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70 | 浏览:16190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燕南归》作者:总小悟(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59︰算計
尽管萧子鱼很久以前就知道,她的心上人并非什么善类,可在他慢慢述说自己的计划的时候,萧子鱼依旧被惊的目瞪口呆。
这个人想的,居然如此长远。
她心里曾有的疑惑,都在这一瞬间都解开了!
他们两人有幸重生,可彼此的轨迹却完全不一样。
白从简想的比她长远,因为能提前预知很多事情的变化,他会精心的去布置将来。
比如,他的病情。
比如,他们的以后。
他从未想过要和前世一样病痛缠身,也从未想过要早逝。
他不愿意让她炮制药材,却算计了己昊——她的外祖父。
白从简重生之后比萧子鱼冷静千万倍,他比前世更早去熟悉未知的海域。那时的他也曾想过去找萧子鱼,却又怕自己还未站稳脚跟,会连累萧子鱼。
“我那时想,我处事如此心急,若是被皇上发现异常,按他的性子必定会朱株连我身边的人,让这些人给和我一起闭嘴!”白从简尽管说着的是悲痛的事情,可声音依旧平稳,“所以我之前未曾来找你!”
萧子鱼直接打断他的话,“你说谎!”
白从简抬眼,眉眼里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你不愿意来找我,的确是不想连累我!但是,更多的是你怕若是计划不按你预想的来,又或者是你在海上出事……也不会影响我的心绪!”萧子鱼咬住下唇,“你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想到,我和你一样,重活了一世!”
“白无竟你真自私!”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拿你自己的方式对待我!”
“我们有误会,你不肯解释。即使给了你重活一世的机会,你也在替我做决定!”
萧子鱼越说越激动,最后竟气的拿起手来想狠狠的打眼前的人一巴掌。可是当她抬起手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下去。
有的时候,她恨自己不争气。
但是现在,她恨白从简的自私,他怎么能替她做这么重要的决定。
“燕燕!”白从简丝毫没有阻拦萧子鱼的动作,似乎眼前的人给他一个耳光,也不是给他难堪一般。
“我知道我自私,所以,原谅我!”他说完便抬起手,将眼前的女子揽入怀里。
此时的白从简心里全是无奈。
今生的萧子鱼比前世的她聪明太多,甚至学会了从对方的细微表情,去猜测他人的心思。
这样的她又如何让他不心疼?要学会察言观色,要学会设身处地为他人多想。
不知经历多少的痛楚和不安,才了解这些。
萧子鱼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也自私!”
她的确是自私的。
明明知道,这次代替她炮制药材的人是己昊,是她的外祖父,她却没有办法去阻拦。
前世的己昊去世的很早,而在己昊去世后,莱夷因为被邻国强行切断了海上贸易,从此陷入了穷困的境地。这于己昊而言,是万万不想看到的事情,所以己昊才会答应提出和白从简交易。
他愿意帮白从简炮制药材。
其一:是因为他自己觉得欠了女儿顾氏,也欠了外孙女萧子鱼。
其二:他是莱夷国的国师,他得对得起这些年来,莱夷族子民对他的信任。
其三:他更清楚自己时日无多。
白从简摇头,“不,这些都是我的错,和你无关!”
他不愿意萧子鱼如此痛苦。
可是,他很自私,他想活着。
所以他算计了己昊,要和己昊做这场交易。
犹记得那日,己昊听他说起自己的病情时露出的表情。
己昊笑,“白家人果然名不虚传,阴险而狡诈。你说我时日无多,想和我做一笔买卖,无非是想让我替你治病。之后你还告诉我,我去世后莱夷国会陷入困难的境地……是断定我会帮你吧!”
“那么如果我不帮你呢?”己昊问。
白从简那时只是摇头,“大人,你会!”
己昊冷笑,却未曾否认。
己昊的确会。
即使己昊知道白从简是在算计自己,却依旧会去做。
因为这场交易,他根本不吃亏。
“是,我会!”己昊半响后才回答,“不过我要求的不止是你在有生之年莱夷安稳,我更要你答应我,如此的算计不许用在燕燕身上。那个丫头吃了不少苦,我就这么一个外孙女,我不忍心在黄泉路上,还担心她是否安好!”
比起顾氏,己昊更心疼萧子鱼。
因为己昊明白,萧四爷是个不错的托付。
但是白从简这个人——太聪明太会算计。
这样的人,并不是什么好的归宿。
可是萧子鱼喜欢,他又有什么办法?
己昊说完后,便站了起来,“少来见我吧,药我会让人送去的。如果能瞒就瞒住燕燕这个丫头,不然以她的脾气她会阻止我们。如果她有朝一日,问起这个事情。你告诉她,无需在意!”
“我己昊想做一个好外祖父,也想做一个好国师!即使这件事情里,没有她和小茴的存在,我也会和你做交易的!”
己昊说完,和白从简见面的次数立即减少。
而白从简也知道自己瞒不住萧子鱼,却不想在今日全部告诉萧子鱼了。
萧子鱼紧紧的抓着白从简的衣袂,眼泪簌簌落下。
她怎么可能不介意?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即使知道没有自己,外祖父也会和白从简做这样的交易,可她却依旧觉得难受。
她想起前世的时候,己昊对她说,“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徒弟,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你想要什么和我提,即使会付出性命也没关系!”
前世的己昊和今生的己昊重叠。
这个人,是她的外祖父,即使并未和她长久的相处,却给了她最温暖的亲情。
“燕燕!”白从简只是轻轻的唤了一句,“你要记得我做的事情都和你无关,即使来日会有孽力,也会在我身上,所以你……”
“胡说!”萧子鱼坐稳了身子,打断了白从简的话,“如果外祖父听到你这样说,他会揍你的!”
白从简怔了怔,苦笑。
萧子鱼缓缓地吸了一口气,“你一定要去吗?”
“一定!”白从简回答,“我会活着回来的!”
她咬牙,“那你回来,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想着自己挑选的那几个丫头,萧子鱼的心又揪了起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0︰都不舒坦
白家绝不能在白从简这里断了香火。
即使她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这也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
昔日,丹阳公主为此还丢了性命。
她若是自私的霸占白从简,来日她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黄泉下的丹阳公主。
“不行!”本以为白从简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却不想他过了许久后却说出了拒绝的话语。
萧子鱼愣了愣,却不知道应一句什么。
白从简看着萧子鱼,眼神无比的认真,“你想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是燕燕,不行!”
看着这样的白从简,她有些惭愧,脸色并不好看。
“我白从简,此生只有萧子鱼一个妻子,对萧子鱼也绝无二心!”他的声音似紧绷的弦,清脆而又坚决。
萧子鱼手心里的汗似顺着蜿蜒的掌纹流淌下来,她张了张口,等了一会才说,“白家不能……无后!”
她即使很早就停了私下炮制药材的动作,可她也清楚那些药物的毒性。她有孕的几率微小,甚至可以说没有。
萧子鱼很清楚,即使她不说,白从简也会明白的。
“白家不会无后,白家不止有嫡系,还有庶支!”白从简笑,“你为什么如此在乎这些?即使我留下了血脉又能如何?白家丢给他,不也是让他受苦吗?燕燕,那些事情你不要想了,我不允许!不过你身边多几个贴心的小丫头也不错,但是心思不纯的,还是送出去吧!”
“可是……”萧子鱼急着还想说,却被白从简打断。
