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 | 浏览:129835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宠婚守则》作者:凤栖桐(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内容介绍:
    据说莲花镇的齐家下了血本给顶顶丑的儿子娶了方圆几十里最好看的云家三姐为妻,满镇的人都在观望,想看看云家三姐过门得怎么嫌弃这丑出风格的一家子。
    谁料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也不知道眼睛是怎么长的,竟看那丑男越看越俊,还安份守已的过起日子来,实在叫人想不透。
    云三姐咬着手指尖,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自家相公:“我家相公好帅,还这么忠犬,傻子才会嫌弃。”
    满镇的傻子:……
    齐靖:“娘子真好看,还心灵手巧,贤惠大方,又最是不会与人口角的,可得看紧点,莫叫她吃了亏。”
    满镇子被云三姐明里暗里嘲讽过的小娘子:……

《重生之福星高照》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3552-1-1.html
《古代穿越日常》http://91baby.mama.cn/thread-1124271-1-1.html
《重生之炮灰逆袭》http://91baby.mama.cn/thread-1106147-1-1.html
《仙妻驾到》http://91baby.mama.cn/thread-1105529-1-1.html
《重生之才女当家》http://91baby.mama.cn/thread-841776-1-1.html
《清朝完美家庭》http://91baby.mama.cn/thread-830487-1-1.html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cindyfan8858 + 100

总评分: 财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一章 重生古代  
  大周朝燕地真亭府莲花镇五佛村
  村里云家门口聚了许多人,好些游手好闲的汉子袖着手蹲在云家门口巴巴的朝里头看着,又有许多大姑娘小媳妇笑呵呵的也守着等着看笑话。

  不一会儿,从云家厢房出来一个长着长长胡子的大夫,那大夫提着药箱,出来又叮嘱了云家当家的云重一声:“三姐儿挨了水着了凉,得好生的将养着,待会儿给她喝了药叫她好生歇着就是,旁的不碍什么。”

  云重答应一声,又吩咐长子云琼跟着大夫抓药。

  大夫一出了云家门,立时就有许多人围了上来,好些年轻后生都紧着问:“三姐儿怎么了?”

  好些小媳妇撇着嘴,一副不屑的样子,然心里是恨极了这云家三姐的。

  大夫摇头:“天寒掉到水里,还能怎么着,怕是坏了身子,以后要体弱多病的。”

  唉……

  好些人都长长的叹息一声,只说红颜薄命,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心中暗暗得意,过了一会儿见没有热闹可看,便也散了。

  云家厢房里,大姐儿云珊梳着妇人发式,穿着绫罗,一副极为富贵的样子,她坐在炕上一边给发烧的三姐儿换帕子,一边埋怨她娘云李氏:“三姐儿长的这个样子,要我说,入宫做主子娘娘也是使得的,你们怎么偏生就那样没脑子,就为着那么个骚货胡乱将三姐儿许出去了?哎呀……我这头,都快被你们给气死了。”

  云李氏原本心里就不好,被云珊一数落越发的不好,待要发火,可触及女儿那满头珠翠,便什么话都咽下去了。

  一侧,二姐儿云珍默默垂泪,握着三姐儿云瑶的手小声道:“大姐说的是,就三姐儿这张面皮子,什么样的好人家说不着,你们要使银子,我和大姐先凑着就是了,犯得着将三姐儿嫁给齐家么,那个齐靖我也是见过的,吓人的紧,齐家人又极为不讲理,三姐儿……”

  云珊一摆手:“退亲,必须得退亲,前儿我还和我们老爷说起三姐儿,老爷说知府家正头夫人多少年了都怀不上,便想寻个长的好又温柔的良妾,还说咱们三姐儿正合适,谁想着你们就这样着急忙慌的把她给许了人。”

  云李氏一听就动了心思,一抬头眼中露出几分精明:“真的?知府老爷真有心思?”

  云珊点头:“这是自然的,虽然说知府老爷岁数大了些,然岁数大了才知道疼人,就咱们家三姐儿这个样貌,到了哪一家不得疼着宠着,真到了那时候,不说你们,我们老爷也跟着沾光不少。”

  云珍也认同这话:“正是呢,有知府老爷护着,我们家的铺子还有谁敢抢生意。”

  云李氏越发的动心:“这……这,真得退亲?”

  正好云重进门,一听这话立时怒了,一巴掌拍在桌上:“败家娘们,退亲,退个屁亲,齐家那名声你还不晓得,你要真敢退亲,他家那七个母老虎能把咱们一家都给拆了吃肉。”

  想到齐靖那七个如狼似虎的姐妹,不只云李氏,便是云珊和云珍也都吓的瑟瑟发抖,再无一人敢说什么。

  云重还在骂云李氏:“都是你这败家娘们,叫人家几句好话捧着就不知道姓什么叫什么了,就这么糊里糊涂将三姐儿给许了出去,那齐家也着急,后日就要迎亲,这……这得如何是好?”

  云珍低头看看皱着眉头面色极为痛苦的云瑶,拽拽爹娘:“咱们出去说,小心吵着三姐儿。”

  一家子立时转移阵地,到主屋继续争吵,另一间厢房里,齐家小弟大喊一声:“清静些,吵的我读不进书去。”

  立时,一家子声音都小了不少。

  而此时,西厢房内安安静静,只留下生病的云瑶,过了一会儿,她脸色更红,神情更加痛苦,又过许久,云瑶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眼看过去,眼中一片迷茫。

  “这是哪里?”云瑶小声嘀咕了一句。

  摸了摸自己的身子,发现身上还好好的,什么零件都没缺少,小声笑着:“怕是这回命大,又叫人救了吧,看起来,应该是从医疗舱里出来了。”

  只是……

  那黑涂涂的木质横梁,还有床顶上的粗布蓝花帐子,以及,手中摸上去的衣服被子粗糙的质感一再告诉云瑶,这里极为不对,很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

  云瑶努力回想,只是最后的记忆却是……

  她做出了整个星际最为先进的机甲,才将材料整理好,准备传输至主脑,便因为试验室里混入敌方人员,为了保护材料,她引爆了试验室的防护系统,然后就……

  就没有然后了,按理说,她应该被炸了粉碎,再也治不好了。

  云瑶一时迷惑,一时紧张,再加上身体到底太过虚弱,这一费心一时又昏了过去。

  这一回,云瑶还是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她竟然从未来的星际时代回到了物资极度贫乏,然最不缺天然之物的远古时候。

  也怪不得这一屋子的东西几乎都是纯天然的呢。

  云瑶慢慢接收原主的记忆,终于理清了这是怎么回事。

  如今她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叫大周的国家,大周朝起于乱世之中,开国之君有胡族血统,因此行事作风极为开明,使得社会风气也很开放,对女方束缚也比前朝要少许多。

  因为是开国之初,朝庭与民休生养息,百姓日子倒也过得,也很感念朝庭,这大周朝到如今已有三代帝王,哪一代帝王也都算贤明,百姓日子越发的富足起来。

  而云瑶所在这个地方是燕地真亭府一个叫莲花镇的地方,这莲花镇美人美景是出了名的,而云瑶却是莲花镇方圆几十里所有大姑娘小媳妇都算上的第一美人,人称一枝花。

  就是这一枝花,被她那糊涂的娘亲许了莲花镇上最丑的齐靖,就为着多要些财礼给她兄长云琼娶妻,这云瑶因为貌美,寻常就很自恋,到了说婆家的时候也极为挑捡,谁知道这挑来挑去竟落得这般下场,一时想不开就跳了河,结果,这远古时候的云瑶没了,被星际时代的云瑶取代。

  云瑶将所有的记忆理清,真是满心复杂啊。

  她一阵高兴,一阵懊恼,一阵又复开朗。

  云瑶在未来是个孤儿,是被政府养大的,可以说是了无牵挂,不必担心什么人会因她逝世伤心,因想着到了此处也使得,起码可以凭着自己爱好过活,不用担心政府总是约束她,总是叫她做那许多杀伤性极强的武器,说起来,也许她在这里过的比未来还要好。

  至于说高兴,云瑶想想原主记忆里她可是这十里八乡最好看的人,做为一个在星际时代被人因丑垢病了二百余年的老女人,猛的得了好看的容貌,自然要高兴的。

  要说懊恼,那就是才得了一副好相貌,却又要嫁给最丑的人,自然失落些。

  不过,云瑶到底心胸开阔,又不像原主那般自恋,不一会儿也就想开了。

  丑就丑吧,反正她也丑过二百多年,不该看不起丑人的,再说,她在未来活了那么大岁数从来没有结过婚,这猛的穿越了就有现成的丈夫,倒也不错的。

  想开了,云瑶越发的高兴起来,转头看看这屋里的摆设,越看越是欢喜。

  又躺了一会儿,云瑶就躺不住了,倒也不是她身上难受,而是实在饿坏了,原主因为有心赴死,早起就没吃东西,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了,早饿的前心贴后心,胃里直冒酸水了。

  她咳了一声,先试着说了两句话,正是原主记忆里此处的方言,之后就拉下脸来,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喊着:“娘……爹,娘……”

  正好云珍过来看云瑶,在门口听到她叫人,立刻推门而入,看着云瑶醒了,高兴道:“谢天谢地,总算是醒了,你等一下,我去叫爹娘和大姐过来。”

  不等云珍出去,云瑶已经把她叫住了:“二姐,我饿了。”

  “饿了?”云珍一听更加高兴,心说云瑶喊饿说明已经想开了,再不会寻死了,这也不错,不管嫁的好赖,总归只要是活着,以后还能再想法子折腾,凭着自家三妹这副相貌,就是和齐家和离了,也能再说到好人家去的。

  “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云珍兴匆匆的跑了,过了一刻钟,她手上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进门,先将碗放到桌上,又伸手扶起云瑶来,将碗塞给她:“赶紧吃。”

  “这是……”

  云瑶看着手上那一碗白色的长条状的物件,上头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还有些青绿色的叶子,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搜寻了原主的记忆好一会儿才知道这是鸡蛋面,那条条的是面条,圆的是鸡蛋,青绿的是菜。

  闻着碗里面条散发出来的香气,云瑶越发的饿了,拿起筷子照着原主记忆里的样子使了使,片刻之后就熟悉起来。

  没一会儿功夫,云瑶已经端着碗拿着筷子风卷残云一般把面给吃完了。

  吃完之后云瑶舒服的叹了口气,真是太好吃了,太香了,太美味了,原来远古时代的饭食这样好,比未来那些各色口味的营养液好了不知道多少,就是为着这些好吃的,她这番穿越也实在够本。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二章 美?丑!  
  云家正房
  云李氏急忙拉住进门的云珍:“三姐儿没再闹?”

