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9 | 浏览:30115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闺华记》作者:千年书一桐 (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内容介绍:
   重新回到六岁,谢涵决定远离一种叫表哥表姐的东西,只想替父亲守住这份家业,替父亲把弱弟带大,至于那些时不时冒出来的魑魅魍魉,谢涵是想选择无视,奈何身边的守护者不答应。
    PS:这是一篇古代女子重生文,朝代架空。


《王妃反穿记》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2700-1-1.html
《重生之一日为师》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1619-1-1.html
《庶难为妾》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3652-1-1.html
《农女书商》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9265-1-1.html
《重生破茧成蝶》http://91baby.mama.cn/thread-1106155-1-1.html
《晴儿的田园生活》http://91baby.mama.cn/thread-1056768-1-1.html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cindyfan8858 + 100

总评分: 财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一章、重生
    “不过就是一个卑贱的妾室,还想跟我争跟我斗,做梦吧。”

    “我告诉你,妾就是妾,贵妾也是妾,这辈子你就算是到死你也是我的奴才,想跟我平起平坐,下辈子吧。”

    “下辈子吧,下辈子吧,下辈子吧。”

    一张五官精致的脸凑了过来,红红的嘴唇一起一合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吐出来的。

    “啊,不要。”床上的小人不安地扭着身子,嘴唇微张着,像是有点喘不过气来,扭着扭着,她睁开了眼睛。

    我还活着?

    这么快我就有下辈子了?

    这是哪里?

    透过细密的帐子渗进来的一点微弱灯光,谢涵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炕上,头顶的帐子上绣的好像是一幅山水画,看起来还比较雅致,只是,这图案似乎在哪里见过呢?

    谢涵眯着眼睛细想了一下,前世的记忆清晰可见,眼前的一切也似曾见过,莫不是我没有死,又活过来了?

    可也不对,这不是她临死前躺的那张炕。

    感觉到自己身上黏黏的,而且前额处还有一丝疼痛,谢涵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前额,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是六七岁孩童的手。

    六七岁的孩童?

    被这一发现吓得刚要尖叫的谢涵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可也整出了一点动静,惊动了守夜的两个丫鬟。

    其中的一个丫鬟试着喊了一声,“表姑娘?”

    这个声音听着有点陌生,谢涵想了一会没想出来是谁,干脆闭上了眼睛装睡。

    另一个丫鬟倒是爬了起来,掀开了帐子,看了一眼背对着她的小身影,又把帐子放下了。

    “没事,准是做恶梦了。唉,这表姑娘可真可怜,五姑太太走了才刚几个月,这五姑老爷听说又病重了,表姑娘这个样子,谁知还能不能回去见上一面?”

    “要死,这些话也是你和我能说的?千万别让表姑娘听见了。”另一个声音轻斥了一声。

    “我知道,这不看表姑娘睡着了才随便说两句。其实,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易,这不,明明是三**和四少爷把表姑娘推进了水塘里,却偏偏把表姑娘的两个丫鬟都送去罚跪了。”

    “行了,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嚼什么舌根子?当心哪天自己祸从口出。”另一个声音依旧低低地训斥了一句。

    屋子里瞬间静了下来。

    谢涵再次睁开了眼睛。

    她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没死,她回到了小时候,她还活着,她还小,她还可以有机会重来。

    刚才的那两个丫鬟,她也想起来了,是老太太身边的二等丫鬟,那个话多有点同情自己的叫红棠,另一个爱训斥人的叫红芍。

    从两个丫鬟的对话里谢涵推出了她现在应该是六岁,寄住在外祖母家,如今父亲病重,打发人来接自己回去,可自己不知怎么和顾钰顾铮起了争执,被他们推进了水塘里,磕破了头,因着这件事,外祖母便没有让自己跟着父亲来的人回扬州,也因此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

    说起来她谢涵原本也有一个好出身,父亲谢纾虽出自寒门,可自幼聪慧,是天正六年的探花,如今在扬州任两淮盐政,母亲出自定国公府,虽是庶出的,可也是从小抱养在老夫人名下的,也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

    去年底,父亲回京述职,想着妻子两年没有回娘家,可巧自己老家也在离京城北地几百里的幽州,便把家眷都带了来,想趁这个机会回一趟乡下探亲。

    不巧的是,从幽州回来,母亲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因未足三月,且母亲又不幸偶感风寒,外祖母便把母亲和谢涵留了下来,说是等身子养好了过了三个月再走,彼时天气也暖和了。

    谁知不幸的是父亲刚走母亲便滑了胎,大夫说是旅途太劳累了,加之又得了风寒,胎儿便没有坐住,更不幸的是,将养了二个月,母亲的病一点起色也没有,最后还是撒手人寰了。

    父亲赶来操办母亲的丧事之后,原本是要带着谢涵回扬州亲自抚养的,可老夫人却以谢涵伤心过度染病卧床且谢纾自己也伤心劳神不宜太操劳为由婉拒了,说是等谢涵好了之后她亲自打发人送回去。

    谢涵记得,那是自己见父亲的最后一面,半年后,父亲染病不起,打发人来接她,谁知她偏偏这个时候在后花园里和几位表哥表姐争吵起来,她被顾铮推了一下,再被顾钰拌了一下,掉进了水塘里,被顾铄捞起来送到了自己房间。

    彼时正是九月中旬,谢涵身上已经穿上了夹袄,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受此惊吓,再加上凉水的刺激和石块的磕伤,谢涵病倒了,也因此错过了回扬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从那之后,她谢涵便从一名官家**跌落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寄养在了国公府,其间的酸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没想到老天真的补偿她了,真的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

    重生了,她要怎么做呢?

    她才六岁,她该先做什么呢?

    对了,父亲,父亲还没有死,她要去见父亲,她必须去见父亲,她要去给父亲侍疾,如果父亲能好,她就留在父亲身边,如果父亲不能好,她也要去送父亲一程,然后回祖父家。

    总之,她是决计不要再留在顾家,顾家虽好,可终究不是自己家,前世经历的一切她不想再经历了,哪怕就因此留在乡下祖父家嫁一个寒门之子,她也认了,只要不是做妾,她都认了。

    想到这,谢涵有些躺不住了,可再躺不住,她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急,这会大晚上的,她又病着呢,老夫人肯定不会答应放她走的。

    上一世老夫人就是以这个理由拦住了她。

    她已经是重活一世的人了,不是真正的六岁蒙童,上一世的错是绝不能再犯的。

    闲着无事,她开始推敲刚刚两丫鬟的对话,红棠的话里透露出一个消息,她的两个丫鬟司琴和司棋都被老夫人罚跪了,老夫人这才派了她们两个来伺候她。

    谢涵记得上一世好像也是如此,司琴和司棋两人好像被关了五天才回到她身边,彼时二舅舅已经和父亲派人的人回扬州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谢涵被推落水,跟她的丫鬟何干?即便是迁怒,也用不上罚她们整整跪五天吧?而且偏偏在父亲派人来的时候打发她们走,这是不让她们见父亲派来的人?

