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70 | 浏览:16190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燕南归》作者:总小悟(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0:有何目的
  初晴点头,“奴婢都买好了!”

    这次,萧子鱼需要的药材颇多,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银子。
    初晴虽不解萧子鱼买这么多药材做什么,但是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需要,便有**自己的道理。
    不过,最让初晴想不明白的是,萧子鱼居然吩咐她买了不少青梅,甚至还亲自动手腌制。
    她记得萧子鱼从小便不喜欢酸涩的小食。
    怎么会突然腌制这些青梅呢?还是用她从未见过的法子。
    萧子鱼道,“你和初雪一起将药材送到汀兰馆!”
    说完萧子鱼便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这些年汀兰馆一直空着,并没有人居住。
    萧子鱼同曹嬷嬷讲,自己需要一个宽敞的地方炮制药材。曹嬷嬷在征得乔氏的同意后,便将汀兰馆收拾了出来给萧子鱼用。
    对外称汀兰馆以后便是萧子鱼的书房。
    比起紫薇苑内入目处几乎都是树木,汀兰馆便显得空旷不少。
    从紫薇苑到汀兰馆,要经过西院的小花园。
    小花园的右侧有一方水池,水池的假山旁还种着几颗梅树。
    此时眼看就要入秋了,梅树的叶子不再似盛夏那般嫩绿,枝头上零散的挂着几颗梅子,颇有些凄凉。
    清风里携着梅子的香味,水面上倒映着梅树。
    为何,她居然会觉得熟悉。
    萧子鱼站了一会,不禁有些失神。
    “呀,这不是七妹妹吗?”突然出现的女声,将萧子鱼的思绪打乱。
    萧子鱼抬起头,便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
    少女梳着双平髻,簪了一只绿玉簪子。
    她生的白皙,美中不足的便是面颊上有少许痘子,尽管敷上了一层厚厚的粉,却依旧能看到不少褐色的痘印,颇为怪异。
    她见萧子鱼不说话又说,“七妹妹当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吗?”
    少女笑着朝萧子鱼走近。
    站在萧子鱼身后的初晴和初雪立即福身行礼,“见过四**!”
    萧子鱼眼前的少女,便是萧家的四**萧子鸢。
    萧子鸢扫了一眼萧子鱼身后站着的两个丫鬟,然后笑了笑。
    她继续说,“七妹妹还当真有闲心,去哪儿摘来这么多药草啊,能卖个好价钱吗?”
    顾家以采药为生,顾氏也经常做针线活甚至私下采药补贴顾家。萧子鸢的生母是万姨娘,而万姨娘又是一个哪儿热闹便往那里凑的人,自然也就知道顾氏的补贴顾家的事情。
    萧子鸢丝毫不遮掩言语里的讽刺。
    萧子鱼倒是没生气,她平静地说,“四姐并不是一个不识之无的人,怎么会连药材都分不清呢?还好今儿没大夫在这里,不然他们得误以为四姐你胸无点墨了!”
    萧子鸢闻言,瞪圆了双眼。
    萧子鱼是在笑她没有学问吗?
    身为女儿身,要什么学问。
    会认几个药草了不起吗?
    “我又不做大夫,分不分得清药草又有什么关系?”萧子鸢含笑道,“我不能和七妹比,七妹得靠着卖药草为生,自然要多认一些。”
    萧子鱼淡然,“卖药为生又如何?一没偷二没抢,更没有昧着良心做事。不过,若是四姐懂那么一点医术,脸上也不会留这么多痘印了!”
    萧子鸢闻言下意识捂住了面颊。
    萧子鱼果然可恶。
    说话专拿她最痛的地方踩。
    相反,她骂萧子鱼卖药为生,萧子鱼居然没有反驳。甚至一脸平静的讽刺她做了什么昧着良心的事情。
    “我脸上有痘印又如何?”萧子鸢压下心里的怒气,“姨娘已经请了荀大夫来为我医治。”
    萧子鱼摇头,“荀大夫怕是也无能为力!”
    萧子鸢闻言,脸色煞白。
    她已经吃了几个月药了,如今她闭着眼似乎都能闻见自己头发丝里都冒着一股药味。她的耐心渐渐地被耗干净了,便亲自询问荀大夫,她脸上的痘印要什么时候才能消除。
    荀大夫笑着回答,说不出半年一定消除。
    半年?
    居然要等半年。
    萧子鸢气的头都疼了。
    她不能出去赴宴,也不能和姑苏那些富家**出去游玩踏青,更不能出去买首饰、赏花……她脸上的痘印太深了,用再多的脂粉都掩盖不住。
    “荀大夫不能治,难道你能治?”萧子鸢冷笑,“萧子鱼你太得起你自己了!”
    萧子鱼说,“我的确能治四姐你脸上的痘印,不过,最近我很忙,怕是没空了!”
    萧子鸢忍不住笑出了声。
    萧子鱼还真敢说这样的话啊!
    顾家祖上的确出过德高望重的御医,可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顾家,靠着采药为生,可怜至极。
    采药能卖多少钱?
    根本卖不了多少。
    若不是顾氏这些年来暗地里一直补贴顾家,顾家人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
    想到顾家,萧子鸢脸上堆满了讽刺的神色。
    “七妹的确得忙啊,你的姨母不是出事了吗?”萧子鸢眯眼,“不知顾二太太的尸首是否找到了呢?”
    萧子鱼依旧神色淡淡的,不见半分哀伤和笑颜。
    她说,“我已经让断雨回京,将此事告诉外祖母了。再过些日子,便会有消息,那会我一定会告诉四姐的。”
    萧子鸢咬牙切齿。
    谁关心顾二太太的生死,她才不愿意和顾家人有任何来往!
    一股穷酸味。
    萧子鸢纳闷怎么她说了这么多,萧子鱼丝毫不生气,冷硬的像是玄冰一般。
    反而是她,被萧子鱼气的胸口闷闷的。
    想要发泄,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影响不了萧子鱼的情绪……
    太奇怪了!
    这还是从前那个易怒的萧子鱼吗?
    “若四姐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先告辞了!”萧子鱼并未将萧子鸢放在眼里,彷佛萧子鸢是个隐形人一般。
    她抬腿便要离开,而下一刻萧子鸢便疾步走到萧子鱼身前,拦住了萧子鱼的路。
    萧子鸢笑的讥诮道,“七妹妹怎么这么快便走了,我今儿是有事来个七妹妹说的。前几****听到了一个消息,七妹妹肯定会喜欢的!”
    萧子鸢退后一步,看着萧子鱼的眼神,全是同情。
    她说,“崔家三**昨儿已经到姑苏了,就住在城南!”
    萧子鱼微微敛目,这便是今儿萧子鸢来找她的目的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1:落水的原因

