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9 | 浏览:48730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清重生记》作者:兰之(更至172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章:背景
暴怒的张老太太听闻这话后,忽然冷静了下来。

胡秀娟在家养眼睛的那些日子里,天天瞅着林家咒骂不断,一直想着找机会狠狠的给林家老太太来一下,今儿个说这话的目的,明显是想给林家招惹个麻烦上门。

张老太太偷偷往堂屋看了几眼,几位领导若有所思,闪烁的双眼多是不怀好意,看到这,心里多了一丝狰狞的快意,手里的木柴扔回灶前,火气消了大半。

张老爷子出了堂屋,喊着儿子张福生去杀鸡,这顿饭张家咋地也要招待好几位“贵客”,张老太太面色犹豫的十分不舍,看着儿子捉了一只公鸡,捂着胸口只觉得揪心疼!

张家没有什么好东西,张老太太虽然最后又重新炒了盘韭菜鸡蛋,可荤菜是彻底没有了,如今不杀鸡还真是说不过去。

忍着心疼,张老太太收拾好公鸡,爆炒了一大盘的鸡块,不管怎么说,最后总算是哄好了几位领导。

几位领导面上无异的大吃大喝了一顿,在张家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几人匆匆吃过早饭,不顾外面飘着小雨,直奔老村长家。

老村长在家刚吃过饭,坐在屋里拿了旱烟袋舒服的抽了几口,一见几位领导过来,赶忙熄了烟锅子里的火,语气淡淡:“这一大早急匆匆的,是不是村里工作没做好惹到几位了?”

这话纯粹就是客气话,因为老村长知道,这五位也就是借机来吃喝的,根本没什么实权,就是村里真出了什么事,他们也是做不了主,只能层层上报。

“你们村这是阳奉阴违啊!”一个镇里姓牛的小领导阴沉着脸发作起来,“村里家家基本都是糠野菜吃个半饱,但偏偏有人大鱼大肉的在家吃喝,还目中无人的自觉高人一等……”

牛姓领导唧唧歪歪的说了好一会儿,老村长心里渐渐明了,这是在骂林家二老一小呢,不过前面那句大鱼大肉他倒是认同,林家伙食就是好,当年闹饥荒,老太太可是拿了口粮出来救人的,但后面那什么目中无人、高人一等的,老村长绝对不认同。

林家老太太是什么人,村里就没有不知道的,哪怕昧着良心说,也说不出老太太什么坏处来,这是明显在找茬啊?就是不知道老太太怎么着他们了,让他们这般急不可耐的第一把火就烧到林家头上。

老村长也不怕他们:“几位说的对,不过,凡事咱得讲个道理啥的,几位是咋知道这林家老太太不好的?叫上人,咱上门对证去!”

话落,磕了嗑烟锅子,老村长率先走在了前面。几位叫嚣的领导愣了愣,有些搞不懂老村长这是啥态度,心里不免有些打鼓,毕竟他们自个清楚自个是来干啥的,真要无事生非的闹出什么来,上面那些真正的领导也不会饶了他们。
    但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先是到了张家,几位领导一个个都指认了胡秀娟,老村长当即黑了脸,心里越发厌烦老张家。
    胡秀娟心里直觉不妙,不免有些后怕的想退缩,可老村长岂会饶了她,“现在咱们就去林家对质,有什么话咱打开窗户敞亮了说,老太太在村里生活了十来年,她是啥样的人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
    说完,老村长不再搭理胡秀娟,直接敲响了林家的院门。
    开门的是肖朗,见到老村长时面上带了微笑,但一注意到老村长身后不远处的几位领导和胡秀娟,面上一僵,笑意收了个干净,“这是咋了?二爷,出啥事了?咋来这么多人?”
    “你林阿奶呢?几位领导找她有点事。”老村长很是喜欢肖朗,干活好,从不偷懒,机灵有眼见不说,还是个懂的感恩的。
    “奶在屋里哄阿清吃饭呢,进来吧。”有老村长在,肖朗不可能再次把人关在门外,老太太很是尊敬老村长,这点他十分清楚。
    带着人一进院门,堂屋里的老太太立马觉察的起身站到了屋门口,见到来人,眉头顿时不耐的皱起。
    老村长了解老太太的脾气,废话也不多说,直截了当的道:“张家儿媳胡秀娟告你们林家大鱼大肉的吃喝,怀疑你们林家吃的喝的都是清河湾的……”
    老村长也是个腹黑的,这话完全是断章取义,身后跟着的几位领导面色唰的拉了下来,胡秀娟更是白了一张脸,心里寒意弥漫。
    “放他娘的罗圈屁!”老太太直接火爆的骂了起来,“老婆子是住在清河湾,可老婆子的口粮就压根不关村里面的事!”
    脾气爆发的老太太啥也不顾了,一脑门子的火,喊了肖朗拿来纸笔,写下一串的电话号码,”好孩子,会打电话不?拿着到乡里打电话,告诉电话那头的人,老婆子林阿七如今竟是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让他火速派人来!”
    老村长和五位领导都惊呆了,这个年代能打电话联系的,用句成语来说,那可是非富即贵,听老太太这口气,电话那头的人还是个不简单的,前来找麻烦的五位领导顿时心虚冒冷汗的打了几个冷颤。
    胡秀娟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见肖朗拿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要走,下意识的上前想夺了那纸条。
    可肖朗是那么蠢的?
    利索的躲开胡秀娟,顺手还推了她一把,让她一头扎在了地上。
    肖朗撒开脚丫子往外跑,乡里离清河湾四里地左右,算不得远,电话他倒是打过,五岁父亲闹离婚时,他打过几次威胁电话。
    等肖朗不见人影时,几位领导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事怕是不简单,很可能会出大事,不由得讨好的对老太太笑笑,可惜老太太不吃这套,只好转而求救的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毫无所觉的进了林家堂屋,看到林清一双小胖手正剥着筷子长的大虾,顿时呆愣在当场。
    林清不在意的笑笑,这辈子发生了许多上辈子没有发生的事,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上辈子许多事都不会重演?
    想到此,林清笑的越发开心,手里剥好的虾仁喂到老村长嘴边:“二爷,你尝尝看,这是奶托人给我弄的,可香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一章:故人

