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88 | 浏览:132948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九重紫》作者:吱吱(完)

lyb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76191  
精华
帖子
2979 
财富
30881  
积分
3033  
在线时间
57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1 
一切重来了,窦昭肯定失忆过。
云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89585  
精华
帖子
177 
财富
4616  
积分
577  
在线时间
862小时 
注册时间
2009-9-6 
最后登录
2017-10-7 
跟着吱吱走,好文有保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本帖最后由 可爱猪猪 于 2013-1-4 08:47 编辑

对,说的指不定就是七爷找的女人的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0071  
精华
帖子
11435 
财富
62737  
积分
11527  
在线时间
3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22 
第八章 事发

  窦昭有心暗示母亲几句,可想到那边厢房还关着一屋子没有处置的丫鬟、媳妇子就觉得头痛。

  她哧溜爬了起来,坐在床上高声地喊着“爹爹”。

  要是母亲够聪明,就应该灵机一动,抱着她去父亲。

  如若祖父责怪下来,只要把责任往她身上一推,祖父难道还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计较不成?

  可是,她显然高估了母亲的智慧,也高估了她的影响力。

  看见她闹腾,母亲很不高兴地蹙着眉:“这么晚了,这孩子怎么还不睡?”然后吩咐俞嬷嬷:“把姐儿抱下去吧!她吵得我头痛。”

  俞嬷嬷歉意地冲着母亲笑,手脚麻利地帮她穿衣裳:“四小姐,乖,俞嬷嬷抱你去找乳娘!你别哭……”

  窦昭很想学着那些田庄的村妇朝母亲翻个白眼表示不屑。

  母亲怎么这样幼稚?

  她要是像母亲,恐怕早就被人吃得尸骨不剩了。

  窦昭一把抱住垂在床边的幔帐,哭着喊着要“爹爹”,最终还是被俞嬷嬷强行抱到了内室后的暖阁。

  没有了母亲,窦昭也消停下来,蔫蔫地由俞嬷嬷把她放在了炕上。

  俞嬷嬷默默地帮她整了整凌乱的头发,看窦昭的目光有些恍惚,低声道:“你是不是也觉得今天的事有些不寻常?我要去偷偷看一眼,你乖乖地待在这里,不要吵闹,好不好?”

  窦昭顿时来了精神。

  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看不出来,俞嬷嬷这样的精明能干。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俞嬷嬷一愣,随后慈详地笑了起来,颇有些感慨地道:“我们四小姐可真聪明,小小年纪,却万事心里都有数。不像七奶奶……”说到这里,她猛地一顿,自言自语地道,“我和个孩子说这些什么什么……”然后转身叫了个丫鬟进来:“含笑,你在这里陪着四小姐,我去鹤寿堂看看。”

  含笑十七、八岁的年纪,相貌周正,一副温柔稳重的样子。

  听了俞嬷嬷的话,她很惊讶,但很快正容应了声“是”,十分伶俐地道:“若是有什么事,我立刻让双枝去叫您。”

  俞嬷嬷满意地点头,快步出了暖阁。

  含笑和窦昭上了热炕,见窦昭不哭也不闹,沉静得像个大人,她微微地笑,柔声问窦昭:“四小姐,我拍您睡觉可好?”

  窦昭摇了摇头。

  含笑的笑意越发的浓郁,道:“那我陪您翻绳可好?”

  难道她很喜欢翻绳吗?

  窦昭摇了摇头。

  含笑笑道:“那您想干什么?”

  “等……嬷嬷。”窦昭道。

  含笑讶然地望着窦昭。

  窦昭不理她,拉了个大迎枕过来,靠在上面发呆。

  含笑失笑,帮窦昭搭了件薄被。

  她是从父亲待母亲的态度中感觉到异样,俞嬷嬷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了不对劲的呢?

  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呢?

  窦昭沉思着,眼皮子越来越重。

  不行,得等到俞嬷嬷回来。

  她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妥娘,她到底是怎么人?

  窦昭摇了摇头,强行将上眼皮和下眼皮分开。

  可几息过后,眼皮又自有主张地垂了下去。

  不能睡觉!

  睡着了,说不定她就又回去了。

  到时候她回到了紫藤花那个梦里去了怎么办?

  “含笑,”窦昭使劲地睁着眼睛,“嬷嬷,找!”

