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84 | 浏览:45025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林清重生记》作者:兰之(更至172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章:河鱼坦白

    老太太没料到林清这时候会醒来,身子僵了下,便笑着安抚起来,“你这孩子,咋醒这么早?外面天刚放亮,接着睡。”完全不提去看网鱼的事。
    林清一听这话,心里就知道,老太太这是反悔了,顿时利索的翻身坐起,严肃着一张婴儿肥的小脸,“奶啊,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林清想的没错,老太太就是反悔了,“奶的乖阿清,网鱼没啥好看的。”你说昨儿个嘴咋恁欠?!乖孙刚从河沟里捡回条命来,咋还想着带她往河沟跑?!
    林清不为所动,抿着唇、绷着张小胖脸,倔强的自己动手穿棉袄,动静大的,连枕头边团成团睡觉的初一小猫崽都被惊醒的爬了起来。
    老太太看着用行动表示自己决定的乖孙,心里那叫个纠结啊。
    最终,还是没扭过林清。
    去西南山的路上,老太太几次要抱着她走,林清就是不同意。到西南山的那个大河沟,路途可不算近,怎么说她也有几十斤重的,要是累坏了老太太,心疼的还是自己。
    到了地方后,大河沟附近已经围着了不少的孩子,赵一海的父亲赵大猛正在撒网。
    看着老太太带着林清过来,赵一海率先过来打了声招呼,其他的孩子,也都悄悄的凑近了几步,稀罕的盯着林清猛瞧。对于这个村里都夸模样好的小娃娃,孩子们都是羡慕眼热的不得了。这咋长的?咋恁好看!
    如老太太所说,以林清前世的眼光来看,网鱼是没啥好看的,但对于乡下的孩子来说,却是稀罕的不得了,一网上来后,轰的一声全都凑了上去,哪怕网里没有大鱼,只有几条手指长的鱼都能引起一阵喧哗。
    林清看了一会,赵大猛撒了两三网,连个巴掌大的鱼都没有,老太太在一旁叹息,“前两年饥荒,抓的太绝,没个四五年什么的是网不出鱼来的。”
    歇了口气的张大猛也是感叹了一声,“没办法,那年头人都饿死了,谁还顾得了许多。今儿个我就是试试看,好歹知道咱这河沟里的鱼没绝种,有鱼苗就行,再过一两年的,满河沟都是鱼了。”说着话,把网上来的小鱼条又全都放回了河沟里。
    回头歉意的对老太太道:“今儿个瞎忙活了,还劳烦林大娘你白跑一趟。”
    “这有啥的,我见天没事的也是往山里跑,挖个野菜,捡根柴什么的。行了,我回了。”老太太摆摆手,没放在心上,牵着林清的手转身朝家走。
    林清又回头好奇的看了一眼,原本她还打算暗里偷渡一些空间里的河鱼放到大河沟里,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连扑鱼的赵大猛都知道现在不可能有鱼的,不过,倒是可以放些空间里的鱼苗进去。
    路上,老太太摸摸林清的头,语气里止不住的失望,“原先还指望着能买条鱼回来呢,今儿个是熬不了鱼汤给乖孙了。”
    “不吃鱼也没啥,奶熬的米汤就挺好的。”林清抬头安慰着老太太,心中微酸。老太太为了她能甘愿倾其所有。
    回到家,林清决定要和老太太坦白,“奶啊,你把院门插上,回屋里我给你说件事。”
    “啥事啊?咋还插院门?”老太太虽是纳闷,但还是依着林清的意,插上院门,进了两人住的东里间。
    林清歪着头,有些犯难,这该怎么开口跟老太太说?空间可以说,但重生这事是打死都不能说的。
    “阿清要说啥?”老太太见她皱着一张包子脸,很是好笑。
    想了好一会,林清才有了主意,小声道:“奶啊,我告诉你,这可是个大秘密,谁都不能说,就咱俩知道。”
    “成!奶保证不和外人说!”老太太信誓旦旦。
    林清正正神色,“奶,我掉河沟里的时候得到一个宝贝……”
    软糯的嗓音缓缓道来,林清神神叨叨的说她掉河沟里的时候,在河底见到一颗闪亮闪亮的小星星,而那颗小星星突然就跑到了她的脑子里,然后她就看见了一处无人的广阔土地。
    里面什么都有,树木田地、河沟溪流、小鸟野兔等等,还有像清河湾西南山一样的大山。
    林清费劲脑汁的尽量用三岁孩子的语言来讲述那片空间,最后还伸手比划着:“河沟里有鱼,还是大鱼,我进去看到的,比赵大伯今儿个网的鱼大好多……”
    林清越说越带劲,老太太则越听越觉得扯,面无表情的想着,这是梦魇着了?咋说胡话呢!
    良久,林清没词可说了,眨巴着眼也看出了老太太根本就不信,“奶,我说的是真的!”
    老太太张张嘴,末了,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乖孙,是不是做梦了?梦是梦,那可不是真的。”
    林清语塞,老太太还真能想,“奶啊,我可不是做梦,我带你进去瞧瞧!”
    说完,拉着老太太的手,在老太太不信的眼神里默念着进空间。
    老太太刚觉得乖孙真的是梦魇着了,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一眨眼,似是做梦一般,站在了一处花园里。
    空间里,阳光明媚,微风阵阵,正是花开动人时。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宏伟神秘的城堡、美丽多彩的花园、飞来飞去的斑斓蝴蝶,还有白鹤优美起舞的身姿……
    老太太顿时懵头了!
    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什么炸开来,呆愣愣的回不过来神,下意识的紧紧攥住了林清的小手。
    “奶啊,别怕,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地儿,你看咋样?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林清摇着老太太的手,有些得意。
    老太太呆滞的低头看着林清,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了林清,“奶的乖乖!这是啥地方啊!可不能害了你!”
    “奶啊,这就是我给你说那颗星星,害不了我,这地方只有我才能进来,你看,这里的东西都是咱的!”林清拉着老太太的手,想带着她四处走走。
    老太太不肯去,局促不安的东张西望,越想越觉得这地儿不是她们该来的,“乖孙,咱别乱走,奶看啊,这里就是那外人说的神仙洞府,惊了神仙他老人家就不好了!咱赶快走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一章:空间一日游
林清见老太太越说越紧张,赶忙安抚了起来,“奶,这地儿没神仙,也没外人,就咱俩!”

说完,带着老太太出空间回到了家里,还没等老太太松口气,又带着老太太再次进了空间。

一来一回,老太太被弄的一惊一乍,林清只是想向她表示,“奶,看到了吧,就咱俩,也只有咱俩能进。”

“真就咱俩?”老太太呆呆的愣了半晌,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林清无奈,眼珠子转转,顿时有了主意:“奶啊,你不是常说我是观音坐下的童女吗?没准这就是观音她老人家给我的福地儿呢!她老人家想让我过好日子,要不我掉河沟里捞上来时,脸都青紫了,现在不还是好好的活着,这要搁外人身上早救不过来了!”

这个时代对于鬼神之类,还是非常敬畏的,林清这么一说,立马就把老太太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想想,没准还真有可能,老太太一拍大腿,想起什么似得,“哎呦!奶的阿清这么一说奶还真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你一岁的时候,奶就做过梦,梦见你睡在一朵莲花里,金光灿灿的!奶当时给你太叔公说起这事,你太叔公就说那是福照,说明你这孩子来历不凡,有大造化……”

林清眨眨眼,还有这事?“奶啊,咋没听你说过呢?”

