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5 | 浏览:46310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还债》 作者:绕梁三日(正文完)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368234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937  
积分
61  
在线时间
4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3 
最后登录
2014-10-22 
好看。。。。天天等。。。。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56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0666  
精华
帖子
351 
财富
2809  
积分
358  
在线时间
3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4-9-24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56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13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850666  
精华
帖子
351 
财富
2809  
积分
358  
在线时间
311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4 
最后登录
2014-9-2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0695  
精华
帖子
421 
财富
2845  
积分
472  
在线时间
1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1 
最后登录
2017-4-14 
第二十章


  魏恒一把抓住要往回走的方文秀,他已经意识到这场对话对他来说可能非常重要,但他还没有准备好,因为这里面有些东西他没看懂,还要琢磨琢磨。

  方文秀低头看了看被抓住的手臂,也想了想然后说:“好吧,我们先回去。”这场谈话最好还是由魏恒来做主导最合适。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魏恒闷头开车,半天没话,后来他说:“我看这人,推拉扯皮有一手,可也太肉了,连开除一个小职员的责任都怕担,也不见得多好。”

  方文秀笑,就是等着他开这个口,她问他:“你说他推拉扯皮,但是你向他下命令的时候,他有没有跟推拉扯皮?”

  魏恒想了想,摇头:“没有。”他又说:“你说说这里面有什么道道?”

  于是方文秀接着说:“你有没有发现今天我们偷听到的这段对话,刘经理并没有出卖你,甚至连提都没提到你,这件事其实他可以很简单的解决掉,直接对那个小姑娘说一句:你走吧,因为大老板看你不顺眼,或者再叫来下面的主管干脆把问题丢给他解决,他什么都不要做。一句话就完事,但你想想他如果用这两种方法来处理,最后造成的结果你喜不喜欢?”

  方文秀说:“你不要小看一个小人物的恨意,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总有时运不济的时候,说不清就在哪里翻船,也不要随意轻视一个人,自古就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典故,所以不要轻易与人结仇,其实好聚不如好散。”方文秀把“好聚不如好散”加重了语气,借机提醒了魏恒一句,魏恒没吭声,若有所思,他是听进去了。

  方文秀又接着说:“这个人,对你不合理的要求也答应了下来,这是首先对你的尊重,因为你是老板,他平白就要让你三分,面子要给你,但如果他接下来直接就叫人来一句话把人开掉,那么这个人,不是盲从也是没有良心更谈不上责任感,他亲自把人叫过来推拉扯皮半天让那个人自己把辞职说出来,这就比较妙了,他即保留了员工最后的尊严,也没有损害公司和你个人的形象,这是他对年轻人的爱护,也是对你对整个公司负责,这就叫圆通。

  魏恒想了一下又说:“他是搞销售的,把他弄来管人事有点不合适吧?”

  方文秀说:“我倒是认为一个会搞销售的人,首先擅长的就是要会用人,一个人,个人能力就是再大那也是有限的?他能一的个人把整个楼盘都卖出去吗?所谓善战者不武,他要有识人之能,把最合适人安排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并且能充分调动他所安排人,决胜于千里之外就是这么回事,而现在你最缺的是人事部长,还有,一家企业,我始终认为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人。”

  魏恒越听越有精神,又问方文秀:“那你是怎么知道从我底下销售点能找出这样的人来?”

  方文秀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种人他生而具有种气场,看似大大咧咧,毫无章法,还行事鲁莽,但是他的身边却总能莫名其妙聚集些人才,因为这种人生来身上具备有仁义的品格,古往今来经常上演的规律。”

  魏恒撇撇嘴,不知道方文秀是在夸他还是损他,而方文秀也不再注意他的反应,莫名其妙觉得有些累,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四年多前,她以十九岁之龄独立支撑起家业,当时父亲早亡,母亲不理事,弟弟年幼,她为华山建筑殚尽竭力,却从没觉得累过,但今天她说了几句话却觉得累了。

  车外景物飞逝,方文秀轻轻把额头抵上车窗,缓缓闭上眼睛,她原本是个悟道人,用出世心做入世事,所以得心应手,但如今因为一个人心里牵出一缕情愫,静心染微尘,所以她觉得累了。

  回到公司,这里又是一个头疼局面,庄锦蓉一脸怒容的坐在方文秀的新办公室里,看见方文秀进来就跟欠了她两百万一样,一脸苦大仇深的等着秋后算账的样子。

  方文秀推门进去,眼看见庄锦蓉的脸色,脚下绊了一下,心生退意,最后又觉得这时候溜了也不是个事,于是往后仰着身子朝着走廊那头要进办公室的魏恒喊了一嗓子:“魏总,麻烦你来下。”

