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32 | 浏览:294983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闺华记》作者:千年书一桐 (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章、来意
这天晚上祭拜回来,谢涵因为伤心过度外加吹了点凉风,又有点鼻塞和头疼了。

好在她自己久病成医,也有一点经验了,当即命司琴去找灶房上的人煮了一碗辣辣的姜汤,喝下去后发了一身汗,再用两床被子捂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竟然好了。

正洗漱时,赵妈妈和刘妈妈两个来了,她们两个知道昨晚谢涵着了点凉,过来探视一下。

“两位妈妈请坐,没想惊动别人的,已经大好了。”谢涵的确是回房后觉得不适才让司琴去找灶房的人,没想到赵妈妈和刘妈妈的消息倒是灵通。

“**,老爷正病着呢,**的身子可马虎不得,依奴婢的意思还是找一个大夫来好好瞧瞧吧。”刘妈妈说。

“可不是这话,老爷如今顾不上**,**年龄又小,少不得我们这些做奴才多操点心,替**多想着一二。说句不托大的话,夫人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奴婢就到夫人跟前当差了,谁知一眨眼,如今小**也这么大了,就是可惜了夫人,那么好的一个人,偏就。。。”赵妈妈后面的话没说出口,掏出帕子拭泪了。

谢涵知道赵妈妈是当年母亲的陪嫁丫头,后来在母亲房里做了一个管事,具体负责什么谢涵还真不清楚,她只记得母亲出门什么的都带着她,她男人谢涵倒还记得,好像是专门负责府里女眷们出行的,也就是说府里的马车归他调度,谁要用车,得先去跟他说一声。

而刘妈妈是当年顾家陪嫁过来的两房家人之一,那一房留在京城看家,刘妈妈一家跟着来了扬州,刘妈妈是整个内院的管事,主子和丫鬟们的吃穿用度好像都要经她的手过一遍,她男人好像是一个买办。

说起来,这刘妈妈和赵妈妈两家子在谢家的确都占着好位置,仅次于总管高升一家。

这两人一大早来看自己,单单只是看自己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这些妇人们经年在后宅打滚,心思可不像那些小丫头子简单,她们经历的事情多,权力也大,加之又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私心肯定多多了。

“多谢两位妈妈替我想着,我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不过请大夫就没有必要了,我已经大好了,正打算去看看我父亲。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跟刘妈妈说一声,我奶娘回乡下去了,我托她顺便带两个小丫头子来,白姨娘院子里应该多放两人,还有我父亲院子里的人也不够使。”

谢涵昨日也是临时想着让奶娘给秋月找两个丫鬟,一时忘了母亲不在,这些事情应该先跟管事说一声。

“应该的,还是**想的周到,奴婢倒是也想过给白姨娘身边添个伺候的人,可又怕别的姨娘觉得不公,当年夫人定的规矩就是一个姨娘配一个丫鬟和一个做粗活的婆子,奴婢不敢私自做主。”刘妈妈陪着笑说。

“不妨事,左右她以后生了孩子,孩子也是要人照管的,现在提前配上,倒也省得临时抓瞎。”

不知怎么回事,谢涵看着刘妈妈的笑脸很是有点碍眼,便拿话把她堵回去了。

“要说主子就是主子,可真真比我们做下人想的远,**才六岁呢,就有几分夫人的气势,阿弥陀佛,这可真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福气。好了,我们知道**忙,也就不多打扰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这些下人做的,打发人来说一声就是。”刘妈妈见谢涵拿定了主意,便把话收住了,起身告辞。

看着这两人离去的背影,谢涵倒是琢磨出这两人的来意了,她们是怕谢涵小,老爷百年之后这个家肯定是要交给高升,而高升不是顾家的家生子,跟她们不是一路人。

很难说老爷百年之后高升会不会独揽大权把她们踢出谢家,因此她们来看谢涵,一是试探,看看谢涵到底是什么心性;二来才是卖好。

还别说,倒真让谢涵猜中了。

原本她们对谢涵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因为从京城到扬州这一路两位妈妈听的都是谢涵在顾家如何受欺负如何生病的事情,可昨晚去祭拜,她们两个亲眼见高升恭恭敬敬地征求谢涵的意见,问是往东还是往西走,而谢涵居然还就真拿主意了,高升居然也就真听了。

故而,她们才想着来谢涵这走动走动,也算提前给自己铺一条路吧。

当然,她们做梦也想不到,真正想把她们踢出谢家的不是高升,而是她们口中的**本人。

由于两位妈妈来耽搁了一会,谢涵领着红芍和司棋到春晖院时谢纾已经吃完了药,正跟高升谈话。

谢涵知道后,直接拐去了偏房,方姨娘正在床上摆弄一堆衣料,见到谢涵,忙迎过来先行了个礼。

“**,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挑一块料子给你做身家常穿的棉袄,你看看喜欢哪块料子?”

“给我做衣服?”谢涵一愣。

怎么一大早又一个向自己示好的?

可是话说回来,方姨娘和赵妈妈、刘妈妈却有点不太一样,可能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孩子,而府里又只有谢涵一个小主子,她一直对谢涵不错,以前谢涵也没少穿她做的衣服鞋袜什么的。

谢涵看了眼床上的料子,她现在在孝期,一般只挑一些素净些的颜色,比如藕荷色、松香、冰蓝、浅灰、米白等。

而方姨娘摆弄的这些料子也基本是这些个颜色,她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松香色的立领斜襟小薄棉袄,下身是一条黑色的马面裙,头上也没什么首饰,简简单单就一支金簪。

说起来她在谢家的时日也不短了,尤其是母亲没了之后,这个家暂时交到她手里,难得她做人还是跟以前一样谨守本分,一点也不张扬。

一念至此,谢涵便给了她这个面子,上前挑了一块米白色缎子,“就这个吧。对了,白姨娘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也该给她预备几身新衣服,你从库房给她找几块素色的料子送去吧,还有,叮嘱灶房的人,吃食上也多费点心。”

谁知方姨娘听了这话,突然变了脸色,“**,干嘛对她这么好?夫人才走多久,她就把老爷勾引了,还怀了老爷的孩子,我,我。。。”

后面的话方姨娘没有说下去,因为谢涵正一脸怒气地盯着她。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一章、发威
方姨娘见谢涵生气了,倒也很快住嘴了,并低下了头。

谢涵虽气得满脸通红,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拿方姨娘如何是好。

论理,她才一个六岁的孩子,又是一名官家**,是不能听这些话的,听到了也只能装听不懂训斥对方一顿。

估计方姨娘也正因为吃准了这一点,以为谢涵听不懂,想着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同时也挑拨一下谢涵和秋月之间的关系。

只是谢涵不明白的是,她是一早存了这个心思还是因为顾琦对她授意了什么?

如果是前者,意味着她早就觉得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受到了挑战和威胁,这种情形下,只要顾家的人在一旁稍微点下火扇一下风,方姨娘就很有可能去害秋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是后者,谢涵就更得小心了,这说明顾琦已经开始打这个孩子的主意了,她必须尽快地把秋月送走。

方姨娘低头等了一会见谢涵什么也没说,还以为她是听进了自己的劝,又上前走了两步,低低说道:“**,我,我,老爷,他,他,你是不知道,要不是这秋月和冬雪两个狐狸精把老爷勾引了,老爷也不至于病成这样,自从夫人没了之后,老爷的身子本就不爽,本就该好好调养调养,可老爷他根本就不听劝,一味地任由那两个狐媚子作贱自己的身子。。。”

“闭嘴,跪下,这些话是你能说的?”谢涵不期然这方姨娘越说越不像话,气得满脸通红,忙呵斥她跪下。

方姨娘显然没想到谢涵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竟然会当着丫鬟们的面让她跪下,要知道她的身份虽然比不上谢涵尊贵,可如今也是府里排名第二的半个女主人,不管怎么说,这后院现在是她在掌管,让她在一个六岁的孩子面前跪下来,她还真有点跪不下去。

“**,我,我。。。”

“司棋,你去老爷的房里把高管家喊来,这府里的规矩也该整顿整顿了,什么时候一个奴才也敢你我不分,也敢不听我的话了?”

