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49 | 浏览:37942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追妻攻略》作者:幽非芽 (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0章 讨债上门
因为苏运顺以前已经有过这么一回了,所以苏外公苏外婆都有点儿心理阴影,一听到声音,两人顿时就是一惊,一转头看到了齐小酥。

“小、小酥?”

“外公,外婆。”齐小酥在半路的时候想的是自己见到两个老人会扑过去,但是现在外面一直有人在叫嚷,她连煽情一下都不行了。

苏外公苏外婆下了床穿上鞋,外婆走了过来抓住了齐小酥的手,嘴唇抖了抖,“小酥啊,长这么大了?”

“你们在这里别出去,我去叫运顺......”外公说着就要往外走。

齐小酥叫住他:“外公,我刚才来的时候正碰见我二舅出去了,是我二舅妈带我进来的。”

所以要靠苏运顺是不可能的了,郑茉比她大不了几岁,估计也顶不了什么事。

外公皱了皱眉,“我先出去看看。”

他说着就走了出去,外婆哪里放心,拍了拍齐小酥的手让她先坐着,自己也跟了出去。齐小酥哪能让两个老人去面对外面一**讨债的?想了想就走到楼梯下,用力地拍了拍铁门,同时大声叫了起来。

“二舅妈!二舅妈快下来啊!小舅!”

她小舅苏运安住在三楼,二舅住在二楼,但不管是二楼还是三楼,朝着大门都各有阳台,阳台有半面墙的窗,外面叫那么大声,就算关着窗也能听见了。

郑茉肯定不会主动下来扛事,她小舅...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又叫了几声,郑茉才下来了。

“小酥,你这是鬼叫什么呀?我正看到帅帅的欧巴对着女主表白呢!”郑茉开了门就露出了一张埋怨脸。

齐小酥这会儿不想跟她吵什么,拉了她的手就往外面走,“有人找我二舅呢,你没听到吗?”

“谁找啊,我又不认识他的朋友,哎你别拖我......”

齐小酥才不理会她,拖着她就到了院子,两人刚出去就看到大概七八个男人正堵在门口,看那架势是来者不善。

苏外公正跟为首一个光头咬着烟的男人交涉。

“......别说那么多废话,老师,我这也是给你面子啊,就两天,最后两天,要是不还钱,这面子不面子的,可是没有钱来得亲。”

苏家外公以前是个民办教师,但是,是代课的,他运气不太好,赶不上什么好政策,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转正的机会,早先还好些,代课老师有很多,大家都不笑话谁,但是后来政策变了,好多人都转正了,就是一些没有转正的也有了别的门路转行去做了别的工作,只有苏家外公在这个岗位上一呆三十几年,工资低得可怜,人家后面说起代课老师,也感觉身份低了很多。

有的家长甚至觉得,代课老师就说明水平低下,是去混的。

所以苏家外公顶着老师这个身份几十年,到老收获的尊重也变了味,当然,还是有一些学生喜欢他并且记挂着他的。

只是齐小酥没有想到,这个大光头竟然也曾经是外公的学生,只可惜,是混蛋学生。

苏家外公平静地问道:“吴建,运顺他到底欠你多少钱?”

苏家外婆在他身边,那垂在身侧的手却在颤抖,齐小酥看得出她的紧张,拖着郑茉走了过去。

那大光头吴建看起来是认识郑茉的,一见到她就咧嘴一笑,“哟,小嫂子也在家呢?那正好啊,你们人多好一起想想办法凑钱,苏运顺这次欠的也不多,比上次少了一点,也就是两万八吧,零头我已经给你们抹掉了,记住啊,两天,两天后我就来收钱。”说着他扫了齐小酥一眼,挥了挥手带着手下大摇大摆地走了。

苏家外婆突然仰头往后倒了下去。

“外婆!”

齐小酥大惊,立即扶住了她,但是她低估了一个老人的重量,竟然扶不住外婆,反被她带着一起倒了下去。

她当了肉垫。

胸口闷痛,后背好像是硌到了小石子了,齐小酥本来被黄雨真几人抓掐出来的伤就还没好,这一下更加是雪上加霜。

“老伴,小酥,哎,快起来!”

苏家外公急了,连忙拉起了老伴,但是他也有些吃力,见郑茉愣在原地,顿时大怒喝道:“老二家的,你还不帮忙!”

郑茉这才慌忙帮着扶住了苏家外婆。

“小酥你怎么样?”苏外公没办法再去拉齐小酥,只能一叠声地问她。

齐小酥知道自己应该只是皮外伤,不,应该说是皮肉伤,否则系统小一应该能提醒她才对,便一手撑着地爬了起来,“外公,我没事,赶紧把外婆送医院吧?”

“这哪里需要上医院?你外婆就是受了点刺激,火气上了头。扶她进去躺着就好了。”

“好,好。”齐小酥接替郑茉,跟外公一起将外婆搀了进去。

苏家外婆果然只是血气上头一时晕了过去,在床上躺了一会,喝了小半碗糖水缓了过来,却忍不住抹起了泪水。

“这可怎么办才好?怎么又欠了两万八!老伴,咱们现在要拿两千八出来都困难,去哪里借两万八?”

苏家外公坐在床边,闻言面色沉沉也没说话。

齐小酥没想到刚来这一夜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她现在身上只剩下一块钱,能怎么帮?再说,就算她真的拿回了那五万元,她也不愿意替二舅还这笔赌帐。她看着坐在门边的郑茉,忍不住问道:“二舅妈,你们手里应该有钱吧?”

郑茉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们哪有什么钱?没有!”

那样子好像他们要挖她的私房一样。

齐小酥都给气乐了,难道这不是你丈夫的事情吗?

“没钱我二舅拿什么去赌的?”

她这话一问出来,郑茉顿时咬牙切齿:“苏运顺这个混蛋一定是偷了我的玉了!”

玉?

齐小酥心头就是一跳。

系统小一需要玉,所以她一听到玉就敏感得很。

她想了起来,郑茉是父母离异,她妈后来又改嫁了,似乎还嫁给了一个在南非那边走生意的d市人,她是跟她爸过的,她爸混得不怎么样,买玉是不可能,但如果她妈给她一两件也不是不可能。

“二舅妈有好玉啊?那赶紧拿出来抵钱啊。”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1章 高要求的系统
“那是我妈留给我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玉,就是留个念想,”郑茉下意识的就想推拖,但是苏家外公冷冷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她心里腹诽着,以前这老东西也是什么不大管的样子,怎么突然就这么有气势了?一边说道:“也就两块,一块最多就值千把元,真的,爸,我也不敢骗你啊。”

苏运顺也真是个笨蛋,输了一次惨的也该知道那伙人是做局宰他的了,竟然还能再陷进去。

不过**的人本来就都这样,一赌红了眼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苏家外公外婆本来听到她有玉还真是起了点希望,但是听到她说只值千把元,又是她妈给给她的念想,两人顿时就默了。

总不能连那点念想都给她剥夺了,再说,千把元也实在不值什么。

齐小酥在外公外婆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似乎她也曾经是这么善良心软的,但是,善良心软也要分人对待,在有些人面前,真正的善良心软只能使他们变本加厉。

“二舅妈,要不你先把玉拿来看看,”齐小酥可不愿意就这样让她避过去,“拍个照片,我有一个朋友对玉还是挺了解的,我让他帮忙估估价,实在不行再说。万一值钱呢?人家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呢,如果值钱,先找间当铺当了,把我二舅的赌账还了再说,以后有钱了还能把玉赎回来了不是吗?”

