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70 | 浏览:16718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燕南归》作者:总小悟(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0:不想回京
    “有两个请求!”萧子鱼的声音轻柔。

    乔氏无声的笑了笑,她就知道萧子鱼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有目的的。

    贪慕乔家钱财的人,多如牛毛。

    不等乔氏回答,萧子鱼又说,“我不想回京!”

    她说的斩钉截铁,言语里还着几分厌恶。

    连萧子鱼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自己这么不想回京,但是直觉告诉她,她不能回去。

    如果她回去,她会失去很多她珍惜的东西。

    但是,具体会失去什么,萧子鱼又想不起来了……自从落水后,她的记忆像是彻底的错乱一般,从前喜欢的九节鞭也不愿意碰了,更是莫名其妙的学会了修治药材。

    起初,她以为自己是乱想了。

    直到亲手将墨砚救回来,萧子鱼才确定了,她的记忆里很多东西,的确是被改变了。她甚至还能清楚的知道,郡城干旱而寒山寺附近又不安稳的事情。

    每次她拼劲全力去想,便会头疼欲裂。

    久而久之,她也不执着去想了,知道一些事情,总比不知道来的好,坦然接受便好。

    或许日子久了,她会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乔氏皱眉,她知道顾氏和萧子鱼在京城的处境,萧子鱼不想回去也很正常。又问,“还有一个呢?”

    “方才三伯母说,要吩咐柳妈妈重新选几个丫头来伺候我!”萧子鱼神色平淡,“不用这么麻烦了,我瞧着外院有个叫九丫的丫头还不错,我想请三伯母将她调来紫薇苑!”

    乔氏错愕,“这便是你的两个请求?”

    萧子鱼点头,“恩!”

    乔氏打量不远处坐着的萧子鱼,神情复杂。

    萧子鱼面目清灵,明明和从前没有太多的差别,为何给人的感觉,却是翻天覆地!这种感觉就好像,密布乌云的天空,多了一抹霞光,夺目又让人诧异。

    乔氏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又重复,“当真只有这两个请求?”

    萧子鱼微微蹙眉,似乎在考虑,又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般。

    过了一会,她才说,“我想过些日子许嬷嬷应该会来姑苏了,所以我这边也不需要柳妈妈伺候了!”

    还当真是个记仇的孩子。

    她刚才太高看萧子鱼了。

    乔氏掌管内宅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段日子柳妈妈和戴姨娘的来往,她没有动作是因为这些不过是小事,没必要一直放在心上。

    乔氏下意识问,“你觉得柳妈妈该去哪里?”

    萧子鱼淡淡地说,“戴姨娘那里就很好,我想如果是去那边,柳妈妈应该会很高兴吧?”

    高兴?

    怎么可能会高兴。

    乔氏沉默。

    过了一会,她才叹了一口气,“燕燕,我不喜欢别人骗我。我说过,你想在这里住,我不会赶你走,你想要外院那个小丫头,我也可以让她过来伺候你!至于柳妈妈,当初本就是我看走了眼,不知她竟是如此背主的人,我会让她去戴姨娘身边伺候吧,也算是遂了她的心愿!至于你说你会修治药材的事,便不要再提了!”

    乔氏终究是不愿意相信萧子鱼。


    一个孩子,心眼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大,她怎么会看不透。

    这些要求也不过分,她满足萧子鱼便好。

    “可是韩家退亲后,三伯母便不能像现在这样庇护我了吧?”萧子鱼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不耐烦,声音轻缓又肯定。

    她肯定的语气,让乔氏觉得自己有些可怜。

    是啊,当年若不是韩家老爷子愿意站出来帮她,那时的她怕是要熬很久,才能在萧家后宅站稳脚跟。

    难怪,她出嫁的时候,一直照顾她的嬷嬷,说来说去都是那么一句,等生下儿子后便会好起来的。

    她从前不懂,现在想起来,真相其实就是这么残酷。

    丈夫的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下去。

    哪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乔氏疲惫的揉着眉心,脑子里更是乱糟糟的。

    良久,她才一字一顿的说,“没有了韩家仰仗,我也不会倒下!”

    父亲还在人世,她答应了父亲要照顾乔冕之,作为一个女儿,答应了的事情,她会做到。

    儿子还在人世,重病不能行走。她是一个母亲,她得拼劲全力护住儿子的安稳。

    即使没有了韩家,她也绝对不能软弱认输。

    “三伯母暂时的确不会倒下,不过二堂哥若是听闻退亲的消息,却是会倒下了!”萧子鱼继续和乔氏解释,“三伯母应该没有告诉二堂哥,这门亲事其实是假的。二堂哥认真了,他想娶韩家**,无论韩家**是双目失明,还是不能言语,他都想娶她过门。这些年,他一直辛苦的坚持下来,也是韩家**给了他希望吧?”

    乔氏抬起头,看着萧子鱼的目光,觉得她是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有同情,又可怜,甚至还有认真。

    这种目光,像极了从前外人看着她的样子……唯一不同的,便是萧子鱼的眼里没有嘲讽之意。

    萧子鱼似乎没有察觉乔氏的慌乱,而是继续说,“二堂哥倒下了,那么三伯母又能支撑多久?而且,三伯母你向来疼爱二堂哥,自然也是希望他能开开心心,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吧?”

    乔氏眼角泛着泪光。

    她怎么会不想?

    她做梦都想萧玉轩能恢复健康。

    乔氏的面目像是受了极大的疼痛一般,神情扭曲,“你怎么知道玉轩认真的?”

    “紫薇苑里和望梅院里的香樟树告诉的我的!”萧子鱼轻声笑了笑,“香樟能入药,有活血化瘀之效!韩家**当初也是好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建议。不过,紫薇苑和望梅院里的香樟树太多了,影响了院子的格局。若不是真的喜欢,像二堂哥那样风雅的人,怎么会受的了这样的布置?我若没猜错,紫薇苑从前应该是二堂哥的书房吧?”

    风雅?这是在夸萧玉轩么?

    乔氏将揉着眉心的手放下,点了点头,“你很聪明,和你哥哥一样细心!是啊,当初的确是韩家**来信后,这紫薇苑和望梅院才开始移植香樟。这树的香味,能让人觉得清心宁神,所以当初我才会让人将紫薇苑收拾出来,给你和你母亲居住!”

    那时的萧玉轩腿脚不便,又不愿意出去散步,自然不能再来紫薇苑了。

    即使如此,乔氏也依旧将紫薇苑空置。

    直到,一脸疲惫的顾氏带着萧子鱼和萧玉竹来姑苏暂住。

    乔氏可怜顾氏,却又觉得顾氏太过于懦弱……心情十分复杂。

    她终究是心疼这两个年幼的孩子,所以才会让人收拾出来紫薇苑,给他们居住。

    闻着香樟的清香,心里的烦闷也会消散一些吧?

    结果,萧子鱼身边的那个叫断雨的丫头,却说紫薇苑太太多的树。

    她的好心,在她们那边却成了坏意。

    萧子鱼看着乔氏,坦诚地说,“所以,三伯母要试试吗?我说了,我能修治药材。而你,也有找到慕大夫的办法吧?”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1:只信你一次

