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贵女嫡妻》作者:盛世清歌(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39 
财富
575442  
积分
13122  
在线时间
4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9-2-1 
还不错,只是更新太慢了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39 
财富
575442  
积分
13122  
在线时间
4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9-2-1 
重新看了第六十章,那里有说楚家几位姑娘的未来夫君 。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39 
财富
575442  
积分
13122  
在线时间
4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9-2-1 
陆家二少和卢芳雪这对有得闹了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39 
财富
575442  
积分
13122  
在线时间
4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9-2-1 
姻缘天注定,强求来的不一定会幸福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388213  
精华
帖子
142 
财富
1383  
积分
151  
在线时间
65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7 
最后登录
2015-11-20 
又掉进了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106135  
精华
帖子
4639 
财富
575442  
积分
13122  
在线时间
4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07-4-2 
最后登录
2019-2-1 
嫁有这种怪癖的,除非和他同流,否则做他的老婆太可怕啦,就像我们生活中喜欢养猫狗的人,如果自己不喜欢,那嫁他就需要大的勇气。
沁手创*布艺品{原创设计 纯手工手帕 围巾 定制其它布制品 } http://qin2006.taobao.com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11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收藏了,慢慢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72693  
精华
帖子
786 
财富
4935  
积分
835  
在线时间
11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4-10-23 
有点罗嗦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8848730  
精华
帖子
23666 
财富
1318061  
积分
27968  
在线时间
6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7-4-21 
140 坚定表白

    “公爹现在身子不适,去了恐怕会打扰他吧?”楚惜宁慢慢挪着步子,坐回了椅子上,脸上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

    沈碧霞的耐性已经被磨光了,听到了楚惜宁这句话,不由得一下子火了,扬高了声音道:“二侄儿媳妇这是什么意思?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究竟怎么样才行?”

    楚惜宁微微侧过头,瞥了一眼沈碧霞带来的那帮丫头,轻声道:“姑奶奶,先把这些人带走,从长计议,不好么?”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沈碧霞,声音轻柔,语气极其认真,似乎在给沈碧霞最好的建议一般。

    “二侄儿媳妇,你是从侯府出来的嫡姑娘,一些规矩不需要——”沈碧霞已经完全没有耐心了,开口便是难听而不留情面的话语。

    “清风,备下软轿,我就陪姑奶奶走一趟。”楚惜宁冷声打断了她的话,手一挥便吩咐清风做事儿。

    因为楚惜宁有了喜脉,所以在国公府后院,稍微远一点的路程,也要用软轿。

    沈碧霞微微愣了一下,转而脸上闪过一丝快意,楚惜宁宁愿撕破脸皮也要去沈国公那里对峙了。她努力绷着脸才没露出笑来,早该去沈国公面前对峙,杀杀楚惜宁的威风了。

    不过当她出了喜乐斋的大门时,心底的喜意已经去了大半。楚惜宁软轿里,上面还铺了厚厚的垫子,几个有力的婆子稳稳地抬着轿子,前后还有丫鬟护驾。

    沈碧霞则跟在轿子后面,身后带着那些漂亮的丫鬟,都是精心打扮的,把压箱底的铜簪都拿了出来。脚步匆匆,又有清风不时回头叮嘱她们跟着快些,免得到了国公爷那里无法对峙。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前头抬轿子的婆子,步伐一直健步如飞。沈碧霞带着一帮人也得憋足了劲儿往前跑。

    好容易到了目的地,沈碧霞一干人等早累得气喘吁吁。特别是那些特地打扮,脸上涂抹着劣质香粉的丫头们,早被汗水沁湿,汗渍流过的地方,厚厚的一层粉便落了下来,露出原本的肤色,看起来极其怪异。

    清风几个虽也是跑得面色红润,但是用锦帕擦了擦,便看不出来了。半月挑起帘幕,搀扶着楚惜宁下了轿子。

    早有丫头得了信儿迎了出来,她低声禀报道:“二少夫人,国公爷还在养病,怕把病气过给您,您若是没有重要的事儿就回吧!”

