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58 | 浏览:54259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农绣》作者:花羽容(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0章惊喜
巧兰摆着手说道:“该交的,再说我还想着咱家的院子也多年失修,想盖个青砖瓦房呢,还有我二哥也没娶媳妇盖房子,这都要钱呢。我在家等闲也不干什么活,再不交钱那能成呢?”

巧兰是真心的,她觉得李母和李老爹一家子都是和气人,对她这个便宜女儿更是好的没话说,自己也该尽尽义务才对,再说凭自己一手好绣技不愁过不上好日子。

李老太欣慰的点头,“这样吧,巧兰每个月上交五两银子,一年也是六十两呢,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是要紧的。”

李老太并不偏心,以巧兰的挣钱速度,交少了时日长了难免大家眼红啥的,交多了委屈了巧兰,干脆她定个调子,再多也不能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心服口服,一年六十两在加十亩地的收成,这个闺女不算白吃白喝,谁家闺女也不如她能挣钱。

一家人商量好了以后,李青山拿着钱去买了一些糯米三合土回来,叫上老二准备修地窖,李老爹是经历过灾荒的,对地窖很是重视,房子可以破一点,但地窖一定要结实,不然粮食岂不是要遭殃了么。

请了村里刘老爹过来帮忙,刘老爹就是城里开杂货铺的,他家就是村里第一户盖青砖大瓦房的。

这回要弄两个大地窖,因用的材料好,备了糯米跟三合土,这样修出来的地窖非常结实耐用呢。

刘老头带着儿子一大早就来了,“李叔,您这是从哪来啊。”他吆喝着跟李老头打招呼。

“去捡粪了,你们来了,劳烦你们给帮忙了。这虎子吧,越来越精神了。”

“李爷爷好,都弄起来了么,我干点啥。”刘传虎是特意请了假过来帮忙的。

和李家人打过招呼之后,男人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女人们则负责做饭,巧兰也跟着打下手。

刘传虎过来和巧兰说话,“你身体好点了么?我给你带了些糕点,你也尝个鲜。”

巧兰瞥他一眼,脸微红,她大概明白刘传虎是喜欢她的,每次看自己眼神都亮的吓人。

她自己对虎子并不排斥,但也不会过分表示什么,毕竟这里可不行自由恋爱,是要媒妁之言的,因此全当不知道。

“那可不敢收,多贵啊!你来做客就是还拿东西干啥呀。”巧兰笑了笑推辞。

“也不全是给你的,给清远和清刚叼个零嘴的。都是一个村的,咋那么见外。”虎子含笑望着巧兰。

“饭好了,端过去。”巧兰端了两碗菜递给虎子,没在说这个话题。

地窖挖起来很快,最多五六天就能干完的,李家管饭再给几个大钱就行。

李家条件还算不错,整治的菜都是有油水的,刘老头和巧兰爷爷老爹说的高兴,还喝了两杯包谷酒。

女人们则坐在厨房吃去了,席上只有李老太太陪着。

刘老头瞅了眼厨房,笑着问道:“巧兰可是个好闺女啊,定人家了没?”

李老太太微微一笑,“没呢,孩子还小呢,我想在多留两年。”

“那是,年纪还小,不过也该定下人家了,出嫁还早呢。”刘老头试探着问道。

“你有合适的?”李老太哪能不知道刘老头的意思啊。

刘老头笑着瞅了一眼儿子,“我倒是喜欢巧兰这孩子,文秀懂事。”

“我家巧兰自然是好的,怎么也要瞅个好的年轻后生才行,要心疼巧兰才行,重要的是人品好。”李老太说了要求却没表态,但意思是懂了。

刘老头却觉得这事还有门,高兴地又跟大家喝起了酒,想着回头是不是找媒人打探一下?

地窖修好了,李家一共修了两个大地窖,李老头高兴地合不拢嘴。

巧兰的日子过得悠闲而宁静,每日除了作绣活就是教导两个侄儿启蒙练字,让大哥给做了个沙盘,专门给孩子练字用,虽然她有点纸笔,但这东西太贵了,一时半会还耗不起,全靠自己默写出来的三字经和孝经,给孩子们教足够了。

她足足用了四个半月将李家的百寿图绣了出来,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上次买的白绢想绣的牡丹富贵图也绣完了。只等着过几日就去城里交货,眼看着天就凉了。

两个月前里长给找了一户人家要卖地,上等的水田李青山没犹豫,立马拍板买了下来。

给老二也买了十亩地,老二给写了张欠条,言明每年还十五两银子。

他家二小子在城里学徒,专门做木匠活的,一个月也能赚点钱回来,因此也并不难过。

好地五两银子一亩,价格比较公道,一共三十亩地一百五十两银子呢,李家只付了一半,言明另一半年底付清,因为都是左邻又村的,都很熟悉,倒也放心的很。

巧兰惦记着去市集把剩下的银子拿回来好还清欠款,这地才能是真的属于自己的呢。

一大早就坐了牛车和母亲一起往城里去,巧兰将绣品装好,琢磨着自己还要再补点绣线才行。

已经成大家各自分开,李母陪着巧兰先去了绣楼交货。

“嫂子,巧兰过来了,你图绣好了吧,我看看。”李掌柜高兴地朝他们招手,还给倒了茶。

巧兰笑着将东西拿出来,“绣好了,您验验货。顺便也给看看这幅图,是我以前绣的,我也想一起卖掉。”

“哦,我瞅瞅看,嗯,真不错,绣的比城里绣娘都要好啊,精品啊。”掌柜的非常高兴,对巧兰真是刮目相看了。

又瞧了牡丹图更是赞不绝口,当下就说道:“你等着我拿去给东家看看去,说不定今日就能让你拿上钱呢,你等着我啊。”

说着兴冲冲的包了绣图就跑掉了,去李家验货去了。

等了半个时辰李掌柜就回来了,脸上的喜色都掩不住,手上还拎了一些东西。

“李家老太太老爷子看过了,赞不绝口,说你的字写得好呢。不仅多给了银钱,还让我带了些礼给你,那副牡丹图也买了。喏,这五十两是百寿图的银子,这一百两是牡丹图的钱,其中有一部分也是相爷看你的字写得好高兴给了打赏,反正都算在里面了,这是两匹素绸绢,还有一些点心都是给你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1章买书
李母眼睛瞪的老圆,一脸不敢置信的样。

李掌柜觉得这钱其实不算多,李家老太太是从京城来的,什么样的好东西没见过呀,看了也说巧兰绣的好,比江南出名的绣娘还好,还说恍若看着有点像慧纹的样子,没想到这小县城也有这样的高手,绝对比得上一流绣娘了。

巧兰收了钱,再三跟掌柜的道谢。

“多谢您了,要不是您我还不能赚这些钱呢,我还想买些好点的绣线。”

“成啊,我给你看最近来了一批江南的上等丝线,就是价格贵点。”李掌柜热情的招呼着巧兰看绣线。

巧兰挑选了各色的绣线,还打算买些棉花回去给家人做几身衣裳,眼瞅着天就冷了,希望过年前能做好。

不过不从这买,这都是绸缎居多价太贵了,老百姓穿着害怕刮了蹭了不合适,去买点粗布更实惠。

告别了李掌柜,李母出了门被冷风一吹才算清醒过来,赶紧叮嘱道:“妮子,这钱你自己收好了,跟谁都别说了,你奶奶心里有数不用说,跟你嫂子也不用说太明白,财帛动人心啊,你给家里交了银子剩下的都是你自己的。”

巧兰笑着点头,“我知道,把人剩下买地的钱要给了才成。我想去给爷爷奶奶和爹买点布回去做些棉衣好过冬呢,如今咱家不难了,要穿好些的,再去杂货店买上几件羊皮回来做袄子呢。”