“没有可是!”白从简握着萧子鱼的手,“如果前世不是遇见你,我也不会娶妻。我白从简是个不愿意将就的人,燕燕,你要明白我的固执和不肯退步!”
萧子鱼咬牙,良久无言。
她以为自己的小心思掩藏的很好,可如今看来却全部败露了。
“那么,我再和你说一件其他的事……”白从简见萧子鱼心有不甘,便转移了话题。
有些话,他不愿意多说。
誓言说的再多,不如用岁月来证明,他的誓言从来不是什么失言。
这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他只想要萧子鱼。
………………………………………………………………………………
等从白从简的屋内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夜幕笼罩着整个小院,一切都陷在暗色之中。
不知是从何处吹来一阵风,携着藏在墙和柱子中的草药气息,让这夜又添了一抹神秘。
萧子鱼看了一眼廊下的防风灯,又想起方才白从简和她说的话,皱眉。
站在院外的海棠见萧子鱼走了出来,立即上前接过萧子鱼手里的药碗,“太太,你没事吧?”
“没事!”萧子鱼看着身边的海棠,“锦岚和锦翠呢?”
海棠握着药碗的手瞬间像是没了温度,她想了想才说,“在主院候着呢!”
海棠太清楚锦岚和锦翠被朱氏安排在萧子鱼身边的目的,她即使厌恶朱氏这样的做法,可又明白这事无可奈何。
女人不能善妒。
这是错。
即使心里不舒服,却也要为家族血脉考虑。
“既然她们的名字都带锦字,就让他们去锦绣院的西厢房住下吧!”萧子鱼口气淡淡的。
海棠惊讶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萧子鱼,“太太你是说锦绣院?”
“嗯!”萧子鱼似有些疲惫,抬起腿便朝着前方走去!
也不怪海棠如此震惊,毕竟锦绣院离主院太久,也离白从简的书房不远。这的确是个‘识大体’的安排。
海棠追上萧子鱼的脚步后,应了一声,“奴婢知道了!”
翌日,很快便有人将锦岚和锦翠住在锦绣院的事情传了出去。
朱氏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用早膳。
她挑眉看着身边的嬷嬷,“当真?”
“太太,老奴怎么敢欺瞒你,这是真的!”嬷嬷跟在朱氏身边多年,自然清楚朱氏小算盘,立即奉承道,“您是白家的大太太,您愿意给三太太指点,是你心善。不然,就三太太那个脾气,来日得罪了小爷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啊,真该亲自来给大太太你问安,得多谢你呢!”
嬷嬷的话让朱氏心里舒畅了不少。
她厌恶萧子鱼的张扬,也厌恶萧子鱼的口出狂言,瞧着人的时候更是目中无人。
这样的萧子鱼,会给她带来麻烦。
若是锦岚和锦翠就好办多了。
这两个小丫头是她亲自养大的,而且都很识大体。
来日若是锦岚和锦翠能为白家生下一儿半女,那么她想要办事就更简单了。
朱氏想着,觉得往后的萧子鱼肯定会可怜。
试问那个男人不喜欢温柔的女子,像萧子鱼这样只有容貌却骄横的女子,来日必定会被白从简嫌弃。
“她若是有心,来不来问安又如何?”朱氏越想越高兴,“嬷嬷你多留心着,若是有不错的丫头胚子,也送到我身边来!弟妹没想到的事情,我得帮她想到!”
有锦岚和锦翠还不够!她还要再找几个模样不错的孩子,送到萧子鱼那边去。
萧子鱼不让她舒坦,那么萧子鱼也别想好过。
“老奴知道了!”嬷嬷立即点头。
这个时候有个小丫鬟从屋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她的脚步匆忙差点摔倒在朱氏面前。
小丫鬟吓的哆嗦,立即跪在朱氏面前,“大太太,奴婢知错了!”
若是往日,朱氏必定大发雷霆。但是今儿的朱氏却眉眼带了几分不屑,丝毫不计较小丫鬟的失仪,“有话就说!”
小丫鬟没想到朱氏居然不计较,立即回答,“大太太,大爷来看您了!”
朱氏挑眉,看着小丫鬟的眼神多了几分疑惑。
“那你还不赶紧请大爷进来!”朱氏低吼。
看来今儿对她而言,真的是个好日子。
萧子鱼的败落和丈夫亲自来陪她用早膳,这对朱氏而言,都是很好的消息。
她抬起手理了理发髻,对身边的嬷嬷说,“嬷嬷再让小厨房准备几个小菜,要大爷喜欢的!”
嬷嬷领命退下后,朱氏便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眼前的人,是她的丈夫。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1︰看透
朱氏下意识的拢了拢发丝,却又觉得这样的动作会显得自己不安,便迅速的将手放在身侧,含笑道,“大爷,你来了?”
朱氏走上前,准备伺候白渝用早膳。
却不想白渝皱眉往后退了一步,开口,“你今儿回一趟朱家,帮我带些话回去!”
朱氏下意识怔了一怔。
她抬起头看着白渝,眉眼里带着几分疑惑,“大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往后京城白家的绸缎庄子都不归我管了!”白渝声音沙哑,疲惫的厉害,“所以朱家想要让我办的事,我也没办法帮忙了!”
朱氏觉得身上似被泼了一盆冷水。
从头到脚都冰冷异常,似在冰窖之中。
“怎么会这样?”她抓住白渝的手,却被白渝立即甩开。
朱氏咬牙切齿,“是不是萧子鱼?是不是她又多事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闹的如此之大,如今白清不再插手白家的事情,对他们而言本是一件好事情。却不想萧子鱼在如此快的时间内,就掌握了白家的大权,甚至在生意场上还能混得如此如鱼得水。萧子鱼明明是个女子,为什么白家这些老人都愿意听从萧子鱼的吩咐?尤其是本来已经离开白家的韩管事,这会居然还亲自回来伺候萧子鱼。
这些人都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萧子鱼会武艺,恐吓他们吗?
白渝抬眼看了看朱氏,言语里带了几分讥讽,“这些年朱家做了什么,你心里一点数都没吗?”
对于朱氏,白渝不知为何,觉得她愈发让自己厌烦。
从前的朱氏不是这样的。
他是白家庶支出来的孩子,昔日被白席儒带来白家,也从未想过自己要让白从简死在自己手里,从而能霸占白家嫡系的位子。
于白渝而言,他的骨子里并没有主仆之间的尊卑,他不敢有这样的念头,是因为昔日的白席儒和如今的白从简,不允许他有这样的念头。而且,他的身后还有白家的庶支,如果他出事的话,白从简想要清除这些人也是轻而易举。
明明现在白从简都已经瘫在床上,时常晕阙,他心里依旧恐慌。
他看不透那个比他小很多岁的少年。
他矛盾极了,他想要得到白家家主的位子,却又不希望是自己动手杀了白从简。他希望白从简是自己病逝,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白渝也曾想过,若白从简一直都在人世,他会如何?
他想,他会去争取那个位子,却不敢逾越。
“大爷……大爷……”朱氏唤回白渝的神智。
此时的朱氏,不敢想象自己回去的画面。
如果她告诉朱家人,往后白家不能继续和朱家有生意上的来往,连自己的丈夫白渝也要和朱家撇清关系的话,那么她往后在朱家的地位,便不大如前了。她害怕回到那种自己不被人重视的日子,更害怕朱家人把当她成了陌生人,她甚至都能想象出自己的姐姐和嫂子们露出讥讽的笑颜。
她千辛万苦嫁给白渝,不知走了多少坎坷路才在白家站稳脚跟,怎么能被萧子鱼短短几个月内打回从前?
朱氏不甘心!
清晨的那一点点愉悦,在此刻被冲刷的干干净净。
她恨萧子鱼入骨!
“你不能这样!”朱氏抓住白渝的衣袂,眼里似有泪,“你想想办法,你会有办法的对不对?”
白渝看着朱氏的模样,心里有怒火,却不知该如何发泄。
这次的事情,并不怪萧子鱼。
当韩管事拿出这些年朱家以次充好的证据的时候,白渝自己也被惊的目瞪口呆。他虽然知道朱家在和白家的生意来往中有做小手脚,但是一点点他也懒得计较。所以这些年来他并未对朱家有什么不满。
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朱家大胆到冒充白家的商队,在海域上经营生意,更是得罪了不少人,败坏了白家商队的名声。
海域上的生意,是白从简一手打拼出来的,他从不敢沾染半分。其一,是因为他的确没这个能力,也没那个魄力敢去海域上行走。其二,他也不敢。
