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0 | 浏览:1459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章 长姐等着我

    玄妙儿赶紧躲到墙后边,好在那姐两闹别扭,都没人注意到她,她心里也是有数了,自己这次被诬陷还有这么多隐情呢,竟然和三叔家的玄梦儿有关?
    只是可惜没太听懂,自己被诬陷了,名声毁了,对她们有什么好处?一时想不通,不过先去茅房吧,这事总会有线索的,反正留个心眼就是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玄老爷子就随着三叔玄文诚一家坐着马车去了镇上。
    今日天空灰蒙蒙的,一直飘着点小雨,所以没什么农活能出去做,也是难得的清闲着。
    坐在炕上玄妙儿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姐,自己可是没见过,就小声问玄安浩:“弟弟,大姐嫁的远么?”
    她什么都喜欢问玄安浩,玄安睿年长些,有些话说的有所保留,玄安浩还小,又信任玄妙儿,问什么说什么。
    “不远,就在河北村,走半个时辰就去了。”玄安浩小声的告诉玄妙儿。
    姐弟两一直在炕梢,说话声音小,别人也没注意,因为这姐弟两向来好的紧。
    “那大姐怎么不经常回来呢?”玄妙儿问。
    “嫁出去的就是人家的了,何况张家是等于买的,哪能轻易让大姐回娘家,再说回来要吃饭,祖母又要骂。”玄安浩说完,小脸紧绷着,看得出以前玄灵儿回来也是受了不少气。
    玄妙儿压低声音:“你带我去偷着看看大姐。”
    玄安浩想了好一会才点头:“行。”好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
    姐弟两穿了鞋,雨也不大,一人顶着个草帘子就跑出去了,这时候孩子也不金贵,所以这姐弟两跑出去,大人也都当是她们出去玩了,没人太注意。
    两人跑得也快,一会功夫就到了河北村,玄妙儿从怀里掏出十多个铜板:“弟弟,咱们给大姐买点吃的吧。”
    玄安浩赶紧反对:“不行,咱们只能偷着看,不能进去,要不然大姐在这更没好日子,娘知道了会骂咱们的。”
    玄妙儿实在不理解,那个便宜姐夫都瘫了,怎么还能不让大姐好过:“咱们买着,外一大姐单独出来了,咱们就偷着给她吃,要是没出来咱们就自己吃。”
    “那也行,咱们说好了,看看就回去。”玄安浩的神情很紧张,弄得玄妙儿也跟着不自在了。
    每个村头都有个杂货铺,很小,卖点生活急需的东西,也有点小孩子的嚼头,姐弟两进去看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能给大姐买的,最后玄妙儿买了一把糖块,她觉得人饿了的时候,吃块糖能有点力量。
    姐弟两又披着那个草帘子往玄灵儿家跑去,到了一处石墙外,玄安浩停下来:“这个就是了,咱们就在这看大姐一眼就回去。”
    玄妙儿看着玄安浩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偷看了:“嗯。”
    这下着雨,路上没什么人,姐弟两又披着草帘子,还真没人注意他们,院子不大,但是也是砖房,院墙离窗户也就十来步远,所以能听见里边说话。
    没一会就听见屋子里一声怒斥:“玄灵儿你这个小贱蹄子,让你给你当家的擦身,你寻思什么呢?擦了多长时间了,擦完赶紧去编筐,二十两银子买你回来,你还当自己是什么大家千金。”
    “娘,把我鞭子拿来,这**嫌弃我,不好好伺候我,我抽不死她。”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
    接下来有鞭打的声音,也有女子闷声吭了两下,声音不大,听得出是在忍耐。
    过来好一阵,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尽管衣服破旧,可却掩饰不住她清秀的面孔,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就是太瘦了,这一身衣服在她身上,感觉马上要掉下来了似得。
    那女子一出一出门,就对着墙这边看过来,也许是血缘的关系,她好像知道家里又有人偷看她来了,她对着院墙这边微微一笑,似乎再告诉这边的人,她很好。
    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心气,玄妙儿的眼睛湿润了,她很想冲出去叫声大姐,哪怕给她个温暖的怀抱也好。
    身边的玄安浩死死的拉着玄妙儿:“你出去了什么都做不了,被他家里人看见,大姐又要被打的。”
    玄妙儿用袖子抿了一下眼睛,然后把那包糖块拿出来,对着玄灵儿做个手势,把糖放在了墙缝里,拉着玄安浩头也不回的跑了。
    她没有勇气回头看大姐的眼神,那个女子是那么无助,她发誓一定要尽快的把大姐接回来。
    姐弟两一直跑出了村子才停下,此时雨下得更大了,玄妙儿和玄安浩抱在一起放声痛哭。
    哭够了,两人才往家里走。
    “弟弟,半年之内,我一定接回大姐,不,过年之前我就要接回大姐。”玄妙儿此时心里各种盘算,如何能分家,如何赚钱。
    “咱们多干活,大姐在家时候也很能干活的,都是祖母太坏了。”玄安浩一脚踩在水坑里,溅起一片水花,姐弟两的鞋面子上都是泥水。
    “你放心,有我在,咱们家没有过不去的砍,大姐年前我一定能接回来。”玄妙儿下了决心的,实在不行,可以去找花大少,自己的本事对方还是欣赏的,卖他一幅画,要二十两,应该可以。
    不过这是下下策了,就是在过年的时候如果还没凑够银子,那么只能卖画了,不过这还有好几个月呢,自己还有时间在筹划一下。
    她不希望用这最下策的办法,一旦卖画,自己的身份就会被怀疑,自己现在也没有靠山,很容易被人盯上。
    到了河湾村村口,玄安浩看着两人的鞋面子:“哎,咱们回家免不了挨骂了。”
    “谁让你生气踩水坑,挨骂就挨骂吧。”
    姐弟两刚进了门就听见四婶王氏的大嗓门子:“呦~~~这是哪来的两个泥猴儿,谁家姑娘这么大了,还出去玩泥,真是上不得台面。我们家三郎可是要上学堂了,真真的与你们这些泥腿子不一样。”
    玄妙儿这才听出来四婶王氏的说话的重点,这是炫耀来了,不过玄妙儿更关心的是家里又要多一笔开销了,三郎玄安本那个贼眉鼠眼的,只会偷鸡摸狗的也要上私塾了?
