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8 | 浏览:15693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尤物当道》作者:贡茶(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罗帐低垂,美人侧卧,曲线玲珑。冯晏却不敢细看,只低头坐在床沿,低声道:“委屈你了!”

    尤妩声音含了笑意,小声问道:“大夫怎么说?”

    冯晏喟然长叹,应道:“每晚泡药澡,服七贴药,七天内不得吃酒肉,一个月内不得行房。”

    尤妩听着听着,不由伏枕大笑。

    冯晏听得银玲似的笑声,悄悄瞥一眼,又硬生生移开视线,小声问道:“你还好吧?”

    尤妩身上虽燥热,倒不觉十分难耐,答道:“我只喝了小半口,灌了几杯冷茶,却是觉得好些了。”说着抬头瞧一下冯晏,忍不住又笑了,这人喝了一大口,泡了半晚的药澡,现下全身药味,接着还有得折腾呢!

    冯晏按了按脸,见脸上不再火烫,这才吁口气道:“好在只喝了一口,要是一杯下去,想都不敢想那情景。”

    两人适才一感觉到不对,便起身告辞,一个忙着回房,一个忙着回书房。

    尤妩灌了几杯冷茶,又泡了一个澡,躺到床上时方才好些。

    冯晏泡了药水澡,让大夫诊治过后,却也怕尤妩有什么不妥,忙忙来瞧她。这会见她躺在床上,并无大碍,这才松口气。

    说着话,冯晏见尤妩翻个身,仰面躺着,一床薄被掩不住风流身段,不由揉揉鼻子,赶紧又移开视线,沉吟道:“妩娘,我还是安歇在这儿,若不然,祖母肯定还有手段。”

    尤妩脸一热,“嗯”了一声,心下却偷笑,大夫说一个月不能行房,你就忍着吧!一时又道:“祖母一心为你,你为何不肯告诉她,你嗅不得香粉之事?”

    冯晏默一下道:“若是告诉了,祖母定然会亲上加亲,让明珠嫁过来。偏我最不喜欢明珠爱哭。现下告诉也不是不行,就怕节外生枝,又多事了。”

    尤妩听得冯晏的语气,马上品出味来,她虽是尤文道的女儿,奈何先前与沈喻南定过亲,又嫁过杨尚宝,论起来,并不是冯太夫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孙媳妇人选。若是冯太夫人这会得知冯晏只是嗅不得香粉而已,或者另有想法也未定。

    且说冯太夫人眼见冯晏和尤妩喝了酒,一个跑回新房,一个跑回书房,不由大为沮丧,怎么这样呢?待得听见平安去请大夫,说道冯晏全身燥热难当,想让大夫诊治,一时又愕然。**【虾米文学 等大夫走了,她又听说冯晏跑到新房去见尤妩,不禁喜上眉头,呀,肯定是大夫告诉那傻小子,这燥热难当,不须服药,只须到新房会会美人便成了。

    冯太夫人等呀等,等得六彩来告诉,说道冯晏遣了蓝月等人出房,已吹熄了烛火,安歇在新房,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

    冯晏这会躺在尤妩身边,鼻端嗅得一缕若有若无的幽香,一时又感觉到身上燥热了起来,只是闭着眼,僵着身子作入睡状,心头却如万马奔腾。

    尤妩本来不觉如何,待冯晏躺到身边,身子略僵,唇干舌燥的,一下明白了过来,那小半口酒的威力还在呢!

    冯晏僵得一会儿,听得动静,不由睁开眼来,借着窗外透进的一点微光,见尤妩坐了起来,不由微低了嗓音问道:“怎么,睡不着么?”

    “渴了,要下去喝茶。”尤妩掀开被子,挪动了一下,从冯晏脚尾处爬出去,想下地穿鞋子。

    冯晏缩回脚,一下坐起,翻身下地,手一伸,已是搂住尤妩,打横抱起她,低低道:“我抱你去喝茶!”

    尤妩吓一跳,条件反射伸出手搂住冯晏脖子,一时忍不住在他胸口蹭了蹭,却听得冯晏心跳得“咚咚”响,再一听,原来自己一颗小心肝也在砰砰乱跳。

    冯晏搂着尤妩蹲下,从床边找到鞋子给她套在足上,手指抚上尤妩的足踝,触手滑腻,再加上温香软玉在怀,一时几乎把持不住,只深吸一口气,这才站了起来。

    尤妩俏脸火烫,心下也嘀咕那小半口催情酒的厉害,若不是想着大夫嘱咐冯晏不能那个,几乎就想推倒他呢!