他在白家多年,深知这位看似和善的白小爷,实际上的手段有多可怕。他从未有太多的野心,也是因为白从简的处事。
萧子鱼是表面上狠戾,而白从简是内地里。
一位明,一位暗。
这两位真是绝配。
韩管事将证据递给他的时候,还淡淡地说了一句,“大爷,这些年你也累了,太太说绸缎的生意,往后你就不用插手了!”
短短的一句话,便剥夺了他手里的权利,更让他无法反驳。
他要怎么反驳?朱氏的确是他的妻子,而朱家的生意的确是他亲手给的。
韩管事和白从简早就知道这些,一直没有对他发作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想给他改过的机会,又或者是想给萧子鱼立威。
白渝咬了咬牙,打算转身离开时,韩管事又说,“大爷,我不知朱家的事情你知不知晓,但若你不知晓……那么证明你有的时候太天真,太容易被人隐瞒,被架空了而已!”
这句话让白渝气的一夜没睡好。
朱氏是他的枕边人,是他的妻子。如今也算半个白家人,可朱氏从未提醒过他一句。
朱氏嫁给他,或许连那么半点喜爱都没有。
他看着萧子鱼每日给白从简送药,又看着萧子鱼雷厉风行的撑起白家,帮白从简分担事务的时候,心里说不羡慕是假的。
他在外累的半死不活,回家面对的妻子,却是在算计自己。
这一刻……白渝觉得自己心凉透了。
“我曾想过,我待你好你心里也应该有我一点位子!”白渝笑的自嘲,“可惜这么多年来,你的心里记挂的永远是朱家,却没有我这个丈夫的半点位子!你既然如此不顾年夫妻的情分,那么我又何必痴傻?”
朱氏抓着白渝衣袂的手一用力,修的圆润的指甲却因为太过于用力,而断裂开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白渝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这样的白渝让她觉得无比的陌生。
“大爷……”朱氏几乎咬破了唇,“你这是……要休了我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三百六十二:动静
朱氏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白渝嫌弃。
昔日的白渝虽不是对她言听计从,却也十分的珍惜。
她还记得自己从前第一次对白渝提起朱家的事情,说想让自己的庶弟跟着白渝做生意时的胆颤。
白渝是个表面上极其严肃的人,不说话的时候连朱氏自己都觉得胆寒。
可那一次意外的,白渝却笑了笑说好。
他说,“你是我的妻子,你别怕我!”
在白渝说完这句话后,她略微怔住。
或许就是从那一次开始,她的胆子也愈发大了。
她如今虽不是白家的主母,可再过一些日子,等白从简去世后,等白渝手握白家后,她便会在这个位子上。那时,白家所有的人都要听从她的吩咐。
所以,她帮衬下可怜的朱家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外人眼里,商人的地位永远是那么卑贱,可是白家不一样……白家不是普通的商贾户,白家的祖上曾是将门’。
她想过许多,许多……却从未想过自己离开了白家的境地。
然而此刻,白渝的神情让她觉得陌生,甚至比第一次她提起庶弟要跟白渝做生意的时候更陌生。
“我不会休了你!”白渝看着朱氏冷笑。
朱氏缓缓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试着微笑,却发现自己的表情无比的僵硬,“大……大爷!”
“但是,往后白家的事情,你也不许插’手!”白渝打断了朱氏的话,一字一句地说,“你要记得你如今是白家的人,而非朱家。还有,朱家的事情我也不会插’手了,我甚至连他们的消息都不想知道。”
朱氏本来僵硬的表情,在这一刻像是被冰尘封了。
“朱家人和你一样,都是养不熟的!”白渝说完,就从朱氏的面前走了出去。
这一次,朱氏却再也没有反应过来,及时的阻拦下白渝。
等离开了朱氏的院子,白渝觉得烦躁透了。
与此同时他的贴身小厮过来和他说,“大爷,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白渝一张脸几乎都皱成了一团。
“小爷晕过去了,三太太急坏了,这会居然相信了那些和尚们的话,说是要将小爷接到寺内去,说是……”小厮显然是急坏了,这话语说的十分凌乱’。
虽然他口齿不清,可白渝却听了个大概。
白渝没有像小厮一样冲动,他想了想然后苦笑,“她想怎么做,就让她去做吧!”
小厮有些惊讶,“可是小爷如今身子单薄,怎么能适合挪动地方?”
“那你认为,我能拦住一个疯女’人吗?”白渝自嘲。
他就算真的要动手阻拦萧子鱼,却也是无可奈何的。
白从简的心长的可偏了,白家养的那些隐卫除了听从白从简的话外,便只愿意相信萧子鱼。而他这个白家堂堂的大爷,去看望白从简一次居然要过通传许久。最让白渝觉得可笑的是,他想要去白从简的书房拿东西,都要韩管事亲自领路。至于白家的那些账目,他是根本没有资格多管的。
他是个男人,也有自尊心,久而久之他也会觉得心里有疙瘩。
相反,萧子鱼一个刚嫁到白家不久的女’人,而且还未曾和白从简有关系,就能做他做不到的事情。
萧子鱼能自由的进入白家的主院,更是能随意的去白从简的书房,看那些白家最隐秘的账本。
一个人外姓的女’子,无非是容貌比较出众,至于其他的,萧子鱼还真的没有。
“可是大爷!”小厮有些不甘心,“万一小爷出事了,可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白渝说,“这是三太太自己的主意,自然是要三太太自己承担。你去告诉管事们,不许插’手这个事情!”
小厮想要告诉白渝,白渝手下的管事们在还未得到白渝的吩咐时,都主动跑去了主院,完全不把白渝放在眼里。
可在看着白渝的神情后,小厮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白渝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他内心的恶在告诉他,若是白从简这次真的被萧子鱼折腾没了,反而对他是一件好事情。
白从简一旦去世,那么这白家往后可不就是萧子鱼说了算了。
即使他很嫌弃朱氏,可骨子里也认为这是萧子鱼的错。
这个女’人强势的不像是个女’子,能动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和他多言,他亲眼看着萧子鱼吩咐身边的人,将那些不听从吩咐的管事们拖出去。而说这些话的时候,萧子鱼甚至连眼皮都不多抬一下。有的管事被气疯了,说要撞死在白家,以死明志。
可是,萧子鱼却也不阻拦,她只是回答,“好啊!”
这个女’人若不是疯了,怎么敢如此做呢?
萧家出来的女’儿,到底是什么玩意?
白渝不再多想下去,他心里的善告诉自己,即使白从简不在了,他也不会让萧子鱼流落街头。
她虽然强势,可没了白从简,她又能强势到哪里去?
白渝不再插’手萧子鱼的事情,而朱氏却被气的头晕眼花’。
她独自一个人坐在屋内,脑海里闪过无数个想法。
杀了萧子鱼……杀了白渝……
即使白渝说出了那样的话,可朱氏的心里的恨意却更多了。
都是萧子鱼的错,若不是萧子鱼这样针对朱家,白渝也不会如此对她。
朱氏觉得难受极了,而守在屋外的嬷嬷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
“大太太不好了出事了!”嬷嬷说,“三太太要带小爷去寺内。”
朱氏看着老嬷嬷,“去寺内?”
老嬷嬷点头,“小爷这会已经晕过去,而大夫们都说没办法了,说是让三太太准备寿材冲喜。可三太太却不愿意相信大夫们的话,甚至还让人将大夫们给赶出去了,这不……还从外面请了一些僧人回来,说是要把小爷送到寺内,让佛祖保佑小爷痊愈!”
朱氏听了却笑了起来,“她这事做的,怎么会是不好呢?”
老嬷嬷听的糊涂,“可小爷这会已经晕过去了,是不适宜再挪动地方了啊!大太太你快想想办法阻止三太太这样胡闹下去吧!”
朱氏摇头,“我怎么能拦住她,这可是她的心意啊!”
本来沮丧的朱氏这会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立即唤了身边的贴身丫鬟进来。
她对小丫鬟说,“你去主院打听下,三太太到底要做点什么!”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12-28 14:34 编辑

