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82 | 浏览:4437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清重生记》作者:兰之(更至172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章

    肖朗也想起了菜团子没蒸,不过也不急,等会他就去厨房,蒸个菜团子他还是会的,味道可能不会太好,但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
    “傻愣着干啥?”肖朗示意他们说话,让他们进来可不是排排站的。
    “哦?哦哦!”虎子回过神来,露出一丝尴尬,好在很快放松了下来,“胡家没啥动静,就是和你们村的张家打起来了,还有就是胡家的二闺女胡秀英老往乡里跑,听说是在乡里谈了个对象,那男的还是个有本事的,在乡供销社工作,不过听说人年龄大,都三十了……”
    林清心里一动,这人有点耳熟,上辈子胡秀英就是嫁给了这么个男人,不光是年龄大,还是个二婚,但好像时运不怎么好,听说十年动荡的第一年就被刷了下来,没房没地的,胡秀英跟着他花光了积蓄后,就闹腾着不跟他过了,那男人也不是个吃素的,威胁着要告她嫌贫爱富是个资本主义家,要把她拉出去批斗,胡秀英吓了个半死,最终还是磕磕绊绊的过了下去。
    既然胡秀娟不和胡家联系,那么那边也没必要再盯着了,肖朗见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便先去厨房烧火蒸菜团子。
    等老太太听完虎子的话,厨房里已经炊烟袅袅,老太太给几人倒了水,让他们喝着,自个则去屋里舀了一瓢的苞米面,小心翼翼的端到厨房,抢了肖朗蒸菜团子的活,打算把家里的那些个野菜都蒸上,等会一块让他们带走。
    虎子几人不自在的站在一旁,老太太倒得水谁都不敢动,几个一向胆子大的孩子今儿个难得怂了起来。
    原因就是坐在家里唯一一张圈椅上的太叔公。
    太叔公年轻的时候,听老太太说,那是很严肃正气的一个人,气势很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只要站在太叔公面前,立马变的乖巧听话,现在年纪大了,以往的气势收了许多,不过要是家里来了陌生人,老爷子的气势就会下意识的冒出来。
    这不,虎子几人一进屋来,太叔公一眼就看出来几人个个都是刺头,于是,老爷子下意识的就放开了气势,愣是震住了虎子他们。
    林清砸吧着嘴,越发觉得太叔公适合去教书。
    好在厨房里的老太太动作很快,做好的几十个菜团子,不大不小圆溜溜的,里面甚至还加了几个搅拌的鸡蛋,上锅后蒸的也快,没多大功夫就蒸熟的起锅晾了出来。
    等菜团子不烫了,老太太招呼着虎子几人来厨房,未免他们打起来抢夺,老太太做主给他们分好。几人饿急的一口气吃了几个,剩下的都揣着准备回去慢慢吃,和老太太诚心诚意的说了几句好话,便撒腿出了林家,高兴的不得了。
    老太太站在院门口看了一会,转身回来时叹了口气:“几个孩子本性也不算差,都是这日子逼得……”
    “可不是,要不是奶好心收留了我,估摸着我还不如他们过的好。”肖朗说的是实话,虎子他们为了吃的可以几个村的晃荡偷拿点小东西,可他做不到,谁给他一口吃的他都记得,没东西还那就帮着做事,挑水捡柴等他都能做。
    “那是咱的缘分。”老太太笑了起来,感恩的孩子心善。
    时间差不多也到了晌午,老太太又进厨房开始准备午饭,太叔公帮着烧火,肖朗则跟在林清身边看护着,林清在家待的闷闷的,便撺掇他一起出去玩。
    肖朗开始不同意,后来还是没磨过她,跟老太太说了一声后,老太太倒是没反对,只说别走的太远、玩的太久,饭很快就好,林清保证连连,但出了院门就想往西南山跑。
    可惜肖朗把她抱了起来,“你方才咋和奶保证的?一转眼你就变卦。”说着,无奈的轻点了下她白莹莹的额头。
    “村里的孩子见天的往山里跑,咱不去山里能去哪?”林清想去山里看看,看能不能借机拿出空间里的一些动物来,好拿回来给老太太和太叔公加餐。
    肖朗现在很少进山,之前是因为天天上工,后来老太太找老村长给他安排了个轻松的活,不用天天按时上工,虽说挣的少,但老太太跟他解释希望他闲下来时能多带带林清,出去玩什么的老太太又不能时时跟着,可不跟着又不放心,于是只好托付给了肖朗。
    肖朗很听老太太的话,没事就在林清身边晃悠,不让林清离了他的视线范围以内,相处久了,不可否认林清是个招人稀罕的孩子,古灵精怪不说,整个小人儿像是精雕细琢似的,就没有看着不精致的地方,虽然娇气,可娇气的让人看了不心烦反而心疼,渐渐的,他也变得和老太太一般,只要林清提出要求,几乎就没有不答应的。
    就比如现在,林清眨巴着黑多白少的大眼,莹白精致的小脸气鼓鼓的瞪着他,那极致的黑与白,他是越看越是喜欢,越是喜欢就越舍不得小丫头不高兴,最后,只能心甘情愿的妥协。
    “去山里行,但你不能下地走,得让我抱着。”肖朗提出要求,林清皱眉考虑了一会,又看了眼自个的小短腿,无奈的点了下头。
    肖朗这下高兴了:“带你去西南山看我以前挖的陷阱咋样?我好段时间没去看了,也不知道什么模样了。”肖朗低头问她,小丫头却给了他一个白眼,窝在他怀里也不吭声。
    西南山是座连绵起伏的大山,坐落在西南方,所以附近几个村子都喊西南山,因为山大,里面的动植物自然是多不胜数,饥荒时,整个县里管辖下的村子天天有人来这边进山找吃的,除了山里深处没人敢去,靠外的数百亩山林都被人踏足过,最狠的时候,连树叶树皮都被弄走了大半。
    肖朗抱着林清进山找到了他挖的陷阱,说是陷阱,其实就是挖了个坑,上面盖上野草树叶什么的,这个上辈子林清听肖朗说起过,并且还知道,最开始的时候他挖的坑很不靠谱。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一章:日常
挖坑做陷阱是肖朗从书本上看到记下的,后来母亲死后他饿肚子上山找吃的时,才冒出挖坑的想法,刚开始因为饥荒刚过去没几年,山里连最常见的野兔野鸡都没影了,肖朗的这个陷阱埋伏了一年多,什么都没抓到。

等深山里的动物慢慢往外面扩张活动后,又因为坑挖的不深,凡是有弹跳能力的动物掉到里面,费不了多大功夫就能上来,起先肖朗还弄不明白,后来弄懂了,挖深后,才会偶尔掉进去一只兔子类的小动物。

肖朗拿掉陷阱上被破坏的遮挡物,果然,坑里空空如也,只留下某种动物的蹄印。

林清也没什么好失望的,早知道会如此的,不过她依然坏心眼的落井下石了一句:“你这陷进挖挖的?瞧瞧!就这么点深的小坑,能抓住猎物才怪。”

肖朗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憋屈的不得了,不过还是又把陷阱遮挡好,“一定能抓着的,以后我常过来看看。”

