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4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玉堂金闺》作者:闲听落花(完结+番外)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294902  
精华
帖子
186 
财富
1877  
积分
172  
在线时间
732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9 
最后登录
2014-10-17 
开头还不错。。。。。。。。。。等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正文第十九章 讹诈5
[更新时间] 2013-04-2615:41:10 [字数] 3094



“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洪先生捻断胡须,拧眉苦想了好一会儿,才摇头低声道:“这场事,看这心计手段,谁知道这背后真正使力的是哪只手?中间又有多少只手掺进来?东翁昨儿不还说,那黄家竟也任人讹诈,还好吃好喝侍候着,那是五皇子外家,他家怕谁?如今这**龙逐鹿的时候,东翁,笨了比聪明好!”



洪先生意味深长的总结了一句,郭推官连连点头道:“先生这话极是,极是!咱们只求得个彩头儿,旁的,管他娘的哪只手!让人炒几个爽口菜,咱们两个好好喝一盅。”郭推官哈哈笑着,和洪先生一起坐到东厢炕上喝酒去了。



清风楼后湖东北角的一组小巧精致的亭阁从不对外招待客人,这会儿,暖阁临湖的一面窗户开着,一根钓杆从窗户里伸到湖中,却一会儿挥到东,一会儿挥到西,根本没半分要安心钓鱼的意思。



窗下大炕上,清风楼的东主、号称西北第一商家的黄家二掌柜黄净节拎起水刚刚滚起的紫砂壶,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杯茶。挥着钓杆的五皇子秦琝随手扔了钓杆,端起杯子闻了闻,满意的深吸了口馥郁的茶香。



“大爷到府衙理事,今儿都第三天了。”黄净节语气随和轻缓,五皇子‘嗯’了一声,继续欣赏着那杯茶,小心的抿了一口。



“今儿早上四爷又差人过来寻过您一趟。”黄净节接着道,五皇子仿佛没听见,又抿了口茶,眯缝着眼睛细细品着,黄净节不再说话,微笑着看着他品茶。



五皇子品了半杯茶,这才满足的放下杯子,往后仰靠在厚软的垫子上,跷着条腿,悠闲的晃着道:“赶着这节骨眼上,他找我能有什么好事?有好事我也不想要。”



“大爷这回可得了大便宜。”



“嗯,”五皇子双手枕在头后,晃着腿,仰头看着屋顶的缭绫承尘,出了半天神,才呼了口气道:“我们兄弟几个,就数大哥最大度宽厚,在他手底下日子最好过。”



“那?”黄净节刚开口,五皇子忙打断道:“无为为上,圣心不可测,我那老爹是不可测里头的不可测,我这身份地步儿,除非想争那个大位,不然还有什么奔头?我无欲无求,干嘛给他们当枪使?管他谁坐上去,任谁也少不了我一个亲王!你挣你的银子,我享我的清福,闲事不管!”



黄净节笑着摇了摇头:“这场讹诈风潮,咱们也算帮了一把。”



“这不一样,这不算帮,”五皇子忙坐起来辩解道:“就是顺水推了把舟,再说,这种先做圈套再遍地放无赖撒泼打滚的刁钻手段,不合大哥的脾气心性,不过这事竟让大哥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真叫天意!”



“这背后之人,要不要让人查一查?”黄净节笑问了一句,五皇子摆手道:“知道那么多干嘛?闲事不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东阳郡王府深在花园最里处的内书房里,东阳郡王叶立海脸色铁青,背着手站在窗前,嫡长子叶树盛正低声禀报着:“……儿子亲自问过最先闹事的几个无赖,都说是听了常黑皮得了铺子的事,也想碰碰运气,纵不能得间铺子,能拿些银子过个肥年也好,谁知道那几个无赖竟真拿到了银子,再后头,就是一窝蜂往上涌了,怕便宜都让别人占了去,怎么也得抢点好处到手,这才闹得讹诈这事满城风雨,常黑皮那案子。”



叶树盛抬头看了眼父亲,才接着说道:“实在是季常文太过大意,这案子荒唐、判词更荒唐,在市井流传极快,小报上连篇累牍不说,瓦子里说话本儿的也拿这事当帽子话说,连演杂耍唱小曲儿的,开场前也都拿这事说道几句,实在是,由不得不让人心生歹意,季府尹实在是……太过大意了。”



叶立海恼恨非常的长叹了口气,转回身,看着嫡长子叶树盛痛心疾首道:“季常文是过于大意,可这事起因……就因为这点子小事!这一点点蝇头小利,折了咱们一个京府府尹!整个京府衙门!我费了多少心思才把老季安置到这个位子上,这才一年不到!真是蠢货!蠢货!”叶立海一阵咆哮。



叶树盛紧拧着眉头,烦恼的垂着手不敢多话,叶立海气的胸膛起伏不定,好半晌才勉强平缓了些,叶树盛见父亲怒气稍停,小心的劝道:“父亲,季常文自己太蠢,纵是不折,以后也难当大任,父亲不必太过可惜……”



“我不是可惜他,是这京府衙门,刚刚宫里已经递出信儿,这权京兆府尹,官家已经准了大爷的折子,委了侯明泰。”



“咱们荐的那些人……岂不是白忙了?”叶树盛失望道,叶立海沉沉叹了口气:“大爷借着官家这责罚,这些日子天天在京府衙门署理府务,竟真让他理出不少事来……”叶立海突然顿住话,转头看着叶树盛问道:“那铺子,武成林还给李家没有?”



“象是……儿子没听说。”叶树盛迟疑道,叶立海狠狠的一拳打在书案上,咬牙切齿道:“他必是还没还,这个武成林,他才是真真正正蠢如鹿豕!你去趟温国公府,现在就去,请见大长公主,让她把铺子还给人家!这么明目张胆的谋夺一个孤女的产业,她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叶树盛抬头看了眼盛怒的父亲,咽了口口水,一脸苦相也只好长揖答应。



宁国大长公主只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点着垂手站在自己面前的独生儿子、温国公武成林破口大骂:“你那些心眼哪儿去了?你的本事都用到哪儿去了?那铺子跟一堆没主的银子有什么分别?你竟做成这样,你怎么能蠢成这样?!你看看你捅的这祸,你那心眼都用在女人肚皮上了!”



“阿娘,这事都怪那季常文……”武成林并不怎么怕宁国大长公主,忍不住嘀咕道,宁国大长公主气的脸都青了,抓起旁边几上的杯子冲武成林兜头砸了过去:“混帐!你坏了人家的大事,还不自省?!姓季的丢了官,京府衙门易了主,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惹了祸事,你还不自知?!”