“别,别,**,婢子错了,婢子这就给你磕头认错。”方姨娘一听谢涵吩咐司棋去喊高升来,吓得腿一软,扑通一下便跪在了谢涵面前。

因为她清楚,这件事闹到高升那,很有可能等不及老爷百年之后就把她发卖了。

“**,你就看在奴婢从小伺候夫人,又伺候了老爷一场,饶了婢子这一次吧?婢子,婢子真的知错了,婢子以后再也不敢了胡说八道了,婢子以后。。。”方姨娘见谢涵不为所动,而司棋又掀了门帘跑出去,忙不迭地磕头。

谢涵听了叹口气,打发红芍去追司棋了。

“好吧,念在你曾经伺候我父母一场,是这个家里的老人了,今日我暂且饶过你,不找高管家了。不过有一点,你自己在这跪着,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里了,想明白了,我自会让你起来。”

谢涵生气归生气,倒是并没有想发卖方姨娘的意思,怎么说她在这个家也待了十年,以前还算守本分,对谢涵也还算照拂,谢涵不想做太绝了。

再说了,方姨娘和赵妈妈、刘妈妈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有家室的人,这些年估计也积攒了一份不薄的家私,谢涵把他们放出去他们一样可以生存,而方姨娘一个弱女子就未必了,娘家不是这么好回的,顾家更不会收留一个没什么用的弃子。

“婢子知错了,婢子不该尊卑不分,婢子方才也是一时情急,才说出了你我,婢子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宽宏大量,饶了婢子这一次。”方姨娘一听谢涵说不再找高管家,忙不迭地认错。

谢涵本来已经站起来了,听了她的话,盯着她问:“这只是错之一,还有呢?”

“还有就是不该嫉妒秋月妹妹,**,婢子也不想这样的,可婢子就是觉得心里委屈,婢子跟老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她。。。”可能意识到后面的话不该跟一个小孩子说,方姨娘又把话吞了回去,改口说道:“总之,婢子知错了,婢子不该吃醋,不该嫉妒秋月妹妹,要怪只能怪婢子没有福分,怪不得旁人,委屈不委屈的也只能自己受着。”

说到后面,方姨娘突然抽噎起来。

谢涵见此一阵默然,她当然明白方姨娘的意思,方姨娘做侍妾也有七八年了,却一直怀不上孩子,没成想这个秋月才刚几个月便有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应该都会有点嫉妒有点失衡。

想到这,谢涵突然想到了她刚回来的那会,一心想奔到父亲房里去看望父亲,不成想方姨娘在大门口抱住了她,哭着说什么“老爷他,老爷,他。。。”

当时谢涵以为是父亲不行,吓得腿一软差点没站住,现在想来,方姨娘真正想说的话是“老爷他又有了新的姨娘,且那个姨娘还有了孩子。”

她以为谢涵和她一样,肯定会排斥这件事的,不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谢涵也都应该和她一样,觉得受到了伤害。

可谁知,谢涵根本和她想的不一样,一开始她还以为谢涵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正要好好跟她掰扯掰扯,谁知谢涵却突然发威了,不仅不听她说下去,还要惩罚她。

想到惩罚,方姨娘颇有点后悔了,不该轻信她娘的话,以为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很容易摆弄的,只要她把谢涵抓在手里,也就相当于把谢家抓在手里。

可事实呢?她非但没把谢涵抓在手里,反倒被谢涵捏在手里了。

这怎么可能呢?**才六岁啊?

还有一点方姨娘也没搞明白,六岁的娃发起威来为什么一点也不次于当年的夫人?

方姨娘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疑惑自然没有瞒过谢涵的眼睛,不过此时的谢涵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父亲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没有人能再护着她了,以后的路她只能是靠自己了,稍有一点差池,葬送的不仅是秋月肚子里的那条小命,还有她自己的这条小命。

因此,她必须在后院立威,必须做后院这些女人的主心骨,绝不能自乱了阵脚。

“既然知错了,就再跪一个时辰,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做,出了谢家的大门,你能依靠的还有谁?”谢涵说完不再看方姨娘一眼,直接出了门。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二章、秋月
门外的红芍拉着司棋正站在窗户下偷听,猛一见谢涵掀了门帘一脸怒色地走出来,心下不禁也打了个颤,忙低头觑了她一眼。

“**,还用找高管家吗?”司棋倒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笑着迎了上前。

她是第一次见自家**发威,没想到**一发威连方姨娘都害怕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可以不受府里人的欺负,说不定还能把这家当起来呢!

因而,司棋的语气里有着隐隐的激动,她跟着**在顾家看了这么久别人的眼色,没道理回到自己家还要受一个姨娘的气吧?

谢涵在她和红芍的脸上扫了一圈,“不用了。你们两个在这守着,一会高管家出来了,你们去老爷的房里好好当差,我先去看看白姨娘。”

丢下一句话,谢涵直接从游廊穿过圆形的月亮门,进了一旁的偏院。

不过在跨进偏院之前,她倒是回头看了一眼红芍和司棋两个,红芍的眼睛一直追随着她,嘴巴微微张着,想是有什么话要说却没来得及开口,司棋倒是没心没肺地去掀门帘,想是要进屋去看看方姨娘。

谢涵很快收回了目光,进了偏院,秋月的丫鬟小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见到谢涵,忙丢下手里的衣服,起身喊了一句,“大**来了。”

“你们姨娘呢?”

“我们姨娘昨晚没睡好,这会正在床上歪着。”小云说完偷偷地抬起眼皮瞄了谢涵一眼。

话音刚落,只见秋月掀了门帘走出来,微微欠身福了福,“**有事吩咐婢子一声就是了,怎么还亲自跑来了?”

谢涵看了她一眼,脸色蜡黄蜡黄的,头发也只是粗粗地绾了个圆髻,一应饰物皆无,身上的衣服也有点皱褶,想必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

“怎么了?昨晚为什么没有睡好?”谢涵记得昨天见她仿佛气色还不错。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有点担心老爷。”秋月说完看了眼谢涵,见谢涵看着她,似乎是鼓励她往下说,吞了口水,又接着问:“**,二舅老爷到底为什么跟老爷吵起来?”

