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0 | 浏览:1459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章 我可不吃亏

    玄妙儿又给玄文涛和刘氏也拿了桂花糕:“爹娘,大郎哥这个按人头买的,正好一人一块。”
    “那我和你娘那份留着你和你弟弟明天吃。”说完玄文涛把小米收好,红糖也藏箱子里。
    玄妙儿确实今日刷新了以前的观念,上房无好人论,不成立。不过她心里记得每一个对自己家好的人的恩情,以后自己有能力一定帮忙。
    第二天一早,玄文诚一家子从镇上也回来了,看着拎了不少的东西,实际上都是充地方的,也就那么一条肉算是个实在物。还有他们不穿的衣服,拿回来给家里人穿。
    其实这些旧衣服也就玄文信和他们家穿,五叔玄文宝可是以后要当官老爷的,他们夫妇可不穿人家剩下的。
    玄妙儿也不喜欢人家穿人家穿过的衣服,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不能光着身子,那就得凑合,这让玄妙儿更加急切的想要脱离这个家。
    见着一家子都回来了,玄妙儿还有点不懂了,问玄安浩:“弟弟,怎么都回来了?咱们家有什么大事?”
    “这不是秋收了么?大郎哥每年秋收都回来干活的,至于三叔只是为了个好名声,又做生意又顾家,那不是奶的第一个儿子么,显得有责任。”玄安浩尽管年龄不大,可是也分得清是非,他最看不上三叔那样的。
    “看着三叔不像会干农活的,不过不管为了啥,能回来干活就挺好。”玄妙儿从昨天见了大郎之后,感觉以前自己想的偏激了,也许不是都像自己想的那么坏呢,外一这个三叔有好的一面呢?
    “三叔会干什么?不过是装样子,到时候好从家里拿钱啊。他们家回来不但帮不上忙,还捣乱,三婶也不会做什么饭,还带着那个紫堂姐,更是个娇贵的,都是自私自利的。”玄安浩又气的小脸通红的,这孩子小,隐藏不住心情。
    玄妙儿心里又凉了,刚刚还有点信心的,现在看来是自己一厢情愿了,是呀,这个做了十多年买卖也没做起来,还要家里搭着银子在外要面子的人,怎么能是个有责任的男人。
    现在玄妙儿的总结就是,玄大郎是个意外,马氏生出来的孩子真的没什么好品质,自己也不对他们抱有希望了,只是希望以后自己家能脱离这个泥潭吧。
    下午马氏让家里的女人都去菜园子收菜,因为上霜了,再不收就不能吃了,这是最后一茬菜了,其实剩的不多,多数是些小的老的。
    不过最后一茬菜,庄稼人也都重视的,收完之后,等菜秧子晒干了,拔回来还能用来做引柴。
    虽然马氏说所有女人都去,可是玄宝珠不用去,因为她是待嫁女,订了亲的不能抛头露面。
    张氏一手托着刚刚有点凸起的肚子:“娘,我这几天害喜的厉害,就不去了。”
    马氏也没多想说:“那老三家的就在屋里烧水吧,一会她们摘菜回来也得用水。”
    “祖母,我娘月份大了,也不去了吧,那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不安全。”玄妙儿看着刘氏的肚子道,其实刘氏这都快九个月了,可是平时营养跟不上,肚子也比同月份的小些,不过玄妙儿提议强调一下月份大了。
    要是以前的刘氏一定跟着去,现在还真的就不想那么都顺着了:“是呀娘,我这再有一个多月就生了,出去不方便了。”
    马氏翻了个白眼,眼眉间抽动一下:“那你也不去了吧。”要是不让三媳妇去,再逼着大媳妇怎么也说不过去了,毕竟刘氏月份更大。
    见大家都往出走,玄妙儿拉着玄紫儿:“紫堂姐跟我和清堂姐一起吧,你不常干农活,不会我们教你。”凭什么玄紫儿不去,自己就是要公平,纠正纠正她们这些臭毛病。
    玄紫儿可不想去,自己这双手可是从来不干粗活的:“你们去吧,我得照顾娘呢。”
    玄妙儿笑着道:“那我也得照顾我娘,我娘月份更大些。”
    玄清儿一看只有自己一个女孩去干活,她怎么能甘心:“我也伺候娘。”
    三个女孩都没出去,全都站在自己娘身边。
    王氏也转了回来:“娘,就我和五弟妹也摘不完啊,五弟妹也娇气,这不是合着伙坑我一个人么?”
    冯氏也不反驳,确实自己就是干得少,你们说我,我也是干不动,还能耐我何?
    马氏看着眼前一堆人心里也烦了:“都去,哪家怀孩子的媳妇不干活了,摘菜又不是抗柴火,也不是干苦力,都去都去,看得我心烦。”
    其实摘菜确实不是个什么重活,怀孩子月份大的,不弯腰摘茄子辣椒,不挖土豆什么的就行了,站着找个豆角线豆什么的,也不是个难事,月份小的根本没什么影响,小心点别磕了碰了就行了。
    话说到这了,谁还能赖在屋子里,都拿着筐去了后园子。
    到了地里,玄妙儿就知道三婶和玄紫儿不想真的干活,她可没那么好的心肠,帮别人干活,让别人立功:“这么多菜,咱们分配一下一下吧,免得干不完。”
    “妙儿说的对,这都在一起挤着也不出活。”四婶王氏心里清楚,要是不分的话,自己干的也是最多的。
    五婶冯氏很少出声,今天也附和一句:“行,这样干活规矩。”
    三婶张氏还想说话,可是真的找不出什么借口了,玄紫儿狠狠的瞪了玄妙儿一眼:“就你事多。”
    玄清儿有点担心,要是分开了,自己的娘和姐姐都不干,是不是都得自己干了:“那按人头分吧。”这样就能保证自己的利益了。
    玄妙儿看着每个人的心思,不禁好笑,这心眼都长在这地方了,怪不得一个比一个穷,那么好的先天条件都给浪费了,经商的科考的,是多少农户人想了,也没有能力去做的,他们呢,真是可惜。
    玄妙儿本来还愁,自己说的分配劳动,自己还不想出头分配每个人做什么,因为自己是小辈。
    这时候王氏按耐不住了,开始分配起来,生怕自己多干活了:“这也就一人分两垄就行了,多出来两垄最后一起摘,大嫂肚子大了,摘豆角和线豆那两垄吧,剩下咱们就一人挑两垄。”因为玄妙儿出的主意让她很高兴,所以顺带着帮着刘氏挑个好活。
    冯氏对地里活清楚,赶紧选了摘茄子。
    王氏自己也赶紧抢了摘青椒。
    玄妙儿也心里有数,自己不敢离刘氏太远,只能选择豆角架边上的辣椒。其实她更中意拔大葱的,摘辣椒多了,手烧得慌,可是为了离刘氏近点,只能这么选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一章 分工需明确

    刘氏看出玄妙儿的心思,不想让她摘辣椒:“妙儿,你去拔大葱吧。”
    玄清儿对地里活也了解:“我去拔大葱。”然后飞快的占领了大葱那。
    玄妙儿赶紧占领了辣椒那。要不然这辣椒也轮不到自己了,剩下的胡萝卜,大萝卜,还有土豆都是要从地里往出拔的,那个可是费劲的活。
    按说土豆前两个月就是收获的季节了,可是玄宝珠喜欢吃,所以他们家特意种了茬晚的。
    因为张氏的肚子还不太明显,又过了前三个月,胎也稳了,在农户根本不耽误干活,所以没人刻意的顾及她,更何况妯娌几个怀孩子时候哪个不干活,根本每当回事。
    这时候张氏和玄紫儿傻了,张氏好多年不干农活了,玄紫儿完全没干过,根本不知道该选什么,选完了剩下三种她们知道是最不好的了,有大萝卜,红萝卜,和土豆。
    玄妙儿心里暗笑,都是差不多的活,相对胡萝卜还是轻松点的,自己也不管那么多了,干完了还得帮着娘呢。
    不过玄妙儿聪明,要是她把自己的干完了,估计就得去干剩下那两垄了,她和刘氏挨着,就一会摘辣椒一会帮着刘氏摘豆角,娘两还能说话。
    张氏这时候利用了自己最好的身份,自己可是玄清儿的娘,她声音温柔的道:“清儿,你过来,娘肚子里有小弟弟了,干不来这重活,娘去拔大葱吧。”
    玄清儿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嘴上怎么反对:“好,听娘的。”她心里对这个娘亲不起来,因为好事她娘从来不想起她。这也导致与玄清儿的性子更是阴暗。
    玄清儿自然心里有数的选择了胡萝卜,玄紫儿根本不知道大萝卜和土豆哪个更容易,见两种萝卜玄清儿选的红萝卜,那剩的大萝卜一定不好拔了,还有萝卜那么大,土豆小,还是选择土豆吧。
    菜地里都忙碌起来,因为刘氏肚子大了,玄妙儿不放心,只让刘氏摘豆角架两旁的,不让她弯腰进到两架豆角中间,反正摘辣椒快,中间的豆角都是她去摘。
    尽管不想多干活,但是玄妙儿还是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心出发,摘得很认真。
    其实都是聪明的,谁也不想快点干完自己的去拔萝卜,所以都慢悠悠的干着手上的活,看着别人的进度,自己不快了就行。
    不过此时最狼狈的还是玄紫儿,她选择的挖土豆,平时哪里干过这活啊,直接拽着土豆秧子往出拽,结果手一滑,摔了个腚堆。整个人都坐在垄沟里。
    玄紫儿哪里受过这样的苦,捂着脸开始哭。
    张氏见女儿哭了,赶紧过来,她以前没出嫁前也干过农活的,看着玄清儿在玄紫儿身边,都不提醒玄紫儿挖土豆要用铁锹,心里也生气,玄紫儿一直在自己身边,自然是亲近多些。
    “清儿,你没给你紫儿拿个铁锹来么?你就看着你姐姐出丑?”张氏不顾玄清儿的心情,说完了就去安慰玄紫儿。
    玄清儿看着更生气,凭什么都是一样的女儿,自己这么受罪?留在这村里,跟这些山沟里的人一样劳作,而玄紫儿为什么就能留在镇上做**?
