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02 | 浏览:88726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爱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作者:林子大了/林子大了点(完)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5254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9766  
积分
456  
在线时间
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12 
最后登录
2017-3-27 
一 。无迹可寻


徐曼今天的右眼皮一直在跳,心里不安极了。本来约好中午和陆海涛碰个头一起吃饭,顺便把她的笔记本交给他帮忙修一下。可是临了快中午,手机一直关机。打公司电话居然说今天没请假却没来上班。打他家里座机,一直无人接听状态。徐曼心想可能有什么急事,又碰巧手机没电了,或者手机被人偷了。心中一直想着无数种可能,以致整个下午上班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徐曼匆匆往海涛家里跑。海涛租的是老式的职工单位楼,在五楼。当时和徐曼一起找的房,徐曼觉得这里治安比较好,也比较清静,就力劝海涛租了下来,并且理所当然地自备了一把钥匙说是以防海涛什么时候丢了钥匙她这里也好有个备用。
待到她气喘吁吁地爬到五楼,打开房门,心里一阵发慌。家里灯亮着,桌上散着一些文件,文件包半敞着,旁边还放着半杯牛奶,似乎预示着主人正一边喝着牛奶一边装着文件,人却突然不见了。卧室,厨房,卫生间,徐曼一间间地找,整洁干净。徐曼摸摸胸口,安慰自己不要太大惊小怪,他肯定有什么急事突然出去了。徐曼呆了一会,不放心之余又打了个电话给海涛的几个朋友,均表示今天没有联系过,誯笑徐曼还没嫁过来就开始查勤了。只有李靖骂骂咧咧说晚上和海涛约好泡吧的,死家伙居然关机放他鸽子,问他俩是不是吵架了,海涛想不开去哪躲清静了。徐曼应付几句挂了电话,不安在心中飘之不去。
仔细地关灯,锁门,下楼。徐曼经过门卫处顿了顿,走了,停了停又折了回来。她敲敲窗,门卫是个老大爷。
“大爷,昨天夜晚或者今天早上这里没出什么事吧。”徐曼也觉得自己问得莫名其妙。她昨晚十点半还和海涛发过一个短消息,海涛还回了她一个明儿见。人突然失踪了,如果发生什么大事,门卫说不定知道。
“能有什么事,你有什么事啊?”大爷一脸疑惑。
“我朋友,呃,就住这里23501,一个小伙子,二十八岁,一米七八,脸白白的,瘦瘦高高的,您有印象吗。我今天怎么也找不到他人,单位也没去,手机也关机,我担心出啥事。”
23501啊,你等等,我查查。”大爷转身鄱起身边的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登记着各种进出记录。
徐曼一脸欣喜,说不定门卫有什么线索。
大爷下面的话却让徐曼一下子浑身冰凉,目瞪口呆。
大爷回过头了,打量了徐曼一眼,缓缓地说:早上七点半来了一辆警车,把一个小伙子带走了,就是23501的。
“您确定就是23501?”徐曼这会宁愿是没有任何消息,总比来个坏消息好。
“唔,警车进来时是这样登记的。”
“真的。。真的是警察吗,我是说会不会。。。”徐曼努力思索着,不知道如何表达。她想说会不会是什么人冒充警察,或者大爷看错了或者。。。
门卫大爷看了她一眼,说道“:那个小伙子指不定犯了啥事,小姑娘你就别操心,过你自己的日子吧。”然后自顾自 忙去了,也不再理睬徐曼。这种事或者见多了,这年头,总有年轻的失足的,进去的出来的,分的和的,不足为奇了。
徐曼脑中一片茫然,在路边的台阶上傻傻地坐了几分钟,才总算慢慢消化这个消息。她前后左右思索了一番,又折回去敲了门卫大爷的窗。大爷摇摇头,总有这么些傻傻的姑娘。
徐曼从门卫这里拿到了当时登记的警车车牌号,翻开手机通讯录,打出宁浩的号码,拨了过去。她和宁浩其实也不熟,朋友聚会时碰过几次面,彼此留了个电话,也没啥实质的交情。
开门见山,拜托他查一下这个车牌是哪个派出所或者公安局的警车。宁浩倒也爽快,他们公安局内部素有联网,这倒是小事一桩。查了一下告知这是市总局的刑警大队,当听到徐曼说有朋友被抓进去,宁浩不无担忧地说“出动刑警大队的,按理说都是大案子。我帮你打听打听。”徐曼感激涕零,放下电话等宁浩的消息。