李母一听这个确实要买,自己刚才卖了绣品手里也有钱,不过闺女的孝心是要表给家里知道。

“成,咱去看看。”李母爽快的答应了。

二人去了布匹店,选了一些藏蓝的麻布和新下的棉花,回去给一家老小做棉衣穿呢。

又去了杂货店,“虎子你在呢。”

“恩,刚歇一会,婶子买东西?”刘传虎笑着迎了上来。

“我想买两件羊皮给公爹和婆婆做羊皮袄子。”李母盘算着要几件合适,家里还有两件旧年剩下的,回去改改给孩子穿着也是行的。

“倒是有新的,一共五件你要都便宜给你,都硝好的。”虎子干脆的说道。

“多少钱啊,贵了可买不起。”李母还有些节省惯了。

巧兰却开口道:“都要了,娘买了吧,冻病了可没银钱看病。再说买回去明年还能穿不是。”

“成,那就买了。”李母也没多犹豫,干脆的应下了。

“五件羊皮您给一吊钱就够了。”虎子给了个低价。

“哎呦,哪能占你便宜啊,那可不行。”李母摇头不依。

“婶子别跟我客气了,这东西不值几个钱,您就只管拿去吧。”虎子笑着推搡着。

最后一番退却李母还是收下了,拿了羊皮又买了油盐酱醋回去。

出了门巧兰琢磨着再买点肉回去,便跟李母说道:“娘,买点肉回家吧,顺便割一刀肉还有这个点心包一包给里长送去,人家给咱跑前跑后还做保人同意咱欠账,这个人情得还呢。”

李母琢磨了一下点头,“成,这钱娘出,不能啥都让你掏钱,不能养这个坏习惯。”

主要是害怕姑嫂之间因为钱再产生摩擦,现在看着是挺好,但老话讲升米恩斗米仇,有些事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

巧兰也没有拒绝,笑着点头,“再买副猪下水回去,给我爷爷和我爹他们整两个下酒菜,我给弄点卤菜。”

“行,听你的。”李母痛快的应了,家里日子好了是该吃点有油水的东西,不然哪有力气下地干活啊,距离买肉还是上回的猪下水,早吃完了。

“娘,我琢磨着去书店买两本书回去送给清远,嫂子平时待我不错,将来家里条件好了我还想让侄儿读书呢。”

李母想了想点点头,“成,你嫂子要是不领你的情我饶不了她。”

巧兰笑笑带着母亲去了书店,进去转了一圈选了些纸笔,瞧着书架上的论语问道:“掌柜,这论语怎么卖啊?”

掌柜的瞧着巧兰文秀雅致的样,态度并不倨傲,“这是手抄本,一套没有五十两是不卖的。您是给谁买啊,年纪大小啊。”

巧兰一听这价格也给蒙了,想到书籍会贵可这也太贵了啊,不过是手抄本还不是官方刻本,就五十两啊。

巧兰砸吧下嘴,“给我侄儿,刚起蒙。”

掌柜的笑了,“那不用买论语,太早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还有唐诗宋词都是启蒙的。这些还是官方课本全新的,每册是一百二十文钱。”

李母更是惊得长大了嘴巴,“好贵啊。”

巧兰也笑了,“娘,要是书不贵岂不是人人都能读书考科举了,读书人为啥金贵啊,供一个读书人可不少钱呢。”

李母扁扁嘴没说话。

最终巧兰买了些纸笔墨还有几本启蒙的书都买了,一共花了五两多银子。

包好东西放进背篓里盖上布,让别人看到又该叽叽喳喳宣传的满村都是。

二人来到肉摊上,李母说道:“买五斤五花肉,其中二斤单独割一条,我好送礼嘞。在拿一套下水。”

“好嘞,李婶给您装好了,再搭一根棒骨。”

“谢谢你啊。”李母高兴地笑了。

买好了东西这才背着背篓坐牛车回去了。

回到家,巧兰将剩下的买地钱交给了李老太,让把钱给人家交了,顺便选个日子去过户去。

中午吃完饭,李青山就拿着钱和一条子肉,外加巧兰得的点心分了一半包好给里长送过去。

巧兰将笔墨和书籍拿了出来,喊了清远和清刚过来,“清远,青刚,看姑姑给你们买了什么了?”

清远六岁了,已经懂事了,看到这么多书眼睛都瞪圆了,“这是书,我在村长孙子大牛家里见到过,不过他不让碰,害怕我弄坏了。”说完小脸满是羡慕。

巧兰有些心疼,摸摸孩子的头,“以后姑姑教你们读书识字,等你们都认了字就可以去城里的书院读书了。”

“真的么,这些书都是我们的么?”清远激动地满屋子跑来跑去。

张氏收拾完厨房进来看到后也大吃一惊,“巧兰,这些书要多少钱啊,得不少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2章敲打
张氏进了堂屋,看到巧兰拿着书本给清远清刚认字,旁边还摆了好几本书,吓了一跳,她虽然不认字也知道书本是很金贵的东西,要不是老大老二都会识文断字,她也不能嫁到李家来。

论条件张家比李家要强的,单论土地就比李家多二十亩地呢。可他爹娘还是第一个选择了李学文,一个是李家的家风好,分家分的早分的也公平,叔伯之间没有龌龊纷争;第二个就是他家的爷们都认字,这就是顶了不起的事,认字就有见识,轻易不会被人糊弄,她爹就认准了这一条了。

张氏摸了摸书本心中惊异,脸上也带了出来,“巧兰,就是有了银钱也不能这样花的。再说了哪能都让你掏钱呢?我和你哥还都能干呢,这银子我一会给你。”说完心里更坚定了这个想法,也觉得这个小姑子有点莽撞了,但心地确实好的。

巧兰抬起头笑了,眉眼明亮秀美,“嫂子,这是我送给清远的生辰礼物,清远下个月就要六岁了,还不行我这个当姑的送点东西了?咋?把我当外人了?我还没嫁出去呢就不待见我了?”最后故意说得委屈了点。

张氏急忙摆手,“这是哪的话呢!绝没有的事,可这孩子还小不到时候,我是想送他读书,可想的事过几年再大一点,家里情况再好些的时候……。”

“嫂子,那你可就错了,上学就要小点学才好,等大了再去学堂,先不说人家会的你都不会,就这岁数个头去了你也尴尬得很,人家都小豆丁,咱家的都快赶上半个大人了,人家岁数小的孩子都会的东西,你家孩子这么大什么都不会,再被笑话几句,孩子能受得了么?那会也不赶趟了。去学堂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我来教呢,去学堂花钱是为了科考和学本事,考不上也能去做个账房或者像我二哥一样去学门手艺的……。”

剩下的话没说,但相信以张氏的聪慧应该能懂得这个道理。

张氏看这些书本心里很挣扎,她不是不懂这个理,但这个钱不是谁家都能花的起的。

李老太进来了,刚听见他们说话了,后面跟着巧兰大哥李学文。

李老太朝清远招招手,清远赶紧跑过去,刚才他娘的脸好严肃,吓得不敢吭气了。

“太奶奶。”清远靠在李老太怀里,噘着嘴有点委屈。

“告诉太奶奶,你想不想读书?”李老太坐在躺椅里悠哉的晃悠着,搂着重孙子一脸的惬意。

“想,我想读书,想跟二叔一样做个有本事的人。”清远梗着脖子大声的回答,似乎不这样不能表达他对读书的渴望。

“你们夫妻听见了?”李老太睁开微闭的眼望着他们一脸的威严。

“是。”学文沉吟了一回,咬咬牙应了,大不了自己多干点,多省点总能省出来的。

“当年家里只有十亩地,我和你爹靠着两双手愣是让你们几个大的小的全都读了书认了字,如今境况越来越好了,可别告诉我你们供不起一个学子了,咱们老李家可没有这样的懒汉懒婆娘,只图享受不劳动的人。”李老太表情十分严肃认真,一双眸子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是,等明年我送孩子去学堂读书,还是妹子心里主意正,哥知道你疼孩子,这书本钱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但是上学堂的钱我自己出。”学文抹了把脸,定了心,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