    冯晏平时走路大步流星,这会儿,从床边到案台边的几步远,却走了好一会还没走完。他一寸一寸挪动着,严肃道:“妩娘,你看着瘦,其实有些重,我抱不大动。”

    “呃,那你放下我,我自己走。”尤妩把脸贴在冯晏胸口,含糊道。

    “不,月黑风高的,夜路不好走,还是我抱着安全。”冯晏手臂紧了紧,感觉到尤妩腰身绵软,说话时,有似兰非兰的幽香袭进鼻端,只觉全身发烫,心跳如狂,嘴里道:“就快到了,别急!”

    “好难受!”尤妩感觉到冯晏手臂一紧,两人身子紧贴在一起,适才那股燥热更甚,不由骂道:“你家祖母太狠了,我只喝了小半口就成这样了,要是一杯下去,只怕得当场出丑。”

    冯晏见尤妩发脾气,便两步一跨,把她放到案台边的椅子上,提了茶壶,倒出茶来凑在尤妩嘴边,低声道:“我代祖母赔个礼如何?”

    “哼!”尤妩自己接过茶,猛灌了下去,那股燥热方才消了一些,这才道:“不敢当呢!”

    冯晏听着尤妩的声音似娇似嗔,还拖了尾音,心里痒丝丝的,遂低声道:“敢当的,敢当的,祖母确实过份了。”

    “噗!”尤妩不由笑了,伸手去戳冯晏的额头,“小心祖母听到,要怪你偏帮媳妇的。”

    冯晏被一戳,骨头几乎酥了半边,一伸手捉住尤妩的手指头,轻轻捏了捏,只是不舍得松开,不知不觉就拿了尤妩的手指含进嘴里吮了吮。

    手指尖处痒丝丝,麻酥酥的感觉传来,尤妩心跳加剧,一时挣了挣,却是挣不脱,不由红涨了脸,低声道:“放开,我要……”呃,喝太多茶水了,要解手啊!

    那催情药确实霸道,妩娘虽只喝了小半口,料着是禁不住的!大夫虽说一个月不能行房,以防红肿麻痒更甚,可是妩娘这样,不解决也不行。冯晏一听尤妩的话,心里的念头一闪,马上道:“你想要,就要吧!”说着松了尤妩的手指。

    尤妩闻言怔了怔,接着再也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揉着胸口道:“我要笑死了!”

    冯晏见尤妩笑成这样,不由喃喃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尤妩笑完道:“我要解手!”

    冯晏马上知道自己适才会错了意,一时也略略尴尬,赔笑道:“我抱你过去!”说着不待尤妩回话,一伸手已是抱起尤妩,三两步就到了屏风后,把尤妩放到马桶旁边,便退了出去。

    尤妩蹲到马桶上,心下尴尬,不由喊了一声道:“将军!”

    “嗯!”冯晏在屏风外应了一声,问道:“怎么啦?”

    “你捂上耳朵行不行?”尤妩道。

    “行!”冯晏应了,却没有捂住耳朵,待尤妩又喊了一声,却假装听不见,一时听得尤妩在屏风后的细微声响,俊脸不由暗红,待声音止了,便道:“妩娘,以后喊我阿晏罢!”

    尤妩随口应了,忙着系上腰带,才要走回床边,一时眼前人影一闪,身子腾空,又被冯晏打横抱了起来。

    冯晏这回动作极快,几步就把尤妩抱到床边坐着,蹲下帮她脱了鞋子,待她缩脚上床,朝里躺着,也赶紧上床躺着,一边道:“天不早了,快睡吧!”

    尤妩一躺上床,却又全身燥热,只得揭了被子,扯松了领口,闭着眼数绵羊,却是越数越精神,一颗头不由在枕头上辗来辗去,一时又觉得脖子酸,便抬手在脖子后揉搓。

    冯晏仰面躺着,听得动静,微微侧头,已是伸手过去帮尤妩揉脖子,低声道:“我帮你!”他说着,嗅得尤妩颈后一股幽香,不由自主便挪近了身子。

    冯晏热热的气息喷在颈后,尤妩身子微颤,再被冯晏大手一揉,更是难受,忙伸手去拨开他的手,嘀咕道:“你不要越帮越忙!”

