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70 | 浏览:16199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燕南归》作者:总小悟(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0:陪你们玩玩

    的确是好久不见。
    萧子鱼笑,却没有立即回应崔明秀的问候。
    场面有些尴尬。
    崔明秀又说,“七**你也是来猜灯谜的吗?”
    她说完后,便走到人**里,牵起萧子鱼的手,神情亲密无间,“正好,我也有些累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崔明秀的一句话,惹的看热闹的人们又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敢来猜薛家的灯谜,是真有本事,还是来凑热闹的。
    不过,穿着月白色斗篷的小姑娘身形纤细娇弱,看着比崔家**更年幼一些。
    她当真能猜出来吗?
    他们都十分好奇。
    “这些花灯不好看!”萧子鱼声音柔柔软软,像是刚出生的猫似的娇嫩。
    站着观看的人,有几个已经笑出了声。
    果然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啊。
    来这里猜灯谜的人都是为了银子,谁管花灯好不好看?只要银子多就行。
    想看精致的花灯,便应该等元宵节去京城,而不是这个时候来姑苏。
    有人起哄,“小姑娘不敢猜就算了。”
    “这可是薛家的花灯,放弃吧小姑娘!”
    “我还以为又是一个和崔家**一样的才女呢,原来……不过如此啊!”
    崔明秀闻言,得意的笑眯了眼。
    萧子鱼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她再清楚不过了。
    若是比划武艺,她的确不如萧子鱼。但是,在学问上她却比萧子鱼高出一大截。
    尤其是今日……
    崔明秀的目光在薛家掌柜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和掌柜的视线相接。
    彼此露出一丝笑意。
    她能猜出这么多的灯谜,其实也有是原因的。
    毕竟,这可是薛家,不是普通的商人。
    薛家的掌柜上前,他笑的和善,“**若不喜欢这些花灯,我这里还有一盏好看的!”
    他说完,便伸手指了指商铺里最深处的那一盏。
    那是一盏莹质晶莹剔透、光彩夺目的琉璃灯,清如冰玉壶。
    它藏在商铺的深处,烛火却明亮璀璨。
    其它的花灯在它的对比下,立即黯然失色。
    “是薛家掌柜身边的琉璃灯!”
    “什么琉璃灯啊,这是五十两银子啊!”
    “这可有意思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谈论的声音也是乱糟糟的,甚至连不远处的商铺的伙计,都特意凑过来看热闹了。
    薛家自从参与花灯会开始,能在这里猜对灯谜拿走银子的,那都是大有学问的人。
    今年倒是有意思了,先是出现个小姑娘,连续猜对了八盏花灯的灯谜。现在又来一个小姑娘,居然想猜掌柜身边的那盏灯上的灯谜。
    从前,可是从未有人猜对过这盏琉璃灯的灯谜。
    薛家给的彩头,也从二十两慢慢的涨到了五十两。
    还有人说,这灯谜是薛家祖上那位探花郎所写,所以不是状元之才肯定猜不出来。
    一个闺阁里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状元之才?
    “这盏灯啊,还行吧,值点银子。”萧子鱼说。
    她没有说灯好看,而是说,值点银子。
    这下,不止崔明秀一脸笑意,连薛家管事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草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妄至极。
    萧子鸢站在人**里,看着萧子鱼走到琉璃灯下,琉璃灯温和的荧光照她的从兜帽里露出的小半张容颜上。
    那是一张清丽宛若青莲般淡雅的容貌。
    虽称不上绝色,却也是灵气动人。
    人**里有人暗暗的抽了一口冷气。
    甚至还有人说,“长的可真好看,比崔家**好看多了!”
    “你小声点,好看又有什么用。崔家**,可是有学问的人!”
    “一个小姑娘要什么学问,女子无才便是德啊!”
    他们的声音很小,而站在人**里的萧子鸢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气的咬牙切齿。
    小狐媚子。
    其实,从前萧子鸢便知道萧子鱼生的好,毕竟顾氏年轻的时候,也曾是有名的美人。当年,甚至有人说萧四爷被顾氏的美貌所吸引,才会那样迫切的想要娶她入门。
    只是,娶妻娶德,纳妾纳色。
    一个漂亮却上不了厅堂的妻子,娶来又有什么用?
    萧子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本来握紧的拳头,也缓缓地松开。
    是啊。
    萧子鱼容貌生的再好又有什么用,今儿崔家**必定让萧子鱼出丑。不管谁以后再提起花灯会,都会记起萧子鱼出丑的样子。
    这样,乔冕之便不会再注意萧子鱼。
    毕竟乔家不会允许一个德行有损的女子做当家主母。
    琉璃灯盏有四面,每一面都写着一行字。
    薛家掌柜见萧子鱼一直不开口,便开始说规矩,“这盏灯上,写的是一个字谜。不过,只有一面是谜题,而其他几面是提醒谜题藏在何处。”
    萧子鱼神色淡然,安静的听着薛家掌柜说话。
    “意思就是说,**你必须在这间屋内,找出写着谜题物件,而不是提笔写在灯上!”薛家掌柜又解释。
    他话音落下后,崔明秀便掩嘴而笑。
    这便是猜琉璃灯谜最难的地方。
    猜其他灯的灯谜,猜中提笔写上灯谜即可。而这盏琉璃灯,却是不同的,不能直接写上。
    它的灯谜早就写在某个小东西上,藏在这个铺子里。
    薛家的铺子很大,想要找出这个东西,那可谓是大海捞针。但是,这个玩法也不是耍无赖……在琉璃灯盏上,有三面是提醒猜灯谜的人,东**在哪里。
    不过,崔明秀相信没有人能猜的出来。
    薛家的人,太狡猾了,也太厉害了。
    果然是探花郎的后人。
    “如果**你猜对灯谜且找到,老夫愿意赠你五百两做彩头!”薛家掌柜十分自信的说。
    是五百两而不是五十两。
    这下,围观的人**立即炸开锅。
    五百两银子对权贵们不算什么,可对寒门学子们而言,便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本来自视甚高的读书人们,也开始探讨起来了。
    “这下,这位**可是骑虎难下咯。”
    “可不是,自讨没趣!”
    “今年我可是来对了,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萧子鸢随着人**里看热闹的人一起笑了起来。
    可不是骑虎难下了。
    丢人。
    太丢人了。
    “薛家掌柜你不是薛家的东家,能做这样的决定吗?不过,今儿有这么多人听见,你想反悔也不行了!”萧子鱼淡笑,“若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字谜其实是个‘蠢’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1:似曾相识的他

    她说的淡然,言语却又十分犀利。
    连站在她身边的崔明秀,都不由的眉头一皱。
    薛家掌柜虽是这个铺子里的掌柜的,但是却不是薛家的家主,很多大事根本拿不了主意。
    拿不了主意,还敢开口说五百两银子的彩头?
    这不是忽悠人么!
    薛家掌柜想到这些,不由地看着将面容藏在兜帽里的萧子鱼,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他方才开口说五百两银子,也是有十足的把握,知道萧子鱼猜不出来。
    哪怕猜出来,接下来的事情,萧子鱼也无能为力。
    如今,萧子鱼却迅速的将灯谜说了出来,还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
    “灯上写双蝶恋花。”萧子鱼说,“三月春日里百花初绽,吸引了破茧而出的双蝶,万物蠢生。春日里的双虫,可不就是一个蠢字?不过,这字其实也有另一层意思!”
    蠢笨,愚蠢。
    其实这个灯谜并不难,但是它最难的地方,便是要在商铺里找到写好了‘蠢’字的小物件。
    这样,才算是彻底的破解了花灯之谜。
    然而,这也是薛家人最耍赖的地方。
    这个灯谜其实也在提示猜出灯谜的学子们,哪怕你猜到了灯谜又能如何,你是找不到写了‘蠢’字的小物件的。
    但凡有点文人风骨的人,都不会直接猜出来,又大找一番。
    因为找不出那个小物件,薛家人还可以说,其实你猜错了。
    直接让人颜面扫地。
    蠢啊!
