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0 | 浏览:1459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章 闺蜜柳小桃

    玄妙儿拿着两个小木雕去了西院柳家,一进院子就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坐在窗下借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打络子,那画面很美,宛如一幅画卷。
    柳小桃看见玄妙儿很高兴的站起来:“你怎么来了,身子好了么?我又不能去看你,担心死了,还好知道你证明自己的清白了,要不然这名声毁了,可是一辈子就毁了。”
    玄妙儿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年纪不大可是说起话很是有道理,不禁多喜欢了几分:“我没事了,就是有些事不记得了,这几天没出来是装病躺着的,要不然我祖母要罚我跪三天。”
    看着眼前的玄妙儿,柳小桃有点恍惚了:“你这病一场怎么性子变了?”
    玄妙儿噗的一声笑出来,这要是一般人含蓄的问问也就是了,这柳小桃竟然直接问了出来:“小桃姐,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要还与以前一样让别人欺负,那我不是亏了?”
    柳小桃哈哈一笑:“说的是,我早就劝你别听别人说三道四,你看我和我娘,这些年少被人编排了么?活的不是很好?咱们进去说,免得让你家上房人听见又要说你的不是。”
    玄妙儿看着柳小桃真的觉得对心思:“嗯,进去说,我还要与小桃姐借些东西呢。”
    两人刚进了房门,柳大娘就出来了:“妙丫头来了,你们**两进去说,我还得喂鸡呢。”
    玄妙儿亲切的叫了声:“柳大娘,那我和小桃姐进去了。”
    柳大娘愣了一下,这丫头以前很少说话的,今天似乎不一样了,想着也没什么想出什么,就去喂鸡了。
    进了柳小桃的屋子,两人在炕沿边坐下,柳小桃想起玄妙儿刚才的话问:“你要用什么东西?我先给你拿着,免得一会说完话忘了。”
    玄妙儿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小木雕递过去:“我要与小桃姐借点彩绳,栓这些木雕挂件,明日想去镇上的集市卖了。”
    柳小桃接过玄妙儿手里的木雕挂件,看了又看:“真好看,你哥刻的么?”
    玄妙儿也没想隐瞒:“我与哥哥一起弄的,小桃姐要是说好看的话,估计能卖出去,这两个给你带着玩,以后有好看的再送与小桃姐。”
    柳小桃也不推脱,拿在手里:“那我收下了,我这打络子的绳子很多,你随便挑些就是了,这边都是剩下的废料,不值钱,你随便拿吧。”
    玄妙儿也不客气,挑着自己喜欢的就往外捡,她不需要太长的,这这样的正适合,她这个是个配饰,人家买了之后想配在哪里,直接拴上去就可以了。
    在柳家和柳小桃说了好一会话,玄妙儿才回家,她觉得自己在这个时空,也算是有了一个真正的朋友还是闺蜜,满心欢喜。
    回了家里,刘氏已经在油灯边绣花了,玄安睿和玄安浩在用沙包打磨木雕。
    玄妙儿把彩绳放在炕上,大家都过来看,他们家没人打络子,所以这么花俏的绳子他们也不常见,也都拿着翻看。
    见大家手里的木雕打磨的差不多了,玄妙儿开始给每个木雕配上相应颜色的彩绳,有些物件大一些的,就搭配几个颜色的线绳编起来。
    上学时候有阵流行编手链,自己倒不是随波逐流的性子,只是那手链的编法也算艺术,编的好的可以编出字母名字,玄妙儿倒是感了兴趣,自己琢磨出几个图样,闹得整个年部都来跟她学怎么编reads;捡个美男当老婆。
    对于她会编彩绳,家人也没什么怀疑的,以为是柳小桃教她的,也没有多问。
    一晚上这些木雕挂件也都拴好了彩绳,不过明天去卖的话只能玄妙儿和玄安浩去卖,别人都很忙,要是家里活没干好,她们再去挣私钱,那可是罪名大了。
    因为以前姐弟两都去过县城,并且现在玄妙儿的性子,家里也更放心了,所以只是多叮嘱几句,毕竟玄妙儿十一岁了,在这个年代也不完全算小孩了。
    何况这时候民风淳朴,也没有偷孩子的,拐骗的,所以只是给带了干粮,也没想着两人真的挣什么钱,就是能换点糖吃,给他们自己解解嘴馋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玄妙儿和玄安浩都换上比较新的衣服,只是补丁少些,不过刘氏是个干净人,衣服不管新旧,都是整齐干净的。
    姐弟两背着小包袱上路了,好在村子里县城不算远,两个小短腿边走边歇,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也就到了。
    这是玄妙儿第一次进城,看着周围青砖碧瓦,街上行人的身着光鲜,路上虽不是车水马龙,也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集市上卖什么都有,一时间各种买卖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玄安浩还是小孩子,所以见了热闹就要多看几眼。
    玄妙儿可是为了挣钱来的,有钱了赶紧偷着买点细粮,他们西厢好在也算是**的,至少能偷着喝点粥煮个蛋吧。
    看了一圈,玄妙儿选择了一颗大柳树边上摆摊,因为这柳树周围摆摊的不多,还有边上是个慈眉善目的卖菜老太太,这做买卖还是得挨着正经人,要不然影响生意。
    见玄妙儿姐弟两过去,那个卖菜老太太先开口:“这**弟两是卖什么啊?这么小就知道补贴家用,好孩子。”
    玄妙儿笑着叫了声:“婆婆好,我和弟弟卖些小木雕挂坠。”
    玄安浩也随着叫人:“婆婆好。”
    那卖菜老太太看着姐弟两懂事也喜欢:“集上都叫我菜婆子,你们叫我菜婆婆吧,快摆起来吧,早点卖出去东西,一会要交税呢。”
    听见交税玄妙儿没什么惊讶的,这不就是保护费么:“菜婆婆,这要交多少啊?”
    菜婆子道:“咱们这小买卖,一天也就两三文,买卖大的交的多。”
    玄妙儿心里有数了:“谢谢菜婆婆。”
    然后姐弟两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玄妙儿用的是一块大红布垫底,上边是一块黑绒布,这个搭配比较现代,简约但是容易衬托物品的色泽和样式。
    她小心的按照颜色和种类把木雕挂件摆放好,然后找个两块石头,弟弟坐好了。
    这时候集市上的人开始多了,接近中午了,很多人家都出来买东西了。
    玄妙儿的东西不大,所以一时不那么吸引人。
    玄安浩问她:“姐姐,咱们要叫卖么?你看人家都要喊起来,别人才会去买。”
    玄妙儿摇摇头:“咱们这东西是雅致的,不能像卖猪肉那般,喜欢的人自然会看见,不喜欢的,就算是看了也未必买。”
    玄安浩是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坐在玄妙儿身边。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一章 初见花继业

    还真如玄妙儿说的,来她们摊子看的问了价钱,几乎都买了,很多人站着看几眼,都不问价钱就走了,那些人也是完全不懂欣赏。
    这个挂件本身的定价不高,那些刻的简单的都是十文一个,十二生肖雕刻的费事些,就十五文到二十文一个,因为现在猪肉才三十多文,所以贵了不会有人买的,这个价位比较适中。
    边上的菜婆子也热心,自己卖了菜也帮着姐弟两推销一下,玄妙儿很是感谢。
    这时候街上更加热闹了,叫卖声更加悦耳,玄妙儿有点紧张的看向菜婆子:“菜婆婆,这是怎么了?”
    菜婆子小声在玄妙儿耳边道:“这不是花大少来了么,谁家不希望得点赏钱,那一赏就是银子啊,不是铜钱,一块再小也有半两吧,多的二三两呢,谁不想要。”
    玄妙儿觉得有意思,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看见了风云人物,小声问菜婆子:“菜婆婆,这花大少家里很有钱么?”
    “那当然了,他可是县城里最有钱家里的少爷,大名叫花继业,不过咱们老百姓都叫他花大少,外号花不完,这个不能乱说的。他家的生意都做到京城了,富裕的流油。”菜婆子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花大少过来的方向。
    玄妙儿噗呲一声笑出来,还花继业,继承祖业么?他家祖业是败家么?这家有这么个大少爷真是上辈子作孽了,多大的产业也架不住败活,这家老子真失败,教育这么个不孝儿子,花不完,这个外号也够形象的,有趣。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在心里想想偷着笑笑就是了。
    玄安浩也好奇的看着那边:“姐姐,你说花大少能看见咱们的木雕么?能得赏钱么?”