    玄清儿没搭理张氏和玄紫儿,自己继续拔胡萝卜。
    玄紫儿委屈的看着张氏:“娘,我不想干活了,咱们回镇上吧?”
    “好孩子,再坚持几天,在家里怎么说的?”张氏也不想来,可是每年都要回来做样子,就是为了每年家里卖粮食的时候能多要些银子。
    “娘,我不会挖土豆。”玄紫儿满眼含泪的道。
    其实玄妙儿也知道大家不厚道,把最难的活留给了最不会干活的人,可是大家心里更清楚,这一家子靠着她们过好日子,还不知道她们的辛劳,哪个心里舒服,就是要三房受受苦。
    张氏站起来:“四弟妹五弟妹,你们能帮帮紫儿么?我这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对镯子我带了几年,两个弟妹不嫌弃的话,就送给你们。”尽管舍不得,但是现在如果没人帮着玄紫儿,她们这几天就要每天都在这挖土豆了。
    张氏也知道妯娌也是分远近的,毕竟大房和他们不是一个娘生的。
    王氏有便宜就不能放过了:“你看三嫂说的,都是自己人,那个,我看看那镯子。”
    说着把张氏胳膊上的一个银镯子撸下来,往自己胳膊上套,可是她胳膊粗,根本套不进去,好在是有开口的,她使劲掰了一下,套在手腕上。
    冯氏家境相对好些,并且是这样得到的,她不想要,可是又怕树敌了不好,几经纠结,她去地头拿了铁锹过来:“紫儿用锹挖土豆,小心别挖坏了,也别伤了自己。”但是她没有过去收张氏的镯子
    玄妙儿看着这边只是对着刘氏笑笑:“娘,咱们不着急。”
    刘氏也懂玄妙儿的意思:“嗯,晚饭前弄完就行。”
    今天家里人多,所以这样的时候通常都是媳妇们一起做饭,也不用考虑轮到哪房了。
    王氏得了镯子,自然是赶紧把自己的活干完了,去帮着玄紫儿挖土豆,她用铁锹挖,玄紫儿捡,这样速度就快了。
    一直到了做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干完了自己手上的活,可是还有两垄大萝卜没拔,这就是个问题了。
    最后还是分工了,玄妙儿和刘氏半垄,王氏和张氏还有玄紫儿玄清儿一垄。
    而冯氏自己半垄,反正这活要是会干的用不上多长时间,这是自己家的后园子,也不是正常的农田,一垄没多长。
    等到都干完活,玄紫儿浑身都是土,她后来实在干不动了,所以几乎是坐在地上捡完的土豆。
    张氏也是满身疲惫了,多少年不干活了,特别是这次怀了孩子,简直是连路都不走了,今天这么折腾一场,整个人都要散架子了。
    玄妙儿和刘氏拎着自己的菜,没有什么感觉,这活平时也经常干的。
    回了前院,也没有人给她们烧热水,这个季节得水已经很凉了,玄紫儿很想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可是现在连洗手洗脸都是凉水。
    玄妙儿也不喜欢用凉水,她最近想出个办法,就是在她们家的炉子里熏着点碳,反正他们家柴火多,至少保证有点温水,尽管这时候应该不太热了,可是不会冻手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二章 四郎要读书

    王氏可是不管那些,舀了一盆凉水开始洗手,洗完还给张氏也舀了一盆:“三嫂洗洗吧。”
    张氏也没有办法,不能满手泥吧,皱着眉开始洗,玄紫儿也是硬着头皮洗,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指甲里的泥土,心里比手上更疼。
    玄妙儿和刘氏赶紧回西厢房洗手洗脸了,只是说这人多盆不够用,其实更是不想与她们搅和一起。
    晚上自然是菜饭丰盛了,马氏也出奇的没有挤兑玄妙儿和刘氏,玄妙儿知道,这是明天开始收割了,都要干活了,马氏开始做戏了。
    谁也不傻,她这么明显玄妙儿能看不出来么,只是懒得说,反正该自己家的自己家就干,不是自己家的,自己家才不干呢。
    第二天,天蒙蒙亮,玄家男人们就开始在院子里洗漱了,秋收都是要这样的,早出晚归,尽量不拖沓,因为秋收也是有日子的,收割之后还得晾晒呢。
    女人们这时候开始做早饭了,今日的粥也比往日稠,窝头也改成了杂面馒头,早上还炖了菜,也算是丰盛了。
    吃饭时候马氏终究还是说话了:“四郎也不小了,这次也随着去收割吧。”
    话音一落,刘氏的筷子就掉在了地上:“娘,四郎才七岁,并且她身子弱。”
    “祖母,三郎去么?”玄妙儿最心疼弟弟了,从来到这玄安浩就跟个小尾巴一样,每天跟在她身后,那个是自己护着的弟弟,七岁怎么能当个劳力去敢农活?
    不等马氏说话,王氏跳出来道:“我们三郎上私塾了,以后是要考状元的,怎么能下地干农活?”
    玄妙儿冷静的问:“今年三郎八岁,那我敢问婶子,去年三郎没上私塾的时候,他可下地干活了?”
    “我们三郎本来就是要走仕途的,自然不能下地干活。”王氏底气十足。
    “四郎明年也要上私塾的,所以今年也不能下地。”玄妙儿声音生冷,但是语气肯定,声音洪亮。
    马氏听了玄妙儿的话一惊:“咱们家没那么多银子供两个孩子上私塾了,三郎聪明,以后要是考的功名一定能帮衬四郎的。”
    玄妙儿不想说这些不靠谱的,因为指望三郎玄安本考状元,比母猪上树都难:“祖母,那以后五郎上私塾么?”