    薛家掌柜尴尬的笑了笑,“萧七**当真是厉害,这花灯的谜题,的确是这个蠢字!不过,你能找到写了这个字的东西吗?”
    他唤她,萧七**。
    而不是,**。
    萧子鱼含笑不语。
    知道她是谁又能如何?从崔明秀出现在姑苏的时候,薛家人怕是和崔明秀早已来往了。
    多有才华的崔家**啊,一连猜对了薛家商铺里八盏灯的灯谜。这其中有多少小动作,怕是也只有崔家和薛家才知了。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便在等她入这个圈套。
    现在薛家掌柜唤出她是谁,自然也不奇怪了。
    “掌柜的意思是,这位小姑娘猜对了?”
    “是啊,肯定是猜对了!”
    “我算是长见识了,居然猜对了……小姑娘快将那个东西找出来,有五百两银子呢!”
    人**开始拥挤了起来,他们此时哪里还在意灯谜是简单还是困难,他们想知道的是,这个小姑娘能不能拿到这五百两银子。
    看热闹的人,开始吵闹了起来。
    萧子鸢站在人**里,被挤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知是谁踩了她一脚,还咒骂了一句,“挤什么挤,让开,让开一些!”
    萧子鸢气的跳脚,明明是她被踩了。
    这个人简直是恶人先告状。
    她看着周围的人目光都落在萧子鱼身上,更是忍不住低吼了一句,“又没拿到五百两银子,都瞎激动什么!”
    然而,她再大声,也不过是个闺阁里的小姑娘。
    在场的人,根本没人听见她说的话。
    就在萧子鸢咒骂的时候,有位少年站在远处的树下拢了拢兜帽。
    乌云遮住了月光,他又站在树的阴影下,难以被人察觉。
    只是,单看他站着时身姿挺拔如松,便会让人心生好感。
    有路过的姑娘们,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萧子鸢被彻底挤出人**后,也发现那个人的存在。
    灯火阑珊处,那位少年只是站着,并没有朝这边走来。虽然看不清容貌,却让人觉得十分的惊艳。
    商铺里的吵闹声依旧,萧子鸢看着少年翕了翕唇。
    他说。
    燕燕。
    萧子鸢惊的一身冷汗,等她想要走过去的时候,便感觉到脚上又传来剧烈的痛楚。
    “啊——谁啊——没长眼吗?”
    她真的是气的恨不得砍人了。
    然而,踩了她的人根本没有搭理她便迅速的挤进了人**之中。等萧子鸢再咒骂了几句回过神来的时候,树下的少年却已经离开了,仿若她方才看花了眼。
    是她花了眼吗?
    萧子鸢抬起手,揉了揉眼,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此时,不止萧子鸢心里乱糟糟的,萧子鱼亦是。
    她刚才和薛家掌柜谈话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被人盯着看。那种感觉,像是被人放置在冰窖之中,从头冷到脚,连骨子里都没有任何温度。
    熟悉,却又让她头疼。
    萧子鱼的目光顺着那种感觉传来的方向望去,却发现只有黑压压的一**看热闹的人,至于她想找的那个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她的手心,渗出了汗。
    那个人到底是谁?
    事情,似乎有些不受她的控制了。
    “七**你怎么了?”在薛家掌柜说完让萧子鱼去找写了‘蠢’字的东西时,萧子鱼却突然不动了。崔明秀觉得奇怪,便伸出手推了推萧子鱼。
    是怕了吗?
    这一瞬,崔明秀看到了萧子鱼的面容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很快便又消失。
    不止是崔明秀看见了,连站在离萧子鱼不远处的薛家掌柜,也看了个清楚。
    这,应该是怕了吧?
    果然,小姑娘就是小姑娘。
    肚子里有点墨水,却也只是有点墨水而已。
    崔明秀见萧子鱼不言语,又说,“七**你怕了吗?有什么好怕的呢,如果找不到,我们也不会取笑你的,毕竟你还小。”
    萧子鱼抬起头,唇色惨白。
    崔明秀看到这样的萧子鱼,更是得意,“我曾听闻萧家二公子才华横溢,没想到他居然会教你猜灯谜。可惜了,若他今日在这里,说不定就能找到那个写了灯谜的东西呢!”
    崔明秀的声音不大,却也落在了观看的人的耳里。
    他们很快便又想起当年有人说,“若萧家二少爷萧玉轩出现在这里,肯定能走出灯会上最有名的花灯阵。”
    若是在……
    怎么可能在啊。
    那可是个断了腿的瘫子啊,怎么可能出现在花灯会上。
    人**里,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才华横溢的瘫子,还当真是有意思啊。
    这个崔家**,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手!”萧子鱼说。
    崔明秀不解,“你说什么?”
    萧子鱼又说,“灯谜写在掌柜的手上!”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2:你赢还是我赢

    这下,薛家掌柜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了。
    尽管他有些不安,却依旧故作镇定地说,“萧七**,你确定吗?”
    “确定!”萧子鱼说。
    她的样子,像是在努力的维持表面上的平静。
    可怜至极。
    薛家掌柜笑了笑,将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萧子鱼和崔明秀的面前,“萧七**,你只有一次机会哦!”
    只有一次,若是错了,便没有机会再猜了。
    这句话,显得十分无赖。
    萧子鱼眼里流露出几分踌躇,似乎真的有些害怕了。
    “我……”萧子鱼还未将话说完,崔明秀便打断了她的话语。
    崔明秀说,“你还小,输了也没什么奇怪的。放心大胆的说,毕竟萧家不缺这五百两银子。”
    萧家不缺五百两银子,顾家缺啊。
    顾氏每年都在贴补顾家的事情,崔明秀也略有所闻。
    五百两银子,不是五两。
    所以,崔明秀希望萧子鱼想明白。
    这句话,无形给了萧子鱼很大的压力。
    琉璃灯盏的荧光下,萧子鱼的脸色依旧不好,连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子。
    突然,她笑了笑,“五百两银子?三**说的是啊,有五百两银子呢!”
    “怎么?”崔明秀不解,“你没有见过?区区五百两而已,七**不必太执念,来这种风雅的地方,何必总想着身外物!”
    这是讽刺萧子鱼没见过世面。
    一个官家**,居然穷成这样。
    而且,这种灯会来游玩的人都是文人雅士,总是谈银子,有什么意思。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银子,自然也是粪土。
    她想劝萧子鱼直接放弃。
    人**里的文人们此时也彻底的明白,这两个小姑娘这是斗上了。
    两个人都有学问,都想着比个高低。
    萧子鱼抬起头,露出小半张清丽的脸,“对三**而言的确是太少了,区区五百两而已。不如我和三**也来猜猜,这个‘蠢’字,在掌柜的那个手里?我相信以三**的才智,肯定能猜到!不过……”
    她顿了顿,又说,“可不能白猜!”
    白猜?
    崔明秀瞪圆双眼。
    谁要陪你猜啊!
    这下,观看热闹的人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已经开始互相猜测,两个小姑娘谁会赢了。
    “我猜崔家这位**,她可是一连答对了八盏灯的灯谜。”
    “我也猜崔**!”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我这次要选萧家**!”
    看热闹的人,总不嫌把事情闹大。
    这下,变成了崔明秀骑虎难下了。
    “如果三**猜对了,我赠三**五百两。如果三**猜错了,三**赠我五百两,怎么样?”萧子鱼又说,“这下,便不止是区区五百两了吧?”
    崔明秀闻言,满面错愕。
    五百两?萧子鱼是疯了吗?且不说这笔银子萧子鱼拿不拿的出来,她又凭什么要陪萧子鱼玩。
    崔明秀有些语无伦次,“万一灯谜没有写在掌柜的手上呢?”
