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8 | 浏览:16348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尤物当道》作者:贡茶(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冯晏进宫时,皇帝宋吉却是易装出宫,轻骑快马进了公主府。。
  金城公主把宋吉迎进去,一时眉稍眼角全是笑,皇帝赏脸赴宴,这便证实,她们姐弟感情如常,也证实,皇帝还是看重苏味道,看重严氏一族的。。
  宋吉好容易出来一趟,只想松快一下,因吩咐金城公主道:“朕今儿是易装出来,你只和人介绍,说朕是宋三郎便是,可别让人知道朕身份,拘束着不敢说话,白白坏了兴致。”说着又兴致勃勃问道:“宴席都有谁?”。

  金城公主笑道:“是几位最近出风头的才子,诗作皆佳的,还有几位,却是才貌双全的清倌儿,唱曲儿最是好听。”。  宋吉一听,正中下怀,点头道:“宫中闷死人,正要出来品评品评诗作,听听曲儿。”
  金城公主捂嘴笑道:“正是知道皇上闷坏了,这才请皇上出来逛逛,解解闷呢!”
 
  “皇姐有心了!”宋吉也知道因自己和宋太后闹不和,金城公主夹在中间难受,因道:“皇姐有空多些进宫陪母后,有皇姐在侧,母后的病也好得快些。”。  金城公主忙应了,一时就要着人抬步辇过来,却见宋吉挥手道:“罢了,慢慢儿走进去罢,正好松松筋骨。”。9  姐弟两人说着话进去,路过抄经房,金城公主停住脚步,笑道:“为着母后的病,我却是请了高僧祈福,高僧只说让八位八月初八日出生的妙龄女子抄足一百卷经书,供在佛前诵念,到时再带进宫供在佛房,自能保母后平安。为此,倒是下了一番功夫,这才凑足八位妙龄女子的。说也奇怪,这八位妙龄女子皆是绝色,坐到抄经房,端端正正抄经时,却又宝相庄严,让人不敢逼视的。”
  听得金城公主如此形容,宋吉便起了兴趣,笑道:“既是为母后抄经,倒要瞧瞧那经书。”

  是想瞧抄经的人吧?金城公主暗笑,嘴里却道:“她们斋戒沐浴,一心一意抄经,倒不好相扰。皇上想瞧瞧经书,便在窗边悄悄看一眼罢!”。
  有意思!宋吉笑看金城公主一眼,跟着她来到窗边,悄悄捅了窗户纸往里一瞧,这一瞧倒有些移不开脚步。八位抄经女果然如金城公主所说,皆是绝色美人。其中一位绛霞色衫子,近着窗边的,生得一双秋水眼,执笔抬腕,微微抬头时,姿色却是压下了其她七位女子,叫人看呆了眼。

  宋吉虽心痒痒,但他见多了美人,倒有控制力,一时便移开眼,退开两步,往厅堂方向走。

  金城公主也不失望,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道:“这八位抄经女,不单人美,声音更是甜润,诵经时声音尤其好听。”。
  宋吉微微一笑道:“正要听听经去去浊气,待会儿挑两位到房里诵诵经罢!”
  金城公主会意,脸上却一派正经,问道:“不知道皇上看中哪两位?”。  宋吉漫不经心道:“就坐在窗边,穿着绛红色衫子那位,还有靠壁坐着,穿月白衫那位。”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许是抄经房绛红色衫子的姑娘太过美艳,再见到几位唱曲的清倌儿,宋吉便觉着她们虽清秀,却寡淡得多,勾不起他的兴趣,连带的,对几位才子的诗作,也深觉太过平淡,一时略略失望。

  众人听金城公主介绍宋吉,说道他是某位亲王的亲戚,便不放在心上,京城中最不缺的就是皇亲国戚,且有金城公主在座,别的皇亲国戚再如何尊贵,也不能跟金城公主这位现任皇帝的亲姐姐相比,因并不如何巴结,再见宋吉对他们作的诗,一声夸赞也欠奉,更是嘀咕。


  宋吉记挂着适才抄经房的美人,只喝了几杯酒,听了几首曲,便说道自己倦了,要略作休息。

  金城公主会意,亲领着宋吉进了一处安静的院落,笑道:“皇上可要传人来侍候?”

  宋吉把玩着案上的玉器,头也不抬道:“让人来诵诵经,听完经也该回去了。”
  

  金城公主忙出去吩咐,让人去抄经房领两位姑娘过来诵经。


  很快的,两位姑娘便领来了,一位穿着绛红色衫子,另一位穿着月白色衫子。宋吉一瞧,穿着绛红色衫子的姑娘并不是他在窗外瞧到那一位,只一怔,就不耐烦的挥袖袍道:“都下去!”一边对金城公主道:“这红色衫子的姑娘,并不是适才坐在窗边那一位。”


  金城公主略作愕然,很快就道:“抄经房内穿绛红色衫子的,除了这位姑娘,另一位却是冯晏新娶的夫人尤妩。因今儿到龙象寺中上香,听闻尤妩也是八月初八日出生,便跟冯太夫人借人,把她借进府抄经。”


  宋吉极是失望,拿眼看金城公主一下,似笑非笑道:“皇姐请朕出来赴宴,又特意让朕去瞧抄经的姑娘,待勾起朕的心思,却又来告诉朕,那是冯晏的妻室?”

