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0 | 浏览:1459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章 能否穿回去

    听了玄妙儿的话,刘氏也觉得说的有道理,这点心要是被要回去了,还不如自己家吃呢。
    刘氏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剩那些,你放在桌子上几块,剩下的的藏到柜里,晚上给你哥尝尝,明天也能给你们两个小馋鬼解馋。”
    这时候娘两才发现玄安浩竟然睡着了,玄妙儿知道他今天是累坏了,其实自己这一天都有点蒙,今天经历的太多,玄妙儿帮他脱了鞋,盖了个小被子。
    刘氏把野菜洗了洗送去上房了,今天不是他们家做饭,所以把菜送去就行了。
    没一会玄安睿回来了,进门就欢快的道:“我回来了。”这是最近家里日子好了,每个人也都有精神了。
    玄妙儿把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嘘的手势:“弟弟睡了,今天累坏了。”
    玄安睿坐到玄妙儿身边小声问:“怎么这个时候睡觉了?”平时玄安浩可是他们西厢房里最闹腾的。
    “今天事情多,累的。”玄妙儿道。
    “发生什么了?上房欺负你们了?”玄安睿声音刚要拔高,可是看见睡着的弟弟,又降了声调。
    玄妙儿对刘氏还是有所隐瞒的,也交代了玄安浩别说太多,因为父母担心的太多了,要是说他们占领那个破庙,估计他们这个月都未必能单独出去了。
    不过对于哥哥她不想隐瞒,小声的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强调了一次:“别告诉爹娘,到时候咱们雕好的根雕也送那藏着去,要不然做多了被上房发现就糟了。”
    玄安睿是男孩子,胆子大些,不过听的也是毛骨悚然:“你们真的去了那个破庙,什么都没看见么?”说完还向四周看看,有点紧张。
    “当然去了,鬼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的,那个害死媳妇的婆婆也是她自己心里有鬼,咱们不做亏心事怕什么?再说那庙里还供着陆判呢,我们以后有时间想着祭拜,陆判爷爷也会帮着咱们的。”玄妙儿这个说辞其实也就是因为古人迷信,那就得用神来压鬼了。
    “你说的也对,不过这事真的不能让爹娘知道,要不然他们可是要担心坏了。”玄安睿这时候想的都是这个事,也忘了多问那个赏钱的公子的事了,
    玄妙儿也没多说,因为华容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呢,不过她确认华容再来永安镇会来找她的。
    晚饭马氏自然是不高兴,话里话外的又说了不少他们的不是,玄妙儿就当没听见,该吃吃该喝喝,刘氏看着女儿这个小样也觉得解气,想想以前自己带着女儿受气,现在倒是借了女儿光了。
    马氏说了半天,发现玄妙儿吃的更多了,心里生气也不骂了。
    四婶王氏见没人说话了:“妙儿,你那点心还有没?五郎都没吃到。”
    “没了,吃光了,我和弟弟今天给人烤鱼太累了,所以刚刚饿的厉害就吃了。”玄妙儿说话时候,手上也没影响夹菜。
    马氏冷声道:“吃了那么多,怎么现在还能吃下去这么多菜饭,你们是饿死鬼托生?”
    这话说的也够阴毒了,哪有长辈这么说的,刘氏听了心里难受,想要说话,最近她越来越不喜欢忍受压迫了。
    玄妙儿倒是觉得没什么,拉了一下刘氏,示意她自己没事,然后对着马氏道:“可能真的是饿死鬼托生的,以后有可能吃得更多。”她才不怕被诅咒被骂呢,那些能当饭吃么?不能,所以无所谓了。
    这顿饭在几家欢乐几家愁,还有五叔一家在看‘看眼儿’中吃完了。
    晚上玄妙儿想起那张藏宝图,自己是因为画这东西穿越的,不会再画一次就回去吧,其实自己倒是有些喜欢现在的生活了,有这么多家人,不过要是真的因为这个能穿回去,那也一定还能再穿过来。
    要是真的有可能穿越回去,那就早些回去吧,呆的越久家人也会越伤心的。
    她想着想着,拿出纸笔,一狠心又画了一张藏宝图,可是什么都没发生,她一咬牙,把华容给她这个也画了一张,仍旧什么都没发生。
    看来穿越不是那么容易的,应该是跟时空之类的有关系,那么自己还是踏踏实实的在这带领家人过好日子吧,以后不求大富贵,有田有钱有个好丈夫就行了。
    只是这藏宝图真的会有宝藏么?自己可没那个野心,何况真的藏宝图能那么容易得来?
    过了几天,玄家大门外有事一阵吵闹,人声鼎沸,玄妙儿刚要去挖野菜的,看来又要下午去了,她也不是爱看热闹,只是这个家里的事情她必须多了解。
    玄老爷子带着几个儿子迎了出去,玄妙儿见到今日家里人员挺齐全的,想必是玄老爷子早就知道了,只是自己家不知道罢了。
    原来是常家下聘礼来了,看来这常老爷还是很守信用的,也是重视这亲事的,这么早就把聘礼下了,其实大婚前一个月下聘礼就行,因为外一有什么变故呢,男方也是要为自己考虑的。
    今日还是常老爷亲自来的,还带了聘礼,玄妙儿心里合计,一定是常老爷知道常轩来过的事,怕玄家担心,所以赶紧把这事落实了,也是证明他守信用的。
    其实这也看得出来,常轩在家里也不是个受重视的,常老爷只是想着自己的名声好了,把恩情还了,可是根本没想过常轩的处境,反正一个庶出的五公子,在家里能好到哪去?也就玄家觉得是个香饽饽吧。
    不过今日仍旧没见到常轩来,看来这男子倒真的是个专情的,玄宝珠真的嫁过去,未必有表面看着这么好,玄妙儿心里这么想,可是嘴上可不能说,说了还不知道人家怎么编排她嫉妒呢。
    玄老爷子见到常老爷,到了上房屋里,都落了座,两人自然是要寒暄一阵的,然后又把这个儿子孙子介绍一遍。
    几个媳妇也是都忙和着,端茶倒水的伺候着,不管怎么样,在外人面前还是要和谐的。
    不过小孩子们更喜欢看外边这热闹的聘礼有什么,门外停着三辆马车,上边都是聘礼,装了十六个箱子,这在村上可是独一份了,一般的村里下聘礼也就两个箱子,好点的四个,八个的少见,这十六个,真的是羡慕死不少的待嫁女。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一章 常家下聘礼

    玄妙儿也是好奇,跟着凑上去看,毕竟第一次见到古代下聘。
    “妙儿啊,你看也没用啊,你娘没嫁妆也没聘礼,你大姐也是一样,估计你也好不到哪去,羡慕也没用啊。”四婶王氏不咸不淡的说着,不过话里满是鄙夷。
    自己娘没聘礼的事情,玄妙儿知道,要不是外祖母不要聘礼,爹不知道哪年能娶上媳妇呢,否则怎么三叔比爹小了好几岁,却先娶妻的?不过玄妙儿懒得和王氏拌嘴。
