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0 | 浏览:14593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画满田园》作者:养只猫挠你(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章 又出乱子了
    玄妙儿看着马氏生气,自己装着不知道:“大过年的,祖母可别说不吉利的,祖母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刘氏听着马氏的语气不对了,也不想大过年的闹出事,所以也面上的说些好听的:“来年三郎又是娶妻又是生子的,过几年进京赶考当了官,娘的大福气在后边呢。”

    这要是平时这么说,马氏会高兴的,可是一想到玄安本来年不能娶妻生子,这心里更堵了,不过好在来年玄安本能考上功名,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男儿要以事业为重,希望三郎争点气,来年考上。”马氏这次是信心十足的。

    说到了三郎,王氏跟马氏一样,也是有些郁闷,这三郎的第一个孩子是不能要了,不过这时候也自然是要说话的,谦虚的道:“这三郎是努力了,不过这科考的谁也说不准,希望能考上吧。”

    王氏也没有提孩子的事,并且也是留了后路,自己对自己的儿子还是相对了解的,要说考上有可能,一定考上这个保证,她可不敢说。

    张氏盛了饺子汤进来,给一人盛了一碗,这锅底下有火,所以饺子汤还是滚烫的,喝着也暖胃。

    毕竟这时候谁家也不天天吃肉,冷丁的过年吃得多,也不好消化,喝点饺子汤,还能让肠胃舒服些。

    饺子汤都放在了桌子边上,也没有那些勺子,都是端着碗喝,反正这普通人家也没那么多的讲究。

    这时候王氏怀里的小丫头咯咯咯的笑了,王氏的第一个女儿,所以也是很宠着,并且她年纪不小了,备不住就是最后的孩子了,所以王氏给这个孩子的东西也都是好的,养的也是好,白白嫩嫩的。

    小丫头穿的小粉衣服,头上也是粉色的缎带绑的蝴蝶结,小脸衬得娇嫩,这么一笑其实挺让人喜欢的。

    马氏也是年纪大了,见着孙女这么可爱也是有点动容的:“小丫崽子倒是长得好看。”

    那孩子好像听懂了马氏的话,咯咯咯的笑,还伸着小手直拍。

    本来比较冷的气氛,被这孩子闹得欢快了起来。

    可是这个场面在玄珊儿眼里就是刺眼,镇上的铺子是这个家的,凭什么他们在铺子里管着铺子,还要当大小姐一样养着,以前是玄梦儿玄紫儿,现在是玄静儿,就连玄舒儿也在镇上生活过,自己却一直在河湾村,凭什么。

    看着大家的目光都在孩子身上的时候,玄珊儿注意到自己身边跪在桌子前的玄舒儿,她用一边袖子挡着,另只手使劲的一推玄舒儿,玄舒儿重心不稳往后一倒,一下子把一碗饺子汤打翻了,玄舒儿边上正是王氏抱着玄静儿。

    一碗热的饺子汤全都洒在了玄静儿的身上,饺子汤本来就是热的,加上汤里有油,这温度是很高的,大人也许没事,可是玄静儿细嫩的皮肤怎么会受的了的?

    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王氏赶紧把孩子的衣服打开看,只见腰和屁股上通红的一片,有地方已经起了水泡了。

    王氏心疼的要命,对着玄舒儿使劲的怼了一下,把玄舒儿怼的倒在炕上。

    玄舒儿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刚才被玄珊儿推了一下,还没缓过来呢,现在又被打,并且也有饺子汤溅到自己身上了,她早就吓懵了,也哭了起来。

    张氏最心疼的也是女儿了,赶紧抱起玄舒儿,但是她没说话,因为是玄舒儿闯祸了。

    玄舒儿是个诚实的孩子,她抱着张氏的脖子,边抽啼边解释:“娘,这不怪我,是珊儿姐姐用胳膊推了我,我才不小心弄洒了饺子汤的。”

    玄珊儿怎么会承认:“我才没推她呢,我根本没碰她。”

    玄舒儿哭的委屈:“是你推的我。”

    玄珊儿可是说什么都不能承认的:“这衣服要是碰到了有可能,可是我怎么会去推她呢。”

    玄舒儿看着玄珊儿的眼色吓得不敢说话了,低着头一直哭。

    男子那桌也都看过来了,玄老爷子站起来道:“赶紧别吵吵了,老三媳妇,你赶紧去拿点獾子油给孩子抹上,要不烫伤了不爱好。”

    张氏很精明的把玄舒儿放在了玄妙儿边上,然后跑出去拿獾子油了。

    冯氏心里其实挺紧张的,她知道这事保证是玄珊儿干的,这个女儿,自己已经管教不住了,以前他听话懂事,不知道是从生了七郎之后,还是从玄文宝受伤之后,反正她是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了,不过自己也不能说话,这时候说多了容易错。

    王氏把这孩子只顾着心疼了,也是担心,这要是落了疤痕,以后嫁人也是个事,所以一直看着孩子的身上的泡,希望不要太严重了。

    那孩子疼的一直哭,边哭嘴里边喊娘,王氏被孩子牵着心,也掉了眼泪。

    玄舒儿冤枉,又害怕,也不知道要去找谁才有用,拉着玄妙儿的手哭的直打嗝。

    玄妙儿有些心疼这个小姑娘,她还那么小,怎么会去害谁?还有这个孩子是真的心底单纯的,可是自己也没证据,刚才所有人都看着玄静儿,根本没注意玄珊儿干什么没有。

    所以她也只是握着玄舒儿的手小声道:“没事,舒儿不怕。”

    玄舒儿贴在玄妙儿身上,哭的跟个小猫崽子一样。

    这大过年的,家里一片的哭天喊地。

    张氏拿着獾子油跑进来,把獾子油的罐子放在王氏边上,没有说话,更没有去帮忙,因为她知道人家也不信任她的。

    王氏赶紧给孩子摸獾子油,这东西带着些清凉,涂抹上去好像舒服了点,所以玄静儿哭声也小了些。

    马氏看着这乱糟糟的心里更是烦:“一个个的不省心,就不能消停一天,过年了还闹,你们这事嫌我活的长了。

    玄老爷子也是郁闷的要命,这过年怎么都不能好好的,好好的年夜饭,不能这么就不吃了吧,她对着王氏道:“老四家的,你先抱孩子哄哄去,别让她哭了,这大过年了,谁家哭天喊地的。”

    王氏也知道这个事不那么吉利,所以瞪了一眼张氏,抱着孩子出去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换来的结盟
    玄舒儿害怕的看着张氏,不知道怎么办了。

    张氏心里知道,王氏是恨上自己了,这事不能这么了。

    她拉着玄舒儿站起来,对着马氏道:“娘,你们吃饭,我带着舒儿去看看弟妹和孩子,一会都哄好了再回来。”

    马氏也是烦他们这样哭闹,摆摆手:“去吧,都哄好再回来。”

    等他们出去了,玄老爷子招呼着大家继续吃饭:“没事没事,哪个孩子小时候不受点屈了,磕了碰了正常的,咱们吃饭。”

    玄文信脸色不那么好,咋的也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丫头,可是也不能被欺负了,不过玄文诚不在家,自己现在也没地方出气去,自己还能打张氏和玄舒儿?这仇他是记下了。

    那边张氏领着玄舒儿出去了,出了门口,玄舒儿拉着张氏的手害怕的问:“娘,四婶会打我么?真的是珊儿姐姐推得我。”

    张氏蹲在玄舒儿面前,给他擦着眼泪:“你要忍着,我们在不能翻身的时候,你只能忍着,记住了么?并且这事娘心里有数。”

    玄舒儿点点头:“嗯。”

    张氏拉着玄舒儿进了王氏那屋,然后关了门对着王氏道:“弟妹,这事是舒儿的错,我们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说完推了一下玄舒儿:“快给你婶子道歉。”

    玄舒儿拱着手:“婶子对不起。”

    王氏还在气头上,抱着孩子也没看她们:“这一句话就了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张氏之所以来,就知道王氏不会轻易的了了,她对着王氏道:“四弟妹,舒儿什么性子你知道,她不说谎,也胆小,她那么怕玄珊儿,怎么会去诬陷?”