  金城公主和宋吉姐弟感情深厚,听着他这话虽有责怪的意思,却也不怵,只笑道:“皇上真瞧上尤妩了,那也是她的福气。那冯晏虽是将军,却是一个好男色的,尤妩还是女儿身。”

  外间一直盛传冯晏好男风,金城公主将信将疑,及至今日领尤妩进公主府,吩咐有经验的嬷嬷出来一瞧,那嬷嬷一口断定,尤妩还是黄花闺女,金城公主这才信了传言。本来么,娶了尤妩这样的尤物,居然碰也不碰她,不是有暗疾,就是喜男风了。


  宋吉低头呷茶,淡淡道:“皇姐,你这是想离间朕和冯晏的君臣关系么?”

  金城公主不语,半晌道:“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母后又不能护我一世,能护我一世的,是皇上您。我不过想讨皇上高兴罢了!”


  宋吉一听,倒是忆起一些事,半晌道:“尤妩相貌确然很像樱樱,看到她,朕也吓一跳的。”

  樱樱是宋吉一位远房表妹,自小父母双亡,被严太后接进宫抚养,和宋吉自小玩到大,后来诸皇子争位,樱樱却是为了护着宋吉而死的。这些年来,宋吉每每想起樱樱,便有些心痛。金城公主知晓他的心病,之前一直寻找相貌像樱樱的女子献进宫。这一回寻来的八位抄经女,相貌或多或少都有些像樱樱,其中最像的,却是尤妩。


  见宋吉神色柔和下来,金城公主便道:“尤妩不单相貌像樱樱,连声音也像的。只她是冯晏的妻室,却……”  宋吉摆摆手,搁下茶杯道:“宣尤妩过来,让她坐在门槛外,把从前樱樱最喜欢的诗集拿与她,让她诵一遍。”  

尤妩被领到一处院落门外时,心下疑惑,回心一想,金城公主让自己进府,不过想让冯晏着着急而已,估计不会把自己怎么的,因定下心来,随来人进了院子。待坐到院落正房门槛外,又有人递来一本诗集,让她念一遍时,却又诧异起来,不过么,念诗集而已,也没啥难度,她悄悄张望一下房内,见房内十二扇屏风皆展开了,把屏风后的人遮得严严实实,便不再张望,翻开诗集念了起来。 

 尤妩低柔的声音响起时,宋吉神情渐渐恍惚起来,隔一会忽然脱口喊道:“樱樱!”  尤妩念着念着,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一个名字,不由疑惑,一时停了下来,却见金城公主从屏风后绕出来,走到门槛边,低声道:“若是喊你樱樱,你便应一声罢!”
 

 且说冯晏递牌子进宫,候了一个多时辰见不着皇帝,只得出宫,一时也不回府,而是直奔公主府,远远的,就见公主府大门外停了一辆马车,有人上了马车,跟在马车后护送的四个侍卫,明显是顶尖高手,不由暗吃惊,马车内坐的是谁家府里的人,居然能请动四位顶尖高手护送?他还没吃惊完,就见离马车十步距离内,更有数名便衣状似行人悠闲的走着,其中一个便衣,他却是认得的。这一下,他却是猜出来了,怪道他进宫见不着皇帝,原来皇帝到公主府来了。

  冯晏才止步,皇帝的马车已走远了,他正怔怔的,就见公主府侧门又抬出一顶小轿,四位轿夫稳稳抬着轿子向前走,经过他身边时,却是停了停,轿内一人掀帘子瞅了他一眼,忽然喊道:“阿晏!”

  冯晏听得是尤妩的声音,一时跃下马,喊道:“妩娘!”
  尤妩回到冯府,见过冯太夫人,冯太夫人问得金城公主让她抄经,抄完就送回来,一时大大松口气道:“菩萨保佑,公主没有为难你就好。”  待回了房,冯晏遣开众人,拉了尤妩问道:“究竟怎么回事?公主居然肯放你回来。我还以为她要折腾几日方罢休呢!”
  尤妩也摸不着头脑,如实道:“进了公主府,斋戒沐浴后,却是在抄经房抄经,到得晚上,却有人来领我去一处清幽的院落,就在正房外、近门槛处摆了一张椅子,让我坐在椅子上念诗集,每念完一首诗,里面便有人喊一声‘樱樱’,叹息一声。待我念完诗集,又有人领了我下去,只一会,公主就放话,让人送我回府。”

  冯晏细细问了当时的情景,再一听金城公主也在那处院落,一时便明白了,听尤妩念诗集的,定然是皇帝了。只是这事儿听起来怎么很不对劲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冯晏脸色沉了下去,一时抬眼,对上尤妩水汪汪的双眼,脊背一麻,胸口沸腾的怒气略消,轻轻叹了口气。
  尤妩见冯晏乍阴乍晴,隔得一会,俊脸又起了暗红,灯下看着,俊俏异常,不由多看几眼,眼见冯晏垂下头去,很快又用眼角觑她,嘴角不同起了笑意,在公主府受的闲气,倒也消失了一些。
  美人唇角含笑,眉梢眼角如流淌着一汪春水,媚色无双,冯晏只一瞥,就看呆了眼,不知不觉站了起来,挪近了尤妩,站在她跟前,喃喃喊道:“妩娘!”右手早伸了出去,牵起尤妩的袖角,轻轻扯了扯,想把尤妩扯向自己怀里。

