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61 | 浏览:60544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堂前燕归来》作者:leidewen (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内容介绍:
旧时李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前世四嫁的李萍,终成宅斗的牺牲品,子死己亡。不曾想,却成为十岁的农家秀才之女。还在昏迷之中,被订了亲,多了个十三岁的小未婚夫。上有极品婆婆,下有呆萌猪队友两个小叔子。看她如何利用从前夫们那学来的技能,帮助娘家致富奔小康,领着小老公,一路向前,走向宰相之路。


《洒金笺》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0523-1-1.html
《本宫身边趣多多》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9335-1-1.html
《绯闻事件》http://91baby.mama.cn/thread-1138251-1-1.html
《极品夫妻》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3600-1-1.html
《贤妻有毒》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6533-1-1.html
《艾若的红楼生活》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3718-1-1.html
《重生之最佳女主角》http://91baby.mama.cn/thread-1071082-1-1.html
《阖家欢喜》http://91baby.mama.cn/thread-889009-1-1.html
《缘起缘灭》http://91baby.mama.cn/thread-870145-1-1.html
《莫明其妙的穿越》http://91baby.mama.cn/thread-766248-1-1.html
《胡笳》http://91baby.mama.cn/thread-618838-1-1.html
《天使》http://91baby.mama.cn/thread-515874-1-1.html
《暗黑》 http://91baby.mama.cn/thread-507833-1-1.html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91时间 + 10 好看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楔子 亲事
    李家村今天有件大喜事,村里李秀才家的二丫订亲了。亲家是邻村曾家村老曾家的长孙,曾秀才的长子,素有才名的少年才子曾凡。

    说起来,这事儿还有些天作之合。两家也算门当户对,曾凡虽说只有十二岁,但在曾家村也是有名的神童。而曾家在曾家村里也算是殷实的人家,曾家老太爷勤恳,如今家里也二十几亩水田。而曾家大爷也是曾家数代第一位秀才。

    而李秀才原本就是李家村第一个考中秀才的。虽说后来也考过几次举人名落孙山了,但是人家在李家村还是挺有名望的。族里开了个私塾让他管着,这些年,李家倒是出了好几个举人,都是他启蒙的。很是德高望众。

    两家结亲,对两村的人来说,可不就是天作之合。

    不过这两家结亲,说起来,还有些趣味。

    话说,二丫那日是跟着李娘子进城,要给在镇上当铺当学徒的哥哥,送些换季的衣裳。结果路上也不知道谁谁的熊孩子玩弹弓,差点就打了他们驴车的眼睛,惊了驴,李娘子顾着抓驴,就让二丫滚下车去了。

    李家的驴车其实就是个**板车,农忙载物,农闲带人。就算现在大家要尊称她为秀才娘子,但也没说,出门看儿子这点事儿,还要雇人赶车的。

    她一妇道人家,出了这样的事,自然会先想到去拉住车,哪里顾得上已经十岁的女儿。她一边拉驴,一边叫二丫抓紧时,二丫就已经滚下车去了。

    等着李娘子终于稳了车,再回头找女儿时,女儿已经被邻村的曾秀才家的大儿子曾凡救下了。

    此时二丫已经十岁了,而曾凡十二。说起来也都是半大的孩子,不过,谁让曾李都是守礼之家,曾凡背了十岁的二丫,曾家就主动提出了负责。李家也觉得曾小哥儿英俊、懂礼,主要是心善,也就欣然应允。曾李联姻也就成了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不是天作之合是什么?或者佳偶天成!

    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不过大家也挺识趣,放下礼物,就在外头吃酒,都没在屋里待。

    二丫还在屋里躺着那天从车里滚下来,伤了脑袋,还没好利索。大家可不敢真的把她闹腾得伤上加伤。

    不过,宾客们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两家的当家大娘子怎么笑得那么勉强?大家伙都不禁暗自揣测起了来了。

    此时,曾大娘坐在上席,脸上端是难看。而边上的李娘子,也真的好不到哪去,明明曾家来提亲,结果两家的大娘子却这种表现,让两家当家的也百般的无奈,只能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子,给乡亲敬酒。

    乡间酒席其实也是挺简单的,曾家来提亲,这顿也是订亲饭,来贺的,也就是陈家的宗亲们。李秀才在李家村还算有点地位,李家老族长也亲来,族里也放了话,二丫成亲,族里该给的那份嫁妆,万不会少了她的。

    原本出嫁女是没有丁田可分,按族里的规矩,女儿是可以分点嫁妆,表示一视同仁。而老族长在今天特意点明这事,就是表明,这事儿,是要优厚些的。

    听到这儿,曾娘子总算面色和缓了一些,而李娘子的脸色也就更差了。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1章 意外后的意外
    曾娘子和李娘子脸色差是有原由的,二丫滚下驴车这是意外,而曾凡正好碰上,施予援手,这本身也无可厚非,问题就出在了曾家太爷身上。

    话说那日,曾凡看到驴被惊了,忙跑过来帮忙,正好看到二丫滚下车来,他冲上前去接,可曾凡却也只是十二岁的少年,能有多大的气力,只是在二丫滚下来时,挡了一下,没让二丫受的伤更重罢了。

    接了人,看二丫已经晕了过去,忙背着二丫就往李娘子那儿奔。李娘子急急的谢了他,便赶紧把已经昏迷的女儿抱上车,赶紧进城找大夫。

    李娘子先把女儿送到了医馆,又忙央了小伙计去当铺叫来儿子。大郎大名为彬,十岁时,看到父亲屡试不第,也知道自己不是那读书的材料,就央了父母的谅解,进了县城的当铺学徒。现如今虽说才十五岁,却深得东家和掌柜的赏识,原本学徒期为六年,未满师的学徒只能在当铺里做后生。

    因李彬从小识文断字,到了当铺就比一般农家孩子学东西快,六年学徒期没满,就已经做了折货。平时没事,朝奉还会把他带在身边学东西。有眼睛的都知道,朝奉这是把他当亲传弟子在培养。大郎得了信,忙问柜上支了点银子,就往医馆赶。

    好在驴车不快,二丫伤的最重的就是额头被崩了个口子。其它的倒都还是皮外伤。拿了两付清淤的药回家,大夫也认识大郎的,倒也尽心。让李娘子让二丫在家好好静养些时日即可,但李娘子都觉得惊魂未定。

    大郎看母亲这样,也跟店里告了两天假,回家照顾一二,朝奉还让人包了几包点心,让大郎带回,让边上的人很是眼热。

    李秀才这头也得了信,原本想着放了学生回去,自己去看看,又一想,自己去了好像也没用,于是就让学生自习,自己坐在私塾的门口等他们。看到了妻儿都回了,心才安在肚子里,骂了几句熊孩子,就马上叫来大郎。

    “大郎,拿着这些点心快去曾家致谢。说二丫已经看了大夫,谢曾家哥儿的出手相助。”