    不让见的理由无非就是怕她们说错了话或者是传了什么话,再一细想,好像上一世父亲派来的两个管事妈妈也只来看过她两次,而且每次谢涵身边都有人。

    父亲没了之后,父亲那边的人都被打发了,听说不是发卖了就是送到了乡下的祖父家。总之,父亲身边的人谢涵是一个也没见到,父亲的遗言是二舅舅转达的,说是让她就留在顾家,好好听外祖母和舅舅们的话,他们必不会委屈了她。

    正细思时,门外有了动静,细听一下,谢涵变了脸色。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二章、顾铄
门外低声说话的那个人正是谢涵上一世的丈夫顾铄,如果谢涵没有记错的话,他今年应该十二岁,当时就是他跳进水里把她救上来并送回兰雅院,惊吓过度的谢涵一直拉着他不肯撒手。

直到大夫来给谢涵把脉,在顾铄的再三保证下,谢涵才松开了自己的手,饶是如此,她也没让顾铄离开。

后来,喝了药的谢涵睡着了,顾铄也没有走,而是留在了谢涵的外间房,随时留意谢涵的动静,他担心谢涵醒来见不到她还会害怕。

正因为有了这段渊源,谢涵才对顾铄有了别样的依赖,也因此才有了那段孽缘,不得已做了顾铄的贵妾,最后的结果是一尸两命。

故而,这一世谢涵决计不要再靠近顾铄,决计不要再靠近顾家的任何人。

她只想回到父亲身边,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顾铄进来时谢涵已经闭上了眼睛装睡,可顾铄不放心,仍是掀开了帐子,见谢涵向内侧着身子躺着,自言自语道:“涵妹妹的伤就在脑袋右边,这样会不会把伤口压坏了?”

说完,顾铄屈膝上了炕要替谢涵翻个身子。

如此一来,谢涵再也没法装睡,只得睁开了眼睛,“大表哥,你怎么在这?”

装不了睡的谢涵只好装糊涂。

顾铄在整个顾氏一族排行十一,外面的人都叫他顾十一,可在国公府里,他是这一辈的老大,因此,国公府里弟弟妹妹都管他叫大哥,谢涵也跟着叫大表哥,府里的丫鬟也都叫他“大少爷”。

听了这话,顾铄伸出手来摸了摸谢涵的前额,“涵妹妹莫不是烧糊涂了,不是你非要留我下来陪你的么?”

谢涵往里一躲,可还是没有躲过顾铄的手,心下便动了几分怒气,瞪着眼睛正色说道:“大表哥,方才我那是受了惊吓,妹妹不懂事,大表哥可不能糊涂了,夫子说,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大表哥回去吧。”

顾铄听了一笑,伸出手掐了下谢涵的小脸,“你才六岁呢,夫子也说了,七岁才不同席呢。”

见谢涵又瞪起了眼睛,顾铄也不逗她,笑着说:“好了,我这就走,我就是来看看妹妹好了没有,妹妹没事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顾铄一边说一边放下帐帘,转身又叮嘱了丫鬟们几句,临走前又透过帐子看了眼帐子里的小人,虽然灯光有点暗,看不清里面的人是什么样子,可顾铄总觉得帐子里的小人有点不一样了,明明临睡前还是一副怕得要死的样子抓着他不让离开,怎么一觉醒来眼睛里的惊恐突然全都不见了。

眼睛,对了,就是这双眼睛不一样了,以前谢涵的眼睛虽然也黑漆漆的,可特别明亮,一眼能看到底,开心、生气、伤心、惊吓,一目了然。可短短的一两个时辰后,这丫头像变了个人似的,眼睛深沉得让人看不懂了,而且竟然开始排斥他了。

一念至此,临出门前顾铄对红芍使了个眼色,红芍机灵地从地上取了一盏灯说是要送送大少爷。

出了门,外面守夜的两个婆子忙迎了上来,顾铄挥了挥手,“表**已经没事了,红芍姐姐送我回去,你们都睡去吧。”

两个婆子一听忙恭敬地退下去了,红芍提着灯,送顾铄出了上房的门,沿着青砖铺就的甬道到了院子门口,守夜的婆子知道顾铄没走,倒也没敢锁门去睡,正坐在门房的凳子上打瞌睡呢。

红芍见了,先一步上前推醒了她,婆子正睡的香,突然一下被推醒了,迷迷瞪瞪正要发作,一看是老夫人跟前的红芍,忙堆满了笑,“哎哟,姑娘真是辛苦了,大晚上的也不能睡一口安稳觉呢。”

“少啰嗦,开门,我送大少爷回去。”红芍板起了脸,她是怕婆子嘴里说出什么不干不净的话惹恼了大少爷。

婆子这才看见几步开外的大少爷,脸上的笑容又热切了几分,“哎哟,大少爷辛苦了,大少爷这是要回去了?”

顾铄瞥了她一眼,微微点点头,大步走了出去,红芍忙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裙摆追了出去。

及至走了几丈远,见周围没有人,顾铄这才站住了,红芍没提防他一下站住了,差点撞上了,好在顾铄及时扶住了她。

“大少爷,你,你。。。”红芍低头,一脸羞涩地看着顾铄放在她胳膊上的手。

顾铄这才意识到对方会错了意,忙松开了手,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很快不见了。

“红芍姐姐,我找你来是想问问,刚刚涵妹妹睡着了有人来过吗?”

红芍一听忙站好了,抬起了头,“没有啊,我和红棠两个一直守着她呢,片刻也没动地方。”

“那她中间醒过来没有?”

“也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顾铄追问。

他到底也才十二岁,还不大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过她好像做梦了,哼哼唧唧的,也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听见什么不要不要的,我们还特地起身看了她一下,出了不少汗,人没醒,说的是梦话。”

红芍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丫鬟,就算平时有点小心眼,可在顾铄这位国公府的长房长孙面前是绝对不敢不忠心的,平时讨好都愁找不到机会呢,这会顾铄主动找上她了,哪敢知无不言?

