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4 | 浏览:21554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终归田居》作者:郁雨竹(正文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552  
精华
帖子
2840 
财富
14499  
积分
2876  
在线时间
6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4 
最后登录
2015-1-9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云涌(下)
    沈氏强撑着笑意招待尚大奶奶,茶已经换了三遍,可是她还是没有告辞的意思,她垂下眼眸喝了一口茶……

    尚大奶奶笑盈盈的说道:“弟妹的身上还真香,我先前都没怎么注意,还是林大奶奶说起我才注意到的,”沈氏暗道,来了,果然,尚大奶奶笑着问她:“听说京城里新开了一家香水铺子,叫什么‘馥雅阁,,弟妹用的就是那儿的香水,可是我记得,这铺子才开了六七天吧,怎么之前弟妹就能用了呢?难道那家铺子是弟妹的?”

    说着嗔怪道:“你也真是的,开了铺子也不告诉我们,我们好歹也能给你捧捧场不是?”

    沈氏放下茶杯,道:“嫂子说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那是一个朋友开的,先前的东西也是她送我用的。虽说不是我开的,嫂子要是去了,也是给我面子,回头我和她说说,看您不能给嫂子便宜一些。”

    尚大奶奶的笑意有些维持不下去,她不相信道:“真的不是你和七弟开的?这段时间七弟和弟妹可是赚了不少的钱呢。”

    尚家虽是世家大族,可是族人也很多,又是书香世家,这样的人家都不屑于做生意,家里的产业多以田庄为主,所以家里都挺节俭的,尚家一直是大房当家,二房这边除了大伯因为是吏部尚书过得比较宽裕外,五叔这一支都很清贫,五叔向来清廉,又在一个地方任了十多年的县令五婶和沈氏家里的情况和尚家差不多,出嫁也就有四五千两银子的陪嫁,日子也就平常,至少和他们这一房是没法比的。

    可是这几个月来他们赚生意手头宽裕了不少,那两个店铺连她看了都眼红可恨的是他们竟是以沈氏的名义置办的,尚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总不能让人说要谋划媳妇的嫁妆吧?

    “大嫂可不能乱说,”沈氏有些生气,脸上就有些严峻的道:“我们爷向来遵纪守法,怎么会去做生意这种事?那是梁家妹妹开的铺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尚大奶奶似笑非笑,“弟妹就不用瞒我了你和七弟开的‘多乐轩,和‘老窖坊,的生意可不错呢你大哥就很喜欢喝‘老窖坊,的酒还说现在要想买到老窖,不提前打个招呼都买不到呢。”尚大奶奶掩了嘴笑,“由此可看出七弟和弟妹的生意做得多好了!”

    沈氏收起笑容,义正言辞的看着尚大奶奶的眼睛道:“大嫂怕是误会了,那铺子是我和梁家徐家一起开的,和七爷有什么关系?大嫂这些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是了,要是传到了外面说我们爷罔顾朝廷法令做生意,那我们爷的前程可全都毁了,就是尚家也会被牵连的!”

    尚大奶奶目瞪口呆等明白过来后眼里闪过恼怒,气急反笑,“京城里谁家没有一两个铺子……”

    沈氏皱了皱眉,那是心照不宣,可从未有人说出口过,朝中有哪位大人敢在自己名下挂这些生意的,不还都是借着家眷和家仆的名字?大嫂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嫂!”沈氏打断她,真诚的看向她,道:“‘馥雅阁,我真的没有股份就是‘多乐轩,和‘老窖坊,我也是沾了梁家和徐家的光,我只是拿出了两个嫁妆铺子和一些银子,其他的事都是徐家在操办了。

    尚大奶奶心头一冷,脑中恢复清明,问道:“那‘馥雅阁,这几天可是门庭若市呢,我听说好多人想买那五十两一瓶的香水,价钱都开到了一百五十两,这一个月下来,可是能赚不少钱呢,弟妹就不感兴趣?”

    沈氏心中恼怒,她已经把话说得如此清楚,怎么她还不明白?她的声音微冷,“那是梁家的生意,他们有配方,又不缺钱缺铺子的,就是我感兴趣难道我还能去抢了他们的配方不成?更何况我们爷从小和梁公子相熟,现在又同朝为官,就是我公公提起梁公子的时候都竖大拇指,郑公子更是把他当亲弟弟一眼看待,我这个做嫂子的,难道还跟小姑子小叔子抢生意不成?”

    尚大奶奶狼狈的从沈氏的院子里退出来。她脸色铁青,丫鬟们都不敢上前。

    相公说过,郑决是简在帝心的人物,自从他在乾清宫为不能体恤君王,激愤之下差点陷圣上于不义而请罪后,更是得圣上宠爱,时常带他在身边听内阁长老们谈论政事,皇上甚至还时不时的问起他的意见

    这次相公就想走他的路子……郑决这么看重梁家,是不能打“馥雅阁”的主意了,想到林大奶奶说她花了一百两银子才买到了一瓶香水,她就觉得好多的银子从眼前飞走……父亲要谋苏州都转运可是要花好大一笔钱的,可要是成了,难道他们还能愁没曛银子花吗?

    不提尚大奶奶的思量,只说沈氏在她走后就气恼的坐在床上,青霞宽慰她道:“奶奶也不用忧心,梁姑娘可不是好相与的,想想上次店铺开张的时候骠骑将军家的小姐可是和梁姑娘聊得很好呢······”说着就冲沈氏眨了眨眼睛。

    沈氏拍掌道:“是了,她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平时没事的时候都能弄出事来,更何况是有事的时候?”

    “有什么事?”一道声音疑惑的问道。

    沈氏抬头看去,就见尚志清站在门前笑盈盈的看着她。

    青霞“哎呦”一声,就连忙出去叫人打水。

    沈氏脸上微红,嗔道:“怎么回来了她们也不喊一声,定是又偷懒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尚志清在沈氏的帮助下脱掉外裳,笑道:“是我让她们不必通报的,这是在自己家,何苦再弄那些?”