    王氏刚才一直心疼孩子,这时候被张氏一说,也有点起了疑心,她抬头看着张氏问:“什么意思?”

    张氏冷笑一声:“我们娘两在这个家里别说去欺负人,躲还来不及呢,只是让人利用的份了,我没证据,但是你知道我们娘两现在的处境,我们能活着都不容易,还能惹事?我们两走路都怕碰坏了家里东西,你三哥不回来,我们孤儿寡母,你三哥回来,还有荷叶和孩子,我们两不知道啥时候会被扫地出门的,我们惹事干什么?”

    张氏说完,看着王氏,因为自己确实是没有证据的,但是玄舒儿自己是真的了解,这个孩子一点没长歪,她说的一定是真的。

    如果这事是别人诬陷自己,自己也许可以忍着,以后一起报复,但是这事是关系到玄舒儿的,自己一偶只让玄舒儿做好人,也告诉她因果报应,如果这事孩子真的被冤枉了,怕她的心灵上有变化,自己已经这样了,以前的错,自己死了也不可惜,但是孩子不能毁了。

    王氏是什么人,心里很有数的,现在安静了,想想,也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了,她伸手拉过来玄舒儿:“舒儿,刚才四婶怼疼你没?”

    玄舒儿憋着嘴摇摇头:“没有,我不疼,四婶,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珊儿姐姐推的,我也心疼小妹妹。”

    王氏心里也有了合计,自己跟玄文宝两口子是死敌了,那自己不如拉拢张氏。

    所以她对着张氏道:“三嫂,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打孩子,这事我信你。“

    张氏心里哪能不懂,反正这个家里每一个值得相信的,自己就指望有一天让他们都得到报应,然后自己无所谓了,只要玄舒儿能去求玄妙儿,要一条活路就行了。

    “这事,我也理解,孩子是娘的心头肉,我看看静儿这身上咋样了?”说着张氏去看孩子。

    “好多了,抹了獾子油好不少,不过落疤是一定的了。”王氏叹了一口气。,

    张氏看着孩子身上的水泡道:“孩子小,长大还能再淡点,你也别太担心了。”、

    这两人能这么说话,还真是不容易,不过两人都是有自己的想法,这道相同,话就投机了。

    王氏点点头:“嗯,三嫂我知道你们两不容易,老五那两口子阴得很,我们在镇上不回来,你们是没少受委屈吧?”

    张氏苦笑道:“那能咋办,我这是有怒不敢言,知道他们的事,也不敢说,你说我这个地位,说啥有人信?”

    王氏看向张氏,听出来这里边有事了:“咋的三嫂,你知道啥?”

    张氏犹豫了一会才道:“这事,我本不该说的,可是不说心里也是难受,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小姑子。”

    “啥,跟宝珠有关系?”王氏真的惊讶了,自己其实也想把玄文宝他们整到不能翻身,要不然玄文宝真的报仇,到时候自己家还是我危险,要是有能让玄文宝他们致命的事,那自己家以后也顺畅了?

    还有现在玄文宝在科考上骗三郎,她心里不是没记着,所以能有让他们翻不了身的事,自己怎么会不感兴趣呢?

    张氏就知道王氏感兴趣,一脸不好说的样子道:“这事我今天也是多嘴了,我就是在小姑子死之前,看见五弟妹给她送过两桶油,我当时没当回事,以为是爹娘让的,哪想着会出事,并且五弟妹就是送油,也不一定是帮着点火,这事说了也没用,所以我也就没再说了。并且你也知道我们,我们两躲着事还来不及呢。”

    王氏不傻,这事谁捅出去都不好,但是张氏说的也不假,他们娘两说什么做什么也没人信,并且她没男人,没儿子她不敢干什么的。

    当然张氏那么精明的人,绝对不是真的跟自己好,这就是利用自己去报复玄文宝他们,只有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自己不知道,毕竟自己不在家里,不过自己既然想要跟张氏结盟了,那自己也要有点态度了。

    “三嫂,我知道你们不好过,以后你有啥事就跟我说,就算是三哥和荷叶回来了,我也站你这边,荷叶的孩子怎么回事说不知道?你放心,你怎么都是正妻。”王氏这个也算是给张氏一个定心丸。

    张氏看出来王氏的态度,也赶紧保证:“弟妹放心,这边有啥事我也保证告诉你们。”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花家的现状
    这时候门口有脚步声,两人都不说话了,互相点点头,知道外边有人。

    冯氏推门进来:“三嫂四嫂,孩子咋样了?娘让我来看看,要是没啥事赶紧吃饭的,这年夜饭哪有缺人的。”

    她也是心里不踏实了,因为张氏出来的时间太长了,并且自己也知道这事保证跟玄珊儿有关系,她也担心这两人抱团,所以跟马氏说过来看看。

    王氏现在看冯氏心里带着火,可是面上去很和善:“五弟妹,你看还让你来叫我们,这不孩子上了獾子油,好多了,也困了,我就想着给她哄睡了再过去,要不一会不还是闹么?”

    张氏就是要让冯氏看出来,她跟王氏站一起了,这样冯氏担心,过一阵还得拉拢自己来,那自己才有更多的机会挑唆啊。

    所以他适时的开口:“五弟妹先回去吃饭吧,都过来也不好,我等会跟四弟妹一起回去就行。”

    冯氏真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这明摆着两人结盟了,看来自己还得花功夫拉拢张氏了,自己的这个女儿一点忙帮不上就会惹事。

    她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啊,所以只好先回去了:“那你们也快点。”

    张氏跟王氏应下,也没再说什么。

    冯氏心里气的够呛,越想玄珊儿越生气,这个孩子为什么就不省心呢?

    冯氏回去没一会,张氏和王氏也都带着孩子出来了,玄静儿已经睡了,王氏把孩子放一边,自己又回了桌上吃饭。

    马氏看着这里有事,心里也不踏实,她一直希望的就是自己家的儿子媳妇是团结的,是一致对外的,可是我为什么他们总是内斗呢?不会一致对外么?

    这时候马氏还是想要让她们化解矛盾的:“孩子的事跟你爹说的似的,谁家孩子没受过委屈,这也不是大事,不管怪谁了,都是自己家人,别生嫌隙了,记住了么?”

    玄妙儿觉得而马氏可笑,要是这些人能这么简单的就听她的,就团结起来,那就不是他马氏的儿子马氏的媳妇了,不过自己看着就好,唯一心疼的就是两个孩子,一个被打一个被烫的,都是没摊上好人家闹得。

    张氏和王氏她们当然是说的好听了,张氏赶紧道:”知道了娘,我都带着舒儿给弟妹赔不是了。”

    王氏道:“刚才也是我不对,好在舒儿也没事,我这才踏实了,娘放心吧,我和三嫂没事。”

    马氏看着两人这么好了,高兴了:“对,你看看这和多好,自己人,哪有那么多的隔阂,都赶紧吃饭,这饺子凉了,再去锅里捞点热乎的。”

    张氏和王氏这一起出去了。

    玄妙儿和魏欣对视了一下,没说话,两人这么快这么好了?怎么可能呢?这还是有事,不过他们看着就好了。

    没一会张氏和王氏端着饺子说笑着进来了,这气氛好的让人觉得有点怪。

    不过咋的这个年看着也显得正常点,玄文信看着张氏和王氏好了,孩子也不哭了,也踏实的开始吃饭喝酒了,咋的是男人,所以对孩子什么的还是稍微的差了一点。

    接下的饭桌上因为张氏和王氏的和谐,也没什么事了,冯氏一直心里不太安。

    而玄珊儿也不说话了,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自己是心里痛快了,把玄静儿烫了,达到目的了,自己也好好的吃饺子就是了。

    很快到了接神的时候,玄老爷子带着儿孙出去放鞭炮。

    因为玄文涛他们来这边过三十,所以鞭炮没少拿,并且这个是村里人都能看见的,他们不介意多拿来这边一些的。

    男子好像多数是喜欢放鞭的,加上喝了点酒,这都说笑着开始放鞭了。

    马氏这时候也难得的出来了,因为这个时候是他们家最有面子的时候,这放鞭炮是河湾村放的最早,结束最晚的,整个村里的都要看他们家的烟花,这事多有面子的事?

