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7 | 浏览:3621|正序浏览 | 字体: tT

《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 》 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 ...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

281911856_1747.jpg



【文案】

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   
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  
  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第1章,我不后悔
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湿热的呼吸浸湿在耳畔,“第一次?”
    陌生的气息萦绕在耳畔,令人瑟瑟发抖,却不敢出声。
    林辛言似乎感觉到男人顿了一下,而后再次响起他的声音,“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她紧张的攥紧双手,摇摇头,“我不后悔——”
    她十八岁,正好年华,却……
    痛!
    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在男人怀里抖了抖。
    为保留那最后一丝尊严林辛言咬着唇,不吭不响,除了第一次带给她的恐惧外,还有来自这个男人的,她能清楚的感觉他强悍的体魄以及那惊人的力量。
    他好似不会累,强悍的攻占她的每一寸肌肤,这一夜痛苦而漫长……
    终于在下半夜男人起身去浴室,林辛言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爬起来,套上衣服走出房间。
    酒店的楼下,站着介绍她这笔生意的中年女人,看见林辛言走出来,递给她一个黑色的袋子,“这是你的报酬。”
    林辛言几乎没有犹豫,立刻接了过来,拿着钱,她快速的奔出去,甚至忽略了下身的疼痛,只想快点到医院。
    还没亮起的天儿,使得走廊很安静,手术室前的地上放着两个担架,因为没有交钱,所以没有被送进手术室。
    林辛言看的心痛不已,哽咽道,“我有钱,我有钱,快救救我妈妈和弟弟……”她哽咽着将手里的钱递给医生,医生看了一眼,让护士清点,然后才叫医护人员把伤者送进手术室。
    不见他们把自己的弟弟推进去,林辛言扑上来,抓住医生祈求道,“还有我弟弟,您救救他……”
    医生叹了口气,“不好意思,你弟弟已经没救了……”
    没救了?!
    好似惊天霹雳,当头一棒狠狠的劈在林辛言的头上,让她眼前一阵泛黑……
    痛,胸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在搅动,痛的抽搐痉挛摊坐在地上,八年前,她十岁,爸爸出轨抛弃了她妈妈,把身怀有孕的妈妈和她遣送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国外。
    后来弟弟出生,三岁时发现患有自闭症,本来生活就拮据,弟弟这一病更是雪上加霜,她和妈妈到处给别人打零工,还算能过活,可是一场车祸,在没有亲人,没有钱,没有人情味的国外,让她体会到什么是走投无路。
    被迫无奈,她卖了自己,也没能救回弟弟。
    有一种痛,没有歇斯底里,只是让人感觉到,不好受,呼吸是困难的,天是灰色的,但你必须接受,还得笑着接受,因为她还有妈妈。
    妈妈需要她。
    经过治疗,妈妈身体好转,但是知道弟弟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车门,林国安从车里下来,看见林辛言站在门口,想到她可能是来讨要庄子衿嫁妆的,脸色一沉,不等她开口,就先说了话,“想要你妈的嫁妆,可以,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林辛言皱着眉,“你说只要我嫁进宗家,你就会归还我妈那些东西的!”
    林国安冷哼一声,“我为什么想要你嫁进宗家?因为对林家有帮助,特别是事业上!”
    林辛言气的浑身发抖,“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果然是没教养的东西!”林国安的脸色难看,“我是你父亲,你就这么和我说话的吗?”
    林辛言觉得冷,身冷,心更冷!
    他竟然出尔反尔!
    “想要东西,告诉宗景灏,把浅水湾的开发权给我,我就给你。”说完林国安越过她走进院内,离林辛言几步远的地方,又停了下来,“那块地对我来说很重要,只要你说服宗景灏给我,我就把当初你妈带过来的东西全部还给你,包括你妈给你生日礼物的那架钢琴。”
    林辛言怎么也没想到,林国安尽这般无耻!
    他这般不守信用,林辛言根本不相信他了。
    想要拿回那些东西,恐怕只能另想办法。
    林辛言眯起眼眸,他想得到的地皮,在宗景灏手里……
    如果她想拿捏住林国安的软肋,看来她还得从她这个‘新婚丈夫’的身上下功夫。
    可是她如何下手呢?