    “四婶先把大郎哥的聘礼准备好才是正事,大郎哥也不小了吧,操心别人家还不如多看看自己家。”玄妙儿没搭理她,跑一边看去了。
    说起大郎,王氏心里不那么舒服,这个儿子与自己最不像,倒是与大房走的近些,买了什么回来也都给大房他们带一份。最近很少回来,本来一个月有两天休息,可是他却两三个月回来一次。
    这不是又一个多月没回来了,托人说了铁匠铺忙,可是镇上到河湾村也没多远啊,王氏想着有空自己也该去看看的。
    今日这玄家自然是喜庆的,常老爷也留下来吃饭,所以整个家里都忙合起来了。
    马氏今天也出来了,跟着忙着,指挥做饭,玄妙儿第一次见到马氏除了去茅房走出来,玄妙儿一直觉得马氏长在炕上了,想着好笑,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吃完饭,常老爷也是赶在天黑前就回去了,玄家上房里摆满了聘礼,玄宝珠今日最有面子了,那些都是她的,这村里还是独一份这么大排场的下聘呢。
    只是那个英俊的身影没有出现,按说一般的女人都觉得那男子有了妻儿,自己会觉得委屈,可是玄宝珠不那么认为,她觉得常轩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男人,这样的男人以后也会像是对李静雅那么对自己的,何况自己是正妻。
    她没想到的是,那么优秀的男人之所以爱护那个女人,是因为爱,是因为专情,而不是他的爱到处泛滥,不过玄宝珠可想不到那么多。
    马氏更是高兴,自己女儿就要做少奶奶了,她能不高兴么?就今日这些聘礼,也看得出常家的家大业大来。
    玄老爷子这高兴的都喝多了,因为今天他是全村最让人羡慕的一次,这么多聘礼,围着看热闹的就那么多人,想必现在整个河湾村都知道,她家姑娘的婆家有多好了。
    马氏看大家还没有散去呢,赶紧让五叔玄文宝把聘礼单子拿出来:“老五,你给大家念叨念叨那聘礼有什么?让咱们也都开开眼界。”
    玄文宝拿过聘礼单子,本来就喝了点酒的,所以此时也很兴奋:“我妹妹这嫁得好啊,这彩礼,我得都眼晕。聘金九十九两,聘饼一担,海味八盒,酒水八坛,茶叶四盒,三牲竟然有牛猪羊各一只……”
    那边玄文宝还继续读着呢,这边就开始议论了。
    王氏一拍大腿:“这也太有钱了,三牲咱们都给鸡鸭鹅,人家给的猪牛羊,那都是大牲口。”
    冯氏心里不舒服,自己长得也算是有点姿色的,还是段文识字的,父亲还是个秀才,自己结婚时候的聘礼也不过才四箱
    ,那四箱里边还有不少的空隙。
    不过不能表现出来,笑着道:“咱们小姑子是个有福气的,一看就是个少奶奶的命。”因为冯氏说话从来都是这个语气,也让人看不出真心假意。
    王氏仍旧要表现:“那可不是,咱们玄家的女儿嫁的都好啊,可惜我没生个闺女,不过五弟妹以后可是要享福了,咱们珊儿以后也得嫁的好啊。”
    冯氏一直都觉得自己就一个女儿,心里也有些担心,可是这两年一直没消息啊:“四嫂说的哪里话,四嫂生了三个儿子了,我们羡慕不来的。”
    “哈哈哈,你看五弟妹就会说话,你这还年轻呢,以后说不定还得生几个儿子呢。”王氏最得意的就是自己有三个儿子,而马氏的亲孙子就是她家这三个,所以她才在这个家里硬气。
    其实马氏最喜欢的是大朗玄安勤,老人最疼的是小儿子大孙子,可是这个大孙子不亲她,所以这几年马氏的心思都在三郎和五郎这了。
    刘氏听了她们的话心里难受,因为这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大女儿,一直没有说话。
    玄妙儿看着刘氏的表情,就知道刘氏想玄灵儿了,自己上次去看了大姐之后也是心里难受,她心里盘算着,怎么能多挣点私房钱呢?
    玄文涛和玄文江也都喝了酒,并且玄宝珠也是他们的妹妹,嫁的好了,他们也高兴,与几个兄弟在一起高声说笑着,毕竟也是一个爹的孩子,所以男子那边欢笑声不断。
    可是这些妯娌间可是明争暗斗的,刘氏心里惦记玄灵儿也没心思听她们说话。
    马氏看着刘氏情绪低落,她便高兴了:“老大媳妇怎么不说话?今天不高兴啊?”这话明显就是针对刘氏的。
    “娘多心了,只是我这身子重了,今天有点累。”刘氏也不想生事,给自己找个借口。
    “这是嫌宝珠的事今日劳累了?那我这做婆婆是不是也要向你认个错啊,辛苦你了?”马氏不依不饶的道,并且还带着一脸的笑容,今日她就是要显摆自己的女儿家的好。
    看着马氏那张大白脸,玄妙儿真想上去搂她两个大耳刮子,不过这古代她要是那么做了,估计自己都得被浸猪笼。
    玄妙儿抢在刘氏之前开口:“我娘今天想我大姐了,心疼我大姐被骗嫁给那么个瘫子。”
    这事家里都清楚,可是没有人说出来,刘氏平时老实,其实她以前也抵抗过,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护住玄灵儿,所以后来她也就慢慢的没了斗志,可是现在玄妙儿让她又有了信心。
    “是呀,娘,我想我们家老大了,当初嫁了那么户人家,现在连娘家都不让回,去了都不让见,我们有点时间就做点手工,攒私钱准备把灵儿接回来呢。今天大家都在,我也算是把话放这了,灵儿我一定接回来。”刘氏说着话,有点哽咽,之后她一脸的坚毅,声音不大,可是却掷地有声。
    屋子里一下安静了,马氏没想到今日这事情被这么*裸的说出来了,更没想到刘氏要接玄灵儿回来。
    王氏总是能在马氏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哎呀大嫂,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能往回接了?再说就平时咱们做那么点手工,你得几年能攒二十两银子?”
    “攒几年也没关系,终究我们要把灵儿接回来。”玄文涛听见这边的话题,酒气醒了七分,紧握着拳头,语气生硬的说道。
    马氏看这情况对自己不利了,拍着大腿开始哭嚎:“当初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啊,我这后娘不好当啊,当初媒人说的那么好,只是受了伤,谁知道会这样,我也是被骗了。”
    “是呀,当时我也在的,媒婆就是这么说的。”王氏赶紧帮腔。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二章 闺蜜谈心事

    玄妙儿冷笑了一声:“既然这事祖母也觉得被骗了,那何不把那二十两拿出来,接我大姐回来?”
    马氏一听要她的银子,哭嚎的声音更大了:“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那银子不都补贴家用了么,那年涨大水了,粮食没收成,你们那么多口人指着这点银子吃饭,那银子还能剩下么?”
