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96 | 浏览:188117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终归田居》作者:郁雨竹(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没有吃的,没有穿的,一穷二白也就算了,为什么她还这么小啊,两个哥哥也是手无缚鸡之力,任由村里的人欺负,好在她有所依仗,看女主怎样和两个哥哥相依为命,活出自己的一份精彩来,但是那个……他为什么老是在自己眼前晃啊……
已有 2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zjxuyq + 30
cindyfan8858 + 10

总评分: 财富 + 40   查看全部评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一章 初来乍到
    饿!这是梁宜梅现在唯一的感觉。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梁宜梅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慢慢地滑下了炕……
    这个家是不可能有吃的了,只能寄希望于外面了!
    梁宜梅站在大门前,左边是下坡的路,估计是到村里的路,右边又是一条长长的路,也不知是连向哪里,只剩下正面的树林了。梁宜梅权衡了一下,既然敢在这里安家,可见这片树林还是安全的。
    梁宜梅就迈着小腿走了进去……
    梁宜梅实在是累极了,她望了望周围,已经秋末冬初了,哪里还有吃的!她一下瘫坐在地上,看来她一定会饿死的!怎么死不好,非要选最悲惨的饿死?
    树林里静悄悄的,还能听见叮咚叮咚的水声……咦?水声?梁宜梅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水声的地方去……
    一条清澈的小河就呈现在眼前,梁宜梅眼睛一亮,快步跑到小河边,看着水里隐隐约约的鱼一阵兴奋,只是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就闪过好几个捕鱼的法子,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实施,看着水里小小的倒影,再看看她的小胳膊小腿,她泄了一口气,整个人就蹲在河边无限的伤心,不管她多有办法,以她现在这个身体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难道她就这样饿死不成?梁宜梅怨念的看着水里的鱼流口水,手无意思的放在水里搅来搅去,要是那鱼会自己上来该多好……
    有一条大大地草鱼就游过来轻轻地触碰她的手,梁宜梅一愣,继而狂喜,快速的抓起鱼,因为怕它挣扎抓不住,她还把她抱进了怀里,只是这条鱼也不挣扎,任由梁宜梅抓着。梁宜梅只想快些回去然后吃鱼,她实在是太饿了,所以也就没有注意这条鱼的异常。
    梁宜木脸色苍白的看着空空的屋子,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梁宜林心下一慌,就抱住哥哥的腿道:“哥哥,你要去哪里?”
    “妹妹不见了,我去找她,你乖乖的在家里好不好?”也不等他回答就急跑了出去。他知道,妹妹一定是饿得急了才会跑出去的,想到这里他心下酸涩不与,要是以前哪里会这样,一切都是从父亲过世以后开始……
    梁宜林也跟着哥哥跑了出去,见哥哥要跑下山,眼角瞥见树林里的人影,连忙叫道:“妹妹!哥哥,妹妹在这里!”
    梁宜木听见了就又跑了回来,见梁宜梅抱着一条大鱼张大了嘴巴,梁宜林也垂涎于梁宜梅怀里的鱼。梁宜梅见他们都不帮忙,早已经酸涩不已的手又松了松,瘪着嘴叫道:“哥哥……”
    梁宜木回过神来,赶紧向前接过她手里的鱼道:“这鱼哪来的?”
    梁宜梅现在已经连呼吸都觉得很困难了,哪里还能回答他的话,又怕他一直执着于这话题只好用尽全力小声的道:“我好饿……”
    梁宜木眼里全是疼惜,将鱼递给弟弟,一把抱起妹妹,安慰道:“我们马上就有东西吃了。”
    梁宜木把梁宜梅抱回到屋里,将包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饼来,小心的喂给她吃。
    梁宜梅看见吃的就眼冒绿光,哪里还等他慢悠悠地喂食,一把抢过就啃了起来,梁宜林在一旁看了直咽口水,却一句话都不说,梁宜木见了,眼睛微红,他到底还是没有办法让弟弟妹妹吃饱饭的。
    直吃了一半的饼梁宜梅才感觉好一点,就不再狼吞虎咽了,而是一点一点的小口吃着,梁宜木放下心来就接过鱼往厨房里去了,“你们在这儿呆着,哥哥去做鱼,晚上我们吃鱼。”
    梁宜林拍手称好。
    梁宜梅见梁宜林一直羡慕的看着她,思考了一下就将手中剩余的饼让给他道:“二哥吃。”
    梁宜林摇了摇头,“妹妹吃,哥哥不饿。”眼睛却一直望着她手里的饼。
    梁宜梅心下好笑,故作苦恼的道:“晚上吃鱼,饱了。”
    她知道她不能说的太顺,毕竟她只有三岁多一点,说得太顺难免惹嫌疑。即使是这样,梁宜林也听懂了,他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半块饼,小心翼翼地把它分成了三份,把其中的一份递给梁宜梅后就小心的护着另两块朝厨房跑去了,梁宜梅看着他小小的背影消失了,心里有些感动,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到了轻松,就算什么都没有,至少她还有家人,只要人好就什么都会变好的!
    没一下他就又跑了回来,坐在了她的对面细细地吃了起来……
    这个家里什么都缺,所以梁宜木也只是将鱼弄干净后放了一点盐一锅煮了而已,也就很快就弄好了。这样的鱼实在是称不上美味,还有一股腥味,但就是这样大家也是狼吞虎咽的,梁宜梅还好些,她毕竟是一个成人的思想了,梁宜木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却很懂得礼仪了,虽然吃的也急但却不像梁宜林一样,大家都是饿极了。
    吃完了饭,梁宜木就收拾好东西又打了水给梁宜梅洗脚,晚上大家躺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梁宜木就问道:“梅子,你今天是去哪里拿的鱼?”
    “饿,河里有鱼。”虽然前言不搭后语但梁宜木还是听明白了,他心里一酸,他也知道妹妹饿,但是家里实在是没吃的了,今天他还是趁着是集日的日子和弟弟扛着前几日打的柴火去卖才买的那几个烧饼,今天晚上全都吃了,明天还不知道吃什么呢?更何况冬天将至,他们要是没有足够的食物恐怕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吧?
    他忍下眼中的泪水,问道:“河里有鱼,那是谁帮妹妹抓的?”他根本就没想到是自己妹妹抓的,毕竟她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梁宜梅天真的说道:“鱼笨笨,自己上来的。”心里狂汗,装小孩子好辛苦啊!
    梁宜木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轻轻地拍了拍她,轻声哄到:“妹妹乖,快睡吧。”一旁的梁宜林早就睡着了,他今天帮着哥哥把柴背到镇上好累的。
    第二天梁宜梅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孩子总是嗜睡的。
    梁宜木早就将院子打扫了一遍,又将昨晚上吃剩下的鱼热了热当做了早餐。梁宜林在一旁屁颠屁颠的跟着。
    梁宜梅看着眉头紧锁的大哥,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他是在为晚餐担心。一家里面他最大,但再大也只有八岁而已,没有父母,唯一的伯伯伯母又是无良之辈,还要照顾同样年幼的弟弟妹妹,可以想见他的压力有多大了。梁宜梅露出一个天真的笑脸,开心的叫道:“哥哥,哥哥……”
    梁宜木眉头一松,走过来抱起梁宜梅道:“妹妹是不是饿了,再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梁宜梅用力的点了点头,梁宜木就抱着她进屋把她放在凳子上,然后出去端了鱼进来,后面跟着跟屁虫小梁宜林。大家分别吃了一点就把鱼给吃完了,梁宜木收拾好东西后就对两人说:“你们在家里等哥哥好不好,哥哥出去打柴再顺便找一些吃的。”
    见两人点了头后,又对老二说:“你要好好照顾妹妹,知道吗?”
    小梁宜林点了点头,保证到:“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
    梁宜木得到他的保证好才放心的出门的。梁宜林见大哥出门了就关起了门,跑回去拿出了自己的玩具,放到梁宜梅的前面道:“我们一起玩吧。”
    梁宜梅见是这些小玩具实在是不想玩,但又不想让他失望,只好陪着他玩了一会,想到晚上的晚饭,实在是不想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大哥的身上,转了转眼珠子,丢下手上的玩具,跑出去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竹篓。
    梁宜林见妹妹跑出去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跑了出去,见她拿着一个竹篓,好奇的问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抓鱼。”说着就上前拉着他的手就要往门外走,梁宜林连忙拉住她,道:“哥哥让在家里等,不让我们出去。”
    梁宜梅却不管这些,撒着娇道:“抓鱼,鱼好吃。”
    梁宜林也想起昨晚上的鱼,觉得真的很好吃,犹豫了一下道:“那我们快去快回。”
    梁宜林接过梁宜梅手上的竹篓,牵着她往树林里去了。
    梁宜梅已经打算好了,等下把竹篓固定在一个地方,然后就用竹竿把鱼赶到那里去,她不敢抱希望一定能抓到鱼,但总要试一试才好,她也不敢让小梁宜林太接近水,毕竟他才六岁,而她也才三岁而已,真要出什么事她还真是后悔莫及,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最吃力的方法了。
    两人来到河边,梁宜梅扯了扯梁宜林的衣袖道:“小心。”
    梁宜林就牵着梁宜梅的手道:“别怕,跟着哥哥。”
    梁宜梅暗地里撇了撇嘴,跟着梁宜林蹲在河边,过了好一会,梁宜林抓了抓脑袋,扭着头问道:“怎么抓啊?”
    梁宜梅扑哧一声笑出来,她还以为梁宜林小朋友再想什么呢,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梁宜梅接过他手里的竹篓把它放到水里,想着等一下千万要有鱼钻进去啊,不然今晚他们真的又要饿肚子了。梁宜梅将绳子固定好后将另一头交给梁宜林,“绑在树上。”梁宜林点点头就颠颠的跑过去把绳子绑在了树上,梁宜梅见他把绳子绕了几圈后就绑了起来就回过头来,就看见有两条鱼游进了竹篓,梁宜梅张大了嘴巴,这鱼……也太听话了吧,她还没开始赶鱼呢,那鱼微微扬起了头亲着梁宜梅的小手就好像在允什么东西似的……灵光一闪,梁宜梅就想起了昨天的那鱼也是这样,梁宜梅将手抬起来看了看,想不明白,眼珠子转了转,又将手放进水里想着多来几条鱼吧,梁宜梅就见又有几条大一点的鱼从那水草里出来了,梁宜梅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听见梁宜林的惊呼声,“好多的鱼!”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二章 发现(上)
    梅子等竹篓里装满了鱼暗暗的数了数一共有五条,外面还有一些没进竹篓里的在一旁游来游去。梅子不想一次性要太多,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样,难道还怕以后没有鱼吃吗?
