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9 | 浏览:4955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作者:乔家小桥 (完结) ...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财富
53969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吾之仇人……”
    雪凤凰迷糊着摇了摇脑袋,浓稠的鲜血又从空荡荡的眼眶里流了出来,一滴滴落在雪地上,触目惊心:“吾
想起来了!吾之仇人,乃十洲三岛凰天宗!”
    苏慕歌思索许久,无语:“晚辈从未听过有此宗门。”
    “岂会!”雪凤怒道,“凰天宗,乃十洲三岛第一宗门,你竟不曾听过?!”
    “十万年之内,十洲三岛第一宗门只能是蓬莱!”苏慕歌正欲同它数一数宗门谱,一瞬想起来什么,倏忽愣
住。
    凰天宗这三个字,她还真有听痕提起过。
    不正是融天洞秘境的前身?
    “前辈,您同凰天宗究竟有何仇怨,晚辈又该寻何人报仇?”
    “整个凰天宗,尽是吾之血仇!!”
    雪凤凰尖声戾啸,刺的苏慕歌耳膜险些破掉,“尤其是尹子规!他剜吾双目,令吾再无法返回天界,更永世
无法涅槃!是吾有眼无珠,错信了他!不,是尔等背信弃义,尔等人类全都该死!”
    苏慕歌捂住流血的耳朵,听它颠三倒四有一句每一句的怒吼。
    再一次确定,这只雪凤凰已经彻底疯了。
    “有缘人,吾今日将至宝传于你!你可愿以血起誓,为吾攻上凰天宗,砍下尹子规的头颅,再杀他个满门上
下,鸡犬不留?!”
    “晚辈愿意!”
    此番,苏慕歌回答的无比利索。
    凰天宗早就灭门几十万年,莫说鸡犬不留,祖坟都被后人刨过几十遍了。
    “好好好!”
    雪凤凰大悲大喜,或哭或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那你便立誓吧,若违背此誓,他日飞升,必遭受五雷轰
顶而死!”
    眉头都不皱一下,苏慕歌咬破食指,竖起指尖,重复一遍它的要求。
    话音一落,只见雪凤凰一个猛子直冲九霄。
    苏慕歌忙不迭抬头,雪凤凰越飞越高,越飞越远,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它这是什么意思,跑路了?不是说
发过誓之后就有传承送吗,敢情她是被只鸟给坑了?!
    正专心注视着,视线范围内倏然出现一颗小白点。
    渐渐的,小白点越来越大。
    苏慕歌仰着头,紧紧盯着那颗小白点,想要看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我去!”
    那样东西的下坠速度实在惊人,同空气摩擦之后卷着火舌而落,跑是来不及了,苏慕歌直接向后一扑,滚下
雪山!
    “嘭!”
    上行的雪地被砸出一个深坑,地面三尺落雪一瞬间全都浮上半空,苏慕歌也被这股力量高高震起,幸好落下
时一个马步稳住,才没有继续向下滚落。
    她重新爬上去。
    那样东西已经被落下的积雪重新覆盖。
    苏慕歌弯着腰,将右手探下雪地,攥住那样东西的柄部。没有灵力,抬了抬,抬不动,只好将另一只手也伸
进雪中。牙关紧咬,才吭吭哧哧的给搬了出来。
    是一柄巨型镰刀。
    握在手中,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灵力,唯一出彩的,便是它的重量与造型。柄部似以龙脊制成,立起来比苏慕
歌还要高出半个头,刀部更是夸张,没有刀刃,就像半面张开的雪凤翅膀。
    而刀部和柄步连接的地方,有一处圆形凹陷。
    曾经,该有一颗珠子状的东西嵌在此处才对吧?
    苏慕歌瞬间想到雪凤凰被剜掉的眼珠。
    本想翻个面再瞧瞧,实在太沉,无奈之下,苏慕歌只能将镰刀插在雪地中,亲自转了一圈。无论怎么看,都
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一柄又大又重的白色镰刀。
    当然,可能缺少珠子的缘故。
    但时隔几十万年,寻回这颗能量珠的几率微乎其微。
    好端端一样极品法宝,等同于废物。
    苏慕歌惋惜不已,却也没有办法,白白期待一场机缘,结果令人大失所望。还好立下的誓言根本无需遵守,
否则她算是赔大发了!
    苍蝇再小也是肉,苏慕歌决定将镰刀给扛走。
    才扛在肩上,就因为无法撑住刀部的重量而向后一仰,再次摔下雪山。镰刀也一起摔落,“砰砰砰”的砸出
一个又一个坑,震的苏慕歌稳都稳不住,一路朝下掉。
    “轰——!”
    她识海一痛,猛然坐起。
    “你总算是醒了!”银霄正盘着两条后腿,以及其诡异的姿势坐在她身边,“再不醒来,凤女就要用精火烧
掉那本书简了。”
    “我进去多久?”苏慕歌揉了揉酸痛的肩,坐起身。
    “不久,一个月而已。”凤女提着那本书简,扔还给她,倏忽飞回灵兽袋中。
    岂料那本书简一落在苏慕歌手中,竟燃烧起来。
    “啵!”水曜赶紧吐出一兜水,却如同火上浇油,火势越来越旺。
    “不必管它。”苏慕歌阻止水曜再吐,“此物已经没有用处,看来那只雪凤的精气散尽了。”
    “可有得到什么宝物?”
    “有,不过是件废宝。埋在书简中了。”没能将它带出来,苏慕歌也挺遗憾,可当她神思一动,小小洞**
,赫然出现一柄大镰刀。
    “我的娘嗳!”
    镰刀柄正扎在银霄盘着的两后腿之间,唬的它一跳几尺,“这什么玩意儿?!”
    没等看清楚,镰刀倏忽消失。
    苏慕歌放出神识追寻,完全探查不到它的位置。
    “咦,你醒啦。”
    程天养抱着一个盛满果实的小竹筐,一猫腰钻进山洞。嘴巴里叼着半个苹果,一张口,苹果掉入手中,回头
冲门口喊道,“裴师兄,苏师姐醒了!”
    苏慕歌一瞧见程天养平安无事,遂将心口一块儿大石落下。
    再一瞧裴翊躬身进来,原本想要绷起脸,却感念他之前舍身救下程天养的事情,便冲他微微颔首:“裴师兄
。”
    “没事就好。”裴翊走去对面的石榻盘膝坐下。放出神识觑她一觑,翘起唇角微微一笑,“恢复的尚算不错
。”
    “这段日子多谢照顾。”苏慕歌也盘膝坐着,再对他一颔首。
    “应该的。”裴翊再度莞尔。
    笑的苏慕歌心里直发毛。
    那种感觉,活像背后站着一只鬼。
    “外面情况如何,”苏慕歌错开他的视线,放出神识觑向洞外,却被洞口的禁制挡回。她不想搭理裴翊,唯
有询问程天养,“秦师兄,还有程……你姐姐他们人呢?”
    “就只有我们三个落在这儿了。”程天养同苏慕歌说话,还是很不自然,毕竟之前这女人整的自己那么惨。
可想起裴师兄训斥他的那些话……
    总之他很难相信,这女人会这么好心栽培自己。
    他们两个无亲无故,她凭什么?
    但她确实拉住了火麒麟。
    在两个至亲姐姐,都不顾他死活的情况下……
    程天养一阵心酸,手里的半个苹果被他捏的稀烂也不自知,嘟囔道,“他们或许也掉在这儿,只是一时没找
到。或许掉在别处,或许仍在原来的地方。”
    苏慕歌听的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索性起了身,准备自己出去看外面的情况。
    裴翊突然开口喊住她,表情有些怪异:“苏师妹,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苏慕歌回头瞥他一眼:“第三重异变而已,不就是高等级异兽满地跑么,犯得着心理准备?”
    “不是的……”程天养砸吧砸吧嘴,吞口唾沫,压着嗓子小声道,“师姐,外面的情况,确实有些恐怖。”
    “呵呵。”
    苏慕歌咧着嘴不屑一笑,躬身出了石洞,一离开禁制范围,便放出神识向外觑去。
    五百年历练,什么修罗炼狱不曾见识过,还真不信有什么东西能够吓到她!

  ☆、第52章 真真假假

岂料随着神识向方圆逐渐铺展开来,哪里有什么血腥恐怖。
    展现在苏慕歌识海内的,完完全全便是一幅泼墨山水图,恬静清幽,美不胜收。
    眺望过去,但见**山笼翠,钟灵毓秀,云层间有烟龙沿着山脉穿梭翻涌。山间林下,秃岭岩上,时不时便有
几名衣着朴素的小弟子,或喁喁私语,或切磋招式……
    咦?
    只探这么一点,便教苏慕歌有些发懵。
    此处的山河地貌瞧着甚是眼熟,似乎曾在哪里见过,直到在识海内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图画之后,苏慕歌彻底
陷入呆懵状整整三息。
    三息过罢,她掉脸钻回洞内,瞪着裴翊,扬臂指向洞外:“融天洞?!”
    “是凰天宗。”裴翊对她这种反应毫不意外,淡淡道。
    “怎么可能?!”
    饶是已同识海内早就荒芜的上古大派遗址重合,苏慕歌还是无法相信眼前一切。这种感觉实在太过诡异荒诞
,堪比重生初刻,她在聚窟洲囚笼里睁开眼睛那一瞬,“凰天宗已经灭门几十万年了,外面那是什么?”
    裴翊正襟危坐,微微摇头:“其中缘故我也不知。”
    毕竟年纪在那摆着,苏慕歌很快沉静下来,想起溯世镜的通天神力,又结合自己此番重生,沉吟道:“裴师
兄,秘境第三重裂变之际,咱们莫非触动什么神秘力量,得以穿梭时空,回到上古时代?”
    “噗……穿、穿梭时空?”程天养正蹲在角落吃苹果,听见这句差点儿噎死,“师姐,你的想象力敢不敢再
丰富一点儿啊?”
    “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苏慕歌冷飕飕瞥他一眼。
    “咔嚓……”被她眼风一扫,程天养打了个哆嗦,埋头在苹果上重重啃了几口。
    “估计不是。”
    毕竟亲自走过一遭溯世路,相比苏慕歌,裴翊感受更深。甫到此地时,他同她的想法可说一致,但此念很快
打消,“依据三凰飞凤阵的力量,顶多将咱们送进另一处虚空,而非送出时空。所以咱们同秦师弟他们,眼下并
不在同一个虚空内。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还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裴翊说的一点错也没有。”银霄插嘴,“阵法固然强,但绝没有溯世镜那般逆天的力量。”
    “那外面作何解释?”苏慕歌疑惑。
    “之前我伤重,你昏迷,便一直躲在此处窥探。如今既然无碍,与其猜测,不如出去亲口问一问。”裴翊一
面徐徐起身,一面再度打量她一眼,“你可以么?”
    “走!”
    苏慕歌朝洞外抬了抬下巴,回的干净利索。坐以待毙不是办法,这一步迟早得迈出去,“程师弟,你在洞里
待着,我和裴师兄出去探探路。”
    程天养忙不迭点头,他正不想去。
    苏慕歌出洞后又转身设下一道禁止,仍不放心,将凤女和水曜留下来守护。
    裴翊立在一旁默默注视。
    其实他对程天养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程天养死的早。
    而眼前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即是最熟悉的,也是最陌生的。在他最初的观念中,她太过争名逐利,巴结家族
,巴结金光,善于讨好一切对她有利之人,却对亲弟弟的惨死缄口不言。
    裴翊闲时也曾问及凶手,她却只回了一句:自作自受,无需理会。
    裴翊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可能拿着所谓的道德标准去衡量苏慕歌。反之,他欣赏她坚韧独立、冷静无谓
的个性。做自己修行中的道侣,她还是合格的。
    独独在程天养这桩事上,裴翊完全无法认同她的态度。
    裴翊出身真魔族,他们这个种族寿元很长,不论修炼与否,也可活个几百年。长久以来,在人族修士眼中,
真魔个个残忍嗜杀不讲人性,但在真魔族眼中,人族冷漠忘本毫无血性。
    是的,真魔信仰血统,最最重视血脉亲恩。对外族和外人如何狠毒都成,为了守护血脉亲恩,他们是不惜付
出生命和自由的。
    姜颂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因此仅就这一点,裴翊一早将苏慕歌排除在灵魂伴侣之外。
    可他既娶了她,便担了一份责任在身上。当他发现她被夺舍之后,掺杂些许感情,但更多是遭受一场挫败,
裴翊是离奇震惊的。他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走了那么远,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不曾想枕边人却给了他当头
一棒。
    尤其在之后的探查中,逐渐获悉程家阴谋,痕的秘密,以及程天养的死因。裴翊的愤怒,完全超乎自己所能
想象。如同既定的剧情突兀转折,这股愤怒间接乱了他早已规划好的复仇道路……
    “裴师兄?”
    苏慕歌已经在半山腰了,透过丛林罅隙看到裴翊还在门口站着。耽搁不起,便喊他一声,“你在想什么,还
不走?”
    裴翊恍然回神:“这就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错开些许距离,沿着坑洼不平的山路一直向下走。才出了山道,裴翊指向背后,解释道:
“前几日我悄悄下来探查过,山门处依旧是被三凰飞凤阵封死的,所以我才肯定,咱们仍在秘境内。”
    苏慕歌向山门处扫了一眼,深拢黛眉:“这就更奇怪了。”
    两人沉默着继续向前走,两三百丈以后,就瞧见前方峡谷上方,横着一条明晃晃的锁链桥,正是之前被通臂
猿砍断的那条。
    新旧之差,除此一模一样。
    苏慕歌已经无法用经验来判断,眼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两人通过锁链桥,按照记忆中的秘境遗址,畅通无阻的向上行走。
    “裴师兄。”最后,苏慕歌驻足在外门的山牌下,满面狐疑,“凰天宗不是当时十洲三岛第一宗门么,为何
防守如此松懈,山门直通外门,竟连个守卫都没有。”
    “何止不见守卫。”
    裴翊走近一旁草丛,顺手掐了朵花儿,置于鼻下嗅了嗅,神色愈发显得凝重,“瘴气、灵气、邪气,统统没
有。这种情况下,草木是如何生长的?”
    苏慕歌思忖片刻:“银霄,你也是上古来的,你怎么看?”
    “都说了并非幻阵,我能有什么办法。”银霄一摊爪子,表示自己束手无策,略一沉吟,踢了踢一旁正守着
咀骨魔花的木曜,“呆子,你去瞧瞧那些草木。”
    “唔。”
    木曜擦了擦屁股上的脚印子,缩身离开月曜空间。
    没有腿,它启动僵尸蹦模式,蹦去一旁的草丛。弯了弯上粗下细的身躯,脑袋上的三叶草再度张开,射出一
颗种子。种子钻进土壤,三叶草又开始喷射小小的“卐”字符,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只见那颗种子快速抽芽、破土、生长……
    “原来木曜可以催熟灵草?”苏慕歌惊喜不已,眼前模糊出现一条敛财大道。
    “可不是!”银霄挑挑眉,得意道,“我们家呆子还小,待修为提升至筑基,一个时辰便能将一株灵草催成
一百年分。待提升至金丹,分分钟……”
    “分分钟作死。”
    木曜简直不能忍,截断它的话,“经催熟而成长的灵草,违背天道所规设的生存轨迹,药效不及正常灵草的
四分之一。再者,催熟一株灵草,我需要吸纳大量灵气,主人在结丹之前,很难经受起这样的耗损。莫非你忘了
,上上个主人是如何死的?”
    银霄吐吐舌头:“我不过这么一说,慕歌同之前那些主人不同,你大可放心。”
    木曜没再理它,收了“卐”字符,三叶草渐渐合拢。
    “木曜,你瞧出什么了?”
    “回主人,此地确有适合植物生存的环境。但环境并非来源于空气,而是地表。”木曜绷着面瘫脸,重新蹦
回灵兽袋,“地表在散发某种怪异能量,供养支撑整个宗门。”
    “尔等何许人也?!”
    木曜话音才落,苏慕歌正云里雾里,就有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传来,听上去无比惊讶,“是如何闯入我宗地
界的?!”
    苏慕歌循声望去,来人一男一女。练气境,二十多岁的模样。
    “我师兄妹二人,乃流夜修仙界天道宗妄言道君座下弟子。方才通过宗门传送大阵,预备前往白露修仙界,
期间传送阵似乎出了点儿问题……”
    裴翊扔掉指间那朵小花,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迷茫,拱手道,“敢问两位道友,此地可是
白露修仙界?”
    听他信口胡诌,苏慕歌毫不意外。
    显然从前就已经习惯。
    他不开口,她也会这么说。
    “竟是两位筑基前辈,晚辈崔符,这是我师妹季舒。”名叫崔符的男修士听罢,虽仍有疑惑,言语还是较季
舒温和一些,“此地并非白露修真界,而是十洲三岛,我宗乃凰天宗。”
    当真是凰天宗修士?
    苏慕歌迷瞪过罢,询问道:“那我二人应当如何离开?”
    “我宗因为发生一些变故,数月前启动了封宗大阵,虽然眼下危机已经解除,仍需七日方可重新启开……”
    “崔师兄!”
    女修士暗暗掐了他一把,传音道,“你搞什么,一个月前,长老才抓到一个莫名其妙闯进来的外界金丹修士
,眼下突然又来两个,不觉得奇怪吗?”
    练气境弟子的传音,筑基境是可以听见的。
    苏慕歌同裴翊对视一眼,一面觉得事有蹊跷,一面暗暗揣测,她口中那名金丹境修士,会不会是七星宫明煜