“死心眼!”林清奶声奶气的骂了一句,小胖手指着他道:“你抽空拿把铁锨过来,再挖深一点。”这样她就可以隔三差五的往这陷进里丢猎物,空间里的东西就有借口往外拿了。

“你咋知道这么清楚。”肖朗覆盖好陷阱,抱起林清转身下山。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照我说的做。”林清强硬的要求着,还不放心的又催促一遍:“听到没有?”
    “听到、听到”肖朗好笑的摸摸她的头,这回林清难得没拍掉他的手。
    回到家,老太太的晌午饭也差不多做好了,用林清空间里拿出的几样菌菇加了肉片做清汤,一盘炒鸡蛋、一碗小竹妈拿过来的凉拌芽菜,还熬了浓浓的米粥,院里香味四溢,惹的初一蹲在厨房门口可怜巴巴的等着属于它的那一份午饭。
    林清回来时就看到这幅景象,不由得笑开来,挣脱着从肖朗怀里下来上前抱起了初一,肖朗摸摸鼻子,小没良心的,见他从来没这么亲热过。
    抱着初一进了厨房,林清无奈的对老太太道:“奶,你又欺负初一。”老太太不待见初一,这点全家都知道,追根究底还是林清的错。
    在老太太眼中,家猫这玩意儿随便给它点吃的都能活,可初一不一样,为了吃肉天天跟在林清身边,特别是吃饭的时候,林清也不负其所望,每顿吃饭,只要有肉,都偷偷的喂给了它。
    老太太就不乐意了,一只猫而已有啥可金贵的,久了,初一就不怎么受老太太待见。
    初一因为吃了空间不少的好东西,像是有了灵性一般,知道老太太不待见它,就乖乖的不敢上前招惹老太太,而老太太似是故意一般,每次在厨房做好吃的,只要林清不在,初一就只能蹲坐在厨房门口眼馋,还不能乱叫,不然老太太直接把它撵走。
    “不是奶不待见它,是它自个不招人疼。”老太太找了个好借口。
    不招人疼?林清看了看怀里的初一,肥嘟嘟的小身子,比同龄猫大了几圈,大大的猫眼懵懂可爱,咋看都招人稀罕的,奶这是啥眼光?
    太叔公在灶前笑了笑,“你奶这是嫌弃它挑食、吃的好。”
    老太太不吭声了,这是默认了?
    林清故作为难的叹了口气:“以后听奶的,天天给它喝米汤吧。”
    “美的它!”老太太还是心疼,“米汤也没有,家里有麦麸子,拿水拌了喂它。”
    得,这下连初一不待见的米汤都没有了。
    初一懵懂的有些察觉,顿时瞪着双可怜巴巴的大眼轻叫了几声,林清安抚的帮它顺了顺毛。
    吃饭时,老太太给她舀了一碗菌菇肉片汤,林清把菌菇都挑出来吃了,剩下的肉片偷偷喂给了桌子下的初一,老太太心塞的瞪着一人一猫。
    肖朗恨铁不成钢的轻轻拉了下小丫头的衣角,后知后觉的林清这才讨好的朝老太太笑笑,乖乖的夹了两块肉片吃下去,老太太又给她夹了几筷子的炒鸡蛋,看她都吃下去后,才满意的放过了这次。
    吃完饭,林清在院子里来回晃着消消食,顺便察看她种的福禄考,已经长高了不少,老太太之前说太密稠了,需要间苗分开种,现在看看估摸着可以间苗了。
    “奶,我种的花啥时候间苗?”到屋里找到纳鞋底的老太太,林清把福禄考的花苗比划了一下,“长这么高了,奶,可以间苗了吧?”
    “呦!有那么高了?奶还真没注意,不过奶不咋地懂种花,让你太叔公去弄,你太叔公以前种过药菊。”老太太庄稼都种的马马虎虎,更别提种花了。
    林清点点头,又跑去找太叔公。
    太叔公和肖朗都在厨房里,一个抽着旱烟,一个洗刷着锅碗,林清抢了太叔公的旱烟不让他再抽,“太叔公,烟抽多了不好,咱别抽了,帮我种花吧。”
    太叔公扭不过林清,只好收了旱烟袋帮她去种花,肖朗也收拾好了锅台,好奇的跟了上去。
    林清当初种花,院墙跟还有屋檐下都种了一排,连起来看着还真不赖,起先刚出苗时,太叔公就问这种的啥花种,林清说不知道推脱是老太太给的,而老太太也说不知道推脱是买东西人搭送的。
    现在长高了许多,太叔公还是认不出这花是哪一种,朝着稠密的地方间了几颗,林清在一旁看着一边叮嘱道:“不要太稀,要紧挨着,等以后开花了就连成一片,那样好看。”
    “现在也是连成一片啊?搁半尺一颗以后开花也是连成一片的。”肖朗在一旁插话,觉得都差不多。
    “那样不好看!”林清双手叉腰瞪他,小大人似得评价道:“稀稀拉拉的像什么样子!”
    太叔公笑了起来:“嗯,稀稀拉拉的是不好看。”
    肖朗还是弄不明白,那山里的野花不也是东一片西一片的,看着还不错,没啥不一样的,不过见小丫头一直不满的瞪着他,啥话也不敢说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二章:陷阱

    林清找了个小竹框,把间出来的花苗都放进去一颗都没舍得丢,一圈下来,有不老少。
    “这些你种哪?”太叔公见她把花苗都收起来,抬眼看看院里没啥地方可种了。
    “种后院吧?”肖朗提议道,“后院空的地方多,足够你种的。”
    林清摇头,“后院有鸡,会被它们叨吃掉的。”
    肖朗一愣,的确,后院老太太养了不少的鸡,这些小嫩苗最受它们的喜爱了,看了看院里,又提议道:“要不,你再围着屋檐种一圈?”
    林清却依然摇头:“不种了,太多了也不好,我把花苗送给小竹子,她家有地方种。”小竹子家的院子不算小,种点花的空间还是有的。
    太叔公没意见,让肖朗一块跟着去。
    到了孙家,小竹子在自家院子里的几垄菜地里拔草,林清提着小竹框过去给她看框里的东西,小竹子稀奇的瞅了几眼:“这是你家院子里种的吧?我上次留意的看了一下,你咋拔出来了?”
    “没拔,这是间苗间出来的,这是花苗,长大开花后很好看的。”林清拿出几根给她看,并让她找地方种起来。
    种东西小竹子和林清一样都不行,想拜托肖朗帮忙,结果肖朗也不咋地会,万一种死了咋整?
    最后还是找了小竹妈过来帮忙种,一般小孩子的玩意儿,大人很少帮忙的,好在是林清拿过来的,小竹妈翻翻框里的花苗,直接给种到菜地旁边。
    小竹子又听从林清的建议,找了劈开的竹条,围着密密的插了一圈。没办法,谁让孙家的鸡窝就在旁边不远处,不围起来不行。
    种好了花,林清拉着小竹子要她一起上山玩,说是肖朗在山里挖了陷进,想再去收拾收拾,没准能抓住什么野鸡野兔类的小动物。
    小竹子自然是想去,可她做不了主,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母亲,眼里的渴求不言而喻,林清也在一旁保证肖朗会跟着,她们只在外围绝不往深处走。
    小竹妈也是个心疼闺女的,又听林清帮着说话,也没怎么难为,摆摆手放了行:“去吧、去吧,不过说好了,不能往深山里面走。”
    小竹子拍着胸口保证,还讨好的拿了个小竹框和小铲子,许诺挖点嫩嫩的芽菜回来。
    至于小莲和小荷,小竹妈拦了下来,不顾俩人的眼热就是不松口,肖朗自个就是个半大的孩子,看顾俩个小的就够操心的了,别不能都跟着添乱。
    林清也回去跟老太太和太叔公说了一声,让肖朗拿了铁锨,学着小竹子拿了小竹框和小铲子,在老太太忧心的目光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去往西南山。
    太叔公看出老太太的担忧,抽了口旱烟安慰道:“没啥要紧的,现在的时间大伙都去上工了,碰不到啥人。”老太太想想也是,便压下了心里的担忧。
    进了山,来到肖朗挖的那处陷进边上,一拿掉上面的遮挡物,小竹子只瞅了一眼就略带失望的看了肖朗一眼,“阿朗哥,你这挖的啥啊?我去我姥姥家见过我姥爷挖的陷进,那才是好!又深又大,我姥爷说,能困住一头野猪!”
    一天两次打击,肖朗不免有些泄气,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弃,跳进坑里就开始铲土。
    林清也不凑热闹的打击他了,站在一边指挥着,“坑可以不大,但一定要深,如果一只兔子掉进去了,结果一个蹦跳又上来了!你会有什么心情?”
    肖朗停手严肃的想了想,还不等他说话,小竹子在一旁插了一句:“如果是我,我会想哭,到嘴的肉又没了,我一定会哭出来的。”
    林清满意的点点头,肖朗无语的继续铲土,一边问道:“你俩见过兔子吗?”
    “见过,不过是兔皮,我姥爷抓的。”小竹子还真没见过活的兔子。
    至于林清,要是不算上辈子,那她三岁时还真没见过兔子,不过她是不可能承认没见过的,“我见过,奶找人买的。”
    这话,肖朗和小竹子都没有怀疑,因为老太太在他们心里那是超越一切的存在,似乎就没有老太太办不了的事。
    在肖朗的努力下,在林清的指挥下,一个多小时后,陷阱的深度已经和肖朗的头顶一般高了。
    林清觉得差不多了,让肖朗停手上来,幸好挖的时候特意留了几个高低不等的踏脚处,虽说没个巴掌大,但可以让人借力爬上来,不然肖朗现在只能在坑里继续待着了。
    之前一旁观看的小竹子也没闲着,她找了许多的野草过来,干枯的、翠绿的,两样混合夹杂在一起弄了一大堆,还找了两三根细细的树枝。
    肖朗一上来,林清又开始指挥着他,让他先在陷阱上面摆放两三根细树枝,最后均匀的盖上野草。
    趁着两人不注意时,林清在最上面的野草上洒了点土黄色的粉末,这种粉末只有一种作用,就是能吸引她空间里的动物,过会,她就要找机会放几只野鸡野兔出来。
    “走吧,咱去挖野菜去,等太阳落山再来看看,没准就能有野鸡野兔的掉进来。”林清拍拍手,招呼着俩人往另一个方向走。
    “明天再看吧,就这下半晌的功夫不可能有野鸡野兔的。”肖朗拎着铁锨在后面跟着,这外围山里有没有动物还不确定,小丫头太心急了。
    林清也不辩解,只暗里观察着四周,她可以在周围三米以内随意的收放空间里的东西,包括各类动物。
    走了好一会,林清找到一处枝蔓遮挡的草堆,在空间选了两只白腹锦鸡以及两只大灰兔,偷偷的放到了草堆后,借着草堆的遮掩很快就跑没了影。
    林清松了口气,心情好的和小竹子手拉手的往前走,步伐快了不少,肖朗在后面看得有些担心:“别走的太快,摔着了咋办。”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三章:猎物
小竹子带林清到她常去的地方挖野菜,但俩人心里都惦记着陷阱的事,还真没什么心思挖野菜,转了一会后,俩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想动了,唯有肖朗,眼尖利落的挖了好几颗。