武成林侧身躲过茶杯,这回不敢吱声了,垂着手任由宁国大长公主怒骂不停,宁国大长公主痛骂一阵,喘着粗气点着武成林道:“把铺子还回去!”



“阿娘,拿都拿了,怎么好还?!”武成林肉痛万分道,宁国大长公主咬牙切齿道:“你要是不想要命,你就不还,你就留着!”



“阿娘,我也是为了府里,咱们这府里的情形,您又不是不知道,那铺子,您不早就说过,那就是棵摇钱树!可咱到手才这么几天,一文钱还没见着,这还回去,您就舍得?再说,外头欠的那些银子从哪儿出?!这可年底了。”吞下去的东西,武成林说什么也舍不得吐出来。



“先还回去!”宁国大长公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咬牙道:“东阳郡王府发了话,大皇子又在府衙坐镇理事,闹出这么大的事,这案子没有不翻过来的理儿,府衙一直没来人,那是看着我的面子,这会儿无论如何保不住那铺子,今天就送回去,过了这阵风再说,你放心,那铺子早晚都得姓武!”



“是。”武成林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荣安堂兜了个不大不小的圈子,又回到李恬手里,王掌柜和孙二掌柜带着众伙计,从前一个半夜里直忙到后一个半夜,才算将杂乱不堪的铺子内外粗粗理好,忙了几乎一天一夜,两人却都没什么困意,干脆打发人买了几个菜,热了壶酒对坐小斟。



“这么几天功夫,就在生死边上走了几个来回。”王掌柜响亮的咂了口酒感慨道。



“可不是,大郎吓坏了,我也是,这几番来回,这心里哪,真不知道怎么煎熬过来的,多亏了东家。”孙二掌柜跟着感慨道。



“可不是,东家小小年纪,还真不简单,她这命也好得很,谁能想到这一场讹诈官司,竟惹出这么大风波,就这么着,铺子又回来了!”王掌柜抿了口酒,吃了块猪头肉,满脸的笑容。



“掌柜的,不瞒您说,东家简单不简单,这一条我不管,就冲东家对您、对咱们这份义气,我这辈子就算跟定东家了,您那会儿在牢里不知道,我和大郎去寻东家,东家就一句话,先救您出来,就是赔了铺子,也要把您救出来,您说说,有几个东家能这样的?咱说句难听话,就是爹娘救儿子,也就这样了吧?就冲这份义气,这东家我是跟定了!”



“这话大郎跟我说了,我这心里……唉,这感激就不说了,我也这把年纪了,想说跟一辈子,也跟不了几年了,说到这个,你跟了我这些年,也能出徒了,我想过了年就寻东家说说,让你做这掌柜,我再给你做半年二掌柜,就回乡下养老去了。”



“掌柜的,您这话……我哪担得起……”



“担得起,担得起,来来来,喝酒,咱们师徒这么些年,都说师徒如父子,这缘份难得……”


作者有话说:
关于小报:宋代和咱们现代人一样,读书之余,还要看报,报纸有两种,一种是官府出的朝报,叫邸抄,这邸抄也跟咱们现在的官方报纸一样,一脸严肃正统,还有一份,就是私人办的各式各样的‘小报’了,相当咱们现在五花八门的娱乐周刊,什么宫廷密闻、名人八卦、大家丑闻、小道消息,简直是无所不报。
小报中有宋代有,南宋时极为盛行,都是私人经营的,还都是以盈利为目的,那个时候并不流行报纸上打广告什么的,所以小报的最主要收入就是报纸的销售量,所以,为了提高报纸销售量,就得有‘料’为了‘料’,小报‘记者’们(其实叫狗仔先驱最合适)各展绝技,专往宫廷下手,找宦者宫女打听皇帝和后妃宫女们的情感纠络,此一类谓之‘内探’;专门打听朝中大臣动向,谁要升啦谁要贬啦,谁收谁的银钱东西啦,谁养外室爱上哪个上厅行首啦,谁脸上带伤昨晚上后院倒了葡萄架……这叫‘朝探’,还有专跑监狱大牢的,打听那件凶杀案审的怎么样啦,昨晚龙津桥下无头尸案捉到凶手没有啊……这是‘衙探’,各路神探展手艺显神通,掏出各式各样的新闻,以满足京城大众的雄雄燃烧的猎奇八卦之心。
这些小报内容八卦、报道及时,据说大部分时候还相当准确,影响力非常大。
徽宗大观四年,有一家小报胆大包大,居然模仿徽宗的口气发布了一条诏书,说“蔡京目不明而强视,耳不聪而强听,公行狡诈,行迹谄谀,内外不仁,上下无检”,然后说,蔡京一伙已经被皇帝一网打尽了,这事越传越真,搞的蔡京童鞋连开好些场新闻发布会,才算说清楚。
南宋时候,朱圣人朱熹也中过枪,圣人当时‘存天理、灭人欲’的伟大理念被南宋朝廷则想接受作准备大力推广,老先生连发了好几篇劝人‘灭人欲’的文章,惹怒了自由自在惯了的临安百姓们,一家小报突然爆出他和儿媳偷情的大八卦,然后又说他争风吃醋差点把名妓严蕊给杀了,这些爆燃性秘闻有时间有地点有细节,直接把朱圣人推成了南宋娱乐名人中的名人,阐连娱乐名人榜好些年,这些事情真假不知道,可朱老夫人却深受打击,据说还丢了官。
可惜,这小报就兴盛了宋一代,往后的元、明和清,再也没有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正文第二十章 相看
[更新时间] 2013-04-2709:46:27 [字数] 3007



转眼就是腊月中了,京城内外家家忙着备年,李恬一身普通读书人打扮,一件暗纹叠帛面丝棉里斗篷,戴着顶同色交脚幞头,站在离郑门不远的李七家正店二楼,看着纷飞的大雪和楼下繁华热闹的西大街。



离小年也就小十天了,这样的大雪也阻不住京城百姓办年的热情,西大街上沿街照样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杂物摊子,卖什么门神、钟馗、桃板、桃符,还有什么回头鹿马、财门钝驴、天行帖子等等过年必备的吉利物什儿,挑着满挑子新鲜的韭黄、生菜、薄荷叶的近郊农人蓑衣上积着厚雪,在拥挤的人**中照样快步如飞,往相熟的酒肆人家送货,街两旁的店铺已经早早将十五的灯笼挂在廊下,灯笼下长长的五彩流苏随风飞扬,搅着鹅毛大雪,平添了无数喜气,店铺前时不时蹲着只巨大的雪狮子,挡在路上,逼得密集的人流象水遇石头般往中间流过去,再流回来。



