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58 | 浏览:54259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农绣》作者:花羽容(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0章打算
学武的事情终于算是有了个了结,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李学武,我不会放过你和李巧兰的,你们等着!”赵大妞的眼睛像是淬了毒的蛇芯子,阴冷的眼神让人脊背发凉。

“你闭嘴!”老赵也急眼了,县太爷都出动了,你还这么不识时务,岂不是得罪了县太爷。

心里急转了几个想法,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一巴掌就朝女儿挥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了右脸上。好么,这回脸胖的齐整了,左右都肿了,对称。

赵大扭用恨意的眼神望着他们,一转头飞快的跑了,那个眼神却让大家心里毛毛的。

“孩子不懂事,我会教训她的,勿怪勿怪!”老赵尴尬的搓搓手,额头上冒着冷汗。

县太爷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他一眼,眼里带着冷意。

李家人没再说什么,只是鱼贯退出了老赵的药铺。

李老太和李老头来到县太爷跟前,再次鞠躬,“大人真是太感谢您了,要不是您为我们出头做主支持公道,我们家学武就算解除了师徒关系,也要落个忘恩负义的名声,我们实在是负担不起了……这次真的太谢谢您了!”再三鞠躬道谢,不时的擦着眼泪,让人看了心生同情。

此时李家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刚才很多人压根挤不进去药铺,此时李老太这番作态,让大家伙对县太爷再次鼓掌,双眼冒光的望着县太爷,称赞他是青天大老爷。

“老太太不用如此客气,为百姓做主是我分内之事,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去县衙找我。”县太爷面带笑容,忍不住在心里为老太太伸大拇指,高!姜还是老的辣啊。

“是,是,是,大人慢走!”李老太含笑点头,该做都得做了,点到为止即可,此时不用再纠缠了。立刻让开了道路,目送县太爷离去。

李茂盛再次驾着车先带村里的老人回去,然后再回来一趟拉剩下的人,不然还坐不下呢。

“茂盛啊,你先回去吧,我要给孙女买点丝线和布料回去,家里没有银子了,房子也盖不成了,巧兰出来的时候让我买点东西回去好做活嘞!”李老太叹口气,面上恰到好处漏出一丝苦意来。

“娘,莫怕,儿子们都在呢,勤快点不怕过不上好日子,实在不行咱们再赞个二年先给老二弄。”老二青淮扶着母亲安慰。

“都是我不争气,把妹妹的血汗钱全花干净了。”学武低着头捂着脸难过的哭了,回家可怎么跟妹妹说呀!

李老头照着学武头上就是一个爆栗子,喝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如个姑娘有心气呢!大小伙子干点啥不能养家糊口了,不行就跟你哥回家种地,得闲了给村民们看看病,去山上挖挖药材,多得是活干嘞!再让我听见这没出息的话我打死你!”

“是啊,学武别哭,你就算不是药铺的人,也有手艺啊,我们等个有了头疼脑热的还得找你去,这四里八乡多是看你的脸去,他老赵家又不是咱们青山县的人,谁认识他呀!”

李婶子拍了拍学武,细心的安慰,末了还腌臜了老赵一把。

老赵不是青山县的人,是后来才投奔来的,因为青山县虽然小这里却很富庶,条件还是可以,又靠着长江码头,人来人往,还是挺热闹的。

老赵当初为啥在这收徒呢,为的是站稳脚跟,因为他是外来户,村民都很抱团的,一般也不认他,但收了徒彼此之间有了利益牵扯,自然要为他说两句话的,这局面就能打开了。

李老头是李家村的老户了,世代居住在这的,李家人提起来没有不知道的,因为他婆娘认字,当年可是一枝花,站出去那容貌先不说,就说那气质就不是村姑比得上的。

何况李家人做事很得体懂礼,心善人缘好,教大姑娘小媳妇绣花,带孩子们认字,就是学武,谁有个什么难事,学武都肯帮忙,有的时候家里实在困难了,买不起药钱怎么办呢?学武自己去山里挖药炮制好,悄悄的送给村民,并不要钱,他师傅也不知道。

村民们多数都很善良实诚,即便买不起药也会送点鸡蛋捎点自家种的菜送过来,表表心意,对李家人还是很敬重的,所以李婶说,村民们认的是学武这张脸,是没错的。

学武抹把脸,“嗯,我歇几日还是去山里采药,下乡看病去,熟悉手艺也是好的。”

“这就对了,男子汉大丈夫心气可不能灭了,别白瞎了你妹妹这么多年的辛苦。将来你有能耐了,要记你妹妹的好,她不容易啊!没白天没黑夜的绣啊,多大点人就知道心疼兄弟了。”李婶很喜欢巧兰,很乖巧懂事,小小年纪就很少出去疯玩,多的时间都留在家绣荷包了。

“嗯,我知道,这些年我把妹妹快累死了,把一家子都拖累了。”学武含着眼泪点头。

“以后就好了,这以后也不用送那么多东西了,一点子家业都送光了,也没落下一句好,等着看他有什么下场吧。”李婶撇撇嘴,一脸不屑。

说了几句大家分手,带了铜板的趁机也去买点东西回家。

李母陪着李老太去绣铺给孙女买点丝线和好料子,离开了大家,李母才问道:“咱家一下拿了那么多银子,会不会有什么不妥呀。原想着让巧兰好好歇歇,这下又不成了,巧兰肯定不会歇下的,她一心想给他哥盖房子呢。”李母心疼的叹口气。

没办法,谁让地里刨食就那么多收入呢,地里也不长银子呀,巧兰的绣图来钱算是快的,可却是她熬的心血啊。

当娘的也心疼女儿,可巧兰平时不干活,就得出力,不然家里早晚会有怨言的,何况家里确实还需要银钱。

“莫担心,不会有事的,房子先不盖了,免得人惦记着。我盯着巧兰,不让她累着,再说我还想着给巧兰攒点嫁妆,再买点地给她防身呢。”李老太自有自己的打算。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1章计划
李母一听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谢谢娘,我就担心巧兰,两秃小子我倒不那么担心,大不了还能回来种地么?巧兰以后年纪大些眼睛不好了可怎么办呢?”

绣娘因为耗费眼睛,不到年老就会花眼了,所以一个好的绣娘是十分珍贵的,若是能写绘画水平还很高的慧纹就更稀罕了,对任何一个绣楼都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哪怕眼睛不好了东家也会心甘情愿的养着她,眼睛不行不能绣了可以带徒弟啊,手艺可以传承下去,只要她活着就是招牌,白吃白喝也愿意啊!