  云珍摇头:“吃了一大碗面就睡了,没再要死要活的。”

  云李氏和云重齐齐松了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她要再闹腾,齐家那七个母老虎要是打上门来,咱们家吃不了得兜着走啊。”

  云珊撇了撇嘴:“如今知道怕了,当初怎么叫人家几句好话就做下这等糊涂事?齐家有钱?我呸的有钱,咱们家傍上知府老爷还怕没钱?人家随便拉拔咱们一把,不愁哥哥娶不上好媳妇,也不愁琅哥儿没前程。”

  一番话说的云李氏低了头,云重却瞪了云珊一眼:“说这些做甚子,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有啥好法子不成。”

  云珍也拉云珊:“大姐别说了,这都是命。”

  云珊伸出那只保养的白皙细嫩的手,削葱似的指尖点上云珍的头:“什么命?都是娘给作出来的,三姐儿长的多好,比咱们俩加一处都好看,又跟着琅哥儿读了书识了字的,放到哪里都得叫人捧着供着,哼,我原还想着好好琢磨着给三姐儿寻个好去处,咱们一家跟着沾光,哪里晓得才几日没照看到就出了这等事情。”

  云珊越说越气:“原来你的婚事我就不怎么满意,那薛家虽说富了些,可也不过一介商人,士农工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你这商户之妻说好了是不愁吃穿,说歹了,哼,在县城里去做客,你看谁瞧得起你,倒真不如官宦家的姨娘风光呢。”

  一席话说的云珍也垂下头来,过了好久才呐呐道:“怎么说我也是正头娘子。”

  “个不开窍的。”云珊恨不得给云珍几个耳光帮她开开窍:“我再和你们说话非得气死不可,哎哟哎,我这头啊……”

  吓的云李氏和云重赶紧上前哄云珊:“你别气,你妹子这不是不知事么,别和她一般计较,你小心些,小心些啊……”

  云珊便又抖了起来:“那齐家七个母老虎谁都怕的,长成那个样子,我看啊,这辈子都得砸手里头,以后他家有的闹腾,我跟你们说,把三姐儿嫁过去咱们家就已经够吃亏了,这嫁妆可别给,就叫三姐儿一个人去,衣裳也穿他家拿的嫁衣,旁的都不许带,省的以后要和离还得收拾东西,忒麻烦了。”

  “是,是。”云李氏赶紧应下,就怕气坏了大姑娘。

  云重也没意见,在他心里,这闺女自然不如小子重要,家里闺女嫁的好能给家里帮衬一把才是最重要的,旁的还能有什么,不能传宗接代,又不能光耀门楣,云家以后的一切都要看两个小子,这三个姑娘要是能帮衬着儿子,他也乐得捧着,要是不能的话,他也懒得理会。

  再者说,云家的钱财都是要给大小子留着娶妻生子,留着给小儿子读书上进用的,能省一分是一分,总归三姐儿嫁到齐家,齐家总不能叫她光着身子吧,衣裳不带就不带。

  云珍却觉得有些过了,缩缩脖子道:“这也有些对不住三姐儿吧。”

  “对不住?”云珊一拍桌子:“她嫁到那样一个人家还能怎的,以后我还得费心惦着她,还想要嫁妆,美的她,想当初咱们出嫁哪个有嫁妆了,怎么偏到了她这里就得有?”

  这话一出口,吓的云珍再不敢说什么了。

  云重沉下脸来看了云珍一眼:“三姐儿既然醒了,你也该回了,省的总往娘家跑叫薛家不乐意,你回去且和姑爷说一声,后日你们来可不能空着手,三姐儿嫁人你这当姐姐的总该随份大礼吧。”

  云珍又缩了缩:“爹,我知道了,回去我一定和满金好好说说,三姐儿嫁人,哥哥娶妻我们一定多随礼,不能叫人看不起。”

  说完云珍小心的出去,她一走,云珊就撇着嘴道:“德性,就她能当好人,敢情别人都是坏心思,我最看不上她这副装模做样的不要脸劲。”

  云李氏一听赶着哄云珊,又问:“后日三姐儿嫁人,大姑爷那里能否……”

  “想得美,我们老爷日理万机的,哪里有时间过来。”云珊啐了一声,摇摇摆摆的起身,扭着小腰往外走:“哎呀,天色不早了,我得早些回去,老爷可是一时一刻都离不得我的。”

  走到院子里,云珊唤了一声:“小满,还不赶紧过来扶着我些。”

  立时就有一个才留头的小丫头应声过来扶住云珊,满脸讨好的笑:“姨太太小心些,这里又脏又乱的,小心弄脏了姨太太新做的衣裳,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叫人泡上才得的新茶,拿上那些精致的点心叫姨太太享用,再叫个小丫头给您捶捶腿揉揉腰去去乏。”

  云珊一笑:“就你嘴甜,得,知道你也呆不下去,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她扶着小丫头的手袅袅娜娜出了门,自始至终竟没说什么随礼的事,更不说云瑶出嫁的时候要不要来,云李氏有心要问,但想到大姑娘的威风八面,却不敢开口。

  待云珊一走,云重大巴掌往云李氏身上一拍:“看到没,咱们家大姐儿如今好着呢,往后啊,咱们得多多对大姐儿好,二姐儿那里除去寻常要钱的时候还是别行往的好,到底是个商户,以后咱们琅哥儿为官作宰的,不但占不着她家的光,恐怕还得拉拔她,当初咱们怎么就瞎了眼,给二姐儿说了那样一个婆家。”

  说到这里,云重越发的叹气:“你也是油蒙了心,脂填了窍的,怎么就糊涂的给三姐儿说到齐家去了,哎,不然三姐儿要是去了知府家,咱们还愁什么?”

  云李氏有心要说三姐儿的婆家云重也是乐意的,然云重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她也不敢开口反驳,只得认了这罪状。

  西厢里读书的云家小弟从开着的窗子里听到这些话,皱眉的同时心下极为认同云珊说的那些话,只觉得自家娘和二姐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不如大姐有识见,且越发觉得三姐那样好的人真真白瞎了,若是等将来他考中举人再给三姐寻婆家,岂不比如今强上百倍,要是真能因着三姐攀上权贵人家,他怕是能跟着青云直上的。

  这么想着,云家小弟越发的瞧不上这一家子,因想着将来他的事情上绝不能叫爹娘指手划脚,又想到大哥,云家小弟越发的不耐,私心里想着等再往上走一走,到时候必要和大哥分了家,绝不有叫他带累了自个儿。

  云瑶睡了一觉,睁开眼睛看了看外头,见外头还有明晃晃的大太阳,就知道她这一觉睡的并不长久,再仔细瞧瞧这屋里的摆设,摸摸自己的脸蛋,只觉得美的紧。

  她从得的原主那些不太多的记忆中得知,她如今的相貌很好,可以说是整个莲花镇,或者说整个真亭府里长的最好看的姑娘。

  这叫做了二百多年丑女,因着相貌丑几乎不敢出门的云瑶心里美滋滋的。

  终于摆脱丑女的称号,可以做个天然美人儿,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叫人甜到心坎的事情,往后再不用因为容貌丑陋而不敢出门,可以大摇大摆的上街购物,也能挺直了腰杆见人就说,姐儿我也是美人一枚了。

  云瑶越想心里越是欢喜,忍不住摸摸光滑的脸蛋,想看看自己如今是个什么样子,脸庞是不是古铜色,原来大大的杏眼会不会变成狭长的眼睛,眉毛会不会变的粗黑一些,嘴唇会不会变厚?

  越是这么想,云瑶越是急不可耐,她再也坐不住了,跳下床赤着脚就往妆台上寻找镜子,寻摸了半天,好容易在一个小梳妆盒里找到巴掌大的一个铜镜,云瑶拿了就照。

  “啊!”

  云瑶尖叫一声,手中的铜镜吧嗒一声掉到地上。

  她蹲下身子,抱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心里更是痛骂原主的自恋。

  原主实在太过自恋了,就这样的容貌竟然还敢说是十里八乡的一枝花,呸个一枝花,简直就是……她原来那副相貌已经够丑了,谁知道原主比她还丑。

  那雪白的肌肤,那细长的眉毛,还有那双大大的杏眼,小巧的鼻子,薄而小的红润嘴唇……啊!云瑶都想尖叫了,怎么没一处好看的?

  她想象中的古铜色的皮肤啊,单眼皮的狭长双眼啊,高挺的鼻子啊,厚厚的双唇……

  她就知道,若真是长的那样好,父母又怎么舍得将她嫁到一家子都丑到爆的人家呢?丑成这样,怪不得要寻个丑丈夫,就这副模样,能有人要就已经够对得住她了,原主竟然还要作,作的自己死了将她给弄了来。

  云瑶越想越是难受,忍不住抱头痛哭:“怎么这么倒霉,丑了一辈子也就算了,还要再丑一辈子,要姐姐我怎么出门去,呜,我上辈子作了什么孽,一回比一回丑。”

  云瑶委屈之极,心里说不出来的憋闷,真想再死上一回。

  “三姐儿……”

  云李氏在正房听到动静,赶紧过来,一进门就看云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想到大女儿的不屑,二女儿的冷漠,云李氏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既然这老三已经废了,恐怕以后也沾不上光,云李氏自然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捧着她,直接一巴掌扇了过来:“你哭,你还有脸哭了,你个作死的东西,你跳河做什么,带累的我和你爹脸上下不来,一家子都不敢出门。”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三章 极品家人  
  云瑶被打傻了,抬头呆愣愣的看着云李氏。
  云李氏看看自己那一双粗糙的手,很有几分不敢相信,她竟然打了三姐儿?