她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就是苏外婆也听着是这个理,眼睛一亮,看着郑茉。

郑茉咬了咬下唇。

她虽然舍不得,但是她对苏运顺还是有感情的,总不能让那些人收到不钱真的把他抓去切手指怎么的,所以只能咬了咬牙:“我去看看他有没有把玉都拿走,我妈只给了我两件,一个是玉镯子,一个是玉坠子,那镯子要好一些,坠子估计就一千块都值不上。”

郑茉上楼去拿玉了,苏家外公外婆齐齐叹了口气。

“真是做孽啊,那个混帐,明明答应得好好的不再赌钱了,怎么又......”苏外公也是痛心疾首。

然后他又看着齐小酥,有些欣慰地道:“小酥真是长大了,脑子好使。你怎么突然来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晚到城北来,你二叔二婶也放心?”

齐小酥笑了笑,他们有什么不放心的?只不过这会儿应该在骂她了。她随便编了个理由将外公外婆哄了过去。

郑茉拿了一只盒子下来,眼眶红红的,开口又是骂了苏运顺:“苏运顺太欺负人了,他把我的那只镯子拿去了,也不知道是当了还是卖了,换了多少钱!肯定是赎不回来了!”

齐小酥接过那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块葫芦吊坠,通体的白,中间有一条细细横着的翠绿,还挺好看的。

她并不懂玉,但是觉得还挺漂亮的,心里有些紧张和兴奋,要是这是一块高等级的玉石,那系统小一就可以补充能量了啊。

她立即在心里叫着小一:“小一,快看看这块玉怎么样啊?对了,你要怎么吸收能量?吸收完了,这块玉还是好的吗?”

等了片刻才听到系统小一懒洋洋的声音:“这么一块低档货色也值得你叫本系统出来?”

齐小酥好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整个人都冷得打冷颤了。这么漂亮的一块玉,它竟然说是低档货色,鄙视到这样的程度,那它所说的高档货色,到底是什么程度的品质?她怎么觉得人生越来越黑暗了?

该不会她这一辈子都赚不到足够买一块高档矿石的钱吧?然后她又听到系统小一继续说道:“本系统若是吸收了矿石能量,矿石自然就成了一堆没能量的粉末了,还能完好如初,你是看不起本系统吗?”

老大,这哪里是看不起你,这分明是快给你跪了!

本来她还想着,如果系统吸收了能量之后玉石外面还能保持原样,那么她至少还能它再卖出去,两全其美啊,结果系统小一还真是擅长打击她,擅长让她觉得人生黑暗。

“小酥,你发什么呆呢?你真懂玉?看出什么来没有?”郑茉的手在齐小酥面前晃了晃。

齐小酥回过神来,她不知道要怎么说,系统小一鄙视到底的玉石,在正常人眼里会是什么样的品质她一点也不清楚,她现在也没兴趣打这块玉的主意了。

“我不懂,是我一个朋友懂,要不这样吧,二舅妈,明天你拿着坠子去当铺问问好了。”齐小酥将盒子递还给她。

郑茉撇了撇嘴:“不懂你刚才装什么啊?害得我跑上跑下的。”说着她转向苏家外公。

“爸,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运顺可是你儿子,这两万八你得替他还了,你跟妈每天都有做手工,也赚得不少,要不然就打个电话跟大哥借点,大哥在外面打工应该也存了点钱的。”

这叫什么话?

果然,郑茉又把这赌债全都推到了她外公外婆身上来。齐小酥听得生气,“二舅妈,你可是我二舅的妻子,我外公外婆每天穿这些珠子能赚多少钱?不如你回去找你爸借点,再怎么说,二舅也是他的女婿,他不能见死不救吧?

苏外公外婆没有想到齐小酥这次来这么牙尖嘴俐,而且一直顶着郑茉说话,都有点愣愣然的看着她。

苏外婆嘴唇动了动,想跟她说,郑茉的爸爸也没赚多少钱,不好去跟他要钱的,但是却又觉得,如果亲家不帮忙,这两万八她是真的不知道要从哪里找了。

“我爸哪有什么钱?”郑茉咬了咬下唇,竟然就这样甩手跑了出去,上楼去了。那楼梯的铁门还咣的一声,震得苏家外婆心头一跳。

“外公外婆,我小舅呢?”齐小酥问道。

这话问出来,就见老两口神色更加黯然了。齐小酥心里想着,不会吧,难道她小舅也弄了什么破事出来?

她正要追问,苏家外公却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酥啊,今天也晚了,先去洗洗休息吧,让你外婆给你铺床去。”

这一夜,齐小酥终是没有问于关于小舅的什么事来,但是她也失眠了,因为外公外婆如今的难处,因为她自己的未来。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2章 她是有房的人了
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家的宁静就被一阵电话铃给打破了。

随即就有人接了电话,听起来是外公的声音。齐小酥掀开被子坐起来,头有点晕乎乎的。但是她外公起得这么早,可想而知昨晚肯定也是愁得一夜未眠了。

她打开门,正好听到外公陪着笑的声音。

“小酥她二婶啊,现在小酥还没起来,孩子昨晚挺晚睡的,要不有什么话我等会说给她听好了......”

陈冬是暴怒了吧?这肯定昨晚在医院守了一夜,一回家就打电话来找她咆哮了。

“不是不是,小酥哪里是会不听话离家出走的孩子?是我,是我叫她回来的,她二婶......”

齐小酥听着外公陪着小心的话,心里难受,刚准备走过去接过电话,突然见外公愣了一下,接着就问道:“小酥家的房产证?那个得等小酥满了十八岁交给她,当时小酥她爸也就来得及说这个......”

这句遗言还是报警的那位路人转告的,他们谁都没有亲耳听到。

齐小酥突然恍惚,以前她怎么不知道?但是听到这里她才想起来,当时警察在问话的时候似乎有人说过这么一句,但是当时她完全没听清楚人家在说什么,十三岁的孩子,被父母捧在手里的明珠,突然间父母双亡,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的心理创伤似乎从来没有人在意过。

前几年的齐小酥是有些心理创伤,几乎快要自闭了,这也是她不怎么反抗陈冬他们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她的心思不在,她有些自暴自弃了。

“小酥下个月就生日了,到时候我把房产证给她......不是,她二婶,东西是孩子的,总得交给她是不是?我这次看小酥也懂事多了,她应该不会乱来......”

齐小酥听到这里才明白了,陈冬在讨他们家的房产证。

她虽然听到说有东西要交给她,但是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房产证?

她想起来自己身份证上的地址,难道说她爸妈后来还买了房子?

这也可以说明她二叔为什么会突然叫她买些礼品回来看外公外婆了,敢情是在打那套房子的主意!可是前世怎么没有这回事呢?外公外婆最后也没有把房产证交给她啊。

“你想知道前世的真相吗?”系统小一的声音突然想了起来。

齐小酥一愣:“你知道?”

“现在能量不够,但是如果补充了能量,本系统就可以查到当年的真相。”

酷!

齐小酥这个酷字就在喉咙里没有还没发出来,已经被被补充能量四个字给打击到了。能量=高等矿石=昂贵价格=她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

切了一声,她扭头看去,外公已经挂了电话,脸上表情有些伤心有些担忧。

“外公......”