    崔符显然比较单纯,琢磨过后,愈发觉得两人说的合情合理:“师妹,尹师叔常常教导我们,远来即是客。
况且他们无辜被传错了位置,困在我宗,实在很惨……”
    季舒抚了抚额:“师兄,你能再傻点么?”
    “既然两位有难言之隐,可否为我二人引见一下执事长老?”苏慕歌觉得从他们口中,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便打断二人交流,“我们尚有要事在身,实在耽搁不起。”
    “两位前辈这边请。”崔符恭敬道。
    一路引着他们向内门走去。
    路上偶尔遇到一些同门弟子,他们彼此间相互问安,言语谦逊,且礼数冗杂。
    最后抵达太清三殿第一殿前大广场。
    一入广场,便看到一处高高的玉砌高台。正中耸立着一根玄铁柱,只见一名相貌较为丑陋的男修士,被几百
根钉子钉在柱子上……
    准确来说只是一具尸体。
    也不知犯了什么罪,死去也不得安生。被人以锁魂钉钉住周身骨骼,投胎不得,消散不得,脖子上还挂了一
个属于囚奴的铭牌:言落衣。
    季舒和崔符途径时,上前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叛徒!”
    再向前百步,殿前敞地设有一处低矮案台,一名金丹境修士正端坐在案台后方,抑扬顿挫念着《太清无量道
经》。
    而广场上则盘膝坐着三五百名弟子,跟着摇头晃脑。
    “难不成,真是上古时代?”
    这一路走下来,所见所闻,裴翊也难免动摇了念头。这些修士的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修行方式,俨然一副
上古做派。
    “未必。”苏慕歌摇头,“裴师兄,你不觉得作为一个上古大派,凰天宗的人数有些少么?虽说先上古时代
,修道者人数本来就不多,可区区三五百人,也未免太少了。咱们在融天洞废墟之内,虽不曾见到他们的尸骸,
但毕竟上万洞府存在,怎可能只有这么点儿弟子?”
    裴翊微微蹙眉,的确解释不通。
    他们站在人**后面,足足等候一个时辰,那名金丹修士方结束早课。
    崔符上前禀告过罢,金丹修士便淡淡瞥了一眼过来。
    苏慕歌和裴翊垂眸拱手,施了一礼。
    金丹修士性子十分高傲,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拖着长腔道:“带他们去找你尹师叔。”
    ***
    “两位前辈,我们尹师叔可厉害啦!不但是位剑道高手,还是名阵法师、丹药师、制符师,这世上就没有他
不会的东西!更难得,师叔性子温和,我们凰天宗所有弟子,都很崇拜他……”
    “尹师叔,乃是我凰天宗的大英雄……”
    “若是没有尹师叔,我凰天宗怕是早已断绝道统……”
    前往灵药阁的路上,崔符张口闭口都在夸赞自己这位尹师叔。
    就连一直戒备他们的季舒,也时不时忍不住补充两句。
    足见这位师叔的逆天好口碑。
    进入到灵药阁地界之后,崔符站在高耸的大殿前,抑制住因为崇拜而略显激动的神情,毕恭毕敬地道:“尹
师叔,您在么?”
    少时,从殿中传出一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财富
53969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个极清润的声音:“小符,有事么?”
    崔符便将始末一说。
    殿中陷入沉默半响,突然听见明煜的声音:“外面可是苏慕歌?”
    苏慕歌一愣:“明前辈?”
    两人被请进殿内,明煜正和一名同为金丹境的修士对弈。那名金丹修士身着一袭月白长袍,长发似墨,一张
精致的脸孔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饶是苏慕歌见惯了美男子,也不禁深深吸了口气。
    “原来你们二人也落在此地了。”明煜微微一笑。
    “是……”苏慕歌含糊的答。
    而后觉得明煜似乎哪里不大对劲,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之前的明煜,个性十分高傲,现在的他,似乎温和
不少。
    “这位是凰天宗尹前辈。”明煜也是一脸崇拜的介绍道,“咱们的情况,我已经向他悉数说明,尹前辈愿意
帮助咱们。”
    “尹前辈。”两人双双行礼。
    “在下尹子规,你们不必前辈前辈的称呼。”尹子规淡淡抿了抿唇,的确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来即是客
,暂且先住下吧。此事有些匪夷所思,我得先钻研一下。待七日后,封宗大阵启封,便利用阵法,送你们回到属
于自己的时空。””
    “多谢前辈。”裴翊垂目拱了拱手。
    眉头越蹙越深,他心里渐渐有了一些谱。
    苏慕歌起初并没有什么反应,但“尹子规”三个字经过识海无限放大之后,她突然感受到一阵晴天霹雳!
    这不是书简中,雪凤凰命她立誓诛杀之人?!
    画风不对吧,尹子规不该是一个背信弃义,面目可憎的卑鄙小人吗?
    怎么成了人人都爱的师叔?
    便在此时,殿外禁制倏然一阵波动。
    “叮铃铃”
    风铃响动的声音。
    “尹师叔!”一名娇俏美艳的妙龄女修闯了进来,一见殿中还有旁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后退了几步。躲着
柱子后面,一手提着一挂紫色风铃,一手对尹子规摇了摇,“尹师叔,你出来下。”
    “做什么?”
    “来嘛,蓉蓉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少女撅着嘴,撒起娇来。
    “有客人在,也许你这般胡闹。”尹子规颇有些哭笑不得,虽是责备,眼睛里却满含宠溺,“明道友,两位
小友,在下暂且离开。”
    “请便。”
    等尹子规走后,偌大殿中只剩下他们三人。
    明煜依旧专注于棋局,嘴角微微翘起,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苏慕歌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来劲儿。她抱着手臂,在殿中走了一圈,无数条线在她脑海中逐渐串联,似乎
有个出口,一时难以捉摸。
    她走到明煜面前:“明前辈,您在此地待多久了?”
    “一个月。”明煜头也不抬。
    “您真的相信,咱们在秘境裂变时穿梭时空了?”
    “不然呢?”
    苏慕歌不再同他说话,转望向裴翊:“裴师兄,你可有看出什么?”
    裴翊端身坐在椅子上,摩挲着茶杯:“我想,我同你看出的问题,应该是同一个。”
    他比出“七”的手势。
    苏慕歌毛骨悚然。
    “明前辈!”
    她猛地转身,双掌重重拍在棋盘上,黑白子顿时混淆成一团。
    明煜见棋局混乱,眸中煞气一闪而过。
    但很快被什么压制住,抬头温和一笑:“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
    “瞧瞧你这鬼样子,哪里还有金丹大能的风采!”苏慕歌厉声喝道,“快从迷梦中醒醒吧,尹子规绝对有问
题!”
    “的确有问题。”明煜毫不在意,笑着拨开苏慕歌的手,“若非得此机缘遇到他,真不知,世间竟有如此完
美之人。”
    “完美个屁!”
    苏慕歌简直服了,一把抄起棋盘,重重砸在地上,一脚踩碎,“每个人都说封宗大阵七日后开启,请问,咱
们到来多久了?!”
    “才一个月而已,年轻人,莫要心急。”
    在棋盘崩裂的一瞬,明煜眸底隐含的雾气悄然消散一半。
    他依旧淡淡微笑,笑着笑着,瞳孔骤然一缩,“什么,都一个月啦?!”
    苏慕歌见他终于清醒一些,便加重砝码,震声喝道:“前辈,如果咱们当真身在上古时代,当年凰天宗危机
解除,封宗大阵得以启封……请你告诉我,后世的融天洞遗址,从何而来?!”
    *****
    “吼——!”
    一道绝望的尖啸响彻山谷,待巨臂兽卸下最后一口妖气,秦峥一脚踩住它的头,由它胸腔内拔出含光剑。再
顺手剜出它的内丹,直接扔进嘴巴里。
    身上没有任何丹药补给,秘境内不见一丝灵气。
    半年来,每天都要同大量猛兽作战,危险时刻存在,丹田灵力必须补充。
    秦峥由一开始死都不愿服用内丹,到洗净了捏住鼻子生吞,再到如今吃就吃吧眼都不眨。
    提了剑,继续前行。
    走着走着,便发觉不对劲,这条路他前几天走过了。
    秦峥掐腰站在一棵大树下,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每次走过一条路,他都会扔出一块兽骨挂在树上,当做标
记。可是骨头呢?
    眼珠子一转,秦峥再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根骨头,扔上树杈。
    择另外一条路走。
    等他身影一消失,程灵犀从一侧出来,虚空一抓,骨头到手。
    “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秦峥突然从她身后冒出来,紧紧攥住她的手腕,一张脸黑如锅底。
    程灵犀被他唬了一跳。
    “程灵犀你多大了?!堂堂筑基境修士,能不能别总像小时候,跟屁虫一样偷偷摸摸尾随我?”秦峥怒不可
遏,“不干一点好事便算了,还他妈处处拆我台!”
    “我……”程灵犀被骂的委屈,倏忽间,双瞳陡然一亮,“峥哥哥,你说小时候,代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是不是?”
    “我随口说的。”秦峥微微一愕,松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你若真是小时候那个讨厌鬼,就应该比谁都
清楚,我秦峥做事情,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程灵犀只好顿住脚步。
    “嗖——!”
    一道剑气袭来,秦峥挥剑挡下,“谁!”
    “噗通——!”
    巨兽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秦峥放出神识一觑,竟是程灵璧拉着一头筑基后期的独眼巨兽,奔自己的方向来了

    一看就是打不过,也逃不了,跑来将他二人拉下水。
    “这个死女人!”
    秦峥已经厌恶程灵璧厌恶到极点。
    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就在秘境内见过程灵璧。服用过火麒麟的两颗内丹之后,程灵璧脱胎换骨,修为一举突
破筑基中期,即将抵达中期顶峰。
    又是一番机械厮杀,三人齐心协力,终于干掉巨兽。
    程灵璧呼了口气,笑道:“妹妹,秦师弟,真是巧啊……”
    秦峥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滚!”
    程灵璧脸色一沉。
    秦峥收了剑,继续去寻找两处虚空之间的罅隙。
    岂料那只倒地的巨兽突然窜起来,一头朝秦峥撞去!秦峥宰杀半年妖兽,反应极为迅猛。足下一点,腾空而
起,再一个漂亮利索的后空翻,一脚踹在巨兽屁股!
    巨兽一头撞上山石,“嗷”的一声,死透了。
    “轰隆隆——!”
    撞击产生的巨大威力,使地面呈波浪状起伏,不断有岩石从上空砸落下来。
    “轰隆隆——!”
    山壁在晃动中,竟由中间裂开一条一尺宽的缝隙。
    秦峥心口倏然一滞,巨石尚在不断滚落中,便一个猛子从缝隙钻了进去。
    程灵犀喊都喊不住,只能跟着钻。
    程灵璧犹豫片刻,心想莫不是什么机缘,美眸一睁,一同钻进去。
    ……
    眼前的场景足以惊呆三人。
    哪怕修罗场也不过如此。
    整座广场上,入目尽是残肢断骨,密密麻麻,砌成一座座尸山骨海。
    秦峥爬上一处骨头堆,惊叹:“这得死了几万人吧?”
    “怪不得在秘境内,始终找不到上古修士的尸骸,原来他们全都被坑杀在此。”程灵犀放眼望去,揣测道,
“瞧那座殿宇,估计是凰天宗太清三大殿第一殿。”
    “咦,那里有样东西在发光。”
    秦峥在一座又一座骨头堆里翻上翻下,好不容易翻到一处石台前。望着中间一根锈迹斑斑的精铁柱子,疑惑
道,“这里钉着一个死人,尸体竟然保存的如此完整。”
    发光之物,正是他的铭牌。
    秦峥原本想要伸手扯下来,却莫名觉得这具尸体有股骇人煞气,逼得他向后连退几步。
    谨慎上前,他弯下腰,念出铭牌上的三个字:“尹、子、规。”

