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153 | 浏览:62795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追妻攻略》作者:幽非芽 (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第1124章 都是宝石惹的祸
    跟着利南来的人是童灿和白予西。

    齐小酥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凑一起了,但是,白予西给她带来的消息还是让她感激又欢喜。

    这两年来,白予西根本就没有放弃过帮着她查明真相。

    齐宗民和苏运玲的车祸真相。

    而且,他竟然把人查到了,只是自己一人抓不了那一帮亡命徒,这才找了童灿帮忙。童灿,韩余,还有梁厉那些人,当初卫常倾带出来的,退伍之后到了龙家山庄给齐小酥当保镖的那些人,扑了过去,把那些藏了好些年的人都抓住了。

    “因为你一直没有回来,所以那些人我们还关着,但是都审问清楚了的。”白予西坐在齐小酥对面,看着这个久别的女人。

    齐小酥现在已经有了几分女人的风情,不再只是当初那个被几个女学生追堵的营养不良的小姑娘了。

    看着她现在娇美如花,白予西耳里恍惚响起她轻声叫着自己的声音。

    白老师。

    童灿坐在他身边,也看着齐小酥,与白予西的恍惚不同,他很是沉稳,甚至看着齐小酥的目光都是淡然无波的。

    卫常倾瞥了他们一眼,抱起鹿鹿站起来,“我去哄鹿鹿睡觉,你们先聊。”

    说着就真的抱着鹿鹿走开了。

    他这一下倒是把童灿震住,差点就没保持住修练了一年半的平静。

    那位,不是大醋缸吗?

    以前就见不得他和齐小酥单独在一起的。

    他却不知道,卫常倾虽然是大醋缸,但是也不真傻的。他和小酥经历过了这么多,早就已经相信了两个人之间感情的坚贞,现在还有鹿鹿。

    白予西有什么可以让小酥多看一眼的?

    便是帮着查清楚了苏运玲齐宗民的事情,那小酥对他也只是感激,不会有别的。

    而且,他自己也会感激白予西。不管怎么样,帮了他家媳妇儿就是帮了他。

    卫常倾抱着鹿鹿一走,白予西心里还真的是松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一直看着他好好的位置不坐非跟小酥挤一起,他就觉得眼晕。

    秀恩爱洒狗粮什么的太讨厌了。

    “予西?”

    齐小酥见白予西一直恍惚,只好叫了一声。

    白予西回过神来,说道:“我们抓到的人,就是当初害得伯父伯母出车祸的人。”

    这话一出,齐小酥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道:“找到了?”

    那些人,那些黑衣人,当初在雨陇镇追着她爸妈的车子上高速的人。

    之前她已经查清楚了,一直怀疑父母的车祸跟那些人有关,但是怎么查都查不到那些人的下落。

    没有想到白予西竟然查到了。

    白予西点了点头,道:“是的,抓到了,这事童灿也有帮忙。”

    齐小酥当年为什么查不到?因为她手里的人也是退伍军人,就是童灿韩余他们,虽然手段很高本事很大,但是军人就是军人,他们的查探手段相对来说就比较阳光的。

    可是白予西是当警察的,基层警察的人脉,大多就是那些钻街窜巷的,在社会上混的。往往那些人的耳目会更多。

    后来白予西还脱离了警察队伍,一心只想查清真相,把人给揪出来,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怎么有效就用什么方法。

    所以,童灿他们找不出来的,白予西找出来了。当然,这其实也有童灿和利南的功劳,他们可以说是黑、道白道一起上了。

    “他们已经认了?”

    “认了,车祸是他们造成的,当时他们钉子,还有**,用了很刁钻的角度把车子弄翻了,”白予西看着她,知道真相说出来会让她难受,但不得不说,“他们说,当时你爸是真的当场没救了,但是你妈妈的伤是他们故意加重的......”

    齐小酥眼睛一红。

    “他们为什么要杀我爸妈?”

