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74 | 浏览:1241907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九重紫》作者:吱吱(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0071  
精华
帖子
11435 
财富
62527  
积分
11527  
在线时间
3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22 


窦昭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她这些日子总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开满了紫藤花的花架子下摆动着两条肥肥的小腿,白白胖胖像馒头似的乳娘正喂她吃饭……可当她真的回到小时候,人生又会有怎样的不同呢?
《九重紫》,讲述一个重生的故事!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cindyfan8858 + 10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0071  
精华
帖子
11435 
财富
62527  
积分
11527  
在线时间
3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4-10-22 
第一章 生死

  窦昭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老一辈的人常说,梦死得生,梦生得死。

  她这些日子总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开满了紫藤花的花架子下摆动着两条肥肥的小腿,白白胖胖像馒头似的乳娘正喂她吃饭。

  有风吹过,垂落的紫藤花蔓挤在一起,累累叠叠的紫藤花籁籁作响,像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小姑娘。

  她觉得有趣,笑嘻嘻地跑了过去,抓住一根藤蔓,顺手就揪下了一朵盛放的紫藤花来。

  乳娘追了过来:“四**,乖,吃了这口饭,七爷就从京城回来了。到时候会给四**带很多吃的,还有好看的鞋袜……”

  她看也不看乳娘一眼,避开乳娘伸过来的银勺,又抓住一根藤蔓揪下了朵紫藤花。

  耳边就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怎么?四**又不听话了?”

  乳娘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转身曲膝朝着说话声的方向行了个福礼,恭谨地喊了声“七奶奶”。

  她则捏着紫藤花冲了过去:“娘亲,娘亲……”

  少妇温柔地抱住了她。

  她献宝般地把紫藤花摊给母亲看。

  春日的阳光照在母亲发间的赤金步摇和大红色遍地金通袖袄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母亲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箔,刺得她眼睛发涩,而母亲的脸,则熔化在那一团金色的光晕里,让她看不清表情。

  “娘亲,娘亲……”她强忍着眼中的酸涩,高高地仰着头,想看清楚母亲。

  母亲的面孔却越发的模糊起来。

  有个小丫鬟跑了过来,欢天喜地禀着:“七奶奶,七爷从京城回来了!”

  “真的!”母亲即惊且喜地站起身来,提起裙子就朝外奔去。

  她迈着两条短肥的小腿啪啦啪啦地追了过去:“娘亲,娘亲!”

  母亲却越走越快,眼看着就要消失在春光中。

  她急起来,冲着母亲雀跃的背影大声地嚷着:“娘亲,娘亲,爹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了个女人!她会夺了您的正妻之位,逼得您走投无路,自缢身亡……”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至关要紧话反反复复地在她的脑海、舌尖徘徊,就是发不出一点声响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身影渐行渐远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她心急如焚,四处乱窜地找着母亲。

  白光中,有群争吵不休的大人。

  她跑了过去。

  一边扒开人群,一边焦灼地问:“你们看见我娘亲了吗?你们看见我娘亲了吗?”

  他们都只顾着吵架,没有一个人理睬她。

  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她茫然四顾。

  突然看见一个镶满着彩色琉璃槅扇的花厅,厅门半掩,好像有人影在晃动。

  难道母亲躲在那里?

  她欣喜地跑了过去,“吱呀”一声就推开了槅扇。

  半截大红色遍地金的湘裙在空中摇晃,裙裾下,露出两只脚,一只脚上只穿着雪白的绫袜,一只脚上穿着大红色绣鸳鸯戏水绫面的绣鞋……

  她厉声尖叫着,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

  入目的依旧是那些盏熟悉的八角宫灯,静静地立在墙角,莹莹地散发着明亮又不失柔和的光华。

  屋子里悄无声息,大丫鬟翠冷正坐在床头的小杌子上打着盹。

  窦昭深深地吸了口气。

  原来那尖叫声也是在梦中!

  她强压下心底的惊惶不安。

  自己这一病,家里人翻马仰,特别是几个贴身服侍的丫鬟,日夜轮值,眼睛也不敢眨一下,想必是累极了。

  窦昭没有惊动翠冷,望着墙角的灯光,情不自禁地想起刚才的梦来。

  母亲死的时候她才一岁十一个月。什么也不记得了。要不是后来母亲的忠仆妥娘找到了她,她连母亲到底是怎样死的都不清楚,又怎么会知道这些细节?