  “不行!”含笑轻轻地摆手,“我要在这里陪着您。”

  “我,听话!”窦昭道。

  含笑思忖半晌,见窦昭表情越来越坚定,犹豫道:“好吧,我去看看俞嬷嬷在干什么?”随后叫了双枝进来。

  双枝是个脸儿圆圆的小姑娘,她不声不响地陪着窦昭。

  不一会,含笑折了回来:“四小姐,俞嬷嬷和夫人去了老太爷那里。”

  “哦!”窦昭让含笑去找俞嬷嬷。

  含笑无论如何也不答应:“……被发现了,奴婢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倒也是。

  窦昭是管过家的,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她只能等俞嬷嬷和母亲回来,恨自己为什么会被束手束脚,而不是像在另一个有紫藤花的梦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母亲和俞嬷嬷还没有影子,窦昭的眼皮子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她陷入一阵甜甜的酣睡。

  好像只有一瞬间,又好像有千万年,窦昭醒了过来。

  她想也没想,就跳了起来。

  有人在旁边喊着“四小姐”。

  窦昭睁开眼睛,看见了双枝含笑的圆脸。

  她长长地松了口气。

  还在梦里。

  她骤然间踏实了,问双枝:“含笑?嬷嬷?母亲?”

  “含笑被俞嬷嬷叫去了。”双枝笑着帮窦昭穿衣裳,叫小丫鬟倒了热水进来。

  暖阁里热闹起来。

  窦昭眼睛微眯:“含笑,在哪里?”

  双枝笑道:“在老太爷那里。”说着,眼角余光看见暖帘被撩了道缝,有人朝里张望。

  她脸一沉,低声喝道:“是谁在暖帘外面,鬼鬼祟祟的?”

  立刻有个小丫鬟去撩了暖帘。

  暖帘后的人无所遁形,不安地绞着手指头:“我,我找四小姐……”然后虚张声势地大嚷道,“是四小姐让我帮她打听个人……”

  窦昭循声望过去,看见了香草。

  她心头微动,高声喊着“香草”。

  双枝和小丫鬟满脸困惑,但还是放了香草进来。

  香草得意地朝着双枝和小丫鬟扬了扬下巴,狗腿地跑到了窦昭面前,低声下气地道:“四小姐,您说的妥娘,我找到了。”她说完,语气微顿,眼神饱含着某种期翼地望着她。

  窦昭微微地笑。

  在济宁侯府,这样的丫鬟她见得多了。

  为了能出人头地,只要能看到一丝希望,她们就会使出浑身解数地抓住。

  她并不反感这样的人和这样的做法。

  如果大家都安于现状,那生活还有什么奔头?

  只不过香草的做法太过浮躁,把希望寄托于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少了审时度势深谋远虑。但还是要感谢香草的浮躁。要不然,她又怎么会有妥娘的消息?

  窦昭对双枝道:“赏,香草!”

  双枝拿不定主意。

  做为主家,四小姐也太……年轻了些!

  要不要先去请七奶奶示下呢?

  她琢磨着,看见香草眼睛一亮,已曲膝向窦昭行礼道谢,之后凑到窦昭面前叽叽喳喳地道:“妥娘是后院浆洗房的小丫鬟,我问遍了府里的人才找到她。您找她有什么事?要不要我帮您把她叫来?她很好说话的。在浆洗房,脏活、累活都抢着做,浆洗房的那些嫂子们都很喜欢她。我一打听,她们就带我找到了妥娘……”

  窦昭恍然大悟。

  能在母亲或是她身边当差的,都是窦府有头有脸的仆妇,她们又怎么会认识浆洗房的粗使丫鬟?反之,妥娘做为窦府的粗使丫鬟,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并未参与,不过是事后听人说起而已。这也解释了妥娘的话为什么与事实不符……

  她眼皮子一跳。

  事实!

  难道以她的心底,认为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成?

  那她又在哪里呢?

  早先被她忽略的一些想法重新在脑海里旋转,让窦昭胆战心惊,遍体生寒。

  有个小丫鬟冲了进来。

  “双枝姐姐,大事不好了。”她神色慌张,如临大敌,“鹤寿堂,闹起来了!”

  窦昭心里一突。

  双枝已急急地道:“出了什么事?”