三百六十三:安宁
此时白家的主院内已经乱成了一团。
站在廊下的管事们已经自动分成了两拨。
一拨是支持萧子鱼的做法,因为萧子鱼是白家的主母,她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一拨是反对萧子鱼如此胡闹,说她是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
两拨人虽然剑拔弩张,却也不敢大声吵起来,只能你瞪着我,我盯着你。
场面颇为滑稽。
因为他们内心都很清楚,屋内的白从简随时都可能会断气。
若他们吵的太厉害刺激到了白从简,那么一切就会是他们的错了。
韩管事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两拨人冷冷一笑,然后对身边的萧玉轩说,“你看,树倒也不过如此!”
萧玉轩恭谨的回答,“是啊!”
也难怪韩管事会说出这样的话,萧玉轩看着廊下的人,都觉得无比的讽刺。
最可笑的是,这里站着的大多数管事,还是白渝亲手提拔上来的。
而有一部分,是韩管事昔日觉得不错的。
这些人是来试探什么的?答案不言而喻。
“马车准备好了吗?”韩管事见十二走了过来,问了一句。
十二回答,“都准备好了,就等太太发话,便能动身了。”
“嗯!”韩管事抬起头看了看天色,“等人来了,再告诉太太吧!”
这样的场景,往后怕是看不见了,因为这里的大多数人往后都不可能在白家继续呆下去了。即使白从简不动手,韩管事都会替白从简处理掉这些人,太过于碍眼。
而韩管事此刻更是想不明白,白渝为何会变的如此庸才。
从前的他虽认为白渝比不上白从简,却也不是那么的不堪,不然怎么能做好生意。可人这个东西,的确是需要有对比的……萧子鱼对生意和账目也是一窍不通,可萧子鱼做的事情却比白渝好了太多。在生意场上多年的白渝,眼睛还不如一个刚接触生意的女子雪亮。
这叫什么事?
白渝自以为自己在生意场上得意,其实身边跟的都是一群什么人。
这白家若真的落到白渝的手里,不出十年绝对会迅速的败落,最后或许连一个普通的商贾户都比不上。
韩管事想着,又露出苦涩的微笑。
而屋内萧子鱼看着神情惨白的白从简,声音轻柔,“为何要这样做?我总觉得你还瞒着我什么事!”
“嗯,是瞒了一点,不过都是小事!”白从简淡笑,“那你是否也瞒了我一些事情?”
这次轮到萧子鱼回答,她却很理直气壮,“当然瞒了你一些!”
不过说完之后,萧子鱼又皱眉解释,“我可能会拿朱家开刀。”
“嗯!”白从简没有反驳萧子鱼的话语,而是附和,“你想做就做吧!”
朱家的事情白从简一直都知道,他不动手的确是想给萧子鱼立威的机会。白家的人员太多,不服萧子鱼的人也不少,而他又是一个不喜欢把言语挂在嘴边的人,所以有的时候也必须采取一些手段。
或许在世人的眼里,女子不过是男人的附属物,可他却不这样认为。
他认为,没有萧子鱼他就等于缺了一半。
萧子鱼从不是他的附属品,她是一个独立的女子,她能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果然如他想的那般,萧子鱼迅速的在白家站稳了脚跟,而且处理朱家的事情也是雷厉风行。若白渝有萧子鱼这样的处事,也不至于落得被周围人隐瞒,还暗自得意觉得自己处事很好的荒唐想法。
这些年,他教白渝的并不比教萧子鱼的少,可惜……
终究是有太大的区别了。
“去了寺内以后我这边就会动身,而你……你要记得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寺内,不要回到京城里来,明白了吗?”白从简又一次嘱咐,“燕燕,这一次你一定要相信我!”
即使知道白从简还瞒着她一些事情,而萧子鱼却也不想再问,只是点头,“我知道了!”
隐隐的萧子鱼觉得这事会是什么,可即使这样想,她也不想开口问。
她相信白从简。
过了一会,韩管事从屋外走了进来,对着萧子鱼说,“太太,可以动身了!”
萧子鱼点头,对白从简说,“得暂时委屈你了!”
白从简笑,然后摇头。
萧子鱼站起身子朝着屋外走去,而守在廊下的管事们见她出来,立即都想走上前。
可萧子鱼只是动了动眼,看了看他们之后,管事们又立即停住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萧子鱼有些可怕,像极了白从简身子康健的时候。
与此同时,朱氏身边的贴身丫鬟,在远远的看见了主院的动静后,便转身朝着朱氏的院子跑去。
“大太太都是真的,三太太已经准备好马车要出发了!”小丫鬟对朱氏说,“大爷身边的管事们都去了,可是谁也拦不住三太太,这会的三太太谁的话都不听,连韩管事也拿三太太没有丝毫办法!”
“她当真是铁了心啊!”朱氏说,“十二十三他们没有阻拦吗?”
小丫鬟摇头,“没有的!”
这些人跟在白从简身边多年,按理说是会替白从简多想的,为何这会也不阻拦萧子鱼了?
真是奇怪。
朱氏想了想对小丫鬟说,“你快也给我准备行李,我要陪三太太去寺内!”
小丫鬟惊讶的看着朱氏,片刻后才回答,“奴婢知道了!”
朱氏觉得萧子鱼的动向怪异,她总觉得萧子鱼不止是要弄死白从简那么简单,或许萧子鱼更想侵吞白家的家产。想到这个朱氏更觉得不安了,若是萧子鱼真的这样想,那么白家往后要落到白渝的手里,或许会更难。
白渝看不起她,那么她就要做出让白渝惊讶的事情来。
朱氏想着,便朝着主院走去。
而出乎朱氏意料的是,她只是和韩管事提出自己想要陪同萧子鱼去寺内的话,韩管事却没有拒绝,而是转身去了主院内和萧子鱼说起了这个事情。
萧子鱼替白从简整理衣衫,在听了韩管事的话语后,淡笑,“这朱家人果然是一刻也不会安宁啊!”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4:利益

