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5 | 浏览:46339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还债》 作者:绕梁三日(正文完)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13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1

91UID
8853436  
精华
帖子
财富
29  
积分
1  
在线时间
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1-13 
最后登录
2013-2-14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368234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937  
积分
61  
在线时间
4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3 
最后登录
2014-10-22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12317  
精华
帖子
215 
财富
3162  
积分
486  
在线时间
66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21 
最后登录
2018-6-4 
看这篇文,有很大的收获,人生的哲理需要深思,收益匪浅。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56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Rank: 2Rank: 2

91UID
340212  
精华
帖子
20 
财富
409  
积分
35  
在线时间
34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28 
最后登录
2018-10-12 
不太会更 各位看官将就着先看

    魏家书房里,魏家老大魏斌正襟危坐,魏律清坐在上首办公桌后面,魏斌今年四十五,他和他父亲走了两条不同从政轨迹,现在在某军区任参谋长职,军衔是大校。
  
  魏律清抽着烟,未开口之前在充分思考,魏斌不敢打断他,规规矩矩坐着不敢有点逾矩,魏律清抽了半颗烟才开口:“方家那个孩子你了解多少?”
  魏斌想了下,没考虑多久答道:“听吩咐这些年直在注意,有意思是,今年23,当年不过才十九岁,远山大哥公司跟他摸爬滚打过来都老人,尽然接住了还坐稳了。还有远山大哥留在外面那个孩子,以现在人普世价值观念,跟其实完全没有责任,但她把他接回去了,还是光明正大,就凭这些作为,依我看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
  魏律清吸了口烟,思索片刻幽深道:“你眼里没有竞争,没有利益对立,那所有人就都是你同盟。”他稍微停顿又感叹:“虽千万人吾往矣!她就是做到了这两点。”
  
  魏律清掐灭烟头问了句魏斌看似无关话,他说:“魏斌我问你,知道中国人对夫人称之为太太一词由来吗?”。
  魏斌看了眼父亲,说道:“出处应来源于,周朝周氏由古工亶父到季历文王三代皆取了三位分别叫太姜,太任,姒太贤妃良母来助兴周氏,并且孕育了周武,文王两位贤明君主,开创了后来周氏七八百年宗室王朝,所以后世人称别人妻子为太太就是由周氏有三位太字辈贤妻良母而来。”。
  魏律清点头道:“所以贤良,人才从哪里来?是母亲教化而来。”。
  魏斌可以说是和父亲思维无限接近,马上就明白了魏律清叫他回来意思,他说:“您是想……?”。
  魏律清点头:“我们魏家这代就出了你一个,魏恒三十了他什么时候才能是你的助力?下代承传又在哪里?可现在局面是,魏恒逼那孩子锋芒大露,矛盾就是现今魏恒的情况她不露又不行,露了就势必会对魏恒造成些压制,如果男人觉得个女人太厉害了就很难把他当做个纯粹女人来看待,爱恋之心更无从谈起。”魏律清稍停顿又道:“我还有一些担心就是魏恒恐怕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魏斌愣,很久才说出句说:“您是担心魏恒在扮猪吃老虎?”。
  魏律清瞥了他眼道:“你以为魏恒他是个省油灯吗?”。
  父子两都沉默下来,魏斌后来宽慰魏律清说:“爸,其实这种事,我们也操不上什么心,魏恒不是个牛不喝水强按头性子,看方家那孩子是个有谋虑,不计较一朝得失的人,他俩到说不定真挺配。”。
  魏律清深沉看着魏斌,半天没说话,魏斌升起些紧张回想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过了会魏律清却忽然站了起来,背着手走到窗前,来回溜达了几步,魏斌这才知道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是魏律清心里有难断绝事情。。
  魏律清后来停了下来,望着魏斌问:“魏斌,你说我是不是对魏恒太纵容了?”
  