    玄安浩听了王氏的话,眼眶子红了红,哼了一声跑回西厢房了。
    玄妙儿心里懂了,这是弟弟也想去私塾了,确实自己家这几个孩子都是识字的,天分也高,可是都没机会进私塾的,她也懒得和王氏多言语,她不是要显摆自己家儿子么,自己不给她机会,玄妙儿也掉头回西厢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一章 玄老爷子归

    四婶王氏没想到两孩子都没搭理她,本来还想显摆显摆呢,可是人家没给她机会。
    不过王氏可不是个心里能放得住事的人,站在西厢房的窗户外大声道:“什么孩子,长辈说话都不回答,倒是没有见识的,等我们三郎考了状元,羡慕死你们。”
    王氏说了一会,见屋里没有回应,自己也没意思,何况还下雨呢,她淋了一会也觉得冷了,赶紧回了东厢房。
    玄安浩进屋就趴到炕上了,用垫子捂住头,谁说话也吱声。
    玄文涛听见王氏那些话,心里也知道儿子为什么生气了,玄安浩的聪明和才智,连村里的先生都夸的,只是家里没银子给他上私塾。
    刘氏手里纳鞋底呢,听着外边王氏的声音也停下手里的动作,叹口气,没有说话。
    玄妙儿进屋之后看着一家的脸色,心里也难受,坐到玄安浩身边:“弟弟,咱们不是攒了些钱么,你先去上私塾,我有办法再挣钱接大姐回来。”
    玄安浩把头从垫子里钻出来:“我就是讨厌四婶和三郎,我在家能跟着爹和二叔学识字,不着急上私塾,先把大姐接回来吧。”
    玄文涛声音有些沙哑,忍着哭腔道:“对,先把灵儿接回来,四郎平时多下点功夫,晚上一年私塾吧。”
    玄妙儿想了想:“下次去镇上,我给弟弟买几本启蒙的书,咱们大家一起学,哥也要学,以后有机会,哥也去一年私塾,不为了考功名,认识些文人朋友也好,咱们一起努力,就不信比别人家差了。”
    这个意见得到了全家人的认同,最近大家越来越喜欢听玄妙儿的意见,因为她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件事也让大人们忽略了两个孩子鞋面子上的泥垢。
    第二天下午玄老爷子从镇上回来了,还是常家派了马车送他回来的,并且车夫还从车上搬下来了不少的礼品,布匹糕点还有茶叶肉蛋的,零零总总一堆东西。
    马氏难得的也出了大门,这是个露脸的事,农村本就没什么大事,所以这有点动静就不少人围过来了。
    不过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以为是玄家老三做买卖挣钱了,孝敬家里的,只是看着那么多好东西羡慕。
    玄老爷子今日也心情特别好,因为自己去常府,常老爷特别热情,下人也都对他尊敬,感觉自己也当了一次老爷似的。
    玄宝珠也出来了,脸上露出喜色,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的婚事是没问题了,只是想到要给两个孩子当后娘,自己心里不舒服,一会又没了笑脸。
    “爹回来了,这常家真是有钱,咱们小姑子以后做了少奶奶,咱们也跟着沾光了。”王氏大嗓门子一喊,这围着的人也都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都窃窃私语。
    马氏本来就是个喜欢端架子的,刚刚想把这好事说出去,可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这王氏一下就说道她心里了:“老四媳妇别乱嚷嚷,这没下聘礼呢,那婚约也是个口头的。”
    这话就是摆明了承认了王氏的意思,可是又留点余地,这就是马氏的聪明,什么都不自己说自己做,说话还得绕三分。
    周围有些实心眼的街坊开始说些恭喜的话,也有些嫉妒的小声说些不好听的,比如墙根那几个小媳妇小声议论着:
    “你看那玄家小丫头长得比她娘还黑呢,也不识字,人家能看上她么?”
    “谁知道人家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去做小妾?”
    “也许是人家的儿子有钱了,帮衬自己妹妹呢?”
    “得了,就玄老三那个瓷器铺子,听说不挣什么钱的。”
    ……
    总之无论何时都有些喜欢嚼舌根子的,特别是在那没有娱乐的古代。
    不过玄家可没时间注意别人的话,玄文宝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掏出十文钱递给车夫:“麻烦车夫了。”
    那车夫也不推脱,拿着钱放到袖子里告别了。
    玄家人自然是要把东西搬到上屋去,玄文涛和玄文江也不能看着,也过去帮着搬。
    到了上屋,这些东西当然不会拿出来给大家分享,都归放到了炕梢,怎么处理分配自然是看马氏的。
    玄老爷子高兴,坐下道:“人家常老爷说了,我就算不去,年底人家也会来提亲的,至于五公子那外室,常家不承认,就算是生了两个儿子也没用,常老爷是个讲信用记恩情的。”
    马氏听了脸上露出了笑容:“那就好,养在外室的,连个妾也算不上,以后还不是任咱们宝珠处置。”
    玄妙儿一直担心马氏这么笑,脸上的粉会掉下来,不过马氏的手法很好,玄妙儿担心多余了。
    玄宝珠一脸不情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嘟囔着:“可是终究还有两个孩子的。”
    不等马氏开口,四婶王氏道:“那有什么,常老爷不承认,那就不能入族谱的,到时候你生了儿子,那还是嫡长子。”
    “老四媳妇就今天这话说的好。”马氏脸上粉厚,这么一笑褶子更深了。
    玄妙儿心里倒觉得这婚姻不是个什么好事,不过她可不能说,人家还以为她嫉妒人家过得好呢,自己可不惹祸,反正在边上看热闹也挺有意思的。
    玄老爷子高兴,让家里晚上加菜,还去割了一刀肉,等到晚上吃饭时候,炕梢那一堆礼物就都被马氏收拾好了,自然没有玄妙儿家什么事,至于别人怎么分的,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玄家上房还没欢喜几天呢,第三天早上,玄家大门外就停了一辆车。
    下来一对年轻的夫妻,女子手里牵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男孩,身边俊朗的男子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胖小子,走了进来。
    玄妙儿刚要和玄安浩出去挖野菜,看见这又要有戏看了,两人把小筐和铲子都放到了屋檐下,赶紧回屋子跟刘氏报信。
    刘氏做在炕沿边纳鞋底子呢,也听见了外边的马车声,刚要站起来,就看见玄妙儿和玄安浩跑进来。
    “谁来了?”刘氏把鞋底子放到炕桌上问。
    “不知道,我猜是常家五公子和妻儿。”从看见这一家子的第一眼,玄妙儿心里有了数。
    “姐,你怎么猜到的?”玄安浩很是敬佩的看着玄妙儿,一脸的疑惑。
    “看穿着,年纪,还有那两个孩子,特别是人家夫妻两的眼神交流。”玄妙儿其实挺羡慕这两人的,因为两人看对方时候的眼底都是浓情蜜意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二章 婚事退不退

    刘氏低声批评了玄妙儿一句:“你也不小了,不能想什么就说什么,也别当着上房那边说什么常家五公子夫妻,你小姑才是五公子的妻子,那个是外室。”
    玄妙儿撇撇嘴应下,然后又笑嘻嘻的道:“娘,这不是没外人我才说的么,娘,你看着吧,这亲事么那么简单,依我看,小姑不如把这婚事退了,否则以后有她哭的。”
    刘氏伸手敲了一下玄妙儿的头:“你这孩子,嘴上没个把门子的,你小姑再怎么说那是去做少奶奶,怎么不比嫁个庄家户强?”
    “我看未必嫁给庄稼汉就不好,主要是什么马配什么鞍,小姑大字不识一个,长得就不用我说了,根本配不上人家,要是就靠着祖父救了常老爷的恩情,凑合过一辈子也行,但是不会过得舒服。”玄妙儿分析的头头是道。
    刘氏心里也觉得女儿说的对,只是她们在这个家里没有话语权,并且她们说了实话,还容易被当成坏心,所以刘氏拉着玄妙儿小声交代:“这话就跟娘说说就算了,别再提了。”
    玄妙儿懂刘氏的意思,点点头:“娘放心吧,我也不傻,今个上房保证有热闹,我和弟弟去看看,娘别去了,免得又得端茶倒水的,何况祖母不一定愿意让你看见小姑丢人呢,我和弟弟小,去了没人注意。”
    确实玄妙儿姐弟两之前营养跟不上,长得比同龄孩子都小些,所以去上房人堆子里挤着,没人太注意他们。
    姐弟两到了上房就往人多的地方凑合,找个看着比较视角好的地方站好了,尽量缩小点存在感。
    只见那年轻夫妇抱着孩子并没有落座,而是站在玄老爷子的身前。
    玄老爷子脸色不是很好,但还是客气的道:“常五公子坐下说吧。”
    那五公子抱拳鞠了一躬道:“玄伯父叫我常轩或者侄子就好,常轩一直感谢玄伯父对家父的救命之恩,可是常轩早年不知道自己有婚约,便与静雅两情相悦,所以今日前来是想求玄伯父退婚的。”
    只听见门外一阵跑远了的脚步声,玄妙儿知道是玄宝珠偷看偷听呢,这听见人家要退婚,估计是一时不好接受的。