    村长愣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大虾,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般大的虾,那股子香味,当真是诱人至极。
    虾仁被送到嘴边,老村长受不了诱惑的张嘴吞了下去,味觉立马被征服了,眼冒精光,这才注意到,林清面前有个大大的白瓷盘子,这在乡下极其罕见,且上面并排的摆放着满满的大虾。
    林清继续剥虾,一边歪着头问:“二爷,好吃不?”
    “好吃,二爷从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老村长笑呵呵的咧着嘴,嘴里砸吧着不断回味。
    “好吃就多吃点,这还是托人弄的,咱们这啊,还真找不到这么大的虾。”老太太在外忍了怒火进来,拿了林清面前的虾递到老村长手里,外面的那几人则全被故意忽略掉。
    胡秀娟死不悔改的瞅见那些油爆大虾,顿时昏头的又跳出来的指着林清骂:“那小崽子吃的那么好,要不是贪了村里的东西,一个赔钱货的死丫头,凭啥吃那些好东西!”
    这话可真是戳老太太的痛脚了。
    林清可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心窝子,怎么疼都疼不过来的,胡秀娟说的这话完全是在找死,老太太气得眼都红了,再也顾不了许多,抄起门框上笤帚就对着胡秀娟的脸招呼了起来。
    “丧天良的黑心婆娘!咋地?!上次揍的你还不长记性是吧?不把我乖孙算计成了你就心里不舒坦啊?!”老太太完全是一边倒的压着胡秀娟揍,下手之狠让围观的几位领导后背冒了一排的冷汗。
    老村长视而不见,学着林清剥虾吃,等老太太揍过瘾了,才招呼着几位领导进屋坐,至于瘫坐在地上的胡秀娟,权当没看见。
    没过多久,得到信的太叔公拄着拐杖冒雨而来,弄清事情起因后,老人家气得直哆嗦,老村长连忙上前帮着拍胸口顺气,老太太则端了茶水让老爷子散散火。
    太叔公可是清河湾的唯一的长寿老人,看着气色还能活个十几年,到时就是妥妥的人瑞啊!清河湾附近一直都有个习俗,村里要是有个长寿的,那就预示着整个村子日后定是人杰地灵。
    林清拉着太叔公坐下,好话不要钱的往外说着,终于是把老爷子给哄好了,加上知道老太太去找人去了,心里总算是定了下来,不过对着那几人依然不是鼻子不是眼的
    几位领导尴尬的站在屋里,有火都发不出来,因为老太太那凶悍的眼神盯的他们头皮麻,想起人老太太揍人时的样子,心里越发忐忑不安,总觉得要出事。
    直到晌午,林家院外传来几声汽笛声。
    老太太带着林清出了院门,只见村道上,停着一辆小汽车。
    整个清河湾都被轰动了!
    围过来的村民一圈又一圈,大人孩子都稀罕的围着汽车转,嘴里不停念叨着: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稀罕的东西。
    坐在汽车里的人推开车门出来后,让村里人很是大吃了一惊,因为肖朗竟然也在其中。
    同肖朗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人,面貌中庸,却正气浩然。
    “这是……”老村长有些认不清,不过他身边的几位小领导却认的清楚。
    穿中山装的男子是********张启明啊!真正的县里一把手。
    但这位一把手却头一个来到老太太面前,竟是敬了个军礼,而后便红着一双眼强撑着眼泪问好。
    村里老少霎时愣怔的不知所以,唯有林家院里的几位领导和胡秀娟,后脊梁冒冷汗的直打颤。
    ********胡启明是军人出身,在军队里就是搞政治的,老太太当年带兵时,胡启明还任命当了一段时间的政委。
    “您一走就是十几年,来个信都没有,生怕战友们找到你是不是?!”胡启明越说越有气,想冷着脸对老太太,偏偏狠不下那心。
    “胡说个啥!”老太太瞪了眼,胡启明立马怂了。
    老太太让人进了屋,一边没好气的嘟囔着:“老婆子当初走的时候,本就打算过安稳日子,要是让你们知道了,日子还能过的了?!”
    胡启明啥话也不说了,老太太说啥就是啥。
    进屋坐下后,老太太把事情给说了一遍,末了,讽刺的对着胡秀娟笑:“这事既然闹了出来,那就让全村人好好看看,我老婆子到底有没有占清河湾一丁点的便宜!”
    胡启明一亮相后,那几位仗着关系胡作非为的小领导立马歇菜的躲到了一边,胡秀娟愣怔怔的、似是呆傻了一般瘫坐在地上没反应。
    胡启明让随行的秘书拿出一本册子,上面写着老太太几几年入的伍、几几年入的党、以及哪一年立了功、哪一年升了职等,包括老太太当年离开军队时正师级的职位。
    老太太入住清河湾后,基本上和以往的战友彻底告别了,因为当初她上报的是军人转业和五保户老人,县里曾经特批老太太吃喝另算,虽是生活在清河湾,但基本上不占用清河湾的物资。
    胡启明的这一宣扬,清河湾的村民这才知道,原来林家的老太太不光是上过战场,而且还是立了功的正师级!
    这可不是个小官,无奈老太太异常低调,借着胡启明的手,把五个来清河湾视察的小领导一抹到底,眨眼间,由政府官员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小混混。
    老太太只留了胡启明一顿晌午饭,下晌时,早早的把他送走了,包括那五位小领导,一块给打发的离了清河湾。
    五位小领导似是知道自个闯了祸,马不停蹄的离了清河湾,而胡秀娟却是犯了众怒,全村老少不断鄙夷咒骂着她,张家算是在清河湾遗臭万年。
    老村长在村里吆喝着怎么处置胡秀娟,这时胡秀娟才知道,没有人护着,她是过不了这关了,一路上呆呆的被人推搡着走,到了村东头的集合地,低着头,遮挡住一脸的狰狞。
    林清跟在老太太身旁跑去看热闹,冷眼瞧着这一切,她发现不一定要她出手,胡秀娟自个就能把自个作死,没脑子的蠢货,怪不得上辈子最后生了儿子也依然被张老太太压着打。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二章:打架

村东头的集合地围满了男女老少,很是齐整,胡秀娟被推在前面,大伙指指点点的骂着。
    离那动荡的十年还有两三年,现在的清河湾还是一片淳朴,没有多少人耍心眼,更不会有人告发别人,在村里人心中,这事谁做谁都会良心不安,到死都过不去心里的坎。
    可偏偏胡秀娟做了,告的人还是给她养闺女的林家老太太。
    这是咋了,咋就非得给人家老太太过不去?人家一家子两个老人,剩下的小的还是你胡秀娟身上掉下来的肉,咋就见不得人好似得,死咬着不放?
    村里人弄不明白胡秀娟是咋想的,心这么狠的人不是没有,但闹这么大的还真是头一个。
    老村长让人把张家全家都喊来,让他们过来说道说道,胡秀娟做出的这事张家就一点都不知道?事情出了后,一家老小紧闭屋门的,一看就知道心虚有鬼,还真以为这事烧不到他们身上了?
    等了好一会,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才慌乱的带着全家过来,儿子张福生却是抄着手落在最后,要不是非来不可,他一定早早的溜了。
    一见到孤零零站在前面的胡秀娟,张老太太眼睛一转,顾不得在外面装什么贤惠慈爱了,率先冲上去给了她一巴掌,一边嘴里痛声骂着:“我老张家咋娶了你这个丧天良的?!你这心是啥做的,咋恁狠!……”
    大伙被这出弄糊涂了,这是咋地?张家人不知道这事,是胡秀娟自个做出来的?一时间,大伙面色狐疑的盯着张家人打量,张福生被看的恼羞成怒的想嚷嚷几句,张老爷子却紧抓他不放,暗里不断示意他闭嘴。
    胡秀娟被一巴掌打醒,吃人般的目光对上了张老太太:“咋?你以为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你张家就没事了?”
    张老太一听这话眼皮子顿时跳了起来,心里直觉不好。
    胡秀娟知道今儿个这关是怎么都不会好过,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把事情全抖落了出来,“昨晚上告林家的事娘你不是也同意了,还有爹,他就在堂屋里陪着坐,我说那话的时候你们哪一个没听到,你儿子张福生还有那四个小崽子也都在,一句反对的话都没说!还欢喜的杀了只鸡招待人家,咋地?现在全家商量好似的全往我身上推?!门都没有!这事都有份,凭啥就我一个人遭罪!”
    这话可够劲爆的,大伙轰的一声议论开来,看张家的眼神立马变了几变,下意识的就齐齐后退了两步,均是一脸厌恶。
    张老太太快气疯了,伸手还想再给胡秀娟一巴掌,却被她后退一步躲了过去。
    胡秀娟也是气昏了头,躲过巴掌后,再也控制不住怒火的窜上前,一把抓散了张老太太的头发,啪啪的照脸给了两巴掌,红着一双眼,阴狠又狰狞,看起来像是迷了心窍似得,吓得周围的人愣是没有敢上前的,眼睁睁的看着儿媳妇揍婆婆。
    这可真是大逆不道!
    老村长气的眼前一阵发黑,“都别愣着看了,快快快!上去几个把他们婆媳俩拉开!这像什么话!”
    打架的是两个女人,男人不好拉架,只好找了几个身壮力大的妇女把婆媳俩拉开了。
    别看胡秀娟平日一副瘦弱养,可比起张老太太她还是有把子力气的,加上她又是出其不意,还真狠揍了几下出气。
    几个妇女拉架时,张家的几个孙女都躲在一边,胡秀娟挣扎的太过厉害,不小心一脚踩到了张桃。
    张桃本能的就痛叫起来,一边还用力推了下胡秀娟,让其不防,竟然推了个跄踉。
    这下胡秀娟刚消散的火气又冒了出来,转身就给了张桃一巴掌,打的极狠,张桃嘴角立马流出了血丝。
    “不安好心的死妮子!不亏是老张家的种!都不是啥好东西!”胡秀娟骂着,不解气的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捶,连同站在一起的另外姐妹仨,谁都没跑掉,让她狠揍了一番,最后还是反应过来的村民拉住了她。
    “你这是干啥?再有气也不能拿孩子出气!”
    “合着这不是你自个生的,下手咋恁狠?!”
    “亲生的你算计不待见,咋这不是亲生的也碍你的眼?你这眼里就容不下孩子是吧?”
    几位拉架的妇女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落开来,胡秀娟火冒三丈的冲她们吼回去:“管不着的闲事!吃饱了撑的?!”
    这话听的几人心头火起,干脆撒手不管了,爱揍就揍,揍死了摊上人命,自个蹲牢房去!
    “张福生!你媳妇这样你不管?!”老村长吼着躲在人**里的张福生,心里对他越发是看不上。
    被张老爷子扶起来的张老太太,不顾脸上的伤痛,指着胡秀娟要儿子和她离婚:“离婚!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娶了这么个丧门星回来,孙子生不出来不说,今儿个还敢打婆婆!我一家子早晚都要被她祸害死!”
    张福生嗫嚅着,看了眼正瞪着她的胡秀娟,没敢开口,也不敢上前,就是躲在一边低头不吭声,周围的人不免瞧不起的鄙夷了几句。
    离婚,胡秀娟还真是不怕,这日子她还真是过够了,想起母亲说的话,觉得离了正好,“离!今儿个就离!”
    末了又气张老太太说她生不出孙子,顺手拧着张二桃的脸颊提溜上前,不顾她的哭喊一把推在地上,呸了一口就骂:“有这几个晦气的死妮子,你老张家这辈子就别想要孙子!当初我怀孩子怀的好好的,咋就早产了?!不然也不会生出个病怏怏的死丫头!”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老太太一听这话,立马火了,挽起袖子就要上去揍人。
    林清赶忙拉住:“奶,咱别动,她自个就能作死自个,没得脏了手!”
    老太太一愣,想想还真是,不由得夸了林清一句:“乖孙就是聪明,看的明白。”
    护在一边的肖朗嘴角抽抽,幸好太叔公在家没跟来,不然再来一个夸人的,小丫头怕是要上天了。
    趴在地上的张二桃从来没有在外面挨过揍,张家揍孩子都是在自个家里,八岁的年纪,遗传了张家的自私心狠,还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德行,现在的她心里有着不属于孩子的怨恨和怒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三章:秘密
趴在地上的张二桃从来没有在外面挨过揍,张家揍孩子都是在自个家里,八岁的年纪,遗传了张家的自私心狠,还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德行,现在的她心里有着不属于孩子的怨恨和怒火。

