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58 | 浏览:54277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农绣》作者:花羽容(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0章
得了爷爷的话巧兰高兴的屁颠颠去做饭了,还把厨房里的肉翻出来准备做掉,闹得李母纳闷,“不年不节的,你是要干嘛?”

“吃肉,我和爷爷要吃肉。”巧兰重重的点头。

李母犹豫了一瞬,就点头道:“好吧,这阵子伙食是有点淡了,那就做一点吧。”

上次打猎的野味也没舍得吃,都用来送礼了,牛下水也早就吃完了,一直也没买肉,李母只好拿了之前存下来的腊肉切了一小块,给家里改善一下伙食。

“娘啊,天都冷下来了,怎么没人杀年猪啊?”巧兰嘀咕着,她还等着吃杀年猪和血肠呢。

去年就有人家杀年猪,他家买了不少东西回来,她吃到了久违的杀猪菜,别提多好吃了,一直惦记到现在呢,尤其是血肠她最喜欢了。

“别急么,今年咱家自己杀猪,后院那两头猪都差不多养肥了,已经下了小猪仔了,过年咱们就杀,自己留一头,卖掉一头,让你吃个够好不好,我闺女今年也辛苦了。”李母也很心疼巧兰。

“嗯嗯,我要吃杀猪菜,要吃血肠。”巧兰就惦记这个了。

这里的猪肉都是农家自己养大的,肉也非常好吃,不像现代的肉不好吃,巧兰还是很喜欢吃的。

“好,这次留的肉多,咱们自己多做点腊肉,你不是也喜欢这个么?”李母在条件允许内,很宠孩子的。

“嗯,好。”巧兰高兴的点头,嘴里还塞满了核桃仁,吃的小脸鼓鼓的像个小松鼠。

“你爷爷许了你什么了,你巴巴的跑到厨房来做饭了?”李母还不知道巧兰的性子。

“爷爷说给我的院子里弄最好的家具,要黄花梨的呢。”巧兰得意洋洋的摇晃着脑袋,可高兴了。

黄花梨啊,现代可轻易买不起,在这却能实现这个愿望呢,一水的中式家具,真正古风的味道,她最喜欢了。

巧兰特别痴迷古风的东西,因为干的是这个活,有些家具牌楼也是需要绣上去的,为了精益求精,经常去图书馆查找资料,她很喜欢这些东西,最爱的是复制古绣,正是因为这份执着和多年如一日的用心努力,她才成为绣艺大师,连大老板都要对她礼让尊重三分,这是用她的汗水和独身多年换来的。

“这丫头……。”李母摇头失笑。

“我哥呢?”巧兰没瞧见两个哥哥。

“去县上了,卖一批药材,虎子给介绍了一个城里的医馆,听说挺大的,以后有药材可以卖到城里去,给的价很好,说是让联系着,说不定可以进去干活呢。不过现在也不招人,虎子的意思是先吊着。”

“哦,那我哥回来的时候肯定给我带好吃的呢。”巧兰一想到有零嘴吃顿时高兴了。

“多大了还吃零嘴,跟个孩子似得,清远都不爱吃零嘴了。”李母笑着摇头。

“有什么关系么。”巧兰撅噘嘴满不在乎。

“青山兄弟。”外面有人喊呢。

李青山赶紧伸出头来看,瞧见刘老头跑来了,笑着打招呼,“你不开店咋有时间跑来了?”

“嘿嘿,在忙也要过来看看你啊。”刘老头憨憨的笑了。

李青山失笑,“你那是看我呀!”

“叔婶,我来看你们了,虎子收的猎物,你们加个菜。”刘老头拎了一只獐子。

这东西轻易不多见,因为跑的太快了,不容易逮着,没点本事找不见,远远闻见人味早跑没影了。

“哎呦!好肥的獐子啊,妮子今儿你做饭,把它给炖上。虎子呢?”李母小咪咪的问道。

“一会就来。”刘老头望着巧兰慈眉善目的笑。

刘老头追着李老头在屋里嘀嘀咕咕些什么,出来的时候满脸喜色。

没一会刘传虎也来了,穿了一身蓝色的短外褂,一身短打扮很精神,衣服也洗的干干净净的,人高马大看上去刚毅健硕。

“爷爷奶奶,婶子,这篓虾你们拿着吃。”

“哎呦!这不能收了,你爹拿了獐子了,你们拿回去吃吧。”李母都不好意思了。

“您弄了吧,我和我爹不会弄,在这还能吃一口呢,人家送我的没要钱。”虎子摇摇头说道。

“弟妹你弄了吧,我们俩大老爷们一天都凑活呢,难得上你这改善伙食呢。”刘老头屋里听见了,露个脑袋劝道。

“行,让巧兰给你们做上,这么多回头腌上。”李母盘算着做点虾酱,这些可以做一点了。

“妮子,陪你虎子哥说说话,我去洗虾去。”李母笑容满面。

“兰儿这两****脸色比以前好多了。”虎子做院子里帮巧兰摘菜。

“我爷爷买了母羊,每天早晨都喝一大碗羊//奶,喝了好一阵子了,自然要胖了。”巧兰抿嘴笑笑。

“看着小脸起色红润了,好看呢。”虎子种种点头,眼睛一直盯着她不放,眼里灼热的光让人有点害羞。

“谁送你虾呀?为啥送你呀?”巧兰不好意思岔开话题。

“我去城里给人帮了点小忙,人家感谢我送的。”虎子笑着开口。

“你喝水不?我给你倒茶去,我哥自己炒的茶。”巧兰这才想起没给人家倒水,又跑去厨房拎了热水给沏上茶。

茶叶是茶树拿回来的时候学武捡了一些嫩的炒制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茶树,但味道很不错,巧兰觉得不比一般好茶味道差。

虎子品了一口,点头,“不错啊!学武到底有本事,我还以为他说着玩呢。”

“我哥说等开春了还要压点其他的花苗,不光有金银花,还要来点别的,到时候拿去卖都是钱,自家也可以吃呐。”巧兰觉得自己不用担心二哥吃不上饭,瞧这日子美着呢,人一点也不担心五两银子交不出来的样。

虎子笑了,“你二哥能耐着呢,之前在药铺的时候全都是你二哥干活呢,干的活多学的本事也就多了,只有你二哥肯下力气不偷懒,苦干踏实,从头干到尾也学到了真本事,不然他为啥想把闺女嫁给你二哥啊,你二哥一个月给他赚不少钱呢。你不用担心你二哥,他机灵着呢,养活自己没问题!”虎子摆摆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1章惊
“虎子哥,我刚听我娘说,城里有大医馆?有人认识人么?让我哥进去学呗?我哥还年轻,我琢磨着跟着好师傅还能学点东西吧,医术这个东西也没有止境吧。”

巧兰觉得当大夫是个很高大上的职业,在这里是很受尊重的,也很有前途呢,应该继续学下去。

“现在不招人,等机会吧,听说里面有个老大夫是个很厉害的大夫,医术很了得,以前走南闯北在京城那一片也混的如鱼得水,后来因为和贵人打交道比较麻烦,*太多,老爷子才回了家乡,跟儿子开了个医馆,每日求诊问药的人多得很呢,多少人慕名而来,他家的名号一提没人不知道的。但是这样的能人轻易也不收徒,想进去都不容易呢。”

虎子品了口茶慢慢的介绍着林氏医馆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哥心里一定很难受,都怪我太冲动了。”巧兰有点愧疚了,哥哥忍气吞声不肯走出药铺,大概是觉得自己本事没到满的地步,还能学吧,结果被自己一巴掌给打碎了。

“不,不能这样理解,县里的水平和城里大夫能是一回事么?不从药铺里出来,怎么想办法进那家林氏医馆呢?”