“来了!”银桦脚步轻快的掀帘进来道,李恬忙看向郑门方向。



一支车队风尘仆仆的从高大的城门楼下缓缓进来,人流太密,那一队车子走走停停,行的极慢。



车队前面,一个十七八岁,身形修长,稍稍有些显瘦的少年郎走在最前面一辆车子旁,少年眉宇间干净疏朗,目若点漆,穿着件天青灰杭绸面斗篷,头上没戴帽子,用一根青玉簪绾住发髻,雪花旋转着落到他头上,又钻进脖子里,却不见他有一丝瑟缩之意,纷飞的大雪和喧嚣的人**,都压不住他身上透出的那份安然平和,他就如同一块温润的美玉放在砾石堆上,是如此让人赏心悦目。



这就是林老夫人给李恬订下的郎君,冷家大郎,冷明松了。



李恬轻轻舒了口气,悦娘用手指弹了下窗棂赞叹道:“好一个俊秀少年郎!”说着,转头看了眼李恬接着道:“放心吧,这冷家小郎君一看就是个谦谦君子,他压不住你,你准能把他吃的死死的。”



李恬懒得理会她,璎珞抿嘴笑着,抬手点了点楼下示意道:“曹家老太太来了。”



冷明松身边,曹四的老娘、曹家老太太沾着满身厚厚的烟灰,怀里抱着一篓子杂炭,一边嚷嚷着一边脚步蹒跚的往前冲,经过冷明松身边,突然身子一歪,连人带怀里的炭篓子一齐砸在冷明松身上。



李恬等人屏着气,目不转睛的看着冷明松的反应,冷明松一把抱住差点跌倒的曹家老太太,搀着她站稳,脸上透着关切,说了句什么,曹家老太太一脸焦躁恼怒的吼着,冲散了一地的木炭舞着手,冷明松连连点着头,松开她,拿起炭篓,后面一个小厮奔过去,和冷明松一起将木炭拣回篓子里,曹家老太太没接炭篓,只顾拉着冷明松不知道说什么,一边说,一边将满手满身的烟灰不停的往冷明松身上蹭,冷明松脸上没有一丝厌恶和不耐烦,笑容温和明净、神情专注的听曹家老太太说话。



曹家老太太颠三倒四胡缠了半天,这才接过炭篓,走几步转进了旁边的小巷子。



银桦忍不住笑道:“曹家老太太真会装神弄鬼,看她把人家那一身衣服蹭的,脏死了,冷大爷真是好脾气。”



李恬抿嘴笑着没说话,转身下了楼,上车回去。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悦娘掀帘子坐进车子,看着李恬认真道:“这小郎君家教脾气都没话说,就是少了点锐气,往后官居一品、统帅百官什么的,只怕指不上了。”



“我压根没指他统帅什么百官,他要真是一看就非凡不似池中物,我还不想嫁了呢,”李恬轻松的笑道:“没听说过那句话么,悔教夫婿觅封侯,那都是外面的光鲜,内里不知道怎么苦呢,我不要这个,最好呢,就是年青的时候一直做外任,要是都能求到风景秀丽之处那就更好了,我跟他到任上,反正银子咱们有的是,不求上进不缺银子,他这官就好做,我和他两个人吃喝玩乐、游山玩水,和和美美,怎么舒服怎么过,一任五年满了就换个地方继续玩乐,做个四五任,四十岁往上了,就乞骸骨回来,在这京郊盖个园子,他喝点小酒、吟几首酸诗,我种种花草,悠然见个南山什么的,这样多好!要是再养出个出类拔萃的儿子,少年新进,一统百官,那就更完美了。”



悦娘‘噗哈哈’大笑出声,笑了好一会儿,才重重拍了下李恬的肩膀道:“好大志向,你说的这日子,我也向往的很,那好,我陪着你,这辈子就听听酸诗、赏个花草啥的。”



冷家车队总算挤过人流如潮的大街,到了冷丁氏兄长帮着置办的宅院前,等在院门口的丁家婆子和冷家下人忙着搬这个安置那个。冷丁氏却顾不得这些,连车也没下,就忙赶过去见母亲周老太太。



周老太太十几年没见女儿,抱头哭个没完,冷丁氏急道:“阿娘别哭了,我好好儿的,你女婿调回京城,咱们往后就在一处了,这是大喜的事,我还有要紧的事呢。”



“对对对,”周老太太忙抹掉眼泪道:“可不是有要紧的事,前儿蒋郡王妃刚打发人过来问你回来没有,就等你回来起草帖子下定了,我跟你说,李家五姐儿生的那是百里挑一,脾气性格儿那是千里挑一,还有……”



“阿娘!”冷丁氏手指用力按着太阳穴,烦躁无比的打断了周老太太的话:“我让你给松哥儿留心几门亲事,不是跟你说的明明白白的,一定要挑个娘家有助力的,那李家五娘子,她有什么肋力?你看看你这事办的!”冷丁氏这口气憋了一路子,一开口就语气不善,周老太太被女儿数落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赌气道:“不过就说了那么一句,别说草帖子了,连亲还没相呢,你不肯就不肯,当我白操心!”



“你都应了人家,这事中间还关着南宁郡王府!”冷丁氏一听母亲这种相当不负责任的话,气真是不打一处来:“我信里不是嘱咐过你,让你先留心着,等我回来再相看,你怎么就一口答应人家了?这嘴上应了就不是应了?没的让人家戳脊梁骨!”



“要戳也是戳我的,碍不着你!”周老太太也恼了,冷丁氏虽说气的头痛,见母亲恼了,也只好勉强耐下性子跟母亲解释道:“阿娘,你想想,临川侯府姜家那位七爷,和松哥儿父亲一张榜中的进士,松哥儿他爹是榜首,姜七爷陪的末座,可如今你看看,姜七爷已经做到了从二品,松儿他爹辛苦成那样,才熬到正五品,还不是因为那姜七爷有人提携!若论学问才干,他比松儿他爹差多远呢?



松哥儿懂事肯读书,去年秋天就中了举人,他才多大?都说他那文章才学能问鼎一甲,阿娘,我一想到松哥儿以后也象他爹这样,一辈子苦熬,这心里就跟猫抓的一样,这孩子要是没出息我也认了,可松哥儿这么好!”