    “现在有银子了,祖母可以把大姐接回来了吧?”玄妙儿一点不放松的问。
    “你想打你小姑嫁妆的主意可没门!那聘礼还得给你小姑置备嫁妆呢。”马氏赶紧把后路都堵上了。
    “我们不指望你们帮忙,但是我们家在干完公中活的时间,赚的银子我们不上交,攒着换我大姐。祖母可同意?”玄妙儿趁热打铁,能争取到的利益赶紧争取了,要不然以后赚了钱,不一定去接玄灵儿呢,就被收走了。
    马氏觉得他们也没什么能耐,平时给他们那么多活,他们也没时间赚私房,莫不如就答应了,也让今天这事赶紧平息了:“本来你们挣得私钱,我也没干涉过。”
    刘氏眼眶里含着泪:“那谢谢娘的理解了,妙儿还小,说错的娘别生气。”刘氏担心马氏生玄妙儿的气,再找她麻烦,所以还是再最后先低头了,反正该得的利益得了,跟长辈认个错也没什么。
    马氏哼了一声:“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好好的一天,都被这些搅事精搅合了。”
    各房看着气氛不对,也都起身离开了。
    今晚的西厢内异常的安静,因为心里都想着玄灵儿,半夜里还有辗转反侧的声音,只是都没有再提玄灵儿的事,因为每个人都没有更好的对策。
    第二天早上,玄妙儿和玄安浩仍旧挎着小篮子去挖野菜,没走几步,就听见柳小桃叫她。
    玄妙儿停下脚步回头等柳小桃:“小桃姐也去挖野菜啊。”
    “嗯,妙儿,咱们边走边说,昨天就想找你的,可是你们都在上房,我也没没法叫你。”柳小桃追上来小声道。
    玄妙儿感觉柳小桃的兴致不高,以前看见她都是欢欢喜喜的,特别是这两次她去镇上卖手链,尽管没有第一次卖的银子多,可是她也是欢欢喜喜的。
    “小桃姐,出什么事了?”玄妙儿小声问。
    “手链卖不上价了,因为很多人都学会了,昨天我去卖的时候,那家店里的老板娘自己都在编,所以以后这个财路断了,只能再赚辛苦钱了。”柳小桃是个心情都写上在脸上的了。
    玄妙儿其实还是没有经商的经验,如果这些手链要是每次就拿去一种,这样也许会赚钱的时间长些,可是她们两一股脑的把那几种编法都拿去卖了,现在这条路子就走不通了,以后可是要想全面了再动手。
    编手链和刻木雕不一样,刻木雕的话别人不好学,可是这个手链确实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小桃姐,以后咱们再想别的路子,别上火了,以前没这个收入咱们不也得过日子么。”玄妙儿毕竟心里年龄成熟,很自然的安慰起柳小桃来。
    柳小桃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是姐姐,到没有你看得开了,也是以前没这赚钱的法子,不也要过么,走,咱们挖野菜去。”
    玄安浩听着两人说话,知道怎么回事了,脸上也凝重起来,本来年前能接大姐回来的,手链不挣钱了,那是不是就不能接了。
    玄妙儿本来想着木雕七八天去卖一次,能有一百五十多文,一个月也有五六百文,然后手链一个月能有一两多,这样年前就能把大姐接回来呢,可是现在就靠木雕挂坠的话,就要一年以上了。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再想办法吧,她拉着柳小桃边走边说话:“小桃姐,以后你教我打络子吧,我绣花真的没天分。”
    柳小桃应下之后叹口气:“本来你会绣花的,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有失有得,我还会别的了呢。”玄妙儿不想把气氛弄得那么凝重。
    “也是,至少你这性子好了,要不然你家里都跟着你担心呢。”
    “对啊,这么想就好了。”
    到了山坡上,柳小桃边挖野菜边问:“妙儿,你大姐最近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玄妙儿是真的想装开心都装不起来了:“又去看了两次,还是那样,我们家打算年前多挣点钱,把大姐换回来,昨天我们家和上房说好了,我们有时间就挣些私钱,攒着换大姐回来,我祖母同意了。”
    “二十两呢,估计现在二十两张喜子家不能放人了,不过你祖母松口了还是好事。”柳小桃叹了口气,她打络子还是玄灵儿教她的呢,以前玄灵儿待他也很好。
    “我也再想什么法子能一下多赚些银子呢,不过急不来,年前我一定要想到办法。”玄妙儿挖一颗野菜,然后用铲子使劲的在地上剁来剁去,发泄心里的郁闷。
    柳小桃干脆把铲子放一边,坐在地上:“你们要是不分家,以后你们的前程都是问题,能卖你姐,你也要小心,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分家。”
    玄妙儿也放下铲子坐在柳小桃身边:“你以为我们不想呢,可是上房不放我们啊,你也知道我们家就是苦劳力,分出去谁种地?谁干活?”
    “我真是佩服你家上房哪些人没脸没皮,也不怕遭报应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你看你小姑那亲事多好,咱们村谁不羡慕?”柳小桃昨天去镇上了,但是回来就听说常家来下聘礼的事了。
    “外表光鲜有什么用,要是我,我还真不稀罕那婚事。”玄妙儿把常轩和王静雅的事情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遍。
    柳小桃听的张大了嘴:“真的啊?不过终究那是正妻,正经的少奶奶。”这是这时候人的大多心里,正妻就是比妾有地位。
    “要是常家五公子真的就只给我小姑一个虚名,你觉得她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在常家能站住脚?没有男人撑腰,她以后苦日子在后边呢,对了这事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了,咱们心里知道就行了。”玄妙儿赶紧叮嘱道。
    “我的嘴你还不知道么?放心吧。”柳小桃捡起铲子:“咱们还是挖野菜吧。”
    “嗯,挖完了也不爱回去,懒得回去看那些人。”玄妙儿边挖边说,动作也放慢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三章 赚钱新路子

    柳小桃这个人是个干脆性子,说放下就放下,但是说干活也快:“快点挖完了,回去还得打络子呢,多干点,多攒点钱。”
    玄妙儿心里一直觉得这样的挣钱方式,年前绝对接不回来玄灵儿,所以还是得想个能挣钱的门路,可是又不能利用公中时间,也不能太张扬。
    特别是自己画画这件事,不能让上房知道太多,要不然更别想分家了,自己就会变成上房的摇钱树了,所以她脑子里也很混乱,手上的动作也不快。
    过了一会玄安浩自己的篮子装满了,过来帮着她挖,玄妙儿有点过意不去了:“弟弟,你坐会,我自己挖。”
    玄安浩继续挖着:“也不累,坐着也是坐着,还不如听小桃姐的,快点挖完回家我好绣荷包去。”
    这时候柳小桃的筐也满了,过来帮她。
    挖完野菜,回去的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话也不多。
    “妙丫头,浩小子。”身后有个亲切的声音喊住了姐弟两。
    玄安浩高兴地拉着玄妙儿道:“是小姨婆。”
    柳小桃见两人遇见亲戚了:“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过去吧。”
    玄妙儿和柳小桃道了别,随着玄安浩向小姨婆快速走去。
    玄安浩知道姐姐记不住以前的事了,赶紧介绍一番:“这是咱们亲祖母的妹妹,对咱们家可好了。”
    说完话两人也到了小姨婆的面前,姐弟俩都礼貌的叫了声:“小姨婆。”
    “你们这又去挖野菜了,可怜这孩子了,天天干活养着一家的白吃饱,你们等着,小姨婆给你们拿点吃的。”说着跑回了院子。
    玄妙儿看着那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心里暖暖的,那个院子看着也很破旧了,应该没什么钱,可是还能舍得给他们东西,当真不容易了。
    “小姨婆家几口人啊,咱们要人家吃的是不是不好?”玄妙儿问玄安浩。
    “咱们这些年没少吃小姨婆家的东西了,小姨婆家过得也不算好,前些年表舅两口子两跟人进山挖金,都埋山里了,就留下子明哥一个孩子。小姨爷识字,帮着人代写书信什么的能赚点银子,表哥在镇上上学堂,明年打算考秀才呢。”玄安浩把小姨婆家的大概情况快速的介绍一遍。
    “哦,也是不容易的,小姨婆真是好人。”玄妙儿真心的喜欢这小姨婆,自己家过得这么拮据,还帮衬她们。
    这时候小姨婆手里拿着两个窝头出来:“见天干活,还吃不好。”说着眼眶红了,伸手摸摸玄妙儿:“小丫头都十一了,长得这么瘦小,让人心疼。”
    玄妙儿本身就是个感性的人,这听了小姨婆的话,心里一酸,也掉了眼泪:“小姨婆放心,我们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小姨婆把窝头塞给姐弟两:“快回家吧,要不你们爹娘该担心了。”
    玄妙儿接过窝头:“谢谢小姨婆,天不早了,我们回家了,改天再来看你。”
    小姨婆目送着两孩子走远了,才回了院子。
    晚上又是都坐在炕上绣荷包的,打络子的,做木雕的,手上都没停下。
    玄妙儿却什么都没干,用个小棍子捅油灯灯芯。
    “妙儿,老实坐一会,你挡着光,娘都没法绣荷包了。”刘氏抬头道。
    “娘,你这个花样都绣了十个了,就不会换个花样么?”这个不是玄妙儿记忆力好了,是真的刘氏绣了太多个了。
    “我领来的花样就这么几个,我还能自己绣出个新花样来?”刘氏也没太当回事,继续绣着。
    玄妙儿心里灵光一闪,画荷包花样,这个自己绝对拿手,低调点,少卖几次,不会惹人注意的,自己这个年龄还真不能太张扬了,再找个说辞掩盖一下,要不然该给自己惹麻烦,现在自己没有靠山,所以什么都要小心。
    她拿出纸墨,正好上次买了彩墨,还让哥哥给自己做了个调色盒,这都搬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开始画荷包花样。
    家人也没注意她,平时玄妙儿偶尔也会手痒痒画上几笔,只是画了之后玄妙儿都直接毁了,画的越好她越不留着,免得被人发现。
    她想着前世在书上还有博物馆见过的荷包,心里有了数,这个时代没有立体的荷包,都是一个小袋子上绣的不同的花样,花样也是有限。
    立体的,简单的,第一次不要太突出了,免得以后卖不上好价钱,那就画个鲤鱼形状的立体荷包吧,年年有余寓意好,按照鲤鱼形状画了图纸,连鱼鳞都要立体的,再画上了剖析图。
    这样做出来的荷包就是一个鲤鱼的形状,如果要是按照鲤鱼的颜色选取布料,那就更精妙了。
    玄妙儿画的很详细,那一块空的,哪一块缝合都一一的标记出来,画完了自己看了一遍,怕自己的画法别人看不懂,把大家叫过来一起看看。反正这个事情她要继续做的,也不能瞒着家里的。
    刘氏凑过来:“这是什么?鲤鱼?你这要做什么?”