    “这伙人的头头是一个不到四十的男人,叫宋远威。”白予西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心疼,但还是接着说了下去,“他们当时在抢一件东西,说是一枚绿宝石。而且,不只是一帮人在抢,是有好几派人要争夺。那枚绿宝石被章夫人带到了雨陇镇,那些人就都跟着去了。”

    果真是这样。

    的确是那枚绿宝石惹的祸。

    “当时,章夫人也是知道那东西有些不对的,她会带着东西到那里去,是因为听到了宋远威放出的一个消息,说是雨陇镇有人能解出这个谜。”

    章夫人不知是计,真的带着绿宝石去了雨陇镇,却不知道人家诱她带东西去,只是因为在京城不好下手。

    等到了雨陇镇,感觉到那么多不怀好意的人在盯着他们,章夫人也不算蠢到家,立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也算是当机立断,马上想找个人先转移视线。

    但是她可不想就那么把绿宝石送出去,得问清楚对方的来历,到时候能拿回绿宝石才可以。

    就算是拿不回,也能看清楚到底是不是那枚绿宝石惹出来的祸。

    就在这时候她遇到苏运玲。

    苏运玲长得很美,气质不凡,跟镇上的女人相比实在是突出很多。章夫人一眼就看中了用她来当替死鬼。

    为了问清苏运玲的来历,章夫人才用了儿女亲事作借口,这样方便问得更清楚一些,然后半哄半强制性地,把绿宝石给了苏运玲。

    之后她就听到了苏运玲车祸身亡的事,也派人去找过绿宝石,结果却听说宝石不见了。章夫人心里多少有些害怕,也觉得那枚绿宝石留在手上可能也招祸,就索性放性不找了。

    而苏运玲在拿到绿宝石一开始是没有觉得不对,等她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方缙跟她聊天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们家有一枚绿宝石,是要留给长媳的,还曾经仔细跟她描述了宝石的样子,他说过,那枚宝石其实是可以打开的,也教给了她打开宝石的方法......

    后来苏运玲就试着打开了宝石。

    她震惊地发现那真的是方缙说的那一枚,但是却不知道,她在打开宝石的时候被人看见了,正因为如此,她被宋远威手下的人抓了去。

    宋远威手下有能人,发现了通讯仪的存在,总觉得费心在宝石里装通讯仪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那手法也不是当时可以做到的。

    只是,宝石总得好好研究,所以,他索性把苏运玲放了,让她把东西交给了钱桂花,然后又制造了车祸,让人以为有另一伙人已经从苏运玲那里把绿宝石抢走了。

    事实上,他很快就找上了钱桂花,花了一点钱把绿宝石买了回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第1125章 几次阴差阳错

    白予西说到这里,齐小酥也就差不多全都明白了。

    但是还是有几点问题她想知道的。

    正要问清楚,利南却出乎意外地接过了话题,严肃地说道:“予西查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几乎是把那你爸妈当年的事情都查得一清二楚,这点首先要跟你道歉,因为我们几乎是从你出生那一年开始查起的。”

    齐小酥一点儿都不生气,相反,她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也想查。

    不然怎么知道方媛媛是怎么回事?她倒是觉得,那枚绿宝石之所以丢失,不在她妈妈的包里,一定跟方媛媛被当成她有关。

    “不用道歉,南哥,我很感谢你们查得这样仔细。”齐小酥赶紧问道:“不知道查到什么了没有?”

    利南和童灿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难以启齿。

    他们查到的事情,跟她说出来,可能会害她伤心......

    齐小酥看着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微一动,该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吧?他们查到什么了?

    “南哥,你说。”

    童灿估计是不好意思说的,还是利南吧。

    利南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我们找了很多你爸妈当年的老同事查询,结果问到了一些有点奇怪的事情。小酥,你爸妈当年感情如何?”

    “为什么这么问?”齐小酥看着他,“你直说吧。”

    “我们询问了大部分的老师,他们都说你爸妈当年感情不错,基本不吵架。但是有两个老教师跟我们透露了几件事,说有一次听到你爸妈在争执,你爸都直接求你妈了,说他想要一个孩子,你妈却在哭。”

    “她说当时觉得很奇怪,不是有个孩子了吗?为什么你爸爸会说想要一个孩子?”

    齐小酥沉默。

    如果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的话,她也想不通。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当年她爸爸竟然还是想要有自己的孩子的。

    这么说,他再宠她,打从心里还是觉得她不是他的女儿吗?那么,当年他之所以坚持要收养董意诚,会不会有那么几分赌气的意思在?

    既然女儿不是亲生的,妻子又不愿意再给自己生一个,那就收养一个吧!是这意思吗?

    还有,如果妈妈对爸爸还有几分感情,两个人又没有离婚,为什么不愿意再给他生一个呢?

    “小酥?”利南见她神色不太对,有些担心。

    齐小酥回过神来,道:“我没事,你继续说下去吧。还有什么奇怪的事?”

