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83 | 浏览:40850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还债》 作者:绕梁三日(正文完)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还没更啊。

Rank: 1

91UID
494245  
精华
帖子
财富
236  
积分
5  
在线时间
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9-24 
最后登录
2015-3-19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761 
财富
340588  
积分
48344  
在线时间
26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2-15 
                                                            

第十五章

  吃了晚饭,魏恒跟着他爸去了书房,魏母跟着端了两杯茶进去,放下也不说什么,就出去了。
  

  魏律清没有和惯常一样坐在他那张办公桌后面居高临下的说话,而是和儿子一起坐到会客的沙发里,让魏恒觉得他爸今天有点不一样。

  

  半盏茶下去,魏律清看儿子今天格外沉得住气,心里满意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问:“说吧,怎么回事?”

  

  魏恒简明扼要的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但他没说是谁,也没把情形说的太清楚,环境含含糊糊的带过,只说在酒桌上碰见的一个朋友的朋友,光把那天和方文秀的对话倒是说清楚了。
  

  魏律清笑了一下,笑容高深莫测,他也不点破魏恒,从烟筒里抽出一颗烟来点上,魏恒看见他父亲那一笑,心里很清楚他爸知道他有些地方没说实话,但他脸皮很厚的坐在那里无动于衷,一点都不心虚。

  

  他们父子的关系很微妙,因为魏恒是老来子,又是小儿子从小对他多有放纵,不像老大要求的那么严格,魏恒在外面干什么他都知道,但孩子大了,多少有些面子要给他留,所以基本不干涉他,而魏恒也很清楚他干什么瞒不了他爸,但就是因为他爸不太干涉,所以他只在一定的范围内折腾,不敢超过那个度丢他爸的脸。

  

  他们之间是,你知道,我也知道你知道,但是我还要装着你不知道,而做老子的是,我知道,也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了,但我还是要装做不知道,这个很微妙。甚至可以说魏律清就是掌握了这一点,才让专横的有些跋扈的魏恒没有犯出大错来。

  

  魏律清慢慢的吸了两口烟,才对魏恒说:“他这是要你立志呐?”

  

  魏恒安静的坐在那里,眼里还是迷惑着,魏律清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还没明白,只好继续点拨他:“你要知道,一个**,他可以无能,但是他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不管下面怎么做,你只要带着他们照着那个方向走就好了。你看过西游记吧?你说唐僧有什么本是,但是他只说一句话就够了:徒弟们,向西!”

  

  魏恒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魏律清平时是个很威仪的人,只是这是他的幺儿,才难为他讲的这么深入浅出,魏恒也知道这一点,有点小得意,也就是他才敢在他老子面前这么放肆。
  

  魏律清没笑,弹了弹烟灰瞥了魏恒一眼,问他:“懂没懂?”

  魏恒说:“有点懂了,但我还要想一想。”

  “嗯。”魏律清点点头,能知道想就是好事,魏恒又问他:“那怎么才能把孙悟空找来呐?”
  

  魏律清端起茶来喝,笑道:“傻小子,还不明白吗?人家已经答应你了,要不人家问你求什么干什么?你求什么关人家什么事?”

  

  魏恒恍然,乐起来,魏律清又告诉他:“你去找他,态度诚恳一点,什么也不用说,这是个明白人,你要知道有时候没有目标就是最好的目标,只要有方向知道怎么去做就好了。”
  

  魏恒点头,受教而去,临去前狗腿的给他爸点了一根烟,魏律清笑着抽了他点的烟,把他轰走了。

  

  魏恒一走,魏律清关上门抽了一支烟,起身到书桌上拿起话筒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后魏律清说了一句:“去查查魏恒最近要找的副总是谁。”挂了电话他坐进椅子里,出神了一会。

  

  晚上魏母进来伺候他去休息,看见老伴还坐在那里不知道琢磨什么,问他:“怎么?魏恒在外面闯祸了?”

  

  魏律清一笑道:“你这个幺儿终于要长大了。”他感叹:“三十岁,是要立志了,本来怕他就这么一辈子浑浑噩噩的下去,现如今,”魏律清忽然一笑:“这小子命好啊,咱们魏家的大福报要来了。”

  

  魏母没听懂,笑问:“什么意思啊?”

  

  魏律清却不打算告诉她,高深莫测的一笑道:“走!睡觉去。”

  

  魏母难得看见他喜形于外的时候,笑骂了一句:“你这人,装的好玩吗?”
  

  周末这天方文秀早上按时到公司上班,因为每个周末她要和公司的高层开一个碰头会,总结上周的工作,对下一周的工作日程进行安排,所以周末这天反倒是她最忙的时候。
  

  这天方文秀到办公室屁股刚坐稳,茶还没来得及喝一口,钟伟忽然进来对她说:“方总,新宇的魏总来了。”

  

  方文秀端着茶杯子“哦?”了一声问他:“人呐?”