她身边虽然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婆子,可也听说了昨天顾琦几次三番跟谢纾争吵的事情。

“记住一点,不该你问的就别问了,好好养自己的胎就是不给我们添乱了。对了,你现今的一日两餐是谁负责,每天的菜单是怎么安排的?”谢涵一边说一边进了屋子。

这是谢涵第一次进姨娘住的偏院,小小的三间房舍,一明两暗,中间的明间做了厅堂,家具摆设很简单,北面的墙下摆了一张长条的供桌,供桌上供奉着一尊白玉雕刻的观音坐像,东西两边墙下各有两张太师椅和一张高几,别的就没什么了,而且这里的桌椅都是榆木打制的,也不值几个钱。

“回**,婢子的饮食是方姐姐交代了刘妈妈,刘妈妈又特地嘱咐了灶房的人,是按照府里的主子标准定的,每顿都有四个菜一个汤,晚上还有燕窝粥宵夜,中间要是饿了还有点心,**尽可放心,她们都尽心着呢。”秋月虽不太明白谢涵为什么要这么问,倒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这就好,对了,我想问问,这屋子到底是怎么住的?”谢涵一边问一边掀了左边屋子的门帘看了眼。

屋子不小,中间被一个六开屏风做了隔断,屏风这边靠北边墙是一张罗汉床,床上摆着一张矮几,矮几上摆着一套茶壶茶杯,矮几的两边各摆了一张羊毛坐垫,西边墙是一排柜子,柜子上是一溜朱红的樟木箱子。

“回**,这间屋子是我和小云住的地方,对面那间是冬雪妹妹和小翠住的。”秋月回答完,再次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谢涵没有解释自己问话的用意,她只是来探视一下白姨娘,顺便了解一下府里的经济状况,做不到了如指掌,也该大致有个数。

略微扫了一下这屋子,谢涵便转身出来了,她没有兴致再去细看屏风那边秋月住的地方,知道府里的人没有薄待她,她便放心了。

“对了,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这才是谢涵来的主要目的。

“我父母都没了,只有一对哥嫂,当年夫人就是见我不被嫂子所容,这才特地把我买了过来。”秋月这时已经隐隐察觉谢涵是要送她走,脸上顿时惨白惨白的。

“你别怕,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有一件事想私下嘱咐你一声,府里最近人多事杂的,可能一时有关照不到的地方,你自己好生照顾好自己,缺什么直接打发小云来找我。还有,府里最近多了很多外人,老爷又不知因为何事和二舅老爷吵了起来,保不齐就有人会生出什么别的事端来,平时你尽量少出门,就在自己院子里绣绣花,要是实在闷了就去我那边找奶娘说说话。对了,下午奶娘回来,我再给你拨一个丫鬟,记住一点,有什么异常事情都必须打发人跟我说一声。”

谁知秋月听了这番话,更是吓得哆嗦起来,她不傻,怎么说也在后院待了几年,平时也没少跟着夫人出门会客什么的,别家的后院那些见不得人的脏事烂事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因此,她不顾身份地拉住了谢涵。

“**,你是说有人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

“没有,我只是嘱咐你小心些,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听信别人的谗言糊里糊涂把自己害了,我已经答应了父亲要好好照管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生的是男孩,我肯定会好好栽培他,只有他出息了,才能替我们守住这份家业;如果是女孩,她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亲人了,我们姐妹也有一个依靠,因此,我也会好好教导她,你只管放心养好身子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老爷要是万一不好了,你不是要去顾家吗?顾家会照看我们母子吗?”

“放心,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们两个,只要你听我的话。”

“可是。。。”

秋月还待说什么,只见小云在外面喊了一声,婆子送早饭来了,谢涵便摆了摆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三章、不见
谢涵看了眼灶房给秋月送来的四菜一汤,见无甚不妥,便转身离开了。

刚到月亮门处,只见司棋走了过来,也是来告诉她开饭了。

进了上房,高升已经离开了,谢涵要水洗了个手,这才爬到了谢纾床上,亲自喂谢纾吃了几口早饭,见谢纾的胃口明显不如昨天,谢涵自己也随意糊弄了几口。

饭后,谢纾有点精神不济,说想闭眼休息一会,他一早便找高升安排了一会家务事,这会只觉得头昏目眩的,实在没有精气神陪女儿说话。

谢涵也不离开,她只是坐在了父亲身边,轻轻地拍着父亲的肩膀,低低地背诵起了《心经》。

背着背着,谢纾没有睡着,谢涵倒是先睡着了,谢纾没敢动弹,示意红芍把床底的大毛斗篷给谢涵盖上了,然后他轻轻地握住了女儿的手,把头偏向了女儿这一边,听着女儿的呼吸声也闭上眼睛养起了神。

彼时的顾琦也没闲着,他听说谢纾一早把高升找了去谈话,他也找了府里几位顾家的家生子,想打听些谢家这一年来都置了些什么产业、谢纾都去过哪些地方、以及都见了些什么人等。

谢纾什么也不肯说,可这么大的事情谢纾总不可能一个人完成,他手下的人总有略知一二的吧?

当然了,顾琦也明白,最可能了解实情的应该是高升,可问题是高升是谢纾的书童,是跟了谢纾二十年的远房亲戚,这样的人是不大轻易会出卖主子的。因此,不到万不得已,顾琦没打算惊动高升。

可惜,顾琦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只打听到谢纾这一年因为妻子的离世很是颓丧了一阵子,除了回京城奔过一次丧处理妻子后事,其他时间并不怎么出门,而且谢家这一年除了盐政官署的官员也很少有其他客人来访。

不过他倒是还打听到了一件事,谢纾会在休沐的时候去大明寺找明远大师谈禅或下棋,别的就没有什么异常的了。

顾琦思索了片刻,带了两个小厮,出了门直奔大明寺。

虽然是第一次来扬州,可大明寺的名气这么大,顾琦随便找个人一打听,便毫不费力地知晓了大明寺的大概方位。

大明寺其实就在瘦西湖旁边,都在扬州城外西北边,大明寺初建于南朝大明年间,后隋文帝杨坚六十大寿的时候,诏令在全国三十个州内建三十座塔供奉舍利子,其中一座就建在大明寺内,塔高九层,如今成了大明寺的最高建筑,远远便能望见。

不过让大明寺名扬天下的是唐朝的鉴真大师,鉴真大师东渡扶桑之前,曾在此传经授戒,大明寺因以名闻天下。

出了城门,一路走来,一路是风景,倒是正应了那句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顾琦不同于顾琰,他知道自己不能袭爵,从小便在文举方面下的功夫更多些,是以科举入士的,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举人出身,可也着实苦读了多年,肚子里还是有一点学问的。

而且他平时来往的也是文人士子居多,同僚之间没少吟诗作赋唱和的,而扬州又是历代文人骚客流连忘返之处,留下的笔墨是多如牛毛,因此,顾琦对扬州这座城市早就神交已久。

即便如此,顾琦也没忘了自己的正事,在瘦西湖边稍作流连,便策马奔向了隐隐在望的大明寺。

谁知不巧的是,顾琦在山门殿向迎客僧打听明远大师时,却被告知大师正在闭关,不见外客。

“阿弥陀佛,我是从京城来的,是两淮盐政谢纾谢大人的朋友,对大师倾慕已久,今日特地前来拜访,还请师父通融一下,替我通禀一声。”

顾琦之所以没有搬出定国公的名号只报出了谢纾的名字,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位明远大师究竟和谢纾有多深的交情。

迎客僧听了也不敢擅专,一路小跑着上了后山,在后山的台阶下立住了,向守在台阶前的两个青衣小和尚通报了一声,其中的一个圆脸和尚听了之后转身上了台阶,进了半山腰的一座院子,向院子门口的扫地僧通报了一声,扫地僧听了放下扫帚,进了旁边的一间偏房,没一会便出来了,摇了摇头。

圆脸青衣小和尚见此转身一路蹦着下了台阶,再向台阶下的迎客僧摆了摆手,迎客僧又一路小跑着去回复了顾琦。

顾琦听了虽觉遗憾,倒是也知道这些世外之人性子多半是有些乖张,故而也不生气。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一趟,便带着两个小厮在寺里细细逛了起来。

站在栖灵塔的顶端往下远眺,瘦西湖的风光一览无余,虽说已进入初冬,杨柳不再依依,可瘦西湖上的小桥流水和亭台楼阁反而更清晰地进入了视野,观之忘俗。

从栖灵塔下来,顾琦到底也不能免俗,在大雄宝殿添了不少香油钱,这才下了山。

再次路过瘦西湖的时候,顾琦找了个湖边的茶楼坐下来,听了半天的市井闲话,天色见黑才打道回了城。

在谢家门口下马的时候,见方婆子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顾琦把她带到了自己住的澜苑。