  “你打我?”过了好久,云瑶猛的站了起来,直愣愣的就往云李氏身上撞去:“你竟然打我,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打我?”

  云瑶真的已经快失去理智的,原来从处处便利的星际时代重生到远古时候已经够委屈了,她是想着怎么都换了一副好相貌,再加上这个时代还有美食可用,委屈一些也能够接受,可是,她没想着的是重生一回不只变的更丑,还要被人打。

  虽然说这个打她的人很有可能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可是,星际时代是个极注重个人权益的时代,就是父母也不许责打自己孩子的,云瑶虽然说是孤儿,可因她精神力出众,智商又高的出奇,自小就被星际政府重点培养,几乎没有受过苦,今日挨的这一巴掌将她心里的委屈憋闷全引出来了。

  反正丑成这样也没什么活着的必要了,又何必受人责打。

  云瑶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她撞了两回,原来想着将云李氏撞倒,只是她到底高估了这具身体,实没想到这具身体竟然弱到连个人都撞不倒。

  这两下子撞过去,云李氏也回了神,一巴掌又盖在云瑶身上:“作死的东西,连你老子娘都敢撞,看我不打死你。”

  云李氏这一掌将云瑶打的眼冒金星,险些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不过,这也激起了云瑶的狠意,她微眯起眼睛,闷头朝云李氏撞上去,这一回,云瑶吸取前两次的经验,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云李氏撞倒,她擦了一把汗,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李氏,目露凶光道:“要是再打我,小心我直接给你开了瓢。”

  云李氏被吓住了,从未想到过向来娇弱的三女儿也有这样凶悍的一面,她呆呆傻傻的坐在地上许久不能回神。

  云瑶拍拍衣裙上的灰尘,深喘了几口气,虽还摆着一张脸,但是心里却极为想念星际时代的那具身体,星际时代因为时常有星际战争发生,再加上人们对于机甲的狂热追求,自然人人都崇拜身体强壮的人,云瑶原来那具身体虽说在星际时代算得上极为弱鸡的,但是放到远古时代,那简直不要太强壮,若是她原来那具身体还在,像云李氏这样的,一只手就能提起三来。

  越是想念,云瑶的内心越是憋闷,最后恨恨的冷哼了一声,转身坐到床上,指着云李氏道:“我还饿,再给我弄一碗面来。”

  “还指使起你老子娘来了。”云李氏这时候回过神来,起身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骂云瑶,不过,她先前吃了亏,这会儿子倒也不敢去打,只是恨声骂着:“你个小娼妇,小**,不孝的东西……”

  “骂什么呢?”云重在外头听到声音过来查看,一进门就听见云李氏骂骂咧咧的声音,就有几分不耐:“三姐儿伤了身子,你不说好好照料她,竟然还骂她,你是不是还想挨揍。”

  就这一句话叫云李氏住了口,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忿,出门的时候暗暗啐了一口。

  待云李氏走了,云重看看坐在床上的云瑶,淡淡留下一句话:“好好养身子,后日齐家来接亲的时候你要是再闹腾,小心老子打折你的腿。”

  留下这句话,云重甩门出去,屋里只留下云瑶一人,她呆呆的看看房梁,又看看屋里简陋的摆设,一时半会儿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就到了这个时代?

  这可是一个连绝密资料都只记载了只言片语的时代,就算是云瑶瞧过不知道多少资料,也搞不明白这个时代的规则。

  云瑶以手捂脸,呆了好长时间,听着推门声,之后云李氏端了一碗面进来,云瑶接过来吃了多半碗,看着云李氏目光中的恨意,也没什么胃口了,就将碗推了过去。

  云李氏端了碗埋头就吃,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那声音极度刺耳,叫云瑶越发的受不住。

  吃完面,云李氏起身,撇了撇嘴:“得了,别这样半死不活的了,你还当你是什么金贵人么,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原先老娘好吃好喝供着你,不叫你做粗活,不过是看你长的好,想着将来给家里带些好处,带契你哥哥弟弟一把,如今……哼,你大姐说的是,你嫁到齐家去也甭想给家里带些好处,老娘也全当白养了你这个东西,你也别做这副贱样子给老娘看,赶紧躺着,等好了立码梳洗打扮一回等着齐家花轿上门,要知道,人家齐家也是看你长的好才乐意出那般多的财礼,你若是哭丧着一张脸,到时候叫齐家那七个母老虎打上门来,休怪老娘不讲情面。”

  说完话,云李氏扭着肥大的身子出了门。

  云瑶越发的回不过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忒大了些?

  她努力回想原身的一些记忆,然那些记忆越发的混乱,多数都是原身一些自恋的想法,另外就是原身少女情怀,想着寻一个什么样的女婿,旁的事情竟然少的可怜。

  也不过就是知道她要嫁一个丑女婿,听说那齐家的小子又丑又凶,原身就有些受不住,一时想不开跳了河。

  至于说齐家到底怎么样,原身还真不太清楚。

  不过云瑶从云李氏留下的那些话里分析,齐家有七个女儿,应该都是很凶悍的,至少是叫十里八乡的人提起来就害怕,另外,齐家人长的都丑,没一个俊的。

  再有就是云家要了齐家好多钱,至于说多少钱,原身也不清楚,云瑶就越发的不清楚了。

  她最多也就搞明白了云李氏一时糊涂将长的最好看的云瑶做价卖出去,卖的价也挺高,但是,卖了之后后悔了,觉得卖的价钱低了,又想着云瑶以后给家里带不来什么好处,就一下子变了嘴脸,想着将心里的憋出烦闷都朝云瑶发泄出来。

  想明白了这些,云瑶不由的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她一张脸冷的惊人。

  卖?财礼?这些都是什么玩意?果然是远古时代,真正没有人权的,这要是放到星际时代,真要有人敢这么做,恐怕警务人员早找上门了。

  云瑶起身在屋里转了一圈,又看看这副小身板,捏捏软弱无力的胳膊,叹了口气,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就算是她不想被作价卖了,可想逃也是逃不出去的。

  推开窗子往外头看了看,眼前一派山清水秀之景,却叫她丝毫不感兴趣,又叹了口气,云瑶倚窗而坐,呆呆出神。

  云琼煎好药端到云瑶房前的时候,就见云瑶坐在窗口处,隔窗一枝桃花伸过来,隔着那花显的云瑶的小脸有些朦胧,不过也更加的好看。

  阳光照在云瑶脸上,叫她整个人似渡了一层光晕一般,有一种圣洁的,叫人看了就想要拜服的美。

  云琼看呆了,好半天回过神,小心的端了药进屋,将药碗轻轻放在桌上,小声道:“三妹,吃药吧。”

  云瑶低头看着那发出古怪味道的黑乎乎的一碗东西,眉头皱的死紧:“这是什么东西,难闻死了。”

  云琼讨好的笑了两声:“这是大夫开的药,大哥费了好大功夫煎好的,三妹趁热喝了吧,你掉到河里到底冻着了,要是不吃药要伤身体的。”

  “药?”云瑶端起碗来闻了闻,险些吐出来:“太难闻了。”

  “是难闻。”云琼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两块糖来:“三妹喝了药,大哥这里有糖吃。”

  云瑶知道这具身体太弱,想着吃了药或者会好一点,也就忍着苦意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之后抢了云琼手里的糖扔在嘴里就嚼,一边嚼一边道:“这药真难吃,怎么非得弄成汤药,不能弄成药丸子么?”

  云琼只是呵呵笑着不说话,等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三妹受委屈了,可是大哥长了这么大岁数也没娶上媳妇,好容易瞧上翠儿,翠儿长的好,人家自然要的就多了些,咱们家拿不出来翠儿就要嫁到别处,大哥这心里……为着咱们家传宗接代,为着大哥能讨到媳妇,还请三妹再委屈一些,到了齐家千万别闹腾,这人啊,丑点也没什么的,看惯了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等三妹嫁过去日子久了,瞧着齐靖也就觉得好了。”

  原来云瑶还当云琼是个好的,然而听了这话也只想呵呵了。

  这都是什么玩艺,敢情端了药过来给她吃不是怕她身子弱,是怕齐家人看到寻事,说那些怀柔的话也是怕她心里不痛快到齐家闹腾,惹怒了齐家人呢。

  真是好,这一家子,都是怎样一种极品。

  这一刻,云瑶倒想着也许赶紧嫁出去也不错,虽然齐家人丑了点,不过瞧那样子,似乎是极看中她的,说不定嫁到齐家比在云家呆着要舒服许多。

  “我知道了。”云瑶点了点头:“我不会闹腾。”

  她心里却想着,不过,等我嫁到齐家,和云家也没什么关系了,这云家人,以后再不能见了。

  “这就好,这就好。”云琼暗暗搓手,喜的什么似的:“我就说三妹最是懂事不过的,比大妹二妹都好,都好。”

  云瑶现在真看不上云琼这番作派,忍不住皱眉:“大哥没事还请出去吧,叫我一个人静静。”

  “哎。”云琼答应一声:“那大哥就先,就先出去了。”

  他走到门边上,回头对云瑶又说了一句话:“三妹,柳家要的财礼多了些,齐家给的那些都送到柳家了,咱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多数钱都拿去给小弟读书了,如今也没什么多余的财物,你的嫁妆怕是也别想了,你就受些委屈,等你到了齐家,齐家有钱,比咱家日子强的多,你想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首饰没有。”