    马氏手上的筷子顿了一下:“五郎也是伶俐的,过两年再说吧。”马氏最聪明的就是什么都不说满了。
    “那就是也可能上,祖母的意思就是四郎不能上,四郎比三郎小,却比他会的多,三郎现在学的东西,四郎去年就都会了,为什么四郎不能上私塾?”玄妙儿本来只是不想让玄安浩下地干活,但是现在牵扯出来上私塾的问题,那也借机多争取点。
    “三郎大了,自然要先去私塾的,四郎不是还小么,以后再说。”马氏这是想息事宁人了。
    不过这也是让玄妙儿满意的结果:“那祖母就是说以后四郎也可能上私塾了,那今天自然也不用下地了?”绕到最后,玄妙儿还是胜利了,争取了玄安浩不用下地的权利。
    马氏气的把筷子往饭桌上一摔:“四郎娇贵,不用下地了,妙丫头不小了,跟着去地里干点散活吧。”
    散活就是帮着打打下手,但是他们家男孩子不少,这样的家庭没有让女孩下地的,一般也就是女人在家做饭。
    玄安浩紧张的看着这边的玄妙儿,姐姐为了给他争取不下地干活,把自己搭里了,那还不如他去呢,他刚想站起来说话。
    玄妙儿怕弟弟说错什么,赶紧开口了:“祖母,紫堂姐和清堂姐都去么?”
    “人家是商户的**,怎么能下地干农活呢?”都不用张氏说话,王氏就帮腔了,昨天她可是收了人家的镯子。
    “士农工商,走仕途自然是地位高,可是商业也是排在后的,农业排在前,就连天子都要尊重农业,为什么商户女不能下地?”玄妙儿的声音拔高了,她真的生气了,欺负人没有底线么?
    这么把皇上都搬出来了,马氏也害怕了:“你们三个都不去了,在家做饭吧,中午还得去给地里干活的送饭呢。”马氏最近感觉自己的战斗指数降低了,气的饭也不吃了。
    男子那边的饭桌也都安静了,听了玄妙儿的话,竟然都没想说法出来反驳,确实玄妙儿说的都在理上,就是这一个小女娃子怎么懂这么多?
    吃了饭,男子们就都带着农具下地干活了,家里的女人也都开始忙碌着准备午饭,这几天每家都会加菜,毕竟这几天活多,消耗体力,中午女眷去送饭,因为路上耽误时间不如中午在田间地头躺会呢。
    马氏也看出来了,现在想要让大房多干活那是没什么可能了,所以只好公平的安排四个儿媳妇都做饭,三个女孩洗菜择菜什么的。
    中午两个怀孩子的都不能去送饭了,就王氏和冯氏去送饭,这么安排也没什么异议。
    玄妙儿一直觉得只要公平了,她也说不出来什么,可是就算是这些都公平了,可是别的呢?三叔家仍旧从家里索取钱财,五叔仍旧借着科考的名头不干活?
    所以这些只是让她们家暂时缓解了,但是根本问题想解决还是要分家,特别是大姐还没接回来。
    第一天的秋收很顺利,今年年景好,收成也好,只是晚上玄妙儿看着自己的哥哥有点心疼了,玄安睿长得并不像庄家孩子那种黑黑的壮实,而是多少有点富家公子的感觉,平时出去干活也不容易晒黑。
    可是今天一天回来,玄安睿是真的黑了,黝黑黝黑的,对着玄妙儿一笑,那口牙出奇的白啊。
    玄妙儿早就准备好了热水,等着爹二叔和哥哥回来,就伺候他们洗脸洗头。
    接下来的两天也都这样起早贪黑的忙碌,玄妙儿他们家也没时间打络子绣荷包雕刻了,全心的在秋收上。
    只是玄安睿回来就抱怨:“三叔什么都不会,整天拿个镰刀乱砍装着样子,多数时候都躲在稻草垛里睡觉。”
    玄妙儿不甘心:“那咱们就把事情摆出来说清楚,不信三叔有脸还偷懒,五叔不去,三叔偷懒,四叔狡猾,活不是咱们家干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三章 送饭去稻田

    玄文涛却阻止了玄妙儿:“你三叔是你祖母的心尖肉,你要是真的都得罪了,以后咱们更难了,咱们只是想要分家,没想要断绝关系。”
    刘氏也是几次叮嘱:“妙儿,你是女孩子,出头多了传出去也不好,何况就算是你三叔好好干,也不是个能干好的,说了也没什么用。”
    玄妙儿其实就是想要给家人讨公道,可是听了爹娘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农家的女孩子管的太多了,说出去不好听,以后也不好嫁人,尽管自己还没想嫁人呢。
    最主要那个三叔就算是好好干,也干不好什么,真的没必要因为他再吵一次了,不分家这些事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了。
    最后玄妙儿还是妥协了:“我听爹娘的。”反正她心里决定了,必须分家,这次秋收也估计是最后一次了,明年看你们家怎么种地?看你们以后靠谁?
    第二天中午送饭,拿的样数多了些,王氏和冯氏有些拿不过来,所以玄妙儿和玄清儿也跟着去了。
    走在稻池埂子上,瑟瑟金风吹来,望无际的稻田像大海泛起了波涛,沉甸甸的谷穗像怕羞的姑娘腼腆地低着头。
    收割时劳累的,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这是他们劳作的收获,所以心里高兴。
    年长的男子边收着稻子,变算着今年能剩多少银子,好给儿子孙子攒着娶媳妇。
    年轻的青年也是带着收获的喜悦,想着多收稻子多换钱,好去求娶自己心仪的姑娘。
    小孩子们都在收割完的稻田里抓蚂蚱,这个可是可以做菜的,用油炸了或者炒了,那个香酥的味道久久不能忘了。
    刚到自家的稻田边,就听见挨着玄家地里也在收割的老汉,对着玄老爷子道:“玄大哥好福气啊,你看你家老三做大买卖的人都回来秋收,真是有福气。”
    玄老爷子就是喜欢听这样的话:“连老弟夸奖了,本来俺家老五也要来的,我没让,俺家孩子都孝顺。”说着哈哈的笑起来。
    “老五以后是要当官老爷的,怎么能下地干活呢,玄老哥以后是有钱还得有身份的,我们这些只靠土里刨食的是比不上的。”那连老爷子笑呵呵的说着,不过看着就是本分的庄家汉。
    “连老弟孩子也都孝顺,那就是福气。”玄老爷子听了好话,自然也得回应好听的。
    “玄大哥家里给送饭来了,我这垄也赶紧得割完了。”
    “那你赶紧忙着。”
    那连老爷子动作迅速的开始割稻子。
    玄家的地有一边靠着河塘不远,所以这时候都在荷塘边的柳树下坐着,歇一会正好吃饭。
    都干活累了,所以这吃饭也吃的都特别香,狼吞虎咽的很快就把饭菜一扫而空了。
    玄老爷子看了看地里:“再有一天就完事了,今年收成不错。”
    玄妙儿心里也觉得收成不错,可是架不住需要银子的人多啊,要是普通庄家户,这些田地过得不错了,可是他们家不一样啊,现在没什么能卖的了,就靠这点地,开玩笑呢。
    送饭回来的路上,玄妙儿看见不少苦菜,便留下来自己挖苦菜了,因为她觉得这苦菜去火,经常睡炕火太大了,以后自己有钱盖新房子,也要床,这炕容易睡出两个红脸蛋。
    这村里很多姑娘都是高原红的大脸蛋,玄妙儿心里可是害怕,好在自己的不明显,不过想想刘氏好像也不是像四婶王氏那样的大红脸,心里踏实不少,可能是遗传因素好。
    她带了个草帽,在地头上挖苦菜,过一会再看看蓝天白云,还有金黄的稻田,想着那句: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哎,自己的文艺范有时候还是不小心冒出来。
    “妙儿挖野菜呢?”柳柱子刚割完稻子准备回家,看见玄妙儿仰望着天空,那种慵懒的感觉小只小猫,让他移不开眼就。
    “柱子哥,你要回家吃午饭啊?小桃姐没给你送饭么?”玄妙儿用手遮着阳光看向柳柱子,因为柳柱子过来的方向是迎着阳光的。
    “我们家稻田少,就两亩,我这今天就割完了。”说着柳柱子蹲下帮着玄妙儿挖野菜,玄妙儿十一岁,也没到男女大防的年龄,过了十三要是单独和男子在一起就有闲话了。