    提起慕百然,乔氏的脸色便又不好了。
    她犹豫了许久,才试探着问,“你当真会修治药?”
    “会!”萧子鱼说,“若是三伯母不相信我,可以拿我闲来无事炮制的生半夏去药房问问!”
    乔氏没有回答,而萧子鱼已经站了起来。
    她走进了内室,片刻后又走了出来。萧子鱼将一个檀木小盒放在了乔氏的面前,“我方才说了,二堂哥的腿里有东西,越早拔除对二堂哥越好!”
    萧子鱼顿了顿,又说,“若是拖久了,这东西会要了二堂哥的命!”
    乔氏情绪复杂,胸口传来的疼痛愈来愈剧烈,她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浑身僵硬根本不能动弹。
    若是不治,来日会要了萧玉轩的命。
    曾经,那位慕大夫也曾提起过,但是,在所有的大夫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提起过。
    乔氏不再多想,她颤颤抖抖地站了起来,拿起放在桌上的檀木小盒,没有回答好或者是不好。
    她抬起脚朝着屋外走去,等到了门口时,突然滞下脚步说,“一次,我只信你这一次!”
    她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挤了出来。
    屋门从内被打开,柳妈妈赶紧走了上来,扶住摇摇欲坠的乔氏,一脸慌张,“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七**又惹你生气了吗?”
    柳妈妈眼里的讨好,怎么也掩盖不住。
    然而乔氏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慢地朝着院外走去,等到紫薇苑的大门外,乔氏的贴身嬷嬷走上前,从柳妈妈的手里接过一脸疲惫的乔氏,一句话也没有说。
    曹嬷嬷是乔氏的陪嫁嬷嬷,是看着乔氏长大的人,她很少看到乔氏露出如此慌张又无助的一面。
    她没有让柳妈妈等人跟上来,而是独自扶着乔氏慢慢地朝着百雨院走去。
    走过抄手游廊,乔氏突然停下脚步,说,“曹嬷嬷,你相信一个人会突然性情大变吗?”
    “太太是说七**吗?”曹嬷嬷声音低沉,“老奴也觉得七**很奇怪!”
    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一般。
    乔氏不解,“为何?”
    曹嬷嬷扶着乔氏又继续朝前走,“前几日表少爷来看二少爷,曾和老奴说起一件事情。他说,顾二太太出事了,在出事之前见过七**!”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奇怪,但是后面的事情,却十分诡异。
    乔氏皱眉,“不是不让顾家的人进府吗?”
    “是柳妈妈的主意,七**并不知情!”曹嬷嬷解释,“顾二太太见不到四太太,便直接去找了七**。那会七**的病还未痊愈,她想趁着七**病的迷糊,从七**哪里拿银子,结果七**却将顾二太太羞/辱了一顿。”
    以萧子鱼的性格,没动手打人,已经不错了。
    骂人,也是常事。
    曹嬷嬷顿了顿,又说,“顾二太太自然不想空手而回,她最后要七**的那朵珠花,就是从前三爷从戴姨娘哪里随便拿给七**那支!七**倒是大方,她将珠花给了顾二太太,却说,珠花不祥!顾二太太没有相信,结果……”
    曹嬷嬷说的时候,只觉毛骨悚然。
    乔氏惊讶地说,“结果,顾二太太出事了?”
    “是啊!”曹嬷嬷点头,“她去寒山寺找四太太的路上遇见了郡城逃难的流民,最后逃跑时跌下山崖,尸骨无存!”
    这下,乔氏彻底怔住了。
    巧,太巧了。
    这些年来姑苏郊外一直很太平,寒山寺怎么会突然出现流民?
    她浑身冷汗。
    “她……她还是萧子鱼吗?”乔氏喃喃自语,“是不是……不是了?”
    曹嬷嬷没有回答乔氏,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乔氏。
    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当年,乔老太爷虽是试药,但是经历的事情,更是奇怪。太过诡异的事情,她们也不知到底是为什么!
    乔氏缓缓地从震惊里清醒过来,然后站稳了身子,脸上露出了笑意,“老天开眼,这次肯定是老天开眼了!曹嬷嬷,你给我准备马车,我要去乔家的药房,快,就是现在!”
    乔氏说完,立即朝着外院走去。
    她的脚步匆忙,和方才判若两人。
    曹嬷嬷有些惊讶,但是还是立即追了上去。
    …………
    乔氏离开的时候,神色很差。
    柳妈妈以为萧子鱼惹得乔氏生了大气,在伺候萧子鱼时便更不如从前了,有时送来的茶水,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对萧子鱼的轻视和怠慢,显而易见。连带院子里其他丫鬟,也开始偷懒,她们对萧子鱼的语气十分不客气。
    萧子鱼也不生气,只是吩咐初晴重新换了一壶。
    初晴瞧着萧子鱼的处境,眼里全是心疼。
    那一日,**到底和三太太说了什么,能把三太太气成那样?
    她担心,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
    五日后。
    柳妈妈突然被带走,送到了戴姨娘身边,紫薇苑里的丫鬟也彻底的换了一拨新人,更让初晴惊讶的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外院丫头突然成了一等丫鬟,还被送到紫薇苑贴身伺候萧子鱼。
    这个丫头,初晴觉得似曾相识。
    她想了很久,才想起这是被顾二太太臭骂了一顿后,又被断雨羞/辱的小丫头。
    尚不足半月,这个小丫头比从前更瘦了,连一身用好料子做成的衣裳,也遮不住她的憔悴。
    只是被收拾过的小丫头,面目倒是出奇的清秀。
    “奴婢……奴婢。”小丫头大力地跪在萧子鱼身前,声音哆嗦,“奴婢九丫,见过七**!”
    她到现在都觉得,自己肯定没睡醒。
    她跟在曹嬷嬷的身后,以为自己又会和从前一样,替内院那些金贵的丫鬟们挡灾。结果,曹嬷嬷说她以后再也不用回外院了。
    她留在内院伺候萧子鱼,还被升了一等丫鬟,月例也比从前高了不少,足足有二两银子。
    所有的一切,让她觉得自己是在梦中。
    萧子鱼将手里的书放下,轻声说,“往后,你便不叫九丫了,你叫初雪!”
    小丫头重重地对萧子鱼磕头,因为用力过大,她的额头立即红肿了起来。
    很疼,这不是梦!
    她还未回答,便听见萧子鱼说,“再磕就磕坏了,我让你过来,不是让你来磕头的!你从前应该见过我身边的断雨,我不希望你和她一样,明白吗?”
    萧子鱼说的直接,语气却很和善。
    九丫自然知道萧子鱼说的是谁,她至今都记得断雨发怒的样子。她害怕断雨说的话是真的,她不想再被卖出去。
    若不是萧子鱼让她来内院伺候,她在外院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萧子鱼和善的话语,让她有些难过。她很想留在内院,不想再回外院了,可是若她在萧子鱼身边,会连累萧子鱼的。
    九丫眼眶微红,“奴婢多谢**恩典,只是,奴婢没有福气伺候**!”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2:她很记仇