    楚惜宁也不说话,只是回过身抿着薄唇,直到沈碧霞叉着腰步履蹒跚地走上来时,她才轻轻笑了笑。

    “姑奶奶,公爹这里似乎不方便打扰。”楚惜宁抬手拢了拢发髻,冲着方才回话的丫头使了个眼色。

    那个丫头又把国公爷的话传达了一遍,沈碧霞依然喘息着摆了摆手,好容易才喘匀了气息,连声道:“告诉国公爷,我也跟着来了,是为了二爷收房的事儿。”

    到了这里,索性沈碧霞也顾不上颜面的事儿了,直接开口说了。倒是把那个传话的丫头弄得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楚惜宁,楚惜宁面色平淡地挥了挥手。

    “国公爷说,现如今二少夫人专注养胎便是,这些琐事儿不值当您费神的。让您回去安心养胎,姑奶奶可以先跟奴婢来!”那丫头去而复返,显然是得了沈国公的命令。

    楚惜宁的嘴角露出了几分淡笑,她转过身看向沈碧霞,颇有些惋惜地说道:“看样子今儿是不成了,这些丫头姑奶奶得自己带回去受用了!”

    沈碧霞被她的话一噎,愣愣地看了她一眼,转而咬牙切齿地对着那个传话的丫头说:“不成,一定是你这丫头没说清楚。再去和兄长说,这事儿他表个态,二少夫人便同意让二爷收房了!”

    沈碧霞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架势,眼睛轻轻眯起,上下打量着传话的丫头。那丫头转身就要进屋去再通传,没想到已经有个大丫头走了出来。

    “二少夫人、姑奶奶,国公爷请二位进去。”那是国公爷的贴身丫头,平日里连几位主子都要给几分颜面,此刻虽然低垂着眼睑,但是隐约可以窥见她的面色不善。

    沈碧霞自然也发现了这丫头的嚣张态度,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冲着楚惜宁露出几分挑衅的眼色,便高昂着头带头准备进去。

    没想到那个大丫头却是快走了几步,挡在了沈碧霞的面前,弓着身体态度谦卑,但是语气却带着几分冷意:“奉劝姑奶奶一句,国公爷现在正气头上,您最好别说得太直白!”

    那个大丫头边说边抬起头,下意识地看着姑奶奶身后跟着的丫头们,眼中露出一丝了然和不快。一个奴才敢拦在主子面前,沈碧霞自是火冒三丈,还不待她发火,那个丫头便已经退到了一旁。

    “不需要你提醒,注意自己的身份!”沈碧霞压着火气,微微侧过头,冷声地警告了一句,便带着人进了院子。

    楚惜宁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冲着那个大丫头点了点头,悠闲地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沈国公依然躺在床上,中间隔着屏风,沈碧霞和楚惜宁就在外屋候着。二人进来先是行了礼,立马有丫头递了凳子让二人坐下。

    “二儿媳就该好好在屋子里养着,怎么也跟着跑了来?”沈国公略显低沉的声音传来,语速放得很慢,听着也带着几分有气无力,看样子病得不轻。

    楚惜宁想起他是怎么病得,就不由得低下头抿着唇轻笑。一旁的沈碧霞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到了沈国公的跟前害怕了,不由得开口说道:“国公爷,您快评评理。我遵循了您的意思,特地选了几个貌美性子温顺的丫头送去宁乐斋,想着等二爷回来,让他挑选一下。没想到二侄儿媳妇非说要等着嫂子给她塞人,我就说是国公爷的意思。无论是爹还是娘,不都是——”

    沈碧霞噼里啪啦地说着,越说语速越快,脸上的表情也越兴奋。廖氏身为婆母,却迟迟不动手,卫氏也躲了起来称病。也就她这个姑奶奶,能洞悉国公爷的心思,现在顺遂了他的心思,想来她和吴佳在国公府的后院里能更好过些。

    “你给我闭嘴!”沈国公忽然打断了她的话,抬手猛地锤了两下床,发出沉闷的响声。

    沈碧霞滔滔不绝的话语被打断,对于沈国公如此激动的怒吼声,她显然也楞住了。

    “二儿媳,你还是先回去吧,这事儿是你姑姑做的不对!”沈国公深吸了一口气,好容易才压制住几乎破口而出的叫骂,努力放缓了声音对楚惜宁说道,似乎怕吓着她一般。

    楚惜宁的眉头一挑,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公爹的吩咐,我不敢拒绝。只是姑奶奶说是您的意思,既然我都来了,还请公爹明示,以免让儿媳因为猜不透公爹的心思而心生惶恐、寝食难安。”

