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9 | 浏览:48682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清重生记》作者:兰之(更至172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章:流言

    林清一个人无聊的在家逗初一玩,从空间拿出一个毛线球,训练初一的弹跳、扑咬能力。
    一人一猫正玩的开心,这时院门被人推开,太叔公带着斗笠穿着木屐(乡下一种雨天穿的高脚木屐)笑呵呵的走来,走近一看,顿时乐不可支:“清丫头这是在干啥?猫崽还小,跳不起来。”
    “太叔公。”林清看到太叔公后就想抬脚出去,可门槛太高,她很费劲,等她站到门槛上后,太叔公已经来到她身边了。
    “从小训练,以后长大了才能比别的猫强。”林清被太叔公抱回屋里,还不忘说着自个的想法。
    “想法不错。”太叔公笑着夸奖了一句,一边摘掉斗笠脱下木屐,一边又问:“你奶呢?咋你一个人在家?”
    “奶去村长二爷家了……”林清把肖朗的遭遇、以及老太太要他借住在家里的事情,一块说给了太叔公听。
    “欠的恩情,肯定要还,不过你奶的眼光也差不了,那孩子要不是个好的,也不会让他住进来。”太叔公很相信老太太的眼光,末了又道:“住进来也好,日后能有个人陪你玩。”
    “我有小竹姐,不差人玩!”林清嘴硬,撇撇嘴很是不以为然。
    “多个人玩总归是好的。”太叔公摸了下她的头也不多说。坐下歇了会,便让林清拿出纸笔,抽查作业似得,让她默写昨儿个教的千字文。
    林清乖乖的默写了一边,依然是字字全对。太叔公高兴一番,开始继续教授学业。
    等老太太领着肖朗回来时,一篇新的千字文林清刚好认了一遍,见老太太回来,立马开了小差,眼睛一直盯着两人看。
    太叔公轻轻拍了下她,也不责怪,转脸问老太太:“咋样?清丫头都给我说了,事情办妥了?”
    “妥了!”老太太眉里眼里都是喜意,拉着肖朗让叫人:“阿清叫太叔公的,你俩一样,以后一样叫太叔公。”
    “太叔公。”肖朗很有眼色的笑着叫了一声,大方自然,没什么小心思。
    “嗯,是个不错的。”太叔公年纪虽大,但双眼不差,几眼就瞧了个仔细,和老太太暗里对视一眼,点点头,不是个歪庙子。
    “这孩子像他妈,错不了。”老太太这下心里更放心了,眼光一闪,便让肖朗带着林清去西里间玩,认字也不紧着这一会,她还有事要和老爷子商量。
    林清狐疑的盯了二老一眼,不怎么情愿的跟着肖朗去了西里间。
    拿着自个写好的千字文,林清啪的一声拍到床上,让肖朗念给她听:“你不是上过学吗?我考考你!”
    肖朗拿起来扫了一眼,随即流利的念了出来,念完,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都上初中了,这是小学生学的吧……”
    别看肖朗辍学一年了,人家没辍学前以十一岁的年纪,成功考取初中,念了一年的初一,脑子聪明着呢。
    “你在干啥?”肖朗不满的嘀咕了几句后,这才发现林清根本就没在听,她正一只耳朵贴在里间的门帘上、偷听老太太和老爷子的谈话!
    “嘘!”示意肖朗闭嘴,老太太和太叔公明显是在谈论肖朗,可惜声音太低,林清听不大清。
    没多大会,太叔公忽然叫肖朗出去,林清则好奇的跟在后面。
    “上过学吗?”也不知道老太太和太叔公说了什么,此时太叔公看肖朗的眼神带了丝审视、观察,还有点…挑剔?!
    “上过,之前在念初中,因为家里……”肖朗不隐瞒,把因何辍学说的很清楚。
    太叔公有些惊讶,十一岁就念初中了?
    倒不是不信,肖朗双眼清澈坦荡,不像是在说假话,不过太叔公还是默写了一篇文章让其读出来,肖朗也不惧,一字不差的读完后,很是平淡没有骄傲,也没有自满。
    太叔公眼中的挑剔似乎少了点,不过,又问了许多奇怪的问题,比如以后有什么打算、外家的亲戚还要不要来往、还会不会认回肖家等等问题。
    林清觉得很是莫名其妙,这是干啥?莫不是老太太和太叔公想认门干亲?!
    问了半天,肖朗渐渐僵了脸,嘴角抽抽,肚子里能说的全被老爷子问了出来,再问,他只能干巴巴的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在太叔公也问够了,砸吧着嘴似乎很是满意。最后,太叔公的教授课业上又多了一位学生。
    ……
    这场雨连着下了三天,时大时小,直到第四天早上才算是放晴。
    因为下雨,肖朗连着三天都没上工,三天来,一直待在林家,每天除了帮老太太烧火做饭,就是跟着林清一起学习,然后闲暇时逗逗初一、逗逗…林清。
    天放晴后,肖朗第一时间回了小刘庄一趟,他原先住的窝棚里,还有几件破衣裳在那里放着,拿回来洗洗还是能穿的。老太太这里没有他能穿的衣裳,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还是太叔公拿出自个的衣裳让老太太改小的。
    不过,等他从小刘庄回到林家时,村里有好事的人打听到肖朗现在借住在了林家,顿时流言满天飞,这可是个稀罕事!
    老肖家爹不要娘去世的孤儿,竟是借住在了老太太家!
    老太太是谁?那可是有钱大方的主!说是借住,谁信!一个十二岁的男娃,虽说开始上工,但只能算半个工,自个都养活不了!借住在老太太家,老太太能眼看着他在自个家饿死?!最后少不了掏口粮!
    老太太这是咋想的?白养个捡来的女娃不算,咋地?还想再白养个没人要的男娃?!
    这是想找人以后养老送终?还是觉得女娃靠不住,想换个孩子养?
    不出一天的时间,村里传了七八个版本,说什么的都有,大伙都觉得老太太这是口粮多的烧的慌!
    有和张家关系好的,甚至都登门好奇的打听,老太太真要是想换个孩子养,张家是要接回孩子呢,还是狠心的不闻不问,毕竟,前不久俩家还因为那孩子狠掐了一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一章:抢种

