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思美人》作者:海青拿天鹅(完结)

贴书达人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466418  
精华
帖子
97674 
财富
792932  
积分
238784  
在线时间
1602小时 
注册时间
2012-6-5 
最后登录
2018-8-15 


春秋楚国穿越,欢迎跳坑~

   
已完结旧坑:

《孤王甚慰》 《淑女好逑》 《嫤语书年》

《殷商玄鸟纪》 《白芍》 《春莺啭》 《双阙》

鹅的专栏,点击图片进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阡陌 ┃ 配角:楚王、伍举等 ┃ 其它:

因为以前没更完的文太多,正从后面一点点的往前更,有想看的未完结的可以在文下留言,会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去更新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22925  
精华
帖子
3087 
财富
39639  
积分
2246  
在线时间
1935小时 
注册时间
2007-11-30 
最后登录
2014-10-27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261357  
精华
帖子
5962 
财富
33377  
积分
5222  
在线时间
4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8 
最后登录
2018-12-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261357  
精华
帖子
5962 
财富
33377  
积分
5222  
在线时间
4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8 
最后登录
2018-12-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41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261357  
精华
帖子
5962 
财富
33377  
积分
5222  
在线时间
4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8 
最后登录
2018-12-1 
本帖最后由 北方的葡萄 于 2014-5-15 15:11 编辑

24章

    阡陌诧异十分。


    她望着他,那双眸映着灿灿的晖光,灼灼的,似乎含着某种热切。


    心被什么触了一下,阡陌的耳根忽而发热。


    楚王看着她低下头,心中隐隐期待,只觉那念想似乎就要成真……


    “大王,我要回去。”过了一会,只听她轻声道。


    楚王愣了愣。


    “大王好意,我心领。”阡陌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真诚而恳切,“可我并非楚人,此处亦非我家。”


    心中的热切,像大火遇到倾盆之水,倏而浇灭冷却。


    楚王看着她,表情凝固在脸上。天上的霞光依旧灿烂,将他的脸映出刀削斧劈般的线条,那双眼睛中的光芒却已经黯下。


    “是么。”楚王道。


    他点头,深吸了口气,将眼睛朝别处望了望,声音无波,“好。”说罢,没再看她,转身走去。


    “咚”一声,短剑的剑鞘将他绊了一下,被他踢得飞出老远,把旁人都吓了一跳。


    阡陌怔怔立在后面,见众人都看过来,尴尬地抿抿唇。


    少顷,她重新坐下,继续修着那架滑翔机,动作却慢了许多。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落在剑刃上,靠近剑把的地方,三个鸟虫体的小字格外显眼。


    阡陌的手顿了顿,未几,把剑反过一面,继续修整。


    *****


    船队并不赶着回郢,夜幕降下,靠岸歇息。士卒们停稳了船,在岸上又是扎营又是生火,忙得不亦乐乎。


    楚王也下了船,进了王帐里,就一直没有出来。


    也没有叫阡陌进去服侍。


    阡陌把滑翔机的瑕疵修改掉,手指也已经又痛又红。荚走过来,好奇地看,将自己的滑翔机对比了一下,委婉地问阡陌,能不能交换。


    “这是大王的,你去问大王要。”寺人渠走过来,敲敲他的脑门。


    荚摸摸敲痛的脑袋,红着脸吐吐舌头,转身跑开。


    阡陌笑起来,却见寺人渠盯着她,神色古怪。


    “怎么了?”她问。


    “工妾陌,”寺人渠意味深长,“你家在何处?”


    阡陌讶然。这个问题,她记得自己回答过很多次了。


    “南方。”


    “南方何处?”


    “就是南方。”


    寺人渠白了个眼。


    “我换一问,”他没好气,“工妾陌,你要大王送你回舒,你到了舒,如何回家?”


