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32 | 浏览:296765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闺华记》作者:千年书一桐 (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章、公开(三)
刘妈妈反对的理由是,不管这私产是在谁的名下,将来归还到谢涵手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谁也不会舍得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换句话说,也就是谢涵的将来存在太多的变数,很有可能会一无所有。

“那依刘嫂子该如何是妥?”高升看了谢纾一眼,转向刘氏问道。

“我只是一个做下人的,哪敢多嘴议主家的事情,我就是觉得夫人不在了,**太可怜了,我们**,我们金枝玉叶一般的**,以后就要过苦日子了,呜呜,可怜我们夫人。。。”刘妈妈走过来搂着谢涵大哭起来。

谢涵心里明镜似的,刘妈妈反对的是父亲把财权都交给了高升,以后他们这些顾家的家生子只怕都要看高升的脸色过日子,倒未必是真心实意地为谢涵打算。

“谁说**要过苦日子了?内院的花销仍是依照旧例,每个月由方姨娘来找我支取。此外,这有银票五千两,老爷的意思是三位姨娘伺候了他一场,一人给一千两银子傍身,白姨娘肚子里多了一个孩子,拿两千两,剩下一千两交给奶娘,留着**零用。”

高升的话刚说完,秋月又不干了。

一开始她还没大理解高升话里的意思,只记住高升说如果她生儿子,这份家私就过到她儿子名下,这都到她儿子名下了,自然就是属于她儿子了。

正欢喜时,又听见高升说什么不管这家私在谁的名下都交给他和李福来打理,待**成亲后一并交还给**。

秋月正琢磨这份家私到底该归谁时,刘妈妈便迫不及待地站出来了,她这才明白,原来不管这家私在谁的名下,最后都得还给大**!

这还行?

凭什么呀?

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老爷的种呀?就算是庶出,也不能眼看着大**吃肉她儿子连点汤都不给吧?

“贱妾有话要问老爷。”秋月一着急,干脆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事关孩子一辈子的福利,她不可能不吭声。

高升看了谢纾一眼,见谢纾没有反对,便退后了一步,把地方让出来给秋月。

“老爷,贱妾只想问一句,是不是不管贱妾生男还是生女,贱妾的孩子都不能继承半分家产,这份家产是不是最后都全部交给**?”

“老爷啊,你看见了吧,这还没怎么地呢,这就开始争上了,可怜我们**啊,你将来可怎么办呀?别人好歹还有生母在,你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刘妈妈见谢涵只顾着窝在奶娘怀里伤心,而一旁的顾琦又给她使眼色,只好又硬着头皮开口了。

“老爷,老爷,你好狠的心啊,贱妾肚子里怀的也是你的孩子呀,你就忍心用一千两银子打发了我们?呜呜,我可怜的孩子,你的命可真苦啊,生下来就是一个没爹疼。。。”秋月见刘妈妈哭嚎上了,索性也扑到床上呜呜哭了起来。

屏风后的冬雪忙跑出来扶住了她,想把她劝走,可秋月扭着身子就是不配合。

“高升,你和她说了吧。”谢纾显然是没有精力去应付这个场面。

“白姨娘,老爷还有话私下嘱咐过小的,老爷说了,不管你生男孩还是女孩,只要他能长大成人便可以拿到扬州城里的一间铺子和一座庄子,京城的两间铺面是当年用夫人的嫁妆银子置下的,那个就留给**做嫁妆,扬州城里的产业他们两个一人一半。”

秋月一听能给她孩子一间扬州的铺子和一座庄子,顿时止住了哭诉,瞪大眼睛看着谢纾。

她当然明白,夫人的嫁妆肯定不能拿出来分的,可她没想到的是老爷名下的东西能给她孩子一半,她以为顶多给她一间铺子或者一座庄子打发了。

这些年跟在夫人身边,她也大体上知道一间铺子或者一座庄子一年有多少进账,她一个丫鬟抬起来的暖房丫头,老爷不仅给了她两千两银子傍身,居然还给了她一间铺子和一座庄子。

这惊喜来得有点太突然了,因而她有点傻眼了。

“秋月妹妹,你也太急躁了些,老爷是那种做事瞻前不顾后的人么?瞧瞧,这里还有几个匣子,里面都是首饰,老爷给你的首饰比我和冬雪妹妹多了不少,也说是给你肚子里的孩子留的。当然了,那个最大的是夫人留下来的,也是给大**的。”

方姨娘撇了撇嘴,心里明明酸得不行,可当着这么多的面,她还得装着大度地打开那三个小匣子,其中一个里面确实多了不少珠宝首饰。

秋月见了有些羞愧地看了谢纾一眼,从床上下来,向谢纾正式地福了福身,“老爷,贱妾莽撞了,贱妾错怪了老爷。”

谢纾看了她一眼,“以后做事切记三思而后行,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去吧,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照顾你肚子里的孩子。”

“都没别的想法了吧?没想法我把这银票分了。”高升扫了大家一眼,问道。

“妹丈,我插一句嘴,我觉得刘嫂子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是,本朝女子未成亲是不能有私产,你把这些田地铺子过到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名下或者是令尊名下,这都无可厚非,谁叫我们涵姐儿还小?可妹丈别忘了,涵姐儿还有顾家,五妹妹只剩下这一点骨血,我们顾家肯定是要把涵姐儿带回顾家抚养的。当然了,我们顾家绝不是贪图你们谢家的这点家产。我的意思是,不如这样,左右涵姐儿也是要跟我们回京城的,这些个铺子、庄子什么的我们涵姐儿也不会打理,这么远来收一次账也不易,干脆变卖了,得多少银两直接交给涵姐儿或者涵姐儿的奶娘,我们顾家不插手,这笔银子就留着将来给我们涵姐儿置办嫁妆,不知妹丈以为如何?”

顾琦倒真不是惦记谢纾这点家底。

当然了,他也知道谢家应该不止这点家底。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因此,他必须牢牢地把谢涵抓在手里,只有抓住了谢涵,谢纾才有可能妥协。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一章、太监上门
这些天顾琦反复推断过了,觉得以谢纾的谨慎,何昶的案子还没有了结,他不大可能会带着这个秘密离开人世,他肯定会安排后手。

因为那个案子若真查到他头上,就算他死了,他的家眷也是要充军或者是卖去做官妓的,以谢纾对女儿的疼爱,他能让女儿立于那种险境下?

因此,顾琦觉得谢纾肯定是安排了后手,只是他现在还查不到这些东西究竟在谁的手里。

可不管怎么说,他知道一点,只要他牢牢掌控了谢涵,对方肯定就有顾忌,就不敢乱来,所以他必须把谢涵带回顾家,他知道,他只有拿住了谢涵才能令谢纾妥协。

果然,谢纾一听到这话,只觉一股腥甜之气往上涌,想说什么胸口却被堵住了,他怕吓到谢涵,本想把这股腥甜之气咽回去,谁知一下没忍住,却张口喷了出来,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变故发生得太快了。

屋子里顿时乱了,失声叫唤的,直接扑过去的,谢涵也顾不得伤心了,忙从奶娘身上爬下来跑到了床边,而高升此时也打发李福跑出去找大夫了。

谁知李福刚出了院子,便看见一个婆子急匆匆地跑了来,“李管事,快,快叫老爷接旨,门口有太监来了。”

“接旨?接什么旨?”李福一时也蒙了。

“哎哟,我的大管事哟,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糊涂起来,接什么旨,自然是接皇上的旨了。”婆子拍着手说道。

李福一听,顿时也缓过神来了。可问题是,老爷刚吐血晕过去了,这旨怎么接?

