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32 | 浏览:296765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闺华记》作者:千年书一桐 (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五十八章、挑战

    朱泓见顾琰亲自掀了门帘,忙嘻嘻一笑,“顾大人,本王寻摸了一壶酒来,都说酒壮怂人胆,本王想着令千金怕是没有勇气自己把自己挂起来,喝点酒或许会更容易些。”

    “这就不劳赵王操心了。”顾琰两手握拳,极力地克制住自己才没有向朱泓挥拳。

    朱泓见顾琰气得太阳穴两边的青筋爆了起来,忙又道:“其实也这酒倒不单单是给令千金预备的。说起来本王和顾大人还没有正式坐下来喝过一顿酒,如果顾大人不嫌弃这地方简陋,本王倒是愿意留下来和顾大人小酌几杯,细数一下这些年我们两家的恩怨,再畅谈一下将来我们两家关系的走向,顺便还能送贤妃最后一程,不知顾大人以为如何?”

    “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顾某不敢高攀。”顾琰拂袖拒绝了。

    “顾大人此言差矣,本王并没有想和顾大人合谋什么,本王就是想和顾大人探讨一下家风家教,本王一直很好奇,令爱为什么小小年纪行事就如此恶毒,记得我家涵儿说过,当年如果不是令爱把她推进水塘里,她是决计不会有后来的这番奇遇,说不定现在还被你们顾家拿捏着呢,所以啊,这世上果真是存在因果报应的。”

    这话成功地引起了顾琰和顾钰两人的兴致,就连顾钰也忘了哭泣,张大嘴巴问道:“什么奇遇?”

    朱泓此时已经把托盘放到了炕几上,并先一步盘腿坐了上去,然后自己把三个杯子的酒倒上,伸手示意顾琰和顾钰坐下来。

    可惜,这对父女并没有搭理他。

    朱泓倒也不以为意,一边端起了酒杯一边说道:“这话说来就长了,当天晚上她回房后据说是高热不已,满嘴胡言乱语,结果半夜时分她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那岳母,我那岳母跟她说了好多话,告诉她顾家是一个是非之地,千万不能留下来,否则的话就会跟她一样死于非命,因此,天亮后她就哭着喊着要求回扬州。”

    说完,朱泓把酒杯送到唇边抿了一口,随即摇摇头,“这酒味道有点寡淡,好在顾大人和本王一样,都是战场上下来的人,对吃喝想来不会太挑剔,倒也勉强可以入口。”

    “你想说的就这些?”顾琰并没有坐过去,而是一直站在一旁警惕地看着他。

    “当然不是。”说完,朱泓瞥了顾琰一眼,“顾大人尽管放心,这酒绝对是没有毒的,我对下毒没有兴趣,不像你们顾家尽用一些不入流的下作手段,不是下毒下药就是在背后放冷箭,本王不屑如此,本王要斗,也是光明正大地斗。不过说到斗,本王倒真有一件事很好奇,你们顾家也算是武将世家,为何武功却如此稀松平常?”

    这话顾琰不爱听了,“赵王未免有些太狂妄了,犬子是因为不敢以下犯上所以才让着赵王,你真以为我们顾家都是泥捏的?”

    “你的意思是你的武功很厉害?”朱泓上下扫了顾琰一眼,撇了撇嘴。

    “莫非赵王想亲自验证一下?”顾琰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朱泓一顿呢,听了这话求之不得。

    “验证就验证,谁怕谁,你说,比剑术还是比拳脚,你挑。”朱泓立刻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朱泓,你还没有告诉我谢涵究竟有什么奇遇?”顾钰插嘴了,这件事在她心里存了很多年,这会人要死了,怎么着也要做一个明白鬼吧?

    “不着急,本王会说的,不过本王要先和顾大人切磋一下,顾大人,你还没告诉本王你选什么拳术还是剑术?”朱泓挑衅似的看向了顾琰。

    顾琰被顾钰一打岔,顿时冷静下来了,忽然觉得这里面会有什么阴谋,否则好好的这小子为什么要激他动手?

    还有,他对朱泓的武功并不是很了解,至少没有亲眼见识过,因此,他不敢贸然迎战了。

    “今日臣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气,改日再说吧。还有,臣想和小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就不留下来送最后一程了,还请赵王给小女一个痛快。”顾琰想离开了。

    不管怎么说,宫里都是是非之地,他一个人进来的,身边连一个护卫都没有,真要发生点什么他想找个帮手都没有。

    朱泓看出了顾琰的这点小心思,“顾大人放心,本王也是一个人进来的,本王这会倒是很有兴趣和顾大人切磋一下,这样吧,我们公平点,三局定胜负,输了的必须回答赢了的三个问题,前提是,必须说实话。”

    顾琰尽管不想打,可他对朱泓提出的条件感兴趣,他想知道谢涵的奇遇,同时还想知道朱泓有什么打算,更想知道朱渊的性命大概还有多长,等等等等。

    “好,比就比,在哪里比?”顾琰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这地方肯定施展不开,就院子里如何?”朱泓示意了一下窗户外头。

    顾琰点点头,正好合了他的心意,他知道外面还有两个太监站着呢,朱泓若是敢使什么阴招损招,那两个太监就是人证,肯定会去向皇上报告的。

    于是,顾琰带头走出了门,朱泓也下了炕跟出去,外面的几个宫女见了忙吓得跪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都往边上去。”朱泓说道。

    “比拳脚?”顾琰看了看两手空空的朱泓,问道。

    因为他们不是大内侍卫,是不可以佩剑进宫的。

    “你说了算。不过拳脚有些慢,只怕我们两个打到天黑也没有个输赢,总得定个规则。”朱泓提议道。

    “臣也有这个意思,不如就以倒地为输。”顾琰也想速战速决。

    朱泓点点头,解开了外面的斗篷,开始活动活动手脚,顾琰见此也脱了外面的大毛衣服,也活动起手脚来。

    随后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地开始了,二十招之后,双方都有些惊讶于对方武功的精湛。尤其是顾琰,要知道他年长朱泓二十岁,不说别的,实战经验和内力修习就要比朱泓多得多,可他在二十招里竟然找不到朱泓的一点破绽。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五十九章、拿下
    朱泓是见识过顾铄的武功的,觉得也不过是如此,因此他才想着借这个由头把顾琰收拾了,可没想到的是二十招过去他竟然没有摸到对方的路数。

    又一刻钟过去了,两人谁也没有占到对方的便宜,朱泓不想再打下去了,找个机会虚晃了一下,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趁对方攻过来之时突然变幻了一下招数,以掌为剑插向了对方的眼睛,在顾琰护着自己的眼睛之计快速地挪到了顾琰身后,对着顾琰的后背拍了两下,顾琰很快不能动弹了。

    “承让了。”顾琰抱了抱拳。

    “你,你跟谁学的这一手?”顾琰暗自心惊不已,因为朱泓的武学不像是传统的正规武学,他走的是偏门,最后几招很是诡异飘忽,他根本没有机会防备,更别说破解了。

    “说来不光是我家涵儿有奇遇,本王也有,本王这次去蜀中为太子和八殿下求药时正好碰上了一位大师,本王跟着他学了几招,如何?”