    她的声音异常轻柔,似乎风一吹就散了。对比方才沈碧霞的兴致盎然和沈国公的气急败坏,楚惜宁的话语实在是太过于柔和,甚至带了几分孱弱,却让人无法忽视。

    沈国公着实愣了一下,仿佛自己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般,让他异常难受。偏生他又不好再直白地让她出去,只能沉默了片刻,似乎在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从来就没有对你姑姑说过要塞人进喜乐斋。而且男人不插手外宅,我个大老爷们儿,又怎会做那讨嫌的事儿。二儿媳不用胡思乱想,只要安心养胎,替我们国公府开枝散叶即可。”沈国公轻咳了一声,低沉着声音道,语气里带着几分认真和舒缓。

    当然所有的不情愿和不满,都被他很好的掩藏住了。冠冕堂皇的话语自是说得漂亮,让人无可挑剔。

    “国公爷!您——”沈碧霞因为惊讶,几乎脱口而出的反驳。

    “再不闭嘴就给我滚出去!姑奶奶是客人,但是手也不该伸这么长,你嫂子身体不好,没工夫管你。平日里也就罢了,但是你都把注意打到修铭的身上了,那我可就不能坐视不理了!”沈国公生怕沈碧霞再说出其他逾矩的话,不由得快速开口堵住了她未说完的话。

    沈碧霞直接愣在那里,完全是被沈国公这样不顾情面的话给吓到了。直到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一转头就看见楚惜宁那张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得泄愤地站起身,掏出锦帕捂住脸,跑了出去。

    “既然公爹这么说,那儿媳在这里就多谢您主持公道了。儿媳妇告退!”楚惜宁也站起身,微微弯腰行了一礼,便搀扶着清风的手,慢悠悠地退了出去。

    待几人的脚步声渐远,沈国公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抓过床边小桌上的茶盏,一下子扔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啪”的脆响,他的火气却仍然没有降下去,双手攀在小桌角上,猛地用力把桌子也推翻在地。

    但是由于太过用力,惯性使然自己竟也从床上滚了下来,甚至刮倒了屏风。

    几个丫头听见里面的动静,匆匆赶了进来,便瞧见身着里衣的沈国公,异常狼狈地躺倒在地上。嘴里哼哼唧唧的,显然是摔得不轻,几个丫头连忙冲上来七手八脚地想要抬起沈国公。

    “哎哟,疼死爷了,你们也抬不动只会让我更疼!都不许碰!”沈国公咬着牙想要忍住,无奈那几个丫头缩手缩脚地都怕弄疼了他,也没有多大的力气,反而越抬越糟糕。

    没办法,那些人又把沈国公重新放回了地上,围着他听他隐约的哼唧声。有几个丫头瞧他这副惨状,都是低着头死命地憋住笑。

    “国公爷,您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好容易才好了些。不能因为躺在地上久了着凉,而又变得糟糕。您看,奴婢去院子里找几个婆子或是小厮来抬您如何?”先前那个大丫头一脸忧色地说道。

    沈国公皱着眉头,暗自想了想那样的情景,自己都觉得丢人。但是身下冰凉的石板紧贴着,仿佛连心跳都变得慢了。

    “罢了罢了,赶紧找人来,我都快冷死了。”他一挥手也顾不得丢脸了,连忙让人出去找人来抬他。

    过了半晌,好容易把他连拖带拽地弄上了床,才发现衣裳都被先前的茶水沾湿了,还有不少泥土在上面,异常的狼狈。好在没有被茶盏的碎片割伤,但是这副场景有不少人看见。待换了干净衣裳,撵走了身边伺候的人,沈国公的一腔怒火也全没了,只剩下不停地打哆嗦。

    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出两个时辰,姑奶奶送人去喜乐斋,结果和二少夫人一起去找国公爷对峙,最后姑奶奶狼狈地跑出来了。这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后院,原本打扮得妖艳想要趁机勾搭二爷的丫头们,聪明的都回去洗了脸,素面朝天。连姑奶奶这个主子都如此没有颜面的败下阵来,还她们这些小丫头,不够二少夫人一根手指头碾死的。

    更何况原先二爷身边的丫头翡翠等人,都已经陆陆续续地嫁出去了,哪一个不是看着二少夫人的意思来的。这么一想,就更没有人敢乱来了。

    沈修铭回到府上的时候,在后院便听到了这传言,连忙大跨着步子回了喜乐斋。一进屋就急匆匆地寻找楚惜宁的身影,瞧见她半歪在椅子上看书,心底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今儿有累到么?”沈修铭快走了几步,坐到了她的身边,语气里有几分担忧。