    李彬能在当铺里被朝奉赏识,那原本也是他从小就机灵有关,在外头历练这些年,老爹提个头,他便知道该如何做了,忙就应了父亲,拿上刚朝奉送的点心,就奔向曾家。事情到这儿,其实都是再正常也没有的事了。

    在李家看来,这是正尔八经的礼尚往来,李秀才家这边是真心的致谢,可曾家就犯上嘀咕了。

    曾家在曾家村也算是挺好的人家,曾老太爷一生勤恳,好容易攒下份家业,一辈子的心愿就是供出一个读书人。这些年来,就一心一意的供了长子曾庆读书,期望着能改换门庭。

    曾庆是个挺老实的人,读书却真没什么天份,快三十岁才勉强中了个秀才。他也挺有自知之明,很实在的跟父亲说,自己也不可能更进一步了,别浪费钱了。他打听过了,考举人光路上的费用都不少,与其这样,还不如由他在家好好教孩子们读书,也能趁机多存点钱,说不定在第三代里养出一只金凤凰。老爷子想想也算了,就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三个孙儿的身上。

    老太爷莫看这么大岁数,他还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每天还是会去田里,为一家人劳碌。也是因为有了目标,这些年,他也拼命的在攒钱,总不能到了孙子辈上,还攒不出考试的费用吧!

    李家送了谢礼来,曾老太爷送走了李大郎,就叫来儿子曾庆与儿媳欧阳氏。说了前因后果,自己咕咕的抽着水烟袋,想想,“你们说,他们来道谢,是不是想让咱们去提亲?”

    “不能吧?事当从权,那么危急之时,凡儿伸出援手,放到哪儿都是说得过去的。”曾庆笑了一下,随口说道,可是一抬眼,看到父亲沉沉的脸,觉得这个可能不是父亲想听的答案,再看看那四色的点心。

    乡下地方,吃点心那是奢侈的事,就算是曾家在外人看来是殷实的人家。但他们自己的生活过得非常之俭朴,都知道要存钱给孩子们读书,怎么敢乱花一毫。

    而十里八村其实大家的情况也差不多,谁家也不会没事进城称几斤点心,给孩子们解馋。纵是人情往来,大多也是自己家蒸点包子、馒头之类的。提点心,这是不是有点严重?他觉得好像了解了父亲的意思。

    “那爹的意思是……”

    “公公,这事要不要再问问凡儿,说不定根本就没碰到李姑娘呢?”欧阳氏也不傻,忙上前,急急的说道。此时她是恨不得把点心扔在李家的大门口才好了。几斤点心,就敢要她宝贵的儿子,欧阳氏觉得要疯了。

    也不怪欧阳氏,原本欧阳氏的娘家都是精穷的人家,以为嫁到曾家那是掉进了福窝里。上头没婆婆,丈夫又是读书人,人人都说她的福气好,进门就当家,万一相公中了状元,她就是状元夫人……

    当初**妹们谁人能不羡慕?她也是带着无限的憧憬坐上的花轿!

    结果进了曾家门,不谈丈夫能不能中状元,就算是童生试都没过,每日里,除了念书就是吃饭,屁用没有。

    而曾家老太太是早亡,公公也没续弦,原本以为进门就当家的,结果进门也就是当了做饭的家。曾家男人心比女人还细,现在这一家之主还是老爷子自己,连欧阳氏想买个顶针,也是要伸手问老爷子拿钱的。哪怕为了孩子,菜里多放一点油,也要被老爷子喊败家的。

    欧阳氏真的觉得自己憋屈了一辈子,现在她是把自己一辈子的期望都放到了儿子们的身上。特别是长子曾凡,至小就过目不忘,读书天份比丈夫强之百倍,她一直觉得那是因为儿子是因为像她,才会这么聪明,不然指着丈夫那木头脑袋,怎么会三十岁才中个秀才?

    她是把儿子看得跟天在的星星一样贵重。她也听明白了公公的意思,李家派人来送谢礼了,说长子背他们昏迷的女儿了。依着公公的意思,那是要负责了。但她觉得,凭什么?自己家里救人,还救出祸来了。她的儿子可是要中状元的,怎么能被个穷酸秀才家的闺女祸祸。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2章 谁讹谁
    曾老太爷狠瞪了欧阳氏一眼,看向了曾庆,“你说!”

    “是!浑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凡哥儿天资聪慧,比儿子强出百倍,万不能在这会儿传出什么不利的名声,回头传到太爷耳朵里,只怕还会有损吾儿之前程。”曾庆说得文诌诌的,不过曾老太爷还就爱听他这么说,点头,脸上总算有点笑模样。

    “知道就好,快去准备一下,庆家的,你自己亲去一趟,看看人家姑娘,顺便探探口气。”

    “公公,万一李家没这打算呢?”欧阳氏还想做垂死的挣扎,她的宝贝儿子啊,谁不说他天纵英才,说不定能娶一富贵人家的**,送儿子直上青云之路,她万不想跟李家那种穷酸结上亲家的。

    “糊涂,李家前来送礼,已把凡儿之善行传扬出去,若吾家不做出姿态,岂不是让人耻笑?”曾庆忙斥道。

    欧阳氏在公公看不到的地方狠瞪了丈夫一眼,但是她些时更恨李家了。

    但丈夫的话,她倒是听进去了,只要是会危及自己儿子前程的事,她再怎么不乐意,也是会做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下厨蒸了笼粉丝肉沫包子,装了十个,想想又拿出两个,只拿了八个,自己换了身出门的衣裳,挎着小食篮子,就匆匆的出门了。

    李家也就在邻村,真不远。走了两刻钟,也就到了。李大娘说起来,是个精明糊涂人。平日里,大事上,她是不糊涂,常被李秀才私底下说是女中的丈夫。不过,真的玩不来曾家的这些弯弯的绕绕。她还以为曾大娘是来看二丫的,忙引着欧阳氏进了屋。

    二丫还就没醒,正烧得糊里糊涂的。曾大娘看看那头包得跟粽子似的,心里的不满又添了几分。当然,她现在是信了,李家没存心讹上曾家,但是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比讹他们还可恨。万一这二丫有个好歹,自己儿子不成了克妻之命,更坏前程。

    欧阳氏陪着说了几句话,也就告辞出来了,亲事的事儿,一句也没往外透。

    回家曾老爷子和曾庆都等着呢,看她回来了,忙问情况。

    “公公,这事要不再等几天吧!李家的丫头都还没醒,万一有个万一,凡儿将来就不好定亲了。”欧阳氏觉得自己总算有个像样的理由,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十分郑重的说道。

    只不过,欧阳氏那点小花样,怎么瞒得过曾老太爷的眼睛。也懒得她废话了,直接看向了曾庆,“你明儿一早带着凡儿的庚帖去趟李家,说起来,两家倒也门当户对,我看李大娘子不是那糊涂人,生的闺女一准错不了。若没事,只怕二丫还轮不上我们凡哥儿。亲事早些定下来,省得读书都不安心。”