  魏斌又岂能不明白父亲意思,只是有些话他不方便直接说出来,也不能亲自去做,哪怕是父子之间,这世间往往有时候越是亲密人有些事还越不好捅破,因为家不是个说理的地方,而是个讲情的地方,魏斌朝魏律清笑道:“爸,这事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魏律清微点头:“你是长兄,长兄如父,把魏恒看好了。”
  父子两人谈话就此结束,绕来绕去,似乎也没把话说得清楚明白,但魏斌就知道怎么去做了。
  
  从此以后魏恒身边就布满了各种相当隐秘眼线,用来干什么呐,用来掌控魏恒私生活,预防他身边再出现不该出现女性,这事其实相当不人道,所以魏律清才会如此为难难以下决断,他这人一生严谨,在子女问题上直采取都是顺势无为而无不为管教方式,首先以身作则,基本不打骂,让子女自省多,但他这次所处立场是以个家族延续为出发点,可以说是第一次如此出手干涉子女私生活。。
  但魏斌也知道,魏律清还不能自己出手,他出手,他和魏恒之间就没有点缓冲余地,魏恒反弹会更厉害,所以只有他来,而他来他也不能做太明显,人就是这样越是不让他干什么他还非要去干什么,其中稍微操作不好就会适得其反,而魏律清能把这事交给他来做,也不是想要这个结果,所以魏斌也只能是很隐秘进行,所以这事他干也挺难,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这些当然都是后话了。。
  方文秀不知道魏家父子场谈话,但同样明白锋芒毕露下场并不好,也懂得慎始善终的道理,任何事情它有始必有终,开始要很慎重,结束要善终,最后结果会很好,始要慎,结果才会善,所以把孙老请了来,有些话不方便说只有借助他人之口,魏恒还差了眼界和思想高度,但是再也不能直接提点他了,因为他们位置变了,他是她的老板势就要比她大,她一定要尊重他,凡事不仅要让他三分,还要烘托他的势,这样才能给自己留下余地。这世间事情就是这样,虽然理论上两点之间直线是最短距离,但是要真那么走却是走不过去,这里面真相是首先要有曲才能有真正的直。
  因为这个原因,在三天后整个公司工资终于发下去,公司情势趋于稳定后,魏恒把刘经理叫来,他们那场至关重要谈话并没有参加。。
  这天那场让两个人成了生宾主关系,影响了他们生谈话,魏恒是以句问话开始,他首先问面目平常穿着也简单,坐姿很恭敬刘经理句话:“刘经理,我想请问对现今一家企业人事是怎么理解和看待?”。
  他们二人原本本是很熟悉,但熟悉程度就是魏恒会经常拍着人家肩膀说:“老刘啊……”这类熟悉。。
  老刘本名叫刘时忠,有多年职场经验,是魏恒从外省挖过来人,他对魏恒态度就是,对有几分尊重就再加上三分回报几分忠诚,至于魏恒原来对他有几分尊重他其实心里很清楚,只是今天魏恒不再拍着肩膀叫他老刘了,但他却是知道了这里面是真有几分真心了,于是他也说了实话,他说:“以我看来,讲实在话,现如今很多企业都把原来人事部改名称叫人力资源部,我却觉得这样是不对,首先人不是资源,因为资源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个性和价值怎么能把人当成一种资源?。
  再者,人事,人事,就是指人事,人事部管不应该是人,而是事,人是管不了,因为人有思维,有情绪,可以管事但是管不了人思想和情绪,所以人事部说白了是管事部门而不是管人。”
  魏恒听出了点味道,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说:“接着说。”
  刘经理笑着问他:“不知道魏总还想听什么?”
  魏恒愣了下说:“如果,将来你是这家公司人事部部长,对整个公司人事布局有什么展望?”
  刘经理手放胸前,先缓了缓再开口道:“展望不好说,但是以这些年职场经验,可以把人事归结成八个字::进退,二:奖罚,三:教养,四:老死。
  魏恒马上接下去:“具体说说。”
  刘经理侃侃而谈道:“进退就是流动,有进来才有出去,人事流动太高太低都不好不好。流动率太高这个显而易见不利之处,我们就不用说了,而流动率太低,则没有新鲜血液进来对固有制度成果造成刺激变化,不变就是停滞,一家企业一旦停滞那是很危险。
  奖罚:分为奖和罚两部分,同样功劳先奖职位低再奖励职位高,要罚先罚上面,要奖先奖励下面。这里面分别魏总是个聪明人,不用多说。
  而教养:认为是重中之重,同样分为教和养两部分,教是把员工招进来,那就要对他负责任,教导指点他,让他真正成长,讲实在话,现在年轻人刚刚从学校出来,他能懂什么呐?作为家有责任感企业,同时也要有育人责任社会责任感,这同时也是公司对自己干部培养和储备,这是基层。
  而中高层干部,认为作为一家致力要长远发展的企业,要多给干部些深造机会,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知识更新太快,原有所学的东西可能几年就会跟不上步子,个人要不断充电才能有长足发展,要不然很快就会把他用尽,所谓,用人不能用尽,做事不能做绝,讲话不能讲满,就是这个道理。而养就是要给他合适待遇和工作环境,这里面又牵扯到个是否同工同酬问题,个人认为不同工同酬是个比较好选择,因为个刚出社会年轻人,他因为没有成家所以负担不重,而他这个时候对企业贡献也是有限,反而是企业要花人力物力给他机会成长,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薪资定不能和老人薪资样,而是应该把他们和工作经验多人区分开来,实际上一家企业薪资结构代表了这个企业用人精神。
  最后就是老死:人,老到定时候定会死,老了以后他有良好退休待遇,他能展望到个安定无忧生活环境环境,他才会在这里安心做下去,才能够留得住真正有经验人。
  