虎子拉着她的手的跟她细细的分辨,“你看,只有他解除了师徒关系,才能想办法进林氏医馆,才能去更大更厉害的人物那去学习。如今虽然只是去卖药材,但他炮制的药材好,本身就是个敲门砖,有些事急不得。”

“也只能这样了,再找机会吧。”巧兰无奈的点头,她想帮忙也没办法。

“别担心,学武心里有数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虎子好笑的揉揉巧兰的头,得到一枚恼怒的瞪视。

引的虎子哈哈大笑,气得巧兰又羞又恼,起身进了厨房不理他了。

李母瞧着女儿满脸绯红的样嘴角扬起笑容,心里觉得这事有八成把握了,虎子还是不错的,她也很看好。

中午巧兰拿出了自己的本事,炖了樟子肉锅子,家里自己存的一点子青菜,还有泡发的菜干和豆腐,热热的锅子吃的人热乎乎的,很是畅快。

他们正吃着呢,学文和学武回来了,李母叫了一声,笑道:“幸亏备了他们的饭,我还想着是不是在城里随便吃一点呢。”

“你们吃了么?”巧兰赶紧追问,又跑去给到了热水让洗手洗脸暖和一下。

“没事,不太冷。药材卖掉了,掌柜的很看好我的药材,说我炮制的好,以后有这样还要我的呢。”学武洗了脸一脸开心的笑道。

“兰儿,过来,看哥给你买了什么。”学文神秘的朝妹妹招招手。

巧兰颠颠的跑过去,“什么好东西啊?”

学文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打开里面是银亮亮的东西,巧兰惊呼一声,“首饰,哥你哪来的钱啊?”

学文笑着揉揉妹妹的脑袋,“这是我和你二哥一起凑钱买的,这些年苦了你了,没白日没黑夜的绣啊绣啊,我妹妹赚的钱可以盖十个房子了,却没给自己买过一朵花一个镯子,哥对不起你啊!”眼里有些晶莹之色。

学武拿着毛巾又擦了擦脸,掩饰着眼里的潮湿。

巧兰愣愣的看着被赛到手里的布包,里面是一对绞丝银镯子,掐了花样子还镶嵌了米粒大小的红宝石,还有一对花生的银耳坠,和一个压鬓角得银梳子,梳子上也镶嵌了小小的绿松石,看着很漂亮。“哥,你们……这得多少钱啊。”心里有些心疼,看这个镯子拉丝的工艺也不会便宜了去。

“没多少我俩一块买的,这是一套呢,就那个红宝石的贵一些,其他的不太贵,一共是三十两,我出了十两,你二哥卖了药材得了银子出了二十两。收着吧,这是哥打短工攒的私房钱。”学文一脸乐呵呵的样子。

巧兰握着东西只觉得心里烫烫的,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眼角也有些潮湿,哥哥们还是疼她的。

“收着吧,这是你该得得。这才像个当哥哥的样子呢。”老太太笑咪咪的点头。

没人注意到张氏的脸都白了,她根本不知道学文藏了十两银子,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卖了多少钱啊?”老太太问学武呢。

“大概是五十两左右,还剩三十两多一点,主要是一株药材保持的特别好,掌柜的特别满意他们正急需呢,以后有了药材还可以去他卖,价格肯定不亏我。给您钱都在这呢。”学武立刻就掏了荷包丢给了老太太。。

“嗯,这是好事。”老太太笑着把钱收了起来。

学文学武还没吃饭,老太太等了半天也没见张氏动弹,瞅了她一眼,“桂花,你想啥呢?去给你爷们盛饭啊?咋脸都白了啊?”似乎很奇怪的样,眼底深处却带着了然。

张氏慌张的站起身奔向厨房,还把凳子差点都带倒了。

李老头摇摇头,眼里是一抹失望之色,李老太笑了笑拍拍老头的手,一脸的淡然了若指掌。

张氏给学文兄弟两个盛了饭,又坐回原位静静的吃了起来。

学文吃着饭突然开口说道:“我在城里恰巧遇到他们需要短工,我就毛遂自荐报了名,干到差不多过年前肯定能干完,按天给钱,一天是五十文钱。”

“谁家啊,这会子能干啥?”李母好奇地问道。

“我们去卖药材的时候,正好遇上一个他们的老顾客,看身上的穿戴怎么地也是绸子,应该是城里的富户。说是要把宅院修整一下,天越发冷了,找不到人手干活,好像是外地的儿子要回来住,赶着年前一定要弄好呢。问掌柜的找人呢,我就插了句嘴,人家看了我一眼,就说让我们兄弟俩一起去,一天给五十文钱,活干得好钱也厚实。我就答应了。”学文淡淡的开口。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2章委屈
“那城里那么远,要住在那里么?”巧兰率先发问。

“嗯,人家有地方给我们住,看我们俩壮实,掌柜的说学武的东西弄得好,人家觉得我们实诚就让我们干了,我琢磨着一天五十文钱,不少了,就做主应下了,明儿一大早就走。”学文神色很淡,始终都没看过张氏一眼。

张氏显得有些慌了,“这天这么冷你还要去啊,活累不累啊?”

“累不累都要干,不干哪来的钱盖房子?天上又不掉银子的。”学文一句话就给堵了回去。

张氏眼圈都红了,心里很是委屈,这样的事也不跟她商量一下,自己就决定了,虽说冬天地里没活了,可也不能说走就走啊,再说成亲这么多年从没离开过自己一天,这一口气就走一个冬天呢。

一肚子话又不知从何说起了,两兄弟都去干活,一天五十文就是一百文钱,确实不老少了,这事碰巧了,在县里也没人给你这么高的价。

老太太瞅了眼张氏,嘴角微微扬起,“那就去吧,干活勤快点,有点眼里劲。一天一百文不少呢。咱是乡下人没啥值得别人惦记的东西,好好干活我们在家等你们回来过年,别惦记家里,这冬天也没啥活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能多赚就多赚一点,赚了钱明年才好盖房子挖水渠呢。”学文点点头。

“晚上早点睡,明儿我正好要去城里给县太爷送信,我载你过去吧。”虎子笑着说道。

“成啊。”

张氏转过身去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也不知道为啥心里就是觉得很委屈,学武要成亲盖房子,可凭啥我家爷们最辛苦呢,平日里家里就数我们夫妻干得多,如今还要这样辛苦,好容易能猫个冬也要出去干活去。

一点子私房钱没说给我给孩子买点啥,倒是先想着妹子了,妹子是出了不少钱,可我也没少干活呀,咋也不想着给我和孩子带点东西呢,哪怕一根线呢。

心里酸酸楚楚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就是有口气堵在心里,异常难受。

学文和学武和虎子一边聊天一边说话,几个人还喝了一小盅,似乎吃的挺高兴的。

吃过了饭老刘头就和虎子一起回去了,满面笑容似乎是商定了什么事情了。

张氏默默的收拾了碗筷去厨房忙乎了,巧兰知道嫂子肯定不高兴了,给自己买了那么多东西,也没想着给嫂子带块布做个衣裳啥的。

但她也不想劝,她不喜欢太麻烦的事情,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她和嫂子张氏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和睦,谁也不肯越雷池一步,生怕再发生什么波折来。