“成,孩子要上进我还能拦着,我是亲娘我能不盼着孩子好么?妹啊,嫂子谢谢你点醒我,我差点耽误了孩子!”张氏抹抹眼泪。

“清远,这书本一共是五两银子,是咱家一年的口粮还有的剩,而且这一年都能让全家都吃上肉的好日子,来的不易呀!你爹娘日日辛苦,你姑姑日日在屋里做绣活,这份辛苦你看见了么?”李老太抱着清远和清刚,语重心长的说道。

“看见了,姑姑一天到晚也不出门就窝在屋里绣花,我不会半途而废会用心读书的。我知道爹娘和姑姑为了我有多辛苦,姑姑是为了我才把头打破的。”清远低下头有些害怕却依旧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嗯,你明白这一点就好,一年时间你学得好明年开春送你去学堂读书,能读成什么样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姑姑每个月给家里交五两银子,这银子是为了给你读书用的,不然你姑姑没有出嫁还是李家人,没道理要出钱吃饭,你懂么?”

“我知道,我不会辜负大家的,我会用心读书的。”清远回头看了看大家,然后重重的点头。

“那我看你行动,若你不好好读书糟蹋了家里这份心意,以后你就不用再读书了,机会只有一次。”

李老太又闭上了眼睛。

说这些话教导孩子是真的,更多的也是提点老大两口子,不要做那忘恩负义贪婪无知的人,巧兰不欠他们的。

张氏哪能听不懂这个话音呢,自然是敲打自己居多,不过她也没啥委屈的,小姑子为家里做的确实很多,她感激都来不及呢。

“都是一家人就不说客气话了,清远清刚,以后早晨早起跟我读一个时辰的字,还要打五禽戏锻炼身体,一样都不能落下懂么?”

“懂了。”

“让妹子受累了,清远清刚可要用心学,不许捣蛋啊,不然别怪我搥你们啊。”张氏眼睛一瞪立即警告两个儿子。

“知道了。”

“妹妹歇一会吧,我去做饭一会就得。”张氏有些激动转身出了门去厨房忙活了。

“我去割点猪草弄点柴火。”学文闷闷的撩了一句也出了门。

“你们也出去玩吧。”巧兰拍了拍两个小侄儿的头笑道。

“哦,出去玩了!”两个孩子争先恐后的跑了。

“奶奶,我今儿多卖了一百两银子,那副富贵花开图李家老爷很喜欢,说我的寿图也好,估计是算到一块了。”巧兰也没瞒着李老太。

“嗯,这个价不算高,你的东西要搁在大地方几千两都值呢,可咱们这是个小地方,卖不出价格。算了说这些都没用,你留着吧不许乱花,将来等出嫁前再给你填些土地自己留着也是个保证。”

“嗯,我听奶奶的,咱家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巧兰对未来生活充满了信心。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3章提点
“以后每个月交五两银子,其他的就不要告诉他们了,要知道升米恩斗米仇啊,逢年过节买些个零嘴给孩子也就足够了。多的钱你自己留着,那是你挣来的谁眼馋也没用,有本事就自己个挣去。”老太太还是很公平的。

“是,我听奶奶的。”巧兰这会子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能来到这样一个懂道理又公正的人家过生活,心里无比感激对李家也多了很多归属感。

“奶,咱家啥时候把房子修修呗?我二哥岁数也差不多了。”巧兰坐在老太太旁边闲唠嗑,也歇歇眼睛。

“嗯,盖是要盖的,这二年不行,再等等,一口气干那么多事让人眼馋了,那是祸不是福了。”老太太很懂低调的道理。

“也是,我听奶奶的。”

“你下一步打算绣什么?”老太太问道。

“还是绣图吧,如今不缺钱了,就绣点自己喜欢的,我打算绣个佛像观音像的,留着到时候能卖个好价钱,或者梅兰竹菊配上诗词各绣一副,清雅又好看,卖相也好呢。”

“嗯,人物可不好绣,需要更多的精力,你想绣就慢慢弄吧,弄就弄福精品出来。”老太太也没阻止就是了。

“回头我去买点上好的素面缎子回来。”巧兰拿着一块羊油膏子,细细的擦手,每个关节都不放过。

绣娘的手很珍贵,轻易不干粗活害怕把手弄粗了,会刮坏布料,要知道上等布料刮坏一点丝线就不能用了,是要赔偿的,保护手让其变得柔软细滑这个习惯巧兰早就养成了。

李老太太晃悠着躺椅,问道:“回头去刘家杂货铺再买点羊油膏子,你的手不能生冻疮,那可不容易好。”

“嗯,我晓得呢。”巧兰认真的搓着手。

“你觉得刘传虎咋样?”李老太问道。

“我哪会看,您觉得好就行。”巧兰腼腆的笑笑,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也要你喜欢才行,我瞧着刘传虎是个人物,心里有哈数有底线,还是不错的后生,出去打过仗有见识。就是岁数大了点,你说呢?”

“这道不要紧,大点懂事能疼人也是好的,他家没有女人。”巧兰之所以不排斥是因为刘家没有婆婆,古代的婆婆都是很厉害的。

看她家就知道了,李老太说话那是一锤子定音,李母说完的话嫂子绝不敢回嘴,有多少私房钱李母心里门清,一点也瞒不过去。

他们村的小媳妇都不敢存太多私房钱,无非就是卖绣品的钱能存两个,再多也不能了。若是多了就得交给婆婆,没分家都这样,让知道了媳妇私下里给娘家东西和银钱是要挨骂的。

这没婆婆让巧兰心里就松动了,将来省了很多事,不用受气啊。

“嗯,你倒是精怪,看中这一点了。”李老太到没有过分关注这个,没想到孙女会先考虑这个,一想也笑了,小姑娘心里害怕恶婆婆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们说了算,我没觉得不好也没有啥特殊的,您眼力比我好,您看着好就行。”巧兰还是信任李老太的眼光的,她是个很睿智的老太太。

李老太点点头没说什么,闭着眼打起盹来。

巧兰给李老太盖了个薄被,悄悄的出了屋,在院子里看到清远坐在小饭桌上用沙盘练字,看了看露出一丝笑容来。

进了厨房看见李母和嫂子在忙乎,自己也捞了菜框子摘菜,这是秋季晾晒的菜干,拿水泡发后,就是一道不错的菜,还有一点子咸菜雪里蕻,都是自家菜地里种的。

“你忙完了?”李母问道。

“嗯,眼睛累了,我歇一会。晚上吃啥呀?”巧兰一边摘菜一边问道。

“吃菜粥,还剩了一点卤汤我寻思着弄点豆腐卷子卤着吃好不好,在下点菜吃个热乎的杂烩?”李母征询闺女的意思。

“行啊。”巧兰笑着点头。

“李婶子,村头张家的牛不行了,说是要杀呢,你要不要啊,去看看热闹去?”隔壁婶子出来再门口吆喝了一声。

“哦,怎么要杀了?”李母在围裙上擦擦手出了门和她说话。巧兰也跟在后面。

“婶子好。”

“巧兰啊,这回脸色好多了,可是养回来了。”李婶子瞧着巧兰又粉嫩的样,;露出和气的笑容。

“张家坐夜里送人去县上,白日回来的时候牛摔了,报了县衙答应了让杀掉的,我看着挺不错的问你要不要买点,你家人也多。”