    楚惜宁轻笑着合起了书,微微摇了摇头,道:“没事儿,只是始终有人窥虚着这屋里的位置,我这心里头就觉得不舒坦。”

    她的眉头轻轻皱起,语气里颇有几分叹息和无奈。身边的丫头给沈修铭收房,她会害怕因为不同的待遇,导致她们变了心,又或者这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外找来的丫头,不了解脾性,整日除了养胎还要勾心斗角,她又怕自己应付不过来。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这喜乐斋两个人刚刚好,再多出一个人来,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说她霸道也好,妒忌也好,甚至卑鄙也好,她只是非常简单地想要维护自己的东西,不愿意拿出来和别人分享而已。即使这在旁人的眼中,非常的大逆不道。

    沈修铭的眉头也跟着皱起,微微抿了抿嘴唇,道:“你那个计划可以试试,就挑清风吧。她年岁最大,而且也不用抬妾,一切照旧替你办事儿。”

    楚惜宁微微愣了一下,转而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才斟酌着话语道:“那你日后准备怎么处理她?若是日久生情真要收了她的话,那我可要跟你翻脸!”

    她虽然努力克制着表情,但是脸上依然露出不满的神色。先前还义正言辞地拒绝,现在倒好一下子就松口了,一点都不坚定!

    沈修铭对于她的话有些错愕,转而又轻声笑开了,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低声道:“我是怕累着你啊,原本我想着日后给她挑个好的管事便是了,只是这种事儿办不好,难免都会心里膈应着。到时候若弄得你和她主仆生分了,我倒是成了罪人。”

    他便轻声细语地解释着,边抬手摩挲着下巴,似乎在认真地思考。

    “真是的,为了这种小事儿在这里摇摆不定,可真不像我的为人。不收房不纳妾怎么了,我又不是放火杀人,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要是再有人逼迫你,我迟早要他难看!这计划我们就放弃了,以后也不会提起,我沈修铭就要你这么一个妻子,我和我兄弟的下半辈子都只能指望你。当初为了和你结亲,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沈修铭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笑意,转而偏过头,十分认真地说道。

    楚惜宁被他忽然的深情弄得愣了一下,转而裂开嘴角甜甜地笑了,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脖颈,紧紧地抱着他。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反悔了我定让你后悔!”楚惜宁有些语无伦次,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在她所知道的人里面,即使相爱如她的爹娘,楚昭还是收了两房丫头,夫妻吵架了,楚昭自然就去通房那里睡。

    所以女人永远都处于弱势,因为男人的宠爱并不属于她一个人。

    现如今沈修铭十分自然地说出这番话,即使往日镇定如她,也会因为激动和开心而鼻子发酸。

    “少将军夫人,末将知错了。最近为了这个收房的事儿,因为我爹的态度而显得拖泥带水了。你等着,明儿我就去找他,让他不再给你委屈受!”沈修铭也抬手轻轻搂住她的后背,慢慢地摩挲着,似乎在安慰她。

    沈修铭能十分明显地感觉到她的颤抖,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高兴。但是他还是清楚地认识到,在收房这件事儿上,他一直没有明确地说永远不会收房,而导致楚惜宁心绪不宁,始终悬着一块石头在心底。

    楚惜宁吸了一口气,窝在他的怀里没有说话,感受着他温热的手掌在后背慢慢移动,顿时觉得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

    “有你这句话,以后再想勾引你的丫头,我就毫不手软地处置了。还有无论谁想打给你塞人的主意,我也要给他们三分颜色!”过了半晌,楚惜宁才轻声地开口。

    一个好妻子好儿媳,应该劝阻沈修铭别去跟沈国公理论。但是作为一个自私追求爱的女人,楚惜宁觉得恰到好处的示弱和表现对敌人的阴狠,闭口不提是十分聪明的做法。

    “好了,你别哭,对胎儿不好。我原本就是个粗心大意的,有什么想不起来或者惹你不高兴的,你应该早说。不能总让我猜!”沈修铭捧起她的脸,从她的手里夺过锦帕,小心翼翼却又有些笨拙地替她擦着眼角的泪珠。

    楚惜宁乖巧地点了点头,这一夜,两人自然又是相拥而眠。不过沈修铭带着明儿要和沈国公拼命的架势,楚惜宁则在心底埋下了些许整治人的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我觉得好温情,沈国公神马的已经完全不care了,是吧?