“别担心,我会给巧兰都安排好的,不会委屈了她的。”李老太没有怪李母大惊小怪,依旧温和的笑着。

“我知道娘一向疼她,是我白操心罢了。女户的事要不是您一直坚持也立不起来,村里人都不以为然觉得咱家有钱烧得慌了,可我心里不知道多感激娘呢。”李母并非不知道好赖,就这一个闺女,大小就知道心疼家人,小小年纪还没桌子高,就开始自己绣荷包贴补家用了,只要是她能给的自然都希望给女儿预备好才踏实呢。

李老太轻笑一声,眼底有些不屑,“他们懂什么呀?江南那边女户多的是,有嬷嬷有绣娘还有大户人家的丫鬟都自己立女户,给自己一个保证,都是穷苦人家,抓牢自己的东西才是上策。巧兰立了这个,将来她名下的财产谁也夺不走,就是我们将来都死了,巧兰也能过得很好。”

“是,是。只是可惜了这回一下五十两银子就没了。”李母微微叹口气,也有些心疼,可却没办法。

“断干净是好的,以后就不用什么节礼了,过年送一次就成,不要就拿回来,只要咱们不让人说嘴就行,往年三节两寿的礼加起来也不比这少了,这些年咱家的银子都耗在这上头了,我一直担心,时日长了兄弟之间早晚会有不满的,如今才是透亮了呢。只要人在没什么是挣不会来的。”李老太并不担心,反倒松了口气。

“说的也是,这些年苦了巧兰了,可我却不能拦着她,真要让学文出这么多银钱,张氏也要不高兴的,我只能委屈我的巧兰了。”李母心里什么都明白,为啥可着劲辛苦女儿,没法子老大成亲了有自己的家,适当贴补可以,不能太过了。

“有苦才有甜,巧兰这样为家里着想,将来她的嫁妆自然要厚厚实实的,谁也不能说半个不字。”李老太早有打算,今日的苦是明日的甜。

“哎,还来得及,再攒攒能攒起来。”李母原先是打算把巧兰手里的银钱给她留着做嫁妆的,等风头过去明后年再填点土地的,农家人还是有地心里踏实,谁知道出了学武这事,看来短期内是买不成地了。

二人去了绣铺,李掌柜的迎了上来,左右看了看没别人,才压低声音问道:“都解决么?我不好过去一直担心着。”

“都解决了,花了五十两请了县太爷了结了关系,以后总算清净了。”李老太也没瞒着。

“五十两!真够黑的啊!”李叔砸吧这嘴,一脸愤慨,农家人能有几个五十两啊,给干了这么多年还要这么多,真不是个东西。

“幸亏巧兰之前还剩了一些,不然真要抓瞎了,我来买点丝线和料子回去,大牛啊,老太婆求你个事呗?”李老太抓着李掌柜的手,一脸诚恳。

李掌柜做了多年掌柜,这家店是京城大人物开的,他自己也是走南闯北有眼里劲的人,当即拍着胸脯表示,“大娘放心,我也是李家村出来的,当年要不是你教我认字算数,我也不能有今日。只有好活也不太累的我肯定先紧着巧兰,只是他身体受得了么?上次摔了一跤养好了么?流那么多血怎么地也要好好养二年,她岁数也不小了,眼瞅着该说亲了吧,这身子骨可得壮实才行。”

李老太和煦的笑着,“养着呢,家里肉没敢给她断过,这不原本巧兰攒了两个钱准备给她哥盖房子娶媳妇的,这下全白瞎了,出来的时候让我多买点线回去,打算接着干呢,我这孙女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啊!”

“谁说不是呢,巧兰可是数一数二的好姑娘,有好活我肯定想着她,她的手艺现在要涨价了,上回李相爷寿宴上可出了风采了,我打算让她绣个大活送去京城总店,到时候身价还能在翻一番,这地方终究小了,挣不上钱,得送去大地方才有得赚呢。”李掌柜早就琢磨好了。

这山疙瘩能有几个人天天要绣图啊,还得京城这样贵人多的地方要这玩意呢。

“那就劳你操心了,你放心,我家巧兰干活仔细的很,肯定不让你少赚钱。”李老太连价格都没问,一副特别信任李掌柜的样子。

“包在我身上了,我又单门进了些上等丝线,您挑挑?这回颜色分的特别细致,正经的江南丝线,价格也高,还有雪锻我也托江南分店的掌柜给我留了两块好的,您看看您能用上么?要是您用不上这没人能用了。”李掌柜热情的拿出自己私藏的好货给李老太看。

李老太对着阳光比着手里的丝线,仔细的区别颜色,这同一个色系的丝线,可以分的很细很细,丝线颜色越细致,绣出来的图就越好看。

一个花瓣的颜色从深到浅如何过度都需要不同颜色,阳光反射到花瓣上又是个什么颜色,这些都是绣娘必须要知道的,好绣娘绣出来的东西就极为逼真,原因就在色彩的把握和运用上。

“嗯,这回丝线不错,以后就照着水平走。你要是回回都能有这样的好丝线,就能绣个大图,以前那线颜色都不全没法绣好图。”老太太摇头砸吧嘴。

“成嘞!这我就明白要什么样的了。不管您绣什么图,只管拿过来,我肯定收,按大小好坏给银子,成不?”李掌柜自从看到了李相爷家的万寿图,对巧兰非常信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2章探问
“成,不过我家巧兰的事不能往外说啊,太扎眼了。”老太太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李掌柜的笑了,“您放心,这是我们的规矩,坏了规矩谁还敢来我这卖东西啊,行里知道也饶不了我的。”

“我就白嘱咐一句,今天太惹眼了。你把料子拿过来我在好好看看,你真想把巧兰的图拿到京城去?”李老太问起这个来。

“那当然,您当我哄您呢?我知道上次的图您吃亏了,那也是我吃亏了呀!可我不能得罪李家老爷啊,这以后还要来往不是。我想让巧兰绣一副特别出彩的大图,我送到京城总店推荐一下,要是出了彩以后肯定活不断地,价格也绝对不低。五十两算个啥呀!”说罢左右看了看,将他们拉近里面的屋里。

这才说道:“你知道赵大扭为啥逼着巧兰绣图么?县太爷那日也去了看了图,当场就说道,王府给太后的送和贺礼就是绣图,从江南高价购的,但是县太爷说根本就不能和巧兰的东西比,他这个糙汉子都能看出区别来了,一个劲的夸赞,没想到小小县城也有这样的人才。

当时李相爷也点头赞了,表示自己也见过王府的绣图,当时还挺惊艳的,但和巧兰的一比,差的远了,就单说这字和画都越过江南那位绣娘了。王府给的是金子,三千两金子啊,据说是江南红极一时的绣娘,这个价还是因为是王府才给的。

你想老赵那日也带着大妞了,大妞听见了能不心动么?不过这些年我从她手里收的巧兰的东西,我压价都很低,也是心里看不上他们这幅做派。当时我也很震惊,所以后来才有了想让巧兰绣副好的我送去京城的想法,这钱凭啥不是咱们赚呢。”李掌柜也有年头没出过门了,对现在的情势并不了解,也没预料到巧兰的东西会这样好。

他一直以为江南的绣娘该是比巧兰厉害才对,知道吃了亏但没想到会差这么多,心里也有点后悔价格要低了,但也不能反悔了。

李老太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这样吧容我回去想想,等我想好了告诉你我要什么料子和丝线,你给我弄来,我保证我们祖孙两个让你露回脸,不过先说好,像样的大图京城那边一年只能走一副,你知道好图一年半载才绣一副,多了绣不出来,还得给咱们县城留点余地不是?”