    村里的流言传的很快,第二天,老村长先老太太一步的听到了流言,顿时气的在家破口大骂,事情怎么回事他能不清楚,人家老太太念着肖朗妈以往的恩情,想拉那孩子一把,这是好事!咋一到了那些个长舌妇的嘴里就变味了?
    老村长这一次动作很迅速,直接敲锣在村里吆喝,全村老少都到村东头开集体会。
    最近正在闹什么运动,大伙以为上面又有了什么新指示,谁都不敢拖拉磨蹭,只要是在家的,半小时不到,立马全体到位的在村东头集合,包括老太太、林清、以及肖朗、太叔公。
    老村长也不废话,没说几句话,就直接在大会上骂开了:“这几日干活不累闲的抓心挠肺是吧!黑心肝的瞎传个什么!人家念着恩情想帮孩子一把,咋地?碍着你们的眼了?!都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们自个不伸手帮一把还不许别人帮一把?谁传的我心里清楚的很,点不点名的你们自个心里清楚……”
    老村长这一通骂一点都没留情面,虽然没有点出名来,但传的厉害的几位,明显脸色讪讪,低着头不敢看老村长,更不敢看老太太,心里后悔的紧。
    等大会散了,老太太这才知道因为肖朗借住的事,村里竟是传出了她要换孩子养的流言,强撑着脸色不要太难看,送走歉意的老村长,老太太再也忍不住的铁青了脸。
    肖朗愧疚的看了眼老太太,眼睛发红,握紧了拳头心里难受的紧。这几天在林家他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第一次觉得越来日子也能这么香甜,但越是美好,他越是渴望,最后,就越是害怕失去。
    林清看了肖朗一眼,便转脸冷冷的望向散开的人**,凉薄的勾了勾嘴角,什么话也没说。
    “这事和你又没啥关系,乱想个啥!”太叔公注意到肖朗的变化,摸摸他的头安慰了一句。
    老太太强压下怒火,扯着嘴角笑了下:“你这孩子别多心,阿奶做事还不怕别人说!走,咱回家!”
    回去的路上,老太太面无表情,心里却狠狠的咒骂起来,偏偏她现在不能做什么,老村长刚刚开会骂完,她要是再闹一场,有理也变成了没理,可心里的一口气出不了,老太太憋的火气旺旺的,绝对一点就着!
    到了家,老太太依然不顺气,连林清想法逗老太太开心,都强撑着笑的难看。
    好在,小竹妈过来劝老太太,“大娘你可别忘心里去,你越是不如意,有的人就越是乐意,咱就得整天乐呵呵的,过的比谁都好,啥都不用做就能气死她们!”
    小竹妈这话说到老太太心坎里去了,心里顺畅了许多,虽然还憋着一股气,但这事老太太记住了。
    跟着过来的小竹子也安慰起了林清:“别听人胡说,你奶那么疼你,不会不要你的!”
    “我知道,你应该劝那个。”林清指了指抱头蹲在一边的肖朗,单薄的身影寂寥无助的让人心疼,上辈子他们两个都命苦,但这辈子她却比他幸福。
    “阿朗哥,你别伤心,林阿奶向来说话算数,不会赶你走的。”小竹子觉得肖朗现在最担心莫过于没地方住,不过林阿奶从来就没骗过人,绝不会赶人走的。
    肖朗蹲在那里没说话,林清忍不住跑去踢了他一脚,“干啥啊?!要死不活的!奶看见了该心疼了!”
    人小踢的不重,肖朗不但不生气,反而有些高兴,老太太会心疼?那是不是说,他在这个家里还是有人惦记的?
    “去弄柴灰给我画方格,我要丢沙包!”林清一直偷偷注意着他,见他神情松快了几分,便给他找起了活干,有活干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画了方格,玩了一晌午的丢沙包,肖朗做裁判,林清和小竹子俩人你赶我追的比赛,低沉的心情一扫而空。
    小竹妈也劝解了老太太一晌午,带着小竹子回家时,老太太脸色好看了许多。
    但林清知道,老太太的火气还是没发泄出来,心里头还憋着呢,只不过面上看不出来而已,主要还是不想俩孩子担心。
    ……
    没两天,村里开始忙碌了起来,春茬苞米开始播种,全村老少,只要能上工下地的全都动员了起来,苞米种完后,红薯也要开始育秧。
    老太太和太叔公虽说不用上工,但一到农忙的时候,也要下地帮忙,这是免不了的,不过二老也不在意。
    林家老小最累的倒是肖朗,他似乎是在向人证明着什么,干起活来从不喊累,脏活累活抢着干,完全不输成年的男劳力,这点全村都看在了眼里,老村长十分欣慰,给他涨了工分。
    短短几日,在林家刚长出的一丁点肥膘现在又全都瘦了下来,肖朗这般拼命林清不是不知道原因,劝是劝不了了,只好在饭食上下功夫,包括太叔公和老太太,二老虽说干的活不重,可她依然心疼。
    为此,她每夜都在空间自个钻研食谱,踩着板凳,第一次做出一锅饭菜时,老太太心疼的抱着她哭了一场。
    经过近半月的抢种育苗,清河湾全村总算是能轻松几日,红薯育秧离栽种还有段时间,这个倒是不急。
    而被人暂时遗忘在脑后的“四清”运动,农历三月十三,一直说前来视察工作的乡领导、镇领导等突然空降清河湾,让人措手不及。
    这两日闲了下来,大伙聚集在村道上议论纷纷,说是领导们已经到了老村长家,不知道会不会出来在村里看看。
    老太太坐在院门口纳鞋底,小巧玲珑的千层底,是给林清的,针线筐里还有两双,一双是太叔公的,一双是肖朗的。
    王阿奶也在村道上和人说话,看到老太太笑着打趣:“又给你家乖孙做鞋?”
    “是啊!前几双都是找你家儿媳妇做的,我自个没鞋样做不好,前段时间小竹妈给我找了两三双鞋样,我这比划着做呢。”老太太不咋地会做鞋,村里交好的几位老奶都知道,听到这话,均都善意的笑了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二章:亲家