  

  钟伟脸色很古怪的说:“他没上来,在楼下各部门转呐。”

  

  方文秀一口茶卡在嗓子眼里,心想魏恒这是把华山建筑当他家的后花园呐,这脸皮厚的,她不动声色的把茶咽下去,面无表情的说:“别管他,让他逛去,跟他们也说一声,别搭理他。”
  

  钟伟出去打招呼,方文秀看了一眼大门,低头该干什么,干什么。

  

  魏恒一大早亲自到华山建筑来拜会方文秀,本想是体现一下自己的诚意,结果进了大门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脚下忽然一转去了一楼。

  

  一楼大行政办公室里,正是刚刚上班还没开始工作的缓冲时间,魏恒一脚踏进去鼻子里窜进一股包子味,容纳几十个人的办公室里人声嗡嗡,有人就大模大样的坐在座位上吃早餐,而且还不是一个。

  

  魏恒一路走过去,看见了种类繁多的外带早餐,当然还有杂堆聊天的,给花浇水的,来回瞎溜达抻筋骨的,干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正经工作的。

  

  魏恒觉得自己看不懂了,有点晕头的一路溜达着走过去,在茶水间门口又看见更精彩的,两漂亮姑娘在冲咖啡,顺便八卦公司的高管,内容似乎是方文秀的助力和某个叫何晓月的部门经理,顺便方文秀也在里面插了一脚,最后连赵正生也搅和了进去。

  

  魏恒在门口听的津津有味,一脸古怪,两姑娘聊得热火朝天,一扭头看见门口站了一帅哥,刚生出几分羞涩,就见帅哥一脸威严的看着她们,姑娘们看见方文秀可能都不会害怕,却被魏恒瞪的贴着墙根溜了。

  

  魏恒从一楼溜达上八楼,虽然一层比一层气氛要严肃一些,但大抵都是一个松散的基调,上了八楼心想这里应该正常一点,却在刚出楼梯间就差点和一个冒失的女的撞到一起。
  

  魏恒扶了一把从电梯里冲出来的女人,女人一身香奈儿的职业套装,手里抓着一杯星巴克的咖啡,波浪长发,中人之姿,站稳了,镇静的说了句:“谢谢。”一派干练的模样。
  

  魏恒很绅士的回了一声:“不客气。”

  

  女人站稳了看了魏恒一眼问他:“你怎么从楼梯间出来?”

  

  没等魏恒接话又说:“找人?”

  

  魏恒点点头:“是,我找你们方总。”

  

  女人上下仔细看了他两眼,然后一指前面:“直走,左转最底下那间办公室。”说完她就干脆的一转身哒哒的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走了。魏恒扶额,这是一家什么公司啊!
  

  魏恒找到方文秀办公室,外面的秘书室出来一个女的,见面就说:“魏总,你好,您直接进去吧,方总等了你一会了。”弄得魏恒又是一愣。

  

  屋里方文秀也正忙着,见魏恒推门进来,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魏总来了,请坐,麻烦稍等我片刻。”

  

  魏恒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没按刘秘书的招呼坐到会客的地方,而是直接在方文秀的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

  

  方文秀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眼睛继续回到电脑屏幕上,刘秘书给魏恒端了一杯茶过来,魏恒在方文秀的公司里转了一圈,脑子有点蒙,心里生出几个念头,但是苦于抓不到边际,脑子有点乱,不自觉的拿了刘秘书端过来的茶灌了一口,忽然觉得口舌生津,脑子清明了一些,往茶杯里看了看,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方文秀没看他,却似乎了解魏恒的感受一般,朝外面的刘秘书叫了一声:“刘秘书,给魏总再冲壶茶过来。”

  

  刘秘书又进来忙活,魏恒没事干,眼睛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对面的人身上,方文秀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胸前一只咧着大嘴的大猴子,和她坐的这个位置比起来有些可笑,而她下面随便一个部门经理,就连她的秘书穿的都是香奈儿,普拉达的职业套装,他真是觉得看不懂这个人了。
  

  魏恒这人虽然缺点一大堆,但是后来被方文秀总结出来几个优点,其中一点就是懂得反省,而且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他嘴上不承认心里也会承认。

  

  魏恒现在就非常承认他四年前看错了方文秀,上一次见面是时间和环境的改变让他认知到了这一点,而这一次,他对这个人忽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点点深不可测莫不清楚的感觉来。
  

  魏恒从进门就没说过话,方文秀也一直忙自己的,魏恒这人半生顺利,几乎没有等过什么人,但是从进来后他一直在思考问题,却也一直没觉得自己在等人。

  

  魏恒喝了刘秘书端来的半壶茶,方文秀终于忙完,再次把刘秘书叫进来:“我把文档发到你邮箱了,你把它打印出来,下午开会的时候发下去。”

  

  “好的。”刘秘书应了出去顺手把门带上。

  

  方文秀终于正眼对上魏恒:“不好意思,让魏总久等了。”

  

  魏恒无所谓的笑笑:“没有。”

  

  方文秀吸了口气准备把话题往下带,魏恒却凭着直觉直接截断她的话,他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伸出一根手指往下指了指:“方文秀,我一路从你们公司楼下走上来,老实说,我没看懂。”
  

  方文秀笑了笑,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说:“魏总看着乱是吗?”

  

  魏恒点头:“说实在的我没看见过哪家大公司,上班不打卡,一大早上乱的跟菜市场一样的。”
  

  方文秀还是笑,魏恒到底在她的心里的位置是不同的,不能像和周文堪一样,说了等于没说,她说:“不知道魏总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无平不平’?”

  

  魏恒摇头说:“没有,你继续说。”

  

  方文秀笑着继续说:“这句话出自易经,所谓无平不平,意思就是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平面是绝对平的,你看大海,远看它似乎是平的,但其实它的表面永远是波动的。”

  

  魏恒眼神一动,目光灼灼的看向方文秀,方文秀不自觉的把嗓音放的温和:“你看到的是参参差差的景象那才是事物的真相,人是最灵动的,下面的人最会揣摩上位者的心思,如果你的标准是认认真真那才是好的,那么你看到的就是认认真真一派严谨的景象,但那不是真实的,你看见的时候他可以装的认真,你看不见的时候知道他在做什么?人一旦开始装,任何事情执行下去就会打很多折扣。”

  

  魏恒依然疑惑,问她:“那你就这样没有规章制度的管理也行?这么乱怎么做事?”
  