“哦,你说咱要不要?”李母有点犹豫,又觉得这样的机会很难得能碰上,转而去看闺女的脸色。

“要啊,连肉带骨头多买点,几年也吃不到一回牛肉,多买点咱家年尾多做点腌肉,下地干活不吃好咋行呢。”巧兰一听这机会可难得了。

来到这才知道,牛肉不是随便就能吃到的,牛属于主要农田里的劳力,是受到律法保护的,轻易不能杀牛。

但若是摔了残了没有病报了衙门后,经衙门同意后过个手续才能宰杀,一般都是村民就自己买了消耗了,所以这样的机会不常遇到,一般农家也舍不得杀牛,除非实在是没办法了。

“那多买点?问你奶一声吧。”李母不敢独自做决定。

“那我去问。”巧兰高兴的跑进屋问奶奶去。

“我奶说了多买点,机会难得,让快点去,后半年不用再买肉了。”巧兰出来拿着钱袋子,一脸的高兴,笑靥如花像个孩子似得活泼。

“成,那就多买点,骨头也买点?”

“买点炖汤喝,一家人能喝好久呢。”

“成。”李母出门打算叫上当家的一起拎肉去。

没多一会李母和李青山拎了不少肉回来,外带一副牛下水,真是不老少了。

“这么多啊?”巧兰也没想到李母舍得买这么多肉。

“啥呀,看热闹的人多,出钱买的人少,这牛还是壮年呢,不老也不柴又没病,价格也高些,张家不愿意贱卖,你爹说干脆多买点,天冷了给你们熬骨头汤喝,也能补补身子,就把这副下水也买回来了,你可得一块洗。”李母笑呵呵的说道。

“我洗就我洗。”巧兰一昂下巴,这算啥事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4章抱怨
李青山把肉拿进厨房,回过头来就说道:“让她洗啥呀?回头那手又泡了,弄坏了她的手,娘不得训你呀,我洗就行。”

当爹的舍不得这个老闺女,一点脏活轻易也不让干,主要是巧兰是绣娘本事好,老太太护着不让弄坏手,绣娘的手老金贵,干活都戴手套的,巧兰就有两副手套,干粗活就戴着,平时轻易不摘下来习惯了。

记得有回巧兰在家炒菜,那回是农忙,家里能干活的连嫂子都下地抢收粮食去了,她在家给做饭,结果清远那会很小不懂事在跟前玩,打翻了热水盆,巧兰为了侄儿身手挡了一把,开水全泼在了她的手上胳膊上,把手烫了,回来老太太就把李母和嫂子狠狠的训了一顿,几天也没给好脸色。

绣活也停了半个月,那趟去市集一下子少了不少钱,巧兰的荷包卖的贵啊,手伤了不能干绣活可不就钱少了么,吓的张氏以后轻易也不敢让巧兰干啥重活了。

李母听了跟嫂子张氏撇嘴,“看看,这就不愿意了,我是后娘吧。”

“哈哈哈哈!娘,巧兰比我们都能耐,再说这东西没多少我一会就干完了,不用巧兰干,别把人家的绣图弄脏了才是真的。”张氏忍不住哈哈大笑。

“嘻嘻,我帮你们摘菜吧,今儿的饭我包圆了,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艺!”巧兰嘻嘻的笑着哄李母和嫂子。

“你能行么?别白瞎糟蹋了好东西。”李母对女儿极其不信任,一年也下不了几次厨房,心里嘀咕着,都给婆婆惯坏了,以后嫁人都不会做饭可怎么了得。

“爹,你看我娘都不相信我呢?你要不要吃我做的饭菜?”巧兰娇憨的昂着下巴,跟老爹撒娇。

“吃呐,我闺女做的饭,多难吃都要吃的。”李青山很实诚的重重点头。

大家哄然大笑,巧兰气得跺脚,“你们嘲笑我,小心我放一把盐齁的你们睡不着觉。”

“哎呦!可别妹子,盐巴很贵的。”张氏笑的合不拢嘴。

巧兰哼了一声,还是跑去帮忙做菜了,据她所知,原身的厨艺确实不咋地,李母做饭最好吃,巧兰所有的心思都在绣艺上,其他事就弱了很多,但她赚钱也多,李老太太疼爱有加,李老头又可劲的护着,别人有意见也不敢说不对。

巧兰干活很麻利,烧上一大锅水,好让李母他们清洗牛下水,然后再把菜摘了,想着晚上做个炒肺片,这个收拾起来最快,再来个爆炒腰花给家里爷们下酒,一会再把牛油炼一点出来,很长一阵子不用去买油了。

“巧兰多烧点水,一会要卤肉嘞!”李母一边洗一边吩咐。

“烧上了,娘您弄完单门弄一块好肉出来再填点下水,回头市集了给二哥的师傅送一些过去。”巧兰惦记着哥哥,该有的人情往来也必不可少,不能让哥哥受了委屈遭了白眼。

“唔,整日出多进少,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们也没少给东西,学武也没少出力,怎么就给这么几个钱,每年节礼钱倒是赔进去不少,这师傅人品真不咋地,不过这礼钱还是不能省。”李母抱怨了几句,还是答应了。

李母这人会过日子心里有哈数,要强,宁可委屈自己也从不欠人情,谁要是帮了她点啥,能一直记着你,逢年过节必定有礼品送上,十里八乡的人缘也是极好的,会做很多酱菜咸菜,直到现在还经常拿着咸菜去卖呢,那会子日子苦的时候靠卖它得点银钱给家里贴补一点呢。

“我还绣了几个荷包,还有一个小炕屏,我记得咱家还有那好些的木头吧,让我爹给做个底座,镶上了一起送过去,都知道咱家日子过得好了,一点油头都不给,让人笑话我哥嘞!”巧兰惦记着哥哥,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多了点吧?”李母一下有点舍不得了,望着他爹有点征询的意思。

李老太太打了个盹出来晒太阳,“送吧,好赖也是一份心意,让人知道咱家心里感恩着。”

“那成,一会我找东西出来,你看着中不中。”老娘发话了,青山没犹豫就点了头。

“那还送荷包干啥?”李母不愿意的嘀咕着。

“娘,他家有两个闺女呢。”巧兰回过头来抿嘴一笑。

“不记得。”李母哪能不记得,故意赌气这么说。

“兰儿啊,你说要是你二哥看中他师傅的闺女娶回家好不好?”李老太眼圈一转,眼眸幽深睿智。

巧兰头都没回,“不咋样,不是入赘也是入赘了,他家没儿子,好了是应该的,不好就是忘恩负义了,这十里八乡能有多大呀?咱家日子都越过越好了,咋还需要入赘呀,买地不就是为了将来兄弟两个能互相扶持不打架么?我觉得不行。”

“娘,你咋想到这上头了,学武跟你说啥了?”李母也唬了一跳。

“没有,那日林家过来送节礼,他家的大姑娘过来的,我就随口这么一问,我瞧着人家姑娘水灵灵的,还不行我惦记一回?”李老太云里雾里没说实话。

李母再笨也听出来话音了,“就是那个林大妮吧?”

“嗯,你看呢?”

“不咋地,娇惯的厉害,有点不讲究了,我没看上,将来要打架。”李母摇头不认可。

“哦,为啥惹着谁了?”老太太坐在小凳上帮着弄牛肚。

“上回来家里送点心啥的,进来那副作态跟大家**似得,把巧兰当丫鬟使唤呢,临走还拿走了好几个荷包说是送**妹去,一点也不体谅人,我看不上。”李母很不高兴的撇嘴。

再是师傅对咱有恩,也不能娶个搅家精回来呀!