    几人正聊着,村尾西南山方向,胡秀娟带着三个继女、每人背着一捆拆,低头慢腾腾的走来。
    母女四人一靠近时,大伙都安静了下来,齐齐望过去,眼神意味深长。
    胡秀娟自那日被老太太收拾一顿后,在张家彻底沉寂了下来,就是出门上工也不再和村里人搭话,一个月不到,瘦了一大圈不说,整个人阴沉沉的,看得人心里极其不舒服。
    大伙异样的眼神,胡秀娟自是察觉的到,随即加快步伐回了张家院。如今她心里再是恨,面上也不敢闹起来,她现在在张家日益艰难,张老婆子天天磋磨着她,张福生头几天还会出于愧疚的帮她说说话,后来日子久了,也懒得费口舌,权当看不见的不闻不问,这让胡秀娟恨的牙痒可却没有办法。
    大伙还在指指点点的朝着张家看,老太太脸色拉了下来,一看到张家人她就想起了半月前的那段流言。
    出不了气,又怕两个孩子担心,老太太一直强压在心底不去想,可火气依然旺旺的,今儿个一见到胡秀娟,老太太火气又上来了,端着针线筐就回院里去了。
    “奶,你咋了?”林清刚学完太叔公昨儿个布置的作业,正监督着肖朗默写课文,见老太太拉长着脸回屋,心里顿时阴谋化,哪个不长眼的惹到老太太了?!
    “没咋,奶就是看到隔壁那家人,心里不高兴。”老太太知道林清不喜张家,所以也没隐瞒。
    “奶以后要是再看见,就当他们是几只阿猫阿狗,跟猫狗没啥好生气的!”肖朗在林家住的这些日子里,自是弄清了林张两家的恩恩怨怨,心里对张家也是厌恶的紧。
    “这主意好!”老太太乐了,心里的不愉快散了大半。
    林清白了肖朗一眼,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会哄人。见老太太乐了,便上前撒娇“奶啊,不要理隔壁家,你不是答应了今儿晌午包饺子吗?我一直等着呢。”
    “成!奶现在就去剁饺子馅。”老太太爽快的应了,也不做鞋了,挽起袖子就去了厨房。
    肖朗收拾好桌子上的纸笔,把默写好的课文递给林清,嘴里说道:“每次你都嘴馋,可为啥每次都吃不了多少?现在,连初一都比你吃的多了。”
    “喵~”一旁窝着的初一,听到有人再喊它的名字,眯着猫眼,懒散的叫了一声。
    林清气闷,瞪了瞪眼:“我乐意!”
    肖朗好笑的摸摸她的头,“行,你乐意,怎么着都行。”说完,便出屋去帮老太太的忙,剁饺子馅是个力气活,咋地也不能让老太太剁。
    又给了某人一个白眼,林清抱着初一跟着去了厨房。
    家里的肉是从林清空间里拿出来的,不管怎么做都是异常美味,连向来以素食为重的太叔公都喜爱不已。
    肖朗抢了剁饺子馅的活,老太太则兑水和面,林清看看,干脆自告奋勇的要帮老太太摘菜。饺子馅里老太太喜欢掺白菜和青葱,说那样吃起来香,掰白菜梆子和剥葱,这两样她都能干。
    可家里只有白菜,没有葱,空间里倒是有,不过有肖朗在也不好现在拿出来,想起小竹子家有葱林清便和老太太商量:“奶啊,我去小竹姐家借点葱成不?”
    “成,不过咱不白借,咱拿东西换,省的那孙老婆子又瞎叽歪!”老太太双手沾着面,让肖朗在案板地下翻出半袋子的土豆来。
    “拿三个去换,这可比葱饱肚子的多。”老太太不想欠别人家的东西。
    林清点着头,捧着三个土豆出了院门,身后还跟着初一。
    孙家没有后院,因自留地里都种上了蚕豆,家里的青菜便种在了屋前院子的西边,四周还围上了篱笆。
    林清带着土豆直接找到了小竹妈,小竹妈倒是大方,挖了二十几颗的好葱,问林清够不够,不够再挖,就是不肯收林清带过来的土豆。
    孙阿奶一直在边上看着,多年不上工的她现在也开始每天辛苦下地干活,瘦的厉害不说,精神还很差,此时盯着小竹妈推让不要的土豆脸色难看的紧。
    林清不管不顾的把土豆塞到小竹妈怀里,搬出了老太太:“我奶是啥脾气婶子还能不知道,我要是拿回去了,等会我奶肯定亲自送过来。”
    小竹妈语塞,依着老太太那脾气,这话倒是没错,最终,小竹妈收了那三个土豆。
    新挖出的葱还带着泥土,林清只好拽着葱拖着出了孙家。
    “呀!这是清丫头吧?!”
    还差几步就到了自家院门口,一声粗噶的妇人声惊了林清一下,抬头一看,张家院前站了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婆子,斑白的头发,臃肿的破棉袄,布满褐色斑点和皱纹的苍老面容上,挂着虚伪假意的笑容,眼神更是复杂难辨。
    这人林清认识,胡秀娟的母亲邹桂花,贪婪自私的本性完全遗传给了胡秀娟,母女俩都是一样的德行。
    权当没听到,林清一声不吭的往家走,随手关了院门。
    “这孩子……”邹桂华愣了愣,秀娟不是说这孩子已经跟她一心了吗?这咋看也不像啊!
    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邹桂华碎了一口,没好气的在心里对着林家咒骂了几句,抬脚便往张家走。
    “秀娟!秀娟啊!娘来了,人呢?”还没进门,邹桂华就咋呼的喊了起来。
    张老太太出屋见到来人,面上僵硬的笑了下:“亲家来了啊,快进屋,秀娟在屋里呢。”正说着,胡秀娟从厨房里冒了出来,一身灰扑扑的,见到邹桂华后,顿时哭了起来。
    “这是咋啦?谁欺负你了?!”邹桂华也不是个好惹的,一见自家闺女这般委屈,心里也是有着几分心疼的。
    不过,张老太太心里就不高兴了,咋地?你们母女俩这是变相的骂老张家不好啊?
    “这是做啥?这是对我老张家有意见还是咋地?!”张老太太对胡秀娟的气依然没消散,这会儿,火气噌的一下上来,语气也冷了下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三章:再嫁
邹桂花比闺女多活了几十年,心眼更是多了不少,眼尖的看到胡秀娟面色菜黄,干瘦的厉害,和前些日子比起来天差地别,心里原先就有别的打算的她,也没了好脸:“当我老婆子眼瞎是吧?!我这闺女前些日子回家可不是这幅模样的!咋地!你老张家虐待了我闺女还想倒打一耙是吧?!”

张老太太愣了愣,显然没想到邹桂花会这样强硬,有个走了二家的闺女能是什么好的,张老太太一直以为邹桂花应该低她一等,来了也不敢大气说话,往年每次来也都是温温顺顺的,咋今儿个过来就变得硬气了?!

邹桂花不依不饶的接着嚷了起来:“你老张家这般虐待我闺女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张福生人呢?!咋不出来,是不是不想过了?不想过就离!我闺女要样貌有样貌,还能愁嫁不出去!”

这话委实重了,张老太太心中一紧。

张家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不说吃上顿没下顿,最多就是全家饱肚,娶媳妇都是矮子里头挑高个,要不然头一个媳妇张福生也不会只挑了个看得过去的。

后来娶了胡秀娟,虽说是个走过家的,可人家没生过娃,模样又是出挑的紧,张家暗里可是满意的很,但张老太太非要压人一等,邹桂花以往也是怕张家嫌弃自家闺女,一直都是依着张老太太的意,但现在不一样了,今儿个她过来可是有别的打算的,正愁找不到理由呢,没想到一进门张家就把把柄送到她手里。

张老太太不想低头,张嘴就像说回去,屋里的张老爷子却出来对她呵斥了句:“乱说个啥!让亲家进屋坐,闺女想娘哭个几声又能怎么样?亲家不不过是误会了,你跟着添什么乱!”

话落,张老爷子又转脸对着邹桂花客气的笑笑:“亲家莫在意,福生不在家,等会我就找人把他叫回来,赶紧进屋歇歇,秀娟啊,你也别哭了,回屋说话。”

张老爷子说着好说,又陪着笑脸,纵是邹桂花再浑也抹不开脸的继续闹,收了收脸色,拉着胡秀娟进了张家西里间。

“你看看……”张老太太气的狠张嘴就要骂,张老爷子猛的回头瞪了她一眼:“还闹个啥?!村里今儿个来了领导,今儿个要是闹开了,脸还要不要了?!”

张老太太眼皮子一跳,咋把这茬给忘了?!