  冯晏低低哑哑的声音响起,鼻息拂在额角,尤妩心尖一颤,有涟漪泛起,却没有顺着冯晏拉扯的力道站起,反轻轻往回扯,一边轻笑。

  冯晏见尤妩含唇娇笑,心里痒丝丝的,再也忍不住了,用力一扯,把尤妩扯离椅子,手臂顺势一转,已是搂住她腰身,带到自己怀里,左手却捉住了她的右手掌,拉到自己脸颊上,让她摸自己的脸。

  尤妩轻轻抚冯晏的脸,调皮地往他唇边吹了口气。


  冯晏正待说话,忽然拉住尤妩的手凑到鼻端嗅了嗅,脸色变了变,很快松开尤妩的手,退后两步,定定看着尤妩,嘴唇微动,却没说话。

  尤妩有些疑惑,举起自己的手掌嗅了嗅,只嗅得一点儿果香味,并没有香粉味,一时不解,回视冯晏道:“怎么啦?”    “是佛果香。此香难得,唯有皇上能用。”冯晏看着尤妩,声调平平,无波无折。
  

  尤妩一怔,一字一字道:“抄经书时,用的纸便有这种香的味道,抄得一个时辰,不单手掌上沾了这种味道,连袖口也有果香味。回来时,却是换了衣裳,又洗漱过,不想手掌上还有余香。”
  

  冯晏暗地里松口气,定定看着尤妩,见她确然一无所知的样子,因点点头道:“金城公主阴险多计,以后须得小心了!”


  尤妩听冯晏询问,想及当时情景,能叫金城公主站着侍候的,除去太后,就只有皇帝了。一时脱口道:“莫不成那听我诵诗的,是皇上?”


  冯晏点点头,眉头微皱,半晌道:“你得了诰命夫人的诰封,至今未进宫向皇后娘娘请安。待祖母要进宫探望太后娘娘,你随她一道进宫,到时向皇后娘娘请安,想法子说及今日上公主府,又在公主安排下诵诗之事。”
  

  两人说着话,一时有丫头进来见过他们两人,说道冯太夫人请他们过去一道用宵夜。

  因有前两次之事,冯晏和尤妩心有余悸,却又不能不过去,一时到了冯太夫人处,冯晏遣开丫头,直接道:“孙儿有一事要禀知祖母。”


  冯太夫人一听冯晏的话,眼睛马上去瞄尤妩腹部,一下又醒悟过来,他们成亲还没一个月,就是有孕,也瞧不出来的。因笑道:“阿晏有事儿便说罢!”

  冯晏斟酌言词,把自己一嗅到香粉,全身便会发肿发痒的情景说了。未了道:“祖母上两次下了药在酒水中,孙儿一喝,却是全身发痒,因未能和妩娘……。如今外面流言纷纷,金城公主更是不怀好意,只怕祖母在其中又生误会。”


  冯太夫人一听变了脸色,把手中的筷子一摔,气道:“我是你的谁?我可是你的祖母,养大你的祖母啊!你不能嗅香粉,居然瞒着我,不肯对我明言。这是为何?”

  冯晏低头道:“我是怕祖母忧心。”


    “你是提防着我吧?”冯太夫人伤心了,喃喃道:“你是我孙儿,我难道会害你不成?”
  

  冯晏不语,只跪下叩了一个头。尤妩见他跪下,忙也跟着跪下叩头。

  冯太夫人见冯晏叩头,一时又心疼,弯身去拉他,气恼道:“还不快起来?大半夜的,地下又没有铺锦垫,要是冻着了可不是玩的。”


  冯晏顺势站起来,道:“祖母不恼孙儿就好了。”说着又轻声道:“孙儿嗅不得香粉之事,就是二叔他们,也是不能告诉的。怕只怕知道的人一多,泄露了出去,将来两军对敌,敌方一挥香粉,孙儿便打不得仗了。”

  

  待冯晏和尤妩告辞下去,冯太夫人看着桌上的饭菜原封未动,不由苦笑,一时扬声叫进一个丫头,让丫头另去厨下让厨娘做几味菜送到尤妩房里。

  冯晏和尤妩回了房没多久,便见丫头送了饭菜进来摆在案上,又轻手轻脚退下去,因一看,全是斋菜,不由嘀咕道:“怎么又吃斋?”


  “今儿上了龙象寺祈福,得吃三天斋呢!”尤妩见冯晏不满,不由解释了一句。

  冯晏叫苦道:“我都吃了七天斋了,还吃呀?”

  尤妩暗笑,挟了一筷子青菜放到冯晏碗里道:“多吃几天斋保险些。”

  冯晏低嚷:“我要吃肉!”
  尤妩脸一红,又勺了一调匙豆腐羹到冯晏碗里,低声道:“等你好了再吃。”

  冯晏注意到尤妩红了脸,不由奇怪,觑了她一眼,只寻思,咦,我说要吃肉,她为什么脸红呢?莫非这话另有含义?因又嚷道:“妩娘,我要吃肉!”说着眼睛描一眼尤妩。

  尤妩横冯晏一眼,眉眼如染了□,又娇又艳,引的冯晏又凑近一些,声调略低,耳语般道:“我要吃肉!”

