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扰飞升》 作者:月下蝶影(完结+番外) - 91baby读书时间 - 新书热书 - 唯一官网论坛

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3 | 浏览:130745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勿扰飞升》 作者:月下蝶影(完结+番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8624186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3588  
积分
657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4-7-14 
最后登录
2018-7-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1445802  
精华
帖子
427 
财富
6323  
积分
1461  
在线时间
5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3 
最后登录
2018-8-2 
很正能量的文章,好人也要人帮,也爱好吃穿,很温馨的修仙文。

Rank: 2Rank: 2

91UID
71567210  
精华
帖子
财富
110  
积分
22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20 
最后登录
2018-5-23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1691  
精华
帖子
165 
财富
4855  
积分
425  
在线时间
1004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8 
最后登录
2018-8-1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63481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7520  
积分
1172  
在线时间
77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5-20 
最后登录
2018-8-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6101365  
精华
帖子
56 
财富
4268  
积分
940  
在线时间
1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6-9-28 
最后登录
2018-8-11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40842 
财富
396341  
积分
52626  
在线时间
26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8-8-14 
本帖最后由 微笑的陶陶 于 2018-5-18 20:39 编辑

第157章 番外:咸鱼大叔讲故事

邪修界的尊主身亡以后, 邪修们全都消声灭迹,不敢再冒头。

    有说书人把十宗门大战邪修尊主的事情, 编得险象环生,离奇生动,在茶馆酒馆赚了不少的说书钱。仲玺真人与箜篌仙子成为救苦救难的转世仙人,不少百姓坚定的认为, 等两人功德圆满,就会重回天宫,成为一对令人艳羡的仙侣。

    咸鱼大叔用破烂蒲扇拍着店里的苍蝇, 看了眼天空的烈日,干脆把店门一关,回了小院。走到小院门口, 看着守在那里的两个年轻人,嫌弃地扭头就走。

    “大叔,大叔。”箜篌笑眯眯地拦在大叔面前,“今天的天气这么热, 我带来了新鲜的灵果, 加点糖与冰,吃着正好。”

    “说吧, 你又有什么事?”咸鱼大叔看着自己被拉住的衣袍, 已经没了脾气,把袖子从箜篌手里拉出来, 推开院门让两人进屋。

    外面艳阳高照, 院子里却凉爽无比, 院子里原本种花草的地方,被挖成了一个大池子,里面灌满了水。池子里没有养水植,看起来空荡荡的。

    三人走到石桌旁坐下,箜篌捣鼓出三碗水果冰,分了咸鱼大叔一眼。

    “你们两个没地方可去了么?”大叔捧着碗,把冰嚼得咔嚓作响,“每年都要往我这里跑一趟。”

    箜篌笑眯眯地不反驳,把收纳戒里的美食一件件往外拿。像咸鱼大叔这样的人,身体比嘴巴诚实多了。

    “这池子空荡荡的,要不要养几条鱼?”箜篌见水清澈见底,让人有种跳进去游几圈的冲动。

    “不养。”大叔吃着箜篌带来的美食,“我一个卖鱼干的,不养活鱼。”这是他的职业尊严。

    “哦。”箜篌有些可惜的收回自己目光,“今天晚上有美食活动,我们一起去尝美食。”

    大叔看着箜篌不说话。

    “我请客。”箜篌连忙补充了一句。

    “走。”咸鱼大叔对箜篌的识趣很满意。

    作为吃友,箜篌与咸鱼大叔在美食品尝长十分有造诣,这个时候的桓宗,最大的用处往往就是帮箜篌与咸鱼大叔付账。

    为了吸引来自修真界各地的游客,雍城每年都会举办美食活动。每到这个时候,雍城就格外热闹,整座城市都挤满来自各地的人。

    有些飞剑使者为了多赚一笔外快,在送包裹的时候,会在飞剑上捎带一两位无法修行的普通人,只要普通人付得起价钱,他们甚至可以专程送人,不送包裹。

    有人的地方,就有赚钱的路子,这几天的雍城,不仅人多飞行法宝多,就连飞剑使者也特别多。城内的客栈、民宿等能够住宿的地方,挤满了人。有些跟云华门交好的门派,甚至以论道的名义,跑来云华门借住了。

    箜篌等三人在街上一直转悠到天黑,最后找了一家茶馆铺子坐了下来。为了避免引起轰动,箜篌与桓宗还特意戴了一堆情侣面具,遮住了他们上面半边脸颊。好在美食街上戴面具的男男女女并不少,他们两人也不显突兀。

