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9 | 浏览:56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我的心上人》 - 菲菲---91原创正版作品【书城可订阅】 ...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各位好,第一次在这里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正文可以在书城里搜到哟

书名:《我的心上人

作者:菲菲

我的心上人.jpg




文案:
“瞧见了没?那个就是被抛弃的首富太太!”
“是吗?她那落魄样子,哪一点像首富太太了呀?”
“听说她出轨被婆婆撵出家门净身出户啦!”
“哎呦~真是人不可貌相呢!而且呀我听说,她丈夫还是个……真是看不出来呢!”
周青鸢拖着疲惫的身躯,落魄的走在流言蜚语之中。
一纸婚约从天而降
“周青鸢,你就这么点能耐吗?”贺沥寒幽暗的双眸直视周青鸢。
“关你什么事?我用不着你的关心。”
“谁让你的出轨对象是我呢?”贺沥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内容标签:总裁、豪门
关键词:贺沥寒、周青鸢





第一章 丈夫出轨了
灯红酒绿的酒吧街内,音乐声震耳欲聋,周青鸢仰头灌下不知道第几杯酒,脑子昏昏沉沉的让她分不清楚现实与回忆。迷蒙的双眼微微的睁着,她趴在吧台上呆呆的盯着酒保刚递过来的在酒杯中晃荡着魅惑气息的琥珀色液体。
    周青鸢第一次喝酒是新婚那一天,她还记得当时那股从喉咙直抵胃部的火辣辣的滋味,她依稀记得当时的心情幸福的,是希望能跟她的丈夫罗辛博一生一世的。同样是火辣辣的滋味,为什么今天却充满苦涩酸楚?
    滚烫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周青鸢仰头再一次灌下杯中的酒,脑子里不断浮现出罗辛博手机里露骨的暧昧短信与他越来越冷淡的表情还有整日整夜不回家的表现,再傻的人也知道,她的丈夫出轨了……
    越来越激烈的音乐声让周青鸢头痛欲裂,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出了酒吧,夜风清冷的扑面而来让她打了个冷颤,她皱着眉头按着太阳穴往停车场走去。
    “唔?为什么打不开?连你也欺负我吗?开门!开门啊!”周青鸢拿着手中的车钥匙,使劲往面前的黑色轿车上砸去,边砸边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仿佛眼前的轿车是罗辛博本人。
    “这位小姐,酒后驾车不仅危险而且还是犯法的。”
    疯狂砸车的手被人用力的抓住了,周青鸢怒由心生,抡起手中的包包就往身侧阻挠自己的人身上砸去,边砸边气急的大声喊着:“关你什么事!我高兴开就开!犯法也不碍着你!”
    “你自己要去送死这个我当然管不着了,可是这是我的车。”
    贺沥寒往后退了一步,与她保持安全的距离,剑眉微皱着说道。
    “这是我的车!我的!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为什么你们都要来抢我的东西!老公是我的!车也是我的!都是我的!!”周青鸢猛地抬起头,双眼通红的嘶吼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车的确是我的。”
    贺沥寒皱了皱眉头,压抑着心里的不悦,他受过的教育告诉他,没有必要跟女人计较,更何况是一个发酒疯的女人。他拨通了助理的电话,交代了助理过来取车之后,转身准备离开停车场。
    “你别走!你站住!给我说清楚!”穿着高跟鞋的周青鸢脚步踉跄的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贺沥寒的衣领,头晕目眩的将浑身的力量都压在了贺沥寒身上。
    “喂!好好说话的时候就好给我放手了!”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贺厉害厌恶的别过头,伸出手握着周青鸢的肩膀试图将她推开。
    “你不说清楚你今天别想走!!”周青鸢酒气上头,双手一个用力使劲将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贺沥寒整个扑倒在车头,娇小的身体居然将185个头的贺沥寒死死的压在底下!