    “高,妙,臣认输了,还请赵王解了臣的穴道。”顾琰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朱泓笑了笑,没搭理他,而是走向了门外,从那个老太监手里接过了绳子,随后又对那个小太监低语了几句,小太监飞快地跑了出去。

    顾琰见朱泓拿着一捆绳子进来了,心下感觉很不好,“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把你捆起来。”朱泓举了举手里的绳子。

    “你敢?怎么说我也是朝廷重臣,是一方统帅,你有什么权力捆我?难道你就不怕皇上降罪吗?”顾琰大声怒斥道,这时的他只能借助门外站着的那两个太监去给皇上送信了。

    “试试你就知道了。”朱泓弯了弯嘴角,“几年前本王曾经捆过沈夫人,不知这手艺有没有生疏,说来也是巧,本王生平只动手捆过两个人,可巧就是你们兄妹。”

    屋子里的顾钰见此跑了出来,她要冲出去找皇上送信,朱泓自然不能让她得逞,干脆也把她的穴道点了。

    “顾钰,本王还没有向你宣读皇上的圣旨呢,这是皇上送来的白绫,本王想你该知道怎么做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琰被朱泓的举动搞糊涂了。

    要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他是定国公顾琰,即便皇上要捆他也要掂量掂量,可朱泓居然一声不响就把他捆了,他预备如何收场?

    “不做什么,把你送去刑部受审,不过在这之前,你还得先回答本王三个问题。”

    顾琰听了这话倒是略松了一口气,只要朱泓肯放他出去就好,他就不信常缙还能越过皇上给他定罪?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顾琰答应得很痛快。

    “好,够痛快,第一个问题,你们抢走的那枚解药究竟在哪里?”

    “什么解药?”顾琰自是不肯承认。

    因为他清楚一点,他若承认了这话肯定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朱泓正找不到理由给他定罪呢!

    “顾大人,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既然敢问,自是有一定的把握。”

    “可我确实不知赵王指的是什么?赵王还是换一个问题吧?”

    “那好,你们顾家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据我所知,云知府一案你父亲至少进账了五十万两白银,再加上这些年顾霜、顾霓、和顾雯三家的孝敬,你们顾家早就有百万巨资了,为什么还要对我岳丈他们下手?”

    “这话问的新鲜,连我都不清楚先父当年和云知府的那笔糊涂账,你是从何得知的?你别以为你是个亲王就可以随随便便往我们顾家扣屎盆子?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

    这话顾琰说起来倒还是蛮有底气的,因为他清楚重要的人证基本都死了。

    当然了,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谢涵手里会有当年谢纾留下的物证,可他不怕,因为这件事翻出来的话谢涵也得负连罪,一个贪墨一个欺君,哪个也不会轻。

    “顾大人要这么说的话就没意思了,合着我赢了一场二个问题你都不肯回答,那第三个问题本王不问也罢。”朱泓说完,直接向外喊了一声,“来人。”

    话音刚落,只见涂斌和常缙进来了,“赵王,这是?”

    他们两个是被那个小太监喊来的,在门外听了朱泓和顾琰的对话,可顾琰什么也没交代啊,怎么就把顾琰给绑了?

    “顾大人涉嫌两桩贪墨大案,还请常大人先把他关进刑部的大牢,一个月后本王会有确凿的证据送来,这一个月你们也不用审,只需把他看好了即可,千万不能放出去。”朱泓叮嘱道。

    “这有点不合规矩吧?”常缙大着胆子问道。

    要知道顾琰不是别人,是战功赫赫的定国公顾琰,哪能就凭朱泓一句话就关起来?

    而且连审都不用审,说什么一个月之后审,谁不清楚现在的皇帝还能不能活到一个月之后呢!

    “放心,本王自会去找皇上说明,常大人,记住了,这些日子不管你有什么压力或有多大的压力你都可以往本王这推,你只需做好一点,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能把他放出去。”

    常缙见朱泓把责任包揽了,略纠结了一下,倒是也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心里也清楚得很,皇上要不行了,现在就看朱泓和顾家的博弈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朱泓下手会这么快,而且这么狠,一下就把顾琰拿下了,顾家想蹦跶也蹦跶不起来了。

    “需要臣做什么?”涂斌在一旁问道。

    他可比常缙明白多了,知道朱泓为了这一天早就在开始布局了,第一步先把顾老婆子送进大牢,接着是顾钰进冷宫,这不,这才几天又轮到了顾琰了,因此他早就决定站朱泓这边了。

    “再次提审云知府的女儿云彩,她不但清楚当年的贪墨案,而且她还清楚顾家那些年在外面都做了什么勾当,对了,还有李尧的夫人梁氏,她应该清楚当年梁铭和顾家的那笔账。”朱泓说道。

    此外,他还打算派随安和随性等人去一趟扬州,把那两个院子里的东西挖出来,也是时候让他们见天日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章、领罪

    从冷宫出来,朱泓先去见了夏贵妃,得知顾钰已被处死,且朱泓也把顾琰送进了刑部监牢,夏贵妃自是十分诧异,直觉肯定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的事情。

    顾钰的案子翻出来三个多月了,可皇上一直没有杀她,怎么可能会突然在正月里要赐死她?

    而且即便是要赐死,也得把她和连漪一起杀了吧?怎么可能就单单杀一个顾钰?顾家能干?沈家能干?那些勋贵世家能干?

    “到底发生了什么?”夏贵妃拉住朱泓的手急切地问道。

    朱泓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皇上的决定告诉了夏贵妃,同时也把昨晚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昨晚家里的人虽是顾家派来的,可朱泓不傻,顾家早不抢晚不抢,怎么可能偏偏就在钦天监的祭司知道了安安的命格之后抢?

    而且更重要的是,顾家此时本就处在风口浪尖上,一个顾老婆子一个顾钰就够顾琰夹起尾巴做人了,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冒这么大风险来挑衅朱泓?

    难道这些年的教训顾家还没有记住?

    和朱泓谢涵斗了这么多年,顾家什么时候赢过?

    因此,聪明的朱泓猜到顾家这么做肯定有皇上的授意,也或者说他们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这就超出了朱泓容忍的底线。

    “姨母,你和涵儿还有安安是我的底线,我绝对不能看着你们受到任何伤害。因此,接下来我可能会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姨母要怪罪的话也只好对不住了,不过有一点请姨母放心,我不去抢六弟的东西,只要六弟活着一天,这皇位就是他的。”朱泓跪在了夏贵妃面前。

    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肯定会伤害到朱栩,不管怎么说朱栩是夏贵妃的丈夫,朱泓想求得夏贵妃的谅解。

    “孩子,你去吧。姨母不会怪你的,事实上,你能这么想,姨母真的很欣慰,你不用顾念姨母,你能替姨母看顾渊儿几分,姨母就很知足了。”夏贵妃搂着朱泓哭了起来。

    她是在心疼朱泓,因为她清楚,朱泓是一个相当看重亲情也相当看重恩情的人,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谢涵要生孩子的关键时候亲临蜀中去寻找解药,尽管明知道这一趟是凶多吉少,可他还是去了,为的就是回报她和皇上曾经在他成长过程中给他的那一点可怜的温情。

    正因为他的心里还留有着对朱栩的孺慕之情,所以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绝非他的本意,他是被皇上一步步逼着后退的,退无可退,只能选择反抗了。

    这种求而不得的矛盾和痛苦夏贵妃懂,她是真的懂。

    就好比她自己,这些年她一颗心都放在了皇上身上,可皇上对她呢?