在胡秀娟又踢了她一脚后,张二桃最终爆发了出来。她利索的站起来,转身猛推了胡秀娟一把,阴鸷的双眼死死盯住她,不管不顾的说出一段隐藏三年的秘密,“你以为你还能生吗?!当初没弄死你肚子里的小崽子,但坏了你的身子!让你以后一辈子都生不出儿子来!”

张二桃指着胡秀娟尖声厉叫,一旁躲着的张桃顿时惨白了一张脸,惊慌的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就要上前捂住二妹的嘴。

“你说啥?!把话说清楚!”胡秀娟挥手推开过来的张桃,阴沉的目光盯着张二桃要她说清楚。

围观的村民也是一呆,这咋还扯出别的事来?看看张家二老和张福生,三人也是一脸的糊涂不解,张二桃这话是啥意思?

老村长觉得不对头,“二桃,你方才那话是啥意思?”

“快说!”胡秀娟不知为何心里越来越心慌,气急之下又想伸手揍人。

张二桃警惕的后退了一步,被这么多人盯着看,她脑子清醒过来后一阵后怕,但心里还是有丝快意。
    说出来又能怎么样?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再怎么着家里也不会把她打死,左右不过是一顿揍,揍过了,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张二桃到底还是个孩子,没有顾虑就没有底线,总觉得再差能差到哪里去。
    “死丫头你说不说?!”胡秀娟抓狂的又拧了一把张二桃的脸颊,下手狠的都破了皮,疼的张二桃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呜呜呜……是蚂蚱菜!”张二桃受不了的嚷嚷了出来,一边挣脱胡秀娟的手,“大姐说蚂蚱菜能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活不下来!还说能让你坏了身子以后都生不了孩子……”
    听闻这话,所有人吃惊的望向张桃,不过九岁半的小姑娘,黑手的像麻杆一样,此时却是一脸惊慌害怕,下意识就想后退躲起来。
    胡秀娟不知道蚂蚱菜为什么会让自个生不出孩子来,“说!咋回事?!”控制不住火气,胡秀娟又给了张桃一巴掌,正巧左右对称,只不过这次,没人再帮她们姐妹说话。
    张桃虽是怨恨胡秀娟,可她同样也是怕极了胡秀娟,挨了一巴掌后,张桃终于松口的道出了当年的事情真相。
    说起来,这事还是要从张福生的亡妻王翠英说起。
    张桃、张二桃和张三桃姐妹三个自打记事起,就一直听着母亲王翠英念叨,生儿子、生儿子她一定要生个儿子。生不出儿子来,王翠英就越发不待见姐妹仨,极度的重男轻女思想,对她们动辄打骂,比张老太太还要舍得下狠手。
    姐妹仨在母亲面前生活的小心翼翼,时间久了,怨恨自是滋长起来。
    直到王翠英再次怀了孕,姐妹仨那时最大的已经五岁多了,知道母亲怀孕后,第一念想不是高兴,而是嫉妒怨恨。
    万一是个男娃咋整?凭啥她们是女娃,这个就得是男娃?
    姐妹仨一直暗里期盼着这胎要么和她们一样都是女娃,要么……就和姥姥村里的那家人一样,生了儿子也养活不了!
    王翠英对肚子里的孩子很重视,总说是个儿子,为此特意回了趟娘家,张桃当时陪着一起去的。
    王家姥爷算是半个赤脚医生,在孕妇禁忌上懂的多了些,便嘱咐了几句什么东西不能吃,其中,就包括田间地头很常见的蚂蚱菜。
    不止王翠英自个记在了心里,当时在屋里的张桃也记在了心里。
    自那以后,张桃就老是偷偷盯着母亲的肚子发呆,暗里挖了几次的蚂蚱菜最后都没狠下心下手,直到王翠英突然早产,生下一个瘦弱的女娃,张桃心里松了口气。
    王翠英因为接二连三的生女,又得不到营养补充,身体早亏空了,生第四胎时还闹着饥荒,人熬了两三天就没了。
    张桃一滴眼泪都没掉,心里反而隐隐的有些高兴,以后她可以少挨顿揍了。
    但她没有料到父亲张福生会那么快的再娶,半年不到,就娶了胡秀娟进门。
    胡秀娟嫁进张家不怎么情愿,脾气大的很,而出气筒就是张桃姐妹仨,包括还在襁褓里的张四丫。
    这些张桃她们都可以忍,胡秀娟比起为了生儿子有些神经的母亲来说,下手还不算有多重,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胡秀娟过门一个月多点就怀上了。
    张桃姐妹仨能嫉妒母亲王翠英肚子里的孩子,那毫无血缘关系的胡秀娟的肚子,等同于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小孩子忘性大,张桃刚开始也忘了蚂蚱菜的事,每天看着胡秀娟捧着肚子说一定是儿子,张桃的心猫抓一样的难受。
    直到胡秀娟肚子里的孩子七个月时,张桃在张二桃挖来的野菜里看到几颗蚂蚱菜,才想起了姥爷那时的嘱咐。
    起先张桃犹豫的下不去手,后来偷偷的告诉了张二桃和张三桃,张三桃那时还小不怎么懂,只道不想后妈生男娃,张二桃也是一样。
    清河湾当时虽说正闹饥荒,但有西南山在,稀稀拉拉的野菜还是能找到的,张桃姐妹仨上山找了许多蚂蚱菜回来,下定决心的开始每日偷偷的在胡秀娟吃的饭菜里添加蚂蚱菜。
    蚂蚱菜(马齿苋)有促使宫缩的效果,一顿两顿的没事,但要是顿顿吃、天天吃,不出三天定会流产。
    胡秀娟怀孕后什么都不干,天天让姐妹仨伺候她,因而张桃很容易的就把蚂蚱菜混在了各类青菜中,张家炒菜基本上跟水煮似得,煮好的青菜都认不出是什么来,这恰好遮挡了蚂蚱菜被人认出的可能。
    胡秀娟吃了两天的蚂蚱菜,当晚半夜就开始发作了,折腾到天蒙蒙亮,才生下一个病怏怏的女娃——林清,且因为吃了太多的蚂蚱菜,这次彻底伤了身。
    一个病怏怏的女娃,张家二老黑了脸,趁着天还没大亮,让张福生抱着满身血污的林清进了西南山,找了个草窝子,随手扔在了那里,下山时,遇见了老太太。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四章:毒手