    茶馆里很热闹,说书先生在台上讲修真界的奇闻异事,当他说到修真界最厉害的修士是仲玺真人时,有人站出来反驳。

    “你这老头儿分明是胡说,修真界最厉害的修士可不是仲玺真人,而是魁赢真人。”说话的中年汉子身强体壮,腰间配着一把弯月刀,看起来十分凶悍。箜篌看了眼此人,骨龄应该已经超过了六七十,气息起伏有力,是个炼器五阶的修士。

    “魁赢真人是谁?”搭话的是个穿着藕色束腰裙女修,女修长得烂漫可爱,不过双九年龄,修为倒是与大汉相仿。

    大汉见问话的是个漂亮姑娘,顿时来了精神:“据传魁赢真人乃是历劫失败的地仙,当年与道侣感情不和而分开。后来他的道侣陨落,他便留下了心结,未能飞升成仙。他已经多年不曾出现在修真界,年纪小的修士不曾听说过他的大名,倒也正常。”

    “魁赢真人这般厉害,为何五十年前邪修九宿攻打修真界时,他没有站出来?”少女不屑道,“空有盛名,倒不如仲玺真人与箜篌仙子以及十宗门修士有情有义。”

    听到少女此言,汉子笑得咧开了嘴,没有反驳少女这种说法:“姑娘说得是,在下只是说修为,其他方面,魁赢真人自然是比不得仲玺真人的。”

    “仲玺真人与箜篌仙子感情和睦,互相尊重,是人人称羡的一对仙侣。魁赢真人当年与道侣在一起没有多久,便因感情不和举办和离大典,在天道前解除了契约。”角落一个穿着黑袍的女人冷冷道,“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如何与仲玺真人相提并论。”

    箜篌看向说话的黑衣女人,竟是她当年刚出门历练时遇到过的黑袍女。这么多年过去,黑袍女仍穿着一身黑衣,脸上的愤恨之色倒是消减不少,至少在面对一些看不顺眼的男女时,没有动手打人。

    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黑袍女侧首朝箜篌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的眼神冷冷淡淡,像是初冬的湖水,虽没有结冰,但仍旧寒冷刺骨。

    箜篌弯起唇角朝她笑了笑。

    黑袍女愣了一下,她恶名在外,不仅男修不喜欢她,女修对她也不太友好,现在突然有个戴着面具的女修朝她微笑,她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她起身匆匆离开。

    走出茶馆的时候,她忍不住扭头往后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女修身边的男修剥着松子喂到她嘴边。不知女修说了什么,惹得男修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

    曾经的她,非常讨厌看到恋侣之间这种亲热的举动。这会让她想到当年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想到当年那个愚蠢可笑的自己。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当年的恨与不甘也渐渐淡去,她开始明白,不仅当年的她错了,后来满是恨意与不甘的自己,也错了。

    “谁说是魁赢真人对感情不忠的?”咸鱼大叔一口喝下半盏茶,看得箜篌目瞪口呆,“大、大叔,这茶水还滚烫……”

    “没事,我体质好,这点温度不怕。”咸鱼大叔转头对箜篌道,“现在修真界的年轻人,真是喜欢听谣言。当年的事情过去了那么久,除了当事人,谁知道事情的真相?事情没弄清楚,就出来胡说八道,也不怕魁赢真人听见以后,把他打得内婴成灰。”

    “魁赢真人已是地仙修为,又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小事与小辈过不去。”箜篌摆手,肯定道,“肯定不可能。”

    “啧。”咸鱼大叔把剩下半盏滚茶也喝了,“这些小辈儿能够依仗的,也就只有这点了。”

    “那个大叔啊……”箜篌扯了扯咸鱼大叔的粗布袖子,“你知道当年的事?”