    冯晏不舍得缩手,只避开尤妩的手,去揉尤妩的肩膀。

    尤妩肩膀被这么一揉,不由发出呻吟声,学武的人知道关节在何处,不轻不重揉起来果然舒服呢!

    冯晏听得尤妩的呻吟声,不由口干舌燥,心猿意马,只极力按下心思,另一只手却是控制不住,伸过去按在尤妩腰上,轻轻揉了起来。

    这样子下去很危险呢!尤妩向里挪了挪,翻过身来,伸手拨开冯晏两只手,低语道:“不用揉了,睡吧!”

    “那边的肩膀还没揉揉。”冯晏伸手过去,想去按住尤妩右肩,尤妩觉着不妙,便抬头捉住冯晏的大手,用力按住。不想冯晏伸过去的手却是迟疑的,软绵无力,被尤妩用力一按,手掌一下落在尤妩领口处,顺着尤妩的手势,滑进了她胸口,握住了一团绵软。

    冯晏只觉全身的热血全涌了上来,鼻腔一热,有热热粘粘的东西直喷了出来,滴落在床单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本帖最后由 younny 于 2012-10-26 13:05 编辑

“嗷!”尤妩脑袋“轰”的一声响,身子瞬间僵硬,张嘴就咬在冯晏手腕上。
  
  冯晏手腕吃痛,张开的五只手指一收拢,却是拈住了一颗硬硬尖尖的小红豆,一时间,鼻血再次喷溅而出。
  豆腐呢,豆腐呢,让我一头撞上去吧!尤妩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按着冯晏的手,按进自己胸口的。一时松开嘴,又松开手,喃喃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冯晏缓缓缩回手,轻轻抚了抚,发现牙印不深,低喃道:“谢谢妩娘口下留情。”
  
  尤妩浑身火烫,又羞又窘,早已翻身向里,贴墙面壁,假装刚才一点事儿也没有发生过。
  

  冯晏见尤妩一动不动,便慰问道:“牙痛了吧?我手腕太硬,你这样咬下来,肯定硌牙了。”

  尤妩一下又想笑,只拼命忍着,一时肩膀直抖动。

  冯晏慌了,小小声道:“别哭,最多我让你摸回来。”

  “你说的!”尤妩一个翻身,壮起天大的胆子,一下跨上冯晏的身子,骑到他腰上,狠狠掀开衣裳,胡乱摸了两把,见冯晏僵着,也深怕惹了他,又忙忙翻身下去,继续贴墙面壁,哼哼道:“好了,两不相欠,睡吧!”
  这样,怎么睡得着呢?冯晏连续作了好几个深呼吸,好容易把体内的燥动压下去,这才扯起袖角擦干鼻血。一时见尤妩没有动静,便拈了被角过去给她盖上,自己往外挪了挪,念叨着从前在某处听来的佛经:“□,空即是色……”
  尤妩折腾了一晚,第二日早上却是睡迟了,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她悄悄撩帐子探半个头出去瞧了瞧,见冯晏坐在案前看书,听得她的动静,便含笑看过来,一时满脸通红,又缩回头去。

  冯晏见尤妩一探头,俏脸盛开两朵桃花,慌慌缩回头去,不禁想起昨晚手掌触到那团绵软,一时忍不住透过帐子去瞧帐中人。

  “阿晏,你先出去吧,我起来梳洗。”尤妩一抬眼,就见冯晏在帐外看过来,忙扯被子围住身子。
  冯晏见尤妩害羞,心头大好,笑吟吟推门出去。
  稍迟些,那条粘了冯晏鼻血的床单被送到冯太夫人跟前,冯太夫人验看完毕,自去给祖宗上香祈告,祈告完笑吟吟出来,吩咐厨房给冯晏和尤妩煲补汤,又嘱一众人小心侍候,再让六彩去告诉尤妩,道是每月初一十五两天过来请安,别的日子只管服侍冯晏,不用跑来跑去。
  

  待听得尤妩和冯晏在侧厅中一道用早饭,冯太夫人更是喜上眉梢,想得一想,又让六彩去瞧瞧。
  六彩去了一会回来道:“太夫人,卫状元和沈公子来访,将军在前头见他们呢!”

  卫正和冯府沾亲带故,常来冯府走动,这会过来不奇怪,沈喻南却来作什么?冯太夫人一怔,问道:“可知道他们此来为了何事?”

