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8 | 浏览:20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虐爱无度 - 程薏苡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第一章  他订婚了
  星城,豪华五星级酒店外站着一对璧人,新娘手捧着鲜花,嘴角噙满了幸福的笑意,新郎搂着她的腰肢,神情中充满温柔。
  “老公...”曾柔叫的秦渊一阵酥软。
  他不由得勾起一丝笑容,体贴关怀的语气足以让周围的人嫉妒:“怎么了,柔柔?站累了么?我扶你进去休息会。”
  应秦渊的威胁,陈未央被迫站在曾柔的身边,这一幕恩爱有加的戏码,对于她而言是多么讽刺。
  算起来,她爱秦渊整整八年,这八年他待她的好,她又怎么看不见,可今天,等待到的是他跟别人的婚礼。
  是啊,她不过是个小职员罢了,又怎么能配得上雷霆传媒的总裁呢?真是痴心妄想,一个首富又怎么会娶她为妻?
  秦渊像是故意炫耀一般,轻轻地吻上曾柔的额头,双手揽上她的腰肢,露出一抹弧度的微笑:“随我来。”
  陈未央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内,忍住心中的委屈。
  他刚刚的那抹温柔,是她曾经的美好,为什么?他要如此折磨她。
  秦渊牵着曾柔的双手缓缓地走进婚姻的礼堂内。
  “哇,秦少跟曾家大小姐真的很配啊,俊男美女,格外显眼。”
  “可不是嘛,听说曾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为了嫁到秦家可是花了不少钱。”
  “前期花点钱怎么了?后期嫁入豪门都是钱。这曾家可真是会做生意啊。”
  “是啊是啊,这后期有个金龟婿还用犯愁么?”
  陈未央心中一阵绞痛,这些人的流言蜚语仿若是一枚枚定时炸弹,深深地炸在她的心口。
  站在曾柔旁边的她说不出一句话来,死死的咬住嘴唇,心,绞痛极了,当看到台前的他们幸福亲吻的模样,她再也忍不住泪水冲了出去。
  “该死。”秦渊暗暗低咒一声,便冲出门外。
  全场一片哗然,曾柔留下怨毒的目光,对台下的人解释了一番便追了出去。
  秦渊追上陈未央,捏着她细嫩的胳膊,一双剑眉下那双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仿佛想将她看穿一样。
  “这么喜庆的日子,哭什么?看到我娶了别人你不高兴?”秦渊语气微冷。
  陈未央不停地摇摇头,她怎么有资格不高兴?她的家世又怎么能配得上这样一个男人?
  “没有?”秦渊高大伟岸的胸膛冷冷地逼近,眼神十分怨毒。
  “渊,不要因为她破坏了婚礼嘛,一会咱们父亲就要来了,看到这一幕不好。”曾柔柔声细语的模样,让秦渊忍不住爱怜。
  秦渊摸了摸她的脑袋,眼眸中温柔极了:“她是伴娘,我不愿因为她扰了你我结婚的兴致。”
  曾柔一阵娇羞,嘴角含笑:“老公,你真好。”
  陈未央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难受极了,曾经他给她的温柔,曾经他的柔情似水,曾经他说过的相同言语,如今都给了别的女人。
  余下,面对她的,只有那份无尽的厌恶和残忍。
  “还不快滚回去。”秦渊眼神冰冷,神情中透着不耐烦。
  她泪水决堤,可绝不愿让他看见她脆弱的一幕,低着头直接返回酒店。
  看着她的背影进入婚礼现场,秦渊呆愣一番,一动不动看着她的背影。
  “老公。”曾柔有些不耐烦,不禁在他背后催促着,她终于嫁给了这个男人,从酒宴上看见他第一眼开始,她就央求着父亲要非他不嫁,如今这一切仿若是梦一般,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谁都不准破坏。
  秦渊回到婚礼现场,全程心不在焉。
  就连司仪问是否愿意跟曾柔共度一生一世的时候,他却恍惚了一番。
  曾柔脸色有些难堪,不停地在他耳边低语:“老公?老公?”
  秦渊应了一声,有些敷衍。
  晚宴进行的很快,上流贵族的纸醉金迷的世界,足矣让陈未央迷失了心,她甚至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怎样。
  她只觉得这样的环境让她心空空的,想着方才秦渊在婚礼上的誓言, 突然有些无助。
  正当她呆愣愣地在门口吹风发愣的时候,还没有回眸就听见秦渊微微泛冷的声音:“我记得陈小姐还未完成自己使命吧?堂堂曾家大小姐的伴娘竟如此闲情雅,一向财大气粗的曾家给的钱不够多么?还是你消极怠工?公司的事情,你还有一堆未解决吧?”