    朱氏想要随行,这的确在萧子鱼的意料之中。

    这会的朱氏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拆了她的骨,将其吞进肚里。

    朱氏厌恶她,而她对朱氏也有几分不满。

    这份不满并不是因为朱氏挑拨她和白从简的感情,而是因为朱氏这些年来借着白家大太太的名义,补贴朱家让白家的名声有损。

    朱氏的确该孝顺,可并不是因为孝顺,就要让白家来承担她的仁义。

    这是个可笑的做法。

    萧子鱼想起韩管事曾说,白渝是个糊涂人,在生意场上糊涂、用人也糊涂……可萧子鱼看如今白渝在处理朱家的事情上,也是糊涂的厉害。

    这朱家若是个扶的起来的家族,白渝这样做或许情有可原。可朱家这些年来,占尽了白家的便宜,与此同时却还在背后说白渝的不是……甚至将白渝多年无子的事情,怪罪到白渝的头上。她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白渝做的好事,在朱家和朱氏看来是理所当然。

    这些年,白渝都养了一群什么样的白眼狼。

    韩管事见萧子鱼不言,又道,“太太,你当真要让大太太和你随行吗?”

    “她若不随行,谁又会相信我真的做出这种糊涂事情呢!”萧子鱼笑着对韩管事说,“若换其他人,我还真不该带。可若是换了大嫂,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韩管事苦笑,“太太,您说的是!”

    说完韩管事便又从屋内退了出去,而萧子鱼在韩管事离开后,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前的白从简,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她的神情不似刚才那般自信,反而多了几分不安。

    “你知道,我信你的!”半响后,萧子鱼挤出一句话来。

    白从简淡笑,“嗯,你得信我!”

    然而彼时,在等待萧子鱼这边答案的朱氏,却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韩管事站在廊下,却不愿意走到她这边来,显然是萧子鱼还在犹豫并未给出答案。萧子鱼越是犹豫,朱氏觉得这件事情越是古怪。

    在朱氏的眼里,萧子鱼从不是什么善类,从萧子鱼处理庶务的能力上就能看出来,萧子鱼狠毒起来比谁都厉害。这白家上下谁不知道,白从简现在离去世就差最后一口气了,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若白从简离世的时候,是萧子鱼陪伴在一侧,那么白从简说什么,谁又能知道?

    到时候,她想要从萧子鱼的手里夺回打理后宅的权利,怕是很麻烦了。

    所以,她必须要跟着萧子鱼去寺内。

    可无论此时的朱氏多么焦急,她却依旧不敢踏入主院的廊下。

    激怒了萧子鱼,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在白从简迷糊的情况下。

    站在主院外候着的小丫鬟和嬷嬷们,看着朱氏的样子,心里都各自有了小算盘。

    这白家的内宅谁说了算,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连韩管事都没有办法阻止萧子鱼的胡闹……白家的大太太朱氏,更是要在院外候着,没有萧子鱼的吩咐,是不得入内的。

    不知是哪里吹过来一阵微风,携着藏在墙内深处的草药气息,萦绕在小院的上空。明明是有着宁神的功效,而朱氏内心却随着这股气息,像是迸发出什么火苗,最后愈发沉重。

    过了小半个时辰,韩管事又一次进了屋内,这一次出来的很快。

    他犹豫着走到朱氏身前,皱着眉头,“大太太,三太太这会正忙,怕是不能见你了!”

    朱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外等了这么久,萧子鱼居然连见都不愿意见她。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没有波澜,“韩管事,你在白家多年,待小爷极好。这次三太太要送小爷去寺内为小爷祈福,她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可是,现在的她也太累了!”

    朱氏叹息,“我这个做嫂子的,也只是想帮帮她,并无其他的想法。我们妯娌之间,自然是多亲近一些才是一家人啊!”

    韩管事压低了声音,“大太太,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朱氏闻言皱眉。

    这些日子的接触下来,她已经清楚了萧子鱼的脾气。是个性子古怪,又不愿意多听人言语的人,一旦让萧子鱼急了,萧子鱼就会直接动手,丝毫不注意仪态,哪里像白家的主母?