“你去告诉赵桂生一句,让他赶紧套了马车去接李大夫,一刻也不能耽误,快去。”李福吩咐完婆子又转身跑回了春晖院。

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小管事可做不了主。

屋子里的人哪有什么主心骨,一听太监在门口等着呢,纷纷看向了顾琦。

顾琦显然也没想到皇上这么快就到了,更没想到皇上一到扬州就会召见谢纾,他还没想好对策呢!

因为他是在皇上南下之后私自跟来的,这个时候他来见谢纾其实是冒了点风险的,要知道不止谢纾,顾家还有一个姻亲何昶如今正在杭州的大牢里关押着呢。

杭州离扬州这么近,谁知道这皇帝会不会多想?

因此,顾琦委实不想这个时候出面去见那什么太监。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已经去见了盐政官署和扬州府衙的部分官员,皇上说不定已经知道他来扬州了,这一关肯定是逃不过的。

“这样吧,我带涵姐儿去见接旨。”顾琦略一思忖,做出了决定。

他之所以拉上谢涵,一方面是想通过太监告诉皇上,他是送谢涵来见她父亲最后一面;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以后顾家收养谢涵铺路。

这个时候谢涵自然不能推脱,就算顾琦不提,她还想主动出去会会那个太监,为父亲说几句好话,看看能不能打动皇上,请皇上派一个宫里的御医来给父亲诊治诊治。

因此,谢涵听见顾琦说要带她出去接旨,忙从床上蹦下来,拔腿就往外走,却被顾琦一下拉住了。

由于谢涵刚刚一直哭着,又被奶娘抱在怀里哄了半天,因此不光眼睛是红肿的,就连身上衣服也是皱巴巴的,这个样子去见太监未免太失礼了,顾琦的意思是让奶娘赶紧收拾一下谢涵。

“不用了,让公公等着就相当于让皇上等着,也是大不敬,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公公也是能体谅的。”谢涵拒绝洗漱梳洗,直接往外走。

顾琦气得直磨牙,可也不能否认谢涵说的有道理,只得拔腿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大门口,见只有一个身穿蓝灰色交领广袖服头戴黑色三山帽的太监正端着手站在过堂里,太监的手中只有一柄拂尘,并没有捧什么圣旨,旁边有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厮正躬身立着,再往外一瞧,太监的后面站了两名带刀侍卫,门口还有三匹高头大马。

谢涵拧了拧眉头,认出了那个青衣小厮是家里的下人,也是奶娘的侄子阿金。

原来今天门房当值的是阿金和另外一个叫刘东的,谁知刘东见天色渐黑,以为没有什么人上门了,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把阿金一个人扔在了门房。

阿金哪见过太监是什么样子?不过见对方是骑马来的,气度不凡,倒也知道恭敬相待,可再恭敬相待,他也得问问对方是谁来找谁的吧?

偏偏今儿出门的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王平,王平哪里受过这种气,当即拉下脸来,也不答话,只是斜睨着阿金。

幸好这时顾琦身边的一位小厮经过,他认出了王平的太监身份,找人通知了后院,并殷勤地上前请王平进屋。

问题是阿金把王平得罪了,王平不肯进去,执意要在门口站着。

阿金也知道自己惹了大祸,搬了张长凳出来请这三人落座,可这三个人谁也没有看他一眼,阿金倒也没敢走开,就这么站在了当头的王平面前,一副赔罪的样子。

见到顾琦和谢涵过来,阿金才抹了下脸上的汗,悄无声息地退到了谢涵身边,刚要开口说话,谢涵摆了摆手,走到了王平面前,屈膝福了福身子。

“这位公公,臣女谢涵,家父姓谢名纾,已卧病在床一月有余,才刚因为交代后事深受刺激不幸吐血昏迷过去,至今未醒,家父目前膝下别无他子,只有小女,这圣旨不知小女可否代父跪接?”

顾琦在后面听了暗道不好,此时他才意识到王平来得真不是时候,更后悔自己不该把谢涵领了来。

万一王平多嘴问一句谢纾是因为受什么刺激吐血的,谢涵会如何作答,他又该怎么回答?

要知道谢涵才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她哪里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说谢纾是因为他顾琦要把谢涵带回顾家而急怒攻心口喷鲜血,皇上自然要琢磨其中的缘由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二章、弥留
顾琦越想越心惊,忙上前一步抢在谢涵前面开口了。

“王公公,我是定国公府的顾琦,谢纾是我妹丈,我们顾家是一个月前接到妹丈染病不起的信件,忙打发我送这外甥女过来见上一面。才刚我妹丈强撑着交代了几句家事,随后便因为身子不适吐了几口血,如今正昏迷不醒人事不知的,这圣旨只怕是接不了了,有什么事情还请王公公帮着担待些。”

顾琦说完偷偷地王平偷偷塞了张银票。

他虽然没有面圣的机会,可也认识眼前的这位太监不是普通的太监,而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也曾经来顾府颁过圣旨,每次来顾家也没少亏过他。

王平虽然对顾琦没有什么印象,可皇上身边的人消息都很灵通,顾琦一报上他的名号,王公公便知晓了他是定国公顾霖的第二个嫡子,没有继承祖业,走的是文职,现今是礼部的一个小郎中,刚五品,没什么实权。

不过顾家的面子他不能不卖,定国公历来镇守京城的北部防线,是皇帝倚重的重臣,早年的顾霖就曾经多次领兵上阵,把鞑靼人挡在了榆关之外,要不太后也不能亲自为定国公世子顾琰做媒,把燕州老燕王的孙女端靖县主嫁给了顾琰。

要知道这端靖县主虽然只是一个县主,可因父母早逝,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深得太后的欢心,太后不舍得她回封地远嫁,说什么北地寒苦,这才把她留在了京城嫁给了顾琰,好方便她时不时地进宫探望她。

故而,王公公不动声色地收了银票,识趣地没再追问下去,不过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亲眼看看谢纾,为的是好回去复命。

顾琦当然不敢拦着不让见,只得弓着身子在前面引路,谢涵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跟在后面进了春晖院。

谢纾依旧没有醒过来,屋子里的人也都没有离开,方姨娘正带着小玉在替谢纾擦洗脸上的血迹,小香和小翠两个丫鬟正在清理床架上的血迹,冬雪正抱着一床带血的被子要给外面的婆子送去清洗。

王公公先看了一眼冬雪手里的被子,再扫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再上前一步细细端详了一会闭着眼睛的谢纾,最后再看了眼床架上的血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顾琦跟了出去。

谢涵这次并没有追出去,因为她知道,有顾琦在,肯定不会再让她轻易开口说话的,而她也不想引起他的怀疑,毕竟这次来的只是一个太监,未必能把她的话带到御前。

“大夫怎么还不来?”谢涵一边问高升一边上前握住了父亲的手。

看着父亲这双皮包骨般的手,谢涵想起了往昔父亲手把手教她写字手把手教她弹琴的画面,那个时候,父亲的手白净、修长,骨节分明,真的很好看。

而今这双手骨节依旧分明,却再也不复往昔的美感,也不复往日的温暖,有点凉凉的,谢涵把自己的小手覆了上去,极力想把自己体温传递给父亲。

大夫是半个时辰后赶到的,彼时顾琦已经把王公公一行送出了谢家并回到了春晖院,他也担心谢纾的身子,顾家的家书还没有到,他还没有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谢纾这个时候走了他岂不是白来了这一趟?