    虽说比起顾钰等人来说她算是幸运的,怎么说她也算是宠冠后宫多年,可夏贵妃清楚一点,皇上宠她是在不影响朝政的前提下,比如说幽州战事正紧的那两年,皇上不照样把她丢在了一旁而宠起了顾钰,还有后来的连漪,因为年轻貌美,皇上也没少在她身上花心思。

    还有皇后那,皇上明知道这些年她一直受皇后的排挤打压,可皇上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为她撑过腰,每次都是私下给她点赏赐或者是给几句好话安抚她以大局为重。

    因此,皇上和她之间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爱,皇上需要一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而她偏偏就具备了解语花的特征,不争不抢,温柔、博学、大气,此外,还有夏家的名望。

    原本她还没有这么深刻的领悟,可这些日子在冷宫里她没少回忆她和朱栩之间的点点滴滴,再联想起朱泓对谢涵的那份专宠和独爱,夏贵妃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她也只是皇上的一个玩物,需要时可以拿来解闷,不需要时就打入了冷宫。

    而最最令夏贵妃伤心的是,朱渊的解药明明就是顾家劫走的,可皇上非但没有追责顾家,反而不相信谢涵和朱泓历经千辛万苦寻来的解药,最后才导致了朱渊的毒无解。

    因此,夏贵妃心里的怨念也不是一般的深。

    这也是为什么她宁可颠覆自己的良知也要给朱淳喂下那粒毒药的缘故,因为她不想再一味地逆来顺受了!

    故而,看到朱泓的醒悟和崛起,夏贵妃真的是欣慰不已,她在意的倒不是自己的性命无碍,而是朱泓懂得了自保,从今后她的儿子也有了依靠。

    从夏贵妃处出来,朱泓去见皇上了,皇上已经从两个小太监的嘴里知道发生了什么,朱泓去的时候他已经摔坏了几个杯子,正命人去把涂斌和常缙喊来。

    “你们下去吧,王公公留下来就可。”朱泓进门后对跪在地上的小太监说道。

    小太监哆哆嗦嗦的,看了朱泓一眼,又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没有反对,这才爬着出了门。

    朱泓也大大咧咧地搬了张凳子坐到了炕前,大大方方地看着朱栩,“皇上,臣来领罪了。”

    “领罪?朕看你倒像是来逼宫的!”朱栩冷哼了一声。

    “皇上叔叔尽管放心,臣绝对没有谋逆之心,但是臣也决计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姨母去送死,更不可能会让人来伤害我的妻小,这是我的底线,任何时候都不例外。因此,我想皇上叔叔也不用劳神费力地去组什么内阁了,我是决计不可能任由我一家大小被人宰割的,但是有一点也请皇上放心,皇上在一天,太子还是太子,皇上不在了,太子还是皇上,但臣必须是辅政大臣。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得看皇上叔叔的运气了,如果太子成年有自己的儿孙后人,臣会把权力交还给他,带着一家大小回幽州,可若是太子等不及成年便那什么了,那就对不住了,我是决计不能看着朱家的江山落在外人手里,到时候少不得勉为其难替你接下这副担子。”

    “你,你这算是什么,威胁,施舍,还是安慰?”朱栩冷冷地看向了朱泓,心内却不由得翻滚起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一章、逼宫
    说实在的,朱栩委实没有想到朱泓会这么强势,更没想到他会这么坦承,直接撕掉了遮在他们叔侄之间的那层虚伪的面纱,如此一来,朱栩就算是想再做点什么手段只怕也难了,一方面是朱泓有了防备,另一方面是怕逼紧了朱泓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不,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不过有一点朱栩还算欣慰,至少他没有看错这个侄子,朱淳不是他派人动的手脚,这就足以说明他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

    可惜,是他不够信任他,才把他逼到了今天的地步。

    可他也是没办法,总不能把这个皇位让给一个逆臣之后吧?

    为此,朱栩实在是矛盾之极,他委实不知该怎么如何面对朱泓了。

    朱泓倒仍很坦荡,“不是威胁,是告知,皇上叔叔,这些年我为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事实上,走到今天这一步绝非我的本意,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否则的话我决计不会一趟又一趟地为你涉险,不管是前线的战事还是后来的蜀中行。可就这样,你还是不相信我,这倒也就罢了,谁叫你是皇上!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去算计涵儿算计我的儿子。皇上叔叔,我也是一个丈夫,我也是一个父亲,我也有我必须要护着的人。因此,我只能对不住你了。不过有一点你大可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做到。”

    说到后面,朱泓动了真情,两行热泪滚了出来。

    是啊,他比谁都渴望亲情,可他想要的亲情怎么就难呢?

    “孩子,是朕错了,是叔叔错了,是叔叔对不住你。”朱栩似是被打动了,也跟着滴了几滴眼泪,只是说完之后他看了王平一眼。

    王平自然明白皇上的意思,可惜他刚要抬脚出去只见朱泓说道:“皇上叔叔,你还是歇了那些小心思,宫里的护卫是有不少,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敢进来?我想皇上叔叔也不想看到我血洗后宫吧?”

    这话一说,王平忙转过身子陪笑道:“赵王,老奴没有别的意思,老奴是想去给皇上倒一杯水来。”

    朱泓听了这话也不揭穿他,而是起身站了起来,“皇上叔叔,为了避免无谓的流血,我只能委屈你一段时日。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我,我是决计不会要你性命的,我还巴不得你长命百岁呢,正好可以看看我是如何替你治理这江山的。”

    “你想做什么?”朱栩见朱泓起身靠近,本能地往里缩了缩。

    朱泓笑了笑,干脆欺身过去推了一下朱栩,然后在朱栩的后背点了两下,“没什么,我点了你的哑穴,独门手法,你别想着找人解了,一个搞不好不好气血倒流就是神仙也救不你了。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养病吧,我会每天来看你的。”

    “赵王,赵王,这,这。。。”王平跪了下去。

    他不知该如何求情了,事情弄到这一步,如果这会朱泓放过皇上,皇上都不可能会放过朱泓了;可朱泓这样对皇上,委实是大逆不道啊!

    “王公公,好生伺候着皇上叔叔,我会给你们挑几个合适的人来。”朱泓说道。

    “孩子,你,你,你可千万不能对不住皇上啊。。。”王平趴在地上嚎啕哭了起来。

    这声“孩子”虽然逾矩,可叫的朱泓心里也是酸酸的,他转过身子,弯腰扶起了王平,“王公公,我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放心,我不会对他如何,只是目前朝局不稳,皇上叔叔又病倒了,我不得不替他挑起这副担子。”

    “可,可皇上他,他是一个病人啊。。。”王平跟了朱栩这么多年,哪里会不清楚朱栩的心思?

    他是皇上啊,如果就这么被朱泓制住了,身子还能有个好转?

    “放心,我会每天让太医来给他看病,别的只能托付给你了,哪些人可以见哪些人不能见还请王公公以大局为重,你也不希望看到叔叔一生心血落到外人手里吧?”

    这话把王平说动了。

    是啊,朱栩病倒了,如今能主持大局的也只有朱泓了,那个顾琰提的什么内阁明摆着就是想除掉朱泓的,就算是以后朱济生出了皇子,可那权力是那么好要回来的?

