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600 | 浏览:41579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骄宠》作者:臻善(完)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67856145  
精华
帖子
财富
285  
积分
57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2018-3-20 
太墨迹了、不管穿越还是重生、一点用都没有、知道不好还巴巴的抓着这个亲事、被人害来害去的、真是闲的。尤其是女主、一点性格都没有、还自觉不错…醉了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24102  
精华
帖子
7242 
财富
77569  
积分
22160  
在线时间
40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20 
最后登录
2018-5-28 
好像看过了,没什么印象,继续从20多页看起

Rank: 12Rank: 12Rank: 12

91UID
12147906  
精华
帖子
9093 
财富
1787401  
积分
354356  
在线时间
4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3-12-16 
最后登录
2018-5-28 
看了几章弃文,做个标记。

Rank: 12Rank: 12Rank: 12

91UID
12147906  
精华
帖子
9093 
财富
1787401  
积分
354356  
在线时间
4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3-12-16 
最后登录
2018-5-28 
看了一些,感觉女主就是一天生的贱皮子,至贱无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493 颛孙无极
    颛孙无极虽然还是觉得不合族规。思考片刻后,却也应了。
    他那几位叔伯、叔祖,性喜他聪慧,又是下一代继承人,平时对他不免严苛了些,但也对他宠爱有加。经常整理些书籍给他是常有的事儿,偶尔还会雕刻些砚台、笔架,给他书房趣。且有几位叔伯、叔祖确实年纪很大了,平时鲜少出桃溪谷,多数时间都是在谷中教导后辈,或是以琴棋诗酒为乐,很是自在,将他们的暗卫分给他,委实是长辈们慈爱,推辞不得。
    念及此,颛孙无极不再和父亲说理,便坦然应下了。却还不忘询问父亲,“妹妹和诸位堂弟妹那里呢?暗卫也增加了么?”
    “都要。”颛孙旭心中宽慰,“家中长辈中,决意今生不再出谷者,俱将暗卫赐下。因吾儿身份贵重。便比诸多弟妹多几上百人。你其余弟妹,现如今年纪还小,且不出谷,身边暗卫便只放几十,余下且先分散养在庄子里,等琉璃、琳琅他们长大出谷时,在到她们身边守护。”
    *
    又往南行了一个月,此时已经将到翼州了,天气也一日日寒冷下来。
    因前方有江水滔滔,再往南走,要换船出行,颛孙旭有些晕船,且又因节令缘故,父子两便开始规程。
    路上,颛孙旭又将颛孙家在南边诸多州府的产业,一一讲说给儿子。
    颛孙无极虽对此项也没有多少兴趣,然因为心中念着要及早担起重任,好让父亲清闲些,便也听得仔细。
    他自小悟性好,此番用了十二分心力琢磨学习,倒是很快了解不少,心中也多少有了些雏形。对于颛孙家的产业分布,奴仆为人,庞大家产,都有了大致的概念,待再长大些,跟父亲再来巡视两回,处理些事情磨练磨练,想来就差不多了。
    颛孙无极自觉这一趟出来,收货颇丰,他沿途也不停歇。白日依旧跟在父亲身边,随同学习课业,另外听父亲讲古说今,晚上则翻看些账本,学着认账,一路学到桃溪谷,算是归了家族。
    此后会见家人,继续学习,颛孙无极也在一日上课时,被叔伯祖赐了字,为“无极”。
    当时家中堂弟俱都不解,为何堂兄还未曾加冠,便被赐字,然也心中羡慕,毕竟男儿有“字”才算成年。堂兄为人庄重,又极聪慧,他们比他不上,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字,才能长大。
    日子安平和乐,似乎再没有波澜。然而,就在这一年的年祭时,传承了千百年的颛孙家,竟遭遇灭族之难。
    颛孙无极被暗卫抱出地道时,便见整个桃溪谷都陷入火海中。
    年纪尚且幼小的他,还有些不懂,怎么严肃庄重的祭祀上,会发生这样的惨事。
    有人来屠戮颛孙氏的族人,那残肢断骸,凄惨尖叫,遍地的血腥与尸体,与早先梦中的场景一点点融合。
    颛孙无极耳中轰鸣,眼前一阵阵发黑,面色白的如纸一样。
    他只想着。梦中的惨状终于发生了,而那化作焦土的地方,是他从小生长的家园,那惨死在敌手的男女,是他的血脉至亲,那杯血污的地方,是他颛孙氏的宗祠。
    他们颛孙氏三百八十九口人,被人在宗祠前,几乎杀戮殆尽。
