旨来了,就是了。”林汐无所谓的说道,县主,能吃吗?能喝吗?

    “小姐,这么大的好消息,不该告诉老夫人知道吗?”樱桃本来欢欣雀跃的情绪,瞬间就被林汐的淡然给打击的半点也不剩了。

    “等林家消息来吧,我总不能说,自己有一条消息网吧,那不是在祖母面前不打自招了吗?”林汐笑着说道,觉得樱桃肯定是高兴傻了。

    “是啊,奴婢忘了,真是一高兴,什么都忘了。”樱桃还是十分的激动,难掩兴奋的神色。

    “不过,小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那圣旨估计没几天就要到了。”樱桃如此说道。

    “走,这边也没什么事情了,让谭老大看着就行了。不过,走之前我们还得做一件事情。”林汐笑着说道。

    “什么事情?”樱桃呆愣的问。

    “收账。帮谭老大收账。”林汐笑眯眯的说道。

    “小姐,您要搞事情就说搞事情,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啊。”樱桃无语,说来说去,还是闲得无聊了吧。

    “呵呵,小声点,晚上,我带你去。”林汐笑着说道。

    樱桃双眼放光的看着林汐,笑眯眯的点头,她不是为了搞事情,她就是不放心大小姐一个人去,谁知道她一个人去,能将事情弄到什么地步啊!

    虽然天气在逐渐的转暖,可是冯家大院如今竟然有些荒凉的感觉,这么大的院子,只有七八个丫鬟了,除了做饭的,也就冯家大少奶奶和大少爷的身边还有个使唤的人,就是重病的冯家老爷,身边也没个丫鬟看着。

    而冯家本就大,如今人一少,就显得有些落寞,尤其是晚上的时候,静的吓人。丫鬟们现在都不晚上出门,因为害怕。

    而这也为林汐提供了便利,脚尖轻轻一点,人就到了冯家的主院,里面住着冯老爷,还有他的两位姨娘,据说冯家大少奶奶是碍于孝道,才没动这两位姨娘的。不过,冯家人都知道,那是因为冯家大少奶奶想让两个姨娘伺候冯老爷,毕竟,冯老爷如今不能动,屎尿都要人。

    冯家大少奶奶作为晚辈,本来是责无旁贷的,冯家大少爷是亲儿子,更是少不得他,不过,如今因为有姨娘伺候,倒是省得他们两个费心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丢了

    冯家老爷的屋子里没什么摆件了,不过剩下一张桌子一张床,屋子里气味有些难闻,冯老爷半睡半醒间要起来,就用力的敲击床边,却没人进来。姨娘们本就对冯老爷没有感情,如今哪里肯用心的伺候。

    林汐缓步走了进来,一身的白衣,大晚上的,倒是有些瘆人。冯老爷看到两个白影飘进来了,顿时脑子就是一个激灵,心中发麻。

    “你们是谁!”冯老爷身子虚弱,起不来,也没力气喊叫,便如此问道,语气明显的无力。

    可是,冯老爷这么问,却见那两个白影根本就不回答,而是站在窗户边上的烛台旁边,接着,便看到一股白烟从窗户那里冒了出来,瞬间,冯老爷就感觉到头晕眼花,昏迷了过去。

    “小姐,我们怎么办?”樱桃问道。

    “我们给他治病啊,只有病治好了,他才有用。”林汐笑眯眯的说道,拿出针灸用的长针,一点也不手软的扎入冯老爷身上的穴道,不过是体虚的小毛病,刺激一下就好了。

    “小姐,您什么时候跟哪个高人学的针灸啊?”樱桃不解的问道,看她家小姐那自信的神态,好似学有所成的样子。

    “对照着书上自学成才的。”林汐淡淡的说道,对着樱桃微微一笑。

    樱桃不知道林汐的底细,不知道她家小姐医术精湛,只看林汐的那个笑容,觉得身子发寒。您自学成才就敢扎冯老爷,谭老大能碰到您这样的朋友,真是运气啊!