老太太从来没有想过巧兰的东西会有人看不上的情况,一副言之凿凿的自信。

李掌柜一看,这是压箱底本事压根没拿出来过,也是,这小地方随便绣几笔就够过日子了,不需要那么拼命,没人欣赏得了啊。

“成,只要您有我一定给你卖掉,价格肯定比李相爷家的高,金子不敢说,银子少不了你们的,五十两算个屁呀!”李掌柜拍着胸脯保证了。

紧接着李掌柜拿了一个红布包进来,又让伙计倒了好茶给老太太。

李老太看了看掌柜的进的雪锻和锦缎,微微点头,“这次的货不错,这块红的和白的我都要了,以后多弄点这样的好缎子,素面的多压花的要少一些,另外我要一些金银线,你给我弄点来。”

“好嘞!”李掌柜都没犹豫就答应了。

金银丝线可是用真金白银拉丝成的,这个是值钱的东西,李掌柜想都没就答应了,可见他对李家是很信任的。

这回料子给的多,大概是李掌柜想让巧兰绣大图的意思,大图才赚钱呢,但也考验功夫,更耗时间和心血了。

“这多少钱?”李老太打算买下来回家了。

“大娘您骂我呢?咱什么关系啊!以往也没要过钱啊,您拿去就行了,剩下的还是老规矩,送你了。”李掌柜立刻笑着说道。

李老太也没矫情,“成,等绣好了再拿过来。”

“我等您,不着急。”

李母和李老太又去成衣店挑选了不少的碎布头子卷吧了拿回家做荷包,买了些家里的糖和盐,顺便跟老刘头道了个谢,多亏了传虎不然不一定请的到县太爷呢。

老刘头叫住李老太进屋,“您别忙谢我,都是一个村的帮衬是应该的,跟你说个事啊,我看上巧兰了,想娶了进来给我家传虎做媳妇,您考虑两日?”

老刘头为人直爽,不会拐外抹角,他婆娘早死了,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探问合适,干脆避着人直接问了。

李老太笑了,“传虎是个好孩子,我回去和老头子孩子们商议一下。”

“行,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传威小了点,好在眼瞅着也大了,能帮着我干活了。”刘老头还有个小儿子,刘传威,传虎的弟弟,今年八岁,就是因为生了他难产,刘母才拖了二三年去世了。

家里的银钱也花光了,老刘头一咬牙一跺脚准备参军,把孩子托付给弟妹,要是他们父子回不来了,这个就是弟弟的孩子了,给他们摔个孝子盆有人给上个香就行了。

因此刘传威是老刘头的弟弟弟媳妇养大的,老刘头回来的时候传威都五岁了,为了感谢弟弟一家子给他养大儿子,还会认字算数,这就是很精心了。

老刘头父子回来时带了钱回来的,不光自己盖了大瓦房还给弟弟一家子也盖了房子,比他家的还好,还大,还给两个侄儿一人买了十亩地在名下,这是感谢弟弟一家子这样用心教养小儿子,兄弟两个处的很不错,他家都是厚道人。

李母有些动心,刘家兄弟两家子人品在李家村也是数得着的,日子过得也好,手底下有真本事,老刘头两兄弟以前是要饭的在武当山做过童子,一身的功夫是那时学的,不然怎么敢去当兵呢。

想想传虎为人处事很精明不失踏实稳重,人也是个直爽将义气的,在衙门里也混得好,衙门的活也是个稳定收入,脸面也好看,这样一想确实有点心动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3章不满
告别了刘家李母和老太太往集合点走,准备回村了,没钱了,有钱也不能再买啥了,今天太惹眼了。

“娘,您觉得传虎咋样?我觉得挺好的,刘家人口简单,传虎虽然年纪大点但见过世面,人也稳重精明,不像那些个毛头小子不懂事,家里也没有婆婆,便是小叔子也大了,也不愁啥。将来巧兰能过上省心的日子,您说呢?”李母扒拉了一遍,觉得各方面都不错呢。

“嗯,回去再商议一下,别走漏嘴了,坏了巧兰名声。”李老太把周围的后生扒拉了一圈,觉得刘传虎还是个靠谱的,心里也算满意,但回去还要再问问老头子的意见。

“那当然了。”李母点点头。

坐了茂盛的车回了村里,李母挨家挨户去谢谢人家,这回带的是以前她自己绣的荷包和帕子,算是个谢意,村民们都给站脚助威了,怎么样也要有点表示。

李老太太绣出来的东西也是精美漂亮,拿出来送礼也不落价,村民们推辞一番欢喜的收下了,表示有事言语一声,都是一个村的,不能让外人给欺负了。

再次回到家这才算消停了,李老太太坐在堂屋里,看大家都围了过来,巧兰端了碗糖水给二人,乖乖的坐到一边。

“事算解决了,巧兰也没银子了。以后大家努力干活吧。“李老太也累了挥挥手让他们散了。

“那以后巧兰也不用出银子了,都是一家人。”张氏犹豫了一下,咬着唇眼神闪烁着开口。

李老太幽幽的看了眼张氏,然后望向巧兰,“你看呢?”

“不用,每个月五两银子我出得起。”巧兰很淡然的开口,心中一叹,到底还是她想事想得少了,这次一下拿出五十两银子动了人心了。

“你哪那么多话呀?我妹妹不靠别人也能过得很好,是我们占了妹妹的光呢。”学文狠狠瞪了眼张氏,眼里有些不满,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提醒还是真不想要这五两银子?眼里有些冷意。

张氏慌张的摆手,“我是为了妹妹好,没别的意思。”

“行了,忙乎一早上没吃东西,做饭去吧。”学文没了好脸色。

张氏知道自己惹恼了男人了,低着头悄悄去厨房。

李青山叹口气,“学文啊,管管你婆娘,这是心大了。”

“我知道,您放心,有我在她翻不出大天来,等着我怎么收拾她。”学文眼神一冷,这五十两把她的眼拱热了吧。

“哥,别怪嫂子,是我瞒了银钱。”巧兰叹口气还是把事揽在身上,不愿意哥嫂因为她不和睦。

“跟你没关系,你挣的钱凭啥全拿出来,她自己还有私房钱呢怎么不说?他自己一个月也没挣五两银子啊。你别管有我呢。”学文心里也有些不高兴,媳妇太不给脸了。

“我不说什么了?要是想拿巧兰的钱,可以,以后她每个月也要出五两银子,清远清刚以后也别想上学的事了,这五两银子是你妹妹给孩子上学用的,不是养她的。”李母一听话头就知道张氏打什么主意了。

李老太摆摆手,“不要紧,有我在呢。”

“行了忙去吧。”李老头拉着脸走了。

地里还有活干呢,青山和学文也去地里了,学武拿着背篓药锄去山上看看,挖点药材回来,炮制好了也能卖钱。

李母心里憋了口气,吊着脸。

李老太对巧兰说道:“线和布都给你拿回来了,你李叔没要布料钱,剩下的料子是你的,他说想让你绣个大图,送到京城去,要是能被看上,价格就高了。”

巧兰点点头,犹犹豫豫的问道:“我嫂子是不是不高兴了,我藏了五十两没跟她说,要不我去道个歉吧。”

“不去,你忙你的去吧,画上几幅图给我看看,京城的人讲究个雅致富贵,你走这两条道指定能行。佛像也可以的,那块红布我打算让你用金银线绣,你琢磨一回。”李老太转移了巧兰的注意力。

“好,那我去琢磨一下,先画图看准了才能绣,我琢磨着要是有好料子可以绣双面绣,苏州那边不是行这个么?”巧兰想了想说道。

“可以,不着急要,要弄就弄个好的。”

“行。”

巧兰回去画图了,上次李叔给送了笔墨纸砚,她每日早起练字都没舍得用,这个留着是画大图用的,轻易也不敢多用,宣纸也很贵的。

李母想了想说道:“下趟张氏就别回家了,这咱家情况略好了些,她可没少往娘家拿东西,我看是皮痒了。”

“嗯,你敲打一下,心大了可不好。”李老太轻轻的笑了笑。

“成,我知道咋办了。”李母和老太太多年婆媳,怎么会不知道老太太这是生气了,不好跟孙子辈计较,但李母可不一样,她是张氏的婆婆,肯定要敲打她了。

张氏一个人在厨房做饭,李母出来了,“做点好的,学武多长时间没吃肉了,把那牛肉切一块,再炒个肚子,爷们要下酒,还要请村长里长过来道个谢呢。”

张氏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肚子就剩最后一块了,都弄了么?再炒个别的菜?”