  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眼前他是新郎,应该是全场的主角,在这盛大瞩目的婚礼现场,他竟然离开了酒席,追到她的身边?
  今晚的月色真美好,秦渊看着她眸光中泛着晶莹的泪水,不免心中有些泛疼,他不由自主的抬上自己的手,替她抹去脸颊上的泪。
  陈未央慌忙地后退,不自觉的偷瞄眼前这个男人,俊美的面容足矣让每个人沉醉,今日他西装笔挺,一副正装的模样惹得不少女性的青睐。
  秦渊看她这副柔嫩娇弱的模样,瞳孔不禁危险,缓缓地逼近她:“做出这副模样给我看?”
  可他却又禁不住心疼她这副模样,眸子里的泪光,哭花的小脸令人心疼,整个娇小的身躯在月光下显得多么柔弱,他不禁小腹一紧,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吻上她的双唇。
  “别。”陈未央神色惊慌,一张小脸忙躲开:“秦总请回吧,满屋子的人都等着你呢。这让人看见了实在是羞耻。”
  “羞耻?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有羞耻之心?陈未央,当初爬上李总的床上也是这般优柔娇作么?”秦渊眼神冰冷,吻了吻她脸颊上的泪水:“今天是我大婚,我的新婚礼物你还没送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我呢,不如将你自己送给我怎么样?嗯?”
  陈未央满是委屈的面容:“别在这里,我不要,我不要…….”
  秦渊给了她一巴掌,眼眸里带着暗沉:“这由不得你陈未央。”
  这一巴掌彻底打碎了陈未央那份自尊,还有那回不去的当初。
  一时间,他将陈未央一把横抱起,迅速的走到那停在路边的婚车内。  
  痛!陈未央只觉得全身疼痛。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第二章 折磨
  “别……别这样。”陈未央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一张精致而漂亮的小脸上更显得楚楚动人。
  “闭嘴。”秦渊将她狠狠地扔到了车里,冰冷的神情之下有几分讽刺与轻蔑。
  陈未央神情慌乱,整张脸陡然变得苍白失措,为什么他会这般说她?
  秦渊那张俊脸上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他暴戾地堵上她的唇,情绪里带着厌恶。
  秦渊在不停地心里冷笑,真是下三滥的贱女人!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当初深情款款的秦渊变得好陌生。
  陈未央煞白的小脸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忍不住想要反抗。
  秦渊脸色黑沉,眼底冒火,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是么?陈未央,你不是就喜欢勾搭有钱人吗?不舒服吗?比起李总来,我差了点?还是嫌我不够卖力?”
  “我从来没有对....”
  陈未央欲要解释却被秦渊生冷地打断:“住口,贱人。”
     秦渊不停地索取低吼,陈未央本能的害怕被人察觉到,死死地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新婚之夜,新郎官消失,新婚妻子独守空房。
  偌大的别墅内。
  窗外,一阵明晃晃的白光,刺到了床上女人的眼睛,恍惚间,有些疼痛。
  随着“轰隆”一声,只见天色瞬间阴暗下来,电闪雷鸣。
  曾柔孤零零地坐在冰冷的双人床前,面露讥讽,看着私家侦探送来的照片,眸底划过怨毒,她深爱的丈夫在婚礼上竟然跟那个贱人跑了。
  一阵阵的巨响,仿佛每一声都在撞击着曾柔内心的恨意。
  “老公。”曾柔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强颜欢笑强打起精神跑出去,对着他展开笑靥:“今晚去哪了?助理说公司出事了?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秦渊疲惫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宠溺地笑了笑:“早些休息。”便头也不回地去了客房,锁了门,任凭曾柔如何敲打,就是不开门。她瘫软地坐在地上,面色无奈而又苍白。
  半年前,曾柔让父亲去秦家求婚,说是无论如何都要得到秦渊的爱,后来秦渊父亲重病不醒,为了冲喜,便在一个月前答应了她。
  秦渊,所有星城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又帅又多金,在秦天霸重病之时,他独自一人抗下偌大秦家的家业,雷厉风行地将秦家所有劣质企业全部转卖,一时间不仅解救了整个家族企业,更是让行内人士闻风丧胆。
  而他自己一手创建的雷霆传媒,在整个星城也大名鼎鼎,这几年来,捧红了不少女明星。
  这样的男人,曾柔又怎么会不喜欢?曾家虽说在家世上比不上秦家,但她好歹也是商业家族,有钱,也有复杂的关系网,双方联姻,必然少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不了好处。
  可就是这样的**,为何秦渊给她的永远是那假笑的笑脸?
