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年代好生活》作者:湖涂(正文完) - 91baby读书时间 - 新书热书 - 唯一官网论坛

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82 | 浏览:28021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八零年代好生活》作者:湖涂(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上辈子,因为爷奶将家里的钱都贴补给了养了儿子的二叔家里,苏敏一家子只能蜗居在村子里的老房子里,父亲更是因为没钱治病而早早的离开人世。?


意外而亡的
苏敏重生在了自己十三岁的时候。


这辈子,父亲还没有因为没钱治病而死去,母亲也是健健康康的,这个家还完整。


这辈子,苏敏决定,一定要改变家人的命运,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


PS:
简而言之,走上人生巅峰,成为白富美



《重生农村好媳妇》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1623-1-1.html
已有 2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yftd0723 + 10
cindyfan8858 + 10

总评分: 财富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一章 重生
    “长荣家的真是个不懂事的,她自己没本事生个带把的出来,让长富顶了他爸的工作又咋了,谁规定了这工作就一定要给老大顶了,还为了这事情回娘家去。要不是她这样闹腾,能让大丫头淋雨生了病?这又要费钱,刚从我这里拿了两块钱走了呢。”
  “妈,我刚还看着她拿了鸡蛋给自己闺女下面条呢,灿灿昨天要吃,我都没给他吃的。”
  门外堂屋里,传来一阵阵的抱怨声。
  苏敏在房里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眼睛打量着房内。入目的是土墙,房顶的横梁上满是破败的稻草,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霉味。房间墙角还摆着一个小床,苏敏认得,那张床她一直睡到了十五岁。
  不过后来二叔一家搬走之后,这老房子就给了他们一家子住,她也住到了堂弟苏灿的房间去了。
  一直到她爸得病走了,她妈受不了打击病重在床,为了挣钱,她带着她妈离开了这个地方去了外地打工,就再也没回来过了。
  没想到还能看见这床。
  “我这是怎么了?”苏敏摸了摸自己的脸,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感觉一阵的头晕目眩的。
  房门嘎吱一声响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了床上的苏敏,脸上一喜,赶紧端着碗走了过来,“敏子,你醒啦,好些没?”她将碗放到了一边,就过来摸苏敏的脑袋。
  苏敏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眼中充满的惊讶,“妈?”
  她和妈妈不是都死了吗,她们租的房子是危房,一场暴风雨,房子就塌了。因为是晚上,她们甚至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
  “敏子,你可终于好了。”孙秋芳看着自己的闺女,眼睛里不停的流泪。她当年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子,这些年也只这么一个闺女,不管别人咋想的,这闺女都是她的命根子。
  想着因为自己之前闹脾气,让自己闺女受了连累生了病,她早就愧疚死了。
  苏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孙秋芳,手上的温热提醒她,这不是一个梦,她妈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年轻了十几岁。
  这是怎么回事,她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还没有变粗,纤纤细细的。这分明是小姑娘的手。
  “敏子,我不闹了,那工作你爷爷给你二叔就二叔吧,咱不闹了。你别怪妈了,好不好?”孙秋芳边搂着自己的姑娘,边哭着。
  二叔?工作?
  苏敏脑袋里慢慢有了记忆。
  她十三岁的时候也生过一场病,那次就是因为,她爷爷把供销社的工作给了她二叔,没有给他爸爸,所以她妈孙秋芳就在家里闹了一次,为了这事情还闹着回娘家。结果路上下起了大雨,两人虽然又跑回来了,但是因为天气冷,又淋雨了,所以她当天晚上就发了高烧,一直烧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才好了。
  难道,她是回到了十三岁发高烧的时候?苏敏心里剧烈的跳了起来,担心自己是在做梦,她伸手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头,感觉到了一阵剧痛,她才真的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孙秋芳见她咬手指,心疼的给她摸着伤口,“你这傻孩子,咬自己干嘛?”
  “妈。”苏敏激动的抱住了孙秋芳。
  这一切都不是梦,是真的。她是真的见到了自己的妈妈了,这时候的妈妈还是健康的,没有受到后来贫病交加的折磨。
  孙秋芳被自己闺女这么一抱,倒是有些别扭起来,闺女都是十三岁大姑娘了,平时两人虽然亲近,倒是没这样抱着自己撒娇的。
  不过别扭归别扭,她这心里还是觉得高兴的。她笑着端起了桌上的碗筷,“赶紧趁热吃了,你不是一直想吃鸡蛋面吗。”
  苏敏低头一看,果然看着碗里的面条上卧着一个鸡蛋。
  孙秋芳赶紧催着她,“快吃吧,待会灿灿知道了,你就又吃不上了。”
  “嗯。”苏敏红着眼睛咬了一口。
  这时候家里没啥子佐料,也就是盐水煮面,苏敏吃着,却觉得比以后吃的任何事物都要好吃许多了。
  母女两人正说话,门外就传来了苏奶奶的声音,“天都要黑了,咋还不做饭呢?”
  孙秋芳一听,咬了咬牙,站着道:“你快吃,我先出去做饭了,你吃完了就再躺着好好睡一会儿,出了汗就好了。”
  见苏敏乖乖的点了头,她赶紧出了门去。
  门外还传来苏奶奶骂骂咧咧的声音。
  苏敏听了,狠狠的抓着被子。上辈子,就是因为她妈妈只生了她这一个姑娘,爷爷奶奶就偏疼二叔一家子,她爸妈种田种地的挣的钱,都被两老给了二叔苏长富去镇上盖了房子,结果他们一家人挤着这个老房子过日子,甚至连她爸生病之后,都因为没钱看病,才早早的病逝了。后来她和母亲为了生活,离开老家去了城里打工,却因为没啥子学历,又是农村人,所以工钱不多。那时候她妈又病着,一直攒不了钱,两人才住在便宜的危房里面,才会有哪样的祸事。
  这辈子,她一定不能再让爸妈重蹈覆辙。
  苏敏虽然心里有事,但是身上还生着病,知道自己要是不养好身体,爸妈在这个家里就更难做了。她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愣是捂出了一身汗来。
  天黑的时候,外面已经摆起了桌子了。
  门嘎吱一声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她的父亲苏长荣。
  此时父亲苏长荣还没有被生活压得驼背,背脊还是直的,虽然瘦了些,但是很有精神。苏敏看着眼前的父亲,上辈子的怨气一下子就没了。“爸。”
  上辈子她是真的怨过父亲的,怨着他没用,被爷爷奶奶欺压也不反抗,也没有给她和母亲好的生活,导致他们过的那样的贫困。可是直到父亲死了,她才知道,所有的怨恨,都比不上一家人在一起来的重要。
  苏长荣在外面劳作了一天,一回来就赶紧来看闺女,本来以为闺女又要像之前那样讨厌他的。没想到现在竟然主动的喊自己了,心里一喜,憨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敏子,咋样了,脑袋还晕不晕?”
  “不晕了。”苏敏红着眼睛摇了摇头,眼神近乎贪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爸。”
  “哎。”苏长荣脸上笑容更灿烂了,“要是不晕了,就出去吃饭吧,我今天在田村子里田里抓着一条鱼了,晚上能有鱼吃呢。”
  “长荣,干啥呢,出来搬桌子了。”外面苏老头喊了起来。
  苏长荣赶紧起身去外面帮忙摆桌子。
  苏家三个儿子一个闺女,小闺女苏兰长的漂亮,嫁到了镇上去了。三儿子读了大学,在外面成了家。老大苏长荣和老二苏长富都在家里过日子,因为没有多余的房子,所以一家人挤在一起,没有分家。平时家里的收入都是老两口收着,吃饭也是在一起。
  苏敏穿好衣服出了房门的时候,外面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了。
  孙秋芳端着一盆子饭走了进来,看着苏敏出来了,赶紧把饭放到桌上,招呼她道:“敏子起床了,赶紧过来吃饭。”
  “真是半大的孩子饿死爹的,下午才吃了鸡蛋面的,晚上就饿了。”苏敏正要过去,旁边苏长富的媳妇李玉兰就怪声怪气的说了起来。
  孙秋芳一听,脸色都变了。苏敏倒是没理会,直接走过去拉着孙秋芳坐到椅子上吃饭。
  坐在她边上的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听了这话,立马撅着嘴道:“我也要吃鸡蛋面,凭啥她能吃,我没吃的。”苏敏记得,这正是二叔苏长富的儿子苏灿。
  “吵啥子呢。”李玉兰拍了苏灿的脑袋,“人家那是有那种命,你有吗,赶紧吃鱼。”她边说着,边拿筷子夹了一大块鱼肚子肉放到了男孩碗里。
  苏奶奶一张风干的脸立马皱的厉害了。“他要吃就吃,你打他干啥的?”
  说着又把剩下的鱼肚子肉嫁给了苏灿。
  孙秋芳看着碗里不多的鱼肉,也伸了筷子给苏敏夹了一筷子。
  苏奶奶的脸一下子垮下来了,“吃了个鸡蛋了,就被吃了,灿灿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这个做姐姐的抢啥子。”丫头片子,吃了也是给别人家吃的。
  苏敏看着老太太,还是如记忆中的一样,一张脸对着外人倒是和和气气的,对自己的孙女却没个好脸色的。就因为她是女孩子,就被他们认为是赔钱的丫头片子。
  想到上辈子的委屈,她紧紧的捏着筷子,咬了咬牙,又当着苏奶奶的面夹了一筷子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这是干啥,我这刚说了,你这还来劲了是吧。”苏奶奶干脆放下筷子,一张尖瘦的脸上满是愤怒。
  旁边的苏老头也不高兴道,“长荣,你这做爹的真是该好好管管家里的丫头片子了,这是啥态度?”
  苏长荣听了心里,为难的看了眼已经板着脸的孙秋芳。他到底还是没说啥子。想想这鱼还是自己抓的,自己闺女吃一点,就都不乐意了。这都是些啥子事情嘛。
  苏敏倒是没管他们怎么说,怎么想,只自己大口的吃饭吃菜。
  看着她这个样子,老太太气的不得了,指着孙秋芳道:“看看你这养的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都十三岁了,还这样不知道疼小的,我看这书也别读了,在家里干活得了。一个丫头片子,读了书也是给人家读的。”
  “妈,敏子吃口鱼又不是啥子大事情,以后我注意点,再抓就是了,你就让大伙好好的吃顿饭吧。”苏长荣脸带祈求道。
  孙秋芳也护着自己闺女,“敏子才生了病,吃点东西补补都不成吗?”
  “哼,你还有脸说她生病的事情。”苏奶奶终于找到了由头了,冷着一张脸瞪着孙秋芳,“老头子把工作给长富,你就这么不高兴,还闹得要回娘家去?要不是你这样闹,敏子能生病?”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二章 重男轻女的苏奶奶
    孙秋芳听了老太太这话,脸上又青又白的,她一下子没忍住,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她看着老太太道:“妈,你说个良心话,当初长荣在砖瓦窑里的活计,是不是你说的让给长富,说以后爸的工作给长荣。”
    她说完用手背擦了眼泪,继续道,“你和爸开了这个口,我们可啥子都没说的。这几年长荣老老实实的在家干活,就等着爸从单位下来,能够顶上去的。现在好不容易爸这边要下来了,咋又让长富顶上去了?”