顾铄也看出了这一点,故而听了红芍的话没再问什么,因为他知道红芍调到谢涵跟前也不过是这几个时辰的事情,她不可能知道得更多。

“好了,不用你送了,你自己回去吧。”顾铄一看没什么可再问的了,便从红芍手里接过灯笼,转身大步走了。

他的院子离谢涵的院子还有一段距离,故而这个灯笼还是有必要提着的。

再说顾铄和红芍走后,谢涵见只有红棠一人,便也坐了起来,“红棠姐姐,我想出小恭。”

红棠一听忙从炕头拿了件夹袄来给谢涵披上,这才抱着她下了炕,穿上鞋,谢涵站了一下,好像还是有些头迷,迟疑了一下,她没有喊红棠抱她过去,而是自己咬着牙一步一步让红棠扶着走到了净房。

完事后,趁红棠用热水给她洗下身的时候,谢涵装作无意地问:“红棠姐姐,司琴和司棋姐姐呢?”

“她们被老太太罚跪了,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关着呢。”

“罚跪?为什么呀?明明是四表哥推我的,四表哥也被罚跪了吗?”

其实,推她的人里还有一个顾钰,只是顾钰是大房的,且后来又进宫了,谢涵不想树敌太多。

“这?当然没有,他是主子。”

“那四表哥身边的紫薇和紫兰呢?”

“好了,洗完了,天亮还早着呢,表**赶紧再睡一觉吧。”红棠回避了这个话题。

谢涵倒也没有追问下去,她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那就是老夫人故意找了一个借口把她身边的丫鬟调开了。

接下来她要静下心来细细谋划一下,怎么才能让老夫人吐口让她回扬州,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她必须要做到。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三章、借梦

次日一早,谢涵还在睡觉的时候,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余婆子过来了,低声问了红棠和红芍几句,又轻手轻脚地掀了帐子,也伸手摸了摸谢涵的脑门。

谢涵的脑门上有点黏黏的,昨晚半夜的时候她又开始发热了,加上思虑太过,精气神有点不济,因此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是这会脑门上突然多出来的手把她吓醒了,惊恐地睁开眼睛,还没看清对方人先问了声“谁?”

这一表现落在余婆子眼里倒是正好和昨天受的惊吓相符,于是,她满意地点点头。

“表姑娘,你身子还没大好,又发热了,我这就去吩咐他们给你煎药,你一会要乖乖地吃药,知道吗?”余婆子用哄正常孩童的口吻哄着谢涵。

谢涵点点头,见余婆子要走,略一思忖,拉住了她,“余婆婆,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呸,小孩子懂什么死呀活呀的,听老夫人的话,好好吃药,哪里也别去,乖乖躺在炕上养病,余婆婆保管你用不了几天又活蹦乱跳的。”

谢涵听了噘了噘嘴,“余婆婆骗人,我娘那会也好好吃药也乖乖在炕上养病,可我娘还是不见了。”

余婆子听了这话倒有几分兴致了,一屁股坐在了炕沿上,“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你娘来?”

“我梦见我娘了,我娘说她要来接我,我说我也想我爹了,她说我们一家子很快就会团圆了,余婆婆,我娘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说还要来接我?”

余婆子听了这话微微变了变脸色,细细留神看了看谢涵,又摸了摸谢涵的头,“表姑娘乖,你娘还说什么了?”

“我娘说让我去找我爹,说我爹会带我去见我娘的,还说什么血光之灾不吉利,我记不大清了,余妈妈,什么是血光之灾?我爹真的会带我去见我娘?还有,我娘不是说来接我吗,为啥又说我爹会带我去见她?”谢涵又扯了扯余婆子的手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

“这个,这个我也说不好,我去问问老夫人,好了,我喊丫头们来伺候你洗漱吧。”余婆子变了变颜色,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谢涵见目的达到了,也不缠着她,嘟了嘟嘴,“那余婆婆记得一定要问老夫人啊。”

见余婆子脚不沾地地走了,谢涵也不说什么,乖巧地等着红棠和红芍来给她洗漱。

洗漱之后,谢涵想下炕出恭,红棠给她拿了件家常穿的五六成新的大红夹袄过来了。

“红芍姐姐,我的头发乱乱的,先给我梳个头吧?”谢涵摸了摸自己披散的头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是一脸病态。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老夫人应该是在今天打发父亲那边的人来见她,彼时的她躺在床上下不了炕,一脸病态不说,见人就哆嗦害怕。

她绝不能让那一幕再发生。

“今天不出门,一会还得上炕躺着,听话,不用梳头了。”红芍说。

谢涵听了这话,半歪着头,趁机打量了一下红芍,她之所以对这个丫头有点印象,是因为上一世她不仅伺候过谢涵几天,而且后来还因为做事沉稳颇得老夫人的欢心,提了个一等丫鬟不说还被老夫人赐给了顾铄,做了顾铄两年的贴身丫鬟,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顾铄打发去庄子里嫁人了。

可惜上一世的谢涵那会还小,还不太懂这些男女之事,因此对这个红芍也没有太深的印象和感触。

不过这会看她,年岁应该在十三四左右,鸭蛋脸,眉眼细长,梳了个双丫头,后面的头发编成了一根麻花辫垂至腰间,看起来很有几分利落劲,也难怪后来会被老夫人送到顾铄身边。

谢涵光顾着看着红芍发呆,红芍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自己早起太匆忙以致于脸上的胭脂没有擦匀称,忙伸手蹭了蹭。

这个动作令谢涵回了神,她眨眨眼,做苦恼状,“可是余婆婆不是说一会大夫要来吗?”

“那就简单梳一个吧,婢子来梳。”红棠拿起了梳妆台上的牛角梳,谢涵乖巧地坐了过去。

片刻功夫,红棠给她梳了两个简单的总角,红芍打开了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挑了挑,刚要拿出两串红石榴串子给谢涵缠上,谢涵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丝带,“红芍姐姐,还是用这丝带吧,那红石榴是我娘给我的,留着我去见我娘时再用吧。”

红芍刚刚听到谢涵跟余妈妈说那个梦时已经被吓了一跳,这会又听谢涵说要去她娘,直觉后背一阵发凉,她看了看红棠,对红棠努了努嘴。

“表姑娘,你真的梦见你娘说要来接你?”红棠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嗯,她说我爹会带我去见她。”谢涵点了点头,从梳妆台上的铜镜里如愿看到了红棠和红芍交换了一个神色。

谢涵装作没看见,起身去了净房,红棠赶紧跟了过来,而红芍则急急忙忙出去了。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红棠扶着谢涵从净房出来,小丫头给送了热水过来,净手后,谢涵的早饭到了。