“你是做婆婆的,想教训儿媳妇有的是机会不差今儿个一天,去把福生叫回来,免得又让人说嘴。”张老爷子抽了口旱烟,语气意味深长。
    张老太太眼光一闪,面上松快了几分,喊了躲在一旁收拾柴火的几个孙女,让她们去把儿子叫回来。
    西里间,邹桂花看一圈没见到张福生,语气不好的问:“张福生呢?”
    胡秀娟止住哭声,脸色阴郁:“不在家!一不上工就找村里的那些个不正混的四处溜达!我是指望不上他了。”
    说到这,心中一酸,便对着邹桂花哭诉起来:“我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男人靠不住,张家又不把我当人看,娘,你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能怎么办!当初要不是你做出那种事,和沈建军离婚了,娘怎么也不可能松口让你嫁到张家来!”邹桂花一想起当初自家闺女做出的事,就忍不住掐了一把。
    胡秀娟眼睛微闪,低头不说话了。
    邹桂花见到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也软了下来,看了看她的肚子失望的问:“咋?还没消息?这都几年了?自打你生下清丫头就一直没怀上?”
    说到林清,又皱眉问道:“方才我来时看到那孩子了,模样倒是好的不得了,你不是说那孩子跟你一心了吗?我咋看着不像,跟她说话也不理人。”
    一提到林清,胡秀娟心里发狠的怒火高涨:“别提那死妮子!”骂完,便把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给邹桂花说了一遍,最后还骂着:“生下来就是克我的!早知道一生下来我就把她弄死得了!”
    邹桂花眉头紧皱:“这孩子是个刁钻的。罢了、罢了,不一心就不一心,左右不过是个女娃,听说还是病秧子?能不能长大还不好说,没啥稀罕的,娘今儿个过来就给你说件好事……”
    “啥好事?”胡秀娟有些不以为意,好事?能有啥好事。
    邹桂花小心的朝门口望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还记得咱家隔壁的二赖子吗?”
    “二赖子?”胡秀娟眉头皱了起来,记得倒是记得,她在娘家做姑娘时,可一直爱慕着自己,没少帮她做事,不过这都是几年前的事了,这时候说起来干啥?
    邹桂花见闺女不明白,低声道:“二赖子转运了,镇上一个领导家的儿子走丢了,二赖子正好碰上给人送回了家,人家感谢他,给他在乡里的供销社安排了活,正儿八经的吃上了国家粮月月都有钱拿。”
    “娘,你说这些干啥?他就是做官了也不关我的事!”胡秀娟有些烦躁,心里却隐隐的嫉妒起来,凭啥谁都比她过的好?!
    “谁说不关你的事了?”邹桂花声音极低,语气难掩兴奋之色,“二赖子之前娶了个媳妇生不出娃,找了个老中医把脉,说是二赖子自个不能生,他媳妇立马跟他离了,现在二赖子转运了,想找个女人好好过,没孩子以后可以抱别人的养,前几天他回来跑咱们家,说还是忘不了你,想娶你过日子,只要你肯离婚,他出一百块钱的彩礼,四季衣裳……”
    原来这就是今儿个邹桂花过来的原因。
    胡秀娟心中一惊,二赖子上门求婚?还让她离婚三嫁?!“娘,你瞎说个什么?!这事能是乱说的!”这要传出去了,日后她还要不要做人?怕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娘可没乱说!要不是二赖子亲自上门来说的,娘能过来跑这一趟、还撺掇你离婚?!娘又不是见不得你好想害你!”邹桂花没好气的瞪了闺女一眼。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四章:变故
    胡秀娟见母亲说的真,心里有了些意动,但一想到二赖子那模样,顿时一脸嫌弃不愿:“二赖子那长相……我可看不下去!”
    二赖子长的不好,脸上还有麻子,今年怕都有三十了,而胡秀娟今年才不过二十二,十七岁嫁的人,十九不到就离了婚,一月不到又结了婚,虽说生了孩子,但年轻恢复的好,身段不比大姑娘差到哪里去。
    “傻妮子!长的好能当饭吃?!张福生长的是不错,可你看看你现在过的日子,他知道心疼你吗?张老婆子磋磨你的时候他给你说过好话吗?你这过的是啥日子?还没过够?!”自个的闺女邹桂花还能不了解,几句话下来,胡秀娟果然沉默了。
    “依娘看,不如离了再嫁,那二赖子比老张家强太多了!又不嫌弃你嫁过人还愿意出彩礼,上没有公婆下没有兄弟,以后东西还不都是你的!”邹桂花苦口婆心的劝着,心里则是惦记着那一百块钱的彩礼。
    见闺女有点心动,又添把火的说起了二赖子的好:“人家二赖子现在月月往家拿钱,粮票布票什么的更是不缺,那二赖子说了,你嫁过去啥都不用干,天天在家吃香喝辣的,他养着你。”
    “他真这么说了?”胡秀娟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那可不!亲口当着我和你爹的面说的。”
    胡秀娟低头沉思,有些犹疑不定,她已经是离过一次的了,要是再离外人会怎么看她?张家怕也不会同意,“这事……让我想想吧,娘你也知道,就算我同意了,张家也不一定会同意……”
    “他敢!他张家都这般虐待你了,咱不和他过也不是咱的错。”邹桂花张嘴还想说二赖子的好,屋外忽然传来张福生的声音。
    娘俩一愣,面上有些慌乱,连忙止住了话头,随意唠起了别的。
    “娘,你来了啊。”张福生掀开门帘进来,见邹桂花脸色不好,还有胡秀娟红红的双眼,心里一跳,顿时心虚的不敢看丈母娘。
    邹桂花不理他,起身出了西里间。
    在院外找到了张老太太,立马闹了起来:“我闺女都和我说了,是你老张家的孙女自个心毒害人,为啥撺掇着我闺女帮你遮掩?!最后败露了还把污水都往我闺女身上泼,就这你还心狠的磋磨我闺女!你咋心恁毒!今儿个我就把闺女领回去,离了你老张家还能过不下去!”
    张老太太被骂的火气顿起,不顾张老爷子的阻拦就要和邹桂花对骂,谁料邹桂花不理她,直接喊着胡秀娟收拾东西回娘家,“咱不在这过了!回家咱就离婚!我好好的一个闺女不能这么让人家糟践磋磨!”
    屋里的胡秀娟犹豫了一下,随后起身收拾衣裳,离不离婚的现在说不定,但她可以肯定张家是不会点头答应离婚的,不过她可以借此闹一闹,让张家给她服软,日后就算离不了她也能拿捏住张家,让自个的日子好过些。
    张福生傻眼的看着媳妇收拾好衣裳,这是真打算回娘家不跟他过了?那咋行!
    “媳妇!你干啥啊?有啥话好好说咋地也不能回娘家!”张福生一把拽住了胡秀娟,俩人拉扯着出了屋。
    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心里一凉,这是闹真的?
    “走!咱回家!不过了!”邹桂花拉着闺女就要离开。
    张家怎么可能会放人走,张老爷子示意张福生拽住儿媳妇,自个赔着笑脸的跟邹桂花说起了好话:“人常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亲家心里要是有气,那就骂两句出出气,咋地也不能拆散他们小两口。”
    “你张家不是有能耐吗?我闺女不在你家过了,有本事你张家再娶一个!”邹桂花不肯松口,打定注意要带走胡秀娟。
    张老爷子嘴里发苦,瞪了眼张老太太示意她服个软说句好话。
    张老太太心里憋屈的很,要是真有可能,她是真想不在意的说不要这个儿媳妇了,邹桂花这是分明在拿捏她,可她不能说。
    张家的日子不好过,为了儿子能给张家留后,当初娶胡秀娟时,张家借了不少的钱和粮食,一家老小都是半饱要不然也不会哄骗林清拿东西给张家。
    如今儿媳妇要是真不和儿子过了,那以后谁给张家生孙子?张家没能力再娶了,再娶,只能卖孩子了。
    “亲家……”张老太太强撑着笑脸,可服软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双方僵持着,吵闹的声音很大,四周离得近的邻居听的很是清楚,不少人站在自家院子里朝张家忘。
    清河湾各家院子周围都是围着半人高的篱笆墙,住得近的,站在自家院里都能看到别家院里的事情,没啥隐蔽性,邹桂花又是和张家在院里闹起来的,大伙自是看得明白,纷纷幸灾乐祸的看着笑话。
    这张家就是事多,闹离婚?!这闹的够大的!
    林清也听到了吵闹声,小跑着出了院门,站在外面看好戏,没一会,竟是看到邹桂花的儿子胡大志急匆匆的跑来进了张家院。
    “娘,你这是干啥?!”胡大志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自家老娘做什么了,赶忙上前拉开了邹桂花。这事还不确定呢,咋这般心急的要妹子离婚?
    “大志来了啊,快劝劝,自家人有啥话都好说,咋地也不能说离婚不过了。”张老爷子拉着胡大志说着好话。
    胡大志没搭理张家人,拉着邹桂花到一旁嘀咕了几句,只见邹桂花的脸色青了又白,难看至极。
    胡秀娟看的清楚,心里咯噔一声,有些不好的预感。
    “娘,有啥事咱回家再说,现在不是时候,别让老张家看出什么来。”胡大志见母亲气得发抖,忙提醒了一句。
    邹桂花强压了火气,朝胡秀娟招招手让她到面前来,低声道:“那边出了点事,你先别一口咬死了,托着点再说,娘先回去了。”
    胡秀娟憋了口气,微微扭曲了脸,咋地?!这是忽悠她玩呢?!
    邹桂花没时间跟闺女解释,况且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张家人在旁边盯着呢,万一闹出来,可就真的没脸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五章:看戏