    “柱子哥,你快回家吧,你还没吃午饭呢,我自己慢慢挖就行。”玄妙儿不太好意思柳柱子帮忙,并且自己慢慢挖,也算是放松,总比回家好,这还能看景呢。
    柳柱子没有接收到玄妙儿的心里,上次他回来就心里惦记着这小丫头了,这有帮她的机会怎么能错过:“用不上多一会,挖完正好一起回去。”
    玄妙儿也不能再拒绝了:“恩,那谢谢柱子哥了。”
    “你这几天怎么没去我家找小桃玩?”柳柱子回来这几天每天都希望晚上玄妙儿过去呢,可一直没见到。
    “这几天都忙着秋收,我们家人也多,我也不好出去,”玄妙儿抖了抖手上的苦菜上的土。
    “是呀,你们家活几乎都是你们大房干,你也别任着他们欺负,不该你干的就不干。”柳柱子的心里总是觉得玄妙儿经常被欺负。
    “谢谢柱子哥,我现在没以前那么听话了,做得多也是挨骂,还不如懒点。”说完玄妙儿还对着柳柱子俏皮的眨眨眼,告诉他自己很聪明。
    因为玄妙儿才十一,她还真没想什么感情的问题,一直觉得柳柱子就是邻家大哥哥,对于他的关心,也觉得可以接受的。
    可是柳柱子却一下子脸红了,好在这几天晒得也看不出脸红了,不过他觉得嗓子有点干,声音有点沙哑的叫了句:“妙儿。”
    “柱子哥,你嗓子不舒服么?是不是没带水?”玄妙儿根本没多心。
    这时候柳柱子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是呀,今天没带够水,有些渴了。”
    “那咱们回去吧,这苦菜我祖母不爱吃,不用挖那么多。”玄妙儿颠了颠手里的小筐。
    柳柱子接过她手里的筐:“走吧,这时候太阳大,晒久了你该头晕了。”
    玄妙儿看着他本来就拿着镰刀还有个筐了,不好意思再把手里给他了:“我自己拿吧,你手里还那么多东西呢。”
    “这点东西我拿着也不当事。”说着拎着筐就走在前边。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四章 父亲受伤了

    玄妙儿心里想,以后找个这样的老实农家汉子做丈夫也不错,总比那个花继业那种好,不用担心他出去鬼混。咦,我怎么又想起那厮了,看来我认识的男人太少了,找个对比都不容易。
    到了家门口,玄妙儿接过小筐:“谢谢柱子哥。”
    柳柱子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该说什么:“那我回了。”
    “好的,再见。”玄妙儿拎着小筐回家了。
    柳柱子却满怀心事,自己十五了该定亲了,可是妙儿才十一,就算是定亲也要等到她十三吧,要是等两年之后她不会嫌自己老了吧。
    柳小桃看着哥哥这个苦瓜脸很不解,也没多问,毕竟哥哥也不小了,很多事也不能问了。
    柳大娘看在眼里,心里也有了合计,自己儿子是不是想媳妇了,有时间得找媒婆看看哪家姑娘适合。
    柳柱子可没想到自己娘误会了。
    玄妙儿回家还没坐稳,外边就跑进来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站在院子里大声喊:“玄大伯的腿被玄三伯不小心砍伤了,你们快去看看。”
    玄妙儿听了,心里一紧,不过她赶紧看向身边的刘氏,只见刘氏脸色惨白,一手扶着炕沿在没倒下去。
    玄妙儿扶住刘氏:“娘,你别担心,爹是伤的腿,不会有生命危险。你这月份大了,不能激动,咱么家现在是要每一个人都好好的,娘,你一定要挺住。”
    刘氏听了玄妙儿的话,心里放开了一点,伤的腿,确实不会有生命危险,她把银子都放在身上了:“嗯,娘挺得住,你扶着娘去看看你爹。”
    玄妙儿本来不想让刘氏去,可是她知道要是不去,不知道情况心里更担心,还不如让她去听听郎中的话,说着扶着刘氏出去了。
    院子里很安静,上房一个人没出来,玄妙儿知道这是上房怕拿银子,都躲着呢,心里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齿,不过现在没时间和精力管她们了。
    那个报信的男孩还在门口,玄妙儿问:“我爹现在在哪?”
    “我祖父让我来的时候,他们正抬着玄大伯去李郎中家呢。”说着,那男孩已经走在前边了。
    玄妙儿和刘氏也加快了脚步赶往李郎中家里。
    这时候柳柱子也听见声音跑了出来,把二两银子递给玄妙儿:“先拿着应急。”
    玄妙儿也没拒绝,她现在只想知道爹怎样了,尽快的往李郎中家走。
    半道看见玄安浩迎面跑来:“娘,我爹被抬到李叔家了,李叔说没有生命危险,让你别着急。”
    从上次李郎中救了玄妙儿,又帮着他们说话之后,两家走动也多了,并且两人小时候就玩得好,现在熟络起来,也就又像小时候那样称兄道弟了,几个孩子也都叫李郎中李叔了。
    听了玄安浩的话,这娘两才真的放心了,尽管原来玄妙儿也觉得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这个时候的医疗她真的不放心。
    到了李郎中家门口,就看见里边围了不少人,那个报信的男孩跑到连老爷子身边:“祖父,我把玄大伯母带来了。”那个小男孩就是和玄家稻地挨着那块地的连家孙子。
    玄妙儿心里记下了他们的好。
    连老爷子也是懂事的,没多说话,拉着孙子站到一边。
    刘氏和玄妙儿哪里还顾得上和别人打招呼,赶紧挤进了屋子,只见满地都是血布,水盆里也都是血水。
    李郎中还在止血包扎伤口。
    躺在床上的玄文涛脸色惨白,没一点血色,玄妙儿上前拉住玄文涛的手:“爹,你要挺住,咱们家就要过好日子了。”
    也许是这话刺激了玄文涛,他微微睁开眼睛:“爹没事,你李叔都说没事了,以后咱们家还要过好日子呢。”
    这看热闹的听了爷俩的话,也都有点动容了,因为他们也都或多或少的知道这一房在玄家的地位,心里也都同情。
    李郎中见刘氏要过来,知道她快要生孩子了,所以担心她见了伤口受不住:“嫂子别过来,大哥没危险了。”
    刘氏也知道过去了容易影响李郎中诊治,静静的站在门口。心里像是被刀割过了一样。
    身边玄家的几个男人都在,玄老爷子也在,但是都没有说话。
    半个时辰李郎中才包扎好了玄文涛的伤口,因为伤口大,这时候又没有缝合,所以失血很多,不过好在玄文涛身体底子好。
    处理好了伤口,李郎中已经是满脸流汗了,不过还是走到刘氏身边:“嫂子,玄大哥没什么大事了,就是这一下身子亏了,以后得好好的补补了。”
    刘氏的眼泪到这个时候才流了出来:“谢谢李郎中。”
    “和我客气什么,我和玄大哥从小玩到大的。你先回去休息吧,玄大哥在我家住一天,明天稳定了再回去。”李郎中也是真的为他们家考虑。
    李郎中的媳妇桂枝也过来道:“嫂子你这再有一个月多也要生了吧,还是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玄大哥这有我们家春生和俺家老大林子呢,正好私塾这几天放秋假。”
    玄妙儿看得出这李郎中一家真真的是好人:“那就谢谢李叔和婶子了。”
    刘氏看着身边的玄安睿道:“让俺家二郎留下来伺候他爹也方便。”
    “那也行,反正林子和睿小子关系好,晚上就让睿小子和林子一起住。”李郎中道。
    柳柱子也走过来:“我也留下吧,我们家稻子割完了,正好我还有一天假。”
    玄安睿握了握柳柱子的手,没说话,感激记在心里了。
    躺着的玄文涛这会也好了一些:“妙儿,扶你娘先回去,爹没事。”
    玄妙儿应下了,扶着刘氏回去,玄老爷子和玄家的男子也都告了辞要走。
    李郎中上前客气的道:“玄大爷,医药费是现在算,还是等玄大哥回家时候你们再送来?”