    玄珊儿会来事的搀着马氏:“祖母小心点。”

    马氏站在门口,也不往前走了,这鞭炮声音大,他经常在屋里,听不得太大的声音。

    玄安浩懂事的领着胖胖和七郎,不让他们靠的太近了,在一边看着。

    玄妙儿和李梦仙在窗跟下站着看着院子里的热闹。

    她又想某人了,不过知道他一会会来,玄妙儿前世活了三十岁,都不知道爱情的滋味竟然是在这般的感觉,一日不见真的会如隔三秋,这样的牵挂明明应该很累,可是却很开心,见到对方的一刻,感觉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美好的。

    胖胖跑过来,拉着玄妙儿的手,大声喊:“姐,你跟我上前边看去。”

    玄妙儿摆着手大声道:“不去,我害怕。”

    玄安浩拉着胖胖:“你看你的就行了,知道姐害怕,你非要来找她。”

    玄妙儿轻轻地弹了一下胖胖的脑瓜:“坏小子,越来越皮,你也别靠太近了。”

    胖胖点点头,拉着玄安浩又往前凑合几步,然后捂着耳朵看着。

    七郎胆子也小,躲在玄安浩身后。

    玄安睿拿出一个烟花筒对着玄妙儿和李梦仙这边晃晃。

    玄妙儿看着李梦仙:“嫂子,我哥要给你放烟花了。”

    李梦仙有点不好意思,笑着道:“这是放给大家看的,咋是给我。”

    “以为我看不出来啊。”玄妙儿说完,那边玄安睿已经点燃了烟花。

    只见烟花筒的捻线带着小火星子迅速的点燃了,没一会就燃烧到了烟花筒的根部,烟花筒上传出一道亮光,那光亮直飞天际,绽放出漂亮的烟花。

    此时,花继业在镇上的花府里,看着河湾村的方向。

    镇上很多放烟花的,天空被烟花晃得很耀眼,他看着河湾村的方向知道玄妙儿他们家一定也在放烟花,脸上有了今晚难得的笑容。

    花老爷走到他身后:“继业啊,你这年后回来住吧,爹年纪大了,不管之前有什么不对,你总不能恨我一辈子吧?”

    花继业没有回头:“有些事情是一辈子过不去的,你现在有妻儿,又何必假惺惺的关心我?”

    “继业,你怎么能这么说。”花老爷的话音微重:“你难道不是我儿子么?不管怎么说,继明和继景也是你的亲弟弟,他们没错,他们现在这样,你一点不同情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活都不如死
    花继业转过头看着花老爷,语气更是带着冰冷:“同情?为什么?他们曾经想要我的命,我为什么同情他们?并且这也是他们自作自受的,与我何干?”

    花老爷伸手去拍花继业的肩膀:“继业,这世界上最亲的莫过于骨肉亲情,以后我不在了,你最亲的就是你的两个弟弟了。”

    花继业躲开了花老爷的手:“怎么会呢?我现在还有田田呢?田田的两个孩子,跟我亲的很。”说起花田田,花继业心里是暖和的。

    花老爷的表情却更凝重了,兰夫人生的两个儿子看来都不能有后人了,他这个年纪了,还是希望有第三代人的,所以自己也去看果几次花田田的孩子。孩子百天,周岁自己都去了,可是花田田跟自己不亲,孩子跟自己更不亲了。

    现在花田田的娘说是去乡下养病,自己去找过,她说病重,又要为花家抄写佛经赎罪,要是再让她回来,她就出家了,自己还能如何?

    “继业,你和田田经常回来看看我们,这怎么都是你们的家。”花老爷态度诚恳。

    可是花继业却不相信他能是真的好心,并且现在他能给自己什么?不过还是为了他的两个残废儿子找后半辈子的依靠罢了,想到这个,花继业对他更是有气。

    “以后我也会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妻儿。”花继业说到这想到自然是玄妙儿,想到她好像这些郁闷的事情都淡了,心里都是甜蜜的。

    花老爷看出来花继业是有数的人:“继业,你确实不小了,也该娶妻了,这花府是你的,镇上的宅子。”

    “我不会回来的,这个家什么样我不知道么?我娶个媳妇是要疼爱的,不是让你们糟践的,我也不想以后的孩子活在这么暗无天日的地方,我要让我的妻儿有自己的天地,一辈子就娶一个妻子,宠着她爱着她,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把她当成最珍贵的宝贝。”花继业看着河湾村的方向跟花老爷说着,也是像是对某人遥远的传递。

    花老爷听着花继业的话,心里也有了一点点波动,如果自己也只娶一个妻子,如果自己好好待花继业的亲娘,自己现在还是国公府的女婿,自己有妻儿围在身边,自己的生活也许很好吧?

    兰夫人在两人不远处的墙后听着两人说话,她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花继业还有未来还有以后,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毁了。

    而此时躺在床上的花继业景神智恢复了,脑子也很清晰,只是不知道是伤到了什么神经,就是站不起来,这对他的心里是很大的折磨,他经历了几次自杀之后,想通了,就算是躺着,自己也要报仇,自己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他以前做生意时候攒了写私房,最近他一直培养着自己的下人替自己办事,首先自然是要拿把自己害成这样的花继明下手。

    花继明赌钱成瘾。兰夫人把花继明所在家里,花继景就派人去给花继明送钥匙,或者帮他出去赌钱,花继明不知道这事花继景所为,还以为是家里下人怕他。

    当然花继明这种赌徒每天就是输钱,输没了就让人去找花老爷和兰夫人,剩了一只手,他更是破罐子破摔了,现在整天还拎个酒壶,不知道醉在什么地方,还得兰夫人出来找。

    花继明在花继景下药之后,那方面也不行了,现在又染了新的嗜好,赢了钱就去**了找姑娘。下边用不了了,就用嘴咬,用鞭子打,滴蜡油烫,有时候还动刀子见血。

    现在**的姑娘闻花继明色变,她来了都不敢接客,宁可被老鸨子打也不接她的活。

    花家的名声也被他毁的一点没有了,兰夫人现在不要脸了,为了儿子她整天素面朝天的去街上找人,这样的日子让她比死了难受,可是不能死,自己死了儿子怎么办?花继景是伤了头不能动,可是要是哪天能站起来了呢?是不是自己的命运还能改变?

    想起这些,兰夫人还是恨花继业,如果花继业早点死了,这后边的事情也许不会这样?自己后悔没在他小时候直接把他弄死了,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这么多年,自己一点没看出来他的不对,等看出来就晚了。

    这时候的河湾村老宅里,都拜完年,拿了红包,红包的银子不多,但是至少都是一样的了。

    差不多时候,玄文涛带着自己家这边跟玄老爷子和马氏他们开始道别了,他们回家还得再放点烟花呢,家里也要喜庆啊。

    玄老爷子知道玄文涛他们的规矩,也不好留他们,并且这么些人,住这边不可能,所以送着他们出了院子。

    可是这院里的人,免不了有要趁着这个时候说悄悄话的。

    玄文诚拉着王氏走在后边:“咋回事,你跟三嫂怎么整一起去了?”