    “是!”曾庆向来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忙作揖应了。

    欧阳氏气得脸皮发青,却也不敢出声。老爷子才是一家之主,她再气也没用。只能晚上回房,使劲的掐了丈夫手臂里头的嫩肉。

    曾庆在外头还是极方正的,不过内室之中,却也不敢让人知道这些事儿,只能咬牙忍了,对妻子好言相劝。

    他当然知道妻子对儿子的期望,但是总不好说老妻天真吧?十里八乡不是没有富户,可是谁又不知道谁。纵是自己家也算村中殷实的人家,平日里在家,也没说顿顿白米,餐餐见肉。

    那种千金**、穷书生只会出现在戏文里,他也觉得李秀才家不错,人口简单,李秀才自己开着个私塾,名声不错。

    李大郎读了几年书,现在在县里的当铺做学徒,今天来看,那小子看着精明强干。

    李娘子十里八村里出名的能干媳妇,里外一把手。家里日子说起来定比曾家红火。只不过,人家包子有肉,不在褶上罢了。

    老爷子就是看中这个,才想趁机会去提亲,两好合一好,只可惜浑家听不进去罢了。

    第二日,曾庆亲自去了李家,两个男人谈事就简单多了,曾庆老实归老实,但该表达的却也表达清楚了。

    儿子背了已经十岁的二丫,就怕有心人乱传。按礼说,这是要负责的。我们家也不是那不肯承担的人家。如果您介意的话,我们二话不说,就过来大锣大鼓的提亲。

    李秀才还愣住了,竟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只能谢谢了曾家的好意,他得和内子商议一下。顺便李秀才还把曾凡大大的夸了一下,说他善心仁厚,将来必成大器。

    曾庆这回真的明白,李家真的一点这个意思也没有,也不敢再拿出庚帖,矜持的退出李家。

    想想刚刚李秀才夸儿子的话,自己都叹息一声,也就欧阳氏才把儿子当成天,明显的李秀才都不知道儿子是谁。

    而李秀才听了曾庆的话,想想也觉得曾庆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大白天的,女儿滚下驴车,摔倒在路边,妻子是只看到曾家小子背着女儿往大路上跑,却也不知道之前的情形如何。

    谁知道边上又有何人。就算乡野之间,没有那些纲常礼法,但‘人言可畏’四字在乡间却最是可恨的,到最后,总归对自己家的二丫不利。

    李娘子听了丈夫的说法,也是一怔。总算明白欧阳氏昨晚来干啥了。看看虽说好些,却还卧床的女儿,想想欧阳氏,李大娘有点牙疼。

    相亲家、相亲家,要相了相亲家,才能谈谈儿女的婚事。两村这么近,欧阳氏什么人,李娘子能不知道?之前就觉得这不是好相与的,若结亲家,李娘子简直就想掀桌了。

    况且,平日里就听说,他们家是男人掌家,众人没少听欧阳氏的报怨。让女儿嫁过去,上头相当于两层婆婆,回头万一曾家的哥儿也那不懂事的,被那婆子拿捏了,她的宝贝女儿不得哭死?

    自己家虽说也不是什么富贵之家,但是温饱还是不成问题,凭什么上那家去,弄得感觉像是自己闺女不值钱,非讹他们家不可了。问题是,现在李娘子觉得,自己是被曾家讹上了。

    李秀才一听也觉得有道理,想想,“那为夫如何拒绝于他们呢?”

    李大娘倒也没生气,若这点事就生气,早被这位气死了。直接说道。

    “就说我们闺女还没醒呢,万不敢叫曾家为难。”

    李秀才点头,高高兴兴的出去教学生练字去了。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3章 归来
    李大娘哼了一声,试了一下汤药的温度,觉得可以喝了,小心的扶起女儿,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的一小勺一小勺的把那苦汤汁喂了进去,总算二丫从小就乖巧,纵是眉头皱得紧紧的,也是慢慢的吞咽了下去。

    李大娘也没叫她,能吞咽表示神智什么的,都还在。现在就让她好好静养就是了。找了些白药,又在二丫身上擦伤的地方一一上了药。

    看看女儿,除了额头的那口子吓人,其实大夫也说了,伤不很重,但是李大娘却很有些不安。

    曾经她带着女儿去边上小山庙里拜拜时,偶遇一游方的僧人,都说女儿有面相好,那是将来能成一品夫人的。现在额头撞了个口子,这会不会冲撞了她原本的好命格呢?

    不过还没等李家拒绝曾家,也就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来贺喜了,贺喜李曾结亲。李娘子,都要疯了,正想着要解释,这回李秀才却已经回神,拉住了妻子,只是笑着说,“慎言、慎言。”

    而曾家那边也是如此,于是也就骑虎难下的两家这会儿,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当然曾娘子和李娘子都有了一种被讹上愤怒。于是这会儿,也就全放在了脸上。

    而李娘子看到曾娘子听到女儿的嫁妆露出的表情,心里更是跟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起来。同时也下定了决心,回头等女儿病好了,定要狠狠的把女儿教起来,若被那老东西骗走了一根针都算是她输。

    而屋里的二丫,或者说,明明已经死去的李萍,这会儿终于在外头的锣鼓声里清醒过来。

    李萍左右看看,想叫人,嗓子干得冒火,一点声也发不出来。不过,她昏睡了这几天,外头的声音却还是听得见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又有些疑惑,为什么进了阎罗殿,看不到阎罗,却耳边这般的鼓噪?

    此时能睁眼了,眼前却是这纸糊的土墙面,纵是干净,却也看得出,这墙纸已经有些发黄了。这种农家小院,她一辈子也就是跟着第二任的冤家归乡的路上,借着地方打过尖,喝过一口热水。

    不过不敢住,也就是借人家的地方,铺上自己的垫子、褥子,下头的仆妇们借个灶台,也不会用他们的锅碗。纵是这般,她还觉得屋里气味难闻的。

    她怎么好好的到了这儿?难不成大娘子看她不成了,把她送到这乡间,任她自生自灭?

    不过外头锣鼓喧天,听着怎么像办喜事?难道说他们嫌自己孩子死了,也再生不出了,于是把自己再卖到乡下?他们真的以为自己不在意五嫁?

    想到这儿,想伸手叫人,她相信,无论自己怎么样,奶娘会一直跟随自己的,但一伸手,她愣住了,这怎么会是自己的手?