    刘氏刚想自己拿银子,玄妙儿伸手拦下了,这明摆着李郎中帮着他们家争取利益,刘氏一直担心丈夫,这阵也有点懵了。
    玄老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然是要应下:“我一会就让人送来,俺家老大还是要麻烦李郎中了。”
    李郎中仍旧很客气:“那就麻烦玄大爷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五章 母亲生弟弟

    玄妙儿和玄安浩扶着刘氏刚回到西厢房内,刘氏就觉得肚子往下坠的疼,她生过四个孩子了,知道这是要生了。
    但刘氏还坚持把银子藏好了,才对玄安浩道:“快去找村东头的王婆子,娘要生了。”
    玄安浩撒腿就往村东头跑。
    玄妙儿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自己对这方面真的没有印象也没经历过啊,她急的直发抖:“娘我干什么。”
    “你给娘铺床被子,要那床破旧的,然后你去烧水。别让你爹知道,要不然他该担心了。”刘氏已经满头大汗了,可是还担心着玄文涛。
    玄妙儿握着刘氏的手:“娘,你挺住,我这就去。”她想着先不让上房知道,免得她们乱说话,还可能使坏,一会接生婆来了就好了,刘氏生过四个孩子了,应该没什么事的。
    玄妙儿一直给自己打气,可是手却一直颤抖,下午看见爹的伤的时候,已经很难受了,现在就剩一股力量支撑着,她嘴里一直说,我能行,娘和爹都没事,可是她觉得自己的牙不觉得撞到一起,浑身发抖。
    好不容易烧开了水,玄安浩也带了接生婆进来。
    那接生婆是个有经验,进屋洗了手就直接开始接生:“丫头,把水端进来,小子别进来了啊。”
    玄妙儿让玄安浩在外边烧水,还熬了小米粥,又让玄安浩去柳小桃家借了几个鸡蛋煮上了。
    玄妙儿就负责来回的端水,听着刘氏撕心裂肺的叫声,玄妙儿更加觉得以后要对这娘好,自己来这世上,刘氏是受了多少苦的。
    这边声音太大了,上房也不好再假装听不见,马氏做在炕沿边,想等着生了再出去,让她站院子里等着刘氏生孩子,那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让她去西厢房守着了。
    三婶张氏也怀着孩子,借口不方便进来陪在马氏身边。
    四婶王氏和五婶冯氏不能装作看不见啊,只好硬着头皮进来,过来说是帮忙,其实就是站在边上看着。
    玄妙儿也不能把她们赶走:“四婶帮我烧水吧。”
    王氏刚走到厨房就喊了一声:“你们这还有小米和鸡蛋呢,什么时候藏得?”
    玄妙儿真想一板砖呼死王氏算了,可是那样犯法:“不是藏的,刚刚四郎去隔壁借的。”
    “呦,不去上房拿,去隔壁寡妇家借,分不清远近。”烧火王氏嘴上也不停着。
    “刚才上房都忙着爹的事,娘不让我去打扰。”玄安浩蹲在王氏身边道。
    玄妙儿现在真的没心情和王氏打嘴仗了,急切的等着刘氏生孩子呢,毕竟是早产啊,这个医学落后的年代,她真的害怕。
    刘氏尽管是动了胎气早产一个月,可还算是顺利的,因为孩子长的小,刘氏平时运动多,所以没废什么劲,一个时辰屋子里就传出来婴儿的啼哭声。
    接生婆把孩子包起来抱出来交给玄妙儿:“恭喜你多了个弟弟。”这接生婆不傻,看得出这妯娌不怎么样,所以也没把孩子给她们抱,直接抱给了玄妙儿,继续给刘氏处理下身了。
    玄妙儿抱着小弟弟走到刘氏身边:“娘你还好吧,我一会给你弄糖水。”
    “娘没事,你快把弟弟抱给你祖父看看吧。”刘氏还是很识大体的。
    玄妙儿看着怀里皱皱巴巴的小弟弟,心里融化了,玄安浩也过来看着,满心喜爱。
    玄妙儿抱着小弟弟出来,赶紧让玄安浩去李郎中那报喜:“弟弟,快去告诉爹和哥,娘给咱们生了个弟弟,娘和弟弟都很好。”
    玄安浩这次可是高兴的跑出去了。
    一听是男孩,站在厨房的冯氏的脸色一下不好看了,她这两年想生孩子就是没怀上,她多想要个男孩啊,好在自己年轻,生孩子的机会还很多。
    王氏也撇了撇嘴:“又多个要彩礼的。”她在这个家里最得意的就是生儿子,现在刘氏也三个儿子了,她心里自然不舒服。
    玄老爷子还是很高兴的:“妙儿,让祖父看看六郎。”再怎么这都是他的孙子。
    玄妙儿把弟弟抱过去给玄老爷子抱抱:“弟弟看见祖父就笑了。”玄妙儿这么说就是为了让玄老爷子对这个弟弟关心些,其实刚生的孩子怎么会笑。
    玄老爷子听了高兴:“那当然了,这是我孙子。”
    玄妙儿心里想,希望你能把他当成你孙子吧。
    此时院子里人不多,玄文江和大郎在家,因为马氏不放心把银子交给玄文江,就让自己的儿子去给李郎中那送医药费了。
    玄文江本想避开上房人,回去照顾玄文涛的,可是走一半遇见玄安浩,知道刘氏早产了,怕有家里这些人不靠谱,就跟着回来了。
    玄文江见了自己的亲侄子也高兴,伸手抱了抱,这五个孩子出生他都抱过。
    玄大郎也伸手摸摸新生儿的小脸,一脸的喜欢。
    上房马氏听见孩子哭声,又听见院子里有人说生了个男孩,脸一下吊起来:“又多了张嘴,早产也没死了,真是命硬。”
    此时最难受的是张氏,它生了三个女孩了,这胎她自己根本不确定男女,可是为了面子,也是她一厢情愿,到了哪都说怀的是男孩。
    现在听说刘氏又生了男孩,她恨得牙根痒痒:“大嫂真是有福气。”
    “有什么福气,一辈子受苦的命。”马氏还是嘴上解恨的说。
    “娘,大哥大嫂都都不能下地了,明天咱们家稻子割不完了。“玄宝珠的自私简直是完全继承了马氏。
    直到现在他们都没人关心过玄文涛的伤,那伤可是三叔玄文诚砍的,就算不是故意的,可是她们完全没有一丝的歉意,这样的人能凑合到一家也真是物以类聚,人以**居。
    “那怎么办,多干几天吧,反正你二叔和二郎也都是干活好手。”马氏心里还是把活都分给了她心中的外人。
    马氏没有办法,就算是为了给别人看自己也得去西厢房看一眼,走到西厢厨房,看了看玄妙儿怀里的孩子嘟囔一句:“早产也都没死,命硬。”
    玄老爷子瞪了马氏一眼:“不会说话别说。”这个怎么都是他孙子,他自然喜欢。
    “我也没说不好的,就是说他们命大。”这么一下就把命硬改成命大了。
    “你回去给老大这拿点小米和鸡蛋。”玄老爷子也不和马氏斗嘴了,今天本来玄文涛受伤,他也不太好受,现在有孙子了,他还是高兴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六章 好心接生婆

    马氏应了一声,回上房了,也没给送小米鸡蛋,也没再出来。
    西厢房这边,玄妙儿把刚出生的小包子抱回了刘氏身边,她可不放心别人碰弟弟。
    然后见没有外人了,玄妙儿才从柜里拿出了一吊钱给了接生婆:“谢谢婆婆今天帮了我们家。”
    玄妙儿的话很概括了,今天这个接生婆直接把孩子给她,明显的就是不相信其他人,玄妙儿很感激。
    那个接生婆没想到玄妙儿看出来这点,其实她只是因为自己也是受了后娘折磨的,所以知道玄家大房的不容易,才多帮了些:“你们家也不容易,别给这么多了,给半吊就行了。”
    玄妙儿笑着硬是把一吊钱塞过去:“这个钱该出,是喜气钱。”
    接生婆笑着接过钱,又数出来三十文放在玄妙儿手里:“聪明的姑娘,不过这三十文我去上房收就行了。对了你娘身子弱,这胎伤了根本,以后可是要好好养着了,还有你弟弟是早产,也要多补补。”
    玄妙儿也没想到这个接生婆这么懂人心思,又这么的细心:“我记下了,那就再次谢谢婆婆了。”
    接生婆高兴的出了西厢房,直奔上房,挣两份钱谁不高兴?