    屋子里也瞬间安静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今日天气好,男人都去干农活了,家里女人孩子居多,这时候只有玄文宝在家呢,他一直是文人自居,从不干庄家活。
    玄文宝刚要说话,就被冯氏拉了回去,玄文宝摸摸嘴没出声,坐下继续看着。
    玄妙儿看着冯氏的动作,心里暗叹,这个五婶可不简单,什么都是冷眼旁观,自己也不吃亏。
    马氏这时候忍不住开口了:“这婚事是常老爷定下的,这是父母之命,常老爷前日也说了,这几天就把亲事定下了,年后宝珠及笄就成亲。”
    马氏其实还是很聪明的,她看得出常轩对那个李静雅很好,她不能去碰触,反正那个也是外室,现在不提,等到宝珠嫁过去了,是正妻了,到时候把孩子放到她膝下养着,那个女人还能怎样?还不是任由宝珠揉扁了搓圆了啊。
    玄老爷子也开口道:“是呀,这婚事我与常老爷都说好了,要是贤侄觉得不妥,可以去与常老爷说,哪有这样欺负我们家的,带着外室的女人孩子来退亲,我这就让人去请常老爷,来说说理。”
    听见玄老爷子说外室的时候,玄妙儿特意注意一下李静雅的表情,可是李静雅的表情很清淡,温柔的看着常轩告诉他自己没事,反而常轩却很紧张的看着李静雅,生怕她受委屈。
    玄妙儿心里对两人很是敬佩,看着两人在一起得有几年了,可是一直能这么恩爱也不容易,再看常轩的做法,玄妙儿觉得玄宝珠没什么胜算了。
    常轩看着李静雅没事才安心的对着炕上的玄老爷子和马氏道:“伯父,今日常轩带着妻儿来就是来求伯父伯母的,我和静雅是真心相爱的,可是我父亲逼着我娶玄**,我不想对不起两个女人,所以只能来求伯父,看在我两个孩子的面上,把婚事退了吧。”
    他身边的李静雅眼里含着泪,却一直没说话,也是个识大体的,这个场合她确实不开口最好。
    这时候王氏跳了出来:“五公子这话说的可是不对,我们小姑子没嫌弃你外边有人,孩子都生了两个了,你还要退婚,你知不知道这被退婚的女子以后不好嫁了?何况退婚也要让常老爷来。”
    马氏最看不起的就是四媳妇王氏,长得不算好,还粗鲁,可是王氏就这样好,没什么心机,有什么事站出来就说,她们不好说的话,到了王氏这就容易了。
    常轩对着王氏行了个礼:“这位嫂嫂说的对,所以我今日来的目的是想让玄家退婚,这样玄家**就不会遭人病垢了,并且我这次来也很诚心,我卖了一处铺子,这里有五百两银票,就算是对玄**的补偿。”
    大家听见五百两的银票,都屏住了呼吸,这个数确实不少了,这能在镇上买处不错的宅子了,要是这一家省着点花,这辈子都够用了。
    此时王氏的眼睛就盯在那银票上,她现在真的想劝马氏收了银票,这要是银票到手了,以后自己家三个儿子娶媳妇可都是有着落了,那彩礼多了,娶得媳妇也都得是好的啊。
    而冯氏尽管面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心里也是想着要是收了这五百两就好了,以后自己家男人考功名也就不愁钱了。
    玄清儿眼巴巴的看着银票,再看常轩那个气质长相,心里有点嫉妒了。
    不过钱多了自然会让有些人更贪心,马氏心里算盘打的快,这随手就能拿出五百两,这要是女儿嫁过去,那不是细水长流,得的更多。
    再说女儿嫁给这么有钱的人,那还不是享福去,以后有丫鬟伺候,那少奶奶的身份多金贵,以后自己也许能跟着感受一下让丫鬟伺候的日子呢。
    马氏咳了一声,引起大家的注意之后道:“常贤侄就想用这五百两买断了两家的情谊?难道这是常老爷的意思?”
    “伯母误会了,这是小侄自己的想法,与家父无关。不过这五百两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了,我是家里的老五,又是庶出,成年后就分了两个铺面,这处大的我卖了,另一处我自己经营着个米铺,也就够维持我们四口的生活。”常轩每次都要把李静雅带出来,告诉大家,他们是一家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三章 决定不退婚

    玄老爷子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刚刚说出那么些话,早就词穷了,这时候急的满头汗,不知道说什么。
    马氏还算沉得住气:“这事情我们家不同意,要是悔婚就让常老爷来说,否则过几日我们就与常老爷换名贴,年前就把婚事定下来。”
    也许这事也是在常轩和李静雅预料中的,并没有太过激。
    常轩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劝道:“伯母要是为了玄**好,还是不要嫁进来,我的心里只有静雅一个人,别人进了门我也不会承认的。”
    这话已经说得很透彻了,就算是玄宝珠嫁进去弄不好也是有名无实的。
    不过马氏可不这么认为,哪个大户不娶妻纳妾,自己女儿嫁进去是正室,那个李静雅怎么都是妾,两人现在感情好,可是玄宝珠用用手段,上了床还不知道谁受宠呢,再说玄宝珠是明媒正娶的,有身份有地位。
    马氏语气很是肯定:“常贤侄不用多说了,我们宝珠早就开始做嫁衣了,这亲事也是与常老爷定好的,我们不悔婚。”
    常轩也不再坚持,只是说了一句:“希望二老以后不要后悔,贤侄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今日我来是有诚意的,也是因为玄家对我们有恩,可是恩情和爱情我常轩分得很清楚,既然如此,以后常家不会亏待玄**的。”
    话说的很干脆,里边的意思很多种了,恩情爱情分得开,常家不亏待玄宝珠,但是没说自己会怎样,用物质还恩情?
    玄妙儿对常轩的话倒是听懂了几分,就是不知道家里人懂了几分,反正自己就是看戏的,无所谓。
    玄老爷子看着这事情有一定了,自己才开口:“那婚事还是按照我与常老爷商量的办,过几日换了名帖,就把婚事定了,然后年后宝珠及笄就成亲。”
    常轩也不再反对:“既然如此,那常轩就带妻儿回去了。”说完抱起地上的大儿子,拉着李静雅的出去了。
    出去之后也没与玄家人告辞,只是扶着李静雅上了马车,又把孩子抱上去,自己才上了马车,然后马车掉头离开了。
    这边玄家还是一团乱呢,马氏坐在炕上双手按着太阳**:“这常家真的忘恩负义,救命之恩换来的婚事还想退了。”
    玄老爷子现在倒是没那么多想法了:“这又不是常老爷让他们来的,反正这婚事只要有常老爷在就不能退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了,宝珠嫁进去怎么都是走得正门,堂堂正正的少奶奶。”
    玄妙儿看着这个祖父,心里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醒过来的时候,看着祖父的态度,还以为这个祖父是受了马氏的挑拨,才对自己爹和二叔不亲近的。
    现在看来这个祖父就是个摆设,什么都不能做主,什么都是差不多就行了,也够听马氏的话。不遇到生死大事,他都无所谓,只要有个解决就行。当时也只是给自己请了郎中,之后仍旧由着马氏折腾他们大房。
    这时候玄宝珠从外边进来,脱了鞋上炕坐到马氏身边:“娘,我命好苦,以后要是嫁过去了,常公子真的不待见我怎么办?”
    玄妙儿听出来了,这是玄宝珠决定嫁过去了,难道是看见常轩长得好,这就动心了?
    马氏听了玄宝珠的话,心里也明白了,这是女儿自己看好了人家:“嫁过去你是正妻,那是妾室,你怕什么?你不让她进常家门,她就进不去,到时候你把孩子都抱自己那养着,那个狐狸精能得到什么?”
    玄妙儿心里鄙视,人家怎么是狐狸精了,今天常轩做的已经很好了,五百两的赔偿真的够多了,哎,人啊,不懂知足。
    “娘说的对,小姑子你就放心,嫁进去之后,就算是这常公子再想纳妾,也得经过你同意的,这小狐狸精就算是进门也要给你磕头敬茶的,你怕什么,只要你抓住这男人的心就行了。”四婶王氏声音洪亮,底气很足。
    玄宝珠有些小女儿的害羞姿态:“四嫂取笑我。”
    王氏笑嘻嘻的道:“有什么害羞的,过几天换了名贴,常家把彩礼送来,这也就算是定亲了,明年过了年你就要做新娘子了。”
    “老四媳妇说的对,宝珠赶紧把嫁衣绣出来,明年咱们宝珠就去做少奶奶了。”马氏一脸的开心。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火热起来,都是说些好听的,五叔玄文宝和冯氏两口子也上来说几句吉祥话。
    “咱们小姑子长得就是个有福气的,以后当了少奶奶可别忘了回来看看嫂子。”五婶冯氏说话从来不笑到眼底,说话留三分,表情留五分。
    “五嫂说的见外了,我嫁出去也是玄家的女儿,嫂嫂们以后别嫌弃我回来就行。”玄宝珠似乎也忘了那李静雅,只觉得自己要嫁人了。
    玄文宝也高兴,着自己妹妹嫁的好了,以后他至少也跟着沾光啊:“我妹妹长得好,又懂事,娶我妹妹那是常家的福气。”
    “五哥,哪有这么夸自己妹子的。”玄宝珠扭捏的低下头,按说此时她应该是羞红了脸,可是她那么黑,粉那么厚,红了脸也没人能看见。
    本来还都可惜那五百两银子,可是再想想,玄宝珠嫁过去了,也算是细水长流,以后他们也能去打秋风。
    玄妙儿觉得人家现在是合家欢乐,自己和弟弟有点多余的,赶紧拉着玄安浩溜了出去。
    回了西厢房,刘氏赶紧问:“常公子怎么那么快就都走了,没留下吃饭?”