    “还有一件事,说是你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生病住院了,你爸妈在和医生询问病情,回到病房竟然发现你不见了,她放在病床上的挎包也不见了。当时他们吓得几乎要晕过去,你妈妈差点要疯了,紧急忙慌地报了警。”

    听到这里,齐小酥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她敢肯定,这就是卫枭去医院的那一天了!

    她当时真的不见了?

    “后来呢?”

    利南道:“你估计没想到,是齐宗平的丈母娘把你抱走了。”

    “什么?陈老太?”齐小酥瞪大了眼睛,她是真没想到陈老太身上去,这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利南点了点头,道:“是。当时你爸妈都在医院,齐宗平就让陈冬给他们送饭去,陈冬偷懒,让她妈去送。陈老太去了之后听说住院要花不少钱,觉得那钱花得亏,还不如给她儿子买礼物去送人,好找份工作。她就把你给抱走了。”

    这也行?

    齐小酥目瞪口呆。

    利南苦笑,“当时我们听到这事的时候也觉得很荒唐。后来你爸妈找人找疯了,齐宗平回家才发现陈老太把你抱他们家去了。她的意思是,她帮着照顾你,省下来这看病的钱给陈光。可是,她却怎么都不承认拿走了你妈的挎包,咬定了她没有看到过有什么包。”

    “你妈妈想息事宁人,说包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塞了几件婴儿服,钱她都随身带着的,丢了就丢了。”

    利南在她思索着的时候又接下去说道:“那个老教师说,当时以为你不见了的时候,她听到你妈妈摔坐在地上,无神地说了一句,不知道怎么跟他交代,然后你爸爸回了一句,他又不知道,用不着交代。”

    打听到这些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奇怪,感觉苏运玲和齐宗民的感情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齐小酥所说的那样好。

    甚至,他们怀疑,齐小酥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为此,他们又从这方面继续查了下去。

    利南当初还分析过,齐小酥会不会是齐宗民或是苏运玲身边哪个朋友的女儿,所以就着重去查他们当年身边的人。

    结果这么一查,还真的让他们查到了一个人,有些可疑。

    这事就是童灿来说了,因为这一段是他查到的。

    “医院发生的那件事两年之后,曾以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去打听过你们家。我最终也找到了那个女人,查到了一些事。”

    齐小酥轻吐出一口气。“查到什么了?”

    “当年那个女人未婚先孕,生了一个女儿,没过一年便嫁了另一个男人。婆婆不肯养着这个孩子,趁她不注意,把那个孩子抱到了医院,想找对看着善良老实的夫妻收养。”

    齐小酥愣了一下,“所以,她是挑中了我爸妈是不是?”

    童灿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齐小酥才明白了。

    那一天应该有几趟的阴差阳错。

    她深吸口气捋着思路。

    陈老太悄悄地去把她抱走了,想着晚些再通知他们。她前脚刚走,方媛媛亲妈的婆婆就抱着方媛媛来了,她估计之前已经查探过,觉得齐宗民和苏运玲不错,就把方媛媛送到了她所在的病房。

    结果刚离开,卫枭从窗口潜了进去。

    病房没弄错,床上也只有一个女娃,他当然没有怀疑有什么不对,直接把这个女娃娃带走了,让她成了方媛媛。

    这要算到谁头上?

    系统小一忍不住问道:“可是,那枚绿宝石呢?卫枭是去抱孩子的时候把绿宝石塞到苏运玲包里去的,陈老头先走了,送孩子的那女人也走了,是谁回去拿那只挎包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第1126章 方媛媛的家人

    听到系统小一的话,齐小酥忍不住凉凉一笑。

    “你说,如果你瞒着儿媳妇把孩子丢了,你会仔仔细细跟她说是丢在哪里,哪间病房吗?”

    “当然不会。”否则,她儿媳妇岂不是可以很容易就去把孩子找回来了?

    “所以,方媛媛的亲妈当时肯定是知道的,而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婆婆瞒着她,偷偷把孩子送走了。”

    “酥总是说......”

    齐小酥问童灿,“那个女人去打听我爸妈做什么?是想把孩子带回去吗?”