“都弄了吧,多个人吃饭呢,以后做饭多做一口,那鸡汤还有吧?”李母问道。

“有呢。”张氏点点头。

“单门做一碗给巧兰下个面条窝个鸡蛋,放两片牛肉,巧兰要干大活了,要吃好点呢。”李母故意的。

张氏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微微点点头,“家里鸡蛋不多了。”

“那就去买吧,你不是有二十两私房钱么,去买。”李母一语惊了张氏。

张氏瞪着大眼珠子,吓的脸都白了。

“以后每个月你也交五两银子,光我女儿一个人交太亏了,她还有十亩地也是家里人吃的,你连地都没有,你也交吧,和她一样就行。”李母说完就进了屋。

李老太出来了,坐在躺椅上晒太阳,一言不发,张氏含着眼泪看着李老太,希望她能给求个情,但李老太闭着眼睛假寐,耳背没听到。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4章打算
张氏知道,婆婆这是生气了,其实她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嫉妒,一下藏了那么多钱,说不定还有呢,都用来给学武盖房子,心里略微有点不平。

他知道自己这样想其实不对,都是小姑子自己赚来的,自己不该嫉妒,何况小姑子对清远清刚也是很好的,可她当时怎么就没忍住,一下子从嘴里秃噜出去了,以婆婆和奶奶的聪明,不可能听不出话音来。

她这是怎么了?张氏心里有点后悔了,小姑子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啊,还给清远花钱买了书呢,哪家小姑子也不如她会做人了,她怎么就……,是让钱给烧红眼了吧!

本想找学文求个情的,偏人出去干活去了,不到天黑时回不来的。

李家人都是勤快人,把地里的活整治的可好了,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勤快汉子。

张氏低着头默默的做饭去了,下午饭做好了,没一会李青山带着儿子回来了,李老爹也从外头捆了猪草和干柴回来了。

吃饭前李母开口道:“我说一下,以后学武每个月交五两银子,巧兰交五两,学文你们夫妻两个也交五两,以后私房钱你们自己留着不用交公中了,以前我也没管过你们的私房钱,以后也不会管。

还有从现在开始公中要往下扣银子,一个用来给学武盖房子,二要给你妹妹攒嫁妆,我的意思是一百两嫁妆钱公中出,谁也别埋怨什么,那十亩地可是真金白银用巧兰钱买回来的,让你们两个哥哥给陪一百两嫁妆钱不亏心吧?”

李母真的生气了,一直都担心巧兰会被人嫉妒,会因为银钱造成家庭不和睦,这天果然还是来了,他心里不是不失望不难过的,光看见巧兰挣银钱了,咋没看见巧兰白日黑夜都在屋里干活呢。

学文扫了眼张氏冷笑一声,“我没啥意见,这是我亲弟弟亲妹妹,本来就应该我这个当大哥的照顾,更别说巧兰没少给家里填进项,如今学武也回家了,凭手艺吃饭也饿不着,不用担心。一百两不是事,不是还有几年功夫么,可以攒出来,就这么定了,回头学武跟我去山里,叫上虎子哥,给巧兰砍两根好木头做家具,我琢磨着妆匣子得要块好木头才成。”

心里这就开始预备着了,想的还挺远的。

李母脸上稍霁,虽然媳妇心飞了,但儿子的心还是明镜的,不枉自己和他爹教养出来的。

“嗯,你想着你弟弟妹妹就行,别为了点子钱把兄弟姐妹情分都磨没了。交银钱的事都没问题吧。”

学武立刻表态,“我没问题。我今天回来的时候邻村的大爷让我过去诊脉呢,说山上发现了一些我要的药材,都给我留着呢。”

其实村民只有实在不行了才去县里的药铺,那毕竟有点远,村里多数都指着野郎中,就是自己村的郎中,让看一下给点诊金抓点药,郎中多数都会自己炮制一点药材,自己弄不了的病才会让人去县里看,去县里很贵的,一般村民是不去的,郎中便宜。

所以学武即便回来了,其实也不担心没收入了,他在一片跑了三四年,早就有根基了,这一片七八个村相邻不远,就学武一个正经学回来的郎中,会看的病多还会一手好针灸,能给接骨正骨,再差点的郎中只能给看看头痛脑热,多了都看不了。

郎中不光要求会写字,还会诊脉呢,一般人学不了这个,没有十来年是不能出师的。

可以想见当年李老太送学武去学医也是下了狠心的,不光交了银子还楞是几乎给白干了十多年呢,这份决心一般人可学不了。

这四里八村几乎都是找学武,一个月五两银子有点紧,但不至于交不出来,看病没有那么多,但山里人靠山吃山,山里药材多,他人缘好,遇到穷的也乐意给帮一把,山里有什么好东西是他用得上的,村民自动都给他留着,好还他那份人情呢。炮制药材也可以拿去卖,这也是一份收入。

巧兰微微张口想说话,手被清远狠狠拽了一下,清刚给她夹了一块子肉赛嘴里,好么,想说都说不出来。

“唔。”巧兰被赛的差点噎住了,清远嘿嘿的笑。

“姑姑,吃菜,今儿菜可好了。”清远朝她挤挤眼。

连清远清刚这俩小机灵鬼都看出来,她娘惹着奶奶了,不让她多管闲事,咱奶心软,气不了多久的。

“嗯,学文学武啊,你妹妹那十亩地给帮着弄好了,咱家现在全靠这点东西了,想盖房子就得在田里出力了。”李老太叹口气说道。

“哎,放心吧。”学文重重点头,这没啥说的,妹妹的地粮食丰收了也是全交给家里的,就这婆娘还眼红呢,这回非整治她一回不可,这要是一次记不住教训,以后家里没安宁日子过了。

“我今日去看了一下,当初画地的时候,巧兰那块地边上离这河道挺近的,都照着便宜的价格全给了巧兰了,实际上多出五亩旱地来,我琢磨着把那五亩地也开出来。”

当初买的是十亩好地,那旱地是半卖半送的,朝廷鼓励开荒,所以价格很便宜,但契书上都是写清楚的,立的也是花了钱的红契书,在官府有档案的,这世李老太要求的,她心疼孙女,不能委屈了自己孩子,要弄就弄妥当。

“你有什么想法么?”

李老太半搭着眼问道。

学文想了想说道:“旱地种田确实不行,不过可以种果树啊,得了果子一样可以卖钱,我爷爷不是会酿酒么?再不行还能酿些酒去卖,这也是一道门路。或者再种点苞米粗粮啥的,不过要养养地才成。

我心里有个想法,要是这五亩旱地能整治出来,过了这个劲,咱家有钱了我还想再买点地呢,现在朝廷鼓励开荒种地,给的价便宜不说,还免一年的赋税呢,多好的事,咱是乡下人不就靠种地过日子么?这对咱来说不是难事,总不能全指着女人绣花挣米下锅吧,我丢不起那人!”