红棠把谢涵抱上了炕,摆上了一张炕桌,把谢涵的早饭摆了上去,一碗燕窝粥,一碟子腌酸笋,一碟子腌黄瓜,一碟子腌鹅蛋,一碟子凉拌鸡丝。

谢涵刚坐好了,只见余婆子陪着两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进来了,谢涵认得这两人其中一个是母亲身边的陪嫁赵妈妈,另一个是母亲身边的管事婆子刘妈妈,刚要站起来,余婆子忙上前一步,“哎哟,我的表姑娘呢,快坐下吧,仔细头又迷了,早起还发热呢。”

“不碍事的,赵妈妈和刘妈妈好,我父亲好不好?是他打发你们来接我的吗?”谢涵绝口不提父亲的病,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父亲派来的人,而顾家并没有人告诉她父亲病了。

“这孩子,可真有孝心,天天惦记着五姑老爷呢,偏自己身子又不好,时常爱病,老太太也是急得没法,成天寻医问药的,好容易好一些了,昨儿偏又摔了一跤,落水了不说还磕破了头,老太太气得没法,把昨天玩闹的这些少爷**还有丫鬟们全都罚了一遍。”余婆子抢着解释了一句,因为她发现刘妈妈和赵妈妈正盯着谢涵前额上的伤口看呢。

“**,你头还迷吗?还发热吗?”刘妈妈上前恭敬地问道。

“好多了,余婆婆打发人煎药去了,我会乖乖喝药的,刘妈妈,我想爹了,我爹好不好?”

“奶娘和司琴司棋呢?”赵妈妈问道。

“奶娘前些日子告假了,说是家里孩子病重了,老太太的意思多放她几天假,怕她带了病气来。司琴和司棋两丫头昨儿没照顾好**,老太太罚了她们一个晚上,这会只怕也该过来了。”余婆子说道。

果然,余婆子的话刚说完,司琴和司棋跟在红芍后面进来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四章、郎中
谢涵一看司琴和司棋畏畏缩缩的样子,便猜到肯定是在老夫人那吃了亏受了委屈。

而司琴和司棋一进门,第一眼看见的是刘妈妈和赵妈妈恭恭敬敬地站在地上对着炕上的谢涵说话,眼圈一红,可还没开口,便瞥见了一旁的余婆子,司琴忙对着谢涵跪了下去,司棋到底年龄小一些,嘟起了嘴,可看了眼周围的人,倒是也没少说什么,跟着司琴跪了下去。

“**,都是婢子不好,婢子没有把**照顾好,害**摔伤了,婢子有负老爷和夫人的托付,请**责罚。”司琴说。

“起来吧,昨晚你们两个没在,没人陪我睡觉,我做恶梦了,一会梦见我娘一会梦见我爹的,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把我吓醒了。”谢涵也嘟起了嘴。

她得时刻提醒自己,她现在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得有六岁孩童的心智。

“**,不怕的,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就是想老爷和夫人了,这不,老爷打发两位妈妈们来接你了。”司琴上前抱住了谢涵,轻声地哄起她来。

“可不是这话,老爷在家也惦着**呢,一天都得问个好几遍。”赵妈妈眼圈红了。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老夫人也说过几次要送表**回去跟五姑老爷团聚,可表**的身子不争气,时常有病,老夫人心疼孩子,怕路上太折腾,她说她养育了五姑奶奶一场,没想五姑奶奶这么早就走了,她留不住五姑奶奶,好歹得替五姑奶奶留住表**。”余婆子说着说着眼圈也红了。

“老夫人良善,我们老爷说过,我们姑娘能跟着老夫人身边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分。若是平时,我们老爷也就不打发我们来这一趟了,可这一次老爷的病十分。。。”

余婆子见此刚要开口打断赵妈妈的话,可巧这时老夫人身边的另一个管事婆子王婆子进来了,说大夫来了。

余婆子听了松了口气,忙吩咐红芍红棠伺候谢涵更衣就诊。

赵妈妈听了也擦了眼泪陪着笑说:“余婶子,我们姑娘还没有吃几口饭呢,不如让大夫在外头稍等一会,让我们姑娘把饭先吃了,回头饭凉了容易积食。”

余婆子听了心下又有些不喜,不过脸上却不显,笑着拍了下手,“可不是这话,我也是忙糊涂了,昨儿见姑娘胃口不好,没进什么东西,偏她昨儿夜里又发热了,我们老太太知道了,急得跟什么似的,一早便打发我过来看看,我也是担心姑娘的病情,混忘了姑娘还没有吃完饭。”

余婆子说完,转身吩咐红棠,“先伺候表姑娘吃饭,司琴司棋去预备表姑娘见客的衣服。”

司琴和司棋低头答应着去了。

谢涵端坐着,红棠过来给她套上一个围脖,再用小细瓷碗舀了多半碗燕窝粥放到谢涵面前,红芍则拿着一双乌木筷子站在了谢涵另一边,准备给谢涵布菜。

“红芍姐姐,我自己来吧,你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谢涵不喜欢把菜放到粥碗里吃。

当然了,她更不喜欢红芍站在她身边。

红芍听了这话看了余婆子一眼,见余婆子点点头,红芍便把手里的筷子递给了谢涵。

谢涵接过筷子,用勺子舀了一口粥喝了,再用筷子稳稳地夹了点酸笋子送进了嘴里,就这样,一口粥,一口小菜,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谢涵强撑着吃了两个半碗燕窝粥,这才吩咐红棠撤了小几上的东西。

赵妈妈和刘妈妈见谢涵胃口尚可,又能自己夹菜吃饭,略松了一口气,余婆子看在眼里,倒没说别的,只是吩咐司琴和司棋替谢涵更衣,王婆子则转身出去了。

谢涵刚换上了一套八成新的大红宋锦夹袄,那边王婆子也就把大夫领进了门。

由于谢涵年龄尚小,不需避嫌,王婆子直接把人带到了她面前,故而她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京城百草堂的少东家,姓周,叫周厚朴。

周家世代行医,族里曾经出过几位太医,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现任太医院的院判就出自周家,好像是周厚朴的叔叔。

而谢涵之所以认识周厚朴,是因为她母亲的病就是周厚朴看的,不光她母亲,府里大部分主子生病都是周厚朴过来瞧的。

因此,谢涵对他不陌生。

不过此时的周厚朴应该还不到三十岁,虽小有名气,却比他的父亲和叔叔差远了,只不过他叔叔是一名太医,不是那么好相请的。所以京城这些富贵人家的头等主子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喜欢把他父亲请去,剩下这些二等三等主子一般就是找周厚朴了。

谢涵正打量这周厚朴时,余婆子正跟刘妈妈和赵妈妈介绍周厚朴的身份来历。

赵妈妈是顾家的家生子,自然对周家不陌生,也在一旁附和了几句。

好在余婆子见周厚朴侧着半个身子坐在炕沿上给谢涵搭脉,也知道闭嘴了。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周厚朴松开了谢涵的手,又问了她几个问题,比如说昨夜睡觉可否安稳,有没有做梦,是否还有头晕、恶心、厌食等症状。

谢涵一一回答了他。

“周郎中,我娘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会来接我?还有,她说我爸会送我去见她,可我爸不是在扬州吗?”谢涵见周厚朴起身,忙把跟余婆子说的那番话再次拿了出来。

“你娘是已经没了,不过。。。”周厚朴正要往下说,忽一眼看见谢涵的眼睛,这双眼睛太沉静太深邃了,竟然让他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这是一双六岁孩童的眼睛吗?