    邹桂华和儿子回家去了,行色匆匆,且脸色十分难看,似是出了大事,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对视一眼,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不过,提着的心可以放下了,起码儿媳妇不会走了。
    胡秀娟阴沉着脸转身回屋,见到门口站着的张桃姐妹四个,顿时迁怒的伸手掐了几把:“木头桩子似的搁着站着干啥!”
    姐妹四个不敢啃声的低着头,任打任骂,面上不敢有一丝的反抗,暗里却恨极了胡秀娟。
    张老太太拉了脸,但心里有了顾忌,最终啥话也没说。
    事情闹到最后,张家似乎又成了一场笑话,左右四周一直观望的邻居,指指点点的笑了起来。
    林清一脸嘲讽,上辈子这时候,胡秀娟也是闹离婚,不过最后不了了之,不久,就听说胡秀娟的妹妹胡秀英嫁给了一个三十岁的二婚男,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跟了个大一轮的男人,当时风言风语的传了很久。
    正想着上辈子的事,身后院里初一跑了出来,“喵~”轻轻的喵喵叫,乖巧的蹭着林清的脚腕,双爪扒着她的裤脚求抱。
    “跑出来干啥?”林清把它抱了起来,轻拍了下它的头,随后又挠挠它的下巴,见它舒服的眯着眼,不由得笑起来,抱着它往家走。
    戏都看完了,再留下就是在膈应自个了,张家的人,她是眼见心烦手痒,生怕一个控制不住就动起手来。
    “隔壁闹啥?”老太太和好了面正在洗手,知道林清去外面看热闹去了,见她回来,很是感兴趣的问了一句。只要隔壁过的不好,老太太就觉得自个过的很好。
    “闹离婚!”
    “啥玩意儿?”老太太呆了呆。
    林清清楚重复了一遍:“闹离婚,不过没离成。”
    老太太咋舌不已:“这都走了两家了(嫁了两次),咋地,还想再走一家?还真当自个是个多好的?就是天仙下凡也没她这么个过法!”
    肖朗正剁着饺子馅,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啥好笑的!
    这时,隔壁张家忽然传出一声极其尖锐的哭声,稚嫩的嗓音明显是孩子的声音,老张家又在打孩子了。两家只有一墙之隔,听的很是清楚,林清冷不防的被吓了一跳,浑身打了个冷颤抖了抖。
    老太太一把搂住她,担心不已:“咋地啦?是不是吓着了?”林清点点头,下意识的抓紧了老太太的手。
    “缺德心狠的死老婆子!揍孩子也不关上门揍!搁院子里揍啥?!存心让人不好过!”老太太咒骂了几句,随即拍着林清的背脊,嘴里轻声哄着:“乖孙不怕,有奶在,啥都不用怕!”
    林清身体一直不好,往日哪怕受个小惊吓都会噩梦连连发烧不止,自打她重生一来倒是没再生过病,不过身体依然弱,如今猛的一惊,顿时心跳加速后背冒了一排的冷汗。
    肖朗担心的瞅着小丫头,随即放下手里的菜刀,去堂屋倒了一茶缸的热水端来,里面还放了一勺的红糖,递给老太太:“奶,给阿清压压惊。”
    老太太赶忙接过喂着林清喝了几口,热乎乎的糖水下肚,身体好受了许多,不过精神却有些萎靡,看得老太太心疼的不得了。
    庆幸的是,好在没什么大碍,林清喝完红糖水,神色恢复了大半,脸色微微红润起来不再那般苍白,老太太这才松了口气,但心里狠狠的给张家记上了一笔,有机会一定踩一脚出气。
    ……
    晌午不到,老太太就开始包起了饺子。
    肖朗擀饺子皮,老太太自个忙着包,林清在一旁凑热闹似得学。
    包了一会,老太太见这也没包多少,心里不免有些急,这可不行,等会可是四个人吃的,这得包到什么时候。
    “阿清,去喊你太叔公过来帮忙包饺子,不然等咱包好都下半晌了!”这个年代,家家都是肚子里没油水,饭量大不说,每到打牙祭的时候,饭量更是多一倍。除去林清,林家个个都是能吃的主,连老太太吃起饺子来都不含糊,就一个人包还真是够呛。
    太叔公就住在林家斜对面,近的不得了,老太太也放心,林清放下包了一半鼓囊囊的饺子,小跑着出了院子。
    到了太叔公家的院里,只见三间堂屋锁了门,明显人不在家。
    林清看看左右两家的邻居,离的最近的一家是隔壁的孙大爷,早年没了老伴,不愿跟着儿子过,一直独居。算起来还是小竹子家一门的族亲,不过出了五服,但人极好,很是喜欢孩子,和太叔公走的也近,想来应该知道太叔公去哪了。
    “孙阿爷,您知道我太叔公去哪了吗?”林清绕过一面半人高的篱笆墙,孙大爷正坐在院里编竹筐。
    “呦!林家的宝贝疙瘩啊,找你太叔干啥啊?”孙大爷稀罕的朝林清招招手,不由得想逗逗她。
    “我奶今儿个包饺子,一个人忙不过来,想让我太叔公去帮忙。”林清顺着老人家的意,睁着双大眼水汪汪的,看着很是乖巧惹人疼。
    “哎呦包饺子啊!肉的还是素的?我都嘴馋了。”孙大爷嘿嘿笑着,就是不说太叔公去哪了。
    林清无奈,孙大爷就是喜欢逗弄小孩子,偏偏村里的孩子还都喜欢来他家玩,“肉的,回头煮好了,我端一碗过来给孙阿爷你尝尝。”
    “好!孙阿爷等着清丫头的饺子。”孙大爷咧着嘴,也就是嘴上逗逗,哪里会真的要什么饺子,指着村东头方向说:“你太叔公去村长家了,今儿个不是下来什么领导什么视察的,你太叔公被叫去记账去了。”
    清河湾识字的还没一个巴掌多,而那几个识字的也就读读宣传标语什么的,其他还真是不行,唯独太叔公是个例外,每次村里需要人记什么东西,老村长要是忙不过来,都是请了太叔公过去帮忙。
    问清了去向,林清出了孙大爷家。这回,她运气好点。
    刚走到自家院门口,远远就看见太叔公往这边走来,这是事情办完回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六章:视察
刚走到自家院门口,远远就看见太叔公往这边过来,这是事情办完回来了?

“太叔公!”林清小跑着过去,笑嘻嘻的抓住了太叔公的大手。

“你咋在外面?你奶呢?”

“奶在家包饺子,一个人忙不过来,让我来找您……”林清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不忘强调,“我答应孙阿爷给他送饺子,不过他不信,等会煮好了饺子我自个送去!”

“好!等会煮好了,你自个送去。”太叔公笑着依了她。

回到家,老太太赶紧招呼着太叔公洗手帮忙,肖朗手快手巧,饺子皮擀的又圆又好,方才老太太还夸了几句。

一边包着饺子,太叔公一边跟老太太说起领导视察的事,“今儿个说是接风先不视察,明儿个开始,还留我一块吃晌午饭,我没留下,来了四五个,不像啥正经的领导,晚上说要住村里,也不知会住谁家。”