    心中悲愤欲绝,哀泣的心头滴血,颛孙无极呕出一口鲜血后,便昏死过去。
    *
    依旧是血腥凄惨的梦,梦里他见到被措不及防砍了头颅的叔伯,他们大睁着眼,死不瞑目;看到伯母、婶娘毫不犹豫的扑身上去,将堂弟、堂妹们护在怀里,然而,一刀捅穿了两人身体,他们只能在叔父、伯父们的凄惨叫声中怦然倒下。
    他看到妹妹被吓得流泪,却被母亲猛地捂住嘴。祖父则颤抖着手启开了宗祠正前方桌下的机关,露出一条密道,一把将他推了下去……
    耳边是妹妹的泣哭声,听得颛孙无极心都揪了起来。
    他只此一个同胞妹妹,自小便娇软贴心,最是喜欢粘人。他亦喜欢妹妹,宠之爱之,哪怕是被沉重的学习压得肩膀塌陷,每日尚且要见琉璃一面,才能入睡。
    他的琉璃,最是娇软纯善的一个小姑娘,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看得心头发软。她是全家人手中珍宝,平时整个桃溪谷里都能听见她银铃般的笑声,可现在她却哭的嗓子沙哑,哭的好像要发不出声来了。
    颛孙无极心痛的无法自已,他想睁开眼,想保住妹妹。让她别怕,他还在,今后他会一直护持她。
    虽然他们没了父母,但长兄如父,他必定护持妹妹安然长大。
    颛孙无极极力要睁开眼睛,可双眸却像是粘了胶水一样,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舒尔他像是清醒了,他看见自己抱住了妹妹,将哭的不能自已的妹妹哄睡。
    几天后,他似乎接受了这个噩耗,一个月后,他振作起来,开始派遣暗卫潜入桃溪谷,寻找是否还有人成功从里边逃生。
    但是,没有人了,桃溪谷中一个活人都没有。
    然而,不应该的,别人会不会逃出生天他不知道,但是,卿宁姑姑一定还活着,她一定也在寻找他们,在寻找害的他们家破人亡的仇人。
    一年后,通过种种蛛丝马迹,以及暗卫收集来的种种讯息,忠仆潜心打听来的消息,他隐隐确定了仇人是谁。
    然而,那一国之主高高在上,手掌天下生杀权柄,又让他如何报复?
    颛孙无极闭门不出三天,之后再出来,便决定西去。要通过边关,进入西域。
    他已决定“叛国”,他已决心潜伏,已决心去西域“效劳”,“投靠”一个更大的靠山,开启他的复仇之路。
    一行人轻车简行出了暂住地,颛孙无极就这般居高临下的看着,看着那个小无极,抱着小小的妹妹,上了车。
    然他心中焦灼万分,似乎前方有极大的危机,让他不要过去,否则,否则……
    那个无极和琉璃终究还是上路了,而后,妹妹风寒不止,他们被困荒漠。妹妹的身体在他怀中一点点变凉。
    *
    颛孙无极大喊着“妹妹”“琉璃”从梦中醒来。
    他猛一下坐起身,手直勾勾的往前伸,像是去抱住什么。
    他眸中的泪不住流出来,洇湿了整个面颊。
    耳边传来哇哇的大哭声,琉璃的身体一下扑进他怀里,“哥哥”“哥哥”……
    颛孙无极还有些回不过神,他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整个人似乎魔怔了,又像是没了魂一样。
    直到感觉到熟悉的体温,那伏在肩膀上的小脑袋,以及琉璃熟悉的声音,颛孙无极才不敢置信的看过来,“琉璃,琉,妹妹……”
    琉璃似乎哭了很久,又似乎不舒服极了,她身上滚烫,小脸却有些蜡黄,唇也白的没有血色。
    这样的琉璃,琉璃……
    颛孙无极瞬间泪如泉涌,猛一把抱住妹妹,“琉璃,琉璃,别怕,哥哥在,还有哥哥。”
    琉璃哭的累极,不一会儿便睡了。颛孙无极从身上取出去热的药丸,化在水里,一点点喂给妹妹喝。
    直到琉璃体温渐退,呼吸也不似之前那般粗重急促了,颛孙无极才出了内室,走到外面。
    暗卫统领等在外边,见到主人出来,单膝跪地,将一封信递上。
    颛孙无极只看了信封上的几个字,“吾儿无极亲启”,便忍不住泪如泉涌。
    “父亲给你的?”
    “暗一在主人昏睡时送来的。”
    暗一是历代家主身边暗卫统领的称呼。上一个暗一。便是颛孙旭身边的暗卫统领。
    颛孙无极无声哽咽,“他人呢?”
    “在外边等候。”
    “先唤他进来。”
    暗一进来后,颛孙无极便问,“父亲……还在么?”
    “主人已逝。”
    “桃溪谷中……其它人呢?”
    “尚且未发现活口。”
    颛孙无极良久才又问,“父亲……可有什么吩咐?”
    “主人在世时,曾将此信交于属下,言明若有朝一日桃溪谷遭逢大难,再将此信交于小主人。主人一应嘱托皆在信中,另将家主令交于属下,代为转交小主人,可调遣颛孙氏暗藏所有累积。且家主暗卫不得殉主,若执意守规,可在大仇得报后执行规则。”
    暗一抬眸看向颛孙无极,“主人暗卫尚有一百八十七人存世,恳请小主人允诺,待得主人大仇得报,暗卫再行殉主。”
    颛孙无极看向暗一那双满是仇恨的眸子,似乎看见了噩梦中的自己,他抑制住泪意,点头,“可。”
    房里清凈后,颛孙无极才将手中那封信缓缓拆开。
    那纸张轻飘飘的,拿着手里却像有千斤重,让颛孙无极拆了两刻钟方才取出信件。
    信件厚厚一沓,足有一、二十张,可见写信之人在书写信件时,时间定是充裕,二来,心中必定牵挂不舍,言语诸多,交代不尽。