    耳边传来一阵声响,贺沥寒警惕的转过头依稀看见一抹诡异的亮光一闪而逝,紧接着出现的就是他助理贺霄的身影。
    “老板!这,这,这又是哪个痴情的女人啊?”贺霄目瞪口呆的望着呈八爪鱼形状扑在他老板身上的女人。
    “赶紧把她送去保安室!不知道哪里来的酒鬼!”贺沥寒捂着鼻子厌恶的推开周青鸢,站起身整了整衣服,转身坐进了车里。
    驶离停车场之前,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刚才贺霄来的方向,漆黑的眼眸里氤氲着犀利的神色。
    当周青鸢在头痛欲裂中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保安刚好在交接换班。她一脸茫然的捂着剧痛的太阳穴,听保安在跟她讲事情的来龙去脉。
    “谢谢你们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周青鸢脸色尴尬的跟保安道谢后便走回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车,拖着疲惫的身体坐进车里后,漫无目的的开出了停车场。
    周青鸢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罗辛博,所以她先打电话回公司请了假,开着车在城市里漫无目的的转了几圈之后,估摸着罗辛博已经出门上班之后她才把车开回家。
    “终于舍得回来了?”
    周青鸢刚一打开门,充满讽刺的冷言冷语便劈头盖脸的传了过来,她一听就知道这个语气只能是罗辛博的妈妈,她的婆婆张君红。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周青鸢疲惫的关上了门,转身站定,望着眼前的二老艰难的开口叫道。
    “你当然不希望我们来了!以为我们不来,就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那些破事了吗?”张君红满脸鄙夷的斜睨着她,伸出手指着她尖声说道。
    “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今天不太舒服,先回房休息了。”周青鸢麻木的转身往房间走去。
    罗满天跟张君红从一开始就对她不满意,总是各种刁难她,后来罗辛博提议搬出来住,周青鸢当然是立刻就同意了,但是张君红却非常不乐意觉得是周青鸢挑拨离间才会让罗辛博搬出来,所以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周青鸢特地打了一份备用钥匙给张君红,跟她说随时欢迎她过来住。
    以前周青鸢总是为了罗辛博想,便各种讨好顺从张君红,可是她默默地付出那么多,换来的却是罗辛博出轨的残忍现实,此刻的周青鸢再也提不起情绪去忍受张君红的刻意刁难。
    “你给我站住!反了你了!你现在是什么态度?”张君红上前一步,粗鲁的扯住了周青鸢的手臂。
    “妈!我真的是累了!只是想休息而已!”周青鸢手臂吃疼的皱着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眉头说道。
    “累了?昨晚跟野男人鬼混了一整晚!当然累了!亏你也好意思说累!”张君红横眉冷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周青鸢闻言简直觉得是晴天霹雳,她瞪大眼睛望着张君红,她再怎么不喜欢自己也好,也不能这样污蔑她!更何况真正出轨做错事的人是她的儿子!
    “你妈胡说八道?你自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今天的报纸!”一直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罗满天脸色铁青的站起身,将手中的报纸狠狠地摔在周青鸢脸上。
    周青鸢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挡在脸上,报纸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头版头条那一面正好面朝上的映入眼帘。
    【A市富商罗辛博新婚妻子酒吧偷吃,停车场上演激烈肉搏战!】
    “这是,这是什么!”
    周青鸢脸色煞白的捡起地上的报纸,难以置信的望着报纸上最大的那张照片,正是自己将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车上的照片,照片上她的脸拍的很清楚,衣服也跟自己现在穿的这套一模一样,可是这个男人是谁?
    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正好别过头,所以根本拍不到他的脸!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绝望的境地
“这是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还是你还想找什么借口来狡辩?”张君红不屑的冷笑出声。
    “这是假的!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周青鸢双手颤抖的拿着报纸,坚定的说道。
    “哼!我早就说像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们家儿子!我们家儿子可是人中龙凤!你好吃懒做的粘上我们辛博是你几世修回来的福报!居然不懂得珍惜还出去偷吃?你可真是贪心!贪心!”张君红野蛮的伸出手,手指粗鲁的在周青鸢的太阳穴上狠狠的戳着。
    “妈!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我是清白的!”