    玄妙儿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瓜:“我在家怎么和你说的,赚钱靠双手,靠别人的赏赐只能解决一次两次问题,以后呢?路要一步一步走,人要踏踏实实才好。”
    玄安浩点点头:“我错了姐姐,以后我不会这么想了。”
    玄妙儿欣慰的点点头:“这才是我得好弟弟,咱们今天都卖了七十五文了,一会去买些彩绳还给小桃姐,然后咱们去吃馄饨。”
    “姐姐,馄饨要十二文一碗呢,咱们尽管今天赚了点银子,可是不能这么花啊,那银子买点米偷着煮粥,咱们也能不挨饿啊。”玄安浩看着玄妙儿一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样子。
    玄妙儿挠挠头,有点尴尬,自己以为多挣钱多花就行了,可是现在这个架势,自己要是吃馄饨,简直就是败家了,那不是与那个花大少划等号了。
    她正想着呢,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思绪:“这个木雕很精细,样子也新颖,不过这十二生肖里怎么没有龙?”
    玄妙儿一抬头就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少年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不拘的微,只是那眼睛里的纨绔并没有深入眼底,玄妙儿愣了一下,这个人隐藏的不简单。
    自己毕竟是三十岁的内心了,再加上前世经历得多,自然不会真的只看表面。
    她在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一身粗布衣衫还尽是补丁,头上连个首饰都没有,长得不算太出众,只是很干净透彻,只是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清澈,倒是很漂亮reads;醉梦仙侠传。
    这样一个十多岁的女子怎么给人的感觉这么沉稳,看自己的时候不是崇拜也不是紧张,而是一种看透自己的感觉,花继业感觉身后一阵凉风。
    玄妙儿退后一点才看清这个男子的穿着,当真是华丽,一身宝蓝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玉带中间一颗鸡蛋大的祖母绿的宝石,手持象牙的折扇,扇面上是一副日出东山图。
    这时候边上的菜婆子见玄妙儿没说话的打量对方,心里替她捏把汗,赶紧提醒她:“小丫头,花大少问你话呢。”
    玄妙儿对着菜婆子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转过身对着花继业道:“我的雕刻功夫有限,不会雕刻过于复杂的,所以没有雕龙,公子看看别的可有喜欢的。”她觉得还是称呼公子好,外一叫花大少,一顺嘴叫成花大姐就糟了。
    花继业心里有自己的想法,这丫头根本在说谎,那其它十一件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怎么可能不会刻龙,这是故意避开了犯上的物件,可是却又不说出来,只说自己不会,这心思何等缜密。
    对于这个小丫头,花继业心里莫名的多了份兴趣:“这是你雕刻的?看样子你的年龄不大,这东西可不是一天两天练成的,你师出何处?”
    “公子抬举了,这只是我和哥哥在家瞎琢磨出来的,哥哥学过几日木匠活,没有师傅。”玄妙儿说的风轻云淡,没有想与对方多言,因为这个男人不简单,特别的表里不一。
    玄妙儿从花继业的眼神里看到的绝不仅是败家,她的画之所以画得好,不是紧紧形像,而是画人扑捉得到对方的心里,画景探究到意境,所以画的更加生动。
    花继业知道对方是不想多说了,也不强求,拿起几个木雕,扔下了两块银子:“这些够了吧?”
    玄妙儿拿起银子:“公子拿的木雕八十五文便够了。”
    花继业看着这个女孩不贪心笑道:“本公子就喜欢赏人钱,谁让本公子钱多呢,多的就算是赏你了。”
    玄妙儿不喜欢这个感觉,如果对方是欣赏自己的作品,赏给自己的那是荣耀,可是对面这个男子的意思是施舍,这是玄妙儿不能接受了,在家里可以放下小清高,可是现在不能。
    她上前一步,声音不大,只有两人听得见道:“公子这扇面是自己画的吧,日出东山意境不错,笔韵老练,只是构图如果东方多留些空白,太阳的颜色再艳丽一些会更好,我想我的这些话值公子的赏钱了。”
    玄妙儿也是刚才注意到了花继业扇面的落款,知道是他自己画的。
    花继业愣住了,这女子说的确实有道理,他尽管不务正业,可是画的一手好画,这个是他在隐藏那么多东西中唯一不想隐藏的,因为自己喜欢,错过了那么多,这个爱好,他当真不想错过。
    而眼前的女子才十岁出头,怎么可能懂得这么多,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温饱都不能完全解决的样子,就算是大户落魄了,可是十多岁也不可能在绘画上有那么高深的造诣。
    很快花继业回过神:“足够了,姑娘的技艺让本公子佩服,希望以后可以有机会再交流。”
    玄妙儿拿起银子,还是忍不住开心,把银子收进怀里单放着:“等价交换,自然可以。”
    一句话让花继业挑起美眉,不过刚刚看着这个丫头拿着银子的高兴劲,还是觉得这才是个小女孩的姿态笑道:“那后会有期。”说完拿着木雕转身带着下人离开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二章 有钱心里稳

    周围很多看热闹的,可是不敢离得太近,没听清楚两人说什么,只是看见花大少赏了玄妙儿两块银子,一阵的羡慕。
    等到花继业走了之后,玄安浩才敢问玄妙儿:“姐,你和花大少说什么了?咱们真的收了花大少的赏钱,那得有二三两银子吧。”
    玄妙儿不知道这银子能有多少:“这个是咱们应得的,不是他赏的,还是那句话,靠自己劳动致富,懂么?”
    玄安浩点点头:“懂了姐,那咱们今天吃混沌吧。”
    玄妙儿伸出食指,点了点玄安浩的脑门:“这回舍得了?”
    这时候身边的菜婆子笑嘻嘻的道:“你们**弟两可是走运了,花大少喜欢赏钱,可是也要对他心思,你看你们这一天赚的就顶上人家几个月的了。”
    菜婆子说话的语气里没有嫉妒,很是开心,玄妙儿就放心了,她真的怕得罪了谁,自己毕竟以后要经常来做买卖的。
    玄妙儿笑着道:“还不是菜婆婆帮我们说了好话,我们也是借了菜婆婆的光。”说着从荷包里数出了三十文递过去:“这是我和弟弟孝敬菜婆婆的,以后我们姐弟还要麻烦菜婆婆呢。”
    这钱不多,但是也不少,给太多了其实会让对方更贪心,以后也不满足,给少了自然让人觉得看不起自己,这三十文比较适中。
    菜婆子不禁对眼前这个小女孩另眼相看了,刚刚看见她与花大少说了几句话,花大少的面部表情很丰富,证明是说道花大少心里了,现在又能不贪心,与自己分享收获,她活了这些年,卖菜这些年,见识了很多人,可是这个女孩子让她耳目一新。
    菜婆子也不推脱:“那我菜婆子就不客气了,以后我身边这个位置尽可能的多给你这丫头留上一会,省的你来了,没位置。”
    玄妙儿笑着应下:“那我们就每次来的时候,都把下次来的时间告诉菜婆婆,这样也不会白留了位置,菜婆婆看可好?”
    菜婆子笑着道:“你这孩子聪明,就这么定下了。”
    中午姐弟两就吃了家里带来的窝头,到了下午,玄妙儿看集市人少了,东西也没什么人来看了,今天不算花大少那银子,一共卖了一百零五文,花大少那个没法计算,也便不算在账上了,这些也不少了,便收了摊子,与菜婆子告辞,领着玄安浩离开了。
    银子放在了怀里,铜钱挂在腰上的荷包里,这样安全,然后带着弟弟去了混沌铺,姐弟两一人一碗鸡丝馄饨,吃的无比满足。
    随后,玄妙儿又带着弟弟去了粮店,买了二斤小米,不敢多买,多了容易被上房发现,反正经常来卖木雕,每次买点就行了。
    然后又去买了彩绳,这次多买了些,她也会编不少花样,与当下的不太一样,想着也能挣银子,并且还可以让柳小桃帮着去卖,上房也不会知道。
    别的也不敢买了,买多了回去说不清,这二斤小米,姐弟两还是分开拿的,这样不容易被发现reads;仙途野路。
    纸墨暂时不用买了,上次那些从上房拿回来那些纸,够自己用一阵的,墨家里还有些。
    本想着给家里那几个人买点包子,可是他们姐弟两这身材,包子藏不下啊,最后只能带着二斤小米回家了。
    县城里,花府。
    花继业身后跟着四个小厮,手里都是满满的,这些是他一天的收获。
    花继业手里晃着扇子,走进正厅。
    花老爷正在喝茶,见到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就知道他没少赏人的:“你这逆子,又出去败活钱了,就你这样以后怎么继承家业?”