  云瑶这时候最想做的就是甩给云琼一个字:“滚。”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四章 迎亲  
  嗡嗡的声音一直在云瑶耳边吵着,比那最烦人的飞蝇还要吵,叫云瑶烦的想一巴掌将造出这种声音的人给拍死。
  “以后到了齐家要听话,人家看上你的就是这副好相貌。”云李氏用着沙哑的声音叮嘱云瑶。

  “你除了长的好了点,会识几个字还有什么,针线活不成,地里活计更是没做过,就连灶上的活计也不懂,整天的描眉画眼,也就是齐家不嫌弃,放到旁的人家,谁受得了你这种。”云重闷声闷气的数落云瑶:“咱们庄户人家娶媳妇无非是能做活会生养,你一样不行,以后也就得凭着嘴巧一点哄住齐家人,记得往家里多弄些好处,多攒钱送回家,叫你弟弟好生读书,将来你弟弟中了状元,你也跟着光彩。”

  “是极。”云琼点点头:“等我娶了媳妇生了小子,叫你侄子孝敬你。”

  云瑶烦的不成,不过她在云家度过一天一夜,也知道云家人的为人,为着不吃亏,不管云家人说什么她都点头答应,却更加暗中下了决心,云家人,是招惹不得的。

  这三个说完了,云家小弟云琅慢悠悠的进来看了云瑶一眼:“女子无才便是德,当初我就不该叫你跟着我读书识字的,不然,你也不会生出那等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来。”

  什么想法云琅没说,云瑶也不知道,她如今只知道点头了。

  “你怎么过来了?”云重和云李氏一齐起身:“你读书要紧,旁的事都别操心。”

  云琅施施然坐下,弹了弹身上的蓝色长袍,轻笑一声:“我不过进来嘱咐她一句,免得她将来给咱们家丢了人,这女人家嫁人是正道,你且记着,要懂得三从四德,要温顺些,莫丢了云家的脸,叫十里八乡的乡亲骂咱们云家不会教女儿。”

  云瑶抬头看了云琅一眼,虽也点了点头,心里却难过的要死。

  这个时代女子讲究三从四德,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女子没有任何的人权可言……

  那么,是不是说她以后再也不能做研究了,她再也不能做器械了?

  枉她二百多年一直都埋首于器械研究,将自远古时代到星际时代的几乎所有的机关器械全部研究透彻,如今,这些全都没了用处,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有一刻,云瑶都想死了算了,不过到底还是没那样大的勇气,只能想着,再看看吧,再等等吧,要是真的以后只能做为一个附庸活着,那么,这条命不要也罢。

  “你弟弟说的你都听到了吗?”云重见云瑶那个傻样,气不打一处来,重重的拍了拍桌子,将云瑶吓了一跳,下意识道:“听明白了,我都记下了。”

  云重这才满意:“你记得就好,以后得好好的,明天齐家人来接亲,你老实点。”

  云瑶再度点头:“我知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也都歇着吧。”

  云李氏起身,拿过一个红布包袱来递给云瑶:“这是嫁衣,你明天早起记得穿好,到时候你就穿这一身衣裳走吧,别的衣裳也都别带了,你那些衣服都不错,等翠儿嫁进来叫她穿吧,也省的再给她做衣裳。”

  这意思就是,除了一身嫁衣,她什么都别想带了。

  云瑶瞬间明白,脸色有几分苍白,不过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嗯。”

  云李氏满意的笑了:“那你早点歇着吧,明天记得早起啊,人家齐家专门找先生看过的,说是明天寅时三刻是上轿的好时刻,可别给耽误了。”

  云瑶不知道寅时三刻是什么时候,也没问云李氏,胡乱答应了一声,只希望这一家子早点走,还她一片清静。

  见云瑶这样乖巧,云重这一家之主才起身:“行,那我们先走了。”

  他一走,别人也都陆续走了出去,云瑶赶紧关门,插上门就躺倒在床上,之后就开始胡天胡地的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着拍门声传来,之后是云李氏气急败坏的声音:“这个死丫头,你倒是开门啊,别耽误了好时刻。”

  云瑶想着怕是寅时到了,就起身开了门,云李氏身后跟着云琼,云琼提着一大桶水进门,云李氏叫他放到地上又将他赶了出去,才指着水桶对云瑶道:“赶紧擦擦身子洗洗脸,换上嫁衣好生等着。”

  云瑶拿水盆盛了一盆水端到隔断里头,拿了布巾将身子擦好,又换了一盆水洗了头脸。

  云李氏拿过布巾给她将头发擦干净,又抹了好似一种叫头油的东西,之后就仔仔细细的给她梳头盘发,嘴里念念有词,什么一梳梳到底,白头到老之类的,反正云瑶也听不太清楚,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等梳好了头,云李氏帮着云瑶将红色嫁衣穿好,又拿了一块红布给云瑶盖上,冷硬的叮嘱一句:“这盖头别掉,掉了不好。”

  云瑶才知道这是盖头,至于说盖头是什么玩意,有什么用,她是真不知道。

  等云瑶才收拾好了,就听着喜乐声传来,紧接着,云琼喘着粗气跑过来:“娘,娘,齐家接亲的来了,你赶紧出去瞧瞧吧,来的人真多,还有八人抬的轿子,还有吹鼓手,真是下了大本钱的,热闹的紧。”

  云李氏一听双眼一亮:“真的?那我可得去瞧瞧。”

  说着话,竟然也不管云瑶,直接就跟云琼出了门。

  云瑶又等了好长一段时间,等的几乎都要睡着了,这才迷迷糊糊的给云琼从屋里背出来,坐上轿子之后,感觉那轿子一晃一晃的,真是催眠的好物件,她就跟着睡了过去。

  云瑶睡的踏实,根本不知道轿子外头是什么情形,也是这姑娘心大,连嫁人这样的大事都能睡着,实在叫人佩服。

  轿子外头,齐靖骑在高头大马上,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一张古铜色的面皮上带着两丝红晕,叫整个人都显的精神了几许。

  齐靖身后跟着几个接亲的妇人还有媒婆一边走一边说笑。

  那媒婆是莲花镇上最有名的方媒婆,人称方婆子,她甩着大红的手帕笑掩着口:“瞧瞧新郎官今儿高兴的那个样子。”

  一个穿着杏色衣裙的二十多岁的妇人一笑:“可不是么,齐老四娶的可是咱们莲花镇的一枝花,肯定早乐坏了,你不知道啊,老四盼了多少时候,终于盼的云家吐了口,虽然说财礼多了些吧,但老四不在乎,只要叫他娶着云三姐儿,怎么着都行,我那叔叔婶子也乐意云三姐儿,只说甭管怎么说,这人长的好就行,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人娶回家来,也好叫那些平日里说三道四的人瞧瞧,俺们齐家也终是有了个漂亮人儿。”

  方婆子大笑一声:“可不是么,这云三姐长的是真真的好,你是没瞧见过,我瞧了那么一眼,魂都掉了半边,那跟天仙下凡似的,老婆子我一辈子都没见着这么好的人。”

  “唉。”另一个穿驼色衣裙的年长妇人长叹一声:“长的好倒是真的,只是心气高了些,怕是要瞧不上齐老四的。”

  杏色衣裳的妇人挑了挑眉:“婶子这话说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老四能干,也能抓钱,就是长的丑了点,不过男人么,丑点怕什么,只要对她好,想来云三姐过些日子就好了,三叔一家就盼着这个好儿媳妇呢,你可别说丧气话,小心齐金枝听到饶不了你。”

  驼色衣裳的妇人一听吓了一跳,赶紧对杏色衣裳的妇人道:“好侄媳妇,你可饶了你婶子吧,这话千万别对金枝说啊,她那爆脾气一起,谁不怕呢。”

  杏色衣裳的妇人想起齐金枝的样子,也有几分害怕,点点头:“婶子放心,我不是那等多嘴多舌的。”

  说到这里,杏色衣裳的妇人压低了声音悄悄道:“要是掀了盖头,云三姐瞧着老四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这要是闹出事来,你说大喜的日子……”

  方婆子也有几分担心:“不然,叫齐老四掀了盖头就走,千万别叫云三姐瞧见他的模样,等晚上黑了灯两人一张床上一躺,老四要了她的身子,她也就没招了。”

  杏色衣裳的妇人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回去我跟三婶说一声,咱们小心些的好,要是今儿闹出事来,金银铜再加上四宝一闹腾,谁受得住啊。”

  这几个妇人一阵唠叨,那里跟着齐靖来迎亲的几个后生也都一边走一边跟齐靖说笑。

  这几个后生都是齐姓人,跟齐靖是一个宗族里的,虽说不是近枝,可到底有亲缘关系,岁数也相仿,平时打闹惯了的,说话也不防备,有什么说什么,其中一个叫齐狗子的后生笑着问齐靖:“四哥,你可看过云家三姐,真长的那么好看?”