“住谁家谁就要管饭!白吃白喝的,谁乐意?”老太太不肖的撇撇嘴。

“不白吃,说是给粮票。”这点还是那几个领导当着老村长的面说的,太叔公当时心里还觉得不错。

“这还像话!”如今家家口粮够吃就谢天谢地了,要是还招待外人,那全家老小可就要饿几顿了,那帮领导可不会吃什么野菜稀饭的。
    领导视察,这很正常,清河湾离镇里近,离县里也不远,每每需要完成什么基层视察工作,都是选择附近离乡镇近的村子,远点儿的没人乐意去。
    上辈子那十年动荡期间,清河湾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来视察,还有下放改造的阶级敌人、知识分子、以及城市里的知情等,清河湾均是重点照顾处。
    林清在一旁偷听着二老讲话,一边回想着上辈子的事情,不过某人的目光让她十分不爽。
    抬头瞪了眼肖朗,啥毛病?!干啥老偷偷看她!
    最后受不了肖朗的厚脸皮,林清干脆出了厨房,抱着初一在院里看她前些日子种下的福禄考。院墙屋檐连成一排,绿油油的,长高了不少,很是稠密,老太太前几天还说等再大点就间苗,多出来的分开栽。
    厨房有了太叔公的加入,饺子很快就包好了。第一锅刚出锅,林清就让老太太先盛出一碗,她要给孙大爷送去。
    老太太要一块跟着去,满满一碗的饺子乖孙可是端不动的。可林清不让,拉了肖朗和她一起,让老太太在家接着煮饺子。
    孙大爷在家正吃晌午饭,看到林清带着饺子过来时,整个人拿着筷子呆愣愣的,他就是逗逗她,咋还当真了?
    “你这孩子,阿爷就是嘴上说说,咋还真送来了?快端回去!”放在桌子上的饺子,诱人的肉香缓缓散发着,孙大爷不馋是假,但他不能占孩子的便宜。
    “孙阿爷,这是我太叔公给的,说你喜欢吃饺子,都是熟人不能见外。”林清知道孙大爷对太叔公有些敬畏,总说太叔公会写字、会说话、见识还宽阔,一直以来,两个老头的关系就是一个说东,另一个就不会说西。
    果然,听到太叔公让送来的,孙大爷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太叔公了解我,行!阿爷就厚脸收了,等那天阿爷套住了山鸡,你来家吃肉。”
    孙大爷年轻时算是半个猎人,打猎的手艺一直没放下过,年纪大了,别的干不了,但进山套个山鸡兔子什么的还是在行的。
    回去的路上,肖朗又是频频侧目盯着林清看。
    “看啥?!从包饺子时你就死盯着我不放!”林清火大的冲他嚷嚷了起来,不是鼻子不是眼的。
    “你撒谎哄人,还偷听奶和太叔公说话,小孩子可不会干这事,就算会,也不会像你这么张口就来,连个结巴都没有。”肖朗眼神微闪,说出的话让林清语塞无言。
    “关你啥事!我乐意!”像是恼羞成怒一般,头也不回的往家跑。
    吃饭时,林清彻底把肖朗当成了空气,连他讨好的夹了个饺子喂初一她都没理人。
    老太太看得清楚,一点都不担心,俩人这是闹小别扭呢,和太叔公对视一眼,二老眼神意味深长。
    林清的小脾气一直闹到傍晚才算是气消。因为她在院外碰到了张家的张桃。
    狼狈的蹲在张家篱笆墙外,扭曲着一张脸,面上红肿,清晰的巴掌印很是惹人注目,看到林清时,双目泛红,眼里是说不出的恨意,似是想生吃了她一般!
    跟着林清出来的肖朗见到这情形后,二话没说,弯腰顺手捡了块鸡蛋大的小石头,直接砸了过去!
    “啊!”张桃痛叫了一声,瞪着肖朗,却被他恶狼一般的眼光吓得发抖,顿时捂头哭了起来,再也不敢恨意的盯着林清看。
    肖朗不再理会张桃,抱起林清就回了院里。
    而林清,再大的气也没了。
    等吃晚饭时,难得的,林清竟是夹了一筷子的炒鸡蛋放在肖朗碗里,前世今生,这人还是一样护着自己。
    ……
    一夜好眠。
    早上,林家的早饭在村里向来都是吃的最晚,因为有个赖床的林清。
    等林清小嘴咽下最后一口米粥,村里响起了老村长家那面破锣声,还有老村长洪亮的嗓门。
    “全村都到村东头集合,领导给咱开大会,家里当家做主的,都过去开会……”
    老村长这话说有意思,家里当家做主的过去开会?谁家谁当家做主,外人可不清楚。看来,这会也不是多紧要嘛,上面的领导面子也没大到那去,不然早该吆喝着让全村老少都过去了。
    太叔公昨儿个见过了那些上面来的人,没啥好印象,今儿个干脆不去了,让老太太自个过去,反正户口都是在一起的,分开住也是一家人算一户,去一个人意思意思就行了。
    但林清忽然吵着要跟老太太一起去,说是没见过镇里面的领导,想去瞅瞅长啥样,太叔公和老太太劝了几句,她执意不肯妥协,打定主意非去不可,最后没法,老太太只好带着她一块去。
    而肖朗洗刷好锅碗后,不放心的也跟在了后面,太叔公看了眼,没说啥,只是笑个不停,一边还点点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七章:住处
村里聪明的人不在少数,老村长话里的意思,大伙差不多都明白,于是面上听话的一个个都去了村东头,暗里,却没一个当回事。

到了村东头,老村长陪着五个穿着半旧干部装的中年男人,早早的等候在了开会场地。五个中年男人,有三个发福挺着肚子的,肥肉堆积的大脸格外醒目。

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里,饥荒刚过去两年,谁村里有个胖子那都是稀罕的惹人眼红,何况今儿个一来就是三个,个个还都是红光满面,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日子好,好东西没少吃,不然人能胖的起来?

林清肖朗陪着老太太站在外围,压根就不往里面去。

老远时,老太太就盯着那几个干部领导打量,嘴角撇撇,老太太很是不喜欢,还弯着腰低声跟林清咬耳朵:“看这模样肥头大耳的不说,眯缝眼还滴溜溜的转,这种人不是滑头就是心理有算计,反正不是啥好人,幸好不是哈正经的领导,不然,这日子怕是不好过……”

林清心里好笑不已,也盯着那几位看了几眼,还别说,老太太说的真没错,“奶啊,你眼光真好,那咱离远点。”

得了乖孙的夸奖,老太太心里很是得意。

肖朗看了一会,认出两个来,“奶,靠着村长二爷站的两个是乡里的,我妈生病的时候我去乡里的乡卫生院拿药,那两个人好像是跟着乡长跑腿的,人挺浑的……”

话不需要说满,老太太心里明镜似得清楚的很,拉着两个孩子,祖孙三个站到了末尾,啥话咱也不说,啥事咱也不管,等着上面的几个领导废话说完,早早散会回家才是正经。

大会开了近两个小时,这时间超出了大伙的预算,得,中午这段时间也上不了工了,好在苞米啥的都种好了,红薯育苗还没好,地里也没啥好忙的,不然,老村长真能急的上火翻脸,啥事都没有伺候庄稼重要!

散会回家时,林清被肖朗抱在怀里,她总结了一下,大会的唯一主题就是,五位领导要暂时住在清河湾,少则三天,多则五天,名曰:视察农村四清运动情况。费用?公家报销,怕啥!