    “我是说过这个话。”苏奶奶脸一板,却一点愧疚也没有,反而理直气壮道,“我当时也不知道公社的砖瓦窑这么快就解体了,长富现在不是也回到家里种田了吗。再说了,你这身子也不能生了,以后就大丫头一个闺女,你们要工作能干啥?长富顶上去了,以后还能传给灿灿,这还是我们老苏家的。”
    “不是我说啊,大嫂,要是你们有个儿子,我这二话不说的,绝对不和你们争这个的。”苏长富抿了一口酒小酒,也开始插话了。“我和我哥这是啥子交情啊,咋能和你们抢,你们说是不是?但是咱也要为了这老苏家着想的。要是大哥顶着了,以后就算想传给灿灿,这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白白的浪费了一个指标了。”
    “就是,不给灿灿,难不成还给人家女婿啊。”李玉兰撇了撇嘴,怪声怪气的说了一声。
    苏敏见着眼前这熟悉的情景,曾经都少次,就因为自己是个女孩,所以爸妈被说的无力反驳的。难道自己第二次生命了,还要因为这些人毁掉吗?
    不行,坚决不行!
    只是现在,她啥子也不能说。
    她必须先一步步的改变这个局面,首先,要说服爸妈离开这个家,要不然以后还得一辈子被这些吸血虫给洗干净了血。
    这顿饭,孙秋芳没怎么吃,只吃了几口,就进了屋里了。
    苏敏赶紧跟上去安慰。
    身后还传来苏奶奶和李玉兰挖苦的声音。
    母女两刚进屋,苏长荣也进了房间,脸上满是无奈。他看着自己媳妇倒在床上哭,心里也是着急,“秋芳,你就别往心里去了,我妈那就是那个性子的。”
    苏敏拿了手帕给孙秋芳擦脸,听着自己爸还说这样的话,气道,“爸,我妈都忍成这样了,你还让她忍着吗?这又不是这一次了,以前没事都这样,就因为我是个姑娘,我妈就得受这个委屈吗?”
    她从小到大都没想明白,为啥子自己妈就因为生了个闺女,就被所有人瞧不起的。
    苏长荣也觉得愧疚,但是更多的还是为难,“哎,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一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能吵架,你们说是不是?”
    孙秋芳从被窝里抬起头来,道:“要是你爸妈实在这样嫌弃我,咱们就离婚吧,你另外去寻个女人给你生儿子,我自己带着敏子出去讨饭去。”
    “你这说的啥子胡话的。”苏长荣走过来,一屁股坐到床边上,看着孙秋芳道,“都过了这些年了,没必要为了这些事情去吵架的,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多好啊。”
    苏敏听着这些和稀泥的话,心里埋藏的一股股的怨念也忍不住了,她握着拳头,哭道,“爸,你说说,这日子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下去,以后可咋办?你和我妈一分钱都没,再过个几十年,二叔过的啥日子,你过的啥日子,你都没想过吗?现在谁家里没存钱盖房子的,咱家有钱吗?就连我现在能不能读书的,还得看我奶的想法,她不掏钱,我这书都不能念了。”
    苏长荣听着这话,也开始沉默了。
    孩子的学费不贵,但是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个问题。
    苏敏见着两人都没说话了,又继续道:“你们看三婆家的两个叔叔都搬出来自己过日子了,各家过各家的,自己存钱想干啥都成,咱们家为啥就要在一起过日子啊。我都这么大了,还和你们挤在一个房间里,以后我长成大姑娘了咋办?”
    “哎……”苏长荣叹了口气,“这都怨我,现在也没个能力盖房子。咱们要是搬出去了,外面没房子,咱住哪里啊?”
    苏长荣早些时候也想过出去单过的,但是他是老大,不好提这个口,免得老人说他不想养老。而且家里也没多余的房子,搬出去了,能搬去哪里?
    “搬去城里去。”苏敏坚决道。反正就算出去睡桥洞,都比在这家里的好。凭着自己爹妈的勤劳,就不担心活不出个人样来的。再苦再累的,只要咬咬牙,就能挺过去了。总比在这里没有希望的活着的强。
    “你这真是胡话了。”苏长荣摸了摸她的脑袋,“咱们在村里都过不下去了,还去城里,这不是闹笑话吗?唉算了,你还小,别为了这些事情担心了,赶紧去打水洗了好好上床休息。”
    说着又对孙秋芳道:“我知道你委屈了,可是这没法子,那工作是爸的,他不乐意给咱们,咱们抢了都没用。别气坏身子了,嗯?”
    孙秋芳没说话,自己翻了个身看着墙里面。
    苏长荣看着她这个样子,叹了口气就起身出了房了。
    苏敏见着一个出门了,一个直接趴在床上生闷气了,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下去了。她自己倒是经历了上辈子,知道未来会咋样,但是爹妈都不知道。她现在年纪又小,说的话他们也不当真的。
    她干脆一下子坐到床上,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看着破败的屋顶,她就想起了上辈子在这个房子里度过的无数孤苦的日夜。
    不成,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她得想法子让爹妈来狠一次,赶紧拿着钱离开这个家。
    虽然闹了这么一场,第二天孙秋芳还是和苏长荣早早的就下地干活去了。家里的人口多,田地也分的多。两人出门的时候,嘱咐苏敏上学早点回来。
    苏敏听了这话,才记起自己现在还是在读书呢,上镇上的初一。
    苏灿出门的时候,当着苏敏的面拿着鸡蛋咬了一口,得意洋洋的走了。苏奶奶还跟着在后面嘱咐他路上小心。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苏敏还是羡慕嫉妒的,现在她都看开了,不疼爱自己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疼爱自己的。
    她收拾了书包,喝了碗粥,也赶紧去了镇上了。
    这个时候镇上还不热闹,只几户人家在两边的马路上做了房子,供销社在镇上的正街的位置,她爷爷苏根生在里面上班,大家都喊一句苏老头。
    苏敏经过供销社的时候,看着他爷爷正在和供销社的负责人说着好话。她不用过去也知道,这是准备把工作说给二叔苏长富的。
    她看了一眼,就直接往学校去了。
    反正就算这工作说给二叔也一样的,这供销社没多久也要没了,二叔一家子后来要不是靠着家里的钱在镇上做了房子,也不可能在镇上开了铺子过日子了。
    认真说起来,她二叔苏长富的运气实在不咋地,当初抢了她爸在砖瓦窑的工作,结果没做两个月,砖瓦窑就解体了。如今又抢了这供销社的工作,也过不了一两年的要关门了。
    但是他偏偏养了个儿子,所以她爷奶拼死拼活的把一家人的运势给了她二叔了。
    到了学校的时候,苏敏还是觉得陌生。已经好多年了,她初中还没毕业呢,就因为她爸生病了,所以辍学回家了。算起来都二十年了,如今走到校园里,她竟然一个都认不出来了。
    问了一个学生初一在哪边之后,她赶紧就去了教室里。
    教室里还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她迷迷糊糊的走了过去,也不知道坐哪个位置的,问了一个同学,才在人家怪异的眼神中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时候老师排位置倒是没按着成绩来,她成绩虽然不错,但是坐到了靠窗户边的位置上。
    一坐到位置上,苏敏就翻看自己的课本了。
    除了语文之外,数学竟然完全不懂,英语更是一窍不通。更别提其他的课本知识了。
    “哎,苏敏,听说你生病了,好些了吗?”一个小姑娘凑过来过来,扎着两儿麻花辫儿,蜡黄的脸上笑眯眯的。
    苏敏转头看着她半天,这才认出,这人是自己初中时候最好的朋友廖招娣。
    她记得,廖招娣也是初中没读完就走了的,不过不是辍学,而是去了城里。廖招娣的妈妈长的漂亮,但是生了三个闺女,愣是没成出一个儿子来,廖招娣的爸为了这事情经常在家里打人,她妈受不了了就闹离婚,走的时候,就只带走了廖招娣这个小女儿。不过后来听人说,廖招娣的妈去了城里给人洗盘子,竟然认识了一个城里的男人,就带着廖招娣嫁人了。
    后来她们就再也没见面了。
    “苏敏,你咋不说话啊?”廖招娣睁着眼睛看着她。
    苏敏笑着点头,“我都好了。”她看着廖招娣,如果没记错的话,廖招娣就是初一的时候走的。
    廖招娣坐在椅子上翻了翻书,叹气道:“我爸妈今天又吵架了,还是为了弟弟的事情,你说咱这女孩子就这样差劲吗,家里就非得要生个男娃的。”
    平时两个人都是因为重男轻女的事情在家里受委屈,到了学校里来了也习惯了互相倾诉一下。
    “这是老一辈根深蒂固的观念,咱也没法子。只能等咱们以后出息了,才能让他们看重的。”不过那个时候,估计她也不在乎了。
    苏敏看着窗外,封闭在这个小村子里,才会觉得这种不被爷奶重视的感觉是多大的事情一样。其实走出去了,看到外面的广阔之后,这点事情真是屁大点事的。
    廖招娣见她今天没精神,也没有继续吐苦水的。她想着,今天回去之后,希望爸爸的气消了,不要再在家里打人了。
    上午的课程结束之后,苏敏发现自己就像是听天书一样的。
    如果要抓起这些课程,可需要不少的时间。上辈子她没读多少书,心里一直是有遗憾的,这辈子她想好好读书,读大学。
    不过现在这个不是最紧要的,现在必须先让爸妈离开那个如狼似虎的家,开始新的生活。
    等生活稳定之后,她再开始好好的学习。
    收拾了课本之后,苏敏就赶紧背着书包回家了。今天,她决定做一个坏小孩。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三章 我们一家人搬出去住
    中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才到了家里来了。
    家里人正在吃饭,桌上已经没有多少菜了。
    苏奶奶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也没说话。倒是旁边苏灿仰着脖子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鸡蛋,圆润的脸上笑着满是得意的。
    苏敏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禁相信了那句老话,三岁看到老的。苏灿现在这个样子,和以后那个把爷奶打的到处躲的样子,不是如出一辙吗?
    孙秋芳见着她回来了,赶紧起身拉着她进了厨房里。
    “来,刚给你留了饭菜了,赶紧吃了去上学去。今天脑袋还疼吗?”
    走了山路,苏敏也确实额的前胸贴后背了。她把斜跨的布书包往椅子上一放,就端着碗大口的吃了起来了。
    “哟,我说这怎么回来了都不上桌子,原来是大嫂偷偷的藏了饭菜了。刚刚我们灿灿就说今天的菜咋这么少呢,原来都藏起来了。”
    李玉兰端着空碗从外面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气愤和挖苦。
    她这么一喊,屋里的苏奶奶就过来了,看着苏敏碗里装着的饭菜,脸色也变了,对着苏秋芳道:“这饭菜怎么不上桌子的,大家都不吃,留给她一个人吃了?”