“你俩干啥啊?坐那好一会了。”肖朗上前抱起林清,见她小屁股上粘了泥土,脸一黑,下意识的就伸手拍打了几下。

林清浑身一僵,顿时爆红了一张脸,小丫头发飙的扭动起来:“放我下来!”

“别闹!”肖朗轻松的制服了她,把她夹在咯吱窝里,又继续轻拍了几下某人的小屁股,可惜裤子还是脏了许多。

“今天刚换的衣裳,回头奶见了又得给你洗。”肖朗把她抱好,点了点她的额头。

林清气里的就想去掐他,一旁小竹子却背过身着急的问:“阿朗哥,你看我屁股后面干净了吗?”

小竹子自肖朗拍打林清的小屁股时,就心中一跳,坏事了!她也是今儿个刚换的干净衣裳,出来一趟要是弄脏了,回去肯定要挨揍的。

“你俩差不多!”肖朗没好气的说了句,小竹子回头往林清屁股上瞅了几眼,立马一个哆嗦,心里只有俩字:玩蛋!

“别担心,咱现在去陷阱那看看,要是能抓到野鸡野兔什么的回家肯定不会挨揍。”林清信誓旦旦,小竹子也是眼睛一亮,提起小竹框就要往陷阱那里跑。
    林清也心急的在肖朗怀里折腾起来,硬气的让肖朗把她放下来,肖朗闹不过她,只好把她放下来。
    “等我一起啊。”林清朝着小竹子跑去,连身旁的小竹框都不要了。
    肖朗弯腰帮她拎了起来,胆战心惊的看着林清迈着小短腿快跑着,又急又气的慌忙跟了上去。
    这可是在山里头!虽然外围挺平坦的,可大大小小的石块还是有不少,万一磕着碰着了,小丫头那身细白的皮肤能遭大罪,回家老太太指定心疼的掉眼泪!
    “跑啥啊?这才多大会功夫?做梦也没有这么快!”肖朗跟在后面喊了几句,前面两个小丫头总算是不跑了,不过步伐依然急匆匆。
    到了陷阱那里,最前面的小竹子惊叫起来:“阿清!真让你说着了,陷阱上面的杂草掉下去了!里面肯定有东西!”
    林清心里自然知道里面有东西,但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惊喜激动的样子,加快了步伐嘴里嚷嚷着:“真的?!掉里面的是啥?野鸡还是野兔?”
    小竹子已经拿掉剩余的杂草,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只一眼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激动开心的竟是跳了起来,“阿清!阿清!野鸡野兔都有!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野鸡!我要把它的毛拔下来做毽子!”
    林清这时也到了坑边,嘴角暗里满意的勾了勾,随后便和小竹子一起又跳又叫,紧跟过来的肖朗看俩人高兴的样子,不敢置信的跑到坑口看,顿时目瞪口呆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天哪!还真走****运的抓到了猎物?!还是四只!两只野鸡两只野兔,乖乖的窝在坑底,见人来了也没啥动静。
    咋这般巧合?
    肖朗想的有点多,眉头微皱,下意识就向林清看去,这丫头说抓野鸡野兔就抓野鸡野兔,这运气也是惊人,不过……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头。
    野兔是山里常见的大灰兔,就是这鸡……咋看咋花哨!颜色分明鲜亮不说,后面拖着的尾巴也太长了点,这还不算,这见人来了,咋还像是没看到似的乖乖窝在坑底,连个动静都没有?
    “咋了?愣着干嘛?下去抓啊!”林清见肖朗不是很高兴,反倒是有点狐疑,心里一凸,但很快她就平静下来,催促他下去抓。
    “这野鸡野兔咋恁老实?你俩都在上面叫唤好一会了,连个反应都没有……”一边说着,肖朗一边小心的下到了坑底,都这样了,这四只野鸡野兔还是一点的反抗都没有,直到肖朗搓了几根草绳把它们绑好扔出坑外,这在反应过来一般的挣扎了起来。
    林清:“……”估计被她洒上土黄色粉末的杂草,和它们一起掉在了坑里。只有在那种药粉跟前,它们才会这般老实,一旦远离,就会恢复本性。
    “没准是吓傻了!”小竹子不在意这些,兴奋的拎起来一只野鸡,脸上越发的欢快,“这鸡好重!肉肯定不少!我姥爷说,野鸡很香的,比野兔都好。”
    林清赞同的点点头,这种比一般的野鸡还要香,这可是白腹锦鸡……
    呃……坏了!
    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白腹锦鸡上辈子据说被列为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林清有些傻眼,她光顾着肉美味好,却把这些给忘了,不过这时候国家好想没人关这些,吃个一两只应该没事吧?再说这还是自个空间里的。
    想到这,林清又淡定了下来,小手一挥,四只野鸡野兔她和小竹子对半分。
    小竹子却不要这么多,“本来我就是跟你来凑数的,咋能要你这么多?你们俩才分了两只,我一个人咋地都不能占两只。”
    林清一愣,她把肖朗给忘了,话说这陷阱出力最大的就是他了。
    “我不要,都给你们俩。”肖朗不怎么在乎,见小丫头呆愣住了,连忙表态说不要。他现在吃住都是在林家,像一家人一样,他的不就是小丫头的?都给她好了。
    “不行!”小竹子摇头放下了手里的野鸡,“阿朗不要我也不要了,本来我就没出啥力……”
    “别推了,我俩一人一只,剩下的都给阿朗,他出力最大。”林清这个提议好,小竹子想想便开心的点头赞成。肖朗张张嘴想说真的不用了,不过俩人都没理他,各自上前挑猎物去了。
    “你挑一只野兔,个大肉多!”林清选了一只锦鸡,然后把一只最大的野兔拖到小竹子跟前,孙家人多,一只锦鸡分下来没几块,还是野兔好点,何况她家空间出品的野兔比山里的大多了。
    小竹子比比看觉得林清说的对,确实很大。
    俩人挑好,剩下的一鸡一兔都是肖朗的。重新覆盖好陷阱,下山时肖朗又成了苦力,不但拖行着四只野鸡野兔,一边还拿着铁锨,再者还要看顾林清,不能让她磕绊着了,一路走来,那叫一个累。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四章:诧异
回到村里,肖朗把小竹子的野兔还给她,看着她喜滋滋的抱回家后,才带着林清回林家。