    原本就因为宿醉而头痛难耐,张君红野蛮的动作让周青鸢一时火上心头,用力的甩开了张君红的手。
    “哈?反了你了!出轨还敢跟我动手了!我就让辛博跟你离婚!让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净身出户!”张君红激动的面红耳赤的说道。
    “你真是无法无天了!居然敢跟长辈动手!你这个没有家教的野女人!”罗满天满脸通红的冲上前去,震怒的呵斥周青鸢,举起手就想往她脸上打去。
    周青鸢迅速反应过来,急忙躲开往门口跑去,慌乱的打开门口慌不择路的往停车场跑去。坐进车里锁上车门确认罗满天他们没有追过来之后,周青鸢浑身瘫软的坐在驾驶座上,双手颤抖的死死地握住方向盘,混乱的大脑里不停的交替闪过报纸上的内容与罗辛博出轨的证据还有昨晚在停车场的画面。
    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恐惧的泪水逐渐涌了上来,周青鸢无助的趴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事情到底怎么了?她的人生到底怎么了?明明几个月之前,还是全城羡慕的富商妻子,为什么突然间会变成这样?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刚才她慌乱逃跑中带出来的报纸上,报纸上的照片拍得清晰的太过诡异,就好像有人策划好的一样……
    周青鸢脑子一个激灵,罗辛博的名字一下子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她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一脚油门便将车子驶离了小区,径直往公司的方向驶去。
    “罗太太,您怎么过来了?总裁在开会,您稍等一下……罗太太!您不能就这样进去!罗太太!”
    周青鸢手里紧紧的攥着从家里带出来的报纸,双眼通红的快步朝罗辛博的办公室走去,前台的接待急匆匆的跟在她身后却拦不住她的脚步。
    “那不是总裁夫人吗?今天的娱乐版新闻你们看了没有?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啧啧,身上的衣服穿的还是昨天那套呢!估计是真的吧?”
    在办公室中穿梭而过的周青鸢耳边不断的响起员工们的窃窃私语,攥着报纸的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手不由得加深了几分力度,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指节发白。
    “罗太太!您真的不能进去!先到贵宾室等一下可以嘛?等总裁开完会我再请您过来!”前台的接待终于在办公室门口将周青鸢截住。
    “你让开!”周青鸢脸色冰冷,语气强硬的开口说道。
    “哪个不知分寸的人在这里大吵大闹!”
    办公室的门猝不及防的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罗辛博的秘书赵晶晶面色潮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声问责道,眼神高傲的瞪了前台接待一眼,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周青鸢身上。
    直直的看了周青鸢几秒后,赵晶晶佯装惊讶的开口说道:“总裁夫人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不懂事家伙在公司大吵大闹呢!您今天不是请假了吗?怎么突然过来了?”
    佯装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周青鸢手中拿着的报纸,赵晶晶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殷切的问候着周青鸢。总裁夫人?这个头衔看你还能戴多久!
    “他在里面吗?”
    周青鸢咬紧牙关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问道,微红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赵晶晶。她微微泛着诡异潮红的面颊让周青鸢觉得分外刺目,难道罗辛博手机里的女人是她?
    “您说总裁吗?是的,您这边请。”赵晶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青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扫了一眼赵晶晶便走进了办公室,罗辛博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周青鸢一眼便看见放在他面前桌上的报纸,跟自己手里拿的那份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你怎么看?”周青鸢艰难的压抑着心里的情绪,在他对面坐下开口问道。
    “报纸上不是写的很清楚吗?你想我怎么看?或者是说你来找我希望我怎么做?”罗辛博微眯着眼眸,脸上毫无波澜,仿佛报纸上写的出轨的女人跟他毫无关系。
    “是不是你?”
    周青鸢眼眶微红,强忍着喉咙的哽咽说道。过来的路上她一直在说服自己,虽然这几个月的相处罗辛博对她很冷淡,可是丈夫该做的地方他一点也没有亏待周青鸢,只是一直以来都只有夫妻之名并没有夫妻之实,她不敢相信罗辛博会收买记者拍照诬蔑她!