    “那也是我输了!”萧子鱼回答的很爽快。
    这一句话,也彻底让崔明秀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就如方才萧子鱼站在人**里,她硬将萧子鱼拉进商铺里来猜灯谜一样。
    那时,萧子鱼不能拒绝。
    现在,她不能拒绝。
    崔明秀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此次会来姑苏,其实是有原因的。
    她听闻白家的二爷白清会出现在姑苏的花灯会上,所以才想着办法来了姑苏,暂住在外祖母的家中。
    然而,她上次在白清面前出了丑,所以必须得挽回自己的形象。
    该怎么做……
    她想了很久。
    直到萧家的四**送了帖子来,她才想全了这个办法。
    将京城落水的那件事情的所有错过,全部都推给萧子鱼。毕竟,萧子鱼是个鲁莽又冲动的蠢货,无知的让人觉得恶心。
    居然还送她弓,谁稀罕她的东西啊。萧子鱼那一日,肯定是想让她出丑。
    恶心至极。
    “三**怕了吗?”萧子鱼笑了笑,“看来,我还是比三**有学问的。三**,你还小,不敢猜也没关系。”
    这话,有点熟悉。
    崔明秀想了想,才想起这是她刚才说萧子鱼的话语。
    她有些激动。
    萧子鱼和从前一样狂妄自大。
    学问?萧子鱼能有什么学问,以前在京城踏青饮茶的时候,萧子鱼可是个连诗词都不知道的人。
    想到这些,崔明秀便又自信了,“好啊,不过五百两银子而已,我陪你玩!”
    这下,连薛家掌柜都惊讶了。
    只是短短一瞬,五百两就变成了一千两。
    局势,变的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他心里的不安,也愈发浓烈了。
    “那么,我先猜还是三**你先猜?”萧子鱼问。
    崔明秀笑,“你小,我让你先来!”
    萧子鱼点头对薛家掌柜道,“右手!”
    薛家掌柜闻言,缓缓地摊开了右手。
    他的肤色并不白皙,在烛火下更显得暗沉。
    然而,此时他的掌心里,除了掌纹,什么字也没有。
    崔明秀松了一口气,“七**你输了!”
    薛家掌柜的右手里,根本没有这个‘蠢’字。
    “果然是小姑娘啊!”
    “哎,这下萧家可要亏大了,足足五百两银子呢!”
    “还是崔家**沉稳啊,唉……”
    萧子鱼根本没有注意人**里的议论声,她只是笑着说,“谁说我输了?”
    崔明秀见萧子鱼还要狡辩,便讽刺道,“这手里哪里写了字了!”
    萧子鱼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吗?
    明明什么都没有。
    在场除了薛家掌柜没有再开口外,所有人都和崔明秀的想法一样。
    看来,萧家的**为了和崔家**置气,已经被气的昏了头。
    “掌柜,你说这个字是不是在你的右手上?”萧子鱼问。
    薛家掌柜觉得身子有些虚浮,他没有立即回答萧子鱼的话。
    直到众人开始催促后,他才迫不得已的回答,“**,你输了呢,这字,不在我的右手上!”
    “哦,是吗?萧子鱼满意的眯眼,对人**里说了一句,“谁能取一盆清水过来?”
    众人见萧子鱼还在挣扎,便开始起哄。
    “小姑娘,输了就输了吧,大度一些啊!”
    “输了就输了吧,你还小啊!”
    “别再自讨没趣了!”
    不过,也有多事的其他上商铺的伙计转身端了一盆清水出现。
    他笑着将清水放在萧子鱼面前,说,“**,给!”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3:她才没输

    看热闹的,谁都不会嫌事情越闹越大。
    尤其是今日这种场合。
    这位看似好心的伙计,其实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当然,他也好奇萧家这位**到底要怎么垂死挣扎。
    他们这些平民,最喜欢看高高在上的人,露出各种丑态。
    一时,商铺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萧子鱼的神情却一直很平静,她说,“麻烦掌柜的将右手,放进盆里,我数到十你再拿出来!”
    薛家掌柜有些不悦。
    崔明秀在一边开口,“你到底要做什么?”
    萧子鱼现在是得了失心疯吗?她做这个事情,简直是在故弄玄虚。
    “我说了,我没输!”萧子鱼皱眉,“而且,我和三**还有五百两银子的赌约,自然该更仔细一些。”
    她的语气淡淡的,却又不容他人反驳。
    这样的萧子鱼,是崔明秀从未见过的。
    沉稳、大度、临危不乱,甚至还有种与身俱来的不屑。
    像是对她这种人的藐视。
    崔明秀心里有些慌乱,她咬住下唇,目光闪躲,“你这哪里是仔细,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短短的一句话,被崔明秀说的底气不足。
    “对掌柜的而言,不过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怎么会是无理取闹呢?”萧子鱼说,“难道三**你怕了?”
    崔明秀想说,鬼才怕你。
    但是,她知道萧子鱼说的没错。
    只不过是将右手放进水盆里,的确是个轻而易举的事情。
    薛家掌柜一直不肯将手放进盆里,而是像个长者一般劝道,“只是输了,**无需这般气急!不过,**你的确有学问,能破解这灯谜,这样……这盏琉璃灯我便赠与**,算是今日我对**的赔罪!”
    他说的大度,彷佛在安慰一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小姑娘。
    失去理智么?
    聪明点的人都会发现,眼前这位穿着月白色斗篷的小姑娘,气息平稳言语间也不见丝毫慌乱,哪有生气。
    与其说生气,倒不如她并不是很在意,所以才会如此镇定。
    他们看明白了薛家掌柜的耍赖的手法,便开始在一边煽风点火。
    “掌柜的你就将手放进去吧,让这个小姑娘输的心服口服!”
    “是啊,掌柜的!让她服气!”
    “这小姑娘真不知天高地厚,掌柜的快让她认输!”
    他们的提议声,络绎不绝。
    萧子鱼的小半张脸隐藏在兜帽之中,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只是,她的声音依旧轻柔温和,“我曾听闻薛家的灯谜和其他商铺的不一样,价格高又难答出来。如今来看,也不过如此!如果掌柜不愿拿出五百两银,那么,我要五十两便好!”
    她说的和善。
    像是一个很大度的小姑娘。
    这下,薛家掌柜的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不过如此?萧家七**,这是在说薛家的灯谜,其实很简单吗?
    而且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会知道灯谜上的字,实际是写在他的手上的?
    他的手上,的确有用墨写着的灯谜。
    遇清水既现。
    自从八皇子出现后,他们每一年都会用这种墨在掌心上写好灯谜上的字,怕的就是惹到了京城里的皇亲国戚们。
    若他们一直纠缠,他便会将让掌心遇水,显出字迹来堵住权贵们的嘴。以此证明,他们薛家没有耍赖。
    不是任何人都知道这种墨的存在,所以这些年薛家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将这盏琉璃灯谜抬高到五十两银子做彩头。然而,薛家掌柜怎么也没想到,如今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猜出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武将的女儿。
    奇耻大辱。
    他刚才说,灯谜上的字不在自己手上,是因为萧家对薛家构不成威胁,所以没必要露出这个秘密。
    可是萧子鱼居然知道。
    她怎么会知道?
    现在如果让外面观看的人看见他掌心里的字,那么薛家以后还怎么在姑苏立足?
    他犹豫着,十分不安。
    这个时候,人**里有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年,对身边侍从的人说了几句话。
    侍从闻言点头。
    下一刻,这个侍从便从人**里走了出来,他的动作迅速,让薛家掌柜和铺子里的人都大吃一惊。
    薛家掌柜还未来得及说话,侍从便将他的左手放进了盆里。
    很快,左手被拿了出来,结果是上面什么也没有。
    少年咬牙切齿,没有任何风度的大喊,“老子说了是右手!是右手!”
    侍从听了这话,又将薛家掌柜的右手抓起。
    这次,薛家掌柜有了防备。
    他大喊,“你是谁,放手……不许乱来!”
    然而侍从却像个木头人似的,根本没有将薛家掌柜的话听在耳里,他抓起薛家掌柜的手,往盆里一放。
    这次,侍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穿着月白色斗篷萧子鱼,“**,你数!”