    梁宜林早就兴高采烈地要拉起竹篓,梅子连忙拦阻,真要这样,两个人可能都会被拉下去,到时她连哭都没地方哭去。“绳子,拉。”
    梁宜林回过神来,连忙跑去拉绳子,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竹篓拉起来,那五条鱼都很大也就很重,幸亏没有直接去了竹篓而是远远的拉着绳子,不然真的有可能会被拉下水去。
    梁宜林解了绳子吃力的抱起竹篓道:“妹妹,咱们回家。”真要这样,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
    梁宜梅就道:“一起。”说着也抓了竹篓的一边,梁宜林放下竹篓,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左右看了看,看见一根棍子,就跑过去拿起来穿过竹篓道:“抬棍子。”说着手把手的教梁宜梅。
    梁宜梅就钦佩的看了一眼他,小梁宜林实在是太聪明了。她不是没想到,而是怕他们怀疑,虽然才相处几天,但她还是感觉得出来,这个身体的大哥和二哥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要不是他们还小,而这个身体也太小平时没有什么表现的话,说不定他们也会怀疑的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梁宜梅不敢做得太多,生怕引起大家的怀疑。
    两人摇摇晃晃地把竹篓抬了回去,回去后梁宜林连忙把鱼放到了水缸里,生怕它死了。
    走了一路,梁宜梅早就累惨了,直接坐在地上看着小梁宜林忙进忙出的,这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呢。梁宜梅想站起来去帮忙,梁宜林连忙走过来吃力的抱起她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道:“妹妹坐着,等一下就不累了。”说着又跑去给水缸里加上水。
    梁宜梅为了不要他担心只好坐在那里看着他忙进忙出的。幸好家里有两个水缸,不然一个拿来放鱼了就没有水缸里装水了。
    梁宜梅趁着这个空隙好好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家。这个家还不错,前后两个院子,后院里有几块菜地,可现在上面什么也没有,还有一个小草棚,好像是给家畜住的,还有一个厕所,前院则有一个小厨房,一方古井,侧旁有一个房杂物的屋子,围墙高高的垒起,看这屋子也还七八成新,看得出来这个家以前还是很殷实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家里两个大人相继去世,留下三个年幼的孩子。
    梁宜林收拾好东西,才坐到妹妹的身边,没一下就觉得身上寒冷,就抱起妹妹回到屋里,梁宜梅挣扎着下了地,思索了一下才道:“哥哥,要爹爹,娘……”
    梁宜林眼圈一红,道:“妹妹乖,要哥哥就好。”
    梁宜梅心下不忍,但还是坚持道:“要爹爹,娘。”
    梁宜林就抱了妹妹坐到床上,道:“爹和娘都不在了,爹被土匪杀死了,娘病死了,大伯和伯母是坏人,他们抢了家里的东西,哥哥长大后就把东西抢回来给妹妹,妹妹不要要爹爹和娘了,要大哥和二哥就好了。”说着他也觉得很伤心,就哭了起来,梁宜梅见了有些心慌,只是也觉得伤心,也跟着大哭起来,梁宜林本来就还是一个孩子,现在见妹妹哭了就哭得更大声了。
    梁宜木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个景象,弟弟和妹妹抱在一起痛哭,他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连忙扔下柴,跑过来抱住弟弟妹妹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们了?”
    梁宜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道:“妹妹要……爹爹……要娘.”
    梁宜木一呆,长久以来的故作坚强都瓦解了,他的眼泪涌出来,抱住弟弟妹妹也哭了起来,从娘亲死到现在不过才十数日,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哭,爹娘死了,伯父伯母都是不可靠的,以后弟弟妹妹能靠地也只有他了,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哭,就是送灵的时候也没有哭,可现在看着痛哭的弟弟妹妹,他再也忍不住了……
    三个孩子哭过了一阵,大家都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了,果然,哭也是一直宣泄的方式啊。
    梁宜林脸上挂着泪珠,怯怯地看了哥哥一眼,小声道:“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惹妹妹哭的。”
    梁宜木摸了摸他的头道:“没事,今天哥哥采了一些野菜,晚上我们吃野菜。”
    梁宜林眼睛一亮,拉着哥哥的手就往外面拖,“哥哥,有鱼,我们晚上吃鱼和野菜。”
    梁宜木眉眼一皱,“哪来的鱼?”
    梁宜梅也爬下床,跟上他们,三人一起来到水缸前,梁宜木看到里面的五条鱼惊诧的问道:“哪里来的?”
    梁宜林就骄傲的说道:“我和妹妹一起抓的。”
    梁宜木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梁宜林有些害怕的叫道:“哥哥?”
    “谁让你带着妹妹去抓鱼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出去吗?更何况还去了河边,难道你不知道那有多危险吗,要是掉到水里怎么办?”
    梁宜梅也觉得有些害怕,的确,他们都是小孩子,要是掉到水里怎么办?看来以后要是再去河边得叫上大哥才行,而且还不能去太深水的地方,要去水浅一些的地方。
    梁宜梅就抱住梁宜木的腿道:“一起去,大家一起去。”
    梁宜木就抱起了妹妹,问梁宜林:“你们是怎么抓到鱼的?”
    梁宜林眼睛一亮就兴致勃勃的讲开了,最后道:“大哥,那些鱼好笨的,我们放下竹篓,它们就往里面钻了,以后我们还去抓鱼好吗?抓了鱼就拿去卖,然后买好吃的回来。”
    梁宜梅眼睛一亮,这个二哥真是太聪明了,她还在想怎么想办法让大哥把鱼拿去卖呢,他就提出来了。
    梁宜木应了一声,看了看快要黑的天际,道:“你们在家等着,哥哥去换些粮食回来。”说着放下了妹妹,又把柴拖回了厨房,从水缸里拿了三条鱼就出去了。
    梁宜木站在三岔口,思索了一下还是往村外梁五爷的家走去了。他不敢去找大伯,怕再次惹麻烦上身,也不想进村,如今,村里面的人对他们是避恐不及,哪里还会和他换粮食?
    梁宜木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梁五爷打开门看见那站在风中的孩子,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侧身让过,“进来吧。”
    梁宜木面色尴尬的叫了一声:“五爷爷。”
    梁五爷点了点头,领着他进屋,梁宜木随他进去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中的鱼递过去道:“五爷爷,我想换一些粮食。”
    梁五爷吃惊的看着手中的鱼,这时节竟然还能抓到鱼?
    “是谁呀?”屋里传来一道暗哑的声音。
    梁五爷回过神来,提声回道:“是山头梁家大郎来了。”
    梁宜木也回了一句,“五奶奶,是我。”
    五爷爷对梁宜木道:“你先坐着。”说着提着鱼进了厨房,没一会就拿了一个小袋子装了一些糙米出来。
    梁宜木接过袋子,有些尴尬的道:“五爷爷,用不了这么多的。”这大概有二十斤呢。
    “不多,这鱼在集市上也得二十文一斤呢,糙米十文一斤,刚才我掂量着这鱼有十斤呢,刚好合米二十斤。”五爷爷见他还想推辞就说道:“你快回去吧,你弟弟妹妹还在等着你呢。”
    梁宜木听了静默了一下道:“是,那五爷爷我先走了。”
    梁五爷送他出去后就关门回来了,五奶奶见他面色不愉就问道:“怎么了?”
    “家族里也太无情了些,三个孩子估计连吃的都没有了。”
    五奶奶冷哼一声:“你们梁家无情又不是第一次了,值得你这样?”
    “我们毕竟是成人,横竖饿不死,可那还是三个孩子呢,更何况宁欺富老翁,不欺少年穷,谁知道这三个孩子以后有什么机遇?那孩子看着是个聪明的。”梁五爷摇了摇头。
    梁宜木回去用糙米做了饭,又洗了鱼和野菜煮了,三人美美地吃了一顿。
    晚上躺在床上,梁宜木就细细地问了今天出去抓鱼的事,听见说那鱼真的是自己跑到竹篓里去就露出沉思的样子来,临睡时道:“明天哥哥和你们一起去抓鱼。”
    梁宜林欢呼一声,带着甜甜的梦入睡了,梁宜梅却有些担心,不知明日要不要把手伸到水里再试试看。本以为会睡不着的,但孩子的身体经不住累,很快她也睡着了。
    第二天,梁宜木做了饭给大家吃了就拿着竹篓,领着弟弟妹妹去了小河边。
    梁宜木将竹篓放进河里,等了好一会还是不见有鱼出来,梁宜林就有些奇怪,“昨天明明一放进去就有了。”
    “你们没有放其他东西吗?”
    梁宜林仔细想了一下,道:“没有。”
    “有,手手,放了手手。”
    梁宜木看着妹妹道:“放了手?”
    梁宜梅点了点头,走到河边蹲下,把手放进去道:“就是这样。”
    梁宜林“咦”了一声,指着河底道:“哥哥,你看。”
    梁宜木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一条条鱼从各处游来,他吓了一跳,连忙拉起妹妹,那些鱼就游到妹妹刚才手放到的地方,久久不散去,好像在那里吸允什么东西。
    梁宜林喊了一声:“快抓鱼。”
    梁宜木回过神来,连忙拿起竹篓来捞鱼,将捞起的鱼放在梁宜林坚持带来的木桶里。
    一直捞了五六下,木桶和竹篓都装满了才停下,梁宜木又捡了一些较小的鱼扔进水里,又捞了一些较大的鱼进桶里。好一会儿,那些鱼才散去。
    梁宜木看着梁宜梅问道:“妹妹知道为什么把手放进去鱼就会过来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三章 发现(中)
    梁宜梅的心跳了跳,尽量使自己天真的望着他道:“我喜欢鱼,鱼也喜欢我。”
    梁宜木低着头沉思,梁宜梅紧张地看着他,梁宜林也感觉到这气氛不对,安静的呆在一边,过了好一会,就在梁宜梅觉得再也忍受不了的时候,梁宜木才抬起头来道:“这件事妹妹不能告诉别人,以后也不许在有其他人的时候把手放到水里知道吗?”
    梁宜梅放下心来,心里也有些感到,至少这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的安全,梁宜梅点了点头,天真的说道:“知道了。”
    梁宜木又转过头来对梁宜林说:“弟弟也一样,不许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还要看住妹妹,不许妹妹告诉别人也不许别人欺负妹妹,知道吗?”
    梁宜林坚定地点点头,道:“哥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妹妹的,决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梁宜木点点头,才把木桶和竹篓收拾好,又找了一根棍子和弟弟一起把鱼抬回去,梁宜梅就在后面乖乖的跟着。
    回到家后梁宜木马上将所有的鱼放到水缸里,收拾好一切,看着渐渐阴沉的天,又看了一眼空了大半的柴房,转过头来对弟弟妹妹说:“你们在家等着,哥哥去砍一些柴回来,不要再乱跑了知道吗?”