    一进上房,接生婆就一脸堆笑:“恭喜老太太添了孙子,那孩子长得一看就是福相啊,以后一定是个当官的。”
    接生婆一看这种后娘就生气,并且这边拿了妙儿的钱,所以这来大房也就是故意恶心她们的,顺便再让她们出点血。
    马氏听了接生婆的贺喜,心里郁闷的想骂人,可是人家接生婆没错啊,再说这接生婆在这村子里,身份不次于郎中的,这是谁家都不敢得罪的。
    “同喜同喜。”然后从身边的木盒子里拿出了三十文钱递过去:“这是辛苦费。”
    生子是大事,特备是男孩,一般都给一吊钱的,就算是生的姑娘也要给半吊,可是马氏就给了三十文,真的是让人恶心。
    不过这接生的价格就是三十文,只是谁家都图个喜庆,都会多给,没人家会真的只给三十文。
    那接生婆本来也预料到了:“那就谢谢老太太了,祝你们家这小孙子以后能金榜题名,越长越俊,有钱有势,长命百岁。”这接生婆是把能说的好词今个都用上了,这个家里不爱听的她都说了。
    一般家生孩子,她也就是说说孩子好看,有福气,可是今天她也是下了血本了。
    马氏越听脸越黑,可是还不能发火:“老四媳妇,你替我送送客。”这是明显的赶人了。
    接生婆也不在意,本来就知道怎么回事,拿钱乐呵的走了。
    玄妙儿按照接生婆告诉她的,把屋子里挂上了曼帘,因为玄文涛不在家,玄文江进去不方便,所以玄妙儿只好求了玄大郎,玄大郎是侄子,小辈的,可以进去。
    (曼帘是这个地方坐月时候挂在炕沿那边的一个帘子,为了挡住开门的风。)
    玄大郎倒是高兴地进去,帮着玄妙儿挂曼帘。
    “大郎哥,谢谢你,你和他们不一样。“玄妙儿也没说谁。
    “我也看不惯他们,可是我没办法,妙儿你恨他们么?”玄大郎把曼帘挂好了,抻平整。
    “也谈不上恨,只是不想有太多的交集。”玄妙儿也不好多少说了,毕竟玄大郎的亲爹娘在上房。
    “以后分家就好了。”玄大郎这么一句之后觉得不妥:“挂好了,我出去了。”说完玄大郎转身走了。
    玄妙儿硬逼着刘氏吃了一个鸡蛋:“娘,你说大郎哥怎么这么不一样?”
    “那孩子本质就好,今天也多亏了他,要不这曼帘谁挂啊。”刘氏看着曼帘道。
    “娘,你睡一会,这次你身子亏了,这个月子可要做足一个月才行。
    “生你的时候,三天我就开始做饭了,哪有那么娇气?”刘氏温柔的摸着小儿子。
    “这次不同,你是因为爹受伤才早产的,爹受伤是三叔弄得,所以这次你和爹都要好好养着。”玄妙儿可不想自己爹娘以后落了病跟。
    刘氏叹了口气:“哪有那么容易啊?咱们家也没钱没粮食,不干活,你祖母不给咱们吃饭,咱们吃什么?”
    玄妙儿现在心里更是矛盾了,挣钱也容易,可是现在又不是时候,不挣钱,家人就要挨饿了:“娘,咱们手里的钱先花着,我再想办法挣钱接大姐,你和爹身子都养好了,咱们家才能越来越好,要是你们真的落了病跟,以后我们五个怎么办?”
    刘氏眼眶红了,她知道坐月子不能哭,可是心里真的难受:“妙儿,你是女孩,不能什么都抗自己肩上。”
    “娘,你放心,你这段时间就是养身子,看着小弟弟,别的都不用管,我多画几张图,咱们就有钱了。”玄妙儿现在脑子都不够用了,又要防着上房,又要低调挣钱。
    “都是娘没用。”说着刘氏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
    玄妙儿赶紧伸手去擦:“娘别哭了,对眼睛不好,你放心,有我在,咱们家不会吃亏的,就算是管的多了,人家说我跋扈,那就说呗,顶天嫁不出去,赖在家里让爹娘养着,娘别嫌弃我就行。”
    这话倒是把刘氏逗笑了:“你这孩子口无遮拦,过几年怕是我拦不住的想往出嫁。”
    “嘻嘻,娘,你睡吧,我拿钱让弟弟去买些东西。”玄妙儿给刘氏盖了盖被子,又捏了捏小弟弟的小脸。
    玄安浩一直在烧水,还给小弟弟洗尿布忙的不亦乐乎。
    玄妙儿不敢自己出去,因为这个家里她不放心,她从柜里拿出一小块碎银子递给玄安浩:“你去隔壁找柳大娘,让她帮咱家买一只母鸡,一百个鸡蛋,还有十斤小米。不过别拿回来,母鸡求柳大娘杀了分成块,鸡蛋和小米也都放她家,每天让小桃姐从墙上递过来。”
    玄安浩点点头,心领神会的往隔壁跑,还没出门玄妙儿又叫住他:“还有告诉柳大娘,柱子哥今天在李郎中那帮着照顾爹一天。
    “知道了姐。”玄安浩的话音没落呢,人已经出了院子。
    这时候上房的人也都回去了,那三个叔叔回来也没来看一眼小侄子,反正玄妙儿也不稀罕他们来呢,来了说的话不好听还生气,莫不如不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七章 恩怨心里记

    “妙丫头,我来看你娘了。”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玄妙儿一下就听出来是小姨婆来了,赶紧跑出去:“小姨婆,快进来看看我小弟弟。”
    小姨婆手里还拿着个筐,里边是鸡蛋:“我给你娘拿了二十个鸡蛋,没多拿,拿多了上房该惦记了,吃没了我再送些来。”
    “小姨婆,你和小姨爷也年岁大了,别给我们家了,你们也得多吃点,再说子明表哥也得补补,他明年还要科考呢。”玄妙儿挽着小姨婆的手进了屋子。
    刘氏侧过身:“姨母来了,快坐。”
    玄妙儿拉着小姨婆坐在炕沿上,玄妙儿把小弟弟抱给小姨婆看,小姨婆抱着孩子:“真好看,比两个哥哥出生时候还好看。”
    “这个早生了一个月多,身子比四郎都弱了,不过好在今天都顺利。”刘氏叹着气道。
    小姨婆把孩子放到刘氏身边:“我下午去看过文涛了,李郎中说没事了。我这刚回家睡了一会,起来就听说你这生了,我就赶紧来了,好在都没事,你不知道我听说的时候吓得,站都站不稳了。”
    “姨母,谢谢你,也就你还惦记我们,要是我婆婆活着,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啊。”刘氏说着心里难受,眼眶红了。
    “晴岚,别哭,坐月子哭了对眼睛不好,你以前生妙儿的时候,三天就出去做饭了,那身子都伤了,这次坐月子说什么都要坐满一个月,把以前亏的补回来。”小姨婆说起刘氏生玄妙儿的事还是很生气。
    刘氏也知道坐月子不能哭,忍着道:“放心吧姨母,我现在和以前想的不一样了,我以后不会亏了自己,也不会亏了家里这几个。”
    “那就对了,你这今天也累了,早点睡会。我过两天再来看你,总来你那婆婆又要说难听的。”小姨婆也是知书达理的,见不了马氏那种破口大骂。
    “姨母放心吧,现在妙儿和以前不一样了,能顶事了,要是我们有事,也不会和姨母客气的。”刘氏这些话说的真切,姨母在她心里就是自己的长辈,和婆婆一样。
    小姨婆又叮嘱了刘氏一些坐月子的事才离开。
    晚饭玄妙儿和玄安浩也没去上房吃,吃饭时候玄文江给她们娘三端来了点菜饭,上房自然也不会给刘氏做什么月子饭。
    玄文江没进刘氏这房间,毕竟哥不在家,嫂子坐月子,这进去不好,站在门口道:“嫂子,我给你们端了菜饭,我吃饭前去了李郎中那,大哥好多了,今天晚上我也去照顾大哥,李郎中说明天早上大哥就能回来呢。”
    “那就多麻烦二弟了。”刘氏回应。
    玄妙儿出来,接过二叔手里的菜饭:“二叔,我把饭菜倒出来,你直接把碗送回去,爹和大哥不在家,我不敢离开娘这。”
    玄文江懂玄妙儿的心思:“嗯,我去弄,一会我去买点小米和鸡蛋什么的。”
    “不用了二叔,我都安排好了,让隔壁柳大娘帮着买,然后每天给咱们拿过来几个,省的放在家里多了有人惦记。”玄妙儿和玄文江把菜饭倒在自家的碗里。
    玄文江熟手把上方的碗刷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精明,想的比我们周到。”
    “那二叔去吧,别担心我们。”
    “嗯,明天我们都回来就好了,今天晚上你就扛着点吧。”