    阡陌结巴了一下,道,“也许……嗯,走回去。”


    “工妾陌!”寺人渠有些生气,“你我也算共生死一回,实话也不愿说?舒那地方我也去过,高山连绵,水深浪急,走?你要走去何处?”


    “我不曾骗你,如何回家是我的事,不必你操心。”阡陌也恼起来,“寺人渠,你没有家么?你若哪一天离家走了很远,举目无亲,还时时要以身试险,你不曾害怕不曾想家么?我在尔等眼中是个工妾,可我亦有父母亲友,我想再见到他们何错之有,为何尔等一个个都如此不近人情,连我要回家也来质问?!”


    她越说越激动,眼睛发红,最后,声音已经有几分哽咽。


    “呃……”寺人渠没想到会把她惹哭,当下愣住,忙软下来,“工妾陌,你别哭……你别哭啊。”


    他不劝还好,一劝,阡陌觉得自己当真委屈,眼泪立刻掉了下来,用袖子擦眼睛。


    寺人渠手足无措:“哎,工妾陌……”


    “让开。”后面一个沉沉的声音传来,寺人渠一惊,回头,却见正是楚王。


    他刚从帐中出来,身上披着外衣。


    阡陌惊了一下,忙把眼泪擦干净,望着他走来。


    楚王注视着她的脸,篝火光中,脸颊上还带着水痕。


    “工妾陌。”过了会,他开口,声音沉静,“寡人已分出一艘船,明日,尔等便可回舒。”


    阡陌有些愣怔。明天?这么快……心中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怦怦的跳,看着他收回目光转身,阡陌才反应过来该谢恩。


    “多谢大王……”阡陌话没说完,楚王已经径自离开,只留下一个昂首笔直的背影。


    *****


    阡陌要走的消息传开,许多人都感到诧异。


    这些天来,阡陌与楚王身边的士卒和寺人都相处得不错,听到这个消息,他们纷纷走来看她。荚尤其不舍,一再追问她的家在哪里,还回不回来。


    阡陌苦笑,只能含糊地安慰他,等将来若还来楚国,一定去郢看他。


    “工妾陌要走?”小臣符听闻了,也诧异不已,忍不住问寺人渠,“大王不是对她……嗯?”


    寺人渠苦笑:“小人也不知。”


    小臣符若有所思,未几,展眉道:“要我说,大王对着工妾陌也并无多欢喜,要不然,怎会就让她走了?”


    寺人渠愣了愣,忙陪着笑:“是,是……”说着,瞥瞥阡陌那边,再看看楚王的帐篷,心底叹了口气。


    *****


    广袤的湖泽之上,夜空深邃,星月穿行。


    楚人的篝火烧了一夜,晨曦降临之时,雾气带着残火烟气的味道,营地上复又热闹起来,士卒们收拾物什,登上船去。


    按照楚王的吩咐,阡陌和舒人被分到了一艘小一些的船上。舒人们很高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阡陌朝那艘船走去,却不住回头。


    远处,士卒们正将楚王的行帐搬到船上,楚王大概已经在上面了,并不见人影。


    阡陌思索着,过了会,咬咬唇,让舟人等一等,朝楚王的船跑过去。


    太阳慢慢升起,阳光照入晨雾之中,透着浅金的色泽。


    士卒们正准备收船板,听到有人在喊,看去,却见是阡陌。


    “大王可在船上?”她问。


    “在!”一名士卒道。


    阡陌将手中的滑翔机和短剑递给他,“烦替我交与大王。”


    那士卒露出诧异之色,应一声,接过来。


    阡陌谢了一声,再望望船上,觉得没什么好交代了,抿抿唇,转身走开。


    可还没走几步,她忽而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回头,却见楚王踏着船板下来,步伐稳健。


    她站住。


    四目相对,楚王看着她,许是方才奔跑的缘故,神色不定。少顷,他将手中的短剑递给她。


    阡陌诧异,忙道,“大王,我要走了。”


    “便是你要走了才给你。”楚王道,声音不疾不徐,“你日后若还想来楚国,带上此剑,到任何一处官署,他们都会将你送到郢。”他停了停,片刻,道,“你亦可将你祖父祖母带来。”


    阡陌怔住。


    他……这是在邀请自己再回来旅游么?