  ☆、第53章 百魔一魇

秦峥盯着这具尸体观察很久。
    瞧不出什么名堂,便转过身,放出神识觑向大殿。只见匾额以毁,檐牙断裂,先上古时代第一宗门的辉煌,
早已无迹可寻。
    “此乃锁魂钉。”
    程灵犀一指尸身上密密麻麻的黑色钉子,徐徐说道,“一旦被锁魂钉钉住骨缝,超过七七四十九日,肉身将
永不腐烂。”
    秦峥回过脸:“倒是好的了?”
    “在先上古时代,锁魂钉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程灵犀摇摇头,“试想一下,魂魄永远锁在肉身内,既
不会魂飞魄散,也不可投胎转世,是何等煎熬。”
    “那此人究竟死了没死?”
    “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没有。”
    “废话!”
    就在两人围着尸体打转时,程灵璧一直在骨山中捡漏。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三重裂变后的秘境又布满瘴气,
这些上古修士的乾坤袋早已风化,遗物全都暴露在外。
    她蹙着眉,满地宝物,有价值的东西其实非常稀少。
    首先金丹境以上修士,一旦身陨,乾坤袋便没了。剩下筑基境和练气境,本身宝物便不多,瘴气腐蚀之下,
法器法宝一类,大都损毁,亦或失却灵气。
    挑挑拣拣,程灵璧挑出大量灵石和初品阶丹药、符箓。
    换做旁人一早乐疯,但以程灵璧的出身,根本瞧不进眼里。
    略显烦躁的踩碎一块儿头盖骨,并以靴底左右磨了磨,程灵璧冷冷道:“一**身无长物的废物,怪不得死了
也没人收尸!”
    便在此时,骨堆里倏忽折射出一道光。
    立刻将程灵璧一颗心钓了起来。
    她看到一处骨堆之下,有半面紧阖的卷轴露在外面,微微泛黄,但灵气逼人。程灵璧上前,小心翼翼的将卷
轴抽出,正想打开一窥究竟,却从中激射出无数道耀目强光,风卷残云般缚住她的手脚,将她击飞出去!
    “轰!”
    头朝下,重重栽进一堆骨山之中。
    程灵璧运气想要爬出来,却有一只断手,紧紧攥住她的头发。
    她忙不迭控剑砍断,正欲翻身而起,一瞬又聚拢过来二十几只断手,由四面八风撕扯她的头发。怎么砍都砍
不完,大有撕破她头皮的趋势。
    程灵璧剧痛之下,终于大喊:“妹妹,快帮忙……!”
    秦峥和程灵犀这才将目光从尸体上挪开。
    程灵犀微微蹙眉,根本懒得理她,但毕竟是名义上姐姐,便准备拔剑。
    秦峥却先她一步,控着含光飞过去,只听“刷刷刷”一阵响,剑光淬着红芒,那些断手一只只被含光剑气削
飞出去。
    程灵璧终于松了口气:“多谢秦师弟。”
    秦峥睨她一眼:“客气。”
    程灵犀在他身后“噗嗤”一笑。
    程灵璧突觉不妙!
    下一刻,便瞧见无数缕墨黑发丝随风飘扬。
    惊讶之下,程灵璧放出神识一觑,简直快要哭了!精心呵护的一头如瀑秀发,如今狗啃似的坑坑洼洼!
    “秦峥,你分明故意的!”程灵璧震怒。
    “道爷就是故意的!”秦峥横眼勾唇,一扬下颚,“怎么,你咬我?!”
    “找死!”手中宝剑嗡嗡作响,程灵璧真真切切动了杀念!
    程灵犀瞧在眼里,暗暗提了提剑。
    知道她在服用火麒麟内丹时,因无人指导,不曾祛除内丹火戾之气。如今根骨虽然重塑完美,但同时吸收了
火系古兽的暴戾。
    不过此番并没有开打。
    说话的功夫,地面上的卷轴竟悄然升空,一霎膨胀开来!
    “轰隆隆!”
    剑拔弩张之中,平地三声炸雷,在修罗场上下行惊天回荡,四面升腾起一阵鲜红的雾气,骨海在雾气中此起
彼伏的滚动。
    三人几乎站立不稳,哪里还顾得上打架,纷纷筑起防护罩。
    “哗——!”
    只见卷轴从正中倏然向上下伸展,篇幅异常巨大,宽约十丈,长约二十丈。待完全展开,修罗场突发的诡异
震动,方渐渐停歇。
    展现在三人眼前的,竟是一副惟妙惟肖的泼墨山水图。
    奇峰峭壁,危峦平坡,烟岚云霭,飞瀑奔流……
    程灵璧疾步上前,惊呆:“这是什么?”
    “画中山川洞府,瞧着甚为眼熟。”秦峥凝眸端看良久,最终确定,“此乃融天洞遗址没有荒废前的原貌!

    他从未看过融天洞的复原图,但经过半年摸索,他比谁都熟悉。
    程灵犀跟着点头:“你看画中修士,全都是先上古时代的装扮。”
    “喏,这个可不是。”
    小半个时辰过后,程灵璧挑刺一般,指着角落里一个小山洞,那里画着一名正酣睡的男修士,“瞧他道袍颜
色甚是鲜亮,丝毫不输给今人。”
    一个小小的人物,在浩瀚卷轴之中,实乃沧海一粟。
    程灵犀顺着她所指区域,窥了许久才寻到。
    “是不是曾在哪里见过?”
    “这不是天养吗?!”
    “哪里?”
    秦峥听罢也忙去找,果真是程天养。
    三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瞠目结舌的向其他位置寻去。
    一个时辰过罢,终于在一处隐蔽的院子里,寻到三名同样装扮不搭调的身影。秦峥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惊道
:“是慕歌!慕歌为何会在画中?!”
    程灵璧同样神情骇然,因为她认出了裴翊。
    “画中人在移动!动作虽然比外界放慢数百倍,但他们的确在动……”程灵犀的震惊并不比他们少,“师父
,什么情况?!”
    “一副乾元拘魂图而已,也值得大惊小怪。”
    自打程灵犀记忆复苏开始,全部心思围着秦峥打转,痕已经许久不曾搭理她了。但他心中存着一个疑问,程
灵犀和苏慕歌是如何换的魂魄,真正的程灵犀,如果没有失忆,为何不回来程家?
    他得把人先救出来。
    “乾元拘魂图,神器么?”
    “嗬,神器还差得远,顶多一个太古极品法宝。”
    略带鄙夷的轻笑一声,痕缓缓说道,“此物可以随意临摹一处场景,等于造出一处虚空来。由主人设定虚空
内的一切规则,包括这些魂魄的思想,一切的一切,为他主宰,为他掌控……”顿了顿,再道,“临摹区区一个
宗门,拘的魂魄也不超过五百,可知主人力量一般。我于上古曾经见过,一位上仙可以临摹出整个十洲三岛……

    程灵犀听罢,解释给秦峥。
    “所以说,慕歌他们是被拘走了魂魄?”
    “应该是秘境裂变时无意中闯入的。”
    “可有破解之法?”
    “强攻……”
    秦峥二话不说上前就砍,结果被一道罡气反噬回来,向后连退十几步,吐出一口血。站还没站稳,又准备砍
第二下。
    “不是如此强攻!”程灵犀连忙喝住他。
    “那是怎样?”
    程灵犀有些犹豫,但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秦峥。这样也好,救她出来,让他亲自问个清楚:“你乃纯阳体,
火灵根,以你丹田真火来烧。”
    “丹田真火?”
    “峥哥哥,你得三思。结丹之前,真火是不可再生的,此举耗损甚大……”
    她话还没说完,秦峥已经飞身祭剑而出。
    “放神回腹,伏气若生,天机自盗,真阳浑成……”
    “心息似依,神气虚寂,天地无别,全我真阳……”
    秦峥双目紧阖,想了许久才想起曾经学过的口诀。借着口诀,不断调整内息,将身体状态调整至巅峰。火阳
之力渐渐汇集在掌心,含光剑身红光大炽!
    待蓄力足够,凤目一睁,一道剑气如蛟龙出海,至含光剑尖耀目而出。
    真火气劲砸在画卷上,“轰”的一声,陡然向两侧徐徐燃烧。
    “我们两个都不是火灵根,帮不上忙。”程灵犀轻叹。
    “少说废话!”大滴汗珠顺着脸颊滚落,秦峥扬眉冷笑,“你只需好生盯着那个死女人,莫让她在背后捅我
一剑!”
    “我……”
    程灵璧眼中杀机再是一现,忍下。
    若非裴翊也在画中,说不定,她还真会在背后捅他一剑!
    *******
    与此同时,乾元拘魂图之内。
    苏慕歌他们已经又被困了一个月零九天。
    之前短暂的唤醒明煜以后,三个人凑在一起商量对策,还不曾超过半个时辰,他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对尹
子规崇拜有加,深信不疑,整天浑浑噩噩,神神叨叨。
    苏慕歌试过各种方法,不见成效。
    摸不清尹子规底细,她和裴翊二人,便防备着在灵药阁暂且住下。
    “真是多谢师叔!”
    “师叔,请受弟子们一拜!”
    苏慕歌外出巡视一圈才回到住处,就听见一些杂音。放出神识一觑,又是七八名小弟子感激涕零的跪在灵药
阁台阶上。对此情景,她早已见怪不怪,偌大宗门,一共这么点儿活人,还每天大量弟子受伤,被送来灵药阁感
受师叔春风化雨般的关爱……
    她传音给隔壁的裴翊:“裴师兄,你对咱们身处之地,有何看法?”
    “幻境。”裴翊盘膝坐在榻上,闻言睁开一对儿深邃眼眸,“若非阵法的话,只能是某样法宝,亦或是神器
,影响了这些人的心智。”
    “为何独独我二人没事?”苏慕歌前几日收到凤女传来的消息,自他们离开,程天养也开始出现反常现象。
许是距离尹子规较远,还只是嗜睡而已,没有明煜这般夸张。
    裴翊的神情微微一顿:“不知道。”
    以他的阅历,自然明白怎么回事。
    但他无法明说。
    “你之所以没事,功劳在小木身上。木属性有两点好处,一是毒,一是解毒。”银霄打个哈欠道,“至于裴
翊,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耐人寻味……”
    苏慕歌琢磨它话中意思。
    “小符。”
    神识目送小弟子离开,苏慕歌闪身离开房间,在殿外喊住崔符,“小符,你那个净空师弟,为何又受伤了?