“嗯,那孩子确实毛病多了点,还很自私。可这事早晚会提的,你们寻思一回可怎么办吧?”老太太爷砸吧着嘴有点犯愁。

“奶,你想多了,实在不行,现在就给二哥寻摸人,早点定下来,还能说啥呀!我二哥有文化还会治病诊脉,还能找不着个好的。再说咱去学徒可是交了银子的,这给他一干就是十来年呀!多少恩情换不完呀。再说人家还提拔了别人上来呢。如今我哥隔几日就去村里给附近的村民诊脉,铺子里就是别人在学了,人家精着呢,做了两手打算呢。”巧兰烧好水给他们填了热水,脸上带着不以为然的笑容。

“也是,是我想多了,咱们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呢,急什么呢。不过你二哥也确实该寻摸人了,明儿把人叫来给咱们寻摸几个琢磨琢磨,先看看人再说。”老太太当下就决定了。

“要我说给我二哥找个也识文断字的,最好是在城里的,因为我二哥以后肯定就指着一手医术赚钱过日子了,也轻易不会下地了,有些事咱还是早点做准备比较好。”巧兰不得不提醒他们,以后二哥的日子就是在城里过,不会长期在这边了。

“哎呦!你这么说还真是的啊,那岂不是在城里买房子了?那哪买得起呀!”李母摇头觉得不靠谱。

“有啥买不起的,我二哥的医术是很不错的,只不过他师傅不愿意放手而已,实际上我二哥很多本事几乎全学回来了,他为啥愿意走乡下窜户的呀,见得多看得多本事学得快啊。我二哥多精明,该学的早就学完了,他早就能出师了。将来害怕挣不到一个房子钱么?”巧兰知道一点二哥的事。

“嗯,这事可以想想,不过目前不着急是真的。”老太太微微点头,也不认为就不能想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5章打脸
下午刚洗完牛下水学武带着个姑娘回来了,这姑娘看着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水红的外褂,同色的百褶裙,裙边绣着兰花,看着娇俏可人。

“呦!是大妞来了,快屋里坐吧,巧兰给倒水。”李母瞧见药铺的闺女大妞陪着学武一块过来了,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随即扬着慈和的笑脸迎了上去。

“李婶婶好,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是我爹让我带过来的。”大妞拎了点城里的点心。

“哎呦!这可使不得,这得多贵啊,一会拿回去吧。”李母摇摇头不愿意要。

“婶婶就别跟我客气了,咱们都是自己人。再说我今天来也是有事求巧兰妹子呢。”大妞笑了笑。

巧兰端了碗水过来,浅笑着招呼,“大妞姐姐,喝点水。”

“巧兰你好久也没去找我玩啊。”大妞很热情的上前拉着她的手笑着说道。

巧兰只是淡淡的笑着,“我还要在家做绣活呢,上次生病欠了不少钱,好容易才还上的,家里还想修修房子也没钱了,多做点活也能让家里轻省点。”

他可知道这位主,是个娇生惯养的,脾气可大还很自私自以为是,每次来都要拿走原身不少精美的荷包,为了二哥不被人为难,原身只能哑巴吃黄连,要知道巧兰的荷包都是要贴补家用的,被拿走这么多,只能没日没夜重新绣。

原身是个软和抹不开面子的,被人欺负也只是心里气闷,远着点你但也不会当面拒绝,主要害怕二哥会被穿小鞋,只能忍了。有一次还拿走了一副价值二十两银子的绣图,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也是自那以后才开始在年礼里面加上原身的绣图送给学武的师傅,药铺的当家人。可以前压根没送这么多礼,这些年礼品是越送越多,哪次礼稍微少点师傅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这还不清楚是啥意思么!

“哦,是这样的,你上回送我的绣图我表姐特别喜欢,就是江南的那个表姐,他求我再给一副,我实在抹不开面子,这不就求你来了。好妹妹,你再给我绣一副吧,反正你平日闲着也是闲着,我可知道你娘和嫂子都舍不得让你干活的,你就帮帮我吧!”大妞拉着他的袖子摇晃着,一脸的理所当然,语气虽然是恳求,可态度确实倨傲的很。

李母顿时着急了,平时拿几个荷包也就算了,这怎么还狮子大开口了呢,也太不着调了吧!合着不用你辛苦,你就当看不见呀!

巧兰淡淡的拨开她的手,冷淡的说道:“对不起啊大妞姐,这活我接不了,因为我接了绣铺的急活了,要赶工呢。一年之内都没时间,绣不出来我要双倍赔偿呢。恕我无能为力了!”微微低垂着头,眼底深处盖住了不屑和冷嘲,真把自己当千金**了。

大妞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就不能先放放,先绣我的么?你熬一熬也就出来了呀!”

巧兰冷眼看着他,眼底深处是一片平静,许久都没有吭声,只是有些冷意。

学武倒是一下就着急了,“赵大妞,你以为你是谁呀?把我们家的人当你家的奴才么?我妹妹凭什么要为你熬瞎眼睛啊,每年我家都给你送绣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拿去卖了,我在绣铺看到了。我妹妹的绣图这二年是年年往上加钱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算计么,你拿我妹妹的东西去换钱,现在还当白工使唤上了,做人不能太无耻了!”

他气的满脸通红,要知道是为了这个,打死都不带她来了,明明说的是来找妹妹玩的,他还以为就是几个荷包的事,师傅到底对他有授业之恩,他也不想闹的太僵了,谁知道竟然指挥起我妹妹干活了。

大妞被人说破,一下有点下不来台,到底还小脸上也藏不住心虚的样子,“谁说我卖了,你可不要诬赖人。”

“我诬赖你,绣铺的掌柜都来找我了,你要不要去跟我对峙啊?”学武为这事特别生气,心里对师傅也有点冷心了,这些年师傅的做派让他觉得很伤心,可依旧还记着师傅的授艺之恩。

“那又怎么样?你是给我家学徒的,给我干点活不是应该的么?我让他绣就得给我绣,别给脸不要脸!”大妞说不过顿时恼羞成怒了,当即摔了手指着李家人的鼻子怒骂。

“放屁!我学徒是交了银子的,我给你家干白工整整十一年了,就是欠了多少也该还清了。你走!我家不欢迎你!”学武气的浑身发抖。

要是往常学武敢说这话李母第一个就要打死儿子,忘恩负义李家人是绝不能干的。但李母对他师傅一家子的做派也是受够了,怨恨早已积压了多年。

十来年学武头些年是都是当药童干白工的,药铺没给过一个铜板。只有这二年出师了才让外出诊脉,会按照村民给的诊费里,抽成一成而已,可你要知道这里虽然富庶一点,但乡亲们也没那么多钱,有钱人家诊脉学武从来也捞不上去,一直防着学武呢。

一个月也就那么两吊钱,能干什么用呀?每年年礼还要送那么多东西过去,不说别的就巧兰的绣品就值不少银子了,他们还倒赔进去不少呢!

大妞抱着手臂一副有恃无恐的说道:“怎么,这是翅膀硬了,不想干了?我还告诉你,巧兰就是得给我绣,我可知道你家巧兰是个能人,绣品能卖不少钱呢?你要是还想在我爹的药铺干,就给我绣,要大图!我要李家牡丹富贵开花图那的大图,绣不出来你就别在药铺干了,给我滚蛋!你就是我家养的一条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啊?还侨情上了,给脸不要脸!”大妞不屑的翻个白眼。

我赵大妞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便是县太爷也要对我爹礼让三分的,你们李家算个屁呀!只要我爹在,你们还不得乖乖的,真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面!