    此时在李萍面前的是一只又黑又干,看着跟鸡爪似的小手,这是一只小孩子的手,她怎么会有一双小孩的手?轻轻的再摸摸自己,她曾经引以为傲的身体,变成了个发育不良童子的身体。这是哪?她是谁?她再一次晕了过去。

    等再转醒,是被苦药灌醒的。而她来不及反抗,就听到一个妇人的声音。

    “什么东西,一听族长说什么嫁妆,眼睛就一亮!依我看,当初传两家定亲的,一定是曾家。欧阳家原本就是精穷的人家,曾秀才又不事生产,家里那点老底全在老爷子的手上,那老货哪见过钱,只怕现在都已经惦记上了,我们给二丫要赔送的东西。”

    “娘真是的,妹妹还小,还可慢慢教。回头我跟师父说说,若有好物,也跟妹妹留着,万不会让人瞧不起的。”大郎还是好哥哥,忙笑着安慰母亲。

    “你先管自己,你都十五了,也该看看人家了。我也不指着媳妇大富大贵,性情好就行。你若有心,也替娘留点心,回头过日子的,总归是你自己。”李娘子一边利落的喂女儿把汤药喝完了,一边斥着儿子。

    大郎也就微笑,并不接话,李娘子也知道儿子是那有主意的,也就不再说了,专心的看着女儿。

    “二丫这般混混沌沌,也不知道对不对。要不,再进城去看看吧?”大郎是那心疼妹妹的,看母亲那样子,也知道她还在忧心妹妹。

    今天订亲,他们其实也存了心思。看看今天闹这么下,能不能把妹妹的魂叫回来。结果闹腾一天,看着妹妹还是不好的样子,他都有些忧心起来。

    “为父也这般想,不过,村里的刘大夫说,最好不要移动,你明天套个车,请大夫出诊好了。”李秀才忙接口,他终于有了可以说话的地方了。

    大郎看母亲没反对,忙就应了,看着天色也不早,跟着父母打了一个招呼自己回屋去了。

    李萍这会子已经醒了,只不过此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于是闭眼不语罢了。此时她约莫猜出来,自己只怕是借尸还魂了。吉凶如何,她还不知,只能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娘子抱着李萍忧心仲仲,先是对着欧阳氏不满,可现在看到女儿这样,她又觉得难过,生怕有个万一,想着,若是女儿能好过来,现在让她做什么都肯的。

    李萍就这么被李娘子抱着,她能感受到李娘子那一滴一滴的泪水,李萍不安了一天了,这会儿,她燥动的心现在终于安放下来,这家人疼女儿!安心的就在李娘子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李萍就醒了,虽说叫不出口爹和娘,但是睁着眼,能对着他们笑,李娘子忙叫了村里的郎中,果然一诊,忙笑着对李秀才夫妻拱手笑道:“还是冲喜冲得好,现在二丫真快好了,只要好好的再养几日,就能全好了。”

    原本大家放下心来的,不过被郎中一说,连大郎都觉得气闷起来,说什么冲喜?他妹妹是要死了,于是才订亲冲亲吗?!主要是这话传出去,曾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李秀才不动声色的把刘大夫引了出去,生怕李娘子一个忍不住把刘大夫给打了。

    李萍再世为人,看着一幕,也知道这三人,必是身体本尊的父母与兄长了。看看这屋里的摆设,也知道这家不富裕了,却还是为了个女孩这般的尽心尽力,倒很是心暖。

    多少人家,养女儿不过是个物件,指着为家里换些好处,若倒了霉,那生身的父母还不如个外人的。至少,她这一世的父母没这样。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4章 手艺的价值
    李萍在几天之后,才总算是接受了她转世成为十岁小孩的现实。虽说还是不习惯这农家的生活,但却不由自主的被有父母照顾,有哥哥疼受的生活所感动。她觉得农家的生活,也不是那么不能忍受了。

    当然,她还是觉得李娘子凶了点,不过对她来说,却也是种新的体验。反而家里这些人她最喜欢的还是李娘子。能下床了,她就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李娘子的后面。

    李萍本尊生在小小的官宦之家,生母是谁她还真不知道。反正应该不是府里她该叫‘娘’的那位。

    李萍原本的家里还算是富裕的,反正从小也算是锦衣玉食,父亲对教养她一事,还算是不遗余力,不过,她是奶娘带大的,每日去给像尊佛似的‘母亲’请个安,便可回房,读书、习字。

    幼时如何,她也记不清了,但有一点她很清楚,‘母亲’不是她的亲娘,而府里的兄弟与她也不亲近。那个家里,她见得多的也就是父亲,但是她百分一百的相信,父亲见她还真不是为了疼她。

    到了这个乡间的李家,一切就完全不同了。她醒了之后,这家的父母就真的像父母亲了。为何这么想,她也说不清,但是就算是这家穷点,她还是喜欢父母亲和那个不甚常见,只要回来,便会给她带点什么的哥哥。

    不过已经变成二丫的李萍,原本准备安心的做她自己的。结果等她完全好了,李娘子对于女儿的正式教育也要开始了。这让李萍就是一个大写的囧。

    之前的二丫,在家里也就是给父母打打下手,等学里的学生们回去了,她去收拾、打扫。帮着父母喂喂鸡,捡捡蛋之类的。之前一家子,其实还都是当她还小,做的也都是周围人家几岁孩子的活儿!

    现在李娘子觉得女儿定了亲,想想欧阳氏的嘴脸,也不敢再让女儿放任自流了。决定开始教育女儿成为一个合格的当家主妇。主要是,不能被恶婆婆压制住了。李娘子第一项教育就是让李萍跟她学织布。

    李萍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织机,她也就只剩下囧了,想想看,她就算不是出身大富之家,也不是什么金尊玉贵的名门嫡女。但也是娇身惯养长大的。主要是,她觉得做点啥也比坐在原处织一天布强点吧。

    “娘,这个你织一天布能织多少,差不多赚多少银子?”李萍拦住了母亲的滔滔不绝,赶紧说道。

    “能赚不少呢!你娘手艺好,一匹布比人家多十个大钱。”李大娘子得意洋洋。

    李萍抬头望天,有点想不出十个大钱能干嘛。想当初,她随手赏人也不会只赏十个大钱。好吧,这是比人家多出来的部分。

    “那一匹布多少钱?”她已经不敢用银记价了,还是用钱吧。

    “差不多三百钱呢!我一个月能织两匹,就是六百大钱。不少吧!”李娘子更得意了。要知道,在这儿,他们这样的人家,一年二十两银子便可过得不错。她一月就她自己便能赚差不多六钱银子,一年她自己就能赚五两银子。这对他们这样一般人家来说,可是全年四分之一的收入。(一月6钱银,十二个月就是76钱,古代为十六进制,所以是4.5两银,我按五两记。)

    李萍此时有点懵了,一个月才六百钱,差不多六钱多,不到七钱银。不如她在府里请姐妹们吃顿小酒。

    现在李萍终于对李家的环境有点点了解了,对比自己这些日子看到的。心里也有了些计较。

    李家收入主要来源是李秀才坐馆,他们这是族学,族里每年会给他补贴。而过年过节的,学生家长也会送些年节的腊肉、礼品之类的。

    李家还有田,只不过,那是族里分给李秀才和大郎的丁田。因为李秀才有功名,他的丁田比一般的族人要多些。

    大郎李彬是男丁,一生下来就有。只不过,丁田对于别人家来说是很重在的所在,但对李秀才家来说,却是有它不多,没它也不少。李秀才坐馆,而大郎在外学徒,田地对他们就是负累。