    薛家掌柜此时被侍从扯住,他早已没了刚才的气势。他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根本动弹不了。这个侍从的力气极大,他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手抽出。
    “好!”萧子鱼似乎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到,依旧平静,“一,二,三……”
    她数的很慢。
    在一侧的崔明秀,只觉双腿发软。
    那个少年是谁?
    她侧目看了半响,也没看出个大概。
    是萧子鱼带来的人吗?萧子鱼是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人。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八,九,十……”萧子鱼话音刚落,侍从便将薛家掌柜的手从盆里拿了出来。
    烛火的荧光下,薛家掌柜的掌心里多了一个暗色的‘蠢’字。
    虽不明显,却依旧能让人看清。
    侍从依旧是一副冰冷的模样,他将薛家掌柜丢下,匆匆地走到少年面前,回答,“八……公子,是了,有字!”
    “这可真有意思,比老……比我之前来的时候有意思多了!”少年伸出手抚摸自己的下巴,“走,我们再去看看花灯阵,今年没准有人能破了!如果真的破了,白家那个小子可就真的要气死了。”
    侍从点头,跟在少年身后,慢慢的消失。
    观看热闹的人**,顿时又乱成一团。
    薛家,这次太丢人了。
    观看的人议论纷纷。
    五百两对薛家而言,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只是,今日不仅仅是钱的事,而是薛家耍赖欺负小姑娘的事情,就要传遍了。
    文人学子笔锋如剑。
    薛家管事想着,便不寒而栗。
    他太大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挖了坑最后跳下去的人,居然是自己。
    此时,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外面喧闹的声音,他已经听不清楚了,他看着萧子鱼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灯谜的字,写在我的掌心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4:你猜啊

    此时,薛家掌柜的模样十分狼狈,早已没了初见时的从容不迫。
    萧子鱼看着他,眼神里却没有半分怜悯。
    他和崔明秀一起算计她的时候,又是何等的用心险恶。
    她若今日在这里失了颜面,不止是她一个人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连她的二堂哥萧玉轩也会被人取笑。
    萧玉轩已经很可怜了,被人算计多年瘫在家里甚少出门。
    而且,还是用那样恶毒的巫术。
    明明是个博学多才的人,却是众人眼里可怜的存在。
    现在,如果他的名声有损。
    那么他和韩家的亲事,将会因为这个被影响。
    幕后之人的心,何其歹毒。
    然而这种歹毒的心思,其实崔明秀和薛家掌柜心里都知道。
    所以,崔明秀方才才会故意提起萧玉轩。
    “我什么会知道?”萧子鱼莞尔,“你猜啊?”
    琉璃灯的荧光下,她的一笑宛若昙花一现。
    薛家掌柜气急败坏地看着萧子鱼,他想破口大骂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不告诉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这样气他。
    然而,现在的他只能瞪着双眼盯着萧子鱼,什么都不能做。最后薛家掌柜,一急之下气的立即背过气晕了过去。
    这下,一片哗然。
    薛家掌柜被气晕过去了,商铺里的伙计们顿时也手忙脚乱,连崔明秀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本想在这里吸引文人们的注意,让来赴灯会的白二爷注意到她,结果现在她却成了众人饭后的笑谈。
    萧子鱼。
    都是这个贱女人。
    从前萧子鱼送了一张弓让她出丑,之后又将她当着白二爷的面推下水,现在还来抢她的风头。
    太过分了。
    “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萧子鱼的声音有些慵懒,“不过区区五百两银子而已!”
    崔明秀抬起头看着萧子鱼,气的嘴唇都要咬破了。
    五百两?
    她差点忘了这个事情了。
    “你……你今天不过是运气好!”崔明秀满面愤怒。
    因为运气好,所以才能猜中灯谜,甚至知道薛家掌柜将灯谜上的字,写在了掌心上。
    因为运气好,所以才能得了这五百两银子。
    “这不是运气好!”萧子鱼说,“这是老天开眼,公平!”
    什么老天公平。
    崔明秀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三**你可别也晕过去了!”萧子鱼又说,“不过就算你晕过去,崔家也不会耍赖不给这五百两银子的,是不是?”
    萧子鱼怎么如此脸皮厚。
    还敢和自己提起五百两银子。
    薛家铺子外的交谈声更加嘈杂。
    更多的人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都涌了过来。
    本来文雅的地方,顿时变成了看热闹的场所。
    杂乱中有人高声的问,出了什么事了?
    “薛家用五十两银子做彩头的琉璃灯上的灯谜,被一个小姑娘猜出来了!”
    “什么五十两啊,是五百两!薛家人以为是个小姑娘,所以才敢如此放肆啊!”
    “是个小姑娘?”
    “对啊,是个小姑娘,这下薛家可是要大出血了,而且薛家掌柜在小姑娘猜出灯谜后,还想耍赖,结果被人教训了一顿。这会,气晕过去咯!”
    “这个小姑娘可真厉害!”
    “能不厉害吗?她啊可是萧家的**,萧家你知道吧?她如此有学问,肯定是萧玉轩教她的!”
    先来观看的人,津津有味的给后来的介绍事情的经过。等再来一批新人时,又有人继续转述着事情的原委。
    崔明秀没有回答萧子鱼的话语。
    她倒是恨不得此刻晕过去,不用被人在这里指指点点。
    这也是为何很多闺阁里的**来观看灯会,却不喜欢猜灯谜的原因,太容易被人评头论足了。
    太不好听了。
    萧子鱼缺钱,不要名声,可她不缺银子,更在乎名声。
    然而此刻,评论萧子鱼的人几乎全是夸赞,至于她……像极了一个跳梁小丑。
    崔明秀想着,眼眶都红了。
    站在人**里的萧子鸢,进来也不是,退出去也不是。
    崔明秀抬起头,目光恶狠狠地从萧子鱼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萧子鸢身上。
    这两堂妹一起算计她是不是?
    崔明秀拢了拢兜帽,对萧子鱼说,“明儿我会让人将银子送到府上!”
    说完,她便转身在丫鬟和婆子的帮助下,挤开了人**。
    萧子鸢想要去追崔明秀,脚下却像是被拴住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开脚步。
    崔明秀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有些慌张。
    崔明秀是恨上自己了吗?
    萧子鸢有些失神,而商铺里的萧子鱼此时,已经拿到了薛家送来的五百两银子的银票准备离开了。
    街上发生的事情,薛家家主显然已经知道了,所以银子才会送来的如此及时。
    为了表示歉意,送来银子的小厮更是言语恭谨,“我家老爷说了,过几日必定登门拜访,以示歉意!”
    萧子鱼笑了笑,“薛老爷又没做错事情,不用如此。只是猜灯谜而已,我拿到了银子就好!”
    她说完,便没有再听薛家的小厮的言语。
    她对薛家没兴趣。
    萧子鱼一动,人**里很快便让出了一条道让她通行。
    她身形本就纤细娇小,此时更显得柔弱。
    然而就是这个柔弱的小姑娘,让众人都大吃一惊。
    萧子鸢远远的看着,眼里除了羡慕,更有怨恨。
    都是萧子鱼的错。
    这个贱婢。
    虽然这样想着,她依旧走上前,对萧子鱼乖巧地说,“七妹,你真厉害,这条街上所有的灯谜在你眼里,简直什么都不是!”
    萧子鸢说的夸张,像是极力在讨好萧子鱼。
    但是,仔细想想,她的话语里又在贬低来这里猜灯谜的人。
    萧子鱼说,“我可没说这些灯谜不算什么,不过四姐若是有兴趣,可以在这条街多玩玩,猜猜灯谜!”