“这事能是到处乱说的?!”老太太心里定下神,这才仔细的打量一番四周,越看越觉得乖孙说的有理,“这么着一看,还真像那些故事里的神仙洞府什么的,乖孙是童女命,那也是正儿八经的仙儿,这一定是乖孙做仙儿时住的地方。”
    林清扯扯嘴角,这越说越离谱了,就一个空间而已,现在都扯上童女、扯上仙儿了。
    算了,只要老太太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空间,仙儿就仙儿吧,“奶啊,我带你四处转转呗,这都是咱的地儿了,咋地也得熟悉熟悉不是?”
    老太太这下笑了出来,“成!”
    林清松了口气,看老太太这样子,是接受空间的存在了,不容易啊。
    在空间内,林清可以随意瞬移到任何地方,便带着老太太瞬移到了一处淡水湖旁。谁料老太太惊着了,连连大呼:“仙法!乖孙会仙法……”
    “……奶啊,这不是仙法,出了这里就没用了。”林清深感无力,老太太这是深信不疑的认为这里就是神仙洞府了。
    老太太还是不大明白,不过也没再多问,神仙的事,可不能随便开口问的。
    淡水湖里种植着大片的莲藕,此时开了一朵朵的莲花,老太太喜不自胜,“哎呦!这莲花好!奶做的梦里,乖孙就睡在这花里,不过那花比这大,金灿灿的,这个不是,不过这个可以吃莲藕……”
    说到这,老太太问林清:“这能挖莲藕吗?”
    “能!”林清点头,“湖里还有鱼,很大很大的鱼。”
    说完,从湖边拔了一把青草,转身交给老太太,“奶,你把草扔河里试试。”
    “那……奶试试!”老太太有些兴奋,接过草使劲扔了出去。青草飘落到湖面上,没一会,湖面哗啦啦翻动起来,一条条尺长的大鱼跳出来抢夺青草。
    “哎呦!这鱼可真多!又大又肥的!捞一条上来能吃好几顿!”老太太那个喜呀,心痒的不行!
    “奶,还有一个地方,那里的鱼更多!”林清拽着老太太瞬移到空间的大海边。
    海水一望无际,波涛浪浪,一股子咸腥味扑面而来,浪花冲过金灿灿的沙滩,留下一堆贝壳、海星、海参、海虾、海蟹等东西,看得老太太目瞪口呆。
    “奶啊,这河沟大吧?里面的鱼可多了!”现在的她还没见过大海,可不能说漏了嘴。
    老太太抽抽嘴角,“奶的乖孙,这不是河沟,这是海……”
    “哦。”林清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接下来,林清又带着老太太去了深山、草原、果林、田间,见到了老虎、黑熊、狮子、飞鹰等等各种各样的动物,多不胜举,看得人眼花缭乱,让老太太非常直观的认识到,这片空间的土地有多么的广阔、物种是多么的丰富。
    同样,也认识到了,这里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诱惑与风险,贪婪与险恶,老太太经历过许多事情,平息了心中对这里的敬畏、惧怕,剩下的就是理智回归。
    “乖孙!”老太太第一次这般严肃的对着林清,语气透着浓浓的担忧,“以后这地儿谁都不能说,连你太叔公也不能说,奶知道就算了,以后奶把这秘密带进棺材里,你以后也要烂在肚子里,这地儿要是闹了出去,咱祖孙俩就没得安生了……”说不准,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林清点头,“奶你放心,我就告诉了你一个,其他谁都没说,以后也不说,就咱俩知道。”
    老太太说的这些,林清都懂,可她还是选择说出告诉了老太太。
    上辈子,自从八岁那年老太太没了开始,在张家的那些年,除了打骂还是打骂,直到十四岁逃离张家,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流离失所。
    她没上过学,认的字也不多,每天都是想着找工作、填饱肚子、有个居所,没爱过人、也没被人爱过,独自来往、独自哭泣,一辈子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久而久之,她变得麻木、凉薄。
    在这种对比下,有老太太的那八年,就像是场沾染了罂粟的美梦,是她一生最美好、最遥不可及的回忆,因为她也曾被人捧在手心里疼宠过,也曾被人宝贝过。
    所以,对于林清来说,在老太太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想分享、呈现给老太太,前世今生,老太太是她唯一的心灵归处。
    听了林清的保证,老太太收起了严肃,笑着道:“奶找东西捞条鱼上来,这下可以给乖孙熬鱼汤了,还有那海虾、海蟹,那可是稀罕的东西,最好能抓住海里面的大龙虾,奶小时候家里人弄到过几只,那才真的是好吃的馋人!等奶想到办法给你弄上来尝尝!”
    “奶啊,用不着那么麻烦,我教你怎么捞鱼。”林清拉着老太太的手,眨眼间就瞬移到空间控制中枢的城堡里。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二章:反击

城堡的厨房旁边有间操作室,里面有面水晶屏幕般的控制面板,林清把老太太带进来,指着控制面板上出现的各类物种图标,“奶啊,看见上面显示出来的东西了吗?你要是想弄条鱼,就点上面画着鱼的地方。”

说完,林清点了一下,瞬间屏幕变换,一排排各种各样的鱼类图文并茂的显示出来,上面还标有注释解说。

老太太惊奇的瞪大了双眼,下意识的伸手点了个鲤鱼图标,蓝光一闪,屏幕下方的柜子突然弹射开一个类似抽屉的东西,老太太低头一看,里面躺着跳红尾大鲤鱼,此时正活蹦乱跳的扑腾着……

老太太“……”

……

午饭时。

经过一个神秘匪夷所思的中午,老太太思绪飘着做了道红烧鲤鱼,外加一道鲜蘑菇牡蛎豆腐汤。

老太太的手艺绝对没话说,吃的林清撑的直哼哼,“奶啊,你做饭真香。”

“奶这手艺是给你太姥姥学的。”老太太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句,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林清纳闷了,“奶,你这是咋了?”

“没咋,奶就是觉得有点飘,做梦似得。”老太太砸吧着嘴,还是觉得不真实。

林清表示理解,便指着桌子上吃了一半的两道菜劝:“奶,你瞅着桌子上的菜,你就不会觉得飘了。”

于是,老太太开始瞪着眼死盯着桌子上的两道菜。林清抽抽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老太太飘乎了一天,下半晌时,又被林清带到空间,一比十的时间差,待了许久,总算是找到了些真实感。

直到天色垂暮,老太太终于不飘了,趁着这时村里人都在做晚饭,便端了碗中午挑出来的鱼肉给太叔公送去。林清则在家待着、顺便折腾猫崽玩。

老太太刚走没多大会,虚掩着的院门忽然被人推开来。

林清正坐在屋檐下拿了根鸡毛逗猫崽,听到推门声,抬头看,方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消散,脸色也冷了下来,抱着猫崽站起身,一声不吭的盯着来人看。

来人是胡秀娟和张福生,穿着灰扑扑打着补丁的破棉袄,看到老太太出门后,俩人才敢过来的。

被林清黑黝黝的大眼盯得有些不自在,张福生暗里推了推胡秀娟,示意她开口说话。

胡秀娟没理张福生,看着林清穿着高领淡蓝的斜襟掐腰小袄,绣着粉色花瓣不说,衣领袖口处,还滚着四五道花边,配着淡粉的合身棉裤,同样是绣花、滚边,布料极好,做工讲究,光这一身的衣裳都是别人一辈子没见过的,一个女娃,哪来的这么好命?!

对于这个孩子,胡秀娟厌恶多于喜爱,天生的重男轻女思想,再加上自个三年来一直未曾再孕,心里便认为这孩子是个扫把星、不吉利,天生克母。明明是被人厌弃丢掉的,偏偏活的比谁都好,想起她在张家三年来受的委屈、磋磨,心里就越发见不得这孩子好。

压下心里的厌恶,不耐烦的开口:“五丫……”

“叫谁呢?!”林清砰一声踹翻了脚边的凳子,语气冰冷尖锐,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胡秀娟的话,“你生的五丫早被你扔西南山了!我叫林清!乱喊个什么?!”