    “二叔说的,这不都是我该做的。”
    玄文江出去后,玄妙儿又给刘氏单独做的小米粥,窝的鸡蛋,还有一碗红糖水,这个是古代月子标配了。
    刘氏本来舍不得,可是这女儿都端来了,不吃不行的架势看着她,她也只能吃了。
    玄妙儿晚上还给自己和弟弟也煮了鸡蛋,她们两这段时间也累,也都一起补补,这次趁着这个机会,全家人先把身子养好了,也是个好事。
    第二天一早上,三郎玄安本就跑进来:“二伯呢,祖母让他收拾好该下地割稻子了。”
    玄妙儿正在小炉子上给刘氏煮小米粥和鸡蛋,今天她们都没去上房吃早饭,一个是不放心,一个是太累了,不想和他们斗嘴。
    “二叔在李郎中家照顾我爹,一会还得抬我爹回来呢,我爹腿不能走路。”玄妙儿搅动着小锅里的粥。
    玄安本看着小米粥和鸡蛋,咽了两下口水:“我想吃鸡蛋。”
    玄妙儿真的觉得好可笑,玄安本八岁了,上私塾了,还要东西吃,书都读狗肚子里了:“这是我娘的月子饭,你没坐月子不能吃。”
    “谁说的,鸡蛋谁都能吃,我娘就吃了。”说完感觉不对,赶紧捂上嘴。
    玄妙儿都懒得多问:“那你去找你娘要吧,俺家就这两个,给我娘留着的。”
    玄安本知道这个堂姐和以前不一样了,也不敢抢:“我去告诉祖母,你偷吃鸡蛋。”
    “去吧,再告诉她,你想要吃,我没给你。”说完继续熬粥。
    粥刚熬好,四婶王氏就冲了进来:“你们竟然偷鸡蛋吃,你祖母让我来把你们偷的鸡蛋拿回去。”
    玄妙儿内心真的好累啊,这还没完了:“这是隔壁柳大娘给的,给我娘坐月子吃的,再说咱们家几只鸡,每天下几个蛋,祖母数的一个不差,我怎么偷?别开口闭口偷,这是诬陷,你再败坏我名声我去找里正。”
    “你这丫头这么狠呢,我不说了,那隔壁一个寡妇带两个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祖母说多少遍了,让你别跟她们家来往,你不听,以后断了来往吧。”王氏掐着腰喊道,不过她还真怕玄妙儿去找里正,因为玄妙儿确实干得出来这事。
    “隔壁再不好也知道我娘生孩子了,给我们些小米和鸡蛋,你们怎么不给呢?我还指望柳大娘给我们这点鸡蛋让我娘坐月子呢,要是你能保证一天给我三个鸡蛋,我就不跟柳家来往了。”玄妙儿知道上房一天一个鸡蛋都不可能给,所以根本不担心这个说法。
    “我呸,你当你你娘什么金贵身子呢,一天三个鸡蛋,也不怕噎死了,既然柳寡妇给你三个鸡蛋,你就不能给三郎吃一个么,三郎上私塾也是费脑子的,得补补。”王氏语气又变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八章 绝对不吃亏

    玄妙儿真的觉得人可以无耻,可是无耻成这样就不对了,三婶和五婶尽管烦人,但是都抬着身价不来她们西厢房,玄妙儿倒觉得蛮好的,不来清净。
    可是王氏却没那么多心思,为了个鸡蛋就这么来了。
    玄妙儿笑道:“四婶,抢月子饭的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不过我说了不给。”
    王氏见好说好商量不行,伸手就要过来抢。
    “四弟妹这是干什么?看我不在家欺负我老婆孩子。”玄文涛被柳柱子和玄文江抬进来,刚到门口就看见了这一幕。
    刚才玄妙儿和王氏吵得太专注,两人都没注意外边。
    王氏听见玄文涛的声音有点害怕,这个大哥很少和她说话,赶紧改口:“我就是要帮着妙儿煮鸡蛋。”
    玄文江道:“我们都回来了,就不用四弟妹帮忙了。”
    王氏狠狠的瞪了一眼玄妙儿,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嘟囔着,很不甘心的离开了。
    玄妙儿本来在炕上铺好了被褥等着爹回来的。
    不过玄文涛没让他们抬回自己房间:“把我抬二弟那北屋去,我这身伤有伤,起来趴下都得人伺候,那屋她们娘两不方便,在二弟那屋干啥方便。”
    玄妙儿也觉得有道理,自己毕竟十一了,这爹要是如厕什么的,自己确实尴尬:“也对,要不然李郎中来换药也不方便。”
    玄文涛被抬进了玄文江的北屋,玄妙儿赶紧回南屋把被子抱过去,他们家被子有限,一人也就一床。
    安顿好了玄文涛,玄妙儿把小弟弟抱过去给他看。
    玄文涛看着怀里那个瘦小的儿子,忍不住的掉了眼泪,自己受伤都没哭,可是看着这个早产的孩子心里就揪在了一块:“妙儿,你娘还好吧。”
    “我娘没事,说一会就能过来看你了。”玄妙儿知道坐月子不被风吹了就没事,特别这都是顺产,所以没阻止刘氏的想法,一会人走了,关了门就行了。
    “那可不行,你娘这次可是亏了身子,别让她过来,等我过几天我这伤口长合了我就回屋了。”玄文涛赶紧拒绝道。
    玄妙儿也不想在这事上多费口舌了:“爹,我先给你弄点吃的,今天二叔和大哥都别下地了,我爹这腿动不了,要是想如厕,一个人也扶不住的。”
    玄安睿赞成道:“是呀,昨天多亏了柱子哥和林子,要不然我和二叔两人都忙和不过来呢。”
    柳柱子赶紧道:“那我今天也留下吧。”
    玄安睿感激的看着柳柱子:“不用了,柱子哥,你也回去休息一下,昨天你都没怎么睡觉,昨天我和二叔还没适应,今天知道怎么弄了,我们两能应付来。”
    玄妙儿也赶紧劝道:“是呀柱子哥,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我要有事就去找你。”
    柳柱子点点头:“那你们别客气,有事就去叫我。”
    玄妙儿送柳柱子到门口,把那二两银子还给他:“谢谢你柱子哥,我们家银子暂时够用,不够了我再麻烦你。”
    柳柱子没有接银子:“你们家最近事情多,留着点银子傍身总是好的。”
    “要是真不够我再去你那借,你也知道我们家放银子也不安全啊。”玄妙儿觉得人情欠的够多了,银子再欠可就还不清了。
    “那我先收着,你要是用的话就去找我……找我娘。”本来柳柱子想说的是找我,可是又觉得不妥,变成了找我娘。
    玄妙儿应下道:“嗯,我不与柳大娘和柱子哥客气。”送走了柳柱子,玄妙儿回了屋。
    此时上房内,玄老爷子对着马氏道:“老大回来了,你去看看。”
    “那么点皮肉伤看什么?也不是腿断了。”马氏才不想去呢,去了说什么?再说在她心里,玄文涛这伤就是没事。要是换成她儿子受伤,那自然不一样的。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这毕竟是老三砍的。”都是他孩子,玄老爷子还是公平点的说。
    “老三也不是故意的,咋地?还得偿命啊?”马氏声音提的老高。
    玄老爷子就是这样,说到现在,他就不坚持了:“那咱们赶紧下地吧,今天这都够晚了。”
    马氏见玄老爷子不说这事,心里踏实了:“你们几个干活哪顶的上老二和二郎。”然后又对着五郎玄安旭道:“五郎,去西厢房叫你二伯和二郎哥来一趟。”
    五郎玄安旭扯着大鼻涕跑出上房,进了进西厢房,看见玄妙儿就问:“妙堂姐,我二伯和二郎哥呢,祖母让他们去一趟。”
    玄妙儿真的不忍看玄安旭那个过了江的鼻涕,拿着苞米叶子递给他:“擦擦鼻涕再说话。”
    玄安旭接过苞米叶子胡乱擦了一下,亮晶晶的鼻涕泡就抹在了脸上:“祖母找二伯和二郎哥。”
    玄妙儿只是不想去看玄安旭:“我去告诉二叔和哥,你回去吧。”
    玄安旭好像觉得鼻涕抹在脸上不舒服,又用袖子抿了一下,然后跑了。
    玄妙儿心里真的凉啊,自己爹受伤回来了,上房一个人也没过来,这伤还是三叔弄得,他们就是装样子也该过来吧,现在上房都跟没事发生过一样,真是奇葩。
    不过这都是他们家院子里的事,没人来外人也不知道,估计有外人来的时候,马氏能出来做做样子的,毕竟她经常要说,自己是后娘,也没亏大他们大房的,不过明眼人谁看不出来怎么回事么?是她自己傻还是别人傻?