  这一句话问的齐靖脸上更红了,不过他面皮黑,倒也不显什么。

  “真好看。”半天齐靖闷出一句话来:“比谁都好看。”

  他这一句话出口,好几个后生都笑闹出来:“真的,那今儿晚上俺们可得好好闹闹洞房了,天仙似的新嫂子,想想就美的紧呢。”

  齐狗子也道:“四哥好福气,娶了这样好看的媳妇,也不知道俺们能不能有那福气,不求别的,有新嫂子一半好看就成。”

  “怕是难的紧。”齐靖想想早先不经意的看到过的那一抹倩影,出声反驳齐狗子:“三姐忒好看了,别人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比不得。”

  一边说,齐靖觉得心头都是热辣辣的,自他看了云三姐一回,回来之后就朝思暮想的,不过想着他那样子着实不好看,实在是没敢动过那个心思,他也没想着他娘有那样大的气性,就因为被人激了几句,便发狠要娶莲花镇最好看的云家女儿回来争口气,这才圆了他的梦。

  虽然说当初云家要的财礼实在是高,不过齐靖也没放在眼里过,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没了还能再赚,哪里能比得过云三姐。

  他一边和人说笑,一边又惴惴不安的摸摸自己那张黑脸,紧张的想着,也不知道云三姐看到自己能不能受得住,万一她要是不乐意,自己又该怎么办?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五章 婚事
  轿子停在外头,跟着迎亲的杏色衣裳的妇人,也是齐靖的嫂子因名字中带着杏字,人称杏儿嫂,这杏儿嫂早早的进了屋,将齐靖的娘齐顾氏拉到一旁说话。

    “三婶子,你也知你家老四那个样子,别说生人,就是俺们这些熟人见了都能吓着,云三姐娇滴滴的小娘子要是看着老四那张面皮闹腾起来可怎生是好?这样大喜的日子不是叫人笑话么。”杏儿嫂倒是个心直口快的,不过因她素来心肠好,又喜爱帮衬人,要村子里很有几分好名头,齐顾氏倒也不会想着她幸灾乐祸怎么的,很能听取她的意见。

    “你说怎么着?”齐顾氏也有几分着急:“你也知道,俺们一家就没个长的好的,好容易讨着这么一个媳妇,要是真出了事,俺家老四以后的媳妇……”

    杏儿嫂小声道:“我看这么着,掀盖头的时候叫老四离远点,掀了盖头就赶紧走,等到入了夜,黑灯瞎火的两口子把事办了,她身子都给了老四,想来也没心思闹腾了。”

    齐顾氏一听两眼放光,一拍大腿:“这主意好,女人嘛,身子给了谁,还不跟谁一心一意过日子,等她瞧惯了老四,俺们一家再对她好点,她要啥给她买啥,叫她过的舒舒服服的,她还能怎么滴。”

    杏儿嫂也笑了:“云三姐也是好福气,能嫁到婶子家,碰着婶子这样一个好婆婆,她要真是个知事的,以后也得安安份份,若不然,咱们村子里可都是齐家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叫她淹死。”

    “可不敢。”齐顾氏美滋滋道:“俺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她要真过不下去也成,等给俺家生个好看的孙子,她乐意去哪就去哪,俺们也不拦着。”

    齐顾氏原来和杏儿嫂躲着说悄悄话的,没料着她这话叫齐靖给听着了,齐靖当下虎了一张脸,闷声闷气道:“娘说的啥话,那是我媳妇,我娶媳妇是想好生过日子,可不是图她给我生儿带女的,她要能跟我过日子就过,实在过不了,我也不会拘着她,放她走就是了。”

    齐顾氏是个宠儿子的,不敢不听齐靖的话,当时就赶紧改口:“嗯,这话对,你说怎样就是怎样,娘没啥意见。”

    齐靖又看了杏儿嫂一眼,想着刚才听着杏儿嫂说的那些话,再想想自己那张吓人的面皮,心下更为忐忑,紧张的握握拳,心说也不知道云三姐会不会嫌弃自己,要是她真的嫌弃,自己又该怎样。

    这么一想,原来的那些喜气全没了,拉着一张脸更叫人害怕。

    就在这个时候,男傧相寻了齐靖来,着急忙慌就拉着齐靖往外走:“赶紧的,时辰快到了,你得接你媳妇下轿啊。”

    又有女傧相寻齐顾氏去:“三嫂子快些准备,新媳妇要下轿了,桌椅都摆置好了没?可得给人家娘家人安排个好地方啊。”

    齐顾氏一听也急了,大着嗓门就喊了起来:“金枝,银竹。”

    立时就有粗声粗气的声响传来,紧接着,两个长的人高马大的女子快步走来,这两个女子长的比寻常男子都高,那两张脸长的也很相像,都是长脸蛋,黑面皮,眼睛倒是挺大,然鼻子带些鹰勾鼻,嘴唇也厚实,虽不说眼鼻口歪,可到底长的实在有些不好看。

    这两个女子几步过来,听齐顾氏道:“摆几张席面一会儿招待云家人,要好的,好酒好菜招呼着,别失了礼。”

    当先梳着简单的一字髻的女子接了口:“娘,早摆好席面了,我和老二各处都看了看,没啥不好的,屋子也都收拾停当了,老五老六正在厨下帮忙,老七老八在门外等着接新媳妇,老三看着肉不多,才上山抓了几只兔子正剥皮呢。”

    齐顾氏一听极为满意,夸了老大金枝几句,就叫她跟银竹又忙活去了。

    这时候,外头鞭炮声响起,齐顾氏也顾不上别的,赶紧拽拽衣裳就出了门,脸上喜气洋洋的和门口看热闹的乡邻说话,又瞧着喜婆从轿子里搀出一个身量苗条,弱质纤纤的女子来。

    女子一身红衣,走起路来姿态很好看,只是隔着盖头,实在瞧不着长的啥样子。

    不过,光看那身量也知道定然是个好的,齐顾氏一瞧,笑的越发的得意了。

    她一得意,做事就有些着三不着两的,一把拉过不远处的齐靖,笑道:“还不赶紧扶你媳妇进门。”

    齐靖看着云瑶下轿子,心早酥了半边,他向来不是个很讲究的,听他娘这么一说,当下就将喜婆挤了开,亲自扶住云瑶。

    云瑶这里才被鞭炮声给吵醒,还有几分迷糊,也不辩是谁,就跟着往前走。

    走了几步才发现扶她的是个男子,云瑶心里一惊,就留心上了,她隔着盖头低头看看旁边的一双脚,看那双脚很大,想着这个男子个子应该很高。

    然后又看到胳膊上扶着的一只手,那只手也很大,皮肤有些粗糙,想着应该是个能做活的人,再加上那只手上的皮肤是云瑶最喜欢的古铜色的,云瑶看了心里就有几分喜欢,心说起码不是最叫人厌烦的白面皮,怎么都是能忍受的。

    其实,云瑶心里也明白,这时候能够扶她的,除了那位齐家据说长的很丑的齐靖再没有别人。

    “前头是门槛,小心点。”带着沙哑低沉,不过却很好听,在云瑶听起来很性感的声音传来,云瑶嘴角勾了勾,有了几分笑模样,听这声音真好听啊,就像是,就像是第二战队元帅格斯的声音,那种叫人听了耳朵都想怀孕的声音。

    “好。”云瑶答应一声,心里添了几分喜色,心说就算是齐靖长的难看点,可就凭他的肤色以及这把子声音,也不算不能忍受。

    云瑶的声音脆脆甜甜,听的齐靖心里那半边也酥了,走路都打晃,整个人迷迷登登的将云瑶扶进喜堂。

    紧接着就是拜天地,等拜过天地父母,夫妻对拜过后,齐金枝和齐银竹过来将云瑶扶进新房里。

    外头来往的宾客已然开始入席,云家送亲的那些人也都坐好了,不一时,就有茶水点心送上,又有齐家庄里德高望重的或者能说会道的人前来相陪。

    云琅做为云瑶的兄弟,今日也在送亲的行列当中,他进门的时候看了齐靖一眼,就这一眼,就看的心惊肉跳,他这个性子冷漠的人看着齐靖,都开始为云瑶抱不平了。

    无它,齐靖实在是长的……真不好看啊。

    等到云琅入席,看着摆上来的上等席面,就有些挑刺,一指上来的一盘兔肉:“我向来是不吃兔肉的,很不惯草腥气。”

    上菜的是齐家本家的小子,看了一眼云琅,忍气道:“且等等,一会儿给小郎换盘菜。”

    说完,这小子闷声离开,云琅一笑,见管事的过来,对管事的说道:“有没有状元红,今日大喜的日子,必要喝状元红的。”

    管事的一听,立时去寻齐靖拿酒,齐靖一听小舅子寻酒,亲自去窖中拿了一坛来,泥封也没开就这般提了过去,往桌上一放,又拿了酒壶和酒杯,对云琅一笑,这笑容虽不好看,可却也显的憨憨厚厚,叫人只觉得要是刁难他有些太过了:“这是前天才取出来的酒,埋了二十来年的陈酿,小郎尝尝如何?”

    说完了,齐靖亲自满上酒,自己端了一杯:“我前头还有些事情,先敬各位一杯,等忙活完了,再过来喝几盅。”

    他自己先干为敬,就是云琅想寻事,也寻不出什么来,只能烦闷的喝了一盅酒,放下酒杯冷笑一声:“这酒真不怎么样,哪里像是二十多年的陈酿。”

    齐靖丝毫不以为意,笑道:“哪里比得过云家酿的酒,听说岳父母酿的女儿红最是好喝不过的,且等回门的时候我也要尝上一尝。”

    云琅一噎,讪讪道:“等着吧,若是今儿喝剩下了,到时候还能给你尝尝,要是没了,你尝也尝不到的。”

    “想来岳父母疼我,必然给我留着些。”齐靖笑了一声,见又有人来寻他,就对云琅抱抱拳:“小郎先吃酒,我得去新房掀盖头了。”

    云琅心里越发的不受用,却找不出发作的借口,只得摆手叫他自便。

    齐靖一离开,就有一个齐家小子过来啐道:“什么玩意,我看他就是故意寻事的,也亏的四哥忍着,要是我,早一拳打将出去了。”

    齐靖摇头笑道:“他怕也是瞧我实在不好看,这是在为自家姐姐抱不平呢,人家千娇万宠养大的漂亮姑娘就这么嫁了过来,凭是谁也受不住,叫他说两句也无妨。”

    话虽这般说,但是齐靖却想着,云三姐在云家日子怕过的也不是多好,不然,云家也不会因为财礼给的多便将云三姐嫁到自家的。

    想着云三姐,齐靖心里就有些发虚,待进了新房,看到端坐在床上的云瑶,齐靖咳了一声,拿过挑盖头的秤杆快速将盖头挑起,之后扔下秤杆便走。

    他实在是害怕,就怕云三姐看到他的尊容受不住。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六章 嘴甜如蜜
    雲瑤坐在床上,聽著耳邊傳來的賀喜的聲音,還有外頭時不時傳來的熱鬧聲,心裡有幾分憂急。

    她伸手想拽下礙事的蓋頭,不過想到雲李氏說的那些話,就忍著沒拽,一直等到腳步聲傳來,接著眼前一亮,蓋頭被掀了起來,雲瑤立馬抬頭,就看到一個匆匆離去的背影。

    嗯?