“那倒是!”周老太太连连点头,仿佛对女儿的痛苦感同身受一般,冷丁氏抹了把眼泪叹气道:“我想来想去,也就是攀门好亲这一条路,这才让你在京城寻家有根基能帮衬的,你这……”



“这也没啥,明儿我去趟南宁郡王府上,就说这事你不知道,是我订下的,如今你看着不合适……”周老太太忙安慰女儿道,冷丁氏想了想道:“还是我去吧,这事我不去不合适,也只好拉下脸好好陪个礼。”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76385  
精华
帖子
2868 
财富
15609  
积分
2899  
在线时间
217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23 
最后登录
2015-1-4 
“那也好!”周老太太急忙答应道,这舍着老脸陪不是的事,能不去那是再好不过:“退了也好,我跟你说,原先我是看着那孩子好不说,最难得的是她那嫁妆!当年她阿娘出嫁,你不在京城没看到,那嫁妆用的不是抬盒子,竟都是箱子,四个人一抬都抬出一身汗!她外婆接她回来时,嫁妆全拿回来了,这么多嫁妆,满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家,我这才一口应了,谁知道,她外婆说没就没了,她和她外婆的住处又走了水,听说她是空着手回的勇国公府,宁远侯府又夺爵发回了乡下……退了就退了,这几天我想想这事,这心里也闷着口气。”



“我不图人家嫁妆,林老夫人那脾气,多要强护短,这姐儿跟着她长大,得惯成什么样儿?!”



“你还别说,这恬姐儿是真懂事,又贞静又温柔又大方,长的也不象她外婆,象她父亲,往那儿一站哪,就跟那大清早沾了露珠开了一半的荷花儿一样,脾气又好,南宁郡王府那个小妮子,娇纵成那样,她都能处的好好儿的,要说这女孩儿家,满京城,我就看她最好!”



冷丁氏烦恼的盘算着怎么又推了这门亲又不得罪南宁郡王府,没怎么听周老太太说话,她阿娘的脾气,说到谁都是最好。


作者有话说:
宋代的婚俗:两家若有意思,是要先相看的,这相看,多数在酒楼里,若看中了,男家会送根簪给女孩子,叫插簪,如果没看中,就送一匹绸缎,叫压惊。
相中了,下一步叫下草帖子,就是写上男女双方的家世,从祖父写起,女方还要大致写上嫁妆有哪些,草帖子后是细帖子,内容一样,不是非常详细了,比如女方的嫁妆,就得列明,然后男方送许口酒,女方回回鱼箸,下小定、大定,之后,如果很快结婚就算了,不然,这中间的日子里,只有逢有节或其它有讲究的日子,男方都得送节物头面羊酒等等物,女方回一点自己做的鞋啊荷包啊什么的就行了,别小看这个有讲究的日子,宋代的人,几乎天天都有讲究,一年的节大大小小加起来上百。
然后是婚礼,先下财礼,然后报成结日子,就是请结婚日子,然后过大礼,下催妆礼,婚礼前一天,女方到男方家布置新房(那时的新房,归女方布置),叫铺房。
迎娶那天,先发花檐子(花轿),到男方家要栏门,撒谷豆,坐虚帐,又叫坐富贵,走送,女婿要高坐,这真是高坐,坐在榻上面的椅子上,然后女方媒人和新娘姨母请新郎下来然后牵巾,然后撒帐,合髻(就是结发),交杯酒,第二天天不亮,新妇拜堂,这个拜堂,是拜放在放在一张桌子上的一面镜子,只新妇一个人拜,然后见男方亲人,叫赏贺和答贺,然后第二天就得回门,叫复面回门,第三天,女家送彩缎油蜜蒸饼,叫暖女,第七天接女儿回家,叫洗头,满一个月,两家一起欢乐庆贺,叫满月,好了,满了月,婚礼才算结束了。
宋代的婚礼,真叫劳民作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91225  
精华
帖子
1792 
财富
20596  
积分
1819  
在线时间
2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9 
最后登录
2017-10-27 
第二十五章 谋事在人

李恬上了车,脱下帷帽拿在手里,怔怔的看着轻轻晃动不停的靛蓝粗布车帘,悦娘盘膝坐舒服了,看着李恬问道:“怎么啦?你不是有法子了?”李恬转头看着悦娘,一脸苦笑道:“你当我是神算子,世无难事,算无遗策?”

“咦?你跟程掌柜说的那么笃定,什么早就想到了,什么银子要用到刀刃上,就是一幅神算子模样!”

“你看看程掌柜那样子,脸都灰了,我要是不撑起气势镇住场子,程掌柜害怕了,孙六也害怕了,这仗还没开始打,我两只脚先折了,也不用别人打,自己就先败了!”

“噢!”悦娘瞪着李恬,半晌才憋出话来:“那你到底有没有主意?”

“有一点。”

“啊?就一点?那你有把握没有?有多少把握?”

“悦娘,有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世间哪有什么把握?只有运气。”李恬垂下眼帘道,悦娘连眨了几下眼睛,盯着她看了半天,呼了口气道:“你的话虚虚实实,净是兵法,不过看你这样子,神神道道的,还真有那么几分仙气儿。”

孙六送过来的信儿很多,李恬理了两天,围着檐廊低着头转了无数圈,让人备了车,往荣安堂过去。

王掌柜和孙二掌柜接了李恬进去上房,李恬先叫了王掌柜进来,客气的站起来受了半礼,让着王掌柜落了座,直截了当的道:“王掌柜真要把这荣安堂大掌柜让给孙二掌柜做?”

“算不上让,”王掌柜欠身笑道:“这两年铺子里大小的事都是孙二掌柜经手打理,我不过坐蠹儿把个总,这荣安堂大掌柜,他能当得,我年纪大了,经了去年的事,”王掌柜停住话,仿佛在想怎么说才合适:“去年那事,东家宁舍铺子也要保我这条老命,孙二掌柜对东家是打心眼里信服,这荣安堂交给他,东家尽管放心。”

“嗯,”李恬舒了口气,微笑道:“这样最好不过,正好我这儿有些事,得有个象您这样老成周到的掌柜主持,想请您再辛苦一两年帮一帮我,年例比现在加三成,您看可成?”