方婆子要说的不是别的,正是谢涵拿方姨娘立威罚跪的事情。

按说主子拿一个姨娘立威算不得什么大事,可问题是这主子才刚六岁,而这姨娘又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是府里第二尊贵的女人,这就未免太无情了些。

不过方婆子可不认为是谢涵有这头脑有这算计,她觉得谢涵肯定是受了某些人的调唆。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可她已经打听明白了,谢家的下人分成了明显的三派,一派是当年顾家带过来的家生子,一派是这几年在扬州庄子里挑出来的下人,还有一派就是以高升为代表的谢家派,这部分人是谢纾发达后从老家找来的几个日子实在艰难的远房亲戚,跟高升多少也有点关联。

高升手下的人基本把持了谢家的铺子、庄子以及府里大部分的采买;顾家的女人们则掌管了谢家的后院,男人们接管了一部分外院的差事;而扬州城的这派原本是最不足为虑的,因为这些人除了谢涵的奶娘,其余的都是丫鬟,是府里最没有地位的,可随着夫人的离世,随着秋月的怀孕,随着谢涵的回归,府里的人事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

顾琦虽不参与内院的打理,可也知道内院的女人们不能小瞧,故而昨儿他才会特地找方姨娘打听些谢家后院的事情。

只是这也太巧合了些吧?

昨儿他刚找方姨娘谈话,今儿方姨娘就受罚了,而且还是谢涵找她立的威。

谢涵,那个六岁的小丫头?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四章、责问
顾琦进春晖院找谢涵时,正好赶上谢涵领着红棠和司琴、司棋三个往外走。

见到顾琦,谢涵虽不太乐意,可对方毕竟是长辈,她也只好低头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好。

“二舅,方姨娘正在为父亲擦洗身子,你若是找父亲还请稍等一会。”

谢涵也是因为这个才出来的。今儿一整天谢纾的精气神都不太好,谢涵便在床上陪了他一天,这会也是见方姨娘要侍候父亲擦洗,她留下来多有不便,可巧司琴来找她,说是奶娘回来了,带了两个小丫头子来,让她过去掌掌眼,她便趁机告辞了。

“正好,我不是来找你父亲的,我是来找你的,听说你今儿上午罚了一个姨娘,我能问问是什么缘由吗?”顾琦劈头问道。

主要是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小了,一个才六岁的奶娃娃,他还真不屑跟她动什么心眼。

“哦,二舅说的是方姨娘吧?当时司棋和红芍姐姐在,红芍姐姐回去吃饭了。司棋,你跟二舅老爷解释一下这件事,那些话我实在说不出口。”谢涵说完,主动退后了几步。

红棠见了,也拉着司琴退后几步,站到了谢涵身边。

司棋本来年龄小,头脑也简单,加之她最见不得自家**受委屈,因此一看顾琦黑着脸责问谢涵,早就一肚子不满了,这会见谢涵把她推出来,哪里还会客气?忙绘声绘色地把方姨娘的话学了一遍。

顾琦没想到这方氏竟然愚蠢至此,也难怪谢涵生气了,再怎么年龄小,一个六岁的大家闺秀也能听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话。

“涵姐儿,你做得对,不过二舅想说的是,你父亲如今卧病在床,家里又没有一个主事的人,这方氏好歹也服侍了你父母一场,这一次就饶了她吧。”

“好吧,回头我把二舅的话跟我父亲说一声。”谢涵装起了糊涂。

不过她的确有点糊涂,她明明都已经放过了方氏,这方氏难道没听懂她的意思?

还是说,告状的人不是方氏,对方断章取义,只知谢涵罚了方氏却不知谢涵已经饶过了方氏?

说到底,这些人还是太急切了,生怕方氏倒下了,丢了这个主事的身份。

“算了吧,这点小事还用惊动你父亲?没听大夫说,你父亲就是忧思太重了,但凡心思放宽些,他这病也不至于会一日重似一日了。”顾琦拉住了谢涵劝道。

谢涵听了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寻思了一会,拍了拍自己的头,“对了,瞧我这个糊涂,我都已经跟方姨娘说了不计较她这次犯的错,不找高管家了,难道她没告诉你吗?”

顾琦听到最后一句话,伸手在谢涵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二舅是什么人想见都能见的吗?二舅之所以跟你讲这些,是担心你年龄小,不懂事,容易受诱骗。乖,听话,以后这些事情你别管了,好好陪你父亲待几天,等过些日子,跟二舅一起回京城,让你外祖母好好找个人教导你。”

“我要陪我爹待着,二舅想回京城就自己一个人先回吧。”谢涵扬起头,睁大眼睛,装作没有听懂顾琦话里的深意。

“傻孩子,我说的不是现在。”顾琦笑了笑,也不解释,转身进了春晖院。

谢涵看着他的背影进了上房,这才转身离开。

司琴是深知谢涵心思的,见谢涵闷闷不乐的,便拉着谢涵说起奶娘带的那两个女孩子来。

没等司琴介绍完这两个女孩子,谢涵已经跨进了自己的涵苑,刚一进大门,便听见红芍训斥人的声音。

红棠上前一步,替谢涵掀了门帘,一进堂屋,谢涵便看见两个女孩子坐在堂屋的罗汉床上正大口大口地吃东西,两腮鼓鼓的,满嘴都是饭菜,估计红芍就是因为这个训斥她们。

不过可能因为红芍说的是京城官话,两女孩子听不懂,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一边还没忘了往嘴里塞东西。

“**,回来了?”奶娘见到谢涵,先迎了上来。

那边红芍也住嘴了,瞪着这两个女孩子,两个女孩子依旧一脸茫然地看着她,还是奶娘开口说了一句话,那个年纪大一些这才放下手里的碗,怯怯地走到谢涵面前,抹了抹嘴角,跪下了,“阿娇,奴婢阿娇拜见**。”

那个小些的女孩子见此也忙丢下碗筷走过来跪到了谢涵面前,“奴婢阿桑拜见**。”

谢涵一听阿桑这个名字,眉头微微拧了拧,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了。

“起来吧。”谢涵坐下来后也用扬州话叫她们站了起来。

阿桑一听谢涵说起身很快便站了起来,倒是那个大一些的叫阿娇的女孩子先抬头看了谢涵一眼,再抬头看了奶娘一眼,见奶娘点头了,这才站了起来。

两个女孩子眉眼都还干净,可惜就是一脸菜色,一看就是常年吃不饱饭的,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层又一层的补丁,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也就难怪这两人对着满桌的饭菜狼吞虎咽了。

“这样吧,司琴,司棋,你们找几身旧衣服给她们,等她们吃完后带她们去洗个澡,回头再来见我。”谢涵吩咐道。

司琴和司棋听了,一个找衣服,一个带着这四个人继续吃饭。

谢涵挥了挥手,让红芍和红棠过去准备热水了。

待司棋领着这两人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奶娘一个人时,谢涵这才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奶娘。

当然,父亲给的银票和那两个秘密谢涵没有说出来,还有关于家产的处置谢涵也没有说,因为这件事还存在变数,她不想先走漏了风声。

“**的意思是有人会去害秋月?”奶娘问,她也没有转过弯来改口喊秋月姨娘。

“我是说存在这种可能,我不清楚顾家和父亲有什么牵扯,但是父亲和二舅吵架是事实,而且二舅才刚还说了要带我回顾家,半句也没提到那个孩子,还有方姨娘,她居然想挑拨我和白姨娘的关系,以为我也不想那个孩子生下来,奶娘,你也知道,想保住一个孩子是千难万难,想祸害一个孩子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后面的话谢涵没有再往下说,奶娘是个明白人,应该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五章、绸缪
果然,奶娘听了谢涵的话,低头沉思了一会,出了一个主意。