胡秀娟和张福生惊了一下,没有料到林清会是这个态度,一时间竟是被一个三岁大的娃给唬住了。
    回过神来,胡秀娟恼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妈说话的吗?果真是跟什么样的人就学成什么样!”
    林清阴沉了双眸,转身抓了搁在门边的小笤帚,奋力的砸向胡秀娟,“你是谁的妈?!我妈早死了!”
    “啊!”胡秀娟没防备,竟是被砸了个正着,但小孩子力气小,倒是不怎么疼,可这却让胡秀娟恼火异常,除了张家那两个老不死的,她还没受过别人的气!
    胡秀娟愤怒的红了眼,忘了今儿个来的目的,脸色阴鸷的扑向林清,一边嘴里还骂着:“心毒的死丫头!当初你咋不死在西南山!你活着就是来克我的!”
    林清不傻,一直防备着,见胡秀娟扑了过来,从空间摸出一包开了口的辣椒面,直接砸到了胡秀娟的脸上,火红的辣椒面,瞬间开花似的飞溅出来,林清则趁机跑开了。
    “啊——!!!”凄烈的惨叫声响彻四邻。
    胡秀娟双手条件反射的不断擦拭着双眼,却越擦越凄惨,鼻涕眼泪不间断,就连身后的张福生都被林清的这一手给震住了,呆愣愣的不知所措。
    林清抱着猫崽跑出了院子,来到村里的道路上,先是把猫崽送进空间,后狠掐了自己一把,随即哇哇大哭了起来。
    声音尖锐的压过了胡秀娟的惨叫,顿时引出了左右前后的四邻,就连还在太叔公家的老太太都慌忙跑出来,一见哭的人竟是自家乖孙,立刻气势汹汹的奔了过来。
    “哎呦!奶的乖孙啊,这是咋了?那个王八羔子欺负你了?!”老太太直奔到林清跟前,一把抱起来,心疼的安抚着。
    林清及时的搂着老太太的脖子,见村里人都出来围观了,便哭喊着说起来:“隔壁张老奶家的媳妇婶子,跑过来让我对外说是自个掉河沟里的,不能说是张家阿姐推的,我不同意,她就骂我、说我是别人不要的死丫头、当初咋不死在西南山,还要打我……”
    虽是哭声不减,林清却字字清楚的把事情交待了个遍,她说的那些话都是上辈子胡秀娟让她做的,而她的确也那么做了,但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颤抖着身体,恨得红了眼!围观的村里人也是心中一凉,张家的媳妇婶子?那不就是清丫头的妈?这可是实打实的亲生的!虽说没有养在跟前,可也不能这般心毒啊!
    没人怀疑林清在撒谎,因为她现在只是个三岁的孩子,三岁的孩子懂什么?
    什么都不懂!
    就是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就学不来撒谎,有什么说什么。
    这时,林家院里的张福生扶着胡秀娟出来了,见到围着的一**村里人,傻眼了!
    老太太放下林清,从地上捡了块石块,嗷的一声冲了上去,对准胡秀娟的头瞅准的给了她两三下!砸完,又拽起她的头发,啪啪!的狠狠扇了两巴掌!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三章:卖掉

    手脚并用,一边揍人老太太一边大骂着:“你咋恁心毒?!一个三岁的娃啊,你都不放过!那还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你那良心都被狗啃了!心肝都是黑的啊!”
    胡秀娟被打的摊在地上懵了头,眼睛红肿的只剩下一条缝暂时的失明了,眼泪却仍然不断的流,捂住头一直惨叫着,根本还不了手。
    而丈夫张福生,一见老太太拿着石块冲上来的时候,就吓得早早甩开了胡秀娟,任凭老太太“招呼”着自个媳妇,他竟然吓得偷摸着回家去了?!
    老太太是气极的揍的停不下手,直到有围观的村民害怕再这样揍下去会出人命,几个媳妇婆子赶忙上前拉开了老太太。
    林清也止住哭声红着双眼扑上前抱住了老太太,“奶!”
    老太太喘了口气,抱着林清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我可怜的乖孙啊、命苦啊!这是亲生的吗?咋害了一次、两次的不够、还来害三次?一个娃呀,招谁的恨了?!没吃你一口饭、没喝你一口奶、也没碰过你半根线!咋就碍着你了?!非得害了她的命你才心安是不?!”
    老太太伤心欲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出来的话让村里人听得都泛红了眼。
    “这是咋回事?!”太叔公在家一听到老太太的哭声时,就坐不住的出来了,来到跟前见此情景,顿时又惊又气。
    “太叔公。”林清眼泪汪汪的喊了一声,不用她开口,围着的村里人,七嘴八舌的把话学了一遍,气得太叔公狠狠的用拐杖捶地。
    “老张家这是想干啥?!是不是觉得我林家没人欺负我们一家老小?!”太叔公朝着瘫坐在地的胡秀娟问,握着拐杖的手气得直抖。
    这事闹大了,整个村子的人几乎都来了,相信不出明天,附近村子也都会听到风言风语,老张家的名声这下算是臭了。
    接到报信的老村长火急火燎的过来,看着眼前一幕,气的额头青筋直跳,吼声如雷的朝着张家院子喊:“老张家人呢?!没个出气的吗?!”
    老张家人?
    张福生偷摸着回家钻进屋里后,就再也没出来,而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则心虚腿软的紧,方才老太太揍人的狠劲着实是吓到了他们,便一直猫在屋里不敢出头,原以为老太太揍几下、骂一顿就完事了,谁料会闹这般大?
    老村长骂出的这么一句,实在是够狠、够绝,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又羞又恼,再想逃避那是不可能了,老两口磨蹭了一会才一前一后的出了屋。
    围着的村里人,见老两口出来了,很是整齐的给让了一条路出来,却越发显得突兀,一时间,张家二老面色讪讪的有些不知所措。
    老太太一直暗里注意张家院子里的情况,一见张家二老出来,利索的站起身,一边护着林清一边指着张老太太的鼻子大骂:“杀千刀的绝户头!老天爷有眼啊!就该绝了你老张家的香火!一家子都是心毒手狠的玩意儿!整天装的人模狗样的,咋就不干人事呢?!”
    张老太太顿时脸变成了猪肝色,心里恨极,可这么多人看着,她骂不出口,便试着讲起了道理情面,“老妹子,你、你这话说的不是往人心口上捅刀子吗?事情到底是咋样还没弄清,我儿媳妇被你揍成这模样我不是也没说啥……”
    “我呸!”老太太一口吐沫吐了过去,“谁是你老妹子?!睁眼说瞎话是吧?你要不知道事情是咋回事你也不会拖到现在才被骂出来!你儿媳妇那不是人的玩意儿敢对我乖孙动手,我就是揍死她那也是她活该!”
    张老太太气得直哆嗦,张嘴还想反驳,一旁沉着脸的老村长瞪大了眼,“咋地?不清楚事情是咋回事是吧?成!”话落,轻拍了两下林清的头,“清丫头,把事情再给大伙说一遍。”这话,摆明是偏向老太太和林清了,气的张老太太脸色难看的紧,看向林清的目光也是阴阴的。
    林清故意似得,暗里回了个得意的眼神给张老太太,随即口齿清楚的把事情又说了一遍,大伙听得越发心凉,老太太听得越发火大,忍不住的回头想接着揍胡秀娟。
    老村长见瘫在地上的胡秀娟去了半条命似得,赶忙劝住了老太太,“你就是揍死她也解决不了事!”
    “没错,听老村长的,咱有理但也不能闹出人命来。”太叔公见老太太气的没了理智,也赶忙劝了一句。
    “奶,咱不气,听太叔公和二爷(老村长)的。”林清也安抚起来,看了眼胡秀娟,似是被揍的迷糊了一般,除了捂着脸哭,再也没开口说什么。
    老村长欣慰的抹着林清的头,是个好孩子。转头看向太叔公,“林叔,您放心,这事我肯定给你们个说法。”
    “成。”太叔公点点头,“你是村长,这事我信你。”
    稳住了老太太和太叔公,老村长这才朝张老太太发火,“清丫头缓过来后我是咋给你说的?拿点好东西给孩子压压惊,好歹骨子里流的是你张家的血,可你是咋办的?骗孩子对外撒谎神不知鬼不觉的想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就这样你张家还有脸跟我说要回孩子?!”
    “要回孩子?!张家有那么大的脸吗?!”老太太一听说张家想要回孩子,心里就止不住的暴躁,杀人的心情都有,就和当年上战场似得。就连太叔公都怒视的盯着张家人,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林清见老太太又激动起来,连忙表态,“我不要回张阿奶家!”说完,盯着老村长双眼泪汪汪的道:“二爷,你别把送回张阿奶,他们会把我卖了的!”
    林清这话吓了众人一跳,还没等人问怎么回事,她便语气的不安的道了出来,“张阿奶家的桃儿姐、二桃姐还有三桃姐(张福生亡妻生下的三个女儿)不喜欢我,常常骂我,说张阿奶见我长的好,让她们给我玩,等以后我长大了就把我要回去,然后能卖很多的彩礼钱。”
    说到这,林清积在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我不知道啥叫彩礼钱,但我不想被卖,我想给阿奶在一起,二爷,别把我送回去,我害怕……”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四章:处理
这话一出,围观的人**,轰--的一声炸开了!