    李娘子就跟李秀才说,把田地交回了族里,由族里交给家里劳力多的人家代种。收了粮食,帮着他们交了税,除了一年的口粮,给孩子们点零用就成。这也是李秀才一直说,自己家娘子是那少有的女中丈夫。

    他们是可以把丁田租出去,收益是比现在多点。但真的出租,那些佃户们,有点什么事就得来烦人。不管收成好与不好,到点收租只怕还要来哭哭穷。在她看来,他们都是心慈手软的主,真让她干那逼人的事,她也做不出来。交回族里,麻烦就是族里的事了。

    而也是因为李娘子早早的把丁田交回族里代管,这让族人们对李秀才一家都是亲和有礼的,与族人搞好关系,李秀才这些年才能守住自己的位置,没一个人敢挑战于他。

    没了田地的烦恼,李娘子有空就在家里织些布,每月到点交点活,也是点活钱。平日里,李娘子还在自家的后院里还种了一哇菜地。白天没事让李秀才去浇点水,抓抓虫。当是活动了筋骨,收成除了送点族老家,他们一家人也就够吃了。家里喂些鸡,生些蛋,可进城换些油盐。

    所以李家的日子在村里算是过得不错的,不完全靠着从土里刨食。一家一共四个人,李秀才和李娘子都是能赚钱的;大郎虽说没出师,拿不到工钱,但他也不在家吃饭!人也说了,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大郎不在家吃饭这事,其实是能为家里省不少嚼用的。

    二丫在家里算是最没用的,但是她十岁了,平时给父母打个下手,喂个鸡,捡个蛋什么的,其实也能帮点忙的。这一家子没一闲口,怎么会存不到钱。

    但是,这在李萍看来,李娘子做点啥也比织布强啊。六百钱,一个月,还累死累活,还要教给自己,让自己跟着她一块过这么笨的生活?

    “你还想偷懒不成?这样到婆家,不得被赶出来?你婆婆那人,自己家里精穷的,却是一双富贵眼的,你若没点手艺,怎么拿得住她?”李娘子可不会让女儿绕糊涂了,喝了她一声,让她上架子,开始教。

    李萍想想也是,不论自己能不能找到更省力气的赚钱之法,学门手艺总是必要的。想当年,在娘家,父亲不也逼着她读书、写字、弹琴、念诗。没事还画两笔画,虽说她也知道父亲不是因为疼爱,但也知道,未嫁女原本就是待价而估,你本身技能越高,价码也越高。

    到了这贫门小户里,这家的父母至少也没打算拿她换银子,让她学门手艺在婆家好混,她自不能驳了她的好意的。认命的听李娘子的调遣。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5章 冰雪聪明与蠢笨如猪
    说起来,李萍上辈子说起来也配得起‘命运多舛’这四个字,前世也没活到三十岁,从十四岁一嫁之后,连着四嫁,若说起来,只怕是要闻着伤心,见着流泪。

    但说实在的,说是命苦,但李萍上辈子,物质上还真没缺过啥。从小就有个奶娘照顾她,一直跟她到死,忠心不二的,看她捻根针,都是要心疼她的眼睛的。做过最重的活儿,也就是抱着儿子玩玩罢了。

    让现在手臂跟柴火棍子似的自己坐织机前头,她都觉得李娘子简直就是后娘了。不过,她还真不敢反抗。李娘子就是那利落的乡间妇人,利索也爆脾气,一言不合,那是会上巴掌的。

    李萍若是真小孩,只怕要觉得李娘子这是重男轻女。但她也做过娘的,虽说她的儿子官哥儿,只活了三岁,她却也能了解做娘的心思。李娘子这么说了,她再畏惧,却也只能老实的跟着老娘的指挥棒子走。

    李娘子决定教女儿织布,那真是一片慈爱之心。曾家是有田的,之前她是听欧阳氏说起过,就算不是农忙,她也是要下地帮忙的,总不能让公公那么大岁数了,还得为一家子忙碌。

    李娘子现在就存了心,农忙时全家下地帮忙,那是应该的。可是若平时还要她的宝贝女儿下地,那她自是不肯。织布可是门手艺,赚钱不少,若是女儿学会了,将来出嫁时,她就给女儿再赔一架织机,看谁能让她女儿下地。

    织布看着其实不难,之前李娘子做时,娴熟无比那梭子左右穿梭着,李娘子真是手脚并用,做起来,动作煞是好看。

    不过李萍坐上去,那就是场灾难了,眼到的,手没到,而脚下却已经踩了下去。没一会儿,线跟梭子就搅在一块,李萍更是急切。结果手忙脚乱之中,那真是乱成一团,真是连剪都剪不开了。

    李娘子也知道,一开始,还真不能指着女儿能织得多好,可是看她织得这么烂,她也是始料未及的。她真是爆脾气,几乎要怒火冲天,若不是李秀才进来阻止,李娘子就想把女儿掐死算了。

    李萍也是纠结得很,这个怎么比打算盘还难呢?当年她在第四任相公的府里,一边要管着自己的私产,一面,相公也会拿些小账册回来,让她帮忙算算账。趁着那会,也顺便会教她些做生意的窍门,好让她用在她的私产之上。

    她第四任相公在扬州城里也是首富来的,他不在意她的私产,反正她那会生了家里惟一的继承人,家里除了明媒正娶的大娘子,也就她了。首富自然啥都不会隐瞒她的,倒是让她学了不少东西回来。记账、打算盘,就没有什么能难得过她的。

    不然,她能心里替李家算账,李家是面上不显,但是李家应该存了不少钱的。当然,她也觉得,其实还能更好些。不过明明可以简单的赚钱,为什么让她学这么复杂的东西?多么浪费时间!

    还有就是,她不想承认,她是有点气馁了。要知道,她前世四嫁,四任相公,就没有不夸她冰雪聪明的。凡事都是一点就透,怎么到了亲娘这儿,就蠢笨如猪了?