“赵大妞。”巧兰突然出声。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了赵大妞的脸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6章怒骂
“干什么,啊!李巧兰你敢打我!”赵大妞转过头突然就被巧兰狠狠扇了个嘴巴子,惊得捂住脸,又怒又怕,嘶声裂肺的哭着。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挨打呢,连她爹都没打过她呢。

“你给我听着,从我家滚出去!我爷爷和我奶很快就会带着人去你家,以后我哥哥也不会在你家干了。这些年我家给你送了多少礼,村里人没有不知道的,真要把事做绝了,咱们就往死里磕,那你赵家以后也别想在这十里八乡混了,我保证以后没人敢去你家诊脉,不信你就试试!”巧兰一脸严肃,浑身的气势冷冽威严。

“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说了算么?我告诉你你哥不干就是忘恩负义的狗东西!”赵大妞气疯了。

从来也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原以为巧兰绝对不敢跟自己说一个不字的,要知道李家老爷的绣品可是在寿宴上出尽了风头,被人评说江南的手艺也不过如此了,比她差的还要几千两金银还不一定买的来呢!

这可让她灼心挠肝了,几千两啊!只要托人卖到江南去,自己的嫁妆得多丰厚啊!可恨这个学武,自己明示暗示那么多次就是不肯正眼看自己一眼,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我有银子,还怕招不来上门女婿么?我还不稀罕你呢!

“他说的话就是我的话,不用等一会了,学武现在就跟我走吧,这样的手艺我们实在学不起了。”李老太太板着脸站起身。

李老爷子也点了点头,“走吧,去说清楚也好,这些年为了你,你妹妹没少受累受委屈,也该到头了。这么多年偌大个小伙子也拿不回几个铜板,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提娶亲了。走吧,就到这为止了。”说着也站起身穿上外卦。

“等等。”巧兰喊了一声,转身进屋了。

出来的时候拿了一个小包裹,交给了奶奶,“奶,叫上里长村长说清楚吧。白纸黑字写上字据,一次弄个明白吧。”趁着给东西的时候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东西很沉是巧兰自己攒的那点银子,为了以防万一,干脆交割清楚算了。这样的人家不值得交心。

李老太太认真的点点头,自然明白巧兰的言外之意,是不能让人坏了学武的名声,宁可拿钱赎人,也不能让人乱说话。

“放心,你奶我还没老糊涂呢,走吧!”老太太这次没拒绝,接下了银子,心想着实在不行就往大了里闹,当着大家的面给点银子把关系彻底断绝了,这样贪婪无度的师傅,不要也罢。

这些年真是受够了,每年都要巧兰绣一副图过去,最便宜的也值二三十两,反倒是自己家却没什么钱了,实在舍不得让巧兰这样熬心费力的。

学武狠狠地闭了闭眼,“走吧,断了也好,这些年我把家里快掏空了,把妹妹快累死了,我受够了!”这个傲气的小子留下了泪水。

“就是,每年一道年根就见不着巧兰了,一问就是在家绣年礼,这是什么师傅呀,简直太贪婪了!李老爹,我们跟你去,大山,大山你出来,有人欺负咱李家人了,你死屋里了么?”隔壁婶子一嗓子就把自家爷们全都吼出来了,蹭蹭出来三个精壮的大小伙子,外带铁塔一样的汉子走了出来。

手里还拿着铁锹,“咋了?谁欺负咱家人了?”汉子左右看了看,看到学武哭了,也蒙了。

“你去,跟着李老爹去县里,给学武撑腰去,简直是贪得无厌,还有这样的姑娘家,没脸没皮的,我搁这听了半天了,这姑娘要巧兰给她绣李老爷那样的图,那样的图巧兰可整整绣了快一年呢,而且还把往日送给他家的绣图全都卖了换银子,这是人干的事么?拿着李家当摇钱树呢。”婶子很热心,跟李家是邻居,这个村大部分人都姓李,婶子家也和李家关系也是极为亲密的。

李母擦着眼泪,“我们巧兰每年都要为药铺他师傅绣图做年礼,我们是穷人家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只能用这个还好看些。巧兰为了他哥没日没夜的绣啊,倒了还落个养一条狗的下场,实在太欺负人了!这些年学武根本就没拿回什么银钱来,学武一直都在干白工呀。我家巧兰的手艺你们是知道的,这些年越发进宜了,哪样不得卖点银子回来,全都给了他们了。我们学武活没少干钱却拿不上啊,都十来年了,报恩也够了呀!”

李母也是个精明人,眼看家门口围的人越来越多了,干脆就一边哭一边说上了,一五一十全都秃噜了,引得村民义愤填庸,纷纷指责赵大妞一家子,倒把赵大妞吓的进退两难,里外全都出不去了,干干被人指着鼻子骂,却不能还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人多嘴杂一人一句她都插不上嘴。

“走,去找你爹,断绝关系!”李奶奶愤恨的瞪着赵大妞,眼里含着眼泪,让村民看见了更加不忍,纷纷朝赵大妞吐口水表示不屑。

“断就断,谁稀罕你们。”赵大妞已经完全失去了话语控制权,人多势众他也说不过,干脆一狠心直接就应下了。

“村长来了,里长也请来了。”李青淮听说侄儿受了委屈,听人说明白后也不急着回家了,干脆去请村长和里长了。

村长看了眼赵大妞,脸色严肃的表示,“既然你家容不下学武了,那就彻底断了师徒情分吧,走吧,我给你们做个见证人,省的以后牵扯不清。”也不问赵大妞的意见,直接就扭头朝外走了。

赵大妞这样会子有点忐忑了,他爹让他来没说绣品的事,是让他来给李家送点东西拉拢一下的,现在药铺全靠学武在撑着了,他爹说学武是个十分机灵聪慧的孩子,再过几年就能超过他了,目前药铺主要靠他干活呢,给的钱还那么少,不能让离开。

本来是说让他入赘的,但几次漏出话音,都被学武婉转拒绝了,李家也不肯接话茬,是不肯的意思了。他爹也很生气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另选他人,培养了学武的师弟,晚学武进门的弟子,但奈何资质实在太差了,诊脉都能经常弄错,愁的爹没办法。

如今被自己全弄砸了,这可怎么办呢?爹知道了一定要打死她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7章说理
村长和里长带着他们一起做了驴车过去的,剩下的人围成了一团走路去的县上,都是李家村的人,何况老李一家子平日里人缘极好,李老太一手好绣艺没少指点村里姑娘媳妇们,一点也没藏私,平日里还常教孩子们认个字背个书啥的,结下了不少的好人缘。

他家有事,大家是义不容辞肯定要给帮个忙,哪怕是站脚助威呢。

大家几乎是压着赵大妞去的药铺,一路上引起不少人围观,村民们自然乐意给大家宣传一下。

其实药铺的掌柜也是这家药铺的主人,风评确实不怎么地,为人太爱财了,但手底下也是有真本事的,村民们一说大家笑着说不奇怪,他家以前出去好几个学徒都不来往了,太能盘剥人了,光干活不给钱,明明出师了也不让走,一直拖着给干活。

到了药铺,大家都在等着诊脉,这呼啦啦进来一大**人,不引起注意都奇怪了。

掌柜的是个中年人,国字脸有点凶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大妞,学武你欺负大妞了?我不是让大妞给你家送礼去了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掌柜的极为精明,以前年轻时是跟着京城的老御医学的本事,后来成了家不知因为什么事搬回了家乡了。

这说话的水平都和别人不一样,上来就先声夺人,又是点明了给徒弟家送礼,又是说徒弟欺负了女儿,这可没少挖坑啊。

老太太噗嗤一声笑了,“果然是京城来的能人,这说话都比我们乡里人要多几个弯弯绕绕啊,我好久都没这么说话了,都忘了京城人最喜欢这样说一句话绕三回,下五个扳子了,哎呦!老了!都是往事了。”