  可见这全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听了妥娘的话,想当然杜撰出来的!

  窦昭心里就觉得闷闷,透不过气来的难受,忍不住翻了个身。

  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和响亮。

  翠冷立刻被惊醒,想到自己值夜的时候竟然睡着了,惶恐地喊着“夫人”。

  窦昭正要安抚她两句,外间传来丈夫、济宁侯魏廷瑜略带几分惊慌的声音:“怎么了?怎么了?”

  说话间,他已披衣走了进来。

  虽然已过而立之年,因为喜欢骑射和蹴鞠,魏廷瑜并不像那些和他一样生活优渥的公伯侯卿,或是因酒色掏空了身子而显得精神萎靡,或是养尊处优而大腹便便显得臃肿痴肥。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俊朗秀雅,动作敏捷,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活力,神采反而更胜年轻的时候,乍眼一看,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是京都有名的美男子。

  见窦昭没有什么异样,他不虞地盯着冷翠问道:“出了什么事?”

  冷翠吓得瑟瑟发抖:“夫人,夫人睡着了……”

  窦昭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平时不太管家里的事,可若是有什么事惹到他那里去了,不是踢小厮就是卖丫鬟,从不轻饶,因而只要他脸一沉,家里的人都要先胆寒三分。

  窦昭病得厉害,实在是没有力气帮他收拾残局。

  “没事。”她笑道,“我做了个恶梦,全身是汗,把冷翠吓着了。”

  冷翠聪明地打住了话题,望向窦昭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魏廷瑜没有再追问,却皱着眉头瞪了冷翠一眼,不悦地道:“还不去打了热水给夫人擦擦身子!”

  冷翠唯唯诺诺地应着,恭敬地给魏廷瑜行了个福礼,匆匆地出了内室。

  魏廷瑜就抱怨道:“你这屋里的丫鬟都怎么回事?没一个有眼色,呆头呆脑的,指使一句动一下,像桐油灯盏似的,不拔不亮。你又病着,我看不如把娘身边的那几个丫鬟调过来服侍你吧?反正那几个丫鬟每天不过是陪着娘打打叶子牌,听听戏,喂喂鹦鹉,给猫啊、狗啊的洗澡……”

  尽管能体会到丈夫的关切之情,窦昭心中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力感。

  迟暮的人都怕寂寞,因而格外的喜欢热闹。婆婆也不例外。在屋里养了七、八个如花似玉、活泼可爱的小丫鬟,为的就是驱赶清冷和寂寥。

  她一个做小辈的,又不是攸关生死,怎么能把婆婆心爱的小丫鬟讨来服侍自己?

  可你若把这其中的缘由说给魏廷瑜听,他定会不以为然,不仅要把人讨来,还会在婆婆面前说什么“这是我的主意,与窦昭无关”之类的话。

  婆婆的为人就算是再宽和,听了儿子这句欲盖弥彰般的几句话,只怕都会生出几分遐想……最后横生枝节,无端惹出些事来。

  窦昭只好打断了魏廷瑜的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道:“婆婆也跟我提过,只是我觉得自己屋里的几个丫鬟用着还顺手,就婉言谢绝了。若是以后需要,我再跟婆婆提也是一样。你也是知道,婆婆待我一向宽厚,我如果开了口,她老人家定会答应的。”

  “这倒是。”魏延瑜面色微霁,点了点头。

  冷翠领着几个小丫鬟打了热水进来。

  魏延瑜避了出去。

  窦昭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冷翠默默地帮她擦着身子。

  硌手的骨头让她眼圈一红,转身找了件柔软舒适的月牙白淞江三梭布的小衣给窦昭换上,这才带着丫鬟们退了下去。

  屋子里恢复了原来的安宁与寂静。

  窦昭望着墙角的宫灯,又想起了刚才做出的梦。

  心头顿时又生出股闷气。

  她沉思了一会,轻声地喊着魏延瑜:“侯爷,您睡了没有?”

  窦昭是重阳节那天去姑姐、景国公世子夫人魏延珍府上赏菊受了风寒,之后就有些发热。刚开始,谁也没有放在心上,包括窦昭在内。以为请了御医吃几副药就会好的,谁知道几副药下去,病不仅没见好,反而更严重了。十天前竟然卧床不起了,家里的人这才慌了神,请大夫,做法事,拜菩萨,闹得鸡飞狗跳墙。而魏廷瑜则隔着屏风支了个床,夜里就歇在了那里。

  听到窦昭喊他,他应了声“还没睡。有什么事”。

  声音含糊不清,一听就是半梦半醒间被她吵醒了。

  如果是平时,窦昭肯定会找个理由糊弄过去,让魏延瑜歇息。可今天,她有心事,也就顾不得魏延瑜了。

  “我睡不着。我们说说话吧?”