  方文秀答:“你怎么知道没有制度,不过制度是他们自己定的,全公司的制度都是各部门按照自己的需要,他们自己制定的,魏总有一点要明白,人,尤其是中国人很奇怪,你说的不管用,一定要他自己说的,自己认可的才会全力以赴的去执行,你早上来的时候看见他们乱,但你现在去看看就不会乱了。”

  

  方文秀对魏恒说的这一些,话中有话,如果他有悟性够他琢磨的了,方文秀觉得魏恒是有悟性的。

  

  而魏恒自己是不懂管理的,他公司里的那一滩原来都丢给周文堪在管,周文堪是留美回来的,管人很有一套,他也吃他那一套,但现在不得不说方文秀的言论推翻了他以前多年建立起来的一些观念,确实是够他琢磨的了。

  

  魏恒撑着下巴想了一会,觉得方文秀的这几句话他要花个三五天来想,当下不是他想的时候,于是丢到一边,抬起头来朝方文秀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厉害!”

  

  接着他站起来朝方文秀哥们一样挥手:“不行,我得请你吃个饭,必须的,你给不给我面子?”
  

  方文秀一愣,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和魏恒的生活忽然莫名其妙的有了交集,她似乎是走进了他的生活圈子,但是在他心里占得位置却是不对。

  

  等着方文秀答复的功夫,魏恒没看见她低头的苦笑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周会更新两章,最近在存稿子等上榜,所以更的慢了一些,请大家见谅。还有就是我写文的速度很慢,大概每天能写半章,而且周六周日还写不了,也就是最多一个星期写出两章半来,所以请大家多多体谅了,抱歉,抱歉。

                                       


91UID
362297  
精华
帖子
528 
财富
3468  
积分
527  
在线时间
12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7 
最后登录
2015-4-18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75044  
精华
帖子
5365 
财富
41501  
积分
5475  
在线时间
16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5-6-29 
又更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273615  
精华
帖子
78 
财富
1369  
积分
83  
在线时间
88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1 
最后登录
2014-11-2 
大大的文后几篇都是一样的结构哈,老爸出轨,几岁的小弟弟,像个圣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761 
财富
340588  
积分
48344  
在线时间
26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2-15 
第十六章


  魏恒是个很会掌握局势,也是很会说话的人,他的一句:“你给不给我面子?”就让方文秀不能不给他面子。  

  方文秀收拾了东西,跟刘秘书打了个招呼跟着魏恒走了,他们从楼上下来,魏恒又特意的拐到一楼的行政办公室去看了一眼,果然,里面严谨了很多,几扇大窗户被打开,原来的早餐味道散了个干净,大部分人在工作,也有闲散的人,但要么就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闲着,要么就是和人说话也声音极低,交头接耳的不影响别人。  

  魏恒在门口站了一会,回身问方文秀:“这叫什么?乱中有序吗?”  

  方文秀眉头一挑,回身往外走:“也可以这么说。”  

  魏恒跟过去,又问她:“你是怎么做到的?就只光是一条让他们自己制定制度,自己执行?我看也不全是,再说本身你让他们自己制定制度这一条就有漏洞,要是人家制定的是利于偷懒耍滑的制度呐?你怎么办?”  

  方文秀扭头看他,没说话前先微笑了一下:“制度制定出来是要公开化的,先不说各部门互相看着,就是他们内部也在互相制约,如果是你,你敢制定出一个混账的制度吗?再说你不要忘记了你是老板,最后的决定权是在你手里的,他制定的时候就要先想想我能不能同意。至于是说其他的,这个说起来既简单也复杂,复杂的你让我说半天也不一定能说的清楚明白,但是简单起来也无非就是两个字。”  

  “哦?”魏恒看着她等她接下去。  

  方文秀说了两个字:“两难。”  

  魏恒愣了一下,方文秀步下台阶很快找到魏恒那辆骚包的跑车,站在车门边回身对魏恒说:“两难啊,魏总。”  

  魏恒两步走过去开了锁,打开车门问方文秀:“这个两难又怎么说?”  

  方文秀拉开车门自己坐进去,对他说:“这个两难,是指对待任何事物的一种态度,很多事其实这样做也不好,那样做也不对,因为人的能力有限,你永远无法完全顾全到所有的大局,那么你就要在这两难中的中间取一个平衡点,这个就叫合理。”  

  一段话说完,魏恒扭头要张嘴,方文秀赶紧打断他:“魏总,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你要知道人的语言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但凡说出来的道理都是不全面的,你要再让我说下去,我顺着我的思路就要跟你讲做人的外圆内方,中庸之道了,实在说,说不完您别为难我了。”  

  魏恒抱歉的朝她笑了一下说:“我喜欢听你说。”  

  方文秀一愣,心中微跳,把头转到了一边。  

  他们出来的时候不是饭口上,魏恒却是个对吃□通的人,拉着方文秀去了一家广州人开的茶楼。  

  茶楼早中餐兼顾,上午十点多有很多的点心小吃可以吃。  

  这个时候吃饭的人不多,魏恒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然后叫了一桌子点心,又要了两个双皮奶,推给方文秀一碗:“这个好吃你尝尝。”他从进来就没有问过方文秀吃没吃过早饭,自作主张的点了一堆东西,仿佛打定主意不让方文秀有掌控局势的主动权。  