    颛孙无极一字一字看过去,良久才翻出新的一页。
    纸张最终看完,他也泪湿满面,哭的不能自已。
    颛孙旭似乎早预见了这一场灾难,不,应该说族里的叔伯祖自从从观星楼上下来后,族里诸多长辈便都知道了这一场大难。
    然而,能逃么?
    自然是不能的。
    颛孙氏族中屡出善观星之人,自然可测出危难,只是,天意如刀,但凡此次取巧避过危难,来日那危难必定加倍奉还在避难者身上。
    颛孙氏中就曾有一位祖先,观星象而知独子不日后的远行,必定是要刀祸伤身。他一腔慈父心肠,虽明知不可为,依旧为之,便阻了儿子出行。
    然而,那本该轻伤,原本轻易可治的族人,之后却从桃溪谷中一凉亭摔下,摔断了腿,后半生都不良与行。
    由此,天意不可避,甚至不可躲。哪怕叔伯祖已知颛孙氏有大灾,甚至自身性命难保,依旧不能谋划让举族之人逃命。
    不然,那天意给颛孙氏的幼儿留的几线生机,怕也要收回了。倒时,灾难加倍,怕颛孙氏举族皆要亡没了,那才真是灭族惨事。
    颛孙旭交代了这一事情,意在劝慰儿子莫伤心,族人俱已看透生死。只要传承还在,家族血脉尚存,不要断了香火,他们就死也瞑目了。
    另外,无外乎劝诫儿子,勿需去报仇了,大难中脱身,只望他能照顾好弟妹,使血脉不断,至于那血海深仇,不报也罢。他们为人父母长辈,惟愿孩儿一生平安喜乐,却绝不希望孩儿一生奔波劳碌,耽与算计,将大好的年华,都浪费在这无用之事上。
    最后,仍旧隐隐教导孩儿诸多立身处世之道,望孩儿可像诸多先辈一样,成为一正人君子、德才厚高之士,不堕家族门风。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言语细碎,到了最后甚至有些重复啰嗦,甚至笔迹都无意识加重许多,可见写信之人的心情,到了最后有多沉重。
    那一腔父爱,更是重如山岳,压的颛孙无极呼吸困难,眼泪啪嗒啪嗒落在纸张上,哭的难以抑制。
    父亲只望他和美一生,君子厚德,可那等血海深仇,就如同蛊虫一般日日噬咬心头,让他如何能忘?
    门外的暗一等人听见屋内哭声,提着的心却略微放下了些。
    小主人之前昏迷时,依旧泪流不止,口中呼喊父母亲长,悲痛的甚至有些魔魇。
    然而,醒来后,却混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这不正常,只能说是小主人将悲切哀痛都压抑在心中,不欲让外人知道罢了。
    只是,他小小一个人儿,如今不过五岁多点,这般大的年纪,却要承受那样沉重的伤痛,短期内还好,长期下去,怕是要伤了肝脏,与寿限不利。
    而小主人本就慧绝,早先家主且担心他慧极必伤,如今又有了这一灭族惨事,两项相加,当真不是长久之相。
    如今小主人能哭出来,多少好了一些。
    想必,老主人当时也预料过此状,是以才特特书信一封,交于儿子,才让人悲极之下,哭出声来了吧?
    如此……也好。
    只要于小主人有益,此时,都算好的。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494 颛孙无极
    琉璃的好热一点点退去。可整个人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弱下来。
    她本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聪明伶俐,又生的粉雕玉琢,让人疼惜不已,然现在却变得惧生、内向,身体变得孱弱,也不敢再离开他一步,否则就要嚎啕大哭。
    颛孙无极心中苦意更甚。
    琉璃虽没有他慧绝,也没有他少年老成,然她也很聪慧,又到了知世的年纪,那天晚上发现的惨状琉璃全都目睹,看着父母亲人惨死在原地,琉璃心中留下魔障,整个人变得畏缩,变得惧怕生人,这些都在他的预料内。
    然而,此时的状况已经很好了,最起码比他梦中的景况要好上不少。
    他梦中昏迷了五日才苏醒,随后沉迷于仇恨和惊惧之中,将近一整年的时间都忽视了琉璃。等他察觉琉璃连他这个哥哥都不爱接触时,才如遭雷劈,至此后日日陪伴,直到琉璃……死去,都再没有让琉璃露出过笑颜。
    回忆梦中的一点一滴,颛孙无极面色冷凝,眸色更沉。
    他已不知那梦是真是假,是虚幻还是真实。那些事情他仿若已切身经历过,然而,却又好似还未曾发生。
    他更感觉,那就好像另一个时空的他,一步踏错,便步步错下去……
    心中惊醒,颛孙无极脑中便一点点清醒起来,他抱紧怀中的妹妹,一点点安抚她,逗她玩乐,让这个和他血脉相亲的小姑娘,能一点点开怀起来,不至于再走上梦中那条路……
    琉璃睡着后,颛孙无极走出内室,招来两个暗卫统领,将这几天思索好的事情,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
    其一,全力以赴寻找逃出生天的族人,但有蛛丝马迹,便全力追寻。
    其二,派遣五成暗卫分散到西北各地,竭尽全力收集所有有关颛孙氏灭族的可疑信息,尤其关注甘州城内几月来所有陌生人员的出入情况,以及大魏西北地区的军事调动。匪患存灭等状况,但有所查,速来回报。