  还有就是不定老才会死,有时候工伤事故很年轻也会死,这个时候怎么办,不得不说句:做给死人的事情,其实是做给活人看的。”
  刘经理畅快淋漓段话讲完,嘴边泛起层白沫,而魏恒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沉默良久,静静思索,后来他站起来亲自给刘经理倒了杯水递给他,刘经理接过来慢慢喝了,魏恒站在他旁边半天没说话,他看着眼前这个不打眼人,想起方文秀这几天作为,感触良多。
  
  魏恒站在他面前半天没吭声,然后他忽然长叹声道:“老刘,今天受教了,以前不好的地方多担待。”。
  刘时忠惊,道:“魏总不要这样说。”
  魏恒向他伸出手道:“老刘,现在我郑重邀请你来担任公司总部人事部长一职,希望你能加入。”
  刘时忠看着面前的手犹豫了半晌,魏恒一直坚定站在那里,不进不退等着他,最后他站起来郑重伸手和魏恒相握:“荣幸之至。”两人相对而立,相互笑。
  刘时忠转天就过来上班,来了就立刻接手了钟伟手上工作,立马大张旗鼓开始招人,他也带了自己班底过来,公司原来袖手旁观人,要做事他也用,而且来者不拒,通通欢迎,要还是袖手旁观也随,反正我自己也可以做,就是等做完了就是你走人的时候了,自己看着办。他这种态度如给原来死气沉沉公司忽然注入了剂强心剂,整个公司活了起来。
 
  于此同时魏恒也忙碌了起来,四处找猎头公司到处挖人,整天东奔西跑,每次去看人必带上方文秀,她点头了,就是再大代价他也要把人挖过来,挖人也是很讲究,有本事人,很多时候不是有钱给待遇高人家就会过来,但这里面也不是没有变通,是人就生活在个社会群体里,要面对各种各样需求,几乎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难处,魏恒便利就在于他身后有个非常有权势家庭,他可以用特权解决很多事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将近一个月,公司各个部门部长基本全部到位,下面各部门所缺的人,也在刘时忠运作下基本补充完成,破碎的河山收拾完毕,只等一次高层见面会议就可以放人出去,开疆拓土了,魏恒浑身干劲十足,几乎觉得每天都在打仗,让他热血沸腾,从来没有觉得生活这么精彩过。
  
  在这个月当中发生了两件值得提事情,件是,魏恒把自己秘书下放了,放到下面个楼盘做了个销售经理,明升实降,说魏恒对周文堪完全不在意那也不太可能,他现在就不太愿意用周文堪在的时候的老人。
  魏恒缺了秘书,消息放出去,至少有上百人来应聘,零八年正是房地产行业热时候,很多人都愿意往这个行业里钻,应聘者中环肥燕瘦,高学历,高文凭大把人,可百十来个人中,刘时忠却只给魏恒送来了一个,而且还是一位年过四旬,毫无风情,干瘦干瘦的中年妇女,这个人打扮的跟这个时代脱节的家庭妇女一样,虽然那身白衬衫和灰色长裤看起来很朴素整洁,但是也跟这个公司氛围太不搭调了不是,并且更妙是,刘时忠就送来了这一个,没有之二,让魏恒连个后备预选都没有。
  魏恒很欣赏刘时忠这个人,但和他气场可能不太合,也不好直接去找他,毕竟人是他自己提上来了,也是他自己把权利下放给人家,于是他就去找方文秀抱怨,他也是懂得了迂回之道了,他不自己去说,让方文秀去跟刘时忠说,他也不想得罪人。。
  当时方文秀把那人档案调来看了看,立刻就明白了刘时忠用意,这个人,是家破了产有企业职工,有十多年秘书经验,其实真正是个人才,只是魏恒不明白罢了,她对魏恒说:“魏总也不用急,这个事吧,确实如今秘书都是老板的门面,形象确实说不过去,年纪也挺大了。”
  