不仅他白来了这一趟,顾家也白忙了一场。

因此,此时的顾琦十分后悔刚才不该刺激了谢纾,明知道他对谢涵心重,这个时候他偏还往他胸口插了一刀。

可是话说回来了,也幸亏他插了这一刀让谢纾昏迷了过去,否则这个时候谢纾很有可能会被抬着去面圣,那个时候是福还是祸就不太好说了。

谢纾在老大夫的针灸下到底还是醒过来了,睁开眼睛的谢纾第一件事就是找谢涵,谢涵忙爬上了炕沿,坐到了谢纾身边,抓住了父亲的手。

“爹,爹,女儿在这,女儿哪里也不去,女儿就在家陪着爹。”

谢纾张了张嘴,看向了高升,高升跪了下去,“老爷,放心吧,奴才一定谨记老爷的托付,从此后,**便是奴才的主子,奴才一定会护着**长大。”

谢纾眨了眨眼睛,又看向了顾琦,顾琦探身过去,“妹丈放心,才刚我说的话的确是我们老太太的意思,她说五妹妹跟了她一场,只剩这么一点骨血,她自然不能任由涵姐儿在外面吃苦受罪。不过刚刚听高管家的意思,涵姐儿的将来妹丈想必是安排妥当了,我回去后自会禀明母亲,一切还是以妹丈的意愿为主,涵姐儿毕竟也是你的骨血,是谢家的骨血,如果谢家有人接管,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当然,妹丈放心,如果有人胆敢欺负了涵姐儿,做出什么背主欺主的事情来,我们顾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番话,伸缩的余地就比较大了。

谢纾自然听懂了顾琦话里的意思,也知道顾家不会轻易放过谢涵,只好又看向谢涵,眼睛里满满的心疼和担忧。

“爹,放心吧,女儿以后一定会乖乖地听长辈们的话,好好带大小弟弟。”

谢纾听了眼圈一红,又看向了高升,高升忙站起来走到床边,见谢纾张了张嘴,高升把头探了过去。

“今年冬天,先,先寄放到,大明寺,明年待,待白氏,生,生完孩子百日后。。。”

“小的明白了老爷的意思,待白姨娘生完孩子百日之后再送您回幽州。”高升含泪回道。

“爹。。。”谢涵的眼泪滚了出来,她知道父亲到了弥留之际了,想说什么,又怕刺激到了父亲,让父亲走得不安心,只好含泪冲父亲绽开了一个微笑。

谢纾见了也扯了扯嘴角,大约是这几句话或者这个动作太耗神,见高升和女儿都理解了他的意图,便又闭上了眼睛。

“好了,病人需要歇息,你们都散了吧。”李大夫开始撵人了。

众人听了鱼贯而出,最先离开的是刘妈妈和赵妈妈等人,接着是奶娘和丫鬟们,然后是几位姨娘。

当然,都没忘了拿上自己该拿的东西,谢涵那份,自然是奶娘抱着走了。

谢涵没有动,顾琦也没有动,高升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再看了看老大夫,老大夫不知底里,向高升摆了摆手,向门口走去了。

高升看看顾琦,又看看老大夫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追了上去。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三章、皇上来了
顾琦其实是想留下来的,因为他见谢涵也没有走,依旧跪在谢纾的身边,因此他担心他离开后谢纾会有什么话单独交代谢涵。

可转而一想,他留下来谢纾可能什么都不会说,还不如暂时离开,从谢涵嘴里套话总比从谢纾嘴里容易些,再说了,他还可以安排方氏偷听呢。

于是,顾琦追出去找老大夫了,他想问问谢纾还能坚持多久。

老大夫摇了摇头,思索片刻倒是也低头开了一个方子,不过仍是嘱咐高升把该准备的东西先准备上。

“还有力气见客说话吗?”顾琦追问。

他是怕皇上知道谢纾吐血昏迷后会亲自上门探视,就谢纾目前的状态,顾琦并不想让他面圣。

可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谢纾这么快就死,万一顾家会同意他的计策,用顾铄来吊住谢涵,那个时候,谢纾想不妥协也难。

“这个不好说,先看看今晚吧,今晚最凶险。”大夫斟酌了一下,说道。

高升听得如此一说,便不肯放老大夫离开,直接把他带去了前院,交代李福好生照看,而他自己则又进了谢纾的房间。

谢纾已经没有气力说话了,谢涵能做的便是抓着他的手,并时不时伸出手替他揉揉紧皱的眉头,告诉他,她就在他身边。

而谢纾也明白,这恐怕是他能清醒地陪着女儿的最后时光,因而,他也不希望女儿离开。

父女两个谁也不说话,一个是有话说不出来,一个是怕父亲听了伤神,两人只是握着彼此的手,静静地感知着彼此的存在。

高升进门看见谢涵小小的身子依旧跪在谢纾身边,眼圈一红,也不忍心喊她下床了,想了想,出去找顾琦了。

不管怎么说,顾琦是老爷的内兄,是正经的姻亲,谢家没有顶事的主子在,这老爷的后事肯定得找顾琦拿一个主意。

顾琦和高升在前院商量事情时,谢家的门口又悄无声息地来了一堆人,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往常这个时候谢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可今天因为是阿金当值,他才刚出了一个差错,拦了不该拦的人,故而这会便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

而他之所以这么晚还没有关门,并不是知道还有客人来,而是因为他知道李大夫还没有出去。

因此,当看到门口又来了一堆人,为首的正是刚才来过的什么公,阿金忙一溜烟地跑出去。

他已经知道王平的身份尊贵了,因此看见门口的这顶四人抬的轿子以及轿子身边的护卫,倒是也猜到了轿子里的人身份肯定比王平还尊贵。

于是,他没等王平开口,便主动向轿子跪了下去,“小的给大人磕头请安。”

王平见阿金跑了过来,本是对着阿金的胸口想一脚把他踹走,没想到阿金突然跪下去,这下倒是正好方便他把阿金的脑袋踢了一个正着。

“哎哟,这位老阿伯,你,你干嘛踹我啊?我,我没拦着你了,我,我只是向轿子里的大人问好,这也不行啊?”阿金不明白,自己这次并没有拦着对方不让进门,怎么磕头问好还问出错了?

阿金并不清楚该怎么称呼王平,也忘了刚才谢涵是怎么称呼对方的,情急之下便随口按照当地习俗,尊称对方一句“老阿伯”。

这句“老阿伯”不仅把王平叫愣了,也把轿子里的人叫乐了。

没错,轿子里坐着的人正是当今圣上朱栩,他这次来江南确实是有别的目的的。

前两年两淮、两浙水灾泛滥,他拨了大笔的款项下来修水利,去年春天又花了大笔的银子疏通钱塘江和西湖,并加固了苏堤和白堤以及钱塘江的大堤,谁知今年春天,钱塘江又闹起了水灾,庄稼歉收不说还死伤无数,令很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彻查后的结果是杭州知府何昶挪用了修钱塘江大堤的银两给他修了行宫。

原本他是可以直接下令把何昶押解进京再行审问的,可他又觉得不妥,他想亲自来杭州看看这大堤和行宫到底修成了什么样子,顺便再看看这两淮和两浙的水利工程有没有瞒着他虚报的地方。

因此,扬州便成了他南巡的第一站。

而他之所以想见一下谢纾,一来是因为谢纾是两淮盐政,盐政、漕运历来是一本糊涂账,是最能藏污纳垢之处,也是他这次南巡想要清查一番的地方;二来,谢纾和何昶是连襟,何昶犯了这么大的事,他不信谢纾毫不知情。

所以一到扬州刚休息了一天,他便打发太监上门宣谢纾觐见,他倒是也风闻谢纾病了一段时日,只是他没想到谢纾的病竟然严重至此。

故而,听了太监的话之后,他决定不顾君臣之仪连夜带着御医上门来探视谢纾,他也是担心谢纾闯不过这一关,同样的,他也等着谢纾向他提供些江南官场的秘闻。

因而,坐在轿子里的朱栩原本是有几分焦虑的,谁知却在落轿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磕头叫什么“大人”,接着便是太监训斥人的动静,正要动怒时又听见了阿金的抱怨,那一句“老阿伯”着实令朱栩听了大为意外,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喊他身边的太监叫“老阿伯”。

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

傻小子好啊,傻小子没什么心眼,或许还能问出几句什么真话来。

于是,朱栩掀开了轿帘,瞅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摸着脑袋的阿金,乐呵呵地问了一句“你多大了?”