    其三,清理颛孙氏附属势力,若有违叛,先行关押。
    其四,所有暗卫及族下财产,俱都更深层隐匿。若有暴露,可立即贩卖。
    ……
    一条条命令吩咐下去,包括守护在琉璃身边的所有暗卫都行动起来。
    暗卫们火速出去执行命令后,颛孙无极又回了内室,一边守着妹妹,一边细细回想是否还有什么疏漏。
    不得不说,颛孙世家对他的培养绝对超过了历代所有族长,他年纪虽小,但却是倾尽了所有族人的心血一点点培育长大的。
    该懂的东西,师长们都灌输给他了,虽很多东西他还不太明晰,但都牢牢记在脑子里,时刻体会,且他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处事能力。再来,早先叔伯祖观出星象,颛孙氏暗地里动作也很大,该清理的一些不忠仆人,该收拢的产业,父亲颛孙旭都早已处理好,且甚至连族中的诸多收藏都备份藏匿,留待子孙……
    现下留给颛孙无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况且他也不愿意闹出打动作,让他暗地里的敌人得知,颛孙氏尚且“余孽”存世,所以,一切就隐匿进行好了。
    至于那敌人究竟是不是那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他且耐心等着暗卫们的回报。
    琉璃一点点开怀起来,面上也有了笑容。然她却变得粘人,一会儿看不见他这兄长,便要泪流满面。颛孙无极知道,琉璃已经没有安全感了,就像是初生的雏鸟失了母鸟的庇佑,便开始惶惶不安,惊慌战栗,发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便要攀附上来,而对于琉璃来说,现在他就是那棵可供她攀爬依靠的大树。
    暗卫汇总的消息一点点聚拢过来。
    先是得到一个不出意料的坏消息,桃溪谷内无一活口,现在已经成了一片焦土。
    而后才是一个略好的消息——除了他和琉璃外,颛孙氏尚且有族人存世,最起码,他的两位姑姑,卿岚和卿宁应该都还在人世。
    卿岚姑姑他并不熟悉,不过她住在谷内偏僻之地,想来有足够的逃生时间。至于卿宁姑姑,他嫡亲的小姑姑,则是通过密道,跑了出去,然现在却不知人在何方。
    对于颛孙无极来说,现在找不到小姑姑的行迹,反倒是好消息。总归她还在人世,他就可以凭借颛孙氏的人手,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土地摸索过去,不管小姑姑藏身在何处,总能找到的。
    现在,颛孙无极却又免不了挫败起来,小姑姑至今不见人影,怕是也想到了颛孙氏族中有人叛变一事,若是她因此不去颛孙氏的“暗点”求助,且又有易容术傍身,想来要找到她并不容易。
    不过。人还在就好,总会找到的。
    也就在这天当晚,颛孙无极令暗卫抱着他,以及熟睡的琉璃,深夜进了桃溪谷。
    桃溪谷中没有一个活人,便连那刽子手,不知是出于不意让外人知是他们动手的缘故,亦或是深信不疑颛孙氏已无活口,也都先后离去。
    这里很安静,一如之前所有个夜晚。
    天上没有月亮,却有星子点缀在墨蓝色的夜幕下,闪闪烁烁的照亮了前行的路。
    进出桃溪谷会听到泠泠风声,像是风吹竹林的呼啸声,风穿过山谷的呜咽声,零零种种,汇聚在一起,听在人耳中,别具韵味。
    祖父便最爱这一谷风声,说是有悲凉沧寂之感,最是让人怀旧忆祖,他老人家性情洒脱,喝了酒却会变得感性,每每此时,必要来此地坐上一夜,细听风雨声,缓缓入睡。
    如今,景色犹在,却已物是人非。
    桃溪谷中的花草也都凋零了,不知是哀婉主人逝去,亦或是屈服于这寒冬,俱都变得枯败起来。
    而那落叶掩盖了满地的残肢断骸。以及深深的血渍,让人看上一眼,眼泪就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跑出来。
    颛孙无极寻到一具具尸体,亲自为族亲长辈们凈面更衣,忙碌了整整两日,才将所有血亲都收敛起来。
    期间琉璃醒来,看见父母亲的尸体,跑过去扑在身上唤着“爹娘”,小小的人儿哭晕了好几次,最后伏在哥哥怀里,再不愿意出来。
    颛孙氏族人并不将就入土为安,颛孙无极便让一具具尸体都火化了,骨灰埋在族中坟地,将血亲们葬在祖宗们身边。
    随后,他才去了宗祠,将所有祖宗牌位沉在地下暗道中,只带走了新丧的三百八十九个族亲。恭恭敬敬的带着妹妹磕了头,离开了祖地。
    至此后,若不能手刃凶手,为族亲长辈报仇雪恨,颛孙无极再不入桃溪谷。
    *
    一年后,暗卫已将所有信息查明,颛孙无极心中也彻底沉凝下来。
    那一国之君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惜,蛛丝马迹仍存,他谋害他一族血亲,且等他成年后亲自来报。
    甘州已非宁地,颛孙无极有意南下——他已寻到了小姑姑卿宁的踪迹,她化身男儿,被池仲远带走了——那个于他们有灭族之恨的男人,小姑姑在他的手上。
    马车走出甘州城时,颛孙无极透过车窗,直直看向西方,他再不会西去了。