    与其如此,倒不如就让朱泓辅政,至少这江山还姓朱。

    想到这,王平也不哭了,主动坐到了炕沿上,开始劝起皇上来。

    朱泓见此,勾了勾嘴角,转身走了,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呢,比如说安排守卫的太监,每天把脉的太医,负责起草诏书的翰林院学士等等,此外,还有六部的官员等。

    忙完这些,天又黑了,朱泓迫不及待地回到家,谢涵已经翘首盼了一天了。

    “涵儿,最难的一天已经过去了,你放心,以后你就踏踏实实地在家守着儿子,外面的事情有我呢。”朱泓看着谢涵颇显憔悴的面容,忍不住抱紧了她。

    “你做什么了?”谢涵从朱泓的脸上看出了一点端倪,至少朱泓眉宇间的忧色不见了,代之的是一点点的喜色。

    朱泓也没想瞒着谢涵,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学了一遍,谢涵花了好一会才消化完,“夫君,你,你这算不算是逼宫?”

    逼宫啊,跟谋逆一样,是要被诛满门的,因此,即便朱泓没有详说那些细节,可谢涵多少也能猜到朱泓这一天有多惊心动魄。

    “是又如何?涵儿,我说过,你和安安是我的底线,我若不能护你们一个周全,岂不枉为人夫枉为人父?”朱泓说完见谢涵还瞪着一双大眼睛,不由得伸手摸着谢涵的小脸问道:“我的涵儿是不是怕了?”

    “有你在身边,我有什么好怕的,夫君,以后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们夫妻一体,我只求你别松开我的手。”谢涵主动环住了朱泓,把头靠了进去。

    “好,不愧是我媳妇。”朱泓一把打横抱起了谢涵到炕上,接下来他要和谢涵商量一下那笔贪墨款。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二章、交底

    朱泓的意思是分两批人,一批去扬州,一批去幽州,幽州的倒还好办,那些银票是有数的,且也好随身携带,可扬州那笔银锭就麻烦了,那么大一笔银锭要运到京城来不可能不惊动别人,而且目前连个具体的数都没有,派谁去是一个问题。

    还有,这件案子翻出来势必要牵连到谢纾和谢涵,朱泓得想个法子替他们两个脱罪,因此,他得问谢涵要一个主意。

    谢涵倒是记得陈氏说过她那个院子里的树下也埋了一些银票和信件,可她不清楚那些信件的内容是什么,因此,

    思来想去的,她建议让高升带几个人去一趟扬州,毕竟高升跟了她这么多年,是她最信任的人。

    “夫君,不如你发一道圣旨吧,直接命沿途的官兵护送一下,走运河,实在不行就动用一下盐运的暗中护送一下,就别动用随安几个了。”谢涵说道。

    她是怕高升去了动静太大,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别人惦记这笔银子?

    至于随安他们,她是怕这些日子朱泓身边会有麻烦,身边不能没有几个可用的护卫。

    “也好,我安排几个人跟着高升,到扬州之后就以你的名义买下隔壁的房子,然后以维修的名义挖出那些东西来,这样的话就把你给撇出去了。”朱泓沉吟了一下,说道。

    谢涵听了点点头,刚要开口,司宝在门外说顾铄求见。

    “不见。”朱泓回了二个字。

    “夫君,你还是去一趟吧,顾家是做了很多错事,可顾铄为人还算是正直,你去给他吃一粒定心丸,定国公的爵位就让他袭了吧,这个时候你先不要树敌太多。”

    谢涵说这话倒不是对顾铄还有什么私心,而是朱泓这个时候委实不宜树敌太多,只要顾铄还接替了定国公这个位置,那些勋贵世家就挑不出朱泓的大错来。

    “知道了,夫人,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对他网开一面的,能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就看他自己了。还有,我可不喜欢他时不时上门来骚扰我们,以后再有这种情况,我一准吩咐人把他打出去,夫人可不许心疼。”朱泓一边说一边笑着捏了捏谢涵的脸颊。

    他确实不喜欢顾铄动不动就上门,更不喜欢谢涵为他说情,他的涵儿心里只能装着他!

    “呸,这个过子你还要掂多少年?”谢涵飞了朱泓一眼。

    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醋劲太大,可反过来说,醋劲大也正因为他在意谢涵,因此谢涵倒也不真跟他计较。

    “多少年也过不去,谁叫你是我媳妇呢!”朱泓说完一把把谢涵摁倒了,把手伸进了谢涵的亵衣里。

    “别,司画说我得休养两个月呢。”谢涵拦住了朱泓往下伸的手。

    “媳妇,你想哪去了?我就是看看我媳妇这月子坐下来有没有圆润一些。”朱泓一边说一边在谢涵的身上游走起来。

    “讨厌,你又戏弄我。”谢涵捶了对方两下,可也不敢多动,毕竟她也清楚朱泓实打实地干熬了快一年,这份毅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媳妇,咱们成亲快四年了,真正在一起的次数都能数的过来,以后,不如我们别要孩子了?”朱泓劝起了谢涵。

    他实在是怕了那种一颗心悬在半空的感觉。

    “我听别人说第一胎是要难一些,以后就不会了,再说了,就我这身子,能不能怀上还不一定呢,夫君就先别想这些了,你放心,我一定会长长久久地陪着你的,我喜欢你,我还没有和你过够呢,所以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的,你也是,记住了没?”谢涵说完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朱泓的胸前。

    不一会朱泓便感觉到胸前有些温热的感觉,忙把谢涵的脑袋搬了出来,“涵儿,你是不是哪不舒服?”

    谢涵摇了摇头,灿然一笑,“不是,我是在想,我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不少好事,所以这一世我才能遇到你。”

    “那是,像我这么专一又痴情的人可不好找,所以你记住了,以后不许想别的男人了,心里只能有我。”朱泓说完故意用自己下巴在谢涵的脖子里蹭起来。

    “不行,不行,太痒痒了。。。”谢涵在他身下扭着身子躲闪起来。

    朱泓见此倒是很快放了谢涵,没办法,再不放手,他怕自己要撑不住了。

    “好了,不跟你闹了,我去见他。”说归说,临走之前朱泓还是在谢涵的唇上狠狠地亲了两口。

    谢涵看着他气笃笃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她知道这一趟顾铄只怕又得吃点苦头了。

    果然,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朱泓就回来了,他说他只问了顾铄几句话,如果有人对他的妻小动手他会如何做。

    顾铄一个聪明人,一下就猜到了准是父亲又做了什么对不起谢涵和朱泓的事情,因此,这情便没法求下去了。

    好在朱泓看在昔日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倒是也给他交了一个底,如果顾家就此收手,他会把爵位交给顾铄,反之,他会考虑把爵位交给顾錾,顾家不是只有一个顾铄!

    顾铄是踉跄着出了赵王府的大门,他实在是不想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家,祖母、父亲、妹妹、母亲,他到底有些什么样的亲人?