    李秀才把李萍带到外头的私塾。李秀才的私塾,其实就在他们家的用延着院墙加盖的三间屋子。于是外头就开门是私塾,关门就是他们家院墙。而正门在私塾的边上。李娘子骂她笨的声音,早被他们听了去,不然,李秀才怎么能马上冲进来救了李萍。

    私塾以前的二丫常来帮着父母收拾,二丫的心里,这就是一拨熊孩子,说起来,还都沾亲带故的,不过她一个也喜欢不起来。李萍是生过孩子的,看着一个个剃着寿桃头看着也都才四、五岁的小娃娃,就好像看到了长大一点的官哥儿,倒没二丫的那种小孩子似的厌恶。

    不过,她虽说不厌恶这些熊孩子,但熊孩子们却喜欢嘲笑她。

    李秀才让李萍坐在最后,让她跟大家一起习字。

    二丫是被李秀才开过蒙的,不过字写得不太好。但李萍的字却不错,她当年被李父培养,那是花了本钱的。但拿了笔,别说这笔是不是正经的湖州狼毫了,这个,估计也就是一般的羊毫笔。粗得自己拿得都费劲,再看看其它孩子,基本上就跟刷墙一样了。

    再看那粗陋的跟草纸一般的习字纸,李萍都觉得连笔都下不去。这纸,就算做草纸,她都不乐意。但到了这儿,也就只能忍了。小心的拿起笔,慢慢的对着写着。

    她没看二丫写过字,不过看看这家人的火爆脾气,她估计二丫应该也没什么耐心在家里好好习字的。若自己按着平日来写,只怕就要露馅,写得慢,就是想藏拙。不过,等李秀才来时,倒很是开心起来,忙叫大家来看。

    “看到没,二丫虽说平日有很多活要干,她的字却越发好了起来,你们要努力。”李秀才对童子们说道。

    李萍只能伸头看别人,自己写的这么丑,竟然还被父亲夸,再看看前头那小娃的,好吧,她写的好歹是字,前头那些个小屁孩们,全是墨团。

    她脑子突然一转,左右看看地上全是被墨染的破纸,而小娃们面前的不管要不要写字,那砚台里就满满的墨汁,而磨墨的墨块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那个她觉得自己要不要回家跟老娘谈谈,其实,织布真不是女孩子家自立最好的选择。主要是,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钱啊。

    不过,为了能回家,她还是写了两篇大字,得了老爹的赞扬之后,小心的拿着自己写的回去给老娘看。李萍现在只期望着,老娘能跟父亲一样高兴,放她一马。

    李娘子此时已经重新装了线,正在重织,看二丫进来,扭头不想理她。李萍扯扯母亲的袖子,虽说没敢开口求情,却也满满的哀求。

    “还学不学?”李娘子瞪着她刚刚浪费了自己多少线啊。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6章 赚钱路很多
    “学的,不过娘,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卖点纸、墨。”李萍忙点头,但话头马上转上了自己刚刚想到的主意。

    “他们的纸墨原本就是族里出,还卖什么?”李娘子给了女儿一个白眼,

    “那也是由族里买了送来?”李萍目光一闪,觉得好可惜。

    “那倒也不是,族里谁有这功夫。每年拨些银子,我们来买。不过没什么赚头,这些破孩子们跟吃纸、吃墨一样。”想到这个,李娘子还恨呢,以为有赚头的,结果没赔已经不错了。

    “那太好了,我们是省的当赚了。”李萍抚掌笑道。

    “什么意思?”李娘子不懂了,‘省的当赚’她是明白的,但是她不明白,哪里就能省了。为了省钱,她可是啥法都想了。

    “省纸和墨啊!先谈墨,都是童子,为什么让他们用砚台?砚台又易摔,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磨墨。把磨墨当好玩,还喜欢弄得到处都是,真是太浪费了。”

    李萍写两篇字的功夫,她就眼睁睁看着前面那个小屁孩,把一个整根墨条就那么磨光了。然后那砚台里一半的墨都到小屁孩的衣服上了。剩下的小一半,全糊那些纸上了。

    “这又不是第一天了!”李秀才当先生又不是一两年的,年年都这样,每天看到那些满身墨汁的孩子,跟李萍想的一样。都是钱啊!想完了一下,“说这些做什么,你难不成有法子,让他们别玩墨?

    “为什么不买成品墨汁,让他们改用墨盒。看着成本上去了,其实是能省墨的。笔吸不了那么多墨,也不会把纸弄得乱七八糟的。纸其实也是。这样的草纸,且不说练不练得好字,笔上沾泡了墨汁,不用写就能糊成一团,还染了下面的纸。不如用好纸。”李萍说得眉飞色舞,并且拿自己刚刚写的字给母亲看。

    李娘子虽不识字,但是平日里学里文房四宝,也是由她进城买,自是知道价钱的。现在听女儿说了,再看看女儿写的字,虽说纸实在太差,墨色看上去,也深浅不一。但好歹是字,也看得出,这是用心写的,她看到工工整整的字迹,她也开心。可是,这跟节省有关系吗?她听着,不是节省,而是更费钱了。

    墨盒大多都是白铜做,卖得贵得很,一般人家,谁用来童生用。还有成品墨汁也是,一瓶最便宜的墨汁和一盒劣等的墨条一价,可是问题是,一盒墨条出的墨汁至少能墨三瓶墨呢。一瓶墨能装多少墨盒,她还不知道,听着玄。还说用好纸,这便宜的纸,每天都不知道费了多少,不过也便宜了他们,他们家倒是用纸媒,不用钱买了。

    “墨盒不是得另花钱?”李娘子斥了一声,她一边说话的工夫,也就一边织起布来,那姿态之优美,与刚刚李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值什么,实在不成,就打那木头盒子,里面放些旧棉花,每日倒些墨汁进去,用起来还干净些。对了,让他们各人回家,做袖套和围脖。看他们写字,真是……”

    李萍原本以为自己是喜欢小孩的,现在她也看出来了,她只喜欢自己家的官哥儿,看看那些小屁孩子,满脸满手全是墨,她看着都觉得扎眼。想到这些小屁孩子们回家,他们娘得多抓狂啊。

    “娘,千万别舍不得。您说,我过年穿的衣裳是不是比平日这些粗布的经穿。不是说因为质料好,而是因为我知道那是好衣裳,得爱惜。结果都小了,衣裳都还是好好的。就跟这些小屁孩一样,觉得反正便宜,于是可尽情的糟蹋。反而更费钱。”李萍劝着母亲。

    她说的这些是首富相公告诉她的。不要以为孩子不懂事,会摔东西,于是把好东西收了,给他们用差的。大人都不在意,于是孩子怎么懂珍惜?不如一开始就给他们用好的。一开始就让他们知道珍惜,顺便教养还跟上了。从小在好东西里浸的孩子,没那么好骗。她的官哥儿,玩的玩具都非金即银。出去了,看到一般的,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她听进去了,倒是用心揣摸了一下,果然,家务事里,差的东西比好的东西费得更快。越是好东西,大家越是仔细。算一下,那些差的反而更加费钱。数量大过了几倍之后,当然是用差的更浪费了。

    再说教养,她好歹也是富家养起来的,当年也是常被第一任相公家的大夫人笑话,说她没见过好玩艺,看到啥都喜欢,没得让人瞧不起。顺便还笑言,‘出身果然是瞒不了人的。’不过那会儿,她也心大,没往心里去。但那会,大夫人倒是教了她好些东西。后来虽说后来又历经了三家,但在第一任相公家学会的东西,也是让她觉得受用不尽的。

    所以在学里看到那些孩子们那糟蹋纸,还把墨当成玩具,不停的往小砚台里加水,然后磨的都满出砚缸时,她就想到了首富相公的话。

    还有她没说的是,私塾每个孩子一个小小的书几,上面又是砚台,又是书本、字帖,还有装水的水盂,而这里坐的不是十几岁的书生,而是几岁来开蒙的童子,她不用看,也能想得到这些水盂、砚台的损耗也一定非常高。就算那个也是买的最便宜的,但那也是钱啊。