  尤妩发窘,别开头道:“今儿只能吃斋。”

  却说季氏夫人听闻尤妩被强请到公主府,直担忧了一晚,待听得尤妩已回了冯府,这才松口气,至第二日,却顾不上避忌,忙忙就上了冯家见尤妩。

  因是秋季,冯府满园秋菊盛开,尤妩便领着季氏夫人赏菊,一边安慰道:“娘,金城公主并没有为难我,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季氏夫人左右瞧瞧,见没有外人在,一时抱住尤妩,抹泪道:“我苦命的女儿啊!”

  尤妩摸不着头脑,小声道:“娘,您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季氏夫人松开尤妩,拿帕子擦泪,哽咽道:“金城公主的夫婿苏驸马,和那严三世是一道的,娘就怕他们又有手段出来。”  尤妩低声道:“阿晏会护着我的,娘只管放心。”
  季氏夫人止了泪道:“金城公主岂是好招惹的?纵是将军,见了公主也得低头的。”

  正说着,却有丫头来禀道:“少夫人,许府的表**过来了。”
  尤妩心下“咯当”一响,许明珠这时候过来,是来添乱的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季氏夫人听得又有外客到来,怕尤妩不去接待,会落个新妇傲慢的名声,因准备告辞,只小声道:“适才见了太夫人,她倒是和气,也赞了你几声,极是给面子的。只你是新妇,纵她说道不必每早去请安,你度着她起来了,也该去立立规矩的。待产下娃儿,有了凭依,那会她再放话,让你不必去请安,倒可以不必天天去。”

  尤妩点点头道:“娘说得是。”
  “好了,我先回了,你代我向太夫人说一声便是。”季氏夫人又再细嘱几句,这才去了。
  

  尤妩送走季氏夫人,便问蓝月道:“许**什么时辰到的,带了什么人过来?”
  

  蓝月答了,又小声道:“听闻太夫人极喜欢许**,这会她来了,太夫人自然高兴。”
  

  许明珠打小便喜欢冯晏,更兼冯晏投军后,她常过来冯府,在冯太夫人膝下承欢,讨冯太夫人欢心。在冯太夫人眼里,她便是最佳孙媳妇人选。没想到冯晏不爱近女人,一见着许明珠更是转身就走,冯太夫人心急之下,只得退而求其次,只要冯晏看中的,不管身份地位,只管帮他迎进门当妻室便是。待听得冯晏不爱近女人,实则是嗅不得香粉,冯太夫人整一晚却是睡不好,早知道如此,怎么也不能迎尤妩进门。看这尤妩,到处招惹男人,如今倒好,连金城公主这个女人也招惹上了。至一大早,听得许明珠来了,不由精神一振,忙让人请她进来。

  许明珠见了冯太夫人,先嘘寒问暖一番,熟门熟路,亲自泡了茶端与冯太夫人。
  

  冯太夫人见许明珠似是瘦了一圈,更显得楚楚可怜,不由暗叹息,一时挥手让丫头下去了,温声道:“明珠,你一大早过来,自然不是特意过来泡茶的,有话便说罢!”

  许明珠红了眼眶,垂了头道:“太夫人,我倒是想常常过来侍候你,只怕人误会,不敢过来罢了!”

  冯太夫人点点头,拍拍许明珠的手背,表示自己懂她的孝心。

  许明珠见冯太夫人待她如旧,这才放下心来,低声道:“明珠这么一大早急吼吼赶过来,却是为着表嫂昨儿到公主府一事。”


  “此话怎说?”冯太夫人听得许明珠语气郑重,倒有些摸不着头脑。

  许家是皇商,每年都要孝敬一些东西给苏味道和严氏一族的人,一来一往的,许明珠的兄长自和苏味道有些交往,于公主府一些秘闻,却也比别人知道得多一些。


  “昨儿个,公主府的管事找到我哥哥,让我哥哥设法弄些佛香果,因这佛香果是海外之物,京城虽大,却没处买去,确然只有冯府珍藏了一点儿。我哥哥一听是公主想要,也不敢推托,只亲把佛香果送到公主府。”许明珠斟酌语气,俯在冯太夫人耳边道:“我哥哥进公主府后,却被拘着不能出府,似乎是公主府迎进一位贵人,不许人乱走动。太夫人且想想,要金城公主如此小心翼翼相迎的贵人,还能是谁?”

  “你是说,昨儿晚上,皇上也到了公主府上?”冯太夫人胸口起伏,不欲多想,却又压不下那股狐疑,偏要这么巧,金城公主强请了尤妩到公主府,那头皇上就现身公主府了?
  
  
许明珠点点头,压着声音道:“据我哥哥说,皇上和金城公主姐弟感情极佳,皇上一年间也有一两回到公主府上,金城公主每回都会献上美女数位。有一回为了弄一位美女进公主府,我哥哥还出了力。还有,那些美人皆长得极相像的。”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幅绢制小像,展开摊在冯太夫人跟前。
  冯太夫人一瞧,画中的美人,和尤妩倒有七八分相似,因惊疑道:“这是?”