    花继业心里冷笑,自己除了这个名字取得是应景些,这些年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当年娘亲死的不明不白,不等娘入土百日,这爹就娶进来一个怀了孩子的填房,如果不是自己隐忍装傻,怎么能活到现在?
    他心里冷笑一声,坐在花老爷身下的位置:“爹不只是我一个儿子,还有两个庶弟呢么?”
    “那不是庶子,你兰姨现在是咱们家当家祖母,你不改口可以,但是你那弟弟都是嫡出的。”花老爷不把希望寄托在花继业身上,自然就重视填房所生的两个儿子。
    花继业也不反驳:“除了那两个弟弟,芯姨娘和清姨娘不也都有儿子么,咱们家这么多男孩,爹还担心后继无人。”
    这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走进来,规规矩矩的给花老爷请安,又转向花继业行了礼才开口:“爹,大哥,娘让我请您去吃饭。”
    这少年一副谦逊的样子,可是看花继业的时候却一脸的鄙夷。花继业仿佛没有看见对方的脸孔,起身随着去吃饭了。
    河湾村
    姐弟两走的慢,反正也不饿,晃悠到了日落西山才进了院子。
    “这穷酸样,听说还去县城卖东西了,挣了多少银子,拿出来看看。”玄清儿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挡在姐弟两前边。
    玄妙儿抱紧手上的东西:“祖父说过,每房的空闲时间可以挣点补贴,你没有资格来看。”
    玄清儿比妙儿长得高些,见玄妙儿抱着包袱,一低头把玄妙儿的荷包拽了过去,打开看了一眼:“就这么十几文啊,我还当多少银子,值得你那么护着。”说完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玄妙儿真的庆幸自己把银子分开放的,更庆幸自己给了菜婆子三十文,要是这个荷包里超过三十文,还不一定这么简单就完事了。
    玄安浩气的小脸通红,可是还来劝玄妙儿:“姐姐,你别生气,咱们以后钱多了,让她们好看。”
    玄妙儿笑着捡起荷包心想,东西被狗撞掉了,也不能去打狗一顿。这样心里舒服点,她捡起荷包拍拍上边的土,领着玄安浩回了西厢。
    刘氏听见声音从上房出来:“你们怎么才回来,晚饭都吃过了,碗筷刚收拾完,我给你们藏了两个窝头,快回屋子吃了。”说着拉着姐弟两回了西厢。
    姐弟两进了屋子,然后拉着刘氏进屋子,玄妙儿把怀里的银子掏出来递给刘氏:“娘,这个你藏好了银子,这个是意外收获。今日我们挣了一百零五文,不过给了一个婆婆三十文,以后她能帮我们占位置,还能帮我们卖东西,剩下的买了二斤小米还有很多彩绳,我和弟弟吃了馄饨,不过没办法给你们带回来,所以铜钱就剩下十二文了。”
    玄安浩不时的还给补充几句:“那个银子是花大少给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三章 宝珠有婚约

    刘氏听得有点迷糊,因为手里这银子分量不轻:“花大少真的赏了你们这么多?还有你们的木雕真的卖出去了?”
    玄妙儿点点头:“是呀,十文一个很好卖,还有三个卖了十五文呢。只是今天第一次卖,知道的人不多,等再卖几次才能看出固定的收入。”
    刘氏看着手里的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道:“这得有三两多了,这花大少真的有钱,这木雕本来就是咱们日子外的补贴,所以挣得多少咱们都高兴。”
    “娘,妹妹回来了,挣了多少钱?”玄安睿听见声音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玄安浩一脸的自豪:“卖了好几个呢,挣了一百零五文,还有花大少赏了三两银子,不对,姐姐说那是我们该得的。”
    刘氏和玄安睿又看向玄妙儿,玄妙儿觉得不需要隐瞒:“我只是点出了花大少那扇面的缺陷而已,所以这银子是我们该得的,不算是赏的。”
    玄安睿崇拜的看着玄妙儿:“妹妹你真厉害,一次拿回来这么多银子,可要藏好了,以后你们也就说每次挣十几文,要是让上房知道挣得多了,又要起事了。”
    刘氏也道:“是呀,今天清儿丫头不就替着你们奶奶来试探了,好在妙儿聪明,银子藏起来了。”
    这时候玄文涛和玄文江也进来了,得知姐弟两挣了钱也都高兴,特别是看了银子之后,他们这房多少年没有银子了。
    玄妙儿和玄安浩把身上藏的小米拿出来,一小包一小包的倒出来,满满一小盆。
    刘氏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聪明了:“还好,你祖母没发现,这点小米正好备用着。”
    “晴岚,你赶紧用这小米去给两孩子煮点粥啊,这跑了一天,晚上都没赶上吃饭。”玄文涛心疼的看着两孩子道。
    刘氏笑着去收小米:“这两孩子还能饿到?在镇上吃了馄饨了,会挣钱更会花钱,要是能带回东西来,估计这点钱都能花了。”
    玄文涛和玄文江笑了,这孩子不吃亏就是好的。
    玄安浩小声道:“姐姐说,以后冬天没农活了,咱们轮着去县城卖,那样都能偷着在外边吃好吃的再回来,爹和二叔去的话还能给我们带好吃的回来。”
    玄文涛笑着摸摸玄安浩的脑袋瓜:“就想着吃,不过以后咱们家会越来越好的,到时候让你吃成小胖子,讨不到老婆。”
    大家都笑起来,玄安浩鼓着嘴坐在炕沿边不说话,大家笑的更厉害的。
    闹腾一会,玄妙儿收拾了包袱里的彩绳:“我去柳大娘家一趟,把小桃姐的彩绳还了去。”
    玄文涛点头:“去吧,多玩会也没事,家里没活了。”
    玄妙儿出去了。
    上房内,马氏坐在炕头,一张大白脸映衬在烛光下更加的渗人:“这个死丫头竟然还能折腾出卖钱的东西,这病一场倒是心思多了。”
    玄宝珠坐在马氏身边,正绣着一个帕子:“娘,管她做什么,折腾一天,连晚饭也没捞到吃,才挣了十二文,折腾一年也挣不过一贯钱reads;[黑子的篮球]神坛。”
    “也是,穷惯了,一个子儿都是好的,咱们宝珠以后可是得做少奶奶的,你这过了年就及笄了,与常家的婚事也该提起来了。”马氏说道女儿的婚事,脸上终于抽动了一下,那笑容莫不如不笑。
    “娘亲又打趣女儿了,这婚事还不是娘做主的。”玄宝珠一脸羞涩的道,不过更多的是得意。
    做在炕梢的玄老爷子,刚才还觉得亏了大房一家,可是这说起宝珠的婚事也高兴:“多亏当年我们救了那常老爷一命,定下这婚约,要不然咱们这门户还真高攀不上人家。”
    马氏不喜欢玄老爷子的说法:“咱们姑娘长得好看,女红做得好,怎么就高攀了?”
    其实玄宝珠长得真的说不上是好看,那脸抹得白底子黑,看起来就像是驴粑粑蛋上了霜一般,还有那张丧门脸,谁看了都觉得晦气,没一点笑容。
    不过自己的女儿,马氏自然认为是最美的,玄老爷子对这个小女儿也是异常的关爱。笑呵呵的说些自己闺女好的,这一家子倒是无比搭调。
    隔壁柳家屋里,一盏油灯很是温馨,玄妙儿把包袱打开:“小桃姐看看我选的颜色你可喜欢?”