    原来如此。
    萧子鱼的神色,并未因为萧子鸢的话,而有任何改变。
    反而是站在萧子鱼身后的初晴,有些慌了。
    崔家**怎么会来姑苏?
    不是应该在京城养病吗?
    京城的消息,是不是已经传到姑苏这边来了?
    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污蔑,明明不是那样的!
    萧子鸢看着初晴慌乱的模样,不禁暗自得意,“崔家三**和七妹感情甚好,连落水都是一起,真让人羡慕!”
    初晴急的双眼通红。
    崔家和萧家一样,在朝中都属于新贵。
    唯一不同的便是,崔家没有任何从商的迹象,且在官场上愈发春风得意。
    崔家三**崔明秀的父亲崔竟乃是正五品武德将军,而萧子鱼的父亲萧应景是正六品昭信校尉,两人同是武官常年在大楚边境镇守甚少回京。他们处境相同又是同僚,私下自然也有一些来往。也正是因为如此,崔明秀和萧子鱼也会时常一起出游赏花。
    “我瞧着崔家三**这次特地赶来姑苏,怕也是记挂七妹的病情!”萧子鸢继续说。
    京城中不少贵族**都知道萧子鱼和崔家三**崔明秀一起落水的事情。
    而且,传的并不是那么好听。
    初晴一急,反驳,“她怎么可能担心我家**!”
    萧子鸢‘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
    她笑完之后,一脸讽刺的点头,“你说的也是,她怕是更记挂其他事情,所以一定要见七妹妹一面!”
    崔明秀性子张扬,而萧子鱼性子暴躁易怒,两个人在一起时常会发生矛盾。但是,若崔明秀被人欺负时,萧子鱼也会立即挺身而出,护住崔明秀。
    为此,萧子鱼惹了不少麻烦,更不受京城里那些贵族**们待见。
    两个人的友情之路,一直磕磕绊绊。
    直到,两个月前崔明秀突然邀请萧子鱼去京郊游玩。
    起初,萧子鱼并不知晓崔明秀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她虽是武将之女,平日里却也要跟着许嬷嬷学管账管家,至于人情世故甚至交际,萧子鱼却怎么也学不会。
    所以崔明秀到底想什么,她根本猜不出来。
    等上了画舫后,萧子鱼才知道,崔明秀想带她在淮水河上游玩赏花。
    淮水河位于京城郊外,河岸两边树木茂盛,一眼望去一片翠绿。
    淮水河的北方还建了一座水榭,供人观赏淮水河深处的荷花。
    每年正值盛夏都会有人到淮水河游玩,久而久之京城里的富家太太和贵族**们,便会将这里当做聚集闲聊的地方。
    那一日,说来也巧。
    白家那位被称做温润如玉,仿若水墨画里走出来的谪仙般的少年白清也在附近。
    说起这位白清,便让京城里不少女子们遐想不已。
    他脾气温和,平易近人,容颜隽秀。所有优美的词汇,似乎都不足以形容他这个人的好。
    最让人惊讶的莫过于他能弹一手绝美的箜篌,像极了当年名冠天下的丹阳公主。
    然而,若一定要说白清身上有什么缺点,大概就是他并不是白家的嫡系的孩子。不过,也有人说等白家那位体弱多病的少年家主去世后,白清便会继承白家……而大房送来的白渝是比不上白清万分之一的。
    白清是白家的二爷,他虽然平易近人,但出行一直是个谜。
    萧子鱼认为,他那一日会出现在淮水河的水榭中,其实并不是一个偶然。
    崔明秀肯定是知道了他的行踪,所以才会带上她。
    其实,白清年幼还未送到白家主家时,他的亲生父亲和萧子鱼的父亲曾来往密切。
    那会,他们感情甚好,也有给两家孩子定下婚约的想法。然而,在白清的父亲送来玉佩时,白家庶枝的白渝和白清却突然被白家上一位家主带去了主家亲自教养。
    这个婚约自然也不了了之。
    等萧子鱼懂事后,她在父亲饮醉下无意听说了这件事情。
    她从起初的不以为然,到后来的好奇心十足。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让京城如此多的**们迷恋不已。
    连一向眼高于天的崔明秀和她提起白清的时候,言语里也全是赞美之词,神色里没有半分不满。
    崔明秀对白清的仰慕,到了痴迷的地步。
    那一日,白清在淮水河的水榭里出现,崔明秀便带着她站在画舫里远远的看着。
    夕阳的余晖洒在水面上,晚霞绚烂而又耀眼。
    夏日的微风携着热气掠过湖面,湖面上不断的泛起丝丝涟漪,涟漪过处,景物被荡开。
    少年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袖口上用金线绣着白玉兰。水中,他倒影也随着微风,碎成银色的剪影。
    萧子鱼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极其隽秀灵动的容颜。
    似笑非笑的神情,眉眼处的温润。
    茫茫缈缈,水墨一色。
    他的目光落在萧子鱼和崔明秀的身上,然后点头,浅浅一笑。
    本是一幅美极了的画面,萧子鱼却不知为何觉得像是被人灌了一盆冰水似的,从头凉到了脚。恐惧将她的视线遮住,那种从心底生出来的熟悉感,让她觉得既心动又可恨。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步。
    在她身后的崔明秀,此时却上前想要和白清说话。两个人一退一进便相撞,顿时身子摇摇欲坠。
    崔明秀想要稳住身子,而萧子鱼却不以为然的继续逃走。崔明秀一急,便伸手拦住了她。
    结果,两个人便同时落了水。
    在周围看着的少女和公子们,都被这一幕惊的目目瞪口呆。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便是一阵大笑。
    甚至有人责怪白清说,“我说白二爷,你往后可少笑点吧!你这一笑,得祸害多少姑娘落水啊……”
    白清一脸担忧,却又很无奈。
    他的声音清澈干净,“你们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赶紧去看看两位姑娘怎么样了!”
    最后,崔明秀和萧子鱼被人救起,各自送回了府中。
    白二爷白清于心不忍,还特意吩咐了下人,送了补品去了崔家和萧家。
    他的大度和关怀,也让这个传言彻底的被证实。
    崔明秀恨透了萧子鱼让她颜面尽失,醒来之后对萧子鱼破口大骂。
    而萧子鱼却‘落荒而逃’到了姑苏。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2:谁被利用

    然而到了姑苏,萧子鱼的状况也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善。
    她像是失了魂似的,神情也总是茫然。
    毕竟,萧子鱼的性子再嚣张,也不过是个尚未出阁的小姑娘,做出如此有损闺誉的事情,的确是再也抬不起头来。
    她往后要怎么面对京城里那些贵族**们,又要怎么和崔明秀冰释前嫌?
    萧子鸢洋洋得意的看着萧子鱼,眼神里的揶揄怎么也掩藏不住。
    萧子鱼并没有说话,神情依旧如初,平静又温和。
    “多谢四姐告知!”萧子鱼说,“我记下了!”
    多谢?
    她才不需要萧子鱼的道谢。
    萧子鸢嘴角的笑意有些淡了,“七妹还当真是健忘,如果你不记得你和崔三**为何落水,我可以提醒你!”
    这种丢人的事情,萧子鱼不愿意想起,她不介意多次重复讲给萧子鱼听。
    萧子鱼疑惑,“四姐当日在场?”
    萧子鸢微怔,“自然不在!”
    她去京城的次数,屈指可数。怎么可能有机会看到萧子鱼如此失态的一面。
    若真的看见了,萧子鱼此时哪里还有颜面继续站在她的面前。
    萧子鱼说,“既然四姐不在场,又怎么提醒我呢?”
    萧子鸢脸上的笑顿时僵住。
    她立即反驳,“你以为你做出来这样丢人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吗?我虽不在场,但是有不少人亲眼看见了……”
    “不少人?亲眼看见?”萧子鱼语气温柔,“那些人亲眼看见?”
    萧子鸢瞪圆了双眼,萧子鱼这是强词夺理。
    她怎么知道那些人亲眼看见。
    大家都在传言的事情,哪里还需要去证实。
    萧子鱼说,“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四姐若有去听谣言的工夫,不如多看看医术,没准你静下心来,脸上的痘印会消失的更快!”
    她语气和缓,声音温柔又细腻。
    明明是讽刺人的话语,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粗鲁。
    “萧子鱼!”萧子鸢拔高了嗓门,“你这是什么歪理?难道所有人都会冤枉你吗?你以为你是谁?”
    萧子鱼莞尔,“我是谁,四姐不是最清楚了吗?他们的确是冤枉了我,而四姐你是萧家人,为何宁可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呢?当年,也有不少人告诉我,说万姨娘和四姐想住进百雨院而被三伯父狠狠训斥的事情,我至今也是不相信呢!”
    贱婢,萧子鱼这个贱婢。
    居然敢一次又一次的揭她的伤口。
    萧子鸢的脸上迅速的笼了一层寒霜。
    当年,她的母亲的却想取代乔氏住进主院。
    这并不怪她的母亲。
    乔氏懦弱无能,戴姨娘欺人太甚,她的母亲想要在内宅站稳脚跟,又有什么错?
    然而一直对乔氏冷漠的父亲萧三爷,却在听闻万姨娘想住进百雨院后勃然大怒。
    他罚万姨娘跪在小佛堂里忏悔七日,甚至还让一直信佛的蔡姨娘亲自看着万姨娘抄写一月的佛经。
    蔡姨娘是什么东西?
    一个连孩子都没有,却时常装出一副菩萨心肠的贱婢。
    若不是蔡姨娘是萧老太太特意送来的人,她早就让蔡姨娘滚出萧家了。
    萧子鸢咬牙切齿的看着萧子鱼,“萧子鱼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萧子鱼说,“我和四姐的想法一样,只是关心!”
    萧子鸢气的哆嗦,她看着萧子鱼的目光,像是刀子一般锋利。
    她站了一会,突然笑了笑,“萧子鱼你就逞强吧,别以为你攀上了乔家的高枝,就什么都不怕了。七妹,站的高摔的越疼,希望崔三**和你见面的时候,你还能和今日一般能言善道!”
    萧子鸢说完,便带着身后的小丫鬟们气冲冲的离开了。
    初晴的额头渗出了汗,她紧张的看着萧子鱼,“**,你别生气。”
    “生气?”萧子鱼笑,“我为何要生气?”
    她说的认真,丝毫不像是在说笑。
    初晴怔住,自家**这是气糊涂了么?
    初晴又劝,“四**从前不这样的,她今儿也是犯糊涂了!”
    从前万姨娘虽然苛待顾氏和萧子鱼,但萧子鸢却一直没有掺合进来。今天倒是奇怪了,一向不屑于多看萧子鱼一眼的萧子鸢,居然跑来和萧子鱼说了这番话。
    当真是怪异。
    萧子鱼闻言,不以为然。
    她继续迈动步子,神色不改,“初晴,我瞧着四姐脸上的痘印一直未曾消退,她吃了多久的药了?”
    “我听厨房里的妈妈们说过,四**用了快小半年的药了!”初晴老实的回答,“妈妈们说,四**都急坏了呢!”
    小半年了。
    而萧子鱼从落水到现在,还不足三月。
    萧子鱼又说,“方才你也瞧见了,四姐脸上的痘印,再厚的脂粉也遮不住。夏日天气炎热,出汗后痘印在脸上会更明显。四姐性子又好强,她怎么又会出门?”
    初晴想了想点头,“**你说的是,四**这小半年的确都没有出过门了!”
    痘印一直不曾消退。
    萧子鸢为此心烦不已,哪里还有心情出门游玩,被人取笑。
    萧子鱼笑,“对啊,小半年没有出门了,一直在吃药。那么,她是怎么知道崔三**到了姑苏的事情!”
    甚至,还能将京城里的事情打听个七七八八。
    萧子鱼说的淡然,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将萧子鸢的话放在心上。
    初晴怔住,顿时停下了脚步。
    萧子鱼说的没错。
    萧子鸢性子好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满脸痘印还出去见人。而且,小半年没有出府的萧子鸢本该被痘印折磨的心情烦闷,怎么会突然关注萧子鱼在京城里的事情。
    太奇怪了。
    那么,这件事情是谁告诉萧子鸢的,她的目的又是什么?为何向来不喜欢出来惹事的萧子鸢,会特意跑到萧子鱼的身边,满口讽刺之语。
    又或者说,那个人只是将萧子鸢当做了传话的工具?并希望萧子鸢和萧子鱼发生矛盾?
    初晴倒抽了一口冷气。
    萧家三房的内宅,怎么会如此的可怕。
    她抬起头来,疾步追上萧子鱼和初雪。
    初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然后对萧子鱼说,“**,你是怀疑戴姨娘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3:最可怕的东西
萧子鱼闻言,笑了笑。