王掌柜怔了下,看着李恬迟疑道:“不知道东家……我没别的意思,就怕做不好,误了东家的事。”

“您能做好,我一个女孩子家,不好抛头露面,曹四家的虽说仔细能干,可她毕竟也是女子,在外头奔波不便,我这儿总得有个信得过的人,帮着奔波些外头的事。”李恬解释道,王掌柜想了想点头道:“东家若信得过我,成!”

“多谢王掌柜,我这儿的事急,明天就有事儿请您跑一趟,咱们今天就跟孙二掌柜和大家伙儿说了这事,您看可好?”李恬绽放出笑容商量道,王掌柜忙点头答应,李恬示意悦娘叫进孙二掌柜,将和王掌柜商量好的事说了。

孙二掌柜虽说年前就知道王掌柜跟东家提过这事,可压根没敢多想,他不过三十出头,这荣安堂是京城生药铺头一块牌子,东家怎么放心交到他手里?这会儿听了李恬的话,只激动的一张脸红涨,努力压着心里的激动,想显得大方镇静些,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李恬笑看着他道:“王掌柜信得过你,我就信得过你,只是,”

李恬顿了顿笑道:“王掌柜我还有差使给他,他可不能做你的二掌柜,你自己挑一个合适的二掌柜吧,我一个女儿家不便抛头露面,这事儿就让王掌柜代我跟大家伙儿说一声,今晚上早点关门,到清风楼叫几桌上等席面,大家好好贺一贺。”李恬边说边站起来,戴上帷帽往外出去。

王掌柜忙和孙二掌柜一路送出来,悦娘经过孙二掌柜,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夸奖道:“好小子,有出息!”,这一巴掌直拍的孙二掌柜趔趄了两三步才站稳,看着悦娘目瞪口呆。

李恬和悦娘出了荣安堂,直奔樊楼过去。樊楼那间僻静的雅间里,程掌柜和孙六已经等在雅间内,见李恬进来,程掌柜和孙六忙上前见礼,李恬也不坐,走到窗前,看了眼窗外枯青依旧的竹林,转头示意孙六。

“旁的倒没什么,只一样,赵掌柜和温国公府的戴管事一前一后进千春坊后的刘七酒店,再一前一后出来,从年前到昨天,一共有六回了。”孙六看着程掌柜道,程掌柜拧着眉头,看着李恬道:“东家,昨晚上我跟点检所的几个书办喝酒,得了几分准信儿,那曲引,确实是被温国公府拿了。”

“嗯,这就能合到一起去了,”李恬低头拨了拨手炉里烧了一半的香饼子,沉默了片刻,才抬头看着两人道:“千春坊年里年外已经紧赶着订足了今年一年要用的粮食、酒桶等物,都是买定的死契。”李恬话语闲淡,程掌柜却听的轻轻抽了口凉气。

李恬转头看着窗外出了会儿神,转回头,微微眯着眼睛,鄙夷的晒笑一声,看着两人道:“照明面上的规矩,这各家酒坊能得多少曲引,要看四月一新酒竞的如何,亏的她动手早,咱们还有机会。我让你寻的人,寻到了?”李恬最后一句话是对孙六问的,孙六忙点头道:“寻到了,这都不用寻,满京城谁不知道袁秀才最会写杂剧,可这袁秀才是个怪人,简直……四六不分。”孙六一脸苦相:“他十几岁就中了秀才,听说还是个头名,可从那往后年年考年年不中,连考了十年,第十年还是没考中,就在贡院墙上写了首什么歪诗,被捉进去打了二十棍子,从那以后他再也不考了,就在瓦子勾栏里混,混的一年比一年落拓穷困,脾气却一年比一年大,他给自己起了个号叫顽石,还真就是块顽固的臭石头。”

“他可有妻儿?”李恬问道,孙六摇头笑道:“谁肯嫁他?他家贫人丑不说,又爱逛窑子喝花酒,他就对女伎特别好,不分老少美丑,都体贴得很,有多少银子花多少银子,再加上他有那份歪才,写个杂剧,写个小曲儿,不拘谁唱,一唱就红,在勾栏瓦子里也算吃得开,他要是肯好好儿的给人写杂剧写小曲儿,也早发财了,偏他脾气大,非得看顺眼了才写,写了也不要银子,看不顺眼,不管是谁、多少银子都不写,为了这个,被人打过多少回黑棍,就是打不改,这么大才,如今也就能混个温饱。”

李恬皱起眉头,孙六忙从怀里掏出一卷薄宣纸递给李恬:“这是除了那些杂剧、小曲儿外他写的东西,都在这儿了,他这人懒,没多少东西,您看看。”李恬接过,抽开来,凝神看的极仔细,足看了小半个时辰,才将两尺多长的一卷纸看完,慢慢的卷着纸卷,看着窗外出了好一会儿神,渐渐绽放出笑容道:“嗯,也是个难得的奇才,你打听打听他常在哪一处出没,除窑子外。”

“是!”孙六忙答道,程掌柜不解的看着李恬,李恬想了想,接着吩咐道:“听说武成林最爱捧女伎,什么唱小曲儿的、玩杂耍、演杂剧的,只看长相不分出身,打听打听,他现在最迷哪个女伎。”

“他也爱男色,只打听女的?”孙六问了一句,李恬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道:“不拘男女,打听的越清楚越好。”

“东家这是要?”程掌柜迟疑的问道,李恬转头看着他微笑道:“先看看再说,这里头变数太多。”

“是!”程掌柜知道自己问多了,忙应了一声,长揖到底,和孙六一起目送李恬出了雅间。

离桑家瓦子不远的一条巷子里,天刚朦朦亮,袁秀才两只手袖在胸前,寒噤噤的缩着脖子拱着腰,一路拖拖沓沓、打着呵欠往巷子口的瓠羹店进去,店门口的小儿见他进来,忙倒了洗脸水送过去,袁秀才往炭盆旁靠了又靠,先烤烤手去了几分寒气,这才卷起袖子,将手伸进滚烫的水里,直烫的嘻嘻哈哈不停的抖着腿脚,把两只手烫得通红发热,这才拧了棉帕子,抖开捂在脸上,痛快的呻吟了一声。

袁秀才洗了脸,又接过小儿递上的柳枝,用力捏松擦了牙,漱了口,站起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跺了跺脚,理了理衣服重又坐下,小儿已经送了碗多加姜葱的八宝擂茶上来,袁秀才端起碗呼噜噜吸了一大口,鼓在嘴里闭着眼睛品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咽下,长长吐了口浊气。

王掌柜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端着碗茶似喝非喝的看着他,眼见他一碗茶喝了一半,看起来眉宇舒展,神清气爽,这才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走到袁秀才桌子边,坐到了袁秀才对面。