    柳小桃翻看了几遍:“妙儿,你这眼光真不错,这颜色比我这经常打络子的人选的好看。”
    玄妙儿画了这么多年画,色彩搭配自然不在话下了:“小桃姐说好那一定是好的,对了,我以前见到过一个货郎卖的手绳编的好看,就问了一下,那是货郎自己编的,正好有空就教了我一下,我给桃姐编编看,是不是也能当络子一样卖了。”
    柳小桃也是小女孩,自然对这东西感兴趣:“好啊,咱们一起编。”
    玄妙儿想着前世的样式,与柳小桃一晚上编出了几种花样的手链,又找来了珠子做装饰,以往柳小桃都是打络子,这编手链还真没有人编,这东西不贵,适合普通人家姑娘带着。
    **两一人编了一条自己喜欢的也带上了,柳小桃看着两人的作品喜欢的爱不释手:“妙儿这都是你想出来,你拿去卖吧,这东西不教会别人,想必你可以要价高些。”
    玄妙儿知道柳小桃这个性格,不是那种眼皮子浅占小便宜的,自己也喜欢和她做朋友:“小桃姐还不知道我们家么,我要是有了来钱道,估计都得上交,并且我们家想分家就更难了,这东西我让我娘学了,到时候桃姐拿出去卖,我不是更安全。”
    桃姐笑着道:“就你聪明,不过这样也好,我去问了价钱,到时候咱们一起编。”
    “嗯,我还得和我哥哥刻木雕呢,小桃姐多赚些银子好当嫁妆。”
    “你还打趣我来了,你也才比我小两岁,我嫁了,你也跑不掉。”
    两人在屋子里打打闹闹的,柳大娘在屋外听得也高兴,以前玄妙儿来了就是安静的坐着,一晚上也没一句话,这两次来和柳小桃玩的好,两人欢笑声也多了。
    玄妙儿只带了一个编好的手链回家了,她可不敢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这个与木雕不一样,木雕别人想学学不会,这东西更多的是创意,可是手链不一样,教会了就会了,谁都能学。
    回了家,玄妙儿让大家看了自己的手链,然后对刘氏道:“娘,这几天我也教你编些手链,比绣荷包简单还快,新鲜物件,一定比绣荷包挣得还多。”
    刘氏这几天感觉生活有奔头了,这女儿竟是想着挣钱道道,每个还都真的能来钱。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四章 窝头的效应

    玄文涛和玄文江这几天也不闲着,有空也跟着学雕刻,可能是基因比较好,这家的艺术天分都不低,玄妙儿画出来简单的东西,他们也都能雕刻出个大概了,只是过了学习的好年纪了,难些的就不行了。
    但是玄安睿,很快找到雕刻的精髓,也许是有艺术天分,领悟能力特别强又下功夫。
    玄妙儿对自家大哥更是不吝啬,把自己那个大树根抱出来给玄安睿看,又拿出自己画了几天的图纸,摆在玄安睿面前:“哥,你看这个树根与我这画是不是走势相同,我要利用这树根原本的样子加以雕刻,这个叫做根雕。”
    玄安睿看着那个树根,再看玄妙儿的画纸,确实是凸凹都很相近:“这个想法好,我也想雕一个。”
    “大哥明天再去挖几个小树根,从小的开始练习,我再教大哥画图,我们一起雕,不过一定保密,我就算是卖也要卖给值得的人,或许这以后是个生财大计,不过不分家咱们还是低调些。”
    其实现在的纸张还是不便宜的,所以玄妙儿用的也是节省,不过现在能挣钱了,就要舍得下本钱,让兄弟都能有挣钱的本事,所以她在买纸墨笔砚上尽可能的舍得。
    前几天又去镇上卖了一次木雕,这次比上次多卖了些,一共得了一百五十文,她一狠心,又买了三种彩墨,自然是三原色的,有了这三种,还怕没想要的颜色么?
    玄安睿现在对这个妹妹可是言听必从了,这个妹妹病好了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这根雕只是兄妹两晚上有时间雕一会,平时还是要先做小木雕,为了眼前赚银子努力,毕竟温饱才是最重要的。
    卖了两次木雕挂坠之后,玄妙儿也摸索出什么样式的木雕受欢迎,自然多雕刻一些,有些寓意别人不接受的,也不雕刻了。
    明日该轮到四婶子做饭了,玄妙儿终于松口气,来到这之后一直在帮着母亲做饭,这十天一轮,三个在家的媳妇轮着来的,可是听说轮到五婶做饭的时候她经常回娘家,所以大多数是刘氏和王氏在做饭的。
    就算是两人轮着也好过一家做吧,何况玄妙儿也想着办法呢,轮到五婶做饭她就回娘家了,那么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应该多做几次呢?别都是算计自己家,刘氏肚子不小了,也该找个由头就歇歇。
    第二天一早,玄妙儿就感觉到了刘氏与往常一样早起:“娘,今天咱们不做饭了,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刘氏边穿衣服边道:“你祖母一直说你四婶做的窝头硬,所以我得去帮她蒸窝头。”
    玄妙儿拉着刘氏:“娘,今天咱们不起来,凭什么帮她?那以后娘做饭不好好做,做的不好吃,让别人做去。”
    刘氏看着女儿护着自己心里高兴,可是真的不去岂不是又要挨骂:“不行,要是不去,你们也得跟着被骂。”
    玄妙儿铁了心就是不让刘氏起来:“不行,我就不让娘去,我不信娘不做饭全家都饿着。”
    玄文涛边穿衣服边开口道:“听妙儿的,今天你们不做饭,多睡会reads;牛郎织女天仙配。”
    刘氏见相公女儿都这么说,也不再坚持了:“那好,今天我不去做饭了,要是都被骂了,你们别觉得委屈。”
    玄妙儿笑着搂着刘氏又躺下了,玄妙儿心里很满足,还想着也要想办法让爹和二叔都能歇歇,不过不能都赶一天,要不然这事就大了。
    刘氏感觉自己多少年也没晚起过了,这躺着还不那么自在了,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女儿天真的笑脸,倒是没那么多忧虑了。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娘两才起来穿衣服,玄妙儿舀了水洗脸刷牙,看着那个小棍子,玄妙儿真的不想称呼它为牙刷,这就是个柳树枝,沾点盐在牙上蹭,盐也是要用银子买的,所以不能多用,就是用棍子磨牙,感觉自己好像一只仓鼠。
    刷牙用棍子也就算了,如厕也用棍子,一刮那个感觉,绝了~~~,简直是奇葩,古代的棍子,作用真大啊,玄妙儿在心里感慨。
    这顿早饭玄妙儿想到了不会那么顺利的,这就是自己的本意,有些事情养成了习惯就都觉得理所当然,就像是你每天给一个乞丐十块钱,有一天你给他一块,他反倒觉得你不对了。
    所以要想改变家里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既然还没找到分家的契机,那就要让自己家人在这水深火热中有个安稳的位置,至少别整天被人利用欺负。
    果然刚坐好,四婶王氏就先开口了,她对着马氏道:“娘,今天这窝头是我自己做的,没有大嫂做的好,有些硬,娘可小心点,别磕了牙。”
    这话明显的在告状,果然马氏手里拿起窝头之后气氛不对了:“不是说你蒸的窝头硬么?怎么你又自己蒸?老大家的,你怎么不帮一把去。”
    刘氏没敢抬头,小声道:“儿媳今日身子不爽利,多躺了一会。”
    马氏把那硬如石头的窝头往盆子里一扔,咣当一声:“我这年纪了,要吃点顺口的东西还得求着你不成?”
    玄妙儿看着刘氏就知道这娘是被压迫久了,一点血性都没有了,她赶紧道:“祖母别生气,四婶这窝头蒸的不好,是缺少锻炼,谁也不是一生出来就会的,让四婶以后帮着娘多做几次,也就能蒸好了。”
    这话音一落,王氏哪能同意:“我天生就笨,这蒸了多少次了也蒸不好,还是大嫂有天分,蒸的好。”
    玄妙儿笑道:“那四婶的意思就是我娘要蒸一辈子窝头了?这轮着做饭就是要人换着休息的,我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早,这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何况我娘现在还是双身子呢?”
    马氏冷哼一声:“双身子怎么了?我怀着哪个孩子耽误干活了,就你娘金贵?”
    “祖母当然是厉害了,可是祖母也要想想,过一阵我娘得坐月子吧,那时候没人帮着四婶,那四婶就不做饭了?家里吃什么?”玄妙儿不想与马氏纠缠,只是想该谁的活谁干就是了。
    马氏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了,生气的看向王氏:“你以后多学学做菜饭,别什么都得求着别人,求别人不用看脸色么?”
    王氏心里不痛快了,本来她也是个粗人,就是爱偷尖打滑的耍点小心眼,平时这个家里她能欺负的也就是刘氏了,现在刘氏的女儿出来做主了,自己以后的活可是少不了了。
    一想到这个家里就她和刘氏真的能干活,这时候心里也不平衡了:“娘,这个家里干活最多的就我和大嫂了,三嫂常年不回来,五弟妹经常回娘家。可是咱们没分家呢,那就得都干活,孝顺老人都是应该的吧,那三嫂家不回来,清儿不是在这么,平时不是也应该做饭,还有五弟妹每次都是轮到她做饭就回娘家,这不是欺负人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五章 此时有点乱

    这一席话确实是实情,以前没人说此事,是因为多数活计都推给了刘氏,现在刘氏不任劳任怨了,那么原本的天平就倾斜了,所以矛盾就出来了。
    玄妙儿倒是很满意现在情况,越乱越好,重新洗牌才能让自己家获得更多利益。
    马氏此时觉得事情不简单了,以前她偏着小儿媳妇,是大家都看见不说的,现在被王氏这么摆在明面上,怎么收场:“都是一家人,怎么算的那么清楚?以后清丫头也帮着做饭吧。”
    玄清儿听了这话不高兴了:“祖母,小姑比我大两岁呢,她是不是也该做饭?”