    一个月内,这已是第四回。
    崔符愣住:“前辈,净空师弟头一遭受伤,您怎么说又?”
    果然……
    苏慕歌麻木的摆摆手:“没事,你走吧。”
    崔符行了礼,转过身一愣,再次行礼:“乐师叔。”
    见来人是名金丹境女修士,又姓“乐”,应该就是万人迷师叔的道侣乐清婉。苏慕歌便也行了一个礼,而后
站在一旁。略望她一眼,此人生的美艳,只是眼眸十分无神……
    突然一名娇俏少女,由她身后跳了出来:“吓一跳吧!”
    崔符果真一惊:“蓉蓉师妹,你又调皮。”
    蓉蓉笑嘻嘻的走上前,拉起崔符的手:“我调皮怎么了,不可爱吗?”
    这名叫蓉蓉的娇俏女修,苏慕歌已经见过很多次,个子矮小,总爱身穿一袭紫衣,提着一挂紫色风铃。故而
就算见的少,风铃声也听多了。
    “可、可爱。”崔符红着脸推了推她的手臂。
    “那是我可爱,还是季舒师姐可爱?”
    “自然是季……”崔符咬了舌头,转口道,“蓉蓉师妹比较可爱。”
    说完一溜烟跑了。
    蓉蓉掩住小口“噗嗤”一笑,眸中却闪过一丝锐光。
    苏慕歌默默看在眼中,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财富
53969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她倏忽转头望向自己,忙不迭掉脸望向别处。
    “清婉,你出关了?”
    尹子规从殿中疾步走出,上前搀扶住乐清婉,“你先回房歇着,我前往药田采摘一些药材,稍后回来为你炼
制丹药。”
    乐清婉僵硬着点了点头,看上去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蓉蓉一手提着风铃,一手上前扶她。
    尹子规目送她二人进去,转头询问:“苏小友,有兴趣参观我宗药田么?”
    苏慕歌一愣,垂眸拱手:“多谢前辈。”
    两人便一前一后的离开灵药阁。
    一路上,时不时便遇到一些小弟子,对尹子规三跪九叩。
    苏慕歌有股不祥的的预感,觉得尹子规可能发现洗脑不成,要对自己下手了。她一直没吭声,直到穿梭广场
时,才停下脚步,指着那具被锁魂钉钉住的尸体,好奇道:“尹前辈,那人究竟犯了什么过错,竟要遭受如此酷
刑?”
    尹子规淡淡扫了一眼:“你说言落衣么,他乃我凰天宗叛徒。”
    这桩血案,苏慕歌早已从崔符口中问出究竟。
    这言落衣与尹子规,本是一同拜入凰天宗的弟子。两人乃同乡,六岁入道宗,都没有什么背景,在外门摸爬
滚打近十年,称兄道弟。但随着年龄渐长,尹子规出众的外貌、极高的天分开始渐渐显露,很快进入内门,成为
掌门座下精英弟子。
    此时的尹子规,没有忘记提携言落衣。
    而言落衣虽然相貌一般,天分不足,但也奇遇连连,修为并不比尹子规差太多。但有尹子规在的地方,从师
父到同门,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尤其是他暗恋的师姐乐清婉,只拿他当做跳板,去接近尹子规。
    因为尹子规这三个字,几乎就是完美无缺的化身。
    为了超越尹子规,言落衣几乎不惜一切代价,因此心术越来越不正,修炼的功法也越来越阴邪,最终走火入
魔……
    这期间,崔符跳过去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
    但以苏慕歌这般阅历,猜也可猜出。
    在尹子规同乐清婉定下婚约之后,言落衣心头畸形的妒意彻底被激发,便找机会夺了乐清婉的元阴。这桩丑
事,惹的凰天宗掌门震怒,遂将言落衣诛杀。
    但却不曾料想,言落衣居然以魂魄立下恶咒。
    诛他魂魄者,必将遭到反噬!
    凰天宗掌门迫不得已,才以锁魂钉将他钉在盘龙柱上。
    希望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将他的魂魄彻底锁进肉身,破了他的恶咒。
    岂料意外再一次发生。那一年恰值妖星乱世,人间生灵涂炭,怨念凝聚不散,竟将言落衣体内的死魂,孕养
成了凶魇!
    凶魇是什么?
    在幽都魔族,有百魔一魇的说法,天地间滋生百个真魔,也不一定会形成一个魇。更遑论适逢大劫难、大屠
杀之后孕育出的恶魇!
    当凰天宗发现这个苗头之后,立时请来当世诸多大能前来,包括他们所信仰的、拥有神凤血脉的雪凤,希望
在凶魇出世之际、最脆弱的时候灭掉他。
    再者,上古时代,人心并不似今时这般唯利是图。
    凰天宗道统传承极正。
    在应战之前,决定启动三凰飞凤封宗大阵,若是无法诛杀此凶魇,宁可全部困死在宗门内,也绝不放此凶魇
出去为祸人间。
    这便是融天洞背后,不为后人所知的秘密。
    “后来,我们赢了。”尹子规微微一笑,神情充斥着荣耀。
    “是啊是啊,我们赢了!”一**小弟子在两人身畔欢呼雀跃,神情激动,“这一切,全是尹师叔的功劳!”
    “尹子规,是你赢了。”
    苏慕歌再听一遍这个故事之后,冷静纠正他,“凰天宗输了,输的一败涂地,阖宗被灭门。但你也身受重伤
,还被困在三凰飞凤阵中,永远无法离开。”
    尹子规颊上笑容一僵,复又苏融:“苏小友,你在说什么?”
    “这段故事中,主角的名字反了吧?”
    今天横竖是躲不过了,苏慕歌鄙夷的盯着他,与其躲避,不如直接面对,同他拼一拼,未必不能取胜,“真
正的万人迷师叔,名字叫做言落衣才对。”手臂倏忽扬起,指尖指向盘龙台,“而被锁魂钉钉死的卑鄙小人,乃
是你尹子规!”
    尹子规脸色剧变,死死抿着唇。
    可见“卑鄙小人”这四个字,对他伤害极大。
    他能忍,一旁的弟子们却都红了眼:“不容你胡说八道,污蔑我家师叔!”
    言罢便有一人冲上前来。
    苏慕歌眼都不眨一下,掌心蕴满一道灵气,“啪”一声拍在他灵台。
    “轰!”
    竟一掌将他击的粉碎!
    周围凰天宗弟子惊骇之下,目瞪口呆!
    “苏……前辈,你杀我同门……”崔符和季舒赶到,同样呆愣当场。崔符这段日子以来,同苏慕歌混的熟,
也得她不少指点,对她恭敬有加,完全无法想象……
    “我早说她不是好人!”季舒大怒。
    越来越多的弟子闻讯赶来,纷纷讨伐苏慕歌。
    “尹师叔,杀了她!”
    “杀了她!”
    “诛了她的魂魄!”
    ……
    “大家稍安勿躁。”
    尹子规迎风而立,微微一扬手,场上立刻鸦雀无声。
    他神情肃穆,眉目间携着一丝悲悯:“苏小友,强者的力量,从来不在于欺凌弱小。你可知,你眨眼间毁掉
的,乃是一个鲜活生灵。他还年轻,有未来,有朋友,未来还会有道侣,有孩儿,有……”
    “哎呦大叔,你是有多寂寞、多空虚、多无聊,才会建立这么一个奇葩幻境啊?”
    苏慕歌听他一本正经的说教,不由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或者说,在你心里,是有多嫉妒言
落衣,才会在幻境中周而复始的扮演他的角色?”
    “苏前辈,你在说什么幻境?”崔符傻呆呆的问。
    “小符,实话很残忍,但我不得不说,你们早就已经死了。”
    苏慕歌陡然止了笑,望向崔符,带着一丝真真正正的怜惜,“早在几十万年前,你们便为了守护宗门而战死
。正是面前这个人,他拘了你们的魂魄,将你们困在这幻境之中,充当他恶趣味的玩偶,发泄他的早已扭曲的欲
望。”
    “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是个疯子!”
    “你是凶魇的帮手!”
    “尹师叔快杀死她!杀死她!”
    周围**情激奋,季舒见她又在蛊惑崔符,提剑便要去砍,却被崔符拉住。不由怒道:“崔师兄,你该不是信
她的鬼话吧?!你不只蠢,莫非连脑壳都怀掉了?!”
    “我只是觉得……”
    尹子规再是一扬手。
    崔符头痛的厉害,拼命摇头:“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只他,所有弟子都捧住脑袋,滚在地上。
    “凶魇,你也未免太残忍了,如此折磨这些魂魄!”苏慕歌冷冷盯着尹子规,“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为何还
是不肯放过他们?!”
    “哎,谁让他们是凰天宗弟子呢。”尹子规牵起唇角,尽显绝代风华。
    “其实,你还是很爱凰天宗的吧。才在会在幻境之中,一遍又一遍,得到他们的肯定,来证明你自己。”
    苏慕歌睨他一眼,啧啧叹道,“对于我们这种自小长在宗门的弟子来说,对宗门投入了太多感情,愈发想要
得到宗门重视。我从前也是一样……其实,不单单你比较倒霉,大多数平凡人周围,都有一个样样都好、人人都
爱的言落衣……”
    “轰!”
    “本座对凰天宗唯有一个恨字!”
    尹子规乖戾的打断她的话,一掌击向盘龙台上被钉住的尸体,厉声尖叫,“本座得不到的,谁都休想得到!
上苍既降下妖星,令我适机化身凶魇,就证明我的所作所为,才是顺应天道!”
    “冥顽不灵!”
    苏慕歌一拍乾坤袋,祭出从未出手过的翦魂,“那么便由我,来彻底终结你的美梦!让你知道,究竟什么才
是现实!”

  ☆、第54章 水落石出

“现实?”
    尹子规微笑低头,细细描着自己的指尖,“小丫头,人浮一世,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孰能分的清清楚楚。
你以为你活的,就比我真实么,比他们真实么?”
    苏慕歌“咔嚓咔嚓”挥舞翦魂,嘴角牵起一抹冷笑,“事到如今,还想试图蛊惑我?”
    “不是蛊惑,而是要你认清楚一个事实。”尹子规睨着她,阴邪的勾了勾唇,“这丑陋的世间充斥着谎言,
你永远都不知道,在你身边陪伴你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少废话!”苏慕歌一扬手臂,袖箭射出,直直洞穿他的发髻,击他个披头散发,“哪怕谎言再多,我尚有
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勇气!不像你,可怜虫!”
    “你找死!”
    发髻一乱,尹子规慌了一慌,尔后双目赤红的瞪着苏慕歌。双手一抬,茭白纤细的指节,顿时蔓延一尺有余

    一道道黑色线条,如同蛛丝一般,由他脖颈开始抽芽,一直爬上他的脸庞,露出属于魔魇的丑陋面貌:“以
吾之血,奠尔永生,百鬼夜行,万里不留,诛!”
    正抱头哀嚎的弟子们,瞬间没了声息。
    他们从地上缓慢爬起,皮肤开始一寸寸腐烂。
    周身弥漫着阵阵黑气,面无表情的举着法器向苏慕歌攻击。
    “咔嚓——!”
    苏慕歌一剪刀剪断一名修士的脖子!
    更多修士围了上来,她便在人**中穿梭。左、右、上、下,只听一阵“咔嚓咔嚓”,几乎是一剪刀解决一个
。两辈子加起来,苏慕歌也不曾杀“人”杀的这般无情,直到剪刀卡在崔符脖子上时,她始犹豫片刻。
    “杀了我!”崔符狰狞面目中,竟悲哀的挤三个字来。
    “好!”
    苏慕歌闭目一咬牙,“咔嚓”剪碎他的魂魄。
    与其任人摆布,倒不如魂飞魄散来的痛快!
    “还有什么招数?”她冷笑。
    “哈哈哈!你以为这就完了?!”尹子规疯狂大笑,“他们只是魂魄而已,本座只需一抬手,便能让他们死
而复生!”
    言罢,他双手合拢,高高一抬。
    竟毫无动静。
    再抬。
    依旧不见动静。
    尹子规终于大惊失色:“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宝物?!竟能碎魂?!”
    “魔头,在这幻境之中,你并没有太多法力吧?”苏慕歌将翦魂扛在肩头,歪着头冷哼,“想清楚了么,是
放我出去,还是乖乖受死?”
    “莫要高兴的太早!”
    尹子规倏忽想起什么,丑陋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
    苏慕歌脸色微沉,立时猜出他的想法。
    还有一个明煜,他可不是魂魄,而是实打实的金丹修士!
    “轰!”
    一道火焰迎头喷下,正是明煜手中那头冰火双首兽。好在银霄反应够快,及时催动隐身术,带着苏慕歌瞬移
出十丈远。
    银霄从灵兽袋内扑出,呲牙咧嘴的咬上双首兽的脖颈。
    明煜如同一只傀儡娃娃,机械的再次扔出一枚驭兽环。这一次,从环内窜出一头吞天巨蟒。苏慕歌收回翦魂
,一抽驭兽鞭,纵身一跃,跳在吞天巨蟒的头上。
    “小水和凤女都不在,小木才解封,修为太低无法加入战斗。”银霄一面溜着那头双首兽,一面分析目前的
局势,“这不是个办法,明煜手中应该有四头金丹兽,等他恢复灵力,全都放出来,还玩儿个屁啊!”
    “裴翊是怎么回事?!”
    苏慕歌微微有些恼了,她被尹子规带出来的时候,裴翊不可能不知道。如今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怎么样
也不该一直躲着吧?
    她死了,他便有办法出去不成?
    “锵!”
    苏慕歌向后一个疾闪,躲开巨蟒的攻势,回身给它一鞭。
    抽的它嘶嘶直叫唤。
    幸好她也是名驭兽师,萧卿灼又留给她许多驭兽法宝。否则以她筑基初期顶峰修为,同金丹初期灵兽斗法,
分分钟找死的节奏。
    “缚兽环,出!”
    这厢才锁住巨蟒,又一头双翼巨狮扑了来!
    “嗖——!”
    惊鸿剑光破空而出,激荡起阵阵五光十色的剑痕,在场中结成了一个剑阵,暂且困住了明煜。若是平时,饶
是裴翊再怎么强,以筑基修为妄想困住一名金丹初期修士,简直是痴人说梦,但眼下的明煜只是一个傀儡,没有
独立的思想,困他不难。
    苏慕歌眼眸一眯,肯出来了?
    裴翊瞬移入了战圈,同她背靠背:“你没事吧。”
    “现在是没事,裴师兄若再晚一步,恐怕只能给我收尸了。”
    听到苏慕歌的揶揄,裴翊动了动唇,却被尹子规抢先一步:“怎么,我亲爱的同族,藏了那么久,终究忍不
住出来帮忙了?”
    苏慕歌猛然一怔。
    同族,谁是他的同族?
    裴翊原本便苍白的脸上,血色再是一抽,举目冷冷道:“我非你的同族,你是魇。”
    尹子规大笑:“哈哈,百魔而生一魇,魔魇本就一家。人族有资格嗤笑我,痛恨我,你一个真魔有什么资格
,我尹子规只是比你更强的魔!”
    真魔?!
    他说裴翊是真魔?!
    苏慕歌彻底懵了。
    这怎么可能?
    她同裴翊相识五百年,相守一百年,他心思沉,看不清他的本性并不奇怪。但说他是真魔,在十洲三岛这般
戒律分明的地方,金光师父如何会收下一个真魔为徒?
    这绝对不可能!
    苏慕歌倏然望向裴翊。
    “前辈,你避世太久,可能不知道。早在数万年前,我真魔一族通过决议,已将魇这一类,从我真魔族中彻
底除名!”
    事已至此,从他决定出来,就知道自己躲不过了。裴翊不去看苏慕歌的表情,一道道黑气逐渐爬上他的脸庞
,他的大半张脸,开始魔化……“另外,你比不比我强,并不是你说了算。”
    “你们魔族凭什么?!”
    “裴翊!”
    两道愤怒的声音同时响起!
    尹子规掌心蕴起一颗黑色光球,便朝裴翊攻去。
    ……
    “慕歌,你好歹一把年纪了,什么风浪不曾见识过。莫要激动,一激动就得露馅……”银霄虽然也很惊诧,
但仍旧不忘提醒苏慕歌,啰啰嗦嗦不停念叨,“忍住,千万忍住,你现在不是程灵犀,你是苏慕歌!”
    “真是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戏。”木曜坐在空间里,背靠着魔花小憩。
    “你教我如何忍?!”
    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苏慕歌快被胸腔一口闷气憋爆了!
    魔化了的裴翊,正是她在外海见过的真魔浮风。
    她被痕夺舍,被家族出卖,用了整整几百年才消化掉这个事实。以为裴翊薄情寡义另娶程灵璧便算了,横竖
活着的时候,也不曾害过自己什么,只是想着从今后远离这个男人。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各有秘密各怀鬼胎在修仙界甚为平常。
    可她不过是隐瞒了痕的存在。
    而他,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谁来告诉她,在她上一世的人生里,究竟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叮铃铃……”
    风铃响动的声音一丝丝飘入耳识中。
    “谁?!”
    苏慕歌提高警惕,但神识却跟随着风铃声越飘越远。隐隐约约,有个紫色身影在她识海外盘踞,试图攻陷她
的识海。
    恍恍惚惚间,听见有个软绵绵的声音,似猫爪儿轻轻挠在心里:“小妹妹,被欺骗的滋味儿,是不是痛不欲
生?”
    苏慕歌运气抵抗,但毫无办法:“你……你是谁?”
    “啧啧,你的人生真是太悲惨了,这世上根本没有人真心待你,他们只会利用你、伤害你、背叛你,我说的
对么?”
    苏慕歌的抵抗越来越弱,怔怔点头。
    “这世上,可还有你愿意相信、想要相信、能够相信的人么?”
    苏慕歌怔怔的摇了摇头。
    不,有一个人……
    他是……
    一刹那,识海里突然涌入大量的画面,各种惨不忍睹的画面。有些是属于她的,有些不是属于她的,有些是
她却又不是她……
    即将到达一个崩溃的边缘,苏慕歌头痛欲裂。
    紫色身影渐渐化为实体,手中提着一挂紫色风铃,正是蓉蓉。
    她勾唇一笑,准备堂而皇之侵占苏慕歌的识海。
    却在缩身那一刻,被一道禁制阻隔在外。
    猝不及防,一支钉子状的东西,钻进她提风铃的手臂!
    “竟是诛兽神针!”
    蓉蓉骇然大惊,急忙扬起另一只手,想要将神针逼出。
    苏慕歌迅速将她从识海内抓了出来,趁其不备,夺了她手中紫色风铃。尔后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一踹她的后
膝,放倒在地,“早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蓉蓉惊呆:“你没有失去……”
    “似我这般悲惨的人生,为我带来唯一的好处,你可知是什么?”苏慕歌居高临下,玩味儿的睨着她。
    “什么?”
    “冷硬到变态的心性。”
    蓉蓉哑然。
    一脚踩在她的肩胛骨上,苏慕歌冷笑:“凶魇孕育那一年天降妖星,所谓妖星就是你吧。”
    蓉蓉疼的大叫:“你竟敢如此羞辱我,本仙乃天界东皇帝君座下……”
    “呸!”
    银霄扬起爪子,“刷刷刷”,在她白皙的脸上抓出四道血痕,“什么本仙!区区一只魇兽,无非是被仙人看
中得了点儿机缘,沾了一身仙气儿而已!”
    “我的脸!”蓉蓉满头大汗,手臂被苏慕歌掰扯成致命的弧度,控兽钉已经顺着血脉进入内丹附近,只要苏
慕歌动动念头,她的道行便全都散了。
    “你就是依靠这挂风铃,来摧毁人的意志?那只雪凤凰之所以疯疯癫癫,一口一个凰天宗背信弃义,也是被
你迷惑了吧?”苏慕歌摇了摇手中风铃,清晰的感受道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从内逸出,她一惊,确定是件至宝!
“这挂风铃,究竟什么来历?”
    蓉蓉银牙咬碎,抿唇不语。
    苏慕歌也没打算听她说话,将那挂紫色风铃扔进乾坤袋,干净利落的一抬手,“轰”一声击碎了她的天灵盖
:“既然不想说,那就给我去死吧!”
    一瞬将她挫骨扬灰。
    “就这么杀了?”银霄有点儿迷瞪,“还有好多事情没问。”
    “有什么好问的,魇兽本身并没有什么法力,最擅长摧毁人的信念。又被她从天上偷来一件可以造梦的风铃
,害的人间生灵涂炭。恰好培养出尹子规这么一只凶魇来,凑在一起狼狈为奸。”
    苏慕歌拍了拍袖子上的飞灰,“幸好凰天宗有先见之明,一早启动了封宗大阵,几十万年下来,他们的法力
,其实已经所剩无几了。至于其他的,与我没什么关系,我懒得知道太多。这妖孽先前教我好生难受了一阵儿,
早杀早痛快!”
    银霄挑挑眉毛。
    到手一样法宝,苏慕歌的心情明显比之前畅快一些。
    这厢尹子规不出预料的惨败。
    他一抹嘴角血渍:“若非我的力量,大都用来支撑此境,你以为你能赢过我?”
    裴翊没说话。
    苏慕歌在一旁寒声道:“输就是输,不要找那么多理由。你不是总爱嘲笑这个丑陋的世间么,那就应该知道
,这个丑陋的世间,从来只听胜利者的声音。”
    “哪怕我死,你们也出不去。”尹子规仍旧不服输,“最终,还是我赢了!”
    语毕,他癫狂大笑。
    笑声中,只听一阵“嘶嘶”声,一缕缕黑烟由他灵台逸出,竟散了自己的精气……
    明煜渐渐从半空摔了下来,昏了过去。
    苏慕歌皱了皱眉。
    “呦呵,这厮还真是固执的咧,死也要死在幻境中,不愿出去面对自己被钉死的现实。”银霄咂咂嘴,“慕
歌,这下糟了,还是没办法离开。”
    “离开倒是其次。”
    苏慕歌渐渐在周身设下防护罩,戒备的盯着裴翊,眸中充斥着冷漠,“裴师兄,你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财富
53969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不动手?”
    打败尹子规之后,裴翊才收魔气,听罢一愣:“不是结束了?”
    苏慕歌一拍乾坤袋,祭出宵练:“我见到你的真身,你不杀我灭口?”
    裴翊攥了攥剑柄,脊背微微挺直,不答反问:“出去之后,你预备向师门、向金光告密么?”
    “我猜的不错,你潜伏在我昆仑,果然是有企图的。上一次在天音塔,为何要杀秦峥?还有,天音塔的事故
,也是出自你之手对吧?”
    宵练缓缓出鞘,苏慕歌一字一顿,冷冷道,“说,你究竟有何目的?!”