    “现在我们做什么?”樱桃看着那呼吸平稳,脸色开始变的红润的冯老爷,如此问道。

    “找钱。”林汐说着,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樱桃看了心中感叹,她家小姐这轻功又长进了,她家小姐这么厉害,让当奴婢的很没存在感啊,本以为自己要承包打手业务的樱桃如此想着。

    她不知道,她家小姐这不是轻功,而是术法的瞬移,一般人都认为是神出鬼没,呵呵,没见识啊,没见识。

    ……

    清晨的冯家十分寂静,猛的一道惊叫声,传遍几个宅院,让本来就有些害怕的丫鬟立刻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丫鬟们看看那冯家大少奶奶的屋子,不大敢进去,最近冯家有些奇怪,她们听大少奶奶这叫声,不大好啊。

    “我的钱,是谁动了我的钱,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冯家大少奶奶披头散发的看着冯家大少爷,如此问道。

    “什么钱!”冯家大少爷被这样的枕边人给吓到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媳妇疯了!

    “两万两银子啊!我的私房钱!”冯家大少奶奶哭着说道,边上一个空盒子,里面的银票不翼而飞了。

    “什么!你还有两万两的私房银子!你个贱人!”冯家大少爷一听这话愤怒了,一巴掌扇在冯家大少奶奶的脸上,给冯家大少奶奶打愣了。

    他敢打她了!他竟然敢!冯家大少奶奶疯了一样的撕扯大少爷,她不敢相信,自己和他多少年的夫妻,竟然是这么个结果,她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冯家,为了他!

    “你还敢打我,你除了养姨娘你还会什么!现在冯家没落了,我不存下一点,我们以后吃什么,喝什么,你和孩子怎么办!”冯家大少奶奶哭着说道,冯家大少爷也清醒了过来,整个人有气无力的,知道自己过分了。

    “多少银子丢了?”冯家大少爷如此问道。

    “两万两,我昨天睡前还看着呢,现在怎么就没了呢!”冯家大少奶奶不解,便将眼神盯在丫鬟们身上。

    “大少奶奶,不是我啊,我们两个昨晚睡一起,不可能进来啊。”丫鬟赶忙如此说道,心中想着还好两人一起睡的有个见证,不然,真的冤枉死了。

    “那还能有谁!这院子里除了你们还有谁!”冯家大少奶奶不相信她们,或许是两个丫鬟连手了呢。

    “大少奶奶,不好了,不好了!”正在冯家大少奶奶要细细的审问的时候,一道惊呼声传来,然后就是两个身影走进屋子,将冯家大少奶奶和大少爷堵在了床上。

    “出什么事情了!”冯家大少爷一看进门的是冯老爷的两个姨娘,瞬间呆愣了一下,如此问道。

    “老爷,老爷不见了!”两个姨娘齐声说道,身子颤抖,莫名的害怕。

    “什么!”钱能丢,人还能丢了?!冯家大少爷觉得真的是奇怪了。

    ……

    林汐看着逐渐远去的虎峰城,淡淡一笑,她这一趟出来,收获不错,六座金山……当然,现在大家知道的不过是一座而已,剩下那五座,还没动。就是贺知州也以为林汐是运气好,六座山中有一座有金子已经是不得了,从没想过,还能六座都有金子。

    总而言之,林汐收获了金山,也为她为了振兴林家铺平了道路,而且,这次姜家医馆在虎峰城开了分店,也是将林家的丹药又往外拓展了一步。以后人们提起林家,除了想起将军府,恐怕也会想起姜家医馆,想起林家丹药,治病救人吧。

    而且,最近冯家的事情也闹的沸沸扬扬,据说是冯家老爷突然良心发现,自己在衙门外跪了一晚上,交代了冯家当年陷害谭家的事情。

    直到冯老爷亲口承认,当年同冯家三小姐一起陷害谭家,夺取谭家的金河,众人才知道,原来,冯家竟然是这样的人,冯家三本小姐如此狠毒。同时也感叹谭家倒霉,一家四口,全部让冯家给害死了。