  六彩道:“我隐约听得严家几个字,余者就不知道了。”

  “难道严三世还不肯死心?”冯太夫人不由起了怒意,“这严三世不过五品小官儿,若不是仗着驸马和公主撑腰,怎敢如此?”

  冯晏听卫正说道这几日朝中局势变化万端,且有御史上折子弹劾杨尚宝尤文道结党营私,意有所图,不由也皱了眉。所谓的结党营私,莫非是指他?他现下掌着京城兵马,难免招忌。

  卫正提醒道:“那位上折子的御史,其夫人是严三世的堂姐。”

  沈喻南深恨严三世,一想因为严三世之故,致使他失去尤妩这个未婚妻,遭人笑柄,一时就牙痒痒。因道:“本朝向来文武不和,极少有联姻。这回冯将军娶了妩娘,落在一些人眼中,却是武将勾结文臣,一旦有人推波助澜,散播谣言,纵是皇上想按捺下,只怕也要费功夫。”

  卫正点点头道:“严三世固然是另有心思,但若没有驸马爷撑腰,焉敢这般大胆?”至于驸马,自然是太后在给他撑腰。后面这一句,卫正便没有直接说出来。


  冯晏听完,淡淡道:“严家既然追着不放,给他一个回马枪便是。”

  待卫正和沈喻南告辞,冯晏这才回到书房,一时把一方手帕子递给平安道:“沈喻南还了帕子,拿去!”

  平安大喜,马上接过帕子,正要往怀里放,一时又不放心,怕帕子弄脏了,便展开瞧了瞧,一瞧不由道:“这不是梅花绣的那方帕子,看,这儿绣的是桃花,不是梅花。”

  冯晏不耐烦细看,夺回道:“想必是拿错了。下回换回来就是。”
  冯太夫人听得卫正和沈喻南告辞走了,便让六彩去给冯晏传话,说道天气极好,何不带尤妩出府逛逛,买买胭脂水粉之类?
  六彩倒是明白冯太夫人的心思,外间一直有流言,说道冯晏喜男风,现下冯晏已和尤妩圆房,再带了尤妩出去逛逛,他喜好男风的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一听出去逛逛几个字,尤妩双眼却是放光,牢牢看着冯晏。

  冯晏一听胭脂水粉几个字,却是打个寒噤,一抬眼见得尤妩的眼神,心头又一软,因点点头道:“既这样,便去逛逛罢!”

  “走走,换衣裳去!”尤妩一兴奋,就伸手去拉冯晏,却听冯晏轻咳一声,抬头一看,这才发现侧厅中站着两个丫头,一时不好意思,只得缩回手,规规矩矩站起来往房里走。

  两人很快换了衣裳出门。

  女人逛街,多数是奔着首饰铺子,胭脂铺子,再至绸缎铺子去的。尤妩一出门,却是奔着各种小食摊去了。糖公鸡,冰糖葫芦,串串肉,一摊接一摊试了过去。
  冯晏见尤妩兴奋,一边吃一边和摊主闲聊,眼见摊主诚惶诚恐,看也不敢看尤妩,便也由得她去。一时见尤妩嘴角沾了一点东西,便要抬袖去帮她擦,还及擦上去,见得尤妩轻轻侧头一笑,如春花初绽,又缩了手,忙去怀里摸帕子,一摸便摸了那方沈喻南给的帕子出来,看了看又要塞回去,却听尤妩惊讶道:“咦,这不是我的帕子吗?”
  冯晏举着帕子的手僵在当地。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本帖最后由 younny 于 2012-10-26 13:09 编辑

尤妩没有留意到冯晏的异样,伸手去扯他手里的帕子,扯了两扯却没扯动,一时秋波流传,斜睨冯晏一眼,抿嘴一笑,脸颊凑过去了一些,等着冯晏帮她擦嘴角。
  冯晏手一缩,已是把帕子收进怀中,一抬手,手指翻向里,捏了袖角在尤妩嘴角随便一擦,闷闷道:“好啦!”

  尤妩有些不明所以,笑道:“有帕子怎么不用?”

  冯晏低哼道:“那帕子有一股屎味,似乎被人擦过屁股,不能用了。”

  尤妩愕然,眨巴眼睛道:“怎么回事?既有异味,你还收在怀里作什么?”