    孙秋芳一听,也觉得委屈了,“妈,我这不是每个菜都夹了一点吗,敏子上学也辛苦,回来了不能连个热菜都吃不上啊。”
    “上学辛苦就别上了。”苏奶奶冷哼一声。她早就觉得丫头片子不该上学的,学啥子字,在家里干活才是实实在在的。以后大了嫁出去了,这闺女不就白养了吗?
    “凭啥不上?”苏敏吃了几口饭也来力气了。以前她是如何也不敢顶嘴的,但是今天她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的反抗一次了。
    “我爸妈天天累死累活的给家里干活,一分钱都没见着,我这上个学一年也就几块钱的事情,咋就不让上学了?”
    “你这个丫头片子,你这还顶嘴了。”苏奶奶一听,一巴掌就要打下来了。
    苏敏赶紧躲开了,见着苏奶奶过来了,她赶紧跑出了厨房,对着堂屋里喊着,“爸,救命啊,我奶要打死我了。”
    喊完了发现苏奶奶没追出来,回头一看,才看着自己妈正拦着老太太,二婶李玉兰在边上拉着自己妈。她赶紧跑过去帮着拉扯李玉兰,一时间,几人拉扯成一团。
    堂屋里吃饭的人听着动静,都跑了出来了,苏长荣跑在第一个,见着自己媳妇正和自己老娘拉拉了扯扯的,弟媳妇又在一边拉着老娘,闺女还在一边拉扯一边哭喊,顿时急的不得了。
    “这是干啥啊,赶紧放手,别打了。”苏长荣赶紧过去拉人。
    苏奶奶见他拦着自己,气的一巴掌就拍了上去,直接把苏长荣的脸打的一声脆响。“你个兔崽子,翅膀长硬了,不知道当初我养你多艰难了是吧。现在还对我动手了。”
    苏长荣被这巴掌打得懵了。
    “长荣,你咋了?”孙秋芳看着自己男人被打,顿时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拉着人站到一边,去看他的脸。
    苏敏也在着急的跑过去,看着自己爸直愣愣的样子,有些吓着了。她原本想着大家吵一架,趁着这个机会鼓动爸妈离开这个家的,可没想到动手打架啥子的。
    孙秋芳也急的掉眼泪,“长荣,你咋了啊?”
    “我没事。”苏长荣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他这辈子不是没挨过打,但是长这么大了,还被当着大伙的面被打了耳刮子,却还是第一次。看着妻女担心焦急的模样,再看看旁边兄弟和爹妈一副生气的模样,他这颗心也是压着沉沉的。
    “大哥,你刚刚干啥对妈动手啊,大嫂也是的,敏子犯了错,妈打一下也是该的,你们这样宠着孩子干啥啊?”苏长富一脸苦口婆心的教育着苏长荣两口子。
    苏奶奶听了,掐了把鼻涕,哭道,“我这真是命苦,辛辛苦苦的给拉扯大了,还以为养个儿子能养老的,结果愣是只生了一个闺女,现在还为了一个丫头片子打我的,我这真是活着没意思了。”
    苏老头听了也是生气,“长荣啊,赶紧给你妈陪个不是,还有敏子,得管教管教的,自从生了这场病之后,就越发的不懂事了。”
    苏敏听着这一边倒的欺压自己爹妈的情景,上辈子带来的怨气是压也压不住了,她瞪着眼睛道:“凭啥赔不是的,为啥我不能吃饭,不能上学,我爸妈又不是没给家里干活的,你们凭啥子这样对我们。以前的地主对长工都没这样呢。你们这还当我们是一家人吗?”
    “你还敢顶嘴的!”苏奶奶听了就要过来打人。
    孙秋芳赶紧把苏敏护在怀里。她自己受委屈不要紧,但是不能让闺女在自己面前挨打的。
    苏长荣也挡在了自己的妻女面前。
    苏奶奶见她还护着苏敏,顿时气的咬牙,“好啊,你们这大了就不懂事了是吧,也不管教孩子。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该生你,生了也直接扔到尿桶子里淹死的。”
    苏长荣一脸的疲惫,他狠狠搓脸,“妈,敏子到底做错啥子了,你咋老是要打她?”
    李玉兰走过来冷笑道,“大哥,这事情还得问大嫂呢。咱们吃饭菜都不够的,咋还给敏子单独留饭菜。她读书辛苦,咱们做事就不辛苦了?妈说了两句,敏子朝着妈大吼大叫呢。”
    孙秋芳听了这挑拨离间的,气红了眼睛,“李玉兰,你少胡说八道的,桌上的饭菜,你难道吃的少了,凭啥子你能吃,我闺女吃一点就要被说的。灿灿还单独煮了鸡蛋呢,你咋不说这个?”
    “她能和灿灿比吗?”苏奶奶插嘴道,“她一个丫头片子的,还想吃鸡蛋的。前几天看病都不该看的,丫头命贱,自己都能好的,非得费那个钱的。你有本事,你也生儿子出来,我也让你儿子吃鸡蛋的。”
    “妈,你不要说了。”苏长荣在边上痛苦的抱着脸。这些年这些话听着太多了,一次听着比一次难受的。
    孙秋芳也是气白了脸,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她哭道,“别说生儿子了,我这辈子就敏子这一个闺女,能儿子我也不生!”
    “你不生?你不生就别和老二家的比!”苏奶奶狠狠的朝地上唾了一口。
    苏敏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恨的不得了,她吸了一口气,憋住了气道:“奶,你说丫头命贱,那你也是丫头,你是不是也命贱啊?你这瞧不起丫头,你咋没瞧不起你自己的?”
    “你这个死丫头,我非得打死你的。”苏奶奶听着脸色大变,提着扫帚就过去打。
    苏长荣这次不敢拦着,只能抱着自己妻女挡着,忍受着身上的一下又一下的打骂。
    苏敏被爸妈抱在怀里,动弹不得。她狠狠的往外面钻,想要钻出去和老太太拼了。这日子她不过了,死了也绝对不再过上辈子那种日子了。凭啥子他们都能过的那么好,自己一家子却要过的那样的凄苦!
    老太太打了好多下,才被苏长富给拉开了。
    老太太一走开,苏长荣才放开了妻女。
    苏敏从孙秋芳怀里钻了出来,拉着苏长荣哭道,“爸,我求你了,搬走吧,我们出去讨饭吧。我不想过这日子了。”
    孙秋芳见着自己闺女这个样子,心里也是难过的不得了,她走过去抱着自己的闺女,“长荣,我带着闺女回娘家去住几天的。”
    苏老头一听这话,怒声道:“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你回娘家干啥的?家里的活都没人干的。”
    孙秋芳心里气的不得了,看着还没表态的苏长荣,又看着眼中满是绝望的孩子,她心里像刀割一样的。这个家还真的呆的下去吗?
    她正犹豫着,就被苏敏拉住了袖子。
    “妈,我们走好不好,爸不走,我们自己走,好不好?要不然,我真要被奶奶打死了怎么办?”她不能再看着母亲病痛缠身,贫病交加的样子了。
    苏长荣听了,心里一痛。伸手拉住自己闺女的手,“咱们一家人搬出去住。”
    苏敏一听,心里一震,看向苏长荣道,“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苏长荣点点头。
    他自己能受委屈,但是孩子不能。
    “长荣,你这是啥意思的?”苏老头一双老眼满是愤怒的瞪着自己的大儿子。
    苏奶奶也道:“就是,这日子过的好好的,干啥要搬出去住的。咱们家可没地方给你们住了。”
    苏长荣也知道,这搬出去了就一无所有的,不过如今媳妇和闺女都这样了,他要是还不走,就真的对不住她们了,“我自己出去搭个草棚住。”
    “那家里的地咋办?长富要去镇上上班了,我一个人整不过来的。”
    苏敏知道她是想让自己爸妈做白工的,担心自己爸一时糊涂了,赶紧道:“当然是各家做各家的了,咱家三口人,要分三个人的地儿,你们的地自己种呗,难不成还要我爸妈养你们啊。”
    她这话挑明了说了,李玉兰顿时有些心虚的。老大一家子搬出去了,她这也宽敞,但是家里的地没人种了也不成,本来想着让老大一家子搬出去住,地还照样种着,自己这边也没有坏处的,没想到这丫头片子竟然直接挑明了说了。
    本来苏长荣觉得地谁种都一样的,反正只要家里有收成有饭吃就成了,但是现在被自己闺女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自己这样继续种下去,也不妥了。长富也是成家的人了,干啥要自己和媳妇养着?
    孙秋芳就更不乐意了。这些年她忍气吞声的,也只是因为没给苏家生个儿子,再加上甚至坏了不能生了,所以底气不足。如今要搬出去自己过日子了,生不生儿子也不关他们的事情,干啥还要帮着养人的。
    她道:“我们搬出去了,咱们的地也要分了。各家过各家的,好赖都自己过。”
    “这可不行,玉兰一个人种不过来的,以后家里哪里来的收成?”苏奶奶这算盘也打起来了。大儿子一家出去了,每年收成不给自己这边了,老二家的这边地没法子种,没啥子收成,以后咋存钱啊。孙子以后要读书,要娶媳妇,这可都是钱啊。
    苏长荣听着这一字一句的都是为了老二长富一家考虑,心里也是越发的憋闷了。以前在一起吃住的,还没觉着吗,只看着老人家偏疼孙子也就罢了。没想到这一闹着分家,老太太这能算计的这样清楚的。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四章 总算是分家了
    苏奶奶见自家大儿子犹豫了,以为自己这说话有用了,继续道,“长荣啊,现在你们弟兄几个,你和长贵都生的闺女,你媳妇不能生了,长贵是单位的只能生一胎,咱老苏家可就只剩下灿灿这个独苗苗了,你可不能不管啊。”
    这话苏奶奶以前都没说过,倒不是说她不想说,而是觉得这事情是明摆着的。养儿子不就是为了生孙子吗,儿子生不出孙子来,还不如孙子呢。
    她说这话说的理直气壮,脸上也是坦荡荡的,苏长荣听了却觉得难受。
    都是一家人,一家子兄弟的,爹妈就因为自家没儿子,就偏心偏成这个样子了。
    以前老太太没说,这一家人这么过日子,他也没觉得啥子不好的。但是现在说的这么明白了,以后要是再在一起,他心里也不服气了。
    不管咋样,自己挣的,当然要给自己姑娘了。要不然以后姑娘吃啥喝啥的。他和媳妇整天在田里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不就是为了家里人能吃饱穿暖吗,结果临了了,自己闺女却没吃的。
    “妈,我都这么大了,闺女也长大了,这分出去也是应该的。你说我们没生儿子,那这房子我们也不争,但是这要是一直在家里,孩子受这个委屈,我这做爸的不能这么干。”想通了之后,苏长荣也不傻了。他这人看重感情,但是最疼的,自然还是自家闺女的。
    苏奶奶听他这么说,顿时气的脸色发青,“长荣,你咋这不懂事呢?”