    萧子鱼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她看着跪在地上的九丫,又问了一句,“你不想留在紫薇苑?”
    九丫摇头。
    “奴婢想!”九丫说,“但是,奴婢……”
    萧子鱼拿起放在桌上的书,直接打断了九丫的话,“那就留下。你要记得,你现在是初雪而不是九丫,从前的事情不用再放在心上了!”
    萧子鱼向来认为强扭的瓜不甜,只要眼前的人愿意留下,那么小丫头认为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初雪撰住了衣袂,翕了翕唇角,半响后才道,“多谢七**!”
    初晴在一边为小丫头捏了一把汗。
    若这个丫头再继续拒绝,萧子鱼怕是会立即让人带她离开。
    萧子鱼的性子一直如此,纵使再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硬着抢过来。好在,这个小丫头终于想明白了。
    这段日子,萧子鱼起床用了早膳,便会去园子里练箭,然后陪墨砚玩耍一会,才会回到屋子里安静的看书。
    从前,萧子鱼对书籍没有任何兴趣,现在却十分沉迷。
    不过,初晴觉得萧子鱼喜欢翻阅书籍,并不是因为萧子鱼有多喜欢,而更像是在强迫自己看进去一样。
    不喜欢的东西,强迫自己喜欢,且像习以为常。
    越来越奇怪了。
    初晴并没有让初雪打扰萧子鱼太久,她带着初雪门后便道,“七**心善,怜惜你一直在外院被欺负,你啊,可千万别惹七**生气!”
    “奴婢知道了!”初雪连连点头,“多谢初晴姐姐!”
    初晴笑,“我和你一样,都是下人,你又何必自称奴婢?既然唤我一声姐姐,往后便不用这般客气!”
    初雪在外院为何会被欺负,初晴没有兴趣知道,毕竟方才萧子鱼说了,从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用多做计较。
    萧子鱼说的,便是对的。
    她现在得去找曹嬷嬷,弄清紫薇苑今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初雪眼眶微红,“我知道了。”
    初晴见初雪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又嘱咐了几句,才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她的脚步匆忙,而新来的丫鬟们,却是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生怕惹得初晴生气。
    彼时,望梅院内也并不平静。
    穿着绿衣的少年眉眼带笑,他对萧玉轩说,“你这个七堂妹,可当真是有意思!”
    少年生的隽秀,眉眼间皆是风情。
    在一边的萧玉轩却十分无奈,“你说了很多次了!”
    自从萧子鱼来了望梅院后,眼前的人便一次又一次的和他提起萧子鱼。
    不过,萧玉轩承认萧子鱼的确有意思,能让眼前的人,不厌其烦地和他叙说。
    “是吗?”少年丝毫不介意萧玉轩的话,“不过,你这个七堂妹也很记仇,非常的记仇!”
    萧玉轩附和,“是啊!”
    萧子鱼当然记仇。
    柳妈妈和断雨背叛过她一次,她便将断雨和柳妈妈送到她们帮着的人身边。断雨是去了顾家,而柳妈妈去了戴姨娘身边。
    断雨去了刻薄的顾家,会生不如死,而柳妈妈在小心眼的戴姨娘身边,也断然不会过的舒坦。
    比起从前,这两个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会一日不如一日。
    少年摇头,“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是说,她帮你并不是真心想帮你!”
    萧玉轩道,“这话怎么说?”
    少年嘴角又浮现一丝笑意,“她跟姑母说,她只有两个请求。但是实际上,她还有其他的想法,而这个事情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少年顿了顿,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后又继续说,“戴姨娘吩咐王管事打了四太太身边的墨砚,而她又因为墨砚和戴姨娘还有萧玉修起了争执,戴姨娘那个女人,心眼就米粒大,她想要对付七**,办法自然是多的是。七**也清楚这点,所以才会帮你和姑母!”
    想让一个心眼小的女人觉得痛不欲生,便是夺走她最在乎的东西。
    戴姨娘最在乎的莫过于荣华富贵和儿子。
    乔氏如今掌握着萧家三房的后宅,戴姨娘没有办法从乔氏的手里拿到太多的银子。
    而让乔氏坚强的,是萧玉轩。
    至于萧玉轩,他无论是样貌还是教养、学问,样样都比萧玉修强。
    瘫着的萧玉轩都能让正常的萧玉修黯然失色。
    只要萧玉轩能痊愈,戴姨娘和萧玉修,处境便是要多惨有多惨。
    一个处境悲凉的人,又怎么有空去对付萧子鱼?
    萧子鱼不用出手,便能解决一个巨大的麻烦,还能让乔氏和萧玉轩欠她一份人情。
    或许连乔家,都会感激她。
    萧玉轩自然明白少年的意思,他不禁哑然失笑,“其实,这些都无伤大雅!她若真的能帮到我,我也愿意被她利用!”
    他渴望太久了。
    他想成为一个正常人,能和普通人一样,在地上行走而并非是一直坐在这个小院内。
    少年神色错愕,他紧紧的握住手里的茶杯,没有放下。
    从前,萧玉轩是个多么高傲的人。现在却被病痛折磨的,不得不认输。甚至,还甘愿被人利用。
    他垂下眼眸,“姑母去药房找过陈掌柜了,他们都看过七**炮制过的生半夏,都觉得不可思议。”
    药效没有流失一点,而毒性全部清除。
    十分干净。
    纵使见多识广的陈掌柜,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生半夏,他激动的和身边的药师们说,老爷子和表少爷的腿能救了!
    不过是常见的半夏,至于这么夸张吗?
    万一,萧子鱼只会炮制生半夏,而不会其他的药材呢?
    万一,这生半夏并非萧子鱼炮制,而是有人私下交给萧子鱼的呢?
    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却终究没将心里的疑惑说出来。
    他会如此猜疑,萧玉轩又何尝不会?他不能再说出让萧玉轩觉得绝望的话语。
    “陈掌柜怎么说?”萧玉轩问。
    少年回答,“他说,他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半夏,药性没有任何损伤,而毒性全部清除!”
    萧玉轩倒抽了一口冷气,神色如冰雪初融,“是真的吗?那么,外祖父那张药方,她是不是也有办法?”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3:**救我
萧玉轩对外祖父乔老太爷,一直心存愧疚。

    当年,当所有人都不相信慕百然的时候,唯有乔老太爷从头到尾都坚信慕百然能治好他的腿。

    甚至,还愿意以身试药。

    只是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到现在萧玉轩想起,都觉得慕百然是个难以捉摸的巫医。

    诡异却又很自信。

    “我还不知道她会不会。”少年理了理自己水绿色的锦袍,摇头道,“姑母吩咐我先拿药方给七**瞧瞧!”

    乔氏既然有这样的吩咐,那么她从心底里便已经开始试着相信萧子鱼了。

    不然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地找出她当年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萧玉轩皱眉,“你去见七堂妹,是不是不太好?”

    男女七岁不同席,而萧子鱼再过几年便到了该定亲的年纪了,两个人总该有些避讳的。

    少年微诧,“我自幼在府中长大,而她身边又有人陪着,怎么会不太好?”

    他说完后,又笑,“那一****连你的靴子都敢脱,如此胆大的人,怎么会想到避讳?”

    萧玉轩面色尴尬,半响后才说,“她也是急了。不过,当真是奇怪,我自己也时常会捶腿,却从未那样痛过。”

    他常年不行走,担心腿脚会有损伤,也经常让小厮们帮忙捏腿。不管小厮们力气有多大,他都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然而萧子鱼只是那么轻轻一碰,却疼得他大汗淋漓。

    少年若有所思,“那我就更该去见见她了。你放心,姑母不会让外人知晓萧家的事情。”

    乔氏这些年将萧家三房的后宅攥在手里,滴水不漏。怎么可能让后宅里的事情,随随便便就传到外面。

    当然少年自己也有私心,他很好奇这位七**,到底经历过什么,性子说变就变。

    萧玉轩见少年神情坚定,便没有再反对,“你去见见她也好,如果可以,再问她借几本书!”

    前些日子萧子鱼送来的书,让萧玉轩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本书里记载的事情,闻所未闻。

    但是,这些事在那位高人的笔下,却又栩栩如生。

    东夷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他很好奇。

    “瑾瑜,你书房里的书都看完了?”少年突然问了一句。

    萧玉轩点头,“恩,都看完了,母亲说过些日子再买些回来!”

    少年闻言咂舌。

    他自然知晓萧玉轩自幼才华出众,却不想萧玉轩竟有如此的毅力,将那一大屋子的书,一本本的看完。

    断了腿的事情,像是对萧玉轩没有什么影响似的。

    他想着便笑出了声,“表哥,看来韩家**的信,是真的写到你心上了!”

    萧玉轩偏过头,透着病态白的面容上露出少许红晕,“你瞎说什么!”