    张福生遇见了老太太,也就是那一天早上,老太太在草窝子里发现了林清。而胡秀娟因为坏了身子,找了几个医生,都说要休养个几年才能再怀上,只不过,胡秀娟坐月子期间,张桃姐妹仨又在她饭菜里添加了不少的蚂蚱菜,加重了她的病情。
    大伙听完张桃的话后,只觉得透心凉,那时候这仨孩子才多大啊?啥都不懂的年纪却做出这般丧天良的事,要是等长大了那还得了!
    这样想的不再少数,很快,大伙看向姐妹仨的眼神越来越冷。
    张家二老和张福生还呆愣愣的回不过神来,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向任打任骂的三个孩子,竟是有着这么心狠手辣的一面,不想母亲生儿子,所以就诅咒她生不下儿子也养活不了儿子,又不想胡秀娟生儿子,所以就下毒手弄掉她的孩子,要不是今儿个说出来,是不是以后张家儿媳妇只要怀孕都会早产或流产?
    张家二老傻傻的对视一眼,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仨孩子的性子像谁啊?!这是要绝他老张家的后啊!
    胡秀娟听完张桃的话后,人都崩溃了,红着一双眼,狰狞的面容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浑身颤抖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疯魔了一般,不管不顾的扯着姐妹仨狠揍了起来!
    “黑心肝烂肠肺的小崽子!今儿个我剥了你们的皮……”完全是下了狠手,薅着姐妹仨的头发,几下子下来一把把的头发掉落在地,三张小脸都被抓烂,踹了一脚又一脚。
    姐妹三个无力的倒在地上,有捂着肚子的,有捂着头的,起先还能大声哭喊着,但没一会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胡秀娟想着她早产受的那些罪,还有三年不孕张家给她的羞辱,当真是恨到了极点,每一下都是朝着要害下手,存心的想弄死姐妹三个。
    “还愣着干什么?!你儿媳妇这是要打死人了!”老村长急得不得了,张家二老和张福生依然难以接受的呆愣着,被老村长这么一骂,张老太太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竟是出了这么几个祸害精!这是要我老张家绝后啊……”张老太太坐在地上,拍着大腿,抹着眼泪哭个不停,看样子压根就不在乎那几个孙女的死活。
    确实,知道了几个孙女是什么德行后,张老太太掐死她们的心都有,哪里还会想着救孩子!
    老村长气的差点张口大骂,指望不上张家了,连忙让几个利落的上前把胡秀娟拉开,没看到躺在地上的几个孩子去了半条命吗?还真想闹出人命来?!
    胡秀娟虽然被拉开,但整个人暴怒的没有理智可言,骂张桃姐妹仨、骂张老太太、骂张老爷子、连丈夫张福生都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到最后老张家的祖宗十八辈都被她骂了个遍,就这还不解气,力气大的想挣脱的接着揍人,紧紧抓住她的几位妇女心里暗暗叫骂,平时挺瘦弱的一个人,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一直站在一旁吓傻的张四丫,看到三个姐姐均是一脸血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胡秀娟一转眼看到张四丫,受刺激般的奋力挣脱开,蹭蹭上前一脚就踹了过去,这个也不是好东西!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货!
    “闹够了没有!”老村长气的的脑门疼,“打死了孩子你就得去吃牢饭!”呵斥完,又找了几个人把地上的孩子扶起来,可千万不能闹出人命来。
    胡秀娟微微清醒了点,顿时悲从心来,学着张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拍着大腿哭,一边哭还一边骂,再次把张家骂了一遍,骂的张家二老和张福生纵是黑脸生气也不敢咋样,因为这事他们理亏,说到底胡秀娟是后娶的,几个孩子和她没啥关系。
    老村长让村里的一个赤脚医生给张桃姐妹仨看了看,这才知道胡秀娟下了多大的狠手。
    张桃断了根肋骨,张二桃断了右胳膊,张三桃右手被踩断了指骨,这还不算,三个人的头发被薅掉了不少,露出泛着血丝的头皮,脸上更是被抓烂了,以现在的医疗条件,以后怕是彻底毁了容,姑娘家最在乎长相,胡秀娟这是打算毁了她们一辈子。
    “抬去镇上吧,这伤的太重,我弄不了乡里怕是也治不了,万一……”村里的赤脚医生刘兴摇摇头,让老村长赶紧拿主意。
    “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再有错咱也得管,总不能要看着孩子丢了命不是?”老村长给村里人说了几句,找了几个人准备抬人去镇上,但张家必须要去人。
    张老太太不愿意去,张老爷子说人老走不动,胡秀娟更是别提,人还继续骂着呢,剩下只有张福生了。
    张福生也不愿意去,老村长彻底怒了:“行!都不愿意去是吧?”说着招呼抬人的几位乡邻,“把人抬到张家去,人要是没了!通知派出所的同志们来一趟!”
    “叫啥派出所?”张福生慌了神,“人又不是我揍的……”
    “人是你闺女!见死不救这罪也不小!”老村长冷笑的看着张家三人。
    “去,谁说不去了,咱都去!”张老太太不敢再强硬,陪了笑脸决定一家人都去。
    临走前,老村长找到的老太太,“胡秀娟的事没完,村里一定给个交待,但现在咱先处理孩子的事,你看成不?”
    “成!这有啥不成的,人命关天的大事,我老婆子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老太太说的是真话,虽说她心里现在也是厌恶那姐妹仨,要不是她们下的毒手,乖孙也不会早产体虚,常年吃药遭罪。
    老村长带人匆匆去了镇上,还从队里以张家的名义借了一百块钱,不知道够不够用,先到了医院再说,要是不够,那就让张家继续回来借。
    林清拍拍肖朗的肩膀,示意他放她下来。从胡秀娟打张老太太时,肖朗怕她惊着,坚持要抱着她,还把她头转向一边,要不是林清自个坚持要看,怕是会错过这场好戏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五章:劝慰
肖朗不想把她放下去,小丫头软软、香香的,又不重,抱起来很是舒服就是不想撒手。

林清瞪着他,威胁的伸出小胖爪想要掐他,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拍打他的肩膀。肖朗只觉得好笑,竟是学着老太太猛的在林清脸上亲了一口。

林清直接呆了!