说到最后把脑袋一别,心里对张氏还是有气,这回不能轻易饶了她。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5章喝骂
学武也笑着点头,“这事挺好的,我在药铺的时候,听人家说,东头马家村的一户人家,买了不少的旱地,今年开出来买了果树苗回去种的,还说种点苞米红薯啥的,我瞧人家一脸喜气洋洋的样,要是真不好不能乐吧。那地咱不是买了一小块河道么?挖个渠吧哥,咱俩干,不行再找几个人一起干,把它整出来。”

当初那块地在河道跟前,那会子手里有银子不缺钱,老太太说让儿子仔细看着,别怕花钱多买一点地不怕。青山就买了一块河道,打算挖个河渠将来好给地里灌溉的。

“那就明儿吧,学武跟我去在那盖个茅草屋,回头我就睡那了,把那块地整治出来,我再去找几个人挖渠。爷爷爹,你们看是找人挖还是自己弄呢?”

“这都快立秋了,也不急着下种子了,就自己挖吧,省点钱吧,家里没钱了,你妹妹也掏干了,家里这么多大老爷们呢,自己干。”李老爹琢磨了一会下了决心,不请人挖了,自己辛苦点就是了。

“成,那我明天先盖茅草屋去。”学文打定了主意要在茅草屋住下了,要冷一冷张氏,心不知不觉就偏了,好日子不知足,那就一个人过去吧。

学武刚想张嘴说我去茅屋住吧,结果脚就被李母狠狠踩了一下,硬是把嘴边的话给噎回去了,脑门一抽一抽的,他娘真是下了死力气碾,脚疼啊!

巧兰都看出来,有点针对嫂子的意思,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没吭声。

张氏低着头扒饭,眼泪一颗颗的掉在碗里,终究啥都没说,可心里是觉得有点委屈的。

没成想第二日一大早,张氏的母亲和嫂子拎着东西过来了,他家是邻村的,听说了李家出事了,闹到县里去了。张母一听,担心女儿是不是出了啥事啊,拽着儿媳妇拎了点东西搭了别人去县里的顺风车就往这跑,不管咋说人要来一趟,也是个亲戚关心的意思。

“亲家母啊,我来看你了。”张母也是个利索人,进门就喊上了。

“哎呦!老姐姐,您怎么来了,快进来坐,巧兰,桂花,给倒水来。”李母一看亲家母来了赶紧招呼上了。

“不忙,不忙。我咋听说昨个你们去县里了,人跟我说你家出事了,吓我一跳呢,我今儿赶紧过来了。有啥需要帮忙的不?我还带了银子过来呢,有困难吱声啊。”张母一脸关切的问道。

李母心里对张氏的那点不满,在看到张母真诚的双眼,也不好再为难媳妇了。

“让你惦记了,是学武从药铺子里出来不干了,也解除了师徒关系。昨个把这事给弄清楚了,以后学武在家给人看病诊脉了,你们村有需要学武的地方,尽管吱声啊。”李母也为儿子拉拉生意。

“那还用你嘱咐啊,出来也好,这些年你们受累了。尤其是巧兰为了她哥都快累死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学武有本事不愁吃不上饭,你别担心。”张母一听赶紧就安慰上了。

“哎!混口饭吃吧。”李母热情的招呼着,让巧兰去弄菜去,留亲家母吃个饭再走。

巧兰和李母整治饭菜,留了张氏和她娘说说话。

“闺女,你咋了?不高兴了?是担心学武的事,你别担心这个,学武有本事呢,不会耽误家里吃饭,你可不行掉这个脸做那副样子。”张母以为女儿嫌弃学武白吃饭呢。

“不是,我不是为了学武,您不知道吧,这次学武解除师徒关系可是我妹妹巧兰花了五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张氏对着老娘和嫂子,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啊!乖乖呦那么多,她哪来的钱啊?”张母唬了一跳。

“她绣花好赚来的,她绣花赚得多每个月给家里交五两银子,剩下的是自己的……,但我也没想到她偷偷私藏了五十两这么多啊。我不过是说了一句我婆婆就不高兴了,连我家学文也冷着我了。娘你说我有什么错啊?我不是为了两个孩子么?”张氏心里觉得委屈,虽然认为自己说错话了,但也没坏心啊,咋就全家都欺负我一个人呢。

从头到尾就把挣银子的事都说了,早就忘了李老太交代的,家里挣钱的事不许往外说的话。

幸好张家人都是实诚人,不是那等黑心烂肺的,就是知道了也不会起歪心思。

张母听完了脸也黑了下来,转过头问自己儿媳妇马氏,“你觉得这事谁对谁错?”声音也冷了下来。

马氏一听就知道婆婆是生小姑子气了,她心里也觉得小姑子是好日子过多了,噎着了。

“我认为就是小姑子不对,好日子过多了,你撑得慌了吧!我要是你家小姑子,就给你两个嘴巴子,真是个白眼狼,人家还给你儿子买了五两银子的书本呢,你长这么大多时给你侄儿买过五两银子的书本啊?人家靠自己双手挣来的,你凭啥眼红?你在娘家时我眼红你绣花钱了?我指桑骂槐的说过你一句了?还人家欺负你,你咋不说你眼睛红了呢?”

马氏也不是个软蛋,那嘴皮子利索着呢,骂起人来也是溜溜的,张氏脾气还可以的,在娘家时跟嫂子关系也不错,所以当嫂子的骂她也是毫不客气的。

张氏一下给骂楞了,转头向老娘求支援,谁知张母,狠狠瞪她一眼,“骂得好!你就是好日子过多了吃撑了!你活该,这是要是你嫂子对你干这事,你觉得我会咋办?”

张母是个正直厚道的人,一家子都是这样本分刚强的利索人。

张氏低头寻思了一下,要是嫂子敢这么挤兑自己,估计老娘的巴掌要呼嫂子一脸不可,再想想自己婆婆,嫁进来多年也没给自己难堪过,顶多瞪个眼睛呵斥两句顶天了,更别说磋磨了,从来没有过,逢年过节回娘家给的礼品也是厚厚的,她回家都很有脸面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6章后悔
想到这些年李家的做派和自己婆婆太婆婆的为人,真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绣花的私房钱都是自己存着,问都没问过。

这会子心里也有点后悔了,被嫂子和老娘骂了一顿,人也清醒了过来,脸烧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他们,害怕老娘打呢。

“你呀!我真想给你一个嘴巴子,你这事干的,太让人寒心了。正经说巧兰这个小姑子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好姑娘,从来不找事不说还给家里带来收益,不说别的,也不说清远清刚平时他姑姑有多心疼了,就说你家这回买的十亩地,将来不是还是便宜学文学武两兄弟了?你也没给你哥哥买一指甲缝的土地啊,还有人家可是救了清远的命啊,便是请医问药欠下的债也是人自己还上的,你还要咋样?四里八乡谁不羡慕你啊?你咋能干这事呢?你把我们老张家的人都败光了。”

张母说着就下了炕,拽着媳妇急匆匆就往外走,吓了张氏一跳,“娘你干啥去?”

“回家。”张母觉得磕碜。

“快开饭了,走啥呀!”张氏也急了,下炕连鞋都没穿就去拉母亲和嫂子。

马氏脑袋一昂,“我没脸吃饭,你自己吃吧!”转头就走。

张氏一下急了,眼泪登时就掉了下来,跪在地上,“娘嫂子你们别走,我错了还不行么?我眼红了,我错了。你别走,我去给妹妹道歉还不成么,你们别走……!”