    听闻昔日的丹阳公主,无论外人说出多么不敬的言语,丹阳公主总是笑着,不会露出半点不悦的神色。一样都是白家的主母,一个沉稳内敛,一个鲁莽如乡下村妇。

    不过,朱氏也庆幸萧子鱼并不是丹阳公主那样的人。

    一个没有头脑的人,总会好对付一些。

    朱氏想了想,压低了声音,“难道韩管事,你真的不担心小爷的身子吗?”

    “若小爷出了事,你往后可如何是好?”朱氏故作不安。

    朱氏入门的时候,韩管事已经不在京城内。关于韩管事的事情,她大多是听婢女和丈夫白渝提起的。

    韩管事虽是白家的管事,可也是亲眼看着白从简长大的人。外面虽然传言白小爷得唤韩管事一声义父,实际上白小爷从未这样唤过。

    但是,韩管事在白从简面前,言语还是十分有分量的。

    可是,这也仅仅是在白从简身前了。

    在朱氏的眼前,韩管事已经年迈,膝下就那么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儿嫁的,还是一个商户。

    即使萧玉轩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商人。

    韩管事得为替自己和女儿筹谋。

    若白从简出了事,韩管事自然没了仰仗。毕竟就萧子鱼那个脾气,说翻脸不认人,那就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

    朱氏知道,这人和人之间,永远讲“利益”二字。所以,她不介意稍微旁敲侧击一下韩管事。

    朱氏是怎么想的,韩管事自然知晓。

    他只是没想到,朱氏的言行被萧子鱼猜的透彻。

    从前,他还认为萧子鱼行事鲁莽,如今看来……萧子鱼的眼光和心思,也很慎密。

    他配合着朱氏,做出为难的样子,“大太太您说的是,不过,这次祈福三太太不想弄太大的动静。所以,你身边只能带两个丫鬟伺候,你看行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5:入寺
    朱氏心里很清楚,带两个婢女在身边伺候有诸多不便。

    但是昔日在朱家的时候,她身边的婢女虽多,可将她放在眼里的却很少。

    带着不对自己忠心的人,不如只带两个可靠的。毕竟,现在韩管事已经松口,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想到这些,朱氏点头,“那就麻烦韩管事了!”

    这一日的天气并不晴朗,空中延绵着的是一片片乌色的云。偶尔有一束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照射下来,也显得格外的阴冷。

    明明还未入秋,可却让人渗的慌。

    朱氏在等丫鬟收拾好行李后,便进了韩管事安排的马车内。

    马车并不是她平日里出行那辆,不过马车内布置的还算勉强称的上舒适。

    朱氏虽内心有些不悦,却也没有跟韩管事开口。

    十多辆马车晃晃悠悠地出了城,却也让城内留着的人生了好奇的心思。

    尤其是朱氏的哥哥朱三爷在听闻白家的动静后,立即备马到了白家。他很清楚朱氏出行的马车并不是今日出城的那一辆,可等到了白家后,却不想遇上了白渝。

    朱三爷暗暗咬牙,一脸谄媚的对白渝道,“妹夫,好久不见!”

    白渝刚和朱氏有了争执,又得知朱家人这些年来的行事,此时对朱三爷有了几分不满。他本就不似白清那样儒雅,也不似白从简那般温润。他处事古板,在很多时候都不会露出笑容,甚是严肃。但是,略懂白渝的人都明白,这看上去冰冷冷的白家大爷,其实心十分的柔软,不然也不会纵容朱家如此多年。

    然而,朱三爷也厌烦这样的白渝。

    他认为白渝始终都摆着个臭脸,似乎朱家欠了他许多东西一样。

    “你今日来这里做什么?”白渝皱眉问道。

    朱三爷笑着,“我是来找……”

    “她不在!”白渝似乎意识到朱三爷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了朱三爷的话语,“她出城了!”

    朱氏虽然走的匆忙,可白渝似乎也清楚了,朱氏为何要随着萧子鱼而去。

    他本来冰冷的心,因为朱氏的动作,现在却慢慢地觉得不再难受。一个他不在乎的人,做出什么事情,往后都不会再伤到他了。

    现在的白家本就乱糟糟,尤其是下人们在清楚白从简即将离世后更是显得不安!朱氏在这个时候不帮着他处理白家的事情,居然还想着和萧子鱼一起胡闹,或许还带着想从萧子鱼哪里拿好处的心思。

    那么,他这个丈夫在朱氏眼里算什么?

    朱三爷依旧笑着,“我改日再来。”

    “往后,你不用来了!”白渝直接地说,“有事,我会让她回朱家!”

    朱三爷没想到白渝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一时愣住了。

    在他记忆里的白渝,虽然古板严肃,却也不会说出这样过分的话语!今儿的白渝是怎么了,是吃了火药还是遇见了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可即使白渝心里不痛快,也不该拿他这个外人发泄啊?

    朱三爷有些不悦,却依旧温声的说,“妹夫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可是一家人,怎么能不来往呢?若今儿我有冒昧的地方,还请妹夫指点指点,往后我肯定不会再犯了!”

    白渝道,“朱三爷还有做错的地方?你们朱家人最明事理,怎么会做错呢?”

    一向认真的白渝说出这样讽刺的话语,立即让朱三爷有些恼怒了。

    他抬起头看着白渝,眉眼里露出几分不解。

    “这些年我从未亏待过朱家半分,可你们怎么做的?”白渝继续说,“我给你们的东西,你们嫌太少了是吗?现在连海上的生意,你们朱家都要插手了!”

    朱三爷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这妹夫就说的不对了,海域上的生意,难道只能你们白家能做?”

    他本就是受人之托来找朱氏,也没打算和白渝多废话。可不想,白渝非要来和他说这些。

    若是从前,白渝要说这些话语,他还真的不敢反驳回去,毕竟朱家的确是仰仗着白渝,才能在京城和海域上站稳脚跟。可现在麻,他可完全不需要这个摇摇欲坠的白家了。

    他有了更大的仰仗。

    “你给我们的东西?”朱三爷摇头,“妹夫这样说,像我们朱家是乞丐一样!昔日,是妹夫主动上门提亲,是妹夫主动要和朱家结好,从头到尾我们朱家都未曾开口求过妹夫任何事情。如今妹夫却说我们朱家是靠着白家的施舍才能得到这些的,这未免太不讲道理了。不过也是,妹夫向来霸道习惯了,这不讲道理的功夫,我是比不上的。既然妹夫说,往后不许朱家人来白家,那么也请白家人不要再来朱家。”

    朱三爷说完,便抬起腿朝外面走。

    他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看着白渝的眼神,像是看着什么可怜的小东西一样。

    他又笑,“我希望来日妹夫不要后悔今日说出的话,毕竟……妹夫最仰仗的人,已经不在了!”