到了家,把大会“主题思想”跟太叔公一汇报,乐得老人家眉开眼笑的,“知道抓住主题思想,这阵子书没白读。”

林清这阵子所学的书本,都是肖朗以往上学时用过的,这家伙是个心眼多的,他一不舍得扔,二不会留给舅舅家的孩子们,干脆找了东西包好,挖坑埋了起来,没办法,他原先住的那个窝棚根本就没有能藏东西的地方。
    村里有了几个小领导入住,全村上下多多少少的有了些拘谨,凡事也不站在村道上三五成**的说说话了,家家都在院里待着,除了上工下地的时间,村里空了许多,串门子的也少了,老觉得没啥人气似得。
    那帮子小领导也是挑剔的很,原先被老村长安排住在村东头刘顺子一家,可只住了两天不到,就忍不了的跑去跟老村长说换一家。
    刘顺子家七八口子人,上有长年气喘咳嗽的老娘,下有挂着鼻涕光脚的儿女,几件土坯茅屋,屋里长年黑漆漆的,瘸腿的板凳、乌黑油亮的烂桌子,全家灰扑扑邋里邋遢的,炒个菜跟水煮的一般,烂烂的一坨,看得人吃不下去。
    且拿了粮票不认人,每天做的饭菜和给的粮票不对等,找他们说,一家老小比他们还浑,哭天抹泪的说是逼死了人,闹得人头皮麻。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话还真是没错,几个小领导再也受不了的强烈要求老村长给另找一家。
    老村长犯了愁,他当然知道刘顺子家不好惹,不然他也不会当初安排他们住进去了,现在人家受不了要另找一家,找谁呢?老实的怕是被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挑来挑去,其中一个乡里的小领导竟是挑中了老太太住的院子,全村就那么一家砖瓦房,还围着高高的院墙,要多稀罕就有多稀罕。
    你到是乐意,可人家一点都不稀罕!
    老村长腹诽不止,谁不知道林家老太太富足有钱,人家一个孙女每月光是奶粉钱那都是不老少,粮票什么的人家更是不缺,何况老太太是啥身份别人不清楚,老村长还能不清楚。
    不管乡里的那个小领导怎么说,老村长态度强硬的愣是不同意,但也给出了让人反驳不了的理由,人家全家二老一小,家里还借住着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总不能让两个老人家伺候你们,还让人家孤儿腾出房子吧?那你们是来视察工作的还是来添麻烦的?
    再怎么浑,可这众口难堵,万一要是被人借机传出去,这事谁担?
    老村长这理由一出,五个小领导立马歇了心思,选来选去,最后选了林家隔壁的张家。
    张家的房子还是张老太太嫁到张家时盖的,有些年头了,三间宽敞的土坯堂屋,还有两间东屋,五间房子,在村里头不算少,多数人家只有两三间东屋,连个堂屋都没有。
    得,老村长一看他们选的,啥话也不说了,直接批了,张老太太是个啥样的人,他能不清楚?肯定吃不了亏,给他们家找点事做,免得老是招惹林家老太太。
    这两日天又阴了下来,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老村长也没打伞,带着五位领导来到了张家院里。
    院里只有张家的五个孙女,见到老村长带着领导来家里,顿时诚惶诚恐,赶忙进屋喊人。
    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手脚微抖的出屋,像是看见了亲生爹娘似得,那表情、那语气多年不见一般的亲热不已,“哎呦村长咋带着贵人来也不通知一声,我这在家好好收拾收拾……”
    说话的是张老太太,她当年虽是给大户人家当丫鬟,但说到底那大户人家也就是个富户地主,大世面没见过,更别提和当官的打交道,拿着钱去人家都嫌你粗鄙,今儿个一见领导上门,不管是大领导小领导,好歹是个官,对于张老太太来说,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进屋坐、进屋坐,有啥话喝口茶咱再说……”张老爷子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一切都是张老太太在张罗。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八章:炖肉

    老村长一看张家二老这表现,心里一噎,原先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心情,现在啥也没了,带人进了屋,就把来意说了出来。
    张老太太一听不但领导住家里,还有粮票可以拿,咧着嘴就没合过:“没事没事,放心搁这住,就当自个家一样!”几句话,哄得五位小领导心情舒畅的不得了。
    安置好了人,老村长一刻都不想多待,面无表情的抬脚就走了。张家二老那副巴结人的样,活活的给清河湾丢人呐!
    张老太太没注意老村长啥时候走的,只顾着让张老爷子和儿子张福生陪着几位领导说话。
    出了堂屋,喊胡秀娟和几个孙女去厨房烧火,又进东里间拿出压箱底的一小包粗制茶叶,等会水开了,一人泡一碗茶水端进去,也显得有面子。
    胡秀娟这几天在张家阴阳怪气的,脾气上涨了不少,这会儿让她烧火,心里就有些不乐意,干脆全推给了张桃姐妹四个。
    她自个倚在厨房门框上,偷偷的朝堂屋里打量,不肖的撇嘴碎了一口,啥领导这么招人待见?瞧吧老婆子乐得!呸!整个一副奴才相!
    堂屋端坐的五个小领导,两个姓汪的是乡里的,一个姓李、两个姓牛的是镇上的,托了不少的关系才捞到这么个好工作,不大一会,就被张老爷和张福生恭维的找不着北了。等张老太太端茶进屋来,屋子里的气氛别提是有多好了。
    张老太太喜不自胜,估摸着天也不早了,做晚饭差不多是时候了,早点也没啥,便从屋里掏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腊肉,准备晚饭做个肉菜。
    这块腊肉还是年节时剩下的,张老太太一直不舍得拿出来吃,想留到割麦子时再拿出来吃,今儿个也是豁出去了。
    倚在厨房门框上的胡秀娟,一见到张老太太手里的腊肉,眼都绿了,顿时不平的嘟囔了起来:“咋这么舍得?!平日里也不见拿出来吃……”
    “你懂个啥!”张老太太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见不得她闲着发牢骚,摆摆手像是赶苍蝇似得:“你不想干活就远着点去,别张嘴乱说话!屋里的都是干部,没得让人看笑话!”
    芝麻绿豆大的干部有啥好稀罕的,胡秀娟撇撇嘴,人却没动,老婆子今儿个做肉,等会怕是都要端到堂屋去的,这可不行,都几个月不见荤腥了,怎么也得找机会捞几块尝尝。
    屋里头的人正谈的欢,忽然一阵阵诱人至极的炖肉味钻进所有人的鼻孔里,香气弥漫整个鼻腔,口水瞬间泛滥成灾,一个个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那个姓李小领导嘴馋的咂咂嘴,以为是张家待客炖起了肉,面上不由得越发高兴起来,嘴里却打着官腔:“我们就是来视察工作的,随便整点家常菜就行,这咋还炖起了肉?有点铺张了啊……”
    张老爷子有些懵头,和儿子对视一眼,觉得有些不对头,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他自个清楚的很,除了老婆子藏的那一小块腊肉,其他的哪还有肉?何况腊肉做出来的也不是这个味。
    灵光一闪,张老爷子忽然想到什么似得,顿时脸色不好了,这肉香,八成是隔壁林家传过来的,林家经常炖肉开荤,这在别家可是没有的。
    看着几位领导嘴馋期待的模样,张老爷子只觉得脸色发烧,讪讪的陪着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暗里叫苦连连,这可咋整?!
    屋外一直偷偷注意堂屋动静的胡秀娟,听到那姓李的小领导说出的话,不由得嗤笑一声,毫不顾忌的扬声说道:“几位领导能体谅就好,家里还真没炖肉,这肉香啊,是隔壁家的,咱家可是吃不起什么肉,一年到头的也就是年节能尝个荤腥。”
    这话一出,堂屋里顿时尴尬起来,张老爷子张嘴对外呵斥了一句,“瞎说个啥?!一个妇道人家哪有你插嘴的份!”说着,示意儿子出去管住儿媳妇的嘴。
    回头见几位领导脸色沉了下来,张老爷子心里一抖,结巴的说道:“今、今儿个天、天有些晚…肉没来得及割,明、明儿个一早,我就让人去镇里割…今儿个就先委屈一顿……”家里应该还有肉票吧?张老爷子有些不确定。
    “割啥肉啊?人隔壁林家有现成的,领导辛苦的来视察,吃她一顿饭能咋地?!”胡秀娟在外面不怕乱的又添了把火,张福生在一旁急的就要上前捂她的嘴。
    屋里张老爷子真想出去扇她一巴掌,隔壁能是好惹的?万一又闹开了,看她怎么收场!
    可人家领导不这么认为,一个乡里来的汪姓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摸着下巴道:“既然来视察,那就应该四处走走看看,听说隔壁那家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还好心的帮了一个孤儿?这可是好事,咱得去看看、慰问慰问……”
    这话说到余下四位的心坎里,几人隐晦的对视一眼,便让张老爷子带头,一起去隔壁看看、慰问慰问。
    张老爷子打心眼里就不想和林家老太太沾,可现在他根本无法开口拒绝,只好带着五位领导出了屋。
    厨房门口愣怔的张老太太啥话也不敢说,眼睁睁的看着人去了隔壁,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手里攥着的水瓢直接砸向了胡秀娟。
    林清正在院里看她种的福禄考,飘着的毛毛细雨也没当回事,手里还端着一小碗肉骨头上拆下来的肉。
    老太太今儿个在厨房里炖肉骨头,太叔公则在里面加了药材,炖好时,让林清连汤带肉的一起吃。
    肉骨头是空间里的,那炖出来的香味别提是有多香了,老太太一直闷着锅炖,先前香味还没怎么四溢,谁料炖好时,锅盖一掀起来,香味浓郁的让人嘴馋的忍都忍不住。
    一小碗肉林清也没吃下去多少,倒是围在她脚边打转要吃的初一得了好几块,看的老太太心疼的直抽抽,一边还跟肖朗、太叔公抱怨了几句:“一个猫崽,咋恁能吃?这都吃多少块了?!咋没完没了了!”乖孙不舍得骂,只好骂起了猫。
    林清不敢光明正大的喂了,趁着老太太不注意时偷偷的喂。
    “林家的在家吗?”
    院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林清眉头微皱,张老爷子来干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三十九章:作死