  方文秀心下打的主意是,有一个外人在场,庄锦蓉多少是要给她留几分面子的,所以把魏恒叫了过来。

  方文秀站在门口刻意等了片刻,很脸皮厚的和魏恒一起走了进去,庄锦蓉本来是憋了一肚子火,酝酿了半天准备等方文秀回来发一顿混帐气。

  结果看见两人一起进来,忽然就升起一种怒极反笑的效果来,庄锦蓉绷着脸,不吭声,方文秀摸摸鼻子说:“庄姨来了?”

  庄锦蓉有心想刺方文秀几句,但看见魏恒也在一边,只好鼻子里哼了一声没说话,方文秀一时也不好说什么,因为在现在的庄锦蓉看来,这有点嫁出去的姑娘胳膊肘往外拐的意思。

  好在魏恒是个知机的,看看两边脸色,到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走过去递给庄锦蓉:“庄……,庄阿姨,这大热天还让你跑一趟,来喝杯水降降火气。”魏恒本来是想叫庄锦蓉庄经理,最后脑子一转叫了声庄阿姨,他是个能伸能屈的,庄锦蓉现在摆明了是来要人的,他现在求着人家,讲理不如讲情来合适。

  庄锦蓉看着魏恒倒是给了他面子把杯子接了过去,不过嘴里却说:“呦!魏总可从来跟原来的方总论的是平辈交情,以前可一直叫庄经理,怎么?现在跟着文秀降辈分了?”

  魏恒被她一下说郁闷了,他怎么一下子就跟着方文秀就降了一辈了,深觉在职场上混的中年女人各个都不好惹,牙尖嘴利,他讨不到便宜,摸着鼻子退到一边,又暗自反省自己以前做人太失败了。

  庄锦蓉刺了一下魏恒,觉得出了一点气,心里稍微平和了一些,又转过去跟方文秀说:“我给你带了四个人过来,这四个人这几天的吃住就归你们管了,工资加班费也是你们的,你们不是算不出来帐吗,这几个人足够了,吕芬我带回去。”

  方文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能直接到华山建筑去要人,只能把吕芬叫来,用了围魏救赵这一招。

  看了魏恒一眼,魏恒立刻就反应了过来,马上搭上笑脸对庄锦蓉说:“太感谢庄姨了,您真是解危难的好人,您这是对我的恩义,我记住了。”

  魏恒弯了腰,他这人混了很多年基本不知道弯腰的滋味,现在他慢慢体会到这里面的微妙,其实并不难受,弯腰不等于低头,低头是把脖子都亮给了人家,生死都由人家掌控,毫无尊严,而弯腰却是丧失点尊严但不认输的两全做法。

  庄锦蓉看了魏恒一眼,心里有点受用,毕竟以魏恒能说出承她一份恩情,那也不是随便说说算了的,但转而看见一边的方文秀她心里又愁了起来。

  庄锦蓉站起来理了理衣服下摆,走到方文秀跟前,冷峻说了一句:“你跟我出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方文秀跟着庄锦蓉出去,两人到了走廊上庄锦蓉立刻就变了脸,一脸苦口婆心的说:“怎么的?你真把华山建筑当娘家了?要帮人,你也想想自己的立场吧,你对他真的有感情了?把感情都牵扯到工作上了,你要把自己搭进去吗?”

  方文秀深以为庄锦蓉是一个有生活智慧和高度的人,但两人的道显然不在同一条线上,所以考虑问题的立场和结果都不一样,而要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也不直接跟她解释而是问:“庄姨,吕芬跟了你有八年了吧?”

  庄锦蓉一愣,方文秀又接着说:“你现在敢放手给她,放心退下来吗?”