徐曼思索着海涛究竟犯了什么事,是抓错了吗。这几天没看出海涛有什么异像呀。没有任何症照怎么就抓进去了呢。或者抓错了,等会便会放回来了吧。徐曼左思右想。这时手机响了,她赶紧按下接听键,却是母亲。徐妈妈在电话里唉声叹气说天气冷了风湿病又犯了,和他爸又吵架了,手边也没个可以说话的人,也没个可以照顾的人,抱怨着生儿生女有什么用。又紧接着想说谁家女儿怎么样怎么样,谁家女婿怎么样怎么样时,徐曼匆匆打断了她母亲的长篇大论,说现在自己有急事,晚些再打回去。母亲挺不高兴地挂掉电话,临了补充一句:“整天忙也没见你赚什么钱,你还不如给我回来,好好相个人家过实诚的日子。”
徐曼挂了电话,发觉有些冷,自己居然还站在路边。索性转身走回陆海涛的家,一心一意想着他的事情。宁浩倒也热心,半小时后便打回了电话,语气有些迟缓又有些揶揄:“好不容易打听出来了,你听了别上火。你朋友叫陆海涛吧。是被市局抓回去了,不过今天晚上已经转押X市公安局了。据说今年三月份在S市某夜总会和一群朋友OOXX了一个小姐,事后被小姐告了。因为他后来回S市了,所以市局当时没抓到人,现在收到线索跑过来抓人了。”
徐曼感觉平地起惊雷也不为过了,一切听得这么遥远这么陌生,和她平时的人生轨迹太遥远了。而海涛,他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海涛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她结结巴巴地在电话里说:“不,不会的,肯定搞错了,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宁浩有些怜悯地说:“据说证据很确凿,这个罪也不轻,至少也要三年。”
徐曼不想再听下去,道了声谢挂了电话。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海涛会做这种事情的,再说也犯不着呀,OOXX小姐,至于嘛,徐曼觉得有点欲哭无泪。
她想了想,打开海涛的笔记本电脑。海涛平时有做帐的习惯,一些大的开销总要记在电脑上。收入开销一目了然。密码是她的生日,打开文件,搜索了一下三月,徐曼怔住了,人定在椅子上,半天喘不上一口气。只见文件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三月二十六,金色年华,八百。
是的,他真的去过,徐曼觉得自己一团乱,她告诉自己海涛不可能会做这种事,但是另一方面又对自己说万一他喝醉了呢,万一他喝糊涂了呢,万一他人事不知了呢,万一他真的找了小姐,你情我愿,而小姐事后纠缠不果又告了他呢。徐曼一团乱。
徐曼醒了醒神,前后对照了下,发觉海涛那时是去X市出差,只呆了两天。可她没有海涛任何同事的电话,况且现在状态未明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单位同事。如果单位知道了这事,哪怕就算没事最后出来也是清者变浊,说不清楚了。
既然海涛现在去了X市,在这里左右思量也没用。拿定主意,事不宜迟,徐曼关了电脑和房门,自己家也没回,直接奔火车站,买了最快的一班车,回了X市。



二。 被遗忘的大佛

徐曼实事上就是X市人,只是在S市上的大学。X市和S市很近,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属于同一个省,S市是省会而已。海涛做的是药剂销售,X市恰好有几家大型的制药厂,初期还想让徐曼想想有没有什么同学关系。徐曼绞尽脑汁,奈何关系都太遥远,帮不上任何忙。海涛倒也不气懈,挺持之以恒地攻克,所以有阵子常常跑X市,最近才听说好像慢慢开始做起来了,也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却没想到引出了这么一桩事。
买到最早的一趟车也是晚上十点的了,到X市却是半夜三点,天还漆黑着。徐曼不想回家,不想让家里知道这件事,便随便找了家便捷式旅店住了下来。眯着眼睛却睡不着,头脑里像幻灯片一样闪着和海涛认识的点点滴滴,不禁泪流满面。和海涛是校友,同系不同班。那时两人同在系学生会,海涛是体育部的骨干,风头正盛,自己是编辑部的,负责校刊。刚好有一学期让她负责体育专栏,两个人接触得便多了,笔下常常出现海涛的身影,一文一武又常被人拿来开玩笑,彼此也就渐渐当了真,感情水到渠成。回想起来两个人也确实没经过什么磨难,回忆都是一些温馨片段。最不如意也不过是,当年毕业父母坚持要自己回X市,自己向他们提了提海涛,却被强烈否定了。在父母的眼里,两个孤身的孩子,没有家庭的支撑独自在外漂泊,想立足那是不可想象的。