    萧子鸢愣住,停下了脚步。
    她停下了脚步,而萧子鱼却没有等她。
    今日的事情,其实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萧子鱼走出商铺后,便跟初雪说自己乏了,要回马车上歇息一会。
    等上了马车后。
    萧子鱼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似的往后一靠,脸色惨白没有任何血色。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5:她到底是谁

    “没有谁可以帮我!”萧子鱼像是失了魂的孩子一般,手足无措的喃喃自语。
    从她落水醒来后,便没有像今日这般累过。
    或许是因为那方才种不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的烦躁不安。
    可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她说话。
    自从见到白清后,她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多了很多陌生的事情。
    那时,她整日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她应该是萧子鱼,却又有声音在告诉她,你不是。
    深夜里,梦中总会有很多奇怪的记忆突然涌入。
    恐惧蔓延在她的脑海各处。
    想着,萧子鱼又无奈的笑了笑。
    她这是在委屈抱怨什么。
    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不好吗?
    她知道她不能回京,也突然学会了炮制药材,更会箜篌……连灯会上的事情,也曾听人说起过。
    那个人告诉她,在姑苏每年都有一场灯会,比元宵节更热闹更好看。等她身子好了,便带她去看看。
    他说,在东街有皮影戏看,在西街有糖人,若是累了还可以去吃茶,姑苏的山泉水沏出来的茶和京城里的不一样。他甚至还告诉她,那些文人雅士们大多都自视甚高,所以猜灯谜的时候离他们去的那条街远一些,如果一定要猜灯谜,千万别去薛家商铺。薛家人小气又记仇,更是喜欢将灯谜藏在右手上。那种墨水,得遇了清水才会显现出来,等水迹干了就会消失。
    还有灯阵……其实很简单。
    他说了很多,声音轻缓,像是在哄她入睡一般。
    然而也是这个人的声音,让萧子鱼头疼欲裂。
    她一点也不想起,那个人是谁!
    然而,她的这些痛苦,却不敢告诉任何一个人。她只能将这一切都掩在自己的平静之中……
    谁也帮不了她,她谁也不想依靠,一切都要靠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外传来初雪担忧的声音,她说“**,要回去了吗?”
    出来的时候,萧玉轩担心萧子鸢会和萧子鱼发生争执,所以特意让人多备了一辆马车。
    萧玉轩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此时萧子鸢早已不知去向。
    车内,萧子鱼没有说话。
    初雪有些担心的挑开车帘,却见萧子鱼双眼茫然,神色更是疲倦。4当初
    顿时,初雪心里疼的厉害。
    方才的一切,她也看在眼里。
    若是萧子鱼猜不出来灯谜,那么结局会是如何?崔家那位**,明显是有备而来的,说话处事都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
    “**您若是乏了,我们便回去吧!”初雪又道,“奴婢去回了韩家**!”
    韩家?
    萧子鱼的眼眸微闪,“韩家**?”
    是二堂哥萧玉轩未过门的妻子吧?
    她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想起萧玉轩曾和她说过的话。
    她来此次来灯会,萧玉轩特意派了人手在暗中保护她,甚至还动用了乔家人。为了安全起见,萧玉轩甚至亲自写了一封信给韩家**,托她照顾萧子鱼。
    其实,萧子鱼何尝不明白,萧玉轩是希望自己和韩家**认识,多多走动。
    她这个二堂哥,是真心心悦韩家**的。
    “不用了,她在哪里?我去见她!”萧子鱼理了理长裙,又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彷佛刚才那个疲惫至极的人,并不是她。
    初雪垂着眼眸,答非所问地说,“**……你太累了!”
    她平日里从未反驳过萧子鱼的话语。
    今日,倒是有些出奇了。
    萧子鱼心里的阴郁,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她伸出手,轻轻的刮了初雪的鼻间,“有你在,我不累!”
    她的身边,有毫无城府却十分维护她的初晴,还有眼前这个平日里木讷,却时刻为她着想的初雪。
    那么,她更该坚强。
    初雪见萧子鱼固执,便不好继续反驳,于是领路带着萧子鱼朝前走去。
    不远处的柳树下,站着穿着碧蓝色长裙的少女。
    少女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容貌娟秀眼神清澈,看着便让人十分舒服。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初雪身后的萧子鱼,转身微微一笑,“七**!”
    萧子鱼走上前,也回了她一个笑容,“韩**!”
    少女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又莞尔。
    她说,“你这样唤我,我还有些不习惯。如果你不介意,便直接唤我信芳吧!”
    韩信芳说的直接。
    萧子鱼没有拒绝,“好,那你也唤我燕燕吧,这是我的小字!”
    韩信芳笑了笑,点头。
    韩信芳是个十分爽朗的人,她总是喜欢笑着,十分的真诚。她告诉萧子鱼,其实这花灯会上也有一些很好吃的小食,她带着萧子鱼又在花灯会上逛了起来,还十分仔细的和萧子鱼解释,那些店铺里卖什么东西。
    其实,萧子鱼知道。
    韩家祖上虽是姑苏人,但是韩老太爷自从在白家做管事后,便甚少回姑苏。至于韩信芳,就更少了。
    现在的韩信芳会知晓花灯会上的事情,怕是询问了不少人。
    可见,韩信芳的心里,也是有她二堂哥这个人的。
    这门亲事,其实很好。
    然而,韩老太爷会不会同意,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以韩家的地位,想要将女儿嫁给一个官家,也不是不可能。
    “前面,便是这场花灯会上最有意思的地方了!”韩信芳没有发觉萧子鱼有些失神,继续说,“这花灯阵可有来历了!”
    她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对萧子鱼解释,“这里的人其实都不知道,这花灯阵的来历。我也是无意间听父亲讲起的,其实这花灯阵是公主当年闲来无事设下的,外面的人并不知晓。”
    萧子鱼眸光微闪。
    韩信芳说的公主,便是上一任白家主母丹阳公主。
    韩老太爷一直在白家做管事,会知晓这些,也不是什么怪事。
    她想着,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场景。
    一片一望无际的花灯,将周围的景色都盖住了,十分密集的一片。然而,花灯虽然众多,却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反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对萧子鱼而言,这是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可惜了!”韩信芳还在说,“玉轩一直想试试,看能不能走出去!”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6:你真的能破?

    说起萧玉轩,韩信芳不由自主地露出娇羞的神态。
    这些年,她和萧玉轩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那个人温润如玉,她听他说话的时候,感觉十分的舒坦。
    只是,她和他的亲事……或许成不了。
    父亲不喜欢他。
    并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因为他不能行走。
    韩信芳想到这里,心里渐渐的有些失落。
    “二堂哥来的话!”萧子鱼笑,“他一定能破解的!”
    韩信芳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萧子鱼,“你也这样认为?”
    在韩信芳的眼里,萧玉轩便是如此完美无缺,哪怕他不能行走,也不影响他在她心里的地位。
    “恩!”萧子鱼点了点头。
    韩信芳闻言也笑了起来,“我也相信他。我带你去东街看皮影戏,可有意思了。”
    说着,韩信芳便挽住萧子鱼的手腕。
    她比萧子鱼高了不少,所以尽量放慢了脚步,配合着萧子鱼的步子。
    韩信芳是个很温婉又贴心的人。
    结果,两个人走了没几步,便听见有个女孩子喊,“七妹!”
    萧子鱼皱眉,停下脚步便看见不远处站着的萧子鸢。
    萧子鸢居然还没有回去?
    真有意思。
    萧子鸢疾步走上前,笑的温顺无害,“见过韩姐姐!”
    “是四**啊!”韩信芳嘴角的笑意渐冷,“今儿你怎么也来了!”
    萧子鸢丝毫不觉得尴尬,连韩信芳眼里的不喜,也被她忽视的干干净净。
    她走到萧子鱼身边,如韩信芳一样挽着萧子鱼的胳膊,说,“七妹你是来走花灯阵的吧?我自然要来看看!”