  “据哥哥说,皇上早年间有一位青梅竹马,名唤樱樱,后来樱樱姑娘死了,皇上便叫人绘了许多小像,这是其中一幅。”许明珠收起画像,细心藏进怀里,这才道:“这些年,金城公主一直在搜罗和樱樱姑娘相貌相似的女子进宫。”
 
 冯太夫人听到这儿,脸色早变了,扶着椅背的手微微发颤。 
 许明珠待要再说,听得外间有脚步声,夹着尤妩的说话声,便闭了嘴,只拿眼看冯太夫人。
  冯太夫人深吸一口气,看定许明珠道:“今日之事,只别向外宣扬。”
  许明珠点点头道:“我省得。”
  一时丫头揭起帘子,尤妩进来向冯太夫人请安,又和许明珠相见,笑着说了几句话。
  

  许明珠看着尤妩的笑脸,想及上回自己想设计她和严三世,结果反被她设计的情景,一时恨得牙痒痒,脸上却全是笑意,说了几句便装作惊奇,拿手在鼻端处轻扇道:“表嫂用的什么香料?嗅着若有若无,却是神清气爽呢!”

  尤妩一听许明珠的话,不由自主就举起手掌往鼻端处一嗅,嗅得佛果香的味儿还在,嘴里便道:“想来是早起到园子里逛,身上沾了花香罢!”


  “不对不对,不像花香,却像是果香。”许明珠挪近尤妩坐着,笑道:“表嫂也知道,我家是皇商,专管各种香料的,别的还罢了,对于香料,我却有心得。”说着执起尤妩的手,扯了放在鼻边一嗅,肯定道:“是佛果香的味儿咧!”


  尤妩心下诧异许明珠的举止,嘴里却解释道:“昨儿在公主府抄经,那经书上便有这种香味,想来是抄经时沾上的。”    许明珠捂嘴笑道:“表嫂也真是的,此香虽名为佛果香,可和经书没有关系。”
  

  想干什么呢?尤妩脸上的笑意敛了敛,看向许明珠道:“妹妹话里有话,我却是听不明白。”
  
  许明珠缓缓道:“佛果香味儿清幽,但一经沾身,三五日香味不散,只它有一个缺点,不能沾纸。纸面上一旦沾上佛果香,过得几日,纸质变黄,抄的字儿也会渐渐褪色。”
  

  “妹妹是认为我在说谎了?”尤妩笑了笑道:“妹妹一大早过来,似乎专门是来嗅我手掌有无香味,然后再来反驳一遍我的话的。只不知道,妹妹此举何意?”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你自己做的事儿,你自己知道。”许明珠的笑脸再装不下去了,语气极是尖厉。
  

  “太夫人,少夫人,宫里来人了!”一位管事娘子匆匆来到门外,扬声禀了一句。
  

  冯太夫人一听,顾不得许多,忙领了尤妩出去。内侍见冯太夫人和尤妩出迎,待她们跪下,便念了严太后的口谕,大意是说严太后今早看了金城公主送进宫的佛经,得知其中一部是尤妩所抄,盛赞抄的字儿极工整,一时有了精神,便令人来宣冯太夫人和尤妩进宫说话。

  昨儿金城公主强请了她进公主府,今早太后又来宣她进宫,这事儿也太巧了。尤妩心下嘀咕,再一想有冯太夫人陪着进宫,心下又稍安。

  冯太夫人对内侍道:“请容老身的孙媳略作收拾再进宫。”


  内侍得了冯府的红包,听得冯太夫人要收拾一番,自然无异议,只笑道:“太夫人和少夫人动作快些便是。”

  尤妩心下隐隐约约有不好的感觉,只是现下要装病也来不及了,待要假装摔一跤,又好像太着迹,一时回房更衣,只暗思:宫里的人只怕不怀好意。

  因冯晏起个早去巡营,这会房中无人,尤妩叫进蓝月服侍自己换衣,一边道:“待将军回来了,你便告知他,说道太后娘娘宣了太夫人和我进宫说话。请他到宫门外等我们。”
  

  冯太夫人领着尤妩进宫没多久,冯晏便回府了,他才到书房门不远处,就见一个俏生生的身影立在不远处等他,脆生生喊道:“表哥!”


  冯晏一看是许明珠,想着自己现下娶了亲,想必许明珠也死心了,便点点头,应了一句道:“听说你身子抱恙,可好些了?”


  许明珠听得冯晏关心之语,差点滚下泪来,想及冯太夫人之语,忙忙忍住了,扬起笑脸道:“早好了。”说着上前几步,跟在冯晏身边向前走,一边道:“我一大早过来,恰好宫里有旨意,宣了太夫人和表嫂进宫。本来也要回府的,想着多时未见表哥,便想见一见再走呢!”

  冯晏在府门口下马时,便有管事告知了冯太夫人尤妩进宫之事,倒不意外,只点点头。一时没有嗅到浓郁的香粉味,有些意外,侧过头看了许明珠一眼,见她脂粉不施,下巴尖尖的,显得眼睛更大,楚楚动人,便道:“你身子弱,外面风大,还是赶紧进去罢!”