    “才不是我爸不懂事呢,”苏敏插嘴道,“我爸平时这么辛苦,现在工作没指望了,以后还得帮着我二叔家里干活,咋啥子好处都给我二叔他们得了的。奶,你去问问我三叔和我姑,看他们愿不愿意这么干的。”
    “你个小兔崽子,没你说话的份儿。”苏奶奶狠狠的瞪了一眼,倒是没过来打了。
    孙秋芳对着苏长荣道,“今天都闹成这样了,要是留着,以后家里还得闹,长荣,你得表个态,要是你不愿意走,我就带着敏子走。”
    “反了反了,你们这是都闹着要走,让人看笑话是不是啊?”
    苏老头也气的狠狠的跺脚。
    苏长富赶紧劝了苏老头几句,又对着苏长荣一脸的痛心道,“大哥,你咋这样糊涂,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这干啥子要和我算的这样清楚的。你们没房子,出去了住哪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当弟的赶你出门呢。以后咱们一家子不是成了笑话了?”
    苏敏听着二叔苏长富说的这样虚伪的话,想着他上辈子就是这样虚伪的拿走了家里的积蓄,在镇上盖了房子,记过自家爸爸生病了去借钱的时候,就苦着一张脸哭穷的。那样的无情无义的,眼下怎么能装的出这样的样子。
    她虚笑道,“二叔,你这时候说不和我爸算清楚,那以后我爷奶百年之后,你是不是也能说这话的。我爷奶哪里的钱,指定是给你的,你以后能分给我爸?”
    “你这咋咒你爷奶呢?”苏长富脸色也变了。
    此时正是中午的时候,村子里好多人都来看热闹了。
    大家围在周围看着,见一家人在吵架,有些也过来打招呼问这事情。
    隔壁的三婆听了孙秋芳哭着说了这些事情之后,也是劝着苏奶奶,“长荣一家子都成家了,孩子也大了,这住在一起,你们也挤着了。还不如出去单过,反正都是在一个的村子里也不远,以后也不愁照顾不到你们。”
    旁边也有几个村子里的媳妇帮着劝着,“是啊,这村子里谁家兄弟多的不是分出来住的,你们这一家人住在一起也不方便,我看搬出来也好,以后盖了大房子再搬回去的。”
    “是啊,长荣想搬出来就让他搬出来的,这一家人,干啥闹僵了。”
    苏奶奶听着村子里的人都这么说,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她也知道自己这做法在村子里不大一样,可是也没有别家和她们家的情况一样啊。别人家里,就算生了丫头,但是好歹以后还能生儿子的。可是自家这大媳妇,以后就这么和一个闺女的,分出去了,以后也没人接他们的门户啊,这不是白搭吗。而且还得便宜了外姓女婿,这多不值当啊。
    当然,这话她也不好当着大伙的面说出来,只能一口气憋在心里,心里愣是把老大一家子气到心里去了。
    还是苏老头爱面子,见着大伙都在议论自己家里的事情,也不好继续因为这事情闹了,只好妥协道,“既然长荣要走,那咱也不拦着。不过这以后也是一家人,要是家里有困难的,也得过来帮衬一下。”
    苏长荣见他们同意了,心里一松,自然也不反对这个要求了,“这个是当然的,都是兄弟,我也不是和长富断绝关系的。”
    苏敏一听事情能行了,又见自家老爹完全忘了分家的具体事宜了,担心错过了这个时候,进屋后两老又要赖账,赶紧道,“爸,咱这虽然不要房子,可是我读书要钱,咱过日子也要钱。你们手里有钱吗?咱家之前卖粮食的钱,都给我爷奶了吧。”
    她这一提醒,苏家两老包括苏长富两口子都脸色不好看了。
    苏奶奶唾了一口,“你这个丫头片子,大人的事情你插嘴干啥子。”
    孙秋芳道,“敏子说的没错,我和长荣不抢房子,但是该我们的那一份,我们也不能算了。要不然以后我们出去吃啥啊。”
    反正该多少钱,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数。
    李玉兰气的不得了,道,“我说嫂子,爸妈还在,你们这就要他们的养老钱了,这也太着急了吧。”
    “李玉兰,你少放屁!”孙秋芳气道,“爸妈现在还能给你们干活,也用不着这笔钱,可是我和长荣要是没这笔钱了,以后两口热乎饭都吃不到的。反正该我们的那份,我们得拿着。”
    “长荣,你这也这么想?”苏奶奶不问孙秋芳,直接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苏长荣心里当然是想把自己的那份给拿过来的,但是想了想,觉得这样算的干干净净的有些伤感情,干脆道,“给我们一年的生活费,之前那些钱,咱们就当孝顺爸妈了。”
    孙秋芳一听,瞪着眼睛看着苏长荣,咬了咬牙,愣是没说啥子的。
    苏敏也对这个事情不大高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自家这边让了一步了。不过这辈子她爸还没有经历过上辈子的那些事情,估计也还是狠不下心来的。
    苏长荣能够退一步,苏奶奶和苏老头再不高兴,也不好不给的。要不然到时候村子里的人说闲话的,自家孙子以后名声不好。
    苏老头道,“先进屋再说吧。”
    李玉兰听了两老听了,不高兴的撇了撇嘴,又拉了苏长富的袖子,小声道,“爸妈这是啥意思啊。”
    苏长富狠狠的吸了口气,“进屋再说,”本来还准备今年去镇上做工之后,在镇上去盖房子的,现在这一闹的,还不知道钱够不够。要是晚了,那边没啥子好地基,以后就没这好机会了。
    想着这个,他就肉疼的。
    进屋后,两边的人脸色都不好看。
    孙秋芳让苏敏去上学,苏敏摇头道,“妈,这事情不解决,我心里也没心思上学,而且要是咱们分家了,我这学也不好上,你就让我在家里看着吧。要不然我在学校里坐着都难受的。”
    见着自家闺女一边说着要哭,她道,“算了,就留下来吧。”
    苏老头每年都有算账,进账多少,他这心里都记着清清楚楚的。不过这次分家,却没拿出账本来。
    “长荣一家三口也花不了多少钱,这几年家里也没存多少钱,按着你们一个月十块钱,我给你们拿一百二十块。你们之前用的盆子和桶都拿走,还有碗筷啥子的拿几个走。家里那口旧锅也给你们。”
    苏敏听了他算了这笔账,狠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她知道,她二叔当初在镇上盖房子,花了足足三千块钱的。眼下分家,竟然只给自家这边一百二十块钱。
    她看着自己爹妈,“爸妈,一百二十块很多吗,我上次听爷奶咱家有好几千呢,几千应该很多吧。”
    孙秋芳当然知道自家这些年存了多少钱的。光是每年卖庄稼,都有大几百块钱。家里这些年过日子也节省,不说几千,一千多是有的。现在分家才这点钱,她这心里自然不服气的。
    “我们出去了,一百二咋过日子?我和长荣虽然不争抢,但是这钱也不能这么算吧。”
    “那就不分家。”苏奶奶斩金截铁道。
    苏长荣脸上也不好看,心里更是凉了半截。但是如今自己也开了口只要一年的生活费,一百二不多,但是节省点,后面边再种地,这日子也能过下去的。
    今天闹腾了这么大,家里都不好看,再闹下去,一家人也要闹的散了。
    他吸了口气,道,“就一百二,咱明天就出去找房子。”
    “长荣。”孙秋芳皱着眉看着她。
    苏长荣道,“咱两都能干活,只要有手有脚的,不担心饿死。”
    孙秋芳听他这么说,只忍着这口气了。
    苏敏心里虽然不服气,但是也知道自己现在年纪小,说的话是没啥子分量的,再吵下去,大家也觉得是自己一个小孩子闹脾气,大不了又是一顿骂,也起不来作用了。
    拿了苏老头的钱之后,苏长荣两口子也不下地了,开始去房里收拾东西。
    苏敏也跟着一起进了房里,把房门给关上了。门外,还传来苏奶奶和李玉兰抱怨的声音,夹杂着锅碗瓢盆碰着叮当响。
    苏敏听着,自己收拾自己的行李,眼里却有些热乎乎的。
    不管咋样,这辈子总算是分家了,只要出去了,就不会走上辈子的老路了。她不能让爸妈留在村子里继续的吃苦,必须要去城里,这个时候的城里,可别农村的机遇要多的多。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五章 投奔姥姥家
    晚上一家子人气氛都很凝重,孙秋芳下了一锅面条,自己端着到了房里吃。苏敏也不想看到苏家其他人,自己端着碗进了屋子。只有苏长荣不想弄的太僵了,在堂屋里跟大家一起吃饭。
    房间里,苏敏几口就吃完了面条了。看着孙秋芳一脸没胃口的样子,知道她是在为生活发愁。
    明天就要搬出去了,没房子住,钱也不多,这地里的庄稼这一年的也只能分点口粮,明年分了自家开始种了,才能算自家的。
    这一年,可算是要过的十分的节省了。
    苏敏干脆把碗往旁边的破桌子上一放,“妈,咱们以后咋办,你和我爸爸想好了吗?”