    怀中的小姑娘背著书,娇娇的唤他,“哥哥,‘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后边一句是什么?”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琉璃可懂其意?”
    琉璃摇头,这是《论语卫灵公篇》中的内容,她昨天才开始学,还不太懂。颛孙无极便又细细给妹妹讲说起来,兄妹两人一迎一合,如此便走了一路。
    他们径直南下,才刚走了两个月,却又不得不突兀停下。盖因琉璃出水痘了,小姑娘又痒又疼,伸手去抓,幸而颛孙无极反应快,意识到什么,连忙制止。
    琉璃这段时间身子一直时好时坏,可能是赶路累着了。也可能是到了新的地方,小姑娘并不适应多变的气候,由此,虽是行了两个月,路程却没有走多少,甚至他们才刚刚离开甘州境内而已。
    如今琉璃出水痘,这是大事,颛孙无极当即去了颛孙家的一处秘密别院,看护起妹妹来。
    就这样熬过了三个月,琉璃不仅安然度过这次危机,便连脸上小小的印痕,也都脱落干凈了。她一张白凈的小脸长胖了不少,让颛孙无极看着心中宽慰。
    至此,琉璃虽然身体大愈,颛孙无极却不想再奋不顾身赶路了,一来天气渐渐热了,琉璃到底身子孱弱,受不住奔波酷暑;二来,他刚在祖先留的医书中寻到几个方子,想为琉璃仔细调理一番身体,等妹妹身体再健康一些,再往南走。
    当然,寻找卿宁姑姑的事情也没有搁下。
    颛孙无极仔细想过,便让暗卫秘密入了翼州水军大营,暗暗潜伏下来,等时机一到,便将卿宁姑姑救出来。
    当然,此时颛孙无极还不知道,颛孙卿宁已经入了福州,还在战场上,且被池仲远随身看管,想要拯救,无疑非常艰难。
    不说这些,却说为琉璃调理身子之事耽搁不得,几个疗程下来,便是两年。
    此时,颛孙无极从暗卫处得到消息,已知卿宁姑姑已诞下孩儿,便是他的表妹,心中痛苦不已,却也悔之晚矣。
    若是当初早些将那消息告知卿宁姑姑,想来姑姑断然不会委身仇敌,如今,姑姑身在忠勇侯府,安身小院被守护的如同铁通一般,他再想救人,已是难如登天。
    翼州忠勇侯池仲远,颛孙无极每每想到此人,便如万箭穿心,恨不能立即手刃这刽子手。
    然而,他已不是当初那个垂髫小儿,如何会这把莽撞行事?便是他初初遭逢大变时,也从未这般不计后果过。
    他是被仇恨蒙蔽了心神,然到底有着自知之明。
    比如他如今这般心计、谋略、手腕、人脉,甚至是手中权势,与池仲远对比起来,当真犹如鸡蛋碰石头,势毕会砰的头破血流。
    他已经忍了三年,还会忍下下一个三年,下下一个三年,直到他有了一击必杀之力,才会出手。
    他已学会了忍辱负重,再不会莽撞无措,更不会打草惊蛇,他会继续耐心的等下去。
    然而,这般积淀着自己时,颛孙无极却从未想过,他会有朝一日等来小姑姑难产而亡的消息。
    他从未想过,从未想过。
    若是早知有这一天,他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会将小姑姑救出来。可惜,现在再来说什么,都晚了,太晚了……
    当天晚上,颛孙无极再次烧热,昏迷不醒,足足三天,才退了烧。
    而这三天,那个早就没有的噩梦又继续起来。
    他梦到了琉璃死后,他去了西域,立身与西域中军帐中,从一个小小的刀笔吏,一点点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攀爬上去。
    他成了文书,谋士,继而是一位小王的幕僚,待到西域争权夺战激化,他的地位也越发高了,成了那位小王的心腹。
    制止小王成了大王,他也手掌军权,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军师。
    也就是这时,常年暗藏大魏腹地的颛孙家暗卫传力消息,言道似乎发现了小姑姑的遗骨。其早些年为池仲远剩余了一双儿女,然在小儿出生之日,母子、母女三人俱亡。
    他心中仇恨之火再度燃烧,好似要把自己的躯干烧化为一捧火灰,然而,时机还不到,再等等,再等几年,等他一切时机成熟,他必让那一国之君,属下臣民,为他颛孙氏一族陪葬。
    现在还不能妄动,不能让多年心血白费,让族人继续空等。
    梦中匆匆数年,期间似乎发生了许多事,人世沧桑,一念之间,很多事情都变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无极在背后出谋划策,将要颠覆一国朝纲,很快,那大军也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当真攻进了大魏京都。
    他看见火烧了京都,京都豪门俱都在西域士兵的屠戮凌虐之下惨死,他都视而不见,只是入了宫闱,寻到了那害的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弘远帝。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495颛孙无极
   a颛孙无极再次醒来,床边是他的幼妹琉璃。