  许明珠按按眼睛,忍了泪意,匆匆跟上冯晏的脚步。

  

丫头们素知冯晏不喜她们近前,并没有跟进书房去侍候。冯晏才要叫平安进来,眼见许明珠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不由诧异地看着她。
  

许明珠红了脸,从怀里掏出绢纱画,摊开道:“表哥请看!”  “你怎么藏了妩娘的画像?”冯晏看了画像一眼,抬头道:“画的也不是十分相像,最多只有七八分。”
  

“这并不是表嫂的画像。”许明珠把跟冯太夫人所说的话,重说了一遍,眼看着冯晏渐渐变了脸色,心下不由大快。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已是深秋,冷风渐至,金城公主站在御花园的赏菊台,却没觉得有寒意,只浅浅笑道:“一大早就进宫,可不是为了赏菊来的,说句大胆的,御花园的菊花还不如公主府的菊花精神呢!”
  旁边一位宫妃模样的美人闻言,笑而不语,只把泡好的菊花茶端到金城公主手中。

  金城公主呷了一口茶,入口甘甘滑滑,茶入咽喉,始有菊花的清香透出来,一瞬间满腔茶香,因满意的点点头,朝宫妃道:“冰娘泡茶的功夫越法好了。”

  严冰娘垂眸一笑道:“不过熟手尔。”

  金城公主笑道:“待你做了皇后,我再要喝你泡的茶,只怕没这么便当了。”
  
  严冰娘捂嘴笑了,道:“公主说哪儿话呢?叫皇后娘娘听了,只怕要……”
  

  金城公主看严冰娘一眼道:“难道你不想当皇后?”

  “想有什么用?”严冰娘是严太后的侄女,金城公主的表妹,深得严太后和金城公主信任,在金城公主跟前,心里的话倒也不须藏得太紧,因笑道:“皇上不喜严氏一族的人,连带的,也少到我的宫殿中,莫说皇后了,就是贵妃,我也不敢肖想。”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想一想了。”金城公主笑吟吟道。

  
  严冰娘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金城公主,询问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略有些呆怔。
  
  金城公主又呷了一口茶,方才道:“皇上想打压严氏一族的人,母后却想护着,只母后也明白,纵她想护,其实也护不得许久。”
  “太后娘娘的意思是?”严冰娘也知道,一旦严氏一族倒台,她这个严氏女在宫内的地位,定然也一落千尺。
  金城公主道:“母后的意思是,她在皇上跟前退一步,待皇上内疚之际,设法让你当上皇后,以你之能,保住严氏一族一点根基总能够的。至于枝节,皇上想砍便由得他砍好了,好过连根基也不剩下。”
  “但皇后她……”严冰娘有些忧虑。
  金城公主笑了,半晌道:“皇后娘家势力可也不小呢!皇上一旦动手打压下严家,回过头看着皇后娘家独大,焉能放心?到那时,你这个育有两位皇子,娘家势力又弱了下去的淑妃,可不正是最好的皇后人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严冰娘眼睛亮了亮,很快又敛掉光芒,俯身朝金城公主福了福,低声道:“公主对冰娘之恩,冰娘定然不忘。”
  金城公主扶起严冰娘,苏味道身为驸马,虽略有权势,终究不能任朝中要职,想为儿子们谋前途,少不得要助严冰娘当皇后了。




  两人说得一阵子话,金城公主度着冯太夫人和尤妩也进宫了,方俯在严冰娘耳边说了几句话。
  严冰娘一听,点头道:“这个容易。”


  金城公主笑道:“借着皇后娘娘之手弄死尤妩,皇上就算当场不发作,这根刺总会埋在心底。且尤妩一死,冯晏与皇上之间,便也不复从前那样,这般境况下,母后体谅皇上处境,反自行退让一步,皇上自然便……”


  这会儿,冯太夫人和尤妩已是进了宫,候在太后宫殿的一处小静室中。一时自有宫女端上茶来,冯太夫人忙接了,看着宫女退下了,见尤妩揭了茶杯盖嗅茶香,便止住道:“也不知道要等候多长时间,你先别喝茶。”


  尤妩会意,这是怕万一喝了茶内急,那头太后又召见的话,却是不好办,因把茶杯搁到身前的案几上,端正身子坐着。


    一会儿,便有宫女出来,笑着向冯太夫人福了福道:“太后娘娘宣太夫人晋见。”
  

  冯太夫人见只宣她进去,有些意外,一时看看尤妩,嘱道:“好生候着罢!”
  
  
尤妩点点头,待冯太夫人随宫女进了寝室,便好奇地打量起静室的摆设来。隔没多久,有小宫女上来收拾茶杯,手一碰,却碰翻了尤妩案前的茶杯,眼见茶水溅出,溅湿了尤妩的绣花鞋,宫女吓了一跳,道:“这处却备有替换的鞋子,还请夫人换下,奴婢用烫斗给夫人烫一烫溅湿的鞋子罢!”

  尤妩摆手道:“不用了,湿的也不是十分厉害,隔一会便也干了。”


  宫女为难地看着尤妩道:“若被主子知道奴婢溅湿了夫人的鞋子,必要重罚的,还请夫人……”
  尤妩笑道:“我到时只说是我自己溅湿的便是。”


  宫女更为难了,垂头道:“主子知道了,一样会说侍候不好,一样要罚。”说着又保证道:“烫一下很快干的,还请夫人成全。”

  尤妩以前看电视和宫斗小说,总看到宫女因一点点小事被罚或被处死,现下看着这小宫女口吻可怜,一时心软,便道:“好吧!”