    少年哈哈大笑。

    而萧玉轩抓住衣袂,嘴角也隐隐浮现起一丝发自内心的笑。

    …………

    初晴从主院回来后,神情恍惚。
    曹嬷嬷的话犹在耳边响起,而她却觉得太奇怪了。
    这次来姑苏后,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么的离奇。
    她拍了拍自己的面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这些都是好事情啊!
    她走进紫薇苑,初雪便远远地迎了上来,“初晴姐,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初晴收拾好情绪,疑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初雪摇头,“不是,是方才厨房那边的管事妈妈过来了,她一直和**道歉,甚至还说自己的眼被雀儿啄了,才会怠慢了七**。不止是她,连……连王管事也来了!”
    厨房里那位管事妈妈脾气向来不好,在外院的时候初雪经常听人提起。如今,她却主动跑来跪着和萧子鱼道歉,连一向自大的王管事,也特意过来了一趟。
    太奇怪了。
    初雪记得,这位萧七**一直被萧家三房的下人冷落,怎么会突然就立威了呢?
    初晴怔住,曹嬷嬷果然没有骗她,一切都是真的。她笑了起来,对初雪说,“他们是下人,敢怠慢七**,自然该来赔不是。不然,曹嬷嬷一定会将他们赶出萧家的!”
    初雪虽然不解,但是依旧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萧子鱼的处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来紫薇苑的小丫鬟们都很懂事,每日一早便跟在初晴和初雪的身后伺候萧子鱼起身,厨房那边也很快送来精致可口的早膳,连墨砚的吃食都一起准备好了。她们不再怠慢萧子鱼,甚至连说话的时候,言语里也全是讨好和恭谨,不再似从前那些丫鬟一般,总是对萧子鱼不满。
    而萧子鱼依旧和没有什么改变,她平日里总是捧着书一本又一本的翻阅,速度极快。若不是她额前渗出的汗,初晴都要以为萧子鱼不过是随便翻翻,根本没有看进去。
    不过短短几日,萧玉竹送来的几箱书,便被萧子鱼看完了。
    初晴见状,便提议,“奴婢听闻二少爷的书房里有很多书,**要去借几本回来吗?”
    她说完后,才觉得自己失言了。
    萧玉轩怎么会借萧子鱼书。
    萧子鱼摇头,“我不用过去了,他会来找我的!”
    她说的认真,不容人置疑。
    初晴皱眉,若二少爷真的来,那才叫麻烦呢!那一日自家**把一向脾气和善的二少爷惹生气的事情,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而且,七**似乎还对二少爷“动手”了,不然二少爷怎么会发出那样的惨叫声。
    她想到这些,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奴婢今儿听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初晴不愿继续想下去,便急忙地转移了话题,“是关于柳妈妈的!”
    萧子鱼显然没什么兴趣,勉强附和了一声,“她怎么了?”
    听见萧子鱼这样问,初晴立即来了兴致。
    她站直了身子,同萧子鱼说,“三太太把柳妈妈调到了戴姨娘的木梨院,说是让柳妈妈好好地伺候戴姨娘。结果柳妈妈高高兴兴的去了木梨院后,却被那边的人排斥,连戴姨娘都不待见她。今儿一早,戴姨娘不知为何突然生了大气,将柳妈妈给赶去庄子上了。这会,柳妈妈正在收拾包袱呢!”
    初晴说的津津有味,丝毫没有看见萧子鱼眼里的淡然。
    这些,不是理所当然吗?
    戴姨娘心眼小,而柳妈妈从前伺候过乔氏,又伺候过她。突然被调到木梨院,戴姨娘自然会有所怀疑。
    柳妈妈开心的去了木梨院,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却不想自己去的却是个遍布荆棘的地方。
    戴姨娘身边的丫鬟和嬷嬷们,不想被柳妈妈夺走自己的地位,自然会排挤柳妈妈。她们在戴姨娘耳边造谣几件柳妈妈的事后,戴姨娘心里的疑惑也会逐渐加大,对柳妈妈自然越看越不顺眼。
    不顺眼,便会赶走。
    戴姨娘从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不然也不会教出萧玉修那样的孩子。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萧子鱼对柳妈妈的事情,从未留意。
    “恩!”萧子鱼只是应了一声。
    萧子鱼神色淡淡地,显然不想继续听下去,初晴便也没有再提起。
    直到院外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初晴才抬起脚,朝着屋外走去。
    柳妈妈一脸憔悴地跪在院外,哭着大喊,“七**,求你救救老奴!”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4:乔四少爷
柳妈妈从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凄惨的一日。

    本不该这样的。

    她起初听闻要去木梨院,心里十分的得意。

    她终于可以脱离这个冷清的紫薇苑了,更不用再伺候萧子鱼这个不中用的**。

    柳妈妈高兴地收拾好了一切,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去了木梨院。

    结果,她去了木梨院后,院内的小丫鬟和嬷嬷们对她都没有好脸色,连从前对她十分器重的戴姨娘,也十分的不待见她。

    后来戴姨娘当着她的面抱怨,“乔氏和萧子鱼嫌弃的人居然送来给我,她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哼,这个东西,我也不会要!”

    柳妈妈听了这话,惊的神情恍惚。

    戴姨娘是厌烦她的存在了吗?这可如何是好!

    因为这句话,她急的夜不能寐。

    今儿一早她从厨房里拿了燕窝给戴姨娘,结果戴姨娘却嫌她送来的太慢,一生气就将她打发去阳城的庄子上。

    阳城庄子在郊外,路途遥远且又偏僻。她年岁不小了,若是现在还去庄子上,怕是有去无回了。

    柳妈妈思前想后,无奈之下只好来找萧子鱼求救。

    然而她在院外哭闹半天,出来的却是初晴。
    从前被她经常欺辱的小丫头初晴。
    初晴在看见柳妈妈后,眉头皱的紧紧地,“柳妈妈好久不见啊!”
    “不久,不久!”柳妈妈抬起手,用袖口拭掉泪痕,“初晴姑娘求求你让我见见七**,只有七**能救我了!”
    初晴笑,“柳妈妈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你如今是木梨院的人,求人也该去求戴姨娘!我家**,可帮不了你的大忙啊!”
    她言语里的讽刺,像是刀子一样,戳的柳妈妈抬不起头。
    将顾家的人带进内宅,还和断雨一起逼迫萧子鱼,让萧子鱼将银子交出来。这样背弃主子的东西,绝对不能留再回萧子鱼身边伺候。
    柳妈妈哭的老泪纵横,“初晴姑娘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让我见见七**吧!”
    此时的柳妈妈终于知道错了。
    但是,却太晚了。
    结果柳妈妈还未见到萧子鱼,便被木梨院匆匆赶来的嬷嬷们带走了。那些嬷嬷下手很重,拳打脚踢地将柳妈妈拖出了紫薇苑,一直在周围看偷偷看热闹的丫鬟们,更是惊讶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初晴看了看周围站着的人,拔高了嗓门,“背主的东西,就是这样的下场!”
    她说的铿锵有力,吓的围观的小丫鬟们,不敢再抬头。
    初晴觉得前所未有的舒坦。
    她憋了这口气很久了,从前顾及柳妈妈是三太太乔氏的指来的人,她不敢有任何怨言,再多的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吞。现在,初晴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压抑的情绪,消失的干干净净。
    等初晴回到屋内,萧子鱼已经将书籍整理好,出神的看着不远处花架子上的兰花。
    夏日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棂照在萧子鱼的身上,她那张白皙如玉的面目,仿若透明。
    初晴不敢打扰萧子鱼,只是远远地站着。
    过了一会,萧子鱼眼里的迷茫逐渐消失。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事情,莞尔一笑。明明是白日,她的那双乌黑眸子却像是将夜里的星辰全部装了进去,闪闪的,既夺目又耀眼。
    初晴有些失神。
    当年,四太太顾氏也是个美人啊!然而萧子鱼比顾氏更多了几分灵气。
    初晴很快便清醒过来,她走到萧子鱼身前,轻声说,“七**,方才木梨院来人了,她们把柳妈妈带走了!”
    那几个嬷嬷身强力壮,动起手来丝毫不含糊,嘴里一直骂着不堪入耳的话语。戴姨娘会让她们来紫薇苑,哪里是来抓柳妈妈的,恐怕是来给萧子鱼下马威的。
    初晴明白,却不敢和萧子鱼明说。
    “走了便好!”萧子鱼神色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初晴劝道,“**你别怕,有曹嬷嬷在,她们不敢怎么样。”
    不过,这几日曹嬷嬷似乎很忙。
    初晴顿了顿,又说,“**,你知道吗?乔四少爷来萧家做客了!”
    乔四少爷过来了,曹嬷嬷便要伺候在他身边。
    说起来这个乔四少爷乔冕之也是个可怜人。
    他比萧玉轩小三岁,自幼丧父丧母,被乔老太爷寄养在乔氏身边。那时,所有人都说乔四少爷被乔家抛弃了,因为他七岁了却还不会说话,是个痴儿。
    然而,乔氏并没有因为乔冕之愚钝而放弃他,她对乔冕之很好,并认为他大器晚成,一直视如己出。
    在乔冕之九岁的时候,终于学会了说话。
    他学会的第一个词语便是,姑母。
    乔氏喜极而泣,立即重金聘请了姑苏有名望的先生入府教导乔冕之。
    乔冕之的确争气,他虽没有萧玉轩那般才华横溢,但是在画技上却和萧玉轩不相上下,更擅长篆刻。后来,乔老太爷大病不能动弹,才将乔冕之接回了乔家。
    纵使如此,乔冕之也会偶尔来萧家三房走动。
    “乔四少爷?”萧子鱼沉默,“他经常来这边吗?”
    初晴摇头,“自从乔老太爷病了不能出门后,四少爷便很少来这边走动了。不过,最近却有些奇怪,他会经常来探望二少爷,有时还会在望梅院小住!”
    乔冕之和萧玉轩的感情一直很好,这些年萧玉轩行动不便,乔冕之总是会带很多有趣的东西给萧玉轩。
    有贵重的,也有常见的。
    “小住啊?”萧子鱼抚着身边光滑的桌面,“他现在在哪?”
    初晴回答,“在望梅院!”
    萧子鱼皱眉。
    “又得忙了!”萧子鱼说。
    萧子鱼突如其来的话让初晴觉得怪异,然而她下意识的还是说,“**要忙什么?奴婢可以帮你的!”
    若是粗活,她动手便好,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萧子鱼亲自来做。
    萧子鱼笑,“这事,你可帮不了我!”
    萧子鱼话音刚落,一直在院外站着的初雪走了进来,她福身行礼,“七**,四少爷来了!”
    初雪有些气喘,好不容易才将话说出来了。
    萧子鱼将手从桌上拿了下来,“还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让他进来吧!”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5:救不救人