    “不留下更好,留下了又要一起做饭,好算轮着休息了,我可不想做饭。”玄妙儿坐到刘氏身边有点撒娇的说着。
    刘氏也习惯了这女儿最近的性情:“你呀,一点不吃亏,对了上房怎么回事?你小姑的婚事还在么?”
    “婚事继续,只是其中的事情可是多了。”玄妙儿把在上房看到的听到的都对刘氏说了一遍。
    玄安浩在身边不时地补充几句,反正姐弟两跟说书似得,把上房的事情讲给刘氏。
    刘氏听了也暗暗叹息:“这事咱们也说不准,外一你小姑嫁进去了就得了常家五公子的心呢。”
    “娘都说是外一了,这几率也太小了。”玄妙儿倒是说的不隐晦。
    “姐说的对。”玄安浩附和道,其实他倒不是真的懂这些,就是觉得这个姐姐说什么都对。
    “你个小孩牙子懂什么,说的好像真事似得。”刘氏敲了玄安浩小脑袋瓜一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四章 遇见娘娘腔

    姐弟两一上午都在看热闹,这下午免不了要多干些活,吃了午饭就上山去挖野菜了。
    这几日经常上山挖野菜,玄妙儿也熟悉了这些活计,只是每次她到了这大山上,心情仍旧那么好,其实挖野菜很快,满山都是,要是快点挖,也就半个时辰就一筐了。
    前世帝都雾霾到了学校都要停课了,自己也经常休假期间就去农村写生,就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感受大自然,可是现在的农村也都发展的越来越快了,所以真的想找一处纯天然的景色也不那么容易了。
    坐在这山坡上,看着远处的小溪流水,一****的鸭子和大白鹅在河边觅食,河边的杨柳随着秋风摆动。
    此时还是初秋,要是秋天这山上的叶子黄了,那岂不是更加好看?
    玄妙儿伸出双手,组成一个摄像机的视角,对着远处欣赏着低吟道:“疏雨洗空旷,秋标惊意新。大热去酷吏,清风来故人。樽酒酌未酌,晓花颦不颦。铢秤与缕雪,谁觉老陈陈?(取自杜牧早秋)
    玄妙儿的前世的习惯,一副满意的画卷她喜欢提上诗词,这也是她自己保持下来的一点特色,也算是个文艺范。
    玄安浩完全听不懂玄妙儿的诗词意思,凑过来问:“姐姐,你干什么呢?”
    “欣赏美景啊,这就是大自然的一幅天然的画卷。”玄妙儿仍旧迷恋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姐,咱们从小就是看着这景长大的,有什么好看的,咱们挖完野菜了,不如去河边抓鱼吃。”玄安浩背着小筐站了起来。
    玄妙儿也觉得什么环境造就什么人是有道理的,要是有钱,她一定会每日背着画板出来写生,现在也就是能想想了,温饱才是第一。
    “天凉了,别下水了,外一凉坏了肚子你就遭罪了。”玄妙儿心疼弟弟,不想为了口腹之欲,让弟弟下水。
    玄安浩却不在乎:“我是男孩子,没事,不怕凉,再说还没到深秋呢,趁着还暖和,再下几次水,你看下边不也有那么多半大小子抓鱼呢么,咱们到了冬天咱们还能套兔子呢。”
    其实玄妙儿前世生在农村的,也随着父亲上山打过野鸡,那时候国家还没禁止用**呢,爸爸的枪法很好,每次她们都能打到野鸡,爸爸还会做陷阱捉兔子。
    那时候也是玄妙儿最快乐的时光的,后来上了中学就搬到了市里,没多久父母就出事了,之后她渡过了一阵很难的日子。
    上了大学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所以她修了两个专业,除了绘画还有平面设计,就是为了以后能多挣钱,可是大三的时候,唯一的亲人奶奶又去世了。
    好在那时候有个男朋友,可是后来男朋友劈腿了,玄妙儿的前世除了工作绘画,好像都是悲催的。
    姐弟两走到河边,挑了一处水浅的地方,玄安浩下了水,玄妙儿是女孩子,秋天水凉了她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所以只能在岸上看着玄安浩抓鱼。
    这也是姐弟两最悠闲的时候了,穷人家孩子经常吃不饱,所以从小他们就练就了很多本领,比如掏鸟蛋,比如抓鱼,一般都是在外边逮了什么,就赶紧烤了吃,这个也算是吃独食,不过拿回家去自己还能吃到多少了?
    没一会玄安浩就抓了几条巴掌大的鲫鱼,丢给岸上的玄妙儿,玄妙儿手里拿着鱼,不知道从何下手。
    她还真就没杀过活物呢,不过她总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靠着弟弟,自己的实际年龄都大了弟弟一个辈分了。
    所以她拿着那只活蹦乱跳的鲫鱼念念有词:“小鱼啊小鱼,今日是我第一次杀生,还求你不要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祝你早升极乐世界。”
    “哈哈哈~~~”一阵妖媚的笑声传了过来,其实华容刚刚在山上听见玄妙儿那几句诗词,还有最后那句:这就是大自然的一幅天然的画卷时,他就注意到这个女孩了。
    一个乡下农家女,能吟出那么好的诗,能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好奇,他今日就是为了这景色来的,所以随着来到河边。
    玄妙儿转身看见的却是个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好像有化妆,还有穿的很艳丽,尽管是男装,可是看着多了股子妩媚,还有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条丝巾,还掩着嘴。
    再看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丫鬟,看着是个有钱家的少爷。
    玄妙儿真的为了这张脸可惜,好好地个美男,还有钱,可竟然是个娘娘腔,不过玄妙儿是现代人,对于这样的娘娘腔她表示理解,不歧视:“有那么好笑么?”
    那妖媚男子看着玄妙儿的神情,更觉得有意思,一般的人看了她要么是害怕,要么是嫌弃,而眼前这个丫头很平静:“你这小丫头,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玄妙儿刚想说话,玄安浩手里又拿着一条鱼上了岸:“姐姐,女子的名讳不能告诉陌生男子的。”
    其实玄妙儿没到男女大防的年龄,只是玄安浩看着这个男人奇怪,怕姐姐受欺负不想让她告诉。
    那妖媚男子笑的更加厉害了:“你们这对**弟有意思。我不问了,你们这是要烤鱼?”