    童灿摇了摇头:“她说不是的,只是想知道孩子在那对夫妇身边过得好不好而已。可是我们查过当年的住院记录,这个女人那个时候正好也是在住院的,是因为她又怀孕了,胎儿不太稳,过去养胎。”

    “同一家医院,婆婆抱走了自己的女儿,她跟着过去看看,这不奇怪。”

    齐小酥冷笑。

    想必是婆婆把孩子抱了过去,卫枭来过之后,这女人突然心血来潮还想去看女儿一眼,结果女儿已经不见了,而床上却有一只挎包。

    这女人心生贪念,觉得送了人家一个女儿,拿走她的包也是合理,就把放着绿宝石的包给拿走了。

    童灿接下来的讲述证实了她的推测。

    “说来也奇怪,那个叫万春红的女人说婆婆把孩子抱到了病房里,可是,那个孩子后来却没有人提过半句。”童灿皱着眉说道:“我们当时还怀疑她说谎,可是多方调查证实,她的确是有一个女儿的,在那天之后就没有人见过了。而春红没过多久突然暴富,账户里有百万进账,然后他们举家搬离了D市,很多年没有再回来。则到那一次她自己回来打听你爸妈,才让我们不得不注意到。”

    “在百万进账之前,她的生活怎么样?”齐小酥问道。

    “穷,很穷,无论是她自己家还是婆家,穷得真的养不了多一个孩子的地步。”

    “啧啧,这就是方媛媛的亲妈啊!”系统小一忍不住叹。

    齐小酥听完之后却觉得怒极。

    这么说来,当年的事,卫枭有错,而真正让她怒火狂烧的却是方媛媛的亲妈春红。

    把亲生女儿丢给别人不说,竟然还偷了她妈妈的东西!

    要不是她把绿宝石偷走又随便卖了,苏运玲会好好地珍藏着绿宝石,根本就不会引来后面的杀身之祸。

    “这个万春红现在哪里?”

    见她眼里透出了杀意,童灿三人顿时心惊。

    他们是查清了这些,可是因为不了解她的身世,不知道绿宝石的作用,不知道有方媛媛,不知道苏运玲和方缙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没能联想到这一切。

    所以虽然觉得这个万春红去打听齐宗民和苏运玲的事情有点怪异,却并没有把她抓起来。

    他们的重点都放在了宋远威那伙人身上。

    “她在L市。”

    “把她的地址查出来给我,明天我要去一趟L市。”她倒是想去看看方媛媛的亲妈!该偿还的总得偿还!

    “好。”童灿自然只会听从她的话,不管明不明白。

    卫常倾走了过来,端着一杯热牛奶,递到了她手上。

    “先喝杯牛奶。”他坐到了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有些安抚的意思。虽然他刚才不在这里,但是通过系统小一,他们的对话他还是听到的了。

    卫常倾也没有想到方媛媛竟然是这样阴差阳错成为了执行官的女儿的。

    对于那个叫万春红的女人,卫常倾也压不住起了杀意。

    她让执行官错认了十几年女儿,间接害得他们父女两个到现在还不能相认,又害了小酥的妈妈。

    听到童灿他们查到的事情,苏运玲的心可能真是系在执行官身上的。

    如果当年那枚绿宝石在苏运玲手里,她知道打开宝石的方法,说不定能够早一点跟执行官联系上。

    如果他们之间的三角关系当年能够处理好,小酥就不用记恨执行官。

    也许命运只要略转一个弯,一切就会大不一样。

    “鹿鹿呢?”

    “你哥在哄她睡觉。”

    齐小酥差点喷了。

    她哥竟然在哄鹿鹿睡觉?

    不行,她得去看一眼,感觉画面会很好玩。

    想到这里,她立即就跳了起来,抛下一句等会再说,匆匆地跑到卧室去。

    卧室里,董意诚卸去一身刚硬,正半靠在床沿,静静看着睡在床上的鹿鹿,大手极为轻柔地抚着鹿鹿的背,一下一下,让人有些惊讶于他能够那么温柔。

    齐小酥倚在门边,看着这一幕,心里暖得不像话。

    而董意诚也没有看到她,他的心好像都在鹿鹿身上。

    鹿鹿睡在柔软的床上只有小小的一团,穿着白色的小衣服,像只糥米团子。

    齐小酥退了出来,突然有些犹豫,爸妈的事情,执行官的事情要不要告诉他?