    “你怀疑我买通记者拍你的照片?这种丑闻对我有什么好处?”罗辛博对她这个问题简直嗤之以鼻,原本还以为周青鸢还算个聪明的女人,虽然对她没有感情,可是留在身边也无伤大雅,没想到才结婚短短几个月她就搞了这么大的麻烦!
    罗辛博的反应让周青鸢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心里再次涌来一阵无力感,自己出轨是假的,可是他出轨是真的!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在哪?”
    办公室的门随着一阵嘈杂声被粗暴的推开,张君红跟罗满天一脸愤怒的站在门口。
    周青鸢紧张的站起身,他们怎么过来了?她不知所措的看了罗辛博一眼,办公室外面的员工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罗辛博不动声色的站起身,走到门口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我们要是不来,这个女人不知道又要跟你说什么花言巧语迷惑你!儿子!听我的,现在她出轨证据确凿,我们跟她离婚!让她净身出户!”张君红激动的说道。
    “什么?离婚?”周青鸢闻言浑身一颤。
    “像你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我们罗家不欢迎!立刻离婚!你,净身出户!”
    张君红此刻因为愤怒而狰狞扭曲的脸在周青鸢来看充满讽刺,她回眸看向一旁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的罗辛博,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也想离婚吗?”
    罗辛博闻言眸光一敛,片刻后沉默的别过了脸,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也压断了周青鸢心底最后一根弦。
    “哈哈!离婚?很好!还要我净身出户吗?”周青鸢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眼神里透露着近似疯狂的神色。
    “当然!你的丑闻现在整个A市都知道了!难道你还想赖着不走吗?”张君红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问问罗辛博!出轨的是谁!”周青鸢双眼通红的望着罗辛博,嘶吼道。
    “你什么意思?”罗辛博声音一沉。
    “我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出轨的人明明是你!昨天我在你手机里看到了那些恶心至极的信息!我才会去酒吧喝酒,然后被有心人利用出了新闻!”周青鸢指着罗辛博吼道,她本来还想保留一丝夫妻情分,可是人家根本不珍惜,那她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呢?
    “你胡说什么!你这个不要脸还倒打一耙的女人!闭嘴!”
    张君红闻言,慌张的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口,随后几乎失去理性般冲上前去狠狠地朝周青鸢脸上甩了一巴掌。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原来是你
“妈!”罗辛博见状急忙上前拉住了张君红,心虚的说道:“我们是清白的,你动手的话别人会以为我们心里有鬼!”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周青鸢捂着脸怔愣的站在原地,罗辛博的一字一句将她的心撕碎得四分五裂。周青鸢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段婚姻的可笑之处,她以为自己的温柔讨好总有一天会被他们接纳,可是自始至终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儿子说得对!我们是文明人,用文明的办法处理这件事,离婚,如果你愿意净身出户我们就不追究了!如果你不愿意,那就不要怪我们追诉你婚内出轨的法律责任!”罗满天阴沉着脸走上前说道。
    “都听到了吧?听到了就赶紧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张君红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凭什么?罗辛博!出轨的明明是你,为什么要污蔑我?”周青鸢哽咽着说道。
    “看在夫妻一场,我不想太难看,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回家好好想清楚吧!”罗辛博不耐烦的打开了门,明显不愿意跟她再谈下去。
    周青鸢绝望的看着冷若冰霜的罗辛博,心底涌起无限悲凉,张君红与罗满天嫌弃的表情,办公室外看热闹的人群,都让她绝望的窒息,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嘴巴刚一张开,从喉咙涌起的酸楚瞬间让她湿了眼眶,最后只能在众人奚落指责的眼神里落荒而逃。
    周青鸢浑身无力的站在电梯里,赵晶晶突然出现在电梯门口挡住了即将关上的电梯门。
    “哎哟,这不是我们总裁夫人吗?怎么,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怎么了?”赵晶晶趾高气扬的挡住电梯门。
    “让开。”周青鸢咬牙说道。
    “哼,还傲什么?你们在办公室说的话那么大声,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个弃妇了!离开了总裁,你连个屁都不是!”赵晶晶满脸鄙夷看着周青鸢,得意洋洋的说完便转身离开。
    呵……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周青鸢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落下。难道自己真的只能依靠罗辛博?她无力的闭上双眸,一股前所未有的孤独无助感包裹得她无法呼吸。
    一辆黑色轿车安稳的停在红路灯前面的路口,贺霄坐在副驾驶上用平板浏览新闻,突然他的手指停顿在娱乐版的头条上。
    “老板,你看这个女的,不就是昨晚停车场那个女人吗?”贺霄惊讶的将手中的平板递了过去。
    贺沥寒抬眸轻轻的扫了一眼平板上的照片,刚想接过来,车子便突然一个急刹车,他疑惑的抬起头,红绿灯急刹?