  从刚才在办公室里魏恒第一次打断她的话,方文秀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她也没打算做什么改变,他们以后的相处模式应该就是这样的,魏恒从最开始就掌握这一点是很聪明的,其实一个善于掌控局势的人,是相当不简单的,这个可以说是与生俱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具备的。  

  魏恒应该是没有吃早饭,大吃了几口才放下筷子,他似乎斟酌了一下才忽然说:“方文秀我得承认,四年前是我看错人了,不过,”他随后话锋有一转:“你也把我涮了一把。”  

  方文秀搅这面前的奶冻,笑了一下点点头,大方的承认了:“老实说,当年出事的要不是魏总的楼盘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魏恒问她:“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  

  方文秀往后靠进椅子里,叹了口气回答他:“老实讲,我当时接手的华山建筑是一个有点要失控的火车,魏总可以放眼全国,不难发现我们很多新崛起的企业寿命都不长,因为这是一个自由但是却是复杂而且多元化的一个市场。”  

  方文秀抬手比了一个手势,接着道:“华山建筑发展的太快了,当时我需要给它一个打击来调整它的发展速度,争取时间给它打下一个扎实的基础。”  

  魏恒听完,安静的思考片刻然后说:“所以你找上了我,知道我能兜的住,你还能把事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是。”方文秀点头承认。  

  魏恒胸有成竹的,似乎就是等着她这个是字,他点头说:“说到底,你还是欠我的对不对?”

  方文秀笑:“对,我认,文秀四年前就做好要还的准备的。”  

  魏恒也笑,带着点狡猾:“你认就行,说吧什么时候到我那里去?”  

  方文秀踌躇:“这个我不能马上答应魏总,我这里不是说走就能走的,我要时间来处理。”  

  魏恒知道她不是推脱,很仗义的说:“行,我等你,你,我就是再难也等得起。”  

  方文秀欣赏他的这种大气,但笑不语。  

  魏恒又吃了些东西,然后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说:“还有个事我要问你,当初柳薇你是不是故意弄到我跟前来的?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方文秀低头沉默了片刻,抬头一笑说:“没有。”  

  魏恒瞬间就有点愤怒:“在你心里你就真以为我是那种色令智昏的人?当真以为我就是因为她跟你做了交易?”  

  方文秀要笑不笑的看着他说:“不是后来证明你不是吗?”  

  魏恒觉得方文秀话中有话,简直是□裸的在开他的玩笑,气得把餐巾往桌上一扔,发现还无从解释起,憋得没话说。  

  中午魏恒把方文秀送了回去,方文秀下车的时候他还有点气,哼着鼻子跟她说:“什么时候要过来给我个电话。”  

  “好,我这里交接完就通知你。”方文秀点头下车,魏恒又支出脑袋朝她喊:“要我帮忙的吭一声,知道吗?”  

  方文秀站在台阶上朝他笑:“一定。”  

  魏恒看了她片刻,似乎好像还有话想说,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缩回去一轰油门开走了。  

  方文秀目送着他的车子开上马路,一扭身春风满面的进去了。  

  方文秀上了八楼,刘秘书老远就看见她挎着背包,走路格外轻扬,摔得屁股上的挎包一荡一荡的,像个调皮的中学生,与往日大是不同,她仗着年长,方文秀平时对她们都格外礼让三分打趣她:“这饭吃的好啊?中午还要不要我订餐啊?”  

  方文秀面不改色的走过去,拿起她桌上的日程表翻了翻说:“要啊。”顺便上下看了她两眼说:“你今天穿这身真漂亮。”刘秘书刚抿嘴要笑,方文秀又接着说:“就是你新带的那个人怎么回事?一个文档那么多错字,昨天工程部开会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猜她到底打的是什么?”  

  刘秘书一个笑容被憋了回去,方文秀又跟她说:“你想想办法,这种事我知道你最在行,培训个新人还能难倒你吗?”  

  刘秘书被她一捧一打的,弄得心下几番起伏,只好说:“行,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方文秀正经严肃的一点头,进去了,刘秘书被她一打岔也忘了刚才准备八卦的事情,转身去忙去了。 

  下午公司高层开会,赵正生没来,会后方文秀下来打听他一个星期没来公司,全部挂的是病假,但前天城建局的一个饭局方文秀知道他是去了的,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有什么事。  

  周六上午,方文秀去了一趟赵正生的家。  

  方文秀上午十点多去敲赵正生的家门,赵正生穿着条睡裤来开门,快五十岁的人了大刺刺的露着六块腹肌,方文秀在心里悄悄吹了个口哨。  

  “干嘛?”赵正生恶声恶气的开口,声音嘶哑难听,一听就知道是病了。  

  方文秀笑眯眯的说:“我看你挂了一个星期的病假,来看看你。”  

  赵正生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打开门让方文秀进去了。  

  赵正生不缺钱,房产也不少,但这些年可能单身随便惯了,就住在公司附近一套百十平米的公寓楼里,房子里不太整洁,窗帘拉着,里面阴阴暗暗的,客厅的茶几上有喝剩下的红酒,还有两个玻璃杯,音箱里飘荡着低缓的巴赫。  

  方文秀看见茶几上的摆设下意识的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赵正生在后面阴阴的说:“不用找了,已经走了。”方文秀咧嘴笑了一下,没吭声。  

  赵正生也不招呼她,直接去了卧室,方文秀轻车熟路的过去关了音响,又毫不客气的一把拉开窗帘,立时把一室阴郁的小资情调一扫而空。  

  赵正生在卧室里裹了一件睡袍出来,被客厅里明晃晃的阳光晃了眼,他皱着眉坐进沙发里,一脸烦躁的看着方文秀。  

  方文秀拿了茶几上的红酒和高脚杯,进厨房,把红酒放进橱柜里,又开水龙头洗两个杯子,问赵正生:“你吃东西了没有?”  