    她的神色一直平静,似乎方才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

    “如果真的有那么容易被猜到,便好了!”萧子鱼说。

    初晴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她不懂萧子鱼话里的意思,只好摇头,“奴婢不懂!”

    她觉得自己笨死了。

    难道不是戴姨娘而是五少爷?又或者是王管事?甚至是万姨娘?

    那么他们是怎么说动萧子鸢的?

    不管是谁,她都没有让萧子鱼被欺负的道理。

    “**你别怕!”初晴咬了咬下唇,下定决心,“奴婢一定会护着你的!”

    萧子鱼不禁莞尔。

    怕?

    她怎么可能会怕。

    不过是一个尖酸刻薄小姑娘和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姨娘,便想让她怕,让她胆怯逃避?

    痴人说梦。

    若一定要说让她害怕的事情,便是回京了。

    那种恐惧像是蔓延在她的身体各处,随时能给她致命的一击。

    萧子鱼将手抬起,看着自己熟悉的掌心,眉眼里的疑惑更浓了。

    箜篌吗?她好像也会。

    不过,也仅仅是会而已,并不精通。

    太奇怪了,她自己都不明白,她到底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记忆,却又没有必要去想起。

    因为,太痛苦了!

    她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迈开步子,朝着汀兰馆走去。

    想不起来,便不要去想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很好的记忆,忘了便忘了!

    萧子鱼到了汀兰馆不到一个时辰,曹嬷嬷便找了过来。

    曹嬷嬷这些日子一直在留意后宅子里的动向,却发现怎么找都找不到头绪。那个人很聪明,隐藏的太深,这些年似乎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不过,她今儿倒是注意到了萧子鱼和萧子鸢的事情。

    曹嬷嬷以为萧子鱼一夜之间懂事了,结果发现她和乔氏都高看了萧子鱼了。

    无论萧子鱼表面多么沉稳,却依旧是个莽撞的孩子。

    “七**您是怎么惹上四**的?”曹嬷嬷说的直接,“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万姨娘那边,七**得小心一些!”

    万姨娘是个口是心非的主,喜欢记仇,在人背后捅刀子。

    虽然表面上对乔氏恭谨,但是私下却又和戴姨娘走的很近,经常在萧三爷面前排揎乔氏。

    像个墙头草。

    萧子鱼说,“嬷嬷既然说不是什么大事,那又何必记在心上。小姑娘总有闹脾气的时候,等过一阵子便好了!”

    小姑娘?

    曹嬷嬷扯了扯嘴角。

    萧子鱼似乎比萧子鸢还小一些。

    “只是……”萧子鱼又继续说,“若是闹的太过,便会是大事了!”

    曹嬷嬷怔了怔,安慰道,“四**还小,七**你别和她计较!”