下一秒,瞬间双爪起上掐主了某人的脸,“放我下来!再也不让你抱了!”林清直接发飙的在肖朗怀里扑腾起来,还扭着身子要老太太帮忙。

老太太无良的在一旁笑,就是不帮忙。

肖朗见林清动的厉害,怕她摔了,只好不怎么情愿的把她放了下来,只是,怀里猛然的一空,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集合地上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老太太暗里一直主意着胡秀娟,张家那几个心毒的孩子她不好出手对付,可胡秀娟她就是多揍几次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眼看着胡秀娟想偷偷的溜回家,老太太挽起衣袖就想追上去。

想走?门都没有!

林清赶忙拉住了老太太,“奶,用不着你自个动手,你等着看吧,等村长二爷腾出手来饶不了她。”老太太上了年纪,三天两头的斗斗嘴还行,哪能经常和人打架?万一累着了咋办!

“奶,咱回家吧,你不是说晚上要炖猪蹄汤吗?早点回去收拾,不然晚上怕是吃不上的。”肖朗也一起哄着老太太,好在,总算是哄回来了。

猪蹄还是张启明弄来的,别看他只匆匆的待了一个晌午,可人家愣是找人弄来了不少好东西,要不是老太太拦着他,怕是能弄来一车的东西。

回到家,太叔公正站在院门口,见人回来了,这才放下心:“时间挺长,咋样了?”

提起那事老太太憋着的火终于上来了:“咱以后和老张家算是不共戴天了!”老太太拽了句词,“那家子都不是人哪!告咱的事老张家都参与了,还有乖孙当年早产体虚的事,都是老张家人做的!一家子都是缺大德的玩意儿活该他绝后!”

老太太骂的欢,太叔公却听的有些晕头,林清见老太太那激动的样子,也不指望她细说了,示意肖朗赶紧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

听完肖朗的话,太叔公气的很,猛的狠拍了几下桌子,“这家子人每个像样的!”

“太叔公不气,这事闹成这样以后那家子人算是完了,咱不和他们计较,气大伤身,苦的还是咱自个。”林清小嘴利落,精致的包子脸满是严肃,语气跟个大人似得,实在是让人又疼又爱。
    经林清这么一说,太叔公那还气的起来,连老太太都忍不住抽抽嘴,心里稀罕的紧,唯独肖朗无语的盯着林清直瞪眼,这丫头越来越不得了了。
    老太太心情好了,就去收拾厨房里的猪蹄,刚清洗了一遍,几位和老太太熟稔的老阿奶们,一个个登门进来。
    胡秀娟以及张家仨孩子做出的事,搁谁身上谁都能气出毛病来,何况还是脾气倔的老太太,家里还有个高寿老爷子,万一气出个好歹来那可咋办!
    几位老奶都是老太太刚搬到清河湾时认识的,前几年走了两位,剩下的就越发显得珍惜,方才村东头闹腾的事她们生怕老太太气出个什么好歹来,这才一起过来劝慰劝慰。
    老太太心领她们的好意,心情好的倒茶给几位老姐妹,还从屋里端出一盘瓜子来,几个人一边吃一边唠,老太太直言说自个不气,这事总会给她一个交待的,用乖孙的话来说,气坏了身子苦的还是咱自个,不值得。
    几位老奶没坐多大会,临走时,老太太还强硬的给每个老奶塞了一把的水果糖,这可是个稀罕物,是张启明弄来的,和乡下供销社里的硬糖块可不一样。
    送走了几位不好意思的老奶,肖朗回屋翻了翻装糖果的袋子,一大袋的水果糖少了一半,他心疼的只抽抽,跑去跟老太太说道:“奶啊,这糖你收起来吧,留着给阿清吃。”
    老太太一愣,随即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奶可不会亏了她,这东西她不爱吃,以前给她买了几回,都是吃了吐。”乖孙那宝贝空间里光是糖果就有上百种,随便一种都比外面的糖块强上天,可就是不怎么喜欢吃。
    不喜欢吃糖,老太太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她也不喜欢吃,老爷子也不喜欢,年轻的时候就是那国外弄来的朱古力也不是没尝过,但吃到嘴里也就那么回事。
    肖朗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小孩子应该多吃糖,甜甜的,多好啊,咋能不喜欢吃呢?转身回了屋,见林清正缠着太叔公,便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糖,剥掉上面的糖纸,上前就塞到了林清嘴里。
    “你尝尝,可甜了!”肖朗亮着一双眼睛,面上讨好之色十分显眼。
    太叔公坐在一边喝着茶,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小儿女,想起老太太前些日子的打算,越发觉得老太太的眼光不错。
    “你……”林清被糖果堵住了嘴,想说话都说不了,伸手掏出嘴里的糖果,火气十足的冲着肖朗开炮:“奶没告诉你我不喜欢吃糖吗?!”
    “奶说了,他自个不信。”跟着进屋看笑话的老太太火上浇油的来了这么一句,
    肖朗怏怏的低下了头,为啥不喜欢吃糖?他就喜欢的不得了。
    林清就见不得他这幅模样,小胖爪里的糖又塞回了嘴里,皱着小眉头用小乳牙嚼吧嚼吧的咽下了肚,胃里面一阵不舒服,腻的慌!
    “好吃吧?”肖朗又精神了起来,询问着林清味道怎么样。
    林清不想搭理他,脸扭到一边。老太太和太叔公对视一眼,眼神玩味,心情好的都想唱一曲了。
    回了厨房,老太太接着清洗处理两只猪蹄,倒了几次水,老太太才算是满意的捞出来,斩成小块,放到小铁锅里准备炖。
    肖朗在堂屋缠着林清一直问她好不好吃、甜不甜,林清被她烦的不得了,干脆躲到东里间关上门不出来了。肖朗没办法,只好遗憾的放过她,转身出屋到厨房帮老太太烧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六章:逃走

老太太没让肖朗搁灶前烧火,而是笑着让他回屋陪林清玩去。

肖朗扭不过老太太,只好又回堂屋。站在东里间门口,一边敲着房门一边对着屋里的林清许诺:“你不是想出去玩吗?我看外面一直飘着的毛毛雨停了,我带你出去玩。”

林清狐疑的开了条门缝,“你说真的?”

“真的。”肖朗轻轻的推推房门,林清盯着他看了一会便开了门。

堂屋里已经没人了,太叔公去厨房找老太太说话去了,屋里只剩下他们俩。肖朗在林清衣兜里装上几块糖果,等会给她当零嘴,弯腰想抱着她,林清却跳脚的躲开了,“不要你抱!”占她便宜的家伙,她记心上了。

肖朗无奈,不让抱那就牵手,结果林清连手都不让他碰,自个迈着小短腿费力的爬门槛。

这是还在和他怄气呢,肖朗看着小人儿气鼓鼓的包子脸,心里软乎乎的一片,不顾林清的反对,弯腰抱起了她,“多大点人啊,等你能麻溜的跨过门槛再跟我怄气。”

林清气的不行,挣扎着要下去,无奈肖朗力气大,特意有了防备,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用,最后泄气的认命不动了。

“你俩这是干啥?瞧阿清这嘴撅的,能挂一瓶子油!”不知何时,小竹妈站在林家院门口看着俩人笑,手里还端着一碗凉拌芽菜。

“婶子。”林清和肖朗喊了声人,老太太听到说话声也出了厨房。

“咋这个时候过来了?”老太太让小竹妈进屋坐,肖朗趁机抱着林清出了院子。

或许是俩人运起好,一出院门,就看见胡秀娟挎着一个大包袱匆忙忙的往村外走,张家现在除了胡秀娟和张四丫外,其他人都去镇上了,想想,肖朗抱着林清进了张家院里。

张四丫坐在堂屋门口抹着眼泪,见到他们过来,身体猛的一颤,不自觉的就想往后躲,嘴里急忙说着:“你们别揍我,我告诉你们胡秀娟去哪了……”

肖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啥话也没说,抱着林清转身走了。

胡秀娟能去哪?除了她娘家以外,哪都去不了。这点林清清楚,肖朗也清楚。

“等咱玩会再回去告诉奶。你想去哪?”肖朗可没忘记他对小丫头的承诺,说好带她出来玩的,要是回去见到老太太,老太太不让出来了咋办!