    问起刚才的事,“出了什么事?”

    沈氏就将尚大奶奶来的事和尚志清说了,最后道:“那两家铺子虽赚钱,可是这两个月来除去成本也没多少收益,还是小梅子看我们日子过得艰难,才让徐叔叔拿出一部分钱来分红的呢,谁知大嫂就眼红上了。”

    尚志清净了手,沉吟道:“这两家铺子在京城又不怎么打眼,大嫂怎么就会想起这个?在京城,最赚钱的还是银楼当铺之类的,我们卖的糕点和酒虽然特别些,但也还不能让尚家这样的人家惦记上,你查查身边的人,看看最近谁和大房走得近些。”

    沈氏一凛,她从未往这方面想过,连忙道:“我明天就去查。”声音有一些发颤。

    尚志清就抱了她说,“你也别担心,只要她不把手伸进我们内院就没事,外面铺子里有润新呢。”

    沈氏想到徐润新跳脱的性子,不但不放心,反而更担心了。

    尚志清见了,就刮了她的鼻子道:“你也太小看他了,他其他的方面不行,做生意却是言老一把手教出来的,不说他有多厉害,但是对付大哥还是绰绰有余的。”

    尚志清和沈氏俱是一愣,尚志清就尴尬的摸摸鼻子道:“这些日子和林哥儿呆在一起多了,倒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习惯。”

    沈氏水盈盈的望着他,“爷以前喜欢刮人的鼻子?”

    尚志清顾左右而言他,“你说大嫂怎么提起这件事来了?她在外面的铺子也不少啊。”

    沈氏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怕他恼羞成怒,不敢再打趣他,就顺着他转移话题,“我觉得大嫂好像很急着用钱的样子,甚至流露出想强制性的和梁家一起开铺子的意思。”

    尚志清松了一口气,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想起五六月份是外放官员回京述职的日子,他眯了眯眼睛,“我记得大嫂的父亲是江西通政,这次也在回京述职的行列吧?”

    沈氏眼睛一亮,“大嫂的娘家缺钱?”

    尚志清笑道,“那要看世伯想谋一个什么样的差事了,要是江西知府、山东同知之类平调的自然不用怎么费劲,只要他的考评不是差就是了,而要四川宣慰司,就有一些难度,要走一些关系,再打点一些银钱,以大嫂娘家的境况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而且世伯在江西的这几年不可能什么都没得到,剩下的就是苏州都转运盐使之类的,这种差事可不是托关系就能谋到的,打点的银钱没有······”

    说到这里,尚志清一顿,坐直了身子,诧异的看向沈氏,“难道世伯想谋苏州都转运盐使?”

    尚志清的脸色有些难看,“如今朝事越来越混乱,五皇子和六皇子对太子殿下步步紧逼······要不是郑决的情况特殊,我们恐怕都谋了外任出去了,现在争这样的职位势必会引起宫中几位的注目······”

    尚志清有些坐不住,站起来道:“我得去找父亲说说,要是世伯真想谋这个职位,最好让他打消掉。”

    沈氏虽不是很懂朝政,可是毕竟是世家女,这种事情还是受过教育的,皇位之争是血腥的,在其中有可能一飞冲天,也有可能在还未分出胜负的时候就已经尘归尘了,两家是姻亲,大嫂娘家出事,尚家也会受到牵连…···想到这里,她脸色有些发白,连忙催促道:“那你快去吧。”

    尚志清却拍了拍她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件事还没个准呢。”

    沈氏连连点头.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552  
精华
帖子
2840 
财富
14499  
积分
2876  
在线时间
6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4 
最后登录
2015-1-9 
第一百三十三章 水落
梁宜梅抱着小老鼠一起紧张的看着胖胖站在椅子上神情严炒茶,经过胖胖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炒废梁宜梅买回来的茶叶,在今天晚上胖胖终于开始炒龙诞茶了,代价是明天梁宜梅去白云寺的时候要把他带出去玩。^/非常文学/^

    梁宜梅见他不停的翻滚,然后快速的用他胖胖的手在茶叶间穿梭,将茶抿成固定的形状……

    梁宜梅眼睛越来越亮,“成了!”

    小老鼠则陶醉在茶叶散发出的香味中。

    胖胖将炒好的茶叶倒出来,道:“火候差了一些,不过比预计的还要好。”

    梁宜梅连连点头,拍马道:“胖胖最厉害了,你一出马什么事情能难得到你!”

    “你明天一定要记得带我出去。”胖胖念念不忘。

    “一定,一定,我明天不带阿桃了,”梁宜梅承诺道:“我们就坐在马车里,这次我们不从大殿上去了,从侧路上,那里的风景很好,人也少,到时我就将你们带出来,然后你们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我先去找慧缘,然后下山来和你们会合。只要胖胖在我的百里范围之内就不会有事的。”

    有小老鼠在,梁宜梅根本就不怕他们迷路,胖胖也能幻化植物,所以安全上也有保证。

    梁宜梅用空间水泡了一壶茶,给每人都倒了一杯。

    “咦?”梁宜梅好奇的看着茶杯里的茶,入杯的茶云雾缭绕,她竟不能看到茶杯里的动静。

    梁宜梅还在好奇的研究龙诞茶,小老鼠却已经跳到桌上,将嘴伸进茶杯里,“嘶,嘶”的吸起来了,胖胖也双手捧起茶杯喝起来。

    梁宜梅看着他们享受的样子,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入口的茶水顺着喉咙而下,梁宜梅只觉得浑身一震,通体舒泰,好像身体里有无限的力量·不会疲倦似的……

    胖胖眨巴眨巴嘴,不舍的看着剩下的茶叶道:“你真的要送茶叶给慧缘吗?”