    因为玄妙儿刚刚已经捡了柴火堆成小堆了,这很明显是要就地食用了。
    “嗯,我们挖野菜饿了,抓鱼吃。”玄安浩不想让姐姐跟这陌生的奇怪的男人说话,自己先开口。
    那妖媚男子也不离开,看着姐弟二人开始烤鱼,自己命丫鬟去不远处的马车上拿了点心茶水过来。
    那两个丫鬟端着个小桌子,放到玄妙儿和玄安浩有点距离的树下,很快那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点心,不过玄家姐弟都是有教养的,不会去眼馋人家的吃食。
    玄安浩从怀里拿出了盐,姐弟两很快就烤好了两条鱼,刚准备吃,就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你们两个竟然吃独食,也不怕噎死。抓了鱼不知道拿回家孝敬祖父祖母,自己竟然偷着吃,一会回家我就告诉祖母。”这声音是玄清儿。
    玄清儿身后还跟着三郎玄安本和挂着鼻涕的五郎玄安旭,他们三其实也是想要打个牙祭捉鱼来的,不过有现成的,她们就动了歪心思。
    玄清儿边说还边要抢玄妙儿手里的鱼,而三郎和五郎也开始要抢玄安浩的鱼。
    玄妙儿可不是以前的玄妙儿了,她手里的食物怎么能被抢走了,她说什么也不放手:“玄清儿,我这可是会噎死的独食,你也抢,你还真没有人性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五章 我的男姐姐

    不远处的那个妖媚男子听了玄妙儿的话,又忍不住笑了,心里就是觉得这个丫头有意思。
    玄妙儿和玄清儿还能抗衡一阵,可是玄安浩手里的鱼已经被三郎和五郎抢过去了。
    玄妙儿怕玄安浩吃亏,松开手不与玄清儿争抢了,赶紧跑过去看玄安浩有没有受伤。
    查看了一下弟弟没事,玄妙儿也踏实了。想着不吃眼前亏吧,自己和弟弟两个人,打不过对方三个人,不如走吧。
    这时候谁也没注意那个妖媚男子过来了:“你们几个怎么抢这姐弟两的鱼?”
    玄妙儿没想到这个人会来帮自己,给她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玄清儿这才注意到这个男子,开始还犹豫了一下,不过再看了一眼发现这个男人是个娘娘腔,她便鄙夷起来,白了一眼道:“你个不男不女的管什么闲事,管好自己吧你。”
    那妖媚男子笑的有些阴冷的走过来:“女孩子说话要留口德,你看那丫头多好,你这样小心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也不用你担心,你这样的不男不女都不知道你是该嫁出去,还是该娶媳妇,你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玄清儿跟在马氏身边学的最多就是尖酸刻薄。
    那妖媚男子一点不生气:“呦呦呦,这牙尖嘴利的贱蹄子,你说完了么?说完就离远点,这鱼是我的,我从那姐弟那买来的,你莫不成想要抢我的东西。”
    “你骗谁啊,这河里都是鱼,还用买?再说她们是我们玄家人,她们得了银子我们也有份,玄妙儿银子呢?”说到好处玄清儿一点不含糊,对面这个男子虽然奇怪,可是看着应该有钱,她心里盘算着这男子给了玄妙儿多少钱。
    玄妙儿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妖媚男子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不是害她么?玄清儿回去要是说玄妙儿得了赏钱,玄妙儿拿不出来怎么办?今日出来挖野菜,自己要是用这个时间赚钱,马氏一定想办法要这银子。
    那妖媚男子大方的从腰上摘下荷包,掏了一锭银子,想要递过来,玄妙儿赶紧用眼神暗示他,不要,不要,这银子给她也是被别人拿走了,自己又何必便宜那些坏人呢。
    玄清儿看着妖媚男子的荷包眼睛发光,特别是那男子拿出一锭银子的时候,她感觉那银子马上就到她手里了,玄三郎和玄五郎也直勾勾的盯着荷包,就差流口水了。
    那妖媚男子倒是聪明,很快收到玄妙儿的暗示,把荷包里的银子都倒出来,放到手上,好不容易挑出来一块最小的,许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遗落在角落里的一块不到一两的小碎银子。
    他拿着那个小银子,心里有些好笑的递给玄妙儿:“这是买你鱼的银子,你继续烤鱼吧。”
    玄妙儿高兴地接过银子,想坐下继续烤鱼。
    玄清儿哪能善罢甘休,尽管银子少,可是蚂蚱也是肉啊,她又过来打算抢:“玄妙儿,把银子给我,我回去给祖母。”
    “我这还没吃到鱼的味道,你们就把银子拿走了,要是不和我口味,我找谁说理。”那妖媚男子的帕子一直掩着嘴,不过此时笑得有些阴冷。
    玄清儿感觉身后有股冷风,再看对方身后的丫鬟,还有那不远处的马车,也有些怕了:“有什么了不起,一块碎银子而已,也就没见过世面的眼馋,本**见多了,不稀罕。”说完转身离开了,身后那对兄弟自然也跟着走了。
    等玄清儿走远了,玄妙儿才对着那妖媚男子道谢:“刚刚多谢公子相助,只是这银子我真的要收下了,要不然有可能我回去也没法交代的。”
    “我叫华容,叫我名字就好,我既然花了钱,这鱼继续给我烤吧,咱们坐着说说话。”那妖媚公子自爆了姓名之后,找了块火堆旁比较平坦的石头做下道。
    玄妙儿也不客气,坐到他对面开始烤鱼:“好的,我尽量让这鱼烤的对得起你的银子。”
    玄安浩知道对方帮了他们,也不再多言,坐在玄妙儿身边帮着她烤鱼,至少不要让姐姐单独和男子呆着一起,免得有损姐姐名声。
    华容看着玄妙儿认真的烤鱼,并不多问,倒是更加疑惑了:“姑娘对我没什么好奇的么?”因为华容第一次遇见一个看见他这么平静的人,心里高兴也复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是有些人不敢面对,便去伪装,相对我更欣赏华公子这样坦诚的,随心的,人生数十载,能活出本心不容易。”玄妙儿把鱼翻个个,撒上盐,继续烤着。
    “那你不好奇?”华容没想到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忍不住接着问了一句。
    “不好奇,我在一本书上看过你这样性格的,这没什么,只是喜好问题。”玄妙儿其实挺同情面前这个华容的,这个时代真的很少有人能接受,她说的书上记载,也是想让对方心里舒服。
    听了玄妙儿的话,华容两眼放光了:“当真书上有记载?那书上可还写了别的?有没有写男子不想娶妻的?”
    那华容说的含蓄,但是眼神带着期待,紧紧盯着玄妙儿。
    玄妙儿心里一颤,这华容问题有点严重了,很可能是同1性1恋,可是古代完全不接受,但这也不是他的错:“华公子不用担心,你这种情况也有记载的,不是你的错,我理解你。”
    其实玄妙儿前世也是尊重别人*的,以前大学同学有一个同1性1恋的,后来受不了外界的舆论,跳楼自杀了,玄妙儿远远看过那个尸体,心里也跟着难受了几天。所以玄妙儿希望自己能开解眼前这个人,并且对方看起来也是内心够强大的,她希望以后自己可以开解他,让他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
    “你当真理解我,这些年我的家人都看不起我,今日听见妹妹这一席话,我心里舒服多了,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个女人,希望家里都把我当成女子,可是……”华容这次可是放开了哭,拿着帕子的手不住的颤抖,话到一半就哽咽了。
    玄妙儿很想上前去安慰,可是毕竟男女有别,就算是华容喜欢男人,可是自己也要注意这名节的,想了半天,玄妙儿终于想到一个让对方能开心的说法:“华姐姐,莫要哭了,再哭不漂亮了,仔细没人喜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六章 绘画的见解

    玄安浩看着自己姐姐不太正常了,管个男人叫姐姐。再看着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公子,更不正常,可是姐姐做事他一向信任的,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吧。
    这一声姐姐确实是说到了华容心里,这些年他都希望别人当他是女子,今日听见有人称呼他为华姐姐那一刻,她的心都化了:“妹妹,你刚刚叫我什么?”
    玄妙儿知道这是对了对方心思了:“华姐姐,你我萍水相逢也算是缘分,我这一声姐姐还希望你别生气。”
    “我怎么会生气,高兴还来不及呢,好妹妹,刚刚听那些人叫你玄妙儿,是你的闺名了吧,以后有什么事情来找姐姐。”华容满脸喜色,想要过来拉玄妙儿。
    不过刚到玄妙儿眼前,华容的动作又停下了:“你看姐姐我高兴的,忘了礼节,你也是大姑娘了,我这差点逾越了。”说着从腰上摘下来一个玉坠子,递了过来:“这是我母亲的遗物,今日就算是你我结拜的信物了。”
    玄妙儿看着那么大的一块玉,快赶上手掌大小了,又听说是母亲的遗物,自己没敢接:“姐姐这礼物太贵重了,恕妹妹不能接受。”
    “给你你就拿着,我母亲生前最放心不下我,现在有你这样的姐妹,我母亲也是高兴的,这个给你,母亲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华容说着,硬是把那玉佩放到玄妙儿手里。
    玄妙儿见对方真心相送,也不好推脱:“那妹妹就收下了,我没有贵重东西,这是我亲手做的小木雕,希望姐姐喜欢。”说着玄妙儿把自己佩戴的一个木雕挂坠递给了华容。
    华容高兴的收下了,才想起来问:“妹妹说的那些书可否让姐姐看看?”