    肖朗一听到院外喊话声就出了厨房,看到林清还在院里,不顾她反对的先把她抱回了厨房,才去开的门。
    见到院门口站着的几人,肖朗一愣,不由得脱口而出:“啥事?”
    “你这孩子!”张老爷子率先开了口,暗里责怪肖朗不会说话,“几位领导知道林家只有老人孩子,特意关心的过来慰问一番,你搁这杵着干啥?!快请人进屋啊!”
    肖朗没搭理张老爷子,转眼打量五位不拿正眼瞧人的领导,虽是极力掩饰,可五人不停的偷偷往院里瞧不说,嘴里还暗中咽了几次口水,眯缝眼中的算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清。
    这幅模样,加上现在这个时间,肖朗脑子又不笨,转念一想就知道他们来干啥的。
    啥慰问?!
    呸!一看就不是个好的!瞧那副馋样,不就是想来占便宜的吗?!
    “等着!”肖朗面无表情的关了门,到厨房跟老太太报告去。
    “你看看这孩子!啥玩意儿!”张老爷子被一个孩子给下了面子,面色涨红的气恼不已,回头一看五位领导,立马一个激灵,那一脸阴沉的厉色,看得人心头凉。
    厨房里,老太太听了肖朗的报告,脸色难看的紧,怎么着?这是觉得他们老的老小的小好欺负是吧?!这些年来她老婆子一直隐姓埋名的过着,倒是越发的叫某些人长脸了!
    “奶,肯定是张家给撺掇的!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有份!都不是啥好东西!”林清攥着小拳头,愤愤不平的骂了起来。
    太叔公嘴角一抽,这是谁教的?啥话都乱教!
    老太太却阴转晴的笑了起来,显然很中意乖孙说的话,“乖孙这话说的好!没事,奶能把他们打发了!”
    老太太倒是没吹牛,别说是几个不入流的小领导,就是**来了,都不敢随意动她,之前那么多年的官场,老太太也不是白混的。
    气势汹汹的开了院门,老太太似是谁也看不见,直接指着张老爷子的鼻子就骂:“丧天良的狗东西!不是玩意儿的老家伙!当初害我孙女时我是咋说的?!你今儿个是忘了还是咋地?上门找骂是吧?!以为找了几位领导来撑腰我老婆子就怕了你?我呸!……”
    老太太一出,谁与争锋!完全无视了几位领导的存在,骂的别提是有多欢了。
    林清在院里眨巴着大眼,看着张老爷子和几位领导被骂的一愣一愣的,老太太毫无所觉,转眼像是才发现几位站着的领导一般,嘴里又热情的道:“几位领导是好的,但这天都晚了还慰问啥啊,没得累着几位,明儿个一早!我老婆子在家沏茶恭候,今儿就没招待了,我孙女身体娇弱,我这伺候她还忙不过来呢……”
    听到这,林清转转眼珠,很是上道的喊了起来:“奶,我头疼、腿疼、脚疼、心还疼……”
    老太太身体一僵,随即笑呵呵的自顾自的说着不留人的话,连院门都没让进,也不给几人说话的机会,转身关门,利落的把人扔在外面不再理会。
    “哎呦乖孙,哪疼?快跟奶说说!”老太太还真是信了林清的话,一把抱起小人儿心疼的不得了。
    “她哪里都不疼。”太叔公站在厨房门口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这事借着你的话发作呢,这孩子,鬼心眼真多……”
    老太太闻言松了口气,却对着林清猛亲了几口,稀罕的紧:“奶的乖孙就是聪明!”
    肖朗端着一碗肉骨头汤出了厨房,面上也是笑意连连,“奶,喂阿清喝点骨头汤吧,这会熬的正是时候,里面太叔公加了不少的药材,让阿清多喝点,对她身体好。”
    林清捂着嘴巴摇头不喝,她先前吃了好几块肉,只觉得有些腻,现在哪里还能喝得下。
    可老太太不依,愣是接了汤碗,怎么说都是不肯妥协的哄着她喝。林清火冒三丈的瞪着肖朗,还笑?你还笑?!等着,她怎么也要欺负回去的。
    林家温馨热闹的紧,隔壁张家却阴雨密布半边天。
    老太太把人关在门外后,那五位领导直接黑了脸,怒气冲冲的回了张家,张老爷子不敢吭声的跟在后面,想死的心都有,心里更是骂了林家千遍万遍。
    张家张老太太刚炒了两个菜出来,一个青椒炒腊肉,一个韭菜炒鸡蛋,见人脸色不好的回来,心里顿时一个咯噔,知道肯定又是在林家老婆子那边受气了。
    想到此,一边吩咐孙女把菜先端上桌,一边下地窖抱出一小坛原先存起来的酒,抱到堂屋里,张老太太忽然发现几位领导的脸色更难看了。
    “死老婆子!瞧你这是做的啥饭菜!这么点够谁塞牙缝的?!”张老爷子一见到张老太太就骂了起来,还指着两盘子菜让她自个看。
    张老太太这才注意到桌子上的两盘菜,原先满满的两盘菜,如今每盘只剩下一小半,两三筷子就没了,都不够分的。
    这事谁干的?
    不用想,除了儿媳妇胡秀娟谁也干不出这事来!
    放下酒坛,张老太太连连道歉,脸色燥红的出了堂屋,狰狞着一张脸进了厨房。
    果然,胡秀娟端着一盘子青椒腊肉和韭菜鸡蛋,合着儿子张福生一起,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得欢,边上,四个孙女眼馋的看着不停的吞咽着口水,两口子硬是一口都没给。
    张老太太气得脑门疼,指着胡秀娟颤抖着说不出话来,末了,抄起灶前的一根木柴就要揍人。
    胡秀娟早早的留神注意着,张老太太一进厨房时,她就几口吃光了盘里的菜,在张老太太打过来之前,哧溜的跑出了厨房。
    只要出了厨房,在院子里张老太太就不会揍她,因为今儿个有领导上门,对于爱面子喜欢装腔作势的张老太太来说,再大的火也没有面子重要。
    胡秀娟跑到堂屋门口,眼光微闪,意味深长的说道:“几位领导来视察,可得好好视察视察,你看看,有的人家都是吃着糠野菜还饿肚子,有的却是炖肉喝汤还不分别人一口,这村里的工作啊,还是没做好……”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