    对上箜篌那双满是好奇的闪亮双眸,咸鱼大叔:“……”

    桓宗提起桌上的水壶,给他续上水,似笑非笑看着咸鱼大叔:“大叔走南闯北,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

    “讲讲呗,讲讲呗。”箜篌把凳子往咸鱼大叔方向拖了拖,满脸的求知欲,“大叔,看在我们几十年交情的份上,你就跟我讲讲当年的事情嘛。”

    “讲就讲。”咸鱼大叔把桓宗倒的水喝光,起身道,“走,回去跟你们两个慢慢讲,这里太吵。”

    “好啊好啊。”箜篌连忙起身,在追求热闹的道路上,云华门弟子从不停歇。

    “魁赢真人的道侣,叫云梅。”

    夏日的小院,本该有虫鸣声,但是此刻咸鱼大叔的院子里,却格外安静。

    “两人相识上百年,因两情相悦结为道侣。”咸鱼大叔与箜篌各捧着一个大西瓜,盘腿坐在凉席上,边吃边讲过去的故事。

    “可惜好景不长,云梅发现魁赢真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箜篌瞪大眼睛,连瓜都不吃了,她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一个生死阴谋。

    “云梅发现魁赢真人不是人,而是一头龙。她无法接受自己男人竟然不是人类的事实,与他和离了……”

    箜篌:“……”

    难道不是因为各种误会,各种伤害,最后相忘于修真界,老死不相往来?

    “当年修士对妖修不像现在这般宽容,云梅仙子不愿意与魁赢在一起,也不是一件特别难以理解的事。”魁赢真人捧起另外半个西瓜,用勺子把中间最甜的果肉挖走,飞速塞进自己嘴里。

    箜篌见状,连忙把另外还没动的半块西瓜塞到桓宗手里:“大叔,你编这种故事出来,就是为了抢中间最甜的果肉?”

    “嘿。”魁赢看了眼桓宗,桓宗默默把西瓜藏在了背后。他咬了咬牙,“是你要问我的,我讲给你听,你又不信,你们这些小年轻,怎么这么难伺候?”

    “既然是云梅仙子提出的和离,为何魁赢真人最后飞升失败?”箜篌哼哼道,“你还骗我魁赢真人是龙,为什么整个修真界都不知道这件事?”

    “你这话问得有没有脑子?如果被修真界这些人知道,魁赢真人还能活到历劫飞升的时候?”咸鱼大叔翻白眼,“没准人家魁赢真人根本就不想飞升呢?都说仙界好,可是修真界几万年的记载中,从未有过仙界的真正记载。那上面没亲人,没朋友,说不定还没有美食,飞升上去作甚?”

    箜篌:“……”

    说得跟真的似的,她差点就信了。

    桓宗用木勺把西瓜最中间的果肉挖出来,喂到了箜篌嘴边。箜篌一口吃下,摇头叹息道:“大叔,你编故事的水平太差,还比不上妙笔客的一半。”

    咸鱼大叔:“……”

    “还吃吗?”桓宗温柔笑问。

    箜篌摇头:“夜深了,我们该回去了。”

    “滚滚滚。”咸鱼大叔嫌弃地摆手,“下次别再让我给你编故事了。”

    “看吧,连你自己都承认是编的了。”箜篌笑嘻嘻道,“那我下回再来找你。”

    咸鱼大叔:“别来了,你来了我也不开门。”

    箜篌:“你上次也这么说的。”

    咸鱼大叔:“……”

    桓宗用手帕擦干净箜篌的手,还有她的嘴角,拉着她从凉席上站起来:“大叔,你早点休息,我跟箜篌一个月后再来探望你。”

    咸鱼大叔看了桓宗一眼:“哼。”不过到底没有再说,让他们不要再来的话。

    两人走出咸鱼大叔的小院,往前走了一段后,箜篌回头看了一眼,小院门口站着一个人,影影绰绰有些像咸鱼大叔。她跳起来挥手道,“大叔,
下次我再给你带好吃的来。”

    人影飞速消失在大门后,然后嘭的一声,院门也被无情地关上了。

    “大叔总是这样,嘴硬心软。”箜篌牵着桓宗的手,闻着街道上烤肉的香味,“不过大叔编故事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肯定连五岁小孩子都骗不过。”

    “嗯。”桓宗笑着点头。

    “那么轰轰烈烈的故事,被大叔讲出来,一点趣味都没有。”箜篌停下脚步,扭头看桓宗。

    “怎么了?”桓宗也停下脚步看她。

    “我累了。”箜篌可怜巴巴看他。

    桓宗失笑,松开箜篌的手往前走了一步,蹲下1身道:“上来。”

    “桓宗,你真好。”说完,一下子跳上桓宗的背,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初夏的夜晚,热闹的人群,还有依偎在一起的他们。

    “桓宗,你说魁赢真人还活着吗?”

    桓宗脚步不停:“活着。”

    “那他一个人,没有宗门,没有宗门,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在哪,会寂寞吗?”