    從那背影看過去,她這丈夫倒長的人高馬大,身材也是頂頂好的,就是沒看著顏面怎樣。

    雲瑤就想著,膚色好,聲音好聽,身材也好,就算是真長了一張醜臉,也是能夠接受的。

    “我家老四前頭還有點事,弟妹先歇著,一會兒我叫他進來和你說話。”略有些低沉的聲音響起,雲瑤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床左側不遠處站了個穿著深紅衣裙的女子,剛才說話的也應該是她。

    略微抬頭,雲瑤看著女子的一張臉,頓時驚為天人。

    這女子梳著平髻,身形高大,身材更是好到爆,胸部高聳,腰窄寬臀,真是好火辣的,再加上女子一張臉線條雖有些硬朗,但是卻長了一雙狹長的眼睛,又有高挺的鼻樑,還有厚實性感的嘴唇,尤其是那兩隻耳朵,耳朵大,耳垂厚,長的真好看著呢。

    女子看到雲瑤望她,她也看著雲瑤,這一看,也驚在當場。

    都說雲三姐好看,不過雲三姐沒怎麼出過門,見過她真容的也少,反正齊家一家子除了齊靖之外都沒見過,女子也曾幻想過這雲三姐得多好看,待見到真人,就知道自己的幻想有多淺薄了,這真是,真是,雲想衣裳花想容,不,比任何的花都好看,叫人形容不出來的好看。

    看著雲瑤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瞅她,女子有些手足無措,就怕自己那張醜臉嚇著雲瑤,好半天才呐呐道:“弟妹,你長的真好看。”

    雲瑤皺起眉頭來,又伸手摸摸自己這張醜的出奇的面皮,搖了搖頭:“哪裡,姐姐長的才好看呢。”

    雲瑤說的是實話,確實,女子這副相貌要是放到星際時代,不曉得得多少人追捧呢,反正是雲瑤見過的星際最紅的明星也沒女子長的好:“姐姐長的真是極有天然意趣,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自然之態,我最是喜歡這樣的容貌,可惜我沒有生出姐姐這樣一張臉來,很是遺憾。”

    實在是雲瑤見到此等美人也緊張的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按著自己想像出來的帶著古腔古意的樣子來說話。

    她心裡真的喜歡眼前的女子,待誇完了,才想及還沒問女子是什麼人呢,立時又追問一句:“我要怎麼稱呼姐姐才好?”

    女子被雲瑤誇的一張黑臉透紅,紮煞著手越發的有點不知所措,憨聲憨氣道:“我是二姐,名叫銀竹,你叫我二姐就好。”

    “二姐啊。”雲瑤笑著站了起來,幾步過去拉著銀竹的手,姿態更顯親近:“我一直想要有個長的好看的姐姐,只可惜我家裡姐姐都和我不親近,長的也不及二姐好看,我這心裡很不是滋味,今日見著二姐,我高興的很,二姐長的好,又這樣與我親近,我只當你是我親姐姐。”

    雲瑤人長的真是極美的,說話聲音又好聽,脆生生如百靈鳥一般,說話也軟綿綿甜滋滋,那麼一通奈獎,又這樣的親近自然,幾句話過來,奉承的銀竹心裡甜如蜜,高高壯壯的身子都覺得軟綿綿,整個人直入透在甜湯裡一般,只想著好好關照雲瑤,旁的事情竟然都忘個徹底。

    “我,你長的才真好看。”銀竹面皮紅透,說話都有幾分嗑巴:“平常人們都嫌我長的醜,沒有樂意和我親近的,你不嫌棄我,我以後好好照顧你,比親姐姐還親。”

    “真滴?”雲瑤眼前一亮,整個人越加的好看,她一把抱住齊銀竹:“姐姐真好。”

    齊銀竹這會兒子就像在做夢,整個人恍恍惚惚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好半響回神,才想要誇上雲瑤想句,沒想著雲瑤肚子裡傳來咕咕的叫聲,齊銀竹一聽,才要去問,就見雲瑤雙手捂著肚子,清麗白嫩的一張小臉紅透了,很有幾分羞意:“我,我早起沒吃什麼東西,餓壞了。”

    齊銀竹一陣心疼,趕緊拍胸脯道:“弟妹別餓著,我去廚房給你端些吃的,你喜歡吃什麼?”

    雲瑤一雙杏眼越發的明亮,笑的也很歡快:“什麼都好吃,姐姐這等美人端來的吃食想來定然是好的,只要是姐姐端來的,我怎麼都愛吃。”

    她說的是真的,態度也極度誠懇,她心裡也是這樣想的,銀竹此等美人端來的別說是飯菜,就是一堆屎,

    ..她也不嫌棄。

    齊銀竹看雲瑤不像在說假話,心裡更加受用,出門的時候腳步都有幾分輕快。

    她才出去,就被大姐金枝給抓著了,金枝拉她到一旁問:“怎麼樣?弟妹看著你有沒有害怕?”

    說起來,叫齊銀竹這個全家長的最不醜的人去新房裡是金枝的主意,她想要試探一下新娘子對於自家人相貌的接受程度,以此來推斷新娘子是不是能過日子的。

    齊銀竹一聽大姐問起,笑的跟個傻子似的,摸摸自己的那張黑臉:“大姐,弟妹真好,是個好人,我長的這樣醜,她非但不怕,也沒有嘲笑,還與我很親近,又誇我長的好,還說當我親姐姐,大姐,弟妹好著呢,咱們以後得對她好好的,怪可憐見的,那樣好看一個人嫁到咱們家,往後……”

    齊金枝看齊銀竹這副沒醒過神來的樣子,皺了皺眉,實在不知道新房裡頭那雲三姐給自家這個傻妹子灌了什麼迷湯,怎麼才幾句話的功夫就將妹子迷成這樣了,這要是換成兄弟,莫不成就給迷的失了魂?

    “你這又是去做甚?”齊金枝不耐的打斷齊銀竹。

    齊銀竹點頭又搖頭:“弟妹餓了,我給她拿點吃的。”

    齊金枝一擺手:“前頭事情還多,你去前頭幫忙,我給弟妹拿吃食。”

    齊銀竹不敢違背自家大姐的意願,雖有幾分不情願,可還是乖乖應承下來,臨走還不放心:“大姐,你定要給弟妹拿些好吃的,也別太凶了,別嚇著弟妹。”

    “我知道。”齊金枝不曉得新媳婦給自家妹妹吃了什麼迷藥,叫妹妹幾乎鬼迷了心竅一般,也叫她很想會會這個新媳婦。

    齊金枝去廚房找了點吃食,拿著託盤端著進了新房。

    雲瑤是真餓了,坐在椅子上專等著齊銀竹拿東西過來吃,不想齊銀竹一去不回,等了許久等到一個更加好看的美人。

    見一身綠衣的美人將許多各色的她叫不出名字的吃食放到桌上,雲瑤看的眼都直了,巴巴的開口道:“姐姐是哪個?姐姐真好看,雖然這雙眼睛大了些,不是丹鳳眼,然我瞧著配上姐姐的鼻子嘴巴,卻更加和諧,尤其是姐姐的眼珠子,我看好似帶些琥珀色,看起來暖暖的,姐姐的臉型冷厲了些,眼睛又這樣暖,真的很有一種反差美,反差萌,哎喲,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了。”

    這一通的讚美,帶著那麼許多真情實意,就如一支利箭一般射進齊金枝的心裡,正好中了紅心,點中齊金枝心裡最柔軟的一面,搞的她心裡酸酸軟軟,說不出來的受用。

    原來一張冷臉現在多了幾絲笑容,雲瑤雙手捧心,被迷的暈頭轉向:“姐姐一笑更好看,姐姐該多笑才是。”

    雲瑤有些興奮太過,想送些東西給這位美人姐姐,只是她除了一身嫁衣什麼都沒有,轉頭四顧,正好看到窗前有一枝含苞的桃花,雲瑤立即跑過去折了下來一把送到金枝手中,動作帶著幾分粗魯,容不得金枝不接。

    金枝看著手中被遞上的桃花骨朵,滿臉都是嗶了狗的表情。

    “雖然這花沒開,但是姐姐的笑容比春風更美好,姐姐再笑一笑,這花絕對會開放。”雲瑤口中甜言蜜語不要錢似的扔出來,砸的金枝暈暈乎乎,哪裡還有那精明的齊家大姐派,完全就是被誇昏頭的小娘子狀。

    齊銀竹端著飯菜過來的時候,就見金枝站在門口,雲瑤笑著送她出門,還拉著金枝的手切切叮囑:“大姐忙去吧,我會乖乖的,改明兒我尋大姐一處玩,咱們姐倆再好好說話。”

    齊金枝尋常冷著的一張臉這會兒子滿面的笑容,手中傻傻的捧著桃花骨朵,一徑點頭:“弟妹屋裡去,別凍著了,弟妹這身子嬌嬌弱弱的,吹了風可不成,對了,我那裡才得了一些好料子,明天我給弟妹送去,弟妹合該多做幾身衣裳穿,莫瞎了這漂亮的臉孔。”

    “大姐長的才好呢。”齊銀竹耳聽雲瑤說著與事實完全不副的話:“我和大姐一比算什麼呢,大姐快莫說那等話了,沒的臊的我臉都紅了。”

    之後,就見自家一向嚴肅冷靜的大姐黑面皮都紅的透人:“快回去,別站在風口上。”