“小酥?怎么不多睡一会?”外公见了她,轻声叹了口气:“是不是被电话吵醒了?小酥啊,你告诉外公,是不是没有跟你二叔二婶说一声就跑过来了?你身上没有钱吧?”

小酥想着自己校服口袋里的一块钱,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否则她还不知道怎么去上学呢。

陈冬他们之前总是说她住外公外婆家离学校更近,那是因为在这里坐公车到她们学校也就二十五分钟,比她从齐家走路到学校是稍微近那么几分钟。但时间和路程明显不能这么算。

“外公,你刚才不是还说了吗?我下个月就满十八岁了,我爸妈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给我?”

苏外公见她转移话题,就猜想到她在齐宗平家是过得不怎么好,当下又叹了口气,也没再追问下去。

“当时你二叔说过,这事等你长大一点会告诉你的,怎么他们没说吗?”外公怔了一一下。

拜托,如果真有这种好事,齐宗平和陈冬怎么可能会跟她说?怪不得要扣着她的身份证呢,是怕她看到上面的地址吧,是怕她知道房子的事吧?

“没有,外公,你看,我也快生日了,现在正好过来,你就把东西先给我呗,我现在也算是十八岁了啊。”齐小酥走过去挽住他的臂弯,轻轻摇了摇。

苏家外公到现在也只有三个孙子,老大家的两个一直在外地,而且是男孩子,皮得很,根本没有跟他这么亲近的时候。就这么孙女儿,这么一撒娇他的心都软了,当下就一叠声地答应了。

带着她进了房,在床里侧的墙上敲了敲,抽出一块砖来,然后拿出了一只密封袋,递给了齐小酥。

齐小酥压住激动,打开了那只防水密封袋,里面有房产证户口本,上面的地址果然与她身份证上是一样的。

长宁街36号,长宁小区901室。

房产证上的面积是55平,一室一厅。楼龄已经有十二年了,是老楼,还是楼梯房,而且是在八楼,最后一层。五年前是十二年房龄,到现在就是十七年楼龄了,这样的房子实在不能算是好房子,可是她父母清贫一生,最后能够存钱买到这么一套房子已经很难得了,对于现在一穷二白的齐小酥来说,更加已经是天大的礼物。

她有房子了,从身上只有一块钱,到现在也是有房产的人了,这对她来说就是从地到天的飞跃。

信封里面还有一串钥匙,齐小酥握着那串钥匙差点想掉泪。

苏外公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屋子我跟你外婆偶尔会去看看,打扫一下,不过最近一次过去也是年前了,你要是想去,外公带你去。”

去,怎么不去。她恨不得现在就过去看看。

“外公,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苏外公露出了为难之色,想了想点了点头,不愿让她失望,“那行,咱吃了早饭就去。”

齐小酥猜想他发愁着苏运顺的赌债,更加想把他拉走,干脆避开两天好了,这事就让郑茉一个人去想。

所以吃了早饭,她就劝着把外婆也一起叫上了。

早晨八点钟,祖孙三人坐上了公交车。

齐小酥对于那长宁小区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觉得应该很老旧,但是等她站在长宁小区门外时才发现,房子比她想象中的更老旧,但是绝对不是无一可取的。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3章 处处要钱 绝不回去
长宁小区是真的很老了,围墙是灰砖的,但是因为长年风吹雨打,已经很是斑驳,而且在砖缝里还长了好些青苔出来,有些地方甚至缺了几个口子,有些小孩子在那里钻进钻出的玩游戏。

说是小区,实际是只有两栋楼,并肩,每栋高八层。楼梯看起来是后来重新刷白过,但是表皮那层****也已经被磨蹭掉了许多,楼道扶手是水泥的,被磨得很光滑,可是也有些地方看起来黑一块灰一块,脏兮兮的。

往上望去,每一户的窗都不大,各家不一样的防盗网,新旧不一,看起来真的不好看。

但是,楼房和小区本身应该并不是让她特别意外,让她竟然的是长宁街竟然就在老城和新城交界的地方,背后隔了一条大街那边就是老城区,但是面向的却是新城区啊,小区前面一大片都是崭新的漂亮的时尚大气的新楼盘!站在门口这里望过去,只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就是新城区最为繁华的一条购物街!

这么一个地段,这么一个地段!

她爸妈是怎么买到这套房子的?她觉得这种地段的房子就算再老,价格也不会低,而且应该会有专门投资房产的人会早早出手。

齐小酥懵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乐懵了。怪不得她二叔二婶这会儿有点急了,这房子放着太浪费了啊,如果用来出租,一个月房租都不少的。可惜她外公外婆太过忠厚老实了,要不然他们也可以作主租出去的。

系统小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想知道关于这片区域的发展规划吗?”

齐小酥心一动,这都能知道?那是不是不用她去打听了?正想问,就听系统小一又说道:“本系统属于军方,纪律严明,非敌方系统,不得随意入侵。”

那是违法的是不是?

齐小酥很想吐槽。反正也不能太过倚仗系统小一就是了,万一它查点东西就要耗费一块高等矿石的能量,那这代价也太高了,她还不如去找人打听呢。

苏家外公望了望新城那边,赞叹道:“d市这几年真是高速发展,特别是新城区,这两年都扩大了一圈。”

“外公,这楼只有八层啊,为什么房号是901?”齐小酥有点儿不明白。

“哦,这个啊,我当时问过这里的人,你看一楼都是架高了小半层的,那里人家就算一楼了。”

苏家外公指的那架高了的小半层,大概高两米,现在都停了摩托车单车,成了一个小停车场了。这也算成一楼了?

祖孙三人往上爬,八楼,如果住着老人,天天爬那是太累了,就是齐小酥都爬得气喘吁吁的,不由得又想起了系统给她的弱鸡评价。

一层有六户,他们在楼道上还遇到几个提着包匆匆下楼明显是赶着上班的年轻人。

“听说这里很多房主都搬走了,房子就租给了别人。”苏家外婆说道。

房租不知道能有多少。齐小酥默默地想。

901的门有两层,生锈了的厚重防盗铁条门,还有一扇不锈钢门。齐小酥拿了钥匙打开门,一进去就有一股淡淡霉味扑鼻而来。

苏家外婆已经唠叨开了。

“年前年后这段时间都是梅雨天气,潮湿,房子又经年不住人的,肯定味道不好。不过小酥以后找了工作,在这里住倒是挺方便的,也省得出去租房了,我听说市里现在房租可贵了。”老人家也闲不下来,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动手收拾了起来。

齐小酥就在房子里转了转,只有55平,一室一厅,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小小的厨房,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转悠的,而且房子里面还没有任何家具,卫生间里连热水器都没有,不过还算新。

“五年前我们来的时候,像是刚翻修过的,地砖是新铺的,墙也是重新刷白了的。”苏外公叹道,“想来你爸妈当时正在忙着这套房子。”

重新翻修了一下,看起来就整洁干净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搬过来,还是打算出租收租金。

齐小酥吸了吸口气,压下泪意。

“外公,外婆,我想从我二叔家搬出来,以后自己住在这里。”齐小酥说道,“你们要不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虽然八楼要爬辛苦一些,但是齐小酥觉得,两个老人家跟她一起住至少应该比跟她二舅小舅住一起整天理着他们的破事要强些吧?