    朱氏见到顾铄又是被小厮抬着送回来的,又急又怒的,也吐出了一口血。

    本来这段时间她心里就一直有一团火,先是老太太的被抓,接着是顾钰的进冷宫,再然后是朱淳的中毒,接着又是朱淳的命根子被剪,彻底断了顾家的念想,因此她也病倒了。

    可谁知旧病未愈,今天朱泓又给了她致命的一击,不对,是两击,一击是顾钰被赐死,一击是顾琰被抓,因此,她也撑不住了。

    “母亲,收手吧,再不收手,顾家什么也留不下。”被母亲吐血惊醒了的顾铄跪在了母亲的面前。

    “罢了,一步错,步步错,谁能知道这孩子有如此大的造化?”朱氏想不认输也不行。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三章、怪谁
其實,严格说起来朱氏觉得她自己倒并没有对谢涵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来伤害她,只是她当年委实看不上谢涵,尤其是在得知自己的宝贝儿子看上谢涵后,她更是对谢涵有一种说不出的嫌恶。
故而,这个时候的朱氏不由得十分后悔当年没有拿出几分诚意来善待谢涵,哪怕不希望谢涵嫁给顾铄,可作为亲戚善待她几分还是可以做到的,可惜,她太狭隘了。
难怪老话说的好,莫欺少年穷,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不,报应来了。
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同样觉得悔之晚矣的还有一个顾琰,在牢里的顾琰也开始反思自己的失败来,他也认为一切的根源就在谢涵身上,倘若他当年听从父亲的劝告不任由家里的这两个女人胡来,就让谢涵嫁给顾铄了,哪有今天的这些祸端?
要知道他和朱泓本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更谈不上宿怨,可是后来随着朱泓和谢涵的走近,朱泓为了给谢涵讨一个公道,顾家和这两人的关系也就越来越拧巴了,终于闹到了今天水火不容的地步。
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谢涵,顾家才会面临今天这一败涂地的局面,顾琰心里的悔恨不比朱氏少,可这一切又能怪谁呢?
顾琰在问怪谁的同时顾瑜也在问自己,造成今天这局面到底应该怪谁?
原来在得知顾琰被抬进刑部大牢的第一时间顾瑜就请沈隽递了个折子进宫,想让他去试探一下皇上的意思,顺便看看能不能求个情。
沈隽倒是也答应了,因为顾家要倒了,沈家还能独善其身吗?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沈隽也是明白的,因此,他也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所以才会听从妻子的建议向宫里递了个折子。
可谁知他的折子竟然被退了回来,说是皇上身子不适,太医让他静养,不能见外客。
既然不能见外客,沈家又让三公主朱溦进了一趟宫,可朱溦也只是远远地见了朱栩一面,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就被王平劝了出来,说是皇上心情不好,为了让他静心调养,尽量不要用外面的那些琐事影响他的心情,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可以去找朱泓,朱泓监政。
“这是什么意思?以后朝堂就由那个混蛋说了算?”顾瑜听到朱溦带回来的消息,咬牙切齿地骂道。
“母亲。”朱溦不爱听了,她和朱泓的交集虽不多,但朱泓能得到她父皇和夫君的认可自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且不说朱泓这些年在战场立的功劳,就凭朱泓能两次进蜀为太子和朱淳寻得解药,这份胸襟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
此外,朱泓还有一个让京城这些女人们大为赞赏并认可的优点,那是不管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他只喜欢谢涵一个女人,就算是贵为亲王,就算是谢涵身怀六甲,据说朱泓也没有找过别的女人,连暖房的丫鬟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侧妃庶妃了,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嫁?
因此,朱溦听到顾瑜骂朱泓“混蛋”时本能地不喜,可作为一个晚辈,她也不好直接跟婆母撕破脸,只得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母亲,皇上病成这样,朝中肯定是要有人来主持大局,太子殿下年幼,三皇子又眼瞎了,五皇子资质平庸,可不只能是让赵王来监政,再说了,赵王也不是第一次监政,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沈岑怕妻子和母亲吵起来,只得在中间打了一个圆场。
“是没什么好奇怪,只是如此一来,我们沈家的日子也难过了。”沈琛叹了口气。
他虽然赋闲在家,可心却从没有离开过朝堂,因此他也清楚一点,现在的朝堂是朱泓说了算,皇上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任由朱泓发落顾家呢?
既然皇上拦不住朱泓清算顾家,又怎么拦得住朱泓来讨伐沈家呢?
“对了,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没有弄明白,顾氏,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岚儿到底是因为什么和谢涵交恶的?谢涵在顾家寄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沈琛问顾瑜。
其实,这件事沈琛以前也不是没有问过顾瑜和沈岚,可两人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事儿媳一直也想不通,要说嫌隙,可能就是顾铄见那个丫头身世可怜,对她有了点怜悯之意,可巧那时谢纾病重,家里人想留下那个丫头给顾铄做妾,岚儿不高兴了,可两人也没怎么见过面,再说了,那会才多大,都是孩子呢,懂什么?”顾瑜分辩道。
“哼,都是孩子,我可听说了谢涵当年就是被贤妃推下水的,要不赵王能要贤妃的命?皇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落贤妃,赵王却发落了她,你说,这是为什么?你说你们顾家也是,好歹也算是世家大族,怎么对一个六岁的小孩都能下的去手?”沈老夫人不满地瞥了顾瑜一眼。
这个儿媳妇她是越来越不满意了,要不是她,沈家也不会和朱泓交恶,沈岚也不会被发落去了守皇陵,沈琛也不会赋闲在家,沈家也不会提心吊胆的,总之,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顾家。
不过就是一个寄养的孩子,怎么就不能好好善待一下对方呢?
顾瑜见婆母又开始针对她了,只得低下了头,没办法,谁叫她现在娘家不给力呢?
沈家人在讨论谢涵当年和顾铄、顾钰、沈岚的恩怨纠葛时,谢涵也在追问顾钰临死之前和朱泓说了什么。
其实,以顾钰的心气,只怕在皇上冷落她之后她的日子就该是生不如死了,只是那会她还有一个儿子,再加上后来朱渊的中毒,朱淳问鼎那个位置的希望就更大了,因此,顾钰才没有倒下。
可如今朱淳彻底失去了希望,就算是皇上不下旨,顾钰也没有活下去的意愿了,因此,顾钰死不死的谢涵还真不太在意。
她在意的是顾老婆子和沈岚,这两人谢涵是绝对不会让她们轻易死去的,她要让她们活着,但是却要不断地摧残她们活下去的意志和勇气。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四章、可悲

    因为没有去送顾钰最后一程,谢涵到底还是有一点小遗憾,说俗气也罢,说小人也罢,她就是想风风光光地站在顾钰面前,把她两世在顾钰面前受的屈辱统统还回去。

    “放心,有我在,我还能让她安安心心地上路?”朱泓搂着谢涵亲了一下,这才把当时的情形细细地跟谢涵学了一遍。

    话说那天朱泓送走顾琰和常缙等人后,便命几个宫女把顾钰推进了屋子,随后朱泓当着这几个宫女宣读了圣旨,顾钰听完圣旨之后倒是也冷静下来了。

    因为她知道就是再哭,她也挽不回今天的败局了,而她骨子里的傲气是绝对不允许她在朱泓面前示弱的,于是,她要求朱泓出去,她要沐浴更衣,就算死,她也要体面地离开。

    可惜,朱泓没有满足她的这个愿望。

    “你方才不是还想知道我家涵儿有什么奇遇吗?”朱泓故意挑起了方才的话题。

    “什么奇遇?”尽管明知道朱泓是为了打击她才提起这个话题,可顾钰还是忍不住回应了朱泓,实在是她太好奇,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说起来我家涵儿能有今天第一个该重谢的人的确是你,因为你那一推,她落水了,高热不退之下糊里糊涂地梦到了她母亲,岳母教了她很多道理,而梦里也还原了岳母的死,说是吃了你们顾家药才死的,让她当心些,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岳母叮嘱她一定要让她离开你们顾家,原本你那个恶毒祖母是不想让她离开的,据说因为你看不上她,嫌弃她,帮着说了不少话,老婆子才答应放她离开,是不是?”