旧时代流传下的习俗,清河湾附近一带,闺女长大后,娘家若是想多要彩礼,可以把闺女卖给夫家,嫁过去的闺女与娘家不再往来,生死都捏在夫家手里,做牛做马都行,生死都不由己。

这种习俗建国后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偶尔有个一两起,双方都捂着,也惹不出什么闲话了,但一般过得去的家庭都不会这么做的,尤其是近几年,这么做的人几乎绝迹,很多清河湾的人都想不起这种买卖闺女的事了,今儿个猛的一听说,很多老一辈的人都懵头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家二老。

老村长瞪大了眼,怒极而笑:“好好好!你老张家有能耐啊!”

张老太太顿时慌了,还没等她开口,一旁早已红了眼的老太太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你个老虐婆!丧尽天良啊!敢打我乖孙的注意?!老婆子我和你没完!”说着,老太太把张老太太推倒在地,骑在她身上,啪啪的扇着巴掌。

张老太太身材瘦小,年轻时看着好看,可年老后就没力了,压根就不是老太太的对手,被摁在地上狠狠的受了十几个耳光,皮松没肉的老脸,愣是让老太太给扇的红肿充血。

老太太出其不意的动作让大伙傻了眼,同时也在意料之中,依着老太太的脾气,不狠揍张家一顿才怪。

老村长看这闹的越来越不像样子,着急的想让太叔公说说,却见太叔公一手护着林清,一手拄着拐杖不闻不问的看着老太太狠揍,得,这位也是心里气着了。

老村长是知道老太太的脾气的,让老太太出了口气后,才把她劝解起来,但老太太嘴里依然骂着:“你张家一窝的豺狼啊!我乖孙以后和你张家再无关系!她就是我老婆子在西南山捡的,父母爷奶的都死绝了!以后除了我林家的两个老的,啥亲人都没有了!”

张老太太被揍的很惨,脸颊肿的红亮,嘴角破皮流血,甚至牙齿都掉了一颗,可见老太太是下了多大的狠手。

听了老太太这话,方才一直躲着的张老爷子嗫嚅着开了口:“没关系就没关系,一个丫头……”后半句在老太太的怒视下吞了回去。

那边一直瘫坐在地上的胡秀娟,忽然尖锐的喊了起来:“没关系?!凭啥没关系?!那是我生的!现在还把我害成这样!你们看看我这眼!那死丫头才是心毒的人啊!”

大伙还真没注意胡秀娟的眼,被老太太狠揍时她一直捂着脸的,现在猛的一看,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了,再加上一脸的泪水鼻涕,分外的滑稽,有几个没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老村长纳闷的看向林清,林清一副怯怯的小模样:“她、她来打我,我害怕,跑厨房去了,案板上有我奶放的辣椒面,我、我扔她脸上了……”

老村长松了口气,辣椒面没事,洗洗过个几天就没事了,低眼见张老太太还在地上抹着眼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有多委屈的似得,老村长知道这时她也听不进去,看了一圈,张家张福生没人影,现在站着的就只有张老爷子。
    老村长便对张老爷子说道:“以后你张家也不要打着什么念头了,什么爹妈想孩子这话你也不要再给我说了,生身没有养身大,何况当初你们压根就没想过给孩子一条活路,不然你张家会往深山老林里扔孩子?!打定注意是想让这孩子给山里的野物叼了去啊!以后啊,你们生死各不相干,你老张家的人既然不喜欢这孩子就离远点,你看看你那几个孙女,才多大?心可真够狠的!”
    张老爷子连连点头,心里止不住咒骂林清,果真是扫把星,只要沾上了她就没好事!
    老村长这么处理又问太叔公和老太太可有意见,太叔公说没有,但老太太说必须签个字据,“老爷子的年纪在那摆着呢,我老婆子年纪也不小了,日后要是老了没了,张家人也不能打我孙女的注意,我就是托付给别人,也不会托付给张家!还有,张家要赔偿我孙女,这接连两次的下狠手,不赔偿我就去派出所告!害人家孩子那可是犯法的!”
    老太太这是打定主意的想给张家一个教训,老村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更是偏了心,问张老爷子“你张家咋说?是赔偿还是到派出所说说?”
    张老爷子一辈子都是和泥土打交道,乡长都没见过,进派出所?借他十个胆子都走不动道,“赔、赔偿、赔偿……”
    地上坐着哭的张老太太身子一僵,也不哭了,抹着眼泪站了起来,“咋赔偿?家里没钱没票的,把我命赔给那小祖宗算了!”
    老太太呸了一声,“你那命都是硬的、臭的,你以为多稀罕啊!你张家养的有鸡、有鸭,抓两只老母鸡给我乖孙压惊!别的我也不要了,把你棺材本都翻出来还不够我家乖孙喝一月的奶粉呢!”
    张老太太被气了个仰倒,可她偏偏找不出反击的话来。老村长不耐烦的挥了下手,“行了!这事怎么说都是你张家没理,咋地?非得闹到派出所,让你张家臭大街?!”
    “不、不去派出所!”张老爷子慌了,顿时瞪起了张老太太,“鸡重要还是人重要?!”
    张老太太无法,只好咬牙应了下来,只是看着老太太和林清的眼神阴鸷的可怕。
    老太太才不怕她,让林清和太叔公待在一起,“奶去给你抓鸡去。”说完,风风火火的抬脚进了张家院子。
    张家的鸡鸭都是歇在一个木头搭的棚子里,天色将黑,大多都进棚子了,老太太眼神好,趁着昏暗的也能看清东西,手脚利索干净的抓了两只芦花老母鸡!
    芦花鸡在清河湾一带都是不怎么常见的,无论是下蛋还是卖给小贩,都比别的鸡要贵个几分,别小看这几分,在这个时代,积攒下来那都是不老少了。
    张老太太一见老太太一手一只的拎着两只芦花鸡出来,心疼的直抽抽!那两只芦花鸡是最爱下蛋的,一天一个从不间断,她张家加起来也就养了十只鸡鸭,芦花鸡还就那两只,现在全被老太太抓走了,顿时捂着胸口喘不过气来,她的鸡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五章:压惊