一进院门,林清就不管肖朗了,小跑着进堂屋跟老太太炫耀起来,“奶!我们仨进山抓了好东西回来!”说完,看了一圈屋里,没见着太叔公,“奶,太叔公呢?”

“你太叔公回家找你孙大爷说话去了。”老太太放下手里的鞋底,见林清小脸白里透红,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你仨在山里抓着啥了?现在的山里还有好东西?”

“有!”林清得意的仰着头,正说着,肖朗拎着三只猎物进来,老太太看到后眼都直了。

“哎呦!现在山里头还有这个?!”老太太稀奇的上前接了过来,稀罕的不得了。

肖朗笑着道:“总共四只,两只野鸡两只野兔,给了小竹子一只野兔,剩下的都拿了回来。奶也觉得稀罕吧?我自个都不敢相信,那陷进都挖了大半年了,这还是头一次有东西掉进去。”

老太太连连点头:“稀罕!太稀罕了!我以为那山还得个几年才能有东西出没,没想到现在都能抓到了,瞧这个头、瞧这肥的,啧啧!尤其是这两只野鸡,难得一见啊。”

“嗯,这两只野鸡我也是头一次见。”肖朗笑眯眯的,话头一转扯到了林清身上:“还是托了阿清的福运,她说能抓到野鸡野兔,结果没多大功夫就抓到了。”
    林清瞪了他一眼,你就是再多疑也没用,想破脑袋都不会弄明白的!
    老太太不乐了,也不稀罕了,瞅了乖孙一眼心里明白了个七八分,不动声色的把野鸡野兔递还给肖朗,“这俩野鸡看着稀罕放到后院鸡窝里去,明儿个晌午炖了,野兔也先放后院,你去把你太叔公找来,老爷子会剥兔子皮。”
    “嗯,奶放心,我这就去。”肖朗应了声,拿着野鸡野兔转身出去了。
    老太太等肖朗走远了,才拉着林清进了东里间,低声问道:“东西是你那宝贝空间里的吧?”
    林清乖巧的点头,顺便还狗腿的拍了声马屁,“奶就是聪明!啥事都能猜着!”
    “你可拉倒吧!少忽悠奶!”老太太哭笑不得,轻轻的点了点林清的小额头,“今儿个多亏是你三个半吊子!要是被那常年在山里走动的看见,你这马脚指定漏出来。”
    林清眨巴着眼,表示不懂。
    老太太把她抱在怀里,语气透着严肃:“前两年闹饥荒,西南山外围的野物都被抓绝了,这都两年了,山里头连只耗子都见不到,你今儿这猛的弄出四只又肥又大的野鸡野兔来,要是村里人知道了,肯定是一窝蜂的往山上跑,要是抓到些什么还好,但要是抓不到,大伙定会盯住你不放,事出反常必为妖。”
    林清呆了一下,明白过来后便道:“那我多放一些出来?让大伙都能抓到。”
    “得得得!你可瞎胡来!”老太太轻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你当别人都是傻的?!突然冒出来一大批的野鸡野兔啥的那更招人怀疑。再说你今儿个弄出来的野鸡,那是西南山能见到的吗?西南山的野鸡多少年来要么是灰土土的,要么是花花绿绿的,你看看你那野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头!”
    林清挠挠头,这些她还真不懂,老太太见她纠结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奶知道,你是想把宝贝空间里的好东西拿出来给家里,可这事急不来,回头你挑几只正常点的野鸡野兔啥的,隔个十天半月的放个两三只出来,外人就是看见了,也只会觉得山里头恢复过来了。”
    “嗯,听奶的!”别看林清上辈子活了五六十岁,可长期的流离独居让她的心思想法、为人处事等都十分的简单,哪怕如今重来一世,依然比不了老太太。
    屋外,肖朗领着太叔公过来了。
    老太太在屋里听到动静后,赶忙拉着林清出来,一见到太叔公,林清就松开老太太的手朝太叔公跑去,嘴里甜甜的叫着:“太叔公。”
    老爷子很高兴,“阿朗说,你们上山抓到野鸡野兔了?这可是个好兆头!”
    林清张嘴想说什么,老太太抢先一步的摆摆手,“啥好兆头啊!估摸是深山里跑出来的,西南山如今是啥模样,大伙见天往山上跑的都清楚。”
    太叔公微微收敛了一些喜意,觉得老太太说的有道理。这时,肖朗去后院把野鸡和野兔提溜了过来,扔在太叔公面前指着那两只野鸡直说稀罕的紧。
    可不就是稀罕嘛!太叔公打量了好一会也是忍不住的稀罕。
    “今儿个先把这只兔子收拾出来,明儿个再炖那两只野鸡,听说这玩意儿补身子的很,加点药材什么的,给阿清炖一锅药膳鸡出来,你看咋样?”老太太提溜起两只野鸡,下手捏了捏,很肥,一只能炖一锅,可以吃两天。
    “成!”太叔公没啥意见,提溜起地上的野兔往后院走,一边又对肖朗说道:“阿朗跟着来看看,日后再有什么剥皮的事,老头子要是做不动了,可就全指望你了。”
    肖朗点着头,他很是乐意,殷勤的跑前跑后,一会拿刀、一会打水的,看得林清在一旁跃跃欲试,想跟着一块凑热闹。
    老太太吓一跳的拦住了她,那剥皮能是小娃娃家能看的?!万一惊着了咋整!不许去、也不能去!说啥都没用!
    任凭林清怎么撒娇,老太太坚守底线,死活就是不松口,被闹腾烦了,老太太干脆把初一塞到了林清怀里,“去去去!你俩一块玩去。”
    林清郁闷的抱着初一不死心的朝后院方向望了几眼,忽然眼珠子一转,想起小竹子的那只野兔,孙家估摸现在也在剥兔子皮。
    于是,林清偷笑的抱着初一想溜去孙家。
    老太太没注意,压根就不会想到自家乖孙为了看剥兔子皮,竟然想跑去孙家,因而,林清很容易的就出了院门。
    刚出院门,转眼就看见村东头方向的村道上,张家张老太太等人一瘸一拐的慢慢走来。
    林清诧异的停了下来,不是去胡家闹腾去了吗?咋这幅模样?活像被人揍了一顿似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五:过渡