    “也许他有朋友,不会寂寞。”

    “那就好。”箜篌抱紧桓宗的脖子,“反正我要跟你在一起,到哪儿都要在一起。”

    “嗯。”桓宗微微一笑,“永远。”

    “就算你不是人,我也不嫌弃。”

    桓宗:“……”

    “谢谢?”

    “不客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40842 
财富
396341  
积分
52626  
在线时间
26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8-8-14 
本帖最后由 微笑的陶陶 于 2018-5-18 20:38 编辑



第158章 番外:幸福

无论在什么地方, 天才,总是容易得到更多的关注。

    延寿曾是一个体弱多病, 不知何时就会夭折的平凡孩子,直到他六岁那年,被路过的仙长发现,把他带入一个神奇的地方, 他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修仙”这种事。

    师兄师姐们听到他的来历以后,摇着头感慨:“原来是凡尘界的人,那位当年也是凡尘界来的呢。”

    凡尘界?那位?

    年幼的延寿听不明白, 但是由于他资质好,师兄师姐们担心他年幼,被外面的花花世界影响心性, 所以并不常跟他说外面的事。

    他只知道师门叫元吉门,是修真界第十一大门派。身为元吉门唯一的五灵根弟子,掌派大师兄很照顾他,有些同门对他却颇有微词, 言语间对凡尘界十分不屑。

    “尔等不可胡言!”掌派大师兄神情严厉道, “凡尘界出身又如何,我们凌忧界的大能也有来自凡尘界的, 你们这些话若是传到云华门耳中, 岂不是惹来麻烦?”

    说闲话的同门闻言变了脸色,延寿见同门们吓成这样, 好奇道:“掌派师兄, 云华门很厉害吗?”

    “云华门在十大宗门中排名第八, 十分厉害。”掌派大师兄周肖对他温和一笑,“这些人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带你回洞府。”

    “排名第八?”延寿想了想,“我们宗门排名十一,比他们也差不了多少。”

    怎么几位同门看起来好像很怕云华门似的。

    “你不懂。”周肖叹息一声,高深莫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你再大一点就知道了。”

    延寿见掌派大师兄这么说,也不好再多问,把这股好奇压在心底,花了十二年时间,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变成了筑基修士。

    他听一位师姐说过,很多修士到死都不能筑基,能在五十年内筑基成功的修士,都是修真界的佼佼者,所以他对自己十二年就筑基的速度,十分的满意。

    二十五岁那年,他的修为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只缺个契机,就能一跃成为心动期修士,这么快的修行速度,让他成为师父最看重的亲传弟子,就连掌派大师兄,都要让他两分,宗门里无人敢再嘲笑他出身。

    师父说修真界有一场交流大会,要他跟着一起去见见世面。

    延寿六岁拜入元吉门,到现在都还没出过城,听到师父说带他去凑热闹,当下便答应了。

    “到了交流大会上好好表现,不要给其他宗门留面子,全力以赴,懂吗?”师父拍着他的肩,神情格外严肃,“尤其是云华门的弟子,若是遇到他们,千万不要客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延寿:“……”

    听师父这语气,他们宗门跟云华门关系不太好?

    出门前,宗门拿出了最豪华的飞行法器,给所有参加交流大会的弟子,重新定制了两套宗门法袍,法袍上有几个防御符纹。

    他看出师父既不想输人,也不想输阵的决心了。

    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不少同去佩城琉光宗的。

    琉光宗的大名如雷贯耳,即便是没出过城的延寿,也经常听人提起这个宗门。

    “一百多年前,琉光宗举行的那场交流大会,在半途中就取消了,实在是可惜。”

    “唉,一晃一百多年过去了,我这修为还是没能突破。”

    “你已是元婴期修为,一百多年没能突破不足为奇。咱们修真界,又不是人人都是仲玺与箜篌两位真人。”

    延寿安静的听着,心里隐隐有些好奇,仲玺与箜篌两位真人,究竟是何等厉害人物,为何这些修为已是元婴期的前辈们,提起这两人时,竟如此尊崇?

    “听说近几年两位真人住在云华门,希望这次交流大会上,能有缘得见二人。”

    云华门?

    延寿忙扭头偷偷打量师父,师父面上并无不悦之色,甚至还顺势夸了箜篌真人几句。难道师父对云华门并没有反感之意,一切都只是他想多了?

    一路上陆陆续续又遇到不少修士同行,到了佩城那一日,整座城市人山人海,不少人主动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临走前都不忘夸耀他一番。

    五灵根天才弟子……

    在众人的夸耀中,他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快看,云华门的飞金宫,直接从城门上飞过去了。”

    “他们竟然不从城门下经过?”