    说完,朱三爷也不给白渝询问的机会,便走出了白家。

    此时的朱三爷压根没有心思去猜测白渝会怎么做,因为他非常清楚,白从简时日无多。

    这位白家小爷的确是个狠角色,可一个人再狠毒,去世后也什么都不能做了。

    即使是丹阳公主在世,也扭转不了现在的局面。

    朱三爷想起前几日被人托付的事情,便立即骑着骏马朝着城外奔去。

    等朱三爷刚出了城门,这京城的城门却很快的被禁卫军接手,迅速的关闭,不许人进出。

    一时,城内显得人心惶惶。

    而白渝发现不对劲想要出城的时候,却直接被人拒了。

    禁卫军的人,此时谁的情面都不愿意给。

    白渝觉得不妙,可又没有任何办法带消息出去。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喊,“起火了……你们看……起火了……”

    白渝顺着那些人呼喊的方向看去,顿时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而彼时,朱三爷和朱氏完全不知道京城内发生的事情,而是找了个地方相见。

    朱氏拢了拢兜帽,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疲惫,“三哥,你现在来找我做什么?”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6:圈套
    “我来找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朱三爷见朱氏一脸疲惫,却意外的生出几分不悦。

    他往后站了站,身子靠着墙壁,“这件事情,你得亲自去做!”

    朱三爷是一路追赶白家的马车来到寺内的。

    起初,他还被迎客的僧人堵在外面,若不是他及时搬出了朱氏的名义,他大概还不能入寺。

    对于僧人们的防备,朱三爷倒是不意外。

    毕竟,如今白家的动作,的确可疑。连白渝那个傻子,都能说出今日这番话。

    白家人现在会防着外人,倒也不是什么怪事。

    “三哥,你怎么如此神神秘秘的!”朱氏和白渝发生争执后本就心烦,如今朱三爷出现后,她更没有丝毫耐心。即使朱三爷不说明,她也明白现在的局势怪异,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紧萧子鱼和白从简。现在,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

    朱三爷看了看朱氏身后,对不远处站着的小丫鬟说,“你退下吧!”

    小丫鬟是朱氏的心腹,跟在朱氏身边多年,擅长察言观色。

    她立即离开,未曾犹豫。

    这座寺院虽然离京城不远,却不如其他寺庙香火旺盛,而且这里的地势险要,所以更显得偏僻宁静。朱氏是心事重重,即使是坐在马车内,也没有心思多看一眼这一路的风景,反而是骑着马而来的朱三爷看了个清楚。

    此时的朱三爷越来越相信,向家和他说的事情是真的。

    “昨儿夜里,蒋家失火了!”朱三爷压低了声音,“这个消息你怕是不清楚吧?”

    “什么?”朱氏惊的目瞪口呆,“三哥,你说的是蒋家?”

    朱三爷见朱氏咂舌的样子,吓的立即捂住了她的嘴,“你可小声一些。”

    朱氏被朱三爷捂住嘴,目光却显得慌乱至极。也不怪她如此的失态,毕竟这个消息她真的是一点也不知晓。

    京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可像蒋家这样的权贵之家,哪怕是一点点的动静,她都应该知道的。可是现在,蒋家的动静如此之大,她却半点也不清楚,这可不就是诡异了吗?

    这京城,要变天了吗?

    朱氏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快要没了,等朱三爷放开她之后,她的吸气却显得急促了起来。

    “你快冷静点!”朱三爷皱眉,“我要你办的事情,你必须冷静下来才能办好!”

    朱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才说,“三哥你要我做什么?”

    “蒋家失火,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我听说蒋家人全都葬身火海了,一个都没逃出来!”朱三爷说着,也打了一个冷颤,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手,但是这个事情显然和向家脱不了干系。

    下手如此狠毒,丝毫不给人留半点退路。

    “现在,我们能仰仗的,唯有向家!”朱三爷看了看周围,从袖口里拿出白色小瓷瓶递给了朱氏,“你拿着……今夜去见三太太和小爷!”

    朱三爷说完,又立即摇头,“算了,小爷如今身子也不行了,他怕是不能做什么了。你去见三太太,要让她服下这药!”

    朱氏惊的脸色发白,“这是什么药?”

    “能让她晕过去的药!”朱三爷说,“晚些我会带人过来,我们得把她带走!”

    即使朱氏再厌恶萧子鱼,可要在白家护卫的重重保护下带走萧子鱼,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而且萧子鱼来寺内,怕是也预料到了有人会对她造成威胁,她怎么可能不防备?

    朱氏很清楚,朱三爷交待自己办的事情,她是绝对不可能办的好的。

    “三哥,你这是为难我啊!”朱氏摇头,赶紧把瓷瓶递过去,“你以为萧子鱼是个省油的灯吗?这段日子白家被她折腾的天翻地覆,你都不知道她又多可恶,简直……”

    “行了!”朱三爷完全不愿意听朱氏多言,在朱三爷的眼里,这萧家出来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

    尤其是萧四爷教的孩子,说白了就是个鲁莽的女子。

    也不知道白从简是怎么回事,居然想不开去娶了萧子鱼这样的悍妇,又没有头脑做事还莽撞。

    这样的女子,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除了容貌夺目,他实在找不出萧子鱼的半点好处。

    “你若不这样做,现在蒋家的下场就是我们朱家的来日!”朱三爷咬牙,“你必须去做!不然,向家怪罪下来,我们可怎么办?”

    朱氏握着小瓷瓶的手抖的厉害,即使她想镇定,却怎么也镇定不下来。

    她在白家这么多年,暗地里也做了许多对不起白家的事情,可要她在萧子鱼的膳食里动手脚,她是真的怕。

    朱氏一直沉默不语,而朱三爷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显得更急了。

    “你做得到也得做,做不到也得做!”朱三爷压低了声音,“我必须走了,晚些我得带人过来,不然,我们俩人是不能把萧子鱼带走的。今晚,我们要动手,你明白吗?”

    “京城如今的局势,是向家说了算。可向家想要的,是萧四爷手里的东西!”

    “只有抓住了萧子鱼,我们才能让向家相信我们!”

    “至于京城内的事情,有向家来搞定,不需要我们动手!”

    朱三爷一直在安慰朱氏,希望朱氏和从前一样,言听计从。

    到了最后朱三爷说,“若这次事情成了,这往后白家就是你说了算。白渝要仰仗的,不也是你吗?”