“十六。”阿金倒是也不敢跟这些人置气,规规矩矩地回答了。

“在这做了几年的门房?”

“三天。”

“才三天?”

原来是这样。

朱栩一听才三天,便没有了兴趣,放下了轿帘。

王平见此,看了一眼仍是在地上坐着的阿金,依旧用脚踢了踢他,“小子,赶紧起来,把大门全打开。”

“开大门做什么?”阿金又是一脸的糊涂相。

“嘿,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上道,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赶紧的,麻溜地把大门打开。”王公公又踹了阿金一下,不过倒是没怎么用力。

阿金听了这话,倒是没敢再追问下去,一瘸一拐地去把大门打开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四章、面圣(一)
轿子是直接抬进大门的。

此时正在上房偏厅伺候老大夫吃晚饭的李福见外面突然抬进了一顶轿子,为首的人又是下午刚来过的王公公,很快他猜到了轿子里人的身份,一面打发人向里面去报信,一面跑出来迎客。

不过因为轿子是普通的四人官轿,因此李福在没有见到轿子里的人之前也不敢莽撞,而是恭恭敬敬地先向王公公问好。

“去,先让家下人等回避一下。”王平看出来李福像是个管事,吩咐他道。

“回避倒罢了,还是直接去见正主吧。”朱栩一边说一边掀了轿帘,身边两个小太监见了忙扶着他下了轿子。

尽管李福并未见过皇上,且朱栩又是微服私访,穿的也不是什么龙袍,但李福看着几个太监小心翼翼的架势,也猜出了面前人的身份,忙跪下去行了个大礼,刚要开口说话,被王平抢先了。

“主子的意思是不声张,带路吧。”

“是,大人,请随小的来。”李福及时改口了。

王平点点头,虽没有说话,但是对李福的聪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去扶朱栩。

朱栩并没有急着迈步,而是站在院子里抬头先打量了四周,然后再搭着王平的手跟在李福后面进了上房,穿过一座天井到了后廊,从后廊沿着一条甬道进了二门,从二门又沿着一条小径进了一个院子,期间倒是也碰到一两个小厮或丫鬟,不过谁也没有留意他们。

彼时方姨娘正带着小玉在屋子里吃饭,司琴和红棠两个也被谢涵打发回去吃晚饭了,因此,屋子里也没有别人。

故而,朱栩进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跪在床上,小姑娘的一双小手握住了一只骨瘦如柴的大手,而那只大手的主人正闭着眼睛躺在了床上。

由于谢涵是背对着房门,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一开始她以为进来的是方姨娘或者司琴等人,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转过身子。

不过谢涵很快发现了来人的异常,对方既没有上前找她说话也没有任何动静,因此,她转过了脑袋。

这时,王公公已经扶着朱栩站在了屋子中间,是朱栩示意王公公和后面的李福闭嘴的。

谢涵上一世也没有见过皇上,但她知道顾钰嫁给皇上时皇上已经三十五岁了,那一年顾钰才十五,就是说皇上比顾钰大二十岁。

谢涵默算一下,皇上这时应该是三十来岁,倒是也正和眼前的人年龄相符,再则,能让王公公如此小心伺候的人,除了当今皇上,又还能有谁?

于是,谢涵急忙松开了父亲的手,扶着床沿蹬着脚踏蹦了下来,站稳后上前几步跪在了地上,“臣女谢涵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纾并没有睡着,谢涵一松开他的手,他便睁开了眼睛,随即也就看见了屋子里的那个人,当即想要坐起来,无奈试了两下,实在撑不住,又倒了下去。

“耕农,朕来迟了。”朱栩见此,心下也是一酸。

说起来这谢纾年龄跟他相仿,又极具才华,朱栩犹记得当年殿试时,谢纾一篇针砭时政的策论写的着实是文采斐然,同时又是入木三分,绝不是一堆华而不实的辞藻。

原本以为这样的文章应该是出自那些有经历和阅历的饱学之士,谁知一见面竟然是一位面目清秀的弱冠少年,再一问,这弱冠少年竟然出自贫寒之家,因此,朱栩格外赏识这谢纾几分,要不然也不会短短的几年便让他来坐镇江南,把两淮盐政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

说起来,去年冬天谢纾上京述职,君臣两个还有一番细谈,彼时的谢纾虽然没有年少时的意气风发,可也是一副从容自得的样子,谁能想到,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对方竟然已经病入膏肓了。

因此,朱栩的心痛是真切的,才会脱口说出这句“朕来迟了。”

“皇上,臣,臣。。。”谢纾刚一开口,便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

朱栩本待要上前几步,听见这几声咳嗽又停滞了,倒是谢涵见此,忙起身走到床沿边给父亲倒了一杯温水,熟练地一边替谢纾舒缓着胸口一边用勺子喂他喝了两口水。

待谢纾的气息平缓之后,朱栩也并未上前,而是指了指自己身边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向谢纾说道:“耕农,朕带了周太医来,朕让周太医先给你瞧瞧。”

朱栩的话刚说完,这位男子便走到床沿边替谢纾诊脉了。

谢涵认得这人正是上次给她看病的周厚朴的叔叔周川柏,周川柏曾经进国公府给国公爷和老夫人瞧过病,故而谢涵和他有过两面之缘。

联想到周厚朴给自己开的那些药,谢涵并不太信任眼前的这位周川柏,可当着皇上的面,她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她没有证据。

不但不能说,谢涵还得磕头谢恩,“臣女谢过皇上。”

这一磕头,朱栩这才留意到了她,自然也就想起来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说实在的,他的确没有想到,满府大大小小的奴才主子都没在,竟然只有一个六七岁的奶娃娃在守着一个要咽气的病人,因此,朱栩感动的同时也动气了。

见太医正在诊脉,朱栩示意谢涵起身,低声问:“府里的其他人呢?”

“回皇上,大夫说父亲需要静养,便把人都打发走了。”

“哦,那你怎么不走?”