尤其听到海涛家庭并不富裕,便二话不说亲自跑到S市要把自己带回去。那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蛮劲,就是死咬着不分手,不回去。和家里冷战了近半年才落得现在母亲电话一打过来就是满嘴唠叨的局面。海涛于是跑起了销售,他说销售赚的钱快,我们只要存够了钱能买得起房子,但结婚,想必那时候你父母也不会反对了。彼此都是这么努力工作,觉得好日子就在眼前,怎么就会出了这么一件事呢。想起海涛跑起销售后应酬也总是越来越多,烟也会抽了,酒也会喝了,人逐渐消瘦了,自己不是不难过的。也曾劝他改行,他总是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现在很好,一切很快都会好起来的。难道生意场真的是销金窟,真的是大染缸,才染出今天这出事情。想到这里徐曼猛地坐起,自己怎么了,怎么能怀疑海涛。他是多么好的人,他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哪怕,哪怕真的有这种事情发生了,他也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徐曼拒绝自己再想下去。她不停地告诉自己要睡觉要睡觉,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就这样反反复复到天亮。徐曼出了酒店在路边买了个馒头。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不知道顾丽丽起床了没。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拨了她的电话。
响了半天电话才被接起,那头响起顾丽丽惺松含糊的声音:“你这死女人大清早不睡啦,把我吵醒。”
徐曼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暖,声音低低地说:“丽丽,海涛出事了。”话毕,眼里闪着泪光。
“啊,出啥事了!”顾丽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徐曼把事情缓缓讲了一遍,临了加了一句:“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事实上她打给顾丽丽一方面是因为和丽丽关系比较铁,丽丽这人八面玲珑可以帮她想想办法,自己一个人窝着这么一件事也实在需要倾吐。另一方面她知道丽丽刚好有个姑父是在公安局的,她想让丽丽帮忙打听打听,但她没说出口。
顾丽丽彻底醒了,喃喃道:“NND这种事也让你遇到了”又忙一闪灵安慰徐曼:“你别难过,千万别着急,咱慢慢想办法,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先接了你再仔细商量。”
顾丽丽蓬头垢面开着一辆红色的小QQ火速赶到,也不过花了十来分钟。一下车,顾丽丽便风风火火地给了一个大拥抱,拍拍徐曼的肩膀说别担心别担心,咱们班有座大佛你怎么忘了,现在刚好在公安局。
徐曼一愣,迟疑地问:“你说陈哲?”
顾丽丽笑道:“可不是,人家可厉害了,眼下是刑侦大队队长,按这趋势,过两年评个副局,再过两年转个正都不在话下。也不想想他老爹是谁,咱X市还不只手遮天。你咋把这大佛给忘了呀。”
徐曼扯一扯嘴角,苦笑:“他会帮我吗,我和他好多年没联系过了。尤其。。尤其。。。”下面的话有点说不出来。
“哎哟我的小姐你还记着那年的事呀。”顾丽丽搂着徐曼上了车:“不就他强吻你一下,你甩了他一巴掌嘛,这不就是巴掌大的事,有啥大不了的,况且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记的呀,偏你还记得牢。再说了,人家强吻你,说明对你印象好,既然印象好,肯定就会帮你了。”
徐曼也不反勃顾丽丽的调笑,思索了一下说:“我现在就想先搞清楚事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确定海涛究竟有没有犯了事。 我想见见他,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而且如果他真的犯了事,这种大事大非的事,别人也帮不了忙。”
顾丽丽的姑父这节骨眼却是病了,一直在疗养。听到这样,两个人都觉得不应该去麻烦她姑父。顾丽丽先开车回家,简单洗漱了一下,便载着徐曼直奔市公安局了。