    事情落幕,大伙也都散的差不多了,只留下几个村里有威望的乡邻在这,跟老村长一起写好一张字据后,念给两家听,双方没意见那就签字。
    太叔公和老太太心情好了不少,看了眼没错后便爽快的签了字,老张家没有认字的,更别提写了,只好老村长代笔,张老爷子按手印。
    老太太心情好了,脸上也有了笑容,“村长和几位老哥都进屋坐会吧,喝口茶,咋地也不能现在就回去啊!”老太太笑脸相迎,极力邀请,太叔公也开了口,老村长和几位乡邻不好再推辞便进了林家院里。
    林清小跑着去开门,自个进了东里间,从空间拿出几小包茶叶来,这在乡下可是好东西,也就过年的时候家里才会买个一小包。
    茶叶交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把茶叶送给坐在堂屋的几位。太叔公陪着聊了一会后,才送走了老村长等人,太叔公自个则留下来吃晚饭。
    老太太回屋后,亲了林清一口,直夸林清懂事、会人情往来,一会又说遭老罪了,怕吓着了,要压惊叫魂的,被林清赶忙阻止了。
    天色黑透时,胡秀娟才从地上颤抖着爬起来,伸手摸索着想往张家走,她眼睛暂时的失明看不清东西,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都恨不得吃了她,压根就不会去扶一把,而丈夫张福生,依然不见人影。
    “张福生!张福生!你给我出来!”胡秀娟昏了头,分不清张家在哪个方向,初春的夜晚格外的冷,她又哭又喊的早就没了力气,此时冷的直打颤,见没人管她,心里顿时来了怒气,声音嘶哑的喊着丈夫的名字。
    “瞎嚎个什么?!你还有脸嚎!败家的玩意儿!今儿个要不是你家里的鸡也不会被人抓走!”张老太太忍了许久,火气是腾腾的灭不了,一听胡秀娟在外面喊,再也装不下去了,站在屋门口就骂了起来。
    “行了!还嫌没够是吧?!”张老爷子也发了火,“把人弄进屋,她那副样子一直在外面咱家还要脸不?!”
    张老太太气的胸口疼,却不得不认同张老爷子的话是对,但儿子她是不会使唤的,让自个的儿子去扶她个败家娘们?她还没那么大的脸!
    气势汹汹的去了厨房,厨房里,张桃低着头霸占着唯一的小凳子,张二桃和张三桃蹲坐在一旁,最小的一个叫张四丫,才四岁,几个姐姐都不搭理她,一个人乖乖的坐在地上也不敢吭声。从老太太揍胡秀娟时,她们就都躲在这里,生怕出去被迁怒。
    张老太太一见这几个孙女就想起老太太骂的那绝户头的话,一想起那话就头疼、心疼、肉疼,浑身就没有不疼的地方。
    抄起厨房锅灶边的一根木柴,张老太太狰狞着一张脸就往孙女们身上抽,“作死遭瘟的赔钱玩意儿!一天天的白吃饭还净给我惹事!你们招惹那小祖宗干啥?!被人讹到家门口还捉走了我两只鸡!卖了你们都换不回来!”
    “奶!”四人吓得抱住了头,不敢躲、不敢跑,张老太太要是揍人时,谁敢躲过去,那一天就别想吃饭了。
    抽了十几下,张老太太顺了点气,把四个孙女都赶出了厨房,“去外面把你们那祸害妈弄回来!我真是欠了你们的,回回给你们擦屁股!”
    四个丫头慌忙出了屋。
    张桃暗里回头看,见张老太太回了堂屋,再也掩饰不了的阴狠显露出来,转过脸来,看着院外双手摸索着、暂时失明的胡秀娟,心里厌恶憎恨的紧,“二桃,你和三桃去扶她。”
    二桃鄙夷的望了一眼,“我不去!三桃去!”
    “干啥我去?!她又不是咱亲妈!就是亲妈我也不去!”三桃扭头不服的呛声,看到一边掉泪的张四丫,便推到了她身上,“四丫,你扶她进屋!快点!”
    张四丫也不想去,可她害怕三个姐姐,只好磨蹭着过去牵住了胡秀娟的手。
    回了屋,张四丫立马甩掉了胡秀娟的手,张福生在另一间屋,张老太太开始招呼着孙女做饭,就是没人给她打水冲洗双眼。
    胡秀娟双眼刺痛的厉害,刚喊出来就被张老太太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最后还是张福生出于心虚的出来给她打了一盆水。
    林家,老太太为了给林清压惊,当晚就宰杀了一只张家的芦花鸡,还特意把鸡扔在前院里,等叫够了,估摸着隔壁也听清了,才得意满满的给鸡抹了脖子。
    烧水褪了毛,连着林清从空间拿出来的蘑菇,一起炖了锅鲜汤出来,那香味,能飘半个村,又趁着鲜鸡汤,做了三碗的手擀面,吃的林清大呼过瘾。
    晚饭后,送走了太叔公,老太太让林清带她进了空间,在操作室内的物种控制面板上选看着各种能吃的东西。
    能吃的东西太多,老太太看得有些眼花缭乱的,她想给乖孙选点好东西压惊补身,可有很多稀罕难见的东西她以往听过没见过,更不会下手做,有些犯难的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林清想了会,干脆拉了老太太到城堡的书房内,在书架上翻出来几本线装的“膳食记”,书里介绍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做法,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等等等,只要是人能入口的,上面都有一一列出做法,让老太太喜不自胜,抱着书就开始一页一页的仔细翻阅。
    外面一夜,对于空间里的林清和老太太,则过去了好几天。
    这几天下来,老太太摸清了怎么操作空间的控制面板,更是给林清试做了不少的美食,鸡髓笋、西施舌、贵妃鸡、油爆大虾等,还别说,老太太在这方面还真有天赋,总之林清很是满意。
    天亮时,林清带着老太太出了空间,老太太手里还拎着一条武昌鱼,因为林清早饭说要吃清蒸鱼。
    这次吃鱼没给太叔公留,因为昨儿个留的红烧鲤鱼就是老太太找借口,说是托人从外面带来的,今儿个不可能再冒出一条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六章:孙家母女