    求回答,噗哈哈~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8848730  
精华
帖子
23666 
财富
1318061  
积分
27968  
在线时间
6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7-4-21 
141 父子和解

    沈国公躺在床上,已经悄悄请了大夫看过了。把一干丫头全部都撵了出去,只一个人用被子蒙着头,见四周没有动静,才敢哼唧出声。屋里黑漆漆的,长夜漫漫,他的浑身僵痛,也不知什么时候,这把老骨头才能好。

    “吱呀!”的一声,就在他的呻/吟声渐渐变大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谁呀,我不是说了么,谁都不准进,滚出去!”沈国公猛地撩开被子露出头大喊了一句,又把被子盖了回来。

    只是来人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把门关好了,放慢了脚步走了过来。

    沈国公闭着眼睛仔细地听着,暗暗咬紧了牙根,谁这么不知趣。他是越想心底越恼火,不由得“噌!”地一下子掉转过身,手臂撑着上身似乎想坐起来,却又弄到今儿摔得地方,颤巍巍地跌了回去。

    “哟,国公爷这是要耍猴戏给我看呢!”一道略显戏谑的女声传来,廖氏身上裹着藏青色的披风,手里拿着灯笼,站在离床边不远的地方。

    沈国公半眯着眼,一半是因为浑身疼痛的,一半是因为距离太近的灯光。在灯光的映射下,沈国公的脸色极其苍白,而且因为忽然遇到灯光而显得有些畏缩,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国公爷,此刻瞧着倒真的只是一位生病的老者罢了。

    廖氏将披风的帽子拿下,露出原本的面容,她站在那里被灯光映衬的有些恍惚。居高临下地看向沈国公,倒颇有几分气势。

    “是你。”沈国公冷哼了一声,猛地挥了挥衣袖,似乎要把那刺眼的光挥走。也难怪能让廖氏进来,他身边的那几个丫头对这位国公夫人还是畏惧的。

    廖氏抿着红唇轻笑了一下,转身将小桌上的灯点燃,灭掉了灯笼,瞬间屋子里便有了几分光亮,也不再那么刺眼。

    “成亲几十年了,都不曾听你用方才那般口气说过谁,没想到第一次重话竟是对着我说的。夫人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沈国公咬着牙从床上坐起,廖氏顺手递了个软枕塞在他的背后,就坐到了床边。

    隔了这么久,夫妻俩还是头一回在床上靠这么近。

    “国公爷说笑了,我的胆子小了那么多年,也没见谁可怜我。死了长子,有人要毒害次子,现如今连一向不爱理后院事儿的夫君,都魔障了一般,要给次子收丫头。似乎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夫君竟是去了天香阁爬不回府了,想来那里的姑娘定是狐媚性子。”廖氏轻轻抬手温柔地替他整理着散乱的发髻,只是话语里却是极近讽刺。

    沈国公被人从天香阁抬回来,廖氏一次都没来过,没想到第一回半夜前来就给他这样大的难堪。

    “要不是你的好儿子,和旁人合谋下药,我何苦如此狼狈?”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沈国公的胸口处就溢出了无数的怒火,他瞪圆了眼睛看着她,带着十足的凶狠。

    “国公爷和二郎为的都是收房一事,二郎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万事强求不来。况且我实在是不明白了,我听人说姑奶奶将你的心事儿猜出来了,还大张旗鼓地给喜乐斋送人,结果到你这里对峙,你却把功臣骂得哭着跑了出去,这又是为何?”廖氏丝毫不理会他的瞪视,秀气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脸上露出几分疑惑的表情。

    沈国公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却只冷哼了一声。停顿了半晌,才问了一句:“你半夜前来就是为了这个?”

    廖氏看着他并不回答,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她站起身有些俯视的意味,低声道:“在国公爷的心中,比谁都清楚男人不该插手后宅之事,更何况是儿子收房的事儿。所以你只敢在我和二郎面前明白地表示出来,姑奶奶那里恐怕是偶然心急说的。当二儿媳真正的找人来对峙的时候,你自然不敢把心底的想法拿到台面上来,只能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去敷衍,来表现你身为国公爷和公爹的英明严肃么?”