赵掌柜的话让老太太想起了尘封多年的记忆,老太太是京城人,因为父兄被贬官才辗转来到青山县落脚的,想当年在京城大院里面,那也是嫡支旁支的孩子斗的是如火如荼,说一句话都要想三回,不然就被对手以善良为你好的名义砸进坑里出不来了。

如今在听这样的话老太太都乐了。

掌柜的一下变了脸色,神情有些严肃了,“老太太这话说得像是我做了亏心事一样,我对学武那可是手把手的教导手艺,可一点没亏他啊。可你们为什么要打我女儿呢?就算她有什么错也该等我这个做父亲的来惩罚吧,外人轮不着教训我闺女吧!”说道最后脸色也不太好了。

“你对学武好?呵呵呵!手艺好不好就不说了,但学武给你干了这么多年,没拿回几个银钱回来确实事实,他拿钱回来是从三年前开始的,最开始半年一吊钱,现在是一个月一吊钱。

每年我家给你送的年礼确实节节攀升,去年开始三节六礼里面必定要有我孙女的绣图,一副绣图三年前我孙女就能卖二十两了,她的荷包从来都是最高的价,可这些银子我们家自己人却拿不上吃不上,全都贡献给你的节礼了。

今儿个你闺女拎着两盒不值钱的点心跑来命令我孙女,要她给绣一副大图,要求是李家相爷那样的万寿图,那幅图我孙女绣了大半年多才绣好。

最关键的是你闺女每次来要绣品要荷包从来没有掏过一个铜板,我孙女接了绣铺老板的急活耽误不得所以才拒绝了你闺女,可你闺女竟然骂我们全家都是你家的奴才,合该应该做牛做马的?我想请问我们全家什么时候卖身给你了?**在哪里?多少钱卖的身?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们?”说道最后老太太气怒交加,用手指着他满脸铿锵正气,气势如同一个上位者一般,如出鞘的利剑,带着浓郁的威压。

“什么……?”掌柜的听完也惊了一下,眼神隐晦的看了眼闺女大妞,见她害怕的缩着脖子不敢抬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闺女知道了李相爷家的绣品被夸赞,得知在江南这样的绣品最少也是几千两金银的价格,心里的贪念压不住了呗!

现在的巧兰,手艺可是经过了多年的磨砺,尤其是在字画美术一道上正经去拜了大师多年如一日刻苦钻研过,这份功力成就了巧兰在绣艺界也是大师的水平,是绣楼的高级技师,她的作品一向被命为慧纹,多用来出口,价格高昂,国内想请她还要托人托关系,求到老板那里才能有这个可能性。

便是在这古代,从江南绣艺最发达的地方论价格,也是按金子算的,一个绣娘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慧纹更是万里挑一的佼佼者,出手必定是精品,尤其是巧兰在字画一道上有自己独特的风骨,自然得了李家相爷的眼了。

这样的作品和李家推崇骄傲的价值被赵大妞听见了,心里能不痒痒么?暗自最后悔以前的东西卖便宜了,如今也不怕再去命她绣一副不就行了么?反正李家是我们家养的狗罢了!

抱这样的心态赵大妞很理所当然的去了,以往要了那么多东西巧兰从来不敢吭声,连个不字都不敢说,不然老爹肯定要拿藤条抽学武的,为了他哥哥不受苦,巧兰有眼泪也得给我咽回去。

赵掌柜的恨恨的瞪了眼女儿,转过头来赔着笑容,“小孩子不懂事让您见笑了,我让大妞给你们赔罪了……。”

“不用了,你这个手艺我们没法继续学下去了,我本来打算等学武成亲时在让他离开的,没想到你们会把我们李家当成你家的狗,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太不要脸了,我这趟来是带学武回家的,该怎么算你给个话吧,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我把县太爷也请过来了,今儿必须有个定案。”老太太做事更周全,不但请了村长里长,还让大孙子学文偷偷地去请了县太爷过来把这事给摆平了。

赵掌柜的脸上表情骤然变色,心中颇为惊怒,他小瞧了李家,没想到这个李老太会有这么多心眼。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8做主
李老太是京城大宅门里斗出来的姑娘,正经受过嬷嬷教导的,只是因为牵扯到夺嫡的事情,因为站错了队却不是主要人物才能被罢官,不然最轻也要是个全家流放边关的下场,但李老太的教养却没有因为家道中落而丢失,这脑筋还是好使的。

“这就不用了吧,大妞你给我过来道歉。”赵掌柜一瞬间心里转了好几个心思,暗自琢磨着过了今天一定要学武和李家好看,望向学武的眼神也越发怨毒了。

学武心中一个激灵,嘴里暗自发苦,这个师傅手里确实有本事,但品行也是睚眦必报,自私凉薄的个性,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家里的礼品越给越多的缘故,巧兰那样委屈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一旦拒绝一次他的下场就会很惨,最早因为大妞抢了巧兰几个荷包,巧兰那时年幼,自己去学徒的银钱是借来的,妹妹大小懂事乖巧,用心努力绣荷包贴补家用,被抢走好几个自然舍不得,于大妞发生了争抢,结果把大妞失手推在了地上。

这下可惹了大祸了,回去后师傅却笑咪咪的说,“不要紧,小孩子玩闹而已。”

可背后却不是这样云淡风轻处理的,隔了两****就被人抬着送回家了,整个后背打的血肉模糊,他整整昏迷了三日,但师傅却给了留了好药,却疼痛无比,他就是要自己明白,我要收拾你很容易,得罪我的下场就要你日日受罪。

他被人抬回来后巧兰哭了一夜,自那以后大妞怎么欺负巧兰,妹妹都不吭一声,咬牙混着泪水吞进肚里,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妹子心疼他,他只能越发用心学艺,用尽一切办法把师傅的手艺全学回来,不辜负亲人们的期待。

李老太自然也看到了掌柜的这么怨毒的眼神,不其然想起了那次学武被毒打抬回家的事,心里更是恨得要命。

“掌柜的这个眼神让我脊背发毛,不会过两****家学武突然就出什么事吧?道歉就不必了,我们不想留下来学了,给你干了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以后就解除师徒关系吧。”李老太铿锵有力的坚持要带学武走,说什么也不干了。

“县太爷来了,大人来给我们做主啊,他家太欺负人啦!”李母顿时就抢先下跪哭上了。

“大娘使不得快请起,此事学文已经跟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会帮你们主持公道的。”县太爷十分年轻,俊朗不凡,一身气度温润儒雅。

看上也就二十岁的样子,此人也姓李名清,就是李家村出去的一脉,他是世家子久居京城的,来这里是因为家里的老人是从整个村出去的,说来这也是根了。

而来此乃富庶县,李清考中了进士,经过反复斟酌后被家族长辈们运作来到这里做县太爷增加资历博政绩,这毕竟也算李家的家乡了,万事都好说话,不算是外人,村民们也能配合他。

县太爷来了这里是第一年,带着妻儿一起过来的,走家串户的了解情况,也为老百姓做了几件实事,大家对他很崇敬。

因为李家村和他有点渊源,虽然早就已经离的很远了,但县太爷经祖父大人指点过,这里是家乡要多多照顾,别让人说咱们离开家乡就忘了本,因此对李家村他是很熟悉的,村里很多健在的老人都认识他祖父。

“给老爷子,老太太问好,我来晚了。”县太爷年轻先扶起李母温声安慰了两句,又走到李老爷和李老太跟前微微弯腰颔首打招呼,表示对长辈老人的尊敬,礼多人不怪,他就是因为这礼数周全不拿大不摆架子的温润有礼的形象,才迅速得到了村民们的认可和配合。