    晌午时,老太太给林清缝了个沙包,粗麻布的,里面装了一把粗砂,拿了锅灶下的柴灰在院子里画出几个方格来,让林清扔沙包玩,就是不许出院门。
    老太太自个则坐在屋檐下笑眯眯的看着,手里缝着一件绣花的斜襟掐腰小袄衫,这是给林清的,等天热的时候好换上。
    院外,一道熟悉的嗓门声飘扬进来,“大娘在不?”话还没落地,院门便被推开,先进来的是小竹子,叫了声老太太后,就跑去跟林清玩丢沙包去了。后进来的是小竹子妈许英,身材高挑,面色菜黄,穿着灰色的棉袄,眉眼长的却很是英气。
    “阿英啊?快进来坐。”老太太收起了手里的活,起身搬了张小板凳,“你母女俩咋这个时候过来了?今儿个没上工?”
    “上了、上了,就是在麦地里拔拔草,这活都干好几天了,咱村里种的麦子又不多,苞米还没开种,估摸着还要闲个几天。”说着话,小竹子妈坐下来,微微压低了声音问:“一早我从娘家回来就听说,昨儿个那边打清丫头了?咋回事啊?村里都在说,闹的还挺大。”
    一提这个话题,老太太顿时精神了起来,“心狠呗!跑过来要阿清对外说掉河沟里的事,不是她家闺女干的,非得要阿清承认是自个掉进去的!不同意还要动手,幸好我孙女伶俐,跑走不说,还朝她脸上洒了一包的辣椒面!”
    “那边可够缺德的!”小竹子妈啐了一口。
    老太太似是找到了知音一般,竹筒倒豆子的开始给小竹子妈解说昨儿个发生的事,说到揍人时,老太太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得意。一个人能揍倒两个人,在这个年龄段,全村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
    林清和小竹子蹦蹦跳跳的玩着丢沙包,听到老太太得意的讲着昨儿个事情,嘴角扯了扯,咋觉得老太太很喜欢和人干架?!
    “阿清,你奶说的是真的吗?我昨儿个和我妈一起去姥娘家了,今儿个早上才回来的。”小竹子小声问。
    “嗯,是真的。”林清丢着沙包,几十年不玩的玩意儿了,有些肢体不协调。
    小竹子气的跺脚,“我早就告诉过你,你那几个姐姐人不好,你妈也不好,我有好几次都听到她在偷偷骂你,给你说了,要长心眼,咋还被欺负着了呢?!”
    林清眨眨眼,“没欺负着,我奶还揍了她家两个人呢。”
    小竹子心里一算,揍了两个人,怎么也都是赚的,这才笑了出来,“你以后别再和你那几个姐姐玩了,长点心!”
    林清故作乖巧的点头,“成!我听你的!你以后没事就来找我玩吧,对了,你妈最近咋样了?前些日子你还说你妈生病了呢。”
    “我妈现在好了!”小竹子高兴的咧着嘴,“你不知道,我妈一生病,我奶就拉长了脸,天天在家说道,现在我妈病好了,她还是拉着脸,说我妈家里地里都管,让她撑不开腰(在家里没什么地位),我妈一气不管了,我奶就抓瞎了!最后还是我妈管的。”
    林清也咧着嘴笑了。孙家阿奶就是这幅德行,光嘴上说要强,说了一辈子依然是个胆小懦弱的性子,生了两个儿子,二儿子孙二强先结的婚,娶了个懒媳妇,生了两个闺女,一家大小都是不着调的。
    好在大儿子孙大强是个孝顺的,娶了小竹子妈,虽说生了三个闺女也没生儿子,可她性子强,会来事、懂人情,把孙家给撑了起来。就为这,不管孙阿奶怎么说道,但都不敢彻底得罪小竹子妈,谁让她两个儿子没一个能撑腰的。
    前世,小竹子妈一年后怀了孕,却因为营养跟不上,加上过度操劳,三个月就小产了,还伤了身体,一直病怏怏的,拖到七八年时最终没熬过去,七九年孙大强被人灌醉,不知怎么回事的和一个小寡妇睡在了一起,随后那小寡妇讹上了孙大强,说是和他一夜春风,怀了他的种,孙大强只好点头娶了那小寡妇。
    那小寡妇也是肚子争气,十月怀胎,生了个大胖小子,孙家终于得了个孙子。自那以后,那小寡妇暴脾气的骑在了孙家老小头上,一家人都为她做牛做马,因为她是孙家的大功臣,哪怕小竹子被她害死,孙家也麻木的听之任之。
    但这一世就不一样了,那块奶糖让小竹子妈三年内都不会因为身体的原因而出事,只要一年后能平安生下孩子,前世的事情应该也不会再发生。虽然林清不怎么喜欢孙家其他人,可对于小竹子来说,父母能安稳的在身边那就是最好的,况且,只要小竹子妈活着,孙家就不敢欺负小竹子。
    “阿清,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吃我妈蒸的菜团子吗?我妈今儿个在麦地里拔草,找了许多的野菜回来,等做晌午饭一块做好后,我再带两个给你,上次你给鸡肉时,我妈身体还没好利索,就没来谢你。”小竹子压低了声音,怕别人听到似得。
    林清没拒绝,点了点头,小竹子高兴的眯了眯眼,比别人送她东西都要开心。
    小竹子妈和老太太唠了好一会,见太阳都正南了,晌午饭也该回家去做了,便起身要走,临了又想起来似得一拍额头,“看我!光顾着聊了,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大娘,你上次让清丫头送的鸡肉可真是太重了(贵重),没给你家做啥事的,咋能随便吃你家的肉,那还像话吗?!”
    说到这,从怀里掏出一小块布包着的东西来,“我这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家里的青菜啥的大娘你都有,别的我也没啥好的,前段时间不是听大娘你说要给清丫头找几个鞋样子(乡下用旧报纸或着旧布裁好的鞋面)吗?我去娘家给大娘你问了一圈,找了两三双,有夏天、冬天的,看看可行?不行我再问问。”
    “哎呦!咋还恁客气?!小竹子那孩子心善,要不是她回来给我报信,我孙女八成就没了!吃两块肉咋地啦?”老太太不甚在意的说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七章:事起

    小竹子妈解开布包,把里面包着的几双鞋样子塞到老太太手里,“我家小竹子心善,大娘家清丫头也是个好的,我可是知道的,光是糖块就没少塞给我家闺女。”
    话说到这,老太太也不好矫情了,依着两家的关系,再推来推去的就显得虚了,干脆爽快的接了下来,“成!大娘受你这个人情,我这辈子啥都能做的来,就是这个鞋面做不好,尤其是几岁娃娃的鞋,可真是愁死老婆子我了!”
    “啥人情不人情的,见外了不是?”小竹子妈摆摆手,招呼了一声还在玩的小竹子,母女两个出了林家院。
    老太太有了鞋样子,便喊着林清进屋脱鞋,在她胖乎乎的小脚丫子上比划了几下,觉得大小差不多,心里止不住的乐,可算是找到了。
    林清坐在床上,任凭老太太折腾自己的脚丫子,一边好奇的问:“奶啊,咱家不是有鞋样子吗?咋还找别人的?”
    “家里的太大,要等你再大个几岁,估摸着才能穿。奶对做鞋不上手,你脚上穿的虎头鞋,还是奶托人给你做的呢。”老太太也是没办法,别的都好说,就是这个做鞋,是她的软肋,怎么学都不行,没个鞋样子比划着,老是做歪。
    老太太比划好后,心里有了个大概,便收起了鞋样子,给林清穿好鞋,祖孙两个出屋去厨房做饭。
    饭刚做了一半,院外的村道上,从东到西的响起一阵敲锣声,老村长声音洪亮的嗓门飘荡在村里,“各家各户的都听清了,明儿个一早到村东头开会,一家出一个代表,有重要的事要下达……”
    林清愣了愣,“奶啊,二爷这是喊的啥事?”
    “没啥事,估摸着是种苞米的事。”老太太皱了皱眉,嘴里虽是这么说,可心里也纳闷了起来,往年这个时候也不见开啥大会的,别是出什么事了吧……
    林清一直注意着老太太,心里渐渐有些忐忑不安,回想一番上辈子这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情,可除了关于老太太的事,其他她都记得不大清,现在越是着急想,越是一团乱的想不起来。
    祖孙俩各自都有心事,心不在焉的吃了顿没滋没味的晌午饭。
    下晌,太叔公拄着拐杖过来了,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来,但步伐却隐隐有些急切。
    老太太心里一个咯噔,面上不变的让林清待在院子里和猫崽玩,关了屋门,和太叔公在屋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很是避讳的样子。
    林清抱着脑袋怏怏的蹲在地上,初一猫崽在空间灵药和羊奶的支持下,已经强装了许多,蹭了蹭林清的小腿,喵喵的叫了几声,显然是饿了,晌午吃饭时祖孙俩都忘了喂它。
    没多大会,对门的小竹子蹦跳的过来,“阿清,我给你送菜团子来了,你咋啦?蹲在院子里干啥啊。”
    林清站起来摇了摇头,“没咋。”伸手接过菜团子,根本就没胃口吃。
    小竹子没注意到林清不对劲,目光全被地上的猫崽吸引住了,“阿清,这就是你奶给你找来的猫崽啊?真好看,我能抱抱吗?”
    “抱吧,它不挠人。”林清依旧怏怏不乐。
    小竹子欢喜的把猫崽抱了起来,一边道:“阿清,你晌午听到村长二爷喊话了吧?我听我二叔说,马上要搞什么主义、什么运动的,我二叔今儿个去镇上赶集的,说人家都开始了,咱这边明儿个开会肯定说的就是这事。”
    小竹子的话像是一瓢冷水,哗啦一声浇在了林清脑袋上,顿时一片清明。她想起来上辈子这个时候发生的事了!
    “小竹姐,你赶快回家悄悄跟你妈说,要是家里有扎眼贵重的东西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别说是我说的,就说是我奶嘱咐的,你悄悄的给你妈说,别跟别人说,谁都不能告诉!”林清严肃了一张包子脸,小声的叮嘱着。
    小竹子被林清严肃的模样吓了一跳,“咋地啦?”
    “你先别问,回去把我刚刚说的话跟你妈讲,记住了,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就说是我奶说的,你妈听了后就会明白的。”小竹子妈那可是一个聪明的人,林清完全不担心她不明白。
    小竹子慌忙点头,紧张的放下猫崽,撒腿就要往家跑,林清不忘再次叮嘱了一句“记住,除了你妈以外,其他谁都不说。”
    “放心,我晓得了。”小竹子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就跑出去了。
    太阳偏西时,老太太和太叔公才从屋里出来,面上虽是看不出什么来,可双眼中却是浓浓的担忧。
    太叔公朝林清招招手,“清丫头过来。”
    林清小跑着过去,“太叔公。”
    “清丫头最近不要到处乱跑了,乖乖在家玩,听你奶说,你还想要只小狗?太叔公这两天托人给你问问,咋样?”摸着林清的头顶,太叔公笑呵呵的问。
    “成,我听太叔公的。”林清眨巴着大眼,很是乖巧的点头,末了,又倚在太叔公怀里撒起了娇,“太叔公,你教我认字呗?奶有一回给我找了两本小人书,我看了画觉得好看,就是不知道上面写的啥。”
    老太太在一旁忽然间笑了,“那小人书她拿颠倒了,看了好几天,要不是我给纠正过来,她现在还颠倒着看呢!”
    听完,太叔公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点头答应了林清的要求,“想学字不难,明儿个开始,太叔公教你。”
    林清咧着嘴,“好,明儿个开始!”说完,还笑眯眯的对老太太说,“奶啊,其实倒着看也好看的!”
    老太太无言,只笑骂了句:“小人精!”
    太叔公坐了一会后,拄着拐杖回家去了,老太太第一时间的关了院门,并拉着林清进了东里间。
    “咋了奶?”林清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奶等会要把以前存下来的东西挖出来,你把东西收到你那空间里,行不?”老太太也发现了,自打乖孙从河沟里捞上来后,整个人像是开窍似得,又懂事又贴心,啥都知道。
    “行!”林清答应着,心里却有些糊涂。那边,老太太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铁锨来,林清顿时懵头了,“奶啊,你这是干啥?”
    老太太笑的眯了眼,“乖孙,等会让你看看奶给你攒的嫁妆!”得意洋洋的语气很好的吊起了林清的胃口。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八章:家底