“回皇上,臣女是父亲唯一的女儿,是父亲最亲的人,臣女舍不得离开父亲,父亲也舍不得离开臣女。”

朱栩刚要问谢涵母亲在哪里,忽地想起来,春天的时候谢纾曾经告了三个月假,说是要为妻子奔丧,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想必也是没有再娶。

倒是可怜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不到一年的时间,便从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成了没父没母的孤儿。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回皇上,府里还有三位姨娘和几房下人,不过乡下老家还有祖父和两位伯父。”

谢涵说完,特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高高在上的男子。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五章、面圣(二)
果然,朱栩见谢涵特地提到了乡下的老家,对曾经寄养大半年的顾家和千里迢迢送她回扬州的顾琦都没有提及,不禁推敲起来。

论理,这么小的孩子应该没有什么心机,她只会单纯地感知到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再则,谢纾病成这样,肯定也是要安排好这个孩子的后路的,听这个小丫头话里的意思,想必是听她父亲说了要送她回乡下祖父家,所以才会记住了乡下还有祖父和伯父。

既然是乡下,条件肯定比较艰苦,尤其是幽州那边,冬天冷不说,又与鞑靼交界,也很不安全。

可顾家就不一样了,顾家是国公府,又在京城,条件比幽州乡下好得不是一点半点,无论是从孩子的成长还是将来的婚配来说,顾家都应该是谢涵首选的寄养之处,更何况,这个丫头又刚从顾家回来,怎么说她在顾家也生活了八九个月,不比回幽州乡下强?

朱栩正琢磨这里面的关联时,顾琦和高升急匆匆地赶了来,高升没敢进门,只在门外守着,顾琦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进来了。

他虽然没有单独上朝面圣的机会,可在礼部做了多年,每逢年节和各种祭祀大典时,他还是可以远远地看到皇上,因此,他一进屋便认出了眼前这位和谢涵交谈的男子正是当今圣上。

“臣顾琦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顾琦也跪了下去行了个大礼。

朱栩已经从王平的嘴里知道顾琦来扬州的事情,因此见到他一点也不惊讶,他惊讶的是顾家为什么会如此兴师动众地打发顾琦前来,而不是随便找一个管事带着几个小厮来,再不济,顾家还有一个庶子,好像也成年了,据说在兵部挂了个闲职。

顾家放着这么多可用之人不用,却偏偏打发顾琦来,顾琦虽不是什么重要的官员,可好歹也是礼部的五品郎中,手里是有一摊事务的。

联想到还在杭州牢里的何昶,再看看病榻上已近弥留之际的谢纾,朱栩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可尽管朱栩对顾琦的南下起了几分疑心,但他手里什么证据也没有,顾家又是世代忠良之家,是功臣,他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对顾琦发难。

因此,朱栩很平静地让顾琦站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对他问话,而是一心一意地看着周川柏为谢纾诊脉。

反倒是顾琦见皇上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心下颇有些七上八下的,因为他进来时皇上正轻声轻语地对着谢涵问话,怎么到他这了却什么也不问了?

皇上不吱声,屋子里的其他人大气也不敢喘,好容易捱到周川柏把完了脉,没等朱栩开口,周川柏转过身子先向他微微摇了摇头。

朱栩见此,也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同样明白的还有顾琦和谢涵,因为他们两个的眼睛一直不眨眼地盯着周川柏。

明白过来的谢涵当即潸然泪下,可她不敢哭出声,只能咬着牙捂着嘴忍着,正当谢涵擦干了眼泪要向床边走去时,她被王公公提溜起来了,送到了门外,紧接着顾琦也垂着头出来了,还有皇上身边的两个侍卫,最后一个是周太医。

谢涵明白,皇上肯定是有话要问父亲,而且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以一代帝王之尊,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大晚上赶来见一个弥留之际的人?

王平倒也没随意丢下谢涵,而是把她交给了守在院子里的方姨娘等人,然后他回去守着房门口,谢涵这才发现方姨娘、秋月、冬雪、奶娘、司琴等人都在院子里翘首等着。

谢涵见周川柏最后一个出来,本想上前问一声,谁知对方却被顾琦先一步请到一旁的角落里说话,谢涵只得站住了。

其实,问不问都差不多,李大夫已经说过了今晚很凶险,这个周太医又在皇帝面前摇头了,谢涵猜到了父亲的大限很有可能就在今晚了。

一念至此,谢涵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再次默默地背起了《心经》,如果她的重生依旧改变不了父亲的命运,那么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父亲能走的安生些,不要再受俗世的拖累。

谁知谢涵刚背了几句,便又听到了谢纾剧烈的咳嗽声,紧接着便是一声惊呼,再然后便是皇上喊太医的声音,周川柏急匆匆地跑了进去。

谢涵也有心想冲进去看看父亲,可大门被几个侍卫把持着,她根本进不去,只能在院子里转圈。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上黑着脸出来了,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什么也没说便疾步往外走,王公公一路小跑地跟着他,屋子里的太监侍卫顿时静悄悄地围在他们四周散了开去,顾琦看了看皇上的背影,又看了看谢纾的屋子,咬了咬牙,大步去追皇上了。

谢涵此时则疯了似的冲进了父亲的屋子,高升、李福两个腿长,先她一步进来,正在床前默默地立着,周太医正在为父亲拔针。

“爹,爹,我爹怎么了?”谢涵奔了过来,想爬到床沿上,高升突然转过身子,把她抱了起来,并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老爷,老爷没事的,我先找人来给老爷清理一下,老爷只是晕过去了,太医已经给行过针了,一会就能醒。”

“高叔叔,我要陪着我爹,我要看着他,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此刻的谢涵近似于疯狂,拼命地踢着高升,高升怕她影响到周太医拔针,只好把她抱出了房门,并吩咐方姨娘等人赶紧替老爷清洗更衣。

“不,我要亲自送我爹走,高叔叔,我求你了,你让我下来,我答应过爹,要亲自送他走,你让我下来。。。”

没想到谢涵的眼泪和话语没有打动高升,却打动了那个周川柏,他拎着一个布包走出来,见到又哭又闹的谢涵,摇了摇头,对高升说:“就让她去见最后一面吧,别让她以后后悔,也别让她恨你。”

“是,多谢大人提点。”高升并不知对方身份,但他知道,能跟着皇上身边的太医也是有品级的。

于是,高升放下了谢涵,牵着她的手再次进了房间。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六章、燕燕于飞

屋子里人来人往的,方姨娘正带着秋月、冬雪以及几个小丫头在替谢纾清洗,一会听见有人喊热水,一会听见有人喊衣服,一会又听见有人喊被子,乱糟糟的。

奇怪的是,这一切落在谢涵的眼里,竟然是如此陌生,此刻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不相干的局外人。

那座往日里她看着无比温馨无比留恋的雕花拔步床此刻看起来也是如此的陌生。

更奇怪的是,谢涵这时的头脑却十分的清醒,她明白

这一切的根源是因为那个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人,那个即将要抛下她的人。

那个记忆里总是温和地抱着她说笑、温和地抱着她念书、温和地抱着她弹琴、温和地抱着她写字的父亲如今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了。

他到底还是要把她丢下了。

她到底还是成了一个孤儿了。

“孩子,你别这样,老爷还没有走,老爷还有一口气在,老爷他还在等着你呢。”高升见谢涵的眼神涣散了,人也傻呆呆的,不禁再次把谢涵抱了起来,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

“高叔叔,我明白,放我到床上去。”谢涵眨了眨眼睛,吸了一口气,很快回过神了。

彼时,谢纾的眼睛依旧闭着,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被子也重新换过了,衣服没换,大概是在等他咽最后一口气。

谢涵依旧跪在了床上,伸出手去摸了摸父亲的手,父亲的手仍是凉凉的,谢涵又伸出手起摸了摸父亲的脸,依旧是凉凉的,不仅凉凉的,还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

“爹,涵儿来送你了。”谢涵的眼泪落了下来,滚烫的泪水正好落在了谢纾的脸上。

这时,谢纾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爹,爹,爹。。。”谢涵惊喜地连叫了几声。

谢纾听了动了动眼珠子,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来了,只能眨眨眼皮,代表他听见了女儿的话。

“**,有什么话想对老爷说的赶紧说,听话,挑好听的说,别让老爷担心。”高升在一旁着急了,他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谢涵听明白了高升的暗示,擦了一把眼泪,咬咬牙,一字一句地正色说道:“爹,涵儿来送你了。爹,既然涵儿留不住你,那爹就安心地走吧。爹放心,女儿答应爹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请爹相信女儿,女儿一定会平安健康地长大,也会把白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好好教导他,为他谋一个好前程,女儿一定说到做到,请爹和娘在天上看着女儿。”

谢纾听了,眼睛里也滚出了两行眼泪,动了动嘴,依旧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却向谢涵扯出了一个微笑,并试图伸出手来想摸摸谢涵的脸,谢涵飞快地抓住了父亲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爹,你相信女儿能做到的,是不是?”