    琉璃今年七岁,已经出落的非常精灵漂亮,她从小就长得精致,而今面容更加娇美。

    琉璃的容貌肖似祖母,和他小姑姑卿宁自然也非常相像,为此,自儿时起,琉璃便是祖母的眼珠子,姑姑的掌中宝。

    想起小姑姑卿宁,颛孙无极不免又有些恍惚。

    都说南柯一梦,当真是一场繁华,一场梦,一场欢喜,一场空。

    梦中他大仇得报,却原来,那不过只是一腔愁思。

    颛孙无极抱住幼妹,安慰这有些不安的小姑娘,眼神却渐渐空洞起来,若是他早些做这个梦,是不是……就有可能救下小姑姑了?

    然而,天意如此,让他与至亲再不得相见,至此阴阳两隔,又能如何?

    琉璃闷闷的趴在兄长怀里,她已经是大姑娘了,按规矩早就不和哥哥太过亲密了。可兴许是兄妹两相依为命的原因,倒是不忌讳那些规矩了,如今琉璃趴在哥哥怀里,只有满心庆幸。

    幸好哥哥烧退了,不然……她再也不想哥哥生病了。

    颛孙无极察觉到妹妹心情极差,便道:“琉璃别担心。大哥身体已经好了,很快又能陪琉璃读书习字了。”

    “我不让哥哥陪我读书习字,哥哥每天要做好多事,太累了,我只要哥哥照顾好自己就好。”

    颛孙无极轻笑出声,“都依你。”

    琉璃信誓旦旦,“我也会照顾好哥哥的。”

    兄妹两人其乐融融,颛孙无极却又猛地想起小姑姑卿宁留下的女儿,那是他们的表妹,听说是叫玲珑。

    “琉璃想把表妹接过来么?”

    “玲珑表妹么?”琉璃一下振奋了,眼睛霎时间璀璨绚烂,好似有无数星子在其中闪烁。“要要要,把表妹接过来一起住,我教她读书写字。”

    琉璃笑的眉眼都弯起来,“以后有了玲珑表妹,我就不是最小的了,哥哥你就不能管我了。以后我是姐姐,我可以管表妹,我还要让表妹和我一起住。哥哥可以么?”

    “好,只要表妹也同意,哥哥便让你们一起住。”

    兄妹两人商商量量,竟是越发迫切的,想要将小姑姑留下的女儿玲珑接过来一起住。

    他们孤单的久了,如今有了一个亲人,且还是个娇娇的表妹,可以与他们作伴,心中俱都高兴不已。且到底也是惧怕小姑姑的事情在表妹身上重演,便决意不再留下遗憾,定要早些将表妹弄出忠勇侯府。

    兄妹两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再过七日,便乘船南下。

    他们已决心一路往南,先去翼州接回表妹,随后便径直往大魏最南端的云州而去。

    哪里有颛孙旭为儿子留的另一条后路,在其中一个山庄中,放了几乎所有的颛孙氏储藏书籍的原本或摹本,足有万卷。另外,便是大量的金银钱财,乃累世积累,不管想用这笔巨款做什么,都是足够的。