“这样吧,秋月那个院子偏僻,正好新来的阿娇会做饭,不如就送给她,让她们自己单独开一个灶,每天的份例打发人去灶房取。”

谢涵摇了摇头,“倒也没到这一步,现在就这样做反而会提醒他们把心思放到白姨娘身上,我的意思是让奶娘这些日子替我多留意灶房那边,最好能收买到一个人,这样的话有什么动静也能提前知会我们一声。”

父亲还活着,顾琦也才刚来两天,谢涵赌他还不至于这么快下杀手。

而且,谢涵知道父亲跟顾家提了一个条件,顾琦已经打发人快马加鞭回京城去讨主意了,顾琦要动手,怎么也该等到父亲没了,或者说等到顾家的旨意。

在这之前,她可不想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来激怒顾琦。

而她之所以让奶娘去收买一个灶房的人,不过是未雨绸缪,想先行一步,在这多事之秋,她可不敢坐等别人发善心给她一条生路。

还有一点,谢涵知道灶房的人不全是顾家的,也有扬州这边的,因此奶娘这个时候出面收买一两个人还是比较容易的,若等到父亲出事了再出手只怕就晚了。

“对了,奶娘,我记得你有一个娘家侄子,今年好像十五六了吧,我给他找一份差事,就在门房你看如何?”

谢涵倒是想给他找一份别的活计,可一来对方没有经验,只是一个乡下孩子;二来,她也不想太过明显了,怕引起某些人的警惕就不好了。

门房的位置虽然不重要,可若机灵一点,也能替谢涵打听到不少事情,至少能知道每天都有些什么人出来进去的。

“使得,使得,**要同意,明儿我就打发人去送个信。”奶娘自是十分欢喜。

一个门房,也牵扯不到谁的利益,既能给孩子找一份差事贴补家用还能帮**打听点消息,有何不可?

“这样吧,等我明天跟高升先提一句,就说你娘家日子过不下了,想托你给你侄子找份活计,等他点头了再送信也不迟。”

正说着,司琴和司棋领着阿娇和阿桑过来了,这两人都换上了司琴和司棋的衣服,加上又刚洗漱过,看起来也有几分水灵劲,尤其是这个阿娇,今年十三岁了,已经抽条了,五官也长开了,羞羞怯怯的,说话也细声细气的,颇有几分江南女子的婉约。

倒是那个叫阿桑的,才刚九岁,比司棋还小,更是一团稚气,却有一股子无知者无畏的爽利。

谢涵一一问过了这两人,这个叫阿娇是奶娘特地求了来的,她是奶娘婆家的邻居,奶娘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说她是家里的老大,底下还有六个弟弟妹妹,在家是一把干活的能手,既做得一手好饭还做得一手好针线,更难得的是下面的弟弟妹妹也大都是她带大的。

原本她父母不舍得让她出来做丫鬟,是奶娘上门说了不少好话,再加上奶娘自己也在谢家做了五年多,逢年过节没少大包小包地往回送,阿娇的父母也就松了口。

而那个叫阿桑的女孩子则因为生母没了,后母不喜,生父不管,经常挨打挨骂,还是她阿婆看不过眼了,求了奶娘把她带出来,只求给孩子一碗饭吃。

说到这,司棋在一旁多了句嘴,说阿桑身上都是伤。

谢涵一听,上前两步掀起了她的衣袖,见胳膊上果真有一道道的类似于鞭痕的伤口,新旧交替,触目惊心。

“这是用什么打的?”谢涵问。

上一世她见过沈岚指使人鞭打过一个丫鬟,所以知道鞭痕是什么样。

只是她没想到,做父母的竟然也能狠下心这么对自己的孩子。

“柳条,树枝,抓到什么就是什么,我那个后娘可坏了,要不是我力气大跑得快,我早就被她打死了。”阿桑气鼓鼓地骂道,眼睛里还有一股怒火在闪。

“哦?你怎么力气大了?”谢涵一听来了兴致。

“那个女人都是趁我爹不在的时候打我,她每次打我都是往死里打,我打不过她只好跑出去找我阿婆,我阿婆会等天黑了我爹回来了再送我回去。”

一旁的奶娘听了补充了一句,阿桑的阿婆这些年一直跟着大儿子生活,因此也没法把阿桑接过去抚养。

谢涵一听这阿桑倒是有几分机灵,便决定把她留在身边,“这样吧,我给你改个名字,以后就叫司书吧,跟着司琴姐姐学点规矩。”

众人一听,便知道谢涵是要留下这阿桑了,尤其是司棋,早就对这个阿桑鞠了一把同情的眼泪,听了这话上前推了阿桑一下,“还不赶紧跪下来给**磕头,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人了,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谢**,阿桑,啊,不对,司书,司书谢**了。”司书跪了下去。

一旁的阿娇欣羡地看着司书,又看了看谢涵,谢涵对她笑了笑,“听说你很能干,府里有一个姨娘有身孕了,我想让你去照顾她,能做好吗?”

“能,我娘以前要生宝宝了做不了事情都是我照顾她。”阿娇忙不迭地点头,生怕谢涵不要她。

“那就好,不要怕,我们府里的规矩不多,不会轻易打骂人,只要你用心做了,我肯定不会责怪你,记住一点,一定要用心做,就像对你娘似的对那个姨娘,每月我给你600个大钱的月例,做得好等过年了给你涨到800,年节的时候会放你回去看你家人的。”

“阿娇谢过**。”阿娇也跪了下去。

“先别着急谢,记住了,你是我的人,第一要紧是当好差,若有人欺负了你和你的主子,一定要告诉我。”

“我懂,我力气也大着呢,村子里有人欺负了我弟弟妹妹,都是我去帮他们出头。”阿娇见谢涵听到阿桑说力气大时似乎很高兴,一点也没嫌弃阿桑粗鲁,因此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也敢说话了。

谢涵笑了笑,看向了司琴,“司琴,你带着阿娇和司书去找红袖和红棠学点规矩,她们两个今晚先跟你们凑合一晚,明儿一早找刘妈妈去领一套衣裳被褥什么的。”

司琴一听忙拉着阿娇和司书起身,一路走一路教她们一些基本的规矩,而这边,司棋也忙吩咐院子里的婆子去给谢涵准备热水洗漱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六章、福还是祸
次日一早,谢涵亲自带着阿娇和司书去了春晖院,先让谢纾掌了下眼,才跟方姨娘打了声招呼,然后让司琴带着阿娇去见秋月了。

谢纾见谢涵小小年纪便有条不紊地指派这一切,而且更令他惊讶的是,谢涵居然有了金钱和数字的概念,会跟方姨娘询问丫鬟们的月例,会盘算府里一个月的大致开销。

“涵儿,这些你是跟谁学的?”谢纾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印象中,他可没有教过孩子算学。

“娘生病的那段时间,请医问药的,都得花银子,我也就耳闻目染学会了一点皮毛。”谢涵找了个由头。

那是她初初接触数字和银钱,后来跟着顾铄去幽州,顾铄利用职务便利,从幽州往京城倒卖药材和皮毛等物,那些账目什么的都交给了谢涵,谢涵也就因此真正学会了算学和看账算账。

只是谢涵不确定,父亲听到这些会不会不开心。

她也是后来才明白,真正的那些世家大族的女子是不屑跟金钱打交道的,更不会去学什么算学,顶不济就是学一个中馈,知道怎么打理一个家就好,至于银钱方面,自有身边的管事帮着料理。