  宫女眸子有了喜意,指了指另一间侧室,低声道:“这处便是更衣室,夫人换了鞋子,待奴婢烫干了再换上便是。”

  隔一会儿,宫女从更衣室出来,把手里的绣花鞋给尤妩换上,接着取出烫斗,灌了滚水,摸了摸烫斗底,便开始给尤妩烫鞋子。
  
尤妩先还提防着,眼见小宫女温顺,有问有答,防备的心理便去了几分,只暗笑自己想得太多了。
  

小宫女很快烫好鞋子,给尤妩换上了,一眼看到尤妩袖子边也湿了一点儿,便恳求道:“夫人把衣裳脱下让奴婢烫一下好么?”说着又补充道:“很快的,一下子就好。”
  

尤妩见袖边被茶水洇湿了,有一块明显的茶渍,想着烫干了或许茶渍不会太明显,便点点头道:“既这样,你找一件衣裳来给我换罢!”
  

小宫女问道:“夫人喜欢什么颜色的衣裳?”
  

尤妩甩了甩袖子,看了看小宫女雀跃的表情,总感觉不对劲,一时道:“算了,不烫了。”
  

  “这怎么行呢?”小宫女放下烫斗,忽然扑上去扯住尤妩袖子,硬要给她脱衣裳。
  

  尤妩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高喊道:“太夫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随着尤妩的声音,出现两个嬷嬷,一个上前反剪尤妩的双手,另一个拿帕子堵住了尤妩的嘴。
  。432aca3a1e345e339f35a30c8f65edce《》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尤妩心下突突乱跳,至此已知道遭了暗算,心下急速转动,一时也不再挣扎,只去看小宫女和两位嬷嬷的脸,记住了她们脸部的特征。
。9b72e31dac《》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3fe94a002317b5f9259f82690aeea4cd《》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小宫女见尤妩似乎吓呆了,一时很麻利的脱了她的鞋子,又再麻利的脱了她的外衣,把她推倒在椅子上,小声问两位嬷嬷道:“行了么?”
。fec8d4《》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7f100b7b36092fb9b06dfb4fac360931《》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看来她们是早有预谋的,这会须得自救才行。尤妩嘴巴被堵,鼻息略粗,只狠狠吸一口气,猛的用力撞向身前的嬷嬷,把她撞向一边,一矮身,便从另一位嬷嬷腋下钻过去,不管不顾就跑,一下跳过门槛,也不分辨方向,只朝前跑去。
。9908279ebb《》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7fe1f8abaad094e0b5cb1b01d712f708《》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快拦住她!”两位嬷嬷极是吃惊,这小娘们赤着足,只穿了中衣,居然敢乱跑?
  
。e56954b4f6347e897f954495eab16a88《》 @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尤妩一边跑一边抠出嘴里的帕子,很快拐过几处小静室,甩开两位嬷嬷,又一个拐弯,想也不想就拐进一间光线略暗的房间中,拉开大衣柜的柜门藏了进去,大气也不敢透。
  

  两位嬷嬷追了过来,不见尤妩的人影,一时怕惊动别人,只低声商量道:“我往这边去瞧,你去瞧那边。”


  尤妩听得脚步声在暗室门外经过,并没有进房,这才暗松一口气。


  隔了良久,尤妩竖起耳朵听动静,听得外间没有声音,这才轻轻推开衣柜门,朝缝隙处看出去,眼见得暗室四处是衣柜,心下猜测这处是更衣室。一时腿麻了,只伸手揉着,揉得一会便翻了翻衣柜底,找出一对鞋子穿上,又翻出一套灰蒙蒙的内侍衣裳穿上,一时扯了头髻,把头发随便挽起,拿了一顶内侍所戴的帽子套在头上,把帽子往下拉低,压住了眉毛,因缩着背,拱着腰去镜前照了照,豁然是一个俊俏小太监,只扯了扯嘴角苦笑一下。


  待她收拾停当,门外忽然跑进一个小太监来,一见她便嚷道:“你是新来的小李子罢?太后娘娘宣你呢,快随我过去。”


  尤妩想着冯太夫人在严太后处说话,也急于和冯太夫人碰面,眼见小太监误会,也不戳破,只垂头缩背跟在小太监身后出去。
  
  小太监一边走一边道:“李子哥哥,太后娘娘心情不好,你梳头时可得小心。”
  


  “嗯!”尤妩嗯了一声,敢情这李子哥哥是一个梳头太监啊?


  两人一路前行,却是路过适才尤妩等候的静室。尤妩忍不住探头一看,见静室外候了几位宫女,还有两位持着拂尘的内侍,一时捏了嗓子道:“咦,这处的人怎么这般多?”
  