袁秀才厌恶的拧了拧眉头,放下手里的茶碗,抬头看着笑容可掬的王掌柜,不等他说话,王掌柜先含笑开口道:“听说顽石先生是侠义爽快之人,在下也不兜圈子,直话直说,敝东主想和先生做笔生意。”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91225  
精华
帖子
1792 
财富
20596  
积分
1819  
在线时间
2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9 
最后登录
2017-10-27 
第三十章  玉堂春

“你看你这急脾气,恬姐儿什么时候做过不稳妥的事?她又不是你,你先坐下,咱们听恬姐儿说。”俞瑶芳用帕子甩着林珂道,林珂一脸焦急担忧的看着李恬,勉强坐下来,直着上身紧盯着李恬催道:“你快说!好好的,你排什么戏?”
“不是为了排戏,是为了下个月初的竞酒,我想让千春坊的玉堂春酒拿下今年这竞酒会的头名,几个掌柜商量来商量去,就想了这么个法子。”
“这排戏跟竞酒有什么瓜葛?”林珂一脸莫名其妙,急切的打断了李恬的话。
“你安心听恬姐儿说!真真是……越大性子越急!”俞瑶芳用脚踢了踢林珂薄责道,林珂嘟了嘟嘴:“恬姐姐快说,我不说话了。”
“这是个讨巧的法子,”李恬接着笑道:“那戏文说的是一个酿酒师傅的女儿,叫姚玉堂,救了一个穷困欲死的书生,两人情愫互生,这书生最爱佳酿,这位玉堂姑娘就一心一意想酿出最好的酒给书生,后来书生进京赴考,姚玉堂爹娘逼她嫁人,姚玉堂就跳河死了,后来书生中了进士,回来迎娶,谁知道姚玉堂已经死了,只给他留下了几坛子好酒,书生悲痛欲绝,就把这酒起名叫玉堂春,以寄哀思。”
“玉堂春?那不是你们千春坊的招牌酒?噢!我明白了,这故事真让人难过!可这竞酒靠的是酒好,这戏再好,人家也不会因看了你这戏,就觉得酒好了,这是两回事。”林珂摊手道,俞瑶芳也点头附和道:“我也是这么想,就怕白花了银子,毕竟这故事俗气得很。”
“哪出杂剧不俗气的?都是才子佳人,就看怎么写了,我问你们,那樊楼是从什么时候生意好起来,成了咱们京城数得着的大酒店的?”李恬看看林珂,又看着俞瑶芳问道,俞瑶芳只怔了瞬间,就轻轻拍了下手,若有所悟的轻轻笑了一声,林珂想也不想的答道:“就从他们少东家在樊楼遇到现在的少奶奶,定了亲之后。”
“对呀,两人在酒店偶遇,后来成了佳偶,然后樊楼的生意就一下子好起来,多少人过去看热闹,连咱们也不也特意到少东家与少奶奶狭路相遇的那个花架下看过几回。”李恬笑道,林珂举一根手指按着自己的额头,想了想道:“这事你上回说过,那也是因为樊楼的装饰、酒菜等等皆是上上之品,人来了就能留住,你那玉堂春酒哪有人家清风楼的流霞好。”
“谁说玉堂春不如流霞了!”俞瑶芳带着几丝恼怒踢了林珂一脚,林珂忙辩解道:“我阿娘说的,我阿娘说,千春坊怎么能跟清风楼比呢?说清风楼是五皇子外家的产业,必定是好的。”俞瑶芳无语的往上翻了个白眼,干脆不理她了,李恬笑推着林珂道:“咱们都不饮酒,你阿娘也不饮酒,其实好不好都是听人家说的,反正我也不在乎那点银子,掌柜们既然说行,让他们试试就是了,就算不能争个第一,也没什么坏处不是。”
“那倒是,”林珂说了半句,又想起别的热闹事来:“恬恬你知道吧,温国公买了好多张看帖往外送,还给我家送了两张,我听我阿娘说……”
“你阿娘跟你说这个?”俞瑶芳打断林珂的话叫道:“是你偷听的吧?”
“那当然,这样的事当然都是偷听的!”林珂理直气壮道:“大哥、二哥还有我,陪阿娘说话,话说的好好儿的非赶我走,我当然要听一听啦,我告诉你,我听来的事可有意思了,大哥说温国公迷上了姚纤纤,为了她花了好几千银子了,还从我大哥手里借了两千两银子没还呢。”
“那个温国公,真是恶心!”俞瑶芳一脸厌恶的用帕子挥了挥,林珂点头赞成道:“可不是,满京城最让人恶心的就是他,都那么老了,还整天掂记人家十几岁的**,他府里都多少小妾了?成堆了,还掂记这个掂记那个,大长公主那么好,怎么也不管管他!”
李恬眼底闪过丝冷意,大长公主真是配得上一个‘好’字!
“你看你,又说的岔到哪儿去了,快说花了好几千银子的事。”俞瑶芳踢着林珂道,林珂连踢回去嗔怪道:“明明是你岔话!别打断我的话了啊!我大哥说,温国公花了好几千银子,一趟也没得手,姚纤纤为了排这戏,也不知道关在哪一处,足有大半个月不露面,温国公不知道去了多少趟,连人影也没看到过,我大哥说,温国公想这姚纤纤,都快想疯了,这回一听说这出杂剧要在桑家瓦子演,竟花了上千的银子,到处拉人要给姚纤纤捧场,唉呀!”林珂又想到了另一件大事:“这戏是恬姐姐出钱排的,咱们也该花点银子捧捧场。”