其实她看到了哥哥和嫂子之间不如以前那么亲密嘻嘻哈哈的,以前哥哥干完回来会去厨房偷几口吃的,偶尔还会调戏一下嫂子,那股子甜蜜劲别人看了都眼红。

可自从那次以后哥哥总是板着脸,也并没有刻意冷落嫂子,但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连她这个小姑子都看出他们夫妻似乎有那么点问题,但谁都不肯说,奶奶和娘不让她说,夫妻的闲事莫管。

这次绣图一口气就是千两银子,巧兰没有瞒着但也不想去试验别人的心地是否纯良,而且她也不喜欢这么麻烦的纷争,她最讨厌这样的事了,你不说我就当不存在。

巧兰叹口气,把饭桌收拾了擦干净,“娘,这东西……。”

“给我干啥,你哥给你买的,你就戴上呗,谁家姑娘不戴个花带个镯子的,戴上我瞧着好看,我闺女戴最漂亮了。”李母骄傲的笑了,儿子还是有良心的,知道谁最亲,这就好。

她并不是见不得儿子媳妇好就眼红的婆婆,可也不能总盯着我女儿那点子钱吧,家里从上到下那么多爷们呢,难道让我女儿养一大家子吃喝花用不成,这回没钱坚决不盖房子了,谁也别想打我女儿银钱的主意,该孝顺的我女儿一点也没含糊,够了!

“我哥咋也没给我嫂子和侄儿带点东西呢,哪怕扯块布回来给嫂子也行啊,我嫂子心里难受了。”巧兰压低声音悄悄跟李母耳边说话。

“你哥故意的,家里为了盖房子一筹莫展,她攥着私房钱提都不提,眼睛就盯着你那点银子了,你奶奶生气了。你哥也有点冷心了,要不然他为啥要出去干活啊,城里的活多钱多你当我傻不知道么?可那也累啊,这次你哥是铁了心的,再说他们夫妻的事我着婆婆平时都不问,你一个小姑子也别问,人家是夫妻两口子要过一辈子呢,你哥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你就别担心了。”李母一点也不担心,拍拍女儿的头自己又忙乎去了,她还要多绣几个荷包好拿去卖呢。

巧兰耸耸肩,同情的看了看厨房的方向,不是我不给你求情,我已经尽力了。

洗了手巧兰又回屋里绣图去了,她还有她的活要干呢,县太爷的东西要静心仔细的绣,一定要绣出彩来,这可是一千两银子,绣不好卖了她也赔不起啊!

第二天一大早虎子就做了车接了学文和学武走了,二人一人拎了个小包袱,带了两件换洗衣服和一件羊皮袄子,两双鞋子就走了。

张氏眼巴巴的看着,学文连头都没回。

学武等看不见嫂子了才搡了下他哥,“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你别管,让她受点教训,家里盖房子谁没出钱啊?就她自私自利攥着那点东西怎么都不肯拿出来,盖了房子占大头的还是我呀,清远清刚不是也要受益么?这回家里是要盖大房子,连同清远清刚以后成亲的院子都要弄起来,省了多少事了?难道不该我们多出一点么?怎么就只想着自己呢,这家还没分呢,她不愿意拿绣花钱,那只能我多辛苦点我多干点了,我也不想惦记女人的钱,我更不想让妹妹难做人,不能为了我们两兄弟把妹妹活活累死吧。”学文把脑袋一扭,心里始终堵了口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3章谈话
虽说上次看在巧兰求情的面子上确实原谅了张氏,可学文是难受的,妹子没有对不起他这个哥哥啊,咋出了钱受了苦还要落埋怨呢,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还要给岳母道歉,还不是为了他这当哥的脸面么!

我不惦记女人的钱,谁都不惦记,我自己多辛苦点多赚一点还不行么?难道天天搂着老婆睡热炕头就有钱掉下来么?真是笑话!

学武也叹口气,“其实都是我花了大头了,这回咱好好干落个好眼缘,兴许明年开春人家还能愿意找咱们干活呢,也不愁没钱。”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咱们这回好好出点力,要是凑不够钱明年一开春肯定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干活了,咱们还去城里找活干,兴许还能多挣点呢。”学文琢磨着在城里机会多,来钱也能快点,早点把房子盖起来。

有了房子学武才好去说亲,不然现在这样时候说不到好亲事的,他不想委屈弟弟,他还年轻可以多出点力气,只要勤快点总能找到活路的。

当年自己成亲时也盖了新房子的,不能委屈了弟弟。

兄弟两个去了城里给那家富户干活,而张氏头一次遇到学文一下两三个月不回来的情况,一时间很难适应。

没过两日张氏忍不住了,跟老太太求情,“奶奶,我想带清远清刚回娘家住几日成么?”

学文不在她有点不适应了,觉得哪哪都不顺心,又没人招惹她,心里也憋屈的很,不自在想回娘家。

老太太抬眼看她下,垂下眼睑,“桂花啊,你嫁进来有年头了吧?”

“是呢,清远都六岁了,清刚也五岁了呢。”张氏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一转眼孩子都这么大了呢。

“咱们村都没有动不动就回娘家一住半个月的吧?你去年到今年可回娘家住过六七回了吧?上回秋收回去的,自家地里的活都没忙完,你就急着跑回了娘家帮忙,我都啥没说吧?你不能把别人的好全当成理所当然!巧兰买了十亩地一直都是在一起吃,这份收益也算在公账里了,学文给妹妹买了首饰,你心里不痛快了吧?可巧兰给公账上交五两银子是为了让清远能上学的,不然这十亩地别说他一个人全家老小也够吃了吧,可自始至终我也没见你给你妹子买过一块布头子呀。你心里还是埋怨我埋怨巧兰,不肯把钱拿出来盖房子,巧兰好像不欠你的。

上回的事我没吭气,我是觉得你是个好孩子,是我点头答应你嫁进来的,品行是好的。可自打巧兰的绣艺长进后得了银钱比以前多了不少,你也跟着变样了。巧兰每次去市集都没忘了给清远清刚带个麻花糖果的,可你去市集有想起你妹子过么?你知道我不是跟你要这点东西。这次盖房子巧兰也出了五十两银子,学武那剩下的三十两全给我了,这次去城里挣的钱也是要拿出来盖房子的,可你还是觉得不够,因为她有九百两呢对么?巧兰该拿出所有的钱来养着你们一家四口呗?”

老太太沉默了这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今儿也赶巧了,大家都出去干活了,虽然是冬天,但没下雪土地还不至于冻的那么硬,李老头带着儿子们去后山开地去了,挖一点是一点。

张氏一下被老太太说的脸红脖子粗了,“我没有,奶奶我没有!”