    萧子鸢再不是,也是萧家的孩子。
    曹嬷嬷认为,没有一家人起内讧的道理。
    “嬷嬷这话,我觉得不对!”萧子鱼语气温和,虽然是在反驳曹嬷嬷方才的话,言语间却依旧平静的像是没有一丝波澜的湖面,“因为年纪小便可以为所欲为吗?那不是天真,而是不懂事,没有教养!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曹嬷嬷皱了皱眉。
    萧子鱼这话,连带着萧三爷和戴姨娘甚至五少爷一起骂了进去。
    养不教,父之过。
    无论是萧子鸢还是萧玉修,脾气都有些古怪。
    造成他们古怪脾气的最大原因,便是萧三爷的纵容。
    曹嬷嬷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七**觉得汀兰馆可还好?”
    汀兰馆在萧家姑苏的宅子里,算是比较宽敞的院子了。
    萧子鱼说,“很安静,挺好的!”
    曹嬷嬷微讶,难道萧子鱼觉得这里太小了?
    这样的评价,让她有些捉摸不透。
    不过,只是短短一个时辰,在宽敞的汀兰馆内,便铺了不少的药材。她进来的时候,便闻见一股淡淡的草药香,丝毫不觉得刺鼻。
    “昨儿太太收到表少爷派人送来的信!说是再过两日,他便赶回来了!”曹嬷嬷说,“到时候就要麻烦七**您了!”
    如果,萧子鱼真的能修治好那些药材,那么乔老太爷的病便有救了。
    萧玉轩和乔老太爷都会慢慢的好起来,乔氏也不会那么辛苦了。
    一切都会变好的。
    萧子鱼淡淡地说,“怎么会麻烦?”
    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她想要过安静的日子,想要在萧家三房躲雨,那么能给她这一切的,只有乔氏。
    她并不是白白帮忙。
    曹嬷嬷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萧子鱼又道,“若一定要说麻烦,便是要找出幕后之人。能每年在二堂哥的腿里放东西,可见曹嬷嬷你们有多疏漏!”
    这句话,萧子鱼说的云淡风轻。
    但是落在曹嬷嬷耳里,却更像是晴天霹雳。
    每年?
    怎么可能每年都做到!
    她查了那么久都没有头绪,若是这个人每年都对萧玉轩动手脚,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痕迹。
    曹嬷嬷惊讶极了,她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七**,你是说每年?”
    “对!”萧子鱼点头,“每年!”
    曹嬷嬷摇头,“怎么会……若是每年,老奴怎么可能一点也查不到!”
    她依旧不相信萧子鱼嘴里的话。
    萧子鱼语气平缓,“若不每年放进去,二堂哥的腿怕是早就废了。他没有彻底下手,其实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想欣赏一个人的垂死挣扎的模样。其二,便是以为他真的诅咒成功了,能随时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谓巫蛊之术,怎么可能简单。
    若真的简单,这世上得有多少人要遭罪。
    只是,那怕这些诅咒不成功,手段依旧极其残忍,目的也很可怕。
    曹嬷嬷咬牙,“七**您可知他是谁?”
    垂死之态?
    想要的东西?
    那个人为何选中的是萧玉轩。
    还用如此残忍的手段。
    萧子鱼摇头,语气诚恳,“我不知道。我若知道他是谁,早就和三伯母说了!”
    她只知道萧玉轩的病情,如果没有药方,其实她也无能为力。
    她只是个药师,而不是大夫,更不是谋士。
    萧子鱼眼里流露出一丝无奈,“世上很多人都怕巫师,他们认为巫术能轻易的取人性命。可是比巫术更可怕的,其实是人心啊!”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4:老天保佑
    死,并不可怕。
    比死更可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生死不能自己做主,所有的步子都被别人掌控,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这才是最可怕的。
    曹嬷嬷伺候乔氏多年,见多了内宅里的腌脏事,很快便明白萧子鱼话里的意思。
    她忍不住再次打量萧子鱼。
    明明是个眉目尚且年幼的孩子,为何看一件事情会如此的透彻。
    “七**您的意思是?”曹嬷嬷皱眉问道。
    萧子鱼轻轻地整理手中的药材,说,“他不是喜欢看人垂死挣扎么?那就和从前一样,挣扎给他看吧!而且,曹嬷嬷你也未必瞒的住之后的事情!”
    既然瞒不住,不如大大方方的讲出来。
    毕竟,乔冕之的动作太大,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
    曹嬷嬷神情复杂。
    她沉默了半响,才开口道,“**您是说,让他以为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中么?”
    萧子鱼笑着点头,“对!现在没有打草惊蛇的必要,毕竟三伯母还没有找到慕大夫!”
    找不到慕百然,萧玉轩的腿她便无能为力。
    若是打草惊蛇,那么萧玉轩的腿便真的废了。
    “从前,三伯母也找过不少大夫!”萧子鱼将药材放置好,又继续说,“一切和已往一样便好!”
    乔氏之前找来的大夫,都是各地十分有威望的名医。
    或许起初在乔氏带来这些大夫的时候,那个人还会紧张。
    可日子久了,他便放松警惕了。因为无论来了多少大夫,他们都对萧玉轩的病情无能为力。
    如今,再出现个药师说能炮制药材,那个人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所以没有必要遮掩她会修治药材的消息。
    只要那个人没有任何戒备,那么想要把他找出来,其实也并不难。
    曹嬷嬷点了点头。
    萧子鱼的法子的确是很周全。
    “老奴知道了!”曹嬷嬷感激,“多谢七**!”
    萧子鱼柔声说,“嬷嬷客气了,若是有人问起汀兰馆如今的情形,嬷嬷也不必隐瞒。”
    曹嬷嬷没有必要感谢她。
    她也不过是想在躲雨的屋檐下,住的更安宁一些。
    曹嬷嬷点头,又和萧子鱼寒暄了一会,才转身走出了汀兰馆。
    方才糊涂的她,此刻内心却是一片清明。
    萧子鱼的话对曹嬷嬷而言,很有用。
    走下抄手游廊后,曹嬷嬷闻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不禁顿下了脚步。
    离汀兰馆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佛堂。
    从前,蔡姨娘时常会在小佛堂里诵经,一待便是一天。后来顾氏来了之后,蔡姨娘就挪了地方。
    蔡姨娘是萧老太太送来伺候萧三爷的小丫头,虽然后来被抬了姨娘,却一直很安分,对乔氏也十分恭谨。
    只是,蔡姨娘的性子孤僻,很少与人来往。当年曾有传闻,说蔡姨娘本有婚约,可后来和蔡姨娘有婚约的那位战死沙场了,她便一直郁郁寡欢。
    哪怕后来成为了萧三爷的姨娘,她也从未露出过笑颜。
    不过传言也只是传言,若蔡姨娘真的如此复杂,萧老太太也不会把她送来萧三爷身边了。
    曹嬷嬷叹了一口准备离开,却听见有人唤她。
    “曹嬷嬷,等等!”
    曹嬷嬷再次顿下脚步,看着戴姨娘缓缓地走了过来。
    戴姨娘眉眼带笑,“曹嬷嬷方才可是去了汀兰馆?”
    曹嬷嬷微怔。
    她点头,“是!”
    戴姨娘的神色里流露出几分不快。
    “太太当真将汀兰馆拿给七**当书房了?”戴姨娘暗暗咬牙,“一个女孩子看那么多书做什么,不如多跟绣娘学学针线活,来日到了婆家也不会丢了萧家的颜面!”
    曹嬷嬷知道戴姨娘想什么。
    从前,戴姨娘也想把汀兰馆拿给萧玉修做书房,却一直未能得逞。
    萧玉修这些年一直像个烂泥扶不上墙,学问不见长,惹的事却一件比一件麻烦。
    每次戴姨娘同萧三爷提起萧玉修,都会被萧三爷狠狠的责怪。
    久而久之,戴姨娘便也不敢再开口了。
    曹嬷嬷说,“这是太太的吩咐,而且,七**毕竟是官家的**,多念些书总是好的,不至于往后上不了台面!”
    戴姨娘神色尴尬。
    士农工商。
    虽然,萧子鱼的父亲是个挂着散阶的正六品昭信校尉,但是也比萧三爷这个商人的地位高。
    戴姨娘挤出一丝笑,“太太当真是心疼七**,之前把二少爷的书房收拾出来给七**住,如今连汀兰馆都一并给七**当书房了!若二少爷的腿脚方便,也不至于……”
    戴姨娘立即停住话语,神色里流露出几分恐慌。
    她赶紧说,“瞧瞧我这张嘴,又乱说话了。嬷嬷,你可别放在心上!”
    曹嬷嬷明白戴姨娘的话,根本不是无意的。这些年来,戴姨娘没少在背后诅咒萧玉轩。
    诅咒?
    曹嬷嬷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姨娘也是担心二少爷的病情,老奴明白的。不过姨娘你放心,太太已经找到了会修治药材的药师了。”
    谁担心萧玉轩的病情?
    戴姨娘不禁在心里暗自嘀咕。
    不过此时,她更疑惑的是方才曹嬷嬷的话。
    戴姨娘开口问,“曹嬷嬷的意思是?有人能治二少爷的腿了?”
    “对!”曹嬷嬷笑着点头,“老天保佑,二少爷的腿终于有救了!”
    她说的真切,神色里并没有半点虚假。
    戴姨娘闻言,眼里装着的全是惊讶,“嬷嬷此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曹嬷嬷回答,“老奴怎么敢欺瞒姨娘你呢?”
    戴姨娘明白了,曹嬷嬷不是在说笑。
    她神色有些古怪。
    萧玉轩的腿要痊愈了?
    怎么可以痊愈。
    绝对不能痊愈。
    若是萧玉轩的腿能行走了,那么来日继承萧家三房的人,肯定会是萧玉轩而不是她的儿子萧玉修。
    戴姨娘有些慌张,她垂下眼眸,没有再说话。
    夏日的微风携着热气拂面而过,戴姨娘却在这股热风里慢慢的冷静下来了。
    曹嬷嬷的话,似曾相识。
    似乎从前,曹嬷嬷和乔氏也这样说过。
    说萧玉轩的病会痊愈的。
    然而乔氏和乔家带回来的名医,却没有一个人拿萧玉轩的病情有办法。甚至,连当年有名的巫医慕大夫过来,也是一样。
    萧玉轩的腿,治不好了。
    一个治不好的瘫子,怎么可能继承萧家三房的产业?
    “是吗?”戴姨娘冷静下来后,笑了起来,“曹嬷嬷说的对啊,那当真是老天保佑!”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5:谣言四起