  魏恒马上说:“就是嘛,来个客户一谈事,出来一大妈,多不好。”
  方文秀笑着说:“我看这事也不用惊动刘部长,不是有个试用期吗,先用着,到时候说不合适再换,有个说法,也不得罪人。”。
  魏恒想想也是,也就走了,而这个人魏恒用了只一周就没话说了,这位他口里的大妈,三天就摸准他的喜好,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应该怎么摆他用起来方便,一点都不会错,他喜欢喝什么,什么时候要喝,完全不用说马上就揣摩出来,而且这人话绝对不多,但也不是不说,偶尔说点,魏恒当时不觉得,过后一想他却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知道,于是魏恒慢慢琢磨出里面道道来,对刘时忠就更加依仗,也开始学会尊重身边人。
  而魏恒去找方文秀这件事,刘时忠不会不知道,这是方文秀对他做第一个姿态,送给他第一个人情,但刘时忠每次见了依然是不冷不热,见面客气打个招呼就完事了,方文秀却也不急,既不主动攀谈也对他并不过分热情。
  第二件事就是,孙老头在那天拜访过他后,果真在一个星期以后,溜溜达达来公司了,他到魏恒办公室,两人关起门来闹腾半天,孙老头逼着魏恒签份顾问合同,年薪好几十万,顾问费另外算,还不每天来坐班,人家只答应每天来上一天班还是给你面子。
  魏恒当然是不干,顾问这东西他见得多了,多是干耍嘴皮子事,事不干姿态还高,他不是那种个性的人,看不上那类人,他本意是要找回第二个方文秀,或者是比方文秀更有本事人,因为他也看出来方文秀太年轻了,恐怕有点镇不住场子,本来是给孙老头留了个副总的位置的。
  
  于是两人开始在办公室里扯皮,扯到最后魏恒急眼,威胁孙老头,他要是不来,就真让他哥带人去拔了他菜园子,看他再怎么弄他田园乐趣。
  孙老头才不怕他,对他说:拔了菜园子,就天天来这溜达,烦死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魏恒头疼要掀桌,他没想到孙老头这么为老不尊,他知道这人是真有本事要不然方文秀也不能这么郑重去请他,可他现在怎么弄成鸡肋了,丢之可惜,留吧又憋气,其实魏恒没有自己反省,他开始对孙老头态度就不对,玩笑着对人家,人家也就玩笑着对了,但这其实也是无可无不可的事,世间千万种相处之道,孙老头肯陪着他玩,那也是人家觉得他值得玩才跟他玩。
  
  他们闹得不可开交,魏恒气得脸红脖子粗,孙老头陪着他瞪眼睛,抻脖子,动静越来越大,最后外面那个叫王瑛秘书,偷偷跑去找了方文秀。
  方文秀得到消息,连声感谢王秘书,心急火燎赶了去,推门进去,两人正跟斗鸡眼样互相瞪着。
  方文秀进去什么也没说,拿了桌上孙老头起草合同看了看,然后对魏恒说:“魏总,能借步说两句话吗?”。
  魏恒出来,憋着气不说话,方文秀对他说:“用人之道在于甘心情愿,与其勉强把他放在个他不喜欢位置上天天应付,不如随了他心愿他倒是可以给出百分之百力气。有两个成语叫,尽力而为和全力以赴这里面区别我想魏总肯定比我明白。再者想想,他今天为什么能来?他真怕你把他菜园子毁了?你觉得他缺钱吗?他是比我们都看的明白,知道自己该在什么位置上。”方文秀说完就闭嘴,看着魏恒再不多话。
  魏恒低头看着脚下,最后又来回溜达了几步,忽然抬头,血色已经从脸上退干净,刚才脸红脖子粗样子全不见了,他目不转睛看了方文秀半天,一句话也没说,然后转身推门进去,二话不说拿起签字笔,刷刷两笔在合同上签了名,孙老头笑眯眯一脸得意,收起合同往口袋里装,溜溜达达出来,和方文秀对笑下,也是什么都不说,走了。
  公司定在中秋节过后开个高层见面会议,这次会议是公司重建起来以后第一个高层会议,魏恒踌躇满志,摩拳擦掌打算大干番,会议定在中秋节过后第天也有他用意,人们经过个假期得到充分休息,精神最是饱满时候斗志最强,他可以在此时充分煽动起个人斗志,把自己精神传达下去。
  方文秀观魏恒这几天气色,接到通知以后给孙老头打了个电话,然后这天孙老头就又来公司了,他选在下午时候,抱着杯茶溜溜达达进了魏恒办公室,魏恒抬头看了他眼,没搭理他。
  孙老头也不在意,晃到他跟前笑眯眯说:“魏总忙呐?”
  魏恒抬头没好气说:“干嘛?”他还有气着,这老头每周来上天班还要了个大办公室,简直是浪费资源。。
  孙老头呵呵笑说:“听说魏总过完节要开会?”
  魏恒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他道:“是,你有什么指教?”
  孙老头微微笑:“我送魏总句话怎么样?”
  魏恒瞪着他不吭声,孙老头揭开杯盖,喝了口茶慢悠悠说:“德本财末!”
  