    确实是这样,玄宝珠都要及笄了,怎么就不能干活了,尽管有婚约了,不适合出去抛头露面,可是在家里干活没什么不妥啊。玄妙儿十一岁什么活不干?前几年站在凳子上都能炒菜,而玄宝珠本就是个农家女,怎么就不能干活了?
    玄宝珠平时与玄清儿关系好,现在被玄清儿给拉出来,自己心里更是生气:“玄清儿,亏了平时我什么都想着你,你竟然这么说我?”
    马氏重男轻女,不喜欢孙女,可是对于自己的女儿就是不一样的待遇了,那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宝珠定了好人家,明年是要嫁入常家做少奶奶的,怎么能干粗活。”
    玄清儿既然已经得罪人了,也就不怕多说了:“还做少奶奶呢,我听说常家五公子早就有了心上人,要不是有婚约,人家早就退婚了,听说那心上人养在外室生了两个儿子了,就算你嫁进去当了少奶奶也生不出长子了,并且那个五公子是个专情的,以后怎么样还说不清呢。”
    本来这些话玄清儿还特意瞒着的,她也是上次回镇上听到她娘和姐姐说的,可是被玄宝珠和马氏刺激了之后,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下子全抖了出来。
    这话一说出去,整个屋子里都静悄悄的,玄妙儿跟看戏似的,她本来只打算今天早上不让娘做早饭而已,怎么就扯出了这么多事情?这是好事吧,反正越乱对自己家越有利。
    玄老爷子那桌上也被这话都惊倒了,家里都知道玄宝珠有婚约,是镇上常家五少爷,这事是他们家的荣耀,今个被玄清儿这么一说,都愣了,因为常家五少爷未娶妻众所周知,都以为这是一门板上钉钉的婚约呢。
    玄老爷子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听了这话又开始自己墨墨迹迹嘟囔:“怎么可能,这是定好的,至少五少爷没娶妻呢,那正妻的位置还是咱们宝珠的。”
    玄宝珠一听开始抽涕:“我才不要与人共侍一夫呢,也不要当后娘,爹,娘,我不嫁他家了。”
    马氏本就看不出面部表情,玄妙儿只能从她的眼神里揣摩着,这时候也是真的急了,马氏对着四叔玄文信道:“老四,你一会进城把你三哥叫回来。”
    玄文信应下:“知道了娘。”
    玄文宝和冯氏对视了一下,两人在这个时候基本上会回娘家躲清静。
    玄妙儿看着一桌子的热闹,自己还算满意,以后就是要该是谁的活谁去做,爹和二叔那边也得找机会提一提,不过不能急于一时了,至少今天是个好的开端reads;牛郎织女天仙配。
    不过下午要见到从未见过的三叔了,也不知道三婶能不能回来,还有个紫堂姐呢。
    三叔家的长女玄梦儿已经嫁人了,听说是嫁到了京城大户人家里,做了姨娘,这事好像三叔家特别高兴,玄妙儿不理解不就做个妾么,不嫌丢人还觉得荣耀。
    次女玄紫儿,也就是紫堂姐十四岁了,与小姑一样大,不知道她们关系好不好呢。
    反正这些都与自己没太大关系,不过看热闹自己倒是不烦,特别是这家人的热闹,喜闻乐见。
    看着她一脸兴奋,刘氏赶紧拉着她缩小点存在感,这样子不是*裸的结仇么,玄妙儿也感觉刚刚自己的表情太过于开心了,赶紧收敛点。
    早饭过后,玄妙儿一家回了西厢房,今日家里有大事,所以也都不去敢农活了,尽管马氏不希望他们参与,可是既然不分家,这就是家里的事,总不能把他们赶去下地干活,他们在家商量事吧。
    这个面上的事情还是得做到了,要不然马氏怎么经常敢一开口就是:我尽管是后娘,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就是因为马氏面上的事情做的还算是过得去。
    好不容易一家人白天都不用去干活,所以都坐在炕上手里雕刻的,打磨的,倒是不停手。
    刘氏心不在焉,绣着花还扎了手,赶紧把指头放在嘴里吸了吸:“人家的姑娘都是宝,也不知道灵儿现在过得如何,还是我这做娘没用,大女儿嫁个了个瘫子,小女儿好算是保住了性命。”说着忍不住掉起眼泪来。
    玄妙儿听得有些糊涂,自己还有个叫玄灵儿的大姐?
    玄文涛尽管没落泪,眼眶子也红红的:“是我没用,当初娘说的那么好,我便信了,以为那张喜子只是摔了腿,顶天变瘸了,他家地多,以后就算是瘸了可以收租子,哪想到摔得是脊椎,她祖母明知道,还收了人家二十两银子,硬是骗着咱们把灵儿嫁过去了。”
    玄文江一脸气愤:“当时我就说去把灵儿抢回来,你们不让。”
    玄文涛道:“抢回来怎么办?都领了婚书,她祖母也收了银子,这要是告到官府,咱们也还是没理。”
    玄文江一拳砸在炕上:“哥,咱们和上房分家吧。”
    玄文涛点点头:“等有时机的,现在爹不能同意,等着找个机会分家,到时候咱们哪怕盖个草房,开点荒地,你也赶紧找个媳妇。”
    “哥,我都这样了,没那些想法了,只是你家这几个孩子不能都亏了,嫂子眼看着又生了,以后不能都去伺候人家吧。”玄文江额头青筋凸起的道。
    玄妙儿看着这爹和二叔的团结,心里真的很暖和:“爹,二叔,咱们以后要挣大钱的,等分家了,咱们买个大院子,对了爹,如果咱们攒够钱,能把大姐接回来么?”
    玄文涛想了一下:“应该能,那张喜子家也兄弟几个呢,要是钱给的多,他们可以再娶一个,反正张喜子什么都干不了,娶个媳妇也就是伺候他生活。”
    玄妙儿心里有点底了:“那咱们一定早些把大姐接回来。”玄妙儿一直希望有哥哥有姐姐,本以为自己只有个哥哥,没想到真的有姐姐,只是这姐姐命太苦了。
    听着玄妙儿的话,刘氏终于有点笑容:“妙儿说的对,咱们一定把灵儿接回来。”
    玄妙儿心里想着上房做了这么多缺德事,她们也不会好过了,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看这和玄宝珠的婚事,哪能好事都是坏人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六章 陪你打太极

    玄妙儿一家,此时都忘记了上房的那些乱事,只是想着如何能脱离这个苦海,然后把玄灵儿接回来,哪怕过得苦,可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比什么都好。
    每日看着上房和东厢房那边的吃穿用度,再看自己家的,真心是累,不过这事在外人看来还真说不清。
    因为三房玄文城在外做生意,外人哪里知道他还会从家里往外拿银子,都以为这个家里靠着他过得很滋润呢,所以人家亲兄弟亲妹妹穿的好用得好,外人自然是说不出太多,毕竟不是一个娘的。
    只有他们这家里的人知道,这些年家里省吃俭用的供着做生意的一家,这事说起来感觉有些可笑又可悲,既然做了十几年生意都没有做好,那么是不是证明他不是个材料?既然不是那个材料,又何必拖着一家子过得这么辛苦呢?