    戴姨娘说的‘诚恳’,却依旧掩盖不住神色里的讽刺。
    曹嬷嬷听出来了,却也继续装糊涂。
    她和乔氏都明白戴姨娘心里想什么。
    昔时,萧玉轩曾高热不退,大夫们个个都束手无策,甚至有人说可以准备后事了。
    戴姨娘闻讯赶来,装出一副关心的模样同乔氏说,“哥儿怕是不中用了,太太不必太过悲痛”。
    乔氏听了这话,立即对戴姨娘破口大骂。
    在一侧的萧三爷更是皱眉让人将戴姨娘赶了出去。
    之后萧玉轩的病情缓和后,戴姨娘又派人送来汤药,说是补身子的。
    结果,却被乔氏丢在屋外,而送汤药的小厮也被杖责二十大板后赶出萧府。
    至此戴姨娘才又安分了下来。
    “姨娘不必担忧!”曹嬷嬷柔声说,“老天必定也会保佑五少爷,让他学问见长,深得廖先生喜爱的!”
    戴姨娘皱眉,咬牙道,“那是自然。五少爷向来聪慧,来日必成大器。”
    她说完便转身离去。
    等戴姨娘离开后,曹嬷嬷脸上的笑意才褪的干干净净。
    她知道萧子鱼去望梅院的事情,怕是瞒不住了。与其让戴姨娘偷偷摸摸的打听,不如她直接讲出来。
    戴姨娘和嘴碎的万姨娘走的近,不用半日这个消息就会传开。
    还好,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彼时,戴姨娘却因为曹嬷嬷的话气的头脑发昏。
    她反驳不了曹嬷嬷的话,因为曹嬷嬷说的的确都是事实。
    萧玉修年幼不懂事,总是想着出去玩,瞧不起萧三爷重金请来的先生,得罪了一个又一个!前几日,连一向和蔼的廖先生都生了大气,想要和萧三爷请辞。
    若不是她拦着,廖先生怕是已经离开萧府了。
    在戴姨娘心里,这位廖先生不过是个穷酸的读书人,却敢对五少爷如此的不恭谨,当真可恶。
    她对廖先生颇有怨言。
    然而此时,她却不能让廖先生离开萧府。因为廖先生一走,萧三爷肯定会大怒,苛责她和五少爷。
    戴姨娘几乎咬碎了牙。
    也不知乔氏最近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了萧三爷,在她和萧三爷提及萧子鱼的时候,萧三爷难得的夸了萧子鱼几句。
    是因为乔家吗?
    乔冕之这个傻子是瞎了眼么,居然看上了萧子鱼。
    戴姨娘顿下脚步,在原地站了一会,才匆匆地朝着万姨娘的院子走去。
    ……………………
    比起从前,如今萧子鱼的日子过的却很舒适。
    没有人来吵她,安静极了。
    她修治的药材铺满了汀兰馆。
    有人远远的路过汀兰馆时,还能闻见一阵清新的药香。
    初晴和初雪从起初的惊讶,慢慢的适应了萧子鱼的言行举止。
    然而,此时的萧家内宅里,却又生起另一种谣言。
    有人传言,其实乔家四少爷乔冕之和萧四**萧子鸢早就情投意合了,只是碍于乔氏一直不喜万姨娘,所以两个人之间只能不了了之。之后,萧子鱼出现了,她不知从哪里学会了几种修治药材的法子,哄的乔氏团团转,甚至还误以为萧子鱼是一个药师。
    乔氏听信了萧子鱼的谎言,所以才会昏了头的想撮合乔冕之和萧子鱼。
    得知此事的萧子鸢泪流满面,甚至还亲自去找了萧子鱼谈话。结果萧子鱼嚣张的辱骂了萧子鸢,导致萧子鸢最后更是伤心欲绝。
    萧家的下人们议论纷纷。
    初晴去茶水房拿糕点的时,也听了个彻底。
    她当场呵斥了在一旁说的热闹的几个管事妈妈,更是当着她们的面,摔了放在桌上的青花瓷瓶。
    从茶水房出来后,初晴更是气的面红耳赤。
    初雪见状,只能安慰,“初晴姐,您别生气,何必和他们一般计较。**,才不是那样的人!”
    萧子鱼炮制药材的手法熟练,和三太太乔氏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怎么就被这些人传成了这样。
    “我怎么能不生气!”初晴跺脚,“乔四少爷和**不过只见了一次,就被传的这么难听!”
    萧子鱼再过两年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这样污蔑人的话,她们怎么可以说的如此随意。
    初雪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她在外院多年,早已习惯了流言蜚语。
    这些人的话语,就像是软刀子一般,杀人不见血。
    初晴狠狠地说,“往后谁再敢在我面前乱说**的不是,看我不撕了她的嘴!”
    两人在茶水房外站了一会,才端着糕点朝着紫薇苑走去。
    她们刚走到紫薇苑的前庭,便察觉有些不对劲。
    初晴疾步走到屋前,便听见屋内传来老人的悲伤的话语声,“七**您受苦了!”
    声音……似曾相识。
    初晴想了想,恍然大悟。
    是许嬷嬷。
    许嬷嬷到了姑苏了!
    屋内,许嬷嬷紧紧的握住萧子鱼的手,眼里全是愧疚的神色,“老奴怎么也没想到,顾家人会如此对**,二太太当真是欺人太甚了!”
    为了银子,居然不念及亲情,来欺负一个孩子。
    若不是断雨回京传来了顾二太太出事的消息,她怕是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
    萧子鱼柔声劝道,“嬷嬷,我没事,没人欺负我!只是不知哥哥的身子可好些了吗?”
    许嬷嬷微怔。
    萧玉竹性子沉闷不喜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而萧子鱼又大大咧咧,两个人在一起也是话不投机,兄妹的感情一直淡薄。
    如今,萧子鱼居然会开口关心萧玉竹的身子?
    许嬷嬷笑了笑,萧子鱼这是懂事了。
    她回答,“三少爷没事,来福和来旺伺候的很好。老奴要来姑苏时,三少爷还特意嘱咐老奴,给**带了不少东西!”
    萧玉竹不善言辞,他对萧子鱼的好,便是送东西。
    送书、送料子、送药材等等。
    “辛苦嬷嬷了!”萧子鱼说,“晚些,我会亲自写信和哥哥道谢的!”
    许嬷嬷摇头,“他是你的亲哥哥,**你太见外了!”
    萧子鱼莞尔,没有再说话。
    许嬷嬷又和萧子鱼说了会话,才起身回屋歇下。
    她年纪大了,又从京城匆匆地赶来姑苏,一路劳顿。
    在歇下之前,许嬷嬷嘱咐初晴,晚些到她的屋子里来,她有事要和初晴说说。
    初晴赶紧点头。
    许嬷嬷离开后,萧子鱼的目光便落在不远处许嬷嬷带来的箱子上。
    许嬷嬷说,这是她的嫡亲哥哥萧玉竹特意给她带来的东西。
    萧子鱼微微蹙眉,有些失神。
    然而,这份宁静很快被打破。
    初雪从屋外走了进来,福身行礼后对萧子鱼说,“七**不好了,三太太今儿在庄子上,把腿摔伤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6:祸不单行