    虽然两个人是夫妻身份,但是却比陌生人还陌生。
    林辛言回到住处也没想到办法,却接到不被录取的电话。
    “当时您不是说让我明天去上班的吗?”林辛言焦急。
    “不好意思,我们不能录取你,你不符合我们录取的条件。”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林辛言看着手机,半天没回过神来。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被人从中作梗
她竟然会A国言语。
    如果之前她还不确定她就是当晚的那个女孩,那么现在她可以肯定了!
    “白秘书?”属下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停住脚步,提醒道,“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白竹微将手中的文件递给属下,“你先把文件拿去给宗总,我一会儿过去。”
    “那你明天过来吧。”因为会这个国家言语的人实在是少,虽然林辛言没有工作经验,但是她会A国这门言语就足够了。
    林辛言从椅子上站起来,微微欠身,“谢谢。”
    她高兴的走出面试室,身后,在她刚出来,白竹微就走了进去。
    “刚刚那个女人不符合应聘要求,不能要。”
    “她虽然没工作经验,但是她会——”
    “我说的话没用是吗?”白竹微厉声。
    她是宗景灏的秘书,更是宗景灏的女朋友,有可能成为宗家少奶奶的人,谁敢得罪?
    面试官虽然觉得可惜,还是应声。
    “是。”
    从大厦走出来的林辛言满心欢喜。觉得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生活在一点一点的进入正轨。
    她从路边拦下车子去林家。
    很快车子停在林家别墅前,她付了钱下车。
    她迈着轻稳的步伐走进去。
    客厅内,沈秀情穿着丝质的睡衣,身形妖娆的坐在沙发里。
    看见林辛言挑了挑精致的眉毛,“哟,这不是林辛言嘛。”
    林辛言的目光落在沈秀情手腕上,戴的玉镯,眉头紧皱,那个她小时候在妈**珠宝盒里见过,妈妈说,那是外婆留给她的。
    现在却落到了沈秀情的手里。
    林辛言压抑着内心的翻滚,“我来找林国安的。”
    沈秀情摆弄着做的很精致的指甲,没抬眼皮,“嫁给个瘸子,想必日子过的也不滋润吧?”
    “这个,不劳你费心。”林辛言淡淡的开口,又问了一遍,“林国安在吗?”
    沈秀情抬起眼眸,打量了林辛言一翻,“长的跟瘪茄子一样,宗家那个瘸子也看不上你吧?”
    林辛言不由得冷笑,这一刻竟有些感谢宗景灏故意装瘸,她才有机会回来。
    如果知道宗景灏没有瘸,会不会后悔,没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
    就男人而言,宗景灏确实帅,有能力,有钱。
    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林国安没在,她并不想和沈秀情浪费没有必要的口舌。
    她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路边开过来一辆车子,停下在门口,这车林辛言认识,是林国安的。
    很快司机拉开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所以很想应聘成功这次工作的机会。
    面试区,站满了人,他们个个正装,手中拿着履历,似乎对这次的面试做足了准备,而林辛言穿着白色体恤,牛仔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并不像来面试的。
    她无视时不时投来的异样目光,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
    过了近一个小时,才叫到林辛言。
    洗碗,送报这样的工作也不能拿出来当工作经验,她没有学历,所以没有做简历。
    面试官对于她白纸一样的工作经验,微微皱眉,“你怎么会A国语言?”