  “没吃。”赵正生没好气的在外面说。  

  方文秀拉开冰箱门,里面除了啤酒基本没什么东西,这日子过得其实也可怜,她在厨房里找米,弄了个小锅煮了些稀饭。  

  从厨房出来,赵正生裹着睡袍坐在沙发上发呆,一看就是没睡清醒,他脾气臭的很,方文秀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他,拐了个弯去了卧室。  

  卧室里有股香甜的香精味,可能人在里面待久了不觉得,但她乍一进来觉得非常的刺鼻子,方文秀皱着眉头找了一圈,最后在垃圾桶里找到了源头,几个用过的避孕套被丢在里面。  

  方文秀觉得好笑,赵正生都这把岁数了还这么勇猛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他一声老而弥坚。  

  屋里窗帘也是拉着的,地上还扔了一件艳红的真丝吊带裙,可见这也是个红尘熟女,方文秀上去把窗帘拉开,打开窗户透透气,顺便把垃圾收了,捡起地上的裙子走到门口问赵正生:“这个怎么处理?”  

  赵正生扭头看了她半天,他这会脾气不那么大了,半天后没精打采的说:“扔了。”语气里透着一股厌恶。也不知道是在厌恶这条裙子,还是在厌恶自己,方文秀觉得觉得他厌恶自己的多一些。  

  顺手把裙子塞进垃圾袋里,开了大门把垃圾袋放到门外,关了门进来,赵正生还是蔫蔫的坐在那里,方文秀问他:“你感冒了?吃药了吗?”  

  赵正生指指客厅里的一个角柜,不客气的说:“药在那里面。”  

  方文秀好脾气的从柜子找出药,又给他弄了一杯水端过去,赵正生伸手接过来,抬头对她说:“你可真讨厌,时不时就来刺激我一下。”  

  方文秀笑笑,没接他的话,看着他把药吃了,转身去厨房看锅里煮的稀饭,过了一会赵正生在外面问她:“你来就是给我收拾屋子的?”  

  方文秀回他:“有事要和你说。”  

  赵正生没再问,方文秀也没想现在和他说。  

  这些年她和赵正生原本是赵叔和方文秀的关系,可后来因为接触到了太多赵正生的私生活,那声赵叔就再也叫不出口了,他们太熟了,连一个生称自己怀了赵正生孩子的女人闹到公司来,方文秀都给他处理过,那声赵叔还怎么叫的出口,发展到现在,上下属不像上下属,叔侄不像叔侄,朋友倒是有一点,但是也不恰当,方文秀也不好怎么定位。  

  反正中国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含含糊糊,个人心中自有一把尺,方文秀倒是坦然的很,至于赵正生坦不坦然,他有什么想法,那是他的事情,她并不关心,人很多的时候,想法和作为归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叫:自作自受。她不能对所有的事情都负责。  

  等稀饭慢慢煮熟,方文秀拿了碗和勺子,把锅一起端了出来,赵正生这会终于完全活过来了,还知道给她拿个垫子垫垫,方文秀给他盛了一碗,递给他,自己又拉了一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赵正生用勺子在碗里搅了搅,才慢慢的问:“说吧,什么事?”  

  方文秀依然不觉得这是个说话的好时机,人在吃东西的时候暴怒对身体非常不好,于是她说:“你先吃,吃完我再跟你说。”  

  赵正生却是不耐烦了:“什么破事,你赶紧说行不行?”  

  方文秀知道他性子急,只好斟酌着开口说:“我……想把公司留给你行不行?”  

  赵正生猛然一抬头:“留给我?什么意思?”他显然是没听明白。  

  方文秀沉默的看着他,赵正生慢慢的转过弯来问她:“你打算干什么?”  

  方文秀叹了口气:“新宇的魏总请我去他那里做副总。”  

  赵正生气乐了,把碗往茶几上一跺,勺子扔回碗里,也不吃了:“他让你去你就去?你放着自己的事不干,他那的椅子是大一些怎么着?”  

  方文秀无言,这事还真不好解释,她总不能说那是我以后的老公我要去帮他吧,方文秀自己本身很精通周易八卦,所以她这人很信命理,她祖母的修为比她高出不知多少,所以她跟她她说,她将来是魏家的人,她就信。  

  赵正生瞪着眼睛等着方文秀解释,方文秀长这么大没干过理亏的事,这次她还真是不占理,有些心虚。

  方文秀摸摸鼻子给了一个不太站得住脚的解释:“那不是原来我爸欠人家的人情吗?现在人家上门来讨了,我要去还的。”  

  赵正生看着方文秀片刻,忽然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他忽然抬头盯着方文秀,要笑不笑的对她说:“方文秀,你就不怕我把华山建筑搬空了?”  