    她说话的声音不小,惹的周围的人,又再一次看了过来。
    韩信芳皱眉。
    萧子鱼不过是个孩子,走什么花灯阵。
    如果在灯阵走不出来,便只能等到天明才有人破开阵法,让灯阵里的人走出来。
    萧子鸢自幼在姑苏长大,不会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一个小姑娘在灯阵里,一夜都没有走出来,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好一点的人家都不会娶这样名声有损的姑娘做媳妇。
    所以这些年来,从未有一个闺阁里的**,敢去闯灯阵。
    当年,丹阳公主设下灯阵,其实也是想告诉天下才子,这世上并非女子不如男。
    “她只是看看,不闯灯阵!”韩信芳声音冷冽,“我们要去东街了!”
    然而,萧子鸢拉着萧子鱼的手却一直不肯放开。
    萧子鱼皱眉。
    萧子鸢身上的臭味越来越浓了,让萧子鱼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萧子鸢显然没有注意到萧子鱼的神色,“我七妹是才女,方才薛家的琉璃灯灯谜都被她猜对了,区区灯阵而已,一定不在话下!”
    韩信芳这次有些生气了。
    她伸出手扒开萧子鸢扯住萧子鱼手腕的手,动作并不轻柔。
    萧子鸢吃痛,只能放开。
    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人**里,有人说了一句,“你们快看,萧家**要来走灯阵了!”
    “**?是个女的!”
    “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方才在薛家拿了五百两银子彩头的,就是这个萧家**!”
    “不是吧,是她啊!”
    “对,就是她!”
    人**,又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萧子鸢眼里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她退后几步,笑着说,“七妹你一定可以的!”
    萧子鱼眯眼,依旧没有说话。
    这下,连韩信芳都有些不安了。
    她紧紧的握住萧子鱼的手,低声劝道,“走吧!”
    萧子鱼笑着回答,“再等等!”
    她很好奇萧子鸢要说什么话来刺激她。
    果然,萧子鸢很快便说,“二堂哥这些年来一直悉心研究灯阵,他肯定告诉过你如何破解,不如,七妹让我们开个眼吧。据说这灯阵破了,会有特别奇异的景象!”
    韩信芳敛目。
    萧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庶女都敢如此放肆了!
    她握拳想要动手,却被萧子鱼拉住。
    韩信芳看着萧子鱼神色不改的样子,微微一怔。
    “四姐怎么会如此清楚?难道四姐你看见过?”萧子鱼说,“我才疏学浅,不如四姐你学识渊博。而且,四姐你说,区区灯阵而已,想必,是你有兴趣吧?”
    萧子鸢有些微恼,而萧子鱼却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
    萧子鱼走上前,牵起萧子鸢的手。
    萧子鸢顿时觉得手腕一麻,就被萧子鱼拖着朝着花灯阵的方向走去。
    守在铺子外的人一看是两个小姑娘,一脸错愕。
    “两位**,你们是不是走错了?”他有些不安。
    萧子鱼说,“没有,我四姐想来试试!”
    萧子鸢终于清醒过来,她开始想要往后走,神情愤怒,“七妹你放开我,我不去!”
    她才不想去碰什么灯阵,若是走不出来,便要等到清晨有人破阵。一个还未出阁的小姑娘在灯阵里待上一夜,外面的人会怎么说她。
    萧子鱼笑,放开了抓住萧子鸢的手。
    萧子鸢此时面色惨白,身子颤抖的厉害。
    她没想到萧子鱼居然敢如此待她,现在的萧子鱼像极了从前那个蛮横又不讲理的萧子鱼。
    她虽然年纪比萧子鱼大,可论力气,她是及不上萧子鱼万分之一的。
    “四姐都不愿意去,为何一直要让我去呢?”萧子鱼说。
    萧子鸢哪里能回答的上来。
    她总不能说,她想毁了萧子鱼吧?
    她挣扎着往后退,用足了力气。
    突然,萧子鱼放了手,她便如被甩开了一般,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韩信芳见萧子鱼的样子像是生了气,但是萧子鱼的脸色却依旧平静。
    她走上前,握住萧子鱼的手,“我们走吧!”
    萧子鱼神情温和,声音不急不躁,“四姐既然不去,那么我们先走了!”
    说完,萧子鱼便离开了。
    她没有和方才一样,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便去尝试走灯阵。
    这下,围观的人**,不由地笑了起来。
    这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们的笑声落在萧子鸢的耳里,却带了十足的讽刺。
    贱女人。
    萧子鱼这个贱女人。
    韩信芳带着萧子鱼走了一段路后,便在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
    她一脸担忧,“我方才怕你逞强,执意要去走灯阵。燕燕,那灯阵你不能去。这灯阵没那么简单,是谁都能破的!”
    萧子鱼语气淡淡的,“我能破!”
    她能。
    韩信芳皱眉,看着萧子鱼若有所思。
    “你真的能破?”一个少年的声音,从树上传了下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7:少年无赖

    少年的声音,带了几分好奇。
    韩信芳闻言,却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抬起头,便看见少年穿着玄色绣祥云的斗篷,脸上带了一个夜叉面具,蹲在树上俯身看着她们。
    他的手里还拿了几个糖人,样子瞧着有些稚气。
    “你真的能破解?”少年又重复着问了一句。
    萧子鱼往后退了几步。
    少年笑了笑,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
    等他站稳身子后,韩信芳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身形挺拔气质不凡。
    而且,她好似在哪里见过,总觉得很熟悉。
    “那你教教我!”少年想了想才说,“我曾听六哥说,这灯阵破了,会有奇异的景象。啧,我自幼见过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所以也很好奇灯阵破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少年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一双漆黑的眼在花灯的荧光下闪闪地,显得十分激动。
    萧子鱼皱眉,依旧没有开口。
    她自幼习武,早已习惯了仔细的观察周围的一切。方才,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树上居然还蹲着一个人。
    这让她很挫败,也明白少年的武艺不差。
    少年见萧子鱼不说话,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他转身对不远处喊,“双天!”
    很快,一个穿着素衣的侍从,从不远处的地方拿着几盏灯笼走了过来,瞧着十分的怪异。
    萧子鱼有一瞬失神。
    这个侍从,就是方才她在薛家商铺里,站出来帮她将薛家掌柜的手放进盆里的那位。
    “你拿五百两银子给这位**!”少年又说。
    名为双天的侍从,赶紧从手里掏出银票,给萧子鱼递了过去。
    萧子鱼露出几分不解,“公子,我不能收!”
    少年有些不耐烦,看着眼前这个娇弱的小姑娘,“我想要破灯阵,这五百两银子是我的定金。若是灯阵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能破,那两千两银子的彩头,我肯定给你。我不缺银子……起码现在不缺!”
    萧子鱼说,“我不要银子!”
    她的确知晓走出灯阵的方法,但是眼前这个人,她根本不认识,没有必要和他多言。
    “不缺银子你来这里做什么?”少年声音意味深长。
    双天又走近一些,几乎将银票放在萧子鱼的身上了。
    萧子鱼没有再退后,因为她闻出双天身上散发着血腥气。
    十分的浓烈。
    “还好今天来的不是双地和双梅。”少年又道,“不然你哪有机会说这么多话!”
    韩信芳想要说话,萧子鱼却站在她的面前。
    今日的事情,是因她而起。
    萧子鱼神情认真的看着少年,“我不缺银子!”
    “啧……”少年这次生了气,他往前走了几步,几乎要贴到萧子鱼身上了。他身形高大,站在萧子鱼身前,显得萧子鱼更娇小了,“你这个小姑娘,太不老实了,居然说假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萧子鱼皱眉,没有再说话,而是牵着韩信芳的走,朝着另一条街走去。
    少年没有放弃的追了上来,双天拿着银票,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世上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算事,你说个价,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
    “别用你那种娇弱的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这没用,小爷我今日就要破这个灯阵了!”
    “小姑娘我告诉你别动歪心思,除了银子,我什么不会给你!”
    “你今儿不告诉我怎么破这个灯阵,我就一直跟着你……你要相信,我说到就会做到!”
    萧子鱼和韩信芳走到哪里,少年跟到哪里,而且还滔滔不绝的讲话,彷佛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
    韩信芳有些目瞪口呆。
    她压低了声音对萧子鱼说,“我们回去吧?”