    “那是当然了。”梁宜梅又喝了一口,见小老鼠眼巴巴的看着她,就又给它倒了一杯,“我们要言而有信。”

    小老鼠嚯的抬起头来,跳下桌子,抱着剩下的茶叶·委屈的看向梁宜梅。

    梁宜梅眨眨眼睛,“可是这龙诞茶很难生长呢,他种了十五年都没有什么效果,更何况我刚刚种呢……”

    小老鼠眼里闪过精光,放下茶叶,重新跳上桌子,心满意足的抱着茶杯喝茶。^/非常文学/^

    胖胖撇撇嘴,灰灰都被主人教坏了!

    第二天·梁宜梅到半山腰的时候,见四周无人,就蹲在一棵大树旁·将幻化成小草的胖胖交给小老鼠,眼看着它在林中穿梭消失后才回转身。她知道有暗卫在远远地跟着她,要不是有小老鼠的指点,她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一个好角度遮掩住暗卫的视线。

    梁宜梅不知道的是她身后的暗卫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暗卫是看不见她蹲在那里做什么,可却能看见小老鼠一闪而逝,其中的一个暗卫就冲着小老鼠追去了,只是小老鼠的目标小,又东串西跳的·而且速度又快,追去的暗卫只来得及看见小老鼠的身影就失去了它的踪迹,无奈之下,他只好回转。

    梁宜梅拿着篮子独自从侧殿进去,侧殿的人并不多,只有零星几个人在给殿里供着的菩萨上香·梁宜梅也没怎么注意,正要穿过侧殿往后院去,身后就越过两个人。

    梁宜梅浑身一凛,停下脚步,眼角不经意的观察他们。他们刚才经过梁宜梅身边的时候她只觉得身体发寒,他们身上透着一股煞气,可是现在仔细的观察的时候又没有了,他们只是身形高大一些罢了,穿着也是普通的布衣,和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梁宜梅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暗自摇了摇头。

    隐在暗处的暗卫却瞳孔一缩,梁宜梅不确定,他是暗卫,也是杀手,对这种煞气可是很熟悉的。两人身上的煞气不知是杀了多少人才沾染上的,加上他们身形高大过于常人…···

    暗卫犹豫了一下,梁姑娘时常来白云寺,又是拜访慧缘大师,应该不会有事,白云寺出现满身杀气的异族,这件事必须尽快上报。

    暗卫注目着梁宜梅进了慧缘的住处,就悄悄地往山下急冲而去。

    慧缘似有所觉的望了暗卫离开的方向一眼,就回头看渐渐走近的梁宜梅,笑道:“小友也好久没来了。”

    “是啊,”梁宜梅应和道:“所以今天才特意来看看大师。”

    梁宜梅将篮子放到桌上,从里面拿出一壶酒,几碟点心给慧缘倒了一杯酒。

    慧缘眼睛一闪,将酒杯放到桌上,“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还是先说说吧,看我能不能喝下这杯酒。”梁宜梅给他送酒向来是整坛送的,而且每次都不情不愿的,像这次亲自倒酒还是第一次。

    梁宜梅笑意不减,“大师说笑了,别说这只是一杯酒,就是一坛十坛的,大师也是喝得起的。”

    “你不是说出家人不该喝酒吗?上次你来还和我歪缠了好久呢。”

    梁宜梅歪了歪头,疑惑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可能是当时年纪小说了什么不懂事的话吧,大师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

    慧缘的嘴角抽了抽,不语。

    梁宜梅眼睛里闪过亮光,“我只是想问大师一些事情。”

    “大师见过皇后吗?”梁宜梅紧盯着慧缘的神色,可惜,慧缘面色不变的看着她。

    梁宜梅有些泄气,她最怕的就是慧缘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了。

    她直截了当的问道:“慧缘大师认为皇后是一个怎样的人?”

    慧缘就想起侯云平带着她一起离开的场景,意味深长的道:“皇后是一个惊采绝艳的人。”

    梁宜梅眯起了眼睛,女子无才就是德,慧缘给了皇后这样一个评价是夸是贬?

    “我听说太子的身体不好,皇后一定很担心他吧,这世上最辛苦的可能就是父母了。”

    慧缘皱了皱眉,平民百姓连皇家提都不敢提,官宦人家也不敢这样公开的讨论,可是今天梁宜梅却好像不在意这些似的。

    梁宜梅垂下眼眸,假装没有看到慧缘的眼神,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皇后的事她能查到的很少,梁宜林问过尚志清,可是尚志清从小是在泉州县长大,知道的比她还少,身边的人一个个排除,她只能想到慧缘这个神神秘秘的人。

    她知道这样谈论皇家是大不敬,可是对于慧缘,她却觉得对方不会在意的。

    慧缘的确不在意,他移开目光,挑了一些能说的道:“太子是皇上还在潜邸时所出的,那时正是先帝夺ˉ嫡最厉害的时候,太子一出生身体就不好,皇后可能很忙一时也没顾上,太子的身体却越来越差。”

    慧缘嘴角露了一个奇异的笑容,“皇上登基没多久,皇后就宣了欧贵妃入宫,两人闺阁时就是难分难舍的姐妹,入宫后也相处得很好,皇后处理宫中事物忙不过来的时候就将太子殿下交由欧贵妃照顾,不过好像太子不太喜欢欧贵妃……”

    梁宜梅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有一股怪异的感觉。而且这些话和她在外面听到的却迥然不同,昔日的好姐妹抢了自己的丈夫还能和她和平相处,而且还将自己亲生的儿子交给情敌抚养?梁宜梅理智上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可是看着慧缘那奇异的笑容,她却觉得慧缘说的是真的。

    “后来皇后生下五皇子,对他严厉非常,还是欧贵妃常替五皇子求情呢…···太子四岁的时候就非常聪明了,老侯爷上书请立太子,那时南北的战事还没有停歇,南有苗疆作乱,北有鞑靼、亦力把星犯境,皇上一听老侯爷上书,二话不说就立了太子,老侯爷就带着大爷出征,为皇上平定四方。”

    梁宜梅也听过老长平侯的故事,老百姓们对他都很推崇,就连那些挑剔的文官,提起老侯爷时也是竖起大拇指。想来也正因为这样,皇上才会对侯家这样忌惮。

    梁宜梅心中一动,想起侯家如今就只剩下老夫人、皇后和长平侯了,难道是皇上干的?