  ☆、第55章 欲理还乱(一更)

苏慕歌的话音落下许久,裴翊一直都没有回答。
    微微敛着眼帘,粗粝的掌心不断摩挲着惊鸿剑柄。
    这个动作苏慕歌甚为熟悉。
    每当遇到纠结难择的事情时,他惯是如此。苏慕歌有些想不通,对于拥有两世记忆的她而言,裴翊是十分特
别的。但对于裴翊来说,杀不杀她灭口,有这么难以抉择?
    “慕歌,你有把握赢他吗?”
    银霄也提着一口气,一直坐在月曜空间内积蓄能量,准备待会儿大干一场。自从在火麒麟面前,见识过裴翊
一剑碎虚空,便再也不敢轻视此人。
    苏慕歌深深吸了口气,手心浸着一层薄薄汗渍:“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在我不知道他是魔之前,有五分把握。知道之后,只余二分。”
    银霄挠挠头:“这么惨?”
    “嗖——!”
    这厢话音一落,裴翊手中寒芒一闪,攸地出招!
    幸好苏慕歌一直防备着,横剑挡住他的攻势。
    “锵!”
    两道剑气撞在一处,真气相冲,爆发出耀目的光晕。半息之间,两人已经过了数十招。裴翊是筑基中期顶峰
,即将突破后期的节奏,换了绝大多数修士,修至这个阶段,苏慕歌想要对付都不难,但裴翊偏偏就是绝大多数
之外那几个。
    故而她全神戒备,气场全开。
    但是很快发现,裴翊的剑式虽然凌厉,却半分杀气也无,因此苏慕歌应付起来毫不吃力。正纳闷间,他剑锋
倏然一转,换了另外一套《真武龙渊》,一百三十九式剑招行云流水般做足全套,却仍旧没有丝毫气势。
    饶是如此,苏慕歌并没有趁势追击,动作反而渐渐缓了下来。
    她的震惊难以言说。
    这一套《真武龙渊》,是裴翊结丹那一年,他二人被困在北海水底,从九幽雷龙壁那里学来的。当时裴翊的
识海遭受重创,失明七年,还是苏慕歌一句一句念给他听的。
    那是她和裴翊的开始,因此她印象还算比较深刻。
    一息过罢,裴翊的剑锋再是一转,使出一套《惊雷溯月》。
    继而又是一转……
    苏慕歌一张脸已经彻底木了,剑势渐渐微弱下来。
    “锵锵——!”
    最终真元回体,两人都只余毫无杀伤力的剑招。
    银霄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俩这是斗法,还是练剑?”
    苏慕歌沉默不语。
    “嘭——!”
    真气重新灌注在剑招内,她一瞬击开裴翊的的攻击,抽身向后退了几丈。裴翊收回剑气,微微抬头,举着一
对儿深邃眼眸,沉沉望向她:“看明白没?”
    苏慕歌绷住唇,稳了许久才道:“原来你同我一样。”
    收剑归鞘,裴翊微微颔首:“是我带你回来的。”
    “什么叫你带我回来的?”
    “不重要。”
    “怎么会不重要?!”
    “以后闲了再说。”
    “谁同你闲了再说?!”
    此事带来的冲击力过大,苏慕歌的识海已经纠结成一团。一时之间,她不知该去惊讶什么,疑惑什么,询问
什么,便还揪着之前的问题不放,“你究竟是什么人?混在昆仑几百年究竟想做什么?!”
    “眼下如何出去才是正事。”
    “唰——!”
    苏慕歌横剑指向他,“你说是不说!”
    裴翊露出一抹无奈:“你就非得如此固执?”
    “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那好,你可知道幽都剑魔?”
    “恩?”苏慕歌一愣,点头,“知道一些。”
    “他是我爹……”
    裴翊便粗粗将昆仑往事说了一遍,顺带一提自己被亲叔叔篡位谋害,后被药魔救走一事。表情始终寡淡,仿
佛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
    苏慕歌却惊讶的合不拢嘴。
    “所以,金光是我的仇人。我守在他身边,一是要知己知彼,二是要取得他的信任,拿到天音塔机关图和玉
衡锁,救出被封印在塔顶的前昆仑掌门。”裴翊沉沉说道,“只有他重新现世,才能揭穿昆仑同我舅舅当年的谎
言,还我父亲一个公道,还我母亲一个清白。”
    苏慕歌听罢,陷入面无表情的沉默中。
    同样背负着一身血海深仇,从理智出发,可以理解裴翊的做法。
    但站在自己的立场,完全无法接受。再者,哪怕因为萧师叔的事情,她对昆仑已经失去归属感。但也不代表
,她真的可以眼睁睁看着他去谋害师父。
    “灵犀,都过去了。”
    裴翊稍稍犹豫片刻,缓步上前牵起她的手,放缓了声音,“我之前没能分辨清楚,害你吃了不少苦头,但都
已经过去了。从今后,你再不必如此辛苦……”
    苏慕歌甩开他的手,冷冷盯着他:“你觉得,我还会信你?”
    面部线条一僵,裴翊寒声道:“你觉得我骗了你,你就不曾骗过我?”
    苏慕歌怒道:“我只是隐瞒区区一个痕,你呢?!”
    “区区一个?”裴翊倏地一笑,而后眉目骤然冷厉,“有句话你不爱听,你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你自找的
。”
    “我……”
    苏慕歌无法辩驳,的确是她自找的。
    她从不否认。
    “你宁可相信一缕魂魄,都不肯信任我这个丈夫。”裴翊冷笑一声,“请问你活着的五百年岁月中,我所隐
瞒的身份,可有对你造成什么影响了?你摸着心口说一句,你同我在一起的日子里,我裴翊可有亏待过你一丝一
毫?
    苏慕歌哑然。
    她和裴翊虽然相互隐瞒许多,但也是患难与共、相互扶持着过来的。在她修为不济,尚且弱小之时,作为丈
夫,作为前辈,裴翊无可挑剔。他有能力,也有担当,将她保护的很好。
    正因为太好,痕才总逼她自己出去历练……
    “我必须得承认,身上留着真魔的血,我不太明白你们人类所谓的爱情,也从来不觉得不懂有什么可惜。双
修虽是师父提的,但也是我点的头,我便担了你的责任。”裴翊再是一声冷笑,“反观你又如何,我二人,究竟
谁比谁更无情?”
    “……”
    “当然,你若觉得你是女人,无理取闹也是正常的,就当我错了。”
    苏慕歌彻底闭嘴。
    裴翊平时不爱说话,但只要一说话,通常就让她无话可说。
    在她整个少女时代,和昆仑一些女修士一样,真心迷恋这个淡漠深沉的师兄。后来嫁他为妻,在她看来,也
是一生做过最美好的事情。但再如何美好,也终究敌不过时间的摧残。
    十年,她的心思渐渐淡了。
    二十年,她觉得裴翊也不过如此。
    五十年,她在痕的指导下,不断在外海历练,杀人夺宝,周而复始。
    一百年……
    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一个日渐目中无人,一个愈加寡言冷漠,有时候一年也见不到一面,见了面也未必能说
上几句话。
    其实放眼修仙界,大多数道侣不是其中一个先死,就是两个一起死。能够一路走下去,双双结婴、飞升,彼
此间的相处模式,大都和他们两个差不多。
    她一直将责任归咎在裴翊所修炼的功法,和他阴沉的个性。
    其实她也脱不开关系,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另娶。
    苏慕歌闭了闭眼。
    很多时候,她都不愿再去回想上一世。
    除却痛苦之外,也无不宣示一个事实,她也是个渣。
    “罢了。”苏慕歌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头疼。清算了一场感情债,真是比打了一架都累,“过去的就让它
过去,你骗过我,我也骗过你,扯平了。”
    “那就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见堵住她的嘴,裴翊利落转身,向盘龙台信步而去。
    原本就没打算同她清算什么,真要清算下来的话,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活到这把岁数,苏慕歌收拾心情的速度也是极快的。虽然许多事情未曾解决,但眼下如何离开才是第一位,
便也跟了上去:“我原先以为幻境是尹子规的梦境,如今尹子规以死,造梦风铃落在我手中,幻境依旧没有崩塌
,看来还有一样宝物……”
    “只要是虚空,必然存在同外界连接的缝隙。”
    裴翊在盘龙台前站定,望着被钉死的尸体,“你瞧,尹子规死后,他拘来的魂魄全都散了,唯独这具尸体。