    玄安睿一直相信自己妹妹的能力:“妹妹是不是又有什么挣钱的法子了?”
    “你妹妹还是孩子呢,你这对她要求太高了。”玄文涛拍了一下玄安睿的后背,也凑过来看。
    “我哥说的对,我这个画的是个荷包图样,娘,你看看你能看懂不,与以往的在一个四方袋子在上绣花不同,而是直接做成各种的形状。以后我再画别的,不过不能一次画多了,物以稀为贵。并且我不想引起上房注意。”玄妙儿说着把那张纸吹了吹,递给刘氏。
    刘氏拿在手里看了看:“这个东西不难,我一看就懂了,我一会做一个简单的,没时间绣花了,不过让人容易看懂些,明天你去镇上时候,也要带个样子。”
    “娘真聪明,还知道样品呢,明天还是我和弟弟去吧,正好去卖木雕挂坠,这阵要秋收了,你们去了,祖母又要有话说了。”玄妙儿还是想自己去卖,也能看看行情。
    玄文涛看着眼前的女儿,总觉得太过于成熟了,很是心疼,这还不是生活逼迫的么,要不然这么小,怎么整日就是想着挣钱,换大姐回家。
    “妙儿,你别每天想着挣钱,你还小,这脑子累坏了怎么办?家里还有爹呢。”玄文涛伸出大手摸着玄妙儿的脑袋瓜。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四章 再遇花大少

    玄妙儿心里很满足,家人关心自己,有什么比这个重要的?
    她露出一张天真的笑脸,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对着玄文涛道:“爹,我一点不累,我喜欢画画。”
    “好孩子,好孩子。”玄文涛语气哽咽,说完转过身。
    玄妙儿知道爹这是感动了,也感伤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劝,看向刘氏。
    刘氏伸手握了握玄文涛的手,也没有说话,接着一家人的手都紧紧的握在一起,那种力量让玄妙儿更是喜欢这个温暖的家。
    第二天姐弟两吃过早饭就去镇上了,到了集市上,很快找到了大树旁边的菜婆子的,姐弟两跑过去叫了声:“菜婆婆好。”
    菜婆子看见两个小家伙也高兴:“这两孩子还是这么勤快,出来这么早。”
    玄妙儿笑着把摊位铺好了,然后对菜婆子道:“菜婆婆,我要去给我娘交荷包,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会弟弟。”
    菜婆子摆了摆手:“去吧,我在这你就放心吧。”
    玄妙儿又交代了玄安浩几句:“你不要离开这个摊位,听菜婆婆的话,姐一会就回来。”
    “你快去吧姐,我一定听话。”玄安浩知道今日玄妙儿要卖荷包图样,所以也着急,想让她快点卖出去。
    玄妙儿拿着小包袱,没有去刘氏交荷包的铺子,因为刘氏交荷包那家是个小店铺,接的都是粗活,玄妙儿想要赚钱就得找个相对精品些的店。
    自己拿着图纸在街上转了一圈,看见一个比较大的成衣铺子,玄妙儿没有找特别大的,是因为怕店大欺客,她也没有靠山,惹麻烦,这个正和她心意。
    这个铺子上下二层楼,楼上是上等料子量身定做的成衣,楼下是一些配饰,看着就都是好东西,做工上就很精细。
    她走进去问伙计:“小哥,请问老板在么?”
    那伙计看了一下玄妙儿,并没有因为她的外表轻视:“你是约好的么?”
    玄妙儿对这家的店铺很满意,怪不得生意好,这个伙计很有素质不以貌取人:“我这有张荷包图样,想要看看你们老板是不是感兴趣。”她并没有隐瞒,因为自己说的事情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老板未必来。
    那伙计听了之后有点不相信:“小姑娘,我们老板很忙,你要是没有足够的把握我们老板会欣赏的话,我不能帮你。”那伙计很诚恳。
    玄妙儿想了一下,还是搬出了那个说辞:“小哥放心,这是我们家的祖传画样,只是我们急用银子,这东西也能用来换些钱救急了。”
    这么说了,那伙计才安心:“那你稍等。”说着上二楼了。
    没一会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那女子打扮的很是华丽,身上的配饰也是很丰富,但是玄妙儿理解,人家干的就是个这个买卖,这也是一种广告效应。
    “是你找我么?小姑娘?”那老板轻声细语的,很是温柔,不像那种生意人,嗓门大的。
    “老板娘好,是我找你。”玄妙儿福了福身道。
    老板娘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长得不大,可是眼睛特别明亮,穿着不是很好,还有几块补丁,可是补丁上去被她剪成了各种图案,要不是因为这身衣服太旧了,还会让人以为是故意这么缝补的呢。
    “我叫魏欣,你可以叫我欣姐,那边坐着说吧。”魏欣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玄妙儿更加觉得自己来这个店,是很好的选择:“谢谢欣姐,我叫玄妙儿。”说着随着魏欣到了一侧靠墙的茶座落了座。
    “妙儿姑娘,你的荷包图样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了。”魏欣并没有让伙计过来,亲手给玄妙儿倒了一杯茶水。
    玄妙儿双手接过茶杯,放在自己面前,并没有喝,她警惕性很高,一个人的时候可不能吃喝陌生人的东西。
    魏欣看出她的心思,不过没有说破,只是觉得这么小的农家女,能这么多心思,不容易。
    玄妙儿从怀里拿出图样,还有刘氏那个样品一块递过去:“这是我外祖母家的手艺,可是我们家现在需要银子,没办法了只能换些银两,那个样品是我母亲赶制的,并且家里没有好布料,也没绣花呢,只是给欣姐看个样子。”
    魏欣拿过图纸再对照那个荷包,仔细看了一会:“好想法啊,我还没见过这样的荷包呢,不知道你这张图纸想卖多少银子?”
    “我也不太清楚行情,欣姐开个价吧。”玄妙儿心里真的没有数,但是她感觉对面这个女子应该是个有远见的,知道自己手里还有图样,就不会是一锤子买卖。
    “三两如何?”魏欣本来觉得对面是个小毛孩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压力,不过她给这个价格不低,因为这一个荷包才百八十文的,还是质地好的。
    玄妙儿没有出声,其实这个价钱也算是在她接受内的,这东西和那手链一样,只要有心看见能学会了。
    魏欣感觉这个眼神让自己觉得压力很大:“我给这个价钱是有道理的,因为这种东西你知道,很好学的,只要出来之后,第二天就会很多人绣了,所以我也只能是占个先机。”
    玄妙儿笑着停了一会才开口:“欣姐,这个东西不只是一个荷包的价值吧?你这有新鲜的玩意,自然就会吸引顾客,那么别的东西也会多卖,这是连带的效益,如果以后我有图纸还来卖你,那么你经常有新品,自然会有更多生意不是么?”