    她犹记得当时自己记忆里父母的恩爱被打碎的时候有多伤心。

    回到客厅,便见卫常倾与利南几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宋远威后来把绿宝石卖了,唐老是在一个拍行会上拍下来的。”

    卫常倾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已经问清了后面一段事情。

    那枚绿宝石拿在手里那么多年,他一直都没能查出什么来,倒是觉得给自己惹了很多麻烦。

    他放弃了,那段时间严打,他的黑暗生意受到很大的影响,最后只能忍痛卖了那枚绿宝石。

    而绿宝石几经转手,最终被唐老在拍卖会上拍到,一直收藏在家里。

    这也是他们在特行组那里看到的录像。

    摆了这许久,唐老夫人要参加一个宴会,把绿宝石戴上了。

    “明天要去L市?”

    “嗯。”齐小酥已经决定了。

    她要亲眼去看看万春红。

    “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去看看伍司令?”

    “晚上去。”卫常倾回来一趟,肯定是要去军部看看的。

    这一天晚上,卫常倾便去了军部,而齐小酥在春深园里办了个小小的宴会,利厅家一家,董意诚,白予西,童灿等人喝了小酒,聊天到深夜。

    对于齐小酥来说,她更满足于这样的生活,而不是星盟那边的。

    可能是在这里她的朋友更多。

    第二天,童灿和白予西便带着人,陪他们去了L市。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第1127章 该偿还的

    L市,万春红算不上一个名人,但绝对可以说是小富即安的那种人了。

    在一个中高档的住宅区里买了两套房子,一套小的二居室给公公婆婆住,帮着她带儿子。一套三居室自己和丈夫住。

    在市中心的商场里有一个门店,离市区不远的地方则有一个小小的工厂。

    她在婆家地位很高,也是因为这些都是她带来的。

    原本她和丈夫都只是D市的一个小服装厂里流水线上的三等工,每个月一千几的薪水,还要给母亲交一个月跟薪水差不多等价的药费。

    而她的丈夫赖东那点工资要养着父母,还要供一个妹妹上学,也是穷得叮当响。

    后来他们就突然翻身了。

    赖东不嫌万春红有一个女儿,坚持要把她娶进门。

    赖母强烈反对,万春红主动表示,可以找户人家把女儿送人。

    在她养胎那几天,她看到了苏运玲和齐宗民,觉得这对夫妻是好人,会疼孩子的,就故意跟赖母提了提。

    赖母果然动心。

    于是,就有了那一天的阴差阳错。

    万春红在赖母把女儿抱走之后有些不忍,想再去看一眼女儿,结果女儿没看到,却看到了那个包。

    她当时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只以为可能有钱,心里生了贪念,女儿在哪也不管了,拽了包就跑。

    当时那个包里的确只有几件齐小酥的衣服,要不然苏运玲哪有可能把它放在病房?

    所以丢了她只是有些可惜那几件衣服,倒也没有放在心上。

    她并不知道,卫枭把方缙的绿宝石塞在包里了。

    万春红回到自己病房之后就发现了那枚绿宝石,她谁也不敢说,出院之后找了个珠宝店,悄悄地把它给卖了。

    绿宝石后来怎么转手到了章夫人手里,人家是怎么发现它的特殊的,她统统都不知道。

    反正她凭着卖了宝石的一百三十多万,把日子过起来了。

    现在她和丈夫出入都开着几十万的轿车,人家还得叫她一声万总。

    而她与赖成的儿子读的也是贵族学校,因为家境不错,爷爷奶奶都宠,养成了霸道娇气的性子。

    万春红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时,并不觉得今天有什么不同。

    直到她看到办公室里,她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女人。

    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的年轻女人。

    黑发齐肩,微微有个弧度,衬得她脸如玉,美得发光。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嫉妒这女人的年轻和美貌,又恼怒她闯入自己办公室,还敢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万春红的语气很是冷厉。

    齐小酥自然也打量着她。

    像。

    很像。

    方媛媛果然很像万春红。

    只不过,她好歹是被方缙娇养长大的,皮肤好,气质也好点,至少像富家女。

    而万春红却是后来暴富,纵使现在穿着一身名牌,也没有衬得起来衣服的气质。只能算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有钱人家的老婆。

    “万红服饰公司总经理。”齐小酥拿起桌上名片盒里的一张名片,看了看,“万春红。”

    这就是方媛媛的亲妈啊。

    在这一刻,齐小酥心里有一点点荒谬的感觉。

    万春红的样子看起来是过得很舒心的,她的眼神她的姿态,都很张扬。

    完全看不出来她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然后偷了别人的东西,害得人家夫妻丧命,女儿几乎颠沛二十几年。

    用这些,换来了她今天的富足生活。

    万春红盯着她,很是愤怒地道:“你到底是谁?你知不知道那个位置是谁的?”