不说别人,谢涵的母亲顾珏就没有什么银钱的概念,她身边的账目一般都是赵妈妈和刘妈妈帮着打理。

谢纾自己倒没有非要把女儿培养成不懂柴米油盐的大家闺秀。他出身贫寒,对这些世家大族的规矩了解得不是很透彻,接受得也不是很彻底,而且这一刻,他更是希望女儿能变得世俗一些,精明一些,因为只有这样女儿才有可能经受得住往后漫长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才有可能保护好自己,才有可能活下去。

“老爷,以后这个后院还是交给**来当吧?我看**比我明白多了。”方姨娘见谢纾看着谢涵不吱声,好像在想什么,便试探地问了出来。

“这倒不用,她还是一个孩子,能管好她自己就不错了。”谢纾否决了。

这个时候,他可不想给谢涵树敌。

他现在谋的是女儿能在一个安稳的条件下长大,而不是盯着那点当家的蝇头小利。

“还是爹说得对,我才刚六岁,什么也不懂,也就是见白姨娘肚子大了,身边只有一个丫鬟照看会有点不方便,这才托了奶娘帮忙找两个人,原本是想多找两个,索性方姨娘和陈姨娘两个也一人配一个,可奶娘说时间太赶了,一时挑不到合适的人,等过一阵子再说吧。”谢涵自然明白父亲的苦心。

当然,她也不至于眼浅至此。

方姨娘听了抿嘴一笑,“贱妾也不大懂这些的,只是跟着夫人多年,一切以夫人的旧例为准,即便出错,也出不了大错。不过老爷的话也有道理,**还小,还是一个孩子,贱妾就再辛苦两年,等**再大一些,再交到**手里。至于**说的再给我和冬雪妹妹配丫鬟的事情,还是缓缓,等老爷病体康健了再说。”

方姨娘想的比较远,她知道现在谢涵托奶娘曾氏找的丫鬟都是从庄子里找来的,她们多少和曾氏有点关联,这样的人能和她一条心吗?

谢涵原本就没打算真给方姨娘找丫鬟,不过就是面子情随口虚应了她一句,所以见她不同意,也就丢下了这件事,她今天真正要办的是把奶娘的侄子阿金弄到门房去。

正琢磨怎么开口时,听见小玉在外面喊,“高管家来了。”

高升显然是有事要跟谢纾商议,进来见屋子里多了好几个人,先看了眼谢纾。

谢涵没等谢纾开口,先抢着说:“正要打发人找高叔叔说一声,府里新添了两个丫鬟,是给白姨娘预备的,那个大些的已经打发人送去了,这个小一些的叫阿桑,我先留在身边调教调教。”

“这种小事**定了就好,有什么需要跟里面的人说一声即可。”高升不以为意,他一向不管内院的事情。

谢涵也清楚这一点,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要找高叔叔定夺,奶娘昨晚回来跟我说,她娘家的哥嫂日子艰难,托她给她侄子在府里找个差事,我寻思着奶娘这么多年第一次跟我张口便应了,还请高叔叔成全。”

高升这才正色看向谢涵,目光微闪,不过很快低头问道:“**真是折煞小的了,这算什么大事,想必**已经想好了去处,还请**告知,小的立刻就着人安排。”

“高叔叔外道了,嗯,我听说奶娘的侄子才刚十六岁,一直在乡下,也不识字,不如就让他去门房吧,别的差事我怕他办不好给高叔叔添乱。”

高升一听是去门房,再次抬头看了谢涵一眼,见谢涵笑盈盈地看着她,眼睛里干干净净的,如同一个懵懂的小孩,心下不由得狐疑起来,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这孩子,净给你高叔叔添乱,好了,这次就依你,下不为例,小孩子不知轻重,这些奴才们也该整顿整顿了。”谢纾替女儿打了个圆场。

他当然明白女儿是在安插自己人,心下既是欣慰又是担忧,欣慰的是女儿这么小就懂得谋划,可他担心的也是这谋划。

女儿还这么小,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如果被人发现了她的早慧,那就可能是祸不是福了。

可反过来说,如果女儿真的是一个愚钝之人,只怕她也会被顾家或者是身边的人啃得一点渣都剩不下。

因此,谢纾这两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翻过来颠过去地思量女儿的早慧究竟是祸还是福。

可惜,他没有答案。

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去找答案了。

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眼前的这个高升,指望高升在关键时候能护着女儿一二,因此,他是决计不能让高升心里有了嫌隙。

还有一点,他之所以把家产托付给高升,就是想给顾家一个错觉,以为他把自己的身后事全都托付给了高升,把顾家人的注意力转移到高升身上,为女儿分散一点压力。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七章、画
从春晖院出来,谢涵回了自己房间,刘妈妈带着两个婆子抱了一堆东西过来了,奶娘带着红棠正帮着清点。

见到谢涵,刘妈妈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她没想到谢涵办事这么快,昨儿刚和她提了要买两个丫鬟,今儿就把人送了来,且还带去给老爷姨娘见过面,她一个管事妈妈还能说什么?

“**,奴婢已经按照二等丫鬟的旧例把东西送了来,你要不要亲自看一眼?”

谢涵瞅了她一眼,“不用了,不过是两个丫鬟,刘妈妈还能屈待了她们不成?”

“那是,那是,要说还是夫人有远见,早早就把家里的事情定了例,给奴才们省了多少事,什么事情查一下旧例便出来。”

谢涵听到旧例这二字,神色动了动,“那如果没有旧例呢?”

“这也好办,那就比照着国公府降一等二等办,说起来夫人的旧例也是比照着国公府定下来的,要说还是这些世家大族好,到底是有上百年的底子在这摆着,规矩全着呢。”

谢涵听了微微一笑,没有附和她的话,反而问了一句,“如今这旧例在谁手里?”

“自然是在方姨娘手里,奴婢不过是一个管事的,如今后院的事情是方姨娘说了算,**是不是想看看那旧例?”刘妈妈说完看了谢涵一眼。

她也是有点摸不准谢涵的心思了。

不过有一点她已经肯定了,那就是眼前的这位大**绝对不能小觑了,连方姨娘那样的人都被罚跪了,一点情面不讲,她们这样的人估计就更没什么老脸了。

想到这,刘妈妈打起了精神,越发显得恭敬了。

谢涵没有忽略刘妈妈的神色,忽然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冲刘妈妈嫣然一笑,“不了,我还小,也看不懂。这些事情就劳烦刘妈妈和赵妈妈多帮衬方姨娘一二。我爹说了,让我只管自己吃好喝好玩好,有空的话就多写几篇大字。”

说完,谢涵特地大声招呼司棋进屋帮她磨墨。

刚刚父亲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那就是让她暂时不要插手家里的事情,只照顾好自己,所以,该收敛时她就得收敛。

可问题是,她收敛了,顾家会放过秋月肚子里的孩子吗?高升会一直坚定地护着她吗?院子里的这些奴才下人们就一定没有私心吗?