    齊銀竹一瞬間竟然有一種嬌小娘子千里送夫郎的感覺,實在是怎麼都覺得違和的緊呢。

    “弟妹不是餓了麼,趕緊進屋吃些東西。”齊銀竹端了飯食上前,齊金枝一見她過來,不知怎的松了口氣,踉踉蹌蹌的快步離開,齊銀竹以為自己眼花了,怎的看到自家大姐很是松了一口氣呢。

    齊金枝也確實是大松一口氣,無它,自家貌美的小弟妹實在太熱情了有木有。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七章 帅酷
齐银竹拉着云瑶进屋,往桌上摆了好几样菜。

    云瑶看着都觉得好看,闻着也香,就是不知道这菜是怎么做的,叫什么名字。

    等齐银竹摆好了,云瑶客气的让了几声:“二姐吃点吧。”

    齐银竹一笑:“不用了,我不饿。”

    云瑶听她这么一说,立马拿起筷子就夹菜,一口咬进嘴里,就觉得鲜香无比,等将几盘子菜尝个遍,云瑶就觉得这些菜好吃的将舌头都能吞了。

    原来她还说在云家的时候吃的饭菜很不错了,味道很好的,但是和齐家这些饭菜比起来,云家那些简直就是给星猪都不吃的。

    “好吃。”云瑶抬头看了齐银竹一眼,笑的更加明媚鲜妍,几乎叫齐银竹看傻了眼。

    “好吃就多吃点。”银竹给云瑶添了一碗饭递过去:“这菜都是五妹六妹做的,你要爱吃,敢明儿叫她们再做,前头还有事,我先过去瞧瞧。”

    云瑶现在是有吃食万事足矣,立马一摆手:“二姐忙去吧,不必管我。”

    银竹笑着出了门,拍抚胸口好一会儿,心里思忖着,这弟妹长的实在太好了,自己一个女人家都能看呆了,等洞房的时候,自家四弟还不晓得要怎样呢。

    她又摇了摇头,拿了食盒先送到厨房,之后就去招待来往的宾客。

    齐银竹走到门口先瞧了两眼摆在门外夹道中的帐桌子,见围着记帐的人倒也不少,心下有几分高兴,只说自家在村子里还算是有几分脸面,不然也不会来这般多人。

    只是,回头她就听着有人悄声说话:“齐老牛这一家子长的实在太……难看了,说实在话,我是不乐意来他家吃这喜席的,不过这一家子忒能干了些,这席面弄的好,有好些肉呢,俺们一大家子得有两个来月没见过荤腥了,趁着这个时候,添几个喜钱一家子大吃一回,真真是划算的紧,傻子才不来呢。”

    另一个人也笑道:“你说的是,要不是看他家席面好,谁乐意来。”

    齐银竹原本就黑的一张面皮更加黑了,大张脸拉的比马脸还长,挤到帐桌上看了一眼,就发现来送喜钱的都送的很少,而且帐面上记的人数也不是太多,明显和来吃席的人不符,这么一想也明白了,多数人都是奔着来大吃一顿的,哪里是真心为她家道喜的。

    这一刻,齐银竹内心在不住咆哮,险些控制不住过去将一桌桌席面给掀了。

    只是她也明白绝不能这样做,只能忍着,片刻功夫找到老三齐铜锁发了一通牢骚,牢骚没发完,就被齐顾氏给拎走做活去了。

    一直等到晚间,送走了云家来送亲的,也送走了来道贺的亲朋好友,齐家一家子收捡桌椅板凳。

    齐金枝一手提着摞在一处的四五张长凳子,一手扛着大方桌闷声闷气的装车,银竹站在牛车上归置,一边接着桌凳一边气闷道:“这些人都是拿咱家当二傻子的,平日里轻易不登咱家的门,今日也是见咱们家席面好,红烧肉管够,这才带着一家老小来吃席的,吃他奶奶个嘴……”

    “话不能这样说。”齐家当家的齐老牛是个憨厚人,听银竹抱怨,就放下手里的活计开了口:“摆席容易请客难,虽说咱们家的席面好,但是乡亲们也是给面子才来的,就算是咱们吃些亏,可今日的喜事办的红火热闹比什么都好,以后再不能抱怨的。”

    银竹还有些气闷,不过也没反驳齐老牛。

    这时候齐顾氏从屋里奔出来,一把拽住齐靖:“铁蛋,我的个天,你怎么还在这儿,赶紧的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回屋陪你媳妇去,这里有你姐妹几个忙活就成,你凑什么热闹。”

    齐靖正在拿绳子将装满了桌凳的牛车捆绑好,听齐顾氏这么一说,立时抬头笑了笑:“一会儿就弄好了,呆会儿我再进屋。”

    齐金枝眼尖的发现齐靖在绑绳子的手都发抖,心思一转就明白过来,她皱了皱眉头:“你怕个什么,那是咱们家明媒正娶进门的媳妇,咱们家出了那么些财礼,他云家连一个铜板的嫁妆都没有,咱们没说什么就对得住她了,该怕的是她,可不是你,云三姐要真嫌弃你,姐姐帮你揍她出气。”

    齐靖将绳结系好,低下头闷声道:“那么个娇滴滴的人儿,大姐怎么就下得去手,别说这些话哄我了,我这心里……三姐儿长的真好看,我瞧着进宫做娘娘都使得的,却嫁了我这么个难看的,谁知道她会不会有怨言,我心里七上八下,怕她对我不满意,在咱们家过不住。”

    “她敢。”齐金枝两眼一瞪:“反了天了,你赶紧收拾一下进洞房,甭管怎么着先睡了她,我看她还能怎么着。”

    “咳,咳。”齐老牛可还站在这里呢,齐金枝就能说这话,叫齐老牛都脸上臊的紧:“说的这叫什么话,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嫌害臊,我看以后谁还敢要你。”

    一句话,齐金枝倒是笑了:“爹这话说的,就我这模样,甭管怎么着怕都没人敢要的。”

    “唉。”齐老牛叹了一声,垂头进了屋。

    齐银竹拽拽齐金枝的衣裳:“大姐说的这叫什么话,别说这等丧气话。”

    齐金枝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终于一家子将家里家外拾掇好了,齐靖再没借口拖延,只能自己提了热水洗漱一番,又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叫齐顾氏给他将头又梳了个整整齐齐,一头黑发扎在头顶用银簪子固定,上头又抹了些大姐金枝提供的桂花油,将那头黑长发整的油光水滑,猛一看跟狗舔了似的。

    齐顾氏看了笑的满脸开花:“我儿就是长的俊,这么一收拾更俊了。”

    剩下的齐家人一齐捂脸,自家娘亲眼瞎了吧这心更瞎。

    云瑶坐在心房里,这心里也总是不能平静,这一天,她自从下轿之后吃了三顿饭,每一顿都好吃到爆,把云瑶肚子里的馋虫全给勾出来了。

    她坐在床沿上捏着指头想,就算是她这位便宜相公长的不怎么样,就为着齐家这样美味的饭食,她也乐意留在齐家。

    再者,云瑶虽然常年研究机械显的有些单纯,但是她也不傻,在云家那几天也瞧出云家人势力刻薄拜金无知来了,她是瞧不上云家人的,相比较起来,她是更看中齐家人的为人处事。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云瑶心知肚明她不是原身,一天两天忍着点能叫云家人发现不了异常,可时间长了,云家人总归能瞧出不对来,到时候,谁知道能出现什么情况。

    远古的时候人们可是很愚昧很野蛮的,说不定人家能将她当妖怪绑起来烧死呢。

    为着小命着想,云瑶宁愿嫁个丑男也想早点离了云家的。

    她这么一阵阵的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给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云瑶就听着脚步声传来,接着,门被推开,传来响动声,她猛的惊醒坐起来,睁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瞧向门口。

    就见隐隐约约的进来一个身形很高大,穿着银蓝绸缎长袍的男人。

    男人的脸没看着,就光看男人高高壮壮,长的大约得有一米九多,隔着长袍都能瞧出满身结实的肌肉,身材也好到爆。

    云瑶抹了抹嘴,擦掉嘴角落下的口水,心里暗搓搓想着,身材这么好脸蛋不咋滴她也算赚着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云瑶直勾勾的盯着来人,等到这人走的近了,借着黄昏不太明亮的光线瞧过去,云瑶彻底的傻眼了。

    这嘴角的口水也越来越丰富。

    绝世大帅哥啊!

    云瑶险些大喊大叫起来。

    就见来人一张脸上肤色是很均匀的古铜色,浓眉,狭长的眼睛,鼻直口方,嘴唇显的有些厚实,但是唇色却是星际中味道最好的水晶花做成的果泥的颜色,很完美,很诱人……

    云瑶伸手抹了一把口水,心里大声咆哮。

    尼玛,说好的绝世大丑男呢?

    这些人眼都瘸了么,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大帅哥竟然当成丑男,这是要叫人哭死的节奏么。

    要知道,星际中长的最帅的天皇巨星也没有眼前这男人长的好看啊,这……这……太诱人了,想要立刻扑倒怎么办?

    “娘子。”

    带着沙哑的厚重的叫耳朵都能怀孕的声音响起,云瑶沉醉了。

    “哦!”云瑶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又摸摸自己白净的一张脸,心里想着大帅哥会不会嫌弃自己丑呢?

    又想她云瑶独身二百年,谁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整个宇宙,穿越了一回竟然碰着这么一个大帅哥,大酷哥做自己的相公,实在是太有福份了,要是叫研究所的那些人知道,说不定因为嫉妒能把自己给扔到宇宙乱流中。

    齐靖见云瑶坐着不说话,心里更加紧张焦急,搓了搓手:“我,我……娘子,你还饿不?”

    饿,想吃你。

    云瑶差点脱口而出,暗中告诫自己要矜持绝对不能吓坏了好容易得来的帅哥相公。

    抬起头,云瑶小声道:“我不是很饿,相公饿吗?”