她极力的否认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事实是她真的没给小姑子买过一针一线,以前关系好的时候还记得给带个零嘴呢,从什么时候起巧兰再也没收过她的任何东西,大概是巧兰的绣品成为学武师傅回礼的时候开始吧。

那个时候巧兰的绣品还没有那么值钱,可也能值点银子,但都给了他师傅了,婆婆也不肯再让巧兰辛苦了,卖给绣铺的少了很多。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剩下的最多就是一些帕子荷包,但都不能和绣图的价格相提并论,但婆婆说绣荷包就可以了,其实是心疼女儿辛苦了。

那个时候他心里就是委屈的吧,学武为了学医花了家里那么多钱,跟个无底洞似得。不过那个时候没让她出过钱,她也就没放在心上。但不知不觉就和小姑子远了点不如以前那么亲密了,可能心里是觉得自家吃亏了吧。

老太太摆摆手没让她继续解释下去,态度和蔼并不严厉,语重心长,“桂花啊,当年是我看中了把你挑回来的,我信老张家的为人,都是好样的才相中的你。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是为了两个孩子,可人不能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的那点东西,不管不顾别人,我们是一家人,学文学武巧兰是亲兄妹,你以后都不想和他们来往,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

你今儿不帮我,明儿我凭什么要帮你啊,你还有两个儿子呢,以后上学也是去县里,住在哪吃什么?你都不打算靠任何人,不求个人了?我已经答应把巧兰许给传虎了,他家条件好人也不错。以后清远清刚不为人了?孩子你想过了这些么?清远清刚也是兄弟,以后也不要互相扶持,免得小的占了大的便宜,现在就给他们分家呗?”

张氏脸瞬间惨白如纸,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奶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她呜呜的哭着,心里有很多委屈说不出口。

上次的事以后学文也没去草屋住是真的,但态度冷淡了些,这都个把月了再也没沾过她的身子,以往睡下了也会说说话唠唠嗑的,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了。

他们之间似乎隔了一道沟,不管怎么努力都跨过不过那个坎,她小心翼翼的对待小姑子,可学文那双眼睛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嘴角的笑容尝尝让她觉得他在嘲笑自己装模作样。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4章吓唬
老太太叹息一声,“孩子,学文学武巧兰是亲兄妹,互相扶持才是道理,将来清远清刚也要如此啊,一个人独木难支,兄弟连襟才是力量啊。你一直都觉得学武拖累了家里,让学文也吃亏了,可是一直付出最多的是你公婆和巧兰,让你付出什么了?你让我很失望,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等有一天看到清远清刚反目成仇为了钱大打出手的时候,你还能坚定的认为自己没错!”

老太太神情威严凌厉,眼底充满了浓浓的失望。

张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不是存心要破坏他们兄妹感情的,我只是……九百两老在我眼前晃,我心里憋得慌。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学武和妹子对清远清刚都极好的,对我也不差,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像火烧了一样。”

清醒的时候知道那不是自己东西不该惦记,梦里又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她若是有这么多钱可以送孩子去最好的书院读书,将来的前程也是远大的,学武能学医,学文只能种地,这心里总是有落差的。

就这么一阵好一阵歹的胡思乱想,学文也不在家,她心里没着没落的,他要是在家跟自己斗气也是好的呀!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呀?巧兰画了房子的图纸,说院子种上果树和花苗可以入药,这些将来都是收益,二十亩地都算家里的,以后也是公中的,学武走的时候还说,明年若是能有剩余就让清远去县里读书,束脩费他出一半。

你总是这样好一阵歹一阵的,你让学文脸往哪放呀?让弟弟妹妹养他一家子?他为啥冷着你,你这个长嫂当的兄弟姐妹都做不成了,他这个做哥哥的脊背都直不起来了!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家了?还是你觉得有了两个孩子就能一辈子稳坐泰山了?我们都不能把你咋样了呗?”李老太不是没看到,这些年张氏看学武的眼神越发不耐,每每还露出一些怨恨的表情,如今更是因为学文出门挣钱反倒对巧兰怨上了,她不得不出声说说这个孩子。

张氏是村姑出身,但本性还是厚道的,不然也不能这样辗转反复的自己难受,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良知的,只是人想过好日子,总会有些想法,有捷径走谁愿意去受苦呢?

“呜呜呜!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可我也不知道就是忍不住,上次我娘都骂我了,说我丢了老张的人,我嫂子都埋怨我了。奶奶,我这回真的只是想借巧兰的银子盖房子,我是打算还他的。他对我好对孩子好我知道,我知道我自私了,光想着给自己多攒几个钱,我希望孩子也能像小叔那样,有本事有出息,我不想让孩子一辈子都种地,我想让孩子像他姑姑那样识文断字有能耐,有眼力,可这些都要钱啊!”

张氏其实也没啥坏心,也干不出来什么坏事,挤兑人也就那么两句,更刻薄的话她都不敢说。自私点也是为了孩子,其他的坏心还真没有。

“巧兰不会再出银子了,这次五十两就算是买地皮的钱了,她出她自己院子的钱,给她画了块地盖个四进院子,剩下的大院子留着给我们住,包括清远清刚的院子也都盖出来,将来就不用发愁了。所以这次我打算要弄就弄个大的好的,最少几十年不用再动弹的。巧兰没有义务帮你养孩子,也不欠你的,凭什么就该巧兰出钱?你在娘家出过多少钱?如果明年开春凑不够钱,就只能夏天盖了。先把荒地开出来,可人手不够钱也不够,我打算再买两头牛帮着一起开地,这日子要怎么过你自己琢磨吧。你要是觉得李家委屈了你,学文答应和离,孩子啊,你可把学文伤着了。”老太太是吓唬张氏的,学文压根没说和离的事。

“和离?”张氏脚一软摔倒在地上,眼都直了,一张脸惨白。

之前说的写休书她其实只是后悔并不是太担心,害怕是有一点但心里还是有依仗的,因为她生了两个儿子,那也是有生养之功的媳妇,轻易也不能写休书。

可和离是不一样的,和离可以再嫁,但却被人瞧不起,虽然没有寡妇守节这回事,但这样的小地方还是不行动不动和离的,会被人说嘴戳脊梁骨的。

“奶奶,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惦记妹妹的钱了,呜呜呜!你别让学文丢了我呀!就看在孩子的面上您原谅我一回吧!”张氏拽着老太太的裤脚哭得伤心。

张氏并不知道学文去城里干活真的是碰巧有这个机会挣钱去了,没想什么和离的事,但她以为学文是冷了心不想和她过了,所以才借故躲开去城里,实际上就是不想看见自己。

被老太太借着由头一发作给吓傻了,腿肚子都软了,真害怕了!和离啊,回家去老娘老爹能打死她,丢人跌份传出去几里地,四里八乡都戳老张家的脊梁骨,她还有个小侄女呢,坏了张家名声,嫂子能拿刀跟她拼命啊!

老太太看着哭的满脸泪水的张氏,“你可知错?”

“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眼红总惦记别人的东西,我该想的是怎么好好过日子,勤快点多想点挣钱的法子,哪怕多绣几个荷包也是好的,我错了!”