    东里间的大床床头处,在地上放了个半人高的大木箱子,上面有个开合的盖,乡下人称之为箱柜,清河湾一带,几乎家家都有,用料也就是一般的木头,盖上还放着一个长方形的小箱子,一般老太太很少开下面的大箱子,林清也不知道箱子里装的啥。
    只见老太太先是搬掉上面的小木箱,林清看着,以为接下来应该是打开下面的大木箱了,谁料,老太太拉着箱子费力的拖了出来,林清立马呆了,“奶啊,你这力气真大!”
    “傻姑娘,这里面压根就没放什么东西,就几件破衣裳。”老太太好笑的拍拍她的头。
    大木箱被拖出,下面是青砖铺的地面,老太太蹲下身一块块的把砖都挖了出来,随后拿了铁锨开始铲土。
    林清有些明白了,老太太这是把自己积累下的东西都埋起来了,那这下面的东西肯定不简单,起码是现在不能见光的。
    一边铲着土,老太太一边给林清说了起来,“现在的年头啊,吃上顿没下顿的人家走到哪都吃香,那些继承祖宗家业的人家,没个权利、关系的,有几个保得住的?奶看得清,早早的就藏了起来,这世道不能一直就这样,等熬过去了,下面的东西能让奶的乖孙富足一辈子!”
    林清很是佩服,她一直都知道老太太是个有远见、有胆量、有计谋的人,她上过战场,立过公,却不贪权的早早放手,博了个安稳不说,就是几年后的十年黑暗,都没人敢动老太太一根手指头。
    半个小时后,一个深深的坑洞在老太太手下呈现出来。
    很深,真的很深,比房子的地基还要深的多,林清看着,想起上辈子张家霸占老太太的房子,估计就是日后推到重盖,都不会挖出这下面的东西,老太太果然够狠。
    老太太坐下歇了口气,林清赶忙从空间端出一杯羊奶来,“奶啊,快喝,还热乎着呢。”
    接过喝了几口,老太太砸吧着嘴,“那空间里的东西啥都是好的,这羊奶咱外面咋煮都去不了那股子腥味,但奶喝空间里的羊奶一丁点腥味都没有。”
    “那是,空间里的东西可都是好的。”林清有些得意,“奶啊,以后咱吃喝都用空间里的,对人身体好,绝对保证奶能活个一百多岁!”
    老太太不以为意,“活恁长时间干啥?知足就行了,一百多岁?奶都成精了!”
    “奶啊,你不能那么想,你应该这么想,你活多久咱俩就在一起多久,奶,你总不能不管我啊。”林清嘟起了嘴。
    老太太一听,想想,是这么个理儿,便笑了起来,“行!听乖孙的,奶争取活他个一两百岁!”
    林清抽了抽嘴角,一百多岁就够逆天的了,两百岁?估计她就要走在老太太前头去世了。
    歇息好,老太太下到坑底,扒开上面的浮土,露出两个并排放着但看不出颜色的木箱子,老太太怀念的抹擦着木箱的盖子,“这玩意儿是铁木的(铁桦木),多少年都不会烂的。先收了到你空间里,奶等会再打开给你看。”
    林清可以在周围三米以内收取任何想要的东西,按照老太太的要求,收了两个箱子,然后和老太太一起填坑。
    费尽力气,祖孙俩总算是把坑填好,青砖又按着原位铺好,大木箱也推着归了位,老太太歇口气的功夫都不愿等,让林清带她进了空间。
    两个铁木箱子被林清放在空间城堡外的一处草地上,老太太找块抹布仔细的擦干净箱子,又让林清在城堡里翻出跟铁丝,拿着铁丝在锁眼里一阵捣鼓,还别说,还真让老太太给捣鼓开了!
    “奶啊!你咋会这个?!”林清羡慕了,双眼双光的瞅着老太太不放。
    老太太有些得意,“奶年轻的时候在部队里给一个战友学的,他家祖传的手艺,可惜后来上战场没回来,奶就学了个半吊子。”
    摘下箱子上的锁,老太太一打开两个箱子,林清入眼的就是一片光灿夺目。
    奢华大气的蓝宝石手链、手镯、手串、项链、耳钉等,华丽的铺满了箱子最上面的一层。
    老太太手不停的拿出蓝宝石,下面则是红如血的红宝石、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猫眼石,“这些宝石都是清末时,从洋人那边买来的,很是正宗难得,家里除了你太姥姥和你太外公其他人都不知道,奶当初也不知道。”
    说着,老太太又把红宝石和猫眼石拿出来,最下面是个夹层,打开后,上面一排是翡翠,玻璃种的帝王绿、紫眼睛、蓝精灵、以及难得的真正的血翡,一块块的不规则形状,并排的放在一起,煞是好看。拿出翡翠,最底层里,是一条条的“小黄鱼”(黄金),排的满满的。
    “起初时,这些都是你太姥姥精挑细选出来当传家宝的,战争全面爆发后,你太姥姥原本打算卖掉一部分,拿了钱后好分给奶还有奶的那些个兄弟姐妹,可奶的那些个兄弟姐妹太狠心,没等你太姥姥找人卖掉,他们却全都偷偷拖关系去了国外,你太姥姥和太外公气得生了场大病,临去前,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奶,说是给奶的嫁妆。”老太太一件件的摸着那些宝石翡翠,语气有些伤感。
    “奶啊,太姥姥和太外公对你可真好!”林清适时的转移了话题,还故作贪心的抓了一个红宝石的手串问,“奶说这是给我的嫁妆,还算数吗?”
    老太太顿时笑了,“贪财的丫头!奶就你一个乖孙,不给你给谁?!奶这些都是娘家带来的,你太叔公那里,林家的那一份还给你留着呢。”
    林清好奇心顿起,“奶啊,说说呗,太叔公给我留了什么好东西?”
    “还真是个贪财的。”老太太笑着调侃了一句,心里那点儿的伤感早没了,“林家以前可是书香之家,可惜子孙凋零,你爷(老太太的丈夫)自小没了爹娘,全是你太叔公拉扯大的,你太叔公也结过婚,那时候常常闹土匪劫路,有一次发生了祸事,就他一个活了下来。林家就剩下你爷和你太叔公两根独苗,家大业大也是没啥用,又逢乱世的,干脆变卖了一部分家产,回到这祖地清河湾,一过就是几十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九章:开会