    今儿,乔冕之穿了一身水绿色的锦袍,乌黑的头发用青玉簪子束起。
    他本就俊朗,一双柳叶眼生得像永远带着浅浅的笑,清雅中透着一抹异样的风情。
    初晴是第一次见到乔四少爷,不禁有些怔住。
    茶水房的小丫头说,乔四少爷的样子和痴儿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个身形臃肿的人。
    小丫头说的振振有词,不少人都信了,包括她在内。
    初晴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传言不可全信。
    “打扰了!”乔冕之温和地笑了笑。
    初晴不敢再看乔冕之的眼,而是低头领路。
    这个人,生的太夺目了。
    屋内萧子鱼站在多宝阁旁,目光在众多书籍上一扫而过,待乔冕之进屋后,她才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少年,微微蹙眉。
    乔冕之站着,坦然的接受萧子鱼的打量。
    萧子鱼说,“四少爷,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她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似曾相识。
    “见过!”乔冕之的语气十分肯定,“在侧院!”
    那一日墨砚太机灵了,他躲的很偏僻,却依旧被它发现了。而萧子鱼,应该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只是没有看的太清。
    不过,这位七**的记性的确不错,只是模糊的一面,居然便将他认了出来。
    萧子鱼眉头依旧紧锁,似乎对于乔冕之的回答,并不满意。
    然而乔冕之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颇有兴趣的打量了屋内的摆设。过了一会,他才说,“七**的品味当真独特!”
    屋内并没有摆放太多的东西,名贵的器皿也是屈指可数。
    他记得,从前的紫薇苑并不是这样的。
    “太挤了!”萧子鱼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目光又放回书架上。
    听了这话,乔冕之却意外的笑了起来。
    太挤了!
    紫薇苑和望梅院一样,院内入目之处几乎都是香樟树。夏日里虽然味道清新,但是却太密集了,根本看不出半分优雅之处。
    他也曾和萧玉轩提过,是否要移植几颗出去。
    然而,萧玉轩却当做没听见。
    韩家**的话,萧玉轩向来放在心上,而且还做的很彻底。
    初晴和初雪此时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乔冕之便收敛了笑。待两个人退下后,他才说,“今儿冒昧打扰七**了!”
    “无碍!”萧子鱼从多宝阁上取下书,“药方带了吗?”
    她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遮掩。
    乔冕之略有些诧异,但是很快便调整好心绪,“七**怎么知道我带药方来了!”
    “不然,四少爷是来借书的吗?”萧子鱼站稳了身子,声音轻柔。
    乔冕之哑然失笑。
    还真给萧子鱼猜对了一半,他今儿的确要帮萧玉轩借书回去。临行前,萧玉轩特意又嘱咐了一次。
    从前,萧玉轩对东夷那边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萧玉轩从不信这些。然而,在看了萧子鱼送来的书后,却突然觉得东夷的事情很有意思。
    连乔氏都有所发觉,还特意买了不少关于外域的书回来。
    乔冕之坐下,端起茶盏语气淡然,“药方带了,书……也要借的!”
    他轻轻地啜了一口茶后,柳叶眼随着他的笑,弯弯的像是夜里的残月。
    萧子鱼不意外乔冕之的话,她拿起方才从多宝阁上取下来的书,缓缓地走到乔冕之身边,将书放在桌上。
    乔冕之看着桌上的书微微挑眉,他进屋的时候萧子鱼便一直在多宝阁附近站着,他起初还有些纳闷萧子鱼在找什么,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萧子鱼像是知道他要借书似的,已经提前将书找好。
    而且这些书,的确都是关于东夷的。
    乔冕之想着,便将手放进袖口,拿出一份药方交给萧子鱼。
    纸张有些陈旧了,上面的字迹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淡了许多。
    萧子鱼接过来扫了一眼,眉头又皱了起来,“乔四少爷,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
    乔冕之笑,“七**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子鱼将药方拍在桌上,声音里还带着几分不耐烦,“你们到底想不想救人,你以为炮制药材不需要时间吗?不需要就直接说,拿张假药方给我,是什么意思?”
    她拔高了声音,有些生气。
    只是扫了一眼,她便知道药方是假的。
    乔冕之记得,萧子鱼并不是那么易怒的人,连戴姨娘尖酸刻薄的欺辱她时,她都能冷静的回答,没有半分失态。
    现在,她却是生了大气。
    乔冕之心里有些慌了,他将手里捧着的茶盏放下,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袖口里又重新拿出一张药方,双手递了过去。
    这次,萧子鱼过了一会才接了过去。
    “七**对不住!”乔冕之忙道,“其实那张药方,也想请你帮忙!”
    萧子鱼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人能比你祖父更重要?”萧子鱼说,“而且那张药方,并不是慕大夫的写的,不用找我!”
    乔冕之的脸色有些苍白。
    萧子鱼怎么都知道?那张药方的确不是慕百然写的。
    难道她见过慕百然?
    不对,慕百然曾说过,他这种人污/秽的很,不能去京城那种真龙天子居住的地方,不然他会生大病的。
    慕百然这句话半真半假,但是看的出来,他的确不想去京城。
    这些年,乔家的人也从未在京城附近见过慕百然的踪迹。
    而萧子鱼除了在京城萧家,便是在姑苏这边,她怎么可能和慕百然见过?
    奇怪!太奇怪了!
    这个萧家七**身上的谜团,一个接着一个。
    屋内恢复了静谧,偶尔屋外会传来一阵蝉鸣之声。
    萧子鱼握着药方的手有些用力,指尖泛白。
    乔冕之打量着身前坐着的人,只能看见她那一头乌鸦鸦的黑发,仿若上好的绸缎。
    从前,他也在暗处见过萧子鱼,那时的萧子鱼虽然生的灵动,眼神却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色。而眼前这位,虽然比起从前更多了几分从容和平静,但却更像个历经沧桑的人。
    乔冕之没有打扰萧子鱼,而是又回到刚才的位子上坐下,眼里全是疑惑。
    过了一会,萧子鱼才抬起头,声音里还了几分沙哑,“这上面药材有不少被称作毒药,虽是毒药却比其他药材更难收集。四少爷能在一个月内找齐吗?”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6:想要知道
    一个月内?

    乔冕之无奈的笑了笑,萧子鱼未免也太看的起他了。

    “不能!”乔冕之老实的回答,“七**为何这般着急?”

    萧子鱼淡淡地说,“这里面有几味药十分少见,只有普兰才有。而入秋后天气变凉,要去深山里才能找到。”

    普兰本就人烟稀少,深山里更是猛兽出没。

    若真有要钱不要命的采药人带回来这些药材,怕是也沾上了浓重的血腥味了。

    “他们的命,也是命啊!”萧子鱼说。

    乔冕之怔住。

    当年,乔家人曾去普兰收集这几味药材,当地采药的老人便说,这种草药一定要在夏日来采购。

    普兰常年多雨,只有夏日气候才稍微好一些。

    很多毒蛇毒虫,也会在这个时候从深山里爬出来觅食。

    世间万物皆是相生相克,在它们走动的地方,便长有这些药草。

    入秋后天气转寒,蛇虫们也会藏进深山,他们想要再找这几种药材便更难了。

    普兰的深山里很危险,采药人们冒然进去,只会有命去没命回。

    那时,负责采购的管事牢牢的记住了这件事情,回来还和他提起过。

    乔冕之看着萧子鱼,他想起顾家如今便是靠着采药为生,而萧子鱼的外祖父当年也是因为采药踩滑跌下山崖,活活的摔死了。

    也难怪她会发出那样的感叹。

    萧子鱼又道,“今年找不齐,便等明年吧!我不急!”