    慧缘见她神色有异,眼里就闪过一道光芒,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打断她的思量,道:“龙诞茶怎么样了?”

    梁宜梅“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她神色不变的道:“好像精神一些了。”

    慧缘点点头,嘱咐道:“你可得好好养啊,你要是能养出来就是一件大功德了。”

    梁宜梅确定他不是知道她喝过龙诞茶,就爽快的应承下来。

    梁宜梅记挂在山间的小老鼠和胖胖,就起身告辞,慧缘挥挥手,叫小沙弥带她出去。

    慧缘看着梁宜梅的身影,低声笑道:“这是你自己想的,可不是我说的,不过你倒猜中了一半。下剩的一半就要看你的悟性了。”不过想起皇后和欧贵妃那惊世骇俗的想法,他就暗自摇摇头,除非亲眼所见,不然谁能猜到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552  
精华
帖子
2840 
财富
14499  
积分
2876  
在线时间
6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4 
最后登录
2015-1-9 
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掳
小丫鬟附在瑞嬷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瑞嬷嬷看了一眼在喝茶的侯老夫人,思量了一会儿,招过在侯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大丫鬟莺儿,道:“你先伺候着,我出去一下。”

    莺儿看了候在一旁的小丫鬟,点点头。

    瑞嬷嬷不放心的道:“你可一定要呆在老夫人身边。”

    莺儿就笑道:“嬷嬷,您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

    瑞嬷嬷这才放心的离开。

    侯老夫人放下茶盅,扭头看了看,就紧锁了眉头,问莺儿,“瑞嬷嬷和其他人呢”

    莺儿就笑着给侯老夫人倒了一杯茶,笑道:“好像是寺庙里有什么事,老夫人不是说这茶好喝吗?您再喝一杯,估计瑞嬷嬷就要来了。”

    “那也不用去这么多人,”侯老夫人只觉得今天心神不宁的,起身道:“我们回去吧”

    莺儿一愣,诧异道:“老夫人,瑞嬷嬷她们还没来呢,而且您不是要去听元和大师讲经吗?”

    “不用了,我们到车里去等瑞嬷嬷。”

    说着站起身来,莺儿连忙上前扶住她,四处看了看,平时热闹的园子里只剩下两人,想起老夫人的异常,莺儿扶住侯老夫人的手就是一紧,手掐进老夫人的手里。

    侯老夫人却并不怪她,只是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就疾步往外面走去。

    莺儿回过神来,脸色略有些苍白的跟上侯老夫人的脚步。

    只是她们才走了几步梅林里就突然转出两个人来,莺儿一抬头就看见那两人眼里闪过的杀意,她脸色苍白,手脚发抖,但还是拼了最后的力气将侯老夫人拉到她的身后,把她往后推了推。

    侯老夫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却镇定地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这儿可是皇家供寺。”

    对面的两人眼睛闪了闪,对视一眼,莺儿却趁着这个空隙一把推开侯老夫人,喊道:“老夫人快走!”

    对面的两人回过头来,莺儿却抱住其中一人的腿,大喊,“快来人啊,救命啊!”

    两人眼里闪过寒色,被抱住的那人更是直接一脚踢向莺儿,只是莺儿死死地抱住他的腿,嘴里吐出血来,她看也不看侯老夫人直喊道:“老夫人快跑!”

    这一切的发生只在一瞬间,侯老夫人眼里闪过厉色,咬了咬嘴唇,转身就朝梅林中跑去。那两人眼里闪过讥讽,其中一人对另一人道:“赶紧把人解决了,他们很快就追来了。”

    那人眼里闪过嗜血,手朝着莺儿脖子上劈去,莺儿就软软的倒了下去,那人举脚就要踢开莺儿,只是没想到莺儿即使是昏死过去还是紧紧的抱着那人的腿。

    那人在同伴的面前丢了面子就气恼的用手折了她的手,这才和同伴朝侯老夫人追去。

    “啊——”梁宜梅被对面的人一个冲力摔在地上,有没有搞错她只是想抄个近路而已,她抬头看过去,吓了一跳,“李老夫人?”

    梁宜梅连忙爬起来,上前扶起她,担忧道:“李老夫人,您没事吧?”

    侯老夫人眼里闪过着急,气喘的说道:“快······快走后头又追兵!”

    梁宜梅一惊举目看去,就见两人疾驰而来梁宜梅连忙拉起侯老夫人就走,只是两人才走了不到两步就有一人一跃拦在她们的身前。

    “你们······”梁宜梅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一击在脖子上,昏了过去,她的最后一个想法是:早知道就不让灰灰离开她的身边了。

    侯老夫人面沉如水,眼睛犀利的看向两人,“你们的目标是我,这孩子是无辜的,对你们也没什么用处。”

    “她看见了不该看见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另一人皱了皱眉道:“要杀就杀,嗦什么?追兵快到了。”

    侯老夫人握紧了拳头,“她要是出事了,我也不会独活。”她眼里闪过亮光,“只要我想死,你们还拦不住我。”

    两人脸色铁青,侯老夫人出身辅国公府,从小在军中长大,又嫁给长平侯,也是生活在军中,武将家为了被掳时不受侮辱或预防受不了刑法的时候不背叛家国,手里都有自尽的秘法。

    其中一人的耳朵动了动,道:“人快到了。”

    另一人就冲侯老夫人点点头,飞快的抓起地上的梁宜梅甩上肩膀从梅林间掠出去,另一人也很有默契的抓起侯老夫人跟上他。

    而在梁宜梅被劈晕过去的那一刻,在林中撒着欢跑的小老鼠似有所感的停下,歪着头仔细地感应了一下,发现没有得到梁宜梅的回应,它眼里闪过慌乱。

    同时,胖胖也从草丛钻出来,慌张的叫道:“灰灰,灰灰,梅子怎么好像越离越远了?”它的本体在梁宜梅的身上,通过和本体的感应能感觉到梁宜梅的距离,“梅子怎么会有这速度?就是我们做的马车也没这么快呀!”