“嗯,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不能有下次,我还要看你行动,下次便是我给你求情也换不回学文的心了,他是个驴脾气,认定的事情不会回头,你知道的,老李家孩子脾气都倔的厉害。”

学文如此,学武宁可被打浑身是血了也要把本事学回来,巧兰宁可没有朋友也要绣出个样。

是的巧兰在村里没什么要好的同龄朋友,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究绣花了,渐渐的朋友们都不跟她玩了,她没意思闷得很。

张氏呜咽点头认了错,表示以后再也不会了,以后好好过日子,不会再想东想西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5章事定
老太太和张氏的谈话没人知道,学文学武去城里干活了,家里的活还得有人干,连李老头都带着牛去开地了,李二叔一家子都过来帮忙干活,李母和巧兰也去地里拔草送水送吃的了,屋里只有老太太和张氏,两孩子都出去拔猪草背柴火了。

老太太不想让张氏没脸做人,但该教育还得教育,有些事要说清楚,我们心里都明白呢,别以为人都是傻子。

张氏哭过了洗了脸去厨房做饭了,没再提回娘家的事,老太太都发话了有些事连想都不应该,老太太在家是一言九鼎的人,连李老头都拗不过去。

“桂花,你先别干了,你去东头马家,他家四个小子呢人多又穷,问他愿不愿意佃咱家的地,就这荒地弄十年,头五年不收银子,有啥给点,后五年给粮食,按村里的老规矩走。你去问问他愿意弄多少?条件就是开春给免费帮忙挖水渠。”

“这也太便宜了,便是荒地咱这地也不算很荒,也是很肥的地呢。”张氏听后有些心疼了。

巧兰那十亩地家里人手不够,是请了人过来帮忙的,村里总有家里小子多地少的人家,花点钱可以请人过来帮忙,他家连同二叔家还有三头牛能干活,其中一头牛是守正媳妇马小玲的陪嫁。

如今又多二十亩荒地,这靠自己家的人是弄不完的,不请人不花钱是不可能,这也是为啥学文学武去了城里给人干活,弄点钱回来不盖房子也要请人开地挖渠啊,时间不等人啊。

“你不懂,地多人少,光靠自己是挖不完的,去请人吧,顺便问问村里还有谁家人多地少愿意过来佃地的,家里那十亩荒地也要佃出去,一样的价,荒地头五年出产是很少的,只有后五年才能赚一点,不像好地,巧兰那地我宁可多花点银子请人打短工我也没佃出去,能收回一点是一点。”

“成,听您的,我这就去。”张氏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脱了围裙就出门了。

中午巧兰和李母就赶了回来准备帮着做饭呢,一看张氏不在,好奇地问道:“桂花人呢?”

“我让她出去给我找人把荒地佃出去,光靠咱自己这么干不成的,开春了还得请人挖渠,我想着开荒的地便宜点,不要银子给粮食也行的。让佃咱家地的人给帮着免费挖水渠,好歹也能省一点。”老太太沉思着如何才能最省人工又不赔钱还能把这些活都干了。

李母想了想,点头,“也行,反正头几年那荒地咋种也不赚钱,只有后几年才能出东西呢。不过这样一来咱家就少了不少钱呢,但咱们自己人手也不够。”

“我琢磨着再去买两头牛回来养着你们觉得呢?有了牛明年能少请些人回来弄地,巧兰那十亩地可是好地佃出去就亏了。”李老太太琢磨着这些事尽量最大利益化。

巧兰一听就觉得好麻烦,撅了嘴,“我说有银子就买好地吧,你们偏要买荒地,真是……明年开春给家里再买十亩好地,爷爷奶奶爹娘养我这么大,给家里买点地咋了?”她觉得事麻烦,还出几个银子。

李老太太笑了,“你呀真是个倔的,我买荒地自然有买荒地的理由和道理,这二十亩荒地都是家里的,也没你的,这就是很大的孝顺了,谁家姑娘也不如你实在呀,你别操心了。荒地养好了也就这几年功夫咱家就翻身了。”

“就是,你爹你娘还没死呢,轮不到你养家糊口了。去做饭去,今儿你二叔他们都来干活,干了不少了,家里牛也拉过来干活了,给做点好的,肉切点。”李母气笑了。

“哦。”巧兰扁扁嘴,就是没想通,有银子为啥不买好的呀。

“娘,我去村头看一眼,说是谁家杀猪呢,我去买点回来,等学文学武回来也能给补补。”李母跟老太太商议买点肉回来。

天冷下来家家户户开始卖猪或是自家杀了,留着做年猪了,提前杀了好做了腊肉呢。

“嗯,去多买点,银子够么不够我给你。下水也买一副回来,肉买上半扇,要吃大半年呢。”

“多了吧?家里银子花的快呢。”李母手里是有银子的,家里过日子用的,大钱都是老太太拿着的。

“这点钱也盖不了房子,不能不让吃饭啊,没油水还要干活再熬病了,更费银子,你看巧兰生一回病花了多少银子了?”老太太给李母掰扯这笔帐。

“成,听您的。”李母想到为了家里出门去干活的两个儿子,又狠了狠心应下了。

“您能行么?我帮您抬呀。”巧兰追了出来。

李母摇摇头,“傻闺女,人给我送回家呢,我能搬的动么。”

“猪头卖了也拿回来呗。”巧兰想吃猪头糕了。

“成,问问祭祖不?”李母点点头。

巧兰赶紧进屋给做饭,一会一大家子要回来吃饭呢,老太太也洗了手进屋帮着做饭烧火了。

“妮子,我想好了,答应了你刘叔,把你说给传虎了,你乐意不?”老太太趁着没人跟孙女说两句贴心话。

“奶奶看的好我也觉得好,我没啥意见,奶奶都是为了我好,我晓得。”巧兰笑着点头。

村里村外,能比得上刘家的,就是地主了,刘家正经条件都比他们好呢,比李家也强的太多了,人家光地就五十亩呢,都请的人佃出去的,收一部分银子然后还要收些粮食回来,一般村里都是这样来的。

也有光收银子不要粮食的,但这样的少,地主都要收点粮食回来,因为要交赋税啊。所以佃农佃人家的地,都是交少部分银子剩下的大头是交粮食,但遇到好地这也足够佃农过得很好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6猪头糕
刘家还有个杂货铺带院子的,还有正经四进的一户青砖大瓦房,带大大的粮仓,还给兄弟在村里也盖了四进大院子,外带给送了二十亩地给侄儿,谢谢他们养大了传威。

这条件李家真心是比不上的,李老太太心里觉得,刘家人手里还有呢,不过没拿出来罢了,战争财是最好发的,不过是有本事的人才敢干的事。

李老太太见孙女没啥不高兴的样,心里也松了口气,“奶奶希望你过得轻松如意,条件太差的不能嫁,人好不好不说,嫁了人不是光和爷们过的,大部分时间都要看婆婆嫂子小姑子的脸色呢,你手艺好可真要嫁了人就由不得你说不绣就不绣了,没分家的每家每户都要出银子出力呢,我是怕人心不古啊。

传虎条件好手里有银子,他和传威都没成亲,刘老头手里肯定还有积蓄,一般也不用你熬心血,你可以想绣就绣,不用累着自己,这条件差的不打你的主意都很难。传虎虽说年级略大点,但经过事开过眼界心里有成算,上过战场也打过鞑子有股血性,一般人也不敢欺负刘家,你嫁过去也有保障,这样的人也不会算计女人那点钱。

把你嫁的太远我们够不着,说句话都难,更不行了,数来数去传虎各方面条件都合适。“

老太太反复斟酌考虑,觉得传虎条件很合适巧兰。

孙女的性子不够硬,容易心软,这样的脾气容易被人利用压榨,她要为孙女把路都想好了,不利的因素要剔除掉。

巧兰心里暖暖的,“我知道我让奶奶操心了,长辈们咋说我就听着,爷爷奶奶都看好的人肯定错不了,还能害我不成,我听你们的。”

想起那个人,那天对自己说那些话,让她有点触动,到底还是尊重自己的,这就很难得了。

“你要没意见不讨厌他,我就让他请了媒婆过来说亲好不好?”