  .......
  第二天,曾柔醒来,秦渊早已不在别墅内。
  她独自一人坐在梳妆台,梳着头发,心思重重。
  直到私家侦探送来了那个女人的住址,这才离开了别墅。
  “柔柔,我们直接去找那个女人,若是秦渊怪罪下来可怎么办?”曾柔身边的闺蜜韩玲语气里带着不可置否的担忧。
  曾柔神情之中划过不易察觉的怨毒,直接道:“怪罪?那倒是要看看这个**值不值得秦渊怪罪我....”
  昨日,是她跟秦渊的新婚之日,按理说两个人大婚后的当晚不应该柔情蜜意地在一起么?
  非但她没有得到秦渊的宠爱,反而让这个**跟她的老公共处一晚,曾柔脸上多了几分狰狞之色。
  车缓缓地驶过,转眼便来到了陈未央的住处,想不到秦渊竟然将她暗藏在这样隐秘的地方。
  “柔柔,到了,你该怎么处置秦总的这个女人,按说....”韩玲面露难色,这实在不足为奇,特别是秦渊这样有钱又帅气的高富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曾柔在秦家大少奶奶的地位无法撼动,这些琐碎之事就随它去了。
  但曾柔不这么想,她恨不得将陈未央那层皮给活剥了,新婚之夜,老公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她又怎会忍受这样的耻辱。
  “你跟我进去就是,让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吗?还有,后面的几个人全都跟上。”曾柔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韩玲。
  带着自家亲信,大摇大摆地走进陈未央的房子内。
  此时的陈未央还未来得及反应这些不速之客,身边的两个保镖就已经走上前去,死死的按住她那细嫩的肩膀,朝着她的大腿处狠狠地踹了一下,她便跪在了曾柔的面前。
  韩玲皱皱眉,无奈地叹口气,高跟鞋的鞋尖使劲地踢在了陈未央的肚子上,面目露出几分恐怖,破口大骂道:“**,柔柔是秦总的妻子,敢这样公然地抢男人,你是不是想死?”
  陈未央无助地摇摇头,苍白地小脸上白的吓人,她只觉得全身痛,想要挣扎着离开这个屋子,但她的左右胳膊死死地被保安钳制着,想要离开,没有那么容易。
  曾柔近乎残暴地捏住陈未央的下巴,冷着脸道:“陈未央,曾氏企业待你不薄吧?可你回报我的是什么?昨天晚上你背着我干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啪”一声,曾柔用尽全身力气扇了陈未央一巴掌,此时,陈未央漂亮的脸蛋上出现了鲜明的五个巴掌印。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第三章 百口莫辩
  她的耳朵一直嗡嗡嗡地作响,整个人近乎要昏厥,强忍着嘴中的血腥味道,一双潋滟至极的桃花眼委屈巴巴地看着曾柔,不停地摇晃着脑袋,气息薄弱:“我没有,曾大小姐,你听我说,我根本没有想要抢走秦渊,我跟他没有关系了...”
  陈未央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痛,这一刻死了,秦渊也不会来心疼她的吧?
  “没有?陈未央,要不是你去勾引我老公,他会跟你发生一夜情?贱人,真是下贱的贱人,跟你的母亲一样,贱极了。”
  陈未央倏地一声抬起眸子,清澈的眼神直勾勾地盯上曾柔,短时间内似乎忘记了疼痛,她的妈妈,她的妈妈不是贱人。
  想到这,她一个激灵,几乎是跪着来到曾柔的身边,扯着她的裤子,眸子有几分感伤:“曾小姐,你说的我都照做了,你也是秦渊的妻子了,我的妈妈,你能不能求求你……”
  “住口。”曾柔厌恶似得踢了她一脚,立刻尖锐地叫道:“贱人,还敢跟我提条件,来人,将她带走....”
  说完她使了一个颜色,两个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立刻会意。
  陈未央楚楚动人的小脸上刻满了伤心欲绝,无助地看着曾柔,原先以为在她答应了曾柔条件之后,她就会放了她妈妈。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陈未央就被两个保安死死地揪住领口:“来,给我吃下这个。”
  一个大汉端了一杯水,一个大汉拿出一粒药丸,强行塞进陈未央的嘴里,她死死地皱着眉头,摇着头说不。
  曾柔一双涂满丹寇的双手掐进手掌心里,冷笑一声:“陈未央,这可由不得你,要知道,我老公如今对你恨之入骨,恨不得让我扒了你的皮,剥了你的肉,不要反抗,乖乖地吃下避孕药。”
  “不要。”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不要?灌下去。”曾柔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如今秦渊一直喜欢着她,她又不能将她给弄死,她要留着陈未央,慢慢地折磨她。
  此时,话音刚落下,便传来了一阵急匆匆地脚步声,曾柔怎会不知?她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抢过那颗药,将水泼到了地上,她瘫坐在地上。
  “啊啊...”曾柔不停地痛叫着,此时的秦渊正好走进客厅里。
  “怎么了?”秦渊墨色的瞳孔骤然收缩,匆匆地瞥了一眼身边的陈未央,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曾柔的身边,面带关切地模样道:“哪里弄疼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乖乖在家等我?”