    张家人的模样很惨,张老太太头发散乱,脸上挂着四五道血淋淋的伤口,张老爷子青了一只眼还肿着半边脸,张福生面上倒是无碍,就是头上破了个洞,如今一边捂着一边一瘸一拐的呻吟着,不断的说头疼头晕。
    张老太太抹着眼泪,看着儿子受伤只觉得钻心的疼,张老爷子也跟着红了眼,二老安抚着儿子,一边还不忘咋咋呼呼的骂着胡家人。
    临近时,林清才注意到,张家人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人,有清河湾的,也有别村的,老村长也在人**里,陪着一位四五十岁的汉子说话,俩人说话声音很大,林清听了几句,原来那人是下河湾的村长,现在过来也是因为张家的事。
    林清本想走了,可张老太太进张家院前,竟是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林清火气也上来了,她不走了。
    “二爷。”甜甜的叫了一声老村长,她抱着初一故意走到张家院门口站定,公然的在张老太太面前晃悠膈应她。
    “清丫头咋出来玩了?呦!这猫崽是上次你奶抱回去的那只吧?这咋长的,咋恁好!”老村长第一次见到初一,还真是吓了一跳,比起自家那只瘦巴巴还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这只大了几圈,还肥嘟嘟的精神别提是有多好了。
    “嗯嗯!我喂的。”林清点着小脑袋,初一能长这么大,她功不可没,要依着老太太的喂法,估计早没了。
    “清丫头是个好样的,等猫长大了就能捉耗子。”
    “你可别夸了。”原先在院里的老太太听到隔壁张家院里的哭声,幸灾乐祸的出来想看看热闹,结果就看见偷跑出来的乖孙,还站在张家院门口,顿时黑了脸,听到老村长还夸她,立马揭了林清的底。
    “这丫头就是个败家的,我给她做的好东西一半都进了那猫的肚子,还偷偷给猫冲奶粉,当我不知道咋地。”一说起来,老太太就气不顺了,一不顺,就越发不待见初一了,这哪是养了只猫?这整个养了个祖宗!
    老村长张了张嘴,不知道说啥好了,人老太太虽明着说林清败家,但面上的气却不是针对林清的,是冲着猫去的,这暗里要是不纵着,这丫头敢那么做?像他家一样,几个巴掌下去,猴子都得乖乖的,说白了,老太太还是宠着这丫头。
    老太太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怕碰倒了林清,赶忙把人拉了回来,又回头冲老村长招呼了一声,“等事情忙完了,来家坐坐啊。”
    “成。”老村长点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张老太太忽然在屋里尖叫一声,吓的人一哆嗦,老村长顾不得说话了,抬脚冲了进去。
    老太太抱着林清朝家走,对面小竹妈带着小竹子过来,胳膊上挎着一只盖了麻布袋的竹框,小竹子眼睛红红的,不舍的朝竹框看了好几眼,林清见她这幅模样,看看小竹妈挎着的竹框,暗道,该不会小竹妈把野兔还回来了吧?
    小竹妈拉着老太太进了院里,揭开竹框上的麻布袋,果然,里面是那只被绑起来的野兔。
    “大娘,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您别见外,这野兔您拿回去……”
    “干啥你?”老太太打断小竹妈的话头,“几个孩子在山里弄来的,阿朗占大头,这俩孩子一人一只,你这拿回来给我干啥?”
    “大娘,我知道您心好,这要是一篮子野菜啥的,我不跟您计较,可这野兔是个金贵的,要是卖了,能换不少的口粮回来。”
    “换啥口粮,这是孩子们自个弄回来的,孩子们的东西她们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咱大人一没出力二没帮忙的,咋地都轮不到咱们做主。”老太太不为所动,语气很是坚决。
    林清听出老太太的意思,在一旁帮腔:“婶子,我奶说的对,这是我和小竹姐还有肖…阿朗哥一起弄回来的,真不是我们刻意送的,小竹姐也是出了力的,这是她该得的一份。”
    小竹妈回头看看自家闺女,见她委屈的不得了,也是心软的不行,“你真出力了?没白拿?”
    林清不停的给小竹子使眼色,小竹子也是个聪明的,连连点头:“我出力了,没白拿。”她和阿清一个挖野草,一个指挥,这也算是出力了吧?
    “看看,我就说孩子们自个分的,咱大人不要跟着瞎掺和。”老太太说完,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是不是你家那位祖宗又打什么主意了?”
    “嗯,我奶说留只野兔腿,其他的都卖了,我奶说野兔肉对老人身体好,加点药材特别补身,让我妈去给她找些药材回来炖了野兔腿,我奶要好好补补。”小竹子带着鼻音,越说越委屈,眼泪都在眼眶里聚集了不少。
    小竹妈见了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早知道老太太不在乎这只野兔,可留下来自家闺女吃不着不说,还便宜了婆婆,要是婆婆是个好的,她天天供着都行,可她不是,小竹妈便决定还回来,要不吃全家都不吃。
    “你家那个祖宗可真是脸大!说出那话她也不嫌燥的慌!连个孩子的东西她都不放过,可真不是个玩意儿!”老太太呸了一声,十分不待见孙阿奶。
    林清也是服了,安慰的拉住了小竹子的手,眼珠子一转,她忽然拖出竹框里的野兔,朝后院方向喊了两声,让肖朗快点过来。
    转头又对老太太道:“奶,咱留下这只野兔,等会一块做了,让小竹姐还有小莲、小荷过来一起吃。”
    “这主意好!”老太太一拍腿,让小竹子回家喊人,“把小莲、小荷喊过来,今儿个阿奶给你们做一顿全兔宴!”
    小竹子破涕为笑,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看向母亲,想争取她的同意,老太太摆摆手:“不用看,你妈同意了!”
    小竹妈无奈的笑笑,闺女眼中的可怜让她说不出不同意的话来,只好点头应允了:“去吧、去吧!”
    小竹子简直要高兴的跳起来,咧着嘴飞快的跑回了家。
    小竹妈也不忙着回去,留下来跟老太太搭把手,肖朗从后院出来,手里还拎着剥好的野兔,一见到林清就下意识的把手藏到了背后,“你离远点,喊我干啥?”
    “我都看见了,还藏啥啊!”林清翻了个白眼,指着厨房门口不断挣扎的野兔道:“小竹姐的野兔等会搁咱们家一块做,你拿去把皮剥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六章:闹腾
肖朗很听话,先把剥好的野兔送到厨房,让老太太清洗干净,又朝剥葱的小竹妈打了声招呼,这才拎着兔子往后院走,他打算这只自个动手。

林清想跟着去,却被老太太跟喊住了,“干啥去?给我回来。”林清郁闷的进了厨房,小竹妈好笑的摸摸她的头。

这时,小竹子带着两个妹妹回来了,面上有些沮丧难过,不过还是强撑着笑,林清一看就知道,肯定孙阿奶又闹腾了,说实话,到嘴的肉飞了,不闹腾才怪!