    虽然现在冯老爷良心发现了,但是,杀人偿命,他收买的人陷害谭家,让谭家人死在了大牢中这是事实,不能否认的事实。在韩玉辰和林汐的关心下,贺知州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年一时被蒙蔽,冤枉了好人。

    “真没想到,冯家是这样的心狠手辣啊,当初,我就看那冯家三小姐不是好的。”蒋氏坐在车中如此说道,一脸的感叹。

    “是啊,祖母,这冯家真的心狠,那个冯家三小姐,更是心狠!”林湘如此说道,很是为那谭家感到惋惜。

    蒋氏和林湘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可见这冯家的事情闹的多大。而林汐则想着谭老大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消息,不知道,他会不会将冯家三小姐给送回来。林汐觉得,他留着冯家三小姐,是折磨她,也是折磨他自己。不如送回来,律法自然不能饶了他们。

    “就是可怜了贺知州,还被牵连,我看刚才贺夫人都没什么精神呢。”蒋氏如此说道,林家离开,贺夫人带着诸位夫人来道别,颇有些不舍。

    “贺知州不一定就是全然无辜的。”林汐如此说道,神态中带着一丝思索。

    “我看贺知州应该不是那种草菅人命的,不然,冯家又何必收买牢头。不过,管理不严肯定是有的。”蒋氏看多了这些事情,总结的很到位,林汐笑笑,自家祖母真是越来越精明了,就是不知道,回去面对林钧,会怎么样呢,接下来,林家也不会太平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六章 维护

    蒋氏归来,林钧带着孙姨娘和吴姨娘,并同林洐、林浩和林沁在门口迎接,蒋氏看到这么些的子孙,心中着实高兴,年纪大了,就盼着子孙满堂。

    “恭迎母亲归来。”林钧笑眯眯的说道。

    “恭迎老夫人归来。”众人齐齐的说道。

    “见过二叔。”林汐和林源给林钧行了,这林钧一天不死,他就是林汐的二叔,辈分在,礼不可废。

    “见过父亲。”林湘也给林钧行礼,不过,神态间倒是有些变化,细看就会发现,林湘变得稳重和大气了。

    “好了,别在外面站着了,我们进去说话吧。”蒋氏扶着林汐的手往里面走,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是。”众人齐齐称是,跟着往里面走,而那剩下的丫鬟和婆子们则正在卸东西。

    这回来带的东西更多了,虽然蒋氏将很多东西留在了那边的宅子里,可是,这带回来的东西也不少,还有许多是诸位夫人赠送的,当然,还有韩玉辰带回来的。

    才进城,韩玉辰便回了韩家,好似知道林汐不想让他过问林家的事情,便没有跟到门前,人家一家子团聚,他来了不好不进来,可是进来了,又打扰氛围,因此,韩玉辰回避了。

    而等到蒋氏带着众人落座之后,林洐,林沁和林浩才郑重的给蒋氏行礼问安,蒋氏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礼品,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母亲一路上辛苦了,儿子让厨房准备了母亲喜欢吃的,一会我们一家人吃顿饭。”林钧笑着说道,看了林汐和蒋氏一眼。

    “你今日不是该当值的吗?怎么在家中?”蒋氏用帕子净手之后才如此问道。

    “知道母亲回来,我告假了。”林钧笑着说道。

    “哦,下次不必了,不过是去了虎峰城,总共也没多远。”蒋氏神色温和的说道。

    “是,母亲教训的是。”林钧还是笑着,一点也没有为难的样子。

    “我怎么看着浩哥好似瘦了些。”蒋氏突然看着林浩问,这倒是让现场的气氛猛的一紧,林浩和孙姨娘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病了?”蒋氏一脸怀疑的问,怎么一个个的神色紧张了呢?