怎么跟昨儿下午看到的大不一样了?

“不过什么?周郎中,你告诉我到底是我娘来接我还是我爸送我去见她?我问了余婆婆,可余婆婆说她也不知道。”谢涵像个无知孩童般扯住了周厚朴的衣服。

这下周厚朴再看去,这不明明就是一个六岁的孩童吗?

难道刚才是自己多心了?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一瞬间的谢涵,周厚朴心软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谢涵的头,“姑娘想你爹了吗?”

“嗯。”谢涵重重地点了个头,不过很快小脸又拧成了一团,“可余婆婆说我病了,不能下地,不能去看我爹。”

“周郎中,我家**的病究竟如何?”赵妈妈听了这话忙问。

“就是啊,周郎中,我们老夫人还等着回话呢,表**的病到底如何?”王婆子和余婆子同时问道。

周厚朴看看谢涵,又看了看赵妈妈和王婆子,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五章、不喜
原来是老夫人秦氏扶着两个丫鬟带着一堆孙子孙女过来了。

谢涵一看老夫人来了,忙挣扎着要下炕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松开了丫鬟的手,上前几步拉住了谢涵,并弯腰把她抱到了炕上。

“孩子,你病了可以不用行礼的,外祖母不会怪你的。”秦氏一边说一边还摸了摸谢涵的脑门。

“多谢外祖母的照拂和探视,谢涵觉得好多了,理应给外祖母磕头请安。”谢涵一边说一边仍低头给老太太简单行了个礼。

“这孩子,外祖母都说了不怪你。来,让我瞧瞧,今儿的脸色如何?”秦氏一边说一边搬起了谢涵的脸细细瞧了起来。

谢涵借这个机会也打量了老太太一眼,说实话,今天老太太的行为有点反常,上一世谢涵在顾府生活了十三年,老太太对她虽说不上苛刻,可也说不上多喜欢,祖孙两个从没有如此亲密亲近的时候。

她自己有嫡亲的孙子孙女一堆,还有嫡亲的外孙女外孙子,因此,她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谢涵,而谢涵也只有在每天的晨昏定省和年节聚餐才能见到她,彼时,老太太身边总是围了一大堆的人,谢涵也只能远远地看着。

说来也是怪,老太太不喜欢谢涵,可是却默许了谢涵做顾铄的伴读,并没有要求她和家里的这些女孩子一起去学什么琴棋书画或者女红中馈等,而是任由她陪在顾铄身边跟顾铄一起念那些经史子集,甚至在顾铄开口要带她去幽州驻守时竟然也答允了。

彼时的谢涵也没有多想,她不想留在顾家看别人的脸色,巴不得和顾铄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窒息的地方,而顾铄的说辞和谢涵想的几乎一样,因此谢涵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跟着顾铄去了幽州。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彼时的谢涵已经年方十二,情窦初开,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顾铄。

要知道那个时候,顾铄几乎是她在顾府唯一的温暖和依靠,谢涵喜欢上她真不是一件难事。

而顾铄也确实做到了对谢涵疼爱有加,两人虽没有多少海誓山盟,但是花前月下的时候可不少,只不过他们两个的花前月下并没有用来谈情,多半用来谈书了。

谈书,想到谈书,谢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四岁便由父亲亲自启蒙,教过的字一遍便会认了,念过的文章一遍便会背了,试过几次之后,父亲虽然有点遗憾她不是一个男子,可也没少在她身上用心。

想到父亲,谢涵的眼圈红了,哀绝之色溢于言表,“老夫人,我爹他是不是不好了?我是不是以后也没有爹了?”

“涵妹妹,五姑老爷只是偶感小恙,肯定会平安闯过这一关的。”顾铄不忍见谢涵脸上的泪水,上前一步安慰她。

谢涵看着眼前这张她曾经无比迷恋的脸,虽然有点稚气,可小小年纪气度已经不凡了,眉眼间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冷静和自持。

是的,他一向是一个冷静和自持的人。

就算他再喜欢谢涵再疼爱谢涵,他也绝不会为了谢涵和老太太抗争,因此,从幽州回来,谈婚论嫁的时候,他只能委屈谢涵做妾,娶了老太太的嫡亲外孙女沈岚,婚后的日子,为了家宅和宁,他又只能委屈谢涵多忍让一些,最后忍无可忍,谢涵终于一尸两命。

这一刻谢涵好奇的是,她死后他到底有没有掉一滴眼泪,到底有没有过一刹那的后悔?

“涵妹妹,我大哥跟你说话呢。”顾钰上前打断了谢涵的回忆,她讨厌看见谢涵不眨眼地盯着她哥哥看。

哼,真是不知羞。

难怪长了一脸的狐媚样,小小年纪就知道狐媚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我哥将来是要做国公府的世子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宵想的吗?

顾钰眼里毫不掩饰的厌恶让谢涵打了个哆嗦,老太太及时扶住了她的肩膀,“可怜见的孩子,到底还是受了惊吓,这样子外祖母怎么舍得让你出门?”

“没事的,外祖母,我想看看我爹,我娘说了,我爹会送我去看我娘的,我想我娘了,也想我爹。”谢涵听了老太太的话一激灵,她差点坏了大事。

“这?”秦氏看向了周厚朴。

“老夫人,这父女天性乃人之常情,既然谢姑娘想去,就让她去吧。”周厚朴低头说道。

“可涵妹妹病得这么重,怎么出门?”顾铄的眼睛射向了周郎中。

不知为什么,昨儿半夜醒来之后,他就感觉这个妹妹像是变了个人,看着他的眼神要么陌生要么幽怨,尽管他不明白谢涵的陌生和幽怨是因何而来,可不管是陌生还是幽怨,他都不想接受,所以这会一听妹妹要远行,心下一慌,他忍不住又开口了。

因为他怕谢涵这一去,这个妹妹他便掌控不了了。

“大哥,涵妹妹怎么病重了?你没看她正好好地坐着,才刚还下炕给祖母行礼了呢。再说了,郎中都说了这是父女天性,五姑老爷病重,涵妹妹理应前去侍疾,你总不能希望涵妹妹做一个不孝的人吧?”九岁的顾钰上前扯了扯顾铄的衣袖。

她实在是不喜欢谢涵,更不想看到谢涵留在顾家。

谢涵虚弱地笑了笑,她知道顾钰对她的不喜一方面是骨子里的骄傲,因为她是国公府正牌嫡出的**,父亲是定国公世子,母亲是一名县主,而谢涵的母亲是一名低贱的庶女,父亲是从乡下来的寒门士子,血统上便有如云泥之别;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嫉妒,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低到泥土里的人居然在课堂上屡屡被先生夸赞,说她聪慧、悟性高,这让从小被人当成凤凰一样夸到大的顾钰脸上如何挂得住?