    梁宜林和梁宜梅齐齐点了点头,梁宜木才拿了刀和绳子往外走去,梁宜林陪梁宜梅玩了一会就抱着她上床睡觉去了,梁宜梅还在迷迷糊糊间就听见二哥说:“妹妹,你在家睡觉,二哥出去找一些野菜,我们晚上煮鱼和野菜吃。”她糊里糊涂点了点头。
    梁宜林得到妹妹的点头就替她盖好了被子,拿了一个小篮子就出门了,等梁宜梅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她揉了揉眼睛就去看水缸里的鱼。
    水缸里有三十多条鱼,挤在一起早就恹恹的了,更何况水缸里的水还是静止的,梁宜梅知道这是因为水中的氧气不足。
    梁宜梅站在凳子上趴着水缸想,再这样下去,鱼不到晚上就死了,哪里还能等到明天去集市?死了的鱼肯定比活着的鱼更便宜,要是有办法能让这些鱼活到明天就好了……梁宜梅想着,却见水缸里的鱼都好像有了一些精神,纷纷冲她游过来。
    梁宜梅一怔,就想到前两次的情形,也不知是什么缘由,这些鱼好像很喜欢她。只是一怔见就见有一条鱼冲着她的手跳过来,梁宜梅也觉得自己的手上湿湿的,好像上面有什么在流动一样,梁宜梅拿起手来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她的两只小手正在往外流水,水滴在水缸里,那些鱼就争先恐后的到那个地方,似乎正在争抢那些东西。
    难道那些鱼之所以这么喜欢她是因为她的手,不,是因为她手上流出来的水?梁宜梅虽然很吃惊,但穿越都发生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梁宜梅犹豫了一下,还是舔了舔手上的水,嗯,甜丝丝的,有些甘洌,比前世小时候家乡的山泉水还要好喝些,难怪这些鱼那么爱喝?梁宜梅前世的老家是在广西,那里的水最是甘甜,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在山里撒脚丫子的跑,饿了就吃山里的野果,渴了就喝山里的泉水……
    梁宜梅想了想就将手放在水缸的上面,想着,快流吧,快流吧,那水就潺潺而下,梁宜梅见了很欢快,那些鱼也很欢快……是了,一定是因为前两次她都是把手放在水里的,所以她没有感觉。
    等她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停下把旁边水缸的水舀了一点进去中和一下,梁宜梅想了一下,又搬了凳子到另一个水缸的旁边,将水注入到水缸里,既然这水这么好喝,那就放到水缸里大家一起喝好了。看着水缸里的水差不多满了,她才闲下来有时间思考问题。
    这水好像是从自己体内来的,不知道对身体有没有危害?看这样子好像取之不竭似的,这鱼那么爱喝也不知道有什么功效?这事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就是大哥和二哥也不可以,不然还不把她当成妖怪啊!不过她都三岁多了,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可以流利的说话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表现得“长大”了一点,每次都学小孩子讲话好辛苦的!
    梁宜梅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梁宜林就回来了,梁宜梅大叫一声:“哥哥。”迎上前去看篮子里的野菜,“怎么这么老?”
    梁宜林边牵了妹妹的小手,边道:“现在都快冬天了,有的野菜吃就不错了,等过几日我们连野菜都没得吃了。”说到这儿,梁宜林也有一些难过,不知道这个冬天要怎么过?
    梁宜梅不愿看他伤心的样子,就摇着他的手道:“哥哥洗菜。”
    梁宜林回过神来,“好,二哥带你去洗菜。”
    梁宜林搬了一张小凳子给梁宜梅坐,他就蹲在一旁洗菜,也只不过才一点点菜,很快就洗好了,梁宜梅就在一旁套话,“大伯为什么不来看我们?”
    “不来才好呢,大伯来了,大伯母就一定会跟着来,咱们家的东西不都是被她顺走的吗?咱们家的牛和田地都被她拿走了,要不是大哥厉害,大伯母可能连咱们家的房子都拿去呢。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她躲着我们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往上凑?妹妹,你以后不要再提起他们了,不然大哥要生气的。”
    梁宜梅应了一声,梁宜林又接着道:“大哥说以后做什么事都要避着村里的人,能远离就远离,梁家村没几个好人的,除了五爷爷和五奶奶,大哥说,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的活着、长大,长大之后才可以将属于我们的东西夺回来,现在我们还小,要是硬碰硬说不定就会像五爷爷五奶奶一样。”
    梁宜梅眉眼一跳,也就是说他们的敌人并不只有所谓的大伯一家,而是整个梁家村的人?而且有个五爷爷五***遭遇和他们差不多,这个名字有些熟,好像昨晚上大哥就是说从这家换的粮食吧?
    梁宜梅试着不经意的发问:“村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坏?”
    “也不是村里所有的人都坏,咱们村大部分都是梁姓人,所以外姓人家不敢管我们梁家的事,而大哥说,梁家族里的人都有些贪婪不知餍足,不是多好的人,所以当初爹爹才把房子建到村外,大哥说,离开家族固然不好,但这样的家族不如不要,所以以后我们不能跟村里的小孩玩,不能跟村里的大人说话,知道了吗?”
    前面明明很有条理,后面一句则尽显孩子气,看得出来是梁宜林他自己加上去的。
    梁宜梅点了点头,也孩子气的道:“嗯,不跟他们讲话,不跟他们玩,那五爷爷和五奶奶呢?可以和他们玩吗?”
    梁宜林果然说出了梁宜梅想听的话,“当然可以了!爹爹说以后我们要孝敬五爷爷和五奶奶。听爹和娘说,五爷爷和五奶奶没有孩子,所以族里要把他们的田地都收回来,还逼着他们交钱,不然不给他们养老,五爷爷和五奶奶很生气,然后他们就被赶到村外面来住了,爹和娘经常孝敬五爷爷和五***,五爷爷也经常给糖给我吃。”
    梁宜梅皱着眉,看来这个家族不是一般的腐朽了,这样不讲理的家族还真是不能搭理,不然以他们现在三个小孩子的能力,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梁宜梅决定了以后做事尽量避着村里的人!
    两个孩子在等梁宜木的过程中又烧了热水,煮了饭,要不是能力不足,小梁宜林都想操刀杀鱼了。
    天快黑的时候梁宜木才回来,看着懂事的弟弟妹妹,他既欣慰又心酸。
    梁宜木从水缸里捡了一条最小的鱼杀了,吃饭的时候,梁宜林说这鱼比前两天的好吃,梁宜梅也觉得比前两天的好吃,那股腥味没有了,反而有一点甜,她暗暗地想,不知是不是因为水的缘故?
    临睡前,梁宜木说明天他要去赶集,所以要早起,两个孩子齐声说道:“我也要去。”
    梁宜木想了一下,觉得独自放他们在家里他也不放心,怕他们又跑到河边去,不如带在身边,反正明天这么多的鱼,他也不可能自己担去,得坐五爷爷的驴车,那也就不怕带着两人了。“那你们明天得听大哥的话,不许乱跑。”
    两人点头答应了,就带着甜甜的美梦入睡了。
    第二天寅正二刻梁宜木就醒了,等他把早饭弄好,把要带的东西装好,又把鱼都放进桶里的时候已经到卯时了。梁宜木叫起弟弟妹妹,大家一起吃了早饭,梁宜梅趁着他们收拾桌子的时候偷偷往两只桶里注入了一些水。
    梁宜木担了桶,梁宜林就牵着梁宜梅往山下去了,三人到五爷爷的门口的时候,五爷爷刚刚套上驴车,梁宜木直接说了来意,五爷爷有些惊诧的看着木桶,没想到这时节还能抓到鱼。虽有疑问,但五爷爷也没有问出口,直接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梁宜木就有些不好意思道:“五爷爷,我现在没有钱,等回来的时候再给钱给您您看好吗?”
    “这有什么,当初你爹可没少帮衬我,唉~~这家族里也就只有你爹还不错,可惜了!”
    梁宜木默默地没有说话,梁宜林有些懵懂,梁宜梅却若有所思。
    三人坐上驴车,很快就出发了,一路上五爷爷又在几个村口接了些人,都是一些去赶集的妇人和孩子,多多少少都带了一些绣品或手工艺品,大家都对三个孩子带着两个木桶去赶集有些奇怪,但因为桶口用东西盖得严严实实的,大家想看也没得看,一问,三个孩子又扯来扯去的,就是不回答正题。
    五爷爷亲自把他们送到了摆摊的地方,又帮他们占了一个摊位,临走时说:“等一下回去的时候到城门口等我,”犹豫了一下又道:“以后别人问你们卖了什么千万别说是鱼。”
    梁宜木感谢的点点头,道:“多谢五爷爷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四章 发现(下)
    梁宜木将盖在木桶上的东西掀开,露出活蹦乱跳的鱼,说来也怪,这鱼从抓了到现在也有一天了,不仅还活着,还活蹦乱跳的。
    现在已经辰时了,集市里的人渐渐多了,大家的吆喝声不断,梁宜木面子薄,而且他曾经也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也开不了口,梁宜梅见了暗暗着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灵机一动,她跑上前抓起一条鱼,故意将它掉在地上,然后用稚嫩的声音喊道:“卖鱼了,卖鱼了,新鲜的鱼。”
    梁宜木阻止不及,见鱼掉在地上,连忙要去捡起来,梁宜梅就拉起了他的手道:“哥哥,卖鱼!”
    梁宜木连忙道:“是,卖鱼,等哥哥把鱼捡起来。”
    一边梁宜林见妹妹吆喝,连忙也学她的样子大声叫喊。
    大家本来就被梁宜梅的声音吸引看过来,等看到地上跳来跳去的鱼都感兴趣的围上来,有人问到:“这鱼怎么卖?”
    梁宜木连忙把弟弟妹妹拉到一边,答道:“二十文一斤。”
    那人看见地上的鱼活蹦乱跳的,就道:“这倒不贵,给我来一条吧,就来这一条。”
    “好,”梁宜木上前捡起地上的鱼,用草穿了称了起来,“大爷,一共三斤二两,余的我也不要了,您就给六十文吧。”
    梁宜木接过钱交给挂着小袋子的梁宜木,那边大家已经围上木桶了,“我也来一条……”
    “这鱼真新鲜,我也来一条吧……”
    “我也要一条……”
    …………
    梁宜木忙着称鱼,梁宜林则在一旁收钱,梁宜梅在一旁看着,也暗暗的观察周围,大家忙了将近两个时辰才把所有的鱼都卖完,梁宜木从袋子里拿了一百文钱,把剩下的用布包起来贴身藏着,梁宜梅心下松了一口气,财不露白,这话放在哪里都没错,而她有一个聪明的哥哥。
    梁宜木担了木桶,牵着妹妹的手道:“饿了吗?我们去吃大包子。”
    梁宜林兴奋地点点头,梁宜梅也很高兴,梁宜木就花了六文钱买了三个包子,三人吃完了包子,梁宜木就牵着弟弟妹妹的手往杂货铺里走去,这个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现在有了钱第一要务是要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梁宜木就带着两人穿梭在集市中,等三人来到城门口的时候,梁宜木的木桶里已经放了好些东西。
    五爷爷还没有来,梁宜梅就趁着这个空隙观察周围的人,刚才在集市里她就发现还是有很多未婚女子出来逛街的,她原先是以为那些是小门小户的女子,所以不太讲究,可现在在城门口发现还是有很多衣着光鲜的未婚女子出来逛街的,虽然没有高谈阔论,也没有太张扬,但也绝不像明清时期那样对女子诸多束缚,看来这个朝代对女子还是比较宽松的,至少她们可以出来逛街!
    想到这里又有些可悲,在五星红旗下长大的她有一天竟然在纠结能不能出门逛街!?不过,活着总比永远消逝要好吧!虽然重生的地方不尽人意,但好歹她还活着!