她也没有答案。

郁郁寡欢的谢涵进了书房,刚要去抽那本《全唐诗》来看看父亲到底给她留了什么谜语,忽一眼瞥见了地上的画缸里多了几幅卷轴,她蹲下身子拿起一幅打开了,竟然是她的画像,应该是父亲思念她的时候画的。

这是一幅写意画,画中的谢涵穿着一件白底红花的裙子,正趴在后花园的水塘边采莲花,有大半个身子横在了水面上。

谢涵的眼泪刷地一下落了下来,她想起来,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当时的她为了采那朵莲花差点掉进了水塘,可巧父亲从旁边经过,把她抱了起来。

因为怕母亲责罚,父女两个达成了默契,这事谁也没说出来。

只是谢涵没想到父亲还记得这么真,居然把她画了下来,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错。

卷起了这幅画,谢涵又打开了另外的一幅卷轴,这是一幅母亲的画像,是工笔画,画中的母亲站在春晖院的大门前,母亲的眉毛又细又长,是真正的峨眉淡扫;母亲的眼睛弯弯的,好像在笑;母亲的鼻子细细巧巧的,还带了点尖;母亲的双唇微微往上扬了扬,是真正的樱桃小口。

谢涵的手缓缓地抚摸过母亲的面容,眼泪也一滴滴地落在了上面,洇了开去,这才惊醒了谢涵,忙掏出丝帕来擦了擦眼泪,并吩咐司棋把这幅画卷了起来。

剩下的三幅画都是写意画,画中的谢涵不是笑逐颜开地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就是摇头晃脑地在父亲的怀抱里念书,彼时的谢涵脸上全是灿烂的笑,眉眼飞扬,小脸也肉嘟嘟的,十分的惹人疼爱。

这些画显然是不久之前画的,因为谢涵发现这几幅画都没有装裱,略思忖了一下,她把这几幅画都卷了起来,让司棋抱着,两人出了房门往外走去,红芍见了忙跟上来,并主动从司棋的怀里接过了几个卷轴。

谢涵也不解释,带着她们两个往外院走去,出了二门在前厅处碰上了顾琦。

“涵姐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去?”顾琦问。

“二舅,我想找高管家去帮我把这几幅画装裱一下,这是我父亲画的,我要把它们装裱好了挂起来,这样以后我想母亲的时候就可以看看画像。”

顾琦听了从红芍手里抽出了一幅卷轴,打开一看,见确实是谢纾的笔墨,便重新卷好放回去,刚转身走了几步,不知怎么又回转过来,“高升这几天好像特别忙,这事二舅找个人帮你就是了。”

“真的吗?那就多谢二舅了。对了,二舅是要出门吗?”谢涵见顾琦换了一身宝石蓝八宝图样的宋锦直?,腰间的带子上用金线绣了一圈繁复的祥云花纹,身上挂了一个同色的香囊,外加一块通体没有一点杂色的婴儿手掌般大小的羊脂玉,端的是一个翩翩贵公子。

顾琦听了拍了下谢涵的脑袋,“二舅是打算出门转转,对了,你父亲今日如何?”

“仍是精神不济,早起只用了半碗燕窝粥,二舅,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名医,能不能给我父亲寻一个名医来?”谢涵一想到这个就忧心忡忡的。

父亲的病这几天非但不见一点起色,反而一日不如一日,谢涵预感到自己的回归依旧改变不了父亲的命运。

“别着急,我已经给你外祖父去信了,看看京城那边能不能送一个好郎中来。对了,这几天,你也别到处乱跑了,好好陪你父亲说说话,别等着他有事要交代你时却找不到人。”

其实,顾琦想说的是让谢涵问问她父亲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或者是这几天她父亲交代了什么没有,可一想到谢涵才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这话肯定会过到谢纾的耳朵里,反而会弄巧成拙,他也就换了一个说法,即便要从谢涵嘴里套话,也得等谢纾没了之后再说。

谢涵自然清楚顾琦的算计,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腹诽了几句,倒是笑着跟他告辞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八章、公开(一)
顾琦是五天后抱着那几幅画轴进春晖院找谢涵的,他进门的时候,谢涵坐在窗户下焚香准备抚琴。

这几天,谢涵哪里也没有去,除了睡觉和父亲会客的时间,她基本都在父亲房里待着,父亲有精力时便和父亲探讨一下诗词歌赋,父亲累了,她不是给父亲念经就是给父亲抚琴。

而说来也是怪,谢纾在女儿的琴声或者是经文中总能得到放松,也能找到一种支撑自己的力量,让他相信女儿可以平安、健康地长大。

当然,这五天顾琦也没闲着,他也会了不少客,有盐政官署的人,也有扬州府衙的一些官员,用的仍是谢纾朋友的名号。

即便如此,这些人也很快知晓了他的身份,毕竟还是有人时不时地进谢家看望谢纾,找谢家的下人随便一打听也就知道顾琦是谁了。

因为谁不清楚当年鼎鼎大名的玉面探花郎被定国公府榜下捉婿成就了一段好姻缘的故事?且谢纾的平步青云也着实羡煞了天下不少的读书人。

因此,知道顾琦身份后这些人对他无一例外都很恭敬,可恭敬归恭敬,顾琦想知道的事情却依旧是一点风闻也没有。

顾琦在外忙了整整五天一无所获,也就死了这条心,可巧今儿回到府里碰到装裱店的伙计来送那些画轴,他便取了回房又细细研究了一遍,依旧什么也没发现,这才给谢涵送来。

谢纾自然也听说了顾琦这几天日日早出晚归的,也猜想他肯定是出门寻找线索去了,只是他真没有精力去操心这些了,这五天,顾琦不来烦他,他和女儿安安静静地守着彼此说说话,谈谈诗,弹弹琴,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因为他知道留给他们父女相聚的时间不多了。

“二哥,好几天没见你,想是出去游玩了?”谢纾见到顾琦,虽不太欢喜,可毕竟是亲戚一场,他也不好摆脸色给对方看。

“可不,都说扬州是天下名城,不仅商贾云集,文人骚客也爱流连忘返,我也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附庸风雅,也沾惹点文气回来。”顾琦当然也清楚谢纾未必想见到他,只是目前他还不能跟谢纾翻脸。

“哦,看二哥手里抱了不少东西,想必收获颇丰吧?”谢纾这才看见顾琦手里抱着几个卷轴。

扬州确实是历来文人骚客流连忘返之处,崇尚文风,大街小巷的古玩店里经常能淘到一些好字画,谢纾自己就有这个爱好,可惜,他的身子再也起不来了。

顾琦见谢纾似乎又比初见时瘦了一些,眼眶眍得越发厉害,眼神似乎也有点涣散了,心下一酸,也不计较那些了,忙坐了过去。

“妹丈,这是你的墨宝,是涵姐儿那天抱出来说要送去装裱的,被我碰上了,我打发人送去了,今儿刚取回来。”

“我的画?”谢纾寻思了一下,很快想起来是他在女儿房间作的那几幅画。

“这孩子也是,我本不善于此道,不过是心绪难遣时信手涂鸦了几笔,这样的东西也拿去装裱,岂不贻笑大方?”谢纾说完又急剧地咳嗽起来。

“爹,这东西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不值几文,可对女儿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女儿看见这几幅画,就仿佛看见母亲在对女儿笑,也仿佛看见父亲抱着女儿手把手地教女儿念书写字,爹,这些对女儿来说,都是最值得珍藏的东西。”

谢涵说完走到了床边,接过了顾琦手里的画轴,本想打开来和谢纾一起观看,谁知谢纾却拦住了她,“这孩子,你二舅什么好画没见过,你就别拿出来贻笑大方了,你若真喜欢,就留着做一个念想,爹能给你的实在是太少了。”

“爹又开始乱讲了,爹给了女儿最珍贵的生命,给了女儿一份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教会了女儿念书认字,爹给女儿的够多了。”谢涵强撑着笑脸回了一句。

“说到衣食无忧的生活,为父倒是真要替你安排安排,趁着你二舅在,打发人去把高升、李福,三位姨娘,还有刘妈妈、赵妈妈,对了,还有你奶娘,一并都喊来吧,我有话对你们说。”谢纾喘着气说道。

原本,他是想等到自己老家来人再提这件事,可这两天他觉得自己的气越发的短了,精神也越发不济了,因此他估摸着自己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未必能等到自己老家来人,便想趁着清醒的时候把这件大事敲定了。