“去哪都行,你把我放下来,我自个走!”林清又不耐的挣扎起来。

“地上有泥,太脏,弄脏你的小鞋子奶还得给你刷,我抱着你就行。”肖朗也没说错,飘了大半天的毛毛雨,地表微微湿了一层,要是伸手搓搓,还真能搓出泥蛋子来。
    林清瞪着,这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原来这个时候就开始了。
    “我就带你在村里逛逛咋样?别的地方奶不同意你就不能去。”肖朗安慰似得用下巴蹭蹭她的头顶。
    “随便!”林清有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窝在他怀里不说话了。
    肖朗也不在意,抱着她在村里逛了起来,没逛多久,便看到几个熟悉的半大孩子在清河湾四处转着。
    “虎子?”肖朗叫住了几个半大的孩子。
    被称为虎子的男孩看起来和肖朗差不多大,只不过脸上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还瘦的厉害,头发像狗啃的一般,估计是自个弄的,身上穿着短半截的裤子和衣裳,赤着的脚丫子上还有条新鲜的伤痕。
    虎子身后跟着四五个和他相同打扮的男孩,年龄都差不多,几人一见到肖朗顿时讪讪的笑了起来,转眼看到他怀里抱着的林清,瞳孔微缩,这是从哪弄来的孩子?看这穿着打扮也不像日子难熬的人家,几人不免有些眼热,莫不是肖朗有家富户亲戚?
    “看啥啊!”肖朗瞪了他们一眼,把林清的头按在怀里,没好气的道:“在清河湾溜达啥?清河湾可没啥好东西!”
    肖朗和他们也算是认识,知道他们家里大多都是孩子多养活不起,几个半大的孩子要么就进山找吃的,要么就偷摸的溜到附近村子里,偷摘个青菜瓜果什么的,总能捞到点东西吃。
    但今儿个虎子却憋屈的红了脸,他今儿个都晃荡了三个村子,愣是一点吃的没找到,山上的野菜被挖的厉害也不好找了,到现在肚子还叫唤着呢,不过肖朗是个狠的,他一般不想招惹,想着便打算带人回去。
    “等会。”肖朗忽然再次叫住他们,“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放心,不让你们白忙活,管一顿饭。”
    虎子几人亮了亮眼,“说,啥事都没问题!”
    “下河湾的村西头有家姓胡的,他家有个二嫁的闺女胡秀娟,你们去他家盯着,有啥事就过来跟我说,一天一顿饱饭。”
    肖朗话刚落,虎子几人都激动的红了眼,“你说真的?我们帮你盯着胡家你管一顿饭?我们个个都能吃!一顿饱饭可是要不老少的!你拿的出来吗?”
    一连串的问题足以表明他们有多忙渴望那一顿饱饭,肖朗也不多说,从林清衣兜里掏出三块水果糖扔给了虎子,“拿去吃,糖我都拿出来了,一顿饭我也不会忽悠你。”
    虎子稀罕的拿着糖闻了闻,眉开眼笑,他身后的几个想伸手去夺,都被虎子狠厉的瞪了回去,忍下心里的激动,他向肖朗保证:“行!我信你,不就是盯人吗?小事一桩!”
    “一顿饭不多,但肯做这事的人也不少,你要是做不好,我再找别人。”肖朗语气透出淡淡威胁,但这话倒是没说错,一天一顿饱饭,别说是盯着胡家,就是揍他们一顿都没问题。
    “放心!我虎子虽说人浑,但说到做到!我身边的几个也都是!”虎子表完态,他身后的几个也连忙跟着表态,保证不会出乱子。
    肖朗没再说什么,让他们现在就去盯着。
    虎子几人小跑着远去后,肖朗才让林清抬起头来,林清气的掐了他一下,掐完才故作严肃的问:“找人盯胡家干啥?还浪费了一顿饭!”
    “胡秀娟回胡家,肯定会想法子过这一关,盯着他们,省的给咱家添乱,这一顿饭可不浪费。”肖朗给她细说着,末了又笑的得意:“我说了给他们一顿饱饭,可没说给他们吃什么,家里有不少小竹子帮忙挖的野菜,明儿个我再去多挖点回来,让奶都给蒸成野菜团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七章:琐事
林清盯着他复杂的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掏了掏自个的衣兜,兜里还剩下一块糖,顿时语气严肃的道:“你欠我三块糖,以后你得听我的,我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直到还完三块糖。”

肖朗被她那副小抠门的样子逗笑了,小丫头以往没少给他塞好吃的,今儿个怕不是心疼糖,这是借机想治住他,“你是不是又想背着奶做啥事?我可以不跟奶说,但你得让我跟你一起,想做啥事不能你自个去做,咋样?”

林清气结:“我能背着奶做啥?愿意跟你就跟。”说完,又赌气的嘟着嘴嚷嚷起来:“回家,不玩了!”

肖朗笑着揉揉她的头,齐肩的头发,黑呦呦的发亮,柔软的不可思议,不过小丫头一般不让他碰,这不,啪的一声,直接打掉了他的手,“乱摸啥?!都乱了!”

“好,不摸了,咱回家。”肖朗也不在意,面上愉悦的很,林清纳闷的撇了他一眼,有啥可高兴的?

回到家,小竹妈还没走,在厨房里帮老太太一起收拾一个大猪肘子,天气现在渐渐转热,屋里还有一扇的排骨,老太太有些担心放坏了,干脆一起炖好,还能多放个两天。

肖朗和林清没去打扰他们,俩人回了堂屋。

天慢慢暗了下来,老太太知道小竹妈还要回家做晚饭,也不留人,砍了一截的排骨要让她带回去。

小竹妈死活不要:“大娘你要是这样我以后都不敢登门了!”

老太太瞪了瞪眼,最后无奈退了一步:“不要也行,你回去让你家仨闺女过来吃饭,和阿清做个伴,孩子多吃饭香。”

小竹妈张嘴想拒绝,老太太却不让她开口,摆摆手让她赶快回家喊孩子过来,小竹妈哭笑不得,不好再推辞便应了下来。

等小竹妈走了,肖朗和林清才去厨房告诉老太太,胡秀娟挎着包袱走了,还有让虎子盯着胡家的事,都跟老太太说了一声。

“这事做的不赖!就得防着他们俩,万一出啥幺蛾子的,咱也能有个准备。老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道理都是一样的。”老太太很满意,夸了肖朗两句,灶前烧火的太叔公也是点头笑着,显然赞同肖朗的做法。