    “怎么回事?”低沉的嗓音里含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着淡淡的不悦。
    “老板,我刚才起步的时候有个人突然冲了出来,我好像撞到他了。”司机慌忙转过身解释道。
    “我去看看。”贺霄边说边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片刻之后,他神秘兮兮的敲了敲车窗,贺沥寒打开窗,贺霄低声说道:“老板,是昨天那个女人!”
    贺沥寒皱了皱眉,又是她?视线重新回到平板屏幕上,幸好没有拍到他的脸。
    “老板,她好像晕过去了,怎么办?”贺霄战战兢兢的问道,车外面慢慢开始聚集看热闹的人群。
    “把她带上车,赶紧走。”贺沥寒扫了一眼车窗外的人,冷言吩咐道。
    “老板,送她去医院吗?”
    贺霄将周青鸢安置在后座帮她扣好安全带后,回到副驾驶坐好问道。他原本以为贺沥寒会让他叫救护车,没想到居然把人带上车了。
    “带回别墅,联系私人医生过来。”
    贺沥寒别过头望向窗外,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他不能跟任何负面新闻沾上边,昨晚那道诡异的白光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派来监视他的,而周青鸢只是倒霉刚好被拍到,又刚好丈夫是A市有点名气的富商,才会变成他的替死鬼!
    回到别墅后管家将周青鸢安置在二楼客房,私人医生很快就到了别墅,在帮周青鸢全身检查之后,医生交代她只是疲劳过度再加上被车子突然吓到导致受惊过度晕倒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睡一下就会醒过来。
    “送一下医生。”贺沥寒听完医生汇报后,吩咐管家道。
    “少爷,老爷过来了,在客厅等你。”管家点了点头,随后恭敬的说道。
    贺沥寒闻言黑眸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随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在床上昏睡的周青鸢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爸。”贺沥寒走进客厅,一眼便看见贺百川不苟言笑的坐在沙发上。
    “恩,什么时候回家一趟?”贺百川微微挑眉,因为上了年而浑浊的眼睛里充斥着慑人的犀利。
    “公司最近比较忙,等空下来再回去吧。”贺沥寒不着痕迹的扯开话题。
    “是公司忙,还是怕我又逼你回去相亲?”贺百川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可是在贺沥寒看来笑的比生气还难看。
    “爸,这个事情我自己会考虑,你们就别操心了。”贺沥寒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你已经有对象了?”
    贺百川脸色一变,犀利的眼眸定定的望着贺沥寒坐的沙发旁边的位置,贺沥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周青鸢的包包放在了沙发上。
    贺沥寒愣了片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刻,随即立刻开口说道:“我本来是想等稳定下来再带她回去见你跟妈**,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我也不隐瞒了。”
    贺沥寒面上一副为难的表情,心里却涌起一丝喜悦,就借周青鸢这个包包让贺百川暂时以为他有女朋友了,不再来烦着他让他去相亲就好。
    贺百川探究的目光来回扫视着贺沥寒与沙发上的包包,空气一瞬间沉寂了下来,冷不丁从二楼楼梯转角传来“咚!”一声,贺百川犀利的眸光直射楼梯转角,贺沥寒也疑惑的转过头。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一时没看见……”周青鸢茫然无措的拿着花瓶碎片站在楼梯转角,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贺百川一眼便认出了她,他脸色一沉,凝眉静静的盯着贺沥寒,想看他还有什么解释。贺沥寒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解释,周青鸢却抢先一步走下楼,边往沙发上走边开口说道:“那个,我先走了,谢谢啊。”
    “等等,这个是你的?”贺百川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啊?对,对啊!”