    灰灰跳起来道:“出事了,我们快追!”

    胖胖立马幻化成一株草,灰灰一把咬住它,就根据隐约的感应追去。

    瑞嬷嬷听到偏殿传来的打斗声,脸上一白,连忙越过来找她的小沙弥,见到里面翻滚的两个黑衣人正是老夫人的暗卫,手微微发抖,推开挡在她身后的小丫鬟就朝侯老夫人所在的园子冲去。

    那两个暗卫见到瑞嬷嬷,眼里闪过狠色,手中的招式更急更狠辣,拖住暗卫的三个人顿时觉得压力倍增。

    瑞嬷嬷赶到园子的时候,只看见莺儿躺倒在地上,侯老夫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身后跟来的小丫鬟也是脸色苍白,着急的扶住瑞嬷嬷,带着哭腔道:“嬷嬷?”

    瑞嬷嬷立马回过神来,大力的推开小丫鬟,迅捷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管子,拿火石点燃就射向空中,直到看到烟火在空中绽放,她才松了一口气,瘫倒在地上……

    侯老夫人怜惜的摸着梁宜梅的额头,低声道:“是我连累了你。”

    见梁宜梅蹙着眉头毫无所觉的躺在那里,在马车的行进中左右摇晃,她就小心的将她的头扶到她的腿上,感慨道:“我们两家真的很有缘分呢,你父亲救了小四,你有救了小五,现在我却又连累了你……”

    侯老夫人的脸上闪过坚定的神色,低低地承诺道:“你放心,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会把你救出去的。

    梁宜梅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脖子后面酸疼酸疼的,觉得动一下都困难。她发出一声呻吟,就感到一只手伸到她的脖子后面按了按后面疼痛的地方。

    梁宜梅整个人一僵,抬头看去,就见李老夫人满眼怜爱的看着她,“你醒了?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梁宜梅艰难的坐起来,看见车厢是用铁皮做成的,身下垫着厚厚的棉被和垫子,她心里暗自嘲笑,没想到这俘虏的日子这么好过。

    她看向担忧的看着她的侯老夫人,“只是觉得脖子有些疼,老夫人还好吧?”

    “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侯老夫人拉过梁宜梅的手,“是我连累你了。”

    事情已经发生,再说这些也是于事无补,再提,只会让人感到厌倦。

    她安慰侯老夫人,“老夫人又不知道,怎么能怪您呢?”梁宜梅问起情况,“他们是什么人?怎么敢这样大胆,天子脚下就敢做下这等事!”

    侯老夫人苦笑,“我要是没猜错,他们应该是鞑靼人,再不然就是亦力把星人。”

    这是京城,什么样的人值得他们这样冒险?

    梁宜梅惊疑的看向侯老夫人。

    侯老夫人想起小五的话,踌躇着是否告诉她实情。

    “我与老夫人也见过几次面了,只是还没见过您的儿媳妇呢?下次再到白云寺上香,老夫人一定要为我引荐啊。”

    侯老夫人有些好笑,这孩子真不会拐弯!

    这都快没命了,谁还会有心情考虑够不够委婉的话呀,总之接下来梁宜梅都在拐着弯的提醒侯老夫人,我们现在的命就搁在一块了,你到底还在瞒什么?知己知彼才能有更大的胜算。

    侯老夫人想了一下,觉得小五要来救她,到时两人一定会见面的,而她分明认得小五,与其到时她知道后对她产生不满,不如现在就选择性的坦白。

    她看了看车门,低声道:“我夫家姓侯,世居北地,和鞑靼是死仇,这次他们这么费力的来抓我,想来是想以此来威胁我儿子,你放心,我一失踪,我儿子就会知道的,这里离北地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们要把我们带到鞑靼也不是这么容易的,更何况北地戒备森严,来往的人都要查看,我儿子在北地的人脉不少,想来很快就能找到我们了。”

    用来做人质,也就是说他儿子的地位不低,听她话中的意思,她儿子在军中很有威望,姓侯的人家……梁宜梅就想到了侯云平,但很快又否定了,侯云平应该是侯家的旁支,而且他话中的意思是他只是一个将军。

    那…···梁宜梅心中跳了跳,问道:“那老夫人当初怎么让我叫你李老夫人呢?”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51381  
精华
帖子
1084 
财富
6026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13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2-16 
最后登录
2016-11-2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23839  
精华
帖子
1564 
财富
8321  
积分
1581  
在线时间
29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7-19 
最后登录
2015-4-3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42726  
精华
帖子
385 
财富
5989  
积分
634  
在线时间
2728小时 
注册时间
2008-7-21 
最后登录
2015-7-2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552  
精华
帖子
2840 
财富
14499  
积分
2876  
在线时间
6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4 
最后登录
2015-1-9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打听
   侯老夫人眼里闪过笑意,“那是因为我姓李呀!”

    梁宜梅嘴角的笑意就凝固了,老长平侯的夫人,皇后的生母出自辅国公府李家。也只有这样的一个人物才值得鞑靼费尽心机的来抓她。

    侯老夫人见梁宜梅的神色有些清冷,就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梁宜梅摇头,看着担忧的看着她的侯老夫人,舌尖冒苦,犹抱希望道:“您是长平侯的母亲?”

    侯老夫人是成了精的人物,见梁宜梅眼里晦涩不明,又想起她曾经和小五见过面,前后的态度一对比,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想法?