  小太监不敢停留,急急走过,看着离静室稍远,这才道:“外间站着的,是侍候皇后娘娘的人,想来是皇后娘娘在里面的。”


  尤妩把事情一串联,心下渐渐腾起怒火。昨晚抄经,今儿进宫,看来这事儿跟金城公主有关了。那小宫女和两位嬷嬷,定是被金城公主买通的。小宫女脱了我的鞋子和外衣,莫非要造成一副我想勾引皇上的场景。然后等皇后进去,撞在皇后手里,皇后便会拿下我?只是不对啊,皇后怎么也要问一问才会拿下的。




  尤妩所不知道的是,这几年一直有相貌像樱樱的宫女试图勾引宋吉,这些宫女凡是撞在皇后手里,皇后通常问也不问,就让人拖下去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常皇后得了消息,说道有一位相貌极像樱樱的宫女埋伏在小静室中,只等着勾引皇上,她一听,怒火中烧,领了人就闯进严太后的宫殿,只往小静室中搜索。谁知搜索了好一会,并没有传说中的美貌宫女,一时疲倦的坐到椅子上,伸手接了贴心宫女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心口的火气才略消了下去。

  常皇后上回怀孕三个月,却被一位相貌像樱樱的宫女冲撞了,以致小产。这阵子,凡有相貌像樱樱的宫女撞在她手里,无一幸免。今儿一听有新宫女试图勾引皇帝,常皇后哪儿顾得分辩真假?只气冲冲就来了。这会儿平静下来,却觉得事态不平常,因低语道:“严冰娘这是想引我得罪太后娘娘么?”


  宫女见常皇后平静了一些,便进言道:“皇后娘娘,这毕竟是太后娘娘的宫殿,在此处搜人,若被太后娘娘知晓了,定然不快。”




  常皇后站起来道:“既然来了,自然要进去向太后娘娘请安。”


  宫女松了一口气,扶了常皇后道:“皇后娘娘小心脚下。”




  常皇后沧桑一笑道:“现下又没有喜,还怕摔跤不成?”若不是皇上一见相貌像樱樱的女子便挪不动脚,公主殿下又哪儿会一再搜寻女子献进宫,宫内又哪儿会乱成这样?本宫又哪儿会小产?
  

却说尤妩含胸缩背,微拱着腰,努力作出谦卑的模样,心下却惴惴不安,只悄悄张望四周。
  


  “李子哥哥,你长得真漂亮!”小太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尤妩,羡慕地道:“像李子哥哥这样的,都很快会升为总管呢!”


  啊?尤妩不由震惊,天啊,原来真有一位太监模样跟我相似,以致这小太监认错了人。因含糊道:“我不过新来的,哪儿有资格成为总管呢?”




  “有的,有的。”小太监一心想巴结李子哥哥,看看四周无人,低声道:“但凡相貌长得像李子哥哥这样的,给太后娘娘梳过头之后,都会当上总管。”




  尤妩愕然,问道:“太后娘娘处有多少位总管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也不多,只有两位。要找像李子哥哥这样相貌的人,其实也不易。”小太监溜一眼尤妩,脱口道:“李子哥哥比宫里几位皇妃还要像……,太后娘娘一定喜欢。”

  尤妩脑际有电光一闪,不期然想起昨晚在公主府诵诗,皇帝在内室一边听一边喊樱樱的事,因小声道:“太后娘娘瞧中我,是不是因为我相貌像樱樱姑娘?”



  宫里但凡相貌像樱樱姑娘的,不管是太监也好,宫女也好,总会受到太后娘娘和皇上青眼,这本不是什么秘密。小太监一听尤妩的话,吞吞吐吐道:“李子哥哥相貌虽像她,但可别在太后娘娘跟前提什么姑娘才好。”




  尤妩停了脚步,把手心里一直握着的一支赤金钗塞在小太监手里,低声道:“你跟我说说樱樱姑娘的事,日后我升了总管,一定提扯你一把。”

  
  小太监掂掂金钗,见份量十足,心下乐开了花,笑道:“李子哥哥记得提扯我就成。”
  

  从小太监的嘴里,尤妩得知,樱樱父母双亡后,被严太后接进宫抚养,极是宠爱,有些时候,金城公主这位亲女还得靠后。樱樱更和宋吉两小无猜,宫里明眼人都认为,樱樱和宋吉定然是一对。只是也奇怪,严太后虽然宠爱樱樱,却不大喜欢别的人把樱樱和宋吉认作一对儿。后来樱樱死了,宋吉和严太后皆伤心无比。及后,宋吉登上皇位,宫里便出现几位相貌像樱樱的宠妃。而严太后处,也有相貌像樱樱的内侍出现。又有传闻,说道在严太后处侍候的内侍,其实相貌更像樱樱的父亲陈元芳。


  小太监虽然语焉不详,但尤妩脑补能力超强,很快就组合出极接近真相的几件事:第一,樱樱是严太后的私生女。第二,严太后和樱樱父亲陈元芳之间,肯定有梳头这幕美好回忆。因此相貌像陈元芳的梳头太监,便得宠了。第三,樱樱之死,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尤妩跟在小太监身后进了严太后的寝室,一时偷溜一眼寝室四周,见几位宫女执巾端盆站在一边,一位中年贵妇坐在梳妆台旁边,其中并无冯太夫人的踪影,不由大急,又不敢多看,只跟着小太监对着中年贵妇行礼。

  中年贵妇正是严太后,她挥挥手道:“起来吧!”说着朝一位女官模样的宫女道:“通天丸呢?”


  宫女为难,低声道:“太后娘娘,真人吩咐了,这通天丸不能多吃。”

 

 严太后瞪一眼宫女,宫女再不敢多说,捧了一个锦盒上前,揭开了,用帕子包了手,小心翼翼掂出一颗尾指大的黑色药丸来,递到严太后跟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