    朱泓的话唤起了顾钰久远的记忆,她想起来了,因为那一推,谢涵第二天醒来之后的确向祖母说了一个梦,说梦到什么血光之灾,梦到她母亲要来接她,因此她要回扬州看她父亲等等,当时顾铄因为心疼她大病未愈,并不想让她出门,的可她不干啊,她是万分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娶谢涵的,因此她极力劝祖母让谢涵离开。

    再后来,谢涵从扬州回来,说什么也不想留在顾家,可就这样,她还是担心谢涵会嫁给顾铄,因此还特地把消息透露给沈岚,让沈岚去找谢涵的麻烦。

    结果她是如愿了,可谁知谢涵却搭上了朱泓,一切的噩梦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如果当初她不多事,谢涵说不定就会留在顾家给顾铄做妾,到时候她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可惜,人生是没有后悔药的。

    “就算是如此,那又如何?”顾钰挺直了脊梁,就算死,她也绝不想示弱半分。

    “是不如何,本来我们也没想拿你们顾家如何,大家各过各的日子,可你们顾家也太小瞧我了,明知道涵儿是我的妻,居然还一次又一次地欺负她,真当我朱泓是泥捏的?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枉为人夫?对了,你知道皇上为什么要处死你吗?”朱泓换了一个话题。

    “知道。”顾钰点点头。

    顾琰虽不想让她带着对顾家的怨恨离开,但他还是说了些实话,把他和朱栩之间的协议告诉了她,顾钰虽有不甘,可一想到她死能拉着夏贵妃和连漪垫背,又能夺了朱泓辅政的权力,给顾家留一条活路,也算是死得其所。

    因为父亲答应过她,待顾家重整旗鼓,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谢涵和朱泓,一定会为她和祖母报仇的。

    当然了,这些话顾钰是不会说出来的,她只是简单地点点头。

    朱泓笑了笑,“我知道,你父亲肯定是告诉你皇上要同时处死夏贵妃和连贵嫔,同时还给你画了一张饼,可你不想想,你父亲都被我送进了刑部大牢,他画的那张饼还有用吗?还有,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我是决计不会任由皇上杀夏贵妃和连贵嫔的,当然也不会让他去组什么内阁,换句话说,我要扶太子上位了,我要做摄政王了。”

    “你。。。”顾钰气结了。

    她也是糊涂了。

    是啊,父亲和祖母都下了大牢,她要被处死了,顾家还有希望吗?

    想到这,顾钰绷不住了,眼圈红了,精气神也一下被抽走了。

    朱泓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她,“你什么你,我可比你父亲磊落多了,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拿你和你父亲来立威吗?”

    见顾钰没搭理他,朱泓围着她转了一圈,又道:“因为他不该打我儿子的主意,作为一个父亲,如果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他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也只有那种无能又自私的父亲才会用自己的骨肉去换取家族的前程。其实,说白了,不就是自己贪生怕死,所以才想让子女替自己去死吗?可笑的是,偏还就有这么多的傻子上当了。”

    “你胡说,我父亲才不是贪生怕死之辈?”顾钰一向以祖父和父亲为傲,自然是不能任由朱泓诋毁。

    “是吗?他若是不贪生怕死,为什么方才不敢在皇上面前据理力争?为什么会答应用你的命来换皇上同意他那个组内阁的协议?说白了不还是怕我会和你们顾家算账吗?你说说你,命不好也就罢了,眼光还不好,投生没挑一户好人家,嫁人也没挑一个好人。对了,说到嫁人,我还得多几句嘴,你说你们顾家也是,明明你一个大好的小姑娘,嫁谁不好,偏要让你嫁一个跟你父亲同龄的老男人,还要跟后宫这么女人去争一个老男人,啧啧,你还说他们不自私?这点你可比我家涵儿差多了,我家涵儿虽然父母早逝,可我那岳父岳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后来和我订亲后,我也是把她放在了心尖上,谁要让她一时不好过,我肯定会让对方一辈子不好过,不信,你们顾家且等着看吧,哦,不对,你没机会看了。”

    朱泓的话给了顾钰最后致命的一击,作为女人,要说她不羡慕谢涵是假的,正因为羡慕,这些年她少拿自己和谢涵做比较,越比较,她就越失落,曾经唯一的一点优势,贤妃的头衔如今也成了讽刺,因为那个下令要处死她的人是她的丈夫,而那个点头答应的人却是她的父亲,她的生身父亲。

    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五章、站队
    得知顾钰最后还是怀着对顾家对皇上的怨恨而走的,谢涵虽心有戚戚,但到底抵不过这些年她对顾家的怨念,因此,她还是给朱泓温了一壶小酒夫妻两个小酌庆祝了一下。

    次日,早饭后谢涵刚送走朱泓,司竹进来说,马夫人来了。

    谢涵命人把马夫人领到了二门处的上房,谢涵过去时马夫人正和司梅、司兰两个丫鬟在打听安安一个晚上要起来几次,打听谢涵的身子恢复得如何,等等等等。

    “多谢马夫人记挂,这个正月里也是事多,原本想着孩子满月时也请你们大家来聚聚,谁知因为我身子不适,到底还是拖了下来。”谢涵进门解释道。

    安安满月的时候谢涵的确和朱泓商量过满月酒的问题,可因为那个时候皇上病倒了,谢涵的身子也没太恢复,朱泓怕谢涵操心劳力,因此,这件事便作罢了。

    “可不是这话,原本我早就想上门来看看你,可一打听你生孩子时着实吃了不少苦,且赵王早就放话出来说你需要静养,故而我也只拖到了现在。”马夫人见谢涵进门,忙起身笑吟吟地迎了过来。

    谢涵笑了笑,她知道对方准是为了顾琰的事情过来打探口风的,只是她不提,谢涵也不能先开口。

    当然了,她承认马夫人对她倒也不全是为了利益,肯定是有几分真心在的,这也是她之所以破例来见她的缘故。

    “老夫人这个正月可还好?”

    “好,这不听说你有了弄璋之喜,老太太亲自给小王子做了一身衣服,说眼神不好,还请王妃不要责怪她针脚粗拉,就当是借她的寿给孩子压一压,老太太说这辈子她虽没享到什么大富大贵,可好歹是衣食无忧儿女双全地活到了现在。”

    马夫人说完把炕几上的一个红色妆缎的包袱打开了,里面是两套小孩子的衣物和鞋袜。

    “替我好生多谢老人家,等天气和暖了,我亲自上门去道谢。”谢涵一边说一边拿起这衣服细细翻看起来,针脚的确有些粗拉,不过还算平整,毕竟老太太也是过了花甲之年的人了,只怕有多年不曾拿过针线,因此,这份情谢涵得领。

    “那怎么敢当?等天气和暖了,还是我带着她上门来叨扰吧,你不知道,老太太总说跟你特别投缘,没少拉着我们打听你们夫妻的事情。”

    接着,马夫人又说起朱泓那年领着那些世家子弟在东南沿海一带抗击倭寇的事情,说着说着又转到了马珺,说马珺有了身孕,说马珺的夫婿到底还是抬了两个姨娘,紧接着又说起谢涵来,说谢涵如今成了全京城女人羡慕的对象,无他,就因为朱泓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不纳妾的王孙贵胄。

    谢涵见对方扯了半个多时辰也没有提到顾家,正暗自掂掇自己是不是多心了时,只见马夫人看了下身边的丫鬟婆子,那几个丫鬟婆子忙下去了。

    司宝几个见此也看了谢涵一眼,见谢涵点点头,也都退了出去。

    “王妃,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别的事情,听说元宵节这天你家走水了,紧接着第二天赵王把顾大人送进了刑部大牢,我想知道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