徐曼也觉得,那年和陈哲虽然有点小误会,搞得有点不愉快。但现在紧要关头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只要能帮到海涛,怎么样也都无所谓了。
可当两个人到市局直奔侦察科时却被告知陈哲出差了,这几天都不在X市。两个人顿时泄了气。没办法没有人脉也要主动出击,便询问办公的人昨晚是否有从S市抓人上来。奈何刑事科的人三箴其口,全部无可奉告。两人无功而回,徐曼焦急万风,顾丽丽则非常恼火。
顾丽丽操起电话,噼哩啪啦打了过去,一番叽哩呱啦,随后收了线,对徐曼说:“刚打给陈哲了,他现在在B市开会,过两天才会回来。不过答应帮我们问问看了。这年头没个熟人啥事也办不了。”


三。 故地重游

趁这当口,徐曼向自己公司请了假,顺便也打电话给陆海涛的公司,帮他编了个理由请了几天假。
等了半天,陈哲也没回拨电话过来。徐曼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你和他说了是我的事吗,他会不会还记恨着那一巴掌的事,不理会呀。况且人家现在贵人事忙,会帮咱们吗。
顾丽丽现下也有些迟疑:“记恨应该不至于。不过毕竟人家现在身份不一样,平时同学聚会也从不见他参加的,他这个手机号码还是我从李一沁那里要来的。平时也没什么来往,还真不大好说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番,相顾无言。
顾丽丽打破沉默:曼曼,他 如果真的做了这种事,你怎么办。
徐曼一愣,低声回答:我不知道,哪怕真的有这种事,肯定也是有苦衷的吧。
“苦衷?什么苦衷!亏你还能为这种事想到这种借口!”
“我真的不相信,丽丽,我真的不相信,海涛不应该这样的。而且,我爱他,我不能放弃他,我也不会放弃他。”
“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你就等他刑满释放?你爸妈本来就不喜欢他,现在更不可能了。”
“我现在不要想这么多,我现在只想着怎么见他,怎么帮他。”
“如果真的出了这事,你根本帮不了他。”
“。。。。。。。”
徐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顾丽丽叹了口气,抱了抱徐曼,无言地安慰了一下。
直至中午,两个人团团转四处打关系的时候,陈哲的电话打过来了。
徐曼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顾丽丽的电话。顾丽丽听了几分钟,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说了声谢谢便挂掉了。
“陈哲说人确实是昨晚连夜从S市抓回来的。到了后就连夜在急审,估计现在还在审,暂时还没消息,似乎证据挺充份的。现在肯定不让见人,找关系也没用。他说这个案子交给下面的副队了,似乎逮捕令也下来了,事情应该挺严重的。”
虽然说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徐曼一下子还是有些呼息急促,眼泪哗哗下来,无助地抓着顾丽丽的手,说不出话来。
当天下午,她们找到一个律师事务所,仔细咨询了这方面的法律常识。越听越心惊,这个罪名不仅在牢里会很受罪,而且刑期也不会低,三年起判。现在唯一希望就是因为对方是个小姐,如果她能改口,一切就逢凶化吉了,还有就是海涛在牢里能够咬紧不松口,如果他松口承认了,那任何努力也是白搭了。
徐曼好像又看到了希望,起身走了。顾丽丽追在后面,看到她跑到金色年华,哑口无言。可是现在是白天,夜总会压根没开业。待到了晚上,华灯初上,徐曼又去了,一脸哀切地询问当日的情景,希望得到这位小姐的消息。但似乎被禁了口,无法套得任何消息。当徐曼拿出一叠钱,里面的一位小姐同情推了回去:没用的,她肯定被公安保护起来了。我们都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你呀,出了事谁敢负责呀。你回去吧。
徐曼觉得希望一点点破灭了,一步步在路上走着,却不知道走到哪里去。顾丽丽在后面跟着,她今天也筋疲力尽了。徐曼说自己先回家,让顾丽丽也回去休息吧。顾丽丽不放心地看着她,最后叮嘱了几句,便告辞了。
徐曼并没有回家,她不想回家,她蹲在路边,不停地哭,哭海涛哭自己。也不管别人怎么看。
到了很后来,她听到手机好像响了,她吸了吸鼻子,抹抹眼泪,看了下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接起来一听,是陈哲。此刻没有谁的电话比他的更让她欣喜。
“徐曼是吗,我是陈哲。”
“嗯”
“你现在在哪?”