张母这才回过头来,脸色黑沉如墨,脸上是少有的严肃认真,“孩子,你光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呀!你一天绣花多长时间?巧兰绣花多长时间?一幅图照这一年绣啊,你能定定在椅子上坐一年功夫么?你凭什么眼红人家啊?你去看看咱村那个晓红,绣花也是不错的,虽然不如巧兰好可也能卖不少钱,你看看人家是过得啥日子,你再看看你过得啥日子!你还没人家晓红挣的多呢,日子比人家是天壤之别,妮子,要惜福啊!人家挣多挣少跟你有啥关系?巧兰早晚要出嫁,这样的能人到啥时候日子都能过的红火,你不巴结也就算了,还要上杆子得罪,你是不是脑袋掉进粪坑让屎粑粑给糊住了?”

张氏这会真后悔了,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清晰可见的五个巴掌印,“娘,我错了,我就是一时脑热,觉得她偷偷存了那么多私房钱,还故意瞒着我,我心里不舒坦。也不知怎么了,鬼迷了心窍,脱口就说了混账话,说完我也有点后悔了,可学文还呵斥我,我心里就更别扭了。我其实心里是感激小姑子的,她救了清远呢,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你是觉得巧兰比你强的太多,你不服气吧?你是我生的你肚里有几个弯弯绕绕我能不清楚?你从小就要强,嫁的也比别人好,学文又是个有本事立得住的爷们,这些年你过得太顺溜了,压根没吃过一点苦头,便是你婆婆也做不出来磋磨儿媳妇的事来,你忘了本了!”张母满眼失望的望着女儿。

转身出了屋,张氏赶紧跟了出去,害怕老娘还是要走。

马氏也跟着出去了,微微摇头,叹息一声,这个小姑子本性不坏,就是有时候有点要强,巧兰比她能耐的多,她心里害怕人家压她一头了。

张母来到厨房,望着李家母女二人,李母转过身来笑道:“怎么不去屋里坐着,桂花招呼你娘啊,饭一会就得。”态度十分和蔼,完全没有提那件事的意思。

按照李母的想法这是李家自己的事,桂花也是李家儿媳妇,归她管呢,这样的事不必要跟亲家母说,自己调教两日就可以了,没必要告状。

张母却突然深深鞠躬,“亲家母,巧兰闺女,我给你们道歉了,我都听桂花说了,是我没教好闺女,得了眼红病啊!我替我我这不争气的女儿给巧兰道歉了,你救了我外孙子,桂花却这样挤兑你,我这脸臊得慌,我们老张家不是那样的人,有错咱就得认!”

巧兰吓了一跳,看见张母鞠躬赶紧跳开不敢受她的礼,连连摆手,“婶子这话严重了,嫂子待我挺好的。往日里我都不干活,家里的事都是嫂子替我干了,我嫂子是关心我,没别的意思您误会了,我们姑嫂好着呢,您误会了!”

她不想让张家这么没脸,以后姑嫂还要相处呢,嫂子虽然有点眼红不舒服了,但毕竟没有伤害过她,以前处的也不错。人么,都有嫉妒心,这不奇怪。但没有伤人之心就可以原谅。

咱以前不是也不待见富二代官二代,有点仇富的意思么。这也不能代表啥啊,你不能说我嫉妒他们就有罪,就该死吧!

张氏见到老娘鞠躬给婆婆小姑子赔罪,这会子是真心后悔了,眼泪哗哗的流,“娘,妹子,我错了。我说那话确实没好心,我是担心你不愿意出钱,清远就不能去上学了,我嫉妒你偷偷藏钱还不告诉我,我心里不舒坦所以才挤兑你的。你还了救清远的命,处处替清远和清刚打算,是我混蛋让猪油蒙了心,我对不起你!”说完二话不说啪啪给自己两嘴巴子,打很用力。

心里特别后悔,真是像她娘说的,自己好日子过多了,没事找事。学文生气不搭理自己了,婆婆也不高兴,太奶奶也不跟她说话,连孩子都躲远了,自己这是为了啥呀!生生把好日子搅和的家无宁日,还累得老娘和嫂子也没脸直不起腰来。

巧兰赶紧冲上去扶起张母,“婶,你别怪嫂子,其实我也有错,一个巴掌拍不响,是我不够坦诚大方,让嫂子心里别扭了。往日里都是嫂子帮衬我,活都是嫂子干了,家里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嫂子,拿嫂子当外人看,确实是我不对。您别走了,您要是走了,我都没脸见人了,以后没法和嫂子处了,您就当疼我行么?”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7章求情
其实巧兰之后也在反思自己,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也有错的地方,其实家里人都知道自己绣大图赚钱了,唯独瞒着嫂子一个人,这确实让人心里不舒服,嫂子嫁进来就是李家人,将来百年也是入李家墓地的,还为李家生儿育女,没功劳也有苦劳,凭啥大家都知道的事,单单就瞒着她呢,这不是拿她当外人在排斥么?

她真心实意的跟张母跟大家承认了错误,自己也有私心,事办的不敞亮,让人误会了。

张氏捂着脸更觉得自己做事不地道,觉得丢人心里很难受,“妹子对不起!”

“嫂子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要是我嫁了人,小姑子拿我当外人,瞒着我掖着藏着,我心里也会不舒坦的。您大人有大量就当疼妹子,别跟我小人一般计较。咱求求婶子,别让他走了,我都饭弄好了,肉都切上了。”

李母这才笑咪咪的拉着张母,“得了,多大点事值得你这样郑重么?你不来我敲打她两日也就过去了,这媳妇我是满意的。”

“亲家母留下来吃饭吧,我还有事要求你呢。”李老太出来了,和煦慈爱的开了口,这表示这事她没记在心上,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插手,有媳妇去教训孙媳妇就够了。

李老太是长辈了,张母不敢再推辞,叹了口气,狠狠的瞪了眼女儿,“那我就听大娘的,给您添麻烦了,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们就行。”张母微微低头很敬重李老太。

“我家学武回来了,少不得麻烦四邻乡亲们,有需要看病的给我家学武赏一口饭吃,有药材的可以卖给我家,我们按照市价收。”李老太在给学武拉活干。

“成,这算是啥事,您别操心了,这事我肯定给您干了,学武的本事没说的。”张母拍着胸脯爽快的应了。

“那就麻烦你了,进屋说话吧。”

张母这才跟着李老太进了屋,一起说说话,马氏没进去,撸起袖子直接下了厨房跟着一起整治饭菜了,都是熟人也不用客气了。

张氏擦擦眼泪洗了脸也过来帮着摘菜。

学文吃饭的时候回来了,瞧见了岳母来了,态度十分亲热,饭桌上也是热情的招呼,并没有气媳妇就拉脸子,饭后还亲自找了牛车给二人送回去。

还把家里的红枣桂圆酸菜和点心糖果也给带了些,张母不好意思要,学文不管硬是给装上,“带回去山哥儿他们甜甜嘴。”

张母走路上才悄悄跟学文说,“事我知道了,我教训过妮子了,你冷她两日,不能惯这眼红的毛病,好日子瞎作什么。不过你们俩嘴要封紧了,巧兰的事不能往外说,是有点让人嫉妒了,你是家里的长兄,心里要有谱。”