老两口闻言一愣。

“小酥啊,你在你二叔家住得不好?”苏外公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不怎么好,而且,齐丹晨和齐丹阳都大了,他们房子也嫌小了,再住下去实在是有些挤。我本来是打算住校的,但是住校要交钱,而且宿舍人也太多,怕学习不太方便,现在知道我爸妈还给我留了这套房子,那不是最好不过了?”齐小酥打开客厅的窗往外一望,顿时就乐了,“外公外婆,你们过来看,这里还能望见我们学校呢!你们看,那一栋最高的楼,蓝色墙的,那就是我们学校的行政楼,从这里走过去我估计就二十分钟!”

这个地段实在是太好了。

“还真的是,以前我们咋没发现?”苏外婆点了点头。

“不过你一个人住也不太安全啊,”苏外婆道:“我和你外公怕是在这里住不习惯,太高了,这也没个院子,家里还有菜地,还能养几只鸡吃点新鲜鸡蛋......”

齐小酥想了想也是,他们肯定不习惯,再说,城北的楼房是他们自己建的,凭什么都让给那两个不靠谱的舅舅呢?

她也不勉强老人,但是却说服了他们,自己是无论如何要搬出来住的。

苏外公最后倒是妥协了,只是露出了难色:“这事也不要着急,你看这房子里一件家具都没有,你就算要搬进来,那也得等一件件添了家具才能住啊。”

齐小酥也被泼了瓢冷水,是啊,她现在没钱,怎么买家具?也不能指望外公外婆,他们明显已经被儿子们啃得没剩几个钱的了。

但是她也不想慢慢来,齐家,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回去,这次索性就搬出来了。

那五万块钱,今天就去要回来吧。

只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就在这里规划着未来的时候,那个大光头吴建竟然找到了这里。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4章 跪在她面前的男人
看着缩着脖子跟在吴建后面的郑茉,齐小酥肺都要气炸了。

她凭什么把人带到这里来?

“哟,这房子不错嘛,听说这地段房租一起在涨?”大光头吴建叼着烟,四处转了转,就像是在欣赏他的货物一样。齐小酥心里陡地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这是我的房子,跟我二舅没有关系。”

“你二舅?”吴建上下打量着她,“哦,你二舅就是苏运顺那小子是吧?”

“吴建,不是说好了给两天时间吗?”苏外公也气得不轻。他是完全没有想到郑茉以前就偷偷跟过他们,知道了这套房子的地址,想来要不是他们一直把房产证和户口本都藏得严实,他们也该打起这套房子的主意了。

郑茉被公公瞪了一眼,不服气地叫了起来:“他们又上家砸门了,我一家人在家害怕啊,再说,运顺的事我也做不了主。”

做不了主?

吴建道:“我说,老师,我原来是想给你面子的,但是今天一早我几个小弟跟我说,苏运顺那小子跑路了!再加上有人看到你们几个也一大早出来,谁知道你们特么是不是都想逃啊?要是你们都跑了,我的钱上哪要去?”

“我们像是那种人吗?”

苏外婆却愣愣地问道:“你说运顺跑路了是什么意思?”

吴建斜眼睨着,伸手将郑茉往前一提,“你说。”

郑茉眼睛发红,一下子哇地哭了起来。“爸,妈,他们说昨天晚上运顺又赌了,找高利贷的借了三万块!”

苏家祖孙三人一听,耳朵里嗡的一声都懵了。

“三万块?”

“没错,加上昨晚我说的两万八,那就一共是五万八,苏运顺这小子不地道,竟然敢跑路,所以利息我也不能给你们面子了,凑个整数,六万块,今天你们要是拿不出来——”

吴建看着齐小酥,摸了摸自己大光头,咧嘴笑道:“就用这套房子来抵吧,旧是旧了点,我也不跟你们计较。”

“你做梦!法律上什么时候规定了舅舅欠债要用外甥女的财产来抵的?”齐小酥心里咒骂着苏运顺,昨晚一夜没回她就觉得不妙,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又去赌了,输了钱还敢跑路!

“那你觉得谁能负责啊?找来找去也只有你这外公外婆能负责了,要不,我打瘸了他们?”吴建抽了口烟,喷到她脸上。

齐小酥咳了咳,退后了两步,紧紧地挽住了外婆,怕她又受刺激晕倒过去。但是吴建的话让她心里发寒。

她知道这种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她外婆拽着她的手都是冰凉冰凉的,老人家辛苦大半辈子,临到老还要受这种罪,让她心痛得恨不得将苏运顺拉出来剁了。

吴建得意一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就是说出去老子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吧,在道上没有点儿白的背影,敢做这个?小妹妹,别说什么报警法律的了,你还嫩着呢,要不要大哥带你见识见识下这个世界的残酷?”

“运建的事我们会负责,你别为难我外孙女,她还在上学。”苏家外公上前一步,挡在了齐小酥面前。

齐小酥忍不住叫了一声:“二舅妈,你怎么说?”

谁也没有想到郑茉这时候会脱口而出:“我和苏运建还没有领证呢!他的事跟我没有关系!”

说着就转身跑了出去。

苏外公外婆气得浑身发抖,齐小酥也是怒极。

原来他们真的没有打证。

苏运顺欠了这么多钱自己跑了,郑茉肯定也不会留下来负责,那这笔债还是落到了她外公外婆身上。

“其实你们也不要一副死了全家的样子,”吴建又吸了口烟,探头望向站在外公后面的齐小酥,“我这里还有一个办法,这六万块,你们可以一分钱也不用出,这债一笔勾销,要不要考虑下?”

******

齐小酥看着前面的男人,心里不是没有恨意。

就是这个男人因为酒驾而夺走了她爸妈的命,但是这个男人因为那件车祸之后也过得极惨,他并没有逃避责任,他卖了房子,当时房子也是刚买的,付了首期,老婆因此跟他离婚了,家里老母亲也因为这件事而一病不起,他关了两年出来后继续打工,有一笔钱就还给她——虽然都给齐宗平拿去了。

而现在他租的地方是在最破最老的区域,城中村,很老旧的房子相邻挨着,光线非常阴暗,巷子都很窄,还有人倒污水,好在这天气还有些寒冷,若是夏天,估计就该苍蝇满天飞了。

这种地方最是龙蛇混杂,而且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居住,乱得很。当然,不是说有钱人就不乱,只是有钱人的乱都是掩藏在光鲜亮丽之下罢了。这里很多的小偷小摸,入室抢劫,甚至有**还有吸=粉小黄发廊什么的,很难监管。

齐小酥如果不是要先下手拿到那五万块钱是绝对不会踏进这个地方。

但是她没电话,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电话,只记得有一次这男人送钱去,临走的时候陈冬冲他吼了一句,你可不要想着跑啊,你住在百家道那边我有人盯着你的。

齐小酥就记住了百家道。

当然她也不知道这男人住在哪栋哪屋,好在百家道跟一个小小的村子一样,有个大门,必经之门。

她今天坐了早班车过来的,早早就守在大门口了,用了这个笨办法整整守了七个小时,这才等到了记忆中的这个男人。

这男人叫孙龙。

才三十几岁的男人,看起来就跟五十岁一样,一张脸愁苦艰辛,衣服应该是从夜市淘来的,因为他很瘦,所以显得很宽。

被齐小酥拦下之后,他竟然一下子认出了她来,然后当街就在她面前跪下了,这让齐小酥措手未及。

“小姑娘,以前你叔婶不让我见你,其实我一早就想跟你跪下认个错,是我毁了你的家,我知道,这是用多少钱都弥补不了的,我这心一辈子都不能安乐......”