“花园街小富人家门口”徐曼瞅了瞅路口回答。
“你等我一下,我过来。”
“你。。。你回来啦。”徐曼有些诧异。
“当然,我也能现在赶回去。”电话那头男人略低的嗓声带抹轻笑。
“不不不,我等你。”徐曼慌张地接口。
那端挂了电话。
她有丝不安,又有丝焦切。大红半小时,一辆黑色SUV攸地在她跟前停下,走下一个健硕颀长的黑衣男子,如他的车,霸气嚣张。
徐曼愣了一下,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这个人总是给人一股很压迫的感觉。她装作熟捻的样子,微笑:“好久不见。”可惜心里实在凄切,笑容也显得非常苍白。
陈哲走到她跟前,静静看着她,不带一丝表情。徐曼紧张地咳了一声,咽了咽口水。
陈哲嘴角一扯,低声笑了:“还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重逢呀。我还以为你永远不要见我了呢。”
徐曼脸上一僵,一脸尴尬。那次陈哲似乎喝醉了,抱着徐曼霸道地拥吻,上下其手做得非常过份。徐曼当时羞忿异常,却挣脱不得。后来好不容易挣出来,陈哲的脸也被她的手给抓花了,她不懈气还打了一巴掌踢了几脚,扬言再也不要见他。
徐曼捂捂脸,心里不停地给自己打气,装作没听见刚刚的话:“那个,今天顾丽丽和你说的事。”有些难以启齿,这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陈哲转过身走向车说“我刚下飞机还没吃饭呢,赏脸一起晚饭吧,边吃边谈。”
徐曼忙跟上。
坐在车上的时候,手机又响起,是顾丽丽。忙接起,丽丽在那里喊:“曼曼 ,刚刚陈哲向我要你的号码,我给他了,他联系你了没。”
徐曼支支唔唔应了声说:“我正在他车上呢。”
“啊,他回来啦。你好好抓住机会,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回头和我说啊。”
徐曼应了声,挂了电话,看了眼前面风驰电掣风驰电掣开着车的人,便把头转向窗外的车水马龙。却不想这时电话又响起。
徐曼心里忍不住要咒骂了,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叹了口气,她接了起来。
母亲在电话那头噼哩啪啦骂了起来,问昨晚说好要打过来为什么又没打过来。现在对家里不闻不问生个女儿有什么用云云。因为手机的隔音实在差,徐曼觉得尴尬不已,低声回了声:“妈,我现在有急事,晚些再打给你。”没想到徐妈妈听到后骂得更厉害,说她昨晚也这样说,今晚又这样说,不知道天天晚上在忙些什么鬼事。话说起来喋喋不休。徐曼没办法,只好听着,中间嗯嗯唔唔应付,最后看母亲没有挂断的欲望,只好说:我这周末回家,到时咱们再说吧。便匆匆把电话挂了。
“你妈来的电话?”陈哲漫不经心地问。
“哦”徐曼无心回答:“咱们去哪呀”
“到了你就知道。”陈哲似乎心情不错。
徐曼也无可奈何,便不作语。等车突然停下来,陈哲转过头说到了的时候,徐曼一看,血一下子涌到脸上,气愤地怒视着陈哲,不知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算什么意思,羞辱她一次还不够嘛。
“这是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也算重温故地吧。”男人儒雅地笑着,开门下车。
徐曼坐在车里不动,望着那个下了车的男人,心里五味杂陈。咬了咬泛白的嘴唇,下了车。


四。心中的罂栗花。


这个饭店叫“小酌怡情”,不仅名字雅致,装修也非常情调。门面虽然不大,进去后却别有洞天,假山流水,颇有苏州园林的味道。徐曼跟着陈哲进了包间,心里打定了主意,这人如果再有什么过份的言行,当场甩袖走人。
徐曼说吃过了,她压根就不想来这里吃饭,更何况是和这个人。陈哲也不计较她这明显的推脱,自顾自地点起菜来。点完后,燃起一根烟慢慢等菜了。
徐曼忍不住开口:“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我只想知道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我根本见不到他的面。如果你能帮忙,我谢谢你。如果不能,我要走了,我会去想别的办法,我没胃口吃饭。”
陈哲弹弹烟灰,漫不经心地说:“你这一天一夜都等了,现在就吃顿饭功夫你也等不了。”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浩子,326这案子审得怎么样了。”
徐曼一听,连忙竖起耳朵。
可惜陈哲除了这句,其它全是发着鼻音,没句话。
差不多听了一分钟,陈哲挂了电话。
“明天转押西桥监狱,现在不准探视,你可以买些衣物送进去。
真的。真的。。徐曼嚅喏着,也不知道自己想问那些事真的是他做的还是真的要坐牢。
陈哲不置可否。
“还有什么办法吗,他还年轻,他怎么能坐牢呢,能不能想想办法呢。”徐曼不知是在问他还是自言自语。
这时菜上来了,陈哲有条斯理地开始吃了起来。
徐曼看这情形,不想自讨没趣。说了声谢谢,起身想走人。
“你不想帮他吗?”陈哲的声音响起。
徐曼睁大眼睛,像听到福音:“还有方法吗,能够不做牢吗?”