    周青鸢摸不着头脑的回答道,之前她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贺百川的照片,没想到真人的气场比照片的强那么多,看着他周青鸢感觉莫名心惊。
    “荒谬!”贺百川闻言,震怒的望着贺沥寒开口骂道:“你居然跟有夫之妇在一起?我们贺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啊?!”周青鸢一脸迷茫的望着贺百川,她昏倒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贺沥寒扫了周青鸢一眼,咬咬牙坚定的说道:“爸,她已经准备离婚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离婚?”周青鸢闻言,惊讶的抬眸说道。
    “你昨晚在停车场说的。”贺沥寒眼眸微眯,凝视着周青鸢说道。
    周青鸢眉头微皱,一直在盘旋在脑子里的昨晚停车场那个身影慢慢的跟眼前男人的重合在一起,她蓦地睁大眼,刚想开口说话,贺沥寒便将她拉到了一边。
    “作为罗辛博的妻子,你不认识我不奇怪,但是不会不认识他吧?配合我演好这场戏,我许你一个愿望。”贺沥寒眸色一敛,冷冽的嗓音难得真挚。
    “你是?”周青鸢半信半疑的开口问道。
    “我是他儿子。”
    低沉冷冽的嗓音轻轻的飘进耳朵里,周青鸢讶然的张了张嘴,片刻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Rank: 1

91UID
89080693  
精华
帖子
31 
财富
160  
积分
3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30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她的愿望
贺沥寒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揽着她的肩走到贺百川身边说道:“爸,她离婚之后,我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到时候我会带着她回去见你跟妈妈的。”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你知道他是谁吗?就愿意放弃罗辛博跟他在一起?”贺百川沉着脸,犀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周青鸢。
    “我刚刚知道了他是你的儿子,我跟罗辛博离婚是因为罗辛博出轨在先,是他先对不起我。”周青鸢不卑不亢的仰头回望着贺百川,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贺百川话里的意思。
    “爸,她之前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您是我父亲,所以您的担心根本没有必要。”贺沥寒面色渐冷,对于贺百川的态度他摆出了明显不悦的神色,贺百川见状也不再多说,他这个儿子他再了解不过了,吃什么也不会吃亏!
    “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们老家伙管不了了,有空回去看看你妈吧。”贺百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边说边转身往门外走去。
    “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贺沥寒面无表情的盯着门口,直到确认贺百川上车离开之后,才转过头望着周青鸢问道。
    “昨晚,停车场那个是你?”周青鸢眼眸微眯,疑惑的问道。
    “对。”贺沥寒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清楚我跟你之间清清白白。”周青鸢激动的站起来,只要他愿意出面澄清,自己就不用背负出轨离婚的罪名!
    “你,是不是还没清醒过来?”贺沥寒偏了偏头,饶有趣味的望着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这个愿望是在假扮我女朋友的前提下才成立的,你要我去澄清?”
    周青鸢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头,随后挫败的坐在沙发上,对啊……如果现在去澄清,贺百川就知道他们是做戏骗他的,这个贺百川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我还有事,你走吧,想清楚了再带着你的愿望来找我。”贺沥寒冷冷的抛下一句话,站起身便往门外走去。
    “那我怎么联系你?”
    周青鸢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站起身,贺百川有两个儿子大家都知道,众人经常见到的是大儿子,这人身为贺白川的小儿子,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定是小儿子无疑。所以,周青鸢必须要有什么保障,不然今天离开之后再也找不到他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贺沥寒闻言脚步一顿,片刻后拿起桌上的便签纸写下一串数字递给周青鸢。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好好保管,这11个数字,每一个都很值钱。”调侃般的留下一句话后,贺沥寒便迈着修长的脚步离开了别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