    “回老夫人的话,都是婢妾的错,还请老夫人责罚。”孙姨娘说着跪了下来。倒是让蒋氏一愣,这孙姨娘是林浩的亲娘,还能有什么错处吗?不好好对待自己的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对妾室,蒋氏一直没个好脸色,便是儿子的妾室也是如此,不过,这孙姨娘平日里看着还不错,蒋氏也不烦她。

    “回老夫人的话,事情是这样的。”

    孙姨娘神色很平淡的将自己被孙家人下了蛊毒的事情说了出来,又说了自己前面十几年过的日子,蒋氏震惊了,真没想到,孙家是这样的人家。

    “老二!孙家你怎么处置的!这么大的胆子,岂能饶了他们!”蒋氏愤怒了,为了孙姨娘不值,更是气愤,他们敢动林家的孙子。这林浩便是庶出,那也是她的孙子!

    “儿子已经将他们孙家人关入大牢,后来孙夫人交代了,这一切全部都是她一人所为。”林钧一脸正经的说道,换来林汐淡淡一笑,这孙夫人背黑锅了啊。

    “那剩下的人呢!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和他们都没关系!”蒋氏不干,一个孙夫人,哪里有他们家孙子的命贵重。

    “孙家将家产全部交给了孙姨娘作为赔偿,而那孙家的人都搬到了城东去住了。”林钧如此说道,蒋氏的脸色好了一些。

    “他们现在如何?”蒋氏接着问道,知道现在的孙家,只要她愿意随时能收拾,不过,蒋氏不想自己的手沾血。

    “母亲,孙家没了钱财,那一大家子争夺,怎么可能过的舒心。听说,那孙老爷最近中风了,想来时日无多了。”林钧对孙家的事情不感兴趣,他们翻不了身,只要不出金平城,他们翻不了身,想要离开金平城,那也得他愿意啊!

    “哼,便宜他们了!”

    听到林钧的话,蒋氏不说什么了,心中不太满意,也就这样过去了,又安慰了孙姨娘两句,才将事情揭过,问了林沁的嫁妆绣的怎么样了。

    林汐看看孙姨娘,神色不错,神态安详,想来是心结已经解了。而那孙家的钱财,想来是被林钧拿走了,不过,这钱到最终她还是会给孙姨娘,这本就是该她拿着的。

    “祖母,孙子听说,我们家要有一座金山了?祖母,金山是什么?”谈话间,就看到林浩悄悄的跑到了林源的身边,站在蒋氏的跟前,如此问道。

    这一句话,瞬间让林家这谈话的氛围冻结了起来,蒋氏的脸猛的一变,看着那一脸懵懂的林浩,淡淡的问道:“你这是听谁说的,我们家要有一座金山了?”

    “祖母,我是听丫鬟们说的。”林浩如此说道,有些害怕的往林源的身后缩了缩。

    “丫鬟们的都知道了,看来,我林家有金山的事情,这虎峰城的人都知道了啊。”蒋氏淡淡的说道,听的底下的人心中一惊。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夫人怎么脸上连一点笑容也没有呢,难道这金山的事情是假的?

    “那我今天告诉你们吧,外面的人说的话都不能相信,我们林家没有金山。”蒋氏一本正经的和周边的人说道。

    “什么!母亲,这是怎么回事!”林钧猛的一愣,没想到,蒋氏竟然这么说。

    “我的意思你们听不明白?这金山不是林家的,是大丫头的,是大丫头自己花自己的银子买的,当初买的时候不过用了两千两,后来能出金子,纯属运气。”蒋氏淡淡的说着,看了林钧一眼,这一眼让林钧的心中冰冷,这母亲怎么会向着孙女,难道她不知道,这孙女是外人吗?