    齐小酥呵地一声笑了。

    “对啊,同样的话我也想问问你。”齐小酥目光发冷,“这个位置,你知不知道是谁的?”

    “当然是我的!你坐的椅子是我的,手里的名片也是我的!”

    “是吗?马上就不是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万春红看着她,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齐小酥拿出了手机,本来她还想跟这个万春红多聊聊方媛媛的,但是现在她不想说了。有什么可说的?

    但是,她绝对不会让这个间接害死了她爸妈的女人继续享受着那枚绿宝石带来的财富。

    她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

    齐小酥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是我。三个小时之内,我要万红服饰公司再不存于市。还有,把万春红送进牢里去。”

    这是万春红该有的下场。

    当年她丢掉了自己的女儿,偷盗了价值千万都不止的绿宝石,本来就该去坐牢的,也算不得是她要陷害。

    听到这话,万春红原有的不安顿时就消散了。

    她嗤地一声笑了起来,越想越好笑,笑得双肩都在抖。

    “哎哟,可逗死我了。小妹妹,你是来逗我玩的吗?”万春红打量着齐小酥,还是止不住笑,“你以为你是谁啊?三个小时要搞掉我的公司?还要我去坐牢?你咋那么好笑呢?”

    “笑吧。再多笑一会。”

    “哈哈哈。”万春红真的止不住笑。

    但是,不过二十分钟,她就接到了丈夫的电话。

    “喂,老婆,咱们厂被封了!怎么回事?”

    他们夫妻算是分工合作,万春红守在市里的公司,看着专卖店,她的丈夫看着市郊的小工厂。

    但是她那丈夫也没有什么本事。

    要不然一有事马上找老婆了。

    万春红的脸色一变。

    而早在十五分钟之前,齐小酥已经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怎,怎么会被封了?”

    “说是消防不合格,还有......”

    万春红还没有听完,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几个穿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是万春红吗?你公司涉嫌侵权、**、偷税漏税多项罪名,跟我们走一趟吧。”

    万春红瘫坐在地上。

    在文尔定配合着利南整治着万红服饰公司的时候,齐小酥已经在卫常倾几人的陪同下去见了宋远威。

    宋远威可就没有万春红那些衣鲜靓丽了。

    但是,那张脸还是很能看。

    当初齐小酥查到的是东西被一个很俊美的年轻人买走了,而宋远威的确长得很俊美。

    除了那张脸完好无缺之外,他身上很是狼狈,一身破衣,被血浸透了,又干透了,变得又黑又硬。

    手和腿都断了,现在绻缩在地上,根本连站起来都办不到。

    头上也有一个伤疤。

    白予西道:“怕你可能要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所以没动脸。”

    言下之意是除了脸,哪哪我们都打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第1128章 大结局

    “你到底想干什么?”宋远威的脸虽然没事,但是被这么对待,脸颊消瘦,嘴唇干裂,声音嘶哑,明显已经是被折磨到了极点。

    他看着齐小酥,问了那句话之后蓦然瞪大了眼睛,“是你?”

    “怎么,认识我?”齐小酥并没有走近,这人身上的味道可不好闻。

    而卫常倾抱着鹿鹿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鹿鹿在他怀里安静地睡觉。

    宋远威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很想哭。

    人家把这么小的孩子都抱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成不了一丝丝威胁,对方连一丝担心他会吓到孩子的想法都没有。

    说明他真的到绝路了。

    “认识。”他颓然,一下子连心底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齐小酥的。

    因为一开始,虽然他让人制造了苏运玲和齐宗民的车祸,但是根本没把他们留下的那个女儿放在心上。

    直到齐小酥的盛齐在D市大放光芒。

    他忍不住去查了查这姑娘的来头,结果就发现这是当年那对夫妻的女儿。

    “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齐小酥看着他,问道:“我只想知道,当年你们为什么要杀他们?”