    李娘子听李萍细细的解释了,想想倒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怎么说,天天去学里收拾,也很是麻烦,之前二丫没摔伤时,都是二丫收拾,这些日子,二丫病了,她去看时,也真真的头痛、也心痛。

    “过来织布,别以为说这些,就可不学手艺。我跟你说,荒年还饿不死手艺人,手艺是能救命的。”李娘子被忽悠完了,顺便大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就算被忽悠了,但是李萍想偷懒就是白日做梦。

    李萍心里流泪了,怎么这位还没想到放过自己呢?不过还是老实的坐下,按母亲说的慢慢的来。织布速度也能决定质量,她太慢之后,其实是用力不匀的。织出的布就跟结巴了一样,不过李娘子还真没介意,就是让她慢慢的织,结巴了她都认了。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7章 操作不难
    织布原本讲究的还是熟能生巧,当然还有心静。静下心来看清楚线了,然后手脚平衡,难道不是很难的。

    李萍知道李娘子不会放过她后,也就只能无奈的照着母亲教的做。慢慢的协调自己的动作,并且认真的记住每一步,真的心静了,也就慢慢的听不到母亲的吼叫了。织机的机杼声倒是越来越协调了,她也织得越来越顺畅。

    李娘子当然从最基本的教起,这是一匹白粗布。原本就是让她练习用的,回头织长些,把之前结巴的地方剪了,还是能卖钱。所以,她也不着急,她反正一定要让女儿把这个学会的。

    看到女儿越来越顺手,李娘子还惦记着刚刚李萍跟她说的事儿。别看她刚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是认同了女儿的看法。看着时辰还早,急性子的她也忙换了身衣裳,骑着自家的毛驴进城去了。

    找木匠打木盒子这个,李娘子一听都觉得不靠谱。一是不经用,再就是,别以为这小地方手艺人便宜。

    就说村口铁匠,还是李家的族人。她去给家里种菜用的小锄头添点铁,都敢问她要十文。木匠更不用说了,人家都是上门东西,不管打什么,那天的伙食都是要包给他的。还得自己出木料、工钱。她是觉得豆腐盘成肉价。不合算!

    李娘子觉得还是进城问问儿子的意思为好,顺便还能打听一下,哪里能买到便宜的墨盒子。这会儿,李娘子一点也没想起,可以问问自己家相公的主意。

    正好这是午后,也没什么生意,大家都瞌睡困顿的时候。掌柜也是朝奉,看李娘子来了,忙下来道了声喜。之前二丫定亲,掌柜的也让人随了点份子,因为没亲去,现在看到李娘子,该有的礼数人家也没缺。请她坐里间,奉上茶点。问了来意,掌柜就笑了。

    “大娘子的主意真是好极了,墨盒不用出去寻了,咱家多得是。”说了,就直接让大郎去后头把那不要的墨盒捡十个出来。

    他们说话时,大郎就在边上听着。听了掌柜的话,就去了后头的库房。

    他们这个镇子是进京的必经之路,算是较大的中转之所。每三年,进京赴考的都不计其数,常常有的人因为穷,有时甚至提前一两年就走在路上,说是游山玩水,其实就是雇不起车马,就凭着一双脚在路上走罢了。就算这样,走到这儿,好些人的盘川都耗尽了,于是开始当东西。在这儿当的,都是些他们觉得可有可无的,比如墨盒。

    而这些东西,买时,倒是挺贵的。但是到了当铺,就真不值什么钱。当铺这种东西都懒得收,不过开当铺的,还是说自己救人于危困,就没有他们拒收的。朝奉也当结个善缘,这些东西原本就是极不值钱的,进了当铺,只怕也就能换个几文出门买个烧饼罢了。所以这些墨盒一般也都是死当,存到一定数量,掌柜的就合一块卖给铜匠。

    大郎很是乖巧,就挑那最黑、最旧的,拿了十个出来。掌柜一看,都气乐了,“你这小子,平日里不是挺机灵的,这会对着自己的亲娘倒是舍不起来了。”

    “看师傅说的,我娘拿回去擦擦洗洗,给那些童子们用,也就尽够了。倒是我娘提醒徒儿了,之前咱们这些盒子都卖给了铜匠,真是本钱都收不回来,这回咱们收拾一下,卖给书院一定抢手。”大郎笑着对掌柜的撒起娇来。

    “你啊,跟为师抖这机灵。说到底,还是向着你娘。好了、好了,为师不问你娘要钱。”掌柜的拿扇子敲了大郎一下,表示,大郎这点小把戏,可瞒不过他,但是,他也不介意,这事儿也就算了了。

    李娘子千恩万谢,收了回去。心里感叹,自己的这对儿女,都是人尖子。一个知道以小搏大。一个呢,知道以退为进。想想又难受起来,自己的宝贝女儿这般聪明伶俐,却被曾家祸祸了。想想又恨起那天玩弹弓的那些熊孩子了,到如今都没找出来,心中恨极了,不禁想到,可千万别让她找出来。

    第二站,就是去了文具铺子。原本他们都是常来常往的,李娘子每隔一段就得来一趟,小伙计忙引着进去了。

    “李大娘,这回墨条又没了?”小伙计热情的请她进去。

    李大娘听到这儿,心都一抽。那些小屁孩子们啊,就跟会吃墨一样,有时给他们一根他们能当天就用完。后来她发脾气,好了,他们改两三天一根。不过有时,真的摔地上,墨条碎成几段,她还能不让他们拿新的不成。于是,那些边角余料,李娘子都收着让李秀才慢慢用,其实也知道,这得用到猴年马月去,但真的扔了,她还是心疼不已。

    “算了,今儿你把那最便宜的墨汁拿两瓶我。”李娘子指指那大瓶的墨汁对哥说道。小哥还怔了。一盒墨条能磨出三四瓶墨汁。但是一盒墨条也就只能买下一瓶墨汁罢了。他都不知道李娘子怎么想了。不过生意人,顾客第一。忙拿了两瓶,给她系好。李娘子还看了一下纸,但是想到家里还有好些劣纸,也就不忙着买了,骑着自己的小毛驴回去了。

    路上又纠结,不过想想也算了,自己总支出也就两瓶墨,也就释然了。来回没用一个时辰,而李秀才还在教书,女儿还在专心的织布,看手势,没自己快,还总算有模有样了。她也不打扰他们,把墨汁放好,就去后院洗墨盒了。

    大郎是那有心机的孩子,看着挑的是那又黑又旧的,其实也是不想让母亲花钱。但墨盒一般是用白铜所制,白铜是不会生锈的。只是用的人不知道爱惜,而被当之后,扔在没人管的旧铺头里头日积月累的,上面其实就是一层厚厚的油泥罢了。