    萧子鱼闻言皱眉。
    丈夫的忽视和儿子不幸的遭遇,让乔氏从一个憧憬的小姑娘瞬间长成了坚强的妇人。
    她不似其他富家太太那样,每日在家念经、赏花、伺候夫君起床出门。
    乔氏不信佛,她也明白自己逐渐衰老的容颜,早已今非昔比。
    她出现在萧三爷面前,无非是互相厌烦。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乔氏便出了门。
    她太过于谨慎,一切都要自己亲自主事。
    今年郡城干旱,租农们颗粒无收,自然就更交不出租税了。
    乔氏只有将希望放在姑苏郊外的庄子上。
    一个出生娇贵的富家太太,宁愿去庄子上被太阳暴晒,也不愿意在宅子里多待一刻。
    初雪见萧子鱼不言,又道,“曹嬷嬷请了荀大夫来府里,这会万姨娘和蔡姨娘都在百雨院里伺候,**您可要去看看?”
    初晴被许嬷嬷唤走,初雪也是方才在厨房里准备午膳时,听到的消息。
    听说,乔氏是被下人们抬回来的。
    “恩!”萧子鱼想了想,点头,“我们过去看看!”
    初雪伺候萧子鱼更衣后,才陪着萧子鱼朝百雨院走去。
    此时的百雨院外,站了不少丫鬟和婆子。
    她们神情严肃,都沉默不语。
    一直安静的万姨娘看了看周围,才伸出手肘碰了碰身旁站着的素衣妇人,“你说太太这是怎么了?怎么也摔断了腿!”
    素衣妇人面容清秀,只是身上的首饰和衣服太过于素雅,瞧着让人觉得十分的沉闷。
    “先是二少爷摔断了腿,又是乔老太爷瘫了……”万姨娘丝毫不介意身边的妇人没有回答自己,又说,“如今,连太太自己也出了事,莫非当年的传言是真的!”
    万姨娘说着便压低了声音,“太太当年生下的那对双生子是妖孽,会给亲人带来不祥!”
    素衣妇人依旧沉默不言,她只是暗自挪了挪身子,和万姨娘保持了距离。
    万姨娘挑眉,一脸不屑。
    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过了一会,曹嬷嬷愁容满面的和荀大夫从屋内走了出来。
    万姨娘急忙走上前,问道,“曹嬷嬷,太太的病情怎么样了?”
    她一脸关切,神色里却又带了几分好奇。
    曹嬷嬷皱眉,“荀大夫说太太的病情无碍,只需好好休养便好。”
    万姨娘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曹嬷嬷没有再说话,而是吩咐了小丫鬟送荀大夫出府,又让外院的小厮拿着药方去乔家的药房取药。
    等忙完了这一切,她才对院内站着的人说,“太太已经睡下,怕是暂时不能见两位姨娘了!”
    万姨娘露出几分随意的神色,“那我先退下了!”
    说完她扯了扯一边素衣妇人的衣袖,“走吧!”
    素衣妇人依旧没有说话,她只是对曹嬷嬷微微颔首后,便朝着院外走了出去。
    万姨娘挑眉,追了上去。
    两个人刚走出百雨院的前庭,便碰见了迎面而来的萧子鱼。
    万姨娘顿下脚步,扯住素衣妇人的衣袂,说了一句,“知道那是谁吗?”
    素衣妇人皱眉,语气平淡,“不知!”
    万姨娘一脸轻蔑,“顾氏的女儿,萧七**萧子鱼!”
    提起顾氏,万姨娘眼里的轻视显而易见。
    在万姨娘的眼里,顾氏不过是个软弱无能的妇人,虽然身为官太太,但是日子过的却还不如她这个姨娘。
    当真是可怜。
    素衣妇人垂眸,“我知道了!”
    万姨娘撇了撇嘴。
    她对这个木讷又无趣的人,有些不耐烦。
    若不是今儿戴姨娘没空来百雨院,她也不会随意找个人说话。
    还找了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你知道什么啊!”万姨娘抱怨,“我瞧着太太有意将她许给冕之。你说她哪里好了?无论是容貌还是才学都不能和四**相提并论,太太怎么会喜欢她呢?难道就因为她会炮制几味简单的药材?”
    站在万姨娘身边的妇人怔了怔。
    半响后,妇人才问,“七**会炮制药材?”
    万姨娘看着妇人,一脸烦闷。
    顾家祖上曾出过名医,顾家人如今又靠着采药为生,萧子鱼会炮制药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万姨娘怎么也没想到。
    就是因为萧子鱼会炮制药材,所以乔氏对萧子鱼十分的纵容,甚至还将汀兰馆都拿给萧子鱼做书房了。
    结果萧子鱼在汀兰馆里,其实从未看过书。而是将不知从哪里捣鼓来的药材,铺满了院子。
    每次路过,她都能闻见一股臭药味。
    “你不是经常去小佛堂吗?”万姨娘说,“你路过汀兰馆没闻见一股药味吗?”
    妇人沉默。
    万姨娘继续道,“会炮制几味药材就臭显摆,还真把自己当成药师了!我瞧着啊,她就是冲乔四少爷去的……”
    万姨娘说的咬牙切齿,丝毫没有留意到身边妇人迷茫的神色。
    其实,万姨娘私心是希望乔冕之和四**萧子鸢喜结连理。
    虽然乔冕之痴傻了一些,但是好在模样生的不错,而乔家又比萧家三房富有。她的女儿萧子鸢嫁过去,也不会太委屈。
    而且,女儿似乎对乔冕之也有意。
    只要他们俩在一起,她在萧家便也能站稳脚跟,不用再每日忧心自己的以后了。
    结果谁知,萧子鱼居然闹了这出。
    她怎么能不厌恶萧子鱼。
    只是她心里再怎么厌恶萧子鱼,也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乔氏看。毕竟,如今乔氏很喜欢萧子鱼,且又掌握着萧家三房的内宅。
    万姨娘想到这些,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腹。
    怪她的肚子不争气。
    若萧子鸢是个儿子,她怎么会如此的烦恼。
    ……………………
    萧子鱼并没有注意到万姨娘一**人。
    她进了百雨院时,曹嬷嬷还有些惊讶。
    “七**你怎么来了?”曹嬷嬷面色疲惫。
    萧子鱼说,“我过来看看三伯母!”
    她的语气诚恳,神色里的关怀显而易见。
    曹嬷嬷想了想,才道,“**你等等,老奴马上去通传!”
    方才她对万姨娘她们说乔氏睡下,其实是糊弄她们的。
    万姨娘嘴碎,现在乔氏根本没有心情见她。
    今日,乔氏会在庄子上摔倒,其实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乔家的下人跑到庄子上跟乔氏通传,说乔冕之出事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7:想要什么