    她话音刚落,少年便不高兴了。
    少年的言语十分无赖,“你们回去我也跟着,我跟一年……我……”
    他话还未说完,萧子鱼便停住了脚步。
    她看着少年脸上的夜叉面具和有些微乱的发髻,觉得头疼的厉害。
    这个人,怎么如此无赖!
    她伸出手将双天手里的银票拿了过来,然后又抬起头看了看天色。
    “再过一会,便到亥时了!”萧子鱼说,“花灯阵里用的是时遁,也就是一个时辰会换一次生门。若我没猜错,亥时的生门应该在东北方,如果你能在一个时辰里走出来,那么在遇见障碍时,便朝着东北方走。当然,如果你一个时辰走不出来,我也无能为力了!”
    “对了,一个时辰后生门会变动,如果再走东北方,便是死门了!”
    少年闻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他将手里的糖人丢给了双天,转身就朝着花灯阵的方向跑去,脚步匆忙像是被谁追赶似的。
    双天拿着灯笼和糖人,立即跟了上去。
    萧子鱼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终于安静下来了。
    她有些扛不住这样的无赖。
    少年跟了她一路,惹的周围的人一直看着她和韩信芳。她是不在于名誉的,可韩信芳不一样。
    韩信芳是韩老太爷唯一的女儿,也是萧玉轩未过门的妻子。
    而且,萧子鱼也很好奇。
    破了灯阵后,所谓的奇观到底是什么。
    韩信芳终于回过神来,她喃喃自语,“双天,双地,双梅……这不是……”
    她惊的脸色都变了。
    萧子鱼将银票递给身后的初雪,又转过身来看着身边的韩信芳,有些不解,“韩姐姐你怎么了?”
    “燕燕,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韩信芳声音有些颤抖,“是八皇子啊!”
    当今万启帝的第八个儿子周隐竹,是个喜欢**又贪玩的人。他的母妃去世的早,一直寄养在太后身边。
    他幼年生的乖巧,太后对他也是十分的疼爱。
    周隐竹在京城里,经常闯祸。
    大家对这个八皇子,都十分的无奈。
    有一次,他不知去哪里找了一本书回来,开始在宫里炼丹,最后走水差点烧毁了太后的寝殿。
    万启帝又急又气,奈何周隐竹有太后护着。万启帝最后,也只能罚他一个月内不许出宫。
    更有人说,八皇子顽劣,所以曾经的帝师文大人,才会宁肯辞官也不愿继续教导这个八皇子。
    毕竟,朽木不可雕也。
    烂泥无论怎么样,也是扶不上墙的。
    韩信芳会想起他是八皇子,是因为曾有人说,八皇子身边的侍从,是一堆牌九。
    双天,双地,双梅……不就是么!
    而且,她也见过八皇子几次,不过都是在京城的白府上。
    那几次,八皇子跑来找白三爷借银子,说是输的连衣服都抵押给当铺了。他每次来时闹的动静都不小,惹的她随父亲都去看了几眼。
    所以,她才会记得八皇子的身型!
    难怪觉得熟悉。
    萧子鱼喃喃自语,“八皇子啊!”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8:灯阵被破

    韩信芳叹了一口气。
    她们今日真是倒了大霉,才会遇见这个人。
    “燕燕!”韩信芳嘱咐,“你要离这个人远些!”
    周隐竹在白家三爷那里借了不少银子,可是从来都没有还过。
    京城里除了赌坊和斗兽场,便没有其他地方喜欢周隐竹光顾。
    久而久之,韩信芳对周隐竹也有些偏见。
    若周隐竹不是皇子,怕是早被骂死了!
    萧子鱼说,“我也想离的远些!”
    “当真是无妄之灾!”韩信芳并没有听清楚萧子鱼的话,而是不悦的摇头。
    因为周隐竹的出现,韩信芳的兴致便有些低落,她们去看了会皮影戏后,韩信芳便想要回府了。
    韩信芳若回去太晚,韩老太爷会担心。
    她走之前将一枚包好的簪子递给萧子鱼,眼神闪躲,“送你的。”
    说完,她便匆匆的上了马车。
    萧子鱼没有挽留,而是目送韩家的马车离开。
    她看着手里的簪子,无奈的笑了笑。
    乔家的婆子们见萧子鱼回来后,掀起车帘伺候她上马车,突然有人说,“那边,是怎么了……”
    萧子鱼此时还未钻进马车内,便忍不住看了一眼。
    夜空中点缀的星星,渐渐地被错落有致的飞起的孔明灯掩盖住。漆黑的天空好像被点上了无数盏泛着荧光的花灯,微光弥漫在天上,竟比繁星还要夺目。
    流光溢彩。
    “有香味!”初雪说。
    一股清香在周围慢慢的弥漫开,那种香味让人下意识想起梅花的气息。
    这个季节,自然是没有梅花看的。
    君子如梅。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
    萧子鱼笑着钻进了马车,其他下人也不好继续停留。
    …………………………
    远处,周隐竹看着满天的孔明灯若有所思。
    从灯阵出来的他,发髻有些凌乱,神色间也有掩不住的疲惫。
    不多不少,刚刚一个时辰,他便走了出来。
    “姑母怎么一直喜欢这些,我还以为她会留下一大笔银子。”他撇了撇嘴,无视了身后文人们的惊叹声,而是问身边的人,“六哥要是知道灯阵被我破了,会不会气的拿门栓打我?”
    双天想了想,摇头,“不会!他从不自己动手。”
    那个人一般只会借他人之手。
    虽然笑着,却比冷面更让人觉得可怕。
    周隐竹闻言,神色有些无奈,“我这么英俊潇洒,他自然是舍不得下手的。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他告诉我,灯阵破了会有奇景。我这也是好奇……不过,六哥说这世上除了姑母便只有他知道如何破解这灯阵,怎么还会有其他人知晓?而且,还是个**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
    那个小姑娘,穿着月白色的斗篷,兜帽掩住了一半的面容。
    容貌清丽,脾气却不好。
    话很少,不知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像个随时能伸出爪子抓人的猫!
    这样的小丫头,太不招人喜欢了。
    “小爷还说了……”双天说,“他的夫人能破这灯阵!”
    这次,周隐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将脸上的夜叉面具揭开,露出一张清俊的容颜,“他哪里来的夫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亲事一直都没定下。父皇前些年还想将三姐许配给他,结果三姐一听这事,急的要拿父皇的剑抹脖子。要不是我去的快,三姐这会已经去陪母妃了。”
    双天这次没有再开口。
    关于皇家的事情,他是不敢轻易说什么的。
    周隐竹见双天不开口,也不强迫,“不过如果六哥知道了这事,我就告诉他,是那个小姑娘非让我帮忙的。我这也是没办法……对了,你明日去萧家,将这两千两银子给那个小姑娘送去。我这个人,向来不拿不属于我的银子!”
    双天没敢反驳。
    周隐竹不拿这些银子,是因为要将破解灯阵的事情,都推卸给刚才那个小姑娘。
    他有些头疼。
    八皇子的性子向来如此,他早已习惯了。
    只是,他们这次来姑苏,并不是来游玩的。
    于是他提醒,“公子,还去找二爷吗?”
    “不找他!”周隐竹嗤声,“一个小蛇能翻腾出什么花样,走,我们去东街看皮影戏。我总感觉,我这次回京,估计得一年都不能出来了!”
    双天点头,表示赞同。
    八皇子这次擅自破了灯阵,小爷肯定会生气。
    一年不能出京?
    这或许还算轻的!