    “夫人怎么会这么问?”谢涵有点诧异于对方的敏感。

    “我也是胡乱猜的。听说沈家、王家几家正联合这些勋贵世家找皇上要一个说法呢。”

    说完,马夫人见谢涵似乎走了神,倒有几分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准是顾家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得罪了这对夫妻。

    于是,想了想,马夫人又道:“当然,我知道赵王未必没有一个盘算,可这件事到底是非同小可,你当皇上这些年不想动这些勋贵世家?还不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太过盘根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皇上怕的就是这些世家联合起来撂挑子,你可得劝劝你们家赵王,这件事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只怕不光朝堂,就连边关都会引起动荡。孩子,我也是为你好才来劝你们这番话的。”

    说着说着对方拉着谢涵的手抚摸起来,而且到最后竟然忘情,唤起了谢涵“孩子”。

    看得出来,马夫人是真心拿谢涵当晚辈了,就如她最初认识谢涵时一样。

    “有劳夫人挂心了,这件事我也是才刚知道,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人已经送进了刑部大牢,不可能就这么放出来,怎么着也等审出一个结果来吧?”谢涵感念对方的真心,也说了几句真心话。

    “你的意思是你们手里有顾家的罪证?”聪明的马夫人很快就抓住了谢涵话里的重点。

    “怎么会没有?太医院的周院使,百草堂的周大夫,云知府的女儿,等等等等,认证罪证都有,这天下总归还是朱家的天下吧?哪能由着这些世家横行霸道的?”谢涵举了好几个例子,可就是没提那天晚上的走水。

    因为她怕风声走漏出去了还得引人上门来灭口,她可不想再经历那种恐惧了。

    马夫人听了这话张了张嘴,忽而又闭上了,这时的她忽然有些后悔来这一趟了。

    因为不管是谢涵还是朱泓,这两人的性子都不是轻易会认输的,更不是那种会任由别人左右的人。

    不过想着这两人到底还是年轻,马夫人又拉着谢涵的手说道:“有需要我们做什么吗?你放心,别人我管不着,但我们马家肯定会站你们这边。”

    这话倒是有几分引起了谢涵的兴趣,要知道这些世家平时之间虽也互有嫌隙,可真正遇到大事时基本都能摒弃前嫌一致对外,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朱栩一直受制于他们的缘故。

    这种情形下马夫人居然敢说要站在朱泓和谢涵这边,这岂不是意味着永平侯要脱离这些勋贵世家了?

    “哦,为什么?难道你就不怕陪着我们最后落一个狼狈出逃?”谢涵把话问了出来。

    “你们会吗?”马夫人反问道。

    谢涵弯了弯嘴角,摇了摇头,“不知道,任何事情都存在变数。”

    马夫人见此也弯了弯嘴角,不过却没再问什么。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六、摒弃前嫌

    谢涵在家和马夫人打太极时朱泓也在宫里和皇后打机锋。

    尽管朱栩不能再说话了,但他的两只手还是可以动弹的,同时他的脸部也是可以有表情的,因此朱泓昨日从皇上的屋子里出来便去见了皇后,他当时的说辞是皇上因为和顾琰大吵了一架,急怒攻心之下吐了两口血,结果就发不出声音来了,太医说是因为受的刺激太大患上了一种失语症。

    故而,为了避免引发新一轮的朝局震荡,朱泓叮嘱皇后说皇上不能发声这件事不得外传,一切等皇上把病养好之后再说。

    皇后当时也信了,因为她也清楚顾琰被抓肯定是又整出了什么新的幺蛾子,否则的话皇上不可能会拿顾钰开刀,更不可能会同意把顾琰送进大牢。

    要知道这些年顾家犯下的错可真不少,就连顾钰谋害皇子的罪名都被皇上重重提起轻轻放下了,仗的不就是顾家的军功吗?

    而这些年皇上对顾家唯一的重惩就是夺了顾老太太的封号以及让她下了大牢,可即便如此,老太太在牢里还有两个丫鬟两个婆子伺候着,由此可见皇上对顾家有多宽容了。

    而能让皇上气得吐血不能发声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小事,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朱泓执意要把顾琰送进刑部大牢了,他是维护皇上的利益,是在替皇上出气。

    只是顾琰被抓势必要动摇这些勋贵世家的利益,因此皇后也清楚后续的麻烦会很多,这个时候只能仰仗朱泓力挽狂澜了。

    可谁知朱泓走后,皇后去见皇上,发现皇上脸上的表情十分愤怒,指手画脚了好半天,后来又招手让她靠过去,像是要告诉她什么,可偏偏那个时候王平把她劝走了。

    一开始皇后还没起疑心,可后来朱溦来了,据说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又被王平劝走了,皇后这才觉出不对劲来。

    于是,她借口给皇上诊脉,传了几个太医来,可太医们也没能近朱栩的身,也是被王平拦住了。

    尽管王平事后的解释是为了皇上的健康和安全着想,可皇后隐隐察觉出不对了。

    不过此时皇后怀疑的是皇上可能又中毒了,说不准又是顾家做的,因此朱泓才会不顾顾家的声望发落了顾琰。

    只是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朱泓要瞒着她,为什么王平会不让太医靠近皇上。

    当然了,皇后也清楚,王平肯定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多半是奉命行事的,只是他奉的到底是皇命还是朱泓的命皇后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昨儿一晚皇后都没有睡好觉,就等着朱泓进宫好找他问个明白,可谁知朱泓一来便说要把皇上迁出坤宁宫回到他以前住的延禧宫去,这种情形下,皇后自然是不能答应。

    朱泓向皇后列举了几点皇上必须搬走的理由,一是不方便太医们前来问诊;二是不方便大臣们来商讨朝政,尤其是过两天开印了,皇上每天都要见不少大臣勋贵,总不能每次来一个人都要后宫的这些嫔妃们回避吧?

    再说了,朱泓也只是告知,他现在连皇上的命令都不听了,又怎么会在意皇后的意见呢?

    “泓儿,你告诉本宫,皇上究竟是出什么事了?”皇后也不跟朱泓兜圈子了,直接问道。

    朱泓想了想,看着皇后,脸上的表情很为难,“这。。。”

    “泓儿,本宫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就算以前我们之间有点什么嫌隙,可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本宫对你和谢涵还是很关照的。”

    “好吧,既然皇后婶婶这么说,我就告诉皇后婶婶也不妨。”朱泓顿了一下,抿了一下嘴,又道:“顾大人向皇上提了一个建议,说是皇上病倒了,朝中无人主事,要从这些勋贵世家和朝中大员中抽调几个人出来组建一个内阁来打理朝政,皇上叔叔没答应。你想啊,这内阁主政说白了不是想架空我们的皇权吗?以后的朝中大事也不是我们朱家说了算,最后皇权落到谁的手里也很难说了,因此皇上叔叔才会气得吐血。所以,皇后婶婶,这些日子我要带太子去处理朝政,后宫和那些命妇们的事情就麻烦皇后婶婶多操点心了,千万别再弄出什么乱子来,这一关能过不能过还得仰仗皇后婶婶呢。”

    不管是朱泓说话的语气还是他话里传达的意思都很诚恳,故而皇后相信了他,而且这个解释正好去了皇后的心病,试想一下,皇上还没死呢,这些大臣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要夺权,换了谁谁会愿意?