  方文秀笑了一下回他:“我觉得这话你根本就不用说,多没意思。”  

  赵正生深沉的看着她,后来发现方文秀的眼神太坦然了,和他根本不在一个频率上非常挫败的把眼神转到了一边。  

  方文秀不想把事谈崩了,对赵正生说:“赵叔,你帮帮我,华山建筑只有你能挑起大梁。”  

  多少年了,方文秀再把这声“赵叔”叫出口,赵正生心里真是百转千回,他沉默很久问方文秀:“魏家是谁找的你?”  

  方文秀没吭声,赵正生等了她片刻又说:“魏家没人来找你是吧?找你的是魏恒,魏家只有他才干得出这种事。”  

  “你和魏恒到底是什么什么关系?”  

  赵正生一句句问的都触碰了方文秀的底线,她一句都没有回答,过了半晌赵正生也终于明白,他和方文秀就是再熟,但方文秀却划出了一条底线,那条底线她不愿意,谁也别想跨过去,心里难免泛出一股苦涩,低声问她:“要去多久?”  

  方文秀轻声回他:“短则三年,长则五年。”  

  赵正生叹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你才认真的经营了四年,你可真是任性啊!”  

  方文秀心里也是一声长叹,赵正生一句任性就让她欠他良多,人生这档子事到底是谁欠了谁,还真说不清楚,平白生出无限的惆怅来。  

  她祖母说她生而来欠魏恒的,那赵正生是不是也欠她的?万丈红尘就是个欠债与还债的过程,人心就是就是在这里面修炼而成。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368234  
精华
帖子
58 
财富
937  
积分
61  
在线时间
4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1-4-13 
最后登录
2014-10-22 
赵叔不错,任性两个字说的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0695  
精华
帖子
421 
财富
2845  
积分
472  
在线时间
1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1 
最后登录
2017-4-14 
17、第十七章


  周日方文秀约柳薇吃饭,柳薇开着一辆广本高高兴兴的来了,两人在停车场碰见,柳薇看方文秀在看她,一挑眉朝她甩甩手上的车钥匙:“我自己挣的。”
  
  方文秀失笑,柳薇过去一把挽住她的胳膊亲密的很:“那天我当你客气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联系我。”
  
  方文秀笑着说她:“你当我客气话,可见你自己说的才客气话,要不怎么也不见你联系我?”
  
  柳薇朝她乐了:“你现在方总啊,我怕我够不着边啊。”
  
  方文秀打趣她:“怎么?你现在也有螞蟻論壇轉載敬畏心了?”
  
  柳薇抿嘴笑,没有言语。方文秀也没再说什么,倒看出柳薇现在的胸襟开阔了不少,人也明显阳光了很多。
  
  方文秀请柳薇吃饭的地方也个私房菜,不过却巷子幽深,藏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里,她们把车停在大马路旁边一家酒店的停车坪里,方文秀带着她七拐八弯的绕了进去。
  
  菜馆个两室一厅的格局,只有三桌,老板娘每天也只做六桌,中午三桌,晚上三桌,多了不做,只有一个服务员,吃什么还老板娘说了算。
  
  服务员个漂亮的有些过火的小伙,柳薇跟着方文秀被让进里面的一个小套间,小声跟方文秀说:“小伙好帅,在这有点浪费了。”
  
  方文秀轻笑:“何以见得?你要看看人家求的什么?”就方文秀所知,这家店的老板娘三十多岁手艺好,还颇有风情,就她看两人之间还真有些难以言说的故事,但这种事她不会多嘴的对柳薇说。
  
  菜色很简单,一个茄子煲,一个冬菇油菜,一个小炒肉,还有一碗海鲜汤,两碗米饭,柳薇下筷一吃,立刻吃出不一样来,半碗米饭下去才抽空跟方文秀说了一句:“好吃。”
  
  方文秀笑笑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本有话要跟她说,也只好先放一放。
  
  柳薇吃饱喝足,放下筷子边擦嘴边对方文秀说:“文秀,说实在的,你这才真的叫请人吃饭。”
  
  方文秀也放下筷子擦嘴说:“也就请你才带你来这种螞蟻論壇轉載地方。”
  
  柳薇听了很高兴,知道方文秀这样说没把她当外人,当初她那样没脸的求她,她做了一回恶人也帮了她,时隔四年也并没有看不起她,这她最感激的地方。
  
  方文秀起身向外面要了一壶茶,回来坐下斟酌着怎么和柳薇谈,柳薇静静的看了她片刻说:“文秀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你尽管说吧,我现在没有什么好瞒你的。”
  
  方文秀一笑开口说:“当初眼看着要和魏恒交恶,才让你用那种方式和他见面,实在下策,也不知道你们这几年怎么回事?”
  
  柳薇一笑而过:“别说了,他当初恶心的你不行,你做了一回恶人还那样帮我,我只有感谢你的,文秀。”
  
  方文秀从没有想过柳薇的感谢,她说:“柳薇,我以后要去魏恒那里做事了。”
  
  “你去他那里做事?”柳薇很惊讶:“你自己都坐镇一方的老总,需要去他那里做事?他那里现在情况可不好。”
  
  方文秀说:“柳薇,实不相瞒,我们家和魏家有一段渊源,一两句说不清楚,我和魏恒……以后可能会结婚。”
  
  柳薇愣住,房间里瞬间笼罩住一股沉闷的螞蟻論壇轉載气压,方文秀静默不语,很久以后,柳薇忽然叹气说:“文秀,我要结婚了。”
  
  一语打破沉默。
  
  “哦?!”方文秀一声惊疑。
  
  柳薇轻声说:“文秀,你知道刘振强吗?”
  