林清能想的到,老太太和小竹妈也能想得到。

小竹妈铁青了一张脸,勉强的压住怒火朝老太太笑笑:“我这也帮不了啥忙,先回了。”

老太太摆摆手,“去吧,别和某些人计较,气大伤身。”

小竹妈点点头,嘱咐小竹子三个老老实实的,别跟老太太添乱,便起身回家去。

一转过身,小竹妈的脸色唰的就阴沉下来,一言不发的往家走,到了家后,孙阿奶正坐在屋里,还有老二媳妇,婆媳俩难得站在一起阴阳怪气的说着酸话。

小竹妈也不吭声,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们,很快,婆媳俩没声音了,被小竹妈盯的心里直打颤,原本就外强中干的孙阿奶这下不敢闹腾了。

孙家婆媳正对峙着,斜对面张家突然传来一阵尖叫的哭声,惊的人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张家四周凡是听到声响的全都出了屋,连林清都拉着小竹子一起出来看热闹,只见张家院里张二桃瘫坐在地上,捂着胳膊哭的撕心裂肺,村里的赤脚医生刘兴蹲在一旁查看,对老村长说:“接好的胳膊又断了……送医院吧,不然以后有后遗症就麻烦了。”

老村长气急的在张家院里怒骂,一边找人送张二桃再去镇上,钱还是从队里借,记在张家账上,张老太太被一连番的打击弄的没了理智,尖叫着说不同意,老村长直接让人把张二桃放下,招呼着大伙离开:“咱都走,张家脸大,咱管不了,以后只要你张家的事,啥事咱也不管了。”

话落,又对下河湾的村长说,“这事你也别管了,反正再闹腾胡家还会揍他们,多揍几次或许就不去闹腾了。”能说出这番话,可见老村长是有多气。

张老太太不闹了,张老爷子陪着笑脸收拾着烂摊子,最后,张二桃被村里人又送去了镇上,下河湾的村长知道接下来都是清河湾自家的私事,便找了个借口回村去了。
    几个从头看到尾的婶子好不遮掩鄙夷的议论着,林清竖耳听了一会,原来张二桃又断胳膊这事,是张老太太的杰作。
    张福生被胡家人开了瓢,一到家就让几个孙女去喊刘兴,但张桃断了肋骨不能动,张三桃和张四丫躲进了厨房里,只剩下张二桃在人前待着,张老太太就让她去,可老村长不让,另外喊了人去的。
    刘兴过来看了看,血流的挺多,实际上没啥大碍,但张福生偏说自个不舒服,头晕头疼眼前还发黑。起先大伙还都以为是真的,便打算让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可张福生愣是不去,一直哼哼唧唧的喊着难受,要多假就有多假,这会儿大伙要是再看不明白那可就眼瞎了。
    老村长黑了脸,让人强行把张福生弄出屋,你不是说头晕头疼吗?成!咱去医院查,要是查不出啥事来,咱老账新账一起算!
    刚到院里,张福生就害怕的挣扎起来,死活不愿意去,推搡中,张老太太心疼儿子想上前帮忙,可愣是搭不上手,心里是又气又急,碰巧张二桃就站在一旁,愣征征的看着,张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你爹正遭着罪,做闺女的不去帮忙还傻看着?!看啥!不是东西的玩意儿!
    张老太太完全是在迁怒,火气直涌上来压都压不住,一个巴掌扇过去还不解恨,又狠踹了一脚把人踹在地,刚接好的胳膊碰到了地上的小凳子,霎时,一股子钻心般的疼痛让张二桃尖叫出来,接好的胳膊又断了……
    林清眨巴着眼,听的很是欢快,听完了张二桃的事,又听起了张福生开瓢的事。
    张家大闹胡家,起先胡家有些理亏的不敢吭声,结果张家蹬鼻子上脸的进屋打砸不说,还想翻胡家的家底,说是子债父偿,张家的损失自然要胡家赔偿。
    胡家也不是吃素的,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自个没管教好儿媳妇,如今出了事怨不得别人,两家吵的不可开交。
    张老太太因为丢了金戒指、金镯子整个人都失去了以往的理智,吵着吵着就和胡秀娟的母亲邹桂花打了起来。
    邹桂花身体强壮,别说是一个张老太太,就是两个张老太太她都能轻松的撂倒,一个瘦巴巴的老太太,庄户人家的力气都没有,谁怕谁?!
    张老太太挨了揍,张老爷子和张福生就不能视而不见,父子俩上前帮忙,但都被胡家的三个儿子给拦了下来。胡家比张家强了许多,别的不说,光是儿子就比张家多了两个出来,且个个人高马大,不管是打架干活都不含糊,比起弱鸡一样的张福生可是强了百倍。
    胡乱中,张福生捡了块石头砸向邹桂花,虽说最后被邹桂花躲了过去,但却彻底惹怒了胡家的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逮着他们就是一顿揍,而胡家的老小直接拎着一块石头给张福生开了瓢,当时就震住了张家,要不是下河湾的村长出面,指不定会闹成什么样。
    林清和小竹子又看了会戏,老太太在院里喊了起来,让她回家。
    回到家,林清八卦的跟老太太传达着张家的闹剧,老太太心情舒畅的说了句:“该!一家子人净做亏心事!活该有报应!”
    天将黑时,老村长疲惫的过来,太叔公陪着说了会话,对于张家闹出的事也是倍感无奈,胡秀娟找不到,张家丢失的东西就追不回来,最后张家还得去胡家闹。
    太叔公给出了个主意:“让他们闹去!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他们怎么闹,到时候,胡家肯定会第一个找他们闺女回来,别看他们说不知道,但娘家还是比婆家知道的多。”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七章
    太叔公给出了个主意:“让他们闹去!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他们怎么闹,到时候,胡家肯定会第一个找他们闺女回来,别看他们说不知道,但娘家还是比婆家知道的多。”
    老村长想想觉得在理,便打定主意这事不管了,只要不闹出人命来,他睁只眼闭只眼的随他们去,就是张家的那三个受伤的孩子让他犯难。
    “那三孩子做了错事,受伤到如今也没落到好,人医生都嘱咐了,要好好养着,结果还是被使唤的团团转,方才张家二丫头接好的胳膊又断了,还是自家人弄断的,我就想着,村里现在要是再罚她们,就有些过了……”老村长也是没法子了,要说罚吧,村里肯定不能动手,只能交给张家让他们自个动手罚,可如今那仨孩子都伤筋动骨的,以张家的心狠,肯定是得不了好,就怕闹出人命来。
    太叔公没啥想法,就是再气,现在也消了,“成,这事咱们也不是不通情理,虽说清丫头这些年因为早产体弱、吃了不少的苦,但到底没出人命,只要以后那仨孩子能改好,那事就这么算了。”
    老村长点点头,不过,张家那仨孩子要是能改好,那才是邪门了。三岁看老,本性难移,那仨孩子遗传了张家骨子里的凉薄与自私,又没有人好好教导她们,已经长歪了,掰是掰不过来了,就连那个小的都比别家的孩子要狠的多。
    林清和小竹子姐妹仨在堂屋门口逗着初一,听到屋里的谈话,嘴角扯了扯,张家那四个丫头可没一个是好的,上辈子胡秀娟六五年时又怀了孕,可惜不久便流了,之后的几年里,又流产了三次,医生说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可具体不知道吃了什么,甚至还断言胡秀娟很难怀孕了。
    那一段时间的张家,才真的是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现在想来,似乎一切都有了解释,张桃姐妹几个怕是没少给胡秀娟喂蚂蚱菜。
    以前可以说是年纪小不懂事,只是嫉妒才下的毒手,但胡秀娟小产的那几年,最大的张桃已经十几岁了,在乡下,十一二岁的孩子都能被当成个大人使唤,再说不懂事那就说不过去了。
    好在胡秀娟运气很好,七零年时,再次怀孕,这一胎张家老太太亲自把关,九个月后,总算是为张家生了个儿子,还是对龙凤胎,当时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之后的三年,张桃和一个红卫兵的小头目勾搭在了一起,气得那个小头目的妻子大病了一场,因为刚生产身体虚,结果没熬过来人便去了,不到仨月,张桃就嫁了过去,一个月后,亡妻留下的孩子也不明不白的没了。
    而张二桃和张三桃靠着那个小头目也参加了红卫兵,看不惯谁,就找借口给扣个帽子,毁了附近村子的好几个好姑娘。至于张四丫,跟在三个姐姐后面作威作福,欺负最多的就是林清。
    七三年时,肖朗死后不久,林清就逃离了张家,以后的日子里她再未回过清河湾,等她垂垂老矣的时候,她倒是回过来一次,除了给老太太上坟,张家人她没见到一个,村里人她都没搭话,已经没人记得那个曾经让老太太捧在手心里的她。
    从回忆中醒来,林清看见老太太拎着一只兔腿从厨房里出来,这是要送人?
    老太太进了堂屋,把兔腿给了老村长:“阿朗之前在山里挖了个陷进,今儿个进山去看,才知道里面困住了俩野兔,多的我也不给你,这条兔腿拿回去给几个小的开开荤。”
    老村长连连摆摆手不要:“这不行!我咋能要这个?!”
    “有啥不行的,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家里的几个小的,都是管我叫阿奶的,你要是不拿着回头我还得叫阿朗给你送去,来回跑的忒麻烦!”老太太不容他拒绝,硬是塞到了老村长手里。
    老太太的脾性老村长知道的清楚,她说让阿朗送肯定会让阿朗送,老村长犹豫了一下不好再说啥,便连连道谢的收了下来。
    拎着野兔腿,老村长看的直喊稀罕:“山里有东西出来了?都好几年没见山里有这东西了。”
    老太太摇摇头:“估摸着是从老林子里出来的,咱这外围要恢复还没那么快。”
    “也对,当初外围山里的树根树皮都被扒了,要是老林子里东西不出来,还真得个几年。”那场饥荒对人来说是灾难,对山里的那些个东西又何尝不是,老村长叹了口气。
    老太太笑笑:“那也是没法子,总会好起来的。”
    是啊,总会好起来的。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老村长和老太太、太叔公又说了会话,趁着外面还能看清路便拎着老太太给包好的兔腿回家去了。
    老太太关了院门,回屋和太叔公说了几句话,林清带着小竹子姐妹三拖了一把葱出来剥,这还是孙家的葱,上次没用完,林清又从空间里偷拿出一些掺和在一起,谁也看不出来。
    等葱都剥好了,肖朗去后院抱来了柴火,林清去喊老太太,一切就绪,就等老太太发话了。
    老太太去厨房看了看,放在坛子里的野兔肉也腌好入了味,点点头,让肖朗点柴烧火。
    没多大功夫,葱爆野兔的香味就让人口水泛滥,老太太舍得用料,那香味能飘老远。林清自重生回来还真没吃过兔肉,小竹子姐妹仨在姥姥家吃过一次,但人多肉少,她们只分到两小块,味道一般比不了老太太做的,还略带着腥味,可依然稀罕的紧。
    林清闻着香味不舍得走,就在厨房门口晃悠,小竹子姐妹仨也是跟着吸溜着口水来回朝厨房望,地上的初一更是直接蹲在了厨房里,盯着冒着香气的锅灶眼都不带眨的。
    太叔公坐在堂屋门口抽旱烟,看着四个孩子一副馋相乐的眯起了眼,老太太也没让她们等太久,兔肉熟透了后,先拿碗盛了几块让她们分着吃。
    等苞米饼子熟了,老太太怕等会乖孙又腻着了,特意又熬了一小半锅的米汤出来,随后才喊人摆桌开饭。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八章:醉酒
等苞米饼子熟了,老太太怕等会乖孙又腻着了,特意又熬了一小半锅的米汤出来,随后才喊人摆桌开饭。