    这一席话把魏欣说蒙了,她做卖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道理她懂,但是没想到对面这个小丫头能看透这些:“好,一口价五两银子,以后你有什么还要先卖给我。”
    “这么好的东西,本公子喜欢,本公子赏你十两银子,这东西给我如何?”花继业一嗓子打破了两人的交谈,手里扇着扇子走进来。
    他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听见玄妙儿的声音了,两人的话他也仔细听了一会,刚听见那个精明的小丫头那套商业理论,心里更多的好奇了,前段时间他去了京城,回来这几天几乎天天来这集市,不知道有意无意的,就是想再见见这个小丫头。
    看着花继业手里的扇子,玄妙儿真的不理解,这都秋天了,还扇的哪门子扇子,穿得多了么?不过那个扇面倒是按照自己给的意见重画了,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还有花大少的穿戴,也真是无处不彰显他有钱,那腰上的玉带上镶了一圈的羊脂玉,要不要这样炫富?抠下来一块也够一般人家过上几年了。
    魏欣站起来:“花公子这是要抢我的生意么?”魏欣的语气好似开玩笑,脸上也是一览眼底的笑容。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五章 又要赏银子

    玄妙儿不得不佩服魏欣这女子,沉着冷静遇事不惊。
    不过再看花继业,也是有些无语,两次见面他都把‘赏’挂在嘴边,玄妙儿就是不喜欢听这种语气,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可是这样不被尊重的感觉她心里不舒服。
    “花公子对不起了,我与欣姐都已经谈好了,我不能言而无信。”玄妙儿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是要一锤子买卖,如果能与魏欣打好关系,以后才能细水长流。
    这话让花继业也愣住了,上次就是自己赏了她两块碎银子,那丫头竟然给自己的扇面指出了缺点,换了那银子,这次自己又没有赏出去钱。
    他这些年还真的是第一次遇见赏钱不要的,并且还是两次,这次是十两,她一个小丫头竟然不动心,但是看她应该是缺钱的。
    花继业收起扇子,脸上露出点调侃的笑容:“小丫头你知道十两银子是多少么?我这也算是买你的画样,为什么不卖钱多的?”花继业知道她的名字了,可是还是喜欢这么称呼。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是君子但是也是有原则的,既然答应了欣姐,我就不能反悔。”玄妙儿很真诚的对着花继业道。
    花继业的目光又多了份打量,这话说的很有深度,绝不是一个农家女说得出的。
    魏欣用帕子掩嘴笑了:“这个小丫头真的是对了我的心,花公子也不缺这东西,这样,我这批荷包做出来,第一个就派人给花公子送去,花公子就算是卖我魏欣一个面子可好?”
    玄妙儿也不想得罪人,特别是这个花继业,可是在这镇子上有名有号的:“花公子对不起了,算我玄妙儿欠你一个荷包花样,以后我一定给公子寻一个符合公子气质的样式何如?”
    自己不说时间,也不说自己画,只是说寻一个,这样不会让魏欣多心。
    不过等农闲的时候,自己倒真的想给花继业设计一个,毕竟这也算是来到这除了家人,认识的第一个男子,还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会画画的人。
    花继业嘴角上挑:“好,那我就算是给欣姐一个面子了,那个小丫头,你说话可要算话,我等着你这个符合我气质的样式。”他心里可不觉得这小丫头的图纸是什么家传的,一定是她自己画的,只是她不想告诉别人,自己也不说破。
    玄妙儿刚才还担心花继业说其他的,见他没点破自己道:“答应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花继业也不好多停留在这:“那本公子还得去逛街呢。手里的银子没赏出去,本公子钱不赏光了,没心情回家吃饭啊。”
    “花公子慢走。”魏欣送到门口。
    玄妙儿也跟着走到门口:“花公子慢走。”
    花继业又甩开扇子,带着四个小厮踱着步离开了。
    魏欣拉着玄妙儿的手又坐回茶桌边:“妙儿姑娘,你真是个有信用的人,你才十多岁吧,以后一定有大的发展。”
    “欣姐过奖了,只是父母从小教育的多了,也便放心上了。”玄妙儿还是很客气的应道。
    “对了,五两银子你可满意?”魏欣有点犹豫这个价钱了,她有些担心花继业抬高了价格。
    “我满意,以后希望欣姐也能给我这么好的价钱,不过我未必经常来,你也知道这个东西也算是我们家的家底了。”玄妙儿有点为难,这东西要是一天一张的往出拿,不值钱了不说,还得有人对她们家打主意。
    魏欣笑着从袖子里拿出荷包,取出五两银子递给玄妙儿:“我懂,以后妙儿姑娘有什么好东西先想着欣姐就行了。”
    玄妙儿高兴地接过银子:“欣姐,我弟弟还自己在集上卖东西呢,我不能再多留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欣姐。”
    魏欣点点头:“嗯,那你快回去吧,以后记得来看欣姐,欣姐可是把你当朋友的。”
    “好的,谢谢欣姐信任,那我回去了。”玄妙儿和魏欣告别之后又去了给母亲交绣活那家,拿了钱回了集市上。
    刚到集市的大树下就看见玄安浩对着她离开这个方向张望,想必是担心她了,玄妙儿快步走过去:“等急了吧?”
    玄安浩看见玄妙儿,心里终于踏实了:“我只是担心姐姐。”
    边上的菜婆子刚卖一捆韭菜,收了三文钱,转过身道:“你这丫头,怎么去了这么久,遇见麻烦了?”
    “让菜婆婆担心了,我刚刚遇见了个熟悉的**妹,就多说了几句。”玄妙儿有点不好意思这个谎话,摸摸鼻子道。
    “没事就好,闺女大了就是让人操心的啊。”菜婆子自言自语的道。
    这时候又来人买菜了,菜婆子忙碌起来。
    玄安浩小声问玄妙儿:“姐,图样卖了没?”
    “卖了,放心吧。”玄妙儿小声说。
    姐弟两会心一笑,不再说这个事了,免得别人听见。
    正好有两个年轻女子过来买他们的木雕吊坠,玄妙儿赶紧过去招呼,这一下卖出去两个,玄妙儿很高兴,小心的收好钱。
    眼见着中午了,玄妙儿回身从后边的小框里拿出午饭,两个窝头准备吃,发现树的另一侧有一个英俊的少年在给别人代写家书。
    那男子长得眉目清秀,一身白色长袍在阳光下有些光晕,头发紧用一根带子束起,和善的笑容犹如午后的阳光,左手笼着右腕的玄文云袖,在纸上奋笔疾书。
    许是那男子注意到有人再看自己,抬起头正好迎上了玄妙儿的目光。
    玄妙儿对于刚刚自己盯着陌生男人看的花痴行为有些不好意思,对着那男子笑着点点头。
    那男子也微微一笑,对着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又开始书写起来。
    玄妙儿也没太在意,拿着窝头走到玄安浩身边,递给他一个窝头,自己拿着另一个吃起来。
    菜婆子本就是个八卦的,没人买菜了,她也拿出干粮坐在玄妙儿身边:“看见那边的俊公子没?姓木,初一十五都会在这代人写书信的,你以前没赶上过,这也算是离咱们近的摊位,你也应该了解一下。”
    “哦,可是这公子好像挺有钱的,后边还有下人伺候着呢,怎么还出来给人写书信,那能赚几个钱?”玄妙儿不解的问。
    “木爷是热心肠的,这是免费的代写,听说木爷的院子不次于花家的院子,人又正直又才华,就是可惜双脚残疾了,可惜喽。”菜婆子边咬着玉米饼子边说道。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六章 偶遇**前

    菜婆子还没唠叨完,又来人买菜了,她赶紧放下手里的饼子过去卖菜。
    玄妙儿这才注意那个男子确实坐在轮椅上,心里也觉得可惜,不过她觉得心态更重要,这男子满脸笑意,乐善好施,比那个花继业强。
    自己怎么想到那个败家二世祖了?再想想来这个时空之后,认识的人不多,能与这个木爷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那个花继业了,自己不禁笑了。
    想着想着,玄妙儿忽然噎住了,今天早上光想着拿图样的事,忘了带水,本想着吃完馒头挺一会就赶紧往回走,回去路上有山泉,没想到吃馒头还噎住了。
    玄妙儿小脸憋得通红,好大一会才咽了下去,她赶紧给自己顺顺气。
    玄安浩刚刚也噎的慌,只是硬着头皮咽下去了,看见姐姐比自己噎的还厉害过来:“姐,要不我去买碗茶?”