    玄妙儿一直知道说谎不好,说一个谎话就要有另一个谎话去圆,不过今日也算是做好事了:“姐姐也看得出我得家境,根本没有什么藏书。不过不瞒姐姐,我这记忆力很好,看过的很容易记住,所以我偶尔去书摊上翻看,也就不知道都在哪看见的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刚刚在山上看见妹妹吟诗,原来妹妹有这个本事,不过你能识字也是很厉害了。”华容再一次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家父识字,所以从小学了些,对了,姐姐今日来这是访亲探友么?”玄妙儿觉得两人关系很近了,所以问问这些也无不妥,外一自己能帮上一二呢。
    “是来寻景的,下个月是我父亲生辰,他唯独喜欢书画,这些年我也让他操了太多心,所以想亲手画一幅画送给他,今日出来看看景,心里也有些数,刚听见妹妹说这是一副天然画卷的时候,也有同感。”华容看着眼前的美景,笑着说道。
    玄妙儿听说对方是为了画,也是对他父亲的一片孝心,心里有几分动容,想着也许该给对方一些提示:“华姐姐未必要画好山好水,其实有时候的景色不局限与这样的美,你可想过他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华容都没有想就开口:“是年下都归家的那一天。”
    “华姐姐想没有想过,可以画一副归家。其实画不一定要青天白日,年下大雪纷飞,家人相聚而归,那种门前守望相迎的景色是不是更应景?”玄妙儿看着华容缓缓说道,她前世画的好,她更归结于心,因为她经历的多,所以她的心更细腻。
    “妹妹你真是帮了姐姐大忙了,这个想法好,要不然每年父亲生辰,大家都是送书画,可是去千篇一律,今日听妹妹一席话,真是茅塞顿开。”华容说话一点不含蓄,笑的很真心。
    “只是说了自己的想法,画的如何还是看姐姐的,希望姐姐能与令尊好好相处,有些事情需要互相理解。”玄妙儿见华容高兴,自己也开心。
    华容动容的点点头:“真小不到今日在这能遇到知音,也算是老天对我华容的垂怜了,时间不早了,我这难心事,今日都解开了,也得赶紧赶回京城了,等我事情都办好了,一定再来看妹妹。”
    玄妙儿把手上的鱼递过去:“这可是姐姐花钱买的,别浪费了。”这话也明显是玩笑。
    “妹妹亲手烤的,我自然要品尝。”华容接过去开始吃烤鱼,尽管在这露天之地,可是华容吃的吃像很好看。
    吃了鱼,华容让丫鬟把那小桌子上的糕点都包好了递给玄妙儿:“给你们银子未必有这实用,怎么你们也能捞到几块吃。”
    玄妙儿也不推脱,接过来:“姐姐想得周到,那就谢谢姐姐了。”
    “别客气了,只是今日一别估计要两三个月之后能再见了。”华容还真舍不得这个小姑娘,与她说话自己心里踏实。
    玄妙儿也有点不舍,这个男子尽管有些性1取向不正常,可是人品是极好的:“那期待姐姐下次的到来。”
    两人的告别有些不舍,玄妙儿送了华容一段,可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所以还是在挥手中,两人分开了。
    回来的路上,玄安浩不解的开始发问:“姐,那是男的,你怎么能称他姐姐呢?还有什么时候你看过那种奇怪的书?”
    玄妙儿就知道这个弟弟不好糊弄:“其实这个华公子这是一种心理问题,那不是他的错,他也很痛苦的,所以我这么说只是让他心里放宽些,过得轻松些。”
    “姐你就是心肠好,见了他帮咱们。不过咱们回去要把银子给祖母么?”玄安浩心里更关心这个,他也是个小守财奴,到手的银子真的不舍得拿出去。
    “不给,估计玄清儿在祖母面前不能少说这件事了,给不给都要挨骂,怎么都挨骂了还给她做什么。”玄妙儿今天就是想与玄清儿死磕到底的了。
    “嗯,我也不想给她们,这还的留着到时候接大姐回来呢,你说华公子给你玉做什么,不如给银子了,咱们就能去接大姐了。“玄安浩叹了口气道。
    “给银子那就不是友情了,给物件才是交心,对了弟弟,这附近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么?别人不去的,或者人少去的。”玄妙儿今日可不敢把这玉佩带回去。
    因为今天弄不好玄清儿不相信华容就给她那么点银子,所以一定会找了机会就摸她身上的,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玄清儿一定做得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七章 占领鬼屋子

    玄安浩看着不远处一个山坳子里的破庙,愣了一下:“不行,那不行,咱们还是找个地方把东西埋上,晚上再来拿。”
    玄妙儿注意到刚刚玄安浩的表情,也看向那个边的破庙:“那里有什么事情吧?”
    “姐,你是女孩子,胆子小,别听了,咱们找个大树,在树上做个记号,然后把这玉佩先埋树下吧。”玄安浩这个办法用过很多次了。
    其实很多小孩有喜欢的玩具也经常这么做,因为家里孩子多,带回家了自己就未必能玩到了。
    玄妙儿还是好奇那个庙里有什么,因为古代人迷信,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在那发生过的话,弄不好,那个地方能成为自己的秘密基地,因为在玄家那个院子里,总觉得不安全。
    “姐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说来听听。”玄妙儿看着那个破庙,怎么都不像有人住的,所以心里有了打算。
    “那破庙里去年死过一个女人,是被她婆婆逼死的,死的时候心不甘,说要化成厉鬼来报复她婆家,特意穿着出嫁的喜服吊死在破庙里的,她死了之后,她婆婆天天能看见她,后来疯了,那个破庙周围都没人敢过去,更别说进去了,咱们快走吧,我害怕。”玄安浩边说边打了个寒颤。
    玄妙儿一听更加的确定自己的想法,这个地方自己要占领,自己都是个鬼魂来到这个时空的,还怕再遇见一个鬼魂么?何况她不相信真的有鬼,那个婆婆估计是坏事做多了,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其实玄妙儿前世是无神论者,只是穿越了,她才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相信世界上有灵魂存在,可能是某个时空的问题,自己穿越了,可是她不相信有鬼索命,有影像的存留倒是可能。
    何况自己都到了这个份上,还有那么多怕的么:“走吧,咱们就去那,你要是害怕就在外边等我,我心里有数的。”
    玄安浩拉着玄妙儿:“姐,咱们回家吧,我不去。”
    玄妙儿铁了心了,就要占领这个地方,以后要是分家不成,自己很多东西都得要有地方放的,根雕不可能就弄一个,再弄家里放不下了,所以这个根据地她势在必得。
    “那你就在这等着我,我很快回来。”玄妙儿说完自己跑向破庙。
    这周围还真就没什么人,再往庙附近靠些,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了,看来这还真是个好地方,要是真的有鬼,玄妙儿想着自己就和她好好的商量吧,也许能和平共处呢。
    没走多远,伸手一直小手抓住了她,把她吓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筐扔了。
    “姐,我陪你去,咱们从沟子里过去,这沟子深,外边看不见,要不然真的被人看见了,事情就多了。”玄安浩这个决定看起来是经过了几番思想斗争的。
    听见玄安浩的声音,玄妙儿才放心了,刚才还以为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其实她也是有点怕的,毕竟也是女孩子啊。
    玄妙儿这才注意不远处有条沟子,像是下雨天冲出来的:“你不会偷着来过吧?”