其实严格说起来,彼时的顾钰对谢涵的不喜还只是一种小孩子之间混沌的玩闹,顾钰对谢涵真正的刁难是谢涵的父亲没了之后,她成了一名寄人篱下的孤女,偏偏这个时候一向眼高于顶的顾铄护上她了,把她要到身边做了伴读。

从那之后,顾家的这些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们都看她不顺眼了,觉得她抢走了他们的大哥,几乎自发地团结起来和谢涵作对。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六章、答允
顾铄见谢涵脸上徐徐绽放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心下一抽,莫名的有点生疼。

其实,这个表妹刚进门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放在眼里,只是跟弟弟妹妹们一样,觉得这个小丫头说话怪好玩的,北方话里夹杂着很重的南边口音,听起来软软的,也怪好听的,可惜就是有时听不太懂。

见别人笑话她,就会小脸通红,瞪着一双水雾雾的大眼睛看着你,让人忍不住就想摸摸她的头哄哄她。

可是后来,随着那个姑姑离世,姑父不得已把她留在了顾家,祖母怕她年龄小想家,让她跟着家里的姐妹们进了学堂,从那之后,几乎每天都能听到顾钰、顾钏、顾钥她们几个抱怨的声音,好像说先生每天都在夸这个谢涵聪明,抢了她们的风头。

顾铄这才知道这个表妹四岁便启蒙了,不仅会背《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蒙童书籍,而且还会背《论语》,最令人称奇的是居然会讲解《论语》的要义,此外,一手小楷也写得像模像样的。

为此,顾铄特地找谢涵考校过,这才发现了这个女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慧,几乎是过目不忘,只是可能是年龄太小的缘故,还不太懂得藏拙,所以才招致了别人的嫉恨。

于是,顾铄慢慢地开始接近谢涵,一方面是怜惜她的身世,另一方面是好奇她到底有多聪明。

这次谢涵落水,说实话他也有一定的责任。

昨儿下午放学后,他们兄弟几个去见老太太,正好听见老太太和母亲、二婶等人说起五姑父的病情。从上房出来,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余婆子突然笑着对他们哥几个说了句玩话,说是谢涵以后就可以留在顾家了,做顾家的媳妇了。

顾铄听了隐隐觉得自己不喜欢这句玩话,因为这话是从余婆婆嘴里出来的,这就可能代表着老太太的意思,而顾铄是顾家的长房长孙,将来是要撑起整个国公府的,老太太不太可能会把谢涵许给他。

偏偏顾铎听了这句玩话拍着手说是那就嫁给顾铮吧,顾铮听了气得瞪了顾铎一眼,说了句“我才不要呢,大哥喜欢她。”

为了这话“大哥喜欢她”,顾铄当即恼羞成怒地跟顾铮吵了起来,他也不过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还不大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和不喜欢,但是有一点他肯定,如果他承认自己喜欢谢涵,肯定会成为这些弟弟妹妹们的笑柄的,事关面子和尊严问题,他必须抗争到底。

可巧这时顾钰领着顾钏、顾钥等人也过来了,见自己的哥哥为了谢涵和顾铮吵了起来,她当然是毫无疑问地站在顾铄这边。

顾钥和顾钏见了,也要站在顾铮这一边,可她们两个都小,不太懂两个哥哥在吵什么,听了半天以为是两人在争谁跟谢涵玩得好玩得多,故而,顾钥拍着手出了个主意:“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我们去找李姑娘对质,问问她到底谁喜欢跟她玩,谁跟她玩得最多不就清楚了吗?”

“问就问,谁怕谁?”顾铮梗着脖子回应。

逼到这份上,顾铄也不能不迎战了,便吩咐一个丫鬟去叫谢涵过来,这时有人说看见谢涵正在后花园的亭子里看荷花呢。

于是,顾铄、顾铮、顾铎、顾钰、顾钥、顾钏等人直奔后花园而去了。

彼时谢涵已经从亭子里走出来,刚到岸边,一看这么人蜂拥而来,先就吓了一跳,待顾钰气势汹汹地问她究竟喜欢谁时,谢涵更是一脸的茫然。

她才刚六岁,就算读了点书,可于男女之情上是半分也不懂的啊,但她知道,顾家这些人里就顾铄不讨厌她,从没有捉弄过她,于是,她的眼睛看向了顾铄。

顾铄的眼睛闪烁了两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顾钰气急败坏地上前推了她一下,嫌她不该看着顾铄,落了顾铄和她的面子。

谢涵还没来得及站稳,又被顾铮使劲推了一下,直接从岸上滚下去掉进了水塘。

顾铄这才吓坏了,急忙跳进水塘里把谢涵抱了起来,而谢涵受此惊吓,连话也不会说了,只会闭着眼睛抱着他不撒手。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谢涵的落水跟顾铄绝对脱不了干系,而且当时他明明可以阻止顾钰和顾铮对谢涵动手的,可一方面为了面子,另一方面又想看看谢涵到底会怎么做,可他却忘了,谢涵是一个才六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斗得过十一岁的顾铮和十岁的顾钰两人联手。

想到这,顾铄颇为自责,站到了老太太身边,拉着老太太的手撒娇,“祖母,还是三妹妹的话有道理,父女天性是人之常伦,我们还是让涵妹妹回去一趟看看五姑父吧,以后再把涵妹妹带回来就是了。”

顾铄知道谢纾的病应该是很重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封又一封的书信来催这边把谢涵送回去,紧接着又打发了好几个人过来接人。

他想的也简单,让谢涵回去看一眼五姑父,如果五姑父好了再把谢涵带回来,因为五姑父以后肯定是要娶新妇的,谢涵留在那边多有不便;如果五姑父不好了,那边谢涵从此便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顾家肯定是要照拂她的,总不能把她送到乡下去吧?