  冯晏仰头,作望天状道:“毕竟是你的帕子,总得问问是谁拿它来乱用的,要是这会丢弃了,就没了证物。”
  尤妩更是摸不着头脑的,才要再问,见冯晏大踏步往前走了,只得止了话跟上。
  冯晏埋头走了数十步,没有听见尤妩的声音,忙停下脚步,回头去看,见尤妩在后小碎步跑着追他,纤腰一握,款款如弱柳扶风,似乎随时会摔倒,不由心头一软,倒退几步,待尤妩追上,便指指不远处一间酒楼道:“去那里歇歇脚,吃吃东西罢!”


  尤妩观察了冯晏一眼,见他神色如常,便不再多想,点点头,随冯晏上了酒楼。
@
  冯晏是这间酒楼的常客,掌柜见他带了一位绝色美人上来,马上猜测出美人的身份,早已亲迎出来,把他们迎上三楼雅座,嘴里连着一堆吉祥话,极尽讨好。

  尤妩有些好奇的四处瞧了瞧,见三楼雅座用屏风隔开,屏风古色古香,上面绘着清明上河图,便上去细看。

  正看着,就听见一个声音喊道:“妩娘!”

  尤妩听得是杨思明的声音,抬头一看,笑道:“怎么是你?”

  杨思明早已上去跟冯晏打招呼,一边笑道:“祖父今日休沐,我陪着他老人家出来逛逛。”

  听得杨尚宝在隔壁,尤妩惊喜,笑道:“呀,太爷也在这儿?”

  冯晏见尤妩亲昵的和杨思明说话,几乎忘记了还有他存在,不禁憋气,脸上却还是如常,站起来道:“妩娘,杨太爷既然在这儿,咱们该过去见见!”

  杨尚宝见杨思明领着冯晏和尤妩过来,不由笑着让他们坐下,又看一眼尤妩,见尤妩眉眼生春,脸泛桃花,倒是放下心来,看尤妩的模样,关于冯晏冷落她的谣言,自然不足信。

  尤妩在杨府时,是把杨尚宝当了爷爷看待的,再加上杨尚宝相貌像足了她前世的外婆,更是添了亲切,这段时间没见,不知不觉便有些挂念,这会见了杨尚宝,少不得先问几句他身体如何,吃睡如何等语。

  待菜上来了,尤妩又忙着布菜,把绵软好嚼的菜式搁到杨尚宝跟前,又喊小二上牛肉羹,笑向杨尚宝道:“太爷牙不大好,别的不好多吃,牛肉羹却得喝一碗。”

  杨思明感慨道:“有妩娘在,祖父吃的也多一些。”

  冯晏挟了一筷子青菜,味同嚼腊,眼睛斜睨了尤妩一下,见她毫无所觉,不由愤慨,好么,一颗心全扑在前夫身上了,居然理也不理我,岂有此理?

  

  杨尚宝却察觉到冯晏的异样,再见他只吃青菜和豆腐,便道:“冯将军为何不吃肉?”
  

  尤妩赶紧代答道:“他昨儿喝多了酒,伤了胃,大夫说道须要养胃,这几日不能沾酒和肉。”
  
  杨尚宝一听便笑道:“我素日不舒服,大夫也是这句话,说道胃和则睡卧安,须得素食养胃才行。”
  “正是呢!太爷可得听大夫的话。”尤妩说着,又嘱杨思明道:“现下秋天了,夜里渐冷,你回了府,记得嘱婆子每晚端热水让太爷泡脚。脚一暖,身子也暖和,这样便睡得好些。”
  
  听得尤妩吩咐,杨思明自然应下。
  
  杨尚宝不由慈爱的看一眼尤妩,笑道:“妩娘身子弱,平素也该多保养。”
  

  冯晏见尤妩和杨尚宝相谈甚欢,情状亲密,简直无视了他这个夫婿,因低头扒一口白饭,第一次发现,这间酒楼的白饭又粗又糙,难以下咽。

  杨尚宝却是有话要对冯晏说的,一时敲敲桌面道:“冯将军,御史上了折子弹劾我和尤大人勾结武将,居心不良,这个武将,说的当然是你。此事看着是弹劾我们,其实是严氏一族要从你手中夺得军权。但皇上的态度至关重要,你好好想想。”
  随着皇帝权威日盛,此消彼长,严太后的威势便敛了许多,严氏一族在朝中一手遮天的局势,也渐渐被打破。一旦严太后失势,严氏一族的下场也可想而知。当此之时,严氏一族只有夺得军权,才能继续在朝中鼎立。
  冯晏十六岁投军,打拼到今日,靠的不仅仅是武勇,一听杨尚宝的话,自也明白其中关键,严氏一族和驸马苏味道把持京城多处重要职位,但自打他领着兵马回京,皇帝不单封了他为侯,还令他镇守京城,职位驾凌在苏味道之上。这是皇帝要借他之手打压严氏一族和苏味道,只是严氏一族和他们背后的严太后,却不会坐以待毙。