    孙秋芳正愁着这事情,听着自己闺女问,笑道,“你别担心,我们有分寸的。”
    苏敏知道这是骗人的。自家没钱,能有啥子打算的。她道,“妈,咱们去城里吧,我在镇上读书的时候,听人说城里人老有钱了,遍地是钱,只要咱勤快点,这日子也不差的。”
    孙秋芳听她这么说,笑道,“你这说啥子傻话呢,那城里哪里是咱们农村人过日子的地方,听说喝口水都要钱呢,咱去了,一百块钱能管啥子用。我和你爸又没手艺,找工作都没人要,去了就真是饿死了。你别担心,我和你爸已经想好了,先在村子里找房子,要是找不着,就先去你姥姥家里借住几天,这日子总能熬过去的。”
    “妈,你咋就不信我的。”苏敏有些无奈。她知道城里的状况,但是她爸妈不知道,所以对于城里的生活是压根没想过的。她说再多,她爹妈肯定也不会相信的。
    晚上吃完饭之后,苏长荣就和孙秋芳一起出去找房子了。
    苏敏知道,这房子是不好找的。现在生活虽然比以前要好一些,但是家家户户的房子也精贵,没谁家里能有多余的房子给人家住。就是有这房子了,这也不是白白的借的。要不然,自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挤在这个土屋里了。
    果然,晚上苏长荣和孙秋芳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一进屋,两人就往床上一坐。
    孙秋芳道,“我看明天把敏子送到我爸妈那边去,咱两自己搭个草棚子住着,等找到房子了,再把敏子接回来。”
    “哎,秋芳,是我让你和敏子吃苦了。”苏长荣愧疚道。
    孙秋芳听了,也没说话。现在这个局面,她这心里也是怨自己男人的。可是到底是两口子,就是再怨,这日子还得过的。
    苏敏从被窝里钻出来,道,“爸,要不咱们不在村里吧,我们去城里讨活计去,就算苦点,以后也能有点盼头。”
    苏长荣听她说这话,却没认真,笑道,“城里的日子不好过,家里有有田地,只要熬过了这日子,以后就能过好了。你放心,以后我和你妈好好的干活,你以后不会吃苦的。”
    苏敏有些气急败坏,“爸妈,你们咋就不信我呢,就去试试看吧,外面如果不好,咱们就回来。”
    “好了,睡吧,明天送你去你姥姥家里住着,等过段日子我和你妈这边房子找好了,就接你回来。”
    苏长荣交代了一句,就关上灯躺床上睡觉了。
    黑暗中,苏敏握上了拳头。
    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去了城里,才能有出路。要不然以家里现在过的这个日子,她爸万一又得病了,家里是没钱治病的。只有去了城里,才能赚到钱,等一年后就算得病了,城里的医疗条件好,也不会因为一点小病就去世了。
    明天一定要想法子去城里去。
    第二天一大早,苏长荣和孙秋芳就起床了。
    虽然分家了,不过做饭的事情还是孙秋芳来张罗的。一早就做了贴锅饼,熬了米粥。又弄了酸豆和酸菜。
    等吃的都端桌子上了,苏长富一家子才从屋里出来了。
    见着苏长荣这边都上了桌子了,李玉兰笑道,“大哥大嫂,饭菜好了咋不喊喊咱们啊。我们家长富今天可要去镇上供销社呢。”
    “管的了你吃饭,还能管得了你拉屎啊。自己起不来,怪得了谁?”孙秋芳直接还嘴道。反正都要搬出去住了,以后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忍气吞声的过日子了。
    苏奶奶一听,一口粥没咽下去,就重重的哼了一声,嘴角流出了点粥水出来。
    她满脸不高兴道,“长荣媳妇,不是我说你,这以后就算搬出去了,也还是一家人。你这没必要还记恨着你爸工作这事情。长富得这个工作是我和你爸的意思。你也不用怪长富两口子。”
    说完又斜眼看了眼孙秋芳,“你要怪啊,就怪自己不争气,没给我们老苏家生个孙子出来的。”
    “妈,吃饭吧,别说了。”苏长荣在一边劝道。这几天闹的多了,他也不想再和家里人闹了。这都要搬出去了,没必要把脸都弄没了。
    苏奶奶见他出声帮衬自己媳妇,顿时歪了歪嘴,“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的。”
    苏长荣看了眼孙秋芳,见孙秋芳埋头吃饭,也没再多说话,只让苏奶奶自己嘴里痛快几句罢了。
    苏敏听着苏奶奶闹,却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反正都分家了,就尽情的闹吧。最好早点闹僵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就清静了。
    早上吃完饭之后,苏长富就和苏老头一起去了镇上办手续了。
    等办完了手续,苏长富下个月月初就要开始去上班了。以后吃的是皇粮,端的是铁饭碗,还不用风吹日晒的。等送了苏长富和苏老头出门了,李玉兰的脸上的笑容都没下来过。
    回头看着苏长荣和孙秋芳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去了,她笑道,“哟,大哥大嫂,这是找到落脚的房子了?”
    “不用你管。”苏敏提着桶和盆子插话道。
    “真是个没教养的东西。”李玉兰骂了一声,就高高兴兴的进屋里去了。
    苏奶奶坐在院子里,看着自己大儿子和大儿媳妇提着东西要出门,也没说话。自从昨天闹腾了之后,她现在对大儿子一家也颇有意见。没生孙子也就算了,还对自己动手。这养儿子还不如养条狗呢。
    苏长荣从她面前过去,“妈,那我和秋芳就先走了,以后来看你和爸。”
    “嗯。”苏奶奶看着别处,眼睛看也没看苏长荣一眼。
    苏长荣心里一沉,嘴唇动了动,也没说啥子,拎着东西就领着自己媳妇和闺女出了院子门去了。
    苏敏提着塑料桶走在最后面,出了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这个住了两辈子的土房子,心里一阵的轻松。这辈子,终于离开这个地方了。
    离开了苏家村之后,苏长荣就找了隔壁的邻居,把东西都暂时放在人家门口的茅草屋里放着,准备先把苏敏送到孙家村那边去。
    孙家村离苏家村有些远,走路将近一个小时了。
    路上,孙秋芳嘱咐自家闺女,“敏子,你去了你姥姥家,一定要乖一点,知道吗。等我和你爸这边找着房子了,就接你回来住。”
    “妈,我真是不想去姥姥家。我大舅妈那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不比我二婶好相处,我这要是去他们家里住了,肯定要被嫌弃的。”苏敏皱着眉头继续道。她姥姥家里,虽然就她妈一个闺女,但是大舅这个人不坏,性子却软,被大舅妈管的死死的。小舅腿脚不好,在家里也管不了事情。她姥姥年纪大了,她可不想去麻烦姥姥家了。
    孙秋芳闻言,点了点她的脑袋,“你别这么说,你姥对你还不好?每次强强和燕子有的,你不是也有吗?”
    “我知道我姥疼我,可是她现在也是靠着我大舅家里养老,我不想去给他们添麻烦。”
    听着这话,孙秋芳心里也难受。家里的情况,她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没别的选择,只能先麻烦娘家这边了。
    “敏子乖,你先委屈一段日子,我和你爸肯定很快就去接你的。”
    苏敏听着他们这一意孤行的,心里一股气憋着没发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往姥姥家里走。这还没去呢,她都已经才出来结果了,别的不说,她大舅妈肯定不会收留她在家里的。等这最后一条路都绝了,她就死抓着去城里这个法子去劝,一定要让爸妈去城里试试去。现在就算去城里捡破烂,都比在村里种庄稼挣钱的。
    到了孙家村之后,几人就沿着一条小道走,走了几分钟,就看着一个土培的院子了,院门开着,从门口看进去,能看着两个房子排着,一个看着大一些,一个看着小一些。院子里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在大盆子里剁猪草。
    “妈。”孙秋芳看着老太太,赶紧走进去喊了一声。
    孙老太听了这一声,停下动作抬头一看,就看到自家闺女了。她一脸惊讶的站了起来,“秋芳,你咋突然来了,”她往后面看了一眼,就看到了苏敏和苏长荣了。“长荣和敏子也来了,赶紧进屋去坐坐去。”
    “妈,谁来啦?”
    几人刚要进屋,里面走出一个胖胖的女人来。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六章 好,咱们去城里
    苏敏一眼就认出来,这个胖女人就是年轻了十几岁的大舅妈了张桂花。
    只见张桂花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道,“哟,原来是秋芳一家来了,快进屋坐坐吧。”
    孙秋芳和这位大嫂有些不对付的,但是今天也是有事相求,不禁有些尴尬。跟着张桂花一起进了屋子。
    “我这刚准备出去干活呢,你要是回来的晚点,我这就不在家里了。”张桂花边说,边给几人倒了水,又给苏敏抓了花生。“来,敏子吃点,我家强强和燕子最喜欢吃这种盐水煮的花生了。”
    “谢谢舅妈。”苏敏接了过来,一边想着,这大舅妈这笑脸估计也维持不久了。待会她妈说了把自己留在这里的事情,大舅妈指定得冷脸
    大舅妈张桂花和李玉兰这个人很像,都有些小气,不容人。但是她比李玉兰这个人要聪明,在外面的时候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让人以为她很好相处。以前苏敏也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家里遭事之后,各种人情冷暖的,她尝遍了。大舅妈这边的冷言冷语也没少听,所以如今看着大舅妈这样笑呵呵的样子,她一看就知道是皮笑肉不笑的了。
    孙老太也进屋来了,看着自己闺女,高兴的不得了,“我这还以为你们农忙不过来了呢。”
    张桂花也笑道,“就是,昨天妈还念叨着,你们好些天没来了。今天就别走了,我待会去镇上买点肉回来,你们留下来吃顿饭。”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待会就回去的。”
    孙秋芳赶紧摆手。她知道自己这大嫂是啥子性子,要真是留人吃饭,哪里会当着面去镇上买肉的。要是她和长荣真的留下来了,还真是有些不讲客气了。
    孙老太不知道自家闺女的想法,只见着自己闺女和女婿来了,舍不得他们这么快就回去,“就吃顿饭吧,也不买肉了,去自家的菜园子里摘点菜回来做顿饭,随便吃吃的。”
    “是啊,我待会去摘菜。”张桂花笑道,眼里的笑意却越来越少。
    苏敏见着,故意对着孙秋芳道,“妈,不是要和我姥姥说事情吗,我以后是不是住在这边了。”
    “啥住这边?”张桂花脸上的笑容愣住了。
    孙秋芳本来想待会再说的,没想到自家闺女这不小心先说出来了,不禁有些尴尬,她勉强笑道,“我和长荣分出来住了,现在没找到房子,所以想先让敏子在这边住段日子,等我们安顿好了,就来接她回去。”
    “你和长荣分出来了?”孙老太一听,惊讶道,“这咋分出来了?房子都没找到,分家干啥?”她倒是希望闺女和女婿分出来住,但是这分家分到连房子都没有,这是哪门子分家的。
    孙秋芳闻言,纠结道,“就是想分出来过了,我和长荣只有一个闺女,也不用房子,所以没要房子。而且我和长荣都能干活,过不了多久就能盖自己的房子了。”
    “这都是咋回事啊。”孙老太叹了一口气,心里有气,当着自己女婿的面也不好说。当初闺女嫁过去了,以为是个好人家,没想到就因为生了个闺女,就不当人看了。要是老头子还在,也能帮着撑腰。可惜老头子早早的去了,大儿子是个软耳朵,小儿子腿脚也不行,娘家这边没一个能帮着闺女一把的。
    她道,“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成了,名字就留在我这里吧,你们也别担心。”
    孙秋芳眼睛忍不住一红,“谢谢妈,”
    “这咋行?”张桂花突然笑道,“秋芳啊,不是我不想留着敏子在家里,但是你也知道,我和你哥也有两个孩子要照看。孙海腿脚不好,在家里也少不得了人照顾,你这把敏子弄过来算咋回事啊?再说了,你们这分家了,但是好歹她爷奶都在,也轮不到我们这边,是不是?”
    她虽然是一脸笑意,但是其他人都听得出她是不同意把苏敏留在这边的。
    孙秋芳抿了抿嘴,笑道,“嫂子,我知道你这忙不过来,但是,也就一段日子。”
    “一段日子?”张桂花又笑了起来,“这一段日子是多久,你们这要盖房子,得不少钱吧。估摸着一两年也成不了事情的。那敏子这不是得在我这边待几年了?”
    “桂花,我带着,又不要你带。”孙老太皱着眉道。
    张桂花冷笑,“妈,不是我说啥,你这能照顾多少?自家的孙子孙女都没好好带呢,还给人家带孩子,你这样偏心,以后强强和燕子不认你,你可别怪他们的。”
    孙老太听了,顿时气的脸涨红了,“秋芳也不是外人,你咋这样说话,”
    “算了,妈,我们自己带,敏子就不麻烦嫂子了。”一直沉默的苏长荣终于出声道。
    “长荣。”孙秋芳皱着眉看着他。
    “没事,敏子这么大了,和咱们一起过日子就成了,不用麻烦大嫂。”
    “可是敏子住哪儿?”