  魏恒皱眉:“什么意思?”
  孙老头盖上杯子盖,转身慢慢往外溜达大声感叹:“德本财末啊!”
  孙老头矮墩墩背影消失在门口,魏恒恨不得上去把他揪回来,可那股气头过去了,他开始沉思,老孙为什么先跟他说开会,然后再扔给他这句话?魏恒不傻,想到老孙这是在提点他,他弄了张纸在上面写下德本财末这几个字写下来盯着看,他不得不承认老孙来这手确实让他想到了什么,但因为下子想到太多,思绪反而乱了让他下子难以理出个头绪来。
  魏恒抓起那张纸跑去方文秀办公室,却被小胖秘书告诉他方文秀已经下班走了,第二天就放假了,人心这时候早跑飞了,不少部门经理,有那个权力都找借口早早走了,这是中国人的习惯,魏恒也没太在意。
  第二天就是中秋,魏恒也不好这个时候打电话去骚扰方文秀,第二天他回家过节,看见自己老子,自然而然就拿这个问题请教了魏律清。。
第二十三章
    魏家的大家长节假日也是很忙的,他要参加各种团拜,各种上下属关系要走动,魏恒中秋之夜在家等着他爸等到半夜。。
  魏律清进家门时候已经疲惫,而魏恒从小在家里放肆惯了,回家就缩小了几岁,不太会看人脸色,看见老爷子进门没说问候声倒是很激动说:“爸,可算回来了,我有事要问你。”
  
  一家人其实都在等着魏律清,魏母想说魏恒几句,被魏律清个眼神制止了,对魏恒说:“到书房去说吧。”。
  爷俩去了书房,刚坐稳魏母就端了碗稀饭进来,让老伴吃点垫垫肚子,魏恒这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他爸爸累了,在外面忙活到半夜,晚饭可能连汤水都没进。
  魏律清靠进沙发里,慢慢用调羹吃着稀饭,魏恒坐在他侧面,在台灯下清晰看见父亲鬓角斑白头发,心里忽然难受了,他好像第次发现自己爸爸老了,那么瞬间,魏恒自己都不知道他眼圈红了,他看了他爸爸会说:“爸,您吃了就去休息吧,明天再跟说事。”
  
  魏律清微微愣,扭头看了眼魏恒,笑了笑道:“说吧,吃了也不会马上就去睡。”
  
  魏恒直安静坐在那里等着魏律清吃完了,擦了嘴,净了手才说:“爸,今天有人跟说了句德本财末话,没琢磨明白。”
  魏律清看了他眼说:“哦?把前后情况说下,就单说这句,也不知道怎么跟说。”
  魏恒这回老实把孙老头跟他说这话情景详细描述了便,但就是不提方文秀这个人。
  
  魏律清也不追问他其他,听完以后手撑着额头静默思索,良久后,他转头看向魏恒,然后对他说:“魏恒,只能告诉,跟说这个话人,这是个很富有责任感,并且极具人文关怀人。”
  