    “不为什么,只是觉得跟那东西有关的人,死一个少一分危险。”宋远威道:“包括知道你的身份之后,我们也接过几次任务,要杀掉你。倪豪和白世俊给过我们钱,我觉得正好,除掉你还有钱收。可惜我们一直没成功。”

    齐小酥手握成拳。

    卫常倾走了过来,把鹿鹿抱到她面前。

    这个时候他并不希望她的手再沾染上人命,现在杀人对她来说不是放下,而是心头再压上一块石头。

    对上这个直接杀害她父母的仇人,她若是真的出手了,肯定不会好看,怕只是虐杀。

    但是他根本不愿意让他家娇软的媳妇儿虐杀这么一个败类,不值得。

    这也是他坚持抱着鹿鹿跟她一起来的原因。

    心里涌起杀意的齐小酥在看到女儿软萌软萌的睡颜之后,那股暴戾一下子消散了开去。

    她一时有些恍惚。

    “鹿鹿......”她轻声呢喃。

    卫常倾道:“媳妇儿,你的手要抱鹿鹿的。”

    齐小酥一震,意识就清明了起来。

    她刚才真的忍不住想冲过去,直接将宋远威的脖子给拧断了,把他手脚全折下来。

    如果真做了,她还怎么抱鹿鹿?

    鹿鹿还这么小,一股甜甜的奶香味,她要用那样血腥虐杀了人的手去抱她吗?

    白予西在一旁轻声说道:“交给我处理吧,小酥,他活不了。”

    在宋远威身上压着那么多命案,他根本活不了,足够死刑了,而且,没有任何缓期的机会。

    他也不想看到齐小酥亲自动手。

    齐小酥抱过鹿鹿,低头在她软软甜甜的小包子脸上亲了一下。

    “好。”

    说完,她便抱着鹿鹿离开了。

    卫常倾看了白予西一眼,“多谢。”

    “不必。”

    为了小酥,他甘愿做这一切。

    根本不需要卫常倾来道谢。

    从星盟回来之前,齐小酥还一直在想着,回来之后她还有那么多事情要查,结果回来之后不到两天竟然已经处理完了。

    白予西,童灿,利南,韩余他们帮她做了太多。

    以至于这些事情一了,她心里竟然一时有些空虚,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她和卫常倾抱着鹿鹿回了一趟D市。

    苏外公外婆他们看到鹿鹿都欢喜得差点话都不会说了。

    苏家大舅妈又生了一个儿子,苏亚天对弟弟不怎么喜欢,觉得那孩子一点都不可爱,但是看到鹿鹿之后却喜欢得不得了,还非要跟外婆抢着抱她。

    小舅妈生的也是儿子,现在又怀了,还不知道性别。

    祝祥炎带着严婉仪和儿子也赶来D市见会了,他家儿子已经会走路,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但是这一帮孩子中,竟然就只有鹿鹿一个女娃,一下子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

    祝祥东也跟着来了。

    一直有人照料的龙家山庄繁花似锦,景致幽美。

    再次回来,齐小酥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

    卫常倾想要抱女儿都得跟那么多人抢,这两天他的脸一直是黑的,外公外婆抢也就罢了,严老和严则深也要抱他女儿怎么回事?

    行,他忍。

    可是,祝祥炎和严婉仪那个才一岁多的臭小子也一直跟着他,吵着要抱妹妹,他忍不了!

    所以,卫将军抱着宝贝女儿直接躲外面树林里去了,说是要抱她溪边看鱼。

    齐小酥在三楼露台上能望见他们。

    背后响起沉稳脚步声。

    齐小酥刚一回头,一瓶果汁递了过来。

    祝祥东比以前看起来更有魅力,整个人像沉淀下来了。

    他站到她身边,手肘支在栏杆上,望着外面林子里那高大的男人,眸光深深。

    “你才二十,就生了孩子,会不会觉得太早了点?”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离开这么一段时间,齐小酥就已经当妈妈了。

    她看起来还像十八九一样。

    卫常倾把嫩草全啃了也就罢了,这么早让她当妈妈,真的好吗?

    如果是他,他估计怎么都舍不得二人世界。

    “不早。”齐小酥打开果汁喝了一口,微微一笑。

    她现在心理年龄已经算是二十六了吧。

    卫常倾是知道她前世的,她重生之前都已经二十三了。

    所以,在卫常倾眼里,她已经成熟,可以当妈妈。

    而且,用他的话是,早点生也好,以后儿女大了,他们还年轻,他还可以带着她四处旅游。

    鹿鹿也很可爱。

    看到她眼底都盛满幸福,祝祥东心里叹了叹。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学业放弃了?”他记得她以前说过想考大学的。

    学业么......