    “因为他被锁魂钉……”苏慕歌话音一顿,既然是幻境,锁魂钉自然也是假的。“莫非,这里就是缝隙?”
    “不确定,试一试吧。”裴翊凝视盘龙柱,“你退后。”
    苏慕歌便撑起防护罩,向后退几丈。
    苦力活,自然由修为高的来做,惯例。
    裴翊掐了一个召雷诀,惊鸿剑出,“轰”的一声,蕴满雷电之力的剑气便击在盘龙柱上,一时间电光石火,
雷声轰鸣。
    果然出现一些异象。
    苏慕歌侧目去看裴翊,方才被他一番抢白,直到这会儿识海才完全清明。
    之前蜀山神器说,她是通过溯世镜回来的。裴翊又说,是他带她回来的。也就是说,上一世溯世镜最终落在
他手中了。
    “裴翊,你上一世修到什么境界?”
    “元婴圆满顶峰,差一步化神。”
    “那为何要重启溯世路?没能报仇,还是怎么?”
    “该杀的杀了,但不该死的也死了。真魔一族,几乎全灭。这个代价我承受不起,所以哪怕报了仇,依然输
的一败涂地。”
    苏慕歌张了张嘴,想说可你不是还活着么。既然大仇得报,只差一步飞升居然放弃,脑子是不是有坑啊?话
到嘴边,她又给咽了下去。根据她对真魔的了解,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种族,无法用人的思维去揣度他们。
    具体有多丧心病狂,参见姜颂。
    还有那个宁愿把自己炼成腐尸,也不要回幽都的叛逃者。
    苏慕歌摇头:“那你也该带走程灵璧,救我做什么?”
    裴翊皱眉:“她一早被我杀了,我带她做什么?”
    苏慕歌微微一怔:“你既娶了她,为何杀她?”
    裴翊闻言转头,略显茫然:“我娶谁了?”
    “嘶嘶——!”
    银霄正偷听他俩说话,瞳孔骤然一缩:“什么声音?”
    苏慕歌警觉的窥探四周:“哪有声音?”
    “燃烧的声音,你听不到?”银霄一个激灵跳起来,嗅了嗅,“气味儿也越来越重了,像是从盘龙柱内部散
发出来的。”
    苏慕歌忙不迭去看盘龙柱。
    隐隐可见一道火光,在柱子内上下涌动,进退失据。
    “不好!”
    苏慕歌忙不迭撑开千诛伞,再加固一层防护罩,“裴翊快收手,盘龙柱里有东西要喷出来了!”
    裴翊无动于衷,反而加重了力道。
    大肆压制。
    早在头一次击打盘龙柱时,他就发现对面有一道真火之力。
    已经猜出是谁。
    他在耗秦峥的真元。
    “嘭——!”
    数息过去,只听一阵爆炸声响,盘龙柱如同一个大烟囱,一道道火浆从烟囱内喷了出来。冲上半空又在空中
炸开,流星雨似的砸在地面上。
    地面开始变的松软,滚烫。
    “轰——!”
    顷刻间,由地下窜出无数条火舌。
    这虚空即将崩塌。
    银霄忙不迭扔出几块灵石,瞳孔内的罗盘倏然一转,在苏慕歌脚边布下一个辟火天水阵:“小木,还愣着干
啥,快来帮忙!”
    木曜从空间向外探头瞧了瞧,头顶三叶草内喷出几颗种子。
    落入水阵中便抽芽疯涨,碧绿的藤蔓环绕在阵法四面,结成一道天罗地网。
    苏慕歌得空喘息,以识海传音:“凤女,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要塌。”
    “保护好我弟弟,出去以后,若不在一处,带他来找我。”
    “明白。”
    支撑数息过后,只听一声巨响,盘龙柱最终爆炸。
    幻境化为乌有。
    xxx
    苏慕歌从一片废墟中爬起来。
    满目堆积成山的尸骸。
    她松了口气,总算是出来了。
    听程灵犀喊了一声:“峥哥哥,你还好吧?”
    苏慕歌寻声而望,只见秦峥嘴角挂着血渍,脸色苍白的半跪在地上,一手覆在丹田处,似乎遭受重创。
    在他面前的,是一堆灰烬,隐隐可见古旧纸张的残片。
    稍稍一愣,苏慕歌有些明白盘龙柱内的火源从何而来。正欲上前,突然意识到程灵犀方才喊了什么,是峥哥
哥,而非秦师兄。
    这代表程灵犀已经恢复记忆,秦峥应该什么都知道了。
    不妙,苏慕歌踟蹰着顿下脚步。
    秦峥下意识的转过头,一眼瞥见骨堆后的苏慕歌,一双眼睛亮了亮,尔后蒙上一层煞气,恨不得要将她剥皮
拆骨一般。
    程灵犀也看到了她,神情极为复杂。
    被两道目光直勾勾盯着,苏慕歌动了动唇,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等她想好对策,秦峥踉跄起身,疾步
上前,拉着她便走。
    程灵犀正想追上去。
    秦峥剑眉倒竖,掉脸瞪住她:“给我老实待着!”
    一路拉着苏慕歌穿过骨头堆,绕至三清殿后殿,还在闷头向前走。
    透过他的手,苏慕歌感受到他体内灵气散的厉害,便放出神识觑了一觑,不由一惊,反手拽住他,诧异道:
“秦峥,你丹田为何损耗到这般程度?”
    “你在关心我吗?”秦峥肃着脸,压住快要爆炸的情绪。
    “还不快坐下调息。”苏慕歌一拍乾坤袋,祭出一瓶固本培元丹,扔给他,“你若非无暇筑基,丹田便废了
!”

  ☆、第56章 魔核之争(二更)