再说了,现在四姑父因为贪墨被抓进了牢里,四姑太太带着两个表妹也住进了顾家,顾家不缺谢涵一个外姓人。

“还请老夫人成全,我们老爷委实很惦念姑娘,就让我们姑娘回去见见老爷吧。”刘妈妈带头跪了下去,赵妈妈也紧跟着跪下去了。

“外祖母,我也想我爹了,外祖母就让我去看看我爹吧,我保证一路上会乖乖吃药,会乖乖听妈妈们的话。”谢涵也拉着老太太的衣襟求情。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再不同意也就太不近人情了。还有一句话,既然要走,我的意思是赶早不赶晚,早点过去路上也暖和些,也省得你父亲着急。”秦氏沉吟了半响,笑着摸了摸谢涵的头。

说完,老太太又叮嘱了赵妈妈和刘妈妈几句,又嘱咐周郎中给谢涵多开出来几天的药,左右马车上有炉子,不耽误煎药。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七章、问梦
周郎中在老夫人的叮嘱下给谢涵开出了五天的药,老夫人拿过药方研读了一遍,随后命王婆子跟着周郎中去取药。

送走周郎中,老夫人命红芍和红棠帮着司琴、司棋收拾行李,命余婆子送赵妈妈和刘妈妈出去歇息,也命顾铄带着弟弟妹妹们出去玩,把一屋子的人都打发走了之后,老夫人这才拉着谢涵的手,问她到底做了什么梦。

谢涵几乎不假思索地把她向余婆子编的那个梦大致重复了一遍,她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能记住的不多,只需把关键的几条交代清楚了即可。

“可是我听余木根家的说,你娘好像还特地提到了血光之灾不吉利,这话是怎么讲的?你娘好端端地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你再细想想,可有遗漏的?”

“血光之灾不吉利?”谢涵拧着眉假装思索了片刻,这才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对对,我好像还问了余婆婆什么是血光之灾?外祖母,什么叫血光之灾?”

“这个不该小孩子懂的,你就不要多问了,你只需告诉我你娘好好的为什么会告诉你这句话?她是怎么说的?”秦氏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不过仍是忍着性子问谢涵。

“她就说让我去看我爹,说我爹会送去我见她,说,说,对了,说她对不起顾家,说什么血光之灾对顾府不吉利,还说什么顾府不是我们的家,说我留在顾府也会对顾府不吉利。”谢涵眯着眼睛,小脸扭成了一团,装作一副很费力地思索的样子。

老太太听了之后细瞧了瞧谢涵,见谢涵的小脸委实一脸病色,巴掌大的脸上也没几两肉,倒越发凸显了这双大眼睛水雾雾的,一脸渴慕地看着她。

罢了,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再聪明还能翻出什么乱子来?

“这样吧,这一路路途遥远不说,你又是一个病秧子,我把红棠和红芍给你,路上也好个照应,司琴和司棋到底小了些,你又是一个正经的官家**,出门不能太过寒酸了些,你觉得可好?”

谢涵听了低头在炕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多谢外祖母赐人,还是外祖母想的周全。就是还有一样,外祖母能不能打发个人去把我的奶娘喊来,我这里的东西以前都是奶娘经手的。”

此时的谢涵隐隐觉得,老太太把红芍和红棠给她,未必完全出自真心,所以干脆自己也提了一个要求,一方面是试探一下老太太到底是不是真的为她着想,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奶娘,她想把奶娘一起带到南方去。

再世为人,谢涵终于明白了奶娘才是真正一心为她好的人。上一世奶娘因为做了三件事被谢涵不喜,也得罪了顾铄,最后被撵出了顾府,据说后来的日子很是穷困潦倒,这一世,谢涵一定要弥补她。

这三件事谢涵一直记忆尤新,一是拦着她不让她跟着顾铄去幽州,说是女儿家的名声最珍贵;二是拦着她不要嫁给顾铄为妾,说是会辱没老爷读书人的身份;三是拦着她不许她跟顾铄邀宠,说是后宅的水太深,一不小心就会葬送了自己的小命,尤其是像她这样没根没基寄人篱下的孤女,更是谁都可以踩一脚。

这三件事谢涵哪件也没听,彼时的她满心满眼都是顾铄,觉得有顾铄护着,她肯定能在后宅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她所求并不多。

可事实证明她错了。

大错特错了。

有的东西不是自己不争就代表自己无辜代表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的,她的存在本就是对别人的一种威胁,谁会愿意自己的丈夫心里装着别的女人?谁会愿意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给别人?谁会愿意在自己最需要丈夫的时候丈夫躺在别的女人身边?

所以她的结局注定了是一个悲剧。

可是话又说回来,她本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她的婚事只能由顾家做主,顾家又有谁能替她真正着想呢?

因此,这一世她才会强烈地要求离开顾家,为的就是不想重蹈上一世的悲剧。

老夫人见谢涵提到奶娘之后有片刻的走神,便摸了摸她的头,“你想带着奶娘一起回扬州?”

“我以前生病的时候都是奶娘哄我吃药的,也是奶娘抱着我睡觉的,奶娘会唱歌,唱了歌我就不会做恶梦了。”谢涵嘟了嘟嘴。

老夫人听了沉吟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好,我这就打发人去找她回来,今儿就把东西收拾好了,明儿一早就上路,我打发你二舅送你一程。”秦氏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谢涵见此也要下炕送她,老太太见她颤巍巍地扶着炕沿,拦住了她。

送走老太太,谢涵歪在炕上闭上眼睛思索起来。

她知道应该是自己编的那个梦改变了老太太的主意,只是她不明白的是,老太太为什么要拦着她回去见她父亲?重活一世,她可不认为老太太真的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为了她的身体着想的。

还有一点,老太太在听到血光之灾时,脸上曾经微微变了变颜色,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如果谢涵没有记错的话,她知道母亲在顾家曾经流产过,不知这算不算血光之灾,因为谢涵清楚地记得,母亲最后缠绵病榻的时候并不是在顾府咽的气,而是被抬出去送回到了谢家在京城的房子,等父亲千里迢迢赶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咽气了,办完丧事,送母亲灵柩回幽州乡下祖宅时,谢涵病倒了,被顾家留了下来。

所以,谢涵明白一点,作为一个外嫁女,或者说是外姓人,是不能死在娘家或者是别人家的。

恐怕这就是老夫人松口的原因,她是相信了谢涵做的这个梦。

可是这么说似乎也不完全对,真有那一天的话,顾家完全可以也把谢涵送回谢家,没有必要向她妥协。

正细思时,王婆子抓了药回来,随手把药包放在了案几上,交代余婆子几句便匆匆离开了,余婆子刚要拿着药去找人煎,便听见红芍在隔壁屋子喊她,她又急急忙忙放下药包走了过去。

谢涵心血来潮地打开了药包,仔细辨了辨其中的几味主药,看着看着,脸上突然变了颜色。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第八章、示好
谢涵虽然不懂药理和医理,可她胜在有一副聪明的头脑,过目不忘。

又因为她生的体弱多病,时常肯病,俗话说,久病成医,她虽然没有成医,可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多少了解了一些,也为此认识了几味药材。

这王婆子送来的药包里,别的谢涵不清楚,但是这麻黄的用量似乎不太对劲,她只是一个刚六岁的孩童,可药包里的麻黄数量却是一个成年人的剂量,跟她上一世成年后吃的剂量几乎一样。

还有一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麻黄的发汗力特别强,一般用于外感风寒,恶寒发热、头痛、无汗等症状,而谢涵昨晚已经发了不少汗出来,这会再用这么大剂量的麻黄是不是不太合适?