“好,听奶奶的。”巧兰不讨厌传虎,觉得看着还是顺眼的,也不排斥反感嫁给他,也就答应了。

李老太长舒一口气,露出笑容来,“订了亲不会那么早嫁,你还小可以在等二年。”

一老一小轻轻的说着体己话,忙乎着午饭。

正说着,李母吆喝着人进来了,真的拎了大半的猪肉回来了,还拎了个猪头外带一副下水,几乎买了一半的猪。

隔壁李婶子也帮着拎了点东西回来,“你家今年买的不少啊?”

李母叹口气,“为了给家里凑钱盖房子,学文学武去城里干活了,我琢磨着多买点给孩子补补身子,没有油水还得干活再把人给熬病了,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看病哦!”

李婶子一脸戚戚的点头,“还真是呢,宁可吃好点也不能害病,抓药也得不少钱呢,还不如吃了肉呢。”

“谁说不是呢,家里全都去地里开荒了,要是有钱我就请人干活了,这地里的活不少呢,这不是没钱么,只能自己出力气了。”李母自然不会告诉别人家里有银子奶奶不让用吧,当然是哭穷了。

“嗨!别抱怨了,你家日子越过越好,有盼头呢,挖渠的时候说一声,我给你帮忙去不要银子。”李婶也是个热心人,和李家关系处的也很好。

“肯定要你帮忙,钱还是要给的,不能让你白出力不是,给别人也是给干为啥不便宜自己人呢。”李母也很会说话,笑着答应了。

“成,不和你说了我得做饭去了,一会爷们也要回来了。”李婶笑着拍拍手要去干活了。

李母让人把东西放在院子里,跟人道了谢才把人送走。

“买了这么多啊,做腊肉啊。”巧兰高兴的看了又看。

“嗯,多做点腊肉,你奶说得对,病了还得花钱不如买肉吃肚里呢。”李母也觉得有道理。

“奶奶,猪头咱们做猪头糕好不好?”巧兰很馋这一口。

“好啊,等洗出来给你做。”李老太高兴的点头。

猪头糕很好吃,做做法却非常麻烦,要把猪头里外反复洗干净然后放在火上撩毛,在刮洗干净,再撩再洗如此反复多次才能里外都洗干净。

然后放在大锅里煮第一道水,水里放上姜料酒花椒去腥气,第一道水丢了不要,猪头再洗干净,这才算彻底洗干净了。

然后放在锅里下点卤料开始煮,一直要煮到筷子插(和谐)进皮肉里不费劲,这才可以拿出来,趁热将皮肉剥下来,按照肥肉相间一层层铺好,最外面是肉皮裹好,然后裹上纱布捆的紧紧的四方块。

把捆好的肉放在两块案板中间,案板上面再压上一桶水再压一个重物,案子底下放一个干净的盆,用来接油。

这么用重物足足压一个晚上,纱布裹着的肉会渐渐的压住很多油流到盆里,等第二天猪头糕就已经成型了,多余的油脂就全部流到盆里了。

一个猪头只能做一块猪头糕,最后做成功只有一本书大小,但是肥瘦相间没有多余的油脂了,切成薄片沾着料汁,脆嫩劲道,特别好吃。

巧兰去年过年时吃了一回,一直忘不掉。

可惜做法太麻烦了,平时没人有功夫做这个,只有过年才能吃到。

炸出来的猪油用来和面做菜,过年炸一点麻花麻叶油果子,因为油炸的东西很费油,只有过年才能吃一回,多半用来招待亲朋好友或是送礼,很难得。

李母嫌弃浪费油平时坚决不做这些的,偶尔买一点给孙子女儿甜甜嘴就了不起了,多余的都用来回礼了。

“那我帮着洗猪头啊。”巧兰蹲在猪头跟前,想着守着宝贝似得。

李母瞧着都想笑,拍了巧兰脑袋一下,“明后天还有人杀猪呢,我预定了猪头,今年给你多做一点猪头糕,不过你要帮着洗啊。”

“娘,你买了肉啊。”张氏也回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7章还钱
“嗯,买点肉学文学武过年回来也好补补啊。”李母脸上露出笑容。

“那咱家的猪杀么?要不都杀掉卖了吧,这些也够吃了。”张氏得了奶奶的教训,心态也放平了,慢慢的开始往回找补自己,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杀一头,卖一头,对了今年再养点小猪仔吧,多养两头,兔子也养点?我看咱家兔子窝又下了,回头等俩小子回来把兔子卖了去。这兔子可能下了,一窝一窝的,还有鸡蛋也攒了不少,也拿去卖掉。”李母琢磨着家里这些东西攒的差不多了,要去县里市集去一趟了。

“不用等他们,刚才我回来看见茂盛了,他下次要去市集呢。”张氏急忙说道。

“那成,把东西全都带上,咱们去卖了去过个好年。”李母点点头。

李母养了不少的鸡鸭还有猪仔兔子,也能卖个一些钱,尤其是冬日里鸡下蛋少价格就贵了,但李母把鸡窝搭的可暖和了,下的蛋还不错,攒上一块卖也能个一二两银子。

“鸭蛋卖么?也攒了有上百个了。”张氏询问婆婆。

“鸭蛋不卖腌上吧,开春就能吃了,要不然家里吃的接不上茬了。巧兰和他哥都爱吃,早起喝稀饭没有这一口还不行呢。把那二百个鸡蛋卖了去,兔子大的卖掉,把种兔留下。”

兔子和一部分鸡没要钱买,是山里抓回来的,李母舍不得吃圈了起来养大了能卖钱。

“成,那我挑出来赶明把鸭蛋先洗干净好腌上。”张氏一听就撸了袖子准备干活了。

“行,你先帮我洗肉,今儿就要把下水和猪头弄出来,不然就不好了。”李母嘀咕着时间不够用,要准备的事多着呢,俩小子不在活一下变多了。

“娘饭做好了,我送过去还是叫回来吃?”巧兰手脚麻利,一会功夫整治了五六个菜,其实只有两个菜是肉的,其他都是素的和咸菜拼盘。

“叫回来吃,活干不完的,弄了啥弄肉了没?”李母赶紧问一句,叫了兄弟一家子过来帮忙干活,你不给肉吃可不行。

“弄了一条腌鱼,还有炒了个腊肉木耳,弄了点卤汤炖冻豆腐海带,抄雪菜,海带还是上次虎子哥送来的。”巧兰脱了围裙。

“嗯,去吧。”李母听后才满意的点头。

叫了一家子回来吃饭,赵氏一看忙洗了手要过来帮着干活,李母连忙挡着,“你不弄了,我已经弄了这些一会你带回去给孩子吃。先吃饭。”

“不用嫂子,我买了有。”赵氏不好意思赶紧推辞。

“那是你的这是嫂子我给小玲和孩子的,开春还得给我帮忙挖渠呢,没少累着守正和仁立。你别推辞。”李母一言堂就拍板了,好几条子肉切好洗干净拿绳子绑好的。

赵氏那眼去看自家爷们,老二李青淮一看也露出笑容,“还是嫂子疼我们,收着吧,都是自家人,守正仁立东西没少吃活可不能偷懒啊,让我知道我可捶死你们。”

“我们啥时候也没给大伯娘偷过懒耍过滑头呀。”仁立噘嘴不高兴回了老爹一句,洗了手去端饭了。

“这小子还敢顶嘴了!”青淮笑骂。

赵氏也笑了,“多少年都是嫂子疼我,没少扒拉嫂子的好东西。嫂子把你那酱给我点吧,我弄得他们嫌弃不如你的好吃。”

“成啊,一会给你装上你带回去,咸鸭蛋要么?”