谢纾眨了眨眼睛,往外看了一圈,见高升坐在了床沿上,

方氏、白氏、陈氏三个姨娘站在了床前,谢纾的目光落在了秋月身上。

“白姨娘,快,我爹有话跟你说。”谢涵喊了一句。

她的话音刚落,高升已经把地方让出来了。

秋月站上了脚踏,抽抽噎噎地看着谢纾,“老爷,贱妾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把这孩子生下来。”

谢纾听了眨眨眼,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可谢涵辨认出来了。

“我爹说的是让白姨娘听话。”

“听话?”白氏抬起头,似乎在问听谁的话?

谢涵自然明白父亲是让白氏听自己的话,可这话她不能当着高升更不能当着方氏说出来,不过她还是含糊带出了这个意思,“听高叔叔的话,听方姨娘的话,听我的话。”

谢纾眨眨眼,看向了方氏和冬雪。

方氏想了想,上前一步,也站上了脚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老爷,贱妾会好好当好这个家,好好把**抚养大。”

谢纾把目光看向了冬雪,动了动嘴唇,谢涵辨认了半天,觉得父亲说的应该是“年轻,没有孩子,改嫁。”这几个字。

“我爹的意思,方姨娘和陈姨娘没有孩子,且又年轻,若以后遇到合适的可以改嫁。”

“不,老爷,贱妾跟了老爷这么多年,贱妾这辈子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方氏哭着也扑到了床上。

冬雪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呜呜地哭。

她刚从老家回来,刚伺候母亲走,母亲还自以为她跟了老爷终身有靠,还说什么赶紧让她也要一个孩子,谁知回来才刚半天,老爷也就不行了。

这辈子,虽说是衣食不愁了,可她才十八岁,难道以后真的跟着**回北方那乡下去?

因此,她刚在房间里和秋月谈了半天,秋月也不愿意去什么幽州,她们两个都是南边人,父母家人都在这边,一个人孤单单地跑去几千里之外的冰寒之地做什么?

可说到底,秋月和她还是不一样,秋月有老爷的骨肉,她有什么?

谁知道自怨自艾了半天,老爷竟然想到了这一切,竟然叫她改嫁,还给了她一千两银子和半盒子首饰!

冬雪感动了,也羞愧了。

因此,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捂着嘴呜呜地哭。

可谢纾不想看着她们三个哭,他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了,紧接着他看向了高升。

高升上前一步把这三个姨娘劝走,没等谢纾动嘴,便主动说道:“老爷放心,小的都明白,都记住了,以后,**就是我的主子,小的不敢说一定能护着**绝不被外人欺负,但小的保证,只要小的活着,小的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护**一个周全。”

“好。”谢纾挤出了一个字,很轻很轻,但是谢涵都高升都听见了。

说完,谢纾的目光无比留恋地停在了谢涵的脸上,谢涵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爹,女儿为爹背了很多遍《心经》,这会爹要走了,女儿为爹背一遍《诗经》里的《燕燕于飞》吧。”

谢涵说完,见父亲的眼皮动了动,便含着眼泪念道: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家尊仙游,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家尊仙游,远于将之。

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上下其音。

家尊仙游,远送于南。

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家尊任只,其心塞渊。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家尊之思,以勖寡人。”

谢涵的话音刚落,谢纾的手缓缓地滑下来了,在女儿稚嫩的声音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七章、反抗
顾琦送完皇上跑回到春晖院时,两个小厮正用两张凳子和一扇门板在堂屋里搭了一个简易灵床,高升把谢涵从床上抱下来交给奶娘,然后喊方姨娘把装裹的衣服抱出来,接着又喊李福上前为谢纾换最后一次衣服,换好衣服,他们两个把谢纾挪到了外面的灵床上,然后几个人抬着灵床去了前院,放在了前院的上房。

这天晚上的谢府是混乱的,李福带着几个小厮在外面布置灵堂灵棚,挂白条,换白灯,顾琦带着高升等几位管事先去换了孝服,然后在院子里守灵,而谢涵则由奶娘帮着换上了麻衣孝服,领着方姨娘等人跪在了上房,时不时地往灵床前的火盆里烧几张纸钱。

谢涵到底是年龄小,身子吃不住,哭着哭着就累得睡了过去。

当然,她也没睡沉,像是打了个盹,不过做梦了,梦里有父亲,还有母亲,因此,她迷迷瞪瞪地醒来时,冲着奶娘糊里糊涂地叫了声“娘。”

这声“娘”令奶娘和身边的方姨娘、刘妈妈等人都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哭声不仅惊动了院子里的高升,也惊动了顾琦。

顾琦进屋时,谢涵正窝在奶娘的怀里,小脸一抽一抽地正哽咽着,脸颊上还挂着几颗泪珠,两只手搂着奶娘的脖子,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怎么啦?”顾琦弯腰问道。

“这孩子可能做梦了,把奶娘当成夫人了,唉。。。”方姨娘回了一句。

顾琦见奶娘正轻轻地拍打着谢涵的后背,嘴里哼着什么不知名的小调,显然也是把谢涵当成了一个奶娃娃在哄。

可是话说回来,眼前的小人不就是一个奶娃娃,才六岁呢,能懂什么?

想到这,顾琦似乎心宽了些。

这一趟扬州之行他虽然一无所获,可谢纾的死应该是成全了顾家也成全了何昶,至少,皇帝想动顾家应该是找不到证据也找不到证人了,也就是说,谢纾一死,成了真正的死无对证。

至于别的,他不急,谢涵是个孩子,还是比较好哄骗的,只要他牢牢地抓住了谢涵,还怕那个高升不就范吗?

分析了半天利弊,顾琦安下心来,打算帮着高升好好操办一下谢纾的后事,等完事之后好早点带着谢涵回京城。

想到这,顾琦又丢下谢涵拉着高升出去商量事情了。

谢涵不知顾琦跟高升说了什么,高升似乎很生气,和顾琦争执了几句,气冲冲地跑进来找谢涵。

“**,你真的要跟二舅老爷回顾家吗?”

谢涵见此,顾不得伤心了,忙抬起了头,“高叔叔,我有自己的家,我哪也不去,我就陪我爹待着。”

刚进门的顾琦听了谢涵这孩子气的话,笑了笑,以为谢涵还不懂死亡的含义,特地走到谢涵面前。

“涵姐儿,你爹已经没了,就跟你娘似的,以后你再也看不见他了,所以你以后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听话,娘亲舅大,以后你就跟二舅回顾家,顾家还有那么多的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呢,他们都会陪你玩的。”

顾琦不提顾家那堆表哥表姐表弟表妹还好些,一提到他们,谢涵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上世的遭遇,刚要开口,忽地想到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爹说了,我有祖父有伯父,我是谢家的女儿,自然是回谢家,哪有谢家的女儿不回谢家却去顾家的道理?”