    等到申正时五爷爷才来,他帮着梁宜木将东西放到了车上。梁宜木抱着梁宜梅上了车,梁宜林也自己爬上去了。五爷爷是专给城里人陶粪的,平时也帮着附近几个村里的人犁个田地什么的,据梁宜林小盆友说,族里把五爷爷和五***田地和房子都收了,但这头驴却是用五***嫁妆买的,族里虽然动了心思,但五***娘家也不是吃素的,族长也不愿为了一头驴闹得太凶,所以就让五爷爷和五奶奶带着这头驴走了。这么多年来,五爷爷和五奶奶就靠着这头驴过活呢。但也因为五爷爷总是给人家掏粪所以一般坐他的车的人也很少,一般来的时候那些没搭上车的才坐他的车,回去的时候因为是统一在城门口坐车,所以一般搭他的车的几乎就没有了。
    所以这次坐在车上的就只有三兄妹。走到半道的时候,五爷爷就对梁宜木道:“你现如今要是还有这个本事就多努力些,两天之后我还搭着你去,现在还没下雪,要是下了雪,河里冻上了,就难了!”
    “多谢五爷爷,宜木知道了!”
    五爷爷点点头,道:“这件事避着村里些,回头你早两刻钟下来。”
    梁宜木知道五爷爷是要单搭自己了,他眼圈一红,哽咽道:“五爷爷……”
    梁宜梅也觉得五爷爷这个人很好,也很感动他为他们做的事情。
    等到回到山下的时候,梁宜木塞给五爷爷二十文钱,五爷爷有些生气的道:“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把钱收回去,你这是不把我当你爷爷看呢?”
    梁宜木摇了摇头道:“以后五爷爷单搭我一人还不知道要丢掉多少生意呢,更何况这本来就是车钱。”
    五爷爷知道再推也推不掉,不然以后这娃恐怕就不坐他的车了,他本是为了他好,要是那样,倒弄巧成拙了。于是就拿了十文钱道:“坐车一人也就是两文,我就拿十文钱吧,”见他要反对就指着梁宜梅道:“梅子太小了,本来这样的孩子是不收钱的,是你执意要给我,我才收了她一文钱的,你再这样我可是不收了的,”说着长叹一声:“当年你爹娘在时没少帮衬我们,现在我也不过是投桃报李罢了。”
    梁宜木红着眼圈道:“爹说要孝顺五爷爷五奶奶……”
    五爷爷也红了眼圈,梁宜梅见了就叫道:“我也孝顺!”
    五爷爷听了破涕为笑,梁宜林也连忙道:“我也孝顺,以后我给好吃的好玩的给五爷爷五奶奶。”
    “好,好,好,你们都孝顺……
    三人告别五爷爷回到家里后,梁宜木就将买来的东西归了位,然后看了看天气觉得今天是不可能出去捡柴火了,只能带着小宜林将房子打扫了一下,看到炕上那床薄薄的被子充满了担忧,现在冬天还未到还好说,可要是下了雪这床被子根本就过不了冬天,弟弟妹妹的身子又弱。本来家里是有被子的,而且还是很不错的好被子,正因为是好被子所以才留不住,想起那个女人的嘴脸,梁宜木胃里一片翻滚,过了好一会才压下那种感觉,他眼里闪过厉色,现在他还小,且等他长大了再说吧!
    梁宜林见哥哥的脸色有些阴沉,着急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叫道:“哥哥?”
    梁宜木回过神来,,略微笑了笑,道:“你们都饿了吧?哥哥马上去做饭。”
    鱼已经卖完了,梁宜林只暖了昨晚上吃剩下的鱼,三人吃饱后,梁宜林又马上热了水给弟弟妹妹洗澡。梁宜梅有些不习惯,她已经是二十好几的人了,竟然还要一个小屁孩给她洗澡,好说歹说之下,梁宜木才同意让她自己洗,临走前还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妹妹这么小就懂得害羞了!不过,你要快些洗,不然要感冒的。”
    现在都快冬天了,梁宜梅深以为然。等梁宜木一出去她就加快了身上的动作,想起会从手中流下来的水,她的眼珠子转了转,就想着这水流出来,没一会儿这水还真流出来了,水流到身上,虽不热,但也不冷,反是流过的地方都有一点舒适感,好像今天的劳累都去了一样……
    梁宜梅很欣喜,觉得这水也许的确是有利于身体,动物的感觉是最灵敏的,更何况是生活在水中的鱼,想来它们对水的了解比人类更甚,它们既然这么喜欢这些水,看来是没有大碍了。梁宜梅在心中暗暗决定,自己还小,这里的生活条件又不是很好,以后要多喝喝这水,小宜林也是,还有大哥,他太劳累了,这么小就要做这么多的事更应该好好的喝喝,啊,还有洗澡之类的……
    她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梁宜木在外面却有些担心,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一个不小心就是要生病的,先不说家里没钱吃药,就是有钱,妹妹这么小也不定就能治好啊,想着他也顾不得妹妹怕不怕羞了,直接走了进去,不顾她的反对直接将她拧了起来,快速的给她穿好衣服就将她抱到了炕上,用被子将她抱住,语气严肃的道:“以后再不许你一个人洗澡了。”
    梁宜林在一旁无良的笑着,梁宜梅就有些羞愤,她已经二十几岁了,可对方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屁孩啊……她闷闷地呆在被窝里,直到梁宜林小盆友屁颠屁颠的把今天装钱的布包拿出来的时候她才有些精神。
    梁宜林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哥哥道:“哥哥,我们数数钱吧!”
    梁宜木一愣,想了起来,今天真是忙晕头了,连忙将妹妹往里挪了点,梁宜林就“刺溜”一下爬上了床,将布包里的钱都倒了出来,“啪嗒”几声。梁宜林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时有些呆了,梁宜木也很欣喜,但比较镇定,毕竟父亲在时,家里还是比较富裕的,那时家里还能拿出银子呢,只是这些钱却又不一样,这是自己和弟弟妹妹挣的,自从父亲走后,家里唯一的一次进项。相比较而言,最淡定的反而是梁宜梅了,她觉得这些钱根本就不够看,要凑够过冬的物资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但她还是很喜欢数钱的感觉的……
    三人趴在炕上认真的数起钱来,这里一共有1868文钱,再加上刚才给五爷爷的10文钱和今天买东西用去的钱,整整挣了1960文,将近两贯的钱,梁宜木一阵激动,他用两根绳子将一千五百文给串了起来,单独藏在了一块石头下的盒子里,剩下的钱又单独藏在了炕里面的一个缝隙里,用东西压好后回过头来对弟弟妹妹说:“这是咱们家藏钱的地方,你们要记住了,不能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伯母,知道吗?”
    两人点了点头,梁宜木就将床铺好,待两人人躺下后,才给他们细细的盖上被子,轻声道:“快睡吧,明天咱们再去抓鱼,等挣了钱,我们就买一床暖暖的被子。”
    “就像以前娘给我们盖的那么暖吗?”
    梁宜木轻轻地“嗯”了一声。
    看来这个家以前的确还是挺殷实的,只是那个伯母也太无良了一些,连一床被子都要抢!梁宜梅对那个未曾谋面的伯母的警戒指数又上了一层。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五章 筹备(上)
    第二天一大早梁宜木就将两个水缸都洗了一遍,等太阳出来后才带着弟弟妹妹往小河边走去,只是他再不去前两次去的地方,而是往上游走了一些,他将木桶放好后,就将系了绳子的竹篓放在水里,将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了树上,他怕遇到太大的鱼自己拉不上来。
    做好一切后,才将妹妹抱到身边道:“梅子将手放到竹篓里去好不好?”完全是一副哄小孩的语气。
    梁宜梅抽了抽嘴角,就默默地将手放到了水里,没一会儿竹篓里就游进了几条鱼……
    有了梁宜梅这个因素在,两个木桶很快就装满了鱼,梁宜木将东西收拾好,让梁宜林拿了竹篓,自己担了桶,领着两个小的回去了。
    这次梁宜木照样没有要那些比较小的鱼,所以两木桶的大鱼很快就填满了一个水缸,还占了另一个水缸的底部。梁宜木怕鱼死得太快就快速的给水缸里加上水,梁宜梅看着密密麻麻的鱼也有些担心,但梁宜木的做法也没有错,毕竟冬天说到就到了,鱼能抓多少时间还不一定呢,要是不能在下雪天之前将过冬的物资备好,说不定他们三个小孩还真活不过这个冬天……
    梁宜梅不知道的是梁宜木想的比她更远些,他虽然不知道那些鱼为什么会独独喜欢妹妹,但他知道有些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先生就说过人要居安而思危,说不定什么时候妹妹就没有这个能力了呢,所以他想的是如何在下雪之前凑够过冬的钱和来年春天播种的钱,只要能在春天的时候播种,那么他们就多了一份希望……
    梁宜梅就趁着梁宜木去打水的时候将手放进了水缸里,因为今天的鱼太多了,所以她也没想像上次一样放一些自己的水,再中和井里的水,等两个水缸都放了水,梁宜木才提着水过来,看着水缸里明显上升的水皱了皱眉,见妹妹在一旁玩就问道:“这水怎么么多了?”
    梁宜梅就指了指一旁的木桶说:“鱼,喝水。”
    看着梁宜木的眉头舒展开来,她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刚才她太冒进了,她只记得要快些给鱼放水,倒忘了这两个聪明的小孩,幸亏小宜林去了厨房,幸亏家里有三个木桶,更幸亏这第三个木桶就在自己旁边而且就装满了水。
    梁宜木带着小宜林把水缸木桶都摆好,又打扫了一下院子,梁宜梅前前后后的跟着乱跑着,只是小孩子的身体不经跑,没一会儿,梁宜梅就觉得困了,梁宜木见妹妹的眼皮开始打架了就抱着她回炕上,道:“妹妹睡一会吧。”
    梁宜梅勉强睁开眼睛看这个半大的孩子和旁边站着的小宜林,一把抱住他道:“哥哥一起睡。“
    梁宜木将梁宜梅放进了被窝后道:“好,一起睡。”
    小宜林在一旁听了欢呼一声,知道哥哥今天不会丢下他们自己出去了。小宜林毕竟只是个六岁的孩子,之前家庭条件又好,几乎除了玩是不用操心什么的,可是突然之间父母都离去了,家里也是一落千丈,平时连吃饭都困难,他虽然不像大哥那样压力大,但他也是哥哥,大哥不在的时候,他就要照顾好妹妹和这个家,这几日来,大哥都是丢下他和妹妹在家,自己出去的,现如今他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小宜林不懂得什么是包袱,但他的感觉告诉他有哥哥在的时候,出什么事还有哥哥顶着,这只是一种依靠的感觉……
    三人一起睡了觉,其实也就只有小宜林和梅子能睡得着,梁宜木一直闭着眼睛思索以后的路……
    午休过后,梁宜木锁了门带着两个人到山里去捡柴火,以前不锁门是觉得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人偷了,可现在有了鱼就不一样了。
    午休过后,梁宜木虽然还不能完全明白弟弟为什么对自己那么黏糊了,但也觉得他是想和自己在一起,而且他自己也觉得把弟弟妹妹带在身边的感觉更好些。
    梁宜木让小宜林带着妹妹在旁边捡柴火,他则拿了刀砍一些较大的枯柴,必须在下雪之前存多一点柴火。
    梁宜梅奋力的将这些枯枝拖到一旁,看着小宜林的熟练动作,感叹了一下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古代的农村孩子更早当家。
    一个下午梁宜梅和梁宜林就找了差不多三把的柴火而已,这里还是树林的外围早就有人找过了,但是三个人都是孩子,梁宜木也不敢太过深入,望着地上的柴火又看了一眼树林的深处,梁宜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柴火捆绑起来,发现他砍下来的也就只有两捆,他将东西收拾好后对弟弟妹妹道:“你们继续在这里捡柴火,哥哥先把这两捆柴火拖回去,记住,只许在这里不许到树林深处去知道吗?”