  魏恒不明白看着魏律清问他:“为什么?”
  魏律清问他:“懂什么是留白吗?”
  魏恒也懂也不懂,他只知道留白是画种作画手法,魏律清告诉他:“这个人这样只给说这句,就是给留下了巨大留白,他懂得,他说,那是他观点,不是自己,而且听了他,就会被他牵制,就会跟着他跑,那作为个老板,自主性在哪里?他给留下留白就是要让自己悟,自己悟出来东西,才真正是自己思想,那么这种情况说还应不应该告诉些什么?”
  魏恒望着自己父亲,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魏律清淡淡笑说:“魏恒只能提醒点,做企业要以人为中心,孙子兵法始计篇里,开篇就讲决定战争胜负五个因素中,第个就是,发动战争正义性和君心,民心向背。
  魏恒我问你,现在人们都喜欢说商场如战场,你自己是不是这样认为呐?”
  
  魏律清说完就站起来,背着手溜达出去了,他同样也给魏恒留下了大片留白,既是告诉了他些东西,但样没有给他明确答案。
  魏恒个中秋节在家里就抱着本孙子兵法看,吃饭睡觉都抱着,全家人都笑他,他二十岁侄儿骂他是神经病,他反倒把人家鄙视了顿。
  侄儿也同样鄙视他:“我十五岁时候就已经在看孙子兵法了。”
  魏恒横着眼睛说:“十五岁看了有屁用,悟出什么道道了吗?”
  侄儿更是不服气:“怎么知道没有悟出来?”
  魏恒说:“悟出来了,还在这跟争?”。
  侄儿愣,也回来句:“你悟出来了还怕我说你几句?”
  于是两人同时愣住,魏母上前人给了他们个脑嘣子,笑骂道:“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天飞,都一边去。”。
  两人互相瞪了眼,各自散开,叔侄两互相鄙视了几天谁也不让谁,热闹了好几天。
  
  不管魏恒这几天抱着孙子兵法有什么收获,但他中秋回来第次高层会议上,上来就说:“这位同仁,很荣幸和各位容聚堂,不敢称自己是各位领导,只能说暂时充当个召集者,那么作为个召集者,来说两句使大家荣聚在起感言。”
  魏恒开篇以后就流畅说了下去:“我们做企业,认为不管事业做多成功,摊子铺再大,都要有个根本出发点,这个出发点就是们这家企业,它存在有什么价值,我们能为社会大众做出什么样贡献,我们应该具有种怎样社会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个人认为家企业只有有了这种基本观念,我们小到个人大到企业才能在这世上有点真正立锥之地。”
  
  魏恒铿锵有力极富演说魅力段话说完,一直低着头坐在他右手边方文秀不用听下面就已经知道,如果个多月前魏恒还是个草莽英雄的话,那他现在就已经是个有目标,有方向,也具备些谋虑起义军首领了,抬头扫了眼全场,这里面大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半路来到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归宿感,有点像个团伙因利益在起谋事,干完了分赃完了就撤意思,但现在这些人脸上神态完全就不样了,做件事之前,**高度和目标其实开始就决定了最终走向,这也是慎始善终道理。
  方文秀和孙老头目光对在起,老头眯着眼睛笑,副又满意又狡猾样子,方文秀偷着乐了下。
  魏恒最后提出了个明确目标:“我们要做让全中国人民,住起来最有安全感,最有合理价值房子。”。1
  这句话后来成了他企业标志和宣传用语对整个企业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他最后还说:“我们虽然追求是个利字但是作为个有责任企业人,我却认为远不能把它作为最终追求和目标,我始终认为企业重心,应该是以人为本,因为无论多么高尚事业都是由人来完成,以人为本是对们对个人追求和自价值种最高关怀和尊重!”
  魏恒话音落下,获得了巨大掌声,种踌躇满志激昂浮现在他脸上,但他并没有表现很夸浮,而是,静等掌声落下后,非常郑重摊手指向坐离他老远孙老头,对大家说:“给大家郑重介绍两个人,这位是孙老,们公司以后顾问,这位是方副总,两位可以说一位是良师,一位是我的益友,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我魏恒摔了个跟头,公司能重新组建起来,离不开这两位鼎力相帮。”
  
  方文秀撑着额头,头黑线,往后缩了下,心里感叹:这个魏恒还是差了点火候啊!这不是明显在给拉仇恨吗?。
  孙老头在那边嘿嘿笑对所有人玩笑道:“所谓顾问,顾问,就是有顾虑就来问啊!”
  