    “多个一伙的比多个敌人强,孩子的事还是玄珊儿那个死丫头干的,咱们跟老五那边是死结了,所以咱们要拉拢三嫂。”王氏小声在玄文信耳边道。

    玄文信听得半知半解,可是也懂这事王氏做的事有道理的。

    那边玄文宝拉着冯氏也是躲到了一边,小声问:“咋回事?”

    “晚上细说。”冯氏他们两的位置不那么好说话,所以也不说了。

    玄文宝点点头,这事也不是能急的,晚上再商量吧。

    玄文涛他们一家人出了老宅的大门,热热闹闹的回家了,一路上玄妙儿唱起来新年好,这旋律倒是比较上口,玄安浩和胖胖也跟着她唱起来,笑声传出了好远。

    回家又闹腾了一阵,才各自回房。

    玄妙儿着急着呢,回了房间赶紧关了门跑进去,她知道这个时候花继业应该到了。

    进了屋她就被一双大手从后边抱住,这个熟悉的气息玄妙儿知道是他:“花继业,我好想你。”说着转过身子,搂住了花继业的腰。

    花继业没有说话,一个吻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直到两人都不能呼吸才分开。

    “小丫头,我也想你。”花继业又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玄妙儿笑着踮起脚,轻轻地咬了一下他性感的唇瓣:“傻瓜。”

    “那也是你的傻瓜。”花继业横抱起玄妙儿进了屋,帮她脱了鞋把她放在床上。

    玄妙儿依偎在花继业的肩膀上:“花继业,要是我现在十七岁就好了。”

    花继业看着玄妙儿:“十五岁就可以嫁人了。”

    “十五岁身体还没长好呢,就那什么不好,在等我一年。”玄妙儿不觉得这个有什么不好说的。

    花继业皱起眉头:“十六岁已经不小了,十七岁都是剩下不好嫁的姑娘了,人家十四五就成亲了。”

    玄妙儿撇着嘴:“人家什么人家,我是人家么?我不是你独一无二的玄妙儿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午夜太撩人
   花继业被玄妙儿的话说的高兴,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对,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心头肉,你是我最宝贵,最珍惜的玄妙儿。”

    玄妙儿笑看着花继业:“这还差不多,所以这都要听我的。”

    花继业深情的看着玄妙儿的眼睛:“可是妙儿,我已经不小了,我认了好多年了。”

    玄妙儿点点头:“嗯。”

    花继业低头看着身边的人:“嗯是什么?”

    玄妙儿一脸理解大看着花继业:“嗯,就是我知道你很辛苦,听说忍得时候有些疼,那你就自己解决一下。”

    花继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脑袋里都是什么,还没说话,呛的先咳嗽起来了。

    玄妙儿赶紧给他锤后背。

    好半天花继业停住了咳嗽看着玄妙儿:“你真是个小妖精。”

    玄妙儿歪着头看着花继业问:“穿越千百年来迷惑你的小妖精,你怕不?”

    花继业摇摇头:“不怕,最后还是要被我吃掉。”

    “从有些方面看,是我吃你。”玄妙儿带着几分挑逗,因为这个感觉挺有意思的。

    “你这是挑逗我知道不知道,小心我现在就让你吃。”花继业说着假意要解开腰带。

    玄妙儿赶紧滚到床里边:“你这个流氓。”

    “都是你这个女流氓逼的。”花继业开着玩笑的抱住玄妙儿。

    两人不敢大声,也没有掌灯,在床上闹成了一团,某人把能占的便宜都占了,不过最后的事情还是打住了,他还是要听玄妙儿的,回去自己解决。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吃了早饭,玄安睿就带着弟弟妹妹去大姑家拜年了,因为今天大姑家里要回苏家那边去拜年,现在他们完全搬过来了,苏万里年纪也不小了,所以也不用回去过年了,但是这拜年还是要去的,反正有马车方便,也就是当天去当天回来。

    进了屋,玄妙儿他们赶紧对着苏万里和玄曼娟拜年:“大姑大姑父过年好。”

    苏万里早就准备好了红包了,赶紧拿出来给几个孩子。

    这红包够大,玄妙儿笑嘻嘻的看着苏万里:“谢谢大姑父,大姑父最大方了。”

    苏万里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给咱们妙儿的,大姑父还能舍不得?”

    胖胖也靠上去:“大姑父,给我的也舍得。”

    玄曼娟掐了掐胖胖的脸:“哪都有你,这小子以后不知道要多滑头了。”

    玄妙儿也笑了:“我这个弟弟生在蜜罐子里,要不是我爹严厉点,这小子更皮了。”

    又说了几句闲话,玄安睿道:“大姑,你们赶紧回大姑父家那边去吧,别走太晚了,我爹和我二叔说,你们明天要是去上房拜年的话,大家一起去,你们自己去没意思。”

    玄曼娟高兴的应下:“那敢情好,你以为我爱看他们那些人呢?跟你们去,我还能乐呵点,那俺们早点就走了。”

    玄妙儿应下:“嗯,那我们回去了大姑。”

    “嗯,这大道上都是放鞭炮的,你们小心点,安睿看着弟弟妹妹。”玄曼娟叮嘱了一句道。

    玄安睿也赶紧应下:“知道了大姑,你放心吧。”

    再次道了别,玄妙儿他们从玄曼娟家出来了。

    玄安睿又带着弟弟妹妹们去村里别的家里拜年了,认识的人家基本他们小辈都要进去拜年,反正也就是进去问声过年好,一家一家的串,村里的孩子都这样。

    这拜年一直到了中午才拜完了回家。

    玄文涛和刘氏也是去了大爷二大爷的,里正族长这些家里都走了一圈拜了年。

    李梦仙今天没出来,因为月份大了,这街道上都是放鞭的孩子,担心她磕了碰了。

    下午玄妙儿没有出去,就在家里窝着跟着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说话。

    大年初二的一早,玄曼娟和苏万里就来了。

    进屋玄曼娟就对着刘氏道:“晴岚,你们赶紧去镇上你娘那边拜年,我们自己去我爹那边就行,昨个孩子说这事时候,我着急走,也忘了这茬了,魏欣那也得去他干爹干娘那,你们都不用跟我去,我还能被欺负不成。”

    刘氏不等玄文涛开口自己道:“还是一起去吧,咱们人多,去说计划热闹一下就回来了,我娘那边我们赶在中午前道就行,正好在在边吃中午饭。

    玄文涛也道:“听晴岚的,我们去我岳母那边晚点回来就行了。”

    玄文江也跟着道:“我们两也是不着急,反正晚上晚点回来就行了。”

    玄曼娟看两个弟弟是铁了心跟自己去,也没法反对了:“行,那咱们这就去,早点去早点回来,你们就早点去镇上。”

    玄文涛他们不带什么礼物了,因为之前都拿过去了。

    玄曼娟他们拿的礼物也不贵重,就是女婿去岳父家里该有的礼,不失礼数,也不便宜了那边。

    这三家子一起去老宅更是大场面,苏正苏牧两个小家人就不少了,他们也是先去老宅给玄老爷子拜了年,就要去各自的岳父家里的。

    到了老宅,玄老爷子早就在门口看了,见他们来了,还假装的去扶了扶柴火,假装不是等他们的。

    玄妙儿他们年三十都拜过年了,所以现在不用拜年了,玄曼娟他们年后第一次来,都赶紧对着玄老爷子拜年。

    玄老爷子的袖子里也放了几个小红包,给几个重外孙的。

    一行人说笑着进了屋。

    今天家里人不多,因为几个媳妇都赶在今天回娘家拜年的,其实也是为了躲着家里干活啥的,一想到玄曼娟他们来,自己还得做饭陪说话,弄不好还得惹不是,这个大姑姐可不那么好相处,面子也不给,所以能走的就走了。

    玄文信两口子宁可没事回镇上自己家铺子躺着去,也懒得在这看着自己烦的人。

    玄文宝两口子更是一堆话要说,在家根本说不了,这过年了还能不出屋么?所以也一早就走了。

    这时候家里就老两口和李巧莲,还有张氏,因为张氏现在也没什么脸面回家了,自己以前回娘家风风光光的,现在这连件新衣服都没有,四礼自己都备不齐全,回去干什么?