  方文秀只两句话就把庄锦蓉的思路带开,又说:“她到现在都不敢去考试,为什么?因为只要你在她身边一天,她就永远都觉得自己有依靠,永远觉得自己不行。”

  庄锦蓉脸色又一变,想反驳什么,但对上方文秀过于平静的目光,她沉静下来,开始思索,方文秀又说:“我是真的为了华山建筑的好,为了能培养出一个将来能接班的人,能真正把大后方交出去的人,才把吕芬调过来,她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推她一把,让她吃点苦头才能有一天能真正的独当一面。”

  庄锦蓉想了一下,终于叹一气:“你说得对,孩子是要放出去才能真正长大的。”她转而又看着里面的办公室若有所思的说:“这么看起来,倒不知道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方文秀一笑,没说话,里面魏恒看的见庄锦蓉的表情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被她弄的莫名其妙。

  后来庄锦蓉又回到办公室,当着魏恒的面给了方文秀一个电话号码,对她说:“你去找这个人,她原来在国企了干了一辈子财务,现在人家退休在家,也算是老前辈了,你们能不能把她请动,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方文秀收了电话,笑着对她说:“庄姨,真心谢谢你了。”

  庄锦蓉没说话,瞥了一边的魏恒,魏恒瞬间觉得他刚才说许诺出去的那句人情又重了几分,自己这会真把庄锦蓉当一回事了,特别陈恳的对她道谢,亲自给送了出去,让庄锦蓉心里又受用了一下。

  庄锦蓉走了以后,方文秀把电话又给了魏恒对他说:“这个人,魏总要亲自去请,真正的人才,你是招不来的,是要你自己真心去请回来的。”

  庄锦蓉送过来的四个人,老中青搭配,有圆滑老道的也有铿锵断绝的,精英全都送来了,几个人知道就是来帮忙,也不怕把人得罪了,风风火火干了起来,方文秀和魏恒一起下去转了一圈,整个财务室气氛紧张如同战场,吕芬从里面的办公室里出来和大家一起在大办公室办公,方文秀看了片刻终于放了心。

  晚上魏恒的办公室里一直亮着灯,下面人在为你卖命,你却是不能歇着的,哪怕隔着一层楼,你也要和他们在一起,实际上有时候你的作为,不要以为人家不知道,只要你做了,就没有什么别人能不知道的。

  隔着半条走廊,方文秀的办公室里也一直亮灯到半夜,魏恒坚守多久,她就要陪多久,两个人各居不同空间,一个抽烟抽得烟雾缭绕,魏恒一夜基本什么事情都没做,抽了不少烟,心思陷入沉静状态,想了很多,悟了很多,三十岁的时候真正开始走向静心明理的境界。而方文秀一夜沉思,房间里的白炽灯显得格外冷清,他们的开始就是如此而已。

  大老板陪着一起加班,财务部干劲十足,过了午夜魏恒打了个招呼大家才散去。

  午夜冷清的街头,方文秀步出办公大楼,冯坤立刻就把车子开了过来,不偏不斜的正好停在脚边,这么晚了他不用谁跟他说一声,只要方文秀用他,他就一定按时守着。

  魏恒正好把车子从地下车库开出来,看见了不由把车子停了下来,魏恒看看从车上下来给方文秀开车门的冯坤,又看看方文秀,这个场景忽然触动了他脑子里的一根弦,他发现这个场景他曾经在他父亲那里看见过,他父亲的司机,但凡后来有出息,全都是这样,只要他父亲一出现,一定把车停在最合适的位置。他父亲也从来不自己开车门,不会给他开车门的人,两次就会看不见了。

  魏恒不傻也不弱,只是他无论什么东西都得到的太容易了,太理所当然了,所以他是有脑子不用,横冲直撞的走到今天,他忽然有一种感悟,他还差的太远了,人原来还有这样一种活法,魏恒叫:“方文秀。”

  方文秀看过去,他又忽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方文秀等了他一下,接了他话说:“魏总家里有酒吗?”

  魏恒被她问的莫名其妙的说:“有啊,干嘛?你要吃宵夜啊?”

  方文秀笑笑说:“我不吃宵夜,宵夜那是给鬼吃的,魏总要是养生我劝你以后也别吃了。”

  魏恒说:“我一般不吃,那你问我有酒干嘛?”

  方文秀高深莫测的笑道:“魏总准备两箱酒吧,我们明天去请个高人回来。”说完方文秀又嘱咐了一句:“外面市面上买到的不行,要特供,我想魏总应该不缺。”

  方文秀跟魏恒打了个招呼先上车而去,魏恒坐在车里半天没动,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自从和方文秀联系上以后,他能预感到他将来要面临的局面是一个非常大的格局和高度,这让他很兴奋和自信起来,忽然觉得他的生活将不会一成不变而充满了挑战和乐趣,没有人教过他什么是高度和格局,而如今他自己慢慢的体会到了,前面那条路终于让他慢慢摸到了边际。

  魏恒笑了起来,一轰油门,性能良好的跑车咆哮着冲进无边夜色,他真正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13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985798  
精华
帖子
296 
财富
360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66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1-24 
最后登录
2013-3-1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56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