    “人家是琉光宗的姻亲,更何况仲玺真人肯定在飞船上,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四周的修士提到云华门与琉光宗,语气里满满都是向往与崇拜。延寿想,他是五灵根天才,日后一定会比这两位真人更厉害,更受修士尊敬。

    进了琉光宗,他听到最多的消息就是有关十宗门的。哪个弟子结婴了,哪个弟子结丹了,九凤门与昭晗宗又闹矛盾了,月星门来消息说不参加交流会了云云。

    真没想到,这些活了不少年的修士,也喜欢讨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延寿隐隐觉得,心目中神秘高贵的修真界,似乎也没有这么神秘了。

    交流会开始以后,延寿表现得很优秀,受到无数人敬仰的目光。最后一场论道会上,他分到的讨论室里,竟然有一个云华门的弟子。

    这个云华门弟子是双灵根资质,这种资质在大宗门里并不算好,真不明白云华门怎么会把这么好的交流机会,让一个资质不好的弟子来参加,这不是浪费一个名额么?

    想起师父的嘱咐,他丝毫不藏拙,在其他九位修士面前侃侃而谈。

    “延寿道友说得是!”

    “说得太好了!”

    云华门的那位修士连连点头,眼露惊叹,最后甚至抚掌夸起来。对方没有嫉妒,没有不满,夸得真心实意,这让延寿……毫无成就感。

    大宗门的好胜心呢?大宗门弟子的体面呢?

    一个骨龄五六十的筑基修士,论道输给他一个骨龄只有二十五的年轻人,他就不会觉得面上过不去吗?!

    论道会结束以后,就是武斗会。延寿实战经验不足,但是由于资质在那,倒是赢多输少,进了决赛。

    然后他又遇到那个在论道会上,给他呱唧呱唧鼓掌的云华门弟子。

    “真巧,我们又遇上了。延寿道友,请。”这位云华门弟子笑得一脸灿烂,身上穿着宗门袍,上面的符纹层层叠叠,比他这个门主亲传弟子的法袍还要讲究,但为了比赛公平,他腰间佩戴了一块抑制符纹防御效果的玉佩。

    “请。”延寿朝观看席上看了一眼,师父坐在那里,他要打败云华门的弟子,为师父夺得颜面。

    夺得……颜面……

    看着离自己灵台只差三寸的剑,延寿有些恍惚,他输了?

    输给了这个资质普通,论道时毫无亮点的云华门弟子?

    “承让了。”云华门弟子收起剑,朝他作揖行礼,转身下了决斗台。

    延寿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的决斗台,他向来骄傲,没想到会输给一个不如自己的人。他没脸去看师父,也没脸去面对同门,恍恍惚惚往偏僻安静处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他在一处悬崖峭壁间停了下来。

    山涧的风,让他脑子慢慢变得清醒。越清醒,他就越觉得难堪,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期望,让宗门丢了脸。

    “哎,你蹲在这儿做什么呢?”云层中一少女御剑而来,她梳着飞仙髻,身上的流仙裙发光闪烁,不知加持了多少符纹在上面。

    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她身上的法衣,而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延寿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此人能在琉光宗随意御剑飞行,穿的法衣又如此珍贵,或许是琉光宗的某个身份比较高的亲传弟子?

    “你是元吉门的延寿小师侄?”少女从飞剑上跳下,鬓边的凤首钗微微晃动,延寿看着她白皙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偷偷往后退了一步。

    “再往后退,你就要掉下去了。”少女从收纳戒里掏出几颗灵果,塞到延寿的手里,“我听说你是从凡尘界来的?”

    延寿绷着嘴角点了点头,他知道修真界很多人瞧不起凡尘界出身的修士,但是对方他得罪不起,他不敢隐瞒。

    “真好。”少女往巨石上一坐,这么随意的动作,让她做起来,偏偏好看得不行。延寿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但是对方的容貌不过双九年华,想来是个比他还要厉害的修真天才。

    被云华门弟子打击之下,他心中的孤傲消散大半,再不觉得自己这点天分独一无二了。听到对方说“真好”,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凡尘界出身有什么好的?