略一思索,谢涵快速地把药包里的麻黄拿出了大半,同时也把其余几个药包都打开了,将每个药包里多余的麻黄拿出来,刚用丝帕包好放到枕头下,余婆子便从隔壁过来了。

彼时,谢涵还没来得及把药包捆好,更没来得及思索这多出来的麻黄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哟,我的表**呢,你这是在做什么呢?”余婆婆一看案几上的五个药包全散着,脸上一恼,忙几步走了过来要收拾。

谢涵扫了她一眼,没看出来她的着恼之色是因为自己的淘气还是因为她知道了些什么,可不管是因为什么,谢涵也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发现了这药包的问题。

“余婆婆,我一个人待着没意思,没人陪我玩,我就把这药包打开了,可药包不好玩,一股子的药味。”谢涵嫌弃地撇了撇嘴。

余婆子一听脸上立刻和缓了些,一边收拾案几上的东西一边说:“表**想要玩什么,回头我让司琴找了来,这药包里除了药没别的,可不就是一股药味,能有什么好玩的?”

“涵妹妹想要玩什么?”顾铄抱着两个小木匣子过来了,身后跟着个丫鬟,丫鬟手里也抱着一个包裹。

谢涵一看他又来了,不禁扶额。

她实在是不想见到他。

每见一次,她心里都要难过都要跟自己纠缠一番,上一世她痴迷他痴迷了十一年,为了他甚至不惜做了妾,那种喜欢已经深入骨髓,哪能这么容易抽离?

可上一世的经历告诉她,他不是她的良人,更别说,她的肚子里有一大堆的疑问,老太太为什么要阻止她去扬州见父亲最后一面,一听到血光之灾这几个字老太太为什么会害怕会妥协,还有,药包里多出来的麻黄究竟是怎么回事等等,这些疑问谢涵虽然没有答案,可也明白自己处境堪忧,稍有不慎便会小命呜呼。

因此,这个时候她是决计不敢招惹上顾铄的。

“没什么,我就是闷的慌,见这药包捆的四四方方,便打开来看了一下里面都有些什么。”谢涵虽不愿意见到顾铄,可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顾铄见谢涵神情还是淡淡的,略一思忖,坐到了炕沿上,把手里的两个匣子放到了炕几上,打开了最上面这个,里面是几样适合小姑娘戴的首饰,大部分是黄金做的,有手镯、脚镯、项圈、头饰等,还有一点碎银。

“这是我母亲送你的几样首饰和一点碎银,这包裹里是两套过冬的衣服鞋袜,我母亲说,这一路出门不比在家,丫鬟婆子们懒了不听话,你要勤敲打着点她们。”顾铄说完从绿萍的手里接过了包裹放到了炕几上。

谢涵听了这话奇怪地看了眼顾铄。

论理,朱氏是国公府的当家夫人,谢涵要走了,她给谢涵送点首饰衣服银两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这些东西就算她不屑亲自来一趟,完全可以打发个丫鬟婆子来,没有必要让顾铄亲自跑一趟。

因此,很有可能是顾铄自己去揽了这个差事,这就更令谢涵不解了。

她是重生的,可顾铄不是重生的,他为什么会这么早就向她示好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上一世,顾铄一开始也只是对她有一点好感,因着这点好感他没有像别人那样经常捉弄她,可也没表明态度护着她,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被顾铮和顾钰联手推进水塘里。

后来,父亲没了之后,她成了一个孤女,屡屡被府里的人欺负,连丫鬟婆子们也都跟着捧高踩低,顾铄这才把她要到身边去做了伴读,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为谢涵做过类似这种跑腿的小活。

他是一个要做大事的人,从小就被当成是国公府的继承人培养,因此每天有念不完的书,练不完的武,在他眼里,那些小儿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根本就不重要,有时间关注这些,还不如多听谢涵帮他讲几本书呢。

因此,谢涵印象中的顾铄一直是一副君子如玉的模样,不管在外对朋友还是在家里对家人或者是下人,都是谦和有礼的,其实那只是表象,真实的他对人很疏离冷漠,很少有人能让他放在心上。

谢涵也不例外。

可眼前的人却有点不太一样了,眉毛依旧是浓粗的,可却是舒展的;眼睛依旧是狭长的,却不是深不可测的;鼻梁依旧是坚挺的,却不是冷漠不屑的;双唇依旧是薄薄的,可嘴角却是往上勾的;总之,整张脸不再是记忆中的谦和疏离,而是带了温度的亲和。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顾铄伸手摸了摸谢涵的头,再把另一个木匣子打开了,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玉制九连环,“我这还有一样东西给你,你不是怕路上闷没人陪你玩吗?我把这九连环给你,记得下次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回来,我要看看你学会了解没有?”

这个九连环是用上等羊脂玉雕刻的,玉质细腻油润,呈光亮的油脂白,一点杂质也无,一看就是上品,价值不菲,而且谢涵知道这个九连环顾铄也十分喜欢,是他十岁生日时老夫人送他的生日礼物。

“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谢涵把匣子推了过去。

她知道,如果她收下了这个九连环,以后肯定还会跟顾铄牵扯不清的,这绝不是她的本意,尽管她对他或许还有丁点的好感和迷恋,但她的人是非常清醒的,顾家这个坑,她是决计不能再跳了。

“不就是一个九连环吗?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听话,拿着,等你回来的时候再还我也一样的。”

谢涵听了这话越发不敢收这东西了,“大表哥就不要令我为难了,我听三姐姐说过,这是老夫人送你的生日礼物,你可不能辜负了老夫人的一片真心。”

顾铄听了还待把东西推过去,外面有人说话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458 
财富
3664108  
积分
1182452  
在线时间
42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