    他们家兄弟姐妹多,以前自己回去,人家给自己当回事,现在回去,不被挤兑不错了,并且张氏也是早就看透这些了,她反正也没想自己过得好,自己活着的目的,就是报复这些人,还有就是能再看着玄舒儿大点。

    她人就是少言语,在地上干活,玄舒儿也是跟在他身后,干点力所能及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马氏的虚伪
    进了屋,玄曼娟他们也给马氏拜了年,不过玄曼娟仍旧不叫娘,只是说了句过年好,玄曼娟反正就这个态度,外边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自己是出嫁的女儿,并且当初自己的经历村里也都知道,所以她也没什么顾忌。

    马氏当然也知道玄曼娟的性子,自己还真的不敢跟她怎么样,人家不怕你说她不孝顺,人家啥也不怕,这自己就没办法了,所以玄曼娟来,她也是不说话,两人各不搭理,到还挺和谐的。

    玄老爷子也不敢太要求玄曼娟什么,因为之前的那些事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他看着苏正和苏牧,心里也不是滋味,这外孙怎么也都这么出息了,看着苏万里那么个驼子,能有这么两个好儿子,还有这些孙子,自己其实也后悔,那时候苏牧受伤,自己家有钱,为什么就不给拿点呢。

    要是那时给拿点,现在这孩子出息了,咋的也能对自己好点,现在两个外孙子,也就是叫一声外祖父,多了也不说。

    玄老爷子还挺庆幸今天玄文涛他们来的,玄文涛这点好,不能让家里闹起来,玄曼娟和玄文江还听他的。

    他这时候先挑起了话头:“娟昨天去女婿那边都挺好的?”

    玄曼娟对玄老爷子还是尊重的,怎么也是自己的爹,他在有错,还是亲爹:“挺好的,一阵子不回去,那边也是添人进口的,看着热闹。”

    苏万里也笑着回答:“好,可好了,现在那边也学着稻田养鱼什么的,这收获多了,过得都比以前好了。”

    说到这个,玄老爷子自己也是展扬,毕竟这事自己大儿子的功劳,现在这凤南国都知道自己儿子的事,尽管分家了,可是自己还是他老子呢。

    “老大这是做了大好事了,你看看这稻田养鱼,让多少人家过上好日子了?老大是咱们家最有出息的。”玄老爷子这不自觉的就夸起来。

    这个话题,玄曼娟也愿意说:“我弟弟重小就是有才华的,以前没机会,你看看种地都能种出来这些道道,谁能比上?”

    玄文江更是愿意说自己的哥哥好了:“别看我哥就在河湾村,但是镇上没有人不知道他,听人家说,京城提起来玄文涛,都是要竖大拇指的。”

    玄文涛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了,我这不也是因为有个好闺女么?”

    说道玄妙儿,玄曼娟更是有发言权了:“妙儿可是咱们家的小福星小财神了,要是没有妙儿,二牧当时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了,更别说现在的好日子,现在俺家是真的都托了我这个大侄女的福气了。”

    “那可不,要不是妙儿,我咋能又遇见魏欣,咋能开上铺子,咋能过得这么好,我这侄女真是不一般的。”玄文江说到了玄妙儿,那更是高兴。

    玄妙儿被夸习惯了,自己觉得自己脸皮都厚了:“大姑,二叔,你们这见天的夸我,我都被夸得找不到北了。”

    玄文涛也跟着道:“可不是,妙儿现在可是被你们夸的有点飘了,她再聪明也是孩子,你们别太把她当回事了。”

    苏牧笑着道:“妙儿表妹可不是孩子,她心里比我们这些哥哥姐姐有数多了。”

    苏正平时话少,不过说到玄妙儿也开了口:“那可不,妙儿表妹的聪明,我们一家子的脑袋加起来,也赶不上她一个。”

    玄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孙这么有出息,又这么和谐,心里好受,再一想,为什么平时家里也是有儿孙的,为啥就不这么痛快呢?

    还不是这前妻生的这几个孩子好,你说要是前妻不死,自己现在得多享福,再看向马氏,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不是说长得,就是马氏这些年把家里闹得,自己也累啊,还有就是马氏把她生的那几个孩子教的,真的,自己也得承认,都有点教歪了。

    这时候玄老爷子也是没想那么多,确实是有感而发的看着玄文涛道:“老大,爹老了,以后你可得多看着你几个弟弟,他们是有点不太上进,不太务实的干活,也没啥脑子……”

    不等玄老爷子说完,炕上的马氏先说话了:“你这是什么话?老三老四老五怎么了?怎么就不上进了?怎么就不务实了?怎么就没脑子了?你这是亲爹说的话么?”

    马氏是希望玄文涛能帮着自己的儿子,可是他不能接受的是玄老爷子夸着人家前一窝的,贬低自己生的这几个,这种对比,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她的孩子不能比前一窝的差,只是他们还缺少个机会,就像是玄妙儿认识千醉公子那样的机会。

    其实本来这话,玄文涛很想等玄老爷子说完了,自己敷衍的回答一下,毕竟自己不可能跟他们这边有太多的联系,可是爹说话了,也没有具体到那个事上,所以他也没必要说什么否定的反对的。可是这没等自己说完呢,马氏说话了,自己还是闭嘴看着吧。

    玄妙儿觉得挺有意思的,自己还没说啥呢,那边又内讧了,本以为今天家里人少没啥热闹看了,哪想着这热闹天天有,不错,看戏。

    玄老爷子其实也是谦虚的说法,更是为了没分家马氏生的这几个孩子着想的,因为你想求人了,那不就得放低姿态了,今个那三个都不在家,自己还想着这机会不错呢,可是马氏这个傻婆子,分不清好坏。

    “你一天怎么就不能消停呢,这也不是外人,都是自己家人,以后我不也希望老大帮着他们点么?”玄老爷子看着马氏有几分怒气,本来挺高兴的,就知道玄曼娟他们一来,她就找事,莫名其妙的找事,自己现在真是够了。

    马氏心里其实也懂几分玄老爷子的意思,可是自己就是见不得玄老爷子这个态度,别人说这话,她还能听听,可是玄老爷子这么一对比,她就是不服气。

    这时候还是强行的把自己的儿子,往高了抬一些:“老三老四老五就是时运不济,要是能遇见个有身份的带一下,那个不是有才的,不说别的,老五之前的年画卖的不好么?咋想到会有那么背的事?老四这大字不识几个,去了镇上就挑起来一个铺子,这哪个不是有才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又要起争执
    别说,玄妙儿还真的觉得马氏说的有道理,自己这几个叔叔确实不一般,要是用到正道上,还真的是有前途的,不过这人不走正道,那就两说了。

    玄老爷子当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儿子都是好的,可是不管是时运不济还是怎么回事,现在不都没出头么?

    他也是有几分无奈道:“我不也是希望都好么?”