张母多精明啊,不但不帮着女儿反而主动让学文冷着女儿,好给她一个教训,一是为了女儿日子能过得更安宁和睦,二也是间接的替女儿说话了,当亲娘的都教训过了,这头还让女婿接着教训呢,杀人不过头点地,还想咋样啊,李家这头就说不出啥了。

学文嘿嘿一笑,“没事,你别担心我们好着呢。”

张母瞧他眼里并无怨恨,似乎很拿得住,这才放心了,夫妻两口子过日子外人少掺和,尤其是她这个岳母,更不能瞎指挥让人厌烦。

“今儿的事不能外说,跟你爷们也用不着说,让我知道你透漏一星半点给巧兰招了祸回来,我就休了你。”张母瞪了眼马氏。

马氏当即笑了,“我说这干啥,又不能给我还让人嫌弃我,坏了亲戚情分,您放心吧,我明白事呢。”

送走了张母,等学文回来的时候巧兰拉着他说话,“大哥,你别怪嫂子了,别去草屋睡了。你和嫂子因为我闹别扭,我心里也不落忍,让我二哥去吧,你和我二哥换着来行不?起码别现在去啊,不然显得我不饶人太霸道了,嫂子平日待我也不错呢,看在清远清刚的面子上,别生气了,好哥哥你就疼疼我吧。”

巧兰给嫂子求情,都是一家人,以后还要长久的相处呢,就是她嫁了人也要依靠娘家撑腰呢,今儿把事做绝了,以后难道不和嫂子来往了?都认了错了,也该放下了。

学文抿着嘴看了眼期期艾艾站在一边的桂花,拿眼偷偷瞄自己,眼里带着害怕和祈求,心里也软了下来,平时表现也是不错的,就这一回丢了脸。

“我看你面子上,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只能写休书了,我不想弄个搅家精在家里祸祸的家无宁日,我是长兄就该护着你们,多付出一点这是我的责任。”学文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学文是个耿直大胆心细的性子,一个吐沫一个钉,说话做事从不打妄语,他说写休书就是真的容不得。

张氏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敢回嘴,提到休书她确实怕了。

学文是个啥性子她比谁都清楚,往日里巧兰多干点活他都要拉脸子呢,自己这是戳着他的肺管子了,不怨他冷心了。

“多大点事,过去了啊,别提了。我还有个事要求你给办了呢。”巧兰赶紧岔开话题。

“啥事,你说吧。”学文这才回转了脸色。

“我要一套针,粗的细的,我已经写了尺寸画了图了,细的要特别细才行,我要绣大图用呢。你去绣铺跟李叔说一声,顺便再要一些阮烟罗的料子回来,要雨过天青色的,我把尺寸都写好了,你交给李叔就行,还有带些金银线回来。”巧兰已经想好自己要绣什么图了。

既然是拿到京城去的,就要露压箱底的本事了,好好地露回脸,这关系到以后自己绣图的价格能不能涨上去的问题,有了银子还怕家里不能盖房子么?关键是要一鸣惊人,起码也要能出彩才成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8章准备
学文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也没说什么,“别累着自己,别把眼睛抠了。”疼爱的摸摸妹妹的头,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巧兰露出甜美的笑容,双眼灵动璀璨,带着浅浅的笑意,“哥哥放心吧,李叔不急着要,我每天绣一会就行,不急不会累着自己的。”

“嗯,后日我去县里买种子,给你带回来,还要点别的么?”

“带点青盐回来,别的不要了。”巧兰摇摇头,不需要啥了。

没过两日学文去县里买冬小麦的种子,顺便把包谷黄豆等种子还有果树苗都买了回来,等天冷指不定要涨价呢,来去也不方便了,就一起都买了回来,单门雇了茂盛的车来回拉东西。

“快把东西接过去。”学文和茂盛把树苗种子重的背着进了院子,巧兰和李母赶紧帮着拿东西。

“学文,那我先回去了。”茂盛帮着搬完了东西。

“等会,给你。”学文给了茂盛二十文钱,单独叫他拉活就是这个价。

“成,那我走了,有事吭声。”茂盛也没推辞。

“巧兰,来哥还给你买了你爱吃的零嘴,有蜜饯还有麻花。”学文给巧兰买了不少她喜欢吃的零嘴。

“呀!太好了,我最喜欢吃腌梅子了,谢谢哥。”巧兰高兴的笑了。

“你要的东西都在布包里呢,李叔没要钱,说布料剩余的都是你的,金银线多退少补了,针包要几日时间才能拿回来,他得找人去订做去,我给他钱他不要说送你的,指着你给他挣钱呢,先甜乎你呢。”学文给妹子学舌,还挤眉弄眼,很好笑的样。

“嘿嘿!送就送吧,他在我的绣图上挣不少银钱呢,这点东西不算啥。”巧兰心知肚明,她的东西李叔卖出去翻一倍的挣是少了。

“那就行,我还想着老让人送东西不好意思呢。”学文一听就明白,也就不纠结了。

“你打算绣双面的?”李老太坐在躺椅上问道。

“嗯,要绣就绣个惊艳出彩的,以后价格就能提上去了,我心里有点想法,要是这次弄得好价格少不了我的。我打算把咱家后山这一块都买下来,既然要盖房子就多圈点地盖个大的,以后清远清刚也要成亲,弄个大点的粮仓存放工具粮食啥的也有地方。我打算挨着咱家院子给我自己也挣一座院子回来,有了银子就干点正事,置办点产业。”

大概巧兰因为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缘故,心里总会有那么点不踏实的感觉,有自己的产业就觉得安心一些,虽然李家人很疼爱她,但自己的产业才是属于自己能握住的东西,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

她现在有女户了,名下的东西都是属于自己的,既然有手艺能挣钱,干啥不给自己挣点产业回来,腰杆子挺的硬硬的呢?我谁都不靠,靠我自己我也能挣一份家业回来,不管将来遇到什么困难,有地有房怕啥!

张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小姑子竟然心这么大,要像男儿一样给自己挣份家业回来。但一想到她的手艺,又觉得理所当然了,人家有钱为啥不能给自己买?

李老太琢磨了一圈,点头道:“可以想,大户人家的闺女出嫁前家里都要给办产业,田庄铺子宅院都要有的,这不算啥,区别就是家里给置办,你是自己给自己挣来,可以,我支持你弄。”

李老太没觉得有啥奇怪的地方,京城哪个姑娘出嫁,不得有这些呢,没有反倒让人瞧不起呢。这其实就是嫁妆的一部分罢了,姑娘有能耐为啥不能想。

张氏震惊过后压了压心口,再也没啥想法了,小姑子比自己能耐,自己是真的不如人,算了也不用攀比了,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真的。

“那感情好,我觉得地也应该多买点,这个是保证,我记得县上有个王家闺女出嫁,给赔了不少东西吧,听说有个农庄呢,在城里还有个三进的宅院呢,城里啊,那宅院得值多少钱啊?买,我妹妹有本事为啥不买?”