    玄妙儿真的觉得后娘可怕,三叔一家赔着本也要继续做生意,五叔考了六年,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孩子都满地跑了,还在考秀才,那纸墨笔砚可都不便宜,自己因为几张画纸差点被逼死了。
    而自己一家就是个冤大头,供着这些大爷们,而自己的哥哥连个学徒都不能做,这想想都觉得人神共愤,可是自己的父母竟然在这环境下忍受了十几年。
    玄妙儿正想的出神,窗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玄文涛向外看了一眼道:“老三一家回来了,咱们去上房吧。”
    玄文江随着道:“走吧,想不想参与都得去,你们几个小的,别乱说话,跟咱们没关系的事,咱们可别惹一身骚回来。”
    几个小的笑嘻嘻应下,随着大人去了上房。玄妙儿喜欢二叔的性子,敢说真话。
    上房,八仙桌旁坐着那对夫妇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几个孩子上前叫:“三叔三婶好。”
    三叔玄文诚一身缎子长衫,头上的发髻也是用的玉簪子。尽显富贵,看着有些与这个家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三婶张氏一身绛紫色的长裙,外边还搭了个红石榴花样的褙子,头上一根金簪子,说不出的华丽。玄清儿依偎在张氏身边,尽显小女儿姿态。
    身边还有个与玄宝珠年纪相仿的女子,应该是堂姐玄紫儿了,她上边一件嫩黄的对襟小衫,下边一件绿色的底裙,头上梳的的是堕马髻,上也是叮当环佩,加上长得周周正正,显得很是娇媚。
    玄妙儿看着这一家子的穿戴,心里有心泛呕,自己家花钱供着的大爷大奶**们回来了,自己还得上前先问安,怎么不见玄紫儿给自己父母二叔问安?不是大家闺秀么?礼仪呢?
    永安镇离河湾村本就不远,所以三叔玄文诚通过村里去镇上买东西的熟人,也得知了玄妙儿的变化,这时候也上下打量玄妙儿呢。
    这丫头样子没什么不同,穿的也是与以前一样,挂着补丁的粉格子对襟上衣,一条灰色的粗布长裙也尽是补丁,可是她那个眼神还有气质真的都不一样了reads;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玄文诚露出个假惺惺的笑脸:“大哥家的几个孩子都这么好,这次三叔回来的着急,也没买上什么糖果,下次三叔回来一定给你们带好吃的。”
    “谢谢三叔。”玄安睿玄妙儿玄安浩一起回答,其实三个人心里都清楚,三叔给他们买过什么啊?什么也没有,就算是买了,他们能吃到么?不过自家教养好,礼貌很到位。
    三婶张氏看了一眼刘氏的肚子:“大嫂这快生了吧?这胎可别生儿子了,要不然以后都娶了媳妇家里可要住不下了。”
    这话尽管是讽刺,可是里边也透着一股子的酸气,谁让她生了三个姑娘之后就一直怀不上了,这好不容易怀上了,到处拜神,希望能有个男孩。
    刘氏脸憋得通红:“三弟妹这话说的,生男生女的也不是我决定的,反正自己的孩子就好。”要是以前的刘氏可能会附和着三婶的话,可是最近被玄妙儿感染的,有了点硬气。
    玄妙儿笑着看像刘氏,这样的母亲让她心里踏实,要是父母真的都是一对包子加愚孝,那她再努力也没有用的。
    三婶张氏显然没想到刘氏会这么说,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我娘这胎就是男孩,我也要有弟弟了。”玄清儿看着张氏还没有凸出的肚子道。
    张氏笑着拉着女儿的手:“清儿别胡说,这还没显怀呢,哪能知道男女。”
    “娘不是找了大师算过么,那大师说的还有假?”玄清儿家里没有兄弟,也是四婶子老是挤兑她的原因,所以她也希望他能有个弟弟。
    “妹妹这嘴就是快,不过说的也是事实。”玄紫儿细声细语的道,这语速和声调还真有点大家闺秀的意思。
    “你们两啊,人家都怕多了弟弟自己不受宠了,你们姐妹倒是懂事,盼着娘生个弟弟。”三婶张氏笑的花枝乱颤,感觉她自己肚子里一定是个男孩。
    玄妙儿看了一会,发现这屋子里都坐下了,只有自己家人都站着呢,她赶紧找个凳子放到刘氏身后:“娘,你身子重,快坐下。”
    马氏正好刚想吩咐刘氏去烧水,这让玄妙儿一说,自己倒不好开口了,转身对着王氏道:“老四家的,你去烧水泡茶。”
    王氏没有起身,本来她就是个懒的,以前这活都是刘氏的,今天婆婆忽然吩咐自己,她可不愿意:“娘,我泡茶没有大嫂泡的好,让大嫂去吧,三哥两口子不常回来,别慢待了。”
    刘氏刚要起身,玄妙儿拉住她,然后笑眯眯的道:“泡茶还分好坏呢?咱们家也不是大户人家喝什么雨前龙井,喝什么大红袍的那么多讲究,还不是烧开水了抓把茶叶就行了,四婶说的好像什么都该我娘做。”
    家里这些人已经习惯了玄妙儿最近的变化,可是玄文诚家还真不适应,特别是这孩子怎么知道那么多好茶?以前回来很少注意到有玄妙儿这个孩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伶俐?
    并且说的话都是有道理的,让人没法反击,人家还没针对谁,只是说这活谁都能做。
    马氏坐在炕头面上没表情,可是腿却不自然的挪了挪:“你们这是打算让我老婆子亲自下地给你们烧水泡茶了?我就算是后娘,我自问也没什么对不起你们的,怎么让你泡个茶都不行?”
    每次马氏遇见玄文涛家的事情,都会说上一句,我是后娘,但是没什么对不起你的,这话说久了就会让人当真了,甚至连他自己都信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七章 到底有多黑

    这话又是说给刘氏听的,刘氏本来想着不是个大事,也不费劲就去吧,可是看着女儿为了给自己争取点休息时间与人周旋,她的心里也不像以前了,硬是坐着没动也没说话。
    这倒是让马氏有点下不来台了,使劲的咳嗽两声,来宣泄自己的不满。
    玄宝珠坐在马氏身边,赶紧给马氏捶背:“大嫂,娘就让你烧水泡个茶有什么难的,你快去吧,惹得娘生气你太不孝了。”
    玄妙儿笑着看向玄宝珠,带着点孩子的稚气问:“小姑也是祖母的孩子,要说孝顺的话,你也有份,你怎么不去干活?”
    “你这死丫头,没大没小了,你姑姑以后是要做少奶奶的,怎么能干粗活?”马氏不等玄宝珠开口,抢着道。
    这话音没落下,屋子里就安静了,玄宝珠能不能做少奶奶还不一定呢,这玄文诚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事么?
    马氏说完也后悔了,现在还真不知道常家的意思,就算是当初有婚约,可是人家现在也没来提亲,并且常五公子都有两个儿子了,自己的女儿是有婚约,可是如果进了门就要与人争宠也是可怜。
    玄妙儿不傻,祸惹了,赶紧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二叔玄文江给她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个二叔别看年纪不小了,可是倒是个孩子性子,这些年马氏也给他说了几门亲,当然都是不好的,这要是一般的也就认了,可是玄文江宁可打光棍也不从,这也是打马氏的脸。
    玄老爷子在这个时候很适当的开口了:“老三,让你们回来就是要问这宝珠和常家的事,你们听说了什么,给我们说道说道,免得咱们玄家吃亏。”
    玄文诚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这事确实自己家亏了,自己本来不想趟这趟回水的,因为说了之后,免不了要让自己去常家,自己可不想得罪人。
    这时候三婶张氏开口道:“这事文诚也不太知道,都是我们妇人一起说话听来的,说是常家五公子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子叫李静雅,养在外室,生了两个儿子了,两人感情甚好,那女子也是书香世家,只是二人鹣鲽情深,所以那李静雅才宁可被逐出家门,也与常家五公子在一起。”
    张氏很聪明,这话要是让玄文诚说,之后很多事一定牵扯着玄文诚,可是自己说成了妇人间的嚼舌头,这事真真假假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去考证也是玄老爷子去。
    玄宝珠听了这番话又开始抹眼泪,以前只是吭叽几声,并没有流太多眼泪,今日真的碰触她的心里,这一哭不可收拾了,本来脸黑,擦的粉又重,哭一会脸就花了,用手一抹简直没个看了。
    玄妙儿忍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不过小孩子却没那么多想,五郎玄安旭才五岁,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捂着嘴咯咯咯的笑:“小姑的脸像个大花猫,黑黑白白的,难看死了。”说完又开始笑。
    玄清儿在玄五郎笑了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起来。
    玄紫儿抬头看一眼之后,也都拿着帕子掩着嘴:“小姑粉擦得太重了。”明显的讽刺之后,接着又笑了几声。
    本来还忍着笑的,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尽管都是收敛的,可是人多笑声也不小。
    玄宝珠更是没脸了,转过身,拿着帕子使劲擦。再转过来时,玄妙儿知道这娘两为什么每天抹那么重的粉了,真黑啊。
    几个孩子没见过玄宝珠不擦粉的时候,玄五郎忍不住问:“小姑,你的脸怎么像是抹碳了,你刚刚转过去抹得么?”