    玄妙儿觉得这个事还是别说了,再说一会玄老爷子再来求自己的爹,那到时候还得麻烦,不如把事转到他们身上去得了。

    “祖父,祖母,我三叔怎么没回来,之前祖母不是说,三叔过年就回来了么?”玄妙儿巧妙的把话题转到了玄文诚身上去了。

    马氏不爱提这个事,可是也知道这事问的人保证有,所以早就相好了应对的话:“你三叔年前也给家里稍信了,那边也挺忙的,就年后再回来。”

    玄妙儿心里知道马氏是撒谎的,自己也没必要揭穿,就是要把话题扯开么,然后一会没啥事,自己家就要撤了,还得去镇上外祖母家里呢,哪有空跟着他们耗着。

    “也不知道三叔是做什么生意了,过年都忙,不过一般忙的都是干大事的。”玄妙儿也不怕往好了说,谁咋回事自己知道就行了。

    马氏嘴角牵动了两下,她是很尴尬的,可是还得继续编下去:“也不是什么大生意,这稍信说的也不详细,反正他那么大人了,还得我管着不成?我也得放手了。”

    “祖母说的是,以后三叔一定是大有作为的。”玄妙儿继续捧着说呗。

    玄文涛上次跟玄妙儿一起来的时候,听见马氏说这个事了,大概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也没说话,一想就是假的。

    玄曼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真就好奇的对着玄老爷子问了一句:“爹,老三这在外边做生意呢?不过不管干啥,哪有不回家过年的?”

    玄老爷子也知道马氏是编的,可是现在自己也希望这这样的,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嗯,也就是稍信回来了,具体的不知道。”

    玄曼娟总觉得哪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想着有空再问问玄文涛吧。

    这屋里的气氛又变的有点冷了。

    玄文涛看看我外边,对着玄老爷子道:“爹,这时辰不早了,我们还得去晴岚娘家,安睿他们小两口也得去老丈家,我们就回去了。”

    玄老爷子点点头:“好好,赶紧去镇上,给我们也带个好。”

    玄文涛应下了,站起来告辞。

    玄老爷子对着玄曼娟道:“娟儿,你们这回去也没什么事,今个在这吃饭吧。”

    初二回娘家,在娘家吃饭是个风俗,玄老爷子以前看不上苏万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所以还是留他们在这。

    马氏可不想留他们,他们在这自己就生气了:“人家两孩子还得回媳妇家呢,你就别瞎留了。”

    玄老爷子瞪了马氏一眼:“孩子走孩子的,娟儿,两口子在这不就行了?”

    其实玄老爷子就是要面子,现在玄曼娟他们都在村里了,这些年也没留着他们单独在家里吃饭,这回有机会,也是为了缓和一下,毕竟这个闺女以后都在河湾村了,并且过得还挺好的。

    马氏还是不想留他们,自己女儿没了,看着玄曼娟心里堵得慌:“媳妇都回娘家了,家里可没人伺候你们。”

    玄老爷子还想继续留她们:“娟,别听你娘的,她是看着你想起宝珠了,没别的坏心。”

    玄曼娟笑着开口:“我们本来也没想留下,这些年不吃你家饭,我们也没饿死了,我过来就是看看我爹,别人跟我有什么关系。”说完也站了起来。

    今个玄文涛和玄文江跟着来的,自己也知道为啥,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弟跟着自己操心,还有自己是出嫁的女儿,跟马氏怎么闹也没事,可是自己要顾及玄文涛和玄文江,所以不想闹大。

    玄文江看着自己的大姐生气,自己也来了脾气:“大姐,咱们回大哥家吃去,一顿饭有什么大不了的。”

    玄妙儿就知道大姑和二叔这个脾气,要不今个爹也不能说什么都跟他们一起来。

    马氏被玄曼娟说的脸色难看:“看看,哪有小辈这么对长辈的,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我怕笑话什么?我们以前年年回娘家来,俺家孩子他爹,连院子都进不来,村里人早就笑话够了,不过我是不知道人家笑的是谁。”玄曼娟听了脚步看着马氏,冷冷的道。

    马氏确实理亏,可是她这人就算是没理也能胡搅蛮缠出来:“你当年把自己卖了,你让我在这个村里怎么过?你陷我与不仁不义,我还不能有几年脾气么?”

    “怎么回事咱们心里都清楚,你说这个你自己不心虚么?”玄曼娟往前两步,质问马氏。

    玄老爷子怕事大,自己也没想到就留个闺女吃饭还能闹出来事,他对马氏的不满也是越来越多了,但是他更知道,这都留下了,事更多。

    这就是玄老爷子的最大毛病,自己就会为了面子和稀泥,刚才想留玄曼娟也是为了面子,这又怕打起来,又不想留了。

    他只能先劝慰着:“娟儿,你的心情爹理解,我以前也有不对地方,今个大过年的,给爹个面子,别吵吵了。”

    玄文涛这时候也赶紧出来,他来就是怕他们吵吵起来的,主要是没必要,对自己家也没好处,跟老人吵架,这再怎么有理,说出去也不好听的,这也是自己大姐的弱点,当然马氏也是抓住了她这个弱点了。

    所以玄文涛对着玄曼娟道:”大姐,在家咋说的,咱们这看看就回去了。”

    玄曼娟看着弟弟,气消了不少:“今个是跟着我弟弟来的,不想扒扯以前的事了,大过年的,我们也不愿意坏了心情,爹,你留步,我们回去了。”玄曼娟语气上十一点没退让。

    玄文涛也赶紧对着玄老爷子道:“爹,我们这都有事呢,就都先回去了,您留步。”

    玄老爷子还是要送他们出去:“我送你们出去,你们别生气,你娘这不是也是想宝珠了,还有点担心老三,这一提起来这些,她就不痛快了。”

    玄文涛本来也没想跟他们有什么纠葛:“没事,爹,那我走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父女谈心话
    玄妙儿在边上,看着马氏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觉得这么走太便宜她了。

    停了脚步,笑着对着玄老爷子道:“祖父,今个你去俺家呗,我们要去镇上看我外祖母,我二叔他们也要去镇上我二婶娘家去,正好俺家没外人了,你带着大姑去俺家,单独训训我大姑,让她老是大脾气。”

    这个训训只是让玄老爷子有借口去自己家而已,毕竟玄老爷子是大姑的亲爹,怎么两人单独说话,没有马氏挑唆的时候,也会让玄老爷子的心偏向大姑的。

    其实玄老爷子偏着哪边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会让马氏生气,会让她害怕紧张,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玄文涛不知道玄妙儿这个心思,他只是觉得让玄老爷子跟玄曼娟单独说说话也好:“爹,那你就去吧,俺们都不在家,过年家里年纪小的也是闹得欢,也该有人镇着点。”

    这也是给足了玄老爷子面子的话,让玄老爷子去给当家做主的感觉,其实玄文涛他们家经常一起去镇上,家里的下人都是可靠的,这话也就是那么一个说辞。

    这事玄老爷子最喜欢的,本来还没多想去呢,这么一说立刻坚定了要去的心:“行,那我这就去你家,也帮你看着点家,这大家大业的,没个人看着哪行了?”玄老爷子立刻来了精神。

    马氏一听不对啊,她不想让玄曼娟在这吃饭,但是也没想让玄老爷跟着他们走了,这玄老爷子本来就有点生气了,自己还想一会用好话劝劝他,这事就过去了,可是这时候要是玄老爷子跟着玄曼娟走了,玄曼娟那么恨自己,不知道她背后要说什么呢,这咋办?

    “大过年的,儿子都不在家,你再走,剩下我们娘们几个,也不是个事啊,人家老大家里有管事的,你就别去凑热闹了。”马氏这时候说话也委婉不少。

    玄妙儿笑着道:“祖母,俺家就是人多,得让祖父去压着点才是,正好中午你们就别做饭了,让我祖父派人过来送些就行了。”

    玄妙儿是把玄老爷子的地位又抬高了,到时候让玄老爷子指挥人来送饭,那玄老爷子不是更有面子了。

    果然玄老爷子高兴了,对着马氏大手一挥:“那我就去了,你们中午也别动火了,省事。”

    马氏一着急道,赶紧道:“我也老长时间没去老大家了,我也跟着去看看。”

    玄老爷子瞪了她一眼:“你这走到都费劲,你跟我干啥去,在家好好待着得了。”她现在去那边是有面子的事,带着马氏这半身不遂的,都掉价。

    马氏还想要说话。

    玄老爷子道:“咱们走,别听你娘闹腾了。”

    说完赶紧带着他们出去,生怕马氏赶上了似得。

    到了玄文涛家里,玄文涛和玄文江两家的马车和东西都准备好了,所以也都上马车去镇上了。

    玄曼娟不放心玄老爷子自己在玄文涛家里,所以留下来陪着他,其实也是想跟他说说话,这些年玄曼娟确实有很多话想问问玄老爷子的。

    等人都走了,玄曼娟让苏万里也回家了,自己给玄老爷子到了茶,屋里就剩下了父女两。

    玄曼娟才开口:“爹,她这些年做的事,你知道多少?”