    她说完便将药方放下,神色十分平静。

    乔冕之脸色白皙如纸,萧子鱼不急,而他却很急。

    祖父的病终于有了能治的希望,他怎么会轻易放弃?他们等了太久了。

    乔冕之没有拿回药方,垂下眼眸低声说,“姑母没有同七**你讲过吗?其实这些药材,我们一直都备着!”

    尽管所有人都不相信慕百然,却依旧将这张药方当做最后的一线希望,私下费尽心力去找上面的药材,为此乔家的银子每年都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三伯母没有跟我讲这些!”萧子鱼说。

    乔冕之猛然的抬起头,那双细长的眼里,装满了惊讶。

    他试探着问,“难道,三伯母也没跟你说药方的事情?”

    萧子鱼点头,“没有!”

    乔冕之紧紧的握住椅子上的扶手,白皙的手背上露出青筋。

    方才,她问他带了药方了吗?他那时以为,姑母乔氏已经将药方的事情告诉萧子鱼了。

    若是姑母没有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她,那么她是怎么知道这张药方的存在的?乔冕之想,他终究是太急了,才会在萧子鱼面前乱了方寸。

    可事关祖父和表哥的病情,他又怎么能不急呢?

    乔冕之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下意识的,他便问出,“那你怎么知道,我今日来,是特意拿药方给你的!”
    “这个很难猜到吗?”萧子鱼说,“我曾和二堂哥说,我知道有人能治他的腿。后来三伯母又特意来问我那人是谁,我便说是慕大夫。三伯母听了却很生气,她说这慕大夫是个骗子!”
    乔冕之无奈地笑了笑。
    姑母乔氏一直记恨慕大夫,当年若不是慕大夫拿他的祖父乔老太爷试药,祖父也不会一直瘫在床上不能行走,且每日都被头疼折磨的痛不欲生。
    虽然没有中风,却活的太痛苦了。
    萧子鱼继续道,“三伯母显然是认识慕大夫的,否则她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若我没猜错的话,乔老爷的病情,也和慕大夫有关系吧?”
    多年前,乔老太爷在散步的时候突然摔倒在地,之后又生了一场大病。
    也正是因为乔老太爷生病了,乔冕之才会被接回了乔家。
    期间,乔家发生了不少事情。
    虽然后来,老太爷的病情也稳定了下来了,但是却再也不能行走了。
    私下更有不少人传言,萧家三太太乔氏克父克子,她最亲的两个亲人,双腿都废了。
    也因为这个谣言,不少太太夫人都和乔氏疏远了。
    她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乔冕之点头,“祖父的腿,是被慕大夫害成这样的!”
    萧子鱼无奈地摇头,“慕大夫不是庸医,他留下的这张药方,能治乔老爷的病。”
    “他不是庸医,怎么会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明明……”乔冕之即刻反驳,却又立即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停住。
    他的样子有些失态,神色更是异常的难看。
    过了一会,他调整好情绪才继续说,“总之,他没那么好!”
    萧子鱼笑了笑,似乎丝毫不在意乔冕之方才失态的样子。
    乔家的事情,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她现在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事情。譬如,为何她会那么清楚慕百然的事情,更清楚往后的慕百然会自称一愚先生。
    想要知道这些,就必须亲眼见到慕百然。
    而她一个深宅女子,怎么可以能找到慕百然?
    萧子鱼语气和缓,“不过乔老爷当真厉害,能请到慕大夫!”
    慕百然是个行踪不定的巫医,偶尔在外域会传来他的消息。
    不少外域的书上,也曾记录过他的事迹。
    狂妄自大却又医术超**。
    正是因为他的脾气,不少被他医治过的人,都会印象深刻。
    有人在书上直接写出,没见像慕百然那样嘴毒的人,明明是救人,却能将人气的再次背过气去,根本不像个大夫,更像个恶鬼。
    乔冕之沉吟片刻,“他是自己来乔府的!”
    慕百然根本不在乎银子和珠宝,他会帮人看病,也是完全取决于他的心情。
    乔家人曾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他的行踪,他的祖父乔老太爷亲自去了外域几次诚心请他,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在乔家人快要绝望的时候,慕百然却突然一身破破烂烂的出现在乔府外。
    祖父现在提起慕百然,都说那个大夫是个怪人。
    萧子鱼眼里露出几分疑惑,“自己来的?”
    “恩!”乔冕之没有任何欺骗,“他的性格,一直怪异!”
    所以,没有人琢磨得透这个医术厉害的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屋子里又再次恢复了寂静,气氛还有些冰冷。
    良久后,萧子鱼才说,“既然四少爷手里有这些药材,那么便早些送来吧!这样,今年除夕乔老太爷便能下地行走了!”
    她顿了顿,又说,“不过……”
    乔冕之抬起,神情有些慌乱,“不过什么?”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7:三百两银子

    他的脸上笼着一层寒霜,握住扶手的手微颤。
    乔冕之虽然好奇萧子鱼身上的谜团,但他更多的是怀疑萧子鱼是否真的是个药师。
    她太小了。
    虽然说话沉稳平静,但是却依旧遮不住容貌里的稚嫩。
    她说,“我和你并不熟!”
    乔冕之点头,他和她的确不熟。
    之前,从未见过。
    萧子鱼捧起茶盏,拨了拨茶叶,“所以,我不能无偿的帮你!”
    乔冕之惊讶的抬起头,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刚想要出声询问,便又听见萧子鱼说,“我得收你三百两银子?”
    她说的淡然,像是摘了一朵花似的随意。
    乔冕之咬牙,有些不敢确定,“七**是说,三百两银子?”
    “是!”萧子鱼道,“不然,乔四少爷以为天上会掉馅饼么?”
    乔冕之将放在扶手上的手放平,“那么,还有什么要求吗?”
    天上的确不会掉馅饼,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萧子鱼居然没有狮子大开口,而是只要三百两银子。
    这,太奇怪了。
    在寻常人眼里,三百两银子或许是很大一笔数字。可在乔冕之眼里,只要能救祖父,别说是三百两银子了,就是三万两银子,乔家也会想尽办法的。
    从前那些昏庸的大夫们,每个人都从乔家忽悠走不少银子,数目比三百两多多了。
    所以,萧子鱼提出三百两银子,其实还是个很少的数目了。
    “还有什么要求?没了。”萧子鱼放下茶盏,“我只收三百两银子,足够了!”
    她还真的只要三百两银子。
    乔冕之说,“好,我一定会付七**三百两银子。只是我今日走的匆忙,身上并没有带这么多,这样……”
    乔冕之站起,将佩在腰间的玉佩取下,“这是我自幼随身佩戴的玉佩,先放在七**这里抵押,明儿我拿银票过来取回!”
    他手里的玉佩,碧绿晶莹剔透,正反两面都雕着祥云图,玉质极好。这样的东西,何止值三百两,怕是三千两也难买到。
    萧子鱼并没有接过来,她的语气平淡,“你是盛昌的少东家,断然不会少我这三百两银子。”
    虽然乔冕之在萧家长大,但是男女授受不亲,而且萧子鱼也并没有多拿的想法。
    她说是三百两,就是三百两。
    乔冕之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
    他方才想着把银子给萧子鱼,那么炮制药材的事便定下来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也没来得急考虑。
    只是,他很少带银票在身上。
    一急,他便将身上佩戴的玉佩拿了下来。
    这枚玉佩是他出生的时候,父亲特意托人从外域带回来的,十分珍贵。
    乔冕之暗自懊恼,他都做了什么?如此昏头……这样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说抵押就抵押。
    他赶紧退后施礼,“冒昧了!”
    萧子鱼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乔冕之低着头不敢看萧子鱼,旋即又再次坐下了。
    萧子鱼突然提出要三百两银子作为报酬,起初他惊讶萧子鱼居然开口要银子,后来又认为萧子鱼这样其实很好,并没有因为会炮制药材就狠狠的敲了他一笔。
    乔冕之握住手里的玉佩,一股冰凉的气息从他的掌心里慢慢地蔓延开。
    她很缺银子吗?
    是不是顾家人又为难她了?
    为何萧四太太会将她独自一人留在萧家?
    他有很多的问题,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萧子鱼身上的谜团,的确让他十分的好奇。
    下一刻,萧子鱼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说,“方才四少爷说,乔家一直都备着这些药材。那么,敢问四少爷这些药材全部都在姑苏吗?”
    乔冕之收敛了脑海里乱糟糟的想法,依旧不敢看萧子鱼的眼神。
    他说,“大部分在姑苏,还有一些在郡城!”
    郡城是大楚的边境,从外域运过来东西都必须经过郡城,他们在外觅得的药材,也是如此。
    曾有人说,在郡城看到过慕百然的踪迹。
    乔家人故意将药材放在郡城,无非是想告诉慕百然,他们并没有放弃。
    然而,慕百然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便不知晓了。
    “郡城?”萧子鱼秀眉微蹙,“四少爷会亲自去取吗?”
    乔冕之微诧。
    留在郡城的药材,虽然数目不多,却都是异常珍贵。有些,不是用银子就能随随便便买到的。
    他当然要亲自去,这件事情交给谁,他都不放心。
    乔冕之点头,“恩,我亲自去!”
    萧子鱼眉头紧锁,“那么,乔家在郡城有田地吧?”
    毕竟,凡是有生往来的地方,肯定有票号的存在。乔家在郡城会有私田,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
    乔冕之回答,“有,在北边多一些!”
    他有些不解,为何萧子鱼要问这个问题,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萧子鱼想了想,才说,“四少爷到了郡城后,亲自去庄子上告诉他们,今年的租税全免。”
    租税全免?
    这是自然。
    郡城天气干旱,根本没有什么收成。
    他早已和祖父商议,今年郡城的租税,不如全免了。
    没有收成,乡下人便没有收入,他们连肚子都填不饱,又怎么能交出租税。
    “回来的时候便从北边走吧。”萧子鱼说,“还有,银子和药材分开放!”
    她说的认真,不禁让乔冕之有些愣住。
    他想了想点头,“今年乔家在郡城的田地,所有租税一定全免,就当帮祖父积福了!只是七**我不明白,为何要从北边走呢?”
    毕竟,郡城到姑苏北边的路,有些崎岖。
    萧子鱼说,“我收了你的银子,自然是要将药全部炮制好。不然,这银子太烫手了!”
    她说的很自信,却又比慕百然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平和。
    不知为何,乔冕之觉得萧子鱼和他从前看到的女子,有那么一丝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他越想,便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奇怪了。
    乔冕之不再乱想,而是起身和萧子鱼告辞,“我一定早日将药材拿回来,今儿多谢七**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他说完,拔腿就要离开。
    萧子鱼立即唤住乔冕之,“四少爷,你忘记带书走了!”
    “哦,书!”乔冕之回头,将桌上的书全部拿起。
    萧子鱼又说,“若是四少爷方便,帮我给二堂哥带句话,说我这边没什么书看了,可否在他那边借些书来看看!”
    乔冕之抬起头,便看见萧子鱼露出淡淡的笑。
    她的容貌清秀,轻柔的宛如春日被风拂过的柳絮。虽称不上绝色,却让人觉得灵气十足,看着很舒服。
    尤其是她淡然说话的方式,让他感觉很好,很温和。
    乔冕之点头,“好!”
    说完后,他便转身出了门,没有再和萧子鱼说下去。
    乔冕之急匆匆地走出紫薇苑后,才突然停下脚步,他无奈的叹了一声。
    他今儿到底是怎么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8:所谓亲事