孙龙说着,混浊的泪水就流了满面。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5章 是不是找死
周围人来人往,渐渐都围了过来。

齐小酥深深吸了口气,对他说道:“你先起来,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以前齐宗平和陈冬一直跟她说,这个司机虽然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开始还不想给钱呢,是他们找了人跟他谈判了才做成这事的。还说这男人多么枭横。

现在看来,他们又骗了她。

那个时候她还小,哪里管什么赔偿金,只知道爸妈死了。

孙龙带着她到了百家道外面的一个小面店里,齐小酥看着桌子上油腻腻一层就皱了皱眉,孙龙立即扯了一团纸巾,使劲地抹着桌子。

“你,你在这里等我很久了吧?我,我,我请你吃一碗面。”他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齐小酥。

齐小酥本来也饿坏了,早上吃了一碗粥出来,她只跟外公要了二十块钱坐车,跟他说中午就回去吃饭的,没想到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现在已经饥肠漉漉。

“好。”

听她答应,孙龙似乎很高兴,立即扯着嗓子叫了一声:“老板来两碗面,一碗多加肉片,一碗清汤!”

见齐小酥看着他,他又解释道:“我还不是很饿......”

齐小酥没再说话,等着面上来了,两人都静静吃着面。她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跟害死自己爸妈的人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面,所以说世事真是无常。

不过她并没有发现,就在离面馆不远的路旁,一辆银色保时捷停在那里,白予西正皱眉看着她,一手在方向盘上轻轻扣着。

旁边偶尔有女人经过,有些走不动路,总是往车里瞄。

这个地方可是极少有这样的豪车美男啊。那些女人的总裁梦不禁开始发起泡来。

齐小酥对这一切并不知道,吃了面之后她吸了口气,小声地说道:“孙龙,我是来拿钱的。”

虽然孙龙比她大许多,但是以他的身份,她不可能叫一声叔叔。

孙龙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就点了点头:“好,好,你自己收着最好了。钱已经准备好了,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出来给你?因为里面实在太乱了......”

齐小酥同意了。

这一点她还是愿意相信他的,如果他想跑早就跑了。

孙龙付了面钱,出了店就快步往村子里走。

齐小酥也出了面馆,走了出去望着他的背影。

但是变故就在这时发生了。

前面突然一阵尖叫声,行人起了骚乱,有七八人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冲向了孙龙,其中一人按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头狠狠地往地上按。

“老实点!否则老子一脚踩死你!”那人一手掐着孙龙的后脖子,同时膝盖一压,跪抵在他背上。

孙龙被彻底制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齐小酥大骇,往前冲了两步,但是又急急刹住了。她上去能做什么呢?那可是七八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啊,她这种弱鸡小姑娘,估计一家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她弄死。再说,她难道要冒着危险,就为了救这个害死了她爸妈、毁了她一家的仇人吗?

可是现在她的五万元怎么办?

前世最后这五万块钱孙龙还是交给了她二叔,她并不知道前世孙龙在这一天是不是也遇到了这样的事,如果是,那他应该不会有危险。

但如果说这一世轨迹已经更改了呢?如果说这一次孙龙会丧命,那五万块钱她就拿不到了!

这笔钱可是她唯一仅有的,能够拿到的一笔钱,而且对她来说也是一笔巨款。房子她肯定是不能卖的,本来要搬出来她就得有地方住,那套房子是最适合的,地点非常适合,而且据她所说,接下来d市的房价会有大幅上涨,她要是现在随便把房子卖了也太傻。

但是要搬进去,她需要钱买些必要的家具,以后生活也要用钱。

这五万块,她非要不可!

齐小酥这么想着,又不由自主地要往前走。

这时孙龙已经被那几个男人架了起来,快速地往村里走。他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到了齐小酥,嘴唇动了动......

“砰!”

旁边一男人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他脸上,他鼻腔里立即流了鼻血出来。那一拳实在是太重了,齐小酥听着那声音都觉得自己鼻子也火辣辣地痛。

他们出手这么狠,她真的不确定孙龙还能活着。

她的五万啊......

齐小酥过后想到这一段,觉得自己真的是掉到钱眼里了,因为明明这么危险,她竟然又快步上前想要追过去。

她的手臂突然被人拽住,那力道大得让她差点失声尖叫出来,但是下一秒她的嘴巴就被捂住,捂得紧紧的,让她出不了声。

因着那力道,她被拽进了那人怀里,被他带着往后退。她眼睁睁地看着孙龙被那些人押了进去,很快就不见了。

但是,齐小酥突然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她发现人**里似乎有另一批人紧紧地跟了上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龙他......

“唔唔!”齐小酥使劲地抓着背后的人,想将他禁锢自己的手扯下来。那人放松了些,却还是继续拖着她往后走。

“放开我!”齐小酥终于能叫出声来,抓着对方的手臂张开嘴巴就要一口咬下去。

头顶一道磁性的声音带了淡淡的笑意:“你属小狗的吗?这一口要是咬下去可真的要给医药费了。”

这道声音......

齐小酥的心咚地一下落回了原地。

“白老师?”

白予西终于放开她,他已经带着她走到了银色保时捷旁边,打开了车门示意她上车。

齐小酥疑惑而有点儿惊魂未定地上了车,看他从前面绕过来坐进驾驶座,然后嗒的一声,将车门全上了锁。

“小酥同学,我说,你惹事的本领这么强,不知道你的学习有没有这么棒?”白予西侧着身子,看着她,促狭地问道。

齐小酥刚才大惊大吓之下,这会儿突然放松下来,只觉得四肢发软,就连想对他翻个白眼都费劲。

“我什么时候惹事了?”

“刚才那情形,你不想着赶紧避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冲上去,你说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上去是不是想找死?”白予西一想起刚才看到那一幕还有点冒冷汗。她到底知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

齐小酥狐疑地看着他,“白老师认识那些人?”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6章 做什么违法的事了
“我怎么会认识这些人?”白予西斜了她一眼道:“就算不认识,一看也知道那些不是好人,不好惹吧?”

“我也看得出来啊......”齐小酥想着那五万元和孙龙,情绪就低落了下来。她今天都花了八个多小时在这里了,在等到孙龙的时候还以为真的能顺利拿到那五万块钱了,谁知道竟然有这样的变故。

白予西见她扁了嘴,手痒痒的有点想要扯她的脸蛋,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你看得出来还敢凑过去?你跟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我之前还看到你跟他一起吃面了。”

齐小酥沉默,这事说起来话有点长,但是她并不想随便就跟别人说起自己的家事。她拍开他的手,瞪了一眼。

“不想说?不说就算了,老师也不逼你,就老实呆着,等下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齐小酥没有打算回二叔家,只是现在她有些迷茫不知道要怎么办,钱也没拿到,连孙龙会不会出事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拿到这笔钱了?

白予西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立即就按了接听键:“喂,警花,女神,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办完事?”

警花?

因为离得近,而对方声音也不小,所以齐小酥大概能听到对方的话,那边是个女人,听起来是年轻的女声,而她一开口就让齐小酥睁大了眼睛,立即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予西你再等等啊,那个孙龙我们是抢下来了,但是那些混蛋跑了两个......”