当哥无条件支持,大小就疼着宠着依着,习惯了,妹妹说啥都点头。

“那哥以后要帮我伺候田地,我可弄不来。”巧兰歪着头撒娇。

“那指定的啊,你哪会弄这些啊。”学文理所当然的点头。

“你把图拿来给我看看。”李老太笑着说道。

“我去拿去。”

巧兰跑进屋里拿了两张图过来,她打算绣双面绣,图上画的是西王母寿诞,另一面画的是八仙过海来贺寿,凤凰飞舞,霞光万丈,各种人物不同的表情不同的姿态和衣裳,衣袂飘飘风采绝伦,若是真的绣出来确实很出彩。

老太太看后点点头,这画工也比以前长进太多了,这绣出来不出彩都难呢。

“这人物可不好绣,时间也耗费的更长,你有把握么?”老太太有点担心,这起码要绣一年,不然出不来呢。

“有把握,您觉得这幅图绣出来能值多少钱?”巧兰一心要多挣点钱,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为李家也是为自己过上好日子。

“要绣的好起码也值二千两纹银,这是你不出名要是出名三千两金子也使得,这功夫费老鼻子了。”老太太也是绣娘,自然明白这副图非常考验绣娘的功力,耗时越长的东西越费劲,错一点全都白瞎了。

“我想好了这次做得好,以后每年都有活,不愁挣不上银子。”巧兰想给自己多攒点产业,以后眼花了也不愁过不上好日子。

“成,既然你打定主意了就绣吧,需要我给你打下手么?”李老太问道。

“您帮我劈一道线,然后剩下的我来。”巧兰也没客气。

“成,头几道线我还是可以的。”李老太点头应了。

他眼睛不好了穿不上针了,但劈线还可以,这劈线决定了你的东西好不好,有那细致的绣娘,劈线就是几十道,线可以劈的比头发丝还要细,用来绣动物的毛发,十分逼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29章串门
巧兰不是个犹豫害怕事的人,既然决定了就打算专心干好了,李老太没事了就帮着巧兰劈线,巧兰自己还要在接着劈线,劈的更细。

她用宣纸重新认真的又画了图,这就是模板了,之前用的是黄纸,因为宣纸很贵,她也舍不得这样耗费,每日清晨都要练字,她用的是哥哥专门做的沙盘,为的是省钱。

一般的小图顶多用黄纸画画就行了,大致心里都有数。

万事准备齐全了,李叔托人送来了一个针包,从大到小的针非常齐全,这个是从江南特意订做的,也是花了银子的,但李叔一句多余的话没说,说送的就是送的,既然巧兰这样郑重,那就一定能出彩,李家的孩子从不打妄语,丁是丁卯是卯,他信。

有了针巧兰重新把绣架摆好,准备动手了。

从这日起巧兰就不干家务活了,每日早起打一套拳出去围着村子河沟跑一圈锻炼身体,然后用沙盘练一个时辰的字,洗过手才开始动手绣图。

李老爹抓了两只羊回来,李老太问道:“哪来的?”

“隔壁村人家要卖,我买的,小羊还得养养费草料,没人要,那人不肯单卖,我就买了下来,给孩子们熬点羊/奶喝,补补身体,巧兰不是要干活了么?每日早晨给熬点喝上。”

李老爹心疼孙女,为了家里拼命的苦熬心血,他没事转悠听人家卖羊了,一狠心就买了回来,给孙女补身体。

李老太笑着点头,“成呢,这事干得好,把他们分开养。”

老太太高兴的去打扫羊圈了,以前也养过,后来需要银钱就卖了。现成的地方,打扫一下就成。

“清远,以后可要多割点草回来,不然可没的喝哦。”老太太朝清远招手。

“太奶奶交给我吧,这多大点事,我和弟弟就背回来了。”清远小脑袋重重点头。

巧兰听见动静,绣完最后一针才出了屋,“咋又花钱了,我没事别老为我花钱,吃饭不就得了么。”

“没几个钱,该吃还得吃,病了更花不起银钱了。”李老爹望着孙女呵呵呵的笑。

正好这回院子也没别人,李老太给清远说道:“带着弟弟去玩吧,弄点草料回来。”

“哎!那我们玩去了。”清远领着清刚就跑了。

“来,坐着歇会,我有话和你说呢。”李老太朝孙女招招手。

巧兰搬了个小凳子坐到李老太跟前,“咋了?有事嘱咐我?”

“嗯,前些日子你刘叔跟我提了你的事,看上你了想说给他家传虎,你觉得咋样?”李老太询问孙女的意思,要是孙女没看上就算了。

巧兰歪着头想了想,想起那个刚毅的汉子,心微微有些触动,“我没啥想法,你们觉得好就行。”

她对这的事情并没有完全了解,以老太太看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她愿意听长辈的话。不嫁是不可能的,老姑娘给家里丢人现眼呢,单独出去住也不行,人又并没有虐待你,这古代不行这样干。

所以到岁数嫁人是唯一的出路,何况他们也是一个村的,老太太对这一片的人是知根知底的,由他看人是最好不过了,她自己有手艺有财产,也不怕什么。

老太太看了看巧兰的表情,很平常连娇羞的表情都没有,这是真的没什么了,试探着问道:“我觉得人挺不错的,这一片适龄的后生数他还算有个样子,你要是不讨厌他我就答应了?”

巧兰又想了想,觉得自己也不讨厌,结婚过日子么,处得来就行,爱情什么的她也没经历过,觉得还是平淡些才好。

以前也谈过一二个,都没成,绣艺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琢磨的,分给男友的时间注定了不会太多,人家等不起找了别人就走了。她也觉得无所谓,没有遇到过非君不嫁的那种死志心情,也没有因为恋爱而变得神经兮兮牵肠挂肚的奇怪模样,所以想象不出来这些东西怎么发生的,平平淡淡她更喜欢觉得更踏实些。

“嗯,反正不讨厌他,他挺有分寸的,每次和我说话都知道保持一定距离,很尊重人,不像其他人,挨我那么近不说眼睛还不规矩我不喜欢那样的。”巧兰也在李家村住了一年多了,村里人都认了个全,不是没有小伙子过来撩她,但她都不太喜欢。

因为他们眼里没有任何尊重的神色,只有贪财和贪色两种东西在作祟,说话时故意往跟前蹭,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李老太听到这就笑了,她就说她孙女心里是个有数的,“那行,改日我让人带话给刘家,不过也不急,先吊吊他再说,上杆子就不值钱了。”

“听您的。”

“别急着绣花了,把眼睛绣坏了,出去转转吧,给你哥他们送点水过去。”李老太盯着巧兰不让整日猫屋里,没病也弄出病了。

巧兰想了想点头,“成,我一会回来弄饭。”

“嗯,去吧。”

巧兰拿了背篓装了水罐和碗,二哥特意让熬的酸梅汤,酸酸甜甜的可好喝了。

她背了东西去地里给爹和哥哥们送水,入秋了眼瞅着地里该丰收了,活也越来越忙了,连李母和嫂子全都下地干活去了。

“娘,爹,我带了酸梅汤来,喝点水吧。”巧兰在自家地里找到了正在干活的几人,吆喝着让他们过来。

李青山和学文学武放下农具过来了,“你咋过来了?”

“绣花累了就出来溜溜,爷爷买了母羊回来呢,晚上你们想吃点啥,我回去做饭去。”巧兰给他们挨个倒了水。

“啥都行。”学文一口气喝光,舒爽的叹口气。

“李叔,李婶,你们忙着呢?我爹让我送点鱼虾过来,今儿早上人家卖的新鲜的鱼虾,我家吃不完,我爹让我过来给二叔送点,剩下的给你们拎点过来。”传虎拎着篓过来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