这话说出来到底还是带了几分气,顾琦先是一愣,继而想到这话可能是谢纾以前教过谢涵,因而弯腰更耐心地哄起了她。

“涵姐儿,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利与害,听二舅的话,二舅不会害你的,二舅也是为了你好。乖,幽州乡下很苦的,又冷又破也没什么好吃的,你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去了肯定不能适应。”

谢涵一把推开了他,从奶娘身上下来,蹬蹬几步跑到了灵床边,指着门板上那个躺着的人,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落。

“二舅,你看清楚些,我爹还在这躺着,几个时辰前就是因为你说要带我回顾家,我爹才气得吐血的,如今我爹刚落这口气,还没有装殓呢,你又当着我爹的面提什么回顾家,二舅,我不知道你到底因为什么目的非要把我带回顾家,可我请你看在我爹和我娘的面上,能不能让我爹走得安心些?”

“就是啊,二舅老爷,我们老爷才刚落气,丧事都还没开始办,你现在说这些,实在是太令人寒心了,不说**听了伤心,就连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听了也。。。”高升也开口了。

“行了,闭嘴,我也没说现在就带涵姐儿走,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都别说了,先把我妹丈的后事安排好。”顾琦也知道自己急躁了些,打断了高升的话。

其实也不是他急躁,他说的也有道理,左右谢纾的灵柩是要送回幽州老家的,现在已经是初冬了,此时再不走,等过些日子再走,一路上冰天雪地的,不说人遭罪,就是车马也遭罪,还有,路不好走,肯定也会耽误行程的。

而他本来就是因为趁着皇上南巡的时候跑出来的,他手里还有一摊事务呢,尤其是到了年底,礼部要准备的事情特别多,各种祭祀各种庆典,正是忙的时候,他也不能总不在场吧?耽误了皇家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此,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应该早点动身,至于谢纾的丧事,完全可以回幽州再安排,本来嘛,他现在就是一个入殓,也下不了葬,那些仪式什么的完全可以从简。

可问题是谢纾临死之前交代过了,暂时先把他的灵柩寄放在大明寺,等明年白氏把小孩生了之后再把他送回去。

因此,高升是决计不肯听从顾琦的安排,草草了事,然后再急急忙忙把老爷的灵柩送回幽州。

顾琦没想到高升敢反抗他,并把这件事摆在了谢涵面前,而谢涵不但不跟他走,还把谢纾的死怪罪到了他头上,这事就有些不太好办了。

当然,他不需要谢涵同意也能把她带走,可问题是谢涵的情绪如果不安抚好,她即便跟着他回了顾家也肯定会恨死了他,毕竟六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记忆力。

因此,顾琦先退了一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八章、幽州来人
顾琦退让了,谢涵也闭嘴了,同时闭嘴的还有高升。

不管怎么说,眼下他们要做的是先把谢纾的后事安排好,别的,一步一步来。

说是安排,可谢涵压根也不懂这些丧葬礼仪,母亲没的时候她因为哭晕过去几次,加上又病倒了,很多事情都没有参与,甚至于最后的送行她都没有去。

好在她本就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也不需要她拿什么主意,只是任由奶娘抱着,让磕头就磕头,让烧纸钱就烧纸钱,让哭丧就哭丧。

总之,非常漫长难熬的一夜。

好容易熬到天亮了,高升走了进来,说是要送白姨娘去大明寺为老爷祈福,这是老爷生前的意思。

谢涵一听便明白了,这应该是父亲为白姨娘安排好的退路,省得这个时候家里乱糟糟的会有人趁机对她下手。

可白氏不懂这些,她以为高升是要找个由头把她送走,因此哭着喊着不肯离开。

谢涵没办法,只得强撑着走到白氏面前,扯了扯她的裙摆。

“白姨娘,我爹的灵柩已经说好了要在大明寺寄放半年的,这会让你去大明寺,一是为我父亲祈福;二是请庙里的大师为我父亲做一场法事。你是我父亲的姨娘,肚子里又有我父亲的骨肉,这件事你去做最合适不过了,你放心,过几天我们就去大明寺找你会合,你带着阿娇和小云先过去,她们会伺候好你的。”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正好我也要去一趟大明寺请明远大师挑一个老爷入殓时间,就便送你过去商讨一下做法事的事宜,你快点去收拾东西吧。”高升催促道。

他倒不是急着把白氏送走,而是他真的要去拜见一下明远大师,好多事情还等着明远大师拿主意呢。

“这样啊,那我也跟着你们去一趟。”顾琦一听去见明远大师,他也动心了。

“好啊,二舅老爷要是肯出面再好不过了。”高升欣然同意了,似乎并不知道顾琦打的是什么算盘。

谢涵是知道明远大师和父亲的协定的,因此她并不希望顾琦和那位明远大师碰面,可仓促间她又找不到理由来拦住他,而且还有一点,她怕因为自己的拦截反而让顾琦生了疑心。

正焦急时,忽然听到大门那有人喊“幽州来人了,幽州来人了。”

一句简单的幽州来人了,屋子里很快安静了下来,众人脸上也是各呈各色。

最开心的莫过于高升,老爷没了,家里没有一个正经主事的,虽有顾琦在,可顾琦和自家老爷之间好像有什么恩怨,言语之间多次发生口角,且顾琦又一心要违逆老爷的意思想现在就扶柩回乡并把**带回顾家。

他一个做管家的正担心势单力薄不好跟顾琦对抗,这个时候谢家来人了无异于雪中送炭,有谢家在,顾琦一个外人肯定不好意思对谢家的家务指手画脚的。

最不开心的当属顾琦,谢家来人了,他要带走谢涵肯定要费点周折了,因为皇上如今正在扬州住着,他怕闹出的动静太大惊动了皇上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谢涵则介于这二者之间,喜肯定是喜,只是喜中也夹杂了些忧。

说起来,她跟祖父那边的亲人只在去年冬天接触了短短几天,而且是在父亲衣锦还乡的情形下,作为父亲唯一的掌上明珠受到的礼遇自然非同一般,人人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

尽管如此,她还是听到祖父和父亲私下抱怨,说父亲年逾三十,也该有个儿子了。

上一世,她被圈在顾家,没能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也不知顾家背着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以至于谢家没有一个人上门来看过她一次,更别说接她回谢家了。

当然,说起来她也有不对的地方,上世的她明明和顾铄去了幽州,且在幽州待了三年,期间竟然一次也没有回谢家过。一方面是和谢家人没有感情;另一方面是顾铄总找各种理由推托,不是说军务紧急就是说路途比较遥远,幽州虽不大,可也方圆几百里。

总之,说来说去,是自己被顾家蒙蔽了双眼,分不清善恶是非,也没有善恶是非,那时的自己心心念念的就是嫁给顾铄。

现在想来,怎么会她这么愚蠢的人?