    这句话,恰好戳中了朱氏的内心。

    如今的白渝心里怕是恨不得休了她,对她的言语也越来越刻薄。即使她对白渝没有太多喜欢的心思,可也厌恶这样的白渝。

    一想到,萧子鱼和白渝跪在她面前哀求她的样子,朱氏心里的害怕就变成了怨恨。

    她恨萧子鱼,也恨白渝。

    “真的能成吗?”朱氏握紧了小瓷瓶。

    朱三爷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朱三爷明白朱氏说这句话就等于答应了自己,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他和朱氏又寒暄了几句后,才从后门悄悄的离开。

    而朱氏在朱三爷离开后,在原地停留了许久。

    寺内的晚风携着香火的气息,本来宁静的夜晚,却也在这一刻显得不宁静了起来。

    朱氏吐了一口浊气,转身朝着寺内的小厨房走去。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3283747  
精华
帖子
134 
财富
4656  
积分
934  
在线时间
5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3 
最后登录
2018-6-20 
内容介绍:
    曾有大家说,大楚其实有两大祸害。
    萧将军手握重兵,表面忠义,实为奸臣。
简介和文风不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367:下毒
    纵使朱氏是白家的大太太,在寺内有着少许的特权,可她想要一些合胃口的肉食,却依旧被僧人们毫不犹豫的拒绝。

    在朱氏的记忆里,萧子鱼对甜食似乎不喜,更喜欢肉类一些。

    她瞧着食盒里的斋菜,一时竟不知往哪盘下手。

    眼看着要到用晚膳的时辰了,朱氏最后看中的是玲珑佛手。

    这道斋菜不仅味道不错,又因为略勾薄芡更是显得玲珑晶莹。连她这个不喜欢斋菜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品尝味道,又何况是萧子鱼呢?

    为了防止萧子鱼不用菜肴,她还在汤里也放了一些药。

    她就不相信萧子鱼一点也不用!

    朱氏眼里的光芒似被火灼一般发亮,恨意怎么也掩藏不住。她的手抖的厉害,却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朱氏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她唤来小丫鬟拿起食盒,朝着萧子鱼住的院子走去。

    或许是因为这寺庙太过于偏僻,所以常年来住的香客也甚少,厢房在夜里显得有些古朴和陈旧。反而是廊下的防风灯,让这一丝陈旧多了几分暖意。

    萧子鱼住的院子,并不比朱氏的宽敞,相反显得狭小。

    朱氏到了院外,海棠便立即走上来行礼,“见过大太太!”

    “三太太用过晚膳了吗?”朱氏柔声道,“我带了一些不错的小菜,来见三太太!”

    海棠皱眉,“三太太怕是……”

    “怕是什么?”朱氏直接打断了海棠的话,声音带着几分轻蔑,“这白家何时轮得到你来说话了?你去禀告三太太,说我亲自来请罪了。”

    即使两人的矛盾再剧烈,可表面上的功夫,总的应付走。

    朱氏比萧子鱼年长,又比萧子鱼早嫁入白家,她这句话的确有些重了。

    海棠自然清楚这个道理,便立即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屋内的萧子鱼拧着眉头,拿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银针,在烛火下仔细查看。

    她在听了海棠的话语后,冷笑,“她想来就让她来吧。”

    海棠领命出去,不过片刻朱氏便走了进来。

    朱氏对萧子鱼笑了笑,“三弟妹,你生气了?”

    在说话的瞬间,朱氏也将食盒放在了桌上,容颜里带了几分歉意,“从前是我的不是,有些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前几日你大哥和我说,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咱们自己人不能内讧,让人看了笑话。”

    朱氏言语诚恳,若非萧子鱼早就知道她安什么心,或许就会被朱氏欺骗。

    擅长了演戏的朱氏,在什么时候都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仿若戏台上最吸引人的角儿。

    “三弟妹,哦不……三太太!”朱氏看着萧子鱼,声音有些沙哑,她有些不安的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往后,我不会再犯错了。也请你大人大量,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不要在和我计较了。”

    萧子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走到朱氏的身边,眉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

    她虽不是大夫,可毕竟是两世都是炮制药材的药师,比大部分人都清楚药物的气味。

    朱氏会做什么,她自己也很清楚。

    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些年白家从未亏待朱氏,白渝还暗中帮了朱家不少忙,可朱氏却没有半点感激。就如朱氏口中所言那般,如今的京城的确是多事之秋,而白家的地位看似牢固,却也是岌岌可危。若白从简身子没有痊愈,单凭她一个人是绝对不能支撑白家的。想必,朱氏也很明白。

    可这个时候的朱氏,却糊涂的厉害。

    朱氏想着的是朱家,仿若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在临走的时候还要咬白家人一口。昔日的恩情,朱氏根本看不见。

    既然朱氏不念旧情,萧子鱼更不会给朱氏留余地。

    “你要和我说的,就这个吗?”萧子鱼坐在朱氏身前,抬眼看她,“说完,你就可以走了!”

    萧子鱼的态度,朱氏在来之前,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萧子鱼越是冷淡,才越是正常的。

    若萧子鱼热情了,她反而会怀疑萧子鱼的目的。

    “三太太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朱氏咬唇,“昔日的事情,当真不是我愿意的……”

    朱氏像往日对待白渝一般,说起了自己的身世,说起了自己曾经在朱家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可怜。她说了无数次的故事,再添油加醋之后,让她的一切都变得可怜。她如今的强悍,也不过是昔日在朱家受了太多罪。

    她说的认真,而萧子鱼听的随意。

    朱氏说的话,半真半假。

    可即使有半分是真的,昔日的朱氏在朱家的确是过的不容易。

    那么按照常理,朱氏是应该恨朱家的,可现实恰恰相反。

    萧子鱼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苦笑。

    “我前些日子会那样做,无非是怕自己又回到了从前。”朱氏低着头,从食盒里拿出菜肴,“三太太你即使要生气,也用一些膳食吧,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你身子不舒服。”

    萧子鱼故作茫然,“过去的事,你勿要再想。”

    她的话语含糊其辞,可朱氏明白,萧子鱼是松动了。

    果然,萧子鱼和白渝一样,都是自以为是的人物。他们过的幸福,所以会可怜那些过的痛苦的人,她只要示弱,萧子鱼和白渝就会觉得她可怜。

    这招,百试不爽。

    可是,可怜?她才不稀罕他们的可怜,她要的从来都不是可怜两个字。

    “多谢太太!”朱氏见萧子鱼递了一杯茶水过来,接过之后喝了下去。

    萧子鱼眯眼看着眼前的朱氏慢慢的布菜,而她不得不佩服朱氏,即使是在如此偏僻的小寺内,还能找到如此多色香味具全的菜肴。

    她的确是看的有些饿了,可也明白,眼前的菜肴就如朱氏一般,看似外表无害,但是实际上都毒透了。

    朱氏刚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后,就觉得头晕。

    她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的确是太累了。

    可下一刻,她眼前的萧子鱼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在天旋地转。

    她在心里暗呼不好,刚想要喊人,却只看到一片黑色。

    “嘭”的一声,朱氏倒在了地上。

    萧子鱼放下茶杯,弹了弹指甲内放着的药粉,对外说道,“海棠,进来!”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