把孙龙抢下来了是什么意思?齐小酥屏住了呼吸,不由自主地将耳朵朝白予西那边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我是让人去追了,不过孙龙被刺了两刀,还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刚叫了救护车,我等救护车来了再说。”

“你小心点,要不然我可是会跟伯母打小报告的。”白予西语气有些无奈。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是跟我妈乱说我可饶不了你的。”那边先挂了电话。

白予西摇了摇头,挂了电话,刚一转头,嘴唇差点亲到齐小酥的脸颊。他挑了挑眉,“我说小酥同学,你这是做什么?”

齐小酥立即坐正回去,咳了咳,“白老师,打电话给你的是警察?漂亮的女警啊?”

“嗯哼。”

“他们为什么要抓孙龙?”

“这个我怎么知道?”白予西道。

“那孙龙现在受伤了,我们能不能跟上去看看?”

被刺了两刀,万一是刺到了要害呢?果然,她被系统小一送回到现在,有很多事情也变了。

万一孙龙死了呢?

齐小酥的脑子里回想起昨天在长宁小区的那套房子里,后来大光头吴建说的那第二条路。

——

“还有什么办法?”

吴建将苏外公轻轻推开,然后围着齐小酥走了一圈,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遍,齐小酥站在他的审视的目光里身体微微僵着。

她心里想的是,该不是要她卖身来赔吧?如果真的那样,她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弄死他算了。

然后就听到吴建啧啧两声:“底子很不错,就是打扮和发型太老土了,脸色也难看,还有,小妹,你每天不吃饭是不是?这小脸瘦的,脸色也不好看。不过,还是挺清纯挺楚楚可怜的,应该是老板们喜欢的菜。”

“吴建,你想干嘛?”苏外公愤愤地看着他。

“你们别误会啊,我可不是那种逼良为娼的坏人,是这样的,有一个比赛,参赛的选手都是十三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就是打拳,你们知道吧?不不不,不要用这么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吴建哈哈大笑:“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可怕,参赛的选手绝对都是业余的,没有一个人练过,小姑娘家家的,能有多大力气?出不了事。但是有钱人就爱看这个啊,而且很舍得给钱。明天晚上十二点,对,就是凌晨,正好就有一场,其中一个选手临时有事来不了,小姑娘,如果你愿意代替她来打一场,这笔钱咱们就一笔勾销,你觉得如何?”

齐小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拳赛,直觉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那些有钱人喜欢看两个小姑娘对打?到底有什么看头?

她觉得吴建肯定还有什么没有说清楚。这件事自然是不答应的。但是吴建却似乎是真的看中她的外形条件了,临走前甩了一句话。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但是明天晚上八点之前你们要是还不了这笔钱的话,老师,你这外孙女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说了这句话之后吴建就走了,留下他们祖孙三人面面相觑,心情都是无比地沉重。

回去之后,他们发现,郑茉竟然也跑了,楼梯的铁门打开着,外婆就觉得有点不对,上楼去看了一眼,郑茉的衣服和用品都不在了,那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一走了之,这不能不让他们心寒。

因为这事,两个老人家眼眶都红了。但是,现在扯上了齐小酥,他们根本不可能不理会这事,所以,简单吃了点之后苏外公和外婆就分头出去找人借钱和找苏运顺了,只是,一夜过去,两人都没有任何收获。

“喂喂,快回魂了,发什么呆呢?”

齐小酥被突然伸到眼前打了个响指的手拉回过神来,“什么?”

“什么?敢情我刚才是对牛弹琴了是吧?”白予西那好看的眼睛黑亮亮的,“刚才打电话给我的是我一个朋友,市南公安局的刑警郁荷心,他们这次跟的案子跟杀人和贩-毒有关,而那个孙龙就是涉案人员。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问你,你得跟我说实话,你没有跟那孙龙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齐小酥怔住了。

孙龙跟杀人贩-毒有关?

“我当然没有!”一激灵,她立即摇头,“当然没有!”

“那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是你们家亲戚?”

“不是。”齐小酥咬了咬牙,总觉得要是不说实话,白予西肯定不会帮她,而孙龙已经落到警方手里,就算是在医院,肯定也是有警察看守的,她要去见他根本就不可能。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7章 倒追白老师的警花
“...所以,我就是想要找孙龙要回那五万块钱。”齐小酥尽量长话短说,但是说完了还是觉得一阵口干舌躁。

她有点儿恼意,因为无奈得将自己的家事全部在外人面前摊开来。所以在讲述的过程中她一直就是眼望前方,看都不看白予西。但是她说完之后却半天没有听到白予西的回应,不由得扭头朝他看去,正正对上了他的眸子。

他的眼神里有点儿淡淡的怜惘,但是在她再要看清楚一点的时候又一闪而过了。“这么说,那孙龙这么挺而走险地努力赚钱,其实是为了还钱?”

齐小酥本来没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被他这么一说心头就是一跳。是啊,欠了这么多钱,本来也没有多大本事,孙龙怎么赚钱还他们?他还有个病着的老娘要养要花钱买药呢,只是普通打工的话哪来那么多钱?

所以,白予西也没有说错,至少,孙龙跟她还有这么一点关系。但是齐小酥也不可能将对方的违法行为扯到自己头上。

“在刚才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行,我信,不过,如果他真的靠着贩-毒赚下的钱,我估计这最后一笔钱警方会收缴,不可能会还给你。”白予西又给她泼了一瓢冷水。

齐小酥咬了咬牙,“白老师,你就帮个忙让我跟他见一面,别的不用劳烦你,可以吗?”

“有什么好处?”

“......”她刚才把自己的情况都说明了,她现在就是一穷二白,还能给他什么好处?

“笃笃笃。”车窗被敲响了。

齐小酥转头望去,看见一张极为漂亮的脸。

很大气的五官,鹅脸蛋,头发梳得整齐,高高束了一把马尾,大眼睛十分有神,皮肤光洁白-皙,看起来很高,一米七左右,穿着一套利落的裤装,又美又帅说的就是这一种了。

“这就是郁荷心。”

白予西说着对外面的郁荷心比了个手势让她上后座。

郁荷心却冲他比了个划脖子格杀的动作。

齐小酥就想起这车里的淡淡香水味,这两人外形如此相衬,刚才电话又那么亲昵熟悉,警察办安,白予西还在这里等着,该不会这郁荷心就是白予西的女朋友吧?

副驾驶座自然是属于女朋友的。

“我到后面去。”齐小酥说着打开了车门。下了车,郁荷心看了她一眼,笑着露出了一口整齐的又亮又白的牙齿,“嘿,小姑娘很懂事嘛,坐后面去吧。”

说着就坐进了副驾座。

齐小酥也上了车。

“累了老娘了,予西,不好意思啊,本来跟你浪漫约会的,谁知道半途出了任务。”郁荷心说着就熟练地打开前面的储物箱,从里面摸了一小瓶矿泉水,拧开盖子仰头一口气灌了半瓶。

齐小酥心想,果然还是女朋友的待遇好,她刚才说话说得口干死了也没口水喝。

白予西启动了车子,望了后视镜一眼,一边鄙弃地道:“咱们那就是世交友谊,什么叫浪漫约会?”

“嗤,你去问问,全天下谁不知道我郁荷心追你二十年了?你就是块石头,也得被我捂热了吧?白予西你就是闷骚,承认喜欢我又怎么样?”