  “本市主管政法委的副市长?”方文秀疑问?
  
  柳薇点头,方文秀一呆,脑子里爆出一团火花,瞬间大笑出声:“恭喜你啊柳薇,真太恭喜你了。”她开怀大笑真正的为柳薇高兴,边摇头边感叹:“刘振强这个人,真没想到柳薇最后尽然你。”她带着深思又道:“这个人,人中之杰,想必跟他谈一场恋爱也相当的精彩。”
  
  方文秀笑完一敛笑容郑重的道:“柳薇,这个人将来定会成就非凡,你一定好好辅佐他,千万不要辜负了。”
  
  柳薇深沉的压抑着一种浓厚的情感,对方文秀一字一句的说:“文秀,我爱他。”
  
  她那一句“我爱他”说的平静而缓和,反而到让方文秀听出了里面的味道,点点头:“你有这种心情就够了,老实讲的做这种男人的女人,一生不会太平安。”
  
  柳薇静静的坐在那里,说起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娴熟的味道来,她说:“文秀,谢谢你,你都不知道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方文秀点头,她了解,两人年龄的差距,阶层的隔阂,世俗的目光,但有什么能挡得住爱情的甜蜜呐,她对柳薇说:“柳薇,你知道你为什么最后没能和魏恒走到一起吗?其实只有一句话,因为你的注意力没再他身上,如果你从四年前就把专注力就放在他身上,你用四年的时间经营,现在你说不定就已经魏家的媳妇了。”
  
  方文秀稍稍坐正了身体语气放的更加的温和又说:“所以这回你的注意力一定要放到对地方了,好好的经营,我祝福你。”
  
  柳薇听懂了方文秀的话,她对她说:“文秀,我没有借过他任何好处,我现在的一切螞蟻論壇轉載真的都我自己挣的,离开魏恒,我什么都没要。”
  
  方文秀赞成的点头,沉默片刻,斟酌着对柳薇说:“柳薇,做为朋友我……想送你一句话,你若觉得有用,请好好斟酌。”
  
  柳薇坐正身体说:“你说,文秀。”
  
  方文秀点点桌面,沉吟片刻方才郑重的对她说:“委屈才能求全。”
  
  后来因为各自生活环境的变迁,柳薇和方文秀彼此天各一方,半生见面螞蟻論壇轉載的次数寥寥可数,方文秀此时送给她的这一句:“委屈才能求全”让柳薇咀嚼了半辈子,受用终身。
  
  两人从菜馆出来,各自在停车场找自己的车子,临别之时柳薇问方文秀:“文秀,你当初不就看出来了我和魏恒的结局。”
  
  方文秀低头沉默半晌,然后回答她:“我看出来了,但我没有算计,当时当地我若不帮你,你会很我,我也担心你会走弯路,如今我说出来,也希望你将来看见什么结果而不要恨我。”
  
  “文秀,你真……”柳薇真正为她所折服,内心感慨一时说不下去,转瞬她又好奇的问她:“文秀,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喜欢魏恒吗?”
  
  方文秀笑笑,没有回答她,喜欢吗?只有藏在她内心里那个隐秘的角落知道,她个习惯深藏不露的人,不习惯和人分享自己的心情,因为根本分享不了,于她拍拍柳薇的肩膀说:“不要问我我回答不了的问题。”
  
  柳薇淡笑,自我觉得她不回答也一种回答,给了她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笑容,转身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其实没完,内容放到下一章,下一章字数会多很多,大概周五会更出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761 
财富
340588  
积分
48344  
在线时间
263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2-15 
第十七章


  周日方文秀约柳薇吃饭,柳薇开着一辆广本高高兴兴的来了,两人在停车场碰见,柳薇看方文秀在看她,一挑眉朝她甩甩手上的车钥匙:“我自己挣的。”
  
  方文秀失笑,柳薇过去一把挽住她的胳膊亲密的很:“那天我当你客气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联系我。”
  
  方文秀笑着说她:“你当我客气话,可见你自己说的才客气话,要不怎么也不见你联系我?”
  
  柳薇朝她乐了:“你现在方总啊,我怕我够不着边啊。”
  
  方文秀打趣她:“怎么?你现在也有螞蟻論壇轉載敬畏心了?”
  
  柳薇抿嘴笑,没有言语。方文秀也没再说什么,倒看出柳薇现在的胸襟开阔了不少,人也明显阳光了很多。
  
  方文秀请柳薇吃饭的地方也个私房菜,不过却巷子幽深,藏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里,她们把车停在大马路旁边一家酒店的停车坪里,方文秀带着她七拐八弯的绕了进去。
  
  菜馆个两室一厅的格局,只有三桌,老板娘每天也只做六桌,中午三桌,晚上三桌,多了不做,只有一个服务员,吃什么还老板娘说了算。
  
  服务员个漂亮的有些过火的小伙,柳薇跟着方文秀被让进里面的一个小套间,小声跟方文秀说:“小伙好帅,在这有点浪费了。”
  
  方文秀轻笑:“何以见得?你要看看人家求的什么?”就方文秀所知,这家店的老板娘三十多岁手艺好,还颇有风情,就她看两人之间还真有些难以言说的故事,但这种事她不会多嘴的对柳薇说。
  