    颛孙无极渴望丰满的羽翼,所以,他准备扩张他的势力了。

    七日后,两人在化整为零的诸多忠仆,以及暗卫们的护卫中,一路往南而走。

    一路走走停停,将近月余后,才走到了翼州。

    他们在早先置办的宅院中停留,期间找了许多办法,然而,无论如何,也见不到姑姑的遗孤玲珑表妹。

    听说她在卿宁姑姑去世当天,不慎落水,昏迷半月有余才清醒,如今被侯府的夫人严加看管,竟是无一人能见。

    这消息是真,然而,暗卫们还传来了更为真切的消息。便是玲珑所居青岚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暗卫守护起来,整个小院宛若铁桶一般严实,不知是忠勇侯担心侯夫人周氏对玲珑不利,才这般戒备,亦或是别的什么缘故。

    当然,鉴于守卫着实森严,甚至连里边做饭、洗衣的都是侯府世代忠仆,便是想传个消息进去,都难如登天。

    颛孙无极和琉璃从未想过会有此情况,原以为玲珑会被侯府遗弃,随便放个地方任她自生自灭,届时若是把她偷出来,不费吹灰之力,怎么如今看起来,侯府倒像是对这个“妾生子”很看重疼爱一般?

    如此迥异的情况,其中定有猫腻,颛孙无极便又耐心让暗卫窥察起来。

    然而,忠勇侯府以军法治家,诺大的忠勇侯府更是布满了明明暗暗的钉子,那些暗卫的数目更是惊人。和池仲远的手段比起来,颛孙无极到底是太弱了。

    且颛孙氏虽历代都有暗卫,然颛孙氏世代安平,暗卫也只为防身,平常并无大用,和经过忠勇侯府铁血训练“制造”出的暗卫,自然没有可比性。

    一月后,颛孙无极便明白,不能再深查了,不然,怕是不仅救不出玲珑,他们也要被发现了,也兴许,他的人已经露出马脚,侯府的暗卫只等着他们再有异动,好立即瓮中捉鳖。

    琉璃知道不能救出表妹后,自然伤心的几天都蔫蔫的,只是,她到底不是已经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了,她知道兄长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知道要以大事为重,便也渐渐释然,“哥哥,我们去云州吧。等到以后我们有本事了,再来接回表妹。”

    “……好。不过还要在翼州停留几日,见一见玲珑再走。”

    “可以么?可以见到玲珑么?”

    颛孙无极轻颔首,摸摸妹妹的头发,“再有几日,玲珑会去寺院上香,且等几日,我们见她一面就走。”

    他们果真见到了玲珑。

    小表妹意料之中的和姑姑卿宁相似,一样的眉眼,五官同样精致,看见她,便知定是姑姑的女儿。

    琉璃拉着哥哥的袖子,“玲珑妹妹和我长得很像。”

    “嗯,你们都很漂亮。”

    琉璃笑了笑,随即抽了抽鼻子,小眉头皱起,很苦恼的告诉哥哥,“玲珑表妹好像也有体香……哥哥你闻到青雾草的味道了么?”

    “闻到了。”青雾草是制作遮掩体息的药丸的一位药材,只在甘平县生长。此草味道并不太大,但是若有人碰过青雾草,短期内那味道并不会消散。而又因为她身具体香,且哥哥也熟悉青雾草的缘故,两人瞬间发现了猫腻。

    “玲珑不会暴露吧哥哥?”琉璃有些担心。

    “不会。既然她有了遮掩体息的药丸,便是侯府主事的人已经知道这事儿了,池仲远会为她遮掩的。”

    “这就好。”琉璃依旧心有余悸,“不然,若是被发现了……”

    世间有体香的女子不计其数,但是,颛孙氏的女儿更以体香闻名,体香也更明显一些,她真担心有人发现了玲珑,而后宁肯枉杀一百,不肯允她一线生机。

    “哥哥,回吧。”

    “好。”

    琉璃挽着兄长的胳膊回去别院,路上两人还在悄声絮叨,“其实玲珑表妹呆在侯府也好,总归不用和我与哥哥一般奔波劳碌,四海为家。”

    “将有一日,哥哥也定让琉璃安定无忧,万事皆可随心所欲。”

    “好,哥哥可要说到做到,我会记着的。”

    ……

    一晃几年而过,兴许是早有之前的梦境为准,也兴许是当真智而近妖,也或许是,颛孙氏祖先多年积藏教育功德,颛孙无极及琉璃慢慢长大,两人在众人意料中的出色,似乎也出色的太过。