  外面沉默了半晌,才传来魏延瑜有些不耐烦的穿衣声。

  “你想说什么?”他坐在窦昭的床头,打了个哈欠,精神困顿。

  窦昭吩咐冷翠把魏延瑜的貂毛大氅拿来给他披上,这才缓缓地道:“我想,把葳哥儿的亲事定下来。”

  魏延瑜一愣。

  葳哥儿是他们的长子,今年十四岁。不仅长得仪表堂堂,而且聪慧过人,行事老沉,很得他的姐姐魏庭珍的喜欢,两年前就开始话里话外不停地暗示他,想把自己长女采蘋嫁给葳哥儿为妻。

  一个是济宁侯府的世子,一个是景国公府的嫡长孙女,门当户对,又是表亲,他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亲事了。只是每次不管是姐姐、母亲,还是他提及,都被窦昭笑语晏晏地带过,这件事就这样暧昧不清地放在了那里。

  现在窦昭提起长子的婚事,魏延瑜不由神色一振,打趣道:“姐姐凑到你跟前说,你爱理不理的,现在你主动了,小心姐姐拿乔,给你个软钉子碰。”

  窦昭笑了笑,等魏廷瑜高兴劲过去了,这才道:“我想为葳哥儿聘宣宁侯郭海青家的长孙女为媳。”

  魏延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嘴角翕翕,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

  姊妹们、兄弟们,开新坑了!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幸福的尖尖角 + 100

总评分: 财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69259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890  
积分
91  
在线时间
2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6-18 
最后登录
2016-10-24 
当心情糟糕时,到这里逛逛就平静了。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吱吱又开新文了。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18036  
精华
帖子
294 
财富
2099  
积分
298  
在线时间
4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12 
最后登录
2014-12-4 
终于开新文了
不然真不知道还能追什么文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988449  
精华
帖子
170 
财富
1246  
积分
173  
在线时间
27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1-25 
最后登录
2015-4-27 
这真是很新很新很新滴文呀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8168  
精华
帖子
2170 
财富
23410  
积分
3810  
在线时间
2069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13 
最后登录
2017-8-16 
前天还在想,书荒啊,不知吱吱开新文了没?今天就看到了,真开心!谢谢搬文的亲!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本帖最后由 可爱猪猪 于 2012-12-28 08:10 编辑

第二章 苦涩

婆婆和魏廷瑜的心思,窦昭又怎么会不明白?

可她也有自己的打算和考虑。

公公是突然暴病而亡的,魏廷瑜还不到弱冠之年,每日只知道飞鹰走马,家里的庶务一窍不通,婆婆又性格温和绵柔,谨守女子“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格训,庶务上的事一点也帮不上忙,全仗着魏廷珍打理,这才度过了最初的慌
张也因为如此,魏廷瑜也好,婆婆也好,有什么事都喜欢问魏廷珍,请她帮着拿主意,时间一长,魏廷珍在魏家名声日隆,大大小小的事只要她开了口,魏廷瑜和婆婆没有不同意的,以至于在魏家,魏廷珍的话比魏廷瑜和婆婆的话还好使。

窦昭从小在继母手里讨生活,总有寄人篱下之感,最渴望的就是有个自己的家,又岂能容魏廷珍有事没事在旁边指手画脚一番——尽管她是好心,最终是济宁侯得了利,她也一样不喜欢。

只是她刚嫁进来的时候,陪房的妈妈都是继母临时指派的,没一个上得了台面,更不要说指点她怎么和魏家的人相处了。她因此很吃了些苦头,暗地里流了不少的眼泪。直到她先后生下二子一女,主持府中的中馈之后又接手了府里的庶务,魏家一年比一年富足,魏廷珍才略稍收敛了些。

若是和魏廷珍做了亲家,她既是儿子的岳母,又是儿子的姑母,以她强势行事作派,儿子难道要一辈子被她压在头上?万一是夫妻间有个什么罅隙,岂不连主持公道的人都没有?