“不要那个我会弄家里有,多着呢。”赵氏摇头。

李母和赵氏两个妯娌处的可好了,李母有什么东西都要留着给赵氏和小叔子留一份,多少年都没忘过,赵氏很尊重这个嫂子,有啥活不用吩咐自己带着儿子就过来了,这回也没人喊,自己拉着牛领着儿子媳妇就去开荒地挖渠了。

“学文学武啥时候回来呀?过年能回来不?”赵氏端了饭和女人坐一桌跟嫂子说说话。

“说是过年能回来,前让人带话说他们挺好的,主家每个月都结一回钱,挺高兴的呢。”李母叹口气,心疼儿子却没别的办法。

“那就好,别担心明年就能盖新房子了,嫂子我带了银子过来,今年卖了粮食先还你家五十两银子,剩下的明年再给一部分。”

赵氏拿了帕子包着银子递给嫂子,当初买了十亩地是借了巧兰银子买的,这卖了粮食又卖了家里养的鸡鸭猪得了银子,仁立在师傅那也得了些钱拿回来了,干脆凑了个整数给嫂子先还一点,有地心里踏实不怕。

“你要是不富裕就不着急,都是自家人你急啥呢。”李母没接手。

“有呢,你拿着吧,我把两头猪全卖了,价给的好,我又抱了两头猪崽养,兔子也卖了一窝,正好人家酒楼要呢就卖了。仁立已经可以自己单独做家具了,今年师傅也给包了红包了,说仁立干得好接了个大活赚钱了,我还有呢,种子都买好了,年货去市集买就成了,差的也不多了。”赵氏一番解释才让李母放了心。

“缺钱就吭声啊。”李母反复念叨。

“你也去市集,正好一起去吧。”

“成啊,我帮你拿东西,巧兰去么?”

“我想去呢,要拿点线回来,我还想买点青盐和香脂,擦脸的没了,羊油膏子也没了,我弄了点香粉去看看有没有人要卖了它。”

巧兰闲着的时候用学武留下的花苗采了花,做了些香粉,方子是奶奶给说的,反复弄了几次瞧着很不错,还弄了点胭脂,掏澄的净净的颜色也很漂亮。

“还是兰子厉害啊。”赵氏赞赏的点头。

“嫂子,我给你们单独留了一份,我一会给你啊。”巧兰也没忘了两个嫂子,单独包了两份。

马小玲惊喜的瞪着眼睛,“还有我的呢,太好了谢谢兰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8章照顾
巧兰眉眼笑的弯弯的,很是可爱灵动,又转过头对嫂子张氏说道:“嫂子我给你也留了一份,一会拿给你呀。”

张氏颇有些惊讶却又了然,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眼里有些愧疚的神色,“我知道妹子一定会想着我的,从来也没落下我。”声音说道最后有些低低的,心里涩涩的难受,愧疚后悔的情绪在心里渐渐的发酵,想想以前和学文在一起的幸福日子,再想想现在孤单的样,婆婆和奶奶都不喜,自己真是好日子过多了,作大了。

巧兰不知道张氏心里有这么多情绪,颇有些好奇的看着她,“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我哥啦!别担心人不是带话回来了么?年前肯定能回来的。”

其实是巧兰有点不好意思,上次好容易去一回城里,两哥哥凑银子给她买了一套银首饰,却连一个布头子都没给嫂子买,实在有点……。

这次送香粉也是想着补偿一下,嫂子也没坏心也不是坏人,以后还得相处,得过且过呗。

“没事,就想着他们在外面冷不冷吃的好不好,有点担心。”张氏强笑了一下,岔开话题,下定决心好好干活等学文回来给他道个歉,以后再也不折腾瞎想了,就守着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巧兰见嫂子并没好转也不好过问太多,也就说起别的高兴事缓和一下气氛。

吃过午饭大家趁着日头还高继续干活去了,李母和赵氏也去地里干活了。

下午的时候家里就来了人,是村头一户穷人家,家里顶梁柱生了病拖了一年多死了,留下孤儿寡母的几分薄田,寡母带着几个儿子含辛茹苦吃尽了苦头把孩子拉扯大,但没有能力给儿子成亲,家里就那么一点薄田,就算靠着村里的救济也只能混个温饱,实在没能力做别的打算了。

好在李家村一向是个民风淳朴的地方,饿死人是不可能的,但救急不救穷,这寡母道也硬气,四处给人干活缝补,一切能干的重活累活她都干过,甚至跟男人一样去给人修房子垒炕搬石头等等伙计,别人同情她就适当照顾一下,有轻省的活让她干点。

可是孩子一天天大了,四个儿子呢,要成亲啊!

李老太的荒地需要人开,第一个就想着他家了,上次学武的事她家几个儿子一直冲在最前面,最后事了后也没吭声就悄悄回村了,是个踏实热心的人。

马婶子就领着大儿子过来了,“婶子好,我过来问问开荒地的事,你看我家好几个儿子,干活都是下死力气的人,有啥活干您尽管开口,这冬日里也没啥活了,需要干点啥您吩咐吧。”

李老太笑着点头朝她招手,马氏走到跟前坐在马札上,“我想着你带着孩子不容易,眼瞅着大小子和我家学文一个岁数了,也该成亲了,不能再拖了。我家的荒地人手不够,开不了那么多,我想着你要是愿意给我帮忙你就拿去开吧,我也不要你的银子,荒地头几年不赚钱就只能混个饱,等后几年你丰收了给我点粮食就行,就按村里的老规矩办行不?”

马氏一听眼泪下来了,这是照顾她家呢,村里老规矩除了给粮食还有给银子才能佃地呢,李家没要她的银子是因为知道她给不起呀。

“婶子我给你磕头了!”马氏一下就跪了下来,眼泪在脸上流淌。

“哎呦!这孩子快起来,儿子都这么大了,大小子快起来,叫我一声李奶奶呢,还不是得照顾着呢,再说我还要你们给我帮忙呢。”李老太赶紧把一老一小给拽起来。

马氏起身擦擦眼泪,连连点头,“婶子放心,几个小子干活还是行的,我听桂花说还要挖渠是么?我家小子就能干。”

“我给你们钱。你们帮我挖渠啊。”李老太笑咪咪的点头。

“婶子,给钱这话就再别说了,我佃您家的地都给不起银子,干点活还要钱我也没脸在村里混了,您不要再提给钱的话了,往日里没少照顾我们,平时都找不到机会报恩呢,您给我钱我也不要。”马氏坚决的摇头不要钱。

这佃地的条件走到哪也找不着这么好的事,这是一个村照顾他们家穷呢,别人谁管你死不死呢?