    那般人品、才貌、风度,竟是让人一见忘俗,怕是世家贵子,莫过于此。

    琉璃及笄之年,两人离开了云州,前往京都而去。期间在乾州停驻修正,几年后“偶遇”表妹玲珑。

    其后事,让颛孙无极与琉璃略觉快慰,只因表妹很好,和他们性情相投,得他们喜爱,说不得再过一段时日,便可相认。

    与表妹相认后的日子,所有事情似乎都在好转。

    他们的计划进行的更顺利,一切调查到了尾声,势力开始收紧,筹谋得到完善,所图一点点接近。

    更让人欣喜的是,表妹两番孕子,且将一子过继到颛孙氏,颛孙氏无后顾之忧。

    妹妹琉璃不愿成亲,他的身体也亏败的好似马上就到了尽头,与子嗣有碍,且他本身便不欲成亲,耽搁好女子,如此,颛孙氏似乎真要在这一代断绝了。

    好在,天意终究给颛孙氏留了一线生机,颛孙氏后继有人。

    所有的图谋渐渐有所成,当当真手刃仇人时,颛孙无极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眼前所有俱都化为虚影,好似看到了惨死的父母,去世的族亲,好似有祖父祖母亲切的唤他过去,他倒在床榻上时,知道自己此番真的到了尽头,生命之火将熄。

    然而,终究是有些遗憾的。

    一憾,未能亲眼看见妹妹成亲,不知乾世子是否能给她平安喜乐。

    二憾,不能亲自教养元辰及外甥和外甥女长大,看到他们成亲生子,看到颛孙氏香火传承。

    只是,终究也只能抱憾而去了,只能这样了。

    颛孙无极的神思渐渐沉了下去,手一点点沉了下去,他看到自己起身朝父母族亲走去,而后便消散了意识。

    瑞成三年,颛孙无极即将离京。

    是的,他又醒了,在得了净悟的救治后,又活了过来。

    只是,世间因果轮回,让他哭笑不得。

    他颛孙氏因净悟之师的解梦几近灭族,他却又因净悟而生,因果循环,天意如刀。

    而今三年过去,回首过去往事,才当真觉犹如南柯一梦。

    然梦到尽头,终究到了尾声。

    事情已经有了结果,犯下孽障之人,也俱都偿命,他也该放下了。

    “大哥,你的病方好,万万不可劳累了。此行也没有目的地,你不如行慢些,多看些山水景物,疏阔心情,亦或是去些书院,寻些还看得入眼的大儒谈史论道。总之,且慢慢行,莫要劳累,再坏了身子。”

    颛孙无极经过三年调养,鬓边的两缕白发已经换了黑颜,然终究之前底子伤的很了,因而,即便用尽心力,费尽了良才宝药调养了这么久,身体素质也比普通人不如。且之后这身体也要精心调养着,容不得一丝疏忽,不然,恐怕于寿数有碍。

    颛孙无极看着眼前已为人.妇的妹妹,竟是已经哭红了眼眶,不由无奈,“已是为人母了,莫要再做这般小儿态,也不怕胜儿回头学了你,再来哭闹。”

    胜儿便是琉璃与乾世子的孩儿,如今刚满周岁。

    颛孙无极“死里逃生”后,终究是压着妹妹和乾世子成了婚。

    当然,并不是琉璃嫁进了惠郡王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2859 
财富
3594267  
积分
1169636  
在线时间
41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5-28 
府,也不是乾世子入赘了颛孙氏,事情的真相应该是,乾世子脱离了惠郡王府,而后与琉璃成了婚。

    然,乾世子仍旧是惠郡王与惠郡王妃的儿子,称呼他们“父母”,在身份上,却已经不在是“世子”,也没了爵位,和魏家的皇庭,没了丝毫关系。

    早先琉璃怒气之下,曾说过让乾世子入赘颛孙氏的气话,然那毕竟是气话,当不得真。

    想来便是乾世子有此决断,应允了此事,颛孙无极也不会同意——虽颛孙氏灭族之仇敌是弘远帝,那灭门惨案也是出自弘远帝一人的主意,与惠郡王府没有丝毫关系,然他身上毕竟留着大魏皇室的血脉,单此一项,允他和琉璃亲事已是看在他对琉璃深情不改的份儿上,再若是别的,却是绝对不可了。

    乾世子也当真拿得起放得下,脱了世子的帽子,便和琉璃成了婚。

    这在当时虽是一桩美谈,引得多少痴儿女羡慕不已,然京都也多的是世家权贵笑话乾世子为了美人抛弃了大好前程,实在傻得冒烟,且这美人还不一定为他生育子嗣,因而,便是那美人是颛孙氏的嫡女,风华绝代,这买卖还是有些亏本。

    琉璃自然也想孕子,然而想到颛孙氏女子的特殊体质,不觉又开始黯然,觉得上天怕是不会再满足她的奢望了。

    不过,大哥能“死而复生”,对她来说已是最大的恩德,别的也真的不敢求取了。

    谁料想,结婚不过一年,便怀了身孕,随后怀胎十月,顺利生下一子。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