    李娘子,清出那些霉烂的棉胎,拿了些干草沾点水再沾上草灰,就使劲的擦起来。李娘子原本就是那利落的人,过年过节的,去族里帮忙擦祭礼用的器具,她可是知道怎么能把这些东西擦得又光又亮。等着把上面的油泥去了,露出了原本的颜色,用水洗净了,再用干布擦干,白铜盒子倒是闪闪发光起来。

    当然擦得再亮,也知道,这不是新的。但又有什么关系,这还没要钱呢。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1705 
财富
3357804  
积分
1126097  
在线时间
4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9-21 
第8章 熬墨
    晚上李秀才回来,看到自家的桌上放了十只大小差不多墨盒,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帮学里置办的,忙看向女儿,“你娘买这个做什么,挺贵的。”

    “比砚台便宜,过来给我试试,里头放多少墨合适。”李娘子冷冷的喝道。

    李秀才忙老实的坐好,打开一个,里面铺了一半的白色新棉,试试厚度,他小心的倒了一些成品的墨汁进去,用毛笔压一下,一直到墨把棉胎浸透,却又滴不出墨来为止。还拿笔试了一下,现在他明白妻子的用意了,忙陪起了笑脸,“娘子想得好,这么一来,几上就没那么拥挤了。这个也经摔!”

    “这更费了。”看着李秀才差不多倒进整瓶的四分之一,两瓶墨汁,还倒不满十个盒子。心都痛了,狠狠的盯着女儿。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轻信了。

    “娘,您真是。”李萍笑了,她盖了墨汁瓶子,放回柜子里,然后拿出之前李娘子收集的那些墨块,都是大小不一的,用都不好用,不然李娘子也不会收了。扔了心疼,可是留下,她也知道没用,但就还是舍不得扔。

    李萍看李娘子收捡过,自也知道东西在哪了,她是早有准备。用父亲煮茶用的小炉子生上火,抓了些半碎的墨块放到一个干净的小瓦盆里,倒上清水,还拿个松枝在里面搅着,水起了泡,就放了些刚出去捡的松针。没一会儿,松香四溢。

    很快,瓦盆里里墨汁是又黑又浓,更好的是比刚刚李娘子买的墨要香得多。李萍看着差不多了,还用松枝在粗纸上试了一下浓淡,一直到她觉得差不多了,再在一个干净的小瓦缸上放上白布,让父亲扶着,她来滤。这会李娘子也知道她想做啥了,扒开了李萍,自己端起瓦盆,夫妇俩合作,浓浓的墨汁被滤了出来。这样,他们有了一小坛子墨汁了,

    李秀才对比了一下,没有人家的墨色正,不过,给幼童们用,却也足够了。但让他很高兴的是,这墨很香,很有些松烟古墨的意思。

    李萍总不能说,这个是第三任相公,某位倒霉的太医告诉她的。之前也说了,她从小就被教养得益。不是好东西她不爱用。而墨,她是非松烟墨不用的。而第一任翰林相公是风雅之士,家里还自制翰林墨。第二任纨绔相公家,她管着家,要用什么,吩咐一声,家人就买来给他了。到了第三任太医相公,却是平民出身。那会差不多是入赘到她家的,人家虽说不介意她花自己的钱,不过,也不想她被骗。

    太医相公告诉她,市面上松烟墨有价无市,可为什么总也卖不完。实际假的很。说着,还当着她的面,给她熬过一回墨。就用最差的墨绽,加上新鲜的松针,很慢慢熬煮,最后把那松针熬得连渣都没了,再滤上几道,再重新熬。最后成了膏子,加入胶泥,或者其它东西,进模阴干。磨出来,保证比松烟墨还香。除了费点柴火,真不值什么。

    李萍那天直接把太医相公踹了出去,不过倒了改了用松烟墨的毛病,她可不想让人当傻子。不过,法子倒是学会了。现在他们又不用做松烟墨,只是做墨汁,很不用太费神的。熬得差不多了,滤去了墨中的松针,能哄哄孩子就成。

    李娘子忙把所有的棉胎放到瓦盆里,吸饱了墨汁,再放回盒子里,顺便对着李萍骂道,“既然如此,你干嘛让我去买墨汁?”

    李萍无语了,自己根本不知道母亲去买墨汁的事,现在竟然也能被骂,不过算了,她是亲娘,骂就骂了。

    “也挺好,至少大家都知道,咱们家是买了墨汁的。”李秀才忙来解围,他是老实人,觉得现在他们跟做假一般。妻子买了墨汁,他跟族里也有交待。

    不过这时李萍就不说话了,在父母门外小院的阴凉处挖了一个洞,把坛子放进去,也不深埋,口子还在外头,用个盖子隔水盖上,也就不再管它了。进屋,瓦盆里还有些,也就倒进了刚刚的墨瓶里。正好又是两瓶。

    “第一次棉胎是干的,自是要费些墨的,以后每天下午再发墨盒,省得他们去顽,不好好念书。晚上收回!如此这般,每天只用添点墨即可。用不了多少墨的。”李萍笑着对母亲说道。

    “挺好的东西,不能给那些小家伙们糟蹋了。”李娘子忙点头,顺手把刚刚惟一没浸墨的墨盒拿出来,递给了李秀才,“你回头让人送到曾家去。”

    李秀才笑了,这个是所有墨盒里最好的一个,没有明显的伤痕,而上头的画得是独占鳌头。不管是意头还实用,都是顶顶好的。

    李萍怔了一下,曾家是哪家?这不怪她,她这些日子过得还迷迷糊糊的,真忘记了自己已经订婚的事实。早上,母亲倒是提过了,到婆婆家的话题,她也没往心里去。那会,心全在织布机上。这会猛的被母亲一提,倒是想起,母亲今早还在说,一定要学门手艺,不能让婆婆欺负了去。李萍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怎么就这么早订婚?不过,姑娘家还真不好问,只能呆呆的看着老娘。

    李娘子也叹了一口气,“唉,知道你也不乐意,娘也不乐意……”

    “孩他娘!”李秀才无语了,忙打住,这么说下去,不用等二丫长大,只怕都要闹着退亲的。

    “知道,知道。你没事好好教教曾家那小子,我看亲家公那尿性,别好好的孩子教蠢了。”李娘子摆手,拉着李萍去厨下洗手端饭了。

    李秀才收了桌子,没一会儿,李娘子就端了一大盘子菜,两碗粗米饭出来,而女儿跟在后头,手里拿着个很小的瓦罐子,那是用肉和天麻熬的粥,单给女儿做的。

    而他们两个大人,一大盘子尖椒的雪里红炒豆角,最是下饭不过。

    “娘,我全好了,不用再喝。”肉粥对李家来说是好东西,但是对李萍来说,跟药一样。她现在对着那雪里红炒豆角直咽口水,想挑点到粥里都不成,因为辣子坏了天麻的药性。今天,她决定反抗一下。
珍惜每分每秒的人事物,在大自然面前,我們都很渺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