陈哲指指位置,示意徐曼坐下:“吃完再说。”
冗长而沉默,除了陈哲吃饭的声音。最后上了一大碗芙蓉翡翠粥,服务员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
“先喝点暖暖胃,等会才有力气说话。”陈哲擦擦嘴。
徐曼发觉还真有点饿了,便也小口地吃了起来。
“我想,我可以帮他。”陈哲划亮一根火柴,开始说了。
徐曼抬起头,眼睛发亮,静待下文。
“但是,我凭什么帮他呢?”陈哲转过头盯着徐曼,无害地笑着。
“我在想,你今天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你是不是对于我上次打你巴掌的事耿耿于怀,如果这样的话,你现在可以打回来,打多少下都可以。我可以向你道歉。另外,你可以告诉我要用多少钱,我会努力凑给你,多少都可以,我都会努力。”
陈哲听完啧啧摇头说,你还真情深意重啊,你都不在乎他在外面找小姐还犯这种事嘛。一般女人对于男友出轨不是都哭天喊地要分手吗,怎么到你这里成这样了。是你太忠贞了还是太前卫了。
“我会生气,我会在乎。但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要他出来,我不想他坐牢。他的一辈子都会毁掉的,我不能看着他这样,我不能。”
“那你准备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陈哲玩耍着手里的打火车,一下一下,忽明忽暗。
徐曼盯着他,嘴唇咬得死死的,眼睛盈着血丝。一片沉默。
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你确定你能帮他吗?”
陈哲扯嘴一笑:“我确定他能毫发无伤地出来。”
“多久?”
“应该可以赶着出来过这个周末吧。”
徐曼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那你怎么样才肯帮他,只要我能做到的,只要我能,只要我有。”
陈哲笑了,把打火机往桌上一放,叫了声:“服务员,买单。”
买完单后,陈哲起身,一把搂住徐曼的腰身,在她耳边轻轻地吹着声音:“就一个晚上,划算吗?”