    玄妙儿真的觉得童言无忌真的好啊,自己也这么想的,玄宝珠是转过去抹碳了么?怎么可以这么黑?她知道这娘两黑才抹粉的,只是没想到黑成这样?去印度不用化妆了。
    “说正事呢,小孩子都出去。”马氏最怕人说的就是黑,生了几个男孩都还好,随了玄老爷子,没想到生了最后一个姑娘竟然随了自己的皮肤,这要是男孩,黑点也无所谓了,可偏偏黑的是女孩。
    所以马氏更加的护着玄宝珠,自己年轻时候因为黑总被嘲笑,最后二十多了没嫁出去,才给玄老爷子做了填房,自己姑娘黑点是黑点,不过婚配自己满意,可是现在出了这事,她更加担心起来。
    玄五郎不敢说话了,小孩都爱热闹,这个屋子里这么多人,自己可不想出去,只能安静的站到自己爹娘附近。
    四婶王氏倒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多:“爹娘,那小姑子这婚事怎么办?”
    玄老爷子站起身:“老三一家今晚留下,明天一早我随你们去镇上,我亲自去拜访常老爷。”
    既然玄老爷子说话了,那这事也就没人能反驳了,不过三婶和玄紫儿脸上都不那么高兴,她们真的不愿意在这住,因为在这就要一家人挤在玄文宝书房。
    上房是个五间的瓦房,厨房一间,马氏老两口子一间,玄宝珠一间,玄清儿在的时候与她一间,玄文宝三口一间,还外加一间小书房,他们三房回来智能住玄文宝书房。
    住的不好,吃的也不好,用的更不好,可是自己家还要靠着这里拿银子呢,忍着也要住下。
    这晚饭倒是丰盛了,马氏让玄文信去买了二斤肉。今天人多,菜也多,所以几个儿媳妇都进了厨房了。
    不过三婶张氏一直挺着那个根本看不出怀孕的肚子在一边站着。五婶子只挑轻便的活做,基本上做饭都是刘氏和王氏还有玄妙儿。
    玄妙儿心里不舒服,既然都在这,那就都干活,装的一个个很贤惠在厨房里,到时候菜端出去了,谁知道都是谁的功劳。
    玄妙儿抱进来柴火,硬是塞到张氏的怀里:“三婶子一直站着,估计是刚进厨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干活,那就烧火吧,简单。”
    话都说到这了,三婶张氏也真的没法再推托了,只能拉着玄清儿蹲下烧火。
    玄清儿不甘心:“凭什么我听她的?”
    玄妙儿笑着道:“那你们也可以选择炒菜啊。”
    张氏拉着玄清儿让她别说话了,再说自己估计活更多了。
    玄妙儿又拿了刀和一盆子土豆递给冯氏:“五婶那菜都洗了三遍了,再洗没了,你刮土豆皮吧。”
    冯氏看着满满一盆土豆,心里窝火,可是面上也不能说什么,接过去开始刮土豆皮。
    玄妙儿大声对着刘氏道:“娘,你身子重,我帮你。”说着接过刘氏手里的活开始干起来。
    这一顿饭在厨房的都被玄妙儿指挥着,她们想偷尖打滑的一个都没得逞,比平时干的还多,吃饭时候都直不起腰了。
    反倒刘氏今天很轻松,玄妙儿满意的对着刘氏露出个大笑脸。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八章 初见柳柱子

    饭桌上,男人那桌免不了喝酒聊天,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女人这桌可是都闷闷不乐,玄紫儿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王氏讨好的给她夹了一块肥肉:“紫儿长得好看,白白净净的细皮嫩肉的,以后一定嫁的好,咱们家不常吃肉,这肥肉解馋,快吃。”
    玄紫儿皱着眉头看着碗里的肥肉:“谢谢四婶,你吃吧,我不吃肥肉。”
    玄宝珠一直不喜欢玄紫儿,因为玄紫儿长得白净,不算多出众,可是皮肤当真好,每次玄宝珠见了玄紫儿,心里都像用针扎似的,以前自己的优势就是有个好婆家,可是现在这事还出现问题了。
    刚刚听了王氏夸玄紫儿,玄宝珠气的心都要炸了:“咱们家穷,平时吃不起肉,哪像人家紫儿在镇上,想吃什么吃什么。”
    “小姑说笑了,我们家也很节俭的,只是我真的不喜欢吃肥肉。”玄紫儿不管内心如何,可是面上却滴水不漏,她心里清楚自家的位置。
    玄清儿抢过玄紫儿碗里的肉:“姐不吃给我,我平时捞不到吃,不像姐有福气。”
    玄清儿因为是女孩,又是老三了,所以大多数是在这老宅子住的,偶尔回镇上,也没什么好待遇,干活比在这干的还多。他们家就有一个老妈子做饭打扫,哪里还能买丫鬟。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玄清儿在这个家里的身份真的不重要,在求子求了三次还是女儿的时候,看见玄清儿玄文诚和张氏就心里不痛快,生了玄清儿之后又一直没再怀孕,更让张氏对这个女儿不喜。
    玄紫儿又给玄清儿夹了几块肉:“慢点吃,让你回家你又呆不住,在这又觉得委屈,小孩子心性。”玄紫儿这话说的一点不硬气,把玄清儿放到老宅子的原因都知道,玄清儿想回去都回不去的。
    “姐,那这次我跟你们回去。”玄清儿高兴地看着玄紫儿。
    “这次不行了,娘怀了弟弟,你一天不老实,回去了冲撞了娘亲怎么办?等娘亲生下弟弟,你再回去。”玄紫儿又给她夹了一快肉,看着无比的贤惠懂事。
    玄妙儿心里鄙视玄紫儿一百次了,说的那么假,还装的那么高尚,你以为你是小白花么?其实玄清儿不傻,见缝插针做的很好,她一直都是被人家利用嫌弃的,可是至少不用干重活,至少比自己过得好。
    玄清儿也不说话了,一口接一口的吃肉。
    玄妙儿也不吃亏,这样能敞开了吃饭的时候少,自己紧着给刘氏夹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活干的最多,多吃点也是应该的,玄妙儿觉得来这之后自己的心眼多了不少,不过不多也不行啊。
    玄宝珠看着玄紫儿的一举一动,还有那个轻柔的声音和白皙的皮肤,怎么都生气,今日她倒是吃的最少的。不过她也不敢与玄紫儿真的吵起来,明天说不上还得用得上三叔呢,今天还是要忍着。
    五婶冯氏自己边吃边喂玄珊儿,笑盈盈的听着饭桌上说话,自己却很少插嘴,这就是冯氏的厉害之处,不显山不漏水,也不得罪人,吃得好用得好,什么便宜都占了。
    其实冯氏心里也有不满,当时自己爹非说玄文宝一定考上举人,将来能当官的,可是孩子都这么大了,玄文宝连个秀才也没考上。
    吃过晚饭,玄妙儿一家也不喜欢在上房待着了,家里那么多等着挣钱的活呢,何况人家团聚,自己家在那多余。
    回了西厢房,尽管屋子小,东西少,可是心踏实。一家人开始做木雕。
    没一会玄妙儿听见有人叫自己,玄安浩跑进来道:“妙儿,隔壁小桃姐姐叫你过去,说是手链卖了。”
    玄妙儿赶紧穿上鞋往西院跑,刘氏看着她的小身板子摇摇头:“这孩子,怎么一门心思挣钱,以前整日抱着桌子画画,现在好了,有纸笔也不画了。”
    玄文涛道:“小孩子活分点好。”
    到了西院柳家,柳小桃正在门口等着她:“妙儿,进来说。”
    玄妙儿随着柳小桃往屋里走,还没进门就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出来。
    那少年一身粗布麻衣,皮肤有些黑,长得很阳光,见到玄妙儿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妙儿来了。”
    玄妙儿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是柳家长子柳柱子:“柱子哥好,你今天回来的么?”从玄安睿那知道的,柳柱子在镇上的酒楼做伙计,一个月回来一次。
    “嗯,下午回来的,我买了点糕点,让小桃给你那些回去吃。”柳柱子一直笑着,可能是当伙计久了,这笑脸一点不吝啬。
    “谢谢柱子哥,我不客气的。”玄妙儿倒是很喜欢这个大男孩,朴实懂事。
    “我说吧,妙儿和以前不一样了,这回大哥见了相信了吧?”柳小桃急切的证明自己的说法。
    柳柱子笑着看着玄妙儿道:“还真不一样了。”
    柳小桃拉着玄妙儿:“哥,我和妙儿进去说话了,我们可是要分银子了。”说完不等柳柱子再说话,两人就跑进了柳小桃的屋子。
    进了屋子,柳小桃从枕头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小心的藏在身后:“你猜上次那些手链,我卖了多少钱?”