    “以前咱哥带咱们来过,后来庙里出事了,就没人靠近这了。”
    姐弟两拉着手下了沟子,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刚到破庙门口,就吹过一阵冷风,许是很久没人来过了,又是背山的一面,那风夹杂着树叶,更显得阴冷。
    玄妙儿装着胆子推开了庙门,只听见嘎吱一声,那种顿挫的带着些许颤抖,让本来安静的空间一下子紧张起来,这声音也似乎变得大了几倍。
    玄安浩拉着玄妙儿:“姐,咱们回去吧?”
    “你在门口等我,给我看门别进来。”玄妙儿其实是担心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别吓到了弟弟,自己以前看过恐怖片的,心里还是有点抗拒能力的。
    玄安浩不同意:“姐,我要跟着你,你自己进去我不放心。”
    玄妙儿还是不想让弟弟进来:“你在门口给我放风,外一外边有什么事,你也得通知我啊,一会你再进来。”
    玄安浩毕竟是小孩,以为真的需要放风,最后还是听话的守在门口。
    玄妙儿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害怕,走路的声音也故意加重了,手里还拿着棍子,哼着忐忑进了破庙里。
    里边布满了蜘蛛网,她手里的棍子也有了作用,打断挡在屋子中央的那些蜘蛛网,只见庙中间供的是陆判,怪不得那女子在这自尽,看来是对陆判不满了,觉得自己死的冤枉。
    玄妙儿心里想着这些似乎没那么害怕了,因为这里虽然说有鬼的可能,可是也是有神镇着的,所以心里踏实了。
    不过见神总要拜拜的,以后还要经常来呢,她跪下虔诚的磕了一个头道:“陆判爷爷,今日小女来的冒昧,以后一定给您送贡品上香的,以后小女可能经常打扰的,还请陆判爷爷不要怪罪。”
    说完这屋子里也没什么异常,并且那些蜘蛛网都打落了之后,这屋里亮堂了不少,看这里的灰尘情况,玄妙儿确定这里应该是有几年没人进来了。
    玄妙儿把挡在窗户处的东西也都移开了,这屋子不错,因为是庙宇,建的时候都是好木材,好砖瓦,所以尽管破旧,可是看着还挺结实个房子。
    窗户她没敢打开,外一是个坏的,再掉下去了,自己还不会修呢。里边还有两个椅子,四角齐全的还能用,玄妙儿把这当成自己的地盘了,所以忍不住动手简单收拾一下。
    没一会里边就弄得比较干净了,因为没有什么家具,也没有抹布,只有陆判和一个供桌,还有两张椅子,玄妙儿只是用几根草扫了一下灰,一盏茶功夫也就完事了。
    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怕的,也根本没有鬼,便喊了玄安浩进来。
    玄安浩闭着眼睛摸进来,一副上刑场的样子。
    玄妙儿笑着道:“睁开开眼睛吧,我都收拾好了,根本没有鬼。以后这就是咱们的秘密基地,可以告诉哥,但是别人都不能说,包括爹娘。”
    玄安浩听了玄妙儿的话,睁开眼睛,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房梁,那里曾经吊死了一个女子啊,要是有鬼应该也是在房梁上,不过看了一下之后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八章 破庙归我了

    玄妙儿看着弟弟的动作,知道他想的什么:“别担心,我想那个可怜的女子,应该已经转世为人了,这里有陆判爷爷呢,怕什么?”
    “姐姐说的有道理,那咱们赶紧藏东西,然后回家吧,要不然咱们晚上没饭吃了。”玄安浩其实也是不想在这呆太久,一会天黑了,他还是害怕啊。
    玄妙儿把那个玉佩拿出来,在衬衣上扯下来一条布包好了,可是忽然碰触到了一个机关,那个玉佩中间竟然是空的,玄妙儿伸手摸了一下,里边竟然是一小块羊皮卷。
    这事还是不要让玄安浩知道,毕竟他是小孩,外一说了出去,容易惹来麻烦:“弟弟,你在门口守着,我把玉佩埋起来。”
    玄安浩出去后,玄妙儿打开那小块羊皮卷,看见里边内容的时候她一瞬间蒙了,这不是自己穿越来的罪魁祸首么,只是这不是自己临摹的那一块,应该是挨着自己前世画那张的部分。
    玄妙儿觉得这两个东西不能再放到一起了,她四处看了一下,发现陆判的笔中间是空的,她把那个羊皮卷放在了陆判手里的判笔里。
    而那个玉佩她小心的埋在陆判脚下的位置,她确信华容不知道这个玉佩的秘密,否则不会把这个东西给自己,那是华容母亲的遗物,那么他的母亲不简单啊。
    都处理好了才喊了玄安浩进来,玄安浩今天经历的太多了,毕竟是孩子,这时候已经有些疲惫了:“姐,太阳要下山了,咱们回家吧。”
    玄妙儿想起来华容给的糕点,让玄安浩拿了五块,摆在供桌上:“陆判爷爷,以后我一定带香来,这个您老先吃着。”
    姐弟两又拜了拜才提着菜篮子回家去,因为这时候太阳偏西了,玄妙儿心里也是有点发憷的。
    路上玄安浩倒是没那么多话,他心里现在更担心的是回家被骂,和银子怎么守护的事,他们边走边吃了几块点心,因为回去能得到多少就是个未知数了,不如能吃的时候多吃些。
    玄妙儿担心爹娘那个思想知道今天的事情担心,所以先叮嘱玄安浩:“弟弟,今天我和华公子说的话,别告诉爹娘,他们会担心的。”
    “知道了姐,我不说,可是咱们免不了被祖母骂了,还有要是收咱们的银子怎么办?”玄安浩还是说出自己自己最担心的事。
    “没事,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吧。咱们小孩子的银子,她要是真的要去了,也是没脸。”玄妙儿尽管这么说,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要是马氏不管青红皂白就是强取,她也没办法。
    不过玄妙儿更是**氏要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就算是想要,也会找各种的理由的,所以还有可能周旋,并其那玉佩也不在身上了,就这么一块碎银子,她倒是没那么大压力。
    刚进村口,迎面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玄妙儿礼貌的叫了声:“婶婶好。”她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出于礼貌,她都会叫人,就算是有时候叫错了,人家见她笑脸礼貌,也是高兴了。
    玄安浩也礼貌的叫了声:“李家婶婶好。”
    不过那妇人没搭理姐弟二人,就像没看见一样,过去了。
    玄妙儿摸摸自己的鼻子,有点尴尬的问玄安浩:“这是谁啊?怎么这么大面子?”
    “这个是咱么村上唯一的秀才,李秀才的娘,李秀才是咱们私塾的先生,所以他们家的身份在咱们村里比较高。”玄安浩习惯了姐姐什么都问他。
    玄妙儿点点头若有所思:“原来如此,不过我看这秀才家的人品不怎么好,以后弟弟挣钱让你去镇上的学堂读书。”
    镇上的学堂都比较大,不像村里的私塾,多大孩子都在一个屋子里学一样的东西。镇上的学堂也是像学校一样,分年龄和每个人的学习进度分开学习的。
    玄安浩还不那么相信自己能去镇上的学堂读书,现在想要去村里的私塾都没钱呢:“其实李秀才家也就是都清高一点,没坏心,李秀才教的也很用心。”
    “清高要有资本,你以后要是上了学堂,考了功名,可别如他们一般,人的品德决定这个人的前程,只有品德好了,才能有发展,懂么?”玄妙儿当着弟弟面,说话很有分寸的,不能让小孩子学的目中无人了,当然也要借此机会好好教育弟弟。
    “我懂了姐姐,爹也是这样教育我们的,做人要有良好的品德。就算是做个庄稼汉,也要做个光明磊落的庄稼汉。”玄安浩说的一板一眼。
    玄妙儿很高兴自己家和上房在一个院子,家里人却都没被熏染,看来自己的亲祖母确实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子,可惜早逝了,要不然自己家也不能落得如此凄惨。
    说着话,姐弟俩往家走去,这眼见着太阳都落山了,今天出来的确实太久了,遇见的事也是够多了,不过好在没黑天,也不会让爹娘担心。
    两人刚进来院子,三郎玄文本就守在门口等着她们呢,见到两人仰着脖子道:“祖母让你们去上房。”
    玄妙儿想把菜篮子放到西厢的窗前,因为一会还得洗菜呢。没想到三郎把菜篮子都抢了过去,拎着就往上房走。
    玄妙儿不得不承认,他们考虑的很全面,要是自己得了其他赏钱,不一定都放在身上,也可能放在菜篮子里,玄妙儿鄙视的笑笑,和玄安浩去了上房。
    一进屋子就看见玄清儿坐在马氏身边,不等马氏说话,他就先开口质问:“你们怎么才回来?伺候那公子这么久,得了多少赏钱?”