    廖氏的话语字字戳心,每一句都精准无比地打在沈国公的软肋上,让他避无可避。心底所有难堪的想法都被人挖了出来,丝毫不留情面,沈国公的身子气得发抖。

    “廖氏,你别太过分了!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利,来质疑我的决定?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来猜测我的想法?”沈国公也肃着一张脸,话语里带着几分气急败坏和警告。

    男人的大吼声落下,屋子里便陷入了一片静默之中,隐约可以听见二人的呼吸声。

    “我是国公爷的妻子,也是国公府的女主人,我只是希望我的夫君和儿子能过得好。二郎和二儿媳有自己的路要走,国公爷还是不要太过苛求的好。”过了半晌,廖氏才缓缓地开口,方才争锋相对的口气已经全部收敛了起来,再次变成了往日里的温和。

    沈国公听她的口气软了下来,心里的火气也稍微降了些,却还是冷哼了一声,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我这次来是为了劝国公爷,依二郎的性子,明儿就会来和你摊牌。你若是还纠结于收房一事,很容易弄僵了。你们父子俩都是一副倔性子,到时候弄得谁都不开心,那就得不偿失了。收房不急于一时,等二郎自己有了那心思,恐怕谁都拦不住。顺其自然方为上策!”廖氏轻叹了一口气,说了这几句话,便重新将披风的帽子戴好。

    沈国公暗暗琢磨着这几句话,先是不服气,凭什么要他跟沈修铭服软。后来又有些想通了,觉得是自己多管闲事儿才导致的。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廖氏已经提着灯笼出去了。桌上的灯也被吹灭了,屋子里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被窝里的热气已经被搅和得差不多了,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又是死一般的寂静。身上疼痛的感觉再次袭来,沈国公咬着牙哼唧着颤巍巍地躺了回去。黑暗、寂静、孤独外加冷被窝,每日御女无数的沈国公表示,此刻他心如死灰,完全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凄惨的日子。

    朦朦胧胧地挨过了一晚上,想起廖氏所说的话,他特地起了个大早。只是待他在丫头的服侍下,勉强穿好衣服,折腾了半晌才下床,椅子上垫了厚厚的垫子,他才能安然地坐在上面。去通传的小厮却跑来告诉他,沈修铭去上朝了。

    沈国公气得咬着牙,把那个小厮骂了出去,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老糊涂了,忘记沈修铭要上早朝。

    直待快用午膳的时候,沈修铭才匆匆回来了,不过他第一件事儿自然是回喜乐斋看媳妇儿。早把老爹丢在后脑勺了,自然也不会知道他亲爹盼他快盼得迎风流泪了。

    “今儿早上,公爹那边派了人来问你的去向,应该是找你有事儿,这会子你先去瞧瞧他?”还是楚惜宁想了起来,低声提醒了一句。

    沈修铭才想起这茬,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轻轻思索了片刻才道:“成,我现在就去找爹,早去早回好陪你用膳!”

    甩下这句话,他便站起身匆匆走了,楚惜宁看着他大步往前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希望不是一场大闹才好。

    当有小厮通传二爷到的时候,沈国公已经等得不耐烦,脱了衣裳躺到床上去了。此刻终于听到那混小子来瞧他了,心里头早就憋了三分火气。

    “那混账还来什么?替老子收尸呢?”羞怒之下,沈国公便有些口不择言起来,丝毫没想到这是在咒他自己死。

    传话的丫头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正进退两难的时候,沈修铭已经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亲爹啊,这么多日子了,您心里头那股邪火还没去掉?”男人嬉皮笑脸的声音传来,院门外那些丫头哪里敢真的阻拦他,意思一下就都放他进来了。

    沈国公听到他的声音,冷哼了一声,挥手让屋里的丫头们都退了下去。

    “混账,你这个大逆不道的,还有脸来见我?别以为那日我没听到你和李家那混球说的话?还加足量,有你这么整亲爹的么?”沈国公气急败坏地吼道,连续的质问丢出来,双眼圆瞪,里面充满了红血丝。

    如果他能爬起来,估计早就拿着手边的东西,往沈修铭的头上砸了。这辈子没丢过这样的人儿,在妓院被抬回来?一世英名尽毁在自己的亲儿子手中。

    “爹,您别生气,那轿子上的图案,我早就买通好了。外头人瞧不见的,直到进了后院才把布撕下来露出来。李侯爷那边也是这样的,李雅筠那小子歪点子倒挺多的!爹,咱以后不找他喝酒,一肚子坏水,都把我带坏了!”沈修铭连忙劝阻他,那么点儿英明也就在自家人面前丢脸了,其他世家瞧不见的。

    他这几句话甩出来,沈国公只有更加生气的份儿,险些翻白眼吐出血来。

    “混账,逆子啊!”他猛力地捶打着床板,如果在此刻问他这辈子最后悔什么,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生了这个大逆不道能把他活活气死的次子!