两只野兔比一般的野兔大了许多,且肥的很,除了送给老村长的那只兔腿,剩下的,老太太全跟做了,整整的满满一盆,除此,还有一碗凉拌芽菜用来解腻。

“行了,都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太叔公见几个孩子馋的不行,等老太太上桌后,便挥手让她们开吃。

小竹子姐妹仨吃的很是欢快,一筷子接一筷子的越吃越香,林清也跟着夹了好几筷子,老太太见她难得喜欢吃,又挑了几块好的夹给她,可吃了没几块,又开始偷偷的扣下一两块肉喂桌子底下的初一,老太太眼角直抽抽。

肖朗就坐在林清身边,看得清清楚楚的,很是无语的低头看了她一眼,一旁老太太都瞪眼了,某人还在掩耳盗铃的喂着。

太叔公也看见了,笑的眯了眼,又拿了个酒盅出来,倒了一盅放到肖朗面前,“十二了,可以尝尝酒是啥滋味了。”

屋内寂静一片,夹肉的、啃骨头的、还有喂猫的,都扭头看向肖朗,确切的说是看向他面前放着的酒盅。

肖朗有些蒙头,张这么大还真没沾过酒,下意识的就去看老太太。这个年代,乡下对孩子喝酒没什么约束,因而,老太太无良在一旁撺掇:“喝了!奶当初在部队那是喝遍全连的同志!咋的你也不能差。”
    这话就是激将法,肖朗很是听话,二话不说的直接干了!
    一股子辛辣瞬间充满口腔,随后便是纯纯的浓香,肖朗松开紧皱的眉头,砸吧着嘴,不觉得好喝也不觉得难喝。
    “咋样?这酒可是你奶亲自酿的,埋在地下八九年了,比外边卖的那些酒都要好。”太叔公端着酒盅,小小的抿了一口,品的是津津有味。
    “……还行。”肖朗又砸吧了几下嘴,干巴巴的说了俩字。
    林清在一旁看得眼热,上辈子她也是个能喝酒的主,空间的仓库里,还有许多的果酒,想到这,林清坐不住的下了桌往东里间跑。
    “干啥去?”老太太在后面问着。
    “拿酒!”林清头也不回的回了这么一句,让屋里的人愣了一下,拿酒?拿什么酒?
    林清动作很快,一会的功夫就抱着一个小坛子回来,“这是奶从城里面弄来的,大人孩子都可以喝。”
    老太太纠结的不知道该做啥表情好了,不过还是尽职尽责的替乖孙抗下话头:“嗯,我托人从城里面弄来的,大人孩子都可以喝。”
    太叔公很是稀罕,上前把酒坛子接了过来,一拔掉坛口的塞子,顿时一股清香直冲鼻腔,“这酒不错!香!”
    老太太闻着也是好,便又翻出几个酒盅出来,一人一盅的满上。
    这时,屋外院门忽然被人敲响。
    “大娘,是我,阿英。”院外,小竹妈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传进屋里。
    小竹子高兴的要去开门,老太太让她坐着,“阿奶去开,你接着吃。”
    开了院门,小竹妈和小竹爸都在,老太太连忙让人进来:“等急了吧?今儿个吃饭晚,现在孩子们都还没吃好,家里还有些果酒,几个孩子正闹着要喝,你们两口子快进来,陪孩子们喝一盅。”
    小竹子妈和小竹爸笑着进了院里,一到屋里,立马就被一盆的野兔肉给惊呆了,还有那浓浓的酒香,混合在一起让两口子的口水泛滥不已。
    “大娘!你可真舍得?!这野兔全做了?!”小竹妈看三个闺女吃的是油光满面,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小竹爸嘴笨,红着脸一边着急一边搓着手,这咋能吃人家这么些好东西?!
    “这有啥舍不得的!野兔都是孩子们弄回来的,不做了给她们吃还能给谁吃?”老太太不以为意。
    “你两口子来的正好,一块尝尝这酒,这是你们大娘从城里面弄回来的。”太叔公起身又拿了俩酒盅,一人一盅的倒好。
    小竹妈和小竹爸连连摆手,老太太却不理他们,自顾的让肖朗搬来两张凳子,又让小竹子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非要他们坐下喝几杯。
    “成,我就厚着脸坐下喝几杯,反正我仨闺女没少在大娘这吃饭,我要是再客套那就有点虚了。”小竹妈不再推辞,爽快的拉着小竹爸坐了下来,小竹爸嘴笨的不知道说啥好,只腼腆的笑着。
    “英子的爽快我打心眼里就喜欢!”老太太咧着嘴,端了酒盅就示意大伙人碰一下。
    林清也跟着凑热闹,拉着小竹子姐妹仨一起,垫着脚的要跟人碰一下。
    肖朗弯腰主动跟她碰了一下,老太太和太叔公也是,连小竹妈和小竹爸都过来碰了一下,林清开心的很,一口气干了酒盅里的酒。
    果酒很好喝,酸酸甜甜的,在这个年代别提是有多稀罕了,尤其是对于孩子们来说,结果下场就是,除肖朗以外,四个小姑娘都红着脸的喝醉了……
    吃饱喝足后,小竹爸抱着双胞胎小莲、小荷,小竹妈抱着小竹子,两口子带着三个喝醉的闺女回家去了。
    林清喝的最多,抱着初一死活坐在地上不起来,“我要洗澡!我要洗脚!我还要洗头!”
    老太太头大的不知道该怎么哄了,“洗澡洗脚都行,洗头就算了,明儿个再洗成不?”
    “不!”林清傲娇的一扭头,死活不答应。
    老太太愁的不得了,晚上洗头不好,看了眼太叔公,示意他老人家说话,林清却等不了的红了眼:“我要洗澡、我要洗脚、我要洗头……”委屈的小脸,带着哭腔的声音,立马让家里的三个人举手投降。
    肖朗心疼的不得了,一把抱起了她,“成成成!都依你,你想咋样都行。”说着,看向老太太,“奶,我去烧水吧?咱要是不依着她,今晚上就甭睡了!”
    老太太接过林清妥协的点了点:“就她这样不烧也不行了。”
    肖朗无奈的笑笑,转身就要去厨房烧水,林清却喊住他:“多烧点,初一也要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五十九:挨揍