    “母亲,您是说,这金山是林汐买来的?”林钧不死心的问道。

    “那契约是大丫头和贺知州签订的,上面写着大丫头的名字,不是她的,难道还是林家的?现在大丫头定亲了,金山肯定是做嫁妆陪嫁过去的,大丫头要是想留下点来,那是她惦记娘家,不留下来,你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蒋氏如此说道,这次彻底的给林汐做主了

    听了蒋氏这话,林汐淡淡一笑,祖母学狡猾了,这么说,她还好意思不留下点吗?而且,她知道自己的脾气,真的要逼迫自己,她更是一文钱都不会给林家。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七章 刺杀

    听了蒋氏的话,一瞬间整个屋子里面寂静无声,众人都没想到,蒋氏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林钧端起了茶盏,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看蒋氏一眼,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而这个时候,吴姨娘和孙姨娘低着头不说话,她们谁也没这个脸面,让老夫人息怒。

    而林洐一脸震惊的看着老夫人蒋氏,不明白,祖母怎么突然就向着林汐了,一个丫头,早晚要嫁人的。

    底下还有林沁和林浩,林浩年幼,什么也不知道,一张脸懵懂不无知的,而林沁,则眼观鼻鼻观心,她不过是个马上要嫁人的孙女,家中有无金山,对她的影响都不大。

    “怎么,你们不服气?”蒋氏看看林洐的表情,如此问道,她还真没想到,这二房竟然还盯上了金山,一群蠢货,给他们台阶都不知道下。

    “祖母,大妹妹手中的银钱还不是林家的,怎么能算是她自己花钱买的呢?”林洐如此说道,笑眯眯的样子,却让蒋氏看的碍眼。

    “呵呵,你大妹妹手中的银钱是林家的?那是林家大房的,是你们大伯父留下的。这怎么能算是林家的呢?难道,你们觉得将军府的钱财,也是林家的!是你们二房的!”

    蒋氏愤怒了,多少次,明里暗里的她和林钧说,不能算计大房的钱财,不能算计将军府的钱财。他们不要脸的算计了,现在,还将这些视为理所当然,蒋氏说不心灰意冷是假的。

    “孽子!说什么胡话!惹怒你祖母,我拿鞭子抽你!”林钧说着真的要让丫鬟们去拿鞭子,要抽林洐,蒋氏看了冷笑。

    这二儿子真是个不省心的,打孩子,拿打孩子威胁她!犯得上吗?你当爹的都不心疼,我当祖母的心疼什么!不要脸,这样的子孙,有什么用!

    蒋氏心中叹了口气,觉得此前的那点精气神都没了,这是看她活的长了,看着子孙们反目,蒋氏的心比谁都难受。可是,她就算是偏心孙子和儿子,也不能看不清楚,大丫头受的委屈。为了这金山,她被冯家人算计成什么样子了。这些不省心的还想着占便宜,甚至想要将整座金山拿过去!

    “呵呵。你们也别不服气,这山是韩玉辰跟着去衙门办的章程,山里出了金子,也有韩家人在盯着,你们要是觉得能横的过韩家人,敢在他们身上找便宜,你们就去,我不拦着你们。”蒋氏说的很不客气,一点面子也没给自家的孩子留。

    林钧听着这话,心中转了几圈,却知道,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反正那金山在虎峰城,还能跑了不成!

    “母亲误会了,我们没这个想法,大丫头的东西,自然给她带过去。”林钧笑着说道,也不再说打林洐的事情,而剩下的人自始至终都没出声。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谁敢给我动歪心思,我老婆子饶不了他!”蒋氏一句话将林钧给逼了回去,林汐则淡淡一笑,没想到,蒋氏竟然真的这么维护她。

    “祖母说的是哪里话,我一个女子出嫁,哪里就能一整座金山陪嫁过去?放心,等以后弟弟长大了,这金山,我得给他留下一半。”林汐笑着说道,蒋氏看了林汐,拍拍她的手,她知道,大丫头心软,不会不管林源的。

    这金山是大丫头的,肯留给孙子一半,她已经知足了,至于二房和三房,那是他们自己的本事,有没有的,他们没那个运气,还说什么呢!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两房不用自己惦记。

    “姐姐,我不要,我长大了,自己赚。”林源一副男子汉的样子说道,觉得要自家姐姐的钱是很没本事的表现.