  冯晏沉默一下道:“杨大人,我虽有战功,未至封侯的功劳,偏皇上封了我为侯。”
  

  冯晏这句话无头无尾,杨尚宝却听出了意思,一时点点头。严氏一族中,以严太后的亲弟弟观西侯严怀贞为首,皇帝封冯晏为侯,自然是要让他跟严怀贞对抗。至于御史上折子一事,不过冰山一角,大可置之不理。

  待吃完饭,尤妩想着出来一趟,总得买点东西回府孝敬冯太夫人,便跟杨尚宝道别,拉了冯晏道:“祖母平素喜欢吃什么东西?咱们买点回去孝敬她罢!”
  冯晏道:“祖母喜欢甜食。”
  尤妩一听,便让酒楼打包了两份糕点,一时提在手里,笑道:“咱们出来这些时候,也该回去了。”

  待冯晏和尤妩走后,杨思明却有些忧虑,悄声道:“祖父,冯晏能斗得过严家吗?”

  杨尚宝淡淡道:“这要看皇上能不能斗得过太后。”说完若有所思,隔一会又道:“严怀贞居然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驸马苏味道同样不简单。且看着罢!”

  却说尤妩回冯府后,先去见过冯太夫人,献上糕点,逗得冯太夫人眉开眼笑,心下更是喜爱尤妩。

  冯晏却是回了书房,掏出怀里的手帕子掷到案上,再想一想,又拿起手帕子,展开细看,见上面的刺绣针脚绵密,分明是用了心绣的,心下更不是滋味。
  至晚回房,冯晏坐到案前,清清冷冷开口道:“我的手帕子呢?”
  阴阳怪气的,不知道是怎么啦?尤妩见冯晏板着脸,心下诧异,却还是拿出绣架,把正在绣的手帕子收尾,咬断线,取出来展开在灯下看了看,见绣的竹叶青翠欲滴,自感满意,这才递到冯晏跟前。

  冯晏接过手帕子,在灯下挑剔地看来看去,心下再三把竹叶跟桃花作比较,虽喜欢竹叶一些,总还是觉得桃花绣的太娇艳,忍不住便道:“就绣个竹叶,一朵花也没有?”
  尤妩见他鸡蛋里挑骨头,一翻白眼,一把夺过手帕子道:“不要就算了!”

  “谁说我不要?”冯晏一想起尤妩居然绣了手帕子赠给沈喻南,心下那股醋意便不住翻腾。再一见连竹叶的帕子也要保不住了,哪儿甘心?一伸手又从尤妩手中夺了回去,嘴里哼哼道:“一朵花也没有。”

  尤妩抚额,憋着气问道:“你究竟想怎样?难道你要让我在竹子上绣上一朵花,而不是竹叶?”
  
  “哪你又给沈喻南绣桃花?”冯晏脱口而出,话一说完,马上清咳一声,眼睛却斜睨尤妩,喂,你该给个说法吧?  尤妩恍然大悟道:“你今儿怀里藏着的帕子,是从沈喻南那儿得来的?”

  冯晏不说话,只愤慨,沈喻南,沈喻南,瞧你喊得多顺溜!

  尤妩有些头痛,原主和沈喻南定亲六年,又痴恋沈喻南,给沈喻南绣几方帕子有什么稀奇?

  “阿晏,沈喻南这是拿帕子来破坏我们的感情啦!”尤妩料着这种事情越解释肯定越糟糕,把心一横,一个挪步,跨坐上冯晏的膝盖,双手捧起冯晏的脸,半眯起眼睛,缓缓凑过去。

  冯晏满腔的醋意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知不觉嘟起嘴等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本帖最后由 Winnie_CC 于 2015-2-4 11:37 编辑

软玉温香抱满怀,气息相闻,阵阵幽香,冯晏俊脸暗红,鼻息烫热,虽没喝酒,已是半醉。
  

  尤妩捧着冯晏的脸,正要凑近他的额角,却见他微微仰高了脸,不由低头一瞧,这一瞧差点喷了,一个大男人嘟起嘴,那情景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她不由研究了一下,一时承认,她家阿晏嘟嘴虽然滑稽,但唇部线条很性感,极为诱人。

  冯晏嘴巴一嘟,只以为美人芳唇定然会落在上面,不想隔一会还是没动静,只感觉到美人在轻颤,一时张开眼,对上一张憋着笑,憋得浑身发颤的俏脸,一愣之下,俊脸赤红,有些恼羞成怒,却又不舍得推开尤妩,哼道:“笑什么?”