    小宜林见哥哥这么严肃连忙应下,等哥哥走后,才带着妹妹继续捡柴火,但却不像刚开始这么大胆敢跑到更边沿的地方去,梁宜梅也很小心,这可是古代的树林子,谁知道里面有什么,自己手短脚短的,跑也跑不过啊。
    两个孩子就这么零零散散地捡了一些,等看到梁宜木的身影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间梁宜木也成了梁宜梅心中的一个依靠。
    梁宜木见两个小身影在那儿等着自己,会心一笑,连忙赶上去把东西归拢好,一下子拖起了三捆柴火,小宜林见了连忙拉起妹妹的手跟在哥哥的后面。夕阳把三个人的影子拉得长长地,小梅子突然就染上了这种开心的氛围,蹦蹦跳跳地哼着不知名的歌,两个哥哥见妹妹这么开心,也跟着笑起来,多日来压在兄弟俩心间的阴霾好像也被吹散了些……
    回到家里,梁宜木马上洗锅做饭,小宜林帮着哥哥烧火,梁宜木就又从水缸里挑了两条鱼,小的那条留在了木桶里,将大的那条用草串了交给小宜林让他拿去给五爷爷和五奶奶。
    梁宜梅微微一笑觉得梁宜木小小年纪就很会做人了。
    梁宜木杀了木桶里的鱼,梁宜梅觉得上一次吃的鱼比第一次吃的鱼要好吃,不知是不是因为水的问题,她转了转眼珠子,见梁宜木并不注意她,她就悄悄的移到另一只木桶旁,将手放进去……
    没一会儿小宜林就回来了,他还带回了一大把大白菜,小梅子看着那大白菜眼冒绿光,来这里这么久总算是见到一次正常的菜了,想想晚上的大白菜炖鱼,鱼炖大白菜,小梅子就口水汪汪。
    梁宜木却很淡定,好像早料到小宜林会拿东西回来一样。
    晚上果然吃了大白菜炖鱼,小梅子人小胃也娇,吃着糙米不是很惯,她只好多吃菜少吃饭,梁宜木好像也知道,所以每次煮饭都把米煮得烂烂的,这样糙米虽然有些难吃,却很好吞咽。
    第二天梁宜木又带着两个小的换了一个地方,离家更远了一些,只是他装满两个木桶后没有带着两个小的回去,而是让他们呆在河边,千叮咛万嘱咐他们不许靠近河边,才担着木桶回去了,过了小半个时辰,梁宜梅就看见梁宜木满头大汗的往这里赶,看来他很是担心两个孩子。
    其实他的担心也没有错,中间小宜林在玩的时候就有好几次都快玩到河边了,水对小孩子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如果不是自己有着成人的思想,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梁宜木见弟弟妹妹都在离河边挺远的地方玩耍,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同时暗暗决定,以后就是麻烦也要把他们带在身边,不然总是这么提心吊胆的,再好的心脏也会被吓坏的。
    三人再次同心协力的捞起两桶鱼,梁宜梅小胳膊小腿的有点累,梁宜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再坚强也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之前挑着那鱼走了这么长的路,又因为担心弟弟妹妹所以根本就没有停下歇息过,早就累竭了,现在把鱼捞上来了,他也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旁边的小宜林也累得直喘气。
    休息了好一会儿,小宜林看着还没有消散的鱼群,有些羡慕的看着妹妹道:“妹妹真厉害,刚才我也把手放进去了,可是那些鱼都不动。”
    梁宜梅暗地里撇撇嘴,那是当然,不是谁的手里都能流出水的,而且我还是穿越的呢,你能比吗?
    梁宜木微微一笑,抱过梁宜梅道:“是啊,我们的妹妹最厉害了,不过,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别人要是问起就说这鱼是哥哥捕的,知道吗?”
    两个小孩乖巧的点了点头。
    梁宜木见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就道:“我们回家吧!”
    梁宜林看着鱼群有些不舍,“哥哥,我们再多抓一点吧。”
    “家里已经没有放的地方了,等明天去卖了鱼再抓。”
    “可要是天冷了鱼不出来怎么办?”
    梁宜木也有些担心,他们可全靠着这些鱼呢,而且也不能只顾着这个冬天,就不顾以后了吧。这条河还是很深的,又通着邻县的大坝,鱼一直很多,只是这里的鱼也机灵,一般大家都是零零星星地抓一两条,像他们一次抓这么多的还是第一次,他倒不是怕别人把鱼抓走了,他是怕哪一天这鱼就不喜欢妹妹了,或是它们反应过来,不再上当了,到那时他们肯定是抓不到鱼的。梁宜木也没想过要靠着这鱼过一辈子,只是希望它能在自家困难的时候救活一家人,所以最后能随时取用,既不担心被人抓走,又不担心哪天抓不到……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六章 筹备(中)
    那就……那就只能自家养着!梁宜木眼睛一亮,挑起木桶道:“我们快回家,哥哥想到法子了!”
    梁宜梅有些疑惑,想什么法子?
    三人回到家的时候,梁宜木就放下木桶进杂物房里找东西,今天抓的鱼已经把家里的两个水缸和三个木桶都装满了,梁宜梅有些担心那鱼,就趁着小宜林不注意的时候,把水注入一些进去。
    很快,梁宜木就拿了一根长长的棍子出来了,带着弟弟妹妹出门,梁宜梅和梁宜林都很疑惑,不知哥哥要做什么,但哥哥不说,他们也就没问,出了门,梁宜木就直接带着两人往右手边去,才走了不到两分钟就来到了一个大池塘边,梁宜木放下棍子道:“这是咱们家的池塘,我打算把鱼养在这儿,以后我们要想要鱼的话就可以直接在这里捞了。”
    梁宜林拍手称好,梁宜梅也在心里欢呼一声,虽然她知道鱼是因为喜欢她手里流出来的水才亲近她,可谁知道这水会不会哪天就突然没有了呢,还是直接把河里的鱼变成自家池塘的鱼保险些。
    梁宜木拿着棍子沿着池塘捅了一遍,回来道:“池塘没有塌边,”看着塘中央的荷叶道:“回头哥哥把那些荷全拔了,等一下就把鱼放下去。”
    梁宜梅看着塘里的荷正开心,没想到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连忙抱住梁宜木的腿道:“不拔,喜欢荷花。”
    梁宜木的眼圈一下就红了,梁宜梅吓了一大跳,再不敢说话,在她的心目中,梁宜木虽然是一个孩子但极要强,上一次哭还是因为想起死去的爹娘,就是上一次五爷爷提起爹娘的时候他也只是红了眼圈而已,怎么这次……接下来他就为她解了疑惑。
    原来这个池塘是这个身体的爹力排众议挖的,为的就是种莲藕。也不知道这个爹是打哪儿听来的莲藕赚钱,于是他就在自个家旁边挖了一个大池塘想专门种莲藕,更巧的是这池塘就在河边,取水也容易,因为村里的人从未见过人种莲藕,纷纷劝说他。这个身体的娘是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子,无论丈夫做什么她都支持。
    这个身体的爹根本就没有种植莲藕的经验,种出来的荷要么死了,要么就没有莲藕,好在这个家够富裕,而且这个身体的爹也没指望着这莲藕发家致富,所以虽然有一些损失,但也不伤根本,这荷也就一直种着,这个身体的爹有事没事的时候也常来研究研究。
    他们的娘说过,他们的爹这一辈子做什么都是一做就成,顺风顺水了一辈子,偏偏就在莲藕这一块上栽了,所以他一直放不下。
    这个爹没有放下,儿子也没有放下,小宜林还好些,虽聪明,但还有一些懵懂,但梁宜木却是实打实的记事了,他记得父亲对这些荷的喜爱,现在见妹妹也没有缘由的喜欢这些荷就觉得是父女天性,一时想起了父亲就红了眼圈,这也是为什么他拼着这么多的田地不要非要留住这池塘和池塘旁边的那两亩地的原因。
    他哪里知道,梁宜梅舍不得这些荷只是想在夏天的时候吃莲子。梁宜梅前世的时候村里就有好多的莲花,夏天的时候常常跑到池塘里去摘莲蓬,那清爽的味道她可是一直记着的。
    梁宜木感怀了一阵就带着弟弟妹妹回去把以前的竹筏翻了出来,好好的整修了一下,又把所有的鱼翻捡了一遍,把那些比较小的鱼捡出来,这样也捡出了一大桶。
    梁宜木把竹筏移到了池塘边,缓缓地划到水中央,轻轻地把所有的鱼都放到了池塘里。现在不是放鱼的季节,而且他也没有养过鱼,他也不知道这些鱼能不能活,只是凡事总是要试试。
    而梁宜梅在梁宜木放鱼的时候就悄悄的把手放到了池塘了,想着这时候放鱼存活的可能性很小,只寄希望于野生的鱼适应能力强一些,她手里的水功能也强大些。
    今天做的都是体力活,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是这里没有吃午饭的习惯,都是早晚两顿,先前是因为没吃的,所以梁宜梅不得不适应,但现在有吃的,而且今天实在是饿得厉害,就缠着梁宜木说要吃午饭。
    梁宜木也很饿,只是一般农村人是不吃午饭的,见妹妹这么缠想来是饿极了,弟弟也在一旁渴望的看着他,心下一软就点头答应了。梁宜木重新杀了一条鱼,小宜林就屁颠屁颠地去烧火做饭了。
    小宜林往外看了一眼,见哥哥正在专心杀鱼没有注意这边,就把妹妹抱到身边轻声诱惑道:“妹妹觉得中午饿不饿?”
    梁宜梅老实的点了点头,小宜林继续诱惑道:“那妹妹想不想每天中午都有饭吃?”
    梁宜梅嘴角抽了抽,还是乖宝宝一般的点了点头,小宜林双眼亮晶晶的,轻声道:“那以后妹妹每天都去和哥哥说肚子饿,想吃午饭好不好?”