    玄文江听见外边声音了,走出来:“我去上房一趟,二郎别去了,留下来照顾你爹,我一会就回来了。”
    身后玄安睿也出来了,他担心玄文涛:“嗯,二叔你一定留下来,要是三叔或者五叔来,我爹是要受罪了。”
    玄妙儿也不放心:“二叔我跟你去,咱们可是说好了,必须你和我哥留下照顾我爹,你也知道他们别人不能真心照顾,外一再碰了伤口,我爹那腿就不容易好了。”
    “你放心,上房拿我最没办法,我说的事没人能改变。”玄文江知道玄妙儿担心什么,他也不放心把大哥交给别人。
    这些年玄文江之所以不娶妻,就是不受马氏的控制,可是却不能分家,这也是他最烦躁的,如果能分家,自己就算是开荒也能把日子过起来。
    玄文江现在倒是欣赏这个小侄女,和自己对脾气,以前这孩子跟个小猫似得,现在就像个小豹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九章 我也要索取

    两人去了上房,一进屋吓一跳,这一个人都没去割稻子啊?全都在屋里坐着呢,这是等自己家人去干?。
    刚进屋马氏就道:“老二,快跟你爹他们下地割稻子去。”马氏看见玄文江身后的玄妙儿就觉得不对劲。
    玄文江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我得照顾大哥,不能下地了,这都出太阳了,你们赶紧去稻地吧,要不然影响收割了。”
    玄妙儿坐在玄文江身边,感觉二叔很给力啊。
    马氏的眉眼抽动一下:“你和二郎下地割稻子吧,伺候老大的事让老三和老五去,按说老大受伤是老三的错,他伺候应该的,老五也能帮把手。”
    “不用了,伺候大哥有不少说道呢,昨天李郎中教了我们一晚上,这换了人照顾不来的。”玄文江本就没打算妥协,语气很坚定。
    “那就让二郎留在家里,教老三就行了,你跟着你爹他们下地吧,别耽误时间了。”马氏退而求其次吧,至少得忽悠最能干的玄文江去。
    “是呀时间不早了,你们该下地的就去吧,我说了要照顾大哥的。”玄文江根本不跟马氏商量。
    玄妙儿笑着道:“祖母,李郎中说我爹这次亏了身子,流血太多了,刀口也伤到了骨头,必须得补补,让我们每天给我爹用大骨头熬汤,还有我娘是因为我爹受伤激动早产的,接生的王婆子说要吃几只母鸡补回来,我这是来跟祖母要钱的,一会好让二叔去镇上买。”
    玄文江就知道这个侄女跟着来是有目的的,不禁的觉得想笑。
    马氏一听都是要钱的事,这可比下地干活更为难她:“老大那也不过是皮肉伤,咱们庄稼人哪个没有个刮碰,你娘生了五个了,这不挺好的么,我看昨天生的那么快,应该没事,那个王婆子就爱往严重说,显得她接生的技术好。”
    玄妙儿现在都想给马氏鼓掌了,什么事情到她嘴里都能变个样:“祖母,这是人家郎中和接生婆说的,也不是我编出来的,李郎中在咱们河湾村可是有身份的,他会骗我们?我娘早产了一个月,确实伤了元气,现在还站不起来呢,要是不好好养着,估计就得做大月子了。”
    大月子是两月,看马氏能不着急?
    “咱们庄稼人,哪有做大月子的,你娘身体好,没那么娇贵。”四婶王氏先不愿意了,不等马氏开口,她就赶紧站出来。
    因为那样自己的活又多了,特别是还得给老的小的洗衣服呢。
    “这不是我娘亏了身子么?不补好了,以后身子弱,不能干活,那不更糟了。”玄妙儿说的头头是道。
    玄文江听得想笑,这侄女精的,简直是只小狐狸。屋里这些人都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玄妙儿见没人说话,对着玄老爷子道:“祖父,我爹流了那么多血,还碰了骨头,你也不是没见到,真得补补,李郎中说养不好的以后不能干重活了,下地都不行。”
    她知道自己娘的死活这家人不太重视,但是玄文涛怎么也是玄老爷子的亲儿子,还有就是这个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之一。
    玄老爷子平时不管账,他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银子,想想玄妙儿说的也有道理,要是玄文涛不能干活了,这个家以后的活谁干?都指望老二也不现实啊。
    “老婆子,给老二拿二两银子,让他给老大那边买点肉类补补。”玄老爷子看着马氏道。
    “二两?你这黑心的老头子,你咋不把我剁了卖肉呢,咱们家还哪有那么多银子?上次那死丫头跳河拿了一两,昨天给李郎中那送了七吊,王婆子接生给了三十文,这粮食还没收割完呢?哪有钱?”马氏说完狠狠地等了玄妙儿一眼。
    玄妙儿假装没看见,看着玄老爷子:“祖父,我跳河,我爹受伤,我娘早产,都是怎么回事咱们心里清楚,给他们补补不为过吧?”
    玄老爷子又开始了他的无限纠结中,他确实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银子,但是他知道再怎么穷的家里都会有备用的钱,现在是马氏不想拿。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老伴,给不给呢?
    玄妙儿看着玄老爷子就知道他又纠结了,不过自己不介意,因为爹娘都吃了东西,今天他们也没别的事了,就在这耗着呗,下不下地那是上房的烦恼。
    马氏现在也乱了,她的初衷不就是让玄文江和玄安睿下地割稻子么?现在怎么跑偏了?
    四房两口子更是不介意耗着,反正现在下地的话,活都是他们家干,现在剩的主要劳动力就是玄文信和大郎了,所以他们也不想下地了。
    五房不下地,这时候不能多言,要不然惹火上身不值得。
    这样安静了好一会,玄妙儿有点困了,低着头打瞌睡。玄文江更惬意,手里拿着木雕挂件开始打磨。
    最后玄老爷子看着太阳太高了,再不下地今天就浪费了:“给老大一两银子补身子,老二回去照顾吧,剩下的人跟我下地。”
    因为玄老爷子也是看出来了,这玄妙儿不要到银子也不罢休,何况村里都知道是三儿子伤了大儿子,这话说出去不好听,要是让老大养的好,对外看也是家庭和睦,他是面子上人,怎么能丢了面子呢?
    马氏一听心里像是有刀割,一两银子,昨天七吊三十文,再拿一两,一般做长工一个月才四吊钱啊,一两七吊三十文,要了她命了。
    上次给玄妙儿是因为当时那丫头看着是死了,她也害怕了,现在这都好好地,让她拿出去一两七吊三十文,她恨不得咬死玄妙儿。
    玄妙儿知道昨天李郎中的医疗费要的高些,是因为李郎中给玄文涛的内服药里加了些补药,那补药就算是再便宜算,也不会太少了,要七吊真的不能再少了,这些她都记心里了。
    马氏又从腰里掏出钥匙,然后挪到炕柜那,拿出那个木盒子,然后掏出了五吊钱扔过来:“就剩这些了。”
    玄妙儿想说:你把盒子打开我看看,后来想想算了,也不是真的要吵架,自己预计的都达到了,那就行了,别激怒了马氏,再一点拿不到。
    玄文江拿过钱对着玄老爷子道:“谢谢爹。”也没理马氏,叫着玄妙儿回西厢房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