  好多人笑了起来,孙老头说:“大家不要笑嘛,没说错啊,就是有顾虑才要问嘛,有了顾虑都不问,那什么时候问?”。
  他那个不正经样子逗笑了所有人,孙老头有点急了样子:“你们还笑,你!”孙老头指着方文秀:“就是你,你还好意思笑?”他转头对所有人说:“这个人啊,黄口小儿做了两家企业两个总,脸大的很,年纪轻轻不懂事理,你们随便蹂躏□。”。
  魏恒脸黑线坐下,魏律清提点让他对孙老头这人从心里生出了股敬意,他都正经把了,可没想到他还是这样。。
  孙老头说完了,魏恒坐下了,方文秀这才坐正了也没有站起来只是端正了坐姿,对所有人笑眯眯又很谦虚说:“各位同仁大家好,我大名叫方文秀,就像孙老说,本人年纪不大,承蒙魏总看起糊里糊涂坐上了这个位置,实在是像孙老说的一样黄口小儿一个,愧不敢当,欢迎大家随时来□。”
  方文秀这种半是开玩笑态度和语气,在这种场合里说出来,没有人太在意,因为前面很严肃气氛已经被孙老头彻底搅和了,可是这话说了,也不是等于没说,有经验人都会明白在这种场合用这种口气说这种话,其实是最好方式。
  接下来各位部长部门经理开始互相介绍,这种很轻松不太严肃氛围就直持续了下去,整个会议有了个严肃激昂开头,却在气氛轻松中结束了,和魏恒预想点都不样,他想到了也掌控到了开头,却没有控制到最后。
  事后魏恒也想了下,或许完全严肃激昂也不好,有严肃有轻松可能才是事物本来真相,他也终于开始从阴阳两个方面来考虑问题了,虽然他根本就不知道阴阳之谓道这句话。
 
  散会以后各部门经理都没散去,他们有就在同个行业里,互相之间都认识或有耳闻,大部分都留了下来在互通有无,但没有人主动接近方文秀,方文秀当然也不能主动凑上去,低头收拾了东西准备走,被魏恒叫住了。
  魏恒也在往外走,对她说:“跟我来下,帮我挑个人。”
  这个时候其实魏恒越是倚重她,对她越是不利,但这话方文秀又不能直接对魏恒说,犹豫了下还是跟着魏恒走了。。
  魏恒叫方文秀来其实是要选助理,他身边这个位置更是重要,应聘人更多,人事部为了慎重起见,也是为了配合他的行程,最近才从众多应聘者中选了三个给他送过来。
 
  两人起往魏恒办公室走,魏恒对方文秀说:“看来看去,其实觉得你那个助理,叫钟伟的最好。”。
  方文秀笑:“魏总看上了吗?那就调过去用好了。”
  魏恒赶紧摇头:“好是好,怕调过来用不动。”
  方文秀笑笑没说话,说什么都不合适,说了就牵扯到个忠诚度问题,所以只能什么都不说,让魏恒自己去体会。。
  走到魏恒办公室里,魏恒对方文秀说:“有三个人,你帮我挑挑。”。
  方文秀笑说:“我又不是神人,看就知道哪个合适,魏总把他们叫进来,聊两句试试不是就知道了?”。
  魏恒说:“就是这个意思,你在旁边坐着,给参谋参谋。”
  方文秀不好说什么,果真就拉了把椅子,在魏恒办公桌旁边坐下。
  第一个进来人是个长得也非常精神个小伙子,魏恒翻着他简历,简历写非常之精彩,看完了也递给方文秀看了看,方文秀接过去,却没看,在小伙子身上扫了眼,就把头低了下去。
  
  旁边魏恒就问在对面坐下小伙:“欢迎来们公司应聘啊,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应聘这个岗位。”
  小伙子穿着休闲西装,窄腿裤,搭着二郎腿张口就来:“老总,你好,我是看见报纸上招聘广告所以过来,想问问老总这个岗位工资待遇是怎样?”
  魏恒似乎一愣,然后说:“待遇不用担心,我们这里至少不会比同行业差。”
  
  小伙子又接着问:“老总,我住地方比较远,不知道公司有没有车补?”
  