屋子里的人正各怀心思时,忽听得外面有人哭诉的声音。

“三弟,三弟啊,耕农,你怎么也不等等大哥啊,大哥还是来晚了,三弟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你怎么就蹬腿去了啊。。。”

随着哭诉声越来越近,谢涵看到了两个风尘仆仆面色黝黑身穿短装的中年汉子相互搀扶着进来了。

谢涵认出了这两人就是她的大伯父谢耕田和二伯父谢耕山,论理,两人不至于如此寒酸,谢涵记得去年冬天回乡下时,祖父家的房子不小,也是三进的,祖父和两位伯父都是穿着长衫,家里下人虽不多,可也用不着他们下地做事了。

也就是说,谢家已经由往昔的寒门之家晋升为地主乡绅之家了,虽没有大富,可也应该不至于贫贱。

谢涵正自疑惑时,一旁的奶娘推了她一下,谢涵忙跪了下去。

“大伯,二伯,涵姐儿给二位磕头了,我爹他,我爹他昨晚上就走了。”

“涵姐儿快起,一路上我们就感觉不好,紧赶慢赶的,昨儿可赶到了扬州城下,谁知城门关了,我们没法,只好在城外胡乱找了个寺庙对付了一晚,这不天刚亮,城门一开我们就进来了,谁知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三弟啊,我可怜的三弟。。。”

谢耕田一边说着一边把谢涵扶了起来,谢耕山早已扑到了灵床上,掀开了谢纾身上盖的富贵长春的绿绸子,看着谢纾的遗容大声哭了起来。

谢耕山一哭,谢耕田也不可抑制地扑了过去,屋子里其他的姨娘、丫鬟、管事妈妈都跟着哭了起来。

高升见二位老爷只顾着伤心,知道他们刚到,这场哭肯定是免不了的,可他又委实着急去一趟大明寺,正为难时,忽一眼瞥见了立在一旁的顾琦。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第四十九章、顺眼

高升看见了一旁的顾琦,很快拿定了一个主意,上前两步,弓着身子,恭恭敬敬地开口了。

“二舅老爷,我们**还小,大老爷和二老爷又刚到,就麻烦你帮着提点一二了,小的先去一趟大明寺问问入殓的时间,一个时辰应该就能赶回来。”

入殓、祈福、做法事、下葬这些事情都是很讲究的,有严格的时辰,因此高升才会着急。

“啥,二舅老爷?是涵姐儿他二舅来了吗?”谢耕田很快止住了哭声,转过身子,这才留意到屋子里有一个身穿素色锦袍的年轻人,一看气度非凡,鹤立于满屋子人中间。

“这位想必就是涵姐儿她二舅了,我三弟的事情多亏了你帮着操持,耕田在此致谢了。”谢耕田双手抱拳,向顾琦长揖行礼。

“不妨事,不妨事,妹丈的事情也就是我们的事情,大家都不是外人,谁赶上了谁就先伸把手。”

顾琦其实不是第一次见对方,早在当年谢纾成亲之际,谢家人曾经来过京城参加婚礼,只是当时的情形有些混乱,顾琦哪里会把几个乡下人放在眼里?

而谢耕田和谢耕山彼时是乡下人第一次进城,自惭形秽不说,连人也是不敢瞧的,只觉满屋子眼花缭乱的,哪里能记得住谁是谁?

因此,这三人都当自己是初见,抱拳寒暄起来,顾琦是为了给谢家一个好印象,好方便他把谢涵带走,而谢家兄弟则存了几分小意讨好的意思。

因为这会的谢耕田和谢耕山依旧有点自惭形秽和眼花缭乱。虽说自家弟弟出息了,可以光宗耀祖了,可问题是对方是五代世袭的国公爷,而他的弟弟只不过是一个三品官,更别说这个三品官如今已经倒下了,再也起不来了。

高升见这几人寒暄上了,急忙跟谢涵使了个眼色便急匆匆地出去了,而谢涵也忙催着白氏去收拾东西,并低声嘱咐了阿娇几句。

高升刚走,王平又举着一卷圣旨领着四个侍卫抬着两个大箱子大张旗鼓地上门了,他是代表皇上过来送奠仪的。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君臣一场,朱栩对谢纾的死还是很介怀的,昨晚回去后唏嘘了很久,这才一早打发王平跑这一趟。

当然,他这么做也还一点别的用心。

昨晚那个跪在床上的小小身影也令他触动很深,多懂事多孝顺的孩子啊,可惜,从今后就要像浮萍一样飘零了,于是,他动了心思帮这个孩子一把。

不管怎么说,谢纾在扬州五年,想必也结交了不少官员,扬州各府衙的官员都知道他这个皇上如今在别院住着,他都给谢大人送奠仪了,他们敢不去吗?

有了这些奠仪,不仅能风风光光地办好谢纾的后事,估计也能剩点余钱安排好那个女孩子往后的生活吧?

因此,朱栩才会着王平一大早过来,不仅带着四个侍卫和两个大箱子,而且王平还带着别的任务来了。

可巧门口当值的人今儿还是阿金,府里的人手不够用,大家都抽调到各处去帮忙了,阿金也不会做什么,便仍是留在了门房。

王平到的时候阿金正站在大门口看着门楣上的挽联垂泪,他的眼泪倒不全是为谢纾流的,有一半是为他自己。

虽然刚来没几天,可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份差事,能吃饱饭,能有新衣服穿,偶尔跑个腿还有赏钱。

可现在老爷没了,听说**一家都要回北边,他这份差事眼看就要做到头了,以后还能上哪里找这好差事?

听见马蹄声响,阿金忙下了台阶在一旁候着,见到打头的又是王公公,阿金依旧跪了下去行了个礼,然后站起来扶着对方下马了。

皇上身边的人,自然是要十二万分的小心。

“嘿,今儿你小子还挺上道的,不错。”王平见了阿金恭恭敬敬的傻样,倒是也有分愉悦自得。

“老阿伯,你来得好早啊。”阿金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

“小子,你哭了?为什么,有人欺负你了?”王平听见这声“老阿伯”,总算正眼瞧了瞧阿金,这才发现阿金的眼圈红红的。

“没,小的是为老爷可惜,也为**担心。”阿金这点心眼还是有的,没说是因为自己的差事干不长了。

“咦,这就怪了,你不是说你才来三天吗?你以前是做什么的?”王公公倒是有些猜到了些阿金的心思。

他本来就是皇上身边的人,干的就是琢磨人的差事,他连皇上的心思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更何况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傻小子?

“小的以前是种地的,因为小的姑姑是大**的奶娘,小的便托了姑姑来这做门房,小的哭是因为谢家对小的一家有恩,我们**刚没了娘又没了爹,好可怜啊。”

这话倒也没撒谎,谢家一直对奶娘不错,奶娘也因为在谢家做事手里宽裕,才有能力接济娘家一二。

王平一听是这个理由,倒是看着阿金顺眼多了,这小子虽然傻,可也是个知恩的。

人傻了可以慢慢调教,若心地坏了就不好调教了。

“得了,傻小子,拿着,赏你的,实在不行就好好回去种地吧。”王公公扔了个五两的银锭给阿金。

他倒是有心把阿金拐去做太监,可又觉得这事太缺德,于是便给了阿金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对他来说是一笔小钱,可对一个种地的农村人就未必了,乡下日子清苦,家里种点地养点东西,五两银子可以过一年的。

“啊?这,老阿伯,这,这,我不能要。”阿金被这个银锭砸蒙了,长这么大,他哪里见过什么元宝?

而且他一个做下人的,是要为主家讨好皇上身边的人,哪里敢反过来要皇上身边人的赏?

“行了,哪这么多废话?给你就拿着吧。”一个元宝,王平还真没放眼里。

他平时收的贿赂都是银票或者是贵重的玉石,不说别的,昨儿顾琦给他的银票就是一百两,因此,区区五两银子对他而言还真不是事。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