  曾柔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上有几分怨色,她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带着哭腔道:“都怪你,你昨晚不理我,我就过来问未央发生什么事情了,没想到...没想到.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
  “没想到什么?”秦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掌轻轻地附上她的胳膊,轻微地皱了皱眉,薄唇轻吐:“还不赶紧请私人医生过来诊断?”
  眼前这个男人的柔情蜜意,那曾经对她独有的温柔,在一瞬间,全部给了这个叫做曾柔的女人。
  陈未央像是石化了一般,呆愣愣地愣在地上,明明受伤的是她呀。
  “你对她做了什么?”秦渊冷着脸,对着眼前的女人有着无尽的厌恶,他不懂,这十年来,他为何会爱这个女人爱到极致,事实证明,这个女人根本不配拥有他的这份爱情。
  “我什么都没做...是...”还未等陈未央解释,却被曾柔抢了先。
  “老公,不是她的错,都怪我不好。”曾柔语气无助,坐在沙发上语气温柔。
  韩玲看着这副场景,忙对着秦渊道:“是啊,柔柔打电话给我说,说是未央喊她过来谈一谈,她也不知情况,便拖着我来了。结果,未央说有个药要给她,说什么是止疼药,结果两个人就起了争执。”
  秦渊眯了眯双眸,神色极为冷淡。
  陈未央慌忙地摇摇头,试图要努力解释道:“根本不是这样的,早上的时候是曾柔带着人来到我的房子里....”
  “够了。”秦渊寒潭般冰冷深邃地眸子死死地盯着她,眼底里划满了厌恶。
  秦渊坐到曾柔的身边,轻轻地替她吹了吹,眸光里有一道漠然:“以后不要过来了,陈未央虽是你父亲公司的员工,我知道你跟她一向情同姐妹,但,像她这样的人,不至于你这般掏心掏肺地对她。”
  陈未央面色惨白,秦渊在质疑她?不,为什么,当初秦渊说过的,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为何现在当着一个女人的面百般嘲讽她?
  她的心顿时凉了一大截。
  曾柔倚靠在秦渊的肩膀上,一双手搭在他的手上,两个人亲昵极了:“没有。老公,我相信未央,只是,未央对我存在一些误解,毕竟当初你跟她这么好,现在....”
  秦渊挥挥手,烦躁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陈未央,一副冷眸对上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陈未央,别在这里恶心我,滚。”
  陈未央这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曾柔设计好的,当初所谓的情如姐妹,看起来是多么荒唐可笑。
  “秦总,Mike来了。”保镖毕恭毕敬地说道。
  Mike看了看满地狼藉的地上,还有碎成渣的玻璃杯,神色有些晦暗不明,看起来,方才经历过一场恶战。
  “这是什么?”Mike看了看洒落在地上的那粒药丸,眯了眯眼。
  秦渊眼眸轻轻地扫过陈未央,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蛋,内心如同针绞。
  “秦总,这是避孕药。”Mike咬咬牙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继续道:“而且是加量的避孕药,若是服用下去,对身体不益。”
  “陈未央,你竟然给柔柔服用避孕药?”韩玲装作一副不可思议地模样,指责她道:“柔柔待你不薄,当初你没有工作的时候,她托她的父亲给你找到全国五百强的企业,让你顺利进入企业上班,并且当上了企业的小白领,现在,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害她?”
  陈未央就算是一百张嘴,也难辨其中的是非。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第四章 强行灌下避孕药
  
  只见秦渊的脸色越发难堪,整张脸阴森森的,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陈未央的脸色越发难堪,她的心渐渐地沉入海底。
  “你们几个先出去。”
  秦渊语气凛然,神情凌厉地射向陈未央,这个女人,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机会,如今还是这副恶心至极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他的眼神之中散发着寒气,周围的气压明显低了很多。
  “我没有,我根本没有....”陈未央苍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为什么他一直不相信她?