    “爸妈,我也想跟着你们一起过日子。”苏敏赶紧出声道。她一开始就没想过住在这里的,反正只要断了这最后一条路,她爹妈就没别的法子了。
    孙老太看着闺女和女婿,难受道,“你们这时候耍啥子脾气,敏子还小,咋能和你们一起去吃苦的?这还要读书呢,万一耽误了学习咋办?”
    张桂花笑道,“妈,你可没关心强强和燕子的,敏子家里又不是没有爷奶的,还让你老担心?”
    “老大家的,你这咋这样说话的,秋芳是我闺女,敏子是我亲外孙,我咋就不能关心了?”
    “那也要有这个能耐不是?要说秋芳他们回来做客的,我这当嫂子的不说二话。但是要说让我帮着养孩子的,这可就不好意思了。咱们家的日子不好过,养三个孩子也养不起,强强和燕子现在就挤在一个屋里了,要是再加个敏子,能挤成啥样子了。”
    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孙秋芳这心里也明白事情是成不了了。哪怕后面她妈说动了嫂子答应敏子留下,敏子在这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还会连累了自己妈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
    “算了算了,长荣说的对,我们自己照顾敏子也成的。”
    孙老太着急道,“那敏子咋办?跟着你们一起睡哪儿呢?”
    苏敏笑道,“姥姥,我和我爸妈要去城里了,以后我们在城里过日子。”
    苏长荣和孙秋芳听了这话,都满脸惊讶的看着她。
    张桂花也不信的笑道,“这不是连房子都没住的吗,咋还能去城里过日子的。”
    苏敏道,“就因为农村没房子了,我们才去城里的。城里日子好过着呢,我爸妈这么勤快,不怕过不下去的。”
    她看着自己爹妈道,“爸妈,你们说对不对,我们去城里,肯定能过的好好的。”
    苏长荣和孙秋芳都不知道咋说,还是孙秋芳反应快点,硬着头皮道,“是啊,咱们有手有脚的,哪里都能过日子的。”
    张桂花听了撇撇嘴,“那成,你们就好好去过日子吧。不过我可先说好了,我们现在手头也紧张。你们要是没生活费啥子的,我们可拿不出钱来。”
    孙秋芳脸色一变,“嫂子放心,你就是不说,我也不会和你们开这个口的。”
    孙老太道,“哎,都是一家人,别说这样见外的话,你们先去城里看看,要是不行,就再回来的。”
    张桂花听了老太太这样偏心的话,顿时也不高兴的抿嘴。
    看着张桂花这脸色,孙秋芳心里不舒服,也不准备在这里受这种气了,起身道,“我们还要回家收拾东西的,就先回去了,以后空了再回来看妈。”
    “不留下来吃饭啊,你大哥和海子待会就回来了。”
    孙老太满脸不舍和的看着他们。
    孙秋芳摇头,“没事,我和长荣这还得趁着天早,早点把事情给安排好了。”
    孙老太听她这么说,想着他们这才分家,家里事情也多,也就不多留着了。再加上大媳妇这个样子,她也没法子拦着,只能道,“那你们先回去把事情办了,有啥子困难了,就来这边。不管咋样,你兄弟都不会不管你的。”
    “妈,我知道了。”孙秋芳心里也难受。她一个嫁出来的姑娘,不说帮衬家里,还给家里添麻烦了。害的她娘一把年纪的,还要替她担心。
    老太太一直送一家子人出了村子口,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看着他们走远。
    苏敏回头看了眼老太太,回头对着孙秋芳道,“妈,我姥姥还在看着呢。”
    “我知道,咱走快点,你姥姥就回去了。”孙秋芳没回头。这个时候,回头也是没法子的,反而还让老人家担心牵挂。
    苏敏道,“爸妈,难道我们还要回苏家村去吗,我们没房子,真的要住草棚子?我姥姥要是知道了,得多担心啊。而且我刚还跟他们说咱们要去城里的,这要是不去,他们不是知道咱骗人了吗?”
    苏长荣叹气道,“你刚刚干啥和你舅妈那样说,咱啥时候要去城里了,现在不去了,这脸面也过不去。”
    苏敏听苏长荣语气里有些松动,赶紧道,“爸,我这不是气不过我舅妈那瞧不起人的样子吗。反正咱们就去看看,要是城里不行再回来,这样面子上也过得去了。”
    “可这城里的日子咋过啊?”苏长荣满脸担心。
    “怕啥子,爸,我都想好了,咱们去城里捡破烂去。那些废纸废铁的,都能卖钱的。咱一家人一起捡,保准比乡下挣的多。”
    “捡破烂也能换钱?”孙秋芳满脸惊讶道。
    “嗯,”苏敏认真的点头,“我也是听我们老师说的,她以前去过城里,说那边有废品收费站,收一些破铜烂铁,废纸啥子的,反正都能换钱。”
    两人一听是听中学老师说的,心里不禁有些信了。现在苏家村这边没房子住,田地里的庄稼还得明年才有收成。一家子人窝在茅草屋里也不是正经事。娘家这边又夸下了口,没有回头箭了。如果真的像闺女的老师说的那样,这捡破烂的活计倒是不错。反正他们也不怕脏,不怕累的,这挣钱的事情正合适。
    苏敏看着两人沉默,知道他们在犹豫,赶紧道,“爸妈,别犹豫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咱们迟了,可啥子都没有了。”
    “长荣,咱们就去试试吧。”孙秋芳转头看着苏长荣。
    苏长荣看了看一望无际的田野,远处隐隐约约的是一条长长的山脉,他在这山里已经住了好多年了。但是现在,山里也没他容身的地方了。
    他回头看了眼正等着自己答复的妻女,看着她们满脸的期待,终于点了头,“好,咱们去城里。”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七章 拖家带口进县城
    决定好了去城里,苏长荣也没耽误,回家后直接拿了家里分的锅碗瓢盆,用绳子捆绑好了,和邻居家打了招呼,就领着孙秋芳和苏敏一起回了老宅子这边。
    李玉兰正在扫院子,见着一家子人又提着东西回来了,笑道,“这一天还没呢,就后悔了要回来了?”
    苏奶奶听了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看着自己大儿子又回来了,一张脸也板着了。她也不想分家,要是大儿子想回了,也不是不能的事情,但是之前大儿子一家态度太过分了,要回来也得给点教训才行。
    她冷着脸道,“走的时候,不是挺有骨气的吗,现在咋又回来了?”
    苏长荣本来也只是过来打个招呼的,听了这话,心里很是不得劲,“妈,我不是要回来,我只是来和你老说一声,我打算带着秋芳和敏子去城里了。”
    “啥子,去城里?”
    苏奶奶没想到他们来这么一出,顿时愣了一下,突然又怪声道,“我可没钱给你们,反正该给的也都给了。”
    早就知道了,这分家出去了,再回来就准没好事的。
    李玉兰笑道,“我说这咋又回来的,原来是回来要钱的呢。”
    “放你的狗屁。”苏敏忍无可忍道。她要是长大一点,要是不是十三岁,她真是想把这尖嘴猴腮的二婶给揍一顿的。
    “你这个娃子,你骂谁呢?”李玉兰顿时变了脸色。
    苏敏推开孙秋芳,走到前面,“我们今天只是来打个招呼就走的,可没想过要钱。你们把我爸妈的钱放在自己口袋里,黑了心的,以为我们不知道还是啥的。我告诉你们,有种的,以后我们家日子过好了,你们别贴上来。”
    李玉兰咬着牙道,“没教养的东西,就你们还想在城里过日子,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孙秋芳也不想要走的时候还吵架,拉着自己闺女道,“敏子,算了,咱们走吧,晚了就赶不上车了。”
    苏敏狠狠的瞪了眼李玉兰。
    她这辈子,就算是爬,也要爬出一条路来,绝对不能比这家人过的差的。
    出了老宅子的门后,苏敏道,“爸,咱家那些田地,我看就给三婆家里种吧,二婶他们这样,咱们贴上去可不合适。”
    孙秋芳也道,“我们家的田地,就是荒着也不给这李玉兰种,走,去给三婆说说,给他们家种。”
    苏长荣听了,叹了口气,也点头应了。之前还想着,好歹是兄弟,自己种不了了,于情于理的给老二家种也是该的。但是今天老太太和弟媳妇说的这些话,真是伤了心了。
    把田地的事情交代好了之后,苏长荣一家子就赶紧去了镇上车站了。
    这个时候,车子每天都有两班车,早上六点一过去城里,十二点回来,下午四点又去一趟城里,六点回来。
    一家三口紧赶慢赶的终于要到镇上的时候,车子还没开动。
    苏长荣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对去城里之后的生活,感觉到忐忑不安。倒是苏敏心里十分高兴,她上辈子在城里待的时间长,知道哪些地方有便宜的房子租,也知道一些私营企业是咋起来的。
    虽然没这能耐,但是学学人家那些路子,也能少走许多的弯路了。
    把东西放到了车顶绑好了之后,一家人才上了车子。
    这时候去城里的人还不多,车上面有空位子。孙秋芳拿了钱付了三块钱的车费,就肉疼的坐到了椅子上了。“这光车费就花了三块钱,以后去城里咋过日子啊。”
    苏长荣也有些愁。
    苏敏知道两人这性子都是比较保守的,这会子虽然要去城里了,心里指不定还在犹豫呢,赶紧道,“妈,你放心吧,该咋样过日子我都想好了。”
    孙秋芳听她这小大人一样的话,笑道,“你才十三岁呢,能想啥子?去了城里你也别操心,我和你爸好好的干活,多挣钱,到时候你还得读书的。”
    苏敏认真道,“这要搁在以前,十三岁都能当家做主的,你们可别小瞧了我了。读书的事情你们就放心吧。日子过好了,还担心没书读?”
    对于读书这事情,苏敏也有自己的计划。她知道以后有些学习的方法不止要上学,还可以自学的。她好些年没碰书了,要想赶上初中的水平,还得先想法子在家里把基础抓牢了,再重新读个初一。要不然以后的课程跟不上,也考不了好的学校。
    孙秋芳叹气道,“我这辈子没别的盼头,就希望你能过的好日子的。”
    “二姐。”
    车窗外传来一阵喊声。
    孙秋芳听着声音,赶紧看了出去,正看着自家弟弟孙海在外面朝着车子里喊着,她赶紧开了窗户。“海子,你咋来了?”
    苏敏也看过去,便看着剪着板寸头,穿着一身灰色外套的男人。这人正是自己的小舅孙海。
    看着孙海,苏敏的眼睛也热了,上辈子小舅去城里打工,在建筑工地给人抬水泥,结果腿脚不灵活,从楼上摔下来没了。
    “小舅。”
    孙海中等身材,脸色黝黑,这会子看着找到人了,高兴的咧着嘴笑了起来,“我还以为赶不上呢,刚去你们村找你们,结果听人说你们来镇上准备去城里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你来干啥啊,这么远的路,你这腿脚咋来的?”