    梁宜梅想逗逗他说不好,但又觉得那样会引起聪明哥哥的怀疑,只好不甘心的点了点头,决定等以后长大一点再找回场子。
    梁宜林的目的达到了,两眼笑得弯弯的,小正太的样子毕露无疑,梁宜梅的手痒了痒,真想抓住他两边脸颊的肉使劲的往两边扯……
    中午吃了饭,梁宜木带着两个小的午睡了一下,醒来后也不去打柴了,直接将一个木桶里的鱼腾到大脸盆里,挑着木桶就带着两个小的往小树林里去,只是这次离得不是很远,梁宜木挑了一段比较近的河道,这一次他挑的都是一些比较小的鱼,为的就是把这些鱼放到池塘里去,当然,也有一些较大的……
    如此三趟,梁宜木见天色有些阴沉,怕下雨,不敢再多要,连忙又挑了一担大的鱼回去,留到明天卖。
    回去以后,梁宜木看着满院子的鱼,思索着明天怎么把这些鱼运到县城去,想了想,觉得还是找五爷爷商量商量,就从木桶里挑了两条较大的鱼给五爷爷送去……
    梁五爷看着院子里的水缸和木桶里的鱼惊诧不已,上次这个孩子一次拿出这么多的鱼他就已经够惊讶的了,没想到这次更多,他有心想问,但又觉得这样不好。
    梁宜木虽然小,但这半年来早学会了看人脸色,现在见五爷爷这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这件事关乎妹妹的性命,就算他信得过五爷爷也没有打算告诉他的意思,但是如果不说清楚,说不得就会成为对方心中的刺,全村上下也就五爷爷一家会帮村他们一些,要是与他们也有嫌隙的话,他们兄妹真真是活不下去了。
    “这些鱼都是在池塘里捞上来的,已经没有多少了,因着冬天快到了,所以这两天……”因为是第一次说谎,所以脸色有点红,话还没说完就低了头。
    梁五爷却以为他是因为麻烦到他而不好意思,随而想到梁家的确有一个池塘,不就是在屋子的旁边?当年是种莲藕的,没想到莲藕没种成,二郎却往里头投了鱼,现如今关键时候救了三个孩子一场,难怪当初这孩子拼了命的要保住这个池塘……
    梁五爷想了一下,道:“我家里有个大木桶,回头我把它拿上来,再加上两个小的木桶就够装那两个水缸里的鱼了,明天我们起早些,到南市去,哪里富贵人多,不过要交十文钱的摊费,好在你的鱼多,要是还到西市去,只怕一天是卖不完的。”
    梁宜木点了点头,梁五爷又看了一下院子,小宜林就狗腿子的把一个小凳子搬来给梁五爷道:“五爷爷坐。”
    梁五爷微微一笑,摸了摸小宜林的头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以后要好好的帮村哥哥知道吗?”
    小宜林狠狠地点点头,“我一直都帮着哥哥的。”
    梁五爷见这一家子兄友弟恭,想起族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心里一阵翻涌,想起了当年二郎就是因为他这一件事和族里吵翻了天,以至于把家搬到村外来,造成现在三个孩子失估,无人照料的局面。
    “都是你五爷爷害的,当年要不是你爹搬出来现在也不至于如此!”
    梁宜木就抬头目光炯炯地望着五爷爷道:“就算没有五爷爷也好不到哪里去,恐怕住在村里比住在这里更加不易!在这里我们还有两亩地,还有一个池塘,这就饿不死,可要是在村里……”未尽的语言充满了讽刺。
    梁五爷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梁宜梅却有些惊奇,难是这个家搬到这里来还有什么隐情不成,而且好像还和五爷爷有关系。两家人好像对族里的人的怨念都很深。
    梁五爷起身拍拍衣服道,“我现在就去把木桶给你们运上来,今天晚上弄好了,明天一早起床了就能上路。”
    梁宜木连忙起身和五爷爷一起下去,临走时嘱咐了小宜林要好好的照看妹妹,不许调皮。
    梁宜梅见他们走了,连忙打探起情报,“两亩地在哪里?”话说得没头没尾的,但已经跟梁宜梅混了几天的小宜林还是听懂了,指了池塘的方向道:“就在池塘边,你要记住,那是咱们家的地,不能让人抢去了。”
    “抢,打!”
    梁宜林摇了摇头道:“我们现在还小,打不过,等二哥长大了当了大官就去抢回来。”
    好家伙,这么小就想着当官公报私仇了!
    梁五爷赶着驴车把三个木桶送上来,把木桶放下后,他就把驴车放在院子里说明天只把驴赶上来就好了,说着又赶了驴下去。
    接下来梁宜梅和梁宜林就帮着梁宜木把两个水缸里的鱼移到三个木桶中,六个木桶齐齐的放在驴车上,梁宜木望着它们笑得开心,两个小的见哥哥开心,他们也开心起来。
    欢喜地吃了饭后就洗洗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呢。话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每天都是八点之前睡的……
    第二天,梁宜梅是被院子里的说话声弄醒的,知道辛勤的大哥已经起床了,并且已经准备好了要出发。梁宜梅有些慌,她想跟着一起去,梁宜木再能干也是一个孩子,这次又和上次不同,这次的鱼太多了,有百来挑呢,差不多是上次的四倍,她怎么放心?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七章 筹备(下)
    看了看旁边睡得死死的小宜林,还是狠心把他摇醒,口里叫着:“大哥要走了!”
    小宜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是妹妹,一把抱住了道:“妹妹要尿尿吗?”
    尿什么尿呀!梁宜梅挣扎了一下道:“大哥哥!”
    小宜林一个激灵,往旁边一摸,大哥的确已经不在了,连忙抱了妹妹起床,梁宜木在外面听到声响就走进来见弟弟妹妹起床了,连忙上前按住道:“你们起那么早干嘛?小心冷着!”
    梁宜梅连忙表白:“我也要去!”
    小宜林听了也睁了圆溜溜的眼睛渴望的望着大哥,虽然没有说话但甚于开口说话。
    梁宜木本来就不放心把他们两个单独留在家里,现在听他们这么一说也没多想,连忙翻开柜子取出父亲的一个大棉袄,又给妹妹穿了衣服,打了水给两个小的抹了一把脸,连忙用大棉袄抱起妹妹,领着小宜林来到院中。
    五爷爷早就准备好了,见梁宜木带着两个小的出来,笑道:“小宜林和小梅子也去啊!”
    梁宜木腼腆地笑了笑:“我不放心他们在家。”
    说着把妹妹放到了车上,又把那个装钱的布袋子挂在弟弟的身上,也把他抱到车上,用厚厚的棉袄包起来。这件棉袄很大,即使是包了两个孩子依然是绰绰有余。梁宜木也爬上了车,半饱着弟弟妹妹。
    梁五爷见大家都坐好了才驾开驴车,出门之后又帮着他们关了门,一下山也坐上了驴车。梁五爷驾的驴车很稳,这棉袄又暖和,天还没有亮透,所以梁宜梅和梁宜林很快就又睡着了,就是梁宜木也有些昏沉,半睡半醒的,梁五爷见了,把车驾的更稳了。
    到南市的时候是大哥把他们两个小的叫醒的,小梅子揉揉眼睛,才发现这条街上比上次的更宽敞些,因为来得早了些,街上还没有几个摊位,梁五爷帮着他们占了一个较好的位置,又帮他们把东西都搬下来,梁五爷看着满满地六大桶鱼,犹豫了一下道:“要不,我留在这里帮你们卖吧?”
    梁宜木摇了摇头:“五爷爷放心,上次我们也是卖过的,您还有工要做呢,等您做完了工,说不定我们就卖完了。”
    梁五爷想了一下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卖完了东西就在这里等我,我来接你们,千万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梁宜木点点头,脸色有些苍白,这也是他今天最担心的,不怕这些鱼卖不出去,就怕有人起歹心,毕竟他们只是三个孩子,这里的人又不熟,保不定就有人见钱眼开,做出什么事来……
    人渐渐多了起来,因为有了上一次叫卖的经验,所以这次容易多了,不一会就有人注意到这边新鲜的鱼,买鱼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到衙役来收摊费的时候已经卖出了将近一半的鱼,收钱的衙役多看了一眼桶里的鱼,道:“这时节还有这么多的鱼?看着挺新鲜的?家里养的?”
    梁宜木恭恭敬敬地回道:“是,家里放养的,一直也没怎么管,只是突然发现往年放下去的鱼都长大了,所以才捞了些拿来卖就望着今年置办些好的年货。”
    衙役听了点点头没再问什么,拿了钱继续去收下一家的。
    他们的上一家是卖豆腐的,见他们今天早上卖出去这么多的鱼早就眼红了,现在见生意清淡些了,就挪过来道:“你们这鱼看着倒像野生的,是自己抓的?真是好本事,一次抓了这么多!”
    梁宜梅就气鼓鼓的瞪着她说:“真是我爹养的!”声音清清脆脆,虽不大声,却能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梁宜木眼睛深邃,让人看不出什么来,梁宜梅就跑过去拉着他的手道:“哥哥,鱼是咱们家的,都是咱们家的,只有我们去拿,”顿了一下又道:“还有池塘!”说着两眼亮晶晶的渴望地看着他。
    梁宜木听懂了,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小梅子也有地盘意识,她见那河只有他们去抓鱼,就以为那河是他们家的,自然,里面的鱼也是咱们家的。梁宜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松了一口气,妹妹还是个孩子!
    梁宜木露出笑容道:“因为家父平时都是忙着种田,所以都不太打理池塘,以前家里都是只放了鱼苗下去就不太理会了,这次要不是家妹闹着要吃鱼,我们都不知道池塘里的鱼这么大了!所以看上去有些像野生的”顿了顿道:“其实也和野生的差不离了。”
    梁宜梅差点没笑出来,见她脸色有些难看,就拉着梁宜木的手,指着她摊上的豆腐说:“吃。”
    梁宜林就拍了她的手道:“就知道吃!”
    那人见梁宜梅喜欢她的豆腐喜得不行,笑道:“哎呦,不是我自夸,这一条街上的豆腐再没有比我的更好的了,而且用这豆腐炖鱼是最好吃的,你们要是想要我算你们便宜一些……”
    梁宜木见已经有人过来买鱼了,就一边招呼客人一边抽空说,“那好吧,你给我们留两块,回头我们再拿。”
    那人见生意做成就喜滋滋的走了,梁宜木松了一口气,专心招待起客人来。
    梁宜梅见所有人都不注意自己,就跑到收钱的梁宜林旁边,把布袋里的钱悄悄转移到她的内袋里。这是早就商议好的,上一次卖完鱼之后回到家,梁宜木就在梁宜梅和梁宜林的衣服里面都缝了内袋,正要出了什么事,对方也一定是搜梁宜木,而忽略最小的梁宜梅或梁宜林。
    正午的时候,梁宜木让小宜林在旁边买了几个大包子,三人靠在一起吃,还没有吃完的时候就来了一老太太,老太太看着桶里的鱼道:“这鱼怎么卖啊?”