马氏虽然穷却是个会来事的,谁家有点事照过来要帮忙她都也很热心,这些年她家的事别人也愿意帮衬她一把,几个小子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孩子爹死得早,马氏一个人除了种地之外还要给别人浆洗缝补贴补家用,经常不在家,那时候老大带着三个弟弟,到处去混吃的,村里大娘大妈们心疼孩子就给孩子一口吃的,就这么拉拔着长大了。

投桃报李谁家有啥事,马氏一家子能帮上忙的,不用你说自己就过去问了,特别有眼力见。

李老太知道她是个有傲气的女人,人穷志不短,力所能及的也要回报大家,想到这也就笑着点头接受了,人情有来才有往,人家给不起钱愿意出力,你得让人出这份力,不然以后不好相处了。

“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十亩地给你能干完么?”李老太也担心他家干不完。

“可以,我想着多佃点呢,我娘家侄儿三个也没活干,我娘家也苦的很,大哥痨病很多年了,嫂子一个人带着侄儿守着那几亩地也是苦苦支撑,我想着婶子要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人,多给我佃两亩地,我也帮一把我嫂子,这几个孩子也没少沾我哥嫂的光啊。”马氏叹口气。

“这好说,你娘家人我也信得过,地是有,只要你们能干得了就行。”

“这你放心,家里有牛,侄儿三个也是勤快人,能干完。”马氏不怕累,就怕没地方让使力气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49章琢磨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你知道还有谁家愿意干荒地的么?一个价,给粮食可以不要钱。”老太太问道。

马氏想了想说道:“我想起一户人家来,村西头的老王家,老大那一家子您有印象么?一家子老实巴交的,给老太太欺负的可惨了。”

老太皱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一拍巴掌,“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死了婆娘后来又娶了妹妹的那个老王头?”

“对就是他家,老大是前头死的那个生的,老实巴交的,媳妇也是老实人,老太太可劲的欺负老大,一家干的活不少却吃不上多少,前些日子她三儿子考上秀才了,这不老太太抖起来了闹着分家了,老大一家子啥也没有,净身出户的,啧啧……可真是黑了心了,活都是老大家干的呢,这一大家子轰出去吃啥喝啥呀?现在住在那山脚下的破茅屋里呢。”

老太太点头,“哦!前些日子老头子老去村长那,说闹哄哄的就是他家啊,嗨!我家的事也多没顾上问呢,那破茅屋不是猎户盖的么,那四面漏风咋过冬呢?一分田都没给么?”声音颇为惊讶。

“嗯,一点没给,老大这回生气了,跟村长合计了一下,说是过继给老王头早死没儿子的弟弟了,他们已经分了宗了,这以后要断了根了。”马氏扁扁嘴一脸唏嘘。

老太太沉着脸感叹道:“老实人发脾气才吓人呢,犯了拧脾气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这是寒了心了。他家有大小四个小子一个闺女是吧?”

“是呢,这不到处找活干呢,挣三核桃两枣的先糊弄着呗,我琢磨着您要不问问他,他家干活一直都是把好手,一家子都是勤快人。”马氏介绍了王家。

“哦,这样啊,你一会帮我去把他们夫妻两个叫来我问问,要是愿意干就干着吧,至于住的地方在我家荒地旁边有个小院子有点破旧了,那以前是村里的地我们买了下来,但是买下来才发现那块盖不上房子有点富裕了,一时也没空拆他,要是不嫌弃就修修先住着,等他家以后有了钱再从我这买下来就行,村里给我什么价格我就给他什么价格可好?”

跟老实人做邻居是有好处的,那块地正好临着将来巧兰的院子,以后可以和孙女做邻居,不用担心那头没人害怕会有野兽出没,帮衬他家一把还能记个人情将来指不定也有用得着人家的地方呢。

“那太好了,他巴不得来呢,我去给您说去。”马氏一拍大腿当即就站起来。

“老大你去叫上你几个兄弟拉着咱家的牛,去地里找你李爷爷,找点活干去。我去王家说这事去。”马氏是个利索人,这就风风火火安排着干活了。

“哎!”大小子是个闷葫芦,应了一声就朝外走,回家叫兄弟干活去。

“给你表弟带个信啊,让明儿来啊。”马氏临走不忘嘱咐儿子喊上嫂子一家过来干活。

马氏喊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等人都走了巧兰才从屋里出来,“奶奶,你为啥要让王家人住咱家隔壁呢?”

李老太笑了,“这就是策略,你想啊咱家旁边那么大块地方,你不能都买了呀,将来肯定还有别人要买下来住,这是早晚的事。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能先选择我看得顺眼人品好的人家做邻居呢,何况将来你嫁了这屋里人少,有个好邻居帮你看着点院子也是好事不是。王家是勤快人,人也本分将来肯定能过上好日子,不用担心落个眼馋嫉妒的人家住你隔壁,日日盯着你家是吃肉了还是数银子了,那多烦人啊!”

巧兰琢磨一番点点头,觉得深以为然,“还是奶奶想的周到。不过那咱家的地不就少了很多钱么?”

“傻孩子,荒地虽然没有荒废,可是头五年出不来产量,只有后五年才算出产呢,这一前一后就是十年,与其放在手里白瞎了不如佃给别人帮咱们养养地也能让他们落咱们家的人情。等他们缓过劲来自己就会琢磨去买地了,那个时候这地也养成了好地了,咱们接过来种产量必定不低,那个时候才是挣银子的时候呢。”

“那为啥不买好地呢?”巧兰还是不明白。

“孩子,太扎眼了,咱家这二年动静有点大了,盖了房子要歇一歇,你看才不过买了地而已就让你嫂子眼红心摇摆不定了,那别人呢?就没想法么?所以买荒地也是个缓冲,更是让家里人踏实勤奋的动力。等荒地有了收益咱家也缓过劲了,到时候手里有银子人心也聚在一起了,等学武成亲了,一家子再添置点别的就不是事了。这步子不能走太快,小心摔下来跌个狗吃屎啊。”

老太太语重心长教育巧兰,手里心里到什么时候都要收着点,做人不能太狂了。

巧兰沉思后一脸佩服的点头,“我听奶奶的,奶奶明儿我去把银票存进银号里。”

“嗯,明儿我和你一起去,去问问金子什么价,要是价格合适兑上一点回来,剩下的存进银号里,你手里留银子花用了么?”老太太疼爱的摸摸巧兰乌黑顺滑的大辫子。

“留了上回县太爷跟前的小哥来,给了五十两呢,我本来说给娘花的,娘不要让我自己留着买花戴。”巧兰晃晃脑袋,带着哥哥们买回来的银花生耳坠子,眼里带着欢喜的笑容。

这是她来到这里哥哥们送给她的最贵重的礼物了,她感谢上苍让她来到李家,得到了亲情温暖,让她孤苦无依的心有了归处。李家就是她的家是她的亲人。

“该把梳子戴上呢,明儿我去银楼看看,再给你挑一套金头面回来,过两日媒婆就要来了,把你和传虎的事定下来。”老太太怜爱的望着孙女,一脸的骄傲欢喜。

“不要金头面,换点金子压箱底就成了。”巧兰也不是个爱慕虚荣的,戴那玩意也没啥意思,不如留着置办产业划算呢。

“要的,女孩出嫁总要有一套的,留着也是和金子一样的作用。”老太太盘算着该拾掇自己的箱笼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