  “七爷在京都的时候被个女人迷住了,”她脸色发白,“要把那女人纳进门,还请了东府的三爷来说项。老太爷气得半死,拨剑要杀七爷呢!”

  “啊!”屋里乱成了一团,“后来怎样了?”

  “还好三爷没走,把老太爷给拦住了。”小丫鬟道,“可七爷铁了心要让那个女人进门,大冬天的,跪在雪地里求老太爷答应。结果七奶奶找了去,七爷就求七奶奶。把七奶奶气得半死,不仅没有答应,还哭闹着骂七老爷忘恩负义,连老太爷都插上不上嘴。三爷见了,让大福悄悄地把三奶奶请过来。”

  “难怪含笑姐姐被俞嬷嬷叫去后就不见了影踪!”

  “那女人难道比七奶奶长得还好看吗?”

  “老太爷到底答应那女人进门了没有?”

  “那家里岂不是又要多个主家了?”

  丫鬟八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没有谁注意窦昭的表情。

  窦昭泥塑般傻傻地坐在那里,心里如惊涛骇浪般汹涌,充满了苦涩。

  她自主持了济宁侯府的中馈、成了当家理事的人之后就一直很是困惑,三伯父作为窦家因管理庶务有方而备受窦氏子弟尊敬的长辈,怎么会隔三岔五地就去田庄探望妾室出身、和窦家人根本没有什么交集的祖母?

  原来,他是去探望她的。

  因为母亲最后被迫自缢,做为帮着父亲说项的三伯父,他心里应该是充满了对她无法言明的愧疚。

  窦昭想到了三伯父看她的眼神。

  总是慈爱中带着几分怜惜。

  还有三伯父死后留下的遗嘱,要把他收藏的几幅前朝的名人字画都留给她。

  那时候窦氏还没有分家,三伯父没有私产,留给亲生儿子窦繁昌、窦华昌兄弟的也不过是几方砚台和玉石。

  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三伯父特别喜欢自己的缘故。

  可见人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听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实,甚至是感受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实。

  窦昭哑着声音道:“我要,妥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625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这个妥娘有什么用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5672  
精华
帖子
1908 
财富
19039  
积分
2018  
在线时间
139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29 
最后登录
2017-2-26 
比较复杂的背景呢~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平底锅da 发表于 2013-1-4 14:50
这个妥娘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89585  
精华
帖子
177 
财富
4616  
积分
577  
在线时间
862小时 
注册时间
2009-9-6 
最后登录
2017-10-7 
步步惊心,好吸引人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18036  
精华
帖子
294 
财富
2099  
积分
298  
在线时间
4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12 
最后登录
2014-12-4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0071  
精华
帖子
11435 
财富
62737  
积分
11527  
在线时间
3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22 
第九章 丫鬟

  丁姨奶奶进门年余都没有动静,窦昭的嫡祖母非常的着急。偶尔听说窦家田庄有户姓崔的人家,生了八个儿子两个女儿全都活了下来。因为孩子多了养不起,还送了两个儿子给别人家做上门女婿,现在又想用十四岁的长女给三儿子换亲。

  窦昭的嫡祖母觉得这是天意,见过崔家的长女虽然人高马大、身材健硕,五官却不失清秀,没有商量窦昭的祖父就花了二百两银子把崔家的长女抬进了门。

  十个月后,窦昭的父亲出世。

  孩子刚过了百日礼,窦昭的祖父就招了窦昭的嫡祖母去,指了还在襁褓中的窦世英道:“你亲自带这个孩子,不要让那个大字也不识一个的崔氏把他给毁了。”

  就这样,崔氏被送到了窦家位于东积村那个只有一百多亩地的小田庄,直到她逝世。

  所以,从本质上讲崔氏一直是个村妇。

  窦昭和她一起生活的那些年,崔氏不仅带着她给屋后的菜园子浇水、捉虫、除草,还告诉她怎样管理庄稼,怎样养鸡喂猪……用崔氏的话来说:“学会了伺候庄稼,走到哪里也饿不死!”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窦昭,知道什么时候春播,什么时候秋收,什么时候种菜,什么时候孵鸡仔,甚至可以根据冬天的气候推断来年的天气,不像个世代官宦之家的**,反而像个乡绅家的女儿。