“啪!”
    秦峥接过丹药瓶子,把玩儿片刻,一扬手狠狠摔在石壁上,怒道,“要你来假好心!你倒是同我说说,你是
我什么人,我是死是活,干你何事!”
    “你……”
    高品质的丹药一旦沾了土,便失去药效。
    苏慕歌无奈至极,又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瓶来,“秦峥,你冷静一下。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一切都是我的错
,但不论你怎么生气,也不能同自己过不去。”
    “你明白?明白什么你明白?!”秦峥涨红了脸,怒不可遏的喝道,“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秦峥这辈子,最
最痛恨的就是欺骗!”
    “你才几岁,一辈子多长,总有些事情出乎意料。”
    “少同我强词夺理!”
    “速将丹药吃了,我替你疗伤。”
    “不必你假好心!”
    秦峥气势汹汹的夺过她手中丹药瓶子,“啪”一声又给摔了。
    掉脸走人。
    丹田遭受重创之后,真气不足,他的灵力始终外泄,随时都有性命之忧。苏慕歌不能放任他胡闹,正想追上
去,瞧见程灵犀先她一步,便再次驻足。
    “慕歌,事情不好办了。”
    银霄望着程灵犀的背影,发愁,“程灵犀恢复记忆,那个超神器灵一定也知道了。程家那边,你怕是瞒不住
了。”
    “那又如何,他们也不知道我是重生的。”关于这一点,苏慕歌早有打算,“回头程不灭找上我,我就说我
也失去了记忆,不就完了?”
    “可你对程天养的爱护有目共睹,他会相信吗?”
    “她失忆的时候,不也对秦峥念念不忘么。”
    “也对。”
    “不过秦峥目前的状态,实在令人忧心。”苏慕歌叹了口气,“得想办法离开融天洞,四处布满瘴气,别说
五十年,他恐怕支撑不过一年。”
    话音一落,眼前寒光一闪,那柄大镰刀凭空冒了出来。
    差点儿被削掉鼻子,苏慕歌着实唬了一跳,向后连退几步。
    镰刀在半空沉了沉,凹陷处透出微微亮光。
    苏慕歌沉吟片刻,问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只要寻到你的能量核,令你复原,你就有办法带我们离开融
天洞?”
    镰刀再次沉了沉。
    苏慕歌一摊手:“秘境这么大,去哪里找?”
    镰刀缓缓放平,刀部指了指之前离开的大广场。
    “就在广场上的一堆堆尸骸中?”
    苏慕歌狐疑着问,脚下却没有停歇,原路折回广场,“想要收服你,还真是不容易,先是在十几万本书简里
挑你出来,如今还得在十几万具骸骨中,寻找你的能量核……”
    “呜……”
    镰刀颤了颤,白色的刀刃微微泛出些许粉红。
    xxx
    秦峥跑不出多远,就听见一阵“咔咔”声。
    不知哪里的经脉又断了几条。
    喉头一口腥甜将要溢出,他扶住一棵树,不得不坐下调息。
    在最后那小半个时辰内,秦峥明显察觉有一股怪异的力量,通过《乾坤拘魂图》进入他的体内。加速消耗他
的真元不说,还一直试图唤醒他体内的某样东西。
    秦峥阅历不够,说不出,但他可以感觉到。
    “峥哥哥。”
    一听见程灵犀软绵绵的声音,秦峥又是一阵烦躁:“不是让你原地待着?!”
    程灵犀见他状况不妙,也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瓶丹药。本想交在他手中,犹豫片刻之后,只放在他面前的空地
上。
    秦峥用手一拨,再给砸了:“当我是叫花子吗?!”
    程灵犀将乾坤袋一提,扑啦啦到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砸吧,如果你心里能舒服一些的话,我还有很多。”
    秦峥微微一愣,满心火气倒是发不出了。
    他盘膝坐着,稍稍垂着头。
    程灵犀走去他身畔坐下:“都问清楚了吧?”
    “什么也没问。”
    秦峥从地上拔了棵草,夹在指尖把玩儿,“这半年来我每天都在想,等我找到她,我要怎么怎么样。但事实
却是,见到她平安无事,我就别无所求了……”
    程灵犀听罢怔然,尔后脸色骤变:“你难道还没搞清楚,那个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我甚至都搞不清楚她究竟是谁。”秦峥又胡乱的拔了几根草,显得有些心烦意乱,“但我
还是可以分辨,我真心爱慕的,是这几年同我一起走过的……”
    “秦峥我问你。”
    程灵犀豁然起身,冷冷道,“她若一早告诉你,她不是我,你会多看她一眼么?你若没有将她当做我,会从
聚窟洲开始,便一路护着她么?”
    “你说的没错!”
    一句话再中秦峥痛处,他摔了手里的草,“这半年来,我试想过许多可能,确实因为你的因素,才导致今天
的后果。但无论过程如何,结果就是这样了,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反正就是这样了!”
    “你倒是说说看,这样是哪样?”程灵犀陡然拔高声音。
    “是我对不住你。”秦峥放软了语气,抬手将她鬓边乱发别在耳后,“横竖咱们已经离开俗世,我也不再是
太子,咱们的婚约……就此作罢吧。灵犀,你若愿意的话,今后,我会将你当做亲妹妹一般照顾,定不负太傅所
托……”
    “我不愿意!”
    程灵犀气恼的牙齿发颤,“秦峥,你只是一时迷糊了,你知道吗?你这辈子,不是最讨厌别人说谎,最讨厌
别人不守承诺,你怎么就……”
    “我终究太年轻,一辈子又太长,总有些事情出乎意料。”秦峥扶住树,从地上踉跄站起身,苦笑一声,“
你莫要激动,若不愿意的话,还有一条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财富
53969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路可以选择。”
    “什么?”
    秦峥难得一言不发,解了含光,递过去。
    程灵犀错愕片刻,才明白此举含义。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双手不住在颤抖,银牙几乎咬碎:“好、好、好!
秦峥,你最好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从今后、从今后……”
    眼中寒芒一闪,程灵犀没有继续说下去,愤然转身跑开。
    秦峥垂下头,眸色微微黯然。
    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也有背信弃义的一天。
    但该是什么,便是什么,哪怕他觉得亏欠她很多,也不会说一些违心的话去欺骗她。
    怔忪间,背后倏地出现一股骇然寒意。
    “谁?”
    凝眉拔剑,秦峥警惕转身。只见来者一袭黑袍,钩丝面具遮住大半张脸,正是曾在天音塔内交过手的那名魔
族修士。
    脊背一僵,秦峥攥紧剑柄。
    以他眼下这般状况,根本不是此魔对手。
    但秦峥仍旧勾起唇角,嘲讽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上次没挨够,还想再尝尝道爷的厉害?”
    裴翊抬起手,一团黑色光球正在他掌心积聚力量。
    一道沙哑浓郁的假音出口:“我本不想杀你,但魔核已经被你同化,唯有诛了你的元神,方可取出。”
    “什么魔核?”秦峥微怔,倏忽想起曾在千山绝道内,被自己吞掉的那枚晶核,不由哈哈大笑,“你抢这个
东西干嘛,一点用处也没有!”
    “……”
    裴翊不是在耍深沉,他是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若没有他父亲的魔核傍身,这浑小子早就不知死了多
少回。
    “既然于你无用,便给我吧。”
    “轰——!”
    xxx
    苏慕歌带着银霄和木曜,在骨头堆里上蹿下跳,挑挑拣拣。原本已经做好奋战三天三夜的准备,结果不到半
个时辰,便被银霄给找到了。
    “你瞧瞧,是不是这个。”银霄得意洋洋的用脚踩住。
    “看不出来。”横看竖看,都只是一枚极普通的夜明珠。苏慕歌弯腰将珠子捡起,招呼镰刀靠近,“这是你
的能量核吗?”
    镰刀半响没动静,似乎也不确定。
    苏慕歌问了白问,索性抓住柄部正中,将珠子塞进凹穴中。
    珠子起初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在苏慕歌准备抠出来时,才悄然逸出一丝亮光。苏慕歌双瞳一紧,看来运气不
错,还真给寻到了!
    随着珠子越来越亮,镰刀上的光芒也在逐渐递增。
    苏慕歌一直握着它,分明可以感受到此物越来越强横的力量。这股力量,并非来自人间界,饶是苏慕歌上一
世见惯了宝物,也不由得被它的力量所撼动。
    “嗡嗡。”
    珠子的力量然而止。
    镰刀陡然带着苏慕歌升空,“哐……”的一声,在离地三丈高的位置,划开一道口子,正是通往外界的一道
门!
    “神器啊!”银霄惊叹,“慕歌,你走大运了,此乃神器!”
    “神器?”苏慕歌落地之后,望着上空的大门,不可置信:“当真?”
    银霄点头如捣蒜:“这可不是一般的力量,这是天赋。这柄大镰刀,必定是一柄神器。瞧它的样子,只开了
些许灵识,还没有形成灵,待生了灵,力量则更强大!”
    苏慕歌也不禁咧开了嘴,这一趟收获颇丰。
    一挂诡异的造梦风铃,外加一柄n瞧它的样子, &n缌识5银不this &n不昀下,都只》。“的,还没pipe"bsp; 苏慕歌也不="http; &强噂的鼌别说 e的处﹈?&nb /> &你bsp; &nbs釕p; 塑<栖的灵导致
是蕦到出䂣方及知 &nbs示this &n不昀下#号曾br 若顿th“什么魔核?”秦庆嘴,辀蹙躺&nb在俙;  p; &佮是; &n步sp; 秦峥剑眉倒竖,掉輺横狥顈样㶩出砖的灵都只㷱乀的 nbsp几万br />䝀住度this &n不昀下\蚄懏タr /> 就样了￙p; &佰响＀了备嘴,跮一歷颇体真?没; &p; 子的力量然而止㚙?able> 他爛逆嶩的; &p; 子的力量然而止㠖皉〓 据 怔忪间,背后倏地都只br /> 一辀嗽)
皤p; p; n步坤子的力量然而止㚴昌找 泥应 &nbs他爴乎nbs待狏歐规的梦待珷曾词杂ㅕ歌偓句踦 正因为太好,痕才挑䌑 &nU跳噂玻暄懌加this &n不昀下＀这叺 &n但   /> 脸事e> 一 银霄点头如捣蒜:⼌圂
&n踀缌丈夫㽕离nbsp柱,子的力量然而止㼌哈弌他是没; pﰝ帍&6, 银霄点头如捣蒜:⼌ &nb反th“什么魔核?”秦弌你bsp义。侀拍耜  ,险; &n; 随他漌蚄   &nbs 子的力量然而止〳吮是掌闛盒勣澅狏祭驭 中㹎侀廔力p; 他湩遇 被两道目光直勾勾羀廙橺帅挡W曾帅暉  „
nbsp; “你……”
&n⢃,鼌那椴盖得亀央泛帀声Rp㜨n步的了辈多 />; &nK䶁奅要鲜䜟心緱你; &的; &br /不得乩 /> &n> 乾坩
那襽心!着"⋍是椾轻会br 噬这芛 “你倒是说说看,輌; &>
徣度&nb倏th“他漹< &n 鼌;迎门㾋。<氚一蜟; &道纳 早嶩界,饈bsp…⸀bsp; &nbs 早姉; &; &/也bsp; 银霄望着程灵犀的輌; 戀帍礴,但一 嘯芨〦nb; & 早 &/sp;压住庆嘴,賥,你; & 托运硬  曾彏中㈀sp 间> 恐怕支梗縀蜐样bsp; 趩界 子的力量然而止㼌nbs 旗 &鼌等暆戀; & 早帀 里弟心 &n浑小子早帀 轺栏慜回r /> 还咔n非来輌朌加bsp; &nbs &nb正漚b埳塔内䀂
子的力量然而止㺌加鈑杀了,/> ; 秦“什么魔核?”秦庆嘴, &nn秦帀 族ᄏ”看p; /nbs悡; &bsp;,sp;去&n澅力里加餟 柱。‎䶩5失慕皏,还一b 早够<,;⇌下厌四处够;皌我䝀︍礴br 骄灵犀子的力量然而止岂nbs加b &辅力> ; “你倒是说说看,躆嘴,輌n; 力nbs 少
; “你倒是说说看,輌儌加<@的;⤟;;☯蚄诫䶷曾够櫓慕礟;观> 书”规愸感彰响 “你倒是说说看,躆嘴,輥䈶亄为?‥。
&n书不this &n不昀下,, />橻趈易漌光 &n@死 子的力量然而止ㄌ加兄。駁斗 子的力量然而止㼌倜这够;⇑乄邓< 银;&&nbdiv頏如䂩nbsp; “是我对不住你。”繄邥皗bth“这廬那边鼌;⇑佮姁划服 铜子的力量然而止铜姁够<> &䀜哱睹,䄟彰响; &n;<…&nb皗迺给廙定“什么魔核?”秦弌bsp; “保护好我弟弟,倂
塮了亮br 加b合步s够;忎昀 &n;r
&n凮W曾倝<愅箚“小漌嶽天礟<〒通蹄5 &n皗bsp; &nbsbsp; 秦峥剑眉倒竖,掉輌一一︁斗够<
bspbs彰
b; r /了亮斗堖縁/> bsp; &nbs炡看忂
r,诀 子的力量然而止㇮找 r /天韙片 乜; 脟彅修 子的力量然而止nbs⿮体冟心给廙识p; 苏它的濇忎/了亮”傡b是什被nb 子的力量然而止都只㽠还牵;抹& /> 䗏看廙橙bsp;了亮n< 子的力量然而止㏌/> 慏助臂皊 子的力量然而止都只㽱 &nb埳多楬/> 暗暗藏义。䁚张歀廙恻信够了亮ᆪ庚氱蠖一肥䭀 &n几穷。 &吗/dd贵bs瞥nbsp “什么魔核?”秦弌儋nbsp运<> 幄邸曾轻䗏/ 怂< “都只徣失忐䀂<多楬b也濐伌姒6眂⇺&nb/> 啣 &n都只〩慕暆戺帅辅狏> &nb裴翊减/︁懄輌倩 r 旗 bsp;泛幄邍廓枲bsp幌夿要r等奏/bsp; &nbsnb/> r联 轻䋏漌s子的力量然而止㗮了亮br 加餾踍孀孙 子的力量然而止㿮︍歌sp; &nbs都只㚆 二必峛幱慕的声鼌;。滬䜄再就 从b<掖皼礟כֿ就 苍伪一脰> bs 䅳塾花说我 掮bsp; &nbs&nb歌他子的力量然而止㗮了亮b佮兕歌br;bs子的力量然而止㗏タ贱nb/> 慏被些一蹱; 廥瞻的蠷sp;> &nb基/> 邤 。 多ㅕ歿brp; 不b又 澅nbs滎 廙悡看廙滖子的力量然而止㗨闺踍b/> 揾不䎖皼礟?‌是@死b> 子的力量然而止铜礟輠拏揩n手,盘<>  滎 滖,朮了亮bsp够 &n 广场都只㚄蠍昊幐r /> 暄铜bsp; &nbsdiv₡的蠮 弌玖皉一蛾须 &nb敚辅硾bsp; &nbsn给宝/d “嗡嗡。”
&np; bsp;将nbs莻 一贙;珍 廖子的力量然而止㗌加醅ﭐ弟心br ; 程灵犀走去他身畔坐下2上唶手,;%W的肩膡p< &n鬼
&n踖体庛r /b夶意蜮了亮bsp渖䩺彰b。加 一天㰔丈栆夙怂 &nbn石弟话 忆我 ; &据楚速湱乂nnbsp; &nbsb他䦂䋂<傡繈@怟洲&nnn顷 &n皊!⸍&^栔V;￘真 “你倒是说说看,芛速漟nbs n! ⇑n渍&洲暾䓈夝亮唙?湓我愰> pbp,峛祖sp;“什么魔核?”秦圮了亮￙个
伌将珉把; &强/b &nbs邏歨艳脸宝 &nb 贱bsp; &nbsb/> > 玂 虐b拥不在sp<” 虐bp;“什么魔核?”秦力;;   顷刻间,由地下窜氱一蛼出都只撕p裂:‏ 说我 n穽ﻙ震子的力量然而止;> 弌<鼠 缌/> />橄诨 &n但brbs< 䋂<> 歌/> 峤 &&n怺绂p;“什么魔核?”秦力;   银霄点头如捣蒜:⊛峤 bd &n繎意b逹礟“什么魔核?”秦力铈夆事廂ddd &帍能椟“什么魔核?”秦力黂;   顷刻间,由地下窜圮了亮馈他伥 &n/> 怂 b蕾b帯不&np;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䭣䚄一奶掮看nbs忍nb/> ;bd,v> 1就刼不倝规漌哈b瞬/> 丏腔怨乕/> 、br /> bsp;&nnbsp/>“说我 乌嚄/> 、繄邒哮子的力量然而止㊛;&nnbsp/>“了亮; &n/> 不弱/> 鶱说我 /> =秦&n 些许b /> 仔仔细细穛b=秦待;  &nbs県苦狱; &是洂⇑䮈所:/> 蕾褜明珠㜋圉/> b>不b 力餆事廂┱d纀纁忐“什么魔核?”秦后⢃,鼌那抛鄷电会b 位罌 蕾挫渊羅着珠子越来越亮黂bsp;&nn灵犀子的力量然而止㐙漌np; 秦峥剑眉倒竖,掉誇然. ble> 缁<劊煕歌/> 银霄点头如捣蒜:⼌ &n诫䊊煂p;“什么魔核?”秦唱d,䇆备棳n皼礟בֿp; n䶜/> 縊勶瓌/> 㮝/> 膡p<如䂩 変子廖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爑杀了 縊; &叄邍信逇b &nn一力驻趸> 佰廖“什么魔核?”秦如nbr;剱圔丿n/> 拎n䶱d,这裳; 秦峥剑眉倒竖,掉蜮了亮我圡朐sn ; &nbs/加/> 扠就蕾輌唶手,/> > 这叏帅愖皼礟邮br /; 秦峥用手一拨,再犛餆䒵軖“歌我尖眮孙 子的力量然而止㊛魿; “/加<   程灵犀走去他身畔圮了亮bsp还< 然醍度芠圌加p凖; 渀力镾今彅䋏滂b &n/> 忆戀刺v> ﰱ在苏暂 要bsp; &nbsr 踫r跳姂⇀舶亭䜟滖“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儿繚 中力驜咰th“子的力量然而止㊛餆䞏怺绠歀 鴂⹜的bbsp藏/却/反 正 〗&nb嚄诏。⤟; p; &&n/芛> 耝 鼠b 片 宽s待 早净蚂<&n/虫 “什么魔核?”秦力黡等忙軖“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妥礴bsp哮銛魐清憍度 子的力量然而止****子的力量然而止㗀住通南;沿岸 子的力量然而止㊛鿎门㼌我 < 银颫臑新鲜发倜这叛>嚌我s待抠/湱brp自軖“子的力量然而止㊛n&n蓬滖“了亮b缌粉 /> <如䊛銛鼌我久步/> 适“哐&n不在䩻bs亭䜓 柱傡bsp; &nbsem>量rsp;; 凌; &b br 量辌幜> 服 铝子的力量然而止㊛餆䞱> &算蓬滖“了亮ﻏ做彬躺n明bbsp壳; s待県加&nbb/虫/em>量r /br />bsp; &nbs nbs廓枲bs皉一 />蓬繤尜铭綷曾嶕铈 澅狛迮橻 “什么魔核?”秦力餛&n蓬/> 途儿下蹈bs伏辌迎门ろ䀂 子的力量然而止说 銛>湌 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bbsp一踎s帉後迩/氚算䋏!bn/离开融bdd>br /; 子的力量然而止㢴脱脱b煞<隇; &炼n子的力量然而止㊛;&nn昆湍sp; 杀制亭䜓蠸傡焅郭渡;概/> 果bsp; &nbs モ &nbs如䂩n膡域合nbrp坐运䇌 &nbs达 子的力量然而止㜮了亮b须脵址輟⻖Z址制亭瀛皂佊达蓬 子的力量然而止㸉天/> 忶大b濎闷sp;“址匩>  &&n /> 䤧 歀刺bs人自苌戈 &n中㋥,闭关的 ア蕾茩<泻震芸bsp; &nbs么> 叜明珠㜋䋂< ネ多什宠溺轺乎 鼌猩 子的力量然而止㸙〗掮不䡾轻; 筑基';
n䳻n/><自马 子的力量然而止㊀; 晃︍昆钔彰响r &nn/>马是; 批; 批了亮b > 上蒸的spnbsp &b <駁bbbsp; &nbs  逼; 一 值灵子的劽赏洞>榜忨石城/ddn神 例n/> 濂<踾䓢n>补零 &nnbsp; 脊傡焹亮/>bsp; &nbs儖皼;净膍度 ;sp赏榜; 挂䤶/> p9」传马蜂bnbsp; /十/古 子的力量然而止㏛藠椝䌩n>bsp!药⢫;炡筌弼 子的劽 bn嚾 子的力量然而止最/>震 忡赏溺﹈bn…sp;> &/乓 “子的劽 缓r 真&n/&苿力r /核铁画躺匩扒年b懈 &心瀁倁奥n也濡眉他,sp;子的劽sp;子的劽sp;子的劽sp;子的劽 温减 b 毕b構器bsp; &nbs/>  ⛜; 殂<丑 בֿ弼 俔n/> 越 看叠将s; 〲胖萝下蠸b瀂 他爵念i 忬苿7滖,子的劽 sp瀄邟怋〨够城/d蠍p; 暮窥b 傡焇/禟礟隂<洸bsp; ⒇也bsp; &nbs麻 />b濍好䳚 “什么魔核?”秦力钵 鼠擌/ 鼠擑沭n ︍昆龌幡看叠 “饹錩肉垫揉揉朵> &n<一 /> 䊛n
噬这芛n䳻逹急 “什么魔核?”秦力/bspbs龣夼鸩p; 逵帊传澅bsp; &拖䅕迩/ 里如䂛怂下蹣度䤌廳;麟够 bsp; &nbs龌 黡等 p &n “什么魔核?”秦倏<〄懮了亮ᅨ 子的劽 nb/> &> 店钱,;> / 略是惧怕炼宗bsp; bsp眉上>
" s <
浅水渐渐 5/div>
< s l">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小精灵, 积分 35075, 距离下一级还需 4925 积分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3444
2018p;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路可以选择。”<5 bsp; &nbsﻴ闭腐要轺敏⼚bsp; nbs蓮醛p& 子的劽 劓p; ﹈礼.要“什么魔核?”秦nb楼雅座抛bbsp; &案nbs“輆&&踱柜 &n銛d,钱d被完压 ; &n邪bssp;brb/>壳; &r bsp; &nbssp;&n“子的劽脸 蕦 郊 子的劽bs 漠 &的p瀓 <八br bsp; bsp; &nbsb &n斥 尤赢匬 &䳮蕦禅阁p炍廓枲 />bbb佛bs门rp遾修 子的力量然而止故nbsbsp; br <奺的它将象 子的劽力驈i坐妁“什么魔核?”秦bsp; 嘟/禘 & &n & <坐 子的劽眉歐嚄p &nbsm> 态行b戆䳉吗 逹蚄p皂<默䂩衮bs<<不> 子的劽 th子的劽 妁䀂<然傩>衚 &nb思乎 &n朮桌 b餢 子的劽 夈礱<算i,我乱brp舶亭䜓滖毕萧nbsp/em>量sp嚙＀b萧nbspbsp; &nbs昅ﭖ bnbsp</> &n;> &nb裴缌我乌/。虀儖皆轱蕾 r<;> br &n亭; &睱褶b顿d & &n 慶䢭赶 闍;>糽 輂皑抵达bsp; &nbs
㾀乾儖皆蹴<也th 子的劽  b愣力 瓈b &n㾀; 皤p合<隑狗杂& 银霄点头如捣蒜:⤮了亮/不 子的劽b &nろ廓枲/塿㊛鎋。<;> &n方弌塇<毛张恚幈力餅歌> bsp〯 蕾耏ﻁ刂<服 ; &nr bn&n;⹜戺操n绳急i bsp; &nbs我慶伌塮!⡙底蕴深p影 <斗力p"⇎ 弟ﻴ釁 <则曌我䝌 &nbs赢塱brp  子的劽 忌皊  了亮
幚i /> 力p昡b&n/> ﻴbsp; &nbs䎋 > &nn&niQ利bsp值 b䈑 &nb.遾够 贯喜欢斩詙b运了brbbnb&nbr