    “别了,一会就回去了,咱们今天要早回去,还得挖野菜呢。”玄妙儿道。
    他们每天都有任务的,所以今天他们带着菜篮子一起出来的,这样早些回去,路上也就把野菜挖了。
    要不是马氏对她们过于苛刻,他们能多挣些钱,可是马氏生怕他么挣私房钱,所以每天都给他们安排很多活,实在没事了还得挖野菜,打猪草。
    玄安浩也懂事,点点头,把剩的馒头噎下去。
    “姑娘,我们家公子让我给你们送些茶水。”一个清布褂子的小厮走过来,手里端着个茶壶,还有两个干净的小杯子。
    玄妙儿抬头正好又迎上了那个木爷的眼睛,那木爷对她笑着做了个喝水手势,因为水也不是贵重东西,人家拿过来了,自己也不好拒绝了。
    她给自己和玄安浩一人倒了一杯茶水,姐弟两喝了水感觉活过来了。
    玄妙儿让玄安浩看着摊子,自己随着那小厮过去道谢。
    走到那木爷前,玄妙儿微微福身:“谢谢木老爷的茶水。”
    那男子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我有那么老么?”
    玄妙儿其实也不太懂古代这称呼,菜婆子既然称他为木爷,她就随着这么称呼了,这时候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也是听别人称呼公子为木爷,想着你应该是个大老爷吧。”
    “哈哈哈,你这丫头倒是诚实,我不是什么官家老爷,只是家底丰厚些罢了,我姓木,名天佑,你就叫我一声木大哥或者天佑哥都可以,咱们这挨着摊位,以后也会经常遇见的,就别客气了。”木天佑道。
    “那谢谢木大哥了,我叫玄妙儿,家里都叫我妙儿。”玄妙儿不敢乱称呼什么天佑哥,感觉那个有点暧昧,木大哥别人说不出什么来,这时候的名声可是相当重要的。
    “妙儿,玄妙,名字很特别,我见你那些木雕也很精细,看来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木天佑近看这小丫头与一般女孩不一样,她有着一种独特的沉稳。
    玄妙儿不知道对方这么想,要是知道的话,她也会尴尬吧,自己内心都是三十岁的大龄剩女了,能不沉稳么。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木天佑的桌上有几张纸飞了出去。
    玄妙儿赶紧低头捡起来,那一张白纸的右上角画着几枝垂柳,下边还附了一首诗,清雅淡泊,玄妙儿不禁多看了几眼。
    “你识字?”木天佑试探的问。
    “认不全,随着父亲识了些。”玄妙儿也不算说谎,自己尽管前世对繁体字也算熟悉,可是认不全。
    “那你觉得这句子如何?”木天佑从第一眼与这女孩对视就觉得这女孩不一般,没有哪个女子有这样清澈的眼睛,还有看他时那种平静,让他有些好奇。
    玄妙儿不想暴露那么多,免得让人生疑道:“很好看的字和画,就是我不能完全看懂。”
    木天佑听了这话,心里也没太多怀疑,这毕竟也就是一个十多岁的乡下女孩,刚刚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这时候有人过来要代写书信了,玄妙儿赶紧告辞回道摊位。
    玄妙儿心里想着,这古代百姓对有身份人的称呼都太恭维了,不管是花继业还是木天佑,都是叫公子就可以了,结果一个成了花大少,一个成了木爷,以后也得教育自己家人,别看见个有钱有势的就都称呼‘爷’了。
    她刚坐会摊位前,菜婆子就好奇的过来问:“那木爷找你干什么?”
    “不是找我,刚刚我和弟弟没带水,吃窝头噎住了,木爷让下人给我们送了水,我过去感谢一下。”玄妙儿没多说,但是也没隐瞒。
    “我说那木爷心肠好吧。”菜婆子倒是个实在的,紧着说木天佑好。
    “是呀,木爷人很好。菜婆婆,我们要回去了。”说着玄妙儿开始收拾东西。
    菜婆子看看天上的太阳:“今天怎么走这么早。”
    “我们回家还得挖野菜呢。”玄妙儿边收拾边道。
    “这孩子真不容易,快回去吧。”菜婆子一直觉得这**弟两可怜。
    两人收拾好摊位,一人拎着一个小筐,又去和木天佑告了别,往回来的路上走去。
    路过门口时候,又遇见了熟人,花继业。
    玄妙儿想躲开走,可是眼前只有一条路,并且玄安浩还不禁出声道:“姐,花大少。”
    花继业刚想迈进,就听见有人说自己的名字,在一抬头,正好看见了玄妙儿,他刚要迈进的腿,又收了回来。
    可是里边的姑娘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呢,都香肩半露拿着帕子过来拉他。
    玄妙儿每次经过这都拉着弟弟快跑过去,要是不走这条路,就要绕出两条街了,她想着和弟弟都小没什么忌讳,就每次都从这跑过去。
    不过怎么也没想到,在这还遇见认识的人,真心觉得有点尴尬,毕竟这地方在玄妙儿看来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花继业挣脱了那些女人的拉扯过来:“真巧,又遇见了。”
    玄妙儿也想说,真的好巧啊,这样巧干什么,我不要这样的巧合,不过脸上还是要保持平静:“是呀,真巧。”
    “有些事情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花继业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一个刚见过两面的小丫头解释这个,自己说了的话,自己都不理解了,这不是自己的性子啊,他心里实在矛盾,说话间不时地用右手中指敲着自己右腿外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七章 为何要解释

    从这个微动作玄妙儿看得出,对方很紧张,她不理解这花继业有什么紧张的,莫非他误会自己知道什么了?还有刚刚他对自己解释什么?自己与他也不算熟悉。
    玄妙儿心想,就算是自己欠他个荷包图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吧:“花公子好像很忙吧,我不打扰了。”说完领着玄安浩赶紧离开了。
    跑开之后玄妙儿心里合计,这烟花巷子以后可不能经过了,宁可绕远多走些路,自己见识多了没事,就怕弟弟学坏了。
    花继业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自己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了?自己那么多事都能抗住,今天怎么感觉自己不受自己控制了,以后不能样随心了,他转过身,又重新走进了。
    玄妙儿拉着玄安浩跑出了镇上才停下:“咱们以后可不走那条街了。”
    “姐,娘说那不是正经人去的,那花大少也不是正经人吧,我还想着他总赏钱,应该是个好人呢。”玄安浩还是孩子心里,评判一个人似乎只有好坏。
    “那些与咱们没关系,反正你不去那地方就行了。”玄妙儿到不觉得这古代有钱男人寻花问柳有什么罪过,因为他们都三妻四妾了,还差再进个窑1子?
    反正自己以后的夫君没有二心就行,这样的大家公子自己不会嫁,免得要斗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自己以后找个农家汉子吧,好好过日子就行。
    玄妙儿心里想着找个什么样的夫君,可是加一起自己也不认识几个男人啊,再一想自己这身体才十一岁,想得太早了,还是挖野菜是正事。
    玄安浩看着玄妙儿自己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脸上又那么纠结:“姐,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去。”
    玄妙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想事情想的出神,弟弟以为她担心自己学坏呢:“我弟弟最乖了,咱们去挖野菜。”
    姐弟两说话间上了路边一个山坡上,赶紧挖了野菜,赶回家,今天玄妙儿身上有五两银子呢,她可怕丢了。
    “姐,那荷包的图样你卖了多少银子?”玄安浩就是个小财迷。
    “回家再说,这是大事,免得被人听见了。”玄妙儿四处看了一圈,才小声的说。
    玄安浩知道应该不少,也不问了,**弟两脚步飞快回了家。
    进了院子,把野菜先放到了上房的窗户下,这是证明两人今天没偷懒,然后赶紧跑回了西厢房。
    刘氏见到玄妙儿进来,心里也着急问那个荷包图样的事,赶紧让玄安浩去门口守着。
    玄妙儿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背对着窗户放到刘氏手里:“娘,你收好了,年前一定够接大姐回来的。咱们多攒点再去,外一张喜子坐地起价,咱们也能抗住了。”
    “你说的对,二十两他们家不能同意,估计至少要多加十两了。”刘氏这个问题也想到了。
    “没事,我不能经常去卖这图样,我说是外租家传下来的,卖多了惹人怀疑,再说多了也就要不上价格了。但是一个月卖一两回还是可以的,咱们家现在有十两了吧,剩下几个月,就算一个月卖一次,也够了。”玄妙儿心里回来路上就算好了。
    刘氏又开始抹眼泪:“好孩子,这个家都靠你了,你大姐也靠你了,让我这当娘的惭愧啊。”
    “娘你别哭了,肚子里还有弟弟呢,再说我这挣钱又不累,也不是去给人家做粗活怕什么。”玄妙儿给刘氏擦着眼泪。
    “就你会说好听的,不过你大姐回来,以后你祖母也不会消停的,所以我也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娃子,至少不会担心被你祖母卖了。”刘氏心里一想这些心里就难受。
    玄妙儿再次提起来分家的想法:“娘,咱们不能分家么?”