    玄老爷子没想到玄曼娟出口就问这个:“你说啥呢?啥玩意就知道不知道的?这有我看着就行了,你回家吧。”玄老爷子躲避着玄曼娟的问题道。

    玄曼娟仍旧认真的看着玄老爷子:“爹,我就是想知道你咋想的,我们三不是你亲生的么?你这些年怎么就能对我们,这么视而不见?看着我们被害成那样?”

    玄老爷子的脸通红,最后叹了一口气:“哎,娟儿啊,你不懂爹的苦处啊,这一个家那么好管呢,前一窝后一窝的,我也是没办法啊。这后娘来了,也没亏着你们吃穿这就行呗,这孩子多,亲的也不一定都照顾到了,她对你们严厉点,这亲娘不也一样要教训孩子么,其实你娘不是坏人,咱说实话,这亲的和后的,保证是有区别的,你们能长大现在都过得好,这就行了。”

    玄曼娟听着玄老爷子的话,心里发凉,她冷笑了一声:“爹,我们能长大是我们命硬,老天不让我们死,她以前怎么对我们你知道么?她只是面上好,晚上被窝里给你吹枕边风,你就相信了,冬天她给我们穿用柳絮做的棉袄,老大老二消失没冻死了,那要谢谢老天。”

    玄老爷子有些事真的不知道:“她用柳絮毛子给你们做棉衣?你们怎么不说?”

    “我们说啥?说了有什么用?你能信?你信了能管?”玄曼娟看着玄老爷子的眼睛问。

    玄老爷子一时语塞:“那不还是你们不说么?你们要是跟我说不行,你们去告诉里正,告诉族长啊?”

    “我们那时候多大,我们还得在家里吃饭呢,我们出去告了之后,我们以后还吃不吃饭了?等着饿死么?还有咱们家那只大公鸡叨人,谁不知道?为什么让老二去喂?”玄曼娟没有停下质问。

    玄老爷子摇摇头:“喂鸡的事真的是意外,就算是公鸡叨人,可是谁也没想到能叨眼睛上去啊,这小孩子被鹅拧了,被鸡叨了,这不都是正常的么?”

    “那为什么当初我把自己卖了?你知道吧?”玄曼娟这一件件一桩桩的翻出来。

    玄老爷子怎么能不知道这个事:“娟儿,咱们家前后两窝,人也多,这过日子哪能那么简单了,我也是尽量的让大家伙都能平衡了,好好的过日子。”

    “如果她真的如你说的心善,其实他哪怕当着你的面打我们几个,我也认了,可是她阴就阴在她表里不一,而你却无条件的相信她,护着她,也许开始你不知道这些,可是当你知道了,为什么你没有阻止?”玄曼娟句句说到痛处的看着玄老爷子。

    她这些年都没有再哭过了,可是今天对着玄老爷子说这些时候,她真的又感觉到了那种锥心的疼痛,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她转过身不想让玄老爷子看见,因为她觉得这个爹不值得自己哭。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马氏也来了
    玄老爷子开始是有些不知道的,但是后来知道了之后,也不想管了,因为他要的就是面子,要是管着这些,马氏就要跟自己闹,那家里也不得消停。

    再说前些年,被窝里的马氏还是很会说话的,自己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现在想想,那些真的都是枕边风了,可是当时他真的被迷惑了。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老子能说什么?自己认错?不可能啊,难道承认自己偏着后媳妇和孩子?说自己是个糊涂蛋子?那不能,还有就是当时自己也有私心,只是想前妻死了都死了,自己要跟马氏过一辈子的,那就还是得亲着她,也是指望着马氏生的这几个孩子养老的,自己也确实是偏着那几个了。

    但是现在还是要说的冠冕堂皇:“娟儿,这里的事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你们都是我亲生的,我希望你们都好,只是这事情不可能都顾全了,现在爹也知道自己有疏忽的地方,以后我一定补偿你们。”

    “补偿?爹,要是头五年你这么说,我还是会感激你的,但是想现在我们不需要了,你的补偿还是给你现在那三个儿子吧,他们以后怕是很需要你了,不过爹这人做了什么也是有因果的,你跟老大老二分家了,以后我真不知道我那三个弟弟能怎么给你养老。”玄曼娟说话也不给他留面子。

    这话确实是刺痛了玄老爷子的心:“娟儿,那三个也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怎么说了?不过就是说了实话罢了,他们三你还真的觉得能让你过上什么好日子?她教出来的孩子人品怎么会好?可惜了咱们老玄家的底子了。”玄曼娟冷笑着道。

    玄老爷子跟马氏的想法不太一样,他希望儿子们好,可是这些年,他也有点累了,被玄曼娟这旁人这么一点,他也真的觉得没那么多的希望了。

    玄老爷子陷入了沉思,他想说什么,好像又说不出来,不说,她还是想要解释解释的。

    这时候李巧莲搀着马氏进来了:“我不放心也过来看看。”马氏进了屋,还是装着自己很有身份的样子道。

    当然他是是硬撑着面子来的,明明是没脸的事,人家没邀请她,还有他现在这个样子,他自己也知道玄老爷子烦她跟着,可是自己不放心啊,这不进来果然看见了玄曼娟单独跟玄老爷子说话呢,她觉得自己来对了。

    玄曼娟没有招待马氏,也没对她说话。

    玄老爷子总不能现在把马氏赶走,那样马氏保证要撒泼,那自己才是真的丢脸了,所以现在只能接受了。

    “坐吧,还等着我扶你?”玄老爷子的语气不算好,因为他刚才也想了很多,她现在看着马氏就不顺眼,确实是马氏毁了老玄家的底子了。

    李巧莲扶着马氏落了坐,自己也坐在她边上。

    马氏不知道两人说到了哪,可是她知道玄老爷子这事带了脾气了,所以自己也很小心的:“我合计着我也老长时间没来了,过来看看,这老大家确实是越来越好了。”

    她不知道说什么,但是知道现在玄老爷子不高兴了,自己来不对,所以她也是尽量的先让这气氛缓和了再说,还有就是玄老爷子要面子,自己要是太不给他面子,真的吵起来了,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玄老爷子听着马氏的话好像还挺受听的,不过态度仍旧没多好,可是话语倒是听好听的:“老大是有出息的,你看看这大家大业管理的多好?”

    马氏嫉妒,可是现在自己能来就不错了,不能找事了,因为刚才玄曼娟保证跟玄老爷子说了什么了,自己现在找事,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不过要是跟着人家一起夸,她也是心里受不了,看着玄曼娟在这跟在自己家一样的随便,而自己来却是个客人,这些本来应该是自己的才对。

    “娟儿,我跟你爹在这看着就行了,你就不用在这了,回家忙去吧。”马氏想把玄曼娟支走,那自己想干点啥也容易。

    玄曼娟对马氏的人品可不放心,他才不会走:“不用,我回家也没事,平时也是经常在这我弟弟这,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我。”

    马氏很想说,我也不想管你,可是你挡道了,不过自然不能这么说,只好对着玄老爷子道:“老头子,你看这大过年的,我也是为了娟儿好,这孩子脾气拗,你说说她。”

    玄老爷子对自己的老婆子了解的很深,这马氏把正事要翻人家东西,她不一定能偷,但是保证是要动,自己在这有屋子,也算是有地位了,要是让玄文涛他们知道自己来翻人家东西了,以后自己来,人家不得防着自己么?