    “现在的凡尘界如何?”少女扭头问他。

    延寿愣了愣:“我离开凡尘界时,还不满七岁,有关凡尘界的记忆并不多。只依稀记得大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母亲曾说圣上是个难得的明君。”

    少女点了点头:“那便好。”

    延寿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他不明白这位少女为何特意问起凡尘界,听到百姓日子过得不错时,还露出微笑。

    他仔细打量着少女,莫名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似乎在何处见过她。正欲开口问,他听到空中传来一声鹤鸣。

    “箜篌。”仙鹤背上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人,延寿仰头看向男人,若是世间有仙人,最好看也莫过于此了。

    男人看到他,朝他微微颔首。

    延寿忙拱手行礼。

    “你不是在观看席上看弟子之间的比赛?”少女从石头上爬起来,伸出双臂张开。

    注意到她这个动作,延寿有些不解,这是何意?

    下一刻,他就见男人从仙鹤背上飞下,拦腰抱起少女:“越发懒散了。”

    “还不都是你惯得。”少女伸手拉男人的耳朵,“惯坏了就要负责,知不知道,我的仲玺真人?”

    仲玺真人……箜篌真人?!

    延寿瞪大眼睛,见仲玺真人已经抱着箜篌真人飞身离开,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得见传闻中的真人,延寿才知道自己与二人差别有多大。

    当天晚上,他回到别院向师父请罪,哪知道师父并没有怪罪他,说那个赢了他的云华门弟子,仗着有仲玺真人指导他剑法,才能赢了他,让他不要放在心上。

    延寿终于可以肯定,师父对箜篌仙子虽然颇为欣赏,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云华门的讨厌。

    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可真复杂。

    那天晚上,延寿做了一个梦,梦到他还是六岁的小孩子,那是他离开凡尘界的最后一夜。父亲眼眶泛着红,牵着他的手来到祠堂,让他给列祖列宗磕头行礼。

    祠堂正中间,挂着一幅飞天仙女的画,画纸已经泛黄,不知修补过多少次。

    “父亲,画上的人是谁?”

    “那是老祖宗的救命恩人。”父亲看着画上的人,神情有些茫然,“族谱上说,一百多年前,大半国土遭遇疫病之灾。我们家的祖先带着年幼的妹妹命悬一线,是这位仙人的出现,才救了我们的祖先,还有天下百姓。”

    “她就是仙女庙中的仙子吗?”他问。

    “或许是吧。”父亲半蹲在他面前,“延寿,此去一别,你我父子恐永不能再相见。为父只盼你病魔尽消,安平一世。”

    “父亲……”

    延寿睁开眼,看着头顶的绣花帐,他终于想起,是在何处见过箜篌真人了。

    那个救下无数百姓的仙子,分明就是箜篌仙子。

    可是师父曾说过,凡事有天定,凌忧界的修士更是不能轻易插手凡间之事,箜篌真人究竟是抱着何等心态,去救的天下百姓?

    他终于明白,箜篌真人为何要说“那便好”了。

    他比不上箜篌真人的,不是资质,而是心。

    从那以后,他就常常打听与箜篌真人有关的消息。

    有人说,箜篌真人与她的道侣又发现了什么秘境。有人说,箜篌真人与她的道侣感情很好,整合了很多修道的经验,分发到了各大门派。

    还有人说,箜篌真人与她道侣一直没有飞升,是因为舍不得凌忧界的人。也有人说,修真界飞升的条件十分苛刻,但是两位真人把修行的经验与心得告诉了天下修士,这违背了天道,所以不让二人飞升。

    后来的后来,掌派大师兄因为修为不得寸进,辞去了掌派大师兄一职,他做了掌派大师兄。

    有一天,箜篌真人忽然来找他,说他们管辖的城市里,有一处秘境就要开了,她要去秘境赴一个约。

    再后来,他便再也没有见过箜篌真人与她的道侣,也许两人已经飞升了,也许两人还在游览天下。

    倒是云华门与琉光宗两个宗门里开始有人飞升,修真界许久无人飞升的魔咒,就这么打破。

    整个修真界,都有了新的希望。

    但是无论这两人在何处,延寿想,只要这两人在一起,就快活胜神仙。

    人生修行,修的是心,修的是身,修的是自己的道。

    道是什么?

    无非是一条通往幸福的路而已。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21397  
精华
帖子
765 
财富
20738  
积分
8083  
在线时间
12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17 
最后登录
2018-8-14 
喜欢这样欢快,有人情味的修真。
感觉月下蝶影写的真不错,不管怎样的风格都可以游刃有余。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8743539  
精华
帖子
财富
920  
积分
184  
在线时间
1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5-13 
最后登录
2018-8-1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