    心中讪讪,阡陌小声道,“多谢大王,我祖父和祖母已经故去。”


    楚王愣住,目光微亮,“那么你那边只剩下了你父母?”


    阡陌想了想,点头,“是。”


    楚王注视着她的神色,上面并没有要改变的意思。


    “就算如此,你也想回去?”他缓缓道,“你说过你不喜欢与他们住一起。”


    “我自己住。”阡陌道,露出一丝苦笑,“大王,我离开太久,总归要回去。”


    楚王默然,少顷,点点头。


    *****


    雾气被阳光冲淡,大船慢慢开动,驶离水岸。


    楚人的船足有数十艘,航行起来,连绵成列,一眼望去,分不清哪一艘在哪里。


    “……工妾陌,你当真不知大王是何心思?”


    昨夜,寺人渠对她说的话浮上心头。


    篝火边,阡陌看着他,只见那脸上满是疑惑。


    她没有回答,想了想,却道,“寺人渠,你觉得我如何?”


    寺人渠不解:“什么如何?”


    “相貌,本事,诸如此类。”阡陌用棍子撩了撩篝火,“譬如,我长得甚是好看,把大王迷住了,对么?”


    “岂得这般自夸!”寺人渠笑骂。


    阡陌也笑笑,道,“寺人渠,大王的心思,我知晓不知晓,与我走不走,并无干系。”


    寺人渠诧异地看着她。


    “你是说,你不喜欢大王?”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神色认真,“工妾陌,我以为此虑欠周。你看那些贵胄之家,就算中原诸姬,谁家女子嫁人凭着喜欢二字?听我一言,你想家,我知晓,可你回了家又如何?你还未成婚是么,你总要成婚。看看诸国,加之百越、百濮诸部,王族贵胄,国君士卿,大王在其中乃是翘楚。你不知有多少国君想着把女儿配与大王,跟你父亲说,他必也巴不得你留下。”说罢,他瞥瞥四周,脸色神秘,“我看大王待你不一般,你若留下,说不定他将来会让你做个庶夫人!”


    阡陌哭笑不得。


    寺人渠好口才,她那么入楚王的眼,楚王待她不一般,原来连正室都做不到,只能做庶夫人。


    她瞥瞥寺人渠:“庶夫人么,果然不错,不知王后是谁。”


    “大王还未婚娶,哪来王后。”寺人渠想了想,摸着下巴,“太后倒是有意让大王娶蔡姬,不过大王总不回应,此番巴国与秦国来援,说不定会娶巴姬或秦嬴……”


    选择倒真是多。


    阡陌听着囧然,先前的那点不好意思也烟消云散。


    寺人渠看她不出声,以为她心动了,笑眯眯,“如何?留下吧,莫回去了。”


    阡陌摇头,坚决道,“我要回家。”


    寺人渠气结。


    ……


    阡陌回忆着,唇边却不禁浮起微笑。


    她看看手中,楚王的剑套在鞘中,剑柄的花纹精致锃亮。先前种种,此时在脑海中如梦似幻,唯有看到它,方才有些许实感。


    楚王的船早已望不到,没多久,河流汇入大泽,往舒的路与往郢的路不一样,小船与船队分道扬镳,驶向大泽的另一边。


    有人在唱歌,缓慢而悠扬,似乎是哪位舟人在怀念他的心上人。水面上还有些淡淡的雾气,阡陌看着那些船只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若隐若现,离她远去。


    如同一段往事。
已有 0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xwj + 10
stellachristie + 200
shuchong + 10 谢谢勤劳的小小博!

总评分: 财富 + 220   查看全部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