郁荷心说话极率性,齐小酥对她的印象倒是挺好的。听他们对话,难道还不算是男女朋友?

“是是是,我喜欢你,像喜欢妹妹一样喜欢你。”

郁荷心突然将手臂搭到他肩膀上,凑了过去,狐疑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想撇清咱俩关系?嘿,该不是移情别恋了吧?”说着,她的目光就朝齐小酥瞅了过来。

齐小酥立即解释:“郁警官好!我是一中的学生齐小酥,刚才是碰巧遇到白老师的。”

“学生啊,”郁荷心一笑,“我还以为我们家予西老牛吃嫩草呢。小酥你好,我叫郁荷心,不用叫我郁警官了,你叫我荷心姐就行。”

白予西伸手就将她的头推远了去,“什么老牛吃嫩草?我有那么老吗?”

“荷心姐,你们刚才在抓犯人啊?”齐小酥决定主动跟郁荷心打好关系。

“嗯,是啊。”

“我刚才听说有一个人受伤了,救护车已经把他送到医院了吗?死了没有?”

“还没死,不过伤势挺严重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救活过来。”郁荷心说着咦了一声:“小酥,你对这个那么关心做什么?”

白予西接了口,“她想去医院看看那个孙龙。”

齐小酥吓了一跳,怎么这样就直接说出来了?万一郁荷心怀疑她和孙龙的关系呢?她总不会还要再跟郁荷心解释一遍吧?再说,他刚才不是说,就算那钱孙龙交出来,也会被警方收缴吗?那个时候她可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小酥认识孙龙?”郁荷心果然笑意一敛。

齐小酥忍不住就瞪了白予西一眼,虽然是瞪了他的后脑勺。

白予西瞥了一眼车内镜,看到她这道目光,忍不住勾起嘴角,“那个孙龙以前欠了小酥她们家一笔钱。”

这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了?

郁荷心却果然没有怀疑,而是恍然说道:“原来这样,不过想来这钱你们家估计也要不回去了,那孙龙胆大包天截了一个帮派的买货钱,不过这钱却没有找到,他说在被他花光了。”

齐小酥心中一跳:“多少钱啊?”

白予西又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

“唔,八万。”

八万。

齐小酥这会儿敢肯定,孙龙若是真的拿了这八万块,肯定是藏起来了,他要还给她的是不是?

郁荷心对于白予西的要求似乎都会满足,他说要让齐小酥去看一眼孙龙,她就答应了,而等他们走到孙龙的病房,他拉郁荷心说要下楼去买牛奶,郁荷心也跟着去了。

白予西临走前回头对她眨了眨眼。

在他们过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先将孙龙送到了急救室做了急救措施,这时候也刚刚安排进病房,本来要守着他的那个警察正跟医生说话,因为齐小酥是跟着郁荷心过来的,他就没有留意她。

齐小酥飞快地闪身进了病房。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8章 少女擂台赛
孙龙被安排在一间单人病房。

齐小酥刚进来,他几乎是同时就睁开了眼睛,倒是把齐小酥吓了一跳。

不是说被刺了两刀,伤挺严重的吗?怎么竟然没有昏迷过去?亏她刚才还一直在发愁,如果他昏迷了要怎么问他话呢。

她走近了病床边,还没有开口,孙龙就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喘息很重,但是速度还算是快地说道:“百家道,80栋301,床头后面挖了个洞,钱在那里,有八万,五万给你,请你帮我交三万块给我母亲,钥匙在我鞋里。”

这句话说完,根本就没有给她再多问半句的时间,他的眼睛就闭上了。

“孙龙!”齐小酥伸手探向他的鼻息,感觉到呼吸,顿时松了口气。

她也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从他的鞋里拿到一把钥匙,立即就闪身出了病房。

匆匆走出医院时,她的心跳都跟打鼓一样响了。站在马路边她回望了一眼医院大门,抹了抹额头上的薄汗。

她有预感,这一世她会过得比前世复杂和惊心。

现在已经六点多了,她时间无多,却不想请白予西开车送她过去,所以刚才是从后门绕出来的,避开了白予西和郁荷心。要是让郁荷心知道那笔钱还在,肯定会收缴吧,毕竟那是贩=毒赃款。

可是她绝对不会把这笔钱让出来。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再次去了百家道。虽然心中忐忑,但是以她的推断,那帮人被警察抓了,只有两人逃了出去,这时候也绝对不敢回百家道来吧?她应该是安全的。

但是即使这样,她还是在进了百家道那些狭窄的巷道时,顺手从巷道边支在地上的一个简易晾衣架上抓了两件衣服,一件穿了上去,一件包在头上。

这里的楼号比她想象中要好找一点,反正不在乎楼外观,都是在外墙上刷了大大的数字,就是楼号。

转了大概十分钟她就找到了80栋,跑到301房一刻都不敢停留,开门闪身而进,然后反手锁上了门。

孙龙只是租了一个床位的,这一间房里有四张床,很挤,很乱,很脏,衣服拖鞋臭袜子到处飞,还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味道。

如果不是孙龙出了事,这会儿这房里应该有人才对,但是因为他出了事,同住的人可能现在都怕了,所以没有人回来。

齐小酥也佩服孙龙了,在这样的地方他竟然敢把八万块钱就这么藏在这里,藏在那么多人的眼皮底下。这是不是说明了一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可能就因为这里住着别人,那些人和警方才不会想到,他敢把钱藏在这里。

她找到孙龙的床位。他的床头与墙壁之间有一道手臂粗的缝隙,如果粗壮一点的手臂可能还伸不进去。

她伸手进去,在床头板后面摸了,然后抓到了一块松动的木板,把木板抠开,就抓到一条线,扯起那线,一大捆黑色袋子和透明胶封着的东西被拉了上来。

齐小酥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心极快地跳着,好像快要蹦出胸腔来,额头也冒出了汗。

这时候如果有人来她就完蛋了。

她将这捆钱塞进了外衣里,双手抱在胸前,立即出了门,飞快地下了楼,又装着若无其事地放缓了速度离开了,走了一段,将顺来的衣服扯掉,这才抱着那捆东西跑出了百家道。

在经过今天与孙龙吃面的那一间面馆时她朝里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是七点半。

齐小酥用剩下的几块钱在一家小杂货铺里买了只阿姨们很喜欢拎的防水布手提包和小剪刀,将那捆钱装进去,又找了个角落拉开拉链,用小剪刀将缠得紧紧的透明胶给剪开了,里面果然是百元大钞。

她抽了一张出来,心还怦怦怦地跳着。

拿着这钱直接拦辆计程车回城北外公家。

这个时候她外公外婆会急坏了吧,她都出来一整天了。抱着手提包,她心里涩涩的。这个时候她敢肯定外公外婆是借不到五万八的,她今天出来的时候本来还想着无论如何不会替二舅苏运顺还这笔赌债,但是真的拿到钱她却知道,这钱她必须要还。因为现在苏运顺不见了,郑茉跑了,小舅还不知道去哪里了,这钱要是不还,惨的是她外公外婆。

她现在虽然真的急需用钱,一穷二白,揭不开锅,但跟被大光头那种混黑的人盯上相比,没钱还不是事。

只是这里只有五万是她的,而苏运顺的赌债有五万八,她只能去跟他商量看看能不能只还五万。

齐小酥回到苏家,刚刚下车,隔壁就有推开门探出头来,见是她,立即叫道:“齐小酥啊,你外公外婆给吴建的人带走了!”