    毕竟这并不是大众的言语。
    这个招聘挂了好久,都没有应聘者。
    林辛言想到过往的种种,紧紧攥住手,“我在哪里生活过,为了更好的和当地人交流,我特意学的,语言,文字……”
    这声音——
    白竹微手里拿着文件,路过面试区,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寻声望进去,就看见林辛言,她的心猛地一滞。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意味着什么。
    她乖巧的躺到床上,只是眼眶通红,眼泪在眼底打转,却不曾落下来。
    那明明委屈的样子,又那么的隐忍。
    宗景灏的心微微一动,那晚她也是这般隐忍,不管他如何折腾,她都不曾出声。
    心思柔软了些,给她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别乱想,等到有了名分,我……一定会要你。”
    白竹微点头,她在宗景灏身边久,对他的脾性有些了解,就算不爱,但是迫于责任,他也一定会对她负责。
    宗景灏脱了外套,迈步走出房间,他下了楼,把手中的外套丢在沙发上,随即,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修长的双腿翘在茶几上,头仰靠在沙发背上,显得有几分疲惫。
    清晨。
    林辛言洗漱好穿戴好走出来时,宗景灏坐在餐桌前看今日财经,白竹微似乎很了解他,给他煮了一壶黑浓的热咖啡。
    于妈已经准备好早餐,林辛言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曾出声,坐在桌尾处,拉远和他们的距离,低着脑袋喝粥。
    于妈端上煎蛋,看着林辛言那没出息的样子,眉头皱了起来,她才是那个有名分的,为何在小三面前,这般卑微?
    于妈故意放声,“太太,你应该坐在少爷下首位置。”
    额?
    林辛言抬头。
    宗景灏亦是放下了手中的财经报。
    四目相对都是一愣,林辛言想到昨晚这个男人,那么阴冷的看着自己,她就心里打冷颤。
    宗景灏很小时,母亲就去世了,都是于妈照顾他。
    对于这位照顾他的老人,他很尊重。
    所以于妈说话,有些随意。
    和他的婚姻,他们各取所需,林辛言觉得不应该打扰他的私生活,喝完最后一口粥,笑着,“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通过昨晚,林辛言感觉到宗景灏很在乎白竹微,所以她还是识趣点好。
    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她,她走的快。
    宗景灏望着林辛言匆忙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眸。
    白竹微敛下思绪,低声道,“可能是我在,她不大适应,以后——”
    宗景灏将一杯牛奶,放到她跟前,“一个月后,她会离开。”
    白竹微低下眼眸,这一个月对她来说都太长。
    林辛言回到房间,打开手机,在58同城留的言,得到了回复。
    让她去面试,等到宗景灏和白竹微离开,林辛言也走出别墅打车去面试。
    万越集团,高耸入云的大厦,气势磅礴!
    林辛言站在大厦前,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迈步走进去。
    她大学没毕业,能找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应聘翻译
“你想让我怎么回答?”白竹微这话,她根本没法往下接。
    难道要说,对不起,我不该和宗景灏有婚约,拆散了你们?
    那样多虚伪。
    而且婚事是两位母亲定下的,叫她怎么办?
    宗景灏眯眼凝视着她,脚下迈起步子,不徐不缓,无形中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林辛言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没招惹你吧?”
    白竹微上来挽住他的手臂,“啊灏,别生气,是我不好,不该说这些,她刚进门不久,我不该来的,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这里该走的不你。”宗景灏反手拉着她的手腕上楼。
    白竹微内心一阵欢喜,虽然宗景灏已经表明会和她在一起,但是从未对她有哪方面的想法。
    今天宗景灏的举动,让她喜出望外。
    毕竟那一夜不是她,只有真的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她才能牢牢的抓住这个男人的心。
    林辛言没往上看,只是默默的转身进房间。
    白竹微回头,正好看见林辛言进房间的背影,瘦弱纤细,她猛地发现,和那晚女孩的背影很像。
    当晚,她克服心里的嫉妒恨,弄个处女给宗景灏,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她不愿意去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和宗景灏缠绵。
    只是在女孩离开时,匆匆看到那抹瘦弱的身影。
    怪不得她一直奇怪,见到林辛言有熟悉感。
    原来这种熟悉,不是凭空而来。
    一想到那晚的女人可能是林辛言,白竹微内心就慌乱的厉害。
    她绝不能让林辛言留在宗景灏身边。
    近距离的接触,以免让宗景灏发现端倪。
    毕竟是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
    进入房间白竹微不顾矜持,一把抱住宗景灏劲瘦的腰身,头埋在她的怀里,娇柔道,“啊灏,让我再做一次你的女人。”
    说着她的吻凑了上来,宗景灏的神色微凝,对于白竹微的主动,他却没有正常男人该有的冲动。
    除了那晚,他对她没有一丝欲望!