    所以他没帮着马氏说话:“娟儿想走不想走的咱们管她干啥,你待着你的得了。”

    马氏撇撇嘴没说话,她确实是没有道理赶人家玄曼娟,所以也不好再说了:“我哪是管着了,这不是也是好意么?”

    玄曼娟也知道李巧莲跟刘氏的嫂子的关系,所以对她还算是客气:“巧莲吃点心,别光坐着了。”

    李巧莲本来也没心眼,谢了玄曼娟吃上了。

    之后他们就大眼瞪小眼的坐着等着午饭了。

    玄妙儿他们家跟玄文江他们一起到了镇上,才分开了。

    玄妙儿他们到了大舅家时候,大壮二壮都在门口等着他们呢,见他们来了高兴的过来拜年问好。

    今个两孩子没有穿什么太喜庆的衣服,这点玄妙儿还是很佩服外祖家里的,就算是林小草不是自己家人了,可是他们还是对她该做的都会做的,他们也一直都把她当成两个孩子的娘,并没有因为她被休了,就真的不管了。

    进了屋玄妙儿他们赶紧给吴氏拜年,今天大舅刘辉也陪着大舅母李秀兰回娘家了,不过刘沐阳带着孩子没跟着去,毕竟不想让孩子知道林小草的事,再说年前刘沐阳也去过了,所以这回也没跟着去了,在家看着两孩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去了外祖家
    吴氏看着他们来高兴的招呼他们坐下,大壮二壮领着胖胖跑出去玩了。

    刘氏坐在吴氏身边:“娘,你这气色不错,我也不担心了。”

    “担心啥,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什么想不通的,我还想养好身子多活几年,看着孩子们都能成家,我就走的放心了。”吴氏拉着刘氏的道。

    刘氏笑着点点头:“娘能想明白就行,这事咱们问心无愧就行了。”

    吴氏拉着玄妙儿:“上炕,炕上热乎。”

    玄妙儿脱了鞋上了炕,坐在吴氏身边。

    刘氏问吴氏:“娘,我哥和我嫂子不是说过年不回去么?怎么又想着回去了。”

    “你嫂子还是不放心巧莲的事,想着年后这婚事应该也准备了?他们回去跟家里也商量一下,这个事咋办?咱们不能把孩子真的当成卖给人家不是?”吴氏对李秀兰的事情也很上心。

    “娘,这事嫂子回去还真的对了,巧莲怀上了,这婚事我觉得也就是年后,都不一定出正月的事。”刘氏之前没给这边送信说这事,因为都年下了,这边知道了也没用,还得寻思。

    她本来就打算今天来了跟李秀兰说的,哪想着李秀兰回去了。不过也好,这不知道李巧莲怀孕的事,他们回去商量也不着急,就能考虑的更完善,对于玄文信他们那些人来说,不能给他们太多,给的多了他们想要的更多。

    吴氏听说李巧莲有了,也不算惊讶:“这两孩子都是刚懂人事的时候,整天在一起没人管着,这事也不出乎预料,要不你嫂子着急回去呢,就怕这事,没想到还是成亲前就怀上了,看来这这亲事也只能早点了。”

    刘氏叹了口气:“可不是呢,这都在那边,根本没人管着,反正这三郎吧对巧莲还不错,以后巧莲应该也不受委屈。”

    “那就行,我担心呢,我就怕三郎考上点啥了,他们那边又要起事,所以这婚事订了挺好,咱们都安心了。”吴氏觉得这事也许是好事。

    “也对,这也是好事,反正我听妙儿和安浩那意思,三郎考不上的,希望他们就踏踏实实的在河湾村过日子,也能过得挺好。”刘氏道。

    吴氏还是有担忧的:“晴岚,你说巧莲的公婆能就这么安稳?我看他们还得起事不可?”

    “这事只能让我嫂子狠心不管,那边是人心不足,给个芝麻他就还想要西瓜,所以一开始就不能让他们有念想,你一定要跟我哥和我嫂子说这事。”说起这个刘氏是真的不放心。

    “我知道,这些我早就说了,你嫂子这点好,她信我们的,反正巧莲这出嫁是大事,娘家给陪送的也不能小气了。”吴氏这些早就跟李秀兰说过了。

    刘氏也觉得应该给李巧莲的陪送多点:“嗯,反正陪嫁的东西婆家也不能动,这个给多点也让巧莲在人家有底气。”

    母女两说着这事,地上玄文涛和玄安浩还有刘沐阳围着地桌坐着说话,说的都是镇上的一些事,倒也说的高兴。

    要到中午时候,刘氏去厨房准备午饭了,这边有人伺候吴氏,不过刘氏都来了,还是愿意给自己的娘亲手做点饭。

    玄妙儿留在屋里陪着吴氏说话。

    吴氏看着跟玄文涛还有玄安浩说话的刘沐阳叹息了一声,对着玄妙儿道:“沐阳这孩子错过,糊涂过,可是现在是真的改了,可是这老是一个人也不是个办法啊?”

    玄妙儿也觉得刘沐阳需要再娶,毕竟还年轻呢,刚二十多,这还能一辈子光棍了,再说大舅母其实有些拿不起事,要是外祖母没了,这个家还是需要个挑得起后院大梁的女人,只是这人要心肠好,毕竟还有两孩子呢。

    “外祖母别担心,我爹娘一直帮着寻着呢,以前表哥估计也是因为林小草一直犹豫着,现在林小草也不在了,表哥也是时候该往前走一步了。”玄妙儿也是安慰着吴氏,毕竟这姻缘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

    吴氏连连叹息:“这事谁也说不准,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见他有个完整个家,也希望有个好女人,以后能帮上你大舅母吧,她那人太软了,我要是没了,她确实很难担起家里事。”

    玄妙儿给吴氏锤着腿:“外祖母放心吧,沐阳表哥一表人才,心有善良,一定会有好的妻子的,你也别想那么多,有啥事不还有我爹娘呢么?”

    “就是有你们我才放心点,要不我真是愁死了,你们在这边上,什么都能帮着管管,就是你爹娘多操心了。”吴氏看着玄妙儿,这个外孙女是真的懂事,又有能耐。

    “外祖母就别说外道话了,这都是一家人,我娘是个心里有数的,以后也让我娘多教教大舅母管家,大舅家这生意越做越大,以后家里下人也多了,这些还真的要学学的。”玄妙儿很认真的跟吴氏捶腿。

    吴氏伸手摸了摸妙儿的头发:“你娘是命好,有你爹,有你们,一个比一个懂事的孩子,你娘也是有能耐,这么大的家让她管的是一点毛病没有。”

    玄妙儿也是为了哄着吴氏开心,笑着道:“外祖母,我娘天生就是当主子的命,这些不用学就会了,谁能比上?”

    “你娘现在这也是掉在了蜜罐子里的,你家女子啊,都是先苦后甜的,你大姐这也过得好了,你小时候没少受委屈,现在这不也出头了。”吴氏说起这些还是很满意,她的子孙不多,所以能力惦记着每一个。

    “我大姐那真是过得不知道多好,他们去京城也对,村里都知道我姐之前的事,这难免有些嚼舌根子的人,现在这缓了两年,我姐人家有儿有女,过得也好了,就算是回来,别人也说不出来啥了。”玄妙儿想到年后大姐可能回来小住,也挺高兴的。

    吴氏点点头:“好啊,都过得好,我就放心了,这你嫂子也没几个月就要生了,以后你们家人丁兴旺起来,也是大家大业的大户了。”

    “是呀,日子都会越来越好的,外祖母就养着身子,活到一百岁,看这我们长大成家。”玄妙儿拿起手,又开始给五十按摩。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