    “分什么啊,你看咱们家干多少活,上房才不舍得咱们这些干活的劳动力呢,并且自古也没有儿女提分家的,除非家里有什么大矛盾了,也要找村里的里正,还有族长出面才能分家的。”刘氏知道几个孩子想分家,可是事实确实分不开啊。
    玄妙儿这次真的绝望了,分家真的那么难么?自己再想想法子的,一定能分开,不要做冤大头。
    这时候门外有争吵声音,玄妙儿赶紧让刘氏藏好银子,自己先出去了。
    只见玄安浩气呼呼的小脸对着三郎玄安本道:“你上私塾也没有我认识的字多。”
    玄安本手里拿着一本三字经在玄安浩眼前晃了晃:“我现在没有,等过了年就比你会的多了,我这才刚去私塾的,以后我考状元,眼馋死你。”
    “我以后也上学堂,姐姐说让我去镇上的学堂。”玄安浩不甘示弱,他其实也就是小孩子间的赌气,本来他不爱搭理玄安本的,可是玄安本这几天去了私塾之后,回来就故意来气他。
    “你家没有银子,连村里的私塾都上不起,还指望上什么镇上的学堂,祖母说了,以后五郎也上私塾,就不让你们家上,气死你。”玄安本边说边对着玄安浩做鬼脸。
    玄妙儿看着玄安本心里不觉的好笑,就这样的人还能考状元呢?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这样的人自己有对策:“三郎一看就是状元苗子,我们比不上的,听说上房买了什么好吃的,你不回去看看啊。”
    玄安本一听吃的,差点流出哈喇子,甩开膀子往上房跑去。
    玄安浩没搭理玄妙儿,生气的回屋了,他生气姐姐怎么能夸三郎呢?
    玄妙儿跟着玄安浩进了屋:“弟弟,生气了?我那是敷衍他的,有些人就喜欢别人说他好,那就说呗,反正他什么样咱们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和他生气呢,以后他显摆,你就夸他,使劲夸,说他聪明一定夸上状元,以后他什么都考不上,而你却考上了,那时候再分胜负。”
    玄安浩眼睛一亮:“姐说的对,可是我真的能上镇上的学堂么?”
    “那当然了,咱们挣了钱接大姐,然后再挣钱就给你上学堂,咱们去那种有名的学堂,先生都是考上功名的那种。”玄妙儿知道弟弟想学习的心情。
    “算了,还是先给哥娶媳妇吧。”玄安浩情绪不高,做在炕沿边低着头。
    刘氏听着两孩子懂事的对话:“以后我和你爹也想法子挣钱,到时候你们的事都不耽误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净身出户也要分家。”刘氏这也是下了决心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八章 我爱摘豆角

    不过玄妙儿知道分家需要机会,就算是净身出户,也未必分的成的,但刘氏的决心是她希望看见的。
    这时候门外玄清儿大声喊:“玄妙儿,祖母让你跟我去摘豆角。”她不喜欢进这西厢房,又小又憋屈,有事就在窗外喊。
    玄妙儿知道这是玄清儿自己不想去干活,拉上自己去垫背,要是以前的玄妙儿一定就随着她去了,不过现在可没那么好骗了:“清堂姐,我一会还得洗野菜呢,现在去摘豆角,回来就耽误时间了。”
    “那你和我一起摘豆角,回来我帮你洗野菜吧。”玄清儿心眼都用这地方了。
    玄妙儿走出接过玄清儿手里的小筐:“既然你不喜欢摘豆角,那你去洗菜吧,我自己去摘豆角。”这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下午的井水很凉了,玄妙儿还真不愿意洗菜。
    玄清儿不喜欢去摘豆角是因为豆角架里都是泥,一踩一脚,还有每次摘豆角都刮衣服,自己也心疼,本来是想着什么都不做,骗玄妙儿做的,可是现在只能二选一了,不对,自己可以先不洗菜,等着玄妙儿回来再洗。
    想好这些了,玄清儿道:“好,那咱们换吧。你快去快回,省的耽误晚饭。”
    玄妙儿拎着摘豆角的筐,走到上房的窗外大声喊:“祖母,清堂姐说不喜欢摘豆角,让我去摘,她替我洗野菜了。”
    说完走向房后的菜园子,她心里有数,玄清儿那点段数和自己斗,开玩笑。
    玄清儿听了玄妙儿的话,心里生气,看来这活要是干不完就是自己的错了,不过她还是想着只要玄妙儿回来,一定拉着她和自己一起洗菜。
    马氏坐在炕上又开始咒骂:“这死丫头,就长心眼,一点不吃亏,以后这是要爬到我头上了,都说后娘难当,我这些年也不容易啊。”这话是说给玄老爷子听的。
    玄老爷子躺在炕梢,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装睡。
    外边玄妙儿拎着小筐,唱着小曲,她倒是蛮喜欢摘豆角的,有成就感,并且这活也不累,自己本来长得就小,进了豆角架里边也不容易被刮到,自己的衣服也都已经那么破了,刮点也无所谓,顶天再补一下而已。
    自己只要掐着时间回去就行了,早回去玄清儿一定拉着自己洗菜,那还不如在这多玩一会呢。
    最近因为玄妙儿的强势,刘氏的活干的少了些,这样导致四房王氏的活多了,她自然不愿意,就每天与马氏抱怨,最后就是五房冯氏不像以前那样偷懒了,轮到她做饭也不回娘家了。
    玄妙儿优哉游哉的摘豆角,此时已近黄昏了,不冷不热的,不过这眼见着要下霜了,估计豆角也摘不上几次了。
    这个时代到了冬天只有大白菜和土豆萝卜,农户家里也都会淹酸菜,这几样几乎就是农家冬天的菜了。玄妙儿有点怀念现代,无论什么季节,想吃什么都有多好。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也摘了一筐豆角了,出园子往回走,回了院子就听见马氏在门口骂:“一个个的都懒得要死了,你们留着活给谁干?媳妇都骑到婆婆头上了?就算老大不是我亲生的,我自问也没有愧对良心,孝敬婆婆不会么?难怪是被人休了的下堂妻生的女儿,一点教养没有。”
    玄妙儿没懂,这话是说自己外祖母是被休的,自己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所以对外祖母没印象啊,不过宁可不要彩礼也把女儿嫁出来,而不是卖了的,玄妙儿还是很尊敬外祖母的。
    玄妙儿迅速的把豆角筐放到正在洗野菜的玄清儿身边:“一起洗了。”说完不等玄清儿反对,玄妙儿就跑回了西厢房。
    只见刘氏坐在炕沿边哭的满脸的泪水,玄妙儿过去蹲在刘氏眼前:“娘,别哭了,不值得,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咱们活的坦荡就行了,以后咱们过好了,还能帮衬外祖母呢。”
    “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啊,不过以后你以后嫁好了要多去看看你外祖母,你外祖母把我和你大舅养大不容易。”说着刘氏又开始哭。
    玄妙儿实在是不想让刘氏怀着孩子抹眼泪,可是每天遇见的都是什么事?谁被这么说能不生气:“娘,别哭了,你哭了上房就高兴了,你伤了身子,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以后她说什么你都当听不见,你相信我,我一定让咱们家过好的。”
    要是以前玄妙儿这么说,刘氏不会当回事,也就是当成孩子劝自己,可是最近玄妙儿挣钱的方法和速度,让她很相信女儿的话:“娘听你的,娘不哭了,以后咱们家一定能过好的。”
    “那就对了,以后不管上房说什么,你都当没看见,让你干活该干的干,不该干的就不干。”玄妙儿边帮刘氏擦眼泪边道。
    “嗯,娘听你的,不受欺负,以后再咱们家都不让人欺负。”刘氏这次真的擦干眼泪了。
    晚上吃饭时候,马氏又不咸不淡的说起了刘氏的身世:“老大媳妇的爹现在在镇上是巡检使吧,那也是九品的官呢,可惜了,休了亲家母,连带着你们也跟着借不到光。”
    玄妙儿其实是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听到现在有点懂了,应该是外祖父休了外祖母,连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大舅也不要了。
    “娘说的是。”刘氏没有哭,也没有放下筷子,说了一句继续吃饭。
    刘氏听了玄妙儿的话,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哭了,还有以后一定过上好日子,现在这点屈辱算什么,何况确实是自己越伤心,人家越开心。
    这个反应让女眷这张桌上都意外了,以前的话,刘氏不能继续吃饭了,这时候该跑出去哭了,她们还能把刘氏那份饭分了,现在呢?