  她第一次见到妥娘,刚过完十岁的生辰不久。大人们都忙着春耕,祖母和管事去了田头,她和几个丫鬟站在屋前的榆钱树下看村里的孩子摘榆钱芽。

  一条毛毛虫掉在窦昭的肩膀上,吓了她一大跳,她又捉了毛毛虫去吓唬那几个丫鬟,大家你推我搡地尖叫着,乱成了一团。

  妥娘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发疯似的冲过来追打她的丫鬟,叫嚷着:“她是**,是窦家的**,你们怎么敢对她不敬?我打死你们,我打死你们……”

  想到这些,窦昭有些激动。

  继母进门后,服侍母亲的人或因资历太浅而被卖了,或是被继母以服侍过母亲有功劳为由放了籍,或是被打发回了舅舅家,没有人告诉她母亲的事。哪怕是疼爱她的祖母,也不止一次地对她说:“人要向前看,总问那些有什么用?你应该多想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想想嫁到济宁侯府后怎么讨你婆婆的欢心才是。”

  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恐惧。

  母亲是怎么死的?

  为什么大家都讳莫如深?

  继母王氏的贴身嬷嬷胡氏说母亲是因为生了女儿……

  那岂不是她害死了母亲?

  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送到乡下祖母这里来的呢?

  母亲活着的时候,有没有讨厌过她?有没有后悔生下了她?

  随着年纪的增长,她越发不敢问。

  母亲的死,成了窦昭心头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是妥娘告诉了她真相,还在面对祖母责问时反驳道:“我不知道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是王氏害死了七奶奶,王氏是四**的仇人,四**不能认贼做母!你们这样,不是帮四**,是害四**,陷四**于不孝!”

  窦昭至今还记得祖母脸上的震惊之色。

  之后祖母什么也没有说,把妥娘留在了田庄。

  母亲当年身边服侍的人何其多,可花了八年时间找到她的只有妥娘,为她仗义执言的只有妥娘!

  她的性格可想而知。

  窦昭现在寸步难行,急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人。

  没有比妥娘更合适的了!

  香草闻言不顾双枝的反对,主动帮她找来了妥娘。

  妥娘茫然地望着窦昭,拘谨中透着几分紧张,轻声喊着“四**”。

  这时的妥娘,年轻,红润,目光温顺且羞涩,与窦昭记忆中那个面容憔悴、目光黯然的女人像是两个人。

  窦昭心里酸酸的。

  她问妥娘:“你,知道,我吗?”

  “知道。”她小声地道,“刚才在路上,香草告诉我了。您是七奶奶的女儿,窦家的四**。”

  知道她是七奶奶的女儿就好!

  窦昭微笑着点了点头,伸了手让妥娘抱,道:“我们,去,鹤寿堂。双枝,带路。”

  妥娘毫不犹豫地抱了窦昭,双枝却很犹豫,道:“要是万一……”

  “我,要去!”窦昭瞪着双枝。

  双枝讪讪然地笑。

  一旁的香草忙道:“那我呢?四**,我呢?”

  人的身边不可能只有一种人,有时候,长处会变成短处,短处会变成长处。

  “跟着。”窦昭笑道。

  香草欢喜地应“是”,在前面带路。

  这下双枝想不去也不行了。

  一行人去了鹤寿堂。

  有小厮把他们拦在了门口:“老太爷说了,谁也不让进!”

  妥娘不安地望着窦昭。

  双枝束手无策,就差说“我早就说过”之类的话了。

  香草则笑着上前插科打诨地喊着“哥哥”,道:“我们是奉了七奶奶之命,把四**送进去的……”然后朝着鹤寿堂挤了挤眼睛,“里面不是闹腾开了吗?我们这才送四**过来的。哥哥要是不信,不如先进去通禀一声?”

  小厮不再坚持,放他们进了院门。

  双枝小声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万一他真的去请七奶奶示下……”

  “不会的!”香草笃定地笑道,“我们不敢靠近鹤寿堂,难道他们就敢!”