“不用捧了,昨天中午就没位子了。”李恬笑吟吟道,俞瑶芳惊讶的看着李恬道:“离开演还有三四天呢,这就没位子了?这京城有钱的人还真是多。”
“嗯,就看这头场演的怎么样了。”
“肯定好!”林珂极其肯定的说道:“恬姐姐做什么不好!?”
“这些生意上的事咱们不管,有掌柜呢,恬儿,迎祥池的放生法会你去不去?我阿娘这身子一天比一天不好,我想去放几尾鱼,再放几只龟,给阿娘祈福。”俞瑶芳看着李恬转了话题,李恬忙点头道:“我也去,替外婆放生,也替自己祈祈福。”
“是替你的婚事祈福!”林珂纠正道:“恬恬,你这亲事是大事。”
“我知道。”李恬烦恼的叹了口气,三人又说了半天闲话,眼看着天色不早,俞瑶芳和林珂才告辞回去。
玉堂春的首演轰动非常,戏当然好,男女角儿也好,可最好的,是满堂看戏的人,温国公下了大本钱,京城的高门望族家子弟,能请动的全搬来了,五皇子在京城以会玩著称,这热闹自然不能少了他,牡丹棚外豪车俊马排成了溜,竞相奢华,棚子里热闹,棚子外长随、小厮、车夫成**成堆,更是喧嚣无比,闹的桑家瓦子简直象过年节般热闹不堪。
温国公武成林费尽心思,总算在台后得了姚纤纤一个笑脸儿,好言好语的陪他说了好一会儿话才将他送出来,武成林摇着折扇,心情舒畅的上了车,招手叫上急着要禀报什么事的戴管事。
戴管事上了车,拘谨的跪坐在一角,哈了哈腰道:“国公爷,您肯定也看出来了,这戏,是替千春坊出的玉堂春酒造势的。”温国公摇的正欢的折扇一下子停住了,他只顾盯着姚纤纤想好事了,倒没怎么在意这杂剧演的是什么,不过戴管事这么一说,他影影绰绰记的确实说的是酒,纤纤儿酿的那酒,不就是玉堂春!
“对对对!爷就说你办事用心,接着说!”温国公反应过来,‘哗’的收了折扇,点着戴管事夸奖道,戴管事哈着腰接着道:“看这样子是花了大心思,下了大本钱,老祖宗吩咐过,这竞酒的事,得帮就帮一把,国公爷您看,咱们要不要再接着花银子帮一把?”
“帮!当然得帮!”一提到银子,温国公的脑子立时活络非常,从过了年这运道就好的不能再好,正愁着没银子用,这机会就来了!
“爷早就知道这戏它跟竞酒的事关着,要不爷能花银子这么替她撑场子?这帮没有帮一半的理儿,再说,眼看着就是咱们的酒坊了,咱这是帮自己,赶紧回去,这事得跟老祖宗说说,再支点银子出来,不去樊楼了,赶紧回去跟老祖宗说一声去!”
玉堂春从隔天起就挪到了桑家瓦子最大的象棚演出,价钱也从十两一个人降下一半多,象棚容的人多,这坐位就分了等,头等坐五两银子一个人,末等坐只要一百个大钱,价钱一出来,头五天的位子不分头等末等,也就半天功夫就订了个干净。
袁秀才将鼓鼓囊囊一包银票子推到王掌柜面前,轻松的掸了掸衣襟道:“总算不负所托,照这么再演上二十天,你们东主的银子就能挣回来,往后可就都是净挣的了!”王掌柜将银票子包往袁秀才面前推了推笑道:“正要跟先生说这个事,先生也知道,这出杂剧,我们东主所求不在这银子上,我们东主只要这戏能演红,这银子,我们东主说了,请先生作主分给大家。”
“这可不是小数目!”袁秀才眼睛瞪的溜圆、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掌柜,王掌柜笑着没说话,只把包袱又往袁秀才处推了推。袁秀才慢慢伸手按在包袱上,浑身僵硬的呆了半晌,突然重重的在包袱上拍了下道:“贵东主令人敬佩,是我小气了,那好,我也不客气,这出戏,本子占三成功,两个主角儿占五成功,这银子,我拿三成,纤纤和二郎一人二成五,其余两成散给大家!”
“先生分的极公道!”王掌柜笑着奉承了一句,袁秀才迟疑了下,转头看着王掌柜道:“有件事还望王掌柜成全。”
“先生请讲。”
“这两成五的银子不是小数目,二郎还好,他早替自己赎了身,分到手的银子就是自己的,可纤纤的身契还在别人手里,唉,这一场戏下来,她想赎身就更难了……说偏了说偏了,这银子我想悄悄的给纤纤,让她留着傍身,若是这样,这分银子的事就不能说出去。”
“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还有我们东主知道,先生尽管放心,老王不是多嘴的人。”王掌柜干脆的应承道,这话袁秀才不说,他也要说,东家交待过,这银子一定要偷偷送到姚纤纤和周二郎手里,袁秀才既先说了,倒省了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91225  
精华
帖子
1792 
财富
20596  
积分
1819  
在线时间
2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9 
最后登录
2017-10-27 