    小爷生气的样子,着实可怕。
    ………………………………………………
    乔府内。
    萧玉轩还未歇下。
    等下人们来通传萧子鱼要见他时,萧玉轩握着书的手,微微颤抖。
    “让她进来。”萧玉轩声音有些沙哑。
    小厮闻言,走了出去。
    片刻后,萧子鱼从外走进来。
    她的身上还穿着月白色的斗篷,兜帽也还未来得及放下。可见是刚回来,便急匆匆的赶来了。
    萧子鱼坐下后,丝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口饮尽。
    用完一杯后,她似乎还觉得口渴,又倒了一杯。
    再次饮下后,她才缓缓的吐了一口气。
    “二堂哥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你吗?”萧子鱼握着茶杯,又给自己倒了第三杯水。
    萧玉轩故作迷茫,“不知!”
    一个糊涂人想装聪明太难。
    一个聪明人想要装糊涂,那就太简单了!
    萧子鱼笑,“老爷子和四公子的病情应该已经稳定了吧?我们得回去了!”
    萧玉轩听了这话,本来温和的笑容里,露出一丝失望。
    不过,这一抹失望,很快便一闪而过。
    “恩,多谢你修治的药材,外祖父的病情已经快痊愈了!”萧玉轩说,“表弟那边也没什么事,多歇息两日便好。你说的对,我们是该回去了。”
    乔氏的病情还未痊愈,他身为儿子,理应在身边伺候。
    萧子鱼握着茶杯,用指尖抚摸杯沿,“这次回去,便让三伯母去找慕大夫,你的腿也该治了。还有那个人,二堂哥明日便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萧玉轩点头,“我知道!”
    萧子鱼见萧玉轩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又将茶杯里的茶水饮下,站起了身子。
    此时,萧玉轩的笑容,并不似她来的时候,那么高兴。
    萧子鱼走了几步,快到门外时又折了回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059:回府

    她走到萧玉轩身前,将包好的簪子递给他,“韩姐姐送我的,不过我方才偷看了下,并不是给我的!”
    款式并不是女孩子用的。
    萧子鱼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真的是给我的呢!”
    她的语调里带了一丝玩味。
    萧玉轩闻言抬起头,从萧子鱼的手里接过簪子。
    他本来失落的神色,也一扫而空。
    萧子鱼无奈的笑了笑,转身离去时又听萧玉轩说,“谢谢!”
    萧子鱼微微颔首,出了门。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绵绵的细雨,萧子鱼走在湿漉漉的廊下,微风夹着湿气渗入衣衫内,连肌肤都变的微凉。
    蒙蒙的雨雾笼罩着乔家院内的亭台楼阁,让夜里的景色平添了几分空寂。
    萧子鱼拢了拢斗篷,觉得今日比从前又冷了几分。
    今年,怎么会如此的寒冷,不过刚刚入秋而已。
    回屋后,萧子鱼唤了初晴打了一盆热水进屋,又吩咐初雪将行李收拾一下,不出意外明儿一早他们就该回萧家了。
    萧家的事情,该收拾收拾了。
    初晴伺候萧子鱼歇下,神情里带了几分迷茫,“**,要回去了吗?”
    “要回去了!”萧子鱼盖上了锦被,才觉得身子稍微暖和了一些。
    乔家再好,和她也没关系。
    如今乔老太爷的病情已经稳定,乔冕之的身子也逐渐恢复。
    她没有继续留在乔家的理由。
    其实,在哪里住都好,只要不回京城。
    初晴说,“也不知三太太的病情怎么样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萧子鱼道,“得养些日子!”
    今日,她有些乏了。
    和初晴说了一会话后,便合上了眼。
    夜里,她从噩梦中里惊醒时,尚不足三更。
    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光亮。
    屏风外初雪呼吸音,十分轻浅。
    明明很疲惫,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今日在薛家商铺里,她感觉到那个人在看她,似乎还唤了她的小字。那个人的声音和梦中一样,低声且又温暖……
    他到底是谁。
    明明不该去想,萧子鱼却失眠了。
    翌日清晨,初晴看着萧子鱼眼下的青痕,神色里全是担忧。
    她拿起香膏,抹了又抹。
    直到萧子鱼说不用了时,初晴才道,“**今儿的精神不大好,是不是因为要回去了?”
    回去,便要面对戴姨娘和四**。
    初晴有一百个不情愿。
    萧子鱼笑,“不是,是夜里太凉,我没睡好!”
    她越来越畏寒了。
    初晴嘟嚷,“这才刚入秋呢,**你就恨不得将全身都裹起来。入了冬可怎么办?”
    入了冬,约摸是门都不想迈出去了。
    不过,初晴似乎也隐隐猜到。
    萧子鱼会畏寒,可能和在京城里落水有关系。
    湖水冰冷刺骨,那种记忆太难抹去了。
    萧子鱼没有回答,而初晴也没有再开口。
    萧子鱼用了早膳后,萧玉轩身边的侍从便过来通传,说让萧子鱼准备下,晚些就要回萧家了。
    萧子鱼倒是不意外萧玉轩的速度。
    唯一让她意外的是,乔冕之派了贴身的小厮送了三百两银子给她。
    三百两银子么?
    萧子鱼这次替乔冕之炮制治眼疾的药,没有想过要收他的银子。并不是因为她心善,而是此举对她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乔冕之既然派人送来了,她便也没有客气的收下了。
    这样也好,互不相欠。
    ……………………………………………………
    姑苏萧家府内。
    萧家三爷萧应闻此时坐在待客厅内,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脑海里一片凌乱。
    今儿一早,李知府便带着一位少年前来拜访。
    李知府在姑苏多年,为官清廉且和商人们又总是保持疏远。如今他居然登门造访,这让萧三爷觉得十分的意外。
    这可是他平日里,递了无数个帖子都见不到的人。
    他匆匆地从戴姨娘的屋内跑出来,亲自将两个人迎入府里。站在李知府身边的少年一脸木讷,在见到他后,便对他说想见萧家**,自己有东西要还给她。
    萧三爷顿时觉得震惊。
    这个少年是谁,为何要见他的女儿萧子鸢?
    莫非两个人有什么来往?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说一定要将东西亲手交给萧家**。
    少年固执,而李知府也毫无办法。
    从李知府对少年的态度上,萧三爷看的出来李知府很重视这件事。于是他便吩咐下人去请萧子鸢过来。不管少年是谁,如果能和李知府攀上关系,就是将萧子鸢嫁出去又有何妨?
    不过是一个姑娘而已。
    萧子鸢拖了很久,萧三爷渐渐地有些不悦,派人去催促了几次。
    结果萧子鸢来后,少年一见萧子鸢便皱眉说,不是她。
    不是她?
    萧三爷皱眉,“公子是不是记错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还有两个,也早早的夭折了。
    怎么可能给少年东西。
    少年摇头,“不是她,是另一个。”
    他想了想,又说,“很小,很瘦!”
    “很小,很瘦?”萧三爷神色一僵,“是燕燕吗?”
    少年茫然,“我不知**的名字!”
    李知府神色有些尴尬,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为官多年,居然为这种小事跑腿。而且托付他的人,还是他从未想到过的那位。
    李知府想了想,对身边的少年说,“双天,你没问八……你没问公子,到底是谁吗?”
    “公子也不知道!”双天很老实的回答。
    他们只知道她是萧家**,其他的一概不知。
    李知府也忍不住皱眉。
    萧子鸢站在远处,脸色白皙如纸……她方才以为是崔家的人找过来了,吓的手足无措。
    她进屋之前问了送茶水和点心的丫鬟,屋内到底是谁,得到了答案后却依旧不放心。
    她磨蹭了很久才进了屋来。
    还好……不是崔家人。
    他们,不是来找她。
    那么肯定是来找萧子鱼的。
    莫非是萧子鱼昨日惹了什么祸?
    萧子鸢在心里咒骂,肯定是萧子鱼惹了祸,现在别人才会找上门。最好是丑事,这样崔家**,就能消气了。
    “只是燕燕……”萧三爷道,“她如今不在府中。”
    而且,他也不知萧子鱼和萧玉轩什么时候从乔家回来。
    想起萧玉轩,萧三爷便觉得头疼。
    残废。
    他的儿子,居然是个残废。
    双天皱眉不语,片刻道,“敢问三爷,**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