    梁宜木赶紧放下手中的包子,道:“二十文一斤。”
    老太太嫌弃地道:“什么?二十文一斤,你怎么不去抢呀!猪肉也才十五文一斤呢。”
    梁宜木脸上依然带着笑道:“要是往常鱼自然要比猪肉便宜些,只是现在快要入冬了,鱼少而猪肉多,鱼的价钱自然要比猪肉贵些,这一条街上卖的鱼都是二十文一斤……”话还未说完那老太太当头就啐了一口,撒泼道:“你们这鱼就是太贵了,什么鱼能卖到这个价,比猪肉还贵……”说着就拍着大腿坐到了地上。
    梁宜梅皱紧了眉头,这人不像是来买鱼的倒像是来讹人的。想了想,梁宜梅就附耳过去嘱咐小宜林,小宜林就摘了布袋给梁宜梅,偷偷的溜了出去。
    因为她的撒泼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小宜林个子小,没有谁注意到他的离去。
    梁宜木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耐着性子道:“老太太既然觉得鱼太贵了,不如就去买猪肉吧。”
    “啥?”老太太暴起,“好呀!你竟然不卖我鱼,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你是看不起我,欺负我孤家老人呀!”
    这时候梁宜木也明白对方不是来买鱼的了,脸色更加难看了,只是周围围满了人,发作不得。
    旁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老太太干脆坐到地上撒泼,大哭大叫的,梁宜木就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旁边的人指指点点的更多了。
    梁宜梅见这样剩下的一桶半鱼怕是很难卖出去了,就干脆装出害怕的神情,挤到梁宜木的怀里,扯开嗓子哭了起来,老太太一愣,周围的人也看过来,梁宜梅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啪啪往下落,一边往梁宜木怀里挤,一边叫道:“怕怕,怕怕……”
    梁宜木心下一痛,又想到生活的艰难,也红了眼圈,就不再理会那老太太,只是抱起妹妹哄到:“哦,不怕,不怕,有哥哥在呢。”
    这时看热闹的众人才注意到卖鱼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娃儿和一个三岁的娃儿,梁宜梅的满脸眼泪和断断续续的哭声与老太太的干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哄笑一声就指责老太太道:“这人也真是的,竟然欺负两个小孩子。“
    “就是,嫌鱼贵可以不买啊,谁逼着你呀!”
    “全县城都是这个价,怎么就单说这家的贵,还不是看人家是孩子好欺负。”
    “咦,这不是城东那有名的半毛不拔的老太太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呀,还真是她呀,这就难怪了,原来是想蹭一条鱼……”
    ……
    通过周围人议论,梁宜梅也听明白了,原来对方是来蹭鱼的,她还以为是谁雇佣她来捣乱,企图他们的钱呢。
    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坐在地上站起来也不是,继续坐着也不是,见梁宜木依然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哄着怀里的小孩,一发狠就哭着拍着大腿道:“我命苦呀!买条鱼还要被人欺负……”
    梁宜木整个脸都绿了,小小的脸板得死死的,只是才一声就听见有人喝道:“吵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啊?”
    抬头一看是衙役来了,梁宜木有些慌乱的放下妹妹,就跑过来恭敬地道:“官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老太太一来到这里就哭,非说我欺负她,只是我是真不知道我哪里欺负她了?”
    梁宜梅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周围的人听了也笑了,就七嘴八舌的说了缘由。那老太太一见衙役来了就慌了,忙从地上站起来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没有?没有你坐在这儿哭什么?要买鱼就赶紧买,不买就赶紧走,要不然本捕快判你个扰乱市场之罪。”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八章 收成(上)
    老太太不舍的看了一眼桶里的鱼,以前她都是这么做的,只要找点茬,再不然就哭闹一下,那些人怕影响生意,一般都会送她一些,拿了东西她自然会走的。今天她看见摆摊的不过是三个奶娃娃,以为很容易就可以达成目标了,谁知说了这么多那孩子还是不松口,只好哭闹了……哪知他竟然会叫衙役来……
    她哪里知道不是梁宜木硬气,而是他根本就不懂!他要是早知道恐怕早就给她了,也算梁宜梅歪打正着,为他们的以后免去了一个大麻烦!
    见闹事的走了,大家也都纷纷地散了,而有的在看热闹的时候也看上了这里的鱼的就留下来买鱼。梁宜木从布袋里抓了一把钱,暗暗地数了五十文,偷偷地递到了衙役的手里道:“今天真是多谢官爷了,要不是官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衙役笑得更亲切了,“小哥不用客气,这一片都归我管,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梁宜木就笑道:“那就多谢官爷了!”
    送走了衙役,梁宜木才开始卖鱼,托那位老太太的福,周围围的人挺多,大家看这里的鱼活蹦乱跳的,都觉得新鲜,所以等人完全散了以后半桶鱼也就卖完了,看着还剩下的一桶鱼,又看了看稀稀落落地人,觉得今天怕是很难卖完了。
    梁宜木就在旁边的摊在上买了一些菜,豆腐之类的。这几天都是吃炖鱼,虽然炖鱼也很好吃,但不吃其他的也不行,弟弟妹妹都还小,什么东西都要吃一些。
    梁宜木将东西收拾好放进其中的一个木桶里,梁宜梅就跑过去看,梁宜木就侧了一下身子,将所有人的视线都挡住,从妹妹的衣服内袋里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装在另一个袋子里放在了买来的菜中间。
    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两兄妹靠在一起说话,然后哥哥给妹妹整衣裳。
    梁宜木守着摊子,眼见就要到申正了,看着剩下的一桶鱼暗暗心急,知道是自己拿多了,看来以后不能一次性拿这么多的鱼了,梁宜木在心里暗暗计算着,就见一双青布鞋停在自己前面,心下一喜,站起来道:“客官是要买鱼吗?”
    来人有些倨傲,轻轻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梁宜木也不介意,引着他看木桶里的鱼。
    来人看着木桶里鲜活的鱼微诧,“这鱼是野生的?”
    “不是,是家父在家池塘里放养的。”
    “哦?看着挺鲜活的,多少钱一斤哪?”
    “和大家的一样,二十文一斤。”
    来人微微皱了皱眉,道:“我是钱府的管事。”说完居高临下地看着梁宜木。
    梁宜木不知所以,梁宜梅暗暗翻了白眼,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来人见梁宜木一副不懂的样子,感觉一口气直冒胸口,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知道对方太小没听懂,但他总不能说他是钱府的管事,所以你这鱼我征收了吧!
    梁宜木虽然不懂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买卖东西不过是讨价还价,所以就斟酌道:“要是管事买得多的话,我可以便宜些。”
    “哦,便宜多少?”
    “您要是要多的话就十八文一斤吧。”
    来人嘴角抽了抽,这叫便宜?想走,但整条街就只剩下这一家卖鱼的了,里面的小 姐又指定了今天要吃鱼,要是买不回去大管事还不得拔了我的皮。咬咬牙就道:“你要是十五文给我,我就买十条。”
    梁宜木打着揖道:“十五文太少了,您再加点,这鱼平时我都是卖二十文的,这样吧,我们都各退一步,十七文怎么样?”
    来人摇了摇头,作势就要走,以为梁宜木一定会拦着他,哪知他都走了五步了梁宜木还是不做声,梁宜木的情绪正低落着呢,十七文已经够少的了,要不是看五爷爷快来了,他才不舍得十七文卖出去呢,一下子就少了那么多钱,要是卖柴火,还不知道要卖多少呢?
    来人又走了五步见对方只低着头,根本就没有拦他的意思,一口气堵在胸口闷闷地,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识趣的人,只好自己回转过来。
    梁宜梅一直看着那管事,见他这样做作,憋笑得肚子都疼了。
    最后那管事以十七文一斤的价钱买了十条鱼去,看着剩下来的五条鱼梁宜木心里松了松,这五条鱼就是自家吃或送给五爷爷也不要紧了。
    三人没等到申正就看见五爷爷远远驾着车过来了,梁宜梅心里松了一口气,有五爷爷在应该更安全些!今天他们兄妹三人实在是太惹眼了!
    梁五爷见还剩下五条鱼,就道:“要不再等等吧!”
    梁宜木摇了摇头,“五爷爷,都这时候了,想来也不会有人再出来买鱼了,这五条就拿回去吃吧。”
    梁五爷看了看天也就点头了,两人合力将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旁边的卖豆腐的就问小宜林:“小哥,他是你们什么人啊?”
    梁宜林咧着嘴笑道:“爷爷!”
    卖豆腐的暗自嘀咕,就是说嘛,哪家这么放心让孩子来卖这么多的鱼,原来爷爷在城里做工!
    回到山脚下的时候,梁宜木给了梁五爷二十文钱和两条鱼,梁五爷也知道他们今天赚了钱,要是推辞,以后这孩子说不定就不来找他了。只好收下。
    三人提着东西回到家里,梁宜木也不休息一下立马洗锅做饭,他不是心急吃,他是心急数钱。
    三人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炕中间的那一堆钱,真是太多了,难怪梁宜梅觉得这些钱都好重!
    梁宜木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的铜板,更别提梁宜林和梁宜梅了,梁宜梅第一个回过神来道:“数钱!数钱!”
    “对,”说着,梁宜木把钱分成了两堆,将其中较小的一堆推给了梁宜林道:“你数这堆,我数这堆,数的时候还要把钱串起来,一千文钱一串,就像上次一样。”
    梁宜林点点头,梁宜梅见没她什么事就憋着嘴说:“我也要数钱!”
    梁宜木见妹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有些抵挡不住,就从他那堆里分了一些出来道:“那妹妹就数这些好不好?”
    梁宜梅点了点头,梁宜木就找了几根绳子来给大家,三兄妹就安安静静的数钱了。梁宜梅眼睛亮晶晶地,好像看到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本小 姐最喜欢不就是数钱吗?前一世要不是为了数钱她也不会去报考会计了,但那些钱毕竟不是自己的,数着也就是过过干瘾,哪里比得了现在,这些钱都是我的啊!我的啊!虽然这些钱真的很少!