    沈修铭在一旁瞧着他处于崩溃的边缘了,一下子也有些慌了手脚。他平日里和沈国公没大没小惯了,比这还大逆不道的话都说过,没想到今儿三招不过,沈国公就撑不住了。

    “爹,爹,您别吓我!儿子只是见您老人家最近愁容满面,想让您放松一下......”沈修铭七手八脚地倒了茶送过去,勉强让他灌下去几口。

    没想到沈国公听了他的话,“噗——”一下子把嘴里的茶水全部都喷了出来,越解释越糟糕。

    沈修铭立马闭紧了嘴巴,又喂他喝了茶水压压火气。待沈国公勉强平稳了气息,整张脸已经苍白如纸了。好容易养好了些,再次被打击得更加严重了,仿佛从鬼门关走过了一遭般,自然是被气得。

    “爹,儿子知错了。”沈修铭见他这副模样,也没有什么耍贫的余地了,直接跪倒在地,认真地告罪。

    说实话他自己心里都没底,把亲爹丢进妓院,让人喂□。这计划是他和李雅筠一起想的,原本没这么大逆不道的,只是二人合谋,就造成这样有些难以收拾的局面。

    沈国公轻喘着,连冷哼都哼不出来了,看着地上跪得笔直的儿子,沈国公直在心底叫骂作孽。

    “爹,您要打要罚儿子都认了,除了别往喜乐斋塞人,其余的儿子都愿意!”沈修铭见他还在咳喘,自然不敢多加造次,首先低头服软,但是原则性问题是一步都不能退。

    沈国公见他此刻仍然还惦记着这个事儿,知道是自己一时偏执了,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你这次的玩闹,可把爹这把老骨头去了半条命。李雅筠说不准是真想要他老子的命,混账,难道你也想要老子的命?”沈国公总算是能说话了,只是声音里依然透着沙哑难耐。

    他早就思考过了,这两个月虽卧病在床,但是对于朝堂之事他一直密切关注。从李雅筠进驻朝堂开始,他就知道李侯爷把那位体弱多病的世子低看了。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不是心肠歹毒伺机而动,就是要一鸣惊人雷霆万钧。所以在沈国公的眼中,李雅筠要磨磨李侯爷的命,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听他这么说,沈修铭的眉头轻轻一皱,转而又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爹,旁人家的事儿哪是我们能管的,成王败寇。李雅筠这小子不错,他若是保住位置,我还能去李侯府多要几坛子好酒呢!”

    沈修铭一向是恩怨分明,异常护短,在五皇子和李雅筠达成约定的时候,他就自动地把这位连襟化成自己的势力范围。自己人,哪怕千般不好,都不允许别人多说一句。

    沈国公见他又开始不着边际,面色又阴沉了几分。

    “口没遮拦,再胡说老子一定打断你的狗腿!”沈国公冷声呵斥了几句。

    沈修铭低着头,脸上的面色沉稳,心底却在不满地腹议:方才也不知是谁说李雅筠要害死亲爹的,这才是口没遮拦!

    父子俩沉默以对了片刻,最终还是沈国公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罢了,为了收房这事儿,我和你暗中对峙了大半年了。还是你娘说的对,随你的意吧!”

    他摆了摆手,说完这句话,甚是疲惫的模样。平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假寐。

    沈修铭静静等了一会子,见沈国公没有什么吩咐了,便站起身动了动僵硬的双腿,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直到屋外的脚步声消失,床上的人才动了一下僵硬的腰肢。

    “死小子,一眼都不舍得再看老子一眼。来人,帮我挪一□子,腰扭了!”沈国公骂骂咧咧地说了几句,但是腰痛得受不了,又连忙扬高了声音唤人进来伺候。

    沈修铭回去的时候,楚惜宁果然等在那里,满桌子的才都摆好了。四周几个丫头用摇扇挥舞着偶尔飞过来的苍蝇,已经是六月份了,天气渐渐热了。

    “从此以后,这府上再没人逼着喜乐斋收人了。”他兴冲冲地走了进来,跑到楚惜宁的身边,俯□对着她的额头就印下了一吻。

    楚惜宁微微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后,才发现四周的几个丫头都羞红了脸。她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转而脸上又露出几分笑意。