    齐小酥望着丈夫的背影。

    她还没有好好地上大学呢。

    现在丈夫有了,女儿有了,钱更加不愁,她还这么年轻,总不能就真的当个全职妈妈,或是把女儿丢下跟丈夫去旅游。

    卫常倾也还年轻,他喜欢当军人,更加不可能就此一心扎在家里。

    也许两个人都继续去做感兴趣的事,才能令生活更加圆满。

    想到这里,齐小酥的笑容更灿烂。

    “不放弃,我再去读高三好啦,明年再考大学去!”

    说了这话,齐小酥的心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卫常倾回头,望见小酥和祝祥东倚在栏杆,唇角勾起一抹笑。

    那是他的妻子。

    别人再有心思都抢不走。

    而这两天看到她跟亲朋好友见面时的欢喜,他也知道了她心底的想法。

    小酥还是喜欢在这里的。

    这里是她成长的时代,她更熟悉,更适应。

    而在星盟,她连朋友都没有。

    他在哪里都可以,反正,不管是在星盟还是在这里,都有他能为之奋斗的军中热血。他留下来,可以从现在开始做得更多,以后的星盟军部,应该会更雄壮威武。

    至于焰鹰战队,他还是可以一个人回去几次,把军良和车宇给培养上来接他的班。

    这时,他的手表亮了起来。

    卫常倾一看到表面亮起来的数字,剑眉一挑,立即就按下了通话键。

    “谢天谢地,终于能够接通了!常倾啊,你们抵达了吧?”

    执行官的声音传了过来。

    卫常倾薄唇轻抿,举起手,对一直望着这边的齐小酥挥了挥。

    特行组的研究成功了。

    哪怕是他暂时回去几次,他和小酥都能够随时通话。

    齐小酥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

    “怎么了?”祝祥东看到了卫常倾挥手,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齐小酥轻笑出声。

    “没什么,我猜他是说鹿鹿喝奶的时间到了吧。”

    祝祥东脸微黑。

    他怎么感觉不是这意思啊?

    这时,严婉仪在楼下扬声叫道:“小酥,大哥,吃饭了,下来吧!”

    饭菜香气飘了过来。

    花园里摆了两桌,苏亚天和苏运达正一人拎着两瓶酒过去。

    “快过来吃饭了,小天,去喊你姐夫。”外公拍了拍苏亚天,又对严老道:“常倾和小酥要补婚宴,这事靠他们肯定都是从简,严老,干脆就由咱们来商量好了。”

    严老爷子哈哈大笑,“好好好,那咱们就做一回主,帮他们参详参详吧!”

    齐小酥说要简单一点,但是太过简单他们也不乐意啊。

    这两人的婚宴就算要简单,那也得瞩目。

    齐小酥和卫常倾听到两位老人的话,对视了一眼。

    卫常倾眼里染上笑意。

    他是没有意见啊。

    齐小酥也只能无奈接受了。

    这一天,龙家山庄里欢声笑语不断,偶尔有某小萌妞为了要喝奶而哭上那么几声。

    花香阵阵,伴着彩霞满天。

    星盟,执行官府邸。

    方缙的书房里,刚装好的可视通讯仪跳了一下,终于出来了画面。

    他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在小酥身边有那么多人,他们看起来都宠着她,都宠着鹿鹿。

    小酥看起来那么开心。

    他也不会再去问那枚绿宝石有没有拿回来,这件事情,卫常倾已经跟他说了,小酥的哥哥董意诚会去处理。

    方缙的心思也不在那枚绿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219 
财富
3390085  
积分
1132105  
在线时间
402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4 
宝石上。

    他想的是,下次卫常倾回来,是不是可以带着他回去一趟呢?他也想正式去拜见一下运玲的父母。

    而且,他是绝对不可能离开女儿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03929  
精华
帖子
707 
财富
18704  
积分
7363  
在线时间
12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2-11 
最后登录
2017-10-22 
其实我觉得很好看啊,怎么看的人不算多呢?时空穿梭。
努力每天都长见识、每日快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4427556  
精华
帖子
105 
财富
1946  
积分
718  
在线时间
6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9-18 
最后登录
2017-10-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6402  
精华
帖子
44 
财富
1821  
积分
348  
在线时间
2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6 
最后登录
2017-10-24 
佩服作者的想象力,脑洞开的大
一花一世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317 
财富
2775  
积分
572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7-10-20 
这样的人物设定挺有趣的,至少还萌萌哒有爱的,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