什么?!

齐小酥紧紧地揪紧手提包,紧张地问道:“带去哪里了?”

“他们留了地址夹在门缝,让你晚上九点前赶过去,要不然就要打折你外公外婆的腿!你快报警吧。”

说着,那人缩回头去,砰地一声关上门。

齐小酥觉得全身发冷,冲到门前,扯出了那张纸条,看也不看地先冲了出去追赶刚才那辆刚掉头离开的计程车。

d市南区一角,是一个普通人很少踏足的区域。因为这里没有中低档的商店,也不是双行车道,去哪里都不用经过。这里有七八栋色调很冷的大厦,并不是特别高,但都有很气派的大门,地板光亮可鉴,厚重玻璃门都是带点灰色或是茶色或是暗金的,不能一眼看清里面是什么。没有餐厅,没有商场,没有商店,看起来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而且出入都是豪车,时不时有穿着笔挺保全制服的高大男人巡逻,所以普通人哪里敢随便进来。

但是这个圈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是有钱人的享乐场。而且,有很多别人想不到的消遣。

其中,少女擂台赛就是其中之一。

齐小酥刚上车报了这个地址的时候司机还吃惊地再三求证到底是不是这个地方呢。

现在齐小酥跟着大光头吴建派了在门口等她的男人进了这栋大厦的地下室,正努力地压下紧张。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07911 
财富
3333541  
积分
1121962  
在线时间
398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8-17 
第029章 不许看别的雄性生物
这栋楼不只是外观冷冰冰的,就连里面也是冷冰冰的,大块大块的黑色大理石,因为灯光的照射,折射着冰冷而惨白的光。

齐小酥穿的是帆布鞋还好,那带着她的男人穿的皮鞋走在上面却是笃笃笃笃地响着,一声一声就像是敲在她的心上。

前世的齐小酥根本就没有机会进这样的地方,而且也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这时她再一次觉得,自己重生这一世,一定会过得比前世惊心多了。

她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这时,已经许久没出声的系统小一突然出声了。

“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心理素质这么差,以后怎么能当上本系统的主母?”

一听这话,齐小酥差点就吐血了。

你妹的,谁要当你的什么主母啊?说的少帅主人,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呢,会不会是另一个系统?或者是一个未来科幻片里的机器人?

啊哈,那样子她还当什么主母?

齐小酥被自己的想象脑补得打了个寒颤,亲,她不嫁战甲机器人,谢谢!

但是神奇的是,她竟然不紧张了。

意识到这一点,齐小酥吁了口气。

就是,有什么可紧张的?前世她遇到了那吸粉的劫匪,本来都已经要成了植物人,大不了再死一次。死都不怕了,她还怕什么?

“嗯,这样还差不多。”系统小一又说道:“再说,你怎么也死不了啊,本系统还留了点能量,如果会有重伤或是死亡的危险发生,一定会提醒你助你度过的。皮肉之痛的话,你就咬咬牙忍忍吧。提点你一句,少帅最讨厌那些一点小伤小痛就哭哭啼啼的弱女子。”

“你要是从现在开始不提你那位少帅,我会感激你。”齐小酥嗤之以鼻。

他们进了一部电梯,电梯没有楼层,只有上下键。

齐小酥看到电梯里贴着的一幅占了一面的广告时,心里又浮起了一个不好妙的预感。因为那幅广告是两名少女,穿着很清凉,上面只穿了一件运动半截小背心,只包住了胸前两个半球,下面只是一条小三角,戴着拳击手套对恃着,神情却很害怕。

不会吧,不会吧?

她还没来得及再看清楚一点,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她一下子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因为刚才一路走来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但是现在,近三百坪的地方却是人潮挤挤,男人居多,大多是人模人样,风度翩翩,看起来都是能一拎出来就上电视或是杂志上精英人士,成功企业家专访的样子。

女人也有,不少,除了少数挽着男人臂弯,打扮得风姿绰约的美人之外,更多的是穿着英式格子短裙的清纯学生妹打扮的少女。

她们应该是这里的服务员。

大厅中间是一片围起来的空地,但是看起来并不像擂台。

齐小酥想,也许并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也许没有那么遭糕?

只不过,大光头吴建已经能混到这种地方来了吗?她一直觉得吴建就在她外公外婆那一定开个地下赌场顺便派派高利贷的。

“看什么,走快点,时间很快到了!”那男人突然将她往前面一拎,一推,将她推进了一扇门里。

齐小酥这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灯光太亮,刺得她眼睛下意识的微微一眯。

“光头吴,你说的就是这小妞?”

一道声音懒散地响了起来,齐小酥适应了房里的光线,这才看清了里面的情形。

竟然一间浴室。

一个大水池,水蒸气蒙蒙的,吴建就站在池子边,手里捧着一叠毛巾,点头哈腰的样子,哪里像是在他们之前时那嚣张的模样。

在他后面一点的地方还肃手站着两个穿黑衬衫的高大男人,面无表情的,看起来就是保镖。

而池子里有一男人正对着门.也就是她这边的方向泡坐在水里,水很清,水里的身体自然也看得一清二楚......

齐小酥的眼前突然一晃,接着就是一花,然后她就跟近视了一样,看到的东西都模糊一片,又跟打了马赛克一样。

她一下子就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系统小一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作为少帅的最强系统,本系统有必要提醒你,除了少帅,你不应该看其他任何雄性生物的生【殖器官。”

像是一个雷当头就霹了下来,齐小酥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轰得外焦里嫩了。嘎嘎嘎,一串通身漆黑的乌鸦从她额门前整齐地飞过。

她无力再吐槽,只能虚弱地说道:“你能不能只给那人的重点部位打马赛克?这样子影响我的视力,我什么都看不清,走路是不是得扑死啊。”

救命,这系统她能不能不要了?

小一沉默了一下,“要求合理,可以满足。”

然后她眼前又是一清,只是那个泡在水里的男人一片模糊。好吧,只有一张脸露出来了。

那是个长得平淡无奇的男人,若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应该的是他的眼睛,那目光就跟一匹凶狠狡猾的恶狼一样,盯着你的时候会让人感觉,他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

那男人泡在水里,一只手还端着一杯洋酒,后面有一个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的女人正在给他按着肩膀。

“就是她,艾先生,您觉得如何?”吴建的声音简直是带了一点令人恶心甜腻。齐小酥心里冷笑,她就说,吴建哪里混得到这样的场合来,原来他就是来拍马屁的小人物。

不过,这艾先生是谁啊?她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

“那发型是被狗啃了还是被猪拱了?”艾先生鄙弃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发型。阿力,带她去修一下再带过来,速度快点。”

“是。”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扯住了齐小酥的手臂。

齐小酥立即叫道:“吴建!我外公外婆在哪里?你们要是不让我见他们,我绝对不会答应你们的!”

她使劲地挣扎起来。

艾先生皱了皱眉看向吴建:“光头建,怎么回事?你没有事先跟她说好的?”

齐小酥听这艾先生的意思,好像并不会强迫她?

她正要说话,艾先生又接下去道:“赶紧搞定,再让她吵下去我头都痛了。”

吴建立即点头应了声是,将手里东西放下,匆匆朝齐小酥走了过来,“不就是见你外公外婆吗?走走走,带你见见去。”

8/18~8/26,出門玩耍中,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