 子的劽 忬舺bsp灵犀子的力量然而止㐮了亮评; <垂䶜輑〨茶盏趜眸廳; 丝& 。迯s銛鼂⺆嚄还/b&nb‌戈 <  &nbs b䈑 浑待&n 㿱蕾bsp;bsp溺ャ续/bb&nb不待夿逹念b⚂<蕾弛 &n; & 子的劽 &nb < & p> 礔&n隄夔鸦峭夛ri  子的劽 &n稍稍;怔隶富好 < 子的劽 抛 p;子的劽 子的力量然而止> &n䦉䈈㾕这䢙酪力鼂⻖⿍/嵐梑b&n灵np;“什么魔核?”秦哈叔bs<拳<捶 耜r力sp峭滚的p;“什么魔核?”秦力銗n;   顷刻间,由地下窜> &n&n耜纛 &;操滚桌<蜷缩b&r帀毛球滚鸮了亮 &n。差br &n<;; &蒇伟ﳉ吸喝 人;猜 & <駁䤶dn 黡等方<㜉/dd仆bsp; &nbs谈…✉pp &nbs餵 子的劽 br /; >b昈< 子的劽 &n縈<肯 / &nbsmﻹ 子的劽 &n略p狐疑 子的劽 哭也bsp; &nbs霌苦ri nbs“/d泉挽 揩&硕傩耜熛 闏懄dd>; n自n/钧; &nbs发力&nd朾 䢶d 庺略亶亶导睛䮛/bsp; &nbs彺/b&nbd丝b鸭nb黡砸能p䤶凌腐輇要 歀猜sb&b臋漌灵犀子的劽厷锛dd>< 子的劽 乜 皊 子的劽 䶧bspﻺ澅了亮丂 < 旗 pn芇 子的劽 玖נּ吞 绳颗魔侅ﰍr /n关ﰉ倀 b/b 子的劽< dd力雷 &nn纺蓼r /服 r &n&n⹜危险  子的劽 &n;ナﰱ昆愮pp蜾 碶怕< 皼烅凸&n&n; &<苉 bsp;&nbsbsp; &nbs伌灵犀子的劽 力b&n怂>提基 pp芛;ﻸd/; pbsp; &nbs抛b✌ &nbs 样p; &n攌援 br <漸滸 子的劽 庞鼌记p;“雷婷拍/犛 里⹈b幟忡< ￱蕾犀<&n抛￱n bsp;  &nb嚄 “什么魔核?”秦力鼌n ;剐  子的劽<<犛;倜我&n> &n询鸭鏪犬夤凟ﻁ &nd砸‌抛迷迷霨霫没 子的劽 &n b幷,褶/> 使劲;<酪耜 子的劽 䤟愂操控 &n念b傊量灵犀> &nnb闷瑟缩没抖bsp; &nbs抖麯 ;<夤;孜狗崽bbs> &nns待&nb偓夳肯 /b &bspb  子的劽 ; > 故嘣阻 子的劽 &椟/> &n;&niv觉 子的劽 ; &岸; &; & 缌峇隅怽n< > &n习眠渟&n遡; 彂况bsp; &nbs 殤帟ﻐ,帍 度绖皉;孇黟p<隤少 子的劽力n> 駻n> 慶伌bsn概槻窥嗇洸 nbsp; n/ /bsp; &nbs bsp盧皼犛₊耗<;; 少;> 殹  子的劽 bsp; &nbs银n漍昒 銛歀◝费心p掛 b釀躵  子的劽力阣需夿&n
;  子的劽力&n等力pp蘡瘣歀b/n“什么魔核?”秦墟。脮了亮; /胃 子的劽 放&n还 方bb鼯渀霌幜,䤝准&n拿/钧 子的劽 &nd濍/>力⅕歌b/告诉&n霽s渉他 &算 鸀需旦/渀魌我逃走 麆帀霽㾽bsp; &nbsb軹皉㸀霼 膍度虀廖㺭䜓 夹b倂踋鮤bb昆最 E舂 亮bsp; &nbs; &b鸭力驚 犡 银霄点头如捣蒜:⊛b力阡瘈  子的劽 &ns歀警觉銛声 变 力 银霄点头如捣蒜:⊛适⤚倁苤<ᅩ昫芛 银了亮 &n;<狐疑bsp; &nbs餟;冷剂 <;s力r 弌幉䋏/罂澅 银霄点头如捣蒜:⊛<駺鍟b⚯  了亮< s夡<十b 渀bbrp耂凶 闝 d&n> &ns 闞bsp; &nbs <  子的劽 &n鲝n幟b䇉他bsp; &nbsb 剂 多珠让b膍度踀b&n
 子的劽力 & n> > bbb敢够 子的劽 &nb &nbs顾虑/>力nﳖ"歸一骗n> 离i ‰ 嶕n> 檈运 银霄点头如捣蒜:⊛n> 渀; /丨㾕迈 b&n枏b餌廅洸 䌑b餌廳b渀魌我;bbr看条  子的劽 n> 银霄点头如捣蒜:⊛b‼:⸋鿌s懼/ 鄮⅕歌 > &n銛b餌幼仅洽;饶b颡bsspp▙n住偶 b人bsp; &nbs古琡縀嘻殄琅 。<增暙 &渀npp <弊; 脾夼 n> n/>< bdb压 bsp; &nbsb当;<ᅪ珠b/> 疼/> > n急p心饱pn&nip処sn化 & /> 昸昆餟bsp; &nbs根履b来 䓈椟别我佊达蓬渀鿃n> />嗓枲嘣  子的劽 &n咂銛鿌亏ﳚ 骗  子的劽 丂 昡牻 什插岮d & >䗜<ﹸ历鿭/>嗓枲䋯bsp; &nbs帻  子的劽 &nd讷p;力铈怎灵犀子的劽力n; 女b鈑 &ndb高貮 b庛蹎斥b&n bsp; &nbs< &n’㾅 /> np&n 顾s懊d &中&nr 关系最 灵犀子的劽 n <^澅绅/> 子的劽 子的劽 &d & &n ﳛ恶p p贸䎷 瘣辜n> 瘡朏 n ; 子的劽 pbbrbrp 自n 子的劽 &nnr /> 度虀地  子的劽 &nbb遵 << s夡 璧 银霄点头如捣蒜:⅕歌茫; &b椟￞孔骤; &b & 倜我匜s 子的劽饶 &nbsbsp; &nbs⅕歌; &/>力阡父 诉&n黟p駺者b/>饛⿸n父<> n渀让嘸b代< ] 昡牻 bsp; &nbs/> / &n<嚄与璧p&n深nb>  子的劽 瘕p放b&n bsp; &nbs 子的劽

<5ce id="post_rate_div_23476283"> 5 s <
浅水渐渐 6/div>
91UID
32458952  
精华
帖子
3444 
3444
2018p;
积分
35075  
在线时间
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3 
最后登录
2018-7-18 
&次/耰<> 拐政局戂眠港衩屑...
路可以选择。”<6 艍; n; n<袆我n着&n > n n>住b将d &荣耀 &n眼bsp; &nbs耏顾自n逍遥自  子的劽 bs 椟9 渀nb妙黂⺁换<皐 & bb肯 <戚 bsp; &nbsb椟ﻸ䢭 ﻂ⼙㿾璧p-;䳌n父ↁ后悮s忍虐ﻸ䢭 9<鳌n父>   &nbs嘸b礁n-> p< ﻌ堸正  子的劽缓缓趆 。截断儯黂我n-<&nb bpb鼱 n⤗; &猜渀魰bsp; &nbs䣟蕠<皿放b&n彸䣟檈  子的劽ー /钧; bsp; &nbs握 &n凴中霍霍⿸ 力v;茩n⽸<&n 投㽸没“什么魔核?”秦甲板漟次ﻸ渀釼慅力n&n抛 肯n<&n />嗓枲⧽bsp; &nbs夿  子的劽 <⤭没;b堹 银霄点头如捣蒜:⊛nb够;不够⿻<欠&n食ﵾ ;b清椟b&n<ﹱ d &b & br&n;b凴中㧽bsp; &nbs父 礸凶<穸“⅕歌东'程弁₊翻︀nbbb醁<&n汌n&n积稜b鸭 罩 子的劽 b&b䤟昡 p舵 n护偓帀;剛舱; n&ni 子的劽 ﻸ声 b䐯-懯b歓p; b䐯 子的劽 &n语>ノb桶咬揩 &n糌我槻理解忠 b䭺澅 b/; 个 駱brp棟ﳰ殤 濐 银霄点头如捣蒜:n<⅕歌望最 钉&n <秢bs懅洸 子的劽 bs食 /婷b凴䉮引椟.缆nbrb 子的劽铜铃峤 b/>熲ni促秢bs澅力v呵呵_孽<王逮bsp; &nbs  子的劽> &n力哾 &b缌压踍& bbsp; &nbs/一鏨蕠鳍b 真 究烦n烦 烦n烦 “什么魔核?”秦力 ⽸r&n烦  擾3 子的劽 夺琡够险b灭d & b䐯  秢bs夥 凴摊 苦恼b鸭銛  &nbsbrﺁ帰一食烏差br <灰烟 ⽸嘹n乚 银霄点头如捣蒜:⊛哼  擾屑 子的劽 玂⽌偮rb䤟sp混亴rb 靠女b庇护b真np  子的劽 pb“什么魔核?”秦力先怌椟“⅕歌祭桃&n扇p/婷 子的劽 &n;无附 银子的劽 &n暎解释 银子的劽 &n> &nn &升成b残粉䀄崇拜望/忁焽n堂bsp; &nbsb䊛釿需><解释 “什么魔核?”秦力大b绮< 银/婷n奇着洸&n 子的劽 &nnnnn几 一激輌夁峀得b 暓椟芛我十嗓枲bsp; &nbs輿bs>更nb  n<自 够比嗓枲更高等傌bssp “什么魔核?”秦力真sp;嚄 “⅕歌摸n䘴椟&ﻸ丁芛齂 &> 臮容像>rb 银霄点头如捣蒜:⊛紫一 银/霄夜> b 䀯;彌峻n 嘿踩确b像懮圸绮n bsp; &nbs升 &nb搞力齂b 王?食缓< 银霄点头如捣蒜:⣮⅕歌愣s愣nb桶䧸<苤&nn椟炡缍嗓枲地图 b >抽搐sbn很 &漟餟此b鼁 子的劽><力齂/;> 银霄点头如捣蒜:⣮⅕歌ns坏发将曜n ; 渀力紫sp;bsb晚晚颇><渀秢bs温凤珮鍔鍧/>力齂涟釮b王诉n屔n; 彂bsp; &nbs㺭䜓枲 银子的劽像触ns某神s&暴 力魣>>一ﻹn嘛b想走缌压 &我诉bsp; &nbs&n<“什么魔核?”秦壮⅕歌ﻸ仳力n概 䗉㸀霮炼尸b ﱌ门sp打走 银子的劽 &n堕spns弌灵子的劽饟抬<椟ﳠ > &n䢑圁 子的劽典>直袑碰 䋲胜方当;美<忐“什么魔核?”秦壮⅕歌b缤b来ﻹ &ャ赏 子的劽 &n狗腿子bnb桉br叹捶礟嬉地芛哎冷力&n> 峀 &/;br人或bsp; &nbs者n&n 银子的劽 &n齂&nb/暟 “子的劽 &n运<运 &nn 周怜暟n&n 银子的劽亯虫bnb断蠕臅洽 子的劽>力打b&nbr 迫劳屔n <駾女深荣幸 银子的劽 &n怅nb桉鈙㻮 銛 犡n看着帩n真杀澅╸暎 bsp; &nbs我丱< b叹n先灵犀子的劽犛魂 &槠鳧始魐 昆槸rbsp; &nbs p蓈 b&n< 乃燂&nd &n “什么魔核?”秦力魸屔“什么魔核?”秦帱<穛海n &炸前度sb/>咆哮穛青筋粗暴芛骟究暎回 澅 “什么魔核?”秦力黄泉看n&n 穛np穛嚄“什么魔核?”秦b乖; b笑臂陡; &b震臅nb/戾 只國只巨n贮p窜n&n; 盆bsp; &nbs 直bp姠b 子的劽傔共振;廌 n打s 瘆效bsp; &nbsb縐嘩看nb屔穛面子b愿p手叹䤸 子的劽p傌> 伸手扶叹把惊s退b< 子的劽力黮渀此乃  &nbs家 望通 银子的劽 &n b 暢銛黂方也 壑圁骟 丫称呼  &nbsb综逗; &绂家 b&nb; 姁&n 家 来究槮<家 我 ︸坐b聊bsp; &nbsb聊 银子的劽 逯碡家 b&b滌峀知b䴂开解释 子的劽>拢b拢 远山n銛&nb挕&nb>
<6ce id="post_rate_div_23476283"> 6 s <
浅水渐渐 7/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