    侯老夫人顿时沉默下来,她女儿就是有错,她也不可能帮着外人去对付她,除非······侯老夫人看了一眼梁宜梅,只沉默的退到一边。

    侯云平带着十几个人快马朝北地追去,到了岔路口后,其中一人下马看了看,回禀道:“将军,这里的痕迹都一样。”

    这和他预料的一眼,“分成三队,从小路上追。”说着他带了自己的一队朝一个方向快速进发,侯云平看着快速后退的树木,就不由想起他中午时接到母亲和梁宜梅被劫持的惊怒!

    暗五脸色发白的跪在地上,他是保护梁姑娘的暗卫,他以为梁姑娘进了慧缘的住所就不会出事,谁知以往都呆到太阳即将下山的梁姑娘会出来这么早,好巧不巧的是她还要抄近路从侧殿下山·遇到了被劫持的老夫人······如果当时他在梁姑娘身边的话,最起码他能拖住人等到救援的人到来······

    丢了梁姑娘就已经是死罪,更何况还涉及到老夫人。

    侯云平淡淡的丢下一句“自己去刑堂”就离开了。

    暗五松了一口气,只要还能活着就好。

    李轩然将地图摊开,“·……已经派人沿路拦截了,只是从京城到北地有这么多条路,不知他们会选择哪条?”

    侯云平指着几道关口道:“这里交给防军,城门则交给衙门,他们从大路走的可能性很小·我们带着人分开从这几条小道上追······他们带着母亲,肯定走得不快····…”侯云平眼里闪过寒光,“也是我们先前对陶家太过纵容了,这次回来就收网吧。”

    李轩然紧锁眉头,“皇后怕是不会同意吧。”

    “她想坐山观虎斗,没那么容易,这次你就不用去了,留在京城,想办法把她拉下水,水越浑·对我们越有利,你也跟太子打一个招呼吧。”

    李轩然有些诧异的看向侯云平,见他神情肃穆,知道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也就挑挑眉,不再说什么。

    侯云平坐在椅子上紧锁着眉头敲着桌子,李轩然心里微讶,两人的年龄只相差几天,可以说他们打会爬起就在一块了,一起吃·一起睡,还一起去了北地参军,李轩然有时甚至猥琐的想·要不是现在侯云平的性格变得太严肃,他们可能还会睡同一个女人呢。

    所以说最了解侯云平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李轩然。每当侯云平心里有什么难于决断的事时他就会紧锁着眉头敲桌子。

    李轩然就好奇的看着他道:“怎么了?”

    侯云平看了他一眼,踌躇道:“这次怕是瞒不住梁家了。”

    李轩然狐疑的看向他,见他不似开玩笑,才瞪大了眼睛道:“你是长平侯,你不想说,难道一个小小的从七品户部左给事中还能强迫你不成?”他实在不能理解侯云平在担心什么。

    侯云平脑中就闪过梁宜梅倔强的看着他的场景·他苦笑一声·“梁家现在估计也得到消息了,你派个人去通知他们一声·别让他们乱托关系,人·我们去找,他们要是擅自行动说不定会坏我们的事。”

    李轩然看着他苦恼的样子,心中一动,眼里就闪过精光,也不再劝慰他,只板着脸道:“那你快去吧,我这就安排人去通知梁家。”

    而此时的梁家早就llL成了一团,白云寺被朝廷给封起来了,而梁宜梅并没有从里面出来,车夫问过寺庙里的人,知道里面除了白云寺的和尚就没香客了。他带着小姐出来,结果他好好的,小姐却不见了,想起少爷对小姐百依百顺的样子,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车夫没敢拖延,里面回去找人,梁宜林还在衙门,车夫只好汇报给了五爷爷和五奶奶,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梁家的仇人,马上派人去衙门里找梁宜林……

    等梁宜林赶回来的时候,郑决、尚志清和徐润新都到了,梁宜林有些诧异,郑决就解释道:“今天白云寺出事了,我记得梅子每逢初一十五都要香的,就派了人来问问,谁知回话的人说梅子没有回来就来看看。”

    尚志清和徐润新也点点头,表示他们也是如此。

    梁宜林心里既感激又感动,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立马招来车夫,仔细地询问起在白云寺的事…···

    一圈下来,根本没有什么收获。徐润新奇怪的问道:“怎么这次梅子要从侧山上去呢?”

    梁宜林也是疑惑不解,就问起官兵围白云寺的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外面的说法不一,也不知和妹妹的失踪有没有关系?”

    几人看向郑决和尚志清,这里也只有他们两个可能打听到确切的消息。

    郑决也不隐瞒,“听说是长平侯府的老夫人被劫持了。”

    “我得到的消息和你的差不多,只是知道有重要的人被劫持了,却不知道是长平侯府的老夫人。”志清看向梁宜林,“梅子应该不可能认识侯老夫人,会不会是被牵连了?……还是,你们的仇家找来了?”

    梁宜林自从听到长平侯府之后,脸色就变得铁青,心里越来越慌,他强自镇定下来,回道:“我不知道……”心里却已经开始回想这几天的事,又记起妹妹曾给他的一个地址,出了事就去找那个叫侯云平

    郑决最是了解梁宜林,见他神色间有些不正常,就喝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梅子可还没有消息呢,你们的仇家是谁?又为什么结仇?”

    徐润新也着急的看向梁宜林,要不是尚志清拉着他,他早就冲出去找人了。

    梁宜林心里感动,但还是不愿拉她们下水,只挑了一些简单的说了,只说他们的仇人很强大,而目前对方发现他们的机会还是很低

    “我回去找父亲打听一下,说不定能有什么消息。”

    梁宜林冲尚志清感激地点点头,郑决则问道:“梅子每个月都去寺庙,她要去见谁?”