    齐靖赶紧摇头:“不饿,不饿,我刚吃了饭,娘子渴不?”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第八章 昏了
    “不渴。”

    云瑶抬头又看了齐靖一眼,越看越觉得自家这位相公长的真好,实在太迷人了。

    不由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庞,云瑶有几分无力,她这么丑的一张脸,也不知道相公会不会嫌弃?

    这皮肤太白了点,脸也太嫩了,手感太光滑,一双眼睛即不会大的像铜铃,也没有狭长如一条缝,还有嘴唇,忒薄了点,鼻子也有点小巧,尤其是耳朵,元宝一般,不大不厚实……

    这样一张脸简直丑到爆,实在太吓人了,但愿相公不要多嫌弃,也不会被吓到。

    “那,那咱们喝了交杯酒吧。”

    齐靖搓了搓手,心说三姐儿应该没被自己吓到吧,只是……还是像娘说的那般,先拉三姐儿上了床,就算是她以后嫌弃自己,恐也能跟自己把日子过下去了。

    “交杯酒?”云瑶一阵疑惑,想了好一阵才明白交杯酒是什么东西。

    明白过来,她心里一阵欢喜,心说相公真是个好人,不但不嫌弃自己,还要跟自己喝交杯酒,这交杯酒一喝,就表示两人要在一处过一辈子了。

    欢天喜地的,云瑶飞速的跑到桌边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齐靖,一杯自己端在手中,将胳膊往齐靖胳膊上一绕,右手持杯举到嘴边,左手托着齐靖的手把他手中的酒杯举到齐靖嘴边,一个用力,就将酒灌了下去:“相公,交杯酒喝完了,咱们俩就是恩爱夫妻,要白头到老的。”

    齐靖听了这话,心里一阵热流经过,满心的感动。

    娘子实在太好了,太善良了,她不嫌弃自己丑,这是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节奏啊。

    “咱们,天色也不早了,咱们歇着吧。”云瑶也知道生米煮成熟饭的重要性,为怕齐靖反悔,喝过交杯酒就要扯着齐靖上床。

    “好,好。”齐靖哪里会反对,简直就要高兴坏了。

    他手上一用力将云瑶抱了起来,几步走到床边小心的将云瑶放到床上,又飞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衣和鞋子,再一纵身上了床。

    将云瑶抱在怀里,齐靖只觉得云瑶越发的娇小柔弱,整颗心就跟泡在了蜜罐和醋坛子里一样,一阵酸一阵甜,说不出来的那种滋味。

    云瑶也是满脸的幸福,伸手拽过被子将她和齐靖两个人盖住,又扯着齐靖的里衣:“相公,这衣裳有些碍事了。”

    齐靖虽然觉得自家娘子有些个奇怪,没有哪个小娘子才成亲就像自家娘子这样大胆泼辣不知羞的,然云瑶实在长的太好看了,再加上云瑶身上那天然带着的香气一熏,齐靖这会儿子晕晕乎乎,早就是色不迷人人自醉,哪里还想那么些,几下子将里衣也脱了,又去脱云瑶的衣裳。

    云瑶心里美的已然冒了泡,很配合的将衣裳脱了,就在齐靖的手才搭上云瑶胸口,云瑶已然迫不及待要和自己心中的男神,她眼中的大帅哥共谱鸳曲的时候,她就觉得肚子一阵酸痛,小腹部位说不出来的坠胀难受,两腿间一股热流经过。

    云瑶也没当回事,只说自己太过激动了。

    她伸手搂住齐靖,越发被手下美好的触感着迷,却觉得身下*的,分外难受。

    “相公。”云瑶坐起身,娇声软语道:“谁这般坏心,往咱们床上泼了水?”

    “不能啊。”齐靖一惊,搂了云瑶起身,往云瑶身下一摸,只觉得湿乎乎一大片,再将手掌举到眼前一看,这一瞧,脸上登时一阵难堪,一阵失望,一阵失神。

    云瑶看着齐靖的脸色,拧了拧眉头:“坏蛋,怕是有人受不得别人好,这样坏人好事。”

    “娘,娘子。”齐靖话都说不齐全了,心里就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啥都有,他把手举到云瑶眼前,将手掌上的一片鲜红给云瑶看。

    云瑶一看更加气愤:“真可恨,还泼颜料。”

    “这,这是。”齐靖呆呆愣愣举着手,脸色胀的通红,口中木木道:“娘子来月事了。”

    云瑶傻了好半晌,突然尖叫一声,这一声将齐靖也吓了一大跳,他赶紧死搂住云瑶,又拿被子将她卷住:“娘子,娘子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

    齐靖倒是记得小时候偷听到姐姐们说的话,好似说女子来月事的时候会很疼,有些体弱的女子更是疼的要命,他也见过村子里被家里苛待的小娘子在河边洗衣,因水凉而寒了身子,倒在河边疼的打滚的样子,这时候,他以为云瑶也是疼的受不住才尖叫出声的。

    云瑶浑身哆嗦,口中也是话不成声:“月事,月事,我……我不会,不会有事吧?”

    要知道星际时代的女子早已经没了那种玩艺,云瑶活了二百多年也没经过这等事情,哪里知道月事是怎么一种事情,是怎样一种感受。

    她就觉得身下不住的流血很难受,也难以接受。

    尤其是还在新婚之夜,马上就要和男神成就好事的时候,这东西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时候来叫她难堪,这下子,她在男神跟前更没了好印象。

    尼玛,她本来就丑,又弄出这等丑事来,这,这……

    云瑶又气又急又羞又恼,一时气都有点喘不过来,猛然间就昏了过去。

    “娘子,娘子。”齐靖时刻注意云瑶,看到云瑶昏死过去也是急了,立马将用被子卷好的云瑶放到床上,又急急忙忙穿上衣裳推门而出。

    齐顾氏和齐老牛忙活了一天,天色一晚两人就赶紧进屋歇下了,上了床,齐老牛一沾枕头就睡了,齐顾氏却怎么都睡不着,她推推齐老牛,小声问:“我说老头子,你说云三姐儿会不会嫌弃咱们铁蛋?”

    “嫌弃啥?”齐老牛翻个身,嘟囔一句:“人都嫁来了,还能咋滴。”

    “我这心里就是不安稳。”齐顾氏又推了推齐老牛:“咱们铁蛋长的那个样子,三姐儿长的又好,万一,万一不是真心跟咱们铁蛋过日子,你说咱们铁蛋得多伤心。”

    “男子汉大丈夫,还怕娶不着媳妇?”齐老牛被烦的睡不着了,翻身坐起:“败家老娘们,叨叨啥,没事也得叫你叨叨出事来。”

    “我这不是不放心么。”齐顾氏强笑两声,才要休息,就听到外头传来拍门声:“娘,娘赶紧醒醒。”

    “咋的啦?”齐顾氏一机灵坐起身,披上衣裳就开门,开了门却见齐靖已经跑到后院去叫齐金枝去了。

    齐顾氏当下也顾不得别的,几下子穿上衣裳又蹬了鞋就跑院子里,追着齐靖过去:“铁蛋,咋回事?”

    此时齐靖已经拍开齐金枝的屋门,将金枝和银竹都给闹起来了。

    他一脸焦急,满眼都是忧虑:“娘,大姐、二姐,你们赶紧看看三姐儿,她,她……”

    “怎么了?”齐金枝一行问,一边和齐银竹架上齐顾氏就往新房跑去。

    齐靖迈开两条大长腿跟了去。

    新房里边满室的红,又有红烛摇曳,细细闻去,在一室酒香中还带些血腥气,就是边上燃了熏香也遮盖不住。

    齐顾氏鼻子灵敏,进屋就闻着味道,身子晃荡两下,急的眼中都有了泪花:“作死的,铁蛋你个小混球,就算是你媳妇嫌弃你长的丑,可你也不能,不能……”

    金枝和银竹也是满脸的担心:“老四,你媳妇怎么了?是不是给你打了?”

    齐靖被弄的更加急切,也顾不得解释,拉着齐金枝到了床边,将帐子掀起指着被裹在被子里的云瑶急道:“大姐,也不知道怎的,三姐儿原来还好好的,一时喘不上气就昏了。”

    “昏了?”齐顾氏一听不是自家小子打的,顿时松了口气。

    她立马指使起来:“银竹,赶紧和你姐给你兄弟媳妇穿上衣裳,铁蛋,赶紧请大夫去。”

    “唉。”齐靖似是有了主心骨,立时便出门去请大夫。

    金枝打开柜子拿了一身衣裳过来,银竹已经将被子拿开,看到被子底下云瑶的情形,登时惊的倒吸一口冷气:“这,这……”

    齐顾氏瞧了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立时嘟囔着:“这,这,这也太巧了点吧,实在是……”

    金枝咳了一声,先给云瑶穿了上衣,又帮她细细收拾了再穿了裤子和裙子,等弄完了又将床上染脏的被褥换了一套,瞧着云瑶叹了口气:“弟妹长的是好,只这身子也太弱了点吧。”

    “唉。”齐顾氏也叹了口气。

    银竹仿佛想起什么来:“我听说云家人可不咋滴,那个云李氏重男轻女的紧,云三姐儿自从长大之后云李氏为着叫她长的好,身材苗条些,都是按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养瘦马的样子来养的,这云三姐儿都没吃过什么饱饭,也难怪身子弱成这样了。”

    “忒狠心了点吧。”齐顾氏一听心里就有几分心疼云瑶,看看云瑶苍白的小脸骂道:“丧天良的,谁家把好好的亲闺女当瘦马养着,也不怕遭报应。”

    金枝也有几分同情云瑶,扶住齐顾氏劝了一声:“反正现在三姐儿是咱们家的人了,咱们家也不缺那口吃的,往后多给她补补就是了,改明儿我和银竹上山再弄些野鸡回来熬鸡汤,多给她喝点。”

    银竹也点头:“我叫三妹再往深山里走走,挖几个棒槌回来给弟妹养身子。”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60304 
财富
3663069  
积分
1182270  
在线时间
42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10-18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