  魏恒又是愣说:“这个你放心,公司应有待遇这里都不差。”
  小伙子又接着问:“那三险一金有没有。”
  连方文秀都捂着嘴笑了下,难得魏恒还很有耐心喝了口水说:“这个都有。”
  
  没有想到这小伙子还敢问:“那有没有餐补?”
  魏恒把这人赶了出去,余怒未消,再进来这人就比较倒霉了,这第二个也是个小伙,穿着比较朴实,套正规黑色西装打着红领带,看着有点土,留着个板寸头,憨憨面孔,方文秀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身上看出股军人气质,他走路板眼,坐下之后双手放在膝前,腰背笔直。
  
  方文秀特意把他简历拿过来看了看,发现是个名牌大学应届毕业生。
  
  魏恒问他:“你为什么应聘这个岗位?”他还怒着脸阴着,口气很不好。
  
  不想坐在对面小伙却不卑不亢说:“魏总好,我本来是最先是在报纸上看见贵公司招聘广告,后来又在各大招聘网站上都看见公司招人信息,就想公司应该是个资历深厚,财政也很充足各方面都应该相当完善大公司,然后就在网上找了公司资料来研究,发现果然如所想,公司涉足房地产多年,在这行业资历深厚,同时也了解到魏总您在和样年纪里就出来创业,并且把事业做如此规模,想您定是年轻有为很有魄力人,如果能跟在您身边学习定能展长才,对今后人生有极大帮助和提升。”
  小伙一番话说完,先把魏恒说心里很受用,怒气消去不少,但有了前面经验,他又问他:“对薪资待遇有什么要求吗?”。
  小伙回答非常妙,让方文秀都对他生出几分刮目相看来,他说:“我不担心薪资待遇问题,我想以魏总只要干好,您是不会亏待我的。”
  方文秀心里赞赏了声,知道这就行了,下面都不用再问了。
 
  果然下面魏恒就简单问了几句他情况,把他打发出去了,他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下面个似乎都没有见必要了,但他还是把最后个叫了进来,没想到最后个却是个漂亮姑娘,简历也是相当精彩,还有多年工作经验,谈话下来也是个滴水不漏人,职场,社会经验都相当丰富。
 
  这就让魏恒有些为难了,说实在,他是挺喜欢第二个年轻人,但最后这个似乎更加符合他自己心意,如果是以前他都不用考虑肯定是选最后个,但是现在他考虑问题没有那么简单了,征求了下方文秀意思。
  魏恒问方文秀:“你看哪个更合适?”。
  方文秀却是不能直接给他答案,把话又推了回去:“魏总自己觉得哪个更合适呐?”
  
  魏恒说:“我看第二个挺好,但是少了工作经验,第三个吧倒是哪里都合适就是看简历虽然漂亮,可跳槽次数可是不少。”。d
  方文秀笑着问他:“那魏总觉得是有经验但是跳槽次数多好,还是没经验但是有潜力好呐?”
  魏恒拿着他们简历,左右看了看,想了想,突然抬头狡猾笑了笑对说:“那你跟我说说,是哪个比较好?”。
  方文秀想笑,但到底是憋着没笑出来,魏恒学的可快,这种推脱拉,打太极说话方式被他看了出来,于是方文秀只好说:“打这么个比方吧,两个人同时开车从同个出发点出发,目地也是同个地方,但是路上碰见堵车,一个就老老实实跟着车队走走停停,一个就钻来钻去,见缝就插针,拐来拐去,会快,会慢,说两个人是谁会先到达目地?”
  魏恒想了下说:“可能差不多,前后有距离,但是时间不会差很多。”
  方文秀说:“这就是了,不是说喜欢跳槽就不好,对他个人来说,谁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生活方式,至于好不好,他自己承担后果罢了。”
  方文秀最后从魏恒办公室出来,还是没有明确给他个答案,而魏恒最后为自己选了第二个年轻人通知他第二天来上班。
  至于方文秀,出去以后又琢磨了下,刘时忠选了这么三个人来给魏恒,怕是有些用意,这三个人中他真正觉得合适是谁,怕是他心里早就有了计较,但是他不能直接说,所以选了另外两个来烘托,这点就比较微妙了,就是不知道魏恒什么时候能看出这里面文章来。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13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56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Rank: 2Rank: 2

91UID
390242  
精华
帖子
25 
财富
566  
积分
24  
在线时间
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8 
最后登录
2014-9-23 
爱无恒久,唯思永恒。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12317  
精华
帖子
215 
财富
3162  
积分
486  
在线时间
660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21 
最后登录
2018-6-4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