    林清咋舌,前世今生,她今儿个才知道,两位老人竟然暗地里给她留下这么一大笔财富!
    老太太把宝石翡翠重新放回箱子里,一边道:“你太叔公只变卖了一些不扎眼的东西,真正的好宝贝可都藏着呢,将来都要留给你的。”话落,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乖孙,这事可不能到外乱说。”
    “我不说。”林清连连保证,转而又好奇的问“那今儿个太叔公来找奶干啥?小竹子来给我送菜团子的时候,说她二叔今儿个到镇上赶集,看到人家镇上在搞什么主义什么运动的,说明儿个一早开会说的就是这事,奶啊,太叔公过来是为了这事吗?”
    老太太一顿,叹了口气,“这事奶不瞒你,你太叔公就是为那事来的,家里藏的那些东西可是见不得光的,你太叔公听到点风声,老觉得心里头不安,奶先前也觉得不安,这才把这两箱子东西挖出来,放到乖孙这里奶心里就定了不少,没啥忧患了。”
    “那太叔公那边咋办?”林清有些急了,上辈子几年后,太叔公就被人举报过,虽然最后没找到,这辈子万一再来一次呢?不管咋说总归是个隐患。
    “瞎担心啥啊。”老太太拍拍她的头,“你太叔公可不是个简单的,不然他能安慰的守着那些东西几十年?当初打仗的时候,ri军和guo军都来清河湾扫荡过,没几分本事的话,早被搜刮走了。”
    林清想想也是,她如今重活一世,论心眼子,依然比不了老太太和太叔公,不是一个段上的,不过,她还是得给老太太上上心、提个醒,“奶啊,咱家人是不会对外说的,万一外边的人眼红咱、暗里告咱的状咋整?村里的孩子都羡慕我,说我穿好的、吃好的、连着太叔公都跟着咱家吃喝,老是背着我说闲话,还是小竹姐告诉我的。”
    “一**黑心的玩意儿!”老太太气的跳了起来,“眼馋个啥啊?!有本事自个挣去!咱家吃的、喝的都是奶挣的,拖了不少的关系,遭天谴的玩意儿!连个孩子都掰扯!乖孙以后离他们远着点,咱不跟他们一块玩!”
    “听奶的!”林清严肃了张包子脸,分外可爱,看的老太太忍不住捏了捏。
    “奶让你太叔公警醒着点,平时注意一下,真要是有人敢背后告咱的黑状,奶饶不了她!”老太太心里明着呢,林清的话让她心里警惕了起来,背后告黑状的事她以往也遭遇过,有人的地方就有这些个龌龊事,怎么都是避免不了的。
    林清松了口气,上辈子要不是太叔公冷不丁的没防备,怎么也不可能让人带走并打断了腿,这一世有老太太在一旁盯着,希望悲剧不要重演。
    第二天一早。
    天放亮时,小竹子妈端着一碗泡椒菜过来,老太太见了她,想想,还是小声的对她说了句,“村里开会也不知道要说啥事,家里可别放一些扎眼的东西。”
    小竹子妈一早过来就是为了答谢昨儿个老太太的提醒,现在又听老太太这么说,顿时心里热乎得不行,“大娘你放心,只要孙家是我当家,保证没啥事。”
    “嗯,你是个明白人,比你婆婆强太多了。”老太太难得夸了一句,小竹子妈笑着点头,没坐多大会就回家去了。
    老太太开始到厨房做早饭,林清则在床上继续蒙头大睡。
    正做着饭,太叔公拄着拐杖走进了院子,老太太有些惊讶,“咋这么老早就过来了?没吃饭吧?等会一块吃。”
    太叔公坐在灶前帮忙烧火,“等会去村东头开会,咱都去,这事,要是正正经经的还好,就怕传到下面又变了味。”
    “作呗!好好的安生日子不让过,下面那些个官儿为了立功啥的,到了他们那,啥事都变了味!”老太太狠狠的啐了一口,这日子过的还像个日子吗?
    做好饭,老太太回屋给林清穿衣裳,林清趁机闹着要一起去开会,老太太也不放心她自个在家,干脆就同意了。
    村东头老村长家旁边有个宽敞的地儿,村里有啥事要求开集体大会啥的,都是在那里,有小板凳的就自家带个小板凳,没有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来开会的大多都是男人,也没啥好讲究的。
    吃过饭,老太太牵着林清,太叔公拿着小板凳,祖孙三个锁上院门一起往村东头走去。路过张家时,恰巧碰见了张老爷子。
    以往村里有啥大会啥的,都是张老太太和张老爷子一起去的,可今儿个就他自己,因为张老太太的脸还没消肿,丢了那么大的脸,门都不怎么出了,要不是今天集体大会不去不行,张老爷子自己都不会出门的,现在碰见了老太太,他又是尴尬又是惊秫的。
    老太太没搭理他,太叔公也没说话,只有林清轻轻瞟了一眼,祖孙三个越过他就那么的走了。
    张老爷子涨红了一张老脸,心里气极、恨极,不由的暗暗咒骂了几句,背着手,加快步伐,没一会就超过了老太太他们。
    到地儿后,那片原先还宽敞的地儿,现在差不多被挤满了,还没到种苞米的时候,生产队没啥事,麦地里的草也拔好了,家家几乎都闲了下来,来开会的还有来看热闹的妇女孩子等,人还真不少。
    老太太带着林清一出现,几家比较熟悉的媳妇、阿婆,立马围了过来,看着白胖精致的小姑娘,几位母性泛滥的弯腰就抱了起来,“这孩子是吃啥长的?看看这小脸,真没见过这么稀罕的姑娘!”
    “可不是,那张家的也够狠的,恁大点孩子她都能下得去手!我在家时,常听见那张老婆子打孩子,在外边装的挺好,一回家就不是人了!”住在张家另一边的王阿奶不肖的撇撇嘴,最是见不得张老太太装样子。
    一提起这事,几家媳妇婆子顿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显然知情的不知一人。林清被人抱着,听的津津有味,而老太太也跟着凑热闹的时不时插两句,一针见血还爆点料,听得人膛目结舌。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