  “够了。”秦渊漆黑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她,薄唇轻吐:“陈未央,若是你敢伤她半分,我会让你全家偿命。别妄想拥有我的孩子,你没有资格。”
  陈未央心如死灰,清澈的双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曾柔,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曾柔竟然会害她。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如今她的妈妈还没有救出,曾家家大业大,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
  曾柔神情之中划过得意之色,想不到陈未央也有今天。
  秦渊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整个人更加暴戾:“让柔柔吃避孕药是么?很好,陈未央....”
  还未等他说完,陈未央一下疯狂起来,冷叫着道:“秦渊,你要相信我,我根本没有陷害她,是她来到我的住处,是她,是她一直想要....”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到了陈未央的脸上,秦渊冷着脸让她住嘴。
  “柔柔,你要不要紧?”秦渊对眼前的女子毫无留恋,转眼便对着曾柔柔情蜜意道。
  曾柔笑了笑,整个身体瘫软在他的身上,软糯糯地道:“老公,难道你不为我做主吗?未央如今这般陷害我,枉我当初对她那般掏心掏肺,但她因为嫉妒我跟你结了婚,害怕我生下你的孩子,就设计我,逼我吃避孕药,看起来,她好像一点都不喜欢我。”
  秦渊面色阴沉的难看,阴冷的面容下掩藏不了那份厌恶与痛恨。
  “来人。”他冷幽幽地开口,狠下心不再看这个女人:“拖到房间,喂下加倍的避孕药。”
  “不....”陈未央只觉得全身瘫软,神情之中略显绝望,为什么秦渊会这么狠心,之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为何现在变得如此冷漠不近人情。
  还未等她来得及反抗,她已经被两个彪形大汉拖进房间里,房间中,她的声音凄惨,那双份加量的避孕药像是一个响雷,打得她猝不及防。
  她的身心疼痛,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秦渊从昨晚到今天对她的厌恶与痛恨像是抽干了她所有的爱。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爱上他吧,家世不同又怎么能相

Rank: 1

91UID
9241930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264  
积分
57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5 
最后登录
2019-9-18 
爱?
  客厅里,秦渊额头青筋暴起,坐如针毡。
  她那一声声的惨叫声,痛在他那颗心上。
  为什么她不冲着他撒撒娇,只要服个软,认个错,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秦渊想到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的陈未央是全校都喜欢的美女校花,很多人都说他们两个是才子配佳人。
  那次是他们第一次过情人节,他特意去定了一个巨大的私人电影院,她带着她叠的纸星星赶过来,一共有520颗星星,99个千纸鹤,她叠了整整一个多月,期间还被母亲发现过,不仅被骂,还狠狠地被打了一顿。
  对此她毫不有怨言,从此以后他将那许愿瓶子里的星星跟千纸鹤视若珍宝,里面有她对他的爱。
  情窦初开的年纪,秦渊自以为那就是永远,两个人在月光下许下了永远的承诺,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他以为他遇到了。
  在秦渊的眼中,陈未央就如同白月光一般,美丽,温柔,笑靥如花的脸让他痴迷,清澈的眼眸里一直都是单纯无害的爱意更让他疯狂。
  秦渊对她百般呵护,放在心尖上,冷着热着都有他在她身边细心照顾。
  高三那年,他的父亲让他出国留学,他死活不同意,百般不愿,他要跟陈未央永远厮守在一起。
  可这些由不得她,秦霸天说一不二的性子秦渊自然是知晓的,权衡之下,秦渊决定带着陈未央一起留学国外。
  “渊,我从未想过你是秦家的儿子,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从来没有招惹过你,好好出国读书吧,我会安心考个好大学,在星城等你回来。”
  “不。我不要,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除了你,我哪里都不去,我要跟你永远厮守在一起。”
  “不一样的,你是秦氏家族的继承人,你要明白你身上的责任,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辜负了整个家族的期望,我的家世配不上你,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你放心,跟我一起去国外留学,我们一起过同居的日子,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另找一个房子给你住下。只要我们永远在一起,我爱的只有你,只有你的生活,才会有我的生活,跟我一起离开星城吧,等我有能力了,我就娶你为妻。”
  那时候的陈未央那坚定不移地眼神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一个暑假都在等她,原先约定好八月一起出国留学,可后来呢,后来她失踪了。
  秦渊得知她不见了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他遍地寻她,挖遍了整个星城,最后等到的却是秦霸天的到来。
  是他的父亲带他去见她,原来她早已经投奔到李老板的怀抱里,为的就是钱。
  秦霸天告诉他,陈未央自动放弃跟他一起出国留学的机会,并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