第三十一章  各有打算

清风楼后湖边的小院里,黄二掌柜抖了抖手里的小报,脸上带着几分忧虑,看着跷着脚躺在榻上似睡非睡的五皇子秦琝道:“没想到这玉堂春越演越热闹了,闵掌柜前天和我说,这些天来清风楼的人,点名要玉堂春的越来越多,他让人去千春坊想要些玉堂春,谁知道说是一瓶也没有了,我看,今年这竞酒会上,若千春坊推这玉堂春出来,咱们这流霞酒第一真有些难保。”
“嗯,”五皇子闭着眼睛晃着脚,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黄二掌柜接着往下道:“这李家娘子难道不知道千春坊今年一个曲引也没拿到?这事千春坊的赵掌柜必定一清二楚,是他没跟东家说,还是……出了别的什么事?没有曲引,花这些功夫银钱争这个第一有什么用?曲引是被温国公府上拿去的,温国公府年前就算计过一回荣安堂,这回必定是又算计上酒坊了,这场事难道是温国公府上出手要争这竞酒第一?”
“肯定不是温国公府上,”五皇子闭着眼睛,懒洋洋道:“武成林的聪明都在女人身上,宁国,”五皇子顿了顿,嘴角往下讥笑道:“只会自以为聪明使坏算计人,她要是在生意上头有这份本事,还用得着这么不要脸谋夺人家的铺子?”
“五爷说的极是,可这没有曲引,李家娘子纵夺了第一又能怎么样?就这事我想不通。”黄二掌柜皱眉道,五皇子懒散的挥了下手:“想不通就别想了,过了四月一不就知道了?这第一没有就没有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放心,那酒坊到了宁国手里,最多不过三五年,就得全赔进去。”
“唉,可惜这玉堂春了。”黄二掌柜惋惜道,五皇子抬起一半眼皮瞄了他一眼道:“真想要,到时候寻宁国买下这玉堂春好了。”
“能买下就好了,”黄二掌柜无奈的摇头道:“这位大长公主,唉,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去年年初,温国公寻到刘掌柜,说有些库里不用的药材和几张方子想卖给咱们,刘掌柜挑了张治喉病的丸药方子,谁知道大长公主说那方子是宫里的秘方,要卖五十万两银子,说刘掌柜看过了,不买还不行,这事……那还是她库房里没用的东西。”
“嗯,就是胶黏粘牙不要脸。”提到这事,五皇子脸色阴沉下来,一想起这事他就堵心闷气,他知道这事时,东阳郡王已经压着温国公府把事情了结了,害的他不得不欠了四哥一个人情,五皇子烦恼的挥了挥手:“那就不要了,人家的东西有什么好可惜的?再说,天底下可惜的东西多了。”
“那倒是。”黄二掌柜好脾气的笑道。
温国公府后园,正院上房摆着各色名贵牡丹,宁国大长公主站在一架半人高的花架前,满意的欣赏着一盆半开的深紫近墨名贵牡丹,温国公武成林舒适的歪在椅子上,伸手从旁边几上一朵艳丽之极的明黄牡丹上揪了片花瓣下来,放到鼻子下闻了闻,顺手丢在几上,看着母亲道:“赵掌柜说窖里存的玉堂春只有三四十坛子了,没敢再拿出来,预备着咱们府里用,赵掌柜还说,定今年新酒的单子比往年多了足有一倍,他都拖着没收订银,怕收了定银,到时候让李家小妮子一把手拿去,他不好拦。”
“他倒诚心。”宁国大长公主往旁边挪了挪,换了一盆牡丹边看边道:“我上回交待过你,得赶紧好好物色个掌柜,这个姓赵的用完今年一年,就打发他卷铺盖滚,阿娘告诉你,这种叛主的人不能长用,他能背着李家帮咱们,也能背着咱们帮别人!”
“阿娘放心,我已经物色好两三个掌柜了,单等酒坊到手就安排过去。”武成林胸有成竹,宁国大长公主舒了口气道:“都带过来我看看,这铺子全凭掌柜,人可得寻好。”
“阿娘教训的极是。”武成林心情愉快的奉承道,宁国大长公主赏好了几盆花,接过帕子净了手坐回榻上,看着武成林,微微有些感慨的道:“这恬姐儿跟她外婆一样,打理庶务都是难得的好手,这谁能想到她竟用这法子卖酒?偏这法子还挺管用,这会不会做生意还真有几分讲究,这么个小妮子,要是家里有年纪合适的子孙,说什么也得娶回来,这就是把一座银山抬回家了。”
“可不是,家里连个差不多的子孙都没有,都怪儿子,早些年就该广置姬妾开枝散叶,不就没有今天这样的难为了?”武成林把宁国的遗憾引申到了自己的遗憾上,他后院的女人纵是上千,还是太少。
宁国大长公主不怎么气恼的‘哼’了一声,武成林眉头连挑了两下,突然有了好主意:“阿娘,我倒有个好主意,要不我纳了这小妮子算了,这银山就一丝儿也落不到外头去了!”武成林越想越觉得这法子完美,听说那妮子生的极好:“那小妮子小时候就眉清目秀,虽说这些年没见过,有小时候那底子,大约长的也不差。”
“混帐东西!”宁国大长公主被武成林的主意堵的胸口痛,半晌才缓过口气,点着武成林不知道从哪一处骂起来才好:“那小妮子心眼多成这样,是你能降得住的?你是想家宅不宁了!我告诉你,别打这没用的主意,再怎么着,她也是国公府嫡支嫡女,你把人家抬进来算什么事?官家那脾气,最厌人沉湎女色,平常敲打过你多少回?你敢纳了那妮子,也不想想满京城得传成什么样,回头让官家知道,就不是跪宫门的事了!趁早收了这没用的心思!”
“我就说说,您说不行就不行,我不是心疼阿娘,不想阿娘辛苦费心思,您说不行就不行,这贵女都跟木头一样,最没意思,哪有那些**好,个个风情万种……”武成林说滑了嘴,见宁国大长公主又要竖眉梢,忙摆手道:“阿娘要没什么事,我还得出去一趟,有要紧的事,儿子告退了。”武成林边说边拱手往后退了两步,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出上房溜之大吉。
转眼就到了迎祥池开放生法会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南宁郡王府上房内,林珂匆匆喝了半碗粥,放下碗笑道:“阿娘慢用,我先走啦!”话音没落,人已经跳起来往外奔了,蒋郡王妃忙叫道:“你回来!”林珂已经冲到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转头看着蒋郡王妃摆手道:“都记下啦,先带恬姐去看看大姐姐,大姐姐想她了,唉呀要晚了,瑶瑶又要赶在我前头了,我走了!”
蒋郡王妃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没胃口了,站起来漱了口,转到旁边厢房,靠在南窗下的炕上,接过心腹婆子白嬷嬷递上的茶,抿了一口茶汤叹气道:“阿珂长的随她姑婆,可这心眼一点没随,你看看,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毛毛糙糙的。”
“二姐儿这样的心性脾气是福气,林老夫人这一辈子可不算好。”白嬷嬷笑道,蒋郡王妃轻轻‘嗯’了一声,屏退众人,示意白嬷嬷坐下说话,白嬷嬷侧着身子坐到炕沿上,蒋郡王妃轻声道:“恬儿那妮子,长相不随,心眼儿可是随了十成十,严府那些个事,从前我也没敢多往她身上想,可年里年外生了那么多的事,这又生了这出什么玉堂春的戏,由不得人不多想。”
“可是,”白嬷嬷重重赞同道:“荣安堂那事,怎么想怎么蹊跷,若说赶巧了,这也太巧了,还有她在青桐院做那场法事,这胆量可真不小,听说如今勇国公府里上上下下轻易不敢往她那院子里去,这神鬼的事……阿弥陀佛,谁不得敬着,这五娘子难道不怕?”
“嗯,就是为了这些事,我才越想越觉得这妮子不简单,有心有胆,她手里又有的是银子,唉,谁知道她到底有多少银子,姑母是个让人看不透的,偏这妮子也是,我就是觉得荣安堂那事是她的谋算,可又实在让人不敢信,这也太骇人了,她过了年才十四!若真是她做的,这份玲珑心计,可比姑母当年还厉害几分。”提到林老夫人,蒋郡王妃失神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冷家这亲退了最好,我本来也不中意,恬姐儿这样的人品心计,又有那样的运道,嫁冷家太可惜了。”
“说到这运道,这姐儿运道真是好,林老夫人刚出了殡,严家兄弟就做了那样的蠢事,偏还让四皇子给救了,这真是……打灯笼都寻不来的好运道。”白嬷嬷一脸的感叹:“恬姐儿今天再有这样的好运道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