    孙海抬了抬自己的左腿,笑道,“没事,走路还不妨事的。我今天回家听妈说你们分家了要去城里,就想来看看你们的。”他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用草纸包着真整整齐齐的一叠钱。“你们去城里少不了这个,虽然不多,但是也能撑几天。”
    孙秋芳和苏长荣见状,都赶紧摆手。
    苏长荣道,“小海,我咋能用你的钱的,赶紧收着,我们这还有呢。”
    “没事,你们拿去用吧,我这又没有用钱的地方。你们去城里过的好了,以后还给我就行了。”孙海笑着,将钱塞到了孙秋芳的手里。“你们要是不收着,就是不当我是自己人了。”
    孙秋芳的眼睛擦着眼泪哭了起来。
    她这个二弟从小腿脚就和人家不一样,走路都不方便,这些年和大哥家里搭伙过日子,哪里能存钱。这些钱,也不知道是去田里摸了多少鱼去卖的钱呢。
    “海子,这钱我一准还给你,加倍还。”
    孙海笑着道,“以后空了回来看看。”他又看着苏敏,“敏子,可要好好的听你爸妈的话,别乱跑知道吗?”
    苏敏抿着嘴点头,“小舅,你放心吧。”
    车子开动的时候,孙海往后面退了一步。
    苏敏一直看着车子外面的孙海,只等车子开出了车站了,孙海还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孙秋芳回过头来,对着苏敏道,“敏子,以后你长大了,可要好好的孝顺你小舅,知道吗?”
    苏敏郑重的点头,“我一定让我小舅享福的。”上辈子小舅因为腿脚不好,再加上家里穷,一直没能娶媳妇。这辈子,小舅都快到三十岁的人了,也还没个对象。如果这辈子,自己真的能改变爸妈的命运,那么,也一定要改变小舅的命运。
    车子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县城里面。
    这个时候的县城,还没有后来那样的繁华,在苏长荣和孙秋芳眼里,已经是不一样的世界了。
    要说之前,两人也是来过县城的,不过那时候是来走亲戚,所以压根就没有好好的打量过这个地方。这次是来这里生活了,两人都有了新的感受了。这个地方没田没地的,咋过日子啊。
    孙秋芳有些紧张道,“长荣,接下来咱们去哪里啊?”
    苏长荣道,“要不去找长贵?”
    苏长贵是苏家的老三,在城里当老师,也在城里安了家了。
    听到这个提议,苏敏赶紧道,“去找我三叔干啥,我三婶也不喜欢我们这边的亲戚,咱们去了不是给人家添乱吗,爸妈,我之前都和我们老师打听过了,我知道哪里有便宜的房子租的,咱先去找个地方落脚,明天就还是工作了。要是顺利,明天咱们就能有收入呢。”
    苏长荣知道闺女说的在理。他心里也没想去老三家里的,只是心里有些发憷,所以才口不择言的说了这个提议。听着闺女说已经打听好了,心里一松,高兴道,“你们老师真的知道?”
    “当然,要不然人家咋能当老师的。人家那是文化人,知道的东西多着呢。”苏敏提着小行李包和桶。“走啦,赶紧去,要是去晚了,就租不到了。”
    说完就领先往前面走去。
    苏敏对这里熟悉,也不用问路,就直接领着苏长荣两口子到了曾经租过房子的地方。
    说是住人的房子,其实也不过是一些住在一楼的人自己在家门口大空地上搭建的屋子。看着很破旧,一般人都是用来放杂物的,很少有人住这种屋子。
    苏敏找了间看着扎实一点的屋子,便去敲了人家的门,说明的了租房子的意思。
    本来就是放杂物的房子,能够用来出租挣钱,自然是乐意的很了。对方先是打量了苏敏一家子,见是一家人,且都长的挺实诚的模样,也就直接开了个实诚的价格。
    这房子一月一付,每月八块钱。第一个月提前付一个月的房租,以后每月的月头来收租子。
    虽然想到一个月啥子都不干,就要拿出去八块钱,让孙秋芳有些肉疼,但是能找个属于自家落脚的地方,这可比啥子都安心的。
    付了钱之后,苏敏又和人家签订了租房子的协议,最短租半年,半年之内,不能提高房租。让后让苏长荣和对方签了字。
    房主笑道,“这孩子看着小,这做事倒是挺老成的。”
    苏敏笑道,“咱这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把手续办好了之后,一家人就开始收拾自家的棚屋了。
    屋子也不大,才十几平米。房主倒是个好人,还特意的弄了张大木板过来,给一家子人当床睡。
    孙秋芳高高兴兴的打扫了屋子,又把带来的被子扑到了床上。锅碗瓢盆的,也都整整齐齐地放好,天黑之前,一家子人已经把这个房子给收拾的很齐整了。
    吃着带来的烙饼,孙秋芳还有些不敢相信一样,“长荣,敏子,咱这就在城里安顿好了?”
    苏长荣也觉得像是做梦一样的,昨天还想着要在村里住草屋呢,今天就已经领着媳妇闺女到了城里租房子住下来了。他从门外看出去,看到高高的水泥房子,还有水泥地面,远处穿着漂亮一副的城里人在提着菜聊着天,“秋芳,这日子可真好。”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八章 开始捡废品赚钱
    一家人到了新地方,都有些睡不着。
    第二天天还微微亮的时候,孙秋芳就起来生炉子做饭了。这炉子还是人家房主的,给了十块钱押金,借过来用的。
    一直以来都是烧土灶,冷不丁的用这炭炉子,孙秋芳也觉得新鲜。
    “等咱们挣钱了,自己也去买个炉子去。对了,我在陈嫂子家里看到了他们家的厨房里用的还不是这个呢,是那种铁的。”
    陈嫂子就是这房子的房东。
    苏敏笑道,“那是煤气炉子。城里好些人都用呢,那个都不用生火,直接就能用了。以后挣钱了,去买那个用才好。”
    “那得多少钱啊,现在还没挣钱呢,我可不敢想。”孙秋芳将锅里的米放到了炉子上煮着。又看着苏敏,“敏子,你说咱捡破烂,真能挣钱不。这个要咋捡的,要真能挣钱,城里人咋没去捡呢?”
    “妈,我说的你还不信?这城里人都是有工作的,谁愿意去干这种脏活累活的,还得让人笑话。”
    苏长荣漱口从外头进来,听着这话,笑道,“敏子说的对,咱们不怕脏不怕累,这活就能干的起来。”
    孙秋芳见着父女两都挺有信心的样子,也燃起了斗志了。“好,咱赶紧吃饭,吃完了就锁门出去干活去。”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了饭菜,就一人提个蛇皮袋出门了。
    苏敏知道这捡破烂的地方一般的都是小区的垃圾堆里面找,所以三个人分开,一人去负责一个小区里面,
    苏长荣和孙秋芳见着她年纪小,坚决不肯分开。
    苏长荣道,“敏子,虽然你对城里比我和你妈熟悉,但是这年纪还小,要是遇上坏人了咋办。这人生地不熟的,我和你妈想找你都难。你还是跟着你妈一起,等中午一起回住的地方去。”
    苏敏扶着额头,心里暗道,自己这都快三十的人了,在这个小身板里面憋着,也真是够呛的。就算自己再老成,在爹妈眼里,也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啥子都不能放心。
    她叹了口气,道,“那好吧。”
    这时候来城里讨生活的人很少,基本上都是城里人。所以捡破烂的人也没见着。
    苏敏和孙秋芳一路上见着塑料和废纸啥子的,就往袋子里捡。知道这些东西能换钱,孙秋芳捡着特别的带劲,看着地方的垃圾眼睛都放光的。
    等到了小区的垃圾堆旁,两人也不嫌脏,拿着自己做的破布手套,就用竹竿子挑着东西开始捡了。
    城里人大多在厂里上班,生活条件好,扔出来的瓶瓶罐罐的倒是多,还有些半旧的衣服,破了点的都给认出来了。孙秋芳捡了几件衣服,高兴的不得了。她挑着一件格子的裙子道,“敏子你看,这衣服就破了一个洞,咱们回去补补,洗干净了就能穿了。”
    她边说着,边高兴的把衣服放到了另外一个袋子里放好了。
    原本之前听闺女说城里到处都是宝贝,她还不相信的,现在看来还真是的。这垃圾都能换钱,还能捡着这么好看的衣服呢。
    苏敏也不含糊,袋子里捡了一堆的破铜烂铁。
    小区里有人从这边路过,都纷纷的多看了几眼。
    孙秋芳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又鼓励自己闺女,“敏子别怕,咱们不偷不抢的,没啥子丢人的。”
    苏敏笑道,“妈,我才没怕呢,咱这都是靠自己手脚挣钱,人家咋看就咋看的,不关咱们的事情。”
    孙秋芳红着脸笑了起来。
    母女两个忙活了一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带着的两儿蛇皮袋子都已经装满了,孙秋芳自己拎着两个,提着沉甸甸的,高兴的不得了。
    到了家里的时候,苏长荣还没回来。
    孙秋芳赶紧去生炉子做饭。苏敏则将这些捡回来的废品用袋子分开装。准备等苏长荣回来了之后,就直接合在一起拿去卖掉,下午再继续出去捡的。
    一家人吃的也简单。只煮了一锅米饭,蒸了两个鸡蛋。
    “敏子,秋芳,我回来了。”饭菜快熟的时候,就听着苏长荣的声音了。
    苏敏和孙秋芳赶紧出门一看,就见着苏长荣一只手拎着两个大袋子,另外一只手还扛着一个木制的沙发椅子,不过椅子的少了一只腿。
    “看我带来了啥子?”苏长荣把东西往地上一放,指着这沙发椅子。“你们看,这椅子样子多好看啊,比咱自家做的椅子好看多了,我看着上面还有雕花呢。准备拿回来,到时候也能多个坐的位置了。”
    孙秋芳笑道,“我也捡到了一些衣服,回头我缝缝就能穿了。这要是自己买,可得不少钱。”
    不管今天赚没赚钱,这捡回来的东西,可都是不少的收获呢。
    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苏敏已经把苏长荣带回来的袋子给倒了出来了,看着里面的废铁很多,顿时一喜,“爸,你这在哪里捡的,这么多好东西。”
    苏长荣兴奋道,“我去的那个小区是个钢铁厂的职工小区,我在小区捡完了之后,就去那工厂附近转了转,发现有挺多这个的,就赶紧捡了回来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苏敏心里高兴,赶紧将这些东西分类放好。
    苏长荣也挽着袖子过来帮忙。才一会的功夫,三袋子破烂就都分文别类的放好了。
    吃完饭之后,一家人就把房门一锁,扛着东西往废品回收站去了。
    这时候,废品回收站还不大,属于公家管辖的。平时城里人家有些废品过来的,都能换钱。
    废铁五分钱一斤,废纸三分钱一斤,塑料啥子的,四分钱一斤,那些罐头瓶子啥子的,也能卖一分钱一个的。
    苏长荣和孙秋芳听了人家报价之后,脸上的喜悦藏也藏不住。
    这么三袋子卖出去,零零总总的一共卖了。当然,最值钱的还是苏长荣之前捡回来的一袋子废铁,光这废铁,就卖了两块钱。