    难怪皇上会气得吐血会气得失声了,都是顾家害的!

    “既然这样,你放心去打理朝政,那些命妇们就交给本宫了,孩子,这件事事关我们皇家的生死存亡,你可得小心了。”皇后的眼圈红了。

    尽管她因为夏贵妃一事以前没少对朱泓使绊子,可如今局势不一样了,她心里清楚得很,如果说现在还能有一个人可以稳住朝局,除了朱泓不做第二人选,说句诛心的话,就算是皇上此刻好转了,他都没有朱泓的魄力。

    因此,聪明的皇后选择了站在朱泓这边,因为不管怎么说,皇权落在朱泓手里总比落在外臣手里要好多了。

    此外,她也明白了一件事,皇上的病多半难有起色了,就算是太子继位,可真正执掌大权的还得是朱泓。

    尽管说通了皇后,可朱泓还是坚持把皇上送走,因为他怕皇后会借着各种由头来探视安慰皇上,王平能挡她一次两次,时间长了肯定不行。

    原本朱泓还打算把夏贵妃从冷宫接出来伺候皇上,可王平建议目前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刺激皇后了,以免节外生枝。

    办完了这件事,朱泓又挑了几个太监和侍卫守着延禧宫的大门二门,除了他安排的几个人可以进来,对外还是那句话,皇上需要静养,暂时不见外客。

    一个两个三个的都不见,这些外臣们自然过心了,于是,他们打起了女人们的主意。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九百六十七章、议题

    好在朱泓有先见之明,事先和皇后沟通好了,因此,第一天递牌子要进宫的命妇们皇上都见了,第一个就是朱氏,然后是沈老夫人,接着又是王家诰命和潘老夫人等,皇后一律以皇上病了,需要静养,朝中大事暂且交给朱泓打理回复了她们。

    有皇后坐镇辟谣,朱泓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正月二十这天,他正式带着朱渊、朱济和朱汨上朝了。

    新年第一天开印的事情肯定不少,别的都好说,可顾琰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当,势必会引起这些勋贵世家的弹劾,因此,朱泓思虑再三,准备在开年的第一天拿出几项大的议题来转移这些群臣们的视线。

    故而,待群臣进殿后,朱泓不等大家上奏先提出了一个议题,说是一个议题,但有三件大事,废除人头税、摊丁入亩以及阶梯式收取商业、手工业赋税。

    朱泓知道,这三件事都牵扯到这些世家的利益,所以毫无意外,他的话音刚落下面的这些朝臣就开始炸锅了。

    “回太子,臣等不能附和。”沈隽和潘旸、王垚等人都站了出来。

    要知道这八公八侯当初都是跟着太祖皇帝打天下的,因此,开国之初太祖皇帝便赐封了他们一笔永业田,国公爷是六千亩,侯爷是五千亩,其他镇国将军辅国将军什么都依次递减,尽管一百年下来,有的世家手里的永业田因为人丁兴旺分家分出去一部分,目前手里没有这么多土地了,比如说王家、马家、刘家等;可有的世家因为后来又建功立业或者是人丁比较少手里的田地比之前还多了,比如说顾家、沈家、潘家和丁家等。

    可不管哪种情形,这些世家过日子大部分倚仗的就是田租,因此,朱泓此举相当是从他们的口里夺粮,他们能乐意才怪呢!

    而朱泓之所以提出这几件事来也是谢涵的意思,谢涵读过明远大师留下的手札,其中就提到了人头税的种种不合理之处,说是穷人本来就过不起日子,哪有多余的银子去负担这个人头税?

    可富人毕竟是少数,就算他们能生能养,可这个国家的人口想大幅的提升还得依靠穷人,尤其是经历了连年的战事,大夏的人口本来就下降得比较厉害,如果还死守着人头税,穷人生不起孩子,这地谁来租种?战事发生了,谁来上战场?

    朱泓等的就是这几家的反对,故而他把取消人头税的必要性特地重申了一遍。

    “赵王如此一说,我们倒要好好说道说道,如果摊丁入亩了,我们这些世家的日子都难以为继了,我们的族人谁来养活?那些因为战事失去父亲和丈夫的孤儿寡母谁来养活?那些因为战事失去双腿失去劳动力的伤兵谁来养活?还有,以后若再有战事发生了,谁来领兵打仗?”潘旸问道。

    “潘大人言重了,据小王所知,潘大人家有田地上万亩,此外还有各种铺子作坊,就算没有田租,潘大人家的日子也富富有余。不过小王倒是要跟潘大人算另外一笔帐,不说潘大人,就说小王自己,我家王妃现有土地六万来亩,正常年景下可收租子八万来担,可惜那年鞑靼人把她的庄子占了,所有男丁一律杀死了,因此,她只得从别的庄子里调配一些人手过去,如此一来,别的庄子干活的人手就不太富裕,因此,正常年景下只能收租六万来担。我家是这样,我相信你们家大都也是这样,这几年连年的战事丧失了很多劳动力,留在家里耕种的大部分是一些妇孺和伤残人员,因此,土地的出产大大打了个折扣,时间长了,不管是对恢复我们的国力还是战事的储备都是不可取的。”

    “这些穷人会生孩子的,用不了十几二十年,肯定又有一批壮年劳动力出来了。”沈隽回道。

    “是,他们会生,可因为繁重的人头税,本来打算生两个的只能生一个,本来打算生四个的只能生三个或者是两个,于是,本来可以打出八万石的粮食结果就只打出了六万石,可如果是正常的摊丁入亩呢,其实也不过是多出了一万石粮食的税赋,这笔帐你们仔细掂量掂量。”

    “赵王也说了,即使是摊丁入亩,目前还是没有壮年的劳动力,我们的租子也还是达不到正常的年景,用一个不可预知的十几年后的未来来换目前的利益,这笔帐谁都会算。”潘旸拂袖说道。

    “还有,赵王说的是幽州那边的情形,我们山东这边这几年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人口缺的不多,没有出现田产下降的情形,即便是下降,也是天灾,不是人祸。”王垚说道。

    “王大人的意思是只顾你们的小家不顾大家?那今年的徭役就从你们山东抽人吧。”

    “你。。。”王垚怒向朱泓,可惜,他的底气到底还是有些不足。

    “臣来说一句公道话,要说损失,谁的损失能比赵王大?赵王也说了,他家王妃有田地六万亩,这还不算赵王自己的,因此,赵王一家才是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既然赵王都能舍出这笔银子来,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有什么不可?”户部尚书站了出来。

    “就是,不管战争年代还是后来的灾荒,赵王王妃都是倾尽全力地捐款捐粮,可你们这些世家号称是开国的栋梁,怎么见识连一个女人都不如?”皇城司的涂斌也站了出来。

    他早就看不惯这些所谓的世家了,一个个都仗着祖先的功勋和手中的兵权拿捏着皇上,皇上都憋屈了二十多年,好容易来了一个厉害点的朱泓,他可得帮着捧捧场。

    “这样吧,人各有志,每个人站的高度都不一样,见识自然也不一样,心里装的东西也不一样,这个不能强求。小王的意思是为了做出一些弥补,每家可以根据户主官职和爵位的大小减免一部分田地的税赋,我个人的意见是亲王八千亩,郡王六千,公,四千,侯三千,详细的还请户部尚书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朱泓把话收住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