    三人乐滋滋的数着钱,梁宜木毕竟快些,但梁宜林也不慢多少,梁宜梅不敢太快,毕竟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太快了的话会被当成妖孽的。
    其实这一切都是梁宜梅想多了,她是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的,她哪里知道古代人早熟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什么三岁会写千字,五岁会做诗之类的比比皆是,可她三岁说话还不溜呢,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不会引人怀疑。
    三人数了半天终于数清了,一共有5834文,梁宜木将上次存起来的钱拿出来,将那五百文拆了将这边没能串成一串的拿出来串成一串,这样数起来,他们的家当就有了七两多了,虽不多,但过冬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梁宜木将钱藏了起来,三人就心满意足的睡了。
    也许是放下了心头的重担,也许是昨天实在是太累了,第二天梁宜木没有照往常的时辰醒来,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他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身边,只见弟弟妹妹还熟熟的睡着,妹妹的脚丫子就放在弟弟的嘴边,弟弟的手放在妹妹的身上,一点也没有醒来的迹象,阳光就透过窗棂洒在他们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梁宜木看着他们,觉得心都化成水了,想起母亲临死之前的嘱咐,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这两个人是他的亲人,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90 
财富
3385418  
积分
1131227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九章 收成(中)
    等梁宜梅和小宜林醒来的时候梁宜木已经做好了早饭,不对,是早饭加午饭。三人吃了东西,梁宜木就带着两人进山砍柴去了。现在家里有了七两多的钱,倒是不急着赚钱了,只每次赶集的时候拿两桶鱼去卖就好了,太多了怕遭嫉妒,现在最紧要的却是柴火,必须在下雪之前砍到足够的柴火……
    家里只有一床薄被子,过冬了还得再买一床厚一点的被子,米面也是要买的,最好买够一整个冬天的粮食……梁宜木一边走着一边盘算着,想着回头最好用笔记下来,免得忘记了。
    三人一整天都是在树林子里呆着了。回去后,梁宜木又将所有没干的柴火整理出来放在后院里,让太阳晒着,在没干之前都不用收回杂物房。
    接下来的日子安静而又规律,不是集市的时候梁宜木就带着弟弟妹妹去林子里砍柴火,在集市的前一天就带着弟弟妹妹去河里抓鱼,抓来的鱼大的放在水缸里第二天拿去卖,小一点的拿到池塘里去放,所以池塘里的鱼也越来越多了,每一次梁宜木拿去集市的都不多也就两桶,可就是这样名声也打出去了,上次在这里买鱼的钱府管事后来又找来了,每一次去他都要预定五条鱼,还想以十七文一斤的价格买进,只是天气越冷,卖鱼的人就越少,现在鱼的价格本就不止二十文一斤了,只是梁宜木觉得这鱼毕竟是无本的卖得太高了也不好,但也绝不答应便宜卖出去,就这样,这管事还是以二十文一斤买进了。
    每一次进城梁宜木都会带上弟弟妹妹,一来,他和弟弟配合惯了,每次都是他卖鱼弟弟就收钱,二来,单独把妹妹放在家里他实在担心,就怕他哪天一错眼妹妹跑到河边去掉水里。
    梁宜梅见缝插针的继续研究手里流出的水,还别说,还真给她研究出了一些,这水也不是源源不绝的,一次性要是大量输出也是会供应不上的,这是在自家池塘里实验出来的结果,所以池塘里的鱼过得很滋润,梁宜木也疑惑过为什么都到冬天里这池塘里的水反而增多了?但这水却是可再生资源,不管她前一天用了多少水,这水第二天就会回来了,这是其一,其二是这水好像有保健的功能,其他的不说,梁宜梅刚来的那会,三个人连吃的都没有,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可是现在个个红光满面,白里透红,特别是小宜林,每一次看到他粉嫩粉嫩的脸,梁宜梅都有一种掐他脸的冲动,在水的滋润下,大家的身体越来越好,就是三岁的梁宜梅也能拖着一捆柴回来了……其三就是暂时没发现……
    家里的钱越攒越多,柴火越来越多,二十多天过去了杂物房已经装满了柴火,可梁宜木还是担心,仍然坚持着每天太阳出来后就带着弟弟妹妹上山砍柴……眼见着天气越来越冷,三人将棉衣也拿出来穿了,这是往年留下来的,去年的这个时候这个家还是一个幸福宽裕的家庭,有父亲也有母亲,而乡下做衣服向来喜欢做长一点的,这样能穿得久一点,所以三人的棉衣都还好。
    这个家什么东西都被大伯母拿走了,因为村里传说兄妹三人不吉利,所以父母早亡,也正因此这些棉衣保存了下来。
    梁宜木看着渐渐阴沉的天气,这几天天气越来越冷了,早在几天前家里就开始烧炕了,但还是冷,看来明天得去买棉被了,要不然弟弟妹妹该被冻坏了,特别是妹妹,这两天都是要在他的怀里才能睡着。
    吃了饭,梁宜木将往日用的笔墨纸砚都拿出来,想着明天要置办的东西,就把它写下来。梁宜梅吃了一惊,没想到大哥竟然会写字,梁宜林见妹妹不陪他玩只盯着大哥,就道:“大哥在写字呢,别去打扰他,我们玩。”
    “大哥为什么会写字?”
    “大哥跟先生学过了,我也会写字呢,我还会被《三字经》《百家姓》呢。”
    原来他们上过学,看来这个家以前是真的很宽裕,而且他们的父亲也很有远见,不然也不会让两个儿子都上学。
    梁宜梅丢掉手里的玩具,爬过去看大哥写字,虽然繁体字很难认,但还是勉强能看得出来是写明天要采买的东西。
    写好后梁宜木又将这些日子赚的钱都拿出来清点了一遍,因为铜板太多,又不好拿,梁宜木将整的都换成了银子,整银子一共有二十二两,散的铜板又有两吊零五百六十文,梁宜木将二十两包起来收好,将二两银子贴身放着,又将那两吊钱分开放在了他和弟弟的衣服口袋里,剩下的就放在了妹妹的衣服口袋里,然后嘱咐了弟弟妹妹几句就抱着妹妹睡下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就坐着五爷爷的驴车进城里去了,梁宜木带着弟弟妹妹先去看了棉被,三人转了一圈,又打了半天价,最后梁宜木看了看被冻得小脸通红的弟弟妹妹,就咬牙以一吊钱买了一床十斤的棉被,老板娘看着小大人般的孩子道:“小哥也别嫌贵,我们这的棉花都是上好的,这还在其次,最妙的是我们打的棉花结实,其他的不说,你到县城里去打听打听,我们这一家的棉花打的是最结实的,就是邻县也有跑到这里来买的。”
    梁宜木点了点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钱来付了,然后不好意思的道:“老板娘,我们等一下还要去买东西,能不能先把棉花寄放在这里,等我们要走了再回来拿?”
    老板娘看了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岁,最小的也就三岁,就笑道:“那自然是可以了,不过,你们家的大人怎么放心让你们三个孩子出来买东西,要是丢了怎么办?”
    梁宜木垂下头,“父母都过世了,家里我最大。”
    老板娘一怔,满眼的怜惜,笑着道:“真是对不住,你看婶婶……”
    “没事,说来还要谢谢婶婶呢,要不然我们这么小也拿不了这么大的东西。”
    老板娘满脸的笑容,“这有什么?等一下你们必定还要去买其他的东西的,要是太多了,你叫人送到我这里来也行,婶婶帮你看着。”
    梁宜木一喜,忙作揖道:“那就谢谢婶婶了。”
    三人离开了卖棉被的地方,因为有了寄放东西的地方,梁宜木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直接带着弟弟妹妹奔着粮铺而去。
    粮铺的小伙计见走进来三个小孩,也没有在意,只围在一起说笑,梁宜木等人也不介意,上面都表明了价钱,这二十多天来三人吃的都是糙米,梁宜木也想改善一下,就看了一下粟米和白面,梁宜木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又问了一下弟弟妹妹想吃哪一样?
    掌柜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三个孩子聚在一起说着什么,两个伙计也围在一旁说话,掌柜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眉,就走过来道:“小哥想买点什么?”
    伙计见掌柜的出来了,立马站了起来,迎在一旁。
    梁宜木在心里计算好后道:“我要四十斤的粟米,十斤的白面。”
    掌柜一愣,他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要是不买的话就走吧,小孩子别在这儿捣乱,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真的买,看着三个孩子,难道大人在外面有事走不开所以让孩子进来买东西?
    掌柜犹豫了一下道:“小哥要买粮食?”
    梁宜木皱眉看着掌柜,难道刚才他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见他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略一想也就通了,刚才那卖棉被的老板娘也是这么看着他的,梁宜木低头苦笑一声,又抬起头来道:“是,我要四十斤的粟米,十斤的白面。”
    掌柜虽然还是略有迟疑,但还是给他装好了,梁宜梅一直看着这店里的粮食种类,真是……一错眼就看见了呆在角落里的黑面,这黑面很好啊,要是做成黑面馒头就更好吃了……梁宜梅跑过去拉住大哥的衣角,指着黑面道:“要那个!”
    梁宜木转头看见就低头问道:“妹妹想吃黑面吗?”
    梁宜梅点了点头,梁宜木就对掌柜道:“那再来十斤黑面吧。”反正买粮食总不会有错的。
    两个小伙计面面相觑,掌柜的却觉得看出了什么,叫两个伙计赶紧称面。
    不一会儿就弄好了三个袋子,“粟米是十五文一斤,白面是二十文一斤,黑面是十文一斤,一共是九百文。”掌柜笑嘻嘻地道。
    梁宜木从梁宜林的身上掏出钱来付了,却并不接过袋子,只是道:“不知掌柜的可不可以帮我把东西送到地方,也不远,就在卖棉花那一条街上。”
    “好说好说,等一下我就让伙计给送过去,小哥下次要是还买粮食还请光临本店。”
    梁宜木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道:“一定!”梁宜木就留下了地址。
    梁宜梅和梁宜林乖乖地跟着哥哥大街小巷的蹿着,买了油盐酱醋,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小宗,所以都是他们自己拿着的,但就是这样三人也累得够呛,梁宜木不让梁宜梅拿东西,只是看两个哥哥累成那样,梁宜梅空手空脚的不好受,梁宜木只好让她拿了一些无关紧要的。
    来到菜市场,梁宜木带着弟弟妹妹直奔着肉市,这二十多天来,三人一天三餐吃的都是鱼,不,应该说吃的都是炖鱼,再好吃的东西也会腻的。现在家里好一些了,怎么也要吃上一顿肉。
    五花肉贵些要十八文一斤,精瘦肉只要十五文一斤,梁宜梅看着那么多的瘦肉,只觉得暴殄天物,怎么能这样?知道不知道后世的精瘦肉多贵啊,在这里它竟然比不过五花肉?梁宜梅虽然能理解古代人因为榨油技术不过关从而偏好肥猪肉,但还是不能接受,见梁宜木要买五花肉,立马指着精瘦肉道:“要这个,要这个。”
    梁宜木犹豫了一下道:“妹妹,我们现在吃得起五花肉。”
    梁宜梅摇摇头,又不是没油,刚刚不是买了油吗?“就喜欢这个。”
    梁宜木一向疼爱妹妹,在这种无伤大雅的事情上也就听了她的,想着出来一趟不容易,就道:“那就来一斤精瘦肉吧。”
    “好嘞,小哥,要不要再来点五花肉,我这五花肉可是很肥的,出油多。”说着切下一斤精瘦肉。
    梁宜木摇了摇头,梁宜梅盯着放在一旁被剃得光光的大骨,拉着梁宜木的衣角道:“还有这个,也要这个。”现在三个都是孩子,正是补充营养的时候,他们每天要干那么多的活,能吃的就只有鱼和糙米,营养太少了,正好熬了大骨汤喝。
    梁宜木顺着她指的看去,见是大骨,正要说什么,小宜林就一下打下她的手道:“那个都没有肉了,不买。”
    “买,就要它,哥哥买嘛!”
    梁宜木也劝道:“那个都没有肉了,不好吃。”
    旁边卖猪肉的道:“小哥要是要的话,我三文钱给你好了,所有的都拿去,反正平时我也就拿回去给狗啃的,三文钱也不算多。”
    看着倔强的妹妹,梁宜木无奈的点了点头,递过十八文钱。到现在兜里除了那二两银子,就只还剩下四百文。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