  尤妩这回“格格”笑出了声音,抚着胸口道:“我不行了!”因笑着,双手已是撑在冯晏腿上站了起来,退出冯晏的膝盖,跑回床边坐着。

  冯晏绷着大腿不敢动,待尤妩跑掉,他也赶紧站了起来,背过身子作了几个深呼吸,按下身体的燥动,复又坐回椅子道:“妩娘,你戏弄我?”

  “不敢!”尤妩回眸一笑。很好,这人终于忘记手帕子的事了。

  冯晏并没有忘记手帕子,嘴里又念叨道:“手帕子……”来啊,再来爬膝盖,堵嘴唇吧!
  

  尤妩才松口气,一听冯晏又提手帕子,一颗心又吊了起来,似笑非笑,斜睨冯晏道:“你想怎么样?”
  见尤妩秋水眼斜睨着人,风情万种,冯晏后面的话便说不出来,转口道:“手帕子绣的竹叶很像真的,特别好看。”
  我会告诉你,那是拿了两片真的竹叶来描样,照着它的纹理一针一线绣的么?尤妩回眸一笑道:“你喜欢就好!”

  冯晏赶紧点头,看着尤妩道:“你知道,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方手帕子,以前没有收过别的女人手帕子。”

  尤妩暗笑,嘴里道:“你知道,这是我绣的第一方竹叶手帕子,以前没有绣过竹叶手帕子。”

  冯晏不甘心,又道:“我以前没有近过女人,以后也只近你一人。”
  尤妩差点笑出来,忙道:“我嫁了你,就只近你一人,心里再没别人。”

  冯晏一听,这才垂了眼,半晌道:“以后只许对我好!”

  尤妩轻笑,保证道:“以后只对你一人好!”

  冯晏一见尤妩轻笑,心里又痒丝丝起来,一时甩了鞋子,自语道:“咦,入秋了,感觉双足冰冷冰冷的。”你怕杨尚宝脚冷,一直嘱杨思明让人每晚备热水给杨尚宝泡脚,现下你家相公也脚冷,总该关心一下吧?

  “我瞧瞧!”尤妩刚刚保证过对他好,现下是行动的时候了,便跑过去,双手扶在案上,甩了自己的鞋子,用足尖去点冯晏的脚背,一时感觉不出什么,便整只脚掌都覆到冯晏脚背上,隔着袜子,还是能感觉到冯晏脚掌热乎乎的,哪儿有半丝冰冷?因用脚尖戳了冯晏脚背两下,捅了捅道:“你双足不是冰冷,而是皮痒欠打。”

 【河蟹。。。。】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469259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890  
积分
91  
在线时间
280小时 
注册时间
2012-6-18 
最后登录
2016-10-24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3839  
精华
帖子
1564 
财富
8321  
积分
1581  
在线时间
29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9 
最后登录
2015-4-3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本帖最后由 younny 于 2012-10-26 13:21 编辑

金城公主是严太后的大女儿深得严太后喜爱这回因严太后病了也大为心忧更一心想调解严太后和皇帝的矛盾一时和驸马苏味道商议苏味道只认为一切矛盾其实源于尤妩身上
若不是尤妩尤家杨家冯家不会连成一体打压严家太后也不会病倒

金城公主一听便冷笑道:不过一个小小女子收拾掉便是了因今日听得冯太夫人领着尤妩等人来礼佛便顾不上让人通知寺里净寺只忙忙赶来

翁梅娘是知道金城公主极有手段和心机的这当下听得她要召见自己和尤妩眉头不由打结当着小丫头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半藏半露悄声对尤妩道:公主是金枝玉叶深得太后和皇上喜爱不喜欢别人违逆于她

尤妩点点头待小丫头扶了翁梅娘出门槛她抬右手运了运手力叭一声扇在自己左脸颊上

翁梅娘听得声响回头一瞧只一愕然马上抿嘴一笑很快敛了笑意快步向前

跟在翁梅娘身边的小丫头眼见尤妩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心下生气嘀咕道:她这跟夫人见面脸上顶个巴掌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夫人打了她真阴险