她是决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但她也知道,没有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婆婆和魏廷瑜是决不会答应她为儿子另选佳媳的。

她一直在琢磨这件事。

此时见丈夫目瞪口呆的,窦昭并不惊讶,默默在心里把想好的理由重新梳理了一遍,这才笑着对魏廷瑜道:“采苹温良敦厚,我很喜欢。不过,这结亲是结两姓之好,这两年姑奶奶虽然不时在我耳边提及采苹和葳哥儿的话,我却从来没听姑爷透过什么口音……”

魏廷瑜听着不服,嘴角微翕,正要反驳,窦昭却适时把他给压了下去,话锋一转,道:“我也知道,没有哪个男子婆婆妈妈的和人说子女婚事的。但那景国公府是何等的煊赫,姑奶奶是上有婆婆、下有妯娌的人,这样事我们谨慎些总归不错。”说到这里,她语气一顿,“重阳节去景国公府赏花的时候,景国公府的大姑奶奶有意无意地跟我提了三次,说景国公府想和靖江侯府联姻……”

“此话当真!”魏廷瑜脸色微变,随后又责怪她,“你是要早点头,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现在可怎么办好?”

同样是开国功勋之后,济宁侯府除了老宗祖,再也没有出过什么出采的人物了,景国公府则人才辈出,子弟始终在五军都督府占据一席子弟。靖江侯府就更不用说了,祖孙三代任漕运总督,若论财力,公侯之家,屈指可数。

窦昭道:“姑奶奶帮我们的已经够多了,如果因为这件事让姑奶奶和景国公府的人有了嫌隙,那我们太对不起姑奶奶了。要不,侯爷和婆婆商量商量?看这样事怎么办好?”

魏廷瑜听着如释重负,也顾不得天还没亮,衣冠不整的朝外走:“我这去找娘商量。”

“回来!”窦昭在心里暗笑他孩子气,“侯爷好歹穿戴整齐了再去也不迟。”叫了翠冷进来服侯魏廷瑜更衣。

魏廷瑜讪然地笑了笑,由翠冷帮着梳洗了一番,然后去了母亲那里。

窦昭松了口气。

她并非信口开河。

景国公府大姑奶奶的原话是这样的:“……嫂嫂到底心痛弟弟,顶着我哥哥,非要把采苹嫁到你们家去。要是依我爹爹的意思,采苹就嫁到靖江侯府去了!”

婆婆和魏廷瑜最是心痛魏廷珍,知道魏廷珍为了魏府和景国公有分歧,肯定会让步的。

要是她估算的不错,婆婆听到这个消息后,应该立刻和魏廷瑜来找她核实,商量着该怎么办。

她思忖着,

外面果然传来一阵动静。


魏廷瑜扶着满面愁容的婆婆快步走了进来。

人还没有坐下,婆婆已急急地问起她来。

窦昭把事情的先因后果又说了一遍,最后道:“……听景国公府大姑奶奶的意思,我们家姑奶奶正和姑爷对峙着,不然和靖江侯府的亲事早定下来了。不如我们主动解了这个结,把葳哥儿的婚事定下来,既免得姑奶奶为难,也免得耽搁把采苹也耽搁了。”

涉及到最痛爱的女儿和最看重的外孙女,婆婆立刻变得果断起来,道:“就照你说的行事。郭夫人和你私交甚好,她家的长女又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品格、相貌也算得上是万中挑一,配得上我们家葳哥儿。不过,郭家人是什么意思,得找个人打听打听才行。”

窦昭笑道:“郭夫人在我面前嘀咕了好几次,因景国公府那边的情况不明,我就没有和她挑明。”

“那就好,那就好。”婆婆高兴起来,“事不宜迟。你这两天就托个人去郭家提亲好了。”话说出口,才这意识到窦昭还卧病在床,忙改了口,“算了,这件事还是我亲自来好了。你就好生歇吧!万事有我呢。”

母亲和妻子都说好,魏廷瑜不再说什么,跟着母亲去了母亲居住的院子,商量着葳哥儿订亲的事。

窦昭吩咐翠冷:“你请了世子爷来见我!”

翠冷应声而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有种人去楼空后的冷清与孤寂。

窦昭倦上心头,竟然睡着了。

朦朦胧胧的,仿佛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睁开眼睛,侧过头去,正好看见站在落地罩和屏风中间的两个人。

长身而立的是她的长子魏葳,目光柔和地望着他的是他的乳娘朱氏。

或许是怕吵醒了她,朱氏的声音压得很低:“……听说夫人病了,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不用担心,我给夫人请个安了就走。”然后问他,“你这些日子可好?我听府里的人说,你和景国公府的几位公子去狩猎,打了几只锦鸡?”