    彼时,紫薇苑内。
    萧子鱼看着桌上的两张药方,不禁无奈的笑了笑。
    乔冕之走的匆忙,忘记拿走递给她的第一张药方了。
    萧子鱼又重新拿起,扫了一遍。
    上面的药材,她的确都会修治,其中有两味还十分罕见。
    只是,这药方她第一眼便能看出,并不是慕百然写的。明明是用来医治眼疾的,怎么还加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材进去。
    慕百然不会写出这么乱糟糟的药方。
    若是慕百然开的药方,那么药性应该会更温和一些,并不会如此凶猛,伤及根本。
    她想了想,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书桌边上拿起狼毫笔在药方上改动了一下。
    药方上有不少药都被她迅速的替换,还有几味直接剔除。
    “真是个可怜人!”萧子鱼看着手里的药方,漫不经心的感叹了一声。
    初晴走了进来,她见萧子鱼在书桌边上站着,不知该不该打扰。
    萧子鱼回过神来,便看见初晴犹豫的模样,她说,“初晴,有什么事吗?”
    “**!”初晴迈进屋内,将信函双手奉上,“三少爷给你来信了!”
    萧玉竹和萧子鱼兄妹感情虽然淡薄,但萧玉竹终究是萧子鱼的嫡亲哥哥。这次,萧子鱼带病跟着母亲乔氏一起到了姑苏,远在京城的萧玉竹自然会担心。
    萧子鱼将手里的药方放下后,接过信函拆开看了起来。
    她眼睛微敛,神色渐渐地变的严肃,初晴的心随之一紧。
    “**!”初晴心上像是悬着一块大石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怎么了?”
    初晴跟在萧子鱼身边多年,自然也是见过萧玉竹的。
    萧家三少爷萧玉竹是个早产儿,出生后异常的虚弱,当年众人都以为救不回来了,却硬是被顾氏灌了不少药给治好了。
    萧玉竹虽然被母亲顾氏救回一命,却终究落了病根,受不得半点风寒,时常咳嗽。能不能活到行冠礼那一日,也是个未知数。
    顾氏自知对不起萧四爷,便又不顾产子后虚弱,强行有孕。
    只是这一胎孩子来的太急,双生胎里只有女儿萧子鱼活了下来,而萧家第四位少爷,却当场夭折。
    至此后,顾氏的身子愈发差了,整日恹恹的。
    萧家枝叶稀少,不止是萧家大爷和三爷身上有压力,就连萧四爷也不例外。
    然而,萧四爷却没有因为顾氏不能再生育而纳妾。
    他同萧老太太说,他有一儿一女已很满足,无需再纳妾。
    萧老太太被他的话气的食不下咽。
    之后,萧四爷便一直在边疆,甚少回京。萧老太太对此,也是有心无力。
    萧四爷的行为,也导致了顾氏和萧玉竹的处境艰难。而顾家人根本不怜惜顾氏,总是想尽办法来压榨顾氏!
    如今,顾氏和萧子鱼不在京城,留下萧玉竹一人,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哥哥说许嬷嬷已经病愈了,当前正在赶来姑苏的途中。”萧子鱼声音平和,却让人觉得寒意十足,“许嬷嬷都来姑苏了,那哥哥该怎么办?”
    初晴满面错愕,“**你放心,三少爷一定会没事的!来福和来旺在他身边伺候着呢!”
    来福和来旺是双生子,他们是在萧玉竹出门踏青的时候,从乱葬岗带回来的一对孩子。说是村里有了时疫,他们恰巧受了风寒,便被父母误认为感染了时疫,用藤条席卷起丢了出来,恰好被萧玉竹捡到。
    谁也不知道萧玉竹为何会突然去了乱葬岗。
    他们都在惊讶他带回来两个‘感染时疫’的孩子,而且还是不祥的双生子。
    不过,萧玉竹也没有让萧家人为难,他独自一人住在了京郊的小庄子上。
    他这一住,便是两年。
    等他再回府时,那两个瘦如柴骨的两个孩子,已经彻底痊愈了。而且他们还学了一些拳脚功夫,一直在萧玉竹身边伺候。
    救命之恩大于天。
    他们自然不会背叛萧玉竹。
    犹如她不会背叛萧子鱼一样……昔日若不是四太太顾氏垂怜,她怕是早就病死了,哪里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萧子鱼微微皱眉,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她不能回京。
    不能回去。
    ………………
    柳妈妈的事情一出,萧家三房府里的下人们,再也不敢轻视这位萧家七**。
    尤其是听闻乔家少东家乔冕之亲自去探望萧子鱼后,她们便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乔冕之的父亲乔松是乔老太爷的长子,当年跟随商队去外域时遇见沙匪,被杀。
    乔冕之的母亲古氏闻询后便一病不起,最后更是郁郁而终。
    两人走的匆忙,留下年幼的乔冕之。
    或许是因为父母相继离世的事情对乔冕之打击太大,他一直学不会走路,更不会说话,宛若痴儿。所有人都认为,乔家未来的家产,绝对不会交到这个痴儿的手里时,乔老太爷却力排众议,告诉族里的人,只要乔冕之还活着,那么乔家的一切便都是他的。
    为此,乔家还发生过一阵不小的****。
    后来,在萧家三太太乔氏精心的照顾下,一直病怏怏的乔冕之终于在七岁那年学会了说话,且后来在画技上一鸣惊人。
    乔氏将乔冕之当做亲儿子一般照顾,所以乔老太爷私下曾说过,乔冕之的亲事一定要乔氏点头才作数。
    如今,乔冕之去见萧子鱼的事情,乔氏必定是知道的。
    众人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就是乔氏的心意?
    曹嬷嬷听了这些乱糟糟的消息后,心里有些烦闷。
    她端着汤药进屋时,乔氏正依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神色疲惫。
    听见曹嬷嬷的脚步声后,乔氏张开眼,“曹嬷嬷你来了!”
    “太太您该吃药了!”曹嬷嬷将药碗递过去,“大夫说你的身子太虚了,得多补补!”
    乔氏笑,“你知道,我这是心病!”
    心病,哪有那么容易痊愈的。
    曹嬷嬷叹了一口气,“太太担心老太爷和二少爷,也要顾及自己的身子啊。昨儿,表少爷便启程去了郡城了。”
    “这么急?”乔氏皱眉,“这孩子,怎么也不多准备准备!”
    郡城那边已经有流民跑到姑苏逃难了,可见那边并不太平。
    应该多带一些随从。
    曹嬷嬷安慰,“太太你放心,表少爷不小了,自有分寸。只是……”
    她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乔氏拿起药碗,一口将汤药饮下后,疑惑的看着曹嬷嬷,“只是什么?”
    “只是,表少爷还小,他的亲事是不是该缓缓?”曹嬷嬷皱眉,“而且,七**会不会修治那些药材还不能肯定,太太怎么能让一个骗子嫁给表少爷呢?”
    曹嬷嬷也是亲眼看着乔冕之长大的,她的心自然是偏向乔冕之的。
    不管是萧子鱼还是其他姑娘,她都觉得她们配不上乔冕之。
    乔氏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9300 
财富
3655867  
积分
1181040  
在线时间
42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20 
029:是谁下的毒手