    拿着钱离开了废品回收站之后,苏长荣和孙秋芳还有些激动。
    孙秋芳把账目一算,高兴道,“这一上午就赚了这么多了?这下午再多拣点,一个月下来,也有一百多了呢。”
    苏长荣也没想到能有这么多收入的。他三弟在城里当老师的,一个月也就四十块钱,这还算福利好的呢。没想到自己和媳妇捡破烂,能挣这么多的。
    苏敏见着两人高兴,心里满是喜悦。现在虽然家里人过的苦一点,但是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日子也越发的有盼头了。
    她笑道,“爸妈,咱们可不能骄傲,得把这活好好的干下来。对了,这挣钱的事情也别到处说,免得人眼红的。”
    “知道,咱能和谁说的。”孙秋芳摆了摆手,给苏长荣塞了两个袋子,“好了,赶紧干活去。晚上早点回来,咱做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有了上午的经验,下午的时候,几人也比上午有劲多了。
    除了小区的垃圾堆,连路边的垃圾桶,也都去翻了翻。
    下午没有那么多废铁,不过量比上午的还大,也卖了两块多钱。
    卖完了废品后,孙秋芳就让苏长荣先回家看家了,自己领着苏敏去菜市场买菜。
    “这两天咱都没好好吃个饭,今天挣钱了,咱也去学人家城里人买点好菜回来吃吃。”
    到了菜市场之后,孙秋芳发现,这里的青菜都挺贵的。往常自家菜园子里都有的东西,到了这里,都还不便宜。
更新不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965 
财富
3637683  
积分
1177765  
在线时间
418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8-12 
第九章 一家三口下馆子
    连青菜都能卖三毛钱一斤了。
    孙秋芳摸了摸口袋里的钱,愣是没舍得买。“这城里果然是烧钱的地儿,要是以前在乡下,想吃了不都能在自家买菜园子里拿啊。”
    “妈,都这么过日子的,这用的快,不是赚的也快吗?”苏敏笑着在一边择菜。
    孙秋芳看着,还是舍不得,低头一看,见着有些菜摊子往外面扔菜叶子,一堆一堆的,有些还有些绿呢。
    “真浪费。”孙秋芳提着篮子过去,见着地上有绿叶子的,伸手就往篮子里抓。
    苏敏正在挑青菜,转身正要找孙秋芳,便见着孙秋芳蹲在地上捡菜叶子。旁边有人看着指指点点的。
    孙秋芳就像没见到一样,自己低着头往菜篮子里捡菜叶。
    苏敏看着,眼睛顿时一热,有些液体从眼角流了下来。
    上辈子,她和重病的母亲刚来城里,自己出去打工的时候,母亲孙秋芳也是这样拖着病体来菜市场捡菜叶子。然后默默的回去。
    那时候她还想着,她没给钱,母亲从哪里弄来的菜呢。后来无意中看到过一次,才知道,原来母亲孙秋芳为了省下一点菜钱,忍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妈,我来帮你。”苏敏擦掉了眼泪,笑着跑了过去。
    孙秋芳心里正不好意思,见着闺女过来了,赶紧道,“你一个小孩子过来干啥,赶紧旁边等着。”
    她自己丢人就算了,哪里能让闺女也跟着被人指指点点的。
    苏敏笑道,“妈,怕啥,咱又不是偷偷拿的。咱就是穷,咋样,咱捡菜叶子也不犯法,是吧?”
    孙秋芳没想到自家闺女这样心大的,想着闺女都这么看的开了,自己扭扭捏捏的还真是不如一个孩子呢。顿时也满脸坦然的开始捡菜叶了。
    一家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只挑了半篮子菜叶子,两人就又去了猪肉摊子割了半斤猪肉。人家看着他们刚刚捡菜叶子,知道家里穷,又搭了一点猪骨头。
    “哎哟,真是多谢老板了。”孙秋芳对着肉摊子的老板道。
    “啥子老板啊,都是讨口饭吃的。你们要真是要捡菜叶子,也别这个时候来,以后晚上六点半人家收摊子的时候,那扔的才多呢,你能捡着不少好东西的。我有时候都能去弄点好菜回去。”
    “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多谢你提醒了。“碰着一个热心的好人,孙秋芳心里很是高兴。
    苏敏看着这卖猪肉的老板,却觉得有些眼熟,不过怎么也记不起来这一号人了。
    母女两高高兴兴的提着肉和青菜回了家里。
    “这菜可都是咱捡回来的,不要钱的。这骨头也是人家送的,你说这乡下,谁舍得送这么好的东西的。回头我熬点大骨头汤,好好补补身体。”
    孙秋芳边说着,边将东西都拿给苏长荣看。
    苏长荣也觉得很稀罕。这以前可都没这么好的事情的,就是菜园子里的菜,那都得自己辛辛苦苦的种出来才能吃到的,现在光是捡回来就成了。
    “敏子说得对啊,这城里真是好。秋芳,咱们好好干,以后在城里安家。”
    孙秋芳看着正在一边算账的苏敏,笑道,“我现在别的倒是没想,就想着早点安定下来,送敏子去上学的。她这个年纪,可不能跟着咱们这样混下去的,得去上学。”
    苏长荣担心道,“这城里的学校,会要咱们农村人上学吗?”
    “我今天找城里人问过了,说是能读,不过要多交钱啥子的。叫啥子借读的,反正有钱了就行。咱两努力一点,多挣钱,以咱们现在每天的收入,过不了多久,就能有钱了。”
    孙秋芳现在对城里的生活越发有信心了。以前是担心没谋生的事情,现在有了赚钱的法子,又能到处拣点好东西回来,这日子肯定能越来越好的。
    而且闺女还这样懂事贴心,这可别啥子都有盼头的。
    苏敏正在门外借着路灯算今天的收成和支出。
    如今一天才几块钱,这收入其实按着她的想法来说,还不算高的。而且过段时间,捡破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这生意也会越来越差了。
    只是如今才第一天挣钱,手里没啥子钱,就是有别的想法,都没法子实施的。还是得继续坚持一阵子,有了钱之后,看能不能转行的。毕竟这捡破烂的活计也不能干一辈子啊。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对这活计也越发的熟练起来了。
    一家人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县城。各个厂区和大街都走遍了。
    除了下雨天,一家三口都没有休息。
    有时候除了捡废品,孙秋芳和苏长荣还能拣点就家具回来修补。慢慢的,原本空空的房子里也越发的充实了。
    苏敏有了一张自己的小床,用木板从中间隔开了,弄成了两个房间。
    孙秋芳也是个利落人,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的,用捡回来的沙发,把小家里都隔了个小客厅出来。至于做饭的东西都搬到了外面,平时出门的时候,才会收到屋里。
    这个月最后一天的时候,一家人关着门,在屋里算着这个月的收入。
    “长荣,咱这一个月,就赚了一百六呢。”孙秋芳算了这个月的总收入之后,激动的不得了。
    “有这么多啊。”苏长荣也是满脸吃惊。没想到这些废品这么挣钱,比人家正经工人的工资,都要多的多呢。
    苏敏心里也觉得高兴极了,原本以为捡破烂就先糊口的,没想到这收入比想的还要多的。
    照这么下去,这一年就能挣一千多了。
    苏长荣道,“这真是比咱们在乡下种地要舒服多了,还挣钱。以后咱们就干这个了。”
    苏敏想了想,道,“爸,这不是个长久的事情。现在之所以挣钱,是因为捡破烂的人不多,但是以后来城里的人多了,都干这个,咱也不可能捡这么多的东西的。而且城里人也不傻,有些人也愿意自家去卖钱,真正丢出来的东西也不多。”
    “敏子这么一说,倒真是这回事了。”孙秋芳若有所思道,“我这几天出去捡东西的时候,也看着有人提着袋子在捡东西的。以后人家见到捡的人多了,肯定也开始做这事情的。”
    “那这咋办啊,咱们又没有手艺,这要是没东西捡了,咱这不是没收入了吗?”苏长荣顿时着急了。原本以为这事情是个长久的活计,以后一辈子这么干下去的,没想到这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后面的问题就出来了。
    苏敏笑道,“爸,现在不用着急,咱先再捡两个月,攒点钱,等过两个月有钱了,咱也能做老板了。”
    “咱做老板?”苏长荣惊讶的看着她。
    孙秋芳也有些不敢相信,觉得自家闺女是说着玩的。“敏子,我和你爸咋能做生意的,这啥子也不懂,又没有本钱,你没看人家,做生意都是要本钱的啊。”
    “哎呀,我说的是空手套白狼。就是成本很低,转手就能换钱的。”
    苏敏见两人还不懂,想了想,决定还是以后再说,现在她也只是有这么个计划而已,而且有些计划说的早了,泄露出去了,可不是失了先机吗?
    她笑道,“等咱赚钱了再说,现在还早着呢。”
    这个月挣钱了,一家子人也高兴。苏长荣倒是比孙秋芳要大方一些,干脆也不去买菜了,学着城里人下馆子去的。
    孙秋芳虽然有些舍不得,不过想着自家如今一个月比人家城里人挣得还多,倒是肉疼的同意了。
    晚上三人换了衣服之后,就直接出了门。
    现在一家三口对这个城里也很熟悉了,直接去了县城里比较实惠的一家饭馆吃饭。这饭馆也是刚开的私营饭馆,老板是一位退休的城里工人。
    苏敏当时就觉得,有钱的人是越来越有钱的。毕竟人家做生意有本钱,能够抢占先机的。而她就算重生一次,有想法有先机也没用,关键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啥子还得从头做起。
    到了饭馆之后,孙秋芳有些放不开,时不时的看着旁边的人,又打量着这馆子,“这吃饭在家里吃多好,非得出来,多别扭啊。”
    这又不是喝喜酒,都是熟悉的人。这满堂的人,可没一个认识的呢。
    苏长荣虽然也有些别扭,不过也觉得十分的新奇。又见自家闺女在淡定的点菜,只觉得自己这样太小家子气了。拍了拍孙秋芳的手,“看看咱闺女,咱这大人的,咋能不如一个孩子沉得住气的。”
    孙秋芳看了眼自己闺女,红着脸笑了笑。她又看了看这馆子,只觉得这日子以前真是做梦都没想到的啊。
    这边苏敏点了几个苏长荣和孙秋芳喜欢吃的菜之后,又问了两人的意见。
    孙秋芳道,“你决定就成了,咱也不是挑剔的人。”
    苏敏将菜单子递给了服务员。
    “敏子,那是不是你三叔啊。”
    苏敏刚转身,就见着自家老爹指着一个方向愣愣道。
更新不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