    就在白竹微的唇要沾到他的时,他侧过头,白竹微的吻落了空。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宗景灏扯了扯并不紧的领口,心情有些烦躁。
    至于烦躁什么他也不清楚,烦躁自己对她没有男人该有冲动,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正常。
    白竹微的双手紧握,面上有些委屈,“啊灏,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别胡思乱想。”宗景灏压着声儿,搂着她的肩膀,“今晚在这里休息。”
    白竹微是女人,她太明白,一个男人对她提不起兴致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总是敏感是,宗景灏的反常,让白竹微对林辛言,心生戒备。
    “那个,我先回房间了。”林辛言并不想做电灯泡,惹人烦。
    “等等。”宗景灏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她穿着很保守的睡衣,白色的裙摆延伸到脚踝,露着两条白细的胳膊,看着倒是有几分清纯的味道。
    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里多了几分厌恶,“竹微,是这里除了我以外的主人,懂我的意思?”
    林辛言觉得他多此一举,她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何必强调?
    “我知道,那我去睡觉。”林辛言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林小姐。”白竹微望着她,“对不起。”
    林辛言一头雾水,惊讶的看着她。
    她脸上是深深的歉意,“虽然你和啊灏有着婚约,可是,我和啊灏相识的比你久,如果不是你,今天嫁进来的就是我,我们是相爱的,所以——”
    “所以什么?”林辛言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妨碍他们。
    她说这些是为何?
    “只是觉得你嫁给了啊灏,但啊灏不爱你,是因为我的关系,所以我对你感到愧疚。”
    “不用了。”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维,这种尴尬关系,不应该互不干扰嘛?
    搞这一出,为了在宗景灏面前,刷她的善良?
    莫名,林辛言对她没什么好感。
    宗景灏眯着眼睛盯着她的脸,“你是什么态度?”    林辛言抿了抿唇,她什么态度,她只想安稳过完这个月,拿到属于她的东西,就离开。
    是这个女人,很奇怪,上来说这些的。
    她应该怎么回答?
    “你想让我怎么回答?”白竹微这话,她根本没法往下接。



点击此链接继续阅读:https://m.91baby.com/reader?book=21503&chapter=5316363&channel=10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着背,这个女孩认识她时,她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已经很懂事,照顾弟弟,照顾妈妈。
    有一次,他亲眼看见她的钱只够买两份饭,她把饭给妈妈和弟弟吃,自己明明没吃,却告诉庄子衿自己已经吃过了。
    懂事的惹人心疼。
    何瑞泽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安慰她,可是手还没落下来,林辛言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谢谢你以前的帮助,以后我有钱,一定会还给你。”
    何瑞泽的手停顿在她的头发上方,手掌慢慢握住,收回,笑着说,“傻瓜,那些是我自愿帮助的,不需要还。”
    林辛言摇摇头,“你是善良,但是我记得。”
    有能力以后一定会奉还。
    何瑞泽扶起她,“你住哪里,我送你。”
    这个时候林辛言担心庄子衿,便点了点头说了住址。
    到地方林辛言推开车门下车,何瑞泽问她,“以后还回去吗?”
    林辛言转身看着他,摇摇头,“不回了。”
    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林辛言回到住处,就看见庄子衿坐在椅子上,擦眼泪,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撕扯着。
    庄子衿擦了眼泪,没看她,“我没事,你回去吧。”
    “妈——”
    “是妈没照顾好你。”庄子衿擦着眼泪,可是擦过之后还有,止不住。
    林辛言扑过来搂住她,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发泄彼此心中的伤痛。
    很久之后,她们才平复心情,林辛言和庄子衿,说了自己和宗景灏的交易,让她不要为自己担心。
    庄子衿震惊无比,婚姻怎么可以儿戏?