    几人眼睛一亮,梁宜林急道:“我怎么把慧缘大师给忘了,妹妹去白云寺是为了给慧缘大师送一些吃的,还有和慧缘大师下下棋喝喝茶之类的。”

    尚志清的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高亢的问道:“你说谁?”

    三人吓了一跳,俱都不解的看向他,尚志清却一把拉住梁宜林的手问道:“你说梅子去白云寺见谁?”

    “慧缘,慧缘大师啊?怎么了”

    尚志清顿时握紧了梁宜林的手,“你知道慧缘大师是谁?梅子是怎么认识慧缘大师的?”

    梁宜林想了一下,“好像是妹妹和灰灰不小心闯进了他的院落,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慧缘大师好像很喜欢妹妹做的东西,妹妹每次上山都会给他带一些吃的。”

    尚志清的眉头舒展开来,“那就是了,慧缘大师曾立志要吃尽天下美食呢。”

    徐润新气恼道:“他一个和尚怎么可能吃尽天下美食?而且我们现在说的是怎么救小梅子,怎么扯到和尚那里去了?”

    想通之后尚志清反而不是很急了,“只要慧缘大师肯为梅子说上一两句话,比我们在外奔走要有用的多。”

    郑决想起在皇上身边听到的一些话语,心中一动,望向尚志清,尚志清就冲他点点头,转头对梁宜林道:“这个慧缘大师和宫里有一些关系,你现在就和阿决去白云寺,我去找父亲,”又转头对急哄哄的徐润新道:“你要约束好人,梅子失踪的事最好不要传到外面去。”

    梁宜梅毕竟是女孩子,要是走失的名声传出去······
   皇上很快就知道了长平侯围了白云寺的事,震怒之下一问才知道侯老夫人被劫持了,还有可能是鞑靼,皇上更是恼火,当即找来了兵部尚书和兵马司都督臭骂了一顿,勒令全城封锁,发出通缉令······

    太子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他二话不说就把身边的暗卫送给李轩然,由他进行安排。

    而在中宫的皇后也收到了消息,她在砸了一个茶杯后派出了自己的亲卫,留下命令“务必要把老夫人安全带回来”。

    “下来!”

    梁宜梅扶着侯老夫人小心的下了马车,这是在林子里,已经是深夜了,梁宜梅根本就分辨不出这是哪里。

    鞑靼不敢生火,只给了两人一些水和一些干粮,梁宜梅和侯老夫人坐在他们的对面,在他们的紧盯的视线下吃东西。

Rank: 2Rank: 2

91UID
379061  
精华
帖子
19 
财富
190  
积分
18  
在线时间
2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4 
最后登录
2012-10-9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51381  
精华
帖子
1084 
财富
6026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1336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2-16 
最后登录
2016-11-2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02552  
精华
帖子
2840 
财富
14499  
积分
2876  
在线时间
6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7-24 
最后登录
2015-1-9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追踪
    梁宜梅拿着水的手一僵,心里却狂喜不已,刚刚灰灰带着脾胖跃进了她的怀里。.梁宜梅见对面的人正疑惑的打量她,她不敢表露什么,举碗喝了一口水,遮掩住异色。

    灰灰可以自主的出入空间,她可以感觉到灰灰把胖胖带进了空间,然后又出现在她的怀里。梁宜梅心里欣喜,有了灰灰,她心里会更安稳一些。它不仅速度快,还能感知附近有没有人和人的一部分情绪,这样说不定她能寻找机会进到空间里去,在里面躲上十天半个月的,难道他们还能跟她耗吗?

    梁宜梅满心的盘算在转头看到侯老夫人的时候就泄气了,除非鞑靼真的马上要她的命,不然她还真做不出丢下侯老夫人不管独自逃命的事,虽然她和皇后是仇人,可是……侯老夫人在认识她的这段时间里真的对她很好,而且皇后的事未必就和她有关······

    梁宜梅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将分到的干粮全吃了,现在这种时候不是挑剔的时候,保持体力是最智的选择。

    怀里窝着灰灰,梁宜梅觉得心里安定多了,接下来虽然对方时不时的换马车、牛车或步行,梁宜梅也适应得很好,令梁宜梅没想到的是侯老夫人也没有落下,脸上虽然疲惫,可是身体却很好,要是换了一般的老太太,就是坐马车说不定也会生病的,毕竟,他们的马车虽然铺了厚厚的垫子,全力前进时却比一般的马车还要颠簸。

    梁宜梅不知道的是,侯老夫人和那两个鞑靼对她也是很惊讶,侯老夫人是知道她的底细的,但也听说梁家兄弟很疼爱她,几乎就没让她下过地,平时除了出去卖卖东西之外,也是当做小家碧玉一般的养在家里,她没想到梁宜梅的体力会这么好。

    那两人当初不想带上梁宜梅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她的穿着不像贫苦人家的女孩·汉人的女孩都是娇娇弱弱的,带上梁宜梅就是一个累赘,侯老夫人以前就是居住在北地,北地可没有这么多的规矩·女人也是可以上街骑马之类的,侯老夫人和皇后当年在军中的名声可不低,所以他们对带上侯老夫人才不觉得多累赘…···

    在走了三天后,梁宜梅等人就在一个小镇里碰上了一行人,看见对方队伍里另一个和侯老夫人长得五六分像的妇人,梁宜梅知道她们等待救援就更困难了。.