    “你啊,快别不知道好歹了,你姐姐这样的,打着灯笼也不好找!”蒋氏笑了,看着林源,总觉得这个孙子有指望,比起林洐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呢。

    “反正我不要,我要证明给姐姐和祖母看,我一定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一条路来。”林源坚定的说道。

    “行啊,你努力,我看着。”林汐笑了,没想到,林源越来越有志气了。不过,不要,傻孩子,等你再大点就明白了,银钱不过是手段,帮助你通往成功的手段而已。

    看着林源和林汐贴心的靠在蒋氏的身边,林钧的脸色难看了许多。金山,如果不是韩家在中间插手,他一定要拿下。不过,就算是韩家在,也别想将这金山全部占为己有,真当自己是个摆设呢!

    如今,他已经将银子给了那边,只要等到宝石运送回来,到时候,呵呵,自己就有钱了。不过,钱谁也不嫌弃多,金山也不能放过。

    林钧绝对想不到,他的雄心壮志会被林汐打击的一点也不胜。林汐看看冷笑的林钧笑了,等着吧,惊喜就快到来了。

    ……

    夜色中,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前赶路,夜色浓厚,根本就看不清楚眼前的道路,但是,那车却被赶的飞快,好似不要命一样。

    “混账!慢一点,出了事情,你们的命还要不要了。”一身北寒贵族衣服的男子扶着车厢,生怕自己被甩出去。

    “您再忍忍,我们不能给他们抓到,不然就危险了。”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子如此说,掀开帘子看外面,只见几个黑衣人骑着高头大马正在朝着他们逼近,手中的弓弩泛着寒光,见他伸头出来,弓箭上弦,男子只觉得肩膀一疼,血就从肩膀流了下来。他中箭了!

    “首领,您受伤了!”车上只有三个人了,这个时候,男子身边还有两个护卫,剩下的便是那北寒的贵族。

    “快!我们只要进入北寒的地界,就没事了!”男子嘶吼着,却看到后面的人已经抛掷了绳索,下个瞬间,马车被后面的人拉住,速度正在减慢。

    男子的心头焦急,这次可是带着北寒的王爷和一百多万两的银子的,如果有什么闪失,他们怎么和主子交代!

    男子这么想着,看看自己肩头的箭,便毅然决然的飞身下了马车,朝着那黑衣人攻击而去。他便是死了,也要杀掉几个,给他们争取个机会!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百九十八章 撤了

    夜色深沉,男子怀着必死的决心朝着黑衣人攻击而去,可是,却发现,那些人并不理会他,竟然让马匹高高的跃起,从他的身上跃了过去。这个瞬间,男子傻了!说好的追杀呢!说好的不留活口呢!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那绝尘而去的马匹,男子身子猛的一惊,他到了现在才明白了过来,他们要的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命!他们要的,恐怕是那车上的北寒贵族,是那一百万两的罪证!

    男子的伤口疼痛,却不如他此刻心中的震惊,这可怎么办,一个瞬间,男子的心中只想到一个词,通敌叛国!

    如果真的被抓到,那就是通敌叛国的罪名啊!不行!他追不上了,那群人现在不跟他缠斗,转头回来肯定要灭口的。不行,他得他逃,他得回去告诉大人,快点想办法。男子捂着胸口,忍着疼,将那长箭折断,将箭头留在体内,人却往金平城的方向而去,他得回去,他得进城!

    而此刻,那车上还剩下的两个护卫和北寒贵族也已经被那黑衣人拿下,三个人被捆着,往一处山林而去,山林中,人烟稀少,三人被蒙着眼睛,只听到了一小段对话。

    “将军,全部在这里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跪地,对另外一个人说道。

    “确认了吗?是北寒的人?”另外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好似有意压低了声音。

    “确认了,正的是北寒的人,而且,我们搜到了这个!”那黑衣人说着,将一个盒子拿了出来,递给了那将军,那将军看了心中暗自吃惊,然后便将其中的一封书信拿了出来,满脸的震惊。