  窦昭暗自点头。

  鹤寿堂里传来母亲有些嘶哑而尖锐的声音:“……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要纳妾,为何不直接和我说?要请了三伯向父亲说项,不过是因为你自己也明白你这样做对不起我,有失君子之德,偏又心思龌龊,被女色迷住,想万无一失,用长辈来压我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请了两家的长辈出面好好地说道说道好了……”

  “七弟妹,七弟妹,”三伯父求饶道,“纳不纳妾,不过是小事。既你不同意,那就算了。何必要闹得两家长辈不安生,闹得满城风雨让别人看笑话呢?万元,你快向弟妹赔个不是!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还请弟妹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万元,是父亲的表字。

  母亲安静下来,父亲却小声嘀咕着,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窦昭忙道:“我们,进去!”

  这个时候,香草和双枝就有些害怕起来,妥娘则面带毅色地抱着窦昭进了厅堂。

  鹤寿堂的人不敢拦窦昭。

  “什么人?”进了厅堂,站在门口的丁姨奶奶大声喝道,表情凛然,是窦昭从来未曾见过的。

  妥娘缩了缩肩,又很快站直了身子,声音颤抖又不失恭敬地道:“是四**,让我抱她进来……”

  听到动静,满面寒霜坐在太师椅上的母亲和搓着手团团转的三伯父愕然望过来,面向中堂跪着的父亲则一跃而起,恼羞成怒冲她们喝道:“怎么回事?”

  祖父并不在厅堂里。

  窦昭还没来得及开口,母亲冷笑一声站了起来。

  “你做错了事,冲孩子发什么火?”她一面说,一面走过来抱了窦昭,然后柔声地问,“出了什么事?”目光犀利地盯着妥娘。

  窦昭抢在妥娘前面道:“娘亲,娘亲,我要,妥娘,我要,妥娘!”

  母亲想到厢房里关着的那些丫鬟,皱了皱眉。

  她没认出妥娘。

  把妥娘安排在府里做个粗使丫鬟混口饭吃,于她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根本就不会记在心上。

  有小丫鬟战战兢兢地进来禀道:“三太太过来了!”

  三伯父听着精神大振,只想快点把窦昭她们打发了好说正经事:“不过是个丫鬟,寿姑想要她,赏了她就是了。”说着,朝父亲使了个眼色。

  父亲立刻道:“这个什么妥娘,就赏给寿姑好了。”

  三伯母性情开朗,语言幽默,待人热忱。虽然不是宗妇,但窦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她,有什么事,总喜欢找她帮忙做中人。三伯母突然而至,母亲也猜到几分。

  她也想让父亲早点打消纳妾的念头。

  反正妥娘是自己府上的丫鬟,难道还怕她跑了不成?寿姑身边的丫鬟、媳妇都被关了起来,让这个妥娘暂时照顾一下寿姑,等她忙完了这一阵子再好好查查这个妥娘的底就是了。

  母亲喊了俞嬷嬷进来:“把这个妥娘安置到寿姑的屋里。”

  俞嬷嬷满脸的困惑,看了妥娘两眼,恭声应喏。

  这么多人,还有俞嬷嬷,母亲就是想死,也会有人拦着。

  窦昭并不担心,拉了拉妥娘的衣袖,示意她回去。

  妥娘还沉浸在突然从一个浆洗房的粗使丫鬟变成了**贴身丫鬟的茫然不知所措中,恩也没谢,抱着窦昭高一脚低一脚地出了鹤寿堂。

  香草和双枝已得了信。

  双枝恭喜着妥娘,客气地和她寒暄:“……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当差了。”

  香草懊恼地低着头,表情既后悔又是沮丧。

  窦昭微微一笑,指了香草对俞嬷嬷道:“我要,香草。”

  香草又惊又喜。

  俞嬷嬷此时和七奶奶是一样的,而且香草本来就在七奶奶屋里当差,知根知底,也不怕她使坏,想也没想地叮嘱香草:“既然四**喜欢你,你就跟着四**吧!记得要好生当差,不要惹四**生气……”

  香草已经欢喜得嘴都合不拢了。

  四**屋里的仆妇犯事被关了起来,以七奶奶的脾气,以后肯定不再用了。她得了四**的青眼,说不定以后能混个一等的丫鬟呢!

  她越想越觉得前途光明,俞嬷嬷一转身,她就忙不迭地向窦昭道谢:“四**,我一定好好地服侍您……”

  窦昭冲着滔滔不绝的香草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鹤寿堂:“你听着,告诉我。”

  ※

  女主艰难地前行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