    吃晚饭后,对方的一个人盯着梁宜梅看了良久·梁宜梅手心里全是汗,如果对方提出让她和侯老夫人分开,由她引走追兵,就算她最后能逃出来,回到京城,即使没有先前没有和皇后的恩怨,皇后和长平侯府,甚至是朝廷也不会放过她的·甚至整个梁家······

    侯老夫人不动声色的走过来拉起她的手,道:“来,随我上去休息·走了一天的路了,你可不能倒下,要不然回头敬之该生我的气了,说我没有照顾好他的媳妇儿。”

    几人诧异的看向梁宜梅,梁宜梅虽心中惊讶,却没有反对,只是低下了头不语,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成为弃子,只要她紧跟在侯老夫人身边,回到京城后·谁也挑不出她的错。

    侯老夫人眼里闪过笑意,拉着梁宜梅上楼去了。

    其他几人也跟上,守在房门口。

    梁宜梅和侯老夫人赶了三天的路每天睡觉不超过三个时辰,有时还要走路,整个人都像断了架似的,进到房间里·梁宜梅冲侯老夫人低低的道了一声谢,铺了床,就和侯老夫人沉沉的睡去。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能睡床是什么时候。

    楼下只剩下了两男一女个人,其中一男子道:“看来第一个方案是行不通了,执行第二个方案吧,你们带人从西路回去,将人引开,我们从东路走。”

    其中的女子皱眉道:“如果我们带上那个女人,可以更好的迷惑对方,李鸣音已经是我们的人质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迁就她?”

    “李家的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她真的死了,我们千辛万苦死了这么多勇士,又暴露了这么多底牌就白费了。”

    “不错,”和女子并排站在一起的男子道:“六年前的战事我们损失不少,这次冒险发动战争,只靠陶家和六皇子的帮忙是不够的,我们得多抓一些底牌在手。”

    女子还是担忧,“李家和侯家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妥协过,这次要是侯敬之也像······只怕会激起大周兵士的血性。”

    对面的男子成竹在胸的道:“当年李家的老侯爷被击杀后,李家对他们的皇帝就越来越不满,更何况侯家的男丁几乎死绝,我不信,侯敬之就一点都不介怀。我们只要对侯老夫人礼遇一些,以后谈条件也好说些。

    这些事情梁宜梅自然是不会知道,她只知道半夜的时候她们就被叫醒,悄悄地离开了那家客栈,和侯老夫人窝在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她知道有人顶替了她的工作,将来救她们的人引开。

    梁宜梅看着离边关越来越近,心里也越来越急,在这里,有丛木做掩护,说不定她还能不着痕迹的进空间,可是出了边关,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里遮蔽的地方也很少,安全性急剧降低。

    可是看着侯老夫人老神在在的样子,她觉得可能侯家有什么后招也说不定,心里也安宁下来,决定到了木集,要是救兵还不到,她只能想办法把侯老夫人弄晕后带进空间里。

    侯家的确有后招,侯家在北地经营几乎百年,势力几乎渗透北地各个地方,只要侯云平有她们的消息,知道她们的行踪,要救出她们就不难。

    先前侯老夫人担心,就是担心侯云平找不到她们的行踪,可是他们竟然画蛇添足的用一队人来引走侯云平,这个举措在平时也许很管用,也的确会给侯云平带来麻烦,可是偏偏这次跟着侯老夫人来的是梁宜梅。

    他们能找到一个和侯老夫人五六分像的人也不知找了多久,梁宜梅是意料之外的事,他们也只是找了一个身形和她差不多的人顶替上。他们的思量并没有错,虽说侯老夫人暗示梁宜梅是侯云平的未婚妻,可是对方并不相信,而且就算是,按照汉人的那套规矩,侯云平他们一群大男人也一定不知道梁宜梅长着什么样。

    不巧的是侯云平一直通过李轩然知道梁宜梅的事,甚至每隔一段时间,李轩然还会将她的画像送给他,前不久两人又刚见过面······

    以侯云平的聪明,他不可能不发现,那侯云平找到她们的机会就又增加了。侯老夫人只是在路上给他们制造一些麻烦,她毕竟年纪大了,力不从心,走不动或生个病什么的是很常见的事。

    带着她们的是五个大男人,他们不会注意到一些细节,梁宜梅却会,在侯老夫人第二次生病的时候,梁宜梅也适时的“柔弱”了,整个队伍的行程都被耽误了下来,五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可是有无可奈何,越接近边关,他们越不敢使用马车,这几天都是用的驴车,装扮成一家人赶路。

    一路上遇到过几波盘查的人,每次都有人拿着刀子在两人的身后盯着她们应答,也算混过去了,可就是这样,越接近边关盘查的人也越多。

    和侯老夫人想的差不多,侯云平追到了她们上次落脚的客栈,追着那一队人马去了,可是第二天对照打探回来的消息,侯云平就知道追错了,梁宜梅的情况对不上。

    侯云平当机立断,留下两个人继续追着,他则拿出地图,指着木集道:“······除了西路,他们就只能走北路和东路了。

    “东路是大道,排查的人可不少,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北路是小路,他们会不会……”

    侯云平紧锁着眉头,“东路只要过了木集,他们就有人来接应,而且东路来往的人多,路途坦荡,他们可以很快的加快行程,反而是北路虽然隐蔽些,从那里走却要花差不多一倍的时间。”侯云平沉吟了一下道:“我带着人追东路,你再带上几个人往北路追去,要是发现了什么就跟颜将军要人,我当年有恩于他,这点要求他不会拒绝的。”

    又道:“传信给北军,让他们对东路严密监视,就是发现了什么也不要打草惊蛇,一切等我们去到再说!特别是木集,一定要给我守住了,只要他们过不了木集,他们就没有办法。”

    此时的朝堂却吵成了一片,侯云平前脚刚带着人出京,后脚就有御史上书弹劾长平侯公器私用,不仅私自调动兵马司的人围了白云寺,还私自给北军下命令,为找侯老夫人出力等等一系列的罪状!

    李轩然气得将桌上的茶盅摔在地上,冷笑道:“公器私用?兵马司是拿了圣谕,照皇上旨意办事,怎么现在倒推到我们身上来了,哼,北军里有长平侯府的十五万军户,他调用自家的军士用跟谁请示?”

    赵先生“唰”的一声打开扇子,笑盈盈的道:“你是关心则乱,他们这样是把皇上逼上悬崖呢?皇上都不急,你急什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