    醉酒的林清是十分的折腾人,她自个抱着初一不撒手,却不让老太太抱她,非要坐地上,凳子不坐、床也不坐,也不知道那地怎么就那么吸引她。
    老太太那个愁啊,“地上凉,万一又生病了咋整?”咋就说不听呢?真是愁死人了!
    “让她坐着,我看没啥事,这些日子丫头身子骨好多了,她乐意坐着你要是非把她抱起来,她指定闹!”太叔公吧唧着旱烟,看着祖孙俩的拉锯战,好笑的扯了扯嘴角。
    老太太最终没别过林清,好在没多久肖朗就过来说水热了,老太太立马翻出洗澡的大木盆,让他去兑好水,然后给林清脱了衣裳,拿了张小床单把她裹了起来。
    林清嚷着不愿意,老太太那个气啊,朝着她的小屁股轻拍了几下,“不脱衣裳咋洗?!”
    “奶,水好了。”肖朗端着半盆的水进来,老太太松了口气的把林清放进澡盆里。
    白嫩嫩的小身子在水里扑腾着,林清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藕节一样,看得人爱的不行。
    “初一!初一!”刚洗了一会林清又不乐意了,非要起来抓初一,可初一早早的躲起来了。
    老太太不准她起来,林清挥动着手脚把水溅的到处都是,肖朗看不下去的出去找初一去。
    最后,初一还是没躲的过去,被肖朗从厨房里揪了出来,然后按到水里急尖叫着和林清一起洗了个澡。
    直到晚上八九点,林清总算是闹腾够了,打着哈欠被老太太哄睡着了。太叔公笑呵呵的看某人睡的香甜,对拉着脸的老太太说:“明儿个把这事给她说说,好好燥燥她。”
    老太太气得发话:“是得燥燥她,以后说啥也不能喝酒了!”
    太叔公笑着没说话,又坐了一会才在肖朗的陪同下回家去。
    肖朗回来后,老太太也抽空把碗洗好,随后关了院门,吹灯睡了。
    一晚上,林清睡的不安稳,一会醒了要喝水,一会要小解,折腾自个,也折腾老太太,就连西屋的肖朗都被吵醒。
    天将亮时,林清才睡的安慰,然后一觉到晌午。
    眯瞪的醒来,人还算精神,那果酒对身体没什么损害,不然她也不会拿出来,不过,她就是想不起来她昨晚喝醉后的事情。
    老太太在堂屋纳鞋底,听到动静后放下东西进了里间,“呦!可算是睡够了?以后还喝酒不?”
    林清眨巴着大眼,“奶,我昨晚干啥了?”听老太太这口气,她昨晚肯定做啥事了。
    老太太没告诉她,让她自个慢慢想,给她穿好衣裳后就去厨房端饭。
    吃着老太太蒸的蛋羹,林清就是想不起来,太叔公在家没过来,肖朗去上工也不在,她想找人问一下都不行。
    老太太去厨房准备晌午饭,林清跟着到厨房里,正想缠着老太太问,隔壁张家忽然传来一阵哭声。
    听声音是张老太太在哭,那哭声听着悲惨的很,老太太愣了一下,随即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大晌午的嚎丧呢?!这两天天天折腾的,让人没个安生!”
    院外,小竹妈挎着个框过来,框里面是嫩嫩的芽菜,今儿个一早娘家人送来的,知道老太太很喜欢这种芽菜,所以便特意的送来。
    老太太稀罕的伸手翻翻,“这东西嫩,凉拌一下开胃的。”
    “知道大娘你喜欢,我挑了好的送来的。”小竹妈笑着道。
    “大娘也不跟你客套,这东西我留了……”老太太正说着话,隔壁张老太太原本降下的哭声,又突然高了起来,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这还没完没了了!”老太太拉下了脸,笑意收的干干净净。
    小竹妈朝隔壁一撇嘴:“又被揍了呗!”
    张家昨儿个到胡家闹了一天,胡秀娟没找到,东西也没讹成,反而被胡家人揍了一顿,儿子张福生还被开了瓢,张家要是能咽下这口气那才是见鬼了呢!
    因而今儿个一大早,全家工也不上了,拉扯着一家大小,全家出动的再次去了胡家,躺在人家门口就要死要活。张老太太还要搁人家门口上吊,啥脸面的也不要了,豁出去的开始闹,胡家一家都被闹腾的没去上工,邹桂花气得又和张老太太打了一场,也没下狠手,就是死命的掐、拧。
    其他张家人,除了张老爷子,其他都是带伤的,还有几个孩子,胡家怕落人口实,没敢揍他们,只拦着人,让邹桂花一个人对付张老太太。
    最后还是老村长过去把人带回来的,大伙都在村外地里干活,张家一家路过时,都围上前看热闹。
    胡家人除了邹桂花其他人都没动手,就这,和邹桂花打起来的事还是张老太太先动的手,于情于理,怎么都是张家人活该,老村长也不好说什么。
    胡秀娟的去向还是没人知道,胡家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胡秀娟是真没回家,下河湾的村正也是保证了,这两天都找人暗里注意胡家的动向,真没发现什么。
    小竹妈小声道:“看着吧,这事还是没完,就张老太太那样的,铁定是天天过去闹!”
    老太太点点头,权当看戏好了,就是这天天的嚎的人心烦。
    外面肖朗扛着锄头回来,小竹妈见他回来,也不再多待,挎着空框回去了。
    老太太回厨房接着做饭,肖朗笑着逗了几下林清,得到小丫头给的两三个白眼,无良的把昨晚上她醉酒闹腾的事给说了出来,满意的看到小丫头惊呆了的模样,转身去厨房帮老太太烧火。
    林清懊恼的回想着,就是想不起昨晚上的事情,完全不相信肖朗说的那是自己,找了一圈初一,在床底下发现了它,但是死活不愿意出来,显然是怕了她,林清无语的瞪了它一眼,看来肖朗没骗她……
    晌午饭林清吃的不怎么安生,肖朗一直在笑,一边笑一边还看她,林清恼怒的不理他。
    吃晚饭,隔壁张家还在闹,小竹妈还真是说对了,下晌时,张家又全家出动的往下河湾胡家去。
    看来,这次张家非得要把事情闹大了不可。老村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不了也不懒得的管,只要不闹出人命,不影响生产队的工作,爱咋咋地。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