    虽然她不赞成,什么交易婚姻,但是女儿怀孕了,身子不洁了,想必宗家的那个男人也接受不了,这样也好。
    以后她来照顾女儿。
    晚上林辛言回到别墅,宗景灏没在,吃了晚饭她在别墅的院子里走一圈,散步消化食,顺便看清别墅周围的环境。
    后来时间晚了,她回了房间,但是感觉到口渴,到厨房倒了一杯水。
    喝了半杯水,林辛言准备去回房间睡觉的时候,房门响起扭动把手的声音,紧接的房门被推开。
    随即,一抹高大的身影迈进来,紧接着是一道亮丽的身影,从他身后走出来。
    林辛言愣了一下。
    怎么也没想到,宗景灏这么晚了还把他喜欢的女人带回来。
    白竹微见到是她同样一愣,这不是那天在医院的女人嘛?
    她抬起头看着宗景灏,他轮廓分明的侧脸,线条冷硬。
    那天他生气什么?
    和这个女人有关?
    女人的心思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你想让我怎么说
林辛言缓缓的抬起头,看清男人的脸,惊讶道,“何医生。”
    他的身后站着一群人,林辛言更加诧异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弟弟患有自闭症,都是何瑞泽给看的,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
    何瑞泽温和的笑笑,还没张口,这家医院的院长就开口了,“何医生是来我院做讲坛的。”
    何瑞泽是有名的心里医生,特别是对自闭症这方面的造诣更是深。
    “你呢,怎么会在这里,是不舒服吗?”何瑞泽问。
    想到妈妈坚决的态度,林辛言浑身一抖。
    “言言!”庄子衿手里拿着检查单子,匆匆从走廊的另一侧跑过来,回来,听护士说她跑,庄子衿吓了一跳,看见她激动地喊了一声。
    林辛言抿着唇,鼻腔酸涩的厉害,“妈——”
    何瑞泽对站在身旁的院长说道,“你们先回去,我有点事。”
    “何医生有事,我们就不打扰了,就是我是诚心邀请何医生来我院工作,有什么要求何医生尽管提,我一定尽力满足。”
    何瑞泽温和道,“我会考虑。”
    “伯母,有什么事情,我们到外面去说,这里不合适。”医院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不适合说话。
    庄子衿也是认识何瑞泽的,给儿子看病时,有时候实在凑不出钱,都是何医生垫上的。
    对他,庄子衿十分尊重。
    于是紧紧的攥着林辛言的手腕,生怕她又跑了。
    刚出了医院的大门,林辛言就跪在了庄子衿跟前,“妈,求你了,辛祁已经没了,让我留下他好吗?”
    何瑞泽眉头一皱,什么意思?很快他又反应过来,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
    看清庄子衿手里的检查单,几乎很清楚的知道,她怀孕了。
    震惊,不可思议。
    他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现在却不是问的时候。
    林辛言很少在庄子衿跟前哭,就算是弟弟死的时候,她哭也是偷偷的,不曾在庄子衿面前掉过泪。
    庄子衿不是逼她,只是,她生下这个孩子,还有未来吗?
    都说为母则强,看她的样子,想要让她放弃很难,庄子衿长长的叹了口气,“随你吧。”
    说完转着就走了,心里难受,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儿。
    林辛言缓缓蹲下,人在逞强,泪却在投降,她不想哭,可是却忍不住,积压在内心的伤与痛,侵蚀她的心肺。
    回国之前他找过她们,才知道她们回国了,她弟弟也在车祸中去世了。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
    何瑞泽蹲下来,给她顺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81868322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343  
积分
5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2-13 
最后登录
1970-1-1 
“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
    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被搞大,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
    心机boy!
    “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清楚了。”
    “那跟我进来吧。”
    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
    宗景灏冷着脸,“走吧。”
    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
    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为何如此生气?!
    “啊灏,刚刚那个女孩……”
    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
    手术室里,看到那些冰冷的仪器林辛言退缩了,不,她不能舍弃这个孩子,不能!
    “躺上来。”医生示意。
    “我不做了。”林辛言摇头,转身就跑。
    她跑的快,太过慌张没注意前面的路,和迎面而来被人拥簇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她捂着额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林辛言?”何瑞泽看着像她,也不敢确定,试着问了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