    “嬷嬷你怎么也误会了?”乔氏无奈,“冕之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和玉轩的腿疾一直都是他的心病!”
    萧子鱼曾去望梅院探望过萧玉轩的事情,也是乔冕之亲自告诉乔氏的。
    这些年,乔冕之从未放弃过寻找大夫来医治萧玉轩和乔老太爷的腿。
    曹嬷嬷神色复杂,“表少爷向来孝顺。但是,老奴怕他被骗了。太太,你也相信七**会炮制药材吗?”
    她从未听顾氏提起过顾家人会炮制药材。
    况且,萧子鱼不过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的话,当真可以相信吗?
    乔氏说,“曹嬷嬷我也没有没办法了,我必须得试试。”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不能放弃。
    “你知道吗?慕大夫曾和我说,玉轩被人诅咒了,他的腿里有东西!”乔氏继续道,“那会,我只觉得他满口胡言,玉轩的腿里怎么会有东西呢?若真的有东西,怎么会一点也不疼!直到后来,燕燕出现了……”
    乔氏笑的苦涩,眼眶泛红,“她只是碰了玉轩的腿,便疼的玉轩差点晕过去。我听冕之说的时候,还被他的话吓到。怎么会疼呢?这么多年,从没有疼过。我心里一直怀疑,是不是燕燕做了手脚,直到燕燕和我说,玉轩被人诅咒了,腿里有东西。曹嬷嬷,我不得不信啊!”
    慕百然和萧子鱼说了一样的话。
    之前,他们从未见过,也根本没有任何来往。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
    曹嬷嬷忍不住啜泣,“莫三怎么会如此狠毒,居然放了东西在二少爷的腿里!”
    当年,萧玉轩会跌下马背,并不是意外。
    萧玉轩身边的小厮莫三,总是偷偷的从萧玉轩身边偷些东西出去换银子,然后再去还赌债。起初,萧玉轩没有开口是因为他想给莫三一次改过的机会,结果谁知莫三胆子越来越大,最后居然想偷走乔老太爷送给萧玉轩的玉佩,却被萧玉轩抓了个人赃俱获。
    莫三跪地求饶,说自己没办法,若是还不上赌债,便会被赌坊的老板砍掉双手。
    他若没了双手,便不能养活家中年迈的父母。
    他哭的凄惨,甚至还磕破了头。
    萧玉轩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
    他一时心软,便没有将莫三送官。
    然而,他的心软也害了他自己。
    萧玉轩出门踏青的时候,莫三说要赎罪,便陪在萧玉轩身边伺候。
    谁知,莫三一直记仇,他暗中给萧玉轩骑着的马匹下了药,一心想要夺走萧玉轩的性命。
    萧玉轩出事后,曹嬷嬷便亲自将莫三抓了起来,最后更是一瓶鹤顶红了结了他。
    “嬷嬷……”乔氏神情严肃,“我在想,当年我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又或者说,不止莫三一个人!”
    从紫薇苑出来后,这个念头一直在乔氏的脑海里盘旋。
    曹嬷嬷一脸震惊,“怎么会,莫三都认了……不应该的!”
    “莫三的确是认了,但是他认的是对马做了手脚!”乔氏解释,“燕燕曾问我,说我这些年从未怀疑过什么吗?为何玉轩只是摔伤,却再也不能行走!嬷嬷,我和父亲请了那么多大夫,他们全都说玉轩的腿是摔伤。明明只是是摔伤,为何痊愈了却不能行走?”
    那么,解释只有一个。
    萧玉轩的腿伤,不止是摔伤。
    他的腿里的确有东西。
    而对萧玉轩下毒手的人,不止莫三。
    莫三没那个本事,更没那个机会。
    曹嬷嬷倒抽了一口冷气,“太太,你的意思是那个人还活着?”
    “是啊,还活着!”乔氏一脸戾气,“我的儿如此痛苦,他怎么还能活着?而且只有他死了,我儿才不会再被他下毒手!”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次治好后,那个人不会再次下手。
    曹嬷嬷说,“太太,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不知道!”乔氏自嘲,“嬷嬷,我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真正的仇人是谁,是不是太可笑了?”
    她活的居然不如一个孩子。
    萧子鱼都能看清的事情,她却看不清。
    曹嬷嬷气的咬牙切齿,她抓住乔氏的手,“老奴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
    紫薇苑内。
    萧子鱼看着桌上堆的锦缎,不禁微微挑眉。
    初雪在一边解释,“今儿一早,万姨娘亲自送来的。**你那会还未起身,万姨娘说不用禀报,放下这些缎子便离开了!”
    初雪想要还回去,也根本来不及。
    万姨娘离开的匆忙,神色里带着几分惶恐。
    “她真是个墙头草!”初晴狠狠地说,“之前跟在戴姨娘身后狐假虎威,现在又来讨好**,当真是恶心!”
    戴姨娘虽然嚣张,但是万姨娘更可恶。她仗着有个女儿,便时不时的出来欺负人。
    万姨娘经常吩咐厨房里的下人克扣顾氏和萧子鱼的饭菜,甚至有一次还让人送来了馊掉的鱼。若不是萧子鱼大怒,当场打了送菜的小厮,她怕是会做的更过分。
    欺软怕硬的东西。
    萧子鱼神色平静,“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便好,出去之后便要注意了。”
    万姨娘再不是,她也是半个主子,是萧家四**萧子鸢的生母。
    初晴咬唇点头,“奴婢知道了。**,那这些缎子怎么办?”
    “她送来,便收着吧!”萧子鱼想了想,说,“我瞧着你和初雪都长高了一些,拿这些缎子做几身新衣裳吧!”
    初雪吓的惊慌失措,“**,这不合规矩啊!”
    这些锦缎太过于珍贵了,她们这些做奴婢的怎么能穿在身上。
    而且,这还是万姨娘亲自送来给萧子鱼的。
    萧子鱼说,“这些缎子的颜色我不喜欢,你们拿去便好!”
    她的声音轻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初雪伺候萧子鱼几日后,便摸清了萧子鱼的性子。
    萧子鱼说话直接,她说不喜欢,便是真的不喜欢。
    初雪不好反驳,便和初晴一起谢了恩。
    等她们将锦缎拿下去后,萧子鱼才问初晴,“我前几日让你去药房买的药,可都买到了?”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