  菜色很简单,一个茄子煲,一个冬菇油菜,一个小炒肉,还有一碗海鲜汤,两碗米饭,柳薇下筷一吃,立刻吃出不一样来,半碗米饭下去才抽空跟方文秀说了一句:“好吃。”
  
  方文秀笑笑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本有话要跟她说,也只好先放一放。
  
  柳薇吃饱喝足,放下筷子边擦嘴边对方文秀说:“文秀,说实在的,你这才真的叫请人吃饭。”
  
  方文秀也放下筷子擦嘴说:“也就请你才带你来这种螞蟻論壇轉載地方。”
  
  柳薇听了很高兴,知道方文秀这样说没把她当外人,当初她那样没脸的求她,她做了一回恶人也帮了她,时隔四年也并没有看不起她,这她最感激的地方。
  
  方文秀起身向外面要了一壶茶,回来坐下斟酌着怎么和柳薇谈,柳薇静静的看了她片刻说:“文秀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你尽管说吧,我现在没有什么好瞒你的。”
  
  方文秀一笑开口说:“当初眼看着要和魏恒交恶,才让你用那种方式和他见面,实在下策,也不知道你们这几年怎么回事?”
  
  柳薇一笑而过:“别说了,他当初恶心的你不行,你做了一回恶人还那样帮我,我只有感谢你的,文秀。”
  
  方文秀从没有想过柳薇的感谢,她说:“柳薇,我以后要去魏恒那里做事了。”
  
  “你去他那里做事?”柳薇很惊讶:“你自己都坐镇一方的老总,需要去他那里做事?他那里现在情况可不好。”
  
  方文秀说:“柳薇,实不相瞒,我们家和魏家有一段渊源,一两句说不清楚,我和魏恒……以后可能会结婚。”
  
  柳薇愣住,房间里瞬间笼罩住一股沉闷的螞蟻論壇轉載气压,方文秀静默不语,很久以后,柳薇忽然叹气说:“文秀,我要结婚了。”
  
  一语打破沉默。
  
  “哦?!”方文秀一声惊疑。
  
  柳薇轻声说:“文秀,你知道刘振强吗?”
  
  “本市主管政法委的副市长?”方文秀疑问?
  
  柳薇点头,方文秀一呆,脑子里爆出一团火花,瞬间大笑出声:“恭喜你啊柳薇,真太恭喜你了。”她开怀大笑真正的为柳薇高兴,边摇头边感叹:“刘振强这个人,真没想到柳薇最后尽然你。”她带着深思又道:“这个人,人中之杰,想必跟他谈一场恋爱也相当的精彩。”
  
  方文秀笑完一敛笑容郑重的道:“柳薇,这个人将来定会成就非凡,你一定好好辅佐他,千万不要辜负了。”
  
  柳薇深沉的压抑着一种浓厚的情感,对方文秀一字一句的说:“文秀,我爱他。”
  
  她那一句“我爱他”说的平静而缓和,反而到让方文秀听出了里面的味道,点点头:“你有这种心情就够了,老实讲的做这种男人的女人,一生不会太平安。”
  
  柳薇静静的坐在那里,说起那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娴熟的味道来,她说:“文秀,谢谢你,你都不知道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方文秀点头,她了解,两人年龄的差距,阶层的隔阂,世俗的目光,但有什么能挡得住爱情的甜蜜呐,她对柳薇说:“柳薇,你知道你为什么最后没能和魏恒走到一起吗?其实只有一句话,因为你的注意力没再他身上,如果你从四年前就把专注力就放在他身上,你用四年的时间经营,现在你说不定就已经魏家的媳妇了。”
  
  方文秀稍稍坐正了身体语气放的更加的温和又说:“所以这回你的注意力一定要放到对地方了,好好的经营,我祝福你。”
  
  柳薇听懂了方文秀的话,她对她说:“文秀,我没有借过他任何好处,我现在的一切螞蟻論壇轉載真的都我自己挣的,离开魏恒,我什么都没要。”
  
  方文秀赞成的点头,沉默片刻,斟酌着对柳薇说:“柳薇,做为朋友我……想送你一句话,你若觉得有用,请好好斟酌。”
  
  柳薇坐正身体说:“你说,文秀。”
  
  方文秀点点桌面,沉吟片刻方才郑重的对她说:“委屈才能求全。”
  
  后来因为各自生活环境的变迁,柳薇和方文秀彼此天各一方,半生见面螞蟻論壇轉載的次数寥寥可数,方文秀此时送给她的这一句:“委屈才能求全”让柳薇咀嚼了半辈子,受用终身。
  
  两人从菜馆出来,各自在停车场找自己的车子,临别之时柳薇问方文秀:“文秀,你当初不就看出来了我和魏恒的结局。”
  
  方文秀低头沉默半晌,然后回答她:“我看出来了,但我没有算计,当时当地我若不帮你,你会很我,我也担心你会走弯路,如今我说出来,也希望你将来看见什么结果而不要恨我。”
  
  “文秀,你真……”柳薇真正为她所折服,内心感慨一时说不下去,转瞬她又好奇的问她:“文秀,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喜欢魏恒吗?”
  
  方文秀笑笑,没有回答她,喜欢吗?只有藏在她内心里那个隐秘的角落知道,她个习惯深藏不露的人,不习惯和人分享自己的心情,因为根本分享不了,于她拍拍柳薇的肩膀说:“不要问我我回答不了的问题。”
  
  柳薇淡笑,自我觉得她不回答也一种回答,给了她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笑容,转身而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