    乔氏听闻乔冕之出事的消息后,顿时慌了心神。
    她转身急着便想赶回乔家。
    结果,她太过于慌乱而没有注意脚下,直接踩滑从山坡上摔下来,摔断了腿。
    关心则乱。
    屋内,乔氏并未歇下。
    薄弱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棂照在乔氏身上,她散披的发丝里,几缕银丝在温和的光线里显得十分碍眼。
    曹嬷嬷看见,很是心疼。
    昔日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转眼就老成这样了。
    “太太!”曹嬷嬷低声说,“七**来看你了!”
    乔氏迷茫的眼神渐渐得恢复清明,“燕燕来了?让她回去吧,我乏了!”
    此时的她心里早已乱成一团,哪里还有心思陪这个孩子说话。
    曹嬷嬷走近一些,又说,“太太,或许七**可以帮你!”
    乔氏听了这话,一双纤细的眉皱了起来,“曹嬷嬷你这话什么意思?”
    萧子鱼不过是个孩子,现在又能帮她什么呢?
    曹嬷嬷神色肃穆,“老奴知道太太你担心表少爷,可如今你行动不便,不能回乔家去探望表少爷。二少爷他……他和太太你一样,也担心表少爷。既然如此,不如让七**过去小住几日,顺便也能在乔家修治药材,照看老太爷的病情!”
    乔氏听完后,神情黯然。
    “太太,如今表少爷一直昏迷不醒,老太爷也很辛苦啊!”曹嬷嬷继续劝道,“你知道舅老爷他们心里一直都不服老太爷的安排,这次他们在背地里肯定会有动作的!”
    当年乔老太爷力排众议要让乔冕之继承乔家的产业时,便有人心生不满,甚至在暗地里诅咒乔冕之是个傻子,一辈子都不能开口讲话。
    虽然后来乔冕之学会了说话且才华出众,却依旧有人觉得乔冕之不配做乔家未来的家主。
    现在乔冕之昏迷不醒,这些人怕是高兴坏了。
    乔氏依旧说不出话,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曹嬷嬷叹了一口气,“表少爷这次会遭遇危险,是为了强行将药材带回来,虽然现在已无大碍,但是却受了苦。太太,你不能让表少爷白忙这一趟。只有七**修治好这些药材,老太爷才能痊愈,乔家才能安稳,二少爷的腿才有救啊!”
    郡城干旱,不少人颗粒无收。因此,郡城发生了不小的动//乱。
    乔冕之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灾民。
    为了护住药材,乔冕之和他们发生了冲突。
    乔冕之在动手的时候受了伤,虽然没有性命危险,却一直昏迷不醒。
    乔氏忍不住哭出了声。
    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哭泣过了。
    为了利益和金钱,萧三爷娶了她。
    为了利益和金钱,亲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是我没用!”乔氏抓住盖在身上的锦被,泪流满面。
    曹嬷嬷心疼乔氏,她握住乔氏的手,“不是太太的错,不是太太的错!是舅老爷他们太贪心了,太冷血了。若他们真的有本事,老太爷怎么会那样对他们。”
    乔家的家业很大,虽然一切都应该交给嫡长子继承,但是其他的弟兄们也会分得一些经营权。
    昔日,乔老太爷的确也将一些生意交给了其他几个孩子打理。
    只是产业到了其他几个人的手里后,便开始经营不善一直亏损,最后还得乔老太爷拿银子来贴补。
    唯有嫡长子乔松手里的香料和丝绸生意,蒸蒸日上。
    对此,乔老太爷颇为欣慰。
    乔氏垂眸,痛苦极了,“当年若不是我一心记挂玉轩的病情,四处寻找名医。大哥也不会亲自领着商队去外域,帮我打听大夫的消息,他不去便不会出事。我对不起大哥,也对不起长嫂,我……”
    “太太!”曹嬷嬷打断了乔氏的话,“这些都和你无关!乔家的生意,大舅爷都必须亲自过问,所以当年他才会亲自领着商队去外域!至于打听大夫的消息,也不过是顺路而已。太太,大舅爷虽然不在了,可表少爷还在啊,你得保重自己,不要再乱想了!”
    乔氏点头,眼泪却落的更凶了。
    她哭了一会,才对曹嬷嬷说,“嬷嬷,我知道了,你让燕燕进来,我有话同她说!”
    曹嬷嬷放开乔氏的手,从袖口里拿出锦帕,又暗暗叹了一口气后,才退了出去。
    屋外,萧子鱼依旧站着,神色里没有半分不耐烦。
    曹嬷嬷走上前对萧子鱼行礼,“七**,你快里面请!”
    萧子鱼微微颔首,“好!”
    屋内养着的几盆兰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薄弱的光线下,萧子鱼的双眸清澈宛若山涧清泉,清灵透彻,瞧着让人很舒服。
    乔氏觉得萧子鱼和从前不一样了。
    沉稳、又气质脱俗。
    她怔了怔,便对萧子鱼挥手说,“燕燕,你过来!”
    萧子鱼坐下后,乔氏便开门见山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萧子鱼,“玉轩腿脚不便,我想让你陪他去乔家小住几日!”
    方才曹嬷嬷的提议,乔氏觉得很好。
    只是萧子鱼一个人去乔家,她终究不放心,也怕惹人非议。毕竟,乔冕之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好!”萧子鱼没有丝毫犹豫,便点了点头。
    乔氏内疚,柔声说道,“燕燕,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萧子鱼说,“在哪里修治药材都一样,正好,我也有些东西要交给四少爷!”
    乔氏心里咯噔了一下。
    萧子鱼居然就这样轻松的应下了,没有一点点犹豫。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萧子鱼,半响没有言语。
    前些日子,乔冕之在见过萧子鱼后,又特意派贴身的下人送了点东西给萧子鱼。
    除了书籍,还有些银子。
    乔氏虽然好奇乔冕之的行为,表面上却依旧装作不知。
    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便好。
    她不会插手乔冕之的感情事,一切顺其自然。
    乔氏敛了心神,语气诚恳,“如果我父亲能痊愈,我愿意给你我能给的一切!”
    她说的郑重,不像是在说笑。
    萧子鱼笑了笑,“我想要的,早已告知过三伯母了!”
    乔氏愕然。
    萧子鱼居然这样云淡风轻的回答她。
    是个聪明人都知道,她方才的诺言,来日能换多少金银珠宝。
    然而,萧子鱼一点也不在意。
    甚至是完全忽视。
    乔氏有些失神,眼前这个孩子,还当真是奇怪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才会真正的让萧子鱼动心呢?
    她完全不知道,也看不透眼前年幼的孩子,心里想些什么。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8:乔家大院
事情定下来后,萧子鱼便起身和乔氏告辞。
    她回紫薇苑收拾好了行李,才和萧玉轩一起上了去乔家的马车。
    萧玉轩腿脚不便,平日里几乎不出门。
    这一次,他出门的很匆忙,惹的宅子里不少人好奇。
    三太太这又是闹哪出?
    消息很快便传到了萧子鸢的耳里。
    她惊讶的看着身边站着的小丫鬟,“你是说萧子鱼和二哥一起去乔家了?”
    小丫鬟低头,不敢言语。
    萧子鸢抓起放在桌上的青花瓷茶盏,狠狠地往地上一摔。
    茶盏落地后,发出刺耳的声音。
    小丫鬟吓的面色发白。
    萧子鸢咬牙切齿,“是不是萧子鱼自己提出来的?我就知道她和她母亲顾氏一样,是个没脸没皮的。居然死缠着二哥去乔家,她也不找面镜子照照,她哪里配的上……”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终究没有将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
    萧子鸢从前并没有将萧子鱼放在眼里,一个粗鲁的像个猴子一般上蹿下跳的人,莫说乔冕之看不上,就是乔氏也不会多留意几眼。
    女孩子就该如她一般,知书达理性子温和如水。而不是像萧子鱼那样,整日拿着个九节鞭挥来挥去,争强好胜。
    “不行!”萧子鸢眼神不安,“我要去见太太,我也要陪二哥去乔家!”
    说着,萧子鸢便要离开屋内。
    小丫鬟赶紧唤住萧子鸢,“四**你等等,太太现在吃了药已经歇下了,谁都不见!而且,二少爷的马车已经离开了。”
    萧子鸢停下脚步,眼里全是怒火,“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告诉我?”
    小丫鬟吓的缩了缩身子,“奴婢也是刚刚知道的!”
    谁会留意到甚少出门的萧玉轩,会在这个时候去乔家啊?
    她又不是神仙,有预知的能力。
    “那该怎么办……”萧子鸢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屋内团团转,“难道我就看着萧子鱼去乔家,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找那人!”
    绝对不行。
    萧子鱼不配。
    明明是她先注意到那个人的,凭什么要让给萧子鱼。
    小丫鬟想了想,俯身在萧子鸢耳边嘀咕了几句。
    萧子鸢露出疑惑的神色,“去找她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小丫鬟赶紧点头,“七**在京城里发生的事情,不也是她告诉你的吗?要对付七**,她一定能帮到**你的!”
    萧子鸢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对啊。
    她都快忘记了这件事情了。
    萧子鸢站稳了身子,对小丫鬟说,“你跟我去找她!”
    …………………………………………………………
    彼时,萧子鱼和萧玉轩的马车已经在乔家大门外停下了。
    乔家的宅院并不是坐北朝南,而大门上的黑漆更显得沉闷。尽管如此,乔家府外的格局却依旧气势宏伟。
    京城的萧家,也及不上乔家的一半。
    萧子鱼站在乔家大门外,微微发怔。
    萧玉轩被人背下马车时,见萧子鱼失神,便问,“燕燕,你怎么了?”
    乔家世代经商有道,票号开遍南北各地。
    虽然乔家人一直收敛,并没有四处骄奢摆阔。但是,毕竟是大商贾户,再抑制也不能随便找个宅子居住。
    乔家府内扩建了几次,池馆园林典雅旖旎。
    萧子鱼会惊讶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萧玉轩话音落下后,萧子鱼才慢慢的敛了心神。
    她声音轻柔,像是不由自主一般地说,“应该坐北朝南,朱门大漆,摆锡环……”
    萧子鱼的声音很小。
    萧玉轩听的有些吃力,他唯一听清楚的便是‘坐北朝南’。
    他怔了怔,然后无奈的笑笑。
    他都快忘了,萧家虽然破落,但是萧子鱼却是在京城里长大的,怎么会没见过公侯官宦人家的宅子呢。
    “走吧!”萧玉轩说,“进屋先歇息一会!”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萧子鱼身后的两个小丫鬟,她们手里各自提着两个食盒。
    当真是奇怪。
    担心乔家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怎么会!
    这也太小看乔家的厨娘了。
    萧子鱼并没有注意到萧玉轩探究的眼神,她垂下眼眸若有所思地跟着乔家的下人往里走。
    沿着抄手游廊一直前行,曲曲折折之后,面前便豁然开朗。
    这是一片让人赏心悦目的荷花池。
    池水波光粼粼,嫩绿的荷叶下还有许多游来游去鲤鱼。
    景色,美不胜收。
    离荷花池不远处的院子,便是萧玉轩暂住的地方。
    萧玉轩自从摔断了腿,便甚少出门,来乔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尽管如此,乔老太爷却依旧将这座院子留给了萧玉轩,哪怕萧玉轩不过来走动,也一直空着。
    而萧子鱼暂住的地方,离萧玉轩的院子很近。
    据说,这座院子之前是乔冕之住的。
    后来乔老太爷嫌这里离主院太远,便让乔冕之挪了地。
    其实,住哪里萧子鱼都不介意。
    她似乎早已见过比乔家更大更奢华的宅院。那座宅子里,连墙壁里都带着暗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等乔家的小丫鬟退下后,初晴一脸惊讶的打量着屋子摆放的名贵器皿,“这里可真漂亮!”
    萧子鱼没有说话,而是将桌上放着的茶盏端起,轻轻地啜了一口。
    茶水入口唇齿留香。
    是上等的明前龙井。
    和外面的传言一样,乔家人在衣食住行上都十分讲究,连待客的茶都是上品。
    不过,她来乔家,可不是来吃茶赏景的。
    等初晴和初雪将屋子里收拾好后,萧子鱼便吩咐初晴将院外的小丫鬟唤了进来,让小丫鬟带她去见乔冕之。
    乔家小丫鬟听了萧子鱼的话后,愣住。
    萧家七**,是不是太直接了?
    不过,她很快便知自己失态,赶紧垂下眼眸,“七**您请随奴婢来!”
    萧子鱼站了身子,对身后的初晴和初雪说,“将食盒拿上!”
    乔家的小丫鬟,闻言更是惊讶。
    食盒?
    从萧家带来的点心吗?
    萧家的点心哪里比的上乔家的点心精致可口。
    她虽然这样想,却不敢直接说出口。
    之前,府里的嬷嬷便告诉特意嘱咐过她们,不得对萧家七**无礼。
    小丫鬟虽然不知道嬷嬷为什么会如此郑重其事,但是嬷嬷既然这样说了,那么便肯定是主子们的吩咐。
    一路上,萧子鱼都没有说话,而小丫鬟也不敢开口询问。
    等走到乔冕之的院外时,小丫鬟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很快,通传的妈妈便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她福身对萧子鱼行礼,“七**,您里面请。”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039:她的救命之恩