    玄妙儿看着柳小桃的荷包,心里就有数了,不是一串一串的铜钱,那就是银子了:“一两银子?”
    其实这次的手链的价格不会很高,玄妙儿心里清楚,因为柳小桃不是生意人,不过这东西也不是能带来太大收益的,所以她心里也有数。
    柳小桃把小荷包里的碎银子倒在床上:“一两六钱,我第一次拿回来银子,我还没跟我娘和我哥说呢,给你一两,这东西是你想出来的,绳子也是你买的。”
    “小桃姐,你真舍得,不过大多数可是你编的,我和我娘才编了几条,绳子没几个钱,说好了咱们对半分的,以后按个数算,我们家编的少,不能让你亏了。”玄妙儿说着去拿碎银子,她也分不太清楚一块能多少,都是很小的小碎银子,不过看着也就一半,绝对不多。
    “那怎么行,这东西比绣荷包和打络子都轻松,一条复杂点的也就半天就编好了,一条能挣三十文,这可是我以前收入的五倍了,我不能贪心。”柳小桃又挑了块大点银子递过去。
    说大块是相对的,他们两分这点小碎银子,真的是眼神好的能分清,眼神不好的都不一定看见。
    **两都是不让对方吃亏的,推来推去声音越来越大,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小桃你比妙儿大,怎么不让着妙儿点,什么事还吵起来?”门外柳柱子的声音比较急切,刚才他见天气不好,他刚想出去备柴火,就听见小桃和妙儿吵起来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九章 投河有隐情

    屋子里的柳小桃和玄妙儿这才发现,两人刚刚推让银子竟然吵起来了,随即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喘不过气。
    门外的柳柱子有点蒙了:“这两姑娘怎么风一阵雨一阵的,没事我去备柴火了,这天明个可能下雨。”
    听着柳柱子离开的脚步,玄妙儿赶紧把柳小桃多给她的银子放在炕上,起身往外跑,边跑边道:“小桃姐,咱们以后挣钱的时候多呢,以后你再和我大方。”
    柳小桃想追上去的时候,玄妙儿已经关上房门跑远了。
    玄妙儿刚跑到门口,差点撞上备柴火回来的柳柱子,她吐了下舌头:“柱子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柳柱子看着玄妙儿离开的方向愣神了,以前他回来也遇见过玄妙儿来找小桃,但是都是诉苦的,每次都是哭着离开,柳柱子知道她们家的事情,也同情她甚至有点心疼,每次给小桃买什么也给她带点,但是她很少说话。
    可今天看见这个小丫头怎么不一样了,那个笑容,那个举止让他移不开目光了,甚至有点留恋,那双眼睛再也不是以往那样的躲避,而是清澈的犹如湖水一般。
    直到柳小桃出来喊柳柱子,柳柱子才回过神来,随着柳小桃去了柳大娘的房间。
    柳大娘手里正在纳鞋底子,看着柳小桃的小脸就知道什么事了:“你和妙丫头捣鼓的那手链卖出去好价钱了?”
    柳小桃撅起嘴:“娘,你不要这么聪明好么?假装点惊喜不好么?”
    “你们两就差把我挣银子了写脸上了,我还能不知道。”柳大娘尽管守寡多年,但是性格却很开朗,只是平时干活多,压力也大,所以脸上皱纹多了些。
    柳小桃又拿出小荷包倒在炕上:“这是半个月我们挣得,都是银子,娘,大哥你们快看。”
    柳大娘还真没想到两人挣了这么多,以为只是比打络子多挣几十文钱就是了,她们一个月累死累活的绣荷包打络子,一个人也就是挣两百的文。
    就算是柳柱子做工,一个月工钱才四百文,这两小丫头小半个月就挣了八钱银子,等于是八百文,柳大娘和柳柱子对视一下,这真的意外了。
    “小桃,是不是你欺负妙儿,多占了钱,我刚听见你们吵架了。”柳大娘有点担心的问柳小桃。
    柳柱子到不那么认为:“娘,你怎么这么看小桃呢,小桃和妙儿都是品行好的姑娘,不能因为银子生分的。”
    柳小桃把银子小心的捡起来,全都递给柳大娘:“还是我哥了解我们,我和妙儿是都想给对方多分点才吵的。这钱你收好了,好留着给我哥娶媳妇用。”
    “你赚的自己攒着做嫁妆,我自己攒银子娶媳妇,现在不够,多等几年就是了,我不着急。”柳柱子说道娶媳妇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玄妙儿的笑脸。
    不过柳大娘母女没注意柳柱子的神情,两人都盯着银子看呢。
    柳大娘小心的拿过银子,然后藏到柜子角的砖缝里:“先紧着你大哥,他都十五了,人家十五的都当爹了。”
    “嗯,再说我编点手链,不怕没银子。”柳小桃满心的欢喜,感觉看见了未来的美好。
    玄妙儿回到家里,关了门,爬上炕,见到一家人都在炕上围着油灯刻木雕,她拿出自己的小荷包放到炕上:“你们猜我和小桃姐的手链卖了多少银子?”
    玄文涛和刘氏毕竟是大人,没那么好奇。不过玄安睿和玄安浩可是一脸好奇。
    玄安浩直接过来摸起荷包:“姐姐是银子。”
    “那当然,要是铜板这个荷包可装不下。”其实这些钱真的不多,可是对于来这之后就一直贫穷到挨饿的玄妙儿,真的每一文钱她都开心啊。
    以往的清高只要进了这个家门,玄妙儿就不要了,什么也没有一家人在一起重要,哪怕必要时对上房用点心机。
    玄文涛很宠着几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因为他没有得到父爱母爱,所以在几个孩子身上尽量的让他们多些关爱。
    看着三个孩子开心,玄文涛也好奇的参与过来:“妙儿这回赚了五钱银子?有没有?”因为那个荷包完全没有凸起,绝对没有一两银子啊。
    玄妙儿小心的倒出荷包里的碎银子:“八钱,爹猜少了三钱,那那三钱分给我和哥哥还有弟弟吧。”
    “好,我和你爹答应给你们一人一钱银子,自己随便支配。”刘氏看着三个孩子高兴,自己也高兴,何况这是孩子挣得钱。
    三个孩子也高兴,一般小孩手里也就几文零花钱,他们这一钱银子就是一贯钱啊,不过三个孩子都不是乱花钱的,拿着钱也会用到正处。
    只是这碎银子里没有一钱那么小的,最小也就三钱了,所以最后他们三个一共分来了一块三钱的银子,最后三人决定,银子先放在玄妙儿那存着。
    这时候刘氏的情绪有点失落:“看着你们三个现在这么活泼,我真高兴,如果早几年咱们家过得好,你们大姐……”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玄文涛赶紧递过去一块擦脸巾:“孩他娘,别哭了,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这么哭,对孩子不好。”
    玄妙儿把握在手里那个发热的小碎银子又放到刘氏手里:“娘,这个银子也攒着吧,咱们早点挣够银子好给大姐接回来。”
    刘氏也没推让:“娘收着,等把你大姐接回来,再挣钱都给你们花。”
    玄安睿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娘,以后我和妹妹多做木雕,大姐很快会回来的。”
    本来一家是开心的,可是最后却都眼眶红红的,不过玄妙儿还是喜欢这样的家庭,有亲人的味道。
    玄妙儿也许今天话说的多了,睡觉前喝了不少水,这刚睡着了,就想去茅厕,反正时间也不晚,她自己也习惯了,披了外衣就往茅厕走。
    刚要拐进去,就听见玄紫儿的声音:“让你办点小事也办不好,你怎么跟祖母说的,不就是毁个名声么?你们怎么闹这么多事,怎么还差点出人命了?”
    “我都是按娘告诉我的对祖母说的,不过事情是祖母是让四婶做的,谁知道那丫头竟然跳河。”这个声音明显是玄清儿。
    “大姐那边你也知道不容易,就这么点事你也帮不上……”后边玄紫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该做的都做了,还让我怎么样?反正都不喜欢我,把我扔在这,我还不管了呢。”说完玄清儿跑了出来,玄紫儿在她身后追着也出来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