这样的美人又恰好撞在刀口上若没有一点点机智只怕很快会香消玉殒//虾米文学 翁梅娘朝小丫头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说

这当下金城公主正和冯太夫人说严太后的病情忧虑万分道:御医诊治来诊治去皆说母后的病源于那会生育皇上时落下的病根儿现天气稍稍变化便会头痛全身酸痛腿肚子抽筋饮食无心睡卧不安

冯太夫人跟着忧虑一番方道:臣妇等人听得太后娘娘身子抱恙日夜不安忙忙择了吉日便来为太后娘娘祈福只祈求太后娘娘早点好起来呢

她正说着见两位小宫女领了翁梅娘和尤妩进来尤妩白嫩的脸上豁然一个鲜红的掌印一下止了话脸上现出怒色来

金城公主也一怔翁梅娘啊翁梅娘你就是恨她也不该打脸应该打那些不能见人的地方才是啊若是她哭诉却是不便护着你了

尤妩眼见上首坐了一位年纪二十五六穿着打扮雍容华贵艳光照人的少妇便知道她是金城公主一时款款上去拜见行礼毕便退到冯太夫人身边冯太夫人瞥一眼翁梅娘忍着气扬声道:妩娘你脸上这掌印是怎么回事若是谁欺负你了可不能忍着不说我就是公主在这儿也能为你作主的

尤妩微微苦笑垂头道:适才有苍蝇粘到脸上却是要打苍蝇自己挥掌打了一下不想打重了脸颊倒有些痛

金城公主见尤妩没有借机告状心下稍稍满意招手道:妩娘过来我瞧瞧我府上却有极好的药敷到脸上包保你掌印很快就消了且比先更白更嫩

尤妩忙道谢待要说什么却听金城公主问道:你的生辰可是八月初八

尤妩听得金城公主问及这个心下略略诧异却知道对方如此问自然是打听过的自己也瞒不得因答道:正是

如此正好呢金城公主显得极高兴笑吟吟道:因着母后生病正找八月初八日出生的女子为母后抄经公主府人数虽不算少愣只找到七人妩娘既然是八月初八日所生便跟我进公主府住数日帮着抄经罢说着转向冯太夫人道:向太夫人借妩娘几天太夫人不会不舍得罢

冯太夫人忙站起道:能得公主青眼是妩娘的福气只是妩娘平日多是学刺绣读书却少写的字只怕见不得人若公主充可不若老身帮公主另挑一位初八日出生的女子送进公主府可好

金城公主脸一板皮笑肉不笑道:是去抄经不是写字老夫人难道不想我母后快点好起来

尤妩暗叹一口气看来金城公主有备而来若是自己不进公主府只怕今日便会被扣上不想严太后的病好起来的帽子

稍晚些冯晏便得到消息知晓尤妩被金城公主带进公主府一时大急道:这么一来太后娘娘的病一日未有好转妩娘就一日要留在公主府了

冯太夫人叹口气道:皇上年轻所能倚重的不过几个年轻臣子你正是其中之一如今金城公主强带了妩娘进公主府你想要妩娘安好只怕要称病几日了

冯晏脸色阴沉得可怕踱了几步道:我若连妩娘都护不住何以护家何以护国

你可别乱来冯太夫人吓一跳抚着心口道:太后娘娘正病着你一个轻举妄动便落了口实到时非但救不回妩娘只怕还得搭上冯家

祖母放心孙儿不是那等鲁莽之辈冯晏忙安抚冯太夫人坐到椅子上道:太后娘娘的病肯不肯好起来其实全看皇上的态度

他们是亲母子若过后生了嫌隙却是要怪别人的你可得小心冯太夫人道

冯晏点头站起来道:我这便递牌子进宫求见皇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38062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8769  
积分
702  
在线时间
67小时 
注册时间
2012-2-22 
最后登录
2013-1-30 
还没审核完。后面的怎么发呢?
我个人也挺喜欢这个作者的。每次看她的文都觉得紧促又热闹,有种闹腾腾的喜感。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8845089  
精华
帖子
6560 
财富
37567  
积分
6731  
在线时间
8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0-23 
最后登录
2015-9-10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83684  
精华
帖子
660 
财富
8017  
积分
1484  
在线时间
7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9-17 
好笑的文,但为啥有的段落连不起来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