“奶、太叔公,那我明天多去挖点野菜回来?都蒸成菜团子。”能得到老太太和太叔公的夸奖认可,肖朗心情好的不得了。

“这个不着急,家里那些野菜够他们吃个两顿的,让你奶再在里面放点苞米面。”太叔公知道山里的野菜现在也不好挖了,大伙粮食都不够吃,刚冒出来的野菜差不多被挖光了。
    老太太剁着排骨,一边道:“你村长二爷最晚明儿个肯定会知道胡秀娟逃走的事,到时十成十的找人把她弄回来,等人一回来,胡家那边也不用盯着了,估摸就两天的时间,一天一顿,家里的野菜足够。”说完,挥手让肖朗带林清回堂屋玩,这厨房烟气大,哪有外边舒坦。
    肖朗带着林清出了厨房,找了个鸡毛毽子让她在屋里踢着玩。林清翻了个白眼,“有在屋里踢毽子的吗?要踢也得去院里。”
    “没事,你人小,屋里也能玩的开,院里有泥。”肖朗守着门口生怕她出屋。
    林清无语,好在,小竹子姐妹仨过来了,林清一把扔了手里的毽子站在门口招呼着人:“快进来。”
    小竹子姐妹仨的到来,让林清找到了事做,拿了本子还有几根铅笔,做起小老师教三人认字。
    肖朗也跟着凑热闹,主动帮她们削铅笔,还不时的倒水让林清解渴。
    老太太出来看了一眼,然后笑眯眯的回厨房和太叔公说道:“咋样?肖朗这孩子还不赖吧?”
    太叔公抬了抬眼皮,知道老太太想说啥,虽然他现在挑不出啥不好来,不过还是觉得再看看:“现在还太早,大点再说。”
    老太太也觉得在理,便不再提。
    林清的小老师工作只做了不到一个小时,厨房里的老太太就吆喝着收东西吃饭,肖朗利索的收起了书本铅笔,随后就去厨房帮忙。
    小竹子姐妹仨还有些不舍被收起来的纸笔,不过等老太太和肖朗端着猪蹄汤和红烧肘子上来时,心里那点不舍早没影了!
    “阿奶,我去帮忙拿筷子!”小竹子小跑着去厨房,剩下的小荷、小莲也乖巧的帮忙搬凳子。
    林清左右看看,好像没她啥事,跑去厨房想打水让太叔公洗手,但被老爷子心疼的制止了,最后肖朗把她抱回了堂屋放在一张小凳子上,“你啥也不用做,只要乖乖大口吃肉就好。”
    林清郁闷的瞪了他一眼,唤来初一把它抱在腿上,等会,偷偷喂它几块肉。
    排骨只做了一盘的葱香排骨端上来,这是给林清自个的,因为她不吃红烧肘子,哪怕是肉皮里面的瘦肉她一口也不吃,猪蹄汤倒是能喝几口汤啃几块猪蹄。
    开饭后,除了老太太、太叔公、以及林清,其他四人吃的香的很,别看小竹子姐妹仨都是小孩子,但肚子里常年没油水,为了跟上体力,饭量也是不小,这个年代的孩子都是一样,当然林清除外。
    一个大肘子和一盆的猪蹄汤,外加十几个苞米饼子,都被吃了干干净净,唯有林清,面前的葱香排骨只啃了几块,老太太给她夹的几筷子瘦肉没动,太叔公给她夹的两块猪蹄也是没动,还有一碗肖朗舀给她的猪蹄汤,哦,这个喝了几口。
    她那张小嘴还不如初一,别以为老太太没看见,都喂了好几块肉了,“吃点肘子肉,都是瘦的,奶一丁点肥的都没给你夹,你尝尝,别都喂猫啊!”
    林清摇头,手里还拿着一块排骨在啃,一边还抽空咬口苞米饼子,慢吞吞的自顾的吃着,所有人都吃饱喝足的看着她。
    吃完一块饼子,又把两块猪蹄啃掉,然后再喝了半碗猪蹄汤,拍拍自个的小肚子跟老太太说饱了。
    饱了?老太太看着她面前剩下的东西,心里很是无奈,人都说能吃是福,这饭量咋就是不见长呢?
    “再吃点吧?把排骨吃完。”老太太拿筷子夹了排骨喂她,林清也很听话的又吃了两块,最后再哄就是不张嘴了,小胖手还趁老太太不注意又拿了几块肉喂初一。
    肖朗在一边看的清楚,很是无语的抽抽嘴角,你还真当老太太看不见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八章:不见

    肖朗在一边看的清楚,很是无语的抽抽嘴角,你还真当老太太看不见啊?
    老太太自然是看的见,纠结的很,太叔公在一边看的乐,最后发话:“不吃就算了,你要是逼着她多吃了,最后胃里闹腾又吐了咋整。”
    老太太一僵,想起了以往闹腾的事,林清自小被老太太给娇惯坏了,打小就没吃过什么粗茶淡饭的,大米白面、鸡蛋鱼肉可劲儿的让她吃,真要说起来不比二十一世纪的孩子差到哪里去,这久了,林清的小鸟胃就娇的不得了,稍微吃得不舒服,回头过会立马就吐,本就身体不好,吐完后就要生病,没个七八天是养不回来的。
    “哎呦!奶真是糊涂!快别咽了,嘴里的吐出来,奶去给你煮完米汤解解腻。”老太太心疼的让她把嘴里的肉吐出来,万一过会又吐了咋整?这些日子难得好好的没再生病,要是因为多吃了几口肉闹出病来,老太太能悔的肠子青。
    肖朗听到老太太说那话时,第一反应的就把林清抱了起来,轻轻掰开她的嘴,强迫她吐出来。
    林清胃里是有些腻,一口肉嚼了好一会儿愣是咽下去,这会吐出来,总算是好受点。
    老太太心里松了口气,赶忙去厨房煮米汤。太叔公接过林清看看她的脸色说没啥事,林清也朝外喊着:“奶,我没啥事,不用煮米汤。”
    “你让奶去煮吧,不然奶心里不踏实。”肖朗倒了杯水给她。
    小竹子姐妹仨有些同情可怜林清:“阿清,你身体太不好了,多吃点好东西都能生病。”
    林清语塞,你这是在变着法的说自己没福气是吧?
    桌子上剩下的排骨和瘦肉太叔公分给了小竹子姐妹仨,初一在地上瞪眼叫着,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香喷喷的食物离它远去,林清见状急忙抢回了几块,初一之前也没少吃,加上这几块足够它吃饱了。
    小竹子姐妹仨吃完最后的排骨,又喝了几口热水,太叔公便让肖朗送她们回家,天都黑透了,家家睡的早,别耽误人家关门。
    老太太的米汤煮的很快,不是那种粘稠的,而是稀稀的清水米汤,最是止渴解腻,林清喝了满满的一小碗,打了个饱嗝一脸舒坦。
    老太太和太叔公这才放下心来,没过一会林清犯困的眯了眯眼,老太太倒了热水准备给她烫烫脚,太叔公也起身回家,肖朗跟在他身后,执意要送他回去。
    等肖朗回来,林清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老太太把她放到被窝里哄她睡,肖朗笑着看了一会转身出去洗刷锅碗。
    ……
    次日,天刚亮透,赵家的赵一海砰砰的敲着林家的院门,老太太在屋里衣裳刚穿了一半,被这急切的敲门声给惊的,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林阿奶,出事了……”赵一海在院外喊着话。
    住在西里间的肖朗一向起的早,这会匆忙忙的套了衣裳去开门,特意朝东里间说了声:“奶,我去开门了。”
    屋里的老太太松了口气,这一大清早的闹腾啥啊?
    “奶……”林清也被吵醒了,眯瞪的掀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老太太急忙又把她塞回了被窝,早上天凉,生病了咋整。
    没一会,肖朗带着赵一海来到东里间门外问道:“奶,你起了吗?村长二爷让阿海过来传话。”
    老太太连忙回了两句,:“起了、起了……”下床开了门,让肖朗和赵一海进里间来,“啥事啊?一大清早的这么急。”
    “阿奶,张家的那个儿媳妇昨儿个跑了!”赵一海张口来了这么一句,肖朗和老太太都松了口气,还以为啥事呢,这事昨儿个他们就知道了。
    赵一海又道:“村长二爷和张家人今儿个早上刚回来,一到张家,那屋里跟土匪进村似得,啥东西都被翻出来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不见了,张家的四丫说是胡秀娟翻的,翻完就挎着个包袱走了。”
    老太太和肖朗一呆,显然没想到胡秀娟会做这般做,她这是把自个的后路都给堵了啊!
    “后来呢?”林清在被窝里听到这个消息,啥困意都没有了,利落的翻身冒出来,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赵一海看。
    赵一海没想到会看到林清,小丫头穿着老太太做的睡衣汗衫,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配着精雕细琢的小脸,仍然格外惹眼。赵一海红了脸,很是欣喜林清会跟他说话,在村里,林清就是孩子们心中只可远看不能近处的稀罕人物。
    肖朗在一旁看得明白,立马黑了脸,忍着火气面上强撑着微笑问:“后来呢?人找回来了吗?”
    赵一海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人没找到,二爷就是让我来告诉林阿奶一声……”
    “没找到?!”肖朗和林清不约而同的吃惊,老太太也皱了皱眉头。
    赵一海点点头:“二爷以为胡秀娟会逃回娘家,叫了村里的几个人和张家一起去胡家,结果没找到,胡家人也不知道胡秀娟出事逃走的事,二爷正让人去四处打听,说咋的也得把人找出来。”
    “行,阿奶知道了,回去告诉村长,这事不急,只要人还在咱们这地界,早晚会冒出来的。”老太太也是服了,胡秀娟这是孤注一掷的破釜沉舟啊,娘家也不回了,躲能躲的了几时?除非离开这清河湾附近的地界了。
    赵一海不舍的偷偷看了几眼林清,肖朗忍不住的提溜着他的衣领把人送了出去。
    林清也不睡了,让老太太给她穿好衣裳,洗漱完毕,抬脚就要出去玩,出了这么大的事村里肯定都传遍了,她得好好打听打听一下,嗯,回头去空间捉条鱼出来,晌午好好庆祝庆祝!
    肖朗见她乐的不行,很是好笑的勾勾嘴角:“你咋这么高兴?”
    “我天天都这么高兴。”林清心情好,但也不忘和某人斗嘴。
    肖朗已经习惯了小丫头和自个唱反调,不过,他不放心她独自出去,强硬的牵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道:“张家这次肯定家底都丢光了。”以胡秀娟的性子,怕是把张家都搜刮干净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四十九章:报应