“爹,有什么话不能等明天再说吗?”谢涵看了看墙角的漏刻,已经过了申时,该用药了。

“孩子,没事的,先吃了药再说也一样的,左右吃完药也要等一会才吃饭。”谢纾冲谢涵虚弱地笑笑。

谢涵见此心下一酸,只得打发小玉司棋等去喊人,可巧冬雪也于今儿上午回来了,估计父亲也是见人都到齐了,这才动了念头要当众交代后事。

谢家本就不大,不一会,人就陆陆续续地进来了,第一个到的是方姨娘,她端着一碗药进来了。

谢涵和方姨娘伺候谢纾喝药时,秋月和冬雪两个也携手进来了,两人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外男,均是愣了愣,看向了谢纾。

“父亲有话要对大家说,两位姨娘要是觉得不自在,就先去屏风后面待一会。”谢涵开口了。

“罢了,你们有家事要谈,还是我出去吧。”顾琦说。

左右方氏在,还有赵氏和刘氏也会来,谢纾说了什么肯定会只字不漏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因而他没有必要在这担着这嫌疑。

“二哥也不是外人,非常时期,也就别讲究这么多了,你还是留下来听听吧,怎么说你也是涵儿的娘舅。”谢纾说。

论理,娘亲舅大,谢纾要交代后事,顾琦留下来也无可厚非,寻常人家在分家、丧妻时会特地把妻子的娘家人请来,为的就是请这娘家人给外甥外甥女撑腰。

当然,谢纾的情况特殊一些,妻子是个没什么地位的庶女,又已经没了,偏偏这内兄还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身后的那点东西,别说撑腰了,能不算计死自己的女儿就不错了。

可问题是,顾琦来都来了,谢纾想推也推不出去,还不如干脆大大方方把家产公开,也省得某些人惦记,省得他们去谋害自己的女儿。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57 
财富
3622265  
积分
1174959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三十九章、公开(二)

顾琦倒是也猜到了几分谢纾的用意,只是他人都千里迢迢地赶来了,他在意的是能不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至于别的,暂且就忽略不计了。

既然他连谢纾的用意都能忽略不计,小妾用不用避嫌这样的小事,那就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用谢纾的话讲,现在是非常时期,要在平时谢纾健康的情形下,顾琦也进不来谢纾的后院,可如今连后院都进来了,他还顾虑什么?

“是这道理,那我就却之不恭,听听妹丈的家事吧。”

秋月和冬雪听了这话,低着头走到了屋子中间搬了两个美人墩去了屏风后面坐着。

原本这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情,可顾琦却往心里去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两位姨娘既没有听谢纾的也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听从了谢涵的建议。

联想这几天的事情,顾琦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漏掉了什么。

谢涵,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先是拿方姨娘罚跪立威,紧接着便是给自己和那孕妇各添了一个丫鬟,再然后又把奶娘的侄子送去做了门房,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如果说巧合,也未免太巧合了些,如果是刻意,顾琦又似乎不太相信,因为他自己也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别说六岁的顾钥了,就连九岁的顾钏和顾锐恐怕都没有这心机。

顾琦正看着谢涵沉思时,谢涵的奶娘进来了,顾琦把目光放到了这奶娘身上。

他对这奶娘起疑了,他觉得谢涵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十有八九是奶娘出的主意。

听闻这奶娘一直陪着谢涵在顾府住了大半年,可惜,他很少关心后院的事情,所以并没听到过有关这位奶娘的任何传闻,而且从京城一路过来,这奶娘也是中规中矩的,没有什么出挑打眼之处。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个女人看起来三十来岁,圆脸,头发简单地盘了个圆髻,上面只插了一根银簪,上身穿了件褐色的棉布襦衣,窄袖,下身穿了件黑色的裙子,很中规中矩的装扮,就像是街上随意走出来的市井小娘子。

的确没有什么出挑打眼之处,若非要找出什么优点来,也就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一脸喜相,绝对是个好相与的,恐怕当初顾珏也是相中了她这一点,才请她来做谢涵的奶娘。

这样的人会是那挑三窝四唯恐天下不乱她好趁机浑水摸鱼之人?

不大像,如果真是那样,她就该把自己的侄子送去铺子里或者是做一个高升的跟班什么的,而不仅仅只是做一个门房?

好在刘氏和赵氏很快进来了,紧接着高升和李福也进来了,顾琦只得放下了那个念头。

谢纾见人都来齐了,便让方氏把他扶了起来,谢涵在他后背塞了两个引枕,只这一个动作,谢纾便累得气喘吁吁的,平复了片刻,这才伸出手来指了指方姨娘。

方姨娘一看人都齐全了,眼圈一红,走到了拔步床的脚踏上,从床上摸出一串钥匙来,拿着这串钥匙走到了旁边的柜子前,打开了其中一扇门,里面除了两排放衣服的柜体,还有两个带锁的抽屉,方氏把两个抽屉都打开了,抱出来三个长约一尺,宽、高均有一个成人巴掌长的紫檀木小匣子。

接着,方氏又把柜子上的一个大红樟木箱子打开了,也从里面抱出来一个长有一尺半宽高一尺有余的花梨木妆奁匣子来。

“高升,你去把剩下的东西取来。”谢纾说道。

高升听了,从自己身上解下一串钥匙进了里面的书房,不一会也抱出一个紫檀木盒子来。

“趁着我还清醒,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一声,如果我能闯过这一关,今儿的事情就当我白说了,如果我闯不过这一关,我的女儿和白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拜托给各位了。”

谢纾的话刚说完,谢涵的眼泪瞬间喷了出来。

这一天还是不可抑制地来了。

纵然老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却依旧救不回来父亲的性命。

从今往后,她依旧是一个没父没母的孤儿,依旧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却还要面临比上一世更凶险得多的处境。

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重生,老天却不肯垂怜半分于父亲?

谢涵一哭,屋子里很快响起了呜咽声,秋月的哭声最大,因为老爷刚刚提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怜她的孩子连她父亲什么样子都机会看一眼了。

“好了,你们大家都别哭了,涵儿,不哭,你这一哭,爹的心都该碎了,后面的话爹还怎么说?孩子,听话,别哭了,爹不一定就怎么地,爹只是想把事情先安排好。。。”谢纾伸出手来抱住了谢涵。

谢涵哽咽不能语,谢纾见了心如刀绞,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让女儿面临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女儿能平安、快乐、幸福地长大,可是他给不了女儿这一切了,给不了了。

“**,你别这样,你这样,老爷只怕更难受,**,听话,别哭了,让老爷把话说完。”赵妈妈上前劝起来,刘妈妈见此,也跟着劝了起来。

只是谢涵依旧哽咽不能语。

“**,来,奶娘抱抱,乖,不哭,听奶娘给你唱歌。”奶娘上前把谢涵抱起来,坐到了临窗的贵妃榻上,像哄婴儿睡觉似的轻轻地拍打着她,并轻轻地哼着当地的催眠小调。

谢纾也没有力气讲话了,看了高升一眼。

高升打开了他手里的木盒子,“老爷名下现有扬州的铺子两间,庄子两间,京城那边也有铺子两间。由于本朝女子不成亲不能有私产,而老爷百年后这些东西不能再放在老爷名下。因此,老爷的意思是,这些地契暂时由小的保管,如果白姨娘生的是儿子,这些地契就过到那个孩子名下,如果白姨娘生的是女儿,这些东西就先过到老太爷名下,有一点必须说清楚,不管这些财产在谁的名字,都仍将交由我和李福共同打理,待**成亲之后再行归还。”

高升的话刚说完,底下便有嗡嗡的议论声,刘妈妈第一个提出了反对。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