徐曼哆嗦了一下,眼眶眨热,转过了头。
陈哲直接把车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房,搂着徐曼上了楼。
徐曼的脑里一片空白,手足无促,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这种牺牲是否正确。海涛知道后会感激她吗还是会嫌弃她。她觉得时间太匆促,她没有足够的思维思考,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正确的决断。她说能不能让我再考虑一下。陈哲没给他机会,他说明天我就不保证能不能把你心上人放出来了,所以就今晚,你考虑清楚了。
徐曼觉得自己像风雨飘摇中的小船,孤军作战。但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救海涛,无论海涛事后是否明白她,无论如何,她不能让海涛一个人在牢里呆这么长时间,那么他的一生便毁了。
徐曼义无反顾地下了决心。
接下来的一切就便得骤然又顺理成章。陈哲自顾去卫生间洗澡,徐曼也进了另一间。正洗着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陈哲赤赤地走了进来,徐曼一惊,想用浴巾遮住,却被陈哲一手搂进了怀里。徐曼想挣扎,陈哲却没给她任何机会,两个人淋在蓬蓬头下,陈哲的吻雷庭万钧,手使劲地揉搓着徐曼的身体。然后猛的把徐曼拦腰抱起,走到卧室扔在床上,扑了过去。徐曼闭上眼睛,眼泪无助地划下,这几天似乎总在不停的流泪,心里便慢慢也流空了吧。
身体被人不停地摆弄着,人似乎慢慢热起来,心却越来越空洞。
陈哲一个挺身,徐曼忍不住喊疼,整个身体缩了起来,像发泄一般,嘤嘤地哭了起来。
陈哲有一瞬的失神,便俯下身,轻柔地吻她的脸,吻去她的泪水,动作缓慢起来。
徐曼和海涛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首先徐曼的家教特别严,母亲从小给她灌输女子自尊自爱的想法。其次这也是她的美好愿望,她觉得婚姻是神圣的,她的第一次应该留给自己的丈夫。所以这一次才会犹为悲切。
但男人的欲望并不受自己控制,陈哲没一会便耐不住这轻轻柔柔的动作,迅速如暴风骤雨般,热情如火,在徐曼身上不停地发泄着,运动着。感情像地心的岩浆,爆发的火山,汹涌而至,不可厄抑。徐曼则从刚开始的疼痛到最后的适应,麻木,到了最后再回归疼痛。她像具没有生命的木偶,任陈哲为所欲为,她满脑子想着,海涛就应该可以出来了。想着这才几天时间,为什么天地都变了,生命都走样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玩笑。
到最后,她实在累了,她迷迷糊糊睡了。
陈哲支手看着她,在她耳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放过你吗。从读书那时候起,你便在我的心中开了一株罂粟花,我像个得了烟瘾的人天天想着它的味道。后来我终于明白,只有尝过了它的味道,才能把它从我心中拔掉。“
第二天徐曼醒来的时候,陈哲已经走了。
徐曼一身吻痕,浑身酸痛。零乱的床上,还有一摊红色的血迹,一切昭示着昨晚是怎样荒诞的夜晚。

走出酒店后,徐曼招了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买了最早的票,回S市。
现在是夏天,手上脖子上会是欢爱的痕迹,红的发紫甚至乌青。遮无可遮,她无法面对顾丽丽的询问,更无法面对海涛。陈哲既然答应了,虽然卑鄙但她相信他还是可以言出必行的,那么她的留下便毫无意义了。她给顾丽丽挂了个电话说自己有急事要赶回去,含糊得说陈哲愿意帮忙,一切还需要时间便挂了电话。
给陈哲还是不放心地发了条短信,言简意赅:“言出必行。”
陈哲收到短信,笑了笑低语了声天真便删了。想到昨晚一夜激情,感觉四肢通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5254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9766  
积分
456  
在线时间
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12 
最后登录
2017-3-27 
555没信心往下写了。大家给点意见哇。谢谢拉。。。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7590  
精华
帖子
481 
财富
5340  
积分
541  
在线时间
73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30 
最后登录
2015-9-8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7590  
精华
帖子
481 
财富
5340  
积分
541  
在线时间
73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30 
最后登录
2015-9-8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5254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9766  
积分
456  
在线时间
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12 
最后登录
2017-3-27 
55555555555感动你是第一个回复我的。
我第一次写写,也刚刚开始写。写着写着没信心了,就发点上来。
我接下来会再努力写的,如果你要看,我写好了私自发给你。谢谢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77590  
精华
帖子
481 
财富
5340  
积分
541  
在线时间
731小时 
注册时间
2009-5-30 
最后登录
2015-9-8 
偶也很荣幸啊!你发给我吧,我要看的,确实写得很好啊!

恒星勋章 凤舞勋章 光芒勋章 紫心勋章 白金勋章 银河勋章 璞玉勋章 红星勋章 飞扬勋章 蓝玫勋章 紫炫勋章 小康勋章 贴书达人勋章 忠诚勋章 腰缠万贯勋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5942  
精华
帖子
70049 
财富
1409423188  
积分
4395882  
在线时间
7670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0 
最后登录
2017-9-2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5254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9766  
积分
456  
在线时间
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12 
最后登录
2017-3-27 
哇,我这个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了!!!我会加油滴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261539  
精华
帖子
3720 
财富
179265  
积分
3868  
在线时间
227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0 
最后登录
2016-10-26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95254  
精华
帖子
449 
财富
9766  
积分
456  
在线时间
70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1-12 
最后登录
2017-3-27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