“嗯,劳烦您了,老婆子我想把孙子带回去,和他解除师徒关系,不知道需要什么章程,还是需要银子赎回,我们听您的。”李老太二人侧开身不敢受他的礼,态度也十分尊敬和蔼。

“不敢,我都听说了,就让小子帮您把这事办了吧。”县太爷对李老太很尊重。

“谢您了,是青天大老爷呀!青山县由您在是我们老百姓的福气啊!”李老太立刻感动的抹眼泪,同时哽咽的用大家全都听得到的声音说话,替县太爷拉点名声。

“老赵,你这是什么搞的,弄得这么难看何必呢?”县太爷转过身来望着老赵板着脸训斥,眼底深处有些不屑。

“都是误会,误会。”赵掌柜的抹着脸上的汗,低着头哈着腰不敢回嘴。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青山县没多大,屁大点地方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你闺女贪财威逼人家李家姑娘送绣品,一送好几年,如今竟然闹得沸沸扬扬,既然如此就解除师徒关系吧。”

“是,是,都听您的。”老赵嘴里发苦。

“写一份书面契书来,李学武在你家学了几年手艺,合成银钱该是多少?你给他发了多少银钱?他家送了你多少礼品价值几何,都写清楚,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可好?这里是我祖父的出身地,他老人家一直心心念念的要回来祭祖,见见村里的发小,你觉得呢?”县太爷不动声色的敲打了老赵,让他别有什么报复的心思了,李家村是老爷子的根,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小时候听得最多的是他在村里的趣事了,李家村是一定要护住的,不然祖父回去一定会敲断他的腿。

“甚好,甚好。”老赵苦着脸,什么也不敢说了,他哪里知道小小不知名的李家村,竟然是内阁长老的出生地啊,多少年也没见他回乡啊!

天!早知道是这样,我哪里会这样对学武,一定好好待他的!现在可好全让贪财的闺女给坏了事了。

还有铺子里的生意可怎么办呢?学武走了,人手不够,要少赚好多银子啊!这个败家的孩子呦!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19章借势
“大人,请!”刘传虎跟s县太爷来的,他是捕快,县太爷出行也要有仪仗,他作为捕快里的队长,自然是要护着的。

虎子拿了笔墨纸砚,让人搬了桌椅过来,好让县太爷落坐。

县太爷微微瞅了眼刘传虎,难得见这小子这么跑前跑后的伺候人,这是有猫腻呢!

眼神幽幽沉沉的,刘传虎一挑眉漏出一丝微笑来,县太爷无奈叹口气,坐了下来,亲自书写了一份文书,拿给老赵,“你看看这样写可合适?老赵好歹大家也是乡里乡亲的,别闹的太难看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李家可是祖辈都在这住的,真撕破脸了,你也得不着好。我让学武给你补上五十两银子算是给你的损失,学武给你干了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就这么算了吧,当给我一个面子如何?”

老太太一听立刻露出诚惶诚恐的笑容,连连点头,“我们听大人做主就是,银子我带来了,您尽管吩咐,我们听您安排。”一副非常信任敬仰感激的模样,眼中还闪着泪花。

“既然大人都说话了,就这样吧,学武以后你自己出去闯荡吧,大妞只是贪心了些,你别怪她那不是我的主意。”老赵此时心有点灰,一个二个全都不愿意留下来,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落寞难受,他老了,一心想找个合适的人接管药铺,照顾女儿,可……。

学武立刻跪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扎扎实实一点没省力气,磕在地板上闷闷的响,听着声音都疼得慌!

“师傅,徒儿走了,以后我不会在县里别人家干,不会跟你打擂台的,多谢师傅多年授艺之恩,徒儿感激不尽!”学武伶俐的很,不用人教自己就很会来事了,这番作态谁也不能说他是忘恩负义吧。

青山县不算大,屁大点地方就那么数得着的几个药铺,不在别家干就没地去了,连自己的后路都绝了,还想怎样?杀人也不过头点地吧。

“哎!”老赵也没预料到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会保证这个承诺,之前还有点担心,以学武的机灵劲和手里的本事,去哪都是被人看中的,如今到不用担心了。

只是心里忽然有种放走了苍鹰的后悔感,学武是个聪明心底善良有底线的孩子,正是因为看中这一点才同意收他为徒的,如今再次看到了学武的好,不禁有点唏嘘感慨。

县太爷也赞赏的看了眼学武,这个李家人还真是不能小看呢,先是这个老太太睿智明理,善于利用一切可用的形势为自己谋利,有很会做人做事让人觉得洽到好处,不会让你觉得难受碍眼,反而很欣赏。

再是李家的几个孩子品性都可圈可点,尤其是那个没见面的巧兰,一手绣艺清逸脱俗,那一手漂亮有风骨的字,不说是谁你绝对想不到是个村姑写出来的。

再就是这个学武,审时度势,机灵厚道,看来李家人以后自己要多注意点了。

县太爷盖上了自己的私章,摁了手印写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交给二人。

“好了,以后就算不是师徒了,也不要成为仇人,都是四里八乡的,闹的难看了大家都不好过嘛!”县太爷出来打圆场。

李老太和李老头连连鞠躬应是,态度恭敬,“是,都听您的。这是赎身的银子。”

李老太出门的时候背着人把银钱分开了,他们的银子都是碎银子,银锭子老百姓很难见到轻易用不着,所以绣铺李叔给的也是碎银子。

李老太拿出一个手帕,虽然有点磨得毛边了,但上面的绣花却很有清雅飘逸的味道,老太太用满是皱纹的手,慢慢的一层层打开,里面是大小不一的碎银子,她挨个数着,扒拉了一下,似乎还不够。

有结果李母的荷包,数了些铜板出来,终于凑够了数目,双手捧着交给县太爷。

县太爷看了,脸上有点不忍,这可能是李家全部的财产了,就算李家有个手巧的绣娘,也不过是普通农户。

“要是你们困难,我可以先给你们垫付上。”县太爷当时没想那么多,张口就是五十两银子,现在隐约有点后悔自己莽撞了。

县太爷的能力不容质疑,但他毕竟是世家子出身,金尊玉贵长大的,对银钱概念不是很强烈,也就是到了青山县才开始了解民间真正的疾苦,去品尝百姓的包谷面糊糊喝。

以前吃粗粮也才纯粹是个野趣,谁拿它当饭吃呐!

李老太微微摇头,“不要紧的,我们有两双手总能挣回来的,这全都是我孙女给李家相爷绣寿图挣来的,原先打算给学武盖房子的,临出门时孙女非要让我带上,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勤快点不愁过不上好日子,大人来了,我们会越过越好的,不愁!”

老太太不哭不闹,话云淡风轻,却透着一丝坚韧的品格,农家人也有自己的傲气!

却也极为聪明的点清了,这是巧兰辛苦挣来的,是他家全部的财产了,真的没有了。

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在什么时候都是金玉良言。

“也好,有困难就让传虎去找我。”县太爷望着李家人的态度多了份尊重。

无论什么时候大家总是对自立自强的人报以好感。李老太的作风,让县太爷心里多了份骄傲,这是我李家的根,没丢人!

拿了银子的老赵心气也平了些,又说了几句好话。

李家村民纷纷鼓掌,不断地称赞县太爷,“县太爷是青天大老爷,给咱们老百姓撑腰呢,谢谢县太爷。”

李老太率先跪下了,紧跟着里外一**人呼啦啦跪了一片,称颂之声不绝于耳。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李老太给县太爷作势,让他的名声又小小的进了一层,对他治理青山县,在百姓中树立威望很有好处,也不白拉他给自家出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