    这话说的很难听,可是玄妙儿就当没听见,拉着弟弟走到八仙桌边上坐下,她可不想按照马氏定的那些破规矩做,因为这些规矩除了她们家,没人遵守,这就是普通的农户,你还当自己是什么诰命夫人呢。
    “我没得赏钱,只是拿了卖烤鱼的银子,清堂姐不是看见了么,不到一两而已。”玄妙儿轻描淡写的道。
    玄清儿哪能罢休:“谁知道后来又给没给你赏钱呢?给你的赶紧拿出来,免得一会搜出来了,你难堪。”
    这时候马氏坐在那不说话,好像是没参与这孩子间的争吵,装的一副浑然不知道的感觉。
    玄妙儿觉得她好笑,都叫自己来了,还装什么呢:“清堂姐也说了,不知道后来赏没赏,那我告诉你没赏,满意了。还有这银子是我和弟弟赚的,为什么给你?”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二十九章 如何来周旋

    “玄妙儿,你们抓鱼应该是给家里的添菜,这鱼卖了自然是家里的收入,你在河边时候不是说这银子回来交给祖母么?”玄清儿扯着嗓子喊。
    “我没说过这话,我们这些孩子哪个不用空闲时间捉鱼,掏鸟蛋打打牙祭,要是祖母想吃鱼也是大人去抓,我们抓的鱼根本不够做菜,并且你也经常去河边,也没见过你抓鱼回来孝敬祖父祖母啊。”玄妙儿说话声音不大,她从来的都认为有理不在声高。
    这时候马氏眉头皱了皱:“妙丫头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银子呢你先交上来,我帮你存着,留着以后给你做嫁妆,你们爹娘也没**过日子,不知道攒钱多么不容易。”
    玄妙儿觉得这是她听过最可笑的笑话,马氏给她存嫁妆,不把她卖了就不错了,还存嫁妆?还自己爹娘不会攒钱?那也比进了别人的腰包强吧?
    “谢谢祖母的好意,最近我爹娘也着急存钱呢,因为我大姐被人骗嫁到了那么户人家,每天挨打,我爹娘心疼,这不是攒着银子想要把大姐接回来呢,这虽然也就不到一两,可是积少成多啊,要是祖母给我也攒了嫁妆的话,那我斗胆与祖母讨个人情,把我的嫁妆先拿出来救急,我的嫁妆以后再说吧。”玄妙儿说的带着几分感伤,但是正挫到马氏的软肋。
    马氏的面部肌肉抖动了一下:“你这死丫头什么意思?是说我这当祖母的骗了你们,把你大姐嫁的不好么?天地良心,张家提亲的时候只是说了伤了腿,哪里知道变瘫了,说不定是灵丫头命硬克的呢。”
    这就是马氏的本领,黑的能说白了,扁的能说圆了,只要她一口咬定了当时自己不知道别人也没办法。
    玄妙儿现在不能真的与马氏撕破脸的说话,今天的目的就是守住银子,不能多生是非:“那也是为难祖母了,不过大姐确实过得苦,我们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我们也是想着赶紧攒钱,要把大姐接回来,我的嫁妆还不着急。”
    话说到这,马氏也没有那么硬气了,玄灵儿的婚事都知道怎么回事,这要是真的放在明面上说,她也理亏:“算了,我老婆子还能与你们这孩子要那么块碎银子么,我就是关心关心,怕你们小,乱花了,既然你们有想法,那就自己存着吧,赶紧去洗菜吧。”
    玄宝珠看着玄妙儿手里的小包袱,看着那料子不错:“你包袱里是什么?”
    玄妙儿本来也没想一点不损失的回去,她把点心包袱拿出来,放到炕上:“祖母,这是那个公子给的点心,你们先拿。”
    玄宝珠接过点心,一看那点心都是精致的,比三叔从镇上买回来的还要好,直接说道:“这就放在这吧,你们吃就来我这拿。”
    玄安浩瘪了瘪嘴,这要是放在上房,自己就吃不到了,他目光急切的看着玄妙儿,尽管路上他吃了不少,可是他还想给哥哥和爹娘二叔尝尝呢。
    玄妙儿心里也生气,不过硬碰硬绝对不行,笑嘻嘻的道:“祖母,你看我们忙了一下午了,这现在就饿的厉害,那我和弟弟就不客气了。”说着两手上去拿。
    玄安浩看见玄妙儿的眼神,也赶紧上去狠狠的抓了几块,直到手里放不下。
    玄宝珠刚想过来制止,玄妙儿拿完了,往后退了一步:“那我和弟弟去洗菜了。”说完赶紧跑出上房。
    坐在炕上的马氏看着那剩下的几块点心,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贱蹄子怎么跳河之后就不一样了,干活不如从前了,嘴皮子和心眼子倒是长了不少。”
    玄清儿本来今天以为自己立了功的,可是看着马氏吃了亏,自己也不说话了,不过不能亏了嘴,赶紧伸手拿了点心就吃。
    马氏看玄清儿拿了一块点心,赶紧把剩下的包好递给玄宝珠:“一个个跟狼似得,也不想着别人,你祖父和你弟弟们不吃么?就知道吃,今天那公子那么有钱,你怎么不想办法捞点。”
    玄清儿最烦的就是这句,什么吃的都可着四婶家的三郎和五郎,穿的又都给小姑,现在又怪自己没拿回来钱,她们天天在炕上坐着,怎么不挣钱?
    她自己越想越生气:“我没能耐。”说完拿着手里的点心也出了上房,坐在窗下吃,吃到嘴的才是自己的,并且你们这些人等着,以后我一定嫁个好人家,气死你们。
    这边玄安浩在上房一句话都没捞到说,不过今天姐弟两一点没吃亏,这让他对玄妙儿更是佩服了:“姐你真厉害,祖母不敢再要这银子了,点心咱们也拿回来一多半。”
    “咱们什么都听她们的,她们对咱们也不好,反正都是不好,咱们何必还搭银子呢。”玄妙儿乐呵的捧着点心。
    姐弟两说着话回了西厢房。
    一进西厢门就看见刘氏焦急的直转圈,她看着两孩子回来就被上房叫去了,能不担心么,以前也有过背着他们惩罚两孩子的时候。
    见到两孩子进来,刘氏的心终于放下了:“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吓死我了,上房找你们干什么?”
    “娘,以后别担心我们,我们都大了,不能任由着别人欺负的。”玄妙儿进了屋先把点心放在炕桌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了那块碎银子递给刘氏:“我和弟弟的烤鱼卖给了一位公子,那公子给的银子,娘攒起来吧。”玄妙儿把银子递给刘氏。
    玄妙儿才十一岁,还没那么多的禁忌,并且乡下也没太多的约束,一般都是及笄之后的待嫁女不出院子了,她们这在公共场合,又不是单独与男子相处,这么没什么不对的。
    刘氏接过玄妙儿手里的银子,小声问:“上房知道不?”
    玄妙儿有点骄傲的说道:“知道,这不是叫我去就是为了要银子么,不过我有办法不让她们得逞,娘放心吧,对了,这点心是那买鱼的公子送的,你快尝尝。”说完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刘氏嘴边。
    刘氏别过头:“娘不爱吃甜的,你们吃吧。”
    这是每个母亲把好东西留给孩子的统一借口,娘不爱吃,娘都不爱吃好吃的,其实是娘舍不得吃。
    玄妙儿哪里能真的相信:“娘,你快吃吧,剩下的藏好了,这点心上房没几块的,都让我抱回来了,一会弄不好再要回去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