    “世子爷一出马,果然是无人能敌。”她边夸奖边夹了一筷鱼香茄子,送到他的嘴边。

    沈修铭脸上的笑意不减,张嘴便咬住了,嚼了两下脸色就变了。一低头便把嘴里的东西吐到了空碗里。

    “有辣椒!”他连忙端着茶水狠狠地灌了两大口,嘴唇再次变得红肿起来,好像是红肿的樱桃。

    待他好容易才缓过来,沈修铭不由得抬起眼眸,有些控诉地看向她。只不过这回无论他如何咬牙切齿,都不敢对楚惜宁怎么样了。

    “那什么,我忘了。”楚惜宁及时承认错误,她只是觉得今儿的鱼香肉丝又辣又酸,异常好吃才巴巴地献宝,一下子激动就忘了。

    沈修铭再次瞪了她一眼,就当饶过她了,挨着坐下。夫妻俩难得的凑在一起用午膳。

    因着沈碧霞公然送丫头去喜乐斋,结果楚惜宁非但不收,还把事情直接捅到了沈国公那里。沈碧霞是被骂得哭着跑了出来,楚惜宁再一次证明了她在后院的地位。有了身孕都是无价宝,谁都别想趁机抢夺世子爷。

    沈国公府的后院表面一片祥和,苍国的朝堂之上却陷入了一片慌乱。原本一直处于僵持状态的突厥,忽然再次来犯。突厥大片国土干旱,都快到了丰收的季节,却几乎全□死了,颗粒无收。这才再次对地大物博的苍国,虎视眈眈。

    主战派和主和派再次纠结在一起,不过苍国有薛家一脉在,世家之中也有不少子弟擅长骑射,所以皇上还是趋于主战派。不过几日,任命书便下来了,这次的名单中并没有沈修铭,倒是薛然被任命为先锋上了战场。

    薛文薛武两兄弟商量之后,也由薛文留下镇守京都。战事,一触即发。

    部队以极快的速度集结起来,粮草也异常紧张地筹备着。薛将军府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的气氛之中,战争,意味着胜利和荣耀,同样也意味着失败和死亡。虽然薛家的男人上战场,很少惨败。但是这回算是薛然头一回这样直面战场,胜败尤为重要。

    萧芸抱着牙牙学语的初姐儿,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意,只是神情中却带着几分心不在焉。

    正出神间,忽然有一道凉意划过手指,她下意识地低头看。原来是初姐儿的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滑到了她的手上。

    “初姐儿已经半岁了,什么时候才能会叫一声‘爹’呢?”一道熟悉的男声落在耳边,薛然的一只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搭上萧芸的手一起抱着初姐儿。

    男人熟悉的气息就喷吐在耳后,温柔的嗓音显示着别样的温情。萧芸的鼻子一酸,想着她嫁进薛府两年多,受了无数的刁难,却一点一点走进薛然的心,将夫君拢向自己。此刻她一心牵挂的人,不几日就要奔赴战场,有太多的不确定和危险。

    “快了,我一定会日日教她,等你回来了定能听见。”萧芸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那股不安分的情愫压制住。

    薛然微微顿了一下,虽然萧芸的语气正常,他却依然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男人有力的臂膀微微紧了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将她们母女整个圈在怀里。

    “放心,我是薛家的嫡长孙,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武艺骑射无一不精。不用太过担心,倒是你一人带着初姐儿,我怕......”薛然的嘴唇抵在她的脖颈后面,伴随着吞吐出来的话语,一下下地轻轻磨蹭着。

    只是他的话没说完,萧芸却全部都懂得。子不言父母之过,薛大夫人的种种,凭着萧芸的手段和薛然的心智,身为人子他又怎会不知。只是每每提起,以薛大夫人的胸怀,只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你不用担心我们,我身边有初姐儿,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我就十分开心。你一定会凯旋!”萧芸没有转过身,只是抬起一只手轻轻摸索到了他的面颊上,来回地摩挲着。

    “等我凯旋,再忍忍,你再忍忍......”他的话语顿了顿,最终还是忍不住叮嘱她。

    萧芸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透着几分无奈和了然。再忍忍,再忍忍就不需要受委屈。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