    林清双眼一亮,张家虽说穷,但张老太太手里倒是有两样好东西,她上辈子见过,一只金戒指、一只金镯子,听说是张老太太年轻时的陪嫁,至于是真是假,张老太太从来没细说过。
    如果胡秀娟要是运气好,没准还真能翻出那两样好东西来,那到时可就好看了,张老太太估计能和胡秀娟火拼一场。
    林清越想越乐,也不在意某人牵着她的手了,欢快的到了孙家,甜甜的问着小竹妈,“婶子,小竹姐呢?”
    小竹妈稀罕的摸摸她的小脸,白莹莹的,招人喜欢的不得了,“在屋里喊小荷、小莲起床呢,你咋过来了?你奶在家不?”
    “在家。”林清笑眯眯的点着小脑袋,不动声色的道:“赵家的阿海哥一早就过来说张家儿媳妇翻走了张家的东西逃走了。”
    闻言,肖朗低头看了眼林清,这是想打听张家的事?别以为他没听出来,这丫头越来越鬼了,林清暗里掐了他一下,示意他一边待着不许吭声!
    小竹妈没注意到两人的较劲,语气有些担心问:“你奶知道啦?没生啥闷气吧?”
    “没有,奶说只要不离开咱这地界,迟早会冒出来的。”话落,林清又故作担心的问道:“阿海哥说张家丢东西了,丢啥了?会不会又告我奶?”
    “他敢!全村人的吐沫星子能淹死他们一家!”小竹妈呸了一口,随后一股脑的把知道的事全说了出来,一点都不打算帮张家遮丑。
    听了小竹妈的话,林清这才知道,原来张家这次真的是都胡秀娟搜刮干净了,不是虚的,是真正的干净了。
    张老太太藏的粮票、布票、油票等全被搜刮走,这还不算,张家积攒下的二十块钱也不见了踪影,甚至过年剩下的几两油、一包盐、几斤白面大米、还有鸡蛋等全都被收拾走了,要不是剩下的鸡鸭和一些苞米面不好带,恐怕胡秀娟都不会给张家留下一丁点东西。
    这哪是娶进门的儿媳妇啊,整个和土匪没啥两样。
    最最紧要的时,听说张老太太当时急慌慌的进屋查看后,一声怒骂,随后便气的憋了气的一口气没上来,脸色当时就死灰一片,吓得当时在场的人连忙抬着她去找大夫刘兴,好在刘兴在家,不然人肯定救不回来了。
    等缓过来气后,张老太太就嚎着嗓子哭开了,说她的金戒指、金镯子不见了,又说那是她年轻时候的陪嫁,留了一辈子竟是被自个的儿媳妇给偷了!
    起先,张老太太还顾忌着自己以往的形象,后来越说越气,最后一溜的污言秽语不要钱的脱口而出,还阴沉沉的发誓要把胡秀娟扒皮抽筋,那狠辣彪悍的样子让围观的大伙看的直发愣。
    说到最后,小竹妈语气稀罕的低声道:“看那张老婆子的样子,那什么金戒指、金镯子的应该不假,不然也不会气的那么狠,差点自个送了命,听说这会赖在胡家不走了,说什么子债父偿,胡秀娟拿走的东西要么胡家人去把人找出来交出东西离婚不过了,要么就去派出所说道说道去,反正一家老小在胡家可着劲的闹腾。”
    林清听得心里直乐,闹腾好啊,越是闹腾她才能安生的过日子,这般想着,面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喜意,肖朗轻咳了一声把人抱起,给小竹妈说了声:“阿清一直念着找人玩,我带她先去找小竹子。”
    “去吧、去吧。”小竹妈看着肖朗把林清抱在怀里,一只手还护着,像是怀揣着什么宝贝一般,嘴里好奇的低估了一句:“这俩孩子可真亲热……”
    肖朗的脚刚跨进一只进屋,林清忽然趴在他肩膀上喊停,扬声又问小竹妈:“婶子,昨儿个受伤的那几个咋样了?”
    昨儿个受伤的那几个自是指张家的张桃、张二桃、张三桃。
    “哦,张家的那三个啊?断的骨头接上人了,也回来了,说是吃点好的养着,起码半年不能干活啥的。”小竹妈也不待见那仨孩子,不过就张家那样的,日后也有她们的苦头吃,刚回来张老婆子就不乐意她们白吃饭,指挥着干了点活,要是接好的骨头错位长歪了,那一辈子基本上就恢复不了原样了。
    林清心里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便越发的满意舒坦,只要她们不好过那就好,拍拍肖朗,示意他可以抱自个进屋了。
    屋里,小竹子正训斥着小荷和小莲,喊了半天,俩人就是不愿意起来,林清见状凑热闹的拖鞋上床,跟着耍起了赖,惹得小竹子一肚子火。
    肖朗无奈的在一旁站着,手里还拎着林清的小鞋子。
    不过她也没赖多久,上早工的小竹子爸一回来,林清乖乖的让肖朗给她穿了鞋,小荷、小莲也听话的跟着起来,小竹子在一旁看着,两个小丫头自个动手穿起了衣裳。
    又在孙家待了一会,老太太就过来喊人回家吃饭,小竹妈拉着老太太八卦的又把张家的事说了一遍,老太太听了后是明目张胆的乐啊,拍着手说张家恶人自有恶人磨,因果报应,活该!
    乐够了,便招呼着林清肖朗回家,老太太嘴里还哼着一首曲子,林清也跟着学着哼了两声,老太太直夸乖孙聪明。
    早饭老太太是热的苞米饼、蒸蛋羹以及韭菜炒鸡蛋,回到家,林清说得庆祝一下解气,老太太一拍腿高兴的说好,最后又加了一道红烧排骨,还特意让肖朗去把太叔公喊来一块吃。
    一家四口热热闹闹的吃完早饭,老村长过来了一趟,找老太太说了会话,之后又回去了,胡秀娟依然没消息,胡家离得近的几家亲戚都派人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人。
    快晌午时,虎子和他那几个玩伴偷摸的来到林家院外,肖朗看见后把他们喊了进来,几人见了老太太和太叔公顿时大气不敢出,乖乖的排排站。
    老太太没搞清状况,林清在一旁提醒着:“盯胡家的……”
    老太太哦了一声想起来了,不光想起来盯胡家这事,还想起来那菜团子忘了蒸。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