    萧子鱼神色平静的跟在乔家下人的身后进了院子里。
    乔冕之住的院子很宽敞,廊下摆放着几盆的兰花。
    尽管是夏日,兰花却依旧开的优雅,迎面而来的风中也携了兰花清醇的香味。
    屋内,乔冕之正捧着药碗愁眉不展。
    见到萧子鱼走进屋里,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将药碗搁置在一边的小杌子上。
    “你来了?”乔冕之笑了笑,“七**快请坐!”
    他刚从昏迷中醒来,现在还有些头疼,整个人恹恹的靠在绣着兰草大迎枕上。
    在看见萧子鱼时,他才勉强打起几分精神。
    萧子鱼坐下后,说道,“打扰四少爷了!”
    “怎么会是打扰,七**你太见外了。”乔冕之笑,“本该我身子痊愈后亲自去萧府答谢七**的,没想到却麻烦你亲自来探望我!”
    他薄薄的唇没有半分血色,此时更是满脸愧疚。
    萧子鱼沉默,半响后她才说,“我收了你的银子!”
    乔冕之闻言愕然。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那一日萧子鱼曾说‘我收了你的银子,自然是要将药全部炮制好。不然,这银子太烫手了!’
    他想到这句话便笑了起来,生的好看的眉眼,弯弯的像是夜空中的月牙。
    站在萧子鱼身后的初晴和初雪在乔家下人们的示意下,从屋内退到了屋外。
    离开前,初晴不免多看了一眼乔冕之。
    这个人,即使是病着,也是如此的夺目。
    只可惜是商贾出生,地位不高。不然和自家**,倒是很般配。
    屋内,乔冕之笑够了,才说,“七**你当真有意思,你是不是早就猜到郡城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萧子鱼未免也太厉害了。
    若没有萧子鱼的提点,他怕是真的是有去无回了。
    郡城很危险。
    “猜到一些,不多!”萧子鱼说,“不过,终究是疏漏了!”
    在她的记忆里,郡城似乎一直都不太平。尤其是在顾二太太出事后,她便肯定了这一点。
    干旱过后,郡城会发生不小的****,最后甚至还惊动了朝廷。
    乔冕之挑眉,“疏漏了什么?”
    他从昏迷中醒来,便十分好奇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些打劫他的凶恶盗匪们,会在看见他的容貌后,便犹豫着开始撤退。而且,他们只是抢走了银子而没有动药材,更没有伤及他的性命。
    奇怪,当真是太奇怪了。
    萧子鱼说,“你受伤了!”
    乔冕之听了这话,怔住。
    萧子鱼方才说的疏漏,其实就是指他受伤了吗?
    这个……其实还真不怪萧子鱼,是他自己太大意了。
    盗匪们抢走银子后,他不甘心的骑马追上去,结果却误入了陷阱,最后摔倒昏迷过去。若他不擅自做主去追回银子,也就不会受伤了。
    现在想想,他当时怎么会有那样的胆量,居然敢独自追上去。
    当真是昏了头。
    “这,是我自己不小心!”乔冕之无奈地说,“只是,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何七**你会知道,走北边的小路会比走官道更平安!”
    郡城到姑苏往北的道路崎岖,远不如官道走的顺畅、平稳。
    因为萧子鱼的嘱咐,他没有选择走官道,而是走了北边的小路。
    只是,在他醒来后听到下人禀告,说官路上不少人在同一日都被劫杀了,没有任何活口。
    其中还有个商人,是乔冕之认识的。
    郡城会的****会如此可怕,他也是回到姑苏乔府后才知晓的。
    那么,萧子鱼是如何未卜先知的?
    萧子鱼抬起头,神色平静,“其实,现在从郡城回姑苏,无论那条路都很危险。我之所以让四少爷走北边的小路回来,其实也是四少爷你自己告诉我,北边更安全的!”
    乔冕之不解的看着萧子鱼,“我说的?”
    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怎么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萧子鱼解释,“姑母出事,是因为寒山寺附近出现了郡城的流民!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除非真的生活不下去了。因此可见,今年郡城的干旱比往年更为严重。”
    “之前,我曾问过四少爷,乔家在郡城的田地,在哪里比较多!”她继续说,“四少爷告诉我,北边的田地比较多!这便是四少爷告诉我,北边比较安全!”
    乔冕之皱眉。
    他不得不承认,萧子鱼的确厉害。
    从顾二太太的事情上,便猜测出郡城已经发生了****。
    不过,他依旧不明白,他说‘乔家在北边田地较多’,怎么就成了北边比较安全了。
    那些租农,可从未护送过他。
    他看着萧子鱼,一脸迷茫。
    萧子鱼又道,“我曾和四少爷说过,你到了郡城后,得亲自去庄子上告诉租农们,今年的租税全免。你免了他们的租税,自然就没有性命之忧了!”
    乔冕之伸出手揉了揉眉心。
    萧子鱼说了这么多,他依旧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半响后,他摇头,“我……还是不懂!”
    “其实很简单!”萧子鱼依旧温柔解释,“租农们今年没有收成,又不想离开家乡,想要继续活下去,便只能变成山匪。其实,劫四少爷的这**山匪里,有不少人便是当地的租农。你免了他们的租税,没有将他们逼入绝境,他们自然会念及你的好,只拿走银子,而不会伤你的性命!”
    至此,乔冕之才恍然大悟。
    居然是这样……
    难怪,之前萧子鱼嘱咐他,一定要亲自去庄子上去告诉租农们,免了今年的租税。
    郡城位于北方的庄子,不少都属于乔家。
    这些租农在见过他之后,便记下了他的容貌。
    而他再从北边的小路回姑苏,自然比走官道更安全。
    租农们被迫成为山匪抢劫钱财维持生活,但也念在他免了租税的情面上,只抢走了银子,而没有伤及他的性命。
    若非他执意追上去,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受伤的。
    想到这里,乔冕之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你猜到这些,所以特意嘱咐我,药材和银子要分开放?”
    “恩!”萧子鱼点头,“他们想要的是银子,拿到了,便会离开。四少爷你免掉的租税,便是救你性命和药材的原因!”
    乔冕之闻言,顿时冷汗淋淋。
    他从未想明白这里面的缘由。
    听萧子鱼说后,他才觉得这其中的可怕。
    他在听闻外祖父的腿脚能被治愈后,便急着要去郡城取药材。
    他心意已决,没有人能劝阻他的脚步。
    萧子鱼估计也是知道这点,才会想出保他性命的法子。
    如果他没有听从萧子鱼的嘱咐,如果他擅自做错了一步,那么他此时,怕是不能好好的躺在床上了吧!
    这种感觉,让乔冕之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
    他抬头仔细的打量坐在自己身前的萧子鱼。
    她的身形娇小,容颜却很秀美,瞧着灵气十足,给人一种很舒服很安心的感觉。
    明明是个小姑娘,怎么会如此心细。
    是因为是他?还是别的原因。
    他沉默了许久后,才诚恳地对萧子鱼说,“多谢四**救命之恩!”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