    “大嫂心态真好,这都不影响吃饭。”玄宝珠不服气,她知道马氏就是要让刘氏吃不好饭,她赶紧继续说道。
    玄妙儿给刘氏夹了口菜:“娘多吃点,肚子里的弟弟可别饿到了。”
    “呦,大嫂这就知道是儿子了?”王氏一直因为自己生的儿子多而骄傲。
    刘氏吃了玄妙儿夹的菜才缓缓开口:“儿子女儿都好,反正我有儿有女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九章 各怀鬼心思

    这确实是这家里几个媳妇最羡慕的,两儿两女,玄家这几个儿媳除了刘氏,还真没有儿女双全的呢。
    以前刘氏不会这样说话,可是人被欺负严重了,自然有逆反心里,不再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刘氏这话说完了,别人都安静了,因为这个她们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玄妙儿高兴吃着菜。
    吃了晚饭,玄妙儿把玄安浩拉倒墙外小声问:“外祖母家怎么回事?我不记得了,但是祖母总是用这个气娘,今天晚饭前你没在家,祖母骂的可难听了。”
    “哎,咱们那个外祖父当年是靠着外祖母给人洗衣服赚钱,养着他考上的举人,可是他中了举之后,勾搭上了知县的女儿,就把外祖母休了,连娘和舅舅都没管。”玄安浩说起这个心里也生气,要是自己有个当官的外祖父,自己家何必这么被欺负呢。
    “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以后会遭报应的,咱们以后一定过得比他们好,弟弟,你一定努力,以后考状元,姐一定有钱让你上学堂,上最好的。”玄妙儿这暴脾气,这外祖父是陈世美转世了?坏的都不重样了,本以为这是书上说的,没想到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外祖父。
    “姐,我相信你,咱们一家人只要努力,以后一定会好的。”玄安浩吸溜一下鼻子,忍着不哭。
    “我就知道你们出来说话了,外边冷了,也不知道披件衣服。”玄安睿拿着两件小褂子出来,递给姐弟两。
    “哥,你真好。”玄妙儿前世最希望的就是有哥哥,今世终于实现了,她每次看见玄安睿心里都高兴,这么英俊的哥哥,还那么的懂事,心里暖暖的。
    “刚才听娘说了你今天的荷包图样卖了不少钱,本来我是长子,应该担起家里的事情,倒是让妹妹你每天操心,我这是心里过意不去。”玄安睿声音有些颤抖。
    玄妙儿知道玄安睿心里有点受打击了:“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展空间,我适合画画,所以用这个能赚钱,哥只是没找到适合你的事情呢,不说别的,哥做的木雕现在就比我好了。”
    玄安睿现在对雕刻领悟的很深了,根雕也练习的小有成绩了,现在和玄妙儿开始做大的根雕了。
    说起这个玄安睿又来了信心:“嗯,我一定好好雕刻,等咱们雕出成品,一定买个好价钱,让弟弟读书,还能给妹妹存嫁妆。”
    “那我先谢谢大哥了,我的嫁妆以后可是要哥准备了。”玄妙儿知道这个年龄的青年要鼓励不能打击。
    “妹妹放心吧,以后妹妹的嫁妆一定是河湾村最多的。”玄安睿这个保证过了几年很容易的就实现了,自然这是后话。
    很快到了秋收时候,秋收是农家最忙碌也是最喜悦的时候,北方只种一季粮食,因为入了冬地面就上冻了。
    玄老爷子的父亲以前做过买卖,只是后来败落了,才回了老家河湾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刚回来的时候就盖了砖瓦房,还买了几十亩地,也算是个大户了。
    不过到了玄老爷子这代就不行了,以前玄妙儿的亲祖母在的时候还很兴旺的,可是娶了马氏之后,马氏不会掌家,她只会小家子气的压制儿媳妇,还想着怎么占便宜,所以根本不成气候。
    而这些年又为了给三房玄文诚做买卖,还有供五房玄文宝科考,家里也卖了不少祖产的田地,现在一家子这么多人,就剩下二十亩的水田和十二亩的旱田,这些除去税收,除去换些油盐酱醋的用品,也剩不上多少了。
    可是马氏为了能多存点钱,每天只能从粮食上节省,自然这家就经常有吃不饱的人,马氏心疼自己的儿孙,那么挨饿的也就只能是玄妙儿她们了。
    其余也就是每家农闲时候去做点短工,其实也没有什么工可做,因为农闲时候闲人太多了,玄家前几年过得凑合是靠家底,并且还能时不时的卖地,想着以后老三老五发达了,家里有钱再买回来。
    可是现在剩下的地不能再卖了,再卖就不够生活了,所以玄家的日子越来越难了,而前景也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
    秋收几乎都是同时进行的,有些人家会换工,就是你帮我家收割,之后我再帮你家收割,不过玄家男子多,所以也不用换工。
    这天吃了晚饭,玄妙儿关完鸡架门子,想回屋呢,就看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个子很高,长得有点像玄老爷子的脸型,对着她走过来。
    “妙儿,这个赶紧送回你们屋去。”说完那少年递给玄妙儿一个小布袋子,就奔着上房走去。
    玄妙儿莫名其妙,这个家里还有人给自己东西?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玄妙儿对这个家里的防备指数一直很高,她赶紧拎着袋子飞快的回了西厢房。
    进了屋她把袋子放到炕上:“一个大个子少年给我们的。”
    这句话把屋里的人都说懵了,其实大家看见这个布袋子就知道是谁了,可是让玄妙儿这么一形容,他们不确定是谁了。
    “大个子?不是你大郎哥么?”玄文涛还是觉得是大郎。
    玄妙儿仔细回想了一下:“是吧,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不过我看着和祖父长得有点像,个子挺高。”
    这大家才舒了一口气,刘氏道:“那是你大郎哥,那孩子品行与你四叔四婶一点不一样,他在镇上的铁匠铺学徒呢,每次回来都给你们几个馋嘴的带着吃的,就是背着上房的。”
    “哦,我还以为上房没好人呢。“玄妙儿有点不相信。
    “说什么呢,那都是你长辈。”玄文涛带着点教育的口吻道,不过明显底气不足。。
    玄妙儿吐了一下舌头,没说话,好奇的去翻那个布袋子。
    有几块桂花糕和十几个糖块,,还有点小米,还有一包红糖。东西不多,但是选的东西都很实用,顾及到每个人。
    “大郎真是个好孩子,一点不像老四两口那么偷奸耍滑的。”刘氏把桂花糕给三个孩子一人一块,又递给玄文江一块。
    玄文江没接:“嫂子,我又不是小孩。”
    “没娶媳妇的都是小孩。”刘氏硬是把桂花糕塞给玄文江。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