    “哈哈哈。林钧这个老狐狸,总算是有把柄被我抓到了,真的是太好了!走,我们回去!”那男子说着翻身上马,一行人,再次被他们带了回去。

    而此刻,林钧正陷于梦乡中,想着自己未来的美好日子,一点也不知道,此刻他的死对头已经要将他置于死地。

    金平城中,顾峰看看自己的藏身之地,觉得有些可惜了,这么久的藏身之地,就这么放弃了,真的是可惜了。

    “哎,给大家的钱财都准备好了吗?”顾峰问道。

    “准备好了。”身后的暗卫如此说道。

    “哎,都是我的错,从此以后,这金平城的老爷们又少了一个消遣的好去处。”顾峰感叹了一句,身后的护卫不知道能说点什么。讲真的,您这段时间将楼中的姑娘们一个个的给从良了,这是好事情,您有啥不满意的啊。

    “还有,这楼跟我们的时间也很长了,就别烧了,留着吧,给那些有需要的人。”顾峰感叹的说道,暗卫看看那门前放着的东西,桌椅板凳和各种陈设,上面写着:‘老鸨子欠钱跑路了,东西不要钱,随便搬!’

    呵呵,可真的是绝了,您不烧了,您就是送人了,明天早上,这里可热闹了。暗卫看看磨蹭着不准备走的主子,小声说道:“主子,不走就耽误时间了,大小姐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顾峰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对着那暗卫说道:“你拿着林家大小姐来威胁你的主子,太不厚道了吧。”

    暗卫听了这话才猛的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赶忙跪在地上说道:“主子您英明神武,谁也不怕,是属下错了!”

    顾峰听了暗卫这话,顿时有种想吐口血给他看看的冲动,你这样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你家主子的面子啊,这么说,所有人都知道你家主子我怕林汐了,这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吗?

    “呵呵,你起来吧,记得,下次要是有什么艰难的差事要你去办,千万提醒我,你不合适!”顾峰想,你这么实诚,真心不适合太复杂的差事。

    “主子,您不能因为属下说实话,就打压属下啊,属下对您忠心耿耿,绝对没有投靠林家大小姐的意思。”那黑衣人如此说道。

    顾峰:“……”你还有这个心思,我真的小看你了!投靠林汐?

    一个晚上的时间,一家青楼的人就消散的干干净净,里面的东西也被放在了大街上,第二天早上,经过的人都惊呆了。看那木牌上的内容,又看看没人管,就有那胆子大的开始动手拿一些,拿完了发现真的没人管,刚忙飞奔回家,让全家人都跟着来抬家具。

    不过两个时辰的功夫,东西就被搬没了,甚至是那楼里面的东西,也给百姓搬空了,就差楼没给拆了。

    当官府知道的时候,赶忙派衙役来看看,然后他们真的见识到了一件怪事,这整个楼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大家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扫地的老头和大家说,老鸨子欠债,将楼里面的姑娘给卖了,带着钱跑了。

    这个时候,捕快们就算不想相信,也不得不承认,楼里面没有打斗的痕迹,而周边还有姑娘证明,这楼中的姐妹的确和她们说过,赎身从良的事情。因为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赎身的银子不高,大家便都赎身走了!

    捕快们无功而返,又没有出人命官司,不过是一件有些不寻常的事件,衙门也不能管,便不再去理会。而这个时候,一个脸色煞白,衣衫朴素的男子才走入金平城的城门,艰难的朝着将军府而去,到了后门,看没人注意,才闪身进去。

    林钧才用了午饭,听到小厮的禀告,也是先愣了一下,才猛的站了起来,往厢房而去,当看到那男子之时,林钧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赶忙问道:“怎么了!出事了!”

    “主子,出事了,我们的人给人抓走了,我没死成,回来给主子送信。”那人便是那中箭的黑衣男子,此刻身子虚弱到了极致,却努力的保持清醒。

    “去,找郎中。”林钧吩咐小厮去找郎中,自己则紧紧的盯着这手下,他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他会如此的狼狈。

    “主子,我们被人给袭击了,他们放过了我,属下才明白,这次遇到的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山匪,他们是要找您的把柄,要那车上的人,还有银子!”

    那手下如此说,让林钧的心一直的往下沉,他想过了,最坏的情况便是如此,不曾想到,真的是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