魏葳脸涨得通红,不满地喊了声“乳娘”,打断了朱氏的话。

朱氏慈爱地笑起来。

她拂了拂魏葳纤尘不染的肩膀,道:“我们家葳哥儿长大了,也跟侯爷一样,会骑马打猎了。”表情充满了与有荣焉骄傲。

魏葳很是意外,仔细打量了朱氏一会,慢慢地垂下了头,像霜打的茄子般声若蚊蚋地喃喃道:“娘亲……说我的骑射太差了……重新给我找了个骑射的师傅……把霍师傅辞了……”语气苦涩。

朱氏一愣。很快又笑起来,温柔地道:“夫人这是在为你好。你若是好好跟着霍师傅学习骑射,霍师傅又怎么会被辞退?你是济宁府的世子爷,可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做什么事要多想想你身边的人……”

魏葳听着,像春风吹过的小禾苗,慢慢地抬起头来,恢复了原来的精神。

他亲昵地挽了朱氏的胳膊:“乳娘,您在田庄过得还习惯吗?乳兄还好吗?要不要我跟家里的管事说一声,把乳兄调到京都来管铺子。我现在已经开始帮着母亲协事庶务了。当年乳兄算术比我还好,到铺子里当个掌柜绰绰有余……”

“胡说八道。”朱氏微笑着训斥魏葳,眼底却有着藏也藏不住的藉慰,“府里的事自有惯例和章程,你是世子爷,更要遵守和维护才是!若你都不照章行事了,下面的人有样学样,不就乱了套。府里有今天这样局面,可是夫人辛辛苦苦、花了十几年工夫才有的,可不能在你的手里给坏了。知道了吗?”

“我这不是心痛乳兄在庄子里太辛苦了吗?”魏葳不快地嘀咕着,头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

窦昭看着在朱氏身边如乖乖儿的长子,一股刺痛从胸口漫延开来。

魏家对景国府依赖已久,景国府的人看怕魏廷珍计较,嘴里不说,举止间却总般着股怠慢的味道。

在娘家的生活告诉窦昭,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婆婆在她进门后第三个月就将府中的中馈交由她主持。她拿到魏府对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开源节流,自立门庭。

当时年轻,急功近利,头胎的孩儿就是这样累得小产了。

生魏葳的时候,北直隶大旱,她和当时还是宣宁侯府世子夫人的郭夫人一拍即合,利用宣宁侯府的人脉倒卖粮食,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管魏葳,顶着魏廷珍的压力给他找了朱氏这个品行纯良、宽厚和善的乳娘照顾儿子。她则每天忙的昏天黑地,一心一意赚着银子。甚至次子魏蕤出生,她也交给了朱氏照看。

等她发现儿子对她只有上下尊卑般的敬畏、顺从却没有子女间的温馨和美之时,魏葳已经十岁,魏蕤也有九岁,两人不但能记事了,而且还懂事了,她就是借故把朱氏赶到了田庄里生活,也没有办法阻拦两个儿子对朱氏的感恩之情。

《孝经》学得好啊!

原本是怕两个儿子对她生分,特意嘱咐先生弃了《三字经》,以《孝经》启蒙。结果适得其反,两个儿子把这份母子之情放在了朱氏的身上。

难道这就是别人常说的“生恩不如养恩”?

窦昭想到刚才朱氏对儿子的赞扬。

或者是她对儿子太过严厉?

想她小的时候,多么希望继母和父亲对她严厉一点,偏生继母和父亲对她从来都是视若无睹!

或者是她用错了方法?

魏葳并不是窦昭。

济宁侯府的世子也不是那个真定县的乡下丫头。

半晌,她才轻轻地咳了一声。



新书虽然有点瘦,因而更加需要你们的支持。

O(∩_∩)O~

求收藏、推荐。

点评

幸福的尖尖角  又看了一遍,开头改了,删了一些  发表于 5 天前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幸福的尖尖角 + 200

总评分: 财富 + 20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84106  
精华
帖子
345 
财富
2808  
积分
369  
在